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代bl

228浏览    3参与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七

新增设定:男生子

3

“只是封了内力,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如予冷笑,想要移动的时候,却发现浑身酸软。封了内力不会这样。“你还下了什么药?”“我的好如予啊,你被绑了整整一天,又不吃不喝,哪里来的力气?”如瞬一下把他抱起,这是莫大的耻辱。他气红了脸。“放我下来。”他冷着声音说。“小时候朕就这样抱你,怎么现在不行?”如瞬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如予此刻在他怀里,虽说还没有放松下来,但被绑了一天,不吃不喝,情绪有较大起伏,竟昏睡过去。“传太医。从此七王爷就住在朕的寝宫。七王爷身体受损严重,朕要好好照顾他。”他侧过头说,“还有把七王府的所有东西都搬过来。朕的寝宫全数按七王府的正苑置办。”

“是,皇上...

新增设定:男生子

3

“只是封了内力,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如予冷笑,想要移动的时候,却发现浑身酸软。封了内力不会这样。“你还下了什么药?”“我的好如予啊,你被绑了整整一天,又不吃不喝,哪里来的力气?”如瞬一下把他抱起,这是莫大的耻辱。他气红了脸。“放我下来。”他冷着声音说。“小时候朕就这样抱你,怎么现在不行?”如瞬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如予此刻在他怀里,虽说还没有放松下来,但被绑了一天,不吃不喝,情绪有较大起伏,竟昏睡过去。“传太医。从此七王爷就住在朕的寝宫。七王爷身体受损严重,朕要好好照顾他。”他侧过头说,“还有把七王府的所有东西都搬过来。朕的寝宫全数按七王府的正苑置办。”

“是,皇上。”后面的锦衣卫听命。

寝宫。

“皇上,已经给七王爷服用了安神散,七王爷最快也要两天后才能清醒。”周太医行礼。“现在开始吧。”如瞬点点头。奴才已经褪去了如予所有的衣服。周太医拿着匕首,匆匆几刀,可他已经汗流浃背。他是医者,在宫里做的都是救人的事情。第一次害人,还是王爷,还望上天不要降罪于他。

“皇上,微臣已经完成。”周太医擦了擦汗,“皇上,晚上再叫微臣过来。如果七王爷起了烧,这都是正常的。只需湿帕子敷着便好。”一旁的奴才忙在伤口上撒了止血的药粉。如瞬看着如予,“很快就是朕的了。”

三天后。

他慢慢醒来。腿上传来剧痛。“我的腿怎么了?”“别动!朕来帮你。”如瞬看着他要移动的样子,赶紧上前钻进被窝,一把搂住他。“你这是做什么?早上那些奴才说我在这养病?我养哪门子的病?”如予有些生气和疑惑。这皇上的心思他怎么摸不透?他刚死了爱人,这又有幺蛾子了。“如予,在这好好养病,朕会一直陪着你。”如瞬依旧笑着。“用你?你配吗?”如予更是奇怪,他哪来的资格?

只一会,如予就明白了。“我的腿,是这样吧?把我困在这里,是你的命令吧?”他笑了几声,“困不着我的心,就把我这个人困在这里啊。我心已死,不必这样。”

……

“王爷,今儿天气好,奴才推你到处转转吧?”他点点头,由着奴才推到了御花园。他喜欢穿白色的衣服,身上这件是宫内专门负责给皇帝做衣服的女官做的。

如予自那天起,心里有了郁结,身体也无可奈何地衰败下去。他眼下有深深的青黑,他很久不能睡一个安稳觉了。“如予王爷。”他听见娇俏的女声,便要转过头去看。“丽贵妃。”如瞬已经下了命令,如予不必向任何一个人行礼,所有人都要向如予行礼,是顶格的皇家礼仪。不然便要杖毙。

如予轻轻咳了几声,奴才递过手帕,上面有些红色。“王爷,您这是怎么了?”丽贵妃有些担心地问。“无妨。”他摇摇头。“如予!”如瞬急急跑过来,“丽贵妃,你在这干什么?如予没事吧?”丽贵妃不着痕迹地瞪了如予,“皇上,这不是看如予王爷一个人无聊,妾身这才陪着聊了几句。”

“丽贵妃。杖毙。”后面跑出几个侍卫,狠狠押着丽贵妃,“丽贵妃的名号撤去,变为庶人。扔到乱葬岗去。不可列入皇家陵园。还不快去!”“皇上!妾身错了!皇上!”

如瞬抱起如予,“哪里不舒服?她和你说了什么?”“没说什么。刚打了招呼,你就来了。抱着我干什么?”他皱着眉头。“这几日的安神香也不管用了?”“让太医来看看吧。皇上,我这几个月难受的紧。”“好!”

……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王爷有喜了。已有五个月了。”

如予没想到,他还以为是自己吃胖了。他和盛奕还没有孩子呢。却有了和如瞬的孩子。他…不配爱盛奕。他阴沉着脸,“只是王爷身子不好,恐怕孕子产子会有九死一生的危险。微臣这就去配药,调理王爷身子。”

“快去。”

“如予。我们有孩子了。”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七

2

天牢。

年轻的皇帝到了他们跟前。后面跟着一众锦衣卫。明黄色的衣袍在这里格格不入。“皇兄,你要是求求朕,朕还可以饶你一命。”皇帝并没有弯下腰,只是俯视着他。语气里净含着轻蔑。“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如予冷哼一声,紧了紧他抱着盛奕的手。“怎么能够这么容易的?朕岂会这么心软?来人!”皇帝同样笑了笑,招了招手。

锦衣卫把如予绑到了墙上,绑的紧紧的。“你要干什么!”如予有些慌乱。盛奕被强行按在地上。“放开盛奕!”他看着盛奕不断地挣扎。“朕觉得让你看着会比较好。”话音刚落,就有三四个囚犯被送进来。他们面色潮红,衣服都被脱了,被扔到了地上。就在盛奕的旁边。“不要!”盛奕一直被按着,此时那只手松开了...

2

天牢。

年轻的皇帝到了他们跟前。后面跟着一众锦衣卫。明黄色的衣袍在这里格格不入。“皇兄,你要是求求朕,朕还可以饶你一命。”皇帝并没有弯下腰,只是俯视着他。语气里净含着轻蔑。“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如予冷哼一声,紧了紧他抱着盛奕的手。“怎么能够这么容易的?朕岂会这么心软?来人!”皇帝同样笑了笑,招了招手。

锦衣卫把如予绑到了墙上,绑的紧紧的。“你要干什么!”如予有些慌乱。盛奕被强行按在地上。“放开盛奕!”他看着盛奕不断地挣扎。“朕觉得让你看着会比较好。”话音刚落,就有三四个囚犯被送进来。他们面色潮红,衣服都被脱了,被扔到了地上。就在盛奕的旁边。“不要!”盛奕一直被按着,此时那只手松开了。三个囚犯爬在了他的身上。“快放开我!”三个人力气大得很,他挣脱不开。盛奕眼睁睁看着他被侵犯。

“啊!——”盛奕瞪着眼睛大喊,他白色的囚服被全数脱去,一个囚犯一下子就进入了他。囚犯神情愉悦,开始摇晃。“盛奕!如瞬,你!卑鄙!”如予恨不得自己替他!皇帝并不想在这里看一场活春宫。在副统领耳边说了句话就大步走了出去。接着锦衣卫也出去了。铁门被锁上。如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折磨。几乎是立刻,盛奕就犯了病。几乎要没了呼吸。但他徒劳地瞪着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结束了。那三个囚犯被拉了出去。侍卫在他身上泼了盆冷水,把他也放了下来,就走了。盛奕突然就看不见了。眼前是一片黑暗。他无力起身,只能在地上爬。“盛奕!”如予几乎也要停了呼吸。盛奕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霎时就落了泪。“如予啊,我怕。”他喷了口血就昏死了过去。如予全身无力,酸麻无比。被绑了一天,他即使没有力气,也努力抱紧了盛奕。“我在。我在。”用内力温养他的心脉,却发现他经脉逆行。这是···“盛奕!盛奕!你醒醒!你醒醒!”盛奕是不想活了。经脉逆行,最多三天就会死亡。

他轻轻晃他。盛奕醒了,“你为什么···为何?”如予问他,可却哽咽。盛奕的脸上接住了几滴泪水。是温热的,是灼热的。“我无法面对你···我···”盛奕现在气血翻涌。经脉强行逆行,就会这样痛苦。他活不下去。“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还说会陪着你呢···”盛奕的手抚摸着如予的脸。“说什么胡话?”如予抹去他眼角的泪水,亲吻了他的额头,“我们会一起的。会的。你不是说要陪我吗?怎么想要食言吗?”如予几度失声。“哭···什么?如予啊,我看不见了···”“什么?没事,我当你的眼睛。现在你看到了盛奕那张绝美的脸庞呢。第一次有人不拿镜子就能看到自己脸呢。”如予极力忍住不哭,可就是哽咽,无法说下去。最终他伏在他的胸口哭泣。“哭什么?如予,你不会死的。”

“你要死,我就陪着你···我离了你就活不成。”如予抬起头来,压着哭声。“说什么胡话?你肯定能活。”这是他们的约定。皇帝不会食言的。盛奕的手和他的手十指交缠。“让我们亲吻一下。”盛奕接着说。四个唇瓣一刻也不想分开。因为舍不得。谁也不想离开。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两个人才分开。然后如予就发现怀里的人失去了呼吸。

“盛奕!盛奕!···”他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声音了。

侍卫打开了铁门。皇帝却进来了。没有穿那明黄色的衣袍。是一件白色的长袍,外面套了一件丝绸的外衫。他蹲下,到他旁边,拿了几根银针扎入了如予的身体里。“你干什么?”如予只是平静地问。至于皇帝想干什么,都与他无关。“不让你死。我封了你的内力。”如瞬笑眯眯地说。

熔岩蛋糕的盐粒

片段七

设定:男主是质子,想要在大经国搅起风浪,以为国家会保他,没想到他只是个弃子

大经国。

锦绣阁,质子府。

盛奕坐在庭院中,品着一杯龙井茶。这是前几个月,七王爷送的茶饼。当时,他并不屑于这种勾结的方式。这茶饼也就一直放在仓库里蒙尘。直到今天,他才想起来。让书墨拿出来泡茶。

“七王爷。这是你当初送给我的龙井。不知道放了这么久,会不会增加茶的香醇。”盛奕身着纯黑的锦袍,腰间系一墨绿色玉佩,是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凭证。头上也是黑色的发冠。他一口饮尽了一小杯茶,旁边又有侍女续上。“滋味甚好。今日本王来找你,只是因为一件事情而已。”如予并没有闲情逸致来这里品茶,他并没有拿起那个茶杯。“怎么,我这府邸小...

设定:男主是质子,想要在大经国搅起风浪,以为国家会保他,没想到他只是个弃子

大经国。

锦绣阁,质子府。

盛奕坐在庭院中,品着一杯龙井茶。这是前几个月,七王爷送的茶饼。当时,他并不屑于这种勾结的方式。这茶饼也就一直放在仓库里蒙尘。直到今天,他才想起来。让书墨拿出来泡茶。

“七王爷。这是你当初送给我的龙井。不知道放了这么久,会不会增加茶的香醇。”盛奕身着纯黑的锦袍,腰间系一墨绿色玉佩,是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凭证。头上也是黑色的发冠。他一口饮尽了一小杯茶,旁边又有侍女续上。“滋味甚好。今日本王来找你,只是因为一件事情而已。”如予并没有闲情逸致来这里品茶,他并没有拿起那个茶杯。“怎么,我这府邸小到连七王爷都招待不了?”盛奕淡淡地瞥他一眼,又是喝了一杯茶。

“你不要装傻了,好吗?”如予有些着急,赶紧喝完了那杯茶。侍女还想给如予添茶,却被盛奕全部屏退。庭院中,只剩他们二人。“装傻?我为何装傻?”盛奕挑挑眉。如予没说话,深深看他一眼,就扑了过去。在他脖颈上啃咬。“我们七王爷跟疯狗一样。”盛奕笑了笑,并不反抗。只一会,如予就又向后退,站了起来。“我抱你还是你自己走过去?”盛奕听见这话,一下子生气,就摇摇晃晃站起来,摔碎了那个紫砂茶壶。

茶水和茶叶全部洒在地上。碎片也散落在脚边。“盛奕!”如予叫了他的名字,一下子抱起他,“是我错了。不该这样说。”盛奕却不肯再说一个字,隐隐有犯病的征兆。他从小就落下病根,长大了不被父皇宠爱,就被当作质子送到大经国。

进了房间,两个人上了床。如予让他靠在怀里,右手搭在他的心脏处,向他输送内力。有了内力压制,他只是微微呼吸不畅。“哪里疼?”他摇摇头,“是我太敏感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去死,我便陪着你。我从小就是弃子,母妃不喜欢,连父皇也厌恶。好不容易爱上你,又怎能看着你离开,自己独活?”“这是什么话?”盛奕有了些力气,就面对他坐着。“我说我爱你。我不能自己一个人活。”

“盛奕。你在胡说什么?我···”如予倒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舍不得他死。“我如今也败露了,一心想搅起风浪,变了这天。没想到先变的是我。横竖不过一死。只是你告诉我,还有回头路吗?”盛奕拿手指贴在他的嘴唇上,说完了话又拿开。他神色凄然。“盛奕。我们,我们···”如予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有回头路吗?他拧着眉头。“那就是没了。那就是我陪你了。懂吗?咱们啊,要一起的。”盛奕倒是轻笑一声,点了点他的胸口。

听见外面的喧哗声。然后就看见一群人踹开了门。

“我们奉皇上之命,前来捉拿贼人!给我拿下!”锦衣卫闯了进来。领头的人是副统领。他们的事还不够正统领的级别。“停!给本王停下!”如予下了床,吼了一声。“难不成七王爷还想抗旨不成?”副统领并没有被吓到,而是向前走了一步。“并不。我们自会走路。”如予从一旁拿来一根黑色手杖。这是他给他的生辰礼物。那是盛奕及冠之时。他温柔地扶着盛奕走。盛奕右手拄着手杖,一步一步慢慢走着。前来捉人的锦衣卫竟然不敢上前。副统领竟也不敢上前。他们好像不是被捕,而是走去升官。

进了马车。他们的优待。

盛奕只有阴雨天才痛的伤口,竟然痛了起来。他脸色骤然煞白。额头上也多了水珠。“腿疼?”如予很快注意到。“不,不痛。”他轻轻摇摇头。见他不想多说,如予也不问,轻轻圈住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