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华

807浏览    130参与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督军×戏子

※我🈶很多脑洞系列(无后续)


正文:

城里新来了个戏班子,听说霸王别姬唱的特别好,地主老爷特意请了督军来听戏,这督军是那军阀在省里设置的武官,总揽全省的军政大权,在现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有枪的就是草头王,尽管地主在北边跟哪位高管攀上了交情,但是县官不如现管,那交情到了地方上也未必有用。

新来的督军倒是个看着年轻的,大概才二十五六,可是这人脾气暴戾的很,刚来那会因为什么事把东边当家的方家给差点灭门了,后来地主才打听出来是那方家几句话惹得这督军老爷不高兴了,他就饭也没吃完就走了。当时方家老爷还在身后说这新来的督军是个资历浅的,看来不足为惧,结果还没到晚上的时候就被一行拿枪的官爷给杀了...

※我🈶很多脑洞系列(无后续)


正文:

城里新来了个戏班子,听说霸王别姬唱的特别好,地主老爷特意请了督军来听戏,这督军是那军阀在省里设置的武官,总揽全省的军政大权,在现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有枪的就是草头王,尽管地主在北边跟哪位高管攀上了交情,但是县官不如现管,那交情到了地方上也未必有用。

新来的督军倒是个看着年轻的,大概才二十五六,可是这人脾气暴戾的很,刚来那会因为什么事把东边当家的方家给差点灭门了,后来地主才打听出来是那方家几句话惹得这督军老爷不高兴了,他就饭也没吃完就走了。当时方家老爷还在身后说这新来的督军是个资历浅的,看来不足为惧,结果还没到晚上的时候就被一行拿枪的官爷给杀了,府上的人无一幸免,偌大个方家就这么被灭了满门。

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据说跟那方家有点关系的人还去跟上边儿的人讨过说法,但是最后也是没了音讯,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地主也是个聪明的,一双绿豆眼看的分明,这姓冯的督军虽然年轻,但是也绝不是个好惹的,幸好这阴厉的军老爷尤其喜好美色,他平常聪明着点,给他送去点各色美人,也算相安无事,在这乱世保个平安。

 

“爷,喝茶。”手下把手里的茶杯递给歪坐着的男人。

绿军装,皮马靴,年轻的男人衣装笔挺,小腿被包裹在黑色的长靴里,愈发显得他身姿卓绝,英挺不凡。

这年轻的军爷模样但是不错,可惜是个黑脸黑心的,地主在心里暗自嘀咕。

“还在等什么呢?这要什么时候开始啊?”男人似乎开始不耐烦,他没有这种艺术细胞,对听戏向来不感兴趣,倒是喜欢演戏唱曲的小娘子。

“爷,马上马上,那旦角儿是这里唱的最好的,他还没上呢。”地主堆着笑,满脸肥肉都笑出了褶子。

这军爷有个外号叫“地藏”,地主第一次听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嘿,这倒是稀奇了,这位爷怎么起了个菩萨名儿,转念一想倒也有道理,确实是个活在地狱里的没有心的恶鬼菩萨。

地藏本不想理会地主,但是最近这段日子太平过了头,他也无聊的紧,所以一听说有人来请自己听戏,虽然自个不太感兴趣还是来了,但是他来了之后才觉得后悔,戏班子拖拖拉拉的还没开戏,这里被包了场,也没什么其他的好看的,还不如在府里听姑娘唱曲。

地主很会看人眼色,他见地藏满脸不耐烦,刚想吩咐下人去催催,就被地藏拦住了。

“那个是谁?”

地主顺着地藏的手势一看,原来是欣姑娘,一个戏班子的小丫头,模样挺清秀的,平时也会上台唱戏,他听过,唱的还不错。

地主侧过脑袋跟地藏一五一十地汇报了,看到他饶有兴趣的眼神心里一个咯噔,这位军爷不会是看上她了吧,可是这欣姑娘模样也不像是地藏会喜欢的啊,他不是向来喜欢妖艳些的么。

地主有些为难,虽说他给地藏送过好些个女人,但是那些都是他买来的,这戏班子的欣姑娘身家清白,据说还有个相好的,这可难办了。

这厢地主还在天人交战,地藏那边已经准备动手了,他抬起下巴点了点那姑娘,一边随身伺候的属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人叫迪奇,虽然没跟地藏多久,但是对他忠心耿耿,颇受地藏器重,平时这许多事情他都有参与其中。

迪奇一看地藏的动作就知道他什么意思,当下就走过去把那小姑娘叫了过来。

“……爷,您有什么吩咐?”

欣姑娘低着脑袋,眼睛忽闪忽闪地不敢看地藏,她虽然年纪小,但是阅历却不少,她从小在戏班子长大,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的也见了不少人,这年头最不好惹的就是这些穿军装的,那些兵痞和军阀大帅们烧杀掳掠,随性妄为,这年头死一两个人就真是跟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他们戏班子小,像他们这些跑江湖的没什么地位,又没什么名气,不像那些混的好的背后还能有个人撑腰,也能稍微混个好点的生活。

今天听说有人包了他们场子,他们倒也没多少紧张,他们跑过很多地方,余先生唱的好,当地偶尔也会有些大人物包场听他唱戏,本来听班主说今天包场的是地主老爷,他也算常来听戏,大家也没多想,只是没想到他来的时候还带了一班子当兵的,当时班主脸色就不太好看,赶紧吩咐他们好好准备,别让这些军爷不满意了。

欣姑娘战战兢兢地低着头,不知道自己该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惹的面前这位军老爷不高兴了吧?

“头抬起来。”

欣姑娘犹豫着抬了头,看到地藏的脸一愣,这位军老爷还挺年轻,她知道这里新来了一个督军,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年轻,长得也很好,只是眉间戾气很重,眼下有淤,脸色很有些阴沉,看着就不像是的好相与的,她听说督军喜好女色,如此看来确实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

“长得倒还看的过去。”地藏捏着她的下巴,抬着眼皮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跟我去府上玩一趟?”

欣姑娘脸色一变,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军爷,我待会还要唱戏呢,而且我也不能……”

地藏不耐烦地随手打断她的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班主呢?叫他过来!”

地主一看大事不好,赶紧把班主给请来了,这班主姓林,也算是忠厚老实,这会儿听说这里出了事,赶紧就过来了。

“各位老爷,这是怎么了?”

地主把情况一说,林正风也就大概知道了情况,他脸色也不好看,可是还没想好该怎么说,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一个男人就开了口,“军爷,欣姑娘和我定了亲,她一个姑娘家也不太方便出去吧。”

说话的男人叫邱世鸿,和欣姑娘两情相悦,他平时就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的角色,这时候见到地藏明显一副想要强抢良家妇女的模样,当即就忍不住呛了他一下。

地藏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这还真有个不怕死的,他把欣姑娘推到一边,就要吩咐迪奇把人给绑起来喂狗。

地藏平时身边多的是人保护,今天他被人邀出来,想着出来也是寻欢作乐,就没带多少人过来,但是他身份地位在这里,身边也有不少带枪的保护,还真没想到会有人这么不长脑子敢来袭击他。

邱世鸿卸了地藏一只胳膊,还嫌不解气似的顺手袭击了地藏下身好几下,他们离得太近,地藏刚才又在回头吩咐迪奇,就这么受了他的袭击。

迪奇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掏枪,欣姑娘脸色一白,冲上去撞了他一下,迪奇的枪就打歪了,只射中了邱世鸿的肩膀。

“还不快走!”林正风推了邱世鸿一把,脸色很难看,邱世鸿这时候也知道自己闯了祸,赶紧拉了欣姑娘跑了。

“别开枪!去追!”迪奇呵斥住对着他们这里要开枪的手下,对着他们吼了一声,“把他们抓回来!”

这群白痴!没看到爷还在这儿么,还想开枪,要是误伤了怎么办?!反正这两个人也跑不到哪里去,总不至于突然让他们长了翅膀飞走了吧?

结果还真是。

他们都没想到戏班子里的人从小唱戏练武,本身底子就好,再加上天色又开始暗了下来,手下一时间居然没能抓得到人。

迪奇骂了一声,只好先抓了班主和夫人一行人过去,地藏早就先回去了,他气的不轻,膀子还被人卸了,只好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地主见情况不妙也早就溜之大吉,迪奇心里暗骂,下次见了绝对要生扒了他!

 

“爷。”

迪奇战战兢兢的,知道自己的主子脾气不好,他没能把事情办好,这下子也不敢再多说废话。

“那姓邱的没抓到,不过我把班主带过来了。”

地藏吊着一只胳膊,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他许久不曾这么狼狈,此时明显气的不轻,“他们能有什么用!”

迪奇知道地藏又要开始发疯,只好硬着头皮回话,“爷,他们和那姓邱的是一伙的,这个人又是他的班主,那两个人跑不到哪里去的。”

林正风此时也开了口,“督爷,那姓邱的做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啊!我们其实和他也不熟,您大人有大量,如果他敢回来,我保证立马把他给您送过来!”

林正风握着夫人的手,给她使了个眼色,手心都冒出了冷汗,林夫人心领神会,也低着头不说话,那两个孩子是他们捡到精心培养的,如今自己的夫君说出这种话,怕也是想要先稳住这些人放了他们,然后再另做打算。

“哦,也是。”年轻的督军点了点头,向后靠在了红木椅子上,看起来似乎有所松动,林夫人松了口气。

“那就把他拉出去枪毙了吧。”

“……督爷?!”眼见那群人真要把林正风给拉出去,林夫人这才意识到地藏是来真的,这群军痞子,怎么就这么不是个人!

林夫人在慌乱之中蓦地冷静下来,她理了理衣服,柔媚地笑了一下,“军爷,其实我有一门祖传的手艺,能治这跌打损伤……”

身后一双手突然拉住了她,林夫人有些仲怔,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余先生。

余顺天其实是半路加入他们的, 他天赋很好,其实什么都会唱,但是旦角儿唱的最好,他们戏班子很普通,没什么有名气的角儿,余顺天旦角唱的好就让他唱了,这之后他们的生意才慢慢好了一点。

林正风不知道余顺天的底细,他也没问,人在江湖很多事情是没这么容易的,别人不愿意说的也没必要去问,后来余顺天跟他们熟悉之后才说起自己的事情,他出身普通,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那时候兵荒马乱的,不知道是哪里的军阀又在打仗,波及到了他的村庄,一村子的人都死的七七八八,他们家就他活了下来,所幸后来被师傅捡到,跟着他学了唱戏,也算是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不至于饿死,后来师傅感染了风寒去世了,戏班子也解散了,他无依无靠的,就这么离开了,然后碰到了林正风他们。

余顺天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很平淡,但是让听的人心里难受,林正风跟他说过要是不嫌弃,以后就当这里是自己家。

余顺天知道自己的遭遇不算什么,外面有多少人还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那些人可比他要惨的多,乱世之中,像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又有多少能保全自身?他有幸遇到了这么多好人,如今能吃饱穿暖,其实已经很满足,可是谁也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件事。

余顺天放开林夫人的手,用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接着看向了在场唯一坐着的人。

地藏皱着眉头看着余顺天,林夫人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是风韵犹存,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他向来荤素不忌,就顶喜欢漂亮的人, 他本来对林夫人也没什么心思,但是她那一笑,就突然走了那么点意思,地藏本来直起身子正想看她要说些什么,结果就被余顺天给打断了,他心有不愉,看着余顺天的表情也不见得好看,不过……

地藏眯了眯眼睛,这男人长得真漂亮。

余顺天的漂亮带着股冷意,他五官端正,眼睛黑而灵动,他很瘦,整个人却并不孱弱,反而显得凌厉。

余顺天站的很直,地藏发现他们唱戏的是不是都这样,就这么站在那儿就自有一股风味。

地藏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挥手让迪奇先把那个姓林的班主放着,他刚才在戏班子里怎么一直没看见他?

迪奇看气氛不对,不知道地藏怎么突然改了想法,但是还是赶紧上前跟地藏解释,“爷,他就是唱旦角的那个,叫余……余先生。”

迪奇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好照着别人的说法叫他。余顺天其实因为年幼时候的变故对这些当兵的厌烦不喜,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好上前去给林正风夫妇解围。

“军爷,其实我对骨伤也有所研究。”余顺天指了指地藏的胳膊,“不如让我试一试。”

他说的笃定,地藏挑了挑眉,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他,余顺天也不在意,兀自上前想要靠近地藏。

地藏冲迪奇摆了摆手,让他退下,他刚才是没有防备才被那个姓邱的伤到,平时要是有谁靠他这么近,他早就把那人杀了。

余顺天此时自然不知道地藏心中所想,只是上前捏住了地藏的肩膀,地藏的伤一看就是肩膀脱臼了而已,不是什么大伤,余顺天从小大伤小伤不断,脱臼骨折都是常有的事,对付这点小伤自然难不倒他。

余顺天单手捏住地藏的手腕,示意他放松,地藏皱了皱眉头,居然也没说什么,就这么让余顺天捏着自己的小臂。

余顺天从下往上一点点地捏着地藏的手臂,他需要判断骨头脱位移位的情况,然后进行反向复位,余顺天捏的很仔细,地藏单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余顺天身量挺高,他又瘦,所以更显得腰细腿长,他的手也很漂亮,骨骼突出,五指细长,地藏看着他因为俯身露出来的脖子下面的一小块肌肤,想着他平时是晒不到太阳的么,怎么皮肤跟白玉一样。

地藏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余顺天几眼,长得挺好,就是年纪大了点,他没听过他的名号,像他这样年纪的现在也出不了名了,地藏摸了摸下巴,不知道有没有被人调教过。

 

“咔嚓”一声,地藏脸色一变,迪奇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看看情况,余顺天又捏了捏地藏的肩膀,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才松开手。

“军爷,已经好了。”他正想往后退,却突然被地藏一把抓住了手腕。

好细,地藏暗自吃了一惊,居然和女人的也差不了多少,他一手都握住有余,这人也太瘦了,抱着肯定要不舒服。

地藏自然不知道为了上台演出好看,唱戏的都要保持身段,更别说是男子反串唱旦角儿,对自己更是要严苛。

余顺天当然不知道地藏此时在想什么,只以为他是在故意找茬,只好又耐下性子劝他,“军爷,我们跟那姓邱的确实不熟悉,您这手也好了,要不就放了我们,我们将来自然记得军爷的好意。”

“我要你将来记得做什么?”地藏摸了把怀里的手,虽然不如女子的细腻柔软,但是也看得出来保养的很好,手上没什么茧子,至少不像寻常男人那么粗糙。

地藏虽然年轻,但是到底也是战场上下来的,他骨骼粗大,皮肤也比寻常人稍显黑了一点,余顺天肤色却完全相反,两相颜色互相映照,更显得他肌肤骨瓷似的莹白。

地藏笑了一下,突然用力一把将余顺天拽了下来,“那姓邱的不止卸了我胳膊,他还踹了我命※根※子呢。”

地藏把余顺天拽到自己大腿上坐下,又圈在怀里,“你也快帮我揉揉。”

余顺天显然是愣住了,他为林夫人解围就是想着地藏喜欢的是女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还会对男人感兴趣,余顺天平时也会有地主乡绅邀请唱戏,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像地藏这样,简直是恬不知耻!

迪奇最先反应过来,他推了林正风一把,转头吩咐那些手下,“还不把他们都赶出去!”

余顺天脸色发白,他下意识想挣扎,但是这年轻的督军力气很大,他居然没能挣脱的开,他看了林正风一眼,知道现在不是强挣的时候,也就先忍下了,用眼神示意林正风两人先走。

林正风上前一步,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迪奇拿枪抵着脑袋压走了。

很快一行人走的七七八八,余顺天再怎么样也是个身体健全的大男人,他本就有心仪的女子,又向来心高气傲,不可能就这么任由地藏欺负调戏。

余顺天刚想往后给地藏一肘自己挣开,就被他捏住手腕反扭在了身后。

“美人,听说你霸王别姬唱的好?”地藏把手伸进他下衣,捏了一把他大腿内侧的软肉,“给爷唱一个~”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现代AU(10)

情人节贺文🙉

@可惜不是我

评论都有看 

谢谢大家 

以及正文见评论


情人节贺文🙉

@可惜不是我

评论都有看 

谢谢大家 

以及正文见评论


谁谓宋远  跂予望之

摘自《芙蓉镇》

作者:古华


(其实整体看完,这本书的时代背景可能要比新中国成立之前来得更复杂一些,and 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懂思阶级斗争的核心 观点。是不是过了半个多世纪,叫现代人回头看看当时的行事的对错,正当与荒谬,颠倒的是非,泯灭的人性,制度的空子,暗地里的操纵者,还有应运而生的一大群可怜人。这是事实——大部分人无法抗击这般命运,千千万万的殉葬者中,可喜胡玉音在绝望中等到了芙蓉镇的春天。)


芙蓉镇


一 一览风物


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

(这句话形容运动之前的小镇是最好的概括。我忘了出自哪里,是红楼么?)


三 满庚哥和芙蓉...

作者:古华


(其实整体看完,这本书的时代背景可能要比新中国成立之前来得更复杂一些,and 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懂思阶级斗争的核心 观点。是不是过了半个多世纪,叫现代人回头看看当时的行事的对错,正当与荒谬,颠倒的是非,泯灭的人性,制度的空子,暗地里的操纵者,还有应运而生的一大群可怜人。这是事实——大部分人无法抗击这般命运,千千万万的殉葬者中,可喜胡玉音在绝望中等到了芙蓉镇的春天。)


芙蓉镇


一 一览风物

 

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

(这句话形容运动之前的小镇是最好的概括。我忘了出自哪里,是红楼么?)


三 满庚哥和芙蓉女

 

她恨恨地一伸手先把河水里的影子搅乱了,捣碎了。

(这种三笔两笔就将青梅竹马相遇的故事写出来了,而且水边的故事总会多些柔软。)

 

 

她太可怜,又太娇嫩。好比倒映在水里的木芙蓉影子,你手指轻轻一搅,就乱了,碎了。

 

 

这是生活的承诺,庄严的盟誓

(因为生活而背叛一个人的信任,还有谁再想起这句话呢。)


五 “精神会餐”和《喜歌堂》

 

山区的社员们怎么搞得清、懂得了这些藏匿在楼阁嵯峨的广厦深宫里的玄论呢。


二 吊脚楼啊

 

全木结构,在建筑上颇有讲究。或依山,或傍水,或绿树掩映,或临崖崛起,多筑在风景秀丽处。它四柱落地,横梁对穿,圆筒杉木竖墙,杉木条子铺楼板,杉皮盖顶。

(对于吊脚楼的描写,我觉得很新奇。)


三 女人的账

 

而人们对于传播新鲜听闻的爱好,就像蜂蝶在春天里要传花授粉一样,是出于一种天性和本能。还往往在这新鲜听闻上添油加醋,增枝长叶,使其疑云闷雨,愈传愈奇,直到产生了另一件新鲜传闻,目标转移为止。

 

 

胡玉音紧紧搂着男人,就像要护着男人免受一股看不见的恶势力的欺凌,她不觉地就落下泪来。是的,一个摆小摊子为业的乡下女人的世界就这么一点大,她是男人的命,男人也是她的命。他们就是为了这个活着,也是为了这个才紧吃苦做,劳碌奔波。


一 新风恶俗

 

那是什么样的年月?一切真善美和假恶丑、是与非、红与黑全都颠颠倒倒光怪陆离的年月,牛肝猪肺、狼心狗肚一锅煎炒、蒸熬的年月。正义含垢忍辱、苟且偷生,派性应运而生、风火狂阔。


二 “传经佳话”

 

奇特的年代才有的奇特的事。但这些事的确在神州大地、天南海北发生过,而且是那样的庄严、神圣、肃穆。新的时代里降生的读者们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视为异端邪说。然而这正是我们国家的一页伤心史里的支流末节。

 

 

中国大地上出现的这场现代迷信的洪水,是历史的产物,几千年封建愚昧的变态、变种。不能简单地归责于某一位革命领袖。不要超越特定的历史环境去大兴魏晋之风,高谈阔论。


五 扫街人秘闻

 

都当了反革命,沦为人下人,难道还能谈恋爱,还可以有人的正常感情?不行,不行,不行……她好恨,她好恨呀,恨自己心里还有一把火没有熄灭!为什么还不熄灭?为什么不变成一个木头人,一个石头人?你这磨难人的鬼火!生活把什么都夺走了,剥去了,生活已经把她像个麻风病患者似的从正常人的圈子里开除出来了,入了另册,却单单剩下了这把鬼火。整整一早晨,她都一边扫街一边哭。

 

 

人世间的这一对罪人,这一对政治黑鬼啊,他们生命的源流还没有枯竭,他们性灵的火花还没有熄灭,他们还会撞击出感情的闪电,他们还会散发出生命的光热。爱情的枯树遇上风雨还会萌生出新枝嫩叶,还会绽放瘦弱的花朵,结出酸涩的苦果……


(绝望中的爱情,看似不可能实际是最为自然的。看这一段的时候,很受感动,人性的光辉吧,在哪里都不会失去爱的主动性,那么还是一个完整,健全的人,哪怕像牲口一样活着。)


六 “你是聪明的姐”

 

古老的民歌,一声声呼唤着,叮咛着。生命的歌。也许正是这古老的从小就会唱、爱唱的歌,唤醒了胡玉音对生的渴望。她开始留心秦书田这个人。当了五类分子,做了人下人,还总是那么快活、积极。好像他的黑鬼世界里就不存在着凄苦、凌辱、苦痛一样。游街示众他总是俨然走在前头。

 

 

胡玉音脸蛋上的皱纹熨平了,泛出了一层芙蓉花瓣似的红润。谁说他们只有苦难,没有幸福?他们也像世界上所有真诚相爱的人那样,在畅饮着人生最甜蜜的乳汁、最珍贵的琼浆。他们爱唱他们的歌。

 

 

终于触摸着了小生命寄生的那个角落……她好高兴啊。她眼睛里溢满了幸福、欣慰的泪水。自从桂桂死后,她还从来没有这样兴奋过,觉得活着是多么地好,多么地有意思。真傻,从前却总是想到死,死。


七 人和鬼

 

我是醉眼看世人,越看越清醒。

 

 

“活下去,像牲口一样地活下去。”

“放心。芙蓉镇上多的还是好人。总会熬得下去的,为了我们的后人。”


一 芙蓉河啊玉叶溪

 

然而你晓得它是怎么穿透岩缝渗出地面来的吗?多少座石壁阻它、压它、挤它?千回百转,不回头,不停息。悬崖最是无情,把它摔下深渊,粉身碎骨,化成迷蒙的雾。在幽深的谷底,它却重新结集,重整旗鼓,发出了反叛的吼叫,陡涨了汹涌的气势。浪涛的吼声明确地宣告,它是不可阻挡的。

 

 

真是国粹国宝,传世杰作。叫做斗则进,不斗则退、则修。斗斗斗,一直斗到猴年马月,天下一统,世界大同。但马克思主义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光辉永在,绝不会被一个膨胀了的“斗”字所简化、缩小、代替。历史有其自身的规律,决定着人类社会万事万物的扬弃、取舍。多么的严峻无情啊。


四 义父谷燕山

 

就是在大劫大难的年月,人们互相检举、背叛、摧残的年月,或是龟缩在各自的蜗居里自身难保的年月,生活的道德和良心,正义和忠诚并没有泯灭,也没有沉沦,只是表现为各种不同的方式。


五 吊脚楼塌了

 

生活往往对不贞的人报以刻薄的嘲讽。


六 “郎心挂在妹心头”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在白日做梦……泪水从她手指缝缝里流下来,流下来,但没有哭出声。她不敢松开捂着眼睛的双手,害怕睁开眼睛一看,真是个梦。

 

 

秦书田粗壮结实的双臂,把自己的女人抱住了,紧紧抱住了,抱得玉音的两脚都离了地。玉音一身都软塌塌,像根藤。她闭着眼睛,脸盘白净得像白玉石雕塑成。她任男人把她抱得铁紧,任男人的连鬓胡子在自己的脸上触得生痛。她只有一个感觉,男人回来了,不是梦,实实在在地回来了。就是梦,也要梦得久一点,不要一下子就被惊醒……


七 一个时代的尾音

 

他们是一个可悲可叹的时代的尾音。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现代AU(7)

我的CP整天都在doi

而我还是一条单身🐶

正文见评

我的CP整天都在doi

而我还是一条单身🐶

正文见评

万书汇

芙蓉镇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芙蓉镇

[图片][图片]

作者: 古华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05-1
页数: 207
定价: 13.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
ISBN: 9787020049332

PDF 下载

mobi 下载

芙蓉镇


作者: 古华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05-1
页数: 207
定价: 13.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
ISBN: 9787020049332

PDF 下载

mobi 下载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兄弟番外 新年(完结)

因为写完了就提前一天发了

献给我的VVVIP@可惜不是我

正文评论

因为写完了就提前一天发了

献给我的VVVIP@可惜不是我

正文评论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现代AU(2)

现代AU(1)

#

正文见评论(无车)

现代AU(1)

#

正文见评论(无车)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现代AU(1)

※CP属性:土暴发户地藏x贫穷人妻奶爸天哥

※OOC,瞎写的,大概是个甜文

 

#

余顺天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站直身子微微喘了口气,他刚从九龙的深水埗来到香港岛的中西区,这里是香港的“富贵区”,繁华奢糜,典型的富人聚居的地方,和余顺天平日的生活显得格格不入。

余顺天家境不好,他没怎么读过书,只能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艰难地过活,他结婚晚,30岁才成家,但是老婆也是个泼辣的,给他生了个女儿之后就不管不问,在查出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余顺天却没放弃,女儿这么小,又懂事又体贴,他怎么忍心不要她,这两年他跑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效果,那点可怜的积蓄...

※CP属性:土暴发户地藏x贫穷人妻奶爸天哥

※OOC,瞎写的,大概是个甜文

 

#

余顺天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站直身子微微喘了口气,他刚从九龙的深水埗来到香港岛的中西区,这里是香港的“富贵区”,繁华奢糜,典型的富人聚居的地方,和余顺天平日的生活显得格格不入。

余顺天家境不好,他没怎么读过书,只能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艰难地过活,他结婚晚,30岁才成家,但是老婆也是个泼辣的,给他生了个女儿之后就不管不问,在查出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余顺天却没放弃,女儿这么小,又懂事又体贴,他怎么忍心不要她,这两年他跑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效果,那点可怜的积蓄却也都花得差不多了,最后他只能咬咬牙,跑来了中西区,这里是香港最繁华的地方,肯定也有香港最好的医院。

余顺天预料的没错,戴着眼镜的老医生说了挺多,那些专业名词他也听不懂,只是听他说大多数患者如果能及早进行手术治疗,是可以和普通人一样恢复正常的,他才终于放下心。

余顺天以前被黑中介骗过不少次,但是坐在香港最大的公立医院里边儿,他却也是对医生说的话绝对相信的。他没什么见识,估计连医闹是什么都不知道,对医生这种职业是绝对敬畏的,他以前还不懂怎么这诊所的医生还会骗人呢,后来才慢慢知道估计那些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医生。

“先天性心脏病不是不治之症,而是被拖成不治之症的。”老医生看了看眼前有些局促的男人,把手里的病例卡放在了桌上,“尽早吧。”

那实在是一笔天文数字,对目前的余顺天来说。

余顺天从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精神都有些恍惚,5岁的女儿拉了拉他的袖子,余顺天蹲下来,她又给他擦汗。

天气转寒,冷冬将至,余顺天不知道自己额头上冒着汗,见了女儿担忧的表情才知道自己脸色应该不太好,他眨眨眼睛,捏了捏女儿的脸,说要带她去吃她最爱吃的鸡蛋面,小姑娘的脸上才终于重新见了笑。

余顺天住的地方很小,一个小小的房间被分成四个格子,每个格子里都住了人,少则一两个,多的三四个都有,房间小,又不太通气,小姑娘心脏又不好,最近老是咳嗽,嘴唇也开始发紫,余顺天着急也没法,只好更加努力地去找工作。

他白天做两份工,晚上还有兼职,去做餐馆伙计,他年纪大,很多地方都不要他,幸好他遇到的老板都还挺好,看他一个人带着孩子可怜,就让他先做着看看。

余顺天做事认真,挺得老板喜欢,老板见他人老实,做事情也还规矩,虽然穷但是人还挺正气,就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是做冰库的搬运工,最近猪肉价格上涨得厉害,本地的猪肉几乎是被一家公司给垄断的,老板开餐厅的自然也免不了要从他那里进货,最近他去拿货的时候听那里的小头目说最近缺人,问他有没有人介绍着先来做做,他就想到了余顺天。

那工作也挺简单,就是把冷冻好的封箱小冰柜从车上卸下来,搬到他们公司专门存放货物的冷库,冷库挺大,楼梯又多,不太好推那种装货的小车,所以得要人工去搬。

对方那边给出的价格还不错,老板想着就和余顺天说说,余顺天听了自然很高兴,谢过老板之后第二天就去那里报了道,他力气不太大,也算不上年轻,领头的人皱着眉看了他一会,还是让他先去试试,毕竟那老板说了他不少好话,看着倒也是个手上干净的。

余顺天连忙道了好几声谢,被那个年轻人挥挥手打发了,很快就有人过来教他怎么做,余顺天想着等会再去谢谢他,就跟着人先去干活了。

那冰柜看着不大,但是装着的是冻着的猪肉,又带着冰,死沉死沉的,幸好余顺天在家里经常干农活,搬这东西也不全是靠手工,还是有小车可以换着路段用,才不至于一点也干不了。

试用了两天之后,余顺天算是正式得到了这份工作,他挺感激,做事也更加认真。下月就是十二月,一年的最末一个月,余顺天开了月之后准备带女儿再去一趟医院,他准备在西城区再呆一段时间,虽然现在的这份工作工资高,但是他们到了下月底就不要人了,余顺天到时候还得为自己和女儿另谋出路,不过他想着这里工作机会多,女儿绵绵看病也方便,留在这儿总没有什么坏处。

余顺天不知道的是,他在不久之后即将开始并且似乎会长久地持续下去的苦难人生,都是来源于他此时的这个微不足道的念头。

 

余顺天急匆匆地赶到冰库,大冷天里后背都浸了汗,今天他女儿突然感觉不舒服,他只好立马带她去了医院,慌乱之中连假都没来得及请,他回到家拜托邻居安顿好女儿之后立马又赶过来,但是还是晚了一个钟头。

余顺天到了地方没看到往日那个领头的年轻人,其实那年轻人也不经常在,只时不时过来看看货,余顺天挠了挠脑袋,找到了另一个管事的,想着先跟他说一声。

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主管看也没看余顺天,挥挥手让他先进去,那人在办公室大声地打着电话,看样子有些着急,余顺天从他话里边儿听出好像今天大老板要来,有一批货要处理什么的,他只是个搬运的杂工,也不懂这些,说了自己的情况之后见那人也没空理会自己,就先行离开了。

他没想到有人来得和他一样晚,是一个穿着军绿色棉袄的男人,看起来比他年轻得多,个子高大,脸长得很好,只是他肤色有点深,脸色也不太好看,看着挺凶,让人觉得不太好接近。

余顺天转头望了望四周,这里是冰库的入口,工人都是从这里进去的,门口人流量大,他们搬东西进进出出的,男人站在门口正中间其实有点挡着路了。

余顺天把小车推过去放好,碰了碰看着有些不耐烦的男人,这高个子的年轻人虽然看着不是个好相与的,但是他还是想着要提醒他一下,但是他没明说,只是让他往边上站站,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太安全。

他只以为这男人穿成这样是新来的工人,自己从来没见过他,只是好心提醒他。男人奇怪地看着他,眉头皱得更深,语气也很冲,问他不知道自己是来找迪奇的吗?!

迪奇就是那个领头的小年轻,余顺天知道他是来找他的反而放下心,还真是个新来的。

“那你在边上等等。”余顺天把人轻轻往边上推了推,又指了指自己放在另一边的小车,“你用这个吧。”说完也不等那男人有什么反应搬起东西就走了进去,他今天落下了活,得赶紧做完回家看女儿才行。

 

迪奇见到自家大佬的时候,他正站在冷库门口脸色不善地抽着雪茄,见了他直接踹了他两脚,又骂他怎么这么晚才到。

迪奇挠了挠头,“地藏哥,你知道那批货有问题的嘛,我……”

地藏又拍了他脑门一巴掌,让他闭嘴,“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要我亲自过来!头先这里有个痴线……”

地藏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作罢,“……算了,你带我去看看。”

迪奇老老实实地“哦”了一声,走到前面撩起了门帘,准备给地藏带路,他走进去的时候想着大佬今天心情不好,可得小心点别惹他生气,不然到时候又要倒霉,他哪里知道他大佬在他来之前已经生过了两遍气,而他的倒霉日子才将将开了个头。

 

余顺天撕了墙上日历的一页,看了看今天的日期,十一月初六,十二月的第一天算是正式开始了。

余顺天干完活,就被那个叫迪奇的年轻人叫住了,他拿了个文件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是要给他个跑腿的工作。

迪奇算是这里的头目,至少余顺天知道这里所有的工作都是他一手安排负责的,年轻人问他愿不愿意把这个资料送到一个地方给他们老板,会给他跑腿费的,他自己这里有点事现在走不开,他知道余顺天为人老实,所以只能麻烦他了。

余顺天本来就挺感激迪奇,毕竟他给了自己这份工作,他虽然在这里做不了多久,但是也懂得做人要知恩图报,他没什么别的本事,一直想要谢谢他,如今让他帮个小忙自然也是乐意的。

只是……

余顺天接过文件袋,想了想还是拿了个塑料袋包好,然后才小心地放到了自己包包的夹层里,他随身带着一个方形的老式皮包,大小适中,出门在外也方便,只是用得久了手柄边角总有些磨损,看起来有些不太好看。

余顺天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也知道这种文件该是很重要的东西,他小心翼翼地收好了,又赶紧跑去后门接他女儿。

小女孩乖巧地被大人牵在手里站着,看到余顺天眼睛都亮了起来,挣脱开旁边人的手奔向他。

“爸爸!”

余顺天张开双手,把女儿抱在怀里,又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又对着邻居道了谢。邻居是个单身母亲,对余顺天这样的情况明显有点感同身受,平时对他们都很照顾,小个子女人对余顺天摇摇手,就要先回去。

余顺天本来想请她吃个饭,想到等会要去做的事情,也只好先作罢,等下次有机会再好好谢谢她,余顺天在心里想着。

“绵绵,你先跟爸爸去一个地方,然后爸爸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余顺天轻声跟女儿说话,见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开心地亲了她一口,“我们走吧。”他笑得开心,想着快过年了,绵绵的病情也有了着落,只要他再辛苦点,多赚点钱,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余顺天站在大门前,有些忐忑,他握了握牵着女儿的手,冲她安抚性地笑了一下。

这个小区明显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地理位置好,装修又处处透露出奢华,余顺天理所当然地在小区门口被拦下了,报出了他要去的地址之后,那门卫打了个电话才把他放行。

余顺天坐着电梯来到二十几层,看了下文件上的地址门牌号码,按响了门铃,门里传来人走动靠近的声响,余顺天站在大门口有些不自在,他想着老板可真是个有钱人,自己要是有他一半,绵绵的病就不用愁了。

 

地藏打开门,看到面前的人皱了皱眉,几天没见,这老男人还是这么一副寒酸的样子,也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看走的眼,居然觉得自己是跟他一类的人?

地藏的视线往下,瞥到一个小豆丁更是无语,怎么还有个拖油瓶?这么个男人居然也有女人愿意给他生孩子,也真是祖上烧高香。

地藏不耐烦地侧过身,示意男人进来。余顺天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愣住了,地藏这张脸辨识度很高,余顺天的记性向来很好,自然也记得面前这个男人就是那天穿着绿色大袄的人,被他误会是工友的那个。

余顺天简直烧红了脸,他本来以为送了东西就能走,哪能想到地藏还会让他进去,他低着头看着光可鉴人的玄关,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地藏走了两步见身后没人,回过头皱着眉看他,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看,余顺天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觑着地藏的脸色有些忐忑,现在也只好顺着那人的意思了。

地藏见了余顺天磨磨蹭蹭的动作,又感觉心烦,他脾气不好,耐性不佳,当即就想把人赶出去,但是转念又想到自己叫他来的目的,心里冷哼一声,又转身向前走了过去,他就是要让这个穷酸男人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你跟我过来。”地藏转身冲着余顺天扬了扬头。

地藏家挺大,他们刚才从门廊走到客厅就有不少距离,地藏走到最里面才停到一个房间面前,余顺天估计是这人的卧房,想是要看看东西再给他钱。

余顺天犹豫了一下,轻声对女儿说了两句话,让她乖乖在沙发上坐好等他,地藏看了两人一眼,撇了撇嘴,在前面打开了门。

跟余顺天想象的一样,这间确实是地藏平时的卧房,房间很大,大片灰白的色调,看起来冰冷冷的没什么人气,就像这个人一样。

余顺天悄悄瞥了一眼地藏,看他低着头认真看文件的样子松了口气,这个人看起来挺凶,估计不太好相处,也不知道之前那一次有没有得罪到他,现在看他这幅冷淡的样子,估计是早就忘了自己,也是一件好事。

地藏合上文件,走到靠墙的一个密码柜前面蹲下,把文件放了进去,他看了看里面,拿出一串项链,皱着眉看了一眼,随手把它放到了一边的矮桌上,他从柜子里的一打现金里抽出了几张,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把保险柜关上,只是向余顺天招了招手。

余顺天自觉地上前从地藏手里接过钱,低着头向他道谢,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瞥到了那条桌上的项链,感觉它挺漂亮。

 

有点意思。

地藏似笑非笑。

“迪奇收账的时候收来的,也就值个百来万吧。”地藏说这话带了点鄙夷,似乎很是嫌弃,迪奇这小子真是,收这种东西做什么,中看不中用的小玩意儿。

他的声音突然响起,余顺天猛地被他吓了一跳,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听到价格之后呆在了原地。

那条项链看起来很漂亮,银色的链子上镶满了细小的钻石,正中间一颗水滴形的坠子显现出色彩不一的蓝色,印着白色的光晕,像满月,又像星空。

余顺天只觉得惊艳,他预料到这东西的价格不会便宜,但是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有点愕然。

地藏看着余顺天惊讶的脸笑了起来,看起来呆呆的,这人怎么这么没有见识,他感觉自己出了之前被他数落的气,说话也轻快了点,“你先走吧,迪奇过会儿会过来的。”

余顺天点了点头,就见地藏转身拿了床上的浴袍进了里面的浴室,他看了看手里的钱,想着以后还是少来这些地方,他转身想走,看到桌上那条项链的时候还是顿了一下。

 

余顺天推开卧室的门,拿着东西的手都有点抖,女儿坐在沙发上荡着小腿,见到他出来立马蹦了下来,跑过来要拉他的手。

手心的触感软绵,余顺天猛地清醒过来,捏紧了女儿的手快步走了两步,被她拉着手拖慢了速度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放慢了脚步。

医生说这个手术最好在五岁之前做了,拖得越晚对孩子越不好,他说先天性心脏病不是不治之症,而是被拖成不治之症的。

余顺天手心都冒出了汗,几乎捏不住女儿小小的手腕。

只是一百万而已,那个男人这么有钱,就算少了这一百万也不会有什么所谓的。

这可是一百万。

余顺天停住脚步,没感觉自己在发抖,女儿抬头担忧地看着他,余顺天被这眼神一刺,猛地转过身,是啊,他没钱可以问他借,但是绝对不能偷——可是他没想到一回头会看到地藏。

 

“我不是……”余顺天下意识上前一步想解释什么,却猛地停了下来,浑身僵硬地无法动弹。

被发现了。

他止不住地冒着冷汗,腿软的没有一点力气,几乎想立马逃跑。

地藏似笑非笑,那张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想法,他倒是没想到这老男人还有这个胆子敢偷他东西,虽然他看他那样子是还想还回来的?

但是这又有什么所谓,地藏笑了起来,敢动他的东西,就得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你慌什么,监控都看着呢。”地藏抬头示意余顺天看看左上角,黑乎乎的几个,不太显眼。

地藏看着余顺天一瞬间惨白的脸色冷笑一声,转身先进了房间。

“进来!”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

“村西边儿那条叫“地藏”的土狗又来啦!”

“又来找天哥啊?”

“可不是。”

“烦死个人,让它赶紧走!”


黑白灰的花猫灵巧地跳上木制的栅栏,探出了个脑袋看向外边儿。

绿草满地的石子路上,一只体型稍大的黄色家犬正巴巴地望着院子里,看到懒懒的花猫时,眼睛都亮了,又欢喜地叫了一声。

“天哥!”

花猫摇了摇尾巴,皱了皱眉,好吵。

“天哥,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好了。”

大狗眼睛亮晶晶。

花猫面无表情。

大狗有点委屈。

“它们都笑话我。”大狗凑上去,用鼻尖蹭了蹭花猫放在栅栏上的右边爪子,“因为我喜欢你!”

那声音太可怜兮兮了...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

“村西边儿那条叫“地藏”的土狗又来啦!”

“又来找天哥啊?”

“可不是。”

“烦死个人,让它赶紧走!”


黑白灰的花猫灵巧地跳上木制的栅栏,探出了个脑袋看向外边儿。

绿草满地的石子路上,一只体型稍大的黄色家犬正巴巴地望着院子里,看到懒懒的花猫时,眼睛都亮了,又欢喜地叫了一声。

“天哥!”

花猫摇了摇尾巴,皱了皱眉,好吵。

“天哥,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好了。”

大狗眼睛亮晶晶。

花猫面无表情。

大狗有点委屈。

“它们都笑话我。”大狗凑上去,用鼻尖蹭了蹭花猫放在栅栏上的右边爪子,“因为我喜欢你!”

那声音太可怜兮兮了。

花猫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管它们做什么?”

大狗又凑上来一点。

“可是我跟它们说你喜欢我,它们都不信!……你真喜欢我吗?”

花猫顿了一下,向前探了探身子,趴在了栅栏上,左爪子伸了出去,摸了摸大狗的嘴巴。

“喜欢。”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迪奇:我不该在车里  我应该在车底

hhhhhh日常疲惫的迪奇

【扫毒2 | 地天】动物拟人系列

迪奇:我不该在车里  我应该在车底

hhhhhh日常疲惫的迪奇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马场后续PWP?

※有剧情,半pwp? 

前篇

后续见评论

※有剧情,半pwp? 

前篇

后续见评论

佛系写文

【扫毒2 | 地天】合集

因为被🔒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发文的顺序不太对,做个合集方便观看(●◡●)ノ

1、《兄弟》

兄弟1     兄弟2     兄弟3     兄弟4     兄弟5     

兄弟6     兄弟7     兄弟8   ...

呐枷
这不是中式乌托邦么

这不是中式乌托邦么

这不是中式乌托邦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