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今

651浏览    60参与
No.99说书人

【论】嗟来之食

《嗟来之食》选自《礼记·檀弓》。原文如下:

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有饿者蒙袂辑屦,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


文来自语文书上的一个小角落。初读这篇文,不知怎地竟然感觉有点好笑。想想,一个人“贸贸然”地走了过来,富人黔敖“左手捧吃的,又手捧喝的”给那人吃东西,那人不吃,还就这么走掉,最后饿死了…

我认为,这位齐国饥民的行为实在过度也过分。虽然老师给我们解释道,这种不受嗟来之食的行为就是典型的铮铮傲骨!他不畏饿死,有骨气,有胆量,有充分的理由拒绝富人轻蔑的施舍!...

《嗟来之食》选自《礼记·檀弓》。原文如下:

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有饿者蒙袂辑屦,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


文来自语文书上的一个小角落。初读这篇文,不知怎地竟然感觉有点好笑。想想,一个人“贸贸然”地走了过来,富人黔敖“左手捧吃的,又手捧喝的”给那人吃东西,那人不吃,还就这么走掉,最后饿死了…

我认为,这位齐国饥民的行为实在过度也过分。虽然老师给我们解释道,这种不受嗟来之食的行为就是典型的铮铮傲骨!他不畏饿死,有骨气,有胆量,有充分的理由拒绝富人轻蔑的施舍!

我无语。铮铮傲骨?只是因为傲骨就可以把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般的视若草菅?充分的理由?他拒绝的理由真的充分吗?富人轻蔑的施舍?富人的施舍真的轻蔑吗?

壹,铮铮傲骨(?)铮铮傲骨,褒义词。词典里有解:高傲不屈的性格,比喻刚正、坚贞。这个饥民只不过是拒绝了一顿好饭好菜,就能称得上乃是坚贞,真的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我想我能理解“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今有朱自清,饿死不食洋面粉”之类的情感,不知怎么就无法理解这个饥民的做法。饿成这个样子了,生命都快要消失殆尽了,您却拒绝了最后的救命一餐?“生命诚可贵”,您在拿自己父母给的生命开玩笑吗?说是拒绝了富人救济的一顿,同时也拒绝了自己活下去的机会。

于是我认为,这不是铮铮傲骨,这或许只是一种没来由的任性。这位饥民未免太任性了,任性到放弃活路。

贰,充分的理由(?)理由充分,大概是指符合正常人的认知程度,符合正确的伦理道德。总而言之,“理由充分”必须是指正确的,对的。但是看文章,这位饥民不吃别人施舍的食物,真的有什么正确的理由吗?真的有什么明显的,一定要完成的正确冲动支配他这么做吗?或许有吧,但我是真的没有读出来。

“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我感觉有趣的话语是这个。“我只是不吃嗟来之食,才变成这样的。”听起来似乎挺骄傲,很坚强的口气?在我眼里,这没有来由,很可能是一种盲目自信吧…

叁,富人轻蔑的施舍(?)富人…轻蔑吗?看文章。“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富人左手捧着食物,右手捧着喝的东西。这种行为也看不出任何轻蔑之感,就是平常地招待人们的动作,甚至左手右手都端上了食物,似乎还有一点热情,可悲,饥民偏偏不领情。

“嗟!来食。”喂,你来吃吧。如果说言语方面有什么不当的话,请问你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打招呼,还能说出什么更有礼貌的言语呢?况且自己还是去救济别人?

我觉得富人的行为无可厚非,算不上是轻蔑。


综上述,自我感觉饥民的形象并不那么傲骨铮铮或者有骨气。只是看到了,他的那些任性以及盲目地自信,而且很可怕。富人却似乎很有礼貌也很有修养,不议。

还记得鲁迅先生《朝花夕拾》散文中的《二十四孝图》,是鲁迅先生对于旧社会封建的孝道之厌恶,不满。那这篇《嗟来之食》…………


PS:纯粹,完全个人观点,不喜轻喷,谢谢。第一篇乱七八糟的小议,望支持。

晓之于理

中外古今之别

中国自古以来,人分四等:士,农,工,商。士就是读书人,最讲究:忠君。农就是农民,最讲究:勤劳。工就是手工业者,最讲究:聪明,手巧。商就是商人,最讲究:诚实。所以,中国传统道德的排序就是:忠君,勤劳,聪明,最后才是诚实。这和西方,以诚实为首的商业文明,截然不同。

中国自古以来,人分四等:士,农,工,商。士就是读书人,最讲究:忠君。农就是农民,最讲究:勤劳。工就是手工业者,最讲究:聪明,手巧。商就是商人,最讲究:诚实。所以,中国传统道德的排序就是:忠君,勤劳,聪明,最后才是诚实。这和西方,以诚实为首的商业文明,截然不同。

三水萧封

【长琉璃】(1)by迟瑜

哇太短了太短了  还是不算第一篇吧。。。这个就当预告

不要想错 这是个现代文,会穿插古代。


月色如纱,朦胧又勾人。眉眼英俊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只乖乖的小灰猫,抬头望着如墨的天空。

“……斑长,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夜终凉,倒不如梦一场。

——

菁桦大学。

温暖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落在地上。

林荫小道上,一个看起来刚成年的男孩穿着白大褂,将手机放在耳朵边,垂着眸子轻声对那头的人道:“啊老师,是的…实验做完了…嗯嗯……”

忽然,他似乎在地上看到了什么,只一眼,便有种强烈的心悸感。林沐把左边的肩膀抬起,头微微歪着,附身想要去将那个东西捡起来。...

哇太短了太短了  还是不算第一篇吧。。。这个就当预告

不要想错 这是个现代文,会穿插古代。


月色如纱,朦胧又勾人。眉眼英俊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只乖乖的小灰猫,抬头望着如墨的天空。

“……斑长,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夜终凉,倒不如梦一场。

——

菁桦大学。

温暖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落在地上。

林荫小道上,一个看起来刚成年的男孩穿着白大褂,将手机放在耳朵边,垂着眸子轻声对那头的人道:“啊老师,是的…实验做完了…嗯嗯……”

忽然,他似乎在地上看到了什么,只一眼,便有种强烈的心悸感。林沐把左边的肩膀抬起,头微微歪着,附身想要去将那个东西捡起来。

那是一串琉璃珠,林沐起身,将它放在手上,照着阳光。

带着微红色的琉璃珠沐浴在太阳光下,折射出七彩光,璀璨又耀眼。

林沐不知道怎么,微微勾起了嘴角,竟然有种怀念的心情和见到旧物的兴奋。

回过神,那边已经叫了他几声,他连忙答道:“啊老师…我在…刚刚走神了……”

林沐缓缓地走着,微红色的琉璃珠被他戴在了手腕上。

“啊……请问你手上的琉璃珠买吗?”

突兀的声音响起,林沐抬头朝那个人望去。

少年似乎比他小一两岁,脸上带着抱歉的尴尬,轻轻地说:“我看这串琉璃珠……似乎很熟悉。”

霎那,眼前的少年似乎变成了长发,穿上了盔甲,手握一枝桃花,轻佻的声音飘渺空灵:“哟,林沐,我看这珠子挺熟悉啊,有点像…我给林千的定情信物?……你骗了我那么久,用林千这个身份来爱我……”

头毫无预兆地疼起来。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身体有强烈的失重感和坠落感。

少年只是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和另一个穿着古代服饰的人重叠了,还说了些话,这个人就突然倒下了。

“哎…你怎么了…”

医务室。

“我真的没事,就是突然晕倒了而已。”林沐看着面前的叶凉,无奈道。

接着就是沉默。

还是林沐先愣了一瞬,然后轻声道:“叶凉,你先回去吧,珠子我不能给你…”

林沐皱皱眉:“我总觉得我似乎认识这个珠子……”

叶凉见事情没成,也是没什么办法,只好再叮嘱了一下林沐,才走了。

林沐望着手上的珠子发呆。

#——唔 这是初见——#


作者有话说:哇就是很短小!!非常非常短小!!但是我也只能写这么多了www


陈蔺观

古意

时值正午,姑苏沈园。
他亲手栽下的那棵紫藤在夏日的热意中疯长,攀着木架,如今已是亭亭如盖。
小径的尽头是卧虬堂下木门槛,他一身白袍,垂在身侧的手中拿着一把不曾打开过的纸扇,立在门槛旁,仿佛已经伫立千年,像是在等待一场逃不过的宿命。
阳光铺满了小径,亮得几乎灼眼,他看不清那女孩从哪里走来,乌黑的发随意地挽起,仍是一副现代装扮,颈上挂着相机。
目光偶然交错之际,他明白,她眼中有清风灼日与紫藤,唯独没有他。
沈则没有错愕与失落,他始终温和,仿佛未曾等待过谁
他的目光追随女孩跨过木门槛,她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瓷白的脸庞,微微汗湿的鬓发,占据了他一生的视线与情思。
他已经感到满足。
阳光从堂外跟进来,落在她的侧脸。
微风拂...

时值正午,姑苏沈园。
他亲手栽下的那棵紫藤在夏日的热意中疯长,攀着木架,如今已是亭亭如盖。
小径的尽头是卧虬堂下木门槛,他一身白袍,垂在身侧的手中拿着一把不曾打开过的纸扇,立在门槛旁,仿佛已经伫立千年,像是在等待一场逃不过的宿命。
阳光铺满了小径,亮得几乎灼眼,他看不清那女孩从哪里走来,乌黑的发随意地挽起,仍是一副现代装扮,颈上挂着相机。
目光偶然交错之际,他明白,她眼中有清风灼日与紫藤,唯独没有他。
沈则没有错愕与失落,他始终温和,仿佛未曾等待过谁
他的目光追随女孩跨过木门槛,她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瓷白的脸庞,微微汗湿的鬓发,占据了他一生的视线与情思。
他已经感到满足。
阳光从堂外跟进来,落在她的侧脸。
微风拂过沈则的嘴角,他的唇边始终带有笑意。
这一场跨过时光的相见,无声而热烈,最终逐渐湮没在遗忘中。
千年后女孩造访沈园,路过那棵他亲手栽植的紫藤,跨过卧虬堂的木门槛时,或许能从落在她面孔上的阳光中窥见他眸光的温度。
-完-  
-----------------------------------------------------------------------------
  昨天睡前脑子里突然蹦出上面描写的画面,环境是去年高考后去的苏州拙政园里文徵明亲手栽的那棵紫藤所在的小院子,以及唐寅所写的卧虬堂牌匾之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个地方很有古意,很喜欢。
女主是现代的,沈则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文人,有书生的傲气,更有为人臣的清正而不迂腐,重点是他超温柔啊T-T ,果然还是温柔男主最得我心。
这是一个暗恋的故事,不会有相见与交集,只是沈则一个人的独角戏。
男女主经历的场景是重合的,但是时间并不重合。男主能看见在他园子里闲逛的女主,而真正的女主去沈园是千年后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
女主看不见男主的原因。所以对女主来说,“他眸光的温度”是此时此刻;而对男主来说却是那年那时。
上面描绘的场景是结局,是男主离开(遭遇飞来横祸)前最后一次看女主造访他的园子,看女主抚摸他亲手栽的紫藤,和女主感受着同一绺阳光,他是幸福的。就算女主从来不知道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就算他的人生多舛不平,就算在最后一刻也没有办法同女主说上一句话告别,他也没有怨怼,消失在时光的洪流中,等待千年后这一场景的重演,即使这场景中没有人看得到他的存在。


二十一世纪,千年古意仍在沈园内涤荡,园子主人却早已淡去了身影。曾经占据了他一生所有视线与情思的女孩在园内徘徊,却再也遇不到园子的主人。女孩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惆怅,没有原因,也没有结果。                      


一只冰阔落

瑜白6

鸡肉煮得很软烂。里头放了草果八角之类的香料,整锅汤香气四溢,味道很快萦绕在空气中,馋得谢黎老在厨房门口徘徊,手里还捏着手机,时不时眼巴巴地看着。

晚饭时,兄妹二人一句话不说,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筷子打架似的穿插在装鸡肉的大碗里,面前的碟子里很快地堆起了小山包似的鸡骨头。

这次战斗终于结束于饭后的一碗鸡汤中,谢芷还是没说话,但她哥终于忍不住,

“小芷,你恋爱了?”


谢芷好像被他哥的问题惊住了,以至于她到洗漱完躺在床上后都忘了回答。梦境一点点渗进她的脑海里,并不抗拒的触碰,亲密的低语,温柔的亲吻……心口像是慢慢烫伤了,温热的,涩涩的,但并不讨厌的奇怪感觉。

“瑜白……”她喃喃道...

鸡肉煮得很软烂。里头放了草果八角之类的香料,整锅汤香气四溢,味道很快萦绕在空气中,馋得谢黎老在厨房门口徘徊,手里还捏着手机,时不时眼巴巴地看着。

晚饭时,兄妹二人一句话不说,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筷子打架似的穿插在装鸡肉的大碗里,面前的碟子里很快地堆起了小山包似的鸡骨头。

这次战斗终于结束于饭后的一碗鸡汤中,谢芷还是没说话,但她哥终于忍不住,

“小芷,你恋爱了?”



谢芷好像被他哥的问题惊住了,以至于她到洗漱完躺在床上后都忘了回答。梦境一点点渗进她的脑海里,并不抗拒的触碰,亲密的低语,温柔的亲吻……心口像是慢慢烫伤了,温热的,涩涩的,但并不讨厌的奇怪感觉。

“瑜白……”她喃喃道,随即用被子蒙住了头。过了一会儿又觉得闷,就把被子扯下一点。然而空气中弥漫的青涩欢欣,没有跟着温度冷却下来。



这晚,谢芷没有进入梦境。她做了一晚的噩梦,那些梦支离破碎,醒来时仍然心悸,但丝毫记不起梦的情节。

早晨,她发起了烧,浑身烫的难受,却还是感觉有冷空气透过被子,扎在了她的皮肤上,细密的疼卷住了她。

她吃力地翻了个身,摸到了放在床头的手机,给一墙之隔的谢黎打了个电话——她实在没有力气去叫喊,只觉得难受。在谢黎给她喂了药,又让她强撑着喝了一杯水之后,边沉沉睡去。

头好像被什么扯着,一阵一阵地疼,谢芷睡得并不安稳,却又醒不过来。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她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白色的天花板了,她又回到了那里,那个有她心悦之人的地方。

只是房间空荡荡的,她下了床。院里的杏子树开了满枝,从窗口就能看得到。

她用目光寻着那人,发现桌上摆着一封信。

CandyG

In fact, if I close my eyes,I can still see you there just standing in the dawn light.

In fact, if I close my eyes,I can still see you there just standing in the dawn light.

CandyG

少女不吹方熠爚,东君偏惜未离披。

夜深斜倚朱栏外,拟把邻光借与谁。

少女不吹方熠爚,东君偏惜未离披。

夜深斜倚朱栏外,拟把邻光借与谁。

Jiu

摄影练习·建筑


东京的古与今

摄影练习·建筑


东京的古与今

一梦千年

古代童婚的孩子,是否因为习俗如此。就不存在痛苦?

古代童婚的孩子(尤其女孩子),是否因为习俗,而没有童婚的痛苦?


现代童婚的地区(尤其女孩子),是否因为习俗,就没有童婚的痛苦?


现代中国的地区(中国的孩子),是否因为习俗,就没有“棍棒底下出孝子”教育观念下的痛苦?


痛苦本身,是否会因为,古今?地区?人种?习俗?的不同,而不存在呢?

古代童婚的孩子(尤其女孩子),是否因为习俗,而没有童婚的痛苦?


现代童婚的地区(尤其女孩子),是否因为习俗,就没有童婚的痛苦?


现代中国的地区(中国的孩子),是否因为习俗,就没有“棍棒底下出孝子”教育观念下的痛苦?


痛苦本身,是否会因为,古今?地区?人种?习俗?的不同,而不存在呢?

jizhq185

醒着的梦呓——杯酒化沧桑

醒着的梦呓——杯酒化沧桑

 

 

好友相邀,泛舟湖面,小酌慢饮,闲话沧桑。

季入三伏,轻风徐徐。浪推小舟,泛泛微凉。

生性散澹,无羁无绊,闲话随兴,散论无疆。

上及星辰,下达微尘。史至盘古,纪涉井冈。

人道豪杰,世间帝皇,儒家孔孟,玄学老庄。

诗仙诗圣,元曲杂剧,词坛飞将,红楼梦惶。

鸡鸣狗盗,贪嗔痴慢,诵经击磬,打坐悟禅。

上天入地,插科打诨,正论邪说,词赋文章。

无所不及,无趣不谈,无正无邪,无遮无拦。

漫论古今,闲话沧桑,长说短忆,源远流长。

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虽不敢说有煮酒论英雄之气概,却还颇有闲话古今无羁绊,只因不是戏中人之感觉。...

醒着的梦呓——杯酒化沧桑

 

 

好友相邀,泛舟湖面,小酌慢饮,闲话沧桑。

季入三伏,轻风徐徐。浪推小舟,泛泛微凉。

生性散澹,无羁无绊,闲话随兴,散论无疆。

上及星辰,下达微尘。史至盘古,纪涉井冈。

人道豪杰,世间帝皇,儒家孔孟,玄学老庄。

诗仙诗圣,元曲杂剧,词坛飞将,红楼梦惶。

鸡鸣狗盗,贪嗔痴慢,诵经击磬,打坐悟禅。

上天入地,插科打诨,正论邪说,词赋文章。

无所不及,无趣不谈,无正无邪,无遮无拦。

漫论古今,闲话沧桑,长说短忆,源远流长。

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虽不敢说有煮酒论英雄之气概,却还颇有闲话古今无羁绊,只因不是戏中人之感觉。

 

真正似名人杨慎所言: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此情此景真惬意,此心此意多妄言,故而也有句曰:

 

云淡水清舟不系,画船帘卷泛微凉。

堪笑古今多少事,一杯清酒化沧桑。

——八拍蛮·杯酒化沧桑




子居

《左传用字研究》


https://pan.baidu.com/s/1NtJ_YhNOA6FtE60J7HauNQ
作 者 :樊莹莹,郭海洋,陈家春著 
出版发行 : 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 2012.07
ISBN号 :978-7-5614-6002-3
页 数 : 153
原书定价 : 15.00
开本 : 23cm
中图法分类号 : K2
内容提要: 本书选取《左传》作为用字研究的语料来源,通过整理分析,得到通假字362组,古今字157组,异体字38组。书中分别对《左传》中通假字、古今...


https://pan.baidu.com/s/1NtJ_YhNOA6FtE60J7HauNQ
作 者 :樊莹莹,郭海洋,陈家春著 
出版发行 : 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 2012.07
ISBN号 :978-7-5614-6002-3
页 数 : 153
原书定价 : 15.00
开本 : 23cm
中图法分类号 : K2
内容提要: 本书选取《左传》作为用字研究的语料来源,通过整理分析,得到通假字362组,古今字157组,异体字38组。书中分别对《左传》中通假字、古今字、异体字的整体特点进行分析,最后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得出《左传》用字研究价值的结论。 
参考文献格式 : 樊莹莹,郭海洋,陈家春著. 《左传》用字研究[M]. 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2012.07.

目录
正文
    绪论
    第一章 《左传》通假字研究
        第一节 《左传》通假字的定义及分类描写
        第二节 《左传》通假字的声、韵、调分析
        第三节 《左传》同源通用字语义关系分析
        第四节 《左传》通假字的字形分析
    第二章 《左传》古今字研究
        第一节 《左传》古今字的定义及语音分析
        第二节 《左传》古今字的语义关系分析
        第三节 《左传》古今字的字形分析
    第三章 《左传》异体字研究
        第一节 《左传》异体字的定义
        第二节 《左传》异体字的字形
    第四章 《左传》用字的整体特点及研究价值
        第一节 《左传》用字的整体特点
        第二节 《左传》用字研究的价值
附录
    附录一:《左传》通假字
    附录二:《左传》古今字
    附录三:《左传》异体字
    附录四:《春秋》三传经文异文研究
参考文献

山民

今朝复往昔

忆吾华夏之数千载
铸就世间无数仰视之成就
虽受劫难次数之多
然我炎黄子孙昂扬不屈
吾之先辈以血为染
以骨镶嵌
以魂相守
以心相念
化解数次亡族之危难
更有生者
抛小家断私念藏功名
才显吾今日之大国风范
看我国之风气
埋头奋进重复起苏
吾之飞龙以然上天
昂扬环宇
低头回首不难相忘于先辈
抬头远视莫留于恨于后生

忆吾华夏之数千载
铸就世间无数仰视之成就
虽受劫难次数之多
然我炎黄子孙昂扬不屈
吾之先辈以血为染
以骨镶嵌
以魂相守
以心相念
化解数次亡族之危难
更有生者
抛小家断私念藏功名
才显吾今日之大国风范
看我国之风气
埋头奋进重复起苏
吾之飞龙以然上天
昂扬环宇
低头回首不难相忘于先辈
抬头远视莫留于恨于后生

子居

《类篇新收字考辨与研究》


https://pan.baidu.com/s/1nu6FSNZ
【作 者】:柳建钰著
【出版发行】:辽宁大学大学出版社 , 2011
【ISBN号】:978-7-5610-6349-1
【页 数】:256
【原书定价】:36.00
【主题词】:汉字-字典-中国-北宋-类篇-研究
【中图法分类号】:H162
【参考文献格式】:柳建钰著. 类篇新收字考辨与研究. 辽宁大学大学出版社, 2011. 

凡例
目录
绪  论
    一、选题宗旨
    二、研究内容...


https://pan.baidu.com/s/1nu6FSNZ
【作 者】:柳建钰著
【出版发行】:辽宁大学大学出版社 , 2011
【ISBN号】:978-7-5610-6349-1
【页 数】:256
【原书定价】:36.00
【主题词】:汉字-字典-中国-北宋-类篇-研究
【中图法分类号】:H162
【参考文献格式】:柳建钰著. 类篇新收字考辨与研究. 辽宁大学大学出版社, 2011. 

凡例
目录
绪  论
    一、选题宗旨
    二、研究内容
    三、文献综述
    四、字书新收字的认定及其分类
    五、新收字的提取方法及流程
第一章 《类篇》及《类篇》新收字概况
    第一节  《类篇》简介
        一、编修原因
        二、编修过程
        三、收字情况
        四、《类篇·序》凡例简析
        五、编排体例
    第二节  《类篇》新收字简介
        一、新收字概况
        二、新收字的传承使用情况
第二章  新收字中的异体字
    第一节  新收字中异体字产生的动因
        一、汉字表达律的影响
        二、汉字简易律的影响
        三、汉字区别律的影响
        四、其他原因
    第二节  新收字中异体字的主要特点
        一、在汉字构形上的特点
        二、在文献使用上的特点
第三章  新收字中的分化字
    第一节  新收字中分化字产生的动因
        一、词义引申
        二、命名造词
        三、文字借用
    第二节  新收字中分化字的主要特点
        一、在汉字构形上的特点
        二、在文献使用上的特点
第四章  新收字中的特殊文字现象
    第一节  多音节单纯词用字
        一、音译外来词用字
        二、自生单纯词用字
    第二节  单音节拟声词用字
    第三节  类化字
    第四节  几种比较特殊的构形方式
第五章 《类篇》新收字行发现象略论
    第一节  行用至今的新收字分类考辨
        一、所记词义古今一致者
        二、所记词义古今不同者
    第二节  新收字行废原因略论
        一、新收字行用之原因
        二、新收字废弃之原因
结语
附论
    附论一:《类篇》新收字考辨方法概述
    附论二:试析《类篇》改编《集韵》时出现的三种失误
参考文献
部首检字表
后记


甘蔗羽荒

时之狱-番外(楚麟):成劫

楚麟番外——成劫

  医生给出二十四小时的限制时,季扬一脸茫然地把目光移到了安浅身上。

  那孩子睡得安稳,是一种打算就这样睡到地老天荒的形容。

  安姝木然地站在旁边,眼睛盯着脚下的地面,像是能从洁白的地砖上看出花来。

  ——这次,你认为小浅还能熬过去吗?

  安姝很担心,因为这一次,楚麟的紧张程度超过了上一次。

  而如果,连他都这么没底的话……

  ——安姝,你说,如果浅浅知道,我一直在她身边……

  ——那她也许会立刻自杀吧。

  ——你可真够狠心啊……

  ——我狠心?比得上你?

  对于安浅在那边的七年,安姝听楚麟说了个大概。以安姝对安浅的了解,看似乖巧实则...

楚麟番外——成劫

  医生给出二十四小时的限制时,季扬一脸茫然地把目光移到了安浅身上。

  那孩子睡得安稳,是一种打算就这样睡到地老天荒的形容。

  安姝木然地站在旁边,眼睛盯着脚下的地面,像是能从洁白的地砖上看出花来。

  ——这次,你认为小浅还能熬过去吗?

  安姝很担心,因为这一次,楚麟的紧张程度超过了上一次。

  而如果,连他都这么没底的话……

  ——安姝,你说,如果浅浅知道,我一直在她身边……

  ——那她也许会立刻自杀吧。

  ——你可真够狠心啊……

  ——我狠心?比得上你?

  对于安浅在那边的七年,安姝听楚麟说了个大概。以安姝对安浅的了解,看似乖巧实则决绝,如果安浅知道楚麟的威胁只是空口白话,确实很有可能因为生无可恋而自绝。

  这一点,楚麟和安姝都清楚。

  总不能告诉安浅实情,让她知道其实自己已经不能再干扰那个人的生死,然后看她心无挂碍地死去吧?

  楚麟承认,他的选择,一开始就存有私心——私心里想借此将安浅永远留在身边。

  只是,没想到,季扬——或者说,张良——居然会出现。

  坦白说,楚麟不恨张良——但他厌恶这个人。

  如果没有这个人,安浅不会成为阴阳家的棋子。

  如果没有这个人,安浅不会背叛他。

  如果没有这个人,他不会被逼着放弃安浅——更不会,眼看着安浅死在他面前。

  **

  安浅总以为,在给予了温情后,选择决然松手的人,是楚麟。

  楚麟不能怪安浅这么想,因为一直以来,他把她保护得太好,好到让她以为,他拥有掌控她的自由和生死的绝对权利。

  甚至,好到让她完全觉察不到,他已经动了情。

  不幸的是,最不该知道这件事的人,却洞穿了这件事。

  东皇太一给了楚麟两个选择——废了安浅的一身功力,或者给安浅下蚀心蛊。

  楚麟别无选择。

  中了蚀心蛊的安浅,只要不出意外,还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还能有命活到他为她解除危机的时候。而一旦一身功力尽去,不管是阴阳家的人还是谁,对安浅而言都是不小的威胁。

  只是没料到张良会替她挡了那一剑。

  只是没料到安浅会选择渡蛊。

  **

  安浅把自由看得多重要,没有人比楚麟更清楚。在最初的三年里,安浅就是为了能有足够的生存自由,才那么卖力地学习用以保护自己的阴阳术。而那一年得知自己是被掌控了自由和生死的棋子之后,她能立刻就翻脸不认人,毫不犹豫地出逃,一而再再而三,受多少警告惩戒都不在乎,矢志不渝花样百出。

  那么不听话的一枚棋子……偏偏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嵌进了他心里,根深蒂固,连筋带血。他在她的每一次挣扎里疼着痛着,却不愿意拔除。

  更,不能说。

  阴阳家利用二十八星宿对应的带劫之人来转移命盘,而楚麟正是预备接受房宿命盘的那个人。

  而当命盘被转移,命定是房宿死劫的安浅,依然是房宿的死劫。

  只不过,会从张良的死劫,变成楚麟的死劫。

  东皇太一知道,楚麟也知道。

  所以安浅是计划中会被牺牲的人。

  但楚麟却在计划外生出护佑之念。

  他亲眼看着她从手无缚鸡之力的懵懂少女历练成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女子,以为多年的感情是如计划之中的镜花水月,却蓦地被安浅心灰意冷时打落的幻境碎片戳得一颗心血肉模糊。

  从阳武回来后,看她为了能离开而自伤,他既怒且痛,到最后无法自已,为阻止她终于妥协终于承诺,才知执念已深。

  那个时候开始,他一边按照原计划训练安浅,一边暗中寻找化解命盘死劫的方法。但诸般小心行事谨慎克制,瞒过了安浅,却瞒不过东皇太一。

  那个人说,赵安浅,可以不必死,前提是,他能完全掌控她。

  于是不得不给她下蚀心蛊。

  知道张良替安浅挡了那一剑的时候,楚麟的心情有些复杂。几分欢喜——毕竟一旦安浅中了蚀心蛊,生死自由都被阴阳家操纵;几分苦恼——毕竟这件事未成,东皇太一不知道还会提出什么要求;几分恼火——毕竟张良和她才认识多久哪里轮到他为她挡剑;几分失落——毕竟那个保护了她的人不是自己。

  种种情绪在得知安浅渡了蛊之后,尽数成了惊怒。

  还是那句话——张良算老几?他们相识才多久!

  而后是不安——信奉自由至上的安浅没道理踩着步子往陷阱里跳,除非有什么东西被她所看重,重于自由。

  再想到唯一生还的人说的安浅不留余地灭了其他那些杀手的事情……

  楚麟坐不住了。

  然而安浅如此轻描淡写,笑得仿若无所谓,虚假得楚麟一眼就能看出她在生气。

  是为了别人,还是为了自由?

  楚麟能放到最低的姿态,也只是沉着脸问安浅,为什么动怒,而已。

  她说她为的是这场戏能以假乱真,她说想确认事成后他会还她自由,眉眼间淡淡倦意和疏远,一如阳武之后的几年来经常在她脸上看到的一样。而他潜意识中不肯相信那个人的三个月能抵得过他和她的七年。

  浅浅,再等等……等这件事结束,等危机解除……

  话盘桓在心底,到嘴边只剩下“自然”两个字。

  **

  东皇太一把楚麟召过去,丢出一列安浅背叛阴阳家、为张良做事的铁证之前,楚麟才刚刚找到解除命盘劫数的方法。

  突然间那般的欢喜被穿堂而过的风吹成了雪,落在人的心上,冻得生疼。

  浅浅,浅浅……

  他看着那些证据,脑子里盘桓的只剩下她的名,如想要抓紧却抓握不住的风,而东皇太一的声音从殿上传来,落不到实处。

  “到底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怎么做?

  ——浅浅,你想我怎么做呢?

  但她只是低眉顺眼,连看他一眼都吝啬:“信与不信,阿浅听凭尊上处置。”

  ——那么,能否给我一个理由,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

  张良是值得安浅把她的命连同自由一起托付的人吗?

  不是。

  ——设计让陛下赐婚,本不必有征求那边意见的这一节,但他不怕麻烦地加上这个,想要验证的只是如此而已。

  然而那边的答复让楚麟的盘算都成了为人作嫁的笑话。

  于是,浅浅,你到底对他有多好,好到能让他冒险答应这门婚事?

  心腔半冷半热,推开囚室的门时,他的理智剩下不到一半。

  剩下那一半在一刻钟后彻底被抛诸九霄云外。

  后来他用手掌盖住了安浅的眼睛,不去看她绝望心冷空洞成灰的目光,一遍遍吻着她脸上的泪。

  终究舍不下,放不开,丢不得。

  楚麟在心底叹息,想的是,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抹掉那个人留在浅浅心里的痕迹。

  好在,他会有足够的时间——只要,能控制住张良,他就能利用阴阳家的上古秘术,解除安浅原有的命盘。

  那之后,一切按照计划顺利进行。他在迎亲队伍到达桑海的那个晚上出其不意地将安浅掉包,在榻边站了一夜,看着安浅沉静莞尔毫无所察的睡颜看了一夜,等待着黑夜的终结。

  却没料到,黑夜过后,不一定是晴天。

  **

  “满意了吗?”她的手抓紧了他的衣襟,上扬的唇角讽刺刻骨,锋利尖锐,戳破了他所有的伪装。

  怎么能满意?怎么能?!

  他死死抱着她,多希望能将她迅速流失的生命一起困住,而她却转过头,看着张良,笑容苍白而雀跃,带着计谋得逞的小小狡黠与得意:“用我的命,换来的……敢浪费,试试……”

  那一刻,楚麟想笑——用你的命,换了他的周全吗?可是浅浅,你的命,又是谁保住的?

  是一个解决张良的绝好机会,但楚麟终是放弃。

  因为安浅等不了了。

  **

  楚麟带安浅回了骊山,耗费半生修为吊住安浅最后一口气,拿出他在阴阳家积累了二十多年的筹码,从东皇太一那里换来一个让安浅死而复生的方法。

  但是,安浅的魂魄通过时之狱被送到未来的过程中,她的魂魄会有损耗,结果就是她重生后会被时间锁住,在时间里不断循环。

  楚麟知道安浅有多厌恶被抛弃,因此不得不隐瞒,同时用张良的生死来牵制她——尽管内心的一半多希望她对此嗤之以鼻。

  之后的几年,风云际会,但和他已经无关。他活着,只为了等待时之狱的生门开启的时机——只有在那个时机,他才能准确地找到安浅所在的时空。

  自然,他一旦从原本的时空脱离,安浅原来身体的最后一口气无凭可依,便会散去,而张良手里的蛊虫,会同时死去。

  **

  借用安姝的身体,是楚麟留在安浅身边的唯一办法,同时也为了魂魄不被时空流搅碎——虽然以女人的身份活着,对曾经的东君而言,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但他不能“死”得太早。安浅在时之狱中遗失的魂魄碎片会陆陆续续被时之狱抛进时空,只有让那些碎片回到安浅身上,安浅才能从时之狱的禁锢中解脱。

  年复一年,楚麟一边看着安浅逐渐适应时之狱,一边小心翼翼地收集魂魄碎片——当然,这件事,他没有让安姝觉察到。

  只是忽然开始犹豫,是否有必要让安浅从时之狱中走出。

  她适应得很好,尽管过得并不开心,却因为记忆会被清除的缘故,活得越来越随意。而七年来,只有他一直记得她。

  这是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东西。

  当真,要放手吗?

  楚麟想要守住现在的平衡,但宿命一般,在他收集完了安浅的魂魄碎片,开始犹豫的这一年,转世的张良以季扬的面目出现。

  于是,他亲眼看着安浅失去了所有的洒脱随意,丢盔弃甲。

  既痛,且怒。

  安姝将一切看在眼里,一天叹息不下百次。

  但他还是抱着希望不肯放手——季扬迟早要离开,而只要安浅能熬过这次……

  但天意阴差阳错,它伤了安浅,困住季扬,最终,把楚麟逼到绝境。

  他的浅浅,总说自己惜命的浅浅,在那个人将她遗忘将她遗弃后,果断地放弃了生机。

  干脆得和两千年前如出一辙,快到完全没有给他留下反应的时间。

  于是,他又能怎么办?

  **

  ——安姝,或许你说的不错。所以,浅浅醒来后,别告诉她实情。

  楚麟在安姝的怔然里淡淡地笑,轻轻弯腰,把掌心搁在安浅头顶,最后一次,揉了揉那丫头的脑袋。

  浅浅,我最后能送你的礼物,也只是一个合适的身体了……算是我拿命换来的,但望你,无论如何,不会浪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