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典

26427浏览    9112参与
汐夏

Circle of Francis Campbell Boileau Cadell (1883-1937) - Roses in a Chinese vase on a table top'

Circle of Francis Campbell Boileau Cadell (1883-1937) - Roses in a Chinese vase on a table top'

汐夏
Circle of Franc...

Circle of Francis Campbell Boileau Cadell (1883-1937) - Roses in a Chinese vase on a table top'

Circle of Francis Campbell Boileau Cadell (1883-1937) - Roses in a Chinese vase on a table top'

汐夏
Circle of Franc...

Circle of Francis Campbell Boileau Cadell (1883-1937) - Roses in a Chinese vase on a table top'

Circle of Francis Campbell Boileau Cadell (1883-1937) - Roses in a Chinese vase on a table top'

大智若愚的我颁发了禁瓜令

《乐土》

致充满生机的非洲草原

《乐土》

致充满生机的非洲草原

汐夏
Vogue Czechoslo...

Vogue Czechoslovakia January 2020

Vogue Czechoslovakia January 2020

当心狂风吹乱你发

分镜中有临摹的是P站画师及不知名油画图片

分镜中有临摹的是P站画师及不知名油画图片

Lapis Lazuli

《夏尔妲的红雪》ChapterII

主角阵营即将登场————


      还记得那份血之契约吗?

  畅响于世纪末的摇篮之曲——

  实则腥甜糜醉的夜之蔷薇,

  于月之湖底折射出太阳耀斑,

  贪婪地吞噬那天地难容的光辉。

  血的救赎——

  罪的代价——

  尔后,

  将荆棘转变为恸哭,

  悲戚转换成骸骨

  ————于滞的深渊埋葬。

  …………

  ……

  “唔………”

  “刚才是,歌谣吗?……”

  “为什么,脑海中会响起这样一段乐曲……”

  “我应该……没有做梦才对————”

  爱...

主角阵营即将登场————








      还记得那份血之契约吗?

  畅响于世纪末的摇篮之曲——

  实则腥甜糜醉的夜之蔷薇,

  于月之湖底折射出太阳耀斑,

  贪婪地吞噬那天地难容的光辉。

  血的救赎——

  罪的代价——

  尔后,

  将荆棘转变为恸哭,

  悲戚转换成骸骨

  ————于滞的深渊埋葬。

  …………

  ……

  “唔………”

  “刚才是,歌谣吗?……”

  “为什么,脑海中会响起这样一段乐曲……”

  “我应该……没有做梦才对————”

  爱芙洛涅丝缓缓睁开双眼——灼烈的日光刺激着少女的眼帘,如火焰般强烈的能量向下施以压力,使其欲抬眼眸却充满阻碍,仿佛是夜的莞尔赋予了酒醉般的魔咒——想要怜爱这位少女,眄睐这独特的孩子,让其一直沉睡下去。

  可她,最终还是违逆了下去……

  “爱芙!——”

  这时,不远处响起了仿若山泉般清淙的男声:

  “你还好吗?刚醒?”

  夏风经过蔷薇花园,轻抚娇艳花瓣的同时,扬起了少女那银蓝铂金色的发丝。她回眸,神情婉约而妩媚动人——席地半卧于花床上的她宛若出水芙蓉,澄澈水灵的眸子注视到自己的爱慕之人,喜出望外————

  “夏利!”

  “你怎么来了?”

  爱芙很快起身,快步上前。而亚麻砂金色秀发的少年,更为迅速地迎了上去:

  “小傻瓜,刚醒不要跑这么快,你会摔倒的。”双手搭上少女肩膀两侧,充满爱意地提醒;如翡翠般碧绿的眼眸里满溢出特有的宠溺。

  “啊——我是有些着急了。因为,夏利你来了嘛!”

  女孩微微一笑,恰到好处——只见那微眯起的双瞳,透露出略带冷漠的淡然,又仿佛让人误以为是一种友好的客气。

  在外人看来,少女的反应,可能些许带有那么点不合时宜。但在她内心深处,是爱着这位少年的——只不过,刚才的梦境、暴力的日光,将一种无法言喻的苦郁冲击至自身心灵。

  “……怎么了爱芙?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似乎感觉到一缕微妙,夏利关切问道。

  “!”

  “不,怎会呢?只是刚睡醒还有点困而已。不过,夏利来了,我感到清醒了许多呢。”

  少女展露出那独有的,标志性霁颜——不论是谁目睹到这般神情都会不自觉地放松下来;仿佛,那面庞富有魔力,即使是隐约感到丝缕不对劲的人,脑内的疑虑,也很快便烟消云散。

  当然,夏利也不例外……

  “既然没事,那便最好。我亲爱的爱芙,无论如何,不管怎样,依然那么美丽,总是最光彩夺目!”男孩一边说着,一边採下旁边的蓝色蔷薇,戴在少女头上:

  “嗯!唯有星夜燐泪最衬你———”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

  “夏利……”

  女孩的脸颊染上了好看的绯红,一笑倾城。

  “那么我们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吧,毕竟明天就要正式入学了呢!”

  夏利抚摸着少女秀发的同时,提醒道。

  “是呢。”爱芙望了望远方的天空:

  “已经下午了呢。据说爸爸今天会早点回来。”

  “没错,令尊今天会带给你学校上课用的教材与学习工具;哦,还有校服。”

  夏利爽朗一笑。

  “校服?!还有校服啊……不能穿自己的衣服了呢。”少女神情失落起来。

  “等放学回到家,不就可以换了吗?”

  爱芙抬起头,看到夏利的神情阳光灿烂,知道对方是想让自己打起精神。

  “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只是在想,学校里的生活会不会枯燥,之类的……”

  夏利:“怎么会呢?就算真是那样,爱芙还有我在啊!”说着,牵起女孩的手,一齐向屋内走去。

  前庭——

  “真是奇怪呢,一个人都没有。妈妈去哪里了,不是说在这里看书吗?就连佣人们也都不在。”爱芙皱起眉,神情疑虑。

  “是啊,好安静呢。”夏利声线沉了下来,握紧少女的手:

  “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于是带领爱芙坐在雕花藤蔓长椅上。

  十五分钟过去……

  “呐,夏利,妈妈怎么还不来呢?她说因明天入学,而有东西要送我的。”

  ——爱芙有些不安地看向自己心爱的人。

  “再等一会儿,爱芙。应该,马上就到了……”夏利微微低头,谨慎起来。

  “唉!”

  少女终于不耐烦地站起身——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与其在这等,不如分头去找比较好。”

  “爱芙?!”

  少年被少女的反应一惊——

  “既然要找,我们一起去——”

  “一起?那怎么行,分头行动效率才更高!”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男孩焦急起来,亚麻砂金色的秀发因发热而逐渐湿润,缓慢淌下汗滴。

  “啊?这里是我家,应该很安全才对,怎么会危险呢?而且不快点的话,爸爸就要回来了呢!”说罢,少女转身。

  “爱芙!”男孩朝女孩离去的背影伸出手——

  “真是一个任性的女孩子……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我行我素了呢……”

  夏利无奈地笑了笑,眼神染上一丝落寞。

  “注意安全,爱芙!”他在远处高声提醒道。

  “嗯!放心吧,夏利!”

  少女回眸,嫣然一笑。

  ……

  “妈妈!”

  “母亲!”

  “您在哪里呢?”

  爱芙洛涅丝穿过夏廊,走进一个个房间寻找,但,怎么都没有母亲的身影。

  好奇怪啊……

  ——少女心想,敲响了母亲的卧室门——然而,无人回应。

  她转身,略带失落地离去……

  正当她在长廊无所事事地漫步,室外的夏风穿过敞开的窗玻璃拂向了少女,撩起了她那银蓝铂金色长发。她回首,注意到了那扇深红色的,雕刻着另类花朵木纹的门扉——

  “那是——妈妈说过的,废旧的书房……”

  爱芙隐约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预感,慢慢靠近了那扇门。

  自我有记忆以来,便注意到了它——可是,不管是父母还是佣人都让我远离这个房间……等我长大了,想要询问有关这里的事情,母亲每次都会搪塞过去,而父亲则是闭口不提。

  难道说……妈妈在这里?

  少女鼓起勇气,上前——

  她刚想去扣那门扉,令人意外的是:门———

  “吱哑”一声,开了……

  “咦?!”爱芙吓了一跳。顿了顿,遂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难道妈妈真的在里边?

  她不敢出声,蹑手蹑脚地向内走去。

  房间里光线很暗。

  几秒钟后,爱芙的双眼适应了那昏暗。她定睛一看——四周均为一排排高大的书架,与普通书房无异;唯一略有不同的是,这里的书架立得很不整齐,有的书籍摆放得也很散乱,甚至还有倒下的。

  爱芙想要伸手将一些倒下的书扶正,因为她是一个热心肠、乐于助人的孩子;而且,极其爱整洁,到了洁癖的地步。然而,正当她打算上前,本能却叫她停下了脚步——

  最好不要碰任何东西……

  有那么几次,她有想要呼唤母亲的冲动;即便是小声,直觉也告诉自己,不要出声。

  她慢慢沿着书架与书架之间狭窄的过道,往里挪动……

  然则,令人感到诧异的是,那最后一个书架,同时也是房间的尽头。

  真是奇怪呀……为什么要放一整间房的书架呢?满满当当的,连行走都变得困难了许多……

  若是这样也罢。还以为,书的尽头会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就像冒险寻宝一样……唔——果然是我想多了吗……

  爱芙有点失望。

  看样子,妈妈并不在这里呢,不如先回去吧。

  真是的,这个房间除了和普通的书房不太一样,其实也没有什么更特别的地方了啊。为什么爸爸妈妈都不让我接近呢?

  少女转身,正打算迈步,却感到一阵眩晕——

  她感到脚下站不稳,顺手扶向了一旁的书架:谁知,右手滑向了紧挨着的书籍————

  只听“咔嚓”一声,仿佛什么东西转动,面前的书架向内凹陷一寸的距离后,逆时针转动……

  什么?!这个是,机关吗——?为什么家里会有这样的东西?!

  ……

  难道说,这就是父母不谈起这个房间的原因?!

  里面,到底有什么……

  爱芙慢慢走进通道:

  内部的光线更暗了呢……

  希望我不要被绊倒……

  嗒,嗒,嗒,嗒——

  少女的鞋跟声在空旷的走廊内格外清晰,跟自己紧张跳动的心脏声相呼应。

  这个房间,应该不会有人吧……

  越往里走,少女的心情越感到不安。

  如同被黑暗浸漫全身,恐惧也慢慢侵袭着灵魂,渐趋淹没自己的心。

  若真的有人,那么自己就像大庭广众下的猎物,鞋跟的响声早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所幸,这时眼前出现了一道亮光——

  是走到尽头了吗?太好了!但愿前方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

  爱芙不由加快了脚步——

  迎面而来的明亮光线刺痛了少女的双眼,但她只感到欣喜:

  只见一间宽敞而明亮的房间呈现在眼前——

  这里是——画室?

  为什么在这里会有一间画室……

  看起来好整洁呢,跟身后的书房形成了鲜明对比。

  爱芙小心翼翼地在房间内走动。好奇地上前去看画板旁摞起来的一叠画作。但,只是看看,不敢去碰,害怕翻乱而留下痕迹。她注意到,一旁立着的画架四周散乱地放置着一些画纸——定睛一看,发现有些纸张并不是空白的:有成品,也有未完成的画作……

  这些,画的是什么呢?

  她走近瞧了瞧:发现有风景类的,也有实物写真的……但更多的是,

  人的肖像————

  乍一看,画作所描绘的是不同的人。然而,不知为什么,只有女性……再仔细看看,好像——她们都长得很漂亮;而且,还很相像……

  这是怎么回事?!

  ———少女不由心头一惊。

  她想去翻看地上的一幅幅人物肖像,但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洋装口袋里取出纸巾,隔着这样一个物件,才去触碰、确认画作。

  真是奇怪呢,我怎么会这么谨慎……

  少女百思不得其解。但很快便忘了这件事,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手上的画作:

  真是非常像呢。

  难道是双胞胎之类?

  等等!这……该不会,是同一个人?!

  爱芙使劲揉了揉眼,对比了好几幅画,屏息凝神,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

  这真的是,同一个人!

  可以看出,这些描绘的肖像在创作中分为几个阶段:

  她将它们排了顺序———

  这是最早创作的、

  这些是近期的、

  这是最新的……

  这样一瞧,真是越画越好了呢。从最初的极为简略的笔调,到后期成熟的线条与上色……但是,不管怎么看,这位女子的面容都不怎么清晰呢……

  她到底长什么样呢?

  该不会……

  作画者本人也不记得她的样貌了?!

  那么,对方为什么还在一直画?为什么……

  难道说……

  ———他/她是在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忆起对方?!

  脑海中倏然闪过这个念头的爱芙,目光一下落到了画架之上的深红色帷幕——

——————

  咦?!刚才有这个吗……

  也就是说,在这之下的,便是真正的完成之作——

  爱芙打了个寒战,随即,利落地掀开遮盖住画作的帷幕————

  映入眼帘的是遍地鲜红的蔷薇,娇艳欲滴,与一般蔷薇不同的是,多了几分凛然与肃穆————

  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被繁花簇拥。不,应该说是这位少女,庄严地屹立于大地之上,而这些蔷薇则是她的心像之显现。

  这位奇异的少女身着深红色与练色相间的礼服,漆黑如夜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微风轻拂,扬起了几缕墨般的发丝,使得画像中的她更加栩栩如生。

  好美的秀发啊——

  爱芙不禁感叹。

  真的和她的礼服相得益彰呢。

  少女的目光逐渐上移至女子面庞:

  雪白的肌肤,

  黢黑的瞳孔,

  朱红的双唇。

  真像童话里的白雪公主呢……不,应该说她的气质与美貌,连白雪公主也不能及!

  或许,她才是真正的白雪公主————

  真正的白雪女皇———!!

  那双眼眸真是特别啊……宛若星辰般明亮,同时又犀利而深邃——好比广袤而无垠的宇宙。

  话虽如此,我已经很清晰地看到了这个女子,可为什么,我对她的面容还是感到模糊……

  爱芙的大脑开始昏沉了起来。

  顷刻间,仿佛触电般,一股股魔力流穿过脑神经,穿透躯干,直抵灵魂深处。

  她感到眼前一阵晕眩,随即意识到了一种不堪言状的熟悉——

  “这种既视感……

  我……记得!

  我有,印象……!”

  少女艰难而努力地抬起眼眸,想要去再次确认。这时,却被一声喊叫打住——

  “爱芙?!你怎么在这里?!”

  少女一惊,仿佛被这坚实有力的声音瞬间拉回现实。她猛地转身:

  “爸爸!你回来了?为什么你会在这?!”

  女孩不可思议地走上前,男人也急切地迎了上去。

  “我刚回来,在走廊上碰巧经过这间屋子时发现门是开着的,感觉不对劲,就进来看了看。没想到,你会在这里。不是说过不要接近这个房间,更不要进来吗?”

  父亲责备地望着自己的爱女。

  “……对不起,爸爸,我一直在找妈妈。可,怎么也找不到。我也恰巧经过这里,就想妈妈会不会在里边,正打算敲门,门自己就开了——”

  “!”

  “……哈,一定是没有锁好的缘故。回头得好好说说佣人了……”父亲的眼神笼罩上了一层阴影,但很快便烟消云散。他露出慈爱的微笑,轻轻抚摸爱芙的头,道:

  “不用担心,爱芙,妈妈在花园里一直和侯爵夫人聊天呢!我们去找她好吗?”

  “嗯。”

  女孩听话地回应。在父母面前表现乖巧,一直是自己拿手的。不过她本性中也有乖巧的一面就是。

  “可是爸爸,妈妈说在前庭等我和夏利啊,为什么会一直在花园呢?而且我们之前也在花园,为什么没有碰到妈妈?”

  父亲轻微一怔,随后转换话题,安慰道:

  “你一定很累了,爱芙。没准是你记错了呢。我们现在就去找妈妈吧,夏利也在妈妈那儿等你呢。”

  “嗯,好吧。”爱芙点了点头。

  少女感到奇怪,这一切都是那么不对劲……

  父亲领着自己走出画室,穿过黑暗如洞窟般的通道,来到布满灰尘而凌乱的书房。

  当他们即将离开房间,男人回头提醒道:

  “爱芙,今天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更不要告诉妈妈和夏利。”

  少女抬首,那如繁星般闪烁的眸子里透露出原初之纯真。她莞尔——

  “我知道了,爸爸。”

  “嗯。”父亲报以回应地一笑,随即只听“咔嚓”一声——父亲锁上了门。

  少女心头一阵战栗,虽然还有不明白的地方,但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三分之二十的氢氧化铝

真的太喜欢这首歌了,李斯特为孤独而自闭的人创造了一个美好而梦幻的世界,并借孤独之神的身份,给予他们继续生活的力量,告诉着他们,哪怕前路依旧晦暗,但也请一定要好好活着,你其实并不孤独,因为有人懂你;哪怕世界依旧斑斓,你也要坚守自己的那一份色彩,音乐会弥补你所有缺失的温柔。

我想李斯特多面的性格里一定有极其温柔和洞察力极强的一面,身处社交沙龙中心的他,竟能对孤独之人内心的挣扎和矛盾描写得如此生动,对平静淡然的生活有这样的追求与幻想,没有亲身体会必不可能描绘得这样真实,想必他年少时期那段孤独时光对他的一生有着深远的影响,也为他始终对宗教抱有热情与希冀作了铺垫。

终其一生,他身处繁华,却依旧孤独。...

真的太喜欢这首歌了,李斯特为孤独而自闭的人创造了一个美好而梦幻的世界,并借孤独之神的身份,给予他们继续生活的力量,告诉着他们,哪怕前路依旧晦暗,但也请一定要好好活着,你其实并不孤独,因为有人懂你;哪怕世界依旧斑斓,你也要坚守自己的那一份色彩,音乐会弥补你所有缺失的温柔。

我想李斯特多面的性格里一定有极其温柔和洞察力极强的一面,身处社交沙龙中心的他,竟能对孤独之人内心的挣扎和矛盾描写得如此生动,对平静淡然的生活有这样的追求与幻想,没有亲身体会必不可能描绘得这样真实,想必他年少时期那段孤独时光对他的一生有着深远的影响,也为他始终对宗教抱有热情与希冀作了铺垫。

终其一生,他身处繁华,却依旧孤独。

这首曲子像是一个在天堂的灵魂回忆的故事,先表现天国之美,再用倒叙手法叙述孤独的灵魂是如何用尽全力融入世间,却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故事。然而,随着孤独之神的出场,孤魂的命运便一步步扭转,使生命力在孤独之中得以盛放。人生的逆旅最终走到尽头,而灵魂却在一次次彷徨与挣扎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与救赎。

或许,孤独而自闭的人在生活中并不皆为善终,但身为织梦者的他,那个善良博爱的孤独之神,给了每一个孤独者最好的结局。

来自孤独之神的祝福,宛如一束午后阳光,照进了晦暗的心房,点亮了每个孤寂灵魂的梦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孤独亦是人生的常态。

愿你敢于直面孤独,安于孤独,并享受孤独

汐夏
Poet meeting---...

Poet meeting----诗人聚会  

Poet meeting----诗人聚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