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代刑侦

10浏览    6参与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四)

“你是说,这件事是铄金盟背后指使的?”忆寒说

“应该是,死者死状凄惨,脖子处有淤血但颈椎并未出现人为伤害,这死状,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羽岚摸摸下巴说

“要说快说,再卖关子杀了你”萧羽架起刀抵到羽岚脖子处

“你干嘛!想起来的事差点就想不起来了。我知道你是嫉妒我的英俊面貌,但也......”羽岚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但话还没说完,萧羽便把刀贴近了羽岚的脖子

“好啦好啦,不闹了。这种死状,或许是铄金盟十大杀手排行榜位居第八的杀手——哲肃!哲肃,擅长用毒,其毒或许只有排行榜位居第二的楚留香能与之匹敌,但二人的手段不一样:哲肃杀人的方法是在目标的衣食住行上下一种奇毒,先是使直接接触者浑身起满疱疹,...

“你是说,这件事是铄金盟背后指使的?”忆寒说

“应该是,死者死状凄惨,脖子处有淤血但颈椎并未出现人为伤害,这死状,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羽岚摸摸下巴说

“要说快说,再卖关子杀了你”萧羽架起刀抵到羽岚脖子处

“你干嘛!想起来的事差点就想不起来了。我知道你是嫉妒我的英俊面貌,但也......”羽岚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但话还没说完,萧羽便把刀贴近了羽岚的脖子

“好啦好啦,不闹了。这种死状,或许是铄金盟十大杀手排行榜位居第八的杀手——哲肃!哲肃,擅长用毒,其毒或许只有排行榜位居第二的楚留香能与之匹敌,但二人的手段不一样:哲肃杀人的方法是在目标的衣食住行上下一种奇毒,先是使直接接触者浑身起满疱疹,后毒性大发,毒气慢慢跑入气管,久而久之,便会在脖子处形成淤血,接着窒息而亡;而楚留香就比较简单了,他使用的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毒,闻者便会毒发而亡。因为二人杀人方法快慢不同,所以排名不同。故哲肃对楚留香很是嫉妒”羽岚说道,萧羽慢慢把刀收了起来

“表弟!你来啦”初瑶表姐看到羽岚三人便急忙跑过来:“这二位是......”

“这俩人是......是,是我的贴身丫鬟和保镖”羽岚尴尬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对了,据说这件事已经激怒了府伊大人了,命立即严厉彻查此事了。”初瑶表姐说

‘看来这件事果真和铄金盟有关,不过府伊那个级别的人物应该是不知道铄金盟的存在的,但为什么偏偏杀了钱庄老板呢?难不成钱庄老板和铄金盟有关系?或者是为了银子去的?不简单啊’羽岚心里想。

再看看尸体那边,仔细一看,手腕处确实有疱疹,但官兵也迅速搬起尸体,装进麻袋里面,抬走了。羽岚朝着官兵那边看,发现一位戴着黑纱的蒙面人离开了现场,羽岚立刻意识到那个黑衣人一定与此次事件有关,便说:“表姐,我们这边还有事,就先去忙了。”说完,立刻拉着忆寒和萧羽的手向黑衣人逃走的方向走去

“干嘛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看到离初瑶表姐远了,忆寒把手抽出来,抱怨道。同时羽岚也放开了拉着萧羽的手

“我刚刚看到了个黑衣人,那个人看到官兵把尸体抬走,就走掉了。”羽岚向二人说明情况

“哪个方向?”萧羽问

“官府的那个方向”

“不好!追!”忆寒说,说罢,忆寒拉着羽岚左手,萧羽拉着右手,施展轻功迅速向官府那边奔去

未完待续......

Ps:求求各位观众老爷别做白嫖怪啦!如果这篇原创小说入得了您的法眼,请留下个点赞和关注吧!秋梨膏!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三)

“hia!你们咋进我家的啊!”羽岚震惊的问 

“这事就不用你管了”忆寒冷漠的说 

“唉!现在东厂西厂都要保我性命,难不成,是我太帅了嘛”羽岚自信的撩了撩头发 

“你想人头落地吗”萧羽手握住刀柄,恶狠狠瞪着羽岚。 

“哎哎哎!别呀!即使我这么帅,你也不能嫉妒不是。还有,我,我说你俩到底什么身份混进来的啊,以后我让管家多防着点这些地方”羽岚贱兮兮的说 

“贴身丫鬟啊,要不怎么能盯着你呢?”忆寒回答 

“hia~!现在贴身丫鬟还…还配刀?!”羽岚一副不敢相信的问 

“我可不像东厂那帮莽夫一样,隐藏身份还把刀亮在外面”...

“hia!你们咋进我家的啊!”羽岚震惊的问 

“这事就不用你管了”忆寒冷漠的说 

“唉!现在东厂西厂都要保我性命,难不成,是我太帅了嘛”羽岚自信的撩了撩头发 

“你想人头落地吗”萧羽手握住刀柄,恶狠狠瞪着羽岚。 

“哎哎哎!别呀!即使我这么帅,你也不能嫉妒不是。还有,我,我说你俩到底什么身份混进来的啊,以后我让管家多防着点这些地方”羽岚贱兮兮的说 

“贴身丫鬟啊,要不怎么能盯着你呢?”忆寒回答 

“hia~!现在贴身丫鬟还…还配刀?!”羽岚一副不敢相信的问 

“我可不像东厂那帮莽夫一样,隐藏身份还把刀亮在外面”忆寒冷笑一声,瞟了瞟身旁的萧羽。 

“我说姓忆的,你什么意思。我们东厂莽夫,你们西厂就不是?不服打一架啊!”萧羽盯着忆寒,眼中充满杀气 

“打就打,你以为我怕你啊”忆寒说罢,双方就摆出了准备出招的招式。 

“哎,我说你俩。虽说是东西两厂的人,那也不能说打就打啊。”羽岚在旁边劝架 

“我看东厂就是一群莽夫,只会打打杀杀,一点也不会用脑子…不对,这家伙好像就没脑子”忆寒要是紧咬不放 

“别以为你是女子我就会让你,出招吧。”萧羽用冷冰冰的语气说 

“hia!我说!你俩的任务是来盯着我的,不是让你俩来打架的。还有…”羽岚话还没说完,初瑶表姐站在门口敲起门来 

“表弟起了嘛”初瑶表姐大喊着。这时,忆寒和萧羽听到门外有人,便立刻把刀收了起来,并给羽岚使了一个眼神。羽岚看到便心领神会,开门去了 

“哎呀,你怎么才起啊,快和我去看死尸。”初瑶表姐拉着羽岚的手就要往外跑 

“什么?死尸?!在哪啊”羽岚震惊的问 

“据说是在河里打捞上来的。被收拾河里垃圾的衙役发现的,别说这个了!快走吧!” 

“等…!等等!等我换下衣服!”羽岚推开初瑶表姐,转身说 

“那…那我先去了哈!等你换完衣服,去河边!”初瑶表姐说完便跑了出去 

“真是的,一个尸体有什么好看的”忆寒碎碎念道 

“hia!对你们说是没啥好看的,身份不同呀!”羽岚无奈的解释道 

“去不去”萧羽冷漠的说 

“当然要去啊,我还想看看尸体呢”羽岚兴致勃勃的说 

“……咦~!你还有这癖好?!”忆寒一副恶心的表情说 

“这都哪跟哪啊,算了,去吧”羽岚说罢,便向大门走去,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二人并未动弹 

“你俩不去?”羽岚问 

“我们可不对尸体感兴趣”萧羽说 

“你俩不是要盯着我保护我吗?”羽岚一副贱兮兮的语气和表情说 

“真拿你没办法”忆寒无奈的说,随后也出去了,萧羽看着二人都走了,便也跟了上去。三人来到现场,看到了尸体。羽岚打眼一瞧便知,是钱庄老板朱卜凡的尸体。在仔细一看,发现事有蹊跷 

“你们看,全身上下并无血迹,衣物也没有血迹,脖子处也紫的不成样子。说明死者并不是被利器所伤而死”羽岚摸了摸下巴说 

“依我看就是被勒死的,有什么可看的”忆寒说 

“你在仔细看,脖子处并无勒痕,虽说长时间泡水会使皮肤变褶皱,但是脖子处并不会。说明死者不是被脖子勒死的”羽岚说 

“钝器吗”萧羽说 

“又错啦!那种钝器能造成这种小面积淤血至紫?没有哇!再说了,就算有,钝器打脖子造成淤血,那脖子早就断了。而死者脖子根本并没有骨折迹象。依我看,是用毒”羽岚推理着 

“毒能造成表皮淤血?!”忆寒不相信的问 

“这就是问题所在…等等!我的头好疼!”羽岚痛苦的捂着头,向后倒了下去,还好忆寒接住了羽岚,没让他倒在地上。 

“羽岚!羽岚!”忆寒摇着羽岚,企图把他叫醒。不一会,羽岚醒了,站了起来。 

“你小子咋了”萧羽关心的问 

“我没事,不过我想起来了一件事”羽岚一本正经的说 

“什么事”忆寒问 

“这件事…和铄金盟有关” 

 

未完待续…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二)

吃饭羽岚也是心不在焉的,还在想着之前发生的事。 

“少爷,老爷来了”管家推开门,而在管家身后则站着一壮硕高大的男人,想必就是羽岚的父亲了。而男子一见到羽岚,就仿佛一只小鸟被放回了天空。 

“儿子!哎呦我的大宝贝儿子。管家把事情跟我说了。儿子啊,你也不小了,也该懂事了。”羽岚父亲抱着羽岚正儿八经的说。 

“爸,我懂。劝就不用劝了。” 

“那就好。对了,我这次出宫来看看你是其一,这其二就是我把你初瑶表姐给领来啦!你小时候不是说要和你表姐住一起嘛,喏,这次实现了。”话说完,门外进来一女子,外表端庄。进来看到羽岚便摸摸羽岚的头 

“哟,羽岚呀...

吃饭羽岚也是心不在焉的,还在想着之前发生的事。 

“少爷,老爷来了”管家推开门,而在管家身后则站着一壮硕高大的男人,想必就是羽岚的父亲了。而男子一见到羽岚,就仿佛一只小鸟被放回了天空。 

“儿子!哎呦我的大宝贝儿子。管家把事情跟我说了。儿子啊,你也不小了,也该懂事了。”羽岚父亲抱着羽岚正儿八经的说。 

“爸,我懂。劝就不用劝了。” 

“那就好。对了,我这次出宫来看看你是其一,这其二就是我把你初瑶表姐给领来啦!你小时候不是说要和你表姐住一起嘛,喏,这次实现了。”话说完,门外进来一女子,外表端庄。进来看到羽岚便摸摸羽岚的头 

“哟,羽岚呀!这么多年没见长这么高了呀。”表姐一脸吃惊的摸着羽岚的头,转身对羽岚父亲说:“叔叔,我会照顾好羽岚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宫里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呢。哎呀!当个御医就这么难吗”羽岚父亲一边走一遍唠叨着。可能是羽岚和表姐很久没见面了吧,就聊上了,这一聊,便聊到了晚上。 

“羽岚,这些年不见你的变化真大啊,那天色也不晚了,那表姐就先休息去了。” 

“嗯,晚安”送别初瑶后,羽岚也躺在了床上,睡着睡着,忽然感到呼吸困难,一睁眼,就看到一名黑衣人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羽岚眼前一暗,昏了过去,而黑衣人抱着羽岚就像外面飞去。再等羽岚一睁眼,看到自己身在一间大屋子里,眼前坐着一名男子,旁边站着一位黑衣人。 

“你们…要干嘛?”羽岚站起来,问 

“说,你师父现在人在哪,卷轴呢!”那个男人开口问 

“我不知道!这是哪?” 

“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厂,我问到自己想知道的事,自然就会放你回去”那个男人继续说:“我在问你一边,你师父和卷轴呢!” 

“我不知道!我也想知道啊!卷轴…”羽岚似乎不满眼前这些事,咆哮到。但提到卷轴这件事,忽然想到了师傅说的话。而那个男人似乎抓住了这个细节,便想到羽岚一定知道卷轴的事。 

“你一定知道卷轴!它在哪?!”男人继续问 

“它,它烧着了,烧的连灰都没剩。” 

“什么?!”男人怒了,但此时旁边的黑衣人站出来 

“厂公,这小子说的不像假话”话一出,是女人的声音。随后,男人便抽出剑,架在羽岚的脖子上 

“它烧了之后呢,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没…没有,但我脑袋记住了这些东西。它们就像一溜烟,烧的时候就钻到我的脑袋里”羽岚解释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嘛!”剑架的更近了,但很快男人便冷静下来,接着问 

“那你说说卷轴里记载着什么”男人坐在椅子上,看着羽岚 

“是铄金盟的杀手排行榜”羽岚严肃的说。 

“厂公,据可靠消息,卷轴内确是铄金盟的杀手排行榜”黑衣人说。 

“这样吧,忆寒,你伪造个身份跟着他,千万不可让他丢了性命,我可不想卷轴里的信息就这么没了 还有,这事万万不可让东厂知道。”西厂厂公说 

“那我东厂要是知道了呢!”说罢,门便推开了,进来一大群人,其中为首的,一看便知是东厂厂公。 

“忆衡,我说这事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东西两厂本都是为朝廷效力,怎么就不能共享情报呢”东厂厂公笑眼商言。 

“苏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事还不用劳烦东厂出手了”西厂厂公说 

“那我也不忍心看着忆寒姑娘受苦受累啊,这样吧。萧羽,你就去助忆寒姑娘一臂之力吧!哈哈哈哈”苏木得意的笑着 

“卑职遵命”其中一名男子站了出来。 

“哇!一夜之间出来这么多人!还要保护我?!”羽岚震惊说 

“小子,你别得意,我们只是不想让你脑袋里的东西消失罢了。”苏木说着,便摸了摸自己的佩剑,让羽岚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脖子。 

“可,可他们怎么混进我身边啊”羽岚无奈的说 

“这就不用你管了!我们走!哈哈哈哈”苏木带着人走了,一边走一边笑着 

“忆寒,送他回去吧”亿衡疲倦的说 

随后,忆寒便打晕了羽岚,送他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羽岚一睁眼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这时,门被轻轻推开了,轻轻的喊了一声少爷。羽岚打眼一瞧,发现这不就是昨晚的忆寒和萧羽嘛! 

“你们!”羽岚想要大叫,却被制止了 

“再叫就杀了你!”萧羽拿着手中的匕首,指着羽岚 

未完待续…

卑微羽岚

希羽岚梦(一)

“师傅!不要!”羽岚突然惊醒,依着桌子,大口的喘着粗气。 

“少爷,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位穿着华丽衣裳的瘦弱中年男子,对羽岚很是毕恭毕敬。 

“罢了,先不提这事了。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羽岚喝着茶,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回少爷,恐怕没那么简单”男子把头埋低,以显示尊卑之别 

“胡说!”羽岚愤怒的拿起茶杯重重的砸在墙上,茶杯被撞的粉碎,里面的茶也洒满墙。 

“我师傅一声清廉体民,怎么可能就平白无故的…”羽岚说 

“少爷息怒,虽然小的不了解令师尊,但小的也相信令师尊会和那个什么‘...

“师傅!不要!”羽岚突然惊醒,依着桌子,大口的喘着粗气。 

“少爷,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位穿着华丽衣裳的瘦弱中年男子,对羽岚很是毕恭毕敬。 

“罢了,先不提这事了。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羽岚喝着茶,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回少爷,恐怕没那么简单”男子把头埋低,以显示尊卑之别 

“胡说!”羽岚愤怒的拿起茶杯重重的砸在墙上,茶杯被撞的粉碎,里面的茶也洒满墙。 

“我师傅一声清廉体民,怎么可能就平白无故的…”羽岚说 

“少爷息怒,虽然小的不了解令师尊,但小的也相信令师尊会和那个什么‘铄金盟’扯上干系,这其中必有内意啊” 

“罢了罢了。管家,此事继续查下去,切记要隐秘追查,不可惊动旁人。”羽岚流露出疲惫之意 

“是,小的告退”管家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关了上。羽岚环顾着自己的房间,虽然大,但却没有了第二个人陪着自己;虽然华丽,但毕竟是自己的寝室,外客是进不来的,所以华而不实,只是给自己看的罢了。再看看自己,虽是大户人家,身着绫罗绸缎,表面上无忧无虑,但找不到谁说心里话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呢。自己空有一身师傅失踪前教导的武功,但因师傅失踪,武功也就许久没操练了。羽岚心想自己再不能这么颓废下去了,推开门来,一缕阳光照到了羽岚的身上。因为羽岚已经许久没出过房间了,所以暂时被照的不知所措。待羽岚缓过来之后,便一招一式的练习着,直到自己筋疲力尽,才摊躺在草坪之上,望着天,回忆着自己与师傅的情节,不一会,便睡着了。 

“岚儿,岚儿”在黑灯瞎火的夜里,一位男子在羽岚身旁的草坪上互换着羽岚。羽岚缓慢的睁开眼,发现此男子是自己的师傅,便泣不成声的抱住师傅哭了起来。 

“师…师傅!你混蛋!失踪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你一点消息。” 

“哎!此言差矣。为师早就教导过你要培养树立正确的爱情…不是!自强观。你看为师失踪了这么多天你也并非一无所获,至少成熟了对叭。还有我看到你乱扔垃圾,虽然你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但垃圾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花花草草也有生命的嘛!还有你这…”师傅不自觉的就对着羽岚唠叨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羽岚用不耐烦的语气说。 

“你看,我一说你你就这态度。知错就要改嘛。改过自新才是好孩子。人生难免会犯错,但最重要…” 

“你不会这次专门来唠叨我的吧喂!” 

“哦!对了,你看 都怪你打岔给忘了。这次呢为师要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罢,师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卷轴,交给羽岚。 

“此卷轴不能给任何人看,还有,我要给你一个防身物品”紧接着师傅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个香袋。 

“这是我好友楚留香做的,他擅长制作带有毒气的香袋,别看外表是香袋,其实里面有着十粒小药丸,每一颗都能治万人于死地,切记不可随意乱用。使用的时候,只需往那里咦砸,就能香气四逸,凡闻到香气者,一炷香内必死无疑。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虽然羽岚一脸懵,但还是点点头,之后便惊醒在自己的床榻上。羽岚甚是怀疑这是不是个梦,但摸了摸自己腰间别着的香袋,再看了看身旁的卷轴,羽岚确信,这不是个梦。羽岚回想着师傅说的话,越是回想,就越对这卷轴感到好奇,紧接着他便打开卷轴,准备一探究竟。谁知,刚一打开,卷轴便燃气了熊熊烈火。卷轴上的文字与图片都一溜烟的钻进羽岚的脑子里。面对这么多信息突然来袭,羽岚便头痛欲裂。良久,火焰终于燃完,而羽岚则也倒在地上,大汗淋漓,可见是有多么痛苦。羽岚回想着卷轴里的内容,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武功招式,而是杀手排行榜。里面精确记录了每个杀手的惯用伎俩以及详细信息。 

“少爷,您醒了。”门外管家问 

“啊,醒了” 

“那要不要吃点东西呢,您睡了一天一夜,难免会饿肚子。您要是吃的话,小的马上吩咐下人做”管家继续谦卑的问 

“啊,行。做点清淡的吧” 

“是”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