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古装剧

15941浏览    11808参与
彤彤说剧
少年意外寻得无双剑匣,并成为了它的主人!
少年意外寻得无双剑匣,并成为了它的主人!
爱之蔓影视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用游戏视角打开古装剧,你能否完成帝王大业?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用游戏视角打开古装剧,你能否完成帝王大业?
彤彤说剧
五岁孩童竟背着棺材,要争夺天下第一!
五岁孩童竟背着棺材,要争夺天下第一!
咕风动漫
同学赛场上被隔壁学校嘲讽,没想到男主是个硬茬子
同学赛场上被隔壁学校嘲讽,没想到男主是个硬茬子
咕风动漫
纵使失忆,他将依然守护御坂美琴、食蜂操祈与她们周遭的世界
纵使失忆,他将依然守护御坂美琴、食蜂操祈与她们周遭的世界
咕风动漫
不是每一个中二病,都像小鸟游六花一样幸运。
不是每一个中二病,都像小鸟游六花一样幸运。
花花不语映剪辑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这剧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彻底刷新古装剧的定义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这剧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彻底刷新古装剧的定义
六福剪辑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古装剧豫剧走路挑战,这感觉也太上头了吧
保护我方城主大人:古装剧豫剧走路挑战,这感觉也太上头了吧
咕风动漫
张小只的想她夏目看不到猫咪老师了
张小只的想她夏目看不到猫咪老师了
咕风动漫
为什么都喜欢苏芳,没人喜欢哈克吗
为什么都喜欢苏芳,没人喜欢哈克吗
咕风动漫
塔子阿姨一直认为夏目是个爱吃零食的腼腆男孩吧
塔子阿姨一直认为夏目是个爱吃零食的腼腆男孩吧
咕风动漫
什么夏目,那是我们的妖怪之主
什么夏目,那是我们的妖怪之主
只须君映剪辑
王府小甜心:高分古装剧上线,带你感受王妃的强大气场,全程精彩
王府小甜心:高分古装剧上线,带你感受王妃的强大气场,全程精彩
清酒孤欢映剪辑
戏精女主桃花多:玄幻爱情古装剧,看过剧本的主角就是不一样
戏精女主桃花多:玄幻爱情古装剧,看过剧本的主角就是不一样
咕风动漫
月光下的风 很多妖怪都是重情重义的呀
月光下的风 很多妖怪都是重情重义的呀
小艾追剧
财务大姐不服新人 却不知已经犯了职场大忌
财务大姐不服新人 却不知已经犯了职场大忌
一拾树色

苍兰诀结局32续版

苍兰诀

 

上接影视剧苍兰诀东方青苍挣脱心魔与长珩同往万天之墟求见司命为求小兰花复生之计


33 芳魂玉断归神位 痛斩相思欲舍生


息芸是被门外隐隐的交谈声吵醒的。


等等,这是哪?她记得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赤地姑姑的那个凡人弟子荣昊在息山圣地大开杀戒,要她以命换命,让已经在两族战场殒命的赤地姑姑死而复生。息兰一族世代中立,不问世事,只一心镇压凶神太岁。而镇压一事神女责任尤为重大,自己作为这一代的息山神女,是绝不能有任何闪失的。


彼时息山战力薄弱,荣昊又因为赤地姑......

苍兰诀

 

上接影视剧苍兰诀东方青苍挣脱心魔与长珩同往万天之墟求见司命为求小兰花复生之计

 

 

33 芳魂玉断归神位 痛斩相思欲舍生

 

息芸是被门外隐隐的交谈声吵醒的。

 

等等,这是哪?她记得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赤地姑姑的那个凡人弟子荣昊在息山圣地大开杀戒,要她以命换命,让已经在两族战场殒命的赤地姑姑死而复生。息兰一族世代中立,不问世事,只一心镇压凶神太岁。而镇压一事神女责任尤为重大,自己作为这一代的息山神女,是绝不能有任何闪失的。

 

彼时息山战力薄弱,荣昊又因为赤地姑姑殒命发狂,隐有入魔之兆,故而集息山全族之力竟也一时之间奈何他不得。父母亲族为了确保她的安全,将她化作一颗普通兰花草,投放到了云梦泽,这才保全一命。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这是在哪?父母族人又在何处?

 

息芸轻手轻脚走到门口,听见门外的人轻声道:“小兰花才刚化形,身体虚弱,本座还不能离开她,”门外的声音顿了顿,接着到:“月族事务本座暂时交给巽风处理,你现在立即回苍盐海一趟,协助巽风处理战后事宜。”

 

“是!商阙领命!”

 

息芸在门后默默地听着。月族?苍盐海?为什么月族的人会出现在息山?为何他们言谈间和自己颇为相熟?又为何,听见门外男子的声音自己竟这般难过,仿佛心口被扼住般的酸楚?

 

思量间,又听门外男子轻叹到:“小兰花,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说罢,转身往息芸所在的屋子走来。

 

息芸听见动静,忙返回榻上继续装成不省人事的模样。

 

男子走到塌旁,坐在了塌下的脚蹬上,轻轻拿起息芸的手:“小兰花,快醒来吧。如今仙月两族已经休战,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看到的吗?你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大家都很感激你。咱们的婚礼还没有举行呢,一切事宜都准备好了,就差新娘子你了。还有,长珩也很担心你,只是水云天也有许多要务要处理,他暂时先回去了……”

 

息芸就这么闭着眼听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很快便因为精力不济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是第二日。

 

息芸睁开眼就看见塌旁趴着一个脑袋。是昨天说话的那个人!她想,为什么她看起来那么悲伤呢?连睡觉都皱着眉头。息芸起身准备下床,却突然看见男子的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手镯。她一看见这个手镯心里就有十分奇怪的感觉,既酸且胀,还有一些欣喜。

 

她伸手去摸了摸手镯。一瞬间,万千画面涌入她的脑海中。

 

“夫妻之间,没有尊卑高低,只有荣辱与共,生死相随。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要一起面对。”

 

“如果我不能承担月族万千年来的仇恨,不能让仇恨的车轮从我身上碾压过去,那我又怎么能,怎么配做苍盐海的月主,怎么配堂堂正正地站在你身边,做你的妻子?”

 

“本座看过你穿仙族的衣裳,看过你穿月族的衣裳,后来又看过你穿凡人的衣裳。可最好看的,是今晚这身喜服。”

 

“今天没有月族,没有仙族,我们就当一天的凡人。好吗?”

 

“好。”

 

一祯祯、一幕幕,原来已经过去了三万年,原来她与东方青苍不知不觉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息芸,不,此刻或许是小兰花,泪流满面。

 

神女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时光回溯之法,此法能看到与所触之物相关的任何事情。息芸想起自己少时是个非常顽皮的孩子,常常靠此术法捉弄小伙伴们,却没想到,而今却也是此术法助她寻回了珍贵的回忆。

 

息芸抬手摸了摸泪,重新恢复到无心无情的模样,然后轻推了一下东方青苍:“你是谁?怎如此无礼,入我闺阁还伏在我的榻前?”

 

东方青苍睁开眼:“小兰花!你醒了!你怎么样?现在还有何处不舒服?你……”

 

息芸打断到:“你是何人?在此作何?”

 

东方青苍像是才听见息芸的话,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息芸仿若对他的不可置信视若无睹,“既非息山中人,还请速速离去。”说罢转身便出了房门。

 

东方青苍仍旧呆楞着站在原地,只无可奈何地想着,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一步。

 

“尊上,属下已协助巽风殿下安排妥当战后事宜。神女威能,将士们无有伤亡。现下已安排他们归家。只十万将士的归属问题等待尊上定夺。”商阙闪身出现在房中,冲着东方青苍曲膝回禀道。

 

东方青苍听罢,微微颔首,“本座知道了,”顿了顿接着道,“小兰花醒了,可是她不认识本座了……”

 

商阙这才注意到榻上已空无一人,“兰花仙子醒了?!太好了!”

 

“尊上不必忧虑,定是兰花仙子她苏醒时间尚短,还未融合之前的记忆!”

 

“但愿如此罢。”虽是如此答道,但东方青苍眉宇萦绕的那股忧愁仍旧让商阙揪心。

 

自数万年前跟随尊上左右起,他就从来没有见过尊上如此的忧心。过去不识七情,纵横三界无所畏惧,虽无知无识,可也不会此受伤。而今七情复苏,体味了世间至情,可也经受了世间至伤……

 

尊上如此,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想想结黎……

 

笠日,东方青苍调整好情绪,换下月尊袍服,在后殿云台上找到了正在看书的息芸,“神女殿下,在下是来向殿下致歉的。此前将殿下误认作故人,故此失态。还请殿下恕罪。”

 

“不妨事,既是误认本殿不予追究便罢。速速离去吧,”息芸仍旧一副冷淡面孔。

 

“殿下,在下误认此一遭,也算是与殿下有缘。在下愿留在息山,做一名小仙侍,侍奉殿下左右。”

 

“不必,我喜静,凡事喜欢亲力亲为,也不喜侍从随侍。你们还是下山去吧。”

 

东方青苍伏手又行了一礼,“请殿下恩准,给在下一个向神女致歉的机会。”

 

息芸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既如此,你就先暂时留在息山罢。”

 

息芸回到内殿之后,便开始打坐调息,思绪却不由自主地想到昨晚去见了玄武上神的情景。在自己还是小兰花的时候就见过玄武上神。只是当时对于玄武上神所说的事一知半解。

 

忽又想起长珩最初带自己来息山时的场景,“这世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只知道我爱东方青苍是真,他爱我也是真。这就够了。

 

现在想想,虽然自己仍旧坚持当初所想,可由于荣昊所为,凶神太岁再度现世。自己作为息山神女,有镇压太岁护佑苍生之责,初代神女为镇压太岁元神散尽,自己才刚化形回归神位,又如何有把握全身而退?

 

既是注定的死局,又如何忍心东方青苍承受得而复失的痛苦?虽我爱众生,可他却是我众生之中的唯一挚爱。不如让他以为小兰花就此消散,此般痛楚早已承受过一次,大木头心智顽强,必不会再入囹圄。

 

念及此,息芸只能勉力让思绪沉淀下来,不再凝神去关注东方青苍的动静。

 

厨房里,东方青苍正往晨起时接的朝露水里加东西,“这方法真的会有效吗?”

 

“尊上,我们在云梦泽时,我跟结…黎…一起看过云梦泽的话本子,里面的书生少爷挽回失忆的小娘子都是这么做的!肯定有效!”商阙一脸肯定地道。

 

“本座就信你这一次。”

 

扣!扣!扣!

 

“神女殿下!”东方青苍轻扣息芸房门,“神女殿下,属下可否进去?”

 

话音未落,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何事寻我?”

 

“殿下,这是属下晨起接的朝露水,里面已经加了七种花蜜八种草药,对神女的草木元神很有好处。”

 

 息芸看了一眼碗中的朝露水,晶晶莹莹的散发着甜香,“不必了,我今日已经调息过了。”说完从旁擦身,往外走去。

 

东方青苍就这样看着她一步不停往前走着,直到飞身离去都再未回头。

 

商阙走到东方青苍身边,“尊上不必气馁,您才仅试过朝露呢。当初在水云天您和仙子还一起做了很多事。我们一一复原来,仙子总会想起来的。”

 

“没错,我们还有很多的回忆,总会有有用的一个。”

 

午时将至,东方青苍又捧着一个瓷碟来到了云台,“殿下,这是我做的鲜花饼,您已经看了许久的书了,吃点东西解解乏罢。”

 

“我业已辟谷,早已不必进食。你自己用罢。”说罢,再次起身离去。

 

笠日清晨,东方青苍又去敲了息芸的房门,只是敲了半晌,也无人应门。东方青苍忽然想到,此时才卯正三刻,小兰花八成还未睡醒。

 

这时,背后突然响起了声音,“你在干什么?我说过不要打扰我,你却在在门外窥伺?”

 

“神女恕罪,属下来此是想邀请神女一同去瑶光峰沐浴晨光,对您恢复神力也有好处。”

 

“你可知现在已是辰时。每日卯上一刻我就会去瑶光峰冥想。且修行之人理应勤勉自律,怎可像你这般如此懒惰。”

 

东方青苍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久久不语,浑身再难动弹。

 

连贪睡赖床的习惯也变了吗……

 

长珩听说小兰花化形却失忆的事后,就立刻从水云天赶到了息山,“小兰花,你回来了!你还记得我吗?”

 

“长珩仙君,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只我有一件事,想请你相助。”息芸顿了顿接着道,“息山与水云天世代联姻是为了激发无上神力,更好地镇压凶神,护佑苍生。而今太岁再度现世,我与你的联姻至关重要。”

 

“联姻?你……那东方青苍呢?他怎么办?”长珩问到。

 

息芸忍痛忽略长珩的话语,接着道,“我们必须借助联姻一事,寻找开启无上神力的法门。”

 

长珩这才明白了息芸的话中之意,“你不是真心想与我成婚,只是想借此寻找开启神力的法门,对吗?”

 

“小兰花,你变了。”可也没有变。

 

“长珩仙君,息芸从前还做小兰花时,不更世事。对长珩仙君更是将感激错当仰慕。得知你是为我才寻得奇幻流萤石时,我便知了你的心意。只是,我如今想对你说的仍旧同当日忘川河畔一样。仙君高山仰止,望仙君能寻得自己真正的有缘人。”

 

“那东方青苍呢?而今你又为何要装作不认识他?”

 

息芸只转头默默的看着息山远处。

 

“神女巫芑魂飞魄散方才镇压得太岁万载。而今太岁逃脱封印,你怕自己无法全身而退,让东方青苍再次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故而如此行事。对吗!”

 

“你和东方青苍有情,可你却宁愿和他对面不识,也不叫他承受这种痛苦。那我呢?你怎么能叫我娶了你,又亲手送你去死呢?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长珩恍惚间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痛得难以呼吸。

 

“长珩,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什么对不起,舍弃你的性命我做不到!”长珩红着眼低吼道。

 

“长珩,我请求你帮我!”

…… 

商定了事宜,长珩就刚行至门口就被东方青苍叫住,“很得意吧,小兰花忘记了本座,只记得是与你有婚约的神女,你很快便能如愿以偿,与她成婚。”

 

“我为何得意?东方青苍,你就如此看轻我长珩,看轻我对小兰花的感情吗?我对小兰花的爱不比你少一丝一毫。当日在苍盐海我将她托付给你,可你保护好她了吗?”

 

“你给我听好了东方青苍,我和你一样,希望小兰花回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