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口袋妖怪黑白

10697浏览    207参与
清茶与酒🍃

【宝可梦/黑白2】“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欢迎回来”

 

*《宝可梦黑白2》延伸文

*我流主人公和精灵设定

*八百年过去了我还在搞黑白,谁会不喜欢N呢(但实际上本文N也没有出场很多.jpg)

*本文涉及双透加N奇妙的非情侣但非常亲密的三人组关系,同时有黑连×白露,恭平×芽衣

*私设时间为BW2以后,黑白女性主人公姓名为「透子」,黑白男性主人公姓名为「透也」,黑白2女性主人公姓名为「芽衣」,黑白2男性主人公姓名为「恭平」

 

 

 

 

“哎呀,你们是来拜访透子的吗?”眼前的女性露出笑容,“她说去接人了,很快就会回来,请先进屋坐坐吧。”

 

现任合众地区总冠军恭平露出窘迫的神色,虽然是被前辈的母亲邀请,但还是从心理上感觉很是拘谨。

 

反而是他身后的芽衣眼神发亮,一个劲地戳青梅竹马敏感的腰窝,让他赶紧应下。见恭平死活不开口,她干脆自己把用于伪装的帽子一掀,连声答应道:“好呀好呀!”

 

最近在合众地区宝可梦好莱坞中大放光彩的女演员为了心中偶像完全抛弃了半个小时前说要低调行事的作风。

 

“我很喜欢你演的‘公主殿下’,很可爱。”

 

透子的母亲将他们两人带进客厅,一人送上一杯热茶暖和暖和在冬季室外被冻僵的身体。

 

那部电影情节很是精彩,昨天电视上正在首播,不过很可惜她昨天光顾着和女儿打电话而忘了看结局。现在主演就坐在她面前,这让她忍不住问道。

 

“后面小公主有成功离开魔王的城堡吗?”

 

芽衣点头,笑起来的模样和电影中的公主殿下一模一样的可爱:“是的,她最后那个计划终于成功了,逃出城堡的时候还和王子遇见了……王子当时的表情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了哈哈哈哈哈。”

 

恭平露出无奈的神情。

 

对面的女性将温和的目光转移到这位年轻的冠军身上,感觉透过他挺拔的身姿有些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她笑道:“王子是恭平先生出演的吗?”

 

透子前辈的名号在整个联盟都是有所耳闻的,加上两年前他还未从白檀市的学院毕业时,透子曾到过那里作为前辈指导过他的对战。现在让前辈的母亲称呼自己为先生,实在感觉压力太大。

 

他好像被茶水呛到一样连连摆手:“不不不,您称呼我为恭平就好……当时我只是被拉过去客串,因为我也不知道女主角是芽衣出演的。”

 

芽衣瞪他:“我演的不好吗?”

 

恭平举手投降:“非常精彩的演技,修看了都要落泪。”

 

“?”

 

“正面含义、正面含义。”恭平立马补救。

 

“你们关系真好,就像透子和透也一样。”温柔的女性微笑起来,为两位年轻的拜访者将茶满上,“说起来今天还有两位说要来拜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同时还有一两句抱怨。

 

“白露,以前我就跟你说出发前一定要做检查,你看这次你忘了带东西回来了。”

 

“呜啊啊——”被点名的人企图蒙混过关:“不是我没有定闹钟!是闹钟它自己坏了!”

 

“……闹钟会自动撞墙把自己弄坏吗?”

 

“说不定呢哈哈哈哈哈。”这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尴尬地笑了起来,试图转移话题:“走吧走吧我们快进去,我还带了伴手礼要给透子他们。”

 

恭平和芽衣对视了一眼,这回换成芽衣整个人坐立不安起来。

 

“恭平……”她很纠结地询问自己身旁淡定下来的竹马:“要不然我们先告辞?”

 

“就算现在出去也会撞上黑连老师他们的。”恭平提醒。

 

两年前黑连刚作为新任一般属性道馆馆主的同时也兼任了桧扇市精灵学校的老师,芽衣当年作为总是低空飞过考试及格线的学生,每次都会被拎到教师办公室进行教育,导致她现在听到黑连老师的声音就条件反射快有心理阴影了。

 

“阿姨好!”

 

他们坐在客厅里听见那位给他们带来初始精灵的博士助手小姐活泼的问候声。

 

接着果然是黑连老师冷静又略带疑惑的声音。

 

“阿姨好,今天是有其他人来拜访吗?”

 

“是的,恭平和芽衣,你们应该也认识。”

 

“啊!芽衣也在吗!她之前演的公主真是太棒了!”

 

“……白露,你这个回答和问题没有任何关系。”黑连的声音顿了顿:“认识是认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拜访透子。”

 

毕竟自己教过的学生中,一位成了现任合众地区的冠军,另一位成了宝可梦好莱坞的大明星,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你们先去客厅坐,我去厨房再给你们泡些茶。”

 

“好的——”

 

白露熟稔地回答,然后轻车熟路地推开客厅的门就看见目前整个合众地区都很出名的两位明星僵硬地坐在桌前,仿佛两个排排坐的小学生,见到她身后的黑连第一反应是——

 

“老师好!”

 

“……”

 

白露回头看黑连,发现对方因为无话可说准备下意识地想推眼镜,结果发现自己眼镜早在很久以前就拿下了。

 

发现自家女友偷笑的黑连咳嗽了两声,佯装无事发生。

 

他正想找个话题缓解一下四人忽然见面好似官方工作会面现场的凝重氛围时,门外又一次响起了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声音可大得多,就算他们在房间内也能听见破空而来的呼啸声,甚至还有不分前后而来的雷电的轰鸣。

 

但是冬天为什么会打雷?

 

在场战斗经验更丰富的恭平和黑连迅速起身跑到窗边,手已经压在了腰间的精灵球上,两人把芽衣和白露护在身后,如果情况不对就准备让她们先带着伯母离开。

 

窗外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两道白色的尾痕,云层被翻搅成破碎奇特的形状,将天空一分为二,一边是晴空万里的模样,另一边是电闪雷鸣的模样。

 

由远及近间有两只精灵从高空俯冲,白色与黑色交替前行,双方好像比赛般互不相让,最后一个冲刺同时在鹿子镇的一户人家门口停下。

 

然后在客厅里的四个人听见一道清亮的女声。

 

“谁赢了?”

 

“同时到的!”另一个带着帽子的少年从精灵背后冒出头。

 

“莱希拉姆和捷克罗姆说你们这个游戏很无聊。”第三个声音传出来。

 

“明明祂们自己也玩得很开心……哇!”

 

少女的话音还未落下,黑白两只精灵就已经抖了抖身子,将他们三人抖下去。

 

N先掉在还未铲净的松软雪堆中,接着透也直接以躺着的姿势压在他身边,最后透子从天而降成功偏离了两人去接她的手,满脸是雪地着地。

 

“欢迎回来。”

 

有谁的笑声传来。

 

年长的家人与许久未见的朋友正站在他们面前。






烏木風

[恭修]

plastics(Kinari)2!!

兴趣自翻,仅供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侵删,侵删,侵删!所以请不要暴力出警qwq


在某e姓404网站上找到了bw2的清水本(快乐

时间意外久远,虽然现在看来很有既视感但依然是非常可爱的小男孩之间的故事

第一次做翻译&嵌字,如有任何错漏请告诉我(如果我还没被出警的话

虽然是恭修但是我觉得当无差磕也没问题毕竟粮这么少(?

网址请见评论


[恭修]

plastics(Kinari)2!!

兴趣自翻,仅供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侵删,侵删,侵删!所以请不要暴力出警qwq


在某e姓404网站上找到了bw2的清水本(快乐

时间意外久远,虽然现在看来很有既视感但依然是非常可爱的小男孩之间的故事

第一次做翻译&嵌字,如有任何错漏请告诉我(如果我还没被出警的话

虽然是恭修但是我觉得当无差磕也没问题毕竟粮这么少(?

网址请见评论



安白觞

(口袋妖怪黑白)与N·哈尔莫尼亚的小故事

#cp N×透子

#以后如果有更新只在这一篇更新


【1】

是摩天轮。

透子路过某个游乐场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摩天轮设施。

此摩天轮非彼摩天轮。

透子想起了那个人。

把她原本平凡的人生弄得一团糟的,那个青年。

被莫名奇妙拉上摩天轮的时候透子是懵逼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毫无反抗地跟着那个一头绿毛的电波系青年坐上了摩天轮。

或许是从比那个时候更久远之前,在她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透子在一片哗然的人群中看到名为N的青年的那一瞬间。

——啊,这个人会把她的命运搅得一团糟。

她已有了这样的预感。


【2】

“你的宝可梦很喜欢你。”

N对初识的少女说道。

从少女身边的宝可梦那里传递过来的感情与言语,喜...

#cp N×透子

#以后如果有更新只在这一篇更新


【1】

是摩天轮。

透子路过某个游乐场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摩天轮设施。

此摩天轮非彼摩天轮。

透子想起了那个人。

把她原本平凡的人生弄得一团糟的,那个青年。

被莫名奇妙拉上摩天轮的时候透子是懵逼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毫无反抗地跟着那个一头绿毛的电波系青年坐上了摩天轮。

或许是从比那个时候更久远之前,在她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透子在一片哗然的人群中看到名为N的青年的那一瞬间。

——啊,这个人会把她的命运搅得一团糟。

她已有了这样的预感。


【2】

“你的宝可梦很喜欢你。”

N对初识的少女说道。

从少女身边的宝可梦那里传递过来的感情与言语,喜爱、亲昵、信赖。

想要与这个人一直在一起。

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心音,毫无杂质的爱意。

少女抬起头来。

N发现少女有一双天空般湛蓝色泽的眸子,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着一个人的眼睛。

澄澈,纯净的蓝,N惊讶地感受到这个少女有某些和宝可梦相似的特性。

天空般的颜色。

自由的白鸟。

他在少女的眼中看见了整片苍穹。


【3】

太奇怪了。

这是透子第二次见到N,却是第一次与这个青年接触,第一次直面这个青年。

太奇怪了。

这是透子对N的第二感觉。

面对面地看着青年,能够看到他自然般绿意的眼眸,那双眼睛十分的干净纯粹,给透子的感觉却并不美好。

——太过干净了,以至于那双眼中空无一物。

就像是清澈到极致的潭水中没有游鱼,就像漂亮的绿水晶却毫无生机。

他是在看自己吗?

他真的是在看着自己吗?

从场合以及方向判断是毫无疑问的,然而透子的敏锐直觉又向她传递着违和感。

同时她的直觉也在向她发出警报。

——离这个人远一点。

但是在青年表露出友善的态度时,透子的良心做不到将他丢着不管。


烏木風
当我们在谈论千针鱼的时候我们在...

当我们在谈论千针鱼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画完才发现好像ooc了
是滤镜!我加了十几层迷妹滤镜!!
黑白的角色跟剧情历代第一
黑白还不复刻吗x
是说剑盾有千针鱼真是太好了

当我们在谈论千针鱼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画完才发现好像ooc了
是滤镜!我加了十几层迷妹滤镜!!
黑白的角色跟剧情历代第一
黑白还不复刻吗x
是说剑盾有千针鱼真是太好了

三日瑊玏

N主♂小片段

*【【【腐向】】】

*N主♂小片段,文笔渣,人物重度ooc


  谁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种局面。


  交叉着横扫四方的焰柱上缠绕着噼啪作响的雷光,击碎一块又一块向二人头顶掉落的巨冰。碎成不规则形状的冰凌从空中掉落在石壁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碎屑泛着光,映出了一片草绿色。


  N和透也背靠背立在石洞中央,黑白龙神一左一右护在身侧,洞穴深处传来低沉的龙吟,既似交流又似威慑。黑白龙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喉咙里发出阵阵咕噜声作为回应。


  透也内心的不安加剧,他不是没有直面过神兽的威压,可身体的本能依旧让他在微微颤抖。


  一只温暖的大手从身后伸来,大掌轻易将透也的手纳入其中...

*【【【腐向】】】

*N主♂小片段,文笔渣,人物重度ooc


  谁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种局面。


  交叉着横扫四方的焰柱上缠绕着噼啪作响的雷光,击碎一块又一块向二人头顶掉落的巨冰。碎成不规则形状的冰凌从空中掉落在石壁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碎屑泛着光,映出了一片草绿色。


  N和透也背靠背立在石洞中央,黑白龙神一左一右护在身侧,洞穴深处传来低沉的龙吟,既似交流又似威慑。黑白龙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喉咙里发出阵阵咕噜声作为回应。


  透也内心的不安加剧,他不是没有直面过神兽的威压,可身体的本能依旧让他在微微颤抖。


  一只温暖的大手从身后伸来,大掌轻易将透也的手纳入其中,两人十指逐渐相扣。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两人相连的掌心传到胸中,身体的颤抖逐渐停止,透也一手用力反握,另一手扶正帽檐。


  “能赢。”


  两人异口同声道。


  


帥哥(/∇\*)。o○♡
画歪着实难受,算个记录。_(:...

画歪着实难受,算个记录。_(:_」∠)_x

画歪着实难受,算个记录。_(:_」∠)_x

画为九州
N。 想试着换个画风。结果……...

N。

想试着换个画风。结果……

土下座.jpg

N。

想试着换个画风。结果……

土下座.jpg

三日瑊玏

【pm黑白N主♂】远行

* ooc注意

* 渣文笔注意,短小注意

*腐向

*本来想捅刀,还是算了。


  “有人说,在螺旋山顶看见了捷克罗姆的踪迹。”

  透也点头,加快了收拾行囊的速度。裘伦双手环胸倚在门口,皱着眉头看透也讲注意力转移在衣衫上。套上外套,戴好手表。

  裘伦没有再出声,他知道他没有阻拦透也的资格,也没有能力拦下他。全镇子唯一可以拦下透也的人,正在楼下温柔的为透也准备践行前最后一顿爱心午餐。

  就像当初安静送别透也独自踏上旅程,告诉他“去吧”。

  她怎么可以让透也“去”?她怎么能让透也“去”!

  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训练师旅行,也绝不是什么...

* ooc注意

* 渣文笔注意,短小注意

*腐向

*本来想捅刀,还是算了。


  “有人说,在螺旋山顶看见了捷克罗姆的踪迹。”

  透也点头,加快了收拾行囊的速度。裘伦双手环胸倚在门口,皱着眉头看透也讲注意力转移在衣衫上。套上外套,戴好手表。

  裘伦没有再出声,他知道他没有阻拦透也的资格,也没有能力拦下他。全镇子唯一可以拦下透也的人,正在楼下温柔的为透也准备践行前最后一顿爱心午餐。

  就像当初安静送别透也独自踏上旅程,告诉他“去吧”。

  她怎么可以让透也“去”?她怎么能让透也“去”!

  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训练师旅行,也绝不是什么协助国际刑警逮捕罪犯的光荣任务。

  当透也拒绝接任冠军的那一刹那,他所有的心思已经明晃晃彰显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就算透也在决斗方面再怎么有天赋,再怎么早熟,他始终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那点心思怎能瞒过这些成了精的大人?他们劝过,骂过,可N对于透也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

  在尝试了诸多办法都没能动摇透也追寻N的脚步这一想法后,联盟默认了他拒绝接任冠军的行为。

  冠军的家属,决不能是一个罪犯。

  因为N,透也迷失了他成为训练师的初衷。

  “我从没放弃过。”透也不知何时放下了手上的事转过头来,裘伦这才发现自己把内心所想给说了出来。

  “我只是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透也说,一边珍重地把那魔方状的银饰塞入怀中。

  从两人在唐草镇初遇,到龙螺旋塔顶那场撕天裂地的战斗,算来也不过短短一年。

  透也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追赶上N的脚步成为伊修地区最顶尖的训练师,接下来又会用多少年的时间去追寻N的背影,直至站到他面前呢?

  装好最后一枚精灵球,球内能将世界燃烧殆尽的雷希拉姆此时如同无害的幼猫蜷缩身子睡得正香。犹豫再三,透也还是带上了升级后的精灵图鉴。

  走下楼,母亲正坐在桌边微笑。笑容伴随着整个午餐时光,直至吞咽下嘴里最后一块实物。把透也送到门前,母亲伸手替透也整理好衣领,“一路顺风。”

  透也在母亲的目光中踏出家门,凝视着远处白云里高飞的白湾鹅,身侧叶皇蛇甩出一截藤蔓缠上透也手腕,一如当时只敢也只能用嫩绿小手勾住透也小指头的叶藤蛇。

  “我出门了。”透也说。

*

  伊修地区新晋冠军恭平站在鹿子镇一栋普通的蓝顶居民房前,深吸了一口气。

  昨天他刚刚打败了爱丽丝继承了冠军之位,并从气哭的爱丽丝口中听到了这位获得神龙承认的前辈的名字。在被关进冠军之路等待挑战者前来之前,恭平无论如何都想来见一见这一位传说中的前辈。

  “透也和哈尔的家。”

  轻声念出门牌上的字,恭平叩响了门扉。

  END

 










Sakura雅月

【七夕贺文】【N黑】季节的木马

去年各种原因断了连续了几年的七夕文

今年竟然记错了日期一直以为8.8才是七夕OTZ

=======================

我的世界,从来都只是一片黑暗。

不知生自何处,不知父母为谁。

一个没有窗的封闭房间,只有虚假的蓝天白云。

和被人类伤害过的精灵,封闭在三寸之地。

双眼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布蒙遮着。

在黑暗中长大。

看不见世界的色彩。

也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一切,

直到我遇到了那个人。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我们相遇了。

像是一团火苗,不大。

却又能隐藏在心底里最深的角落。

在不经意间,让温度透过血液流向四肢百骸。


漫漫无期的旅途中,雷...

去年各种原因断了连续了几年的七夕文

今年竟然记错了日期一直以为8.8才是七夕OTZ

=======================

我的世界,从来都只是一片黑暗。

不知生自何处,不知父母为谁。

一个没有窗的封闭房间,只有虚假的蓝天白云。

和被人类伤害过的精灵,封闭在三寸之地。

双眼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布蒙遮着。

在黑暗中长大。

看不见世界的色彩。

也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一切,

直到我遇到了那个人。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我们相遇了。

像是一团火苗,不大。

却又能隐藏在心底里最深的角落。

在不经意间,让温度透过血液流向四肢百骸。

 

漫漫无期的旅途中,雷西拉姆一直陪着我。

渐渐地,寻找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

寻找到了精灵和人类之间的真实。

去过很多次雷纹市的游乐场。

平日有去,节日也有去。

小球濑在喷水池里玩过了头,

沙铃仙人掌在运动会上跳了舞,

在簇簇烟花下的“新年快乐”,

每一只精灵的兴奋愉悦,

都清晰地传递到了这里。

心情简直就像,

做了云霄飞车一般。

只是,

我把自己的真实弄丢了。

 

有那么一个不成文的习俗。

人与人也好,人与精灵也好,精灵与精灵也好,

在吹寄市的天空中系上约定的缎带,无论分隔多远,总会能再次相遇。

仰躺在草坡上,看着真正的蓝天。

任由微风将游动着的浮云吹落在肩头。

感受着那一丝丝的凉意。

缎带五颜六色的,包含着愿望。

一个人的话,

果然还是寂寞啊。

 

季节的旋转木马一圈又一圈。

没有想过,我们之间的重逢,会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的场景之下。

被基因之楔控制住的酋雷姆,在被迫合体之下发泄着自己的狂怒。

闪电,耀眼的金色闪电,刺穿了整个被冰封的黑色洞穴。

背光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只知道,那个抵在捷克罗姆肩上的身影,依旧是像以前那样坚定,毫不退缩的面对着疯狂的盖奇斯。

 

为了分离酋雷姆和雷西拉姆,废了好大的功夫。

捷克罗姆在一旁陪着蜷卧在地上疲倦的雷西拉姆。

酋雷姆已经消失在洞窟之中。

洞穴里酋雷姆的冰封世界还没有完全消除。

但曾藏在心底的那一团小小的火苗,已经膨胀燃烧到血液要沸腾起来。

看着不远处的那个人,没有人知道,我是有多高兴。

像夜归的灵魂找到了方向。

可又是有多害怕。

害怕这一切都是幻影。

害怕这一切都是幻象。

如果,最后的铃声响起,

全部都化作梦境怎么办?

 

然而事实是,我被揍了一顿。

狠狠的,毫不留情的。

很清醒,也很庆幸。

头发被揪得很痛。

却痛不过在摸了一手潮湿之后,那一瞬间的心。

那一天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将他狠心地甩在了N之城的废墟中。

 

风摇曳着心弦。

卷携着从洞外悠进。

在拉钩的手中,

一片,

一片,

心花飘落。

END

=================

文风退步太多  仅以记录


N格海绵

时间线大概是一周目时的飞云市,伪造了他俩的会面。这次是比较主动的透也,N比较呆一点。先从做朋友开始吧!

*在BW1里飞云冰激凌实际上是限购的。我不管,我就要看他们吃冰激凌!
感觉他们穿得有点热。

时间线大概是一周目时的飞云市,伪造了他俩的会面。这次是比较主动的透也,N比较呆一点。先从做朋友开始吧!

*在BW1里飞云冰激凌实际上是限购的。我不管,我就要看他们吃冰激凌!
感觉他们穿得有点热。


太一

花木镇今日的风(透子x恭平)

花木镇的风


“……差不多娃娃。”


“欸?”


“我在想,恭平好像差不多娃娃啊。”


在博士的后院,我和Pokemon们正懒散地躺在柔软的草坪上,眯着眼睛看着某位后辈正勤勉地给自己的大白龙梳毛。


“为什么这么说?”


“爱照顾人,性格有些呆呆傻傻的,还有……”


午后的阳光很是柔和,随着树影斑驳地熨贴在少年的湖蓝色的外套上,栗棕色的发丝被温煦的春风吹拂着。他一边轻柔地梳理着莱希拉姆头部云朵般的毛发,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部。脚旁的泡沫栗鼠亲昵地蹭着恭平,背后的一众Pokemon投以羡慕且嫉妒的表情。


好白。胳膊好细。我俗气地这么想着,不愧是演员啊。...

花木镇的风



“……差不多娃娃。”


“欸?”


“我在想,恭平好像差不多娃娃啊。”


在博士的后院,我和Pokemon们正懒散地躺在柔软的草坪上,眯着眼睛看着某位后辈正勤勉地给自己的大白龙梳毛。


“为什么这么说?”


“爱照顾人,性格有些呆呆傻傻的,还有……”


午后的阳光很是柔和,随着树影斑驳地熨贴在少年的湖蓝色的外套上,栗棕色的发丝被温煦的春风吹拂着。他一边轻柔地梳理着莱希拉姆头部云朵般的毛发,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部。脚旁的泡沫栗鼠亲昵地蹭着恭平,背后的一众Pokemon投以羡慕且嫉妒的表情。


好白。胳膊好细。我俗气地这么想着,不愧是演员啊。


好看,太好看了。


“……还有长得可爱。”我轻声补了一句。


少年不经意间僵硬了一秒,左边的耳朵悄悄地泛出红色。


他很快结束了修理毛发的任务,莱希拉姆很快意地嚎了一声,传说中的宝可梦就这样豪无廉耻地在少年身上蹭来蹭去。


“别这样……雷希拉姆,好痒啦……哈哈。”


啧。我有些不满。


到底谁才是你认可的英雄啊。


再说,恭平你怎么能由着他在你身上蹭来蹭去………可恶。


突然,我发觉有些不对劲。“喂………!”


“首席天鹅,四季鹿,索罗亚……?你们往哪跑呢?!”我的一众Pokemon纷纷背叛主人,向少年的方向飞奔而去。


“等、等下!人造细胞卵、双倍多多冰你们凑什么热闹啊!”


它们两个连看都没看我这个真主人一眼,就投向恭平的怀抱了。


算了。

自暴自弃。

我继续躺在草坪上,吹着悲哀的风。


唯独君主蛇从斜上方懒洋洋地瞥了我一眼,似乎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无奈地摆摆尾巴。


我回瞪了它一眼,对你的训练家放尊重点啊君主蛇先生。


它没理我,闭着眼睛小憩。这让我有些挫败感,只好又转向恭平的方向。


的确,他是很受欢迎的类型,无论是宝可梦还是人类。但他并不是那种软绵绵的烂好人。

硬要说的话,他的温柔是有边界感的温柔。


曾经去过一次他的粉丝见面会,他很有礼貌地收下粉丝的礼物,得体地回应粉丝们夸张而热烈的欢呼声。同时,他的拒绝总是不留情面的,或者说,他的温柔是有一些淡漠的情绪在里面的。


他很少在我面前提起这份工作。曾经有几次把话题引到他演的电影上,他总是很平静地转移话题。


我和他还不熟的时候,有几次去宝可梦好莱坞看到他主演的电影。《训练家与宝可梦之爱》看到名字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宝可梦和人类的禁断之恋。结果只是描述姐弟恋和穿插其中的精灵对战的故事,大失所望。我还匿名在网上打了4分——理由是标题欺诈。


他的演技很好,自然且到位,尤其是因为对战的底子好,与宝可梦的默契合作更是赢得了合众上下一致好评。


但,怎么说,那个时候,我总觉得他的神情中流露着空洞感。


和我在冰洞里看到那条冰龙的感觉是一样的,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带着他的大剑鬼,望向海浪的方向。远处天堂之塔的钟声正响,那种眼神,像是太阳底下不动的冰。


只有在照料他的Pokemon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看见他眼底的真实的笑意,溢出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我有些窃喜。


有没有我一半的功劳呢?我颇有些自满地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年,他被耿鬼的鬼脸逗笑。爽朗的笑声在花木镇的风中摇晃着。


我的母亲作为训练家旅行,而他的的母亲为各种各样的宝可梦疗愈。


透子擅长战斗,恭平擅长治愈。


似乎是某种程度上的命运。


“……那孩子变了啊。”

红豆杉博士在窗户边凝视着他们,

“变得开朗了许多呀。”


“透子不也是一样吗,变得更加温柔了。”

“恋爱的力量真伟大。”

她的父亲微笑着,戳了戳探探鼠的白色尾巴,“你说,是不是呀?”


博士想起以前的透子。

从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是实战课程第一名,终于拿到精灵球出来旅行,整日忙于每日训练,与其他训练家切磋,她的母亲经常抱怨透子一连几个月都不来消息。

还记得刚当雷文市那会,她不是骑着自行车对战地铁的站台上转圈圈,就是与透也组队在晃荡的地铁里对战。


“白露和黑连一开始还能与她并肩同行,后来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特别是遇到了那位N先生之后。”

“她走得太快了,也太孤独了。”


“我以前很担心她,问她,旅行到现在,你后悔吗。”


“那孩子坚定地回答了,'不曾后悔。'”博士欣慰地笑着,“现在,终于有人能一直陪伴在那孩子身边,让她慢慢找到自己的生活了。”


总算处理完了那堆叽叽喳喳的宝可梦们,他微笑着朝我走来。

少年很自然地坐在我左侧,友好地和君主蛇打了个招呼。我是指——它的尾巴很和善的摇了摇,和对我那种嘲讽性质的摆尾是不同的。


在花木镇的风中,无端地,我想起很多事情。


我用讲故事般的语气向他道来这座小镇与我所发生过的故事。


小的时候,我拿着水枪,和母亲的大剑鬼玩幼稚的水枪游戏,我加大水量,摆出奇怪的姿势,大喊一声“超级无敌水波动”;性格很野的我,甚至和邻家饲养的四季鹿对打,可惜的是还没分出胜负,最后就以母亲的赔罪和我被拖回家的哭声告终。我抱着她的大腿哇哇地大哭着,“我真的快赢了嘛!”,结果被她狠狠揍了一顿;放暑假的晚上,我偷偷从邻家借来烛光灵,再把白露和黑连叫过来看恐怖片,在剧情的高潮处总有一个阴森森的光芒在我的房间亮起,结果把他们两个吓得半死。


很遗憾,我的恶作剧没能继续下去。白露的哭声过于恐怖,把我妈引上楼来了。


然后,你知道的,我又被揍了一顿。


听到这里恭平笑了起来,“前辈小时候真的很有趣呢。”


物以类聚吧。我收集的Pokemon都是一群好斗分子,好强,倔脾气。

我那只君主蛇从藤藤蛇的时候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在研究所的时候经常被训练家退回来,说脾气太差无法掌控。虽然他们说所有的藤藤蛇都是这样,但我总觉得自己的那一只藤藤蛇不一样。


他曾经在飞云市的胡同巷里被对方的哈约克撞到墙上,背部全是血。


正打算把它换下的时候,它回头看了我一眼。和其他好胜的Pokemon不同,那不是“不甘心”的表情,也并非是不服输的心态作祟。它很单纯地判断了局势:它能赢。


正确的判断。


扛下来,反击就能胜利,那就没有退缩的理由。那是天生的强者姿态,无须任何解释。


“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走在了一条写满孤独扉页的人生路上呢。


我闭上眼,额头突然有柔软的触感。


………欸?


“前辈。”


少年正,在午后的阳光下,眼瞳流转着温柔的波浪,用额头轻轻地触碰她的额头。


就像是,花木镇正漾起的微风。


她大概要沉醉在这风中了。










极天的流星雨

为什么黑白2的主角不活用一下电话呢
出于这样的联想画了这东西
十分潦草,并且完全没有细节,不要打我

为什么黑白2的主角不活用一下电话呢
出于这样的联想画了这东西
十分潦草,并且完全没有细节,不要打我

Manaphic
第一次参加烤火群的活动! 暗含...

第一次参加烤火群的活动!

暗含N白(

其实不知道N和透子透也cp名的区别是什么(我都要.jpg

第一次参加烤火群的活动!

暗含N白(

其实不知道N和透子透也cp名的区别是什么(我都要.jpg

花倒影明月

【N的物语】王座与预言

重温了下口袋妖怪黑白的开场动画,脑补了一波N加冕的过程。

bgm推荐:《王になった日》

———————————————————————————————

掉落的黑色羽毛瞬间被风吹得不见了踪迹,“秋天快来了嗄”在微凉晚风中飞翔的黑暗鸦默默在心里想着,它望向不远处肃穆的城堡,拍打着翅膀飞向它的归所。

“平时静谧的城堡今天格外热闹噶”破碎的琉璃天窗旁,黑乌鸦站在被雨水冲刷得辨不清模样的雕像上,漠然俯视着下面的一切。

“吾以哈尔莫尼亚之名,今日将这无比荣耀的王冠,加冕于汝,自然之子 N·哈尔莫尼亚·格罗佩斯。”一个男人宣告着,就像在昭告神灵的谕旨,他的声音在整个城堡...

重温了下口袋妖怪黑白的开场动画,脑补了一波N加冕的过程。

bgm推荐:《王になった日》

———————————————————————————————

掉落的黑色羽毛瞬间被风吹得不见了踪迹,“秋天快来了嗄”在微凉晚风中飞翔的黑暗鸦默默在心里想着,它望向不远处肃穆的城堡,拍打着翅膀飞向它的归所。

“平时静谧的城堡今天格外热闹噶”破碎的琉璃天窗旁,黑乌鸦站在被雨水冲刷得辨不清模样的雕像上,漠然俯视着下面的一切。

“吾以哈尔莫尼亚之名,今日将这无比荣耀的王冠,加冕于汝,自然之子 N·哈尔莫尼亚·格罗佩斯。”一个男人宣告着,就像在昭告神灵的谕旨,他的声音在整个城堡中回响,顷刻间,众人应声跪拜。

黑暗鸦被下方众星拱月的景象震撼到了,它从未亲眼见过人类这般虔诚的样子,它在心里揣摩,难道这就是叉字蝠叉老哥说过的所谓传销组织?(ps.鸦鸦它记错了,其实叉老哥提到的是邪教组织…)

下面的众人才不会理会一只黑暗鸦的脑补,他们用一种黑暗鸦觉得神秘而古老的韵律——中文,唱起了圣歌:“汝将为王,掌帕拉斯马(Plasma),应传说之言,承英雄之力,涤溷浊之世道,救精灵众生于人类桎梏之中。”由于身处任之国BW王朝,黑暗鸦一句也没听懂他们在唱什么,然而却觉得他们唱的挺好听也挺卖力的,便也没飞走,继续当吃瓜群众。

王冠加冕在了一个小小的人类少年头顶,遥远的观察距离并不影响黑暗鸦宝石鉴定专家对王冠的分析:纯金框架,镶嵌有4粒红宝石,11粒祖母绿,16粒蓝宝石,227粒珍珠和大约2800粒大大小小的钻石。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鸦才好不容易从那闪闪的王冠上移开了视线,开始观察起那个似乎被王冠压的更矮了的白衣少年。整个加冕过程,小小的少年神情淡漠,天空般湛蓝澄澈的眼眸没有因为那华丽的王冠而移动分毫。偌大的王冠被稳稳放在了他软软的绿色头发上,少年的眉宇不易察觉地微微一皱,却转瞬即逝,他落落地站着,静静地接受来自信众们的礼赞。

午夜的城堡,终于重归宁静。黑暗鸦终于在人走光之后找到了机会,悄悄飞了下去近距离看看那奢华的王冠,刚完成了加冕的N脸色苍白,然而他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来自黑暗鸦的视线,他摘下死沉死沉的王冠,抬起小脸,朝着黑暗鸦展了一个温和而带有歉意的笑脸,“抱歉,今晚打扰到你了,他们已经走了,没事了。”黑暗鸦看到之前全程面瘫N春风般的微笑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坚持自己高冷的人设鸦设,于是用惯用的对人类专用表示友好方式做出回应:“嘎嘎嘎,嘎嘎 嘎嘎嘎!”+加翅舞+足蹈+眼睛变成弯弯表情(^_^)。

N却“噗”地没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你喜欢这个王冠呀,没关系过来仔细看看呗,还有,你不用说那么大声,我听得见。”

黑暗鸦懵了,这是听不听得见的问题吗?难道他能听懂我说话?便问道:“噶噶噶噶噶噶噶噶噶?”(你知道我前面说的啥?)

N双手抱在头后,对于黑暗鸦的表现感到颇有成就感,他眯着眼懒懒地说:“你上句说,么得事,王冠真好看!”

黑暗鸦开始处理这过大的信息量……

N打了个哈欠,说道:“太晚了,我要睡了,真羡慕你们,大晚上还可以这么精神;对了,我是N,可以告诉你的名字吗?”

“嗯,噶噶噶噶噶噶 噶噶噶。”(N,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栎。)这是黑暗鸦第一次成功告诉人类自己的名字,之前遇到的人类都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取名狂魔,另一类则直接简单粗暴的统称黑暗鸦。从来没有人类认真的问起过自己本来的名字,即使问起了,也无法呼唤。

“嗯,栎,我今天实在是困死了,先晚安喽,我住在城堡621房间,明天白天你有空的话记得过来串串门啊邻居。”N朝它摆了摆手,眼睛半睁半闭,跌跌撞撞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噶噶噶,噶”(明天见,N)黑暗鸦张开翅膀,飞向窗外属于它的暗夜世界,它要把今天的事告诉老叉,给它讲讲新认的人类邻居和传销组织的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