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古月

26896浏览    521参与
千泠秋雨

我在斗罗的推:


1.霍雨浩。(简直就是浩吹妈妈粉,儿子我宣你!)


2.王秋儿。(不过激秋粉,只要有人别在我留言区底下喷秋,那咱们还是好朋友) :)


3.古月。(不包含娜儿和古月娜,我是真的很喜欢前期的古月!)


4.白秀秀。(虽然只看了一点点斗四,但还是蛮喜欢秀秀这个人物。)


5.王冬儿。(超爱冬儿!!!不接受冬秋桐一人论、冬桐一人论。)

我在斗罗的推:


1.霍雨浩。(简直就是浩吹妈妈粉,儿子我宣你!)


2.王秋儿。(不过激秋粉,只要有人别在我留言区底下喷秋,那咱们还是好朋友) :)


3.古月。(不包含娜儿和古月娜,我是真的很喜欢前期的古月!)


4.白秀秀。(虽然只看了一点点斗四,但还是蛮喜欢秀秀这个人物。)


5.王冬儿。(超爱冬儿!!!不接受冬秋桐一人论、冬桐一人论。)

云羽翎

第19章

慕曦冷笑一声,“不怎么,我们也代表学院参加少年组团队赛的。你认为,你们能有机会吗?”一边说着,慕曦脚下光芒一闪,三圈魂环已经飘然而上。


两黄一紫,三环魂尊!


慕曦现在是五年级第二学期,比唐舞麟大四岁,刚好是十四岁不到十五岁的年龄,参加的自然也是少年组比赛。


慕曦道:“我们这次代表学院参加的也是三人组少年赛。目标是进入前八。东海岸附近,一共有三十六座城市参赛,参赛队伍超过一百多支,前面两轮都是淘汰赛。你们能过的了第一轮吗?”


在十几岁这个年龄,年龄差距还是非常决定实力差距的。


唐舞麟看了之后,也只是笑一笑,说道:“你怎么就确定我们夺不了冠,师姐,你们做不到,不代表我...

慕曦冷笑一声,“不怎么,我们也代表学院参加少年组团队赛的。你认为,你们能有机会吗?”一边说着,慕曦脚下光芒一闪,三圈魂环已经飘然而上。


两黄一紫,三环魂尊!


慕曦现在是五年级第二学期,比唐舞麟大四岁,刚好是十四岁不到十五岁的年龄,参加的自然也是少年组比赛。


慕曦道:“我们这次代表学院参加的也是三人组少年赛。目标是进入前八。东海岸附近,一共有三十六座城市参赛,参赛队伍超过一百多支,前面两轮都是淘汰赛。你们能过的了第一轮吗?”


在十几岁这个年龄,年龄差距还是非常决定实力差距的。


唐舞麟看了之后,也只是笑一笑,说道:“你怎么就确定我们夺不了冠,师姐,你们做不到,不代表我们做不到。”


“不要那你们的实力来衡量我们的实力,要知道,我们就读高级部的时候,是不在这个学院读的。”


慕曦越来越火大了,唐舞麟这小子这几天真的一直在和她对着干:“希望你说的不是大话,还望你能说到做到。”


唐舞麟看了看旁边的三人,四人说道“那当然!”慕曦冷哼一声,被气走了。


慕曦走后,谢邂开口问道“老大,我们真的能做到吗?”


不等唐舞麟回答,古月冷漠的说道“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别到时候拖我们的后腿。”


……


唐舞麟无奈的点了点头,把古月拉走,和她谈谈心。


这会儿广场上都显得乱哄哄的,代表着各个协会参加大比的,代表学院参加的人数相当之多。


还有其他学院的代表队。


天海联盟大比是全方位的,连机甲比赛都包括,也有专门的斗铠比赛。


就像东海学院在天海联盟的尴尬地位一样,天海联盟这边在全联邦的地位也较为尴尬,论经济,那绝对是名列前茅的,可论其他方面,譬如斗铠师、机甲师、机甲技术还有魂师数量、魂师素质,都是联盟排名靠后的了。


这些方面的优势,都在日月城,也就是明都以及天斗城那边。至于史莱克城,那是不列入联邦之中进行评比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史莱克城有着超然的地位。


“东海学院的师生们,上车了。”东海学院是六号车。在老师们的带领下,众人纷纷上车。


古月很自然的一脚踹开谢邂,和唐舞麟坐在了一起。谢邂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刚想要做到许小言身边,却被许晓语一把拎起来放到一旁,自己坐在了妹妹身边。


“你……”谢邂气结,奈何自己实力不如人,无奈之下,只得坐在了舞长空身边。然后,他就觉得全身上下都凉飕飕的,全车不知道多少女性锋利的目光想要将他撕碎。


我也不想的啊!


谢邂立刻就打算站起身,再换个位子。


“不想好的话你就起来。”舞长空森冷的声音在他耳中回荡。谢邂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


“古月”


“嗯?”


“古月,我喜欢你。”唐舞麟脸红的说道。

达某某哥
亦卷古月拍的美少女简直就是造福人类眼睛!
亦卷古月拍的美少女简直就是造福人类眼睛!
瑾风·翎月
比较完整的双人封面 画师保持这...

比较完整的双人封面

画师保持这个水平不好吗

Q版可爱是可爱到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怪敷衍的

以前的大头娃娃现在的Q版

难保以后会不会出现Q版大头娃娃

比较完整的双人封面

画师保持这个水平不好吗

Q版可爱是可爱到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怪敷衍的

以前的大头娃娃现在的Q版

难保以后会不会出现Q版大头娃娃

瑾风·翎月
Q版系列——古月 虽然但是这个...

Q版系列——古月

虽然但是这个校服是真的难看!

不过古月三元素都体现出来了

以后岂不是更难画

Q版系列——古月

虽然但是这个校服是真的难看!

不过古月三元素都体现出来了

以后岂不是更难画

叶梓檬\.

@古月 怎么闻到了一股醋味?

@古月 怎么闻到了一股醋味?

云羽翎

第17章

舞长空说完这句话,龙恒旭就知道,舞长空这种笃定的话是从不说出口的,除非真的是那样。


舞长空见龙恒旭不说话,接着说道“没有绝对的肯定,就别说出这种话。”


“龙主任,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你离开,我要对接下来的课程进行调整,再对他们的训练做进一步的加强。”


龙恒旭被舞长空这句话说到有些恐惧,好似欠他一百万似的。


“还有,孩子们的饮食也要进一步加强,他们这个阶段,营养非常重要。我们是身体的一部分,需要更多养分和滋润。”


龙恒旭不说话,扭头看了看唐舞麟,嘴角抽搐的说道“如果他们饭量都是正常的话,那当然没问题。可唯独出了个唐舞麟这个例外呀。唐舞麟实在是太难吃了,他一个人就能把...

舞长空说完这句话,龙恒旭就知道,舞长空这种笃定的话是从不说出口的,除非真的是那样。


舞长空见龙恒旭不说话,接着说道“没有绝对的肯定,就别说出这种话。”


“龙主任,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你离开,我要对接下来的课程进行调整,再对他们的训练做进一步的加强。”


龙恒旭被舞长空这句话说到有些恐惧,好似欠他一百万似的。


“还有,孩子们的饮食也要进一步加强,他们这个阶段,营养非常重要。我们是身体的一部分,需要更多养分和滋润。”


龙恒旭不说话,扭头看了看唐舞麟,嘴角抽搐的说道“如果他们饭量都是正常的话,那当然没问题。可唯独出了个唐舞麟这个例外呀。唐舞麟实在是太难吃了,他一个人就能把学院的甲乙丙三个窗口的餐都吃完。”


舞长空顿了顿,看了看四人中的唐舞麟说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唐舞麟的份量和是按正常份量来算,其实我会和他说,也不用担心他自身,主要是因为就算是整个东海城的食物,估计都养不起他。就不给你们添加这个负担了。”


龙恒旭摸了一把不存在的汗,解放似的叹了一口气“唉,那就好,那就好。食堂终于得到了解放。”


“对了,舞老师你也知道,学院给零班的资源都不少吧。其中就单单升灵台一项,就耗资巨大。幸好,你成功了,培养出了零班这群怪物。所以,你知道的,这一切我们还需要另一个东西来证明,这一切做的是对的。”


“天盟海比?”舞长空冷声问道。


龙恒旭双眼放光,惊讶的看了看舞长空“没错,学院要是荣耀来证明这一切是对的,这一切的付出没有白费。”


“我明白了,大比要求发我。”


龙恒旭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在他原本想来,舞长空很可能会拒绝的,毕竟这些孩子才十岁而已。却没想到他竟是一口答应了。


“你答应了?”


舞长空道:“实战是对他们最好的磨练,趁着他们现在主要精力都用在魂师修炼上,正需要更多的实战经验来磨练。”


“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不同意呢。”


……


舞长空对他们进行了简单的教育批评,然后再来一场三对一,这一次,他们三人吃了第一轮的疙瘩。


三人在打前密谋了一个战术,结果可想而知,还是输了。


实力差距就摆在那,唐舞麟想装傻充愣都不行,他经历的太多太多,不少动作都是下意识。


舞长空最后看向许小言,“暂时你有留下的资格了。记住,一个月。好了,今天时间自行安排。明天,开始合练。你们的对手是我。每天三场。唐舞麟不参加,你们私底下磨练默契就好,战术他可以替你们想。但就是不能参加。”


“是。”古月和谢邂两人痛苦的答应着,许小言却是一脸兴奋,有些跃跃欲试。这位帅帅酷酷的舞老师,据说很厉害呢,不知道会厉害到什么程度。唐舞麟则是一脸不关我事,这是舞老师的安排,我没有内幕。


“我会动用魂技。”舞长空丢下最后一句话,白衣飘飘而去……


“魂、魂技?”谢邂有些口吃,“我没听错吧?舞老师是谁,要对我们用魂技?有没有搞错啊?”


“祝你们平安归来!”唐舞麟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星辰

【麟月】愿平安喜乐

2021的最后一天下着雪。

街道被雪所覆盖,几乎是一片白色的天地。常青的树也被白色淡化,像没擦干净的绿颜料。天空与雪连成一片,两侧的建筑既突兀又和谐地立于雪中。耳朵旁传来路上行人踩踏雪“嘎吱嘎吱”的声响,以及小孩子兴奋玩着雪的欢笑声。

时间还早,但天色有些昏暗。不知名的鸟盘旋在空中,停在电线上,歪着头似是饶有兴趣看着街上低头来往的人。抱怨着老板的无情,抱怨着元旦还要上班,人们低语着,在心中狠狠怨着,却还是提着包赶着上班时间。

城市似是一如既往的繁忙。

轻轻呼出一口气,唐舞麟将手里的咖啡一饮而尽,他揉了揉眉心,眨眨眼,转而投入平板电脑的...














2021的最后一天下着雪。

街道被雪所覆盖,几乎是一片白色的天地。常青的树也被白色淡化,像没擦干净的绿颜料。天空与雪连成一片,两侧的建筑既突兀又和谐地立于雪中。耳朵旁传来路上行人踩踏雪“嘎吱嘎吱”的声响,以及小孩子兴奋玩着雪的欢笑声。

时间还早,但天色有些昏暗。不知名的鸟盘旋在空中,停在电线上,歪着头似是饶有兴趣看着街上低头来往的人。抱怨着老板的无情,抱怨着元旦还要上班,人们低语着,在心中狠狠怨着,却还是提着包赶着上班时间。

城市似是一如既往的繁忙。

轻轻呼出一口气,唐舞麟将手里的咖啡一饮而尽,他揉了揉眉心,眨眨眼,转而投入平板电脑的屏幕上。

“舞麟,”驾驶位上的唐舞桐一边看着前面的车况,一边不住地往唐舞麟这里看,眼里不住泛起心痛。“别太累了。事务不是还有谢邂他们吗,你已经很多天没睡好了。”

“没事的姐,最近是忙了点,毕竟要到元旦了。元旦就可以空出来了。”唐舞麟视线不曾离开屏幕,一边说一边打字。屏幕照着他有些消瘦的脸,眼睛下还有淡淡的黑眼圈,散乱的黑发被他随意地披在肩上。

“公司真是的,还要搞什么联欢晚会,这都最后一天了。”唐舞桐嘀咕着,猛地一踩油门,赌气般超过了前面一辆慢吞吞的车。

路上的车比起往常少了很多,唐舞桐很快就到了公司楼下。唐舞麟关上电脑,轻出一口气,随着唐舞桐下车。

“完了?”

“嗯。”

“晚会在哪知道吧?我要去另外一层,记得照顾好自己。客户敬酒也不要喝那么多,意思意思就好了,不会怎么样的。还有啊,应付不来就找个借口出去透透风,不要勉强自己,你最近太累了。”唐舞桐拉着唐舞麟进了电梯,絮絮叨叨地对他叮嘱。

“知道了姐。”唐舞麟颇随便地答应着。

“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对自己上点心啊。”唐舞桐瞪了他一点,“真搞不懂公司,为什么还要分两层办晚会。”

“好了姐,我都这么大个人了肯定能照顾自己的啊。”电梯停下了,唐舞麟安慰似的笑了笑,挥挥手走出电梯。

“有问题就上来找我啊。”唐舞桐朝着他喊道。

“好。”电梯门缓缓关闭,在空隙中,唐舞桐只看见唐舞麟的后背。








晚会来了不少人。

大厅被装饰的五光十色,从天花板垂下的吊灯把大厅照的流光溢彩。披着精美桌布的桌子承载着因折射灯光而变得绚烂的高脚杯。先生小姐们来往于各个桌子,身上礼服的亮片闪得晃眼。

唐舞麟刚进来的时候有被晃到。他默默地吐槽着公司的审美,走到暗一点的地方端起一杯酒静静待着。

为了掩盖一下他疲惫的神色,许小言特地挑了一件不起眼的西服,在他脸上化了淡妆以遮盖眼圈。不过唐舞麟的确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虽然如此穿着还是被好几个女士搭讪了。

唐舞麟淡淡地笑着,礼貌又委婉地拒绝了前来搭讪的人。他的目光扫过全场,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像被烫到一样,唐舞麟迅速收回视线。他骨节分明的手摩挲着杯子,颇不自在地往黑暗处挪了挪。

她也来了啊。




古月今天有点心神不宁。

商业酒会大概都是一个样,大家碰杯喝酒笑一笑,背后老狐狸不知打什么鬼主意。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古月见得多了,对付这种酒会已是轻车熟路。

好几个青年凑上来,围着古月。她今天一身银色长裙,黑色发丝束成马尾垂下,深邃的紫色眼眸里带着疏远,让得不少青年忍不住上前。与往常不同,她略带急切地应付着周围吵杂的声音,眼睛在会场扫来扫去。

没有,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没来由地感到心有些痛。

明明处于包围中,古月却有一种孤独感,身边空落落的。









就在几个月前,他们还是一对偷摸摸谈恋爱的小情侣。

古月还记得她拒绝唐舞麟的那天。

他们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唐舞麟兴致颇高地跟她讲着一些趣事,但古月显得心不在焉。

唐舞麟疑惑地在她面前挥挥手,古月皱了皱眉,伸手拍掉了他的手。

“没事吧?”唐舞麟狐疑地问,“古月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古月的眼睛黯淡下去,她垂下头,手撩着自己的头发,缓缓说道,“我们分手吧。”

唐舞麟愣住了,伸手放在她的额前,囔囔道:“没发烧啊?”

“舞麟,”古月没好气地拿掉他的手,“…我是认真的。”

古月好像是认真的,唐舞麟愣愣地看着她决然的眼睛,半响说不出话。

好突然。转变得太快让唐舞麟有点适应不来。

“……”

一片沉默中,唐舞麟慢慢开口。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唐舞麟默默地看着她的眼睛,想看出一点点的痕迹,但她眼睛里只有决绝。

他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看着他慢慢远去,古月终于绷不住脸,眼泪从眼眶里缓缓流出。她的脑海里浮现出那时的声音:

……

“古月,你怎么可以和他在一起!你应该知道我们可是最对立的竞争对手!你这样做把我们整个公司往哪放?”

“立刻分手。否则就不要再见面了。”

……

分手后古月再没给他发过消息,唐舞麟也默契地毫无半点音讯。

古月的工作被刻意地安排到远离唐舞麟的地方,唐舞麟也开始忙于工作,似是要借此麻痹自己。

两个人犹如两条平行线,再无相交。









但古月忍不住了。

她好不容易装着毫不在意他的样子,才换来这么一次到他公司参加晚会的机会。

她不想在这群人中浪费时间,找了借口匆匆离开会场。她提着有点长的裙摆,穿梭在没有人的过道上。

路过一扇窗户时,她猛地停下了。

有个人坐在窗台上。

那个人逆着月光,看不清脸。古月眯起眼,凑近看,那张脸正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唐舞麟坐在这睡着了。

他的头微微靠着窗户,黑发散开,凌乱地沿着肩膀滑下。眼睫毛随着他均匀的呼吸上下颤动。虽然不明显,但古月还是敏锐地发现他的眼圈及脸上的疲惫。

真是个笨蛋,怎么坐这睡着了。古月想着,握住了他的手,心疼地揉了揉他睡梦中仍然紧皱的眉头。

唐舞麟微微动了动,眉头渐渐舒展开。

“对不起。”古月低低地说。

“真是个傻瓜,也不用那么拼命啊。”

古月絮絮叨叨地说了些许事,抬头看唐舞麟突然动了动,握住的手紧了几分。

唐舞麟慢慢睁开眼睛,在一片朦胧中好像看到了她的身影。

“…嗯?”他完全看清了眼前的人,不禁愣了愣。

“古月?”

“嗯。我在。”

唐舞麟想问她的所有话,在此时都说不出口。他们就这么默默对视。

“…傻瓜,为什么这么拼?”

“也没什么…”唐舞麟不自然地转头看外面的月亮,他的耳朵诡异地红起来。

“没我你就这么乱来?”

“有什么关系…”唐舞麟嘀咕着,突然被猛地转过来。古月挑着他的下巴,直勾勾地瞪着他,嗤笑一声。

“算了,”古月勾起一抹笑容,“还是我亲自看着你,免得你干点什么傻事出来。”

“…?”唐舞麟脸上立马浮起红晕,傻愣愣不知道看哪里。






















愿你平安喜乐。只要你平安喜乐。


瑾风·翎月
第一次双人封 这衣服,不比那绿...

第一次双人封

这衣服,不比那绿不拉几的校服好看?

第一次双人封

这衣服,不比那绿不拉几的校服好看?

未语画

“唐舞麟,看。”


她夸张地展臂,向两侧拼命延伸的手臂,凹出一个欢迎参观自宅般,得意又嘲讽的姿态。


地面上,魂兽大军嗷地扯开嗓子,气氛被主帅的意气风发调动,千军万马吼得震天动地,排山倒海。


“这就是你轻信的代价。”她勾起一抹很是适合她那般美艳脸庞的,风姿顿生的笑,毫不遮掩那些讽刺,甚至额外放大了,裱进相框,高高悬挂在素白背景上,才配得上那肆意、挑衅的绽放,展示在他笔直沉默的视线中。


恨我吗?不恨我吗?你应该恨我,这是你理所应当的权利。她抿着嘴,想象他竖起秀气的眉毛,愤怒诘问,她还从没见过唐舞麟会有那种表情。这样的想象令她几乎想要笑出声,但她及时阻止了那些想溢出唇瓣的低笑,...

“唐舞麟,看。”


她夸张地展臂,向两侧拼命延伸的手臂,凹出一个欢迎参观自宅般,得意又嘲讽的姿态。


地面上,魂兽大军嗷地扯开嗓子,气氛被主帅的意气风发调动,千军万马吼得震天动地,排山倒海。


“这就是你轻信的代价。”她勾起一抹很是适合她那般美艳脸庞的,风姿顿生的笑,毫不遮掩那些讽刺,甚至额外放大了,裱进相框,高高悬挂在素白背景上,才配得上那肆意、挑衅的绽放,展示在他笔直沉默的视线中。


恨我吗?不恨我吗?你应该恨我,这是你理所应当的权利。她抿着嘴,想象他竖起秀气的眉毛,愤怒诘问,她还从没见过唐舞麟会有那种表情。这样的想象令她几乎想要笑出声,但她及时阻止了那些想溢出唇瓣的低笑,它们不甘地在喉头成片颤抖地徘徊。


她看出,有一瞬他差点问出那句“为什么”,但幸好在他吐露之前,他已知觉到,这是最连口舌都无需浪费的一句话。所以,他转而与她陷入长久而沉默的对视。但她的脸已快笑僵了,不得不打破这无用的沉默,它因人类方一扇扇愤怒混杂希冀而的脸孔无趣得令人焦灼,一次次创造奇迹的经历在人类方首领身上累积的期待,就像对魂兽视若死物的财产、工具的先天冷漠那样,鲜明而诚实。


“唐舞麟,你现在知道了,我为什么一再拒绝你。看看这些人类,都在期待着你做些什么。你难道以为可以一直沉默下去?别忘了,这还有千千万我的人质。”她示意了一下被龙神核心操控着心智的人类强者们,终于说出了那期待已久的问题,“恨我吗。”这问话神奇地为她快要用光的讥笑,再度提注了新的力气,她的笑又能维持下去一阵了。


“古月。”他的头颅并不为一丝愤怒而低垂,那肩上弯曲到垮坠的弧线,唯独呈现思考后的悲哀。


他终于抬头,轻轻地笑了,“我不恨你。


“古月,我爱你。”


古月的笑无声地破碎。“哧”地一声,戳破的气球吐干净最后一口气体,敞着漏出块大洞的干瘪橡胶皮,在太阳底下枯萎了。她翻起眼皮,恼恨、不满,目光灼灼地瞪视他,用上十多年来,来自不计其数计划失效、节奏打乱的痛恨。


“唐舞麟。”她几乎忘记把“唐”加上,咬牙切齿地拿翻涌的血液高声呐喊,你真没劲。


“你的爱对我最是没用。”

云羽翎

第16章

是的,只有三人,唐舞麟又迟到了。

古月站在最外侧,然后是谢邂和许小言。

舞长空面无表情的站在老师的位置上。他们似乎对于唐舞麟的迟到习以为常。

许小言向身边的谢邂低声问道“那个队长怎么还没来?他不会忘记时间了吧?”

古月瞥了一眼许小言,没等谢邂回话,她抢着说道“他迟到是常事,估计不会来了,他会在教室等我们。”

谢邂补了一句“要习以为常。”

……

开学典礼还是习惯性的那些话和那些事。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各班班主任将学员们带回班里,再进行新学期的鼓励和教育。真正上课。要明天才开始。

零班当然是最简单的,算上新来的许小言,一共也就只有四个人而已。

“做个自我介绍。”回到班里,舞长...

是的,只有三人,唐舞麟又迟到了。

古月站在最外侧,然后是谢邂和许小言。

舞长空面无表情的站在老师的位置上。他们似乎对于唐舞麟的迟到习以为常。

许小言向身边的谢邂低声问道“那个队长怎么还没来?他不会忘记时间了吧?”

古月瞥了一眼许小言,没等谢邂回话,她抢着说道“他迟到是常事,估计不会来了,他会在教室等我们。”

谢邂补了一句“要习以为常。”

……

开学典礼还是习惯性的那些话和那些事。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各班班主任将学员们带回班里,再进行新学期的鼓励和教育。真正上课。要明天才开始。

零班当然是最简单的,算上新来的许小言,一共也就只有四个人而已。

“做个自我介绍。”回到班里,舞长空直接向许小言说道。

许小言站起身,面对舞长空,她总是显得很羞涩,“大家好,我叫许小言,今年十岁。我的武魂是星轮冰杖。十七级魂力。”

舞长空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一个月,你需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同时还需要证明,你适合零班这个团体。一个月后,决定去留。”

“是。”许小言乖巧的答应着。

舞长空转向其他三人,“一个月的休息,需要重新检验你们的身体状态。同时,检验你们的实战能力。给你们半个小时的冥想时间,调整状态。你也一样。”最后四个字是对许小言说的。

……

接下来的测试,比上一世要好点,整体上有提升,除了许小言没变,唐舞麟没测。

“舞老师,我申请晚上再测试一下精神力。”许小言举手说道。

“嗯?”舞长空看向她,心中一动,“你的精神力晚上会出现变化?”

“嗯。”许小言点了点头。

这本来是她最大的秘密,但是,好胜心得驱使下,让她选择说出来。

“好。”

“休息一下,稍后实战测试,三对一,谢邂,古月,许小言对战唐舞麟。”舞长空淡淡的说道。

谢邂古月闻言一愣,异口同声说道“我拒绝和唐舞麟打,不公平!”

“那我来?”舞长空冷声说道。

“那还是唐舞麟好,”谢邂吓得立马改口。

虽然变态,可是和舞老师相比,唐舞麟比较温柔。谢邂是这么想的。

“开始吧。全力以赴。”舞长空声音从远处传来。

舞长空说完,没等三人反应过来,唐舞麟的蓝银草已经缠在他们腰上。

下一刻,他出现在他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唐舞麟手上出现了一根木棍,给了每人腿上一棒。对谢邂下手重了些。相对于女生,唐舞麟下手比较轻。

唐舞麟回到原来的位置,笑着说道“还是不行。”

谢邂勉勉强强站了起来,一脸幽怨说道“老大,下次,麻烦给我们一个出手的机会,不然,太狼狈了。”

“行啊。”

古月也是一脸不满,许小言则是惊讶,这出手速度太快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缠上了。

这人真是怪物,许小言是这么想的。

龙恒旭来到舞长空的身旁“你确定他们就这实力?那还怎么给你们加大投入?”

舞长空瞥了一眼龙恒旭,冷声到“你行你上,你要是反应过来了,我承认,他们是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就别投入了。”







瑾风·翎月
古月的腰不是腰 是夺命三郎的弯...

古月的腰不是腰

是夺命三郎的弯刀

嘶流~

古月的腰不是腰

是夺命三郎的弯刀

嘶流~

毒Adan
宝可梦大集结:让我古月鸟叼只皮卡丘给大家助助兴!
宝可梦大集结:让我古月鸟叼只皮卡丘给大家助助兴!
小山词来【knyuri】

是时候发发今天摸的斗罗大陆了!

小学就开始摸斗罗系列的鱼,至今仍未长进……

p1小舞参考漫画版,望喜欢,勿喷

是时候发发今天摸的斗罗大陆了!

小学就开始摸斗罗系列的鱼,至今仍未长进……

p1小舞参考漫画版,望喜欢,勿喷

镜乡中特摄
不打就滚古月还是这么硬啊我在看动漫
不打就滚古月还是这么硬啊我在看动漫
拓杩老师看特摄
放假了!古月回家了!真是舍不得呐我
放假了!古月回家了!真是舍不得呐我
镜乡中特摄
古月老婆进了传灵塔要和分开了动漫
古月老婆进了传灵塔要和分开了动漫
镜乡中特摄
古月错过了上学时间也可以和进一个
古月错过了上学时间也可以和进一个
镜乡中特摄
古月大佬我以后就跟您混了
古月大佬我以后就跟您混了
情怀动漫
古月真的是太美了谁见了也想娶回家我在
古月真的是太美了谁见了也想娶回家我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