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代bg

413浏览    5参与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八

设定:bg男生子【只有男子可以】

1

皇宫。

皇上旁边坐着国师。国师穿着墨绿色的带着金边的袍子。是他在天机阁中算出清心寺有一个女人名叫婉容,此人是奇人,若是皇上纳她为妃,这个王朝将会不灭。而皇帝也会长生不老。而这个女人是王朝唯一一个能孕子的女人。如果这个女人能生下孩子,那么皇帝将会容颜不变,长生不老,并且永世不再生病。并且皇帝以后若是孕子,半年即可产子,不会有任何损失。而她则会在生子一刻后毙命。只不过她受子艰难,恐怕要用两三年的时间。

这个女人以前是个尼姑。在清心寺吃斋念佛。相貌普通,就连为人处世也不是很熟练。她性格孤僻,只知一个人呆在那里。她被秘密接回皇宫,强行换了僧服,穿上华丽的衣...

设定:bg男生子【只有男子可以】

1

皇宫。

皇上旁边坐着国师。国师穿着墨绿色的带着金边的袍子。是他在天机阁中算出清心寺有一个女人名叫婉容,此人是奇人,若是皇上纳她为妃,这个王朝将会不灭。而皇帝也会长生不老。而这个女人是王朝唯一一个能孕子的女人。如果这个女人能生下孩子,那么皇帝将会容颜不变,长生不老,并且永世不再生病。并且皇帝以后若是孕子,半年即可产子,不会有任何损失。而她则会在生子一刻后毙命。只不过她受子艰难,恐怕要用两三年的时间。

这个女人以前是个尼姑。在清心寺吃斋念佛。相貌普通,就连为人处世也不是很熟练。她性格孤僻,只知一个人呆在那里。她被秘密接回皇宫,强行换了僧服,穿上华丽的衣袍,逼她还俗。她一言不发,默默接受。

自从婉容进了皇宫,果然有了福气。贵君都有了孩子,且都是男孩。而且一个比一个娇俏,看的皇帝高兴极了。如今是婉容入宫的第三年。婉容孕子已经两年了,现在才有产子的征兆。国师曾算过,这是吉兆。

“依国师看,贵妃何时能产子?”皇帝淡淡地问。他可不关心这个贵妃的身体。“若是顺利,要用上半年。”国师喝了口茶,“是奇女。孕子两年才产子,其中艰险不可知。半年还是最短的时间呢。皇上,寻常男子产子最多半个月,可这是奇女。”“那就一直这样?让她这样痛着?”皇帝有些担心,孩子不会就此夭折了吧?“不必担心,贵妃是奇人,此时催产没有作用的。需要自行产子。”

在国师的授意下她被喂了药,昏睡过去。“这药可保孩子半年。就让她这样昏睡吧。”

……

半年后。

婉容自行苏醒。孩子竟然很快出来。而婉容确如国师所说的那样,一刻钟就没了呼吸。而这个孩子竟如此瘦小。

“皇上,微臣算出这个孩子已经吸收了所有厄运,若是封为王爷,国运倍增。若是在十岁之时打断双腿,那么皇上,您将永远幸运。”国师恭敬地说。皇帝点点头,“好。就听国师的。那么这个女人怎么办呢?”“皇上,把她的身体烧成灰,混着水,喂给这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将承受所有苦果。”皇帝点点头,有些欣喜,“就这样!”

果然应验。宫中风平浪静,若是谁伤风咳嗽,生了重病,寂清宫的那位也会同样生病,只不过别人很快痊愈,而那位缠缠绵绵一年才会好一点。久而久之,那位身体越来越差。

2

寂清宫。

“王爷,喝点姜汤吧,好不好?”语诗坐在床边,把病榻上的人扶了起来,在他身后垫了枕头。那人分明气色差,脸上全是倦怠之色,他捂嘴清咳,本想把手藏在被子底下,却没想到被语诗捉住,张开他的手,他并无力气反抗。手心里是红的。“王爷,我去叫太医去。”语诗担心极了,王爷的身体差到极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生病就要缠缠绵绵一年。

“别去。”青岸摇摇头,又是一阵咳嗽,“他们治不了我的病。”

一年前,国师来找过他。告诉他事情的经过。是他无知,宫中的人对他议论纷纷,可就是没人敢动他。皇上亲口说过要保他。有个宫女说漏了嘴,说是只有国师知道。他多次请求国师,没想到求了一年才知道了真相。原来自己真的是皇帝的孩子,只不过承受了所有的厄运而已。怪不得他的一日用度这么奢华。怪不得太医每日请脉开药如此殷勤。

他问国师,他得一辈子都这样吗。国师点点头,你是天选的。你的母亲也是天选的。没有任何办法。如果你放弃,那么这个王朝就会覆灭。你选一个。

……

“语诗,喂我喝些姜汤吧。我腹痛。”他知道语诗生气,可是他并无办法。他知道语诗很担心他。语诗看着他有些无奈,刚要给他喂姜汤,他就犯了病。他一时呼吸急促,捂着胸口。“青岸!等我!”语诗看着他喷血的样子,听见他阵阵咳喘,心如刀割。她从袖筒里拿出药瓶,药丸怕是吃不下去,急忙放进温热的姜汤里化开,一勺一勺喂给他。“喝下去,快喝下去。青岸。求你了。”语诗哽咽不已,看着他喝不下药,真是着急万分。她不得已以口渡之。

药喝下去了。青岸平静了下来,窝在语诗的怀里,几乎没了呼吸。她轻轻给他按揉心口,隔一会就按按腹部。“王爷,你睡一会吧。好不好?到了晚膳时间,我再叫你。好不好?”语诗轻轻地与他商量。

每次犯了病,都像绕着皇宫跑了几百圈那样疲倦。他半阖着眼睛摇摇头,紧了紧抱住她腰身的手,只过了一会,终是昏睡过去。

这时,侍从琴书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王爷睡了?”“嗯。我就在这陪他。琴书,你快去叫来太医。刚才王爷犯病了。”她轻声说。琴书点了点头立刻就出去了。

……

太医摇了摇头,“王爷的痼疾很严重。需要好好调理。”“李太医,您上次就这样说。开了药也不见效果。王爷日日难受,语诗和琴书还有侍从是看在眼里的。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语诗依旧抱着他在怀里。她并未向太医行礼。

“王爷的身子急不来。臣这就去开药。”李太医并未回答,提着药箱就出去了。语诗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呢?李太医知道内情,可语诗不知道啊!

“语诗。”青岸醒了,看见语诗还在,他莫名松了口气。“怎么了,王爷?刚才太医来过了。开了药,晚上熬给王爷喝。”语诗微微一笑,手慢慢按揉他的腹部,还好,手底下不算闹腾。怪不得睡了这么久。“语诗。”青岸唤了她的名字,“你愿意离开皇宫吗?”

“怎么了,王爷?是语诗照顾的不好,想要换下语诗?”语诗轻皱眉头。青岸察觉到她有些生气,“我们一起出去。我想去江南。这么多年了,还没出去过。”他赶紧解释。“王爷。江南那边湿热,不适合修养。况且舟车劳顿,怕是整日都要难受。与其难受还不如在这里好好待着。”“在这里我就不难受?”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五

设定:女尊,男生子,女主重生

1

他让人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行了。抱回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一把野菜。虽然深绿色的野菜已经变成了红色。全身都是泥污,原本白净的脸上也沾满了泥土。只剩下两只眼睛黑漆漆的。他不肯松那口气。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被人抱回来。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这是怎么回事?玉墨怎么了?”只是出去一趟,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主家不如在地上铺个褥子,人快不行了,好好道个别。平日里玉墨什么样子,我们还是知道的。这么好的人,走还是要好好走的。我们就走了。”他身后的人见她不说话,就自己进到卧室,拿了一床褥子铺在地上。然后把玉墨放到褥子上。“我们就走了。”

“喝些姜汤再走吧。辛苦你们...

设定:女尊,男生子,女主重生

1

他让人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行了。抱回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一把野菜。虽然深绿色的野菜已经变成了红色。全身都是泥污,原本白净的脸上也沾满了泥土。只剩下两只眼睛黑漆漆的。他不肯松那口气。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被人抱回来。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这是怎么回事?玉墨怎么了?”只是出去一趟,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主家不如在地上铺个褥子,人快不行了,好好道个别。平日里玉墨什么样子,我们还是知道的。这么好的人,走还是要好好走的。我们就走了。”他身后的人见她不说话,就自己进到卧室,拿了一床褥子铺在地上。然后把玉墨放到褥子上。“我们就走了。”

“喝些姜汤再走吧。辛苦你们了。”她欲走出门挽留,却听见一声“妻主”,生生顿住了脚步。她索性坐在地上。“妻主,这是野菜。你最爱吃了···”他虚弱的声音响起,那黑漆漆的眼睛有了亮光。他双手骨折,如今伸出手里的野菜,手都是抖的。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没有去接那把带血的野菜。“我给你洗洗脸。好不好?”她的眼中已经有了晶莹的泪珠,“不···不用···妻主啊,玉墨走了,没有人照顾你了啊,要去找个好郎君,知道吗?”突然腹中剧痛,他止住了话音。感觉一股热流流出,他知道他的孩子活不成了。

“怎么不说了?”她闻见了浓重的血腥味。“你,你···”“是玉墨不好,守不住这个孩子···”泪水在满是泥污的脸上留下痕迹。她拿手帕在他脸上擦了几下。“玉墨。你别走,成吗?我改!”“妻主是最好的啊,不用改什么。妻主,玉墨僭越,只想说一句,我爱你···”随着最后一个字,他阖住了眼睛,野菜重重落在了地上。

她只是紧紧盯着他的脸。外面滂沱大雨,木头门槛已经有些发霉了。外面泥土的清香依旧掩不住这血腥的味道。该有多痛?她不喜欢孩子。她还记得孩子7岁的时候,她整日动辄打骂,他总是护着孩子。她就是不喜欢孩子。所以把两个孩子都送到了乡下的父母家。从那日起,他就更加提不起什么兴致。每日认真干活,做活计,一如既往,可就是有什么不一样。他有时候干完了活,就呆呆地看向父母家的方向。

她是不是太过分了?她知道他爱她的。不然怎么会为她生了两个孩子?几乎九死一生生下来的孩子。他把所有的疼痛都咽进肚子里。还记得当时自己都怕死了,扶着他走路,孩子会下来的快些。看见他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他还是忍着痛安慰她。还说要去做饭,她当时就生气了,“吃什么吃!你现在都这样了,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吗?我扶你多走走。”“那等我生完。”“你是当世神医是吧?什么病都能治好?你不知道落下病根很难受吗?”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不是第一次了。妻主。”就看见水迹滴在了地上。“玉墨,破了!我扶你上床去。”

又想起来以前的种种的情形,她大概有感觉的吧。对他是有感觉的。相处了那么多年,也该有些感情了吧?她问自己。

······

她在后山埋了他。他不喜欢太隆重的,害怕他在那边吓到。她躺在旁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再没醒来。她特意买的一两鹤顶红。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一

2

侍卫得了金子,自然开心。大手一挥就开了门。还向里头说,“皇上,有急事要报。”示意松月进去。

“参见皇上!”松月跪着行礼。“怎么是你。赶紧出去。别碍朕的眼。”她烦躁不已,看见长春宫里的人就无端的生气。“娘娘生了。是小公主。”秋月伏在地上。“生了?公主?”她有了点兴趣,这几个月有好几个嫔妃也生了,都是皇子。看着就闹心,所以她都赐死了。这被冷落的人反而生了嫡长女?“来人。”

“在!”掌事太监跪在地上。“把太医院的所有太医请去长春宫!如若一刻钟内到不了,全部人头落地!杀无赦。松月,走!”

长春宫。

他失血过多,此刻在昏睡。

“他怎么这么瘦?松月,你是不是没有好好照顾他!”她看着他骨瘦如...

2

侍卫得了金子,自然开心。大手一挥就开了门。还向里头说,“皇上,有急事要报。”示意松月进去。

“参见皇上!”松月跪着行礼。“怎么是你。赶紧出去。别碍朕的眼。”她烦躁不已,看见长春宫里的人就无端的生气。“娘娘生了。是小公主。”秋月伏在地上。“生了?公主?”她有了点兴趣,这几个月有好几个嫔妃也生了,都是皇子。看着就闹心,所以她都赐死了。这被冷落的人反而生了嫡长女?“来人。”

“在!”掌事太监跪在地上。“把太医院的所有太医请去长春宫!如若一刻钟内到不了,全部人头落地!杀无赦。松月,走!”

长春宫。

他失血过多,此刻在昏睡。

“他怎么这么瘦?松月,你是不是没有好好照顾他!”她看着他骨瘦如柴的样子,震怒。怎么瘦成这样了?“回皇上的话。娘娘的身子自入了冬就不行了。去找太医要几副温补的汤药,太医都不愿意给娘娘。松月把自己的省下来给娘娘,就这还是不够啊!皇上明鉴啊!”他立刻抱着孩子跪了下去,急忙说出来真相,就怕皇上不信。

所有太医包括刚刚诊脉的太医跪了下去。松月说的是实话。“皇上明鉴!我们可都没有亏待过皇后娘娘!”她更是怒气冲天,“徐峰出来。给朕滚过来!”一个太医膝行过来。她拔出宝剑就割了他的头。头一下子滚到了太医的前面。血腥气极重。她把徐峰的身子一下子踢了出去。“若是撒谎,每一个人都像徐峰一样。还不赶快诊脉开药!再愣着,信不信朕全杀了!”

一众太医赶紧上去诊脉开药。“松月。把孩子给朕。”松月有些犹豫,不敢给她。“把孩子给朕!”她看他不给,直接抢过了孩子。“这孩子的眉眼多像朕啊。来人!给朕好好清洗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以后就是皇太女了。给朕好好伺候,如果要是出了问题,杀无赦。听懂了吗?听懂了吗!”跪着一地的侍女全都被迫回应。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一

1

“娘娘,是奴才没用!奴才刚去内务府领金丝炭,那总管却说领完了!真是欺人太甚!”松月跪在床前,大理石地板一直冒着寒气,这偌大的宫殿竟是冰冷的。

他半靠在床头。身上盖了两层薄被。腹间硕大的肚子无论如何却突出的很。他的眼下一片青黑。孩子几乎每天都是夜里闹腾。他肚子痛的一夜一夜睡不好觉。白天更是难受,松月哄着他睡,也只能睡上一小会。“松月,快起来。摸摸孩子是不是动了。”嘶哑虚弱的声音响起,松月不敢怠慢,赶紧起来,在手里吹气,让手热起来。可是却不奏效。只得捂热了一根手指去摸。“松月,她很快就要出来啦。她一定要是个女孩子。”他已经皮包骨头,全身上下就这个肚子最胖。前几个月,太医还给开几副温补的汤药...

1

“娘娘,是奴才没用!奴才刚去内务府领金丝炭,那总管却说领完了!真是欺人太甚!”松月跪在床前,大理石地板一直冒着寒气,这偌大的宫殿竟是冰冷的。

他半靠在床头。身上盖了两层薄被。腹间硕大的肚子无论如何却突出的很。他的眼下一片青黑。孩子几乎每天都是夜里闹腾。他肚子痛的一夜一夜睡不好觉。白天更是难受,松月哄着他睡,也只能睡上一小会。“松月,快起来。摸摸孩子是不是动了。”嘶哑虚弱的声音响起,松月不敢怠慢,赶紧起来,在手里吹气,让手热起来。可是却不奏效。只得捂热了一根手指去摸。“松月,她很快就要出来啦。她一定要是个女孩子。”他已经皮包骨头,全身上下就这个肚子最胖。前几个月,太医还给开几副温补的汤药,这几个月松月去求药,都打死不给了。

外面下着大雪。呼啸的寒风凛冽地吹着。透过纸窗,寒意甚重。“主子要暖和。可是主子这里这么冷…”松月是从小侍奉他的。随着他嫁入皇宫,从受宠风光到现在被禁足,无人问津,什么苦都陪着他受。松月掖了掖被角,“主子还有一件陪嫁的冬衣。奴才去给您拿。”他想起来了那件冬衣。

一件崭新的冬衣。正红色。上面点缀着几朵梨花。是家里人给他的美好愿望。松月把那件衣服藏的很好。主子风头正好的时候也用不上嫁妆。可是现在虎落平阳,不得不想起以前的嫁妆。

可是,皇帝却对他家满门抄斩。全家上下包括姑舅总共五百人口,唯留他一人。虽然他是皇后,也没有被废,但是皇上不再进来,不是冷宫,胜似冷宫。一个大家族从此消失在历史上。

很快红了眼眶,眼泪滴落。“主子,别哭。很伤身子的。”松月拿衣袖为他拭泪。“松月,跟着我你受苦了。”他流泪,松月啊,是他亏欠最多的人。“奴才不苦!娘娘您才苦!皇上看着您被陷害,居然也不帮您!”松月情急之下说了很多话。“不可胡说。皇上是最爱我的。最爱我的。她不过昏了头。”他到现在也不愿意承认,她已经不爱他了。他爱她。永远爱她。这颗心一直都没变过。

哪怕他已经被逼到这种地步。

……

到了临产之日。竟请不来一个太医。松月跪在太医院的门口,苦苦哀求,竟被侍卫抽打。打完了,侍卫就让他滚。

“啊——”他双腿大张着,两只手捏着床单。一直用着力。自从怀孕以来,他的心疾就不断加重。这个时候他已经神志不清,无法呼吸。“娘娘!您要用力!”这里只有松月一个人。松月看着下面,“娘娘,羊水快要流尽了!您要使劲!”松月抬头看见他已经晕了过去。嘴唇已经青黑。“娘娘!”床单被子已经浸湿。他的肚子也滚烫无比,表面也被顶起一个个小包,可是孩子就是下不来。

松月拿来药,从背后托住他的上身,把苦药一口一口哺给他。他才慢慢醒过来。“松月…孩子啊,”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孩子。台痛的发疯。一阵阵的痛,让他失去力气。“娘娘要用力。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好不好?”松月已经哽咽。看着他的样子,他忍不住要哭出来。“好…”他头发散乱,已经全部湿透,包括身上的衣服。他脸色惨白,“松月,一定要保孩子…咳咳…”

可是却没有一分气力了。“娘娘。奴才给您推腹。”松月给他推腹。孩子才往下走。他已经痛晕过去。两条腿因为不停地蹬踹,也受了伤。终于听见了啼哭声。松月忍不住哭了出来。他抱着满身是血的孩子,喜极而泣。把孩子抱到他旁边,“是小公主!娘娘,您快起身看看吧!娘娘啊,您醒醒,看看小公主。”好像听见了什么,他又慢慢睁开眼睛,不禁哭了出来。“娘娘!别哭。松月这就伺候您!”

孩子终于生了出来。他还不能死。他要好好照顾他的小公主。

把刚出生的孩子裹了厚衣服,拿衣带绑在背上,这才给他处理伤口。“娘娘!大出血!”松月一下子慌了。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拿止血的药粉往那里撒。血很快止住,可是他却没有感觉到舒服。是阵阵耳鸣,晕的很。他知道是失血过多。松月给他盖了被子,“娘娘,奴才给您塞几个参片。然后就去找太医。您一定要撑着。为了小公主。”从床边的凳子上的荷包里拿出剩下的几片参片就塞在他的舌头底下,把孩子抱在怀里就往吉祥殿去了。

“奴才松月求见皇上!”他跪在门槛前,门口的侍卫都视而不见,“侍卫大哥!求求您了,通报给皇上,好不好?这是些金豆子,奴才只有这些了。求您了!”他膝行至侍卫的腿边,从怀里掏出一把金豆子给侍卫。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四

3

翠阁。

太医诊了脉都说是气虚血亏,需要温补滋养。阴虚肺热,需吃些清热的药。心脉羸弱,还说那种事一定要节制。他们谢过了太医,用了一两金叶子。

他的床铺同舒寻的一样。几乎睡在枕头堆里。一个侍从专门给他按摩腰。他昏迷的时候是吃不下药的,所以要有人嘴对嘴地喂。春儿和秋儿轮流喂。他们知道杏儿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那个狗皇帝居然想害死他们公子!

他醒了。整个人没了精气神。“你们在说什么?不如大声说出来。让全宫里的人都听听。我这也别活了。”杏儿有些气闷。跟着自己多少年了,这些话不知道不该说吗?“公子。”春儿和秋儿一下跪在地上。“知道错了吗?”他自己揉了揉心口。“知错。”春儿膝行过去,换了他的手给他...

3

翠阁。

太医诊了脉都说是气虚血亏,需要温补滋养。阴虚肺热,需吃些清热的药。心脉羸弱,还说那种事一定要节制。他们谢过了太医,用了一两金叶子。

他的床铺同舒寻的一样。几乎睡在枕头堆里。一个侍从专门给他按摩腰。他昏迷的时候是吃不下药的,所以要有人嘴对嘴地喂。春儿和秋儿轮流喂。他们知道杏儿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那个狗皇帝居然想害死他们公子!

他醒了。整个人没了精气神。“你们在说什么?不如大声说出来。让全宫里的人都听听。我这也别活了。”杏儿有些气闷。跟着自己多少年了,这些话不知道不该说吗?“公子。”春儿和秋儿一下跪在地上。“知道错了吗?”他自己揉了揉心口。“知错。”春儿膝行过去,换了他的手给他揉。“公子可是闷痛?要奴才再去请太医吗?”春儿担忧地说。“太医院那些都是她的授意。说些不冷不热的话,开些没什么用的药。她就是要我死罢了。不如顺着她来。”杏儿冷哼一声,却牵动了肺腑的疼痛,一下子白了脸色。“公子您的命就不是命吗?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也都随着您去了才好。”秋儿也膝行过去。“说什么胡话?”他皱着眉头,呼吸急促了些。“公子,您别急。”秋儿从袖间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几粒丸药,就喂给了他。“我还以为能离得开呢。切···”杏儿不禁有些哽咽。

“公子,您这是犯了病。平常您也不需要啊。再过几日,您就能彻底不吃这个了。”秋儿有些不忍。“这是会上瘾的。会让我越来越虚弱。可是我也没有办法,不是吗?”药终究是药,还是起了作用。他有些疲乏,“我累了。”秋儿闻言,燃起了安神香放在床脚旁边。他很快就入睡了。

“皇上宣皇贵君觐见!”一个公公扯着嗓子进来了。“是!公子这就出来。”公公得到一把金叶子,就到了外室等待。

“公子!公子!”春儿在他耳边叫他。“嗯?”他迷迷糊糊醒来,“皇上叫,是吧?”“服侍我穿衣。”刚进了轿子就犯了病。“公子!公子!”又是急忙喂汤药,又是揉心口的。杏儿这才醒过来。他半闭着眼睛,喘着粗气。犯过一次病相当做了一个晚上那么疲累。到了门口,轿子不能入内,推着他就进了内室。

他勉强打起精神。“皇上,叫妾是有什么事吗?”“没事就不能了?”枚青笑了笑,推着他到了案几旁边,让他看着她批奏折。“杏儿是哪里人?”“皖南。”他努力睁开眼睛,右手藏在袖子里,攥着几粒药丸。那是春儿给他的。他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撑着不吃这个药,可他不愿输给这个药丸。他会戒掉的。“杏儿怎得这样疲乏?那些狗奴才没好好照顾你吗?不知道你是皇贵君吗?来人!”“在!”

“皇上,别罚他们可好?他们都算是和我一起长大的,若是罚了他们,我这心里总是愧疚的,皇上,妾难受,可否揉揉?”“好。下去吧。”枚青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在他胸口打着圈,右手幸好在她怀里,揉的舒服了,他竟睡着了。手一松,药丸便滚进了袖子。枚青这下也没了心思批奏折,把人抱到了床上,看着他竟又起了欲望。手移到了他的下身。很快就挺了起来。脱下衣服,就是几个时辰。

再出来时,杏儿面色潮红,呼吸微弱。他浑身滚烫,还流了鼻血。进了轿子,春儿便抱着他坐着。“公子醒醒啊,醒醒···别睡了···”可杏儿毫无知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