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口罩

24066浏览    707参与
我永远爱长发哥哥

初次见面……

来自抗疫期间的广州


摄于2020.2.12

初次见面……

来自抗疫期间的广州


摄于2020.2.12

青山小葵

口罩不够用?盘点 7 种民间土法,大多数都是瞎胡闹

口罩不够用?盘点 7 种民间土法,大多数都是瞎胡闹

平果的微博

一枚口罩的语言结构


过滤设计好的台词,

过滤空气中人为的表演。


无纺布,超细聚丙烯纤维,

三层五层不等,

层与层之间,

有不可言说的微细链条。


拯救地球的故事,听说过,

一枚口罩成为主角,始于江城,

黄鹤起舞的地方。


禁言。

沉默。

隔离。


仿佛一枚口罩的三层暗示。


农历2019小寒之后,

疼痛,不再有痛定的可能。


今日是雨水。

夜里突然下起一阵小雨,

像突然的哭泣。


把生死端详一遍,顺时针方向,

再端详一遍,逆时针方向。

在独自一人的夜里。


有没有什么事物,

比这悄然的夜更加悄然。...



过滤设计好的台词,

过滤空气中人为的表演。


无纺布,超细聚丙烯纤维,

三层五层不等,

层与层之间,

有不可言说的微细链条。


拯救地球的故事,听说过,

一枚口罩成为主角,始于江城,

黄鹤起舞的地方。


禁言。

沉默。

隔离。


仿佛一枚口罩的三层暗示。


农历2019小寒之后,

疼痛,不再有痛定的可能。


今日是雨水。

夜里突然下起一阵小雨,

像突然的哭泣。


把生死端详一遍,顺时针方向,

再端详一遍,逆时针方向。

在独自一人的夜里。


有没有什么事物,

比这悄然的夜更加悄然。


每一个日子都绝无仅有,

值得深爱。


“你要有深思,才有深爱可言。”


要不是一枚口罩,贴近我,

我几乎忘了,

整个世界原本介于一呼一吸之间。


十一

农历2019小寒之后,

地球上只剩下一种赞美,

叫着旁观者的赞美。


十二

眼观鼻,

鼻观心,

心观夜色中的苍茫大地,

冬去春来。


十三

冬去春来。



2020-02-19


小鱼有各种优惠券哦

[爱心]

妈咪甜心 一次性kou罩垫100片 💰94

先拍先发货,2月21号起发货,用来搭配kou罩,增加使用次数,2层过滤纺粘非织造布,中间熔喷非织造布,可达到医用级防护

前两天买了碧c,建议也可以下一单这家,这家发货速度应该比较快~两手准备

[爱心]

妈咪甜心 一次性kou罩垫100片 💰94

先拍先发货,2月21号起发货,用来搭配kou罩,增加使用次数,2层过滤纺粘非织造布,中间熔喷非织造布,可达到医用级防护

前两天买了碧c,建议也可以下一单这家,这家发货速度应该比较快~两手准备

穗球
求助!!!!! 这个口罩是不是...

求助!!!!!

这个口罩是不是真的呀!!!!!

求助!!!!!

这个口罩是不是真的呀!!!!!

灼见LADY
水袖点点
养乐多改的口罩鸡花盆,口罩颜色...

养乐多改的口罩鸡花盆,口罩颜色深了点TUT白色丙烯用完了,心碎

养乐多改的口罩鸡花盆,口罩颜色深了点TUT白色丙烯用完了,心碎

晓之于理

再回首

一百年了,日本已经不是那个日本,中国还是那个中国。

一百年了,日本已经不是那个日本,中国还是那个中国。

Terry F
在猫的一生中,有很多重要的东西...

在猫的一生中,有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小鱼干,猫粮,阳光和伴侣。

但是此刻,我们的主人公选择了口罩。

所以它活到了最后一集

在猫的一生中,有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小鱼干,猫粮,阳光和伴侣。

但是此刻,我们的主人公选择了口罩。

所以它活到了最后一集

己喃二胺搬运站

战疫情,假如我是n95

诞生的时候只有嗡嗡的机械声还有些许喧闹,我也并未记得什么东西,面前一黑就什么都没有了,直到现在我恢复意识,都一直处于黑暗且无声之中。


颠簸,颠簸……


我从未体验过与之相异的感觉,但是逐渐地我有了些许感觉——触碰,堆叠,挤压,颠簸……这些感觉令我感到舒适,不再有如同诞生时的那般沉重,抑郁。我逐渐恢复了听觉,听见的是唏嘘的摩擦声,还有汽笛声,警笛声,铁轨刮擦声,雨点……


一个如此鲜明的世界,就在我的周围,就算是没有光,我也能如此鲜明地知道,我还活着。


我究竟是什么,造物主没有给我说过,也没有给密密堆积在这里的其它同族同胞们说过,我们的使命...


诞生的时候只有嗡嗡的机械声还有些许喧闹,我也并未记得什么东西,面前一黑就什么都没有了,直到现在我恢复意识,都一直处于黑暗且无声之中。




颠簸,颠簸……




我从未体验过与之相异的感觉,但是逐渐地我有了些许感觉——触碰,堆叠,挤压,颠簸……这些感觉令我感到舒适,不再有如同诞生时的那般沉重,抑郁。我逐渐恢复了听觉,听见的是唏嘘的摩擦声,还有汽笛声,警笛声,铁轨刮擦声,雨点……




一个如此鲜明的世界,就在我的周围,就算是没有光,我也能如此鲜明地知道,我还活着。




我究竟是什么,造物主没有给我说过,也没有给密密堆积在这里的其它同族同胞们说过,我们的使命,由来,都未曾被告知,我们只是天然地存在于此,我认识到的只是如此小的一个世界,我们存在即是感知,探求这个世界。




黑暗,黑暗……




黑暗总是在我的身边,就如同一位知己,我现在甚至不知道我的周围是否是真实的,我是否是真实的,因为声音和颠簸突然都消失了,只留下了黑暗。




造物主似乎收走了我们除了堆积感以外的实感,我现在在沉思我的经历是否是真实的——或者我是否存在于此,我给不了答案,没有任何一个声音告诉我答案,没有声音




没有声音……




孤独…… 我已然投入到完整的孤独中去了,我的头脑中突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猜想。我猜想我有一个头,四肢,每个侧肢末节还有五根用于做很多精细的活的分节,我猜我有很多内部精密的结构,帮助我将能量从外界摄入体内,我认为我活在一个空间里,这里可能会有长宽高……我认为我可能是造物主的一员,只是他们在和我开玩笑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突然,我的脑子里亮起了一个微小的光——或者说是声音,像是在呼唤我,我用我假想的手轻轻向前伸展,我每伸展一点,光就稍亮一点,我向前努力地伸展着“我”,我的手从虚无中出现,我的脚从虚无中出现,我现在不仅能看见,听见,我还能向前走!




我越是向前走,那光就越是明亮,我向着它飞奔了起来,它也向我飞奔了起来,就在我触碰到它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闪亮的光。




黑暗,黑暗已经褪去了!我并不孤独!我所感受到的同伴们真实地存在于此!我现在鲜明地活着,我活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




我们是繁星,点缀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这里没有神,没有造物主,只有我们自己的亮光,我们自己的文明!




我活着,我提醒我自己。


颠簸感又回到了我的身边,但是于之前不同,更类似于在船上的摇曳感——尽管这个感觉回到我们身边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了。


群星全在摇曳,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这个世界的变化,最具有智慧的那几颗组织大家展开了研究工作,将自己先前的理论全部推翻,想重新找到一个与之相对的理论。


这是我们的时代,我坚信着,我们存在着,我们要平息这种祸乱。


但是很快,所有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了,人们便开始指责“皇帝”,一颗一颗地满满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人心向背,呵。你越是在高处,我也就越是想把你整下来,权力,地位,不过如此。关键的问题是这场灾难还在继续,没人能给出解决方案。


我的星空已经暗淡了一半了,剩下的人也偃旗息鼓,不再有什么大动静,有些许人又开始传着神,造物主这一类的东西了。去它的造物主,我们自己就是主人。


动静一天比一天大,就没有哪天不在颠簸着,可能大家都感到绝望了,实在找不出任何有依据的观点,科学就在崩溃的边缘。我这一天回到了黑暗之中,那最初的光还是在那里闪耀着,我的一切,感觉,听觉都在,我还有手,脚,我还有很多……我还是鲜明地活着。


但是我也开始产生了怀疑,我已经分不清这里到底有没有我,有没有造物主了,现在,黑暗像是一个能给自己安慰的避风港,我能在这里畅想,我能逃避我原本该操心的一切,我在黑暗之中,犹如我身处温室。


要是真的有造物主的话,就请赐我一死吧。我如是想到。


从此之后,我便寄生于黑暗


黑暗,黑暗……


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星点般的光已经给不了我任何温暖了,我只想逃避,逃走,到黑暗之中,我们的世界已经崩坏,我已经做好了灭世的准备了——我只希望造物主不要辜负我的觉悟。


颠簸消失了,虽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喧闹又再一次回到我的身边,这让我坚信造物主是存在的——我们的信仰是错误的。万能的主啊,请你细数我的罪过,赐我一死吧。


突然,我面前出现了一道比星光强烈不知多少倍的亮光,伴随着如同我诞生之初的喧哗。


“口罩!”


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声音


我已经感受到我同伴们在被造物主一个又一个地抓起,我不知道我的命运会是如何,但是我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这样就好了,造物主,这样就好了。就如同您这样对待我们就好了,我曾以为我是鲜活的生命,我想我错了。


主啊,我的觉悟已然到此,请你降下神罚,结束我的世界,结束我这不切实际的想象,结束这一切吧。


主们像饿狼一般飞扑而来,扭打着,争吵着,在这无上的圣光中。我被抢起,争夺,磔罚……


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愚昧,我们生而为防疫减灾,我们向死而生,我们真的可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