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古典时期

895浏览    96参与
Uqbar Hekatómpylos

Pléonasme 摘录集:塞涅卡

“必死之人的局限……”


· 原文摘录:戏剧&道德和政治论文集


“在被颂之为神圣的特拉克的罗多佩山脊下,抚按皮埃里亚七弦琴,卡利奥佩的后裔奥尔菲斯确实并未能咏唱任何永恒。”


“啊,多么甜美的恶被赋予了有死的凡人,

把包含祸患的爱交给生命,虽然有可能

逃避恶,但自由之死召唤着可怜的人们,

去进入平静的港湾,那里是永恒的宁静。

不管什么恐惧,也不管强大的福尔图娜的

任何强劲的风暴,都动摇不了它,

甚至即使是托纳斯的闪电。

永恒的安宁不惧怕任何

市民们的集会或恫吓,

或是胜利者的愤怒,或是由

疯狂的西北风掀起的汹涌海...

“必死之人的局限……”




· 原文摘录:戏剧&道德和政治论文集



“在被颂之为神圣的特拉克的罗多佩山脊下,抚按皮埃里亚七弦琴,卡利奥佩的后裔奥尔菲斯确实并未能咏唱任何永恒。”



“啊,多么甜美的恶被赋予了有死的凡人,

把包含祸患的爱交给生命,虽然有可能

逃避恶,但自由之死召唤着可怜的人们,

去进入平静的港湾,那里是永恒的宁静。

不管什么恐惧,也不管强大的福尔图娜的

任何强劲的风暴,都动摇不了它,

甚至即使是托纳斯的闪电。

永恒的安宁不惧怕任何

市民们的集会或恫吓,

或是胜利者的愤怒,或是由

疯狂的西北风掀起的汹涌海涛,

或是凶猛的军队,浓密的尘云,

由野蛮民族的骑兵掀起;

或是连同整座城市陷落的人民,

或是敌人焚毁城市的烈焰,

或是不可抑制的战争。

摧毁一切奴役的是那个

蔑视轻浮的神明们的人,

他注视着黑色的阿刻戎的面容,

无忧伤地望着忧伤的斯提克斯,

胆敢给自己的生命划定限期。

他将等同于国王,等同于天神们。

啊,不知道死亡,多么可怜啊!”



“胜利使我明白,宏伟会骤然崩塌,

特洛伊有没有使我们变得过分自负和狂妄?

我们达纳奥斯人现在就站在特洛伊倾覆的地方。”



“我的罪行充斥了群星、冥幽和大海,

不存在其他的命数;三个王朝都知道我。”



“我该前去哪里流亡?

我该前去何处躲藏,或是隐蔽到大地何方?

让什么河水,塔纳伊斯河或尼罗河,或波斯的

浪涛湍急的底格里斯河或者狂暴的莱茵河,

或者混浊的水流冲刷伊贝罗斯黄金的塔古斯河的河水

冲洗我的右手?即使让北方的

迈奥提斯海用冰凌冲刷我的手,

让整个忒提斯冲洗我的双手,

深刻的罪恶仍会牢牢附着。”



“怪物已经被消灭;现在海格力斯已经取代了怪物的位置。”



“朱庇特,现在你的城堡在何处?

你曾经允诺的宫殿在何处?

阿尔基得斯有死,已经死去,

他已经被埋葬。”



“请看各个时代,很少有人面貌俊美而未受惩罚。”






愤怒从来就不是勇气的救助,而是代替了勇气。



难怪你比什么都喜欢这个情景,你天生就是为了杀戮,你在襁褓中就开始对杀戮着迷!命运女神的谬爱跟随了你二十年的残暴行径,你的眼睛无处不沉溺于它们所贪婪的情景。你会在特拉西米恩和坎尼看到它——并且最终是在你的家乡迦太基!

(汉尼拔:ಠ_ಠ



要避免对个别人的愤怒,你就必须宽恕整个群体,你就必须宽恕人类。如果你对年轻人和老年人的过错感到愤怒,你也要对婴儿愤怒:他们将来要有过错。没有人对孩子们感到愤怒,他们太幼稚了,还不能辨别事物的不同。但是,“是一个人”比“是一个孩子”,是更好的宽恕理由,也是更正义的宽恕理由。因为我们天生就是这样的动物——心智患病的机会不会比肉体患病的机会少,这还不限于愚蠢和迟钝,还包括滥用我们的精明,人们彼此效仿邪恶。一个人跟着前人踏上一条错误的路,当然就有理由说,他是迷失在一条公共大道上。



“容易发作愤怒的人被认为是最坦荡的人。”相比于行骗和欺诈之徒,他的确显得坦荡,因为他不虚伪。但是,我不认为那是坦荡,那是鲁莽。我们用这个词说那愚蠢、任性、放荡以及所有缺少智识的邪恶行为。



任何天真的东西都会亲近它最喜爱的东西,并会长成它的样子。一个孩子从柏拉图的学园回到家,看到他的父亲在咆哮,就会说:“我在柏拉图的学园里从没有看见过这个。”他就将马上模仿他的父亲,而不是柏拉图,这还用疑问吗!



门底里德斯(Mindyrides)是锡巴里斯城的市民,他曾看见一个锄地的人把鹤嘴锄舞动得太高。他抱怨说那个人叫他感到疲惫,他禁止那个人在他的视野里劳动。还是他,曾抱怨说他睡觉用的玫瑰花瓣硌疼了他的脊梁。

(出现了!豌豆公主初始版本



例如,长生不死的众神既不希望制造麻烦,也不会制造麻烦。他们的自然本质乃是温和善良,他们不会冒犯别人,正如他们不会冒犯自己。那么,因为大海的狂暴、因为过多的降雨、或者因为冬天的漫长而数落他们,这就是对上述真理的愚昧无知;要知道,那所有的事情不论是阻碍了我们还是成全了我们,都不是严格地针对我们的。我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春暖花开的原因。这些事情遵行它们自己的法律,那个法律统治着神圣的事情。其中的力量势无可挽,如果我们以为自己是这个力量所针对的目标,我们就过分自负地看待了我们自己。它们没有什么要冒犯我们。实际上,我们终归结底从中获得恩惠。



惩罚永远不应当对着过去,而是要面对未来,正如它不是愤怒的体现,而是一个告诫。



叫一个人继承他父亲所招致的仇恨,没有什么比这更不正义的事情了。【英译者注:这是斯多葛学派的道德观。在古希腊和罗马时代,世仇是一个普遍通行的现象。】



(*鉴于文本量过大,论恩惠第三卷中有关子女与父母的论述不做摘录。)



在心底里关照一下我们终将到来的辞世之日,这对我们最有帮助。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对他自己、对别人这样说:“我们这般夸示我们的愤怒,糟蹋这转瞬即逝的生命,就好像我们会长生不死,这个样子的行事方式,有什么乐趣可言呢?那些本该恬然快乐的日子,却扭曲为别人的痛苦和折磨,这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你的财富经不起挥霍,而我们的光阴也经不起虚度。为什么要急急投身战斗?为什么要在我们中间挑起冲突?为什么忘记了我们的脆弱,而要背负沉重的仇恨?我们自己也是这样憔悴,为什么要攘臂奋起摧垮他人?有的时候,我们叫心智充满敌意,我们决不肯宽容,而一场热病或者别的什么病患,却可能把那个敌意化解;在任何时候,死亡都可能降临在那凶残之极的敌手之间,叫他们分头离去。为什么要这般骚乱呢?为什么要把生活搅扰得一塌糊涂?命运就隐约地笼罩在我们的头顶之上,它为我们糟蹋掉的每一天打出标记,它越来越逼近我们的身躯。你为别人指定的死亡之期,对你自己来说也许正是近在眼前呢。”

为什么你不肯把短暂的生命充实起来,为了你自己,也为了别人,叫你自己享有平安的一生呢?为什么不叫你自己在活着的时享有别人的爱戴,在离开的时候享有别人的怀念呢?那个人在和你打交道的时候把头颅挺得过高,为此你就这样渴望叫他吃些苦头吗?对一个下贱、卑劣、但却伶牙俐齿而又犯上的家伙,就算他对你狂吠几声,那又怎么样呢?为什么要费尽周折地去压服他呢?为什么要对你的奴隶发作愤怒?为什么对你的主人呢?你的国王呢?死亡就在它来这里的路上,它叫你们所有的人平等相处。在竞技场的午前演出上,我们经常看到公牛和狗熊相互撕咬,它们两个原本就被绳子拴在一起;当其中一个终于把另一个累倒在地时,有一个屠夫正等着它们两个的结局呢。我们的行动也是如此;我们攻击的对手原本与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不论是战胜者还是被征服的人,等待他们的是同一个结局。就叫我们宁肯在和平与安宁中,度过我们生命中的未来吧,而不要叫谁怀着仇恨注视我们丢失了生命的躯体。一个常见的事情是,一场正在乱糟糟的争吵因为邻里一声“着火了”的喊叫就四下散去;而一个野兽的出现,也会叫一群劫匪和行人各奔前程。当一个更大的恐惧出现在视野里,那较小的邪恶也就没有了争执的气力。还有什么值得费尽心机行那打击与陷害之事呢?很显然,你的愤怒指向的那个对象,你并不会指望他承受什么比死亡更为严重的东西。那么就算你安闲袖手,他也会要死亡的。如果你要促成一个注定要发生的事情,那岂不是浪费你的力气。你也许会说:“我并不是非要杀死他不可,而不过是要叫他遭受放逐、羞辱和倒霉之事。”这就如同叫他的皮毛生出一个水泡,但我更愿意宽恕那个要叫敌人遭受严重创伤的愿望。因为那个伤及皮毛的想法,表现出的不仅是邪恶,而且还有猥琐。但是不论如何,你想要的惩罚严重也好,轻微也罢,他为此遭受的惩罚和折磨总是转瞬即逝,而你幸灾乐祸的体会也只是片刻倏忽!而很快,我们脆弱的自己就会一命鸣呼。此时此刻,在我们还在呼吸的时候,在我们还属于人类的时候,就叫我们陶冶我们的人性吧;叫我们不要把恐惧或者愤怒施加到任何人身上;叫我们蔑视伤害与冒犯,蔑视羞辱和吹毛求疵般的般的苛责;叫我们用强大的心智背负起短暂的苦痛。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就在我们回首的瞬间,就在我们环顾的时候,它即已来临——死亡!



【英译者的概括:如果沉思的生活意味着分享和神对整个宇宙的统治,那么,这种生活就远远优越于在某个特定的共同体内的政治生活。】








· 译注/导读部分涉及的有关内容及FUN FACTS(?



  1. 崇拜酒神的女信徒们似乎有把不敬酒神的人杀害+碎尸的习惯,eg. 奥尔菲斯。


  1. 蛇类会因为毒液干燥而死去。(狠狠地代了富歇


  1. 埃塞俄比亚人以长寿著称。(“我觉得眼熟:他们属于穴居人的野蛮的种族,阿拉伯湾沿岸和埃塞俄比亚山洞多的是这种人;我知道他们不会说话,食蛇为生。”)


  1. 喝黑藜芦去吧=你真是一个疯子。


  1. 诗人卢奇里乌斯宣称克拉苏一生只笑过一次。


  1. 皇帝们总是期待那些曾蒙受他们恩惠的人在遗嘱中反映出他们对皇帝的感激来。卡利古拉开了一个惯例,就是宣布那些没有反映这种感恩之情的遗嘱无效。


  1. δταλογοξ/sermocinatio:在修辞中表示虚构对话的术语,行文中没有特别注明的对话者,如“但是,有的人会说……”。


  1. μεγαλοφυχια/magnitudo animi:心智的强大,古代作“拒绝被侮辱【如阿喀琉斯要求他的敌人承认他的强大】”或“拒绝向命运低头/优越于环境”解,一般取第一种意思。


  1. παθοξ/adfectus:激情,谓心智和情感上的偏执状态,一种反应,“包含了一个双重的错误判断【对事件的价值判断及对作出激情爆发这一反应的价值判断】”。


  1. 苏格拉底的一项令名是总是保持着从容自若的表情。


  1. 柏拉图《论勇气》中的苏格拉底预见了斯多葛学派会否定动物拥有美德或邪恶,因为它们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知识或理解。


  1.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与工匠都钟爱他们的活动所创作的作品一样,施惠者也钟爱那接受他们的恩惠的人,因为他们是施惠者活动的“作品”。


  1.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后,雅典随即爆发了反马其顿的情绪,亚里士多德(他和腓力以及亚历山大大帝父子的亲密关系人所共知)得知自己被控渎神,为了“不让雅典第二次对哲学犯罪”,逃到卡尔基斯(Chalcis),一年后在那里去世。


  1. 阿里斯蒂德(Aristides):雅典公元前5世纪早期的政治家、将军,在普鲁塔克的传记作品中有他的事迹。他从公元前482年开始,就在他同时代的人物那里享有诚实的美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和他的政敌形成了一个对比,这个政敌就是伟大的特米斯托克利(Themistocles),后者似乎操纵了他的贝壳放逐程序。据说阿里斯蒂德在这个贝壳放逐程序进行中,一个不识字、也不认识他的农夫走上前来,要求他在农夫自己的陶片上写下“阿里斯蒂德”的名字,他就问那个农夫:他在哪个事儿上得罪了你?农夫说,他没有哪个事儿得罪我,我只是听够了人们到处都称呼他“这个公正的人”,这都成了他的绰号。于是,阿里斯蒂德就在那个陶片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1. 海格力斯死在忒萨利亚(Thessaly)厄塔山(Mount Oeta)的一堆柴火中,斯多葛学派用这个故事体现他们的宇宙学说的理论,即世界周而复始地烧毁在一团烈火之中,之后重新出现,并形成一个同样的世界秩序——它们有着完全一样的构造、演进和历史,以至于最微小的细节也是完全一样——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着的世界。


  1. 在伊壁鸠鲁学派的理论中,没有神会关心人类的事件或举动,而永生的众神则被安放在世界之外的某个虚空里。




陆游弃
天后与婚姻女神赫拉(as伊丽莎...

天后与婚姻女神赫拉(as伊丽莎白.泰勒)。

天后与婚姻女神赫拉(as伊丽莎白.泰勒)。

Uqbar Hekatómpylos

装 腔 指 北

*害怕备考一年之后会失忆的产物

*非常肤浅 占tag致歉


À l'Immortalité 

“致不朽。”黎塞留为其创立的法兰西学院所制印章上的格言。


Alea iacta est

“事已至此。”


Amicus 

与……为友。


ΑΝΑΓΚΗ 

命运。


Aut pares, aut impares

“假如你是有能力的,又为什么心不在焉呢?假如你没有能力,为什么要野心勃勃呢?”


Coetera dé...

*害怕备考一年之后会失忆的产物

*非常肤浅 占tag致歉





À l'Immortalité 

“致不朽。”黎塞留为其创立的法兰西学院所制印章上的格言。


Alea iacta est

“事已至此。”


Amicus 

与……为友。


ΑΝΑΓΚΗ 

命运。


Aut pares, aut impares

“假如你是有能力的,又为什么心不在焉呢?假如你没有能力,为什么要野心勃勃呢?”


Coetera désiderantur 

厌世者的大合唱。


Corona veniet delectis

“Victory shall come to the worthy. ”


Cuyo nombre no quiero acoordarme

“它的名字我不想提了。”语出《堂吉诃德》开篇。


Deo ignoto 

无人知晓的神。


Die Ros' ist ohn' warum, sie blühet weil sie blübet

“玫瑰无因由,花开即花开。”语出安杰勒斯·西莱修斯。博尔赫斯认为这句诗可以概括诗歌的精髓。


Ein sanft aussehender Mann 

一个举止和善的男人。用于形容海因里希·希姆莱。


EMET/MET 

真理/死亡。


Fata viam invenient. 

“命运自有安排。”


Il n'est pas dans mon caractère de changer

“变化多端并非我的性格。”语出论见风使舵仅次于塔列朗一点点的富歇。


J'ai failli attendre

“我差点就要等待啦。”语出路易十四。


J'ai vecu

“我活着。”语出苟过整个恐怖时期且最后带着中派给罗伯斯庇尔狠补一刀的西哀士。


Je suis fou comme la lune et vous êtes belle comme le soleil

“我像月亮那般疯狂,而您像太阳那般美丽。”语出雨果。


Lasciate ogni speranza, voi ch'entrate

语出《神曲·地狱篇》。全段为:“Per me si va ne la città dolente, per me si va ne l'etterno dolore, per me si va tra la perduta gente. Giustizia mosse il mio alto fattore; fecemi la divina podestate, la somma sapïenza e'l primo amore. Dinanzi a me non fuor cose create se non etterne, e io etterno duro. Lasciate ogni speranza, voi ch'entrate. 从我这里走进苦恼之城,从我这里走进罪恶之渊,从我这里走进幽灵队里。正义感动了我的创世主;我是神权、神智、神爱的作品。除永存的东西以外,在我之前无造物,我和天地同长久:进此地者,抛弃一切希望。”


L'hydre-univers tordant son corps écaillé d'astres

“星球鳞片闪闪的躯体形成蜿蜒的宇宙之蛇。”语出雨果。


Maeg ic be me sylfum soðgied wrecan, siþas secgan

“我如今已能唱出真实的我自己,我已能够讲述我的旅行。”语出《航海人》。


Mandaïa 

断头台。


Memento mori

“记住,你终有一死。”


Mene, mene, tekel, upharsin 

“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毗勒斯[与乌法珥新同义],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语出但以理书。不祥之兆。


Nihil sub sōle novum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普天之下并无新事。”语出所罗门。


Nil admirari 

“心如止水,无动于衷。”


O tempora, o mores

“什么世道,什么风尚!”语出西塞罗。


Perché un dì...nella reggia, m'hai sorriso

“因为有一天……在宫殿里,你对我微笑。”语出《图兰朵》。


Qualis artifex pereo

“多么好的一个艺术家即将死去。”尼禄的遗言。


Quo usque tandem abutere, Catilina, patientia nostra

“喀提林啊,你要考验我们的耐心到什么时候!”语出西塞罗。


Sanza alcuno rispetto 

“无所敬重。”语出马基雅维利。(“他既没有敬畏,也没有抱负;这些东西生出烦恼和痛苦。”)


Sic mundus creatus est

“世界即是如此创造而成。”


SPQR: Senatus PopulusQue Romanus/Sono Pazzi Questi Romani

罗马元老院与人民/这些罗马人真是疯了。


Stat rosa pristina nomine, nomina nuda tenemus

“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惟玫瑰之名。 ”


Tanto nomini nullum par elogium

“No epitaph can match so great a name. ”马基雅维利的墓志铭。


Tebas Hekatómpylos 

百门之城底比斯。希腊一座,埃及一座,只有埃及的那座有百门之誉,不要搞混。


Usus facti 

“出于实际需要。”


Veni, vidi, vici

“我来,我见,我征服。”


Vi veri veniversum vivus vici

“藉由真理的力量,我在有生之年,得以征服万物。”语出《浮士德》。


Vixerunt 

“他们活过。”语出西塞罗。








Adrastus 阿德拉斯图斯

弗里吉亚人。先是无意中杀死兄弟,被父亲逐出国境,为吕底亚国王克洛伊索斯收留善待,却又无意中杀死其子。克洛伊索斯之子葬礼后在其墓地上自杀。


Cartaphilus 卡塔菲勒斯

受诅咒的永恒流浪者。


Death 死亡

“思想不无妒意地研究她……”语出高尔基。

“死亡犹如夜幕初垂(Der Tod daβ ist die frühe Nacht)。”语出海涅。


Delos 德洛斯岛

传说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诞生之地。古希腊人最远航行到此,不敢再往东行。


Dis 狄斯

《神曲》和《埃涅阿斯纪》中的死者之城。


Homer 荷马

失明的诗人,也许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史载七座城市争说是其故乡。由于抄本异文,一共出现了十几个城市的名字。

“多雪的奥林匹斯。酒蓝色的海洋。有翼飞翔的话语。永乐的天神和有死的凡人。黑暗的夜色飞来笼罩他的眼睛。有如blablablablablablablablabla,sb.就这样do sth.。迅疾得有如羽翼或思绪。命运。巍峨的伊利昂。若不是阿波罗站在精心建造的城墙上为他构思死亡。”

“他们抱怨克罗诺斯之子黑云神,

责怪他想把荣誉赐给特洛伊人。

天父不为众神所惑,独自走开, 

远离众神踞坐,欣喜自己的权能,

俯视特洛伊城池和阿开奥斯船只,

青铜的闪光、杀人的人和被杀的人。”

“你父亲在悲惨的战争中不是个善心的人。”


Horace 贺拉斯

“我建成一座纪念碑,比青铜耐久,比帝王的金字塔更崇高巍峨。”

“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你(De te fabula narratur)。”


Lady of Shalott 夏洛特女郎

丁尼生笔下的注定为宿命所苦的白衣女郎。


Linus 利诺斯

早夭的美少年,受热而死的生命力的化身。利诺斯歌具有挽歌性质。


Machiavelli 马基雅维利

不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书信224。

“如果你们能够将那审慎转而去认识恶,并且将它治愈,你们就会从上天获得强大的力量。”


Nimrō 宁录

“他让全世界都反对上帝。”

建造巴别塔者之首领。“古实又生宁录,他为世上英雄之首。 他在大地构筑起城池,他国的起头就是巴别、以力、亚甲、甲尼,都在示拿地。”


Odysseus 奥德修斯

“我住在阳光明媚的伊塔卡。”

有一条名叫阿尔戈的狗。奥德修斯漂泊近二十年后归来,垂垂老矣的它在认出主人后死去。


Poet 诗人

“我要讲的是战争和一个人的故事。”语出《埃涅阿斯纪》。

“我将吟唱意大利的苦难。”语出《十年纪》。

“我不知道如何向你们讲述这事的来历,我也不知为何我会落到这步田地。”语出《神曲·地狱篇》。


Styx 斯提克斯

冥界河流,天神凭之起誓。


The Dead 死者

一般情况下会成为“飘忽的魂影”,并不保留智慧(忒瑞西阿斯是例外)。


The Lotus Eater 食莲人/吞食魔果的人

典出《奥德赛》第九卷,奥德修斯及其同伴来到洛托法戈伊人的国土,被派去探察情况的人在品尝洛托斯花后不愿回返,完全忘却家乡。萨默塞特·毛姆有同名小说。


Zeus 宙斯

少见的称号之一是游客神。长女亚忒“能使人变盲目”。








Labyrinth 迷宫

克里特岛的弥诺斯王触怒海神,作为报复,波塞冬使王后帕西淮和公牛生下牛头怪弥诺陶。弥诺斯命代达罗斯建起囚禁牛头怪的迷宫,为绝后患,不久欲杀代达罗斯及其子伊卡洛斯。父子二人出逃。伊卡洛斯因飞得过近于太阳,羽翼的封蜡融化,坠海而死。安葬他的遗体后,代达罗斯继续前往西西里,郁郁而终。

后弥诺斯进攻希腊城邦,雅典国王埃勾斯遵照太阳神神谕向其求和,答应每九年送七对童男童女到克里特进贡。雅典人埋怨国王要让其私生子忒修斯继承王位,却对百姓的儿女漠不关心。忒修斯听闻此事倍感痛心,自愿成为祭品前往克里特岛。临出发前,父子约定,若能制服弥诺陶则挂白帆,忒修斯死则挂黑帆。

弥诺斯的女儿阿里阿德涅倾心于忒修斯,教给他破解迷宫和杀死牛头怪的方法。忒修斯杀死弥诺陶,走出迷宫后,两人一同逃离克里特岛。中途在海岛停留时,酒神现身强夺阿里阿德涅。忒修斯心情悒郁,忘记船上仍然挂着黑帆,他的父亲看到后投海而死。

忒修斯娶希波吕忒,生子希波吕托斯,希波吕忒死后又娶阿里阿德涅的妹妹淮德拉。淮德拉爱上希波吕托斯,表明心迹遭到拒绝后自缢而死,在遗书中谎称乃是希波吕托斯意图玷污她的名誉。忒修斯怒不可遏,祈求波塞冬让他的儿子在当天日落前毁灭。希波吕托斯遭到惨痛而致死的折磨,撺掇淮德拉的老妇人无法忍受良心的折磨,将一切和盘托出。忒修斯追悔莫及,将两人的遗体都安葬在桃金娘树下。

忒修斯先是意图抢夺海伦,接着又看上冥后,前者使雅典陷入不安,后者使他被关在地府之中。被赫拉克勒斯救出后,忒修斯回到雅典重新执政。时值促成海伦一事和平解决、自立为人民领袖的梅纳斯透斯发动叛乱,忒修斯企图镇压屡遭失败,决定前往他以为将对他亲善的斯库罗斯,被其国王吕科墨得斯推下悬崖坠海而死。雅典人民遗忘他有数百年之久。






陆游弃
阿斯卡拉福斯Askalapho...

阿斯卡拉福斯Askalaphos: 阿刻戎河神和俄耳菲涅之子,哈德斯的果园的看守人,因为向众神报告了珀耳塞福涅吃下石榴籽的事情,被德墨忒尔变成猫头鹰。

阿斯卡拉福斯Askalaphos: 阿刻戎河神和俄耳菲涅之子,哈德斯的果园的看守人,因为向众神报告了珀耳塞福涅吃下石榴籽的事情,被德墨忒尔变成猫头鹰。

陆游弃
安菲阿剌俄斯Amphiarau...

安菲阿剌俄斯Amphiaraus:希腊神话人物,阿耳戈斯国王,著名的预言家,曾参加卡吕冬狩猎,攻打忒拜的七位英雄之一。在希腊一些地方被作为医疗和算命之神收到崇拜。

安菲阿剌俄斯Amphiaraus:希腊神话人物,阿耳戈斯国王,著名的预言家,曾参加卡吕冬狩猎,攻打忒拜的七位英雄之一。在希腊一些地方被作为医疗和算命之神收到崇拜。

陆游弃
阿刻戎Akheron:冥界痛苦...

阿刻戎Akheron:冥界痛苦之河的河神,他的河流守卫着哈得斯的冥界。卡戎带着死者的灵魂首先要渡过他的水域。

阿刻戎Akheron:冥界痛苦之河的河神,他的河流守卫着哈得斯的冥界。卡戎带着死者的灵魂首先要渡过他的水域。

陆游弃
塔纳托斯Thanatos:希腊...

塔纳托斯Thanatos:希腊神话中的死神,他是睡神修普诺斯的孪生兄弟,其母为黑夜女神倪克斯,两兄弟一起生活于冥界。

塔纳托斯Thanatos:希腊神话中的死神,他是睡神修普诺斯的孪生兄弟,其母为黑夜女神倪克斯,两兄弟一起生活于冥界。

陆游弃
修普诺斯Hypnos:希腊神话...

修普诺斯Hypnos:希腊神话中的睡神,他是死神塔纳托斯的孪生兄弟,其母为黑夜女神倪克斯,两兄弟一起生活于冥界,每当母亲令世界落入黑夜之时,他就会吩咐从者到大地上诱使人类入睡。


修普诺斯Hypnos:希腊神话中的睡神,他是死神塔纳托斯的孪生兄弟,其母为黑夜女神倪克斯,两兄弟一起生活于冥界,每当母亲令世界落入黑夜之时,他就会吩咐从者到大地上诱使人类入睡。


陆游弃
厄瑞波斯Erebus:幽冥之神...

厄瑞波斯Erebus:幽冥之神,由卡俄斯所生。他是黑夜女神倪克斯的哥哥和丈夫,并且和她生下了埃忒尔、赫墨拉 。神话中他也是地下世界的一个部分。

厄瑞波斯Erebus:幽冥之神,由卡俄斯所生。他是黑夜女神倪克斯的哥哥和丈夫,并且和她生下了埃忒尔、赫墨拉 。神话中他也是地下世界的一个部分。

陆游弃

厄里倪厄斯Erynnyes:复仇三女神,阿勒克图(不安女神) 、墨纪拉(妒嫉女神)和底西福涅(报仇女神)的统称,她们是大地女神盖亚乌拉诺斯的血液受孕而生的女儿(另一说是从乌拉诺斯的血液中诞生),任务是追捕并惩罚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无论罪人在哪里,她们总会跟着谴责他,使他的良心受到痛悔的煎熬。因此只要世上有罪恶,她们就必然会存在。

厄里倪厄斯Erynnyes:复仇三女神,阿勒克图(不安女神) 、墨纪拉(妒嫉女神)和底西福涅(报仇女神)的统称,她们是大地女神盖亚乌拉诺斯的血液受孕而生的女儿(另一说是从乌拉诺斯的血液中诞生),任务是追捕并惩罚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无论罪人在哪里,她们总会跟着谴责他,使他的良心受到痛悔的煎熬。因此只要世上有罪恶,她们就必然会存在。

陆游弃

莫伊莱Moerae:命运三女神,黑夜女神尼克斯之女或是宙斯与忒弥斯之女。其中最小的克罗索掌管未来和纺织生命之线,二姐拉克西丝负责维护生命之线,最年长的阿特洛波斯掌管死亡,负责切断生命之线。 

莫伊莱Moerae:命运三女神,黑夜女神尼克斯之女或是宙斯与忒弥斯之女。其中最小的克罗索掌管未来和纺织生命之线,二姐拉克西丝负责维护生命之线,最年长的阿特洛波斯掌管死亡,负责切断生命之线。 

陆游弃
米诺斯Minos:三个审判死者...

米诺斯Minos:三个审判死者的法官之一,宙斯与欧罗巴之子,他最初是克里特岛的国王,他建立了最初的法律的,并以严明法制统治国家而闻名,同时创建了同名的米诺斯文明。


米诺斯Minos:三个审判死者的法官之一,宙斯与欧罗巴之子,他最初是克里特岛的国王,他建立了最初的法律的,并以严明法制统治国家而闻名,同时创建了同名的米诺斯文明。


陆游弃
拉达曼提斯Rhadamanth...

拉达曼提斯Rhadamanthys:三个审判死者的法官之一,宙斯与欧罗巴之子,极乐世界的国王,他是一位著名的公正的立法者,在他死后,众神为奖励他,让他成为冥界的判官。 

拉达曼提斯Rhadamanthys:三个审判死者的法官之一,宙斯与欧罗巴之子,极乐世界的国王,他是一位著名的公正的立法者,在他死后,众神为奖励他,让他成为冥界的判官。 

陆游弃
埃阿科斯Aiakos:冥界的三...

埃阿科斯Aiakos:冥界的三位审判死者的法官之一。宙斯与宁芙埃伊娜之子。他最初是埃伊纳岛的国王,众神作为奖赏让他成为了冥界的判官。 

埃阿科斯Aiakos:冥界的三位审判死者的法官之一。宙斯与宁芙埃伊娜之子。他最初是埃伊纳岛的国王,众神作为奖赏让他成为了冥界的判官。 

陆游弃
明塔Mintha:哭河之神科库...

明塔Mintha:哭河之神科库托斯的女儿。原是一位水泽仙女,

是冥王哈得斯宠爱的情人,然而哈得斯却从埃特那山娶回女神珀耳塞福涅为妻,并宣布立为冥后。明塔嫉妒不已,便到处传扬说自己远比珀耳塞福涅卓越美丽高贵,并且哈德斯一定会回来自己身边。甚至扬言要将珀耳塞福涅扫地出门。愤怒的珀耳塞福涅将明塔变成了薄荷草。

一说珀耳塞福涅将明塔疯狂的踩成尘土,但哈得斯却让她的骨灰中长出了薄荷草。

希腊厄利斯地区的明忒山即以明塔为名,而山脚下的神庙便是献给哈德斯的。


明塔Mintha:哭河之神科库托斯的女儿。原是一位水泽仙女,

是冥王哈得斯宠爱的情人,然而哈得斯却从埃特那山娶回女神珀耳塞福涅为妻,并宣布立为冥后。明塔嫉妒不已,便到处传扬说自己远比珀耳塞福涅卓越美丽高贵,并且哈德斯一定会回来自己身边。甚至扬言要将珀耳塞福涅扫地出门。愤怒的珀耳塞福涅将明塔变成了薄荷草。

一说珀耳塞福涅将明塔疯狂的踩成尘土,但哈得斯却让她的骨灰中长出了薄荷草。

希腊厄利斯地区的明忒山即以明塔为名,而山脚下的神庙便是献给哈德斯的。


陆游弃
墨利诺厄Melino&euml...

墨利诺厄Melinoë:宙斯与珀耳塞福涅之女,是密教里的一位年轻女神。她戴着藏红花面纱,在夜晚以怪异的形状出没,身姿时隐时现。她的名字起源和黄色面纱,可能都与死者的肤色有关。

墨利诺厄Melinoë:宙斯与珀耳塞福涅之女,是密教里的一位年轻女神。她戴着藏红花面纱,在夜晚以怪异的形状出没,身姿时隐时现。她的名字起源和黄色面纱,可能都与死者的肤色有关。

陆游弃
玛卡利亚Macaria:安息女...

玛卡利亚Macaria:安息女神,中世纪文献里的哈德斯的女儿,但母亲并不是冥后。

玛卡利亚Macaria:安息女神,中世纪文献里的哈德斯的女儿,但母亲并不是冥后。

陆游弃
#冥界诸神#赫卡忒Hecate...

#冥界诸神#赫卡忒Hecate:巫术,鬼魂与岔路口的女神,她是冥后珀耳塞福涅的好友与引路人,时常牵引猎狗出入人间与冥界。

#冥界诸神#赫卡忒Hecate:巫术,鬼魂与岔路口的女神,她是冥后珀耳塞福涅的好友与引路人,时常牵引猎狗出入人间与冥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