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雷加洛

2423浏览    53参与
井出春江

加洛·提莫斯抬起头吻了一下他的脖颈,他低下头,问那孩子:“为何?”小孩子只是笑嘻嘻的翻开手中台历的一页,指着那画着红圈的日子:“今天是父亲节,这是父亲节礼物。”古雷·佛塞特沉默不语,试图张口却觉得上唇如铅重——这礼物过于沉重,他甚至觉得这一个吻有特殊的意义,但是这只是因为单纯的身高原因罢:佛塞特如此想着,但是特殊的意义挥之不去...不该如此。

佛塞特想着。不该如此:他尚且是孩子——即使他年方十六。灭火、灭火,司政官心里想着,他觉得小孩吻过的地方热得发疼。灭火,快帮我灭火——消防员就在身边。佛塞特低下头,右手抚过对方的下颌。如铅重的上唇在这一瞬间突然失去重量,他说:...

加洛·提莫斯抬起头吻了一下他的脖颈,他低下头,问那孩子:“为何?”小孩子只是笑嘻嘻的翻开手中台历的一页,指着那画着红圈的日子:“今天是父亲节,这是父亲节礼物。”古雷·佛塞特沉默不语,试图张口却觉得上唇如铅重——这礼物过于沉重,他甚至觉得这一个吻有特殊的意义,但是这只是因为单纯的身高原因罢:佛塞特如此想着,但是特殊的意义挥之不去...不该如此。

佛塞特想着。不该如此:他尚且是孩子——即使他年方十六。灭火、灭火,司政官心里想着,他觉得小孩吻过的地方热得发疼。灭火,快帮我灭火——消防员就在身边。佛塞特低下头,右手抚过对方的下颌。如铅重的上唇在这一瞬间突然失去重量,他说:“或许我要给你一个回礼,这是司政官对消防员的特殊嘉奖。”

加洛说他准备好了,胸膛讨好似的直挺,等待着司政官发放奖章。......奖章?这种时候会在家里准备好这些东西吗?总之他乖巧的等待着,然后司政官给了他一个吻。与加洛那单纯得不行的吻不同,年长的人总是对此轻车熟路——但是不应该对自己的孩子这样。佛塞特闭上眼,他是对方的义父、对方的上司、对方的火源(即使对方根本不知道这男人身体里藏着火)。总之两个人开始接吻,舌尖纠缠在一起。消防员也只是乖巧的回应这特殊的嘉奖。

纠缠了几分钟才互相拉开距离,就好像升起国旗以后辉煌的归队——司政官开了口:“你是我养大的。”消防员只是回应道:“那我只能是你的了。”佛塞特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这小孩去哪里学的无赖话语,但是他心底却莫名的躁动。他开了口,他说:“你只能是我的。”

快灭掉我身上的火罢!古雷·佛塞特内心痛苦的嚎叫。

小孽─ENDLESS

I’ll bring him down〈古雷加洛〉

*一點碎肉。

*走欸謳三Telegraph


節錄:

「再等等。」古雷貼在加洛的耳邊,低沈地說道,濕熱的吐息掃過他紅得像是要滴出血的耳垂,最後再一次將親吻留在加洛的耳根。

「乖孩子。」古雷對他說,「再等等。」


*一點碎肉。

*走欸謳三Telegraph


節錄:

「再等等。」古雷貼在加洛的耳邊,低沈地說道,濕熱的吐息掃過他紅得像是要滴出血的耳垂,最後再一次將親吻留在加洛的耳根。

「乖孩子。」古雷對他說,「再等等。」



小孽─ENDLESS

Endless love〈古雷加洛〉

*推薦BGM:Omoinotake-モラトリアム

*一點碎肉。

*走欸謳三在水底寫字


節錄:


不要了。

拜託。

求你了。

放過我。

他真的會因此死去,然而古雷只是用空下的那隻手與他的手掌交握,與加洛十指緊扣後,為他帶來更多的愉悅和快感——彷彿永無止盡一般。


【END】

*推薦BGM:Omoinotake-モラトリアム

*一點碎肉。

*走欸謳三在水底寫字


節錄:


不要了。

拜託。

求你了。

放過我。

他真的會因此死去,然而古雷只是用空下的那隻手與他的手掌交握,與加洛十指緊扣後,為他帶來更多的愉悅和快感——彷彿永無止盡一般。



【END】

小孽─ENDLESS

Tell me if you're ready〈古雷加洛〉

*電愛

*走欸謳三Telegraph

節錄:


「你會聽話,對嗎?」

*電愛

*走欸謳三Telegraph

節錄:


「你會聽話,對嗎?」

糖软小南瓜

【all Galo】GV关系 3

  • 本章是mob galo,窒息预警

  • 走瓶论,不需翻墙,就有点慢


我还能撑到lio出场吗 ಠ_ಠ


  • 本章是mob galo,窒息预警

  • 走瓶论,不需翻墙,就有点慢


我还能撑到lio出场吗 ಠ_ಠ


小孽─ENDLESS

Little snow angel〈古雷加洛〉

*推薦BGM:白安-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關於正在念研究所的古雷和六歲又三個月的加洛剛一起生活的故事。


「旦——那——」

吶喊的聲音把古雷從睡夢中驚醒,睡著之前原本拿在手中的書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在腿上,他把看到一半的書放上一旁的茶几,正想從沙發上起身時,雙腳傳來一陣麻痺感讓他又倒回沙發上。

他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錶,古雷記得自己是在吃完午餐後,把加洛帶進房間裡睡午覺才回書房,拿出那本還沒看完的書,不知道是因為暖氣讓屋內的溫度剛好,還是連續幾天被房裡的小傢伙折騰,古雷坐在沙發上看著手中的書,眼皮卻越來越沉重,最後便昏睡過去——而且一睡著就過去了三個小時。

「加洛。」古雷回過頭對著房門喊...

*推薦BGM:白安-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關於正在念研究所的古雷和六歲又三個月的加洛剛一起生活的故事。


「旦——那——」

吶喊的聲音把古雷從睡夢中驚醒,睡著之前原本拿在手中的書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在腿上,他把看到一半的書放上一旁的茶几,正想從沙發上起身時,雙腳傳來一陣麻痺感讓他又倒回沙發上。

他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錶,古雷記得自己是在吃完午餐後,把加洛帶進房間裡睡午覺才回書房,拿出那本還沒看完的書,不知道是因為暖氣讓屋內的溫度剛好,還是連續幾天被房裡的小傢伙折騰,古雷坐在沙發上看著手中的書,眼皮卻越來越沉重,最後便昏睡過去——而且一睡著就過去了三個小時。

「加洛。」古雷回過頭對著房門喊,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然而並沒有加快腳上的知覺恢復,而緊閉的門內也沒有傳來回應。

他嘆了一口氣,稍微從沙發上側過身,又往房門叫了幾次,平時不論在做什麼都一定會回應他的孩子,卻從吵醒古雷的那一聲吶喊後,再也沒了聲響,那讓他不得不開始擔心起來,又捶了幾下自己的腿,可是麻痺的感覺依然沒有減少。

「加洛!」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清楚狀況的古雷沒有繼續等待,而是勉強拖著只恢復一半知覺的腿,半跳半走地繞過沙發,中間還差一點被地毯絆倒,才來到加洛的房間前。

可是當古雷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卻是空無一人的床鋪,他又往前裡頭走了幾步來到床邊,掀開堆在床邊的毛毯和加洛最愛的黃色抱枕,也打開衣櫃和大抽屜,依然沒有看見孩子的身影。

從心底油然而生的焦慮讓古雷皺著眉頭,他看了很多照養孩子的書,也做了許多準備,但照顧加洛這件事情對他來說,依舊比研究所的研究報告還要難上幾千倍,不,或許是幾萬倍,幾百萬倍——就像是現在這樣的狀況。

他環顧房間內的每個角落,以加洛的身材不可能躲進小小的玩具箱裡,孩子的身高也勾不到衣櫃上方,床底下也掀開找過了,正當古雷打算離開房間去其他地方尋找時,加洛的聲音又再次傳進耳中。

「旦——那——」

這次古雷十分確定自己在客廳裡聽見加洛的聲音的方向是正確的,只不過目的地的距離差了幾公尺,他跟著聲音來源走到對角的窗邊,伸手推開緊閉的窗戶,在放眼望去都被雪花覆蓋的銀白世界裡,出現了一小撮藍色的物體在裡頭攢動——加洛·提莫斯躺在房子後方的空地上,正用自己的身體在雪地裡畫著小小的雪天使。

「你——看——我——畫——的——」正上下擺動著手腳的孩子中氣十足地大喊,古雷順著加洛其中一隻手比著的方向看去,除了正在成型的雪天使以外,空地的上方還有用一個又一個小腳印踩出來的痕跡,歪歪扭扭地拼成他的名字。

「加洛·提莫斯。」古雷感到無奈卻又不知道該拿這個活力充沛的孩子如何是好,他捏著自己的眉頭對著窗外喊道,「你在那邊不要動。」

「好——」加洛用宏亮嗓音回答,古雷一邊從衣櫃裡拿出加洛的羊毛衣和厚外套,一邊想著等等要教育加洛下雪時出門要穿厚一點——或是根本不該在他睡著的時候偷溜出門。

拎著二件保暖衣物,古雷又從衣架上抽了一條圍巾後,大步地踏出加洛的房間,轉身進到自己的房間內,快速地穿上厚毛衣和羽絨外套,隨手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圍巾和帽子,快步地往外走去。

古雷套上雪靴時腳掌還有點麻,但已經比一開始好上許多,但由於太過心急,以致於差一點沒帶鑰匙就踏出屋外,還好在門關上之前他用腳擋住門板,結果還沒完全退去的麻痺感竄上整支右腳,讓古雷眉頭皺了一下,可是他沒有因此停下腳步。

當他帶著衣物氣喘吁吁跑到房子後方的空地時,加洛還在雪地裡,但似乎因為穿得過於單薄,已經不像剛才那樣揮動手腳畫著雪天使,而是一動也不動地躺在雪地中,古雷趕緊將凍僵的孩子從被雪花淹沒的危機中拉起,他用手掌拍掉加洛身上的積雪,一些雪花因為他的體溫融化成水,被孩子身上的紅色棉上衣吸收,成了一個又一個深紅色圓點。

「我不是說過了,出來要穿外套。」古雷蹲在泥濘的雪地裡,將羊毛衣套過加洛的頭,拉直袖子讓加洛的手臂穿過,「冷到躺在雪裡動不了,會感冒。」

「我沒有動不了啊?」加洛的手穿過另一邊的袖子,歪頭看著古雷,「是旦那叫我不要動的。」

拉好加洛身上的羊毛衣,古雷盯著眼前的孩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說不要動,加洛就真的靜靜地躺在雪裡等他來,他把黑色的厚外套披上對方的肩膀,究竟是太傻還是太乖,古雷分不清楚,不過他猜想大概是前者。

「外套也穿上。」古雷抓緊加洛身上的外套衣領,等加洛雙手都穿過袖子,他才鬆開手,「自己拉拉鍊。」

「嗯⋯⋯」被雪凍紅的臉頰微微鼓起,古雷看著加洛有些笨拙地用手指捏著拉鍊頭,試了好幾次還是沒有成功,只好伸手自己把拉鍊拉上。

「謝謝!」加洛在古雷把圍巾繞上脖子時說道,「旦那好厲害!」

「這個誰都會。」古雷把圍巾在加洛的下巴打結,剩下的尾巴塞進外套裡,「之後再教你。」

「好!」

孩子臉上的笑容燦爛,凍紅的皮膚像是抹上腮紅,臉頰的邊緣還沾有些許的泥巴,古雷乾脆摘下自己的圍巾,把加洛臉上的污漬一一擦掉後,再把髒掉的圍巾塞進自己的羽絨外套口袋裡。

「好了,該回去了。」他起身後拍了拍加洛的肩膀,「回去洗澡準備吃晚餐了。」

「我想吃披薩!」

「晚餐吃肉排和豆子。」

原本高舉雙手慶祝的男孩,在古雷說完後,像是隻無家可歸而垂下耳朵的小狗的樣子,讓他不得不改口,「披薩明天再吃。」

「耶!」加洛一聽見明天就能吃到自己最愛的食物,開心地抱住古雷,「我要吃三片!」

「你上次只吃了二片就飽了。」古雷忍不住反駁。

「我長大了,可以吃三片!」孩子抓住古雷的外套向前走著,經過雪水融化成的水窪跳了一下,「我有變重喔!老師說的!」

「好好走路。」

話才剛說完,沒有穿上止滑雪靴的加洛準備下一次跳躍時腳底一滑,還好古雷即時反應,伸手一抓,在跌倒的前一秒抓住加洛的領子。

不知道是被嚇到還是壓根沒有意識發生什麼事情的孩子抬頭望著古雷,他看著那雙過於透徹的眼睛猶豫幾秒鐘,忍不住又嘆氣,溫熱的氣息在冷空氣中形成白霧,很快就消散在空氣中。

為了不要再讓好動的加洛再次跌倒,古雷索性把加洛抱了起來,讓孩子半坐在前臂上,身體靠著他的胸口上,懷中的加洛的確比上一次被古雷抱著的時候重了一點,這時他才意識到,因爲每天都能看見小小的身影在自己的身邊,導致他沒發現加洛一天一天長大——或許有一天,他會再也抱不動這個孩子。

古雷緩緩地向著家門前進,剛才的念頭在古雷的腦海短暫地停留,他還沒釐清那股混著遺憾與無奈的情緒是從何而來,加洛的手臂便抱住他的脖子打斷了古雷的思緒,孩子略高的體溫從貼在他後頸的小小手掌傳來,像是代替口袋中的圍巾似的,他不自覺地往那雙手心靠近一些。

「旦那,你剛剛有看到我寫什麼嗎?」加洛彷彿要說什麼重大機密一般,湊到古雷的耳邊小聲地說道,「那是秘密喔!」

「嗯。」

「那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喔!」把手掌捲成圓形,加洛深呼吸一口氣後開口。

「我最喜歡古雷了!」

說完後的加洛露出大大的笑容,臉頰依然紅通通的,古雷看了孩子一眼,腳步沒有停下,最後只是回了一句:「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忘記你偷跑出去的事情。」

聽著加洛的大聲地發出哀號,古雷不打算承認自己喜歡這個孩子,但他也沒有否認,在屋裡看見雪地上用鞋印踩出來的幾個字時,嘴角不經意地上揚。


 


【END】

决酩

【all加】多手3

送给喵喵的生贺。喵喵真的不需要我多夸。❤️

提前祝喵喵生日快乐!!!

all加洛 注意 里加有,古加有。挺

🔗走言平言仑

前文见合集


送给喵喵的生贺。喵喵真的不需要我多夸。❤️

提前祝喵喵生日快乐!!!

all加洛 注意 里加有,古加有。挺

🔗走言平言仑

前文见合集


辉夜姬与竹

【里加/古加】恋慕者眼中的蓝

警示:

1, 2w6+的贺文,送给77@阿七 和喵老师@喵一声看看 ,祝他们生日快乐。

(不过写到一半发现又臭又长,这啥阴间玩意儿啊我哭了,大家不要介意。)

2, lio视角,情感方面全部单箭头,【lio小三,kray碧池】,介意的慎入。

3, 本来是想社保,结果最后报社了,有我的恶趣味,而且这篇的肉都不是很香,,,

4, Galo是做皮肉生意的,所以有很多不太好的东西,夹带私货花魁花街元素,出戏请见谅

图片(阅读体验更好?) 


警示:

1, 2w6+的贺文,送给77@阿七 和喵老师@喵一声看看 ,祝他们生日快乐。

(不过写到一半发现又臭又长,这啥阴间玩意儿啊我哭了,大家不要介意。)

2, lio视角,情感方面全部单箭头,【lio小三,kray碧池】,介意的慎入。

3, 本来是想社保,结果最后报社了,有我的恶趣味,而且这篇的肉都不是很香,,,

4, Galo是做皮肉生意的,所以有很多不太好的东西,夹带私货花魁花街元素,出戏请见谅

图片(阅读体验更好?) 

 

决酩

【All加洛】多手(1)

是给@喵一声看看的生贺 喵太太超棒

all加注意,本章是古加  🚘

 第一站 (如果打不开就换用流量)

(居然不知不觉写了4k+,好的👌去吃晚饭了)


是给@喵一声看看的生贺 喵太太超棒

all加注意,本章是古加  🚘

 第一站 (如果打不开就换用流量)

(居然不知不觉写了4k+,好的👌去吃晚饭了)


斯莫莫

沒什麼把握...

加洛娃娃太可愛了 讓我忍不住

壞事都給古雷做

沒什麼把握...

加洛娃娃太可愛了 讓我忍不住

壞事都給古雷做

糖软小南瓜

【all Galo】GV关系 2

 *本章古加


  2
  从那之后,公司里关于Lio的传闻就越来越多。一开始,Galo只是通过洗手间的门缝听到女演员们的只言片语,到后来众说纷纭,许多人干脆直接了当地来找Galo,问Lio要来Prome与他合作的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Galo当年被强行塞进一众年轻演员,阵仗可谓大张旗鼓,公司里人人都知道他和Kray关系非同一般。但Galo平时性格随和,活泼爱笑,看上去和寻常阳光冲动的小伙子没什么两样,众人和他谈笑风生毫无顾忌,日子久了,反而将他当作小道消息的可靠来源。
  只有Galo心里清楚,他和Kray之间只剩下流于形式的肢体暧昧。只要Kray愿意透露给他的事,没有哪件还算...

 *本章古加


  2
  从那之后,公司里关于Lio的传闻就越来越多。一开始,Galo只是通过洗手间的门缝听到女演员们的只言片语,到后来众说纷纭,许多人干脆直接了当地来找Galo,问Lio要来Prome与他合作的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Galo当年被强行塞进一众年轻演员,阵仗可谓大张旗鼓,公司里人人都知道他和Kray关系非同一般。但Galo平时性格随和,活泼爱笑,看上去和寻常阳光冲动的小伙子没什么两样,众人和他谈笑风生毫无顾忌,日子久了,反而将他当作小道消息的可靠来源。
  只有Galo心里清楚,他和Kray之间只剩下流于形式的肢体暧昧。只要Kray愿意透露给他的事,没有哪件还算得上是秘密。
  但关于Lio,不管谁问,Galo都一概推说不知。
  传闻不会是空穴来风,Galo又是传闻的主角之一,这话说出来谁都不信。连Lucia都忍不住,在帮Galo做造型时偷偷问他:
  “Galo,Lio要来公司的事你真的不知道吗?”
  “真的不知道啊。”Galo闷闷地哼了一声。
  他半截额头埋在水里,脑袋被热水泡得昏昏欲睡,Lucia正给他的头发涂着软化剂,手指在他头皮上来回按压,弄得他舒服极了。
  “我还以为这么重要的事,Foresight先生应该早就告诉你了。”
  “嗯……”Galo又闷闷地应了一声,声线拖得很长,尾音后滑慢慢减弱,Lucia不知道他是应答,还是快要睡着了。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Galo的手指巴拉住毛巾的下摆,慢慢攥紧。自从两个月前,Kray趁他拍摄前提过一次这件事,之后就再没有任何消息。
  没有短信,没有邮件,没有正式的通知公告,甚至前两周,Polis还推出了Lio新的片子。片子封面是Lio和一个新人演员的合照,Lio依然穿着他那身标志性的黑色皮衣,漆黑的铁链松松缠在他雪白的手上,后头牵着一个男人,像羊一样跪在地上,手撑着地,跟着Lio往前爬。
  之所以是像羊,是因为男人屁|股部位的布料被完整挖去了,左右臀瓣上被人用红色的漆笔写了“乳羊”两个大字。
  灯光打在上面,明目张胆地透着诱人和色情。
  Galo看了那个片子,男人被称作“乳羊”确实够格。Lio已经够白了,他比Lio还胜一筹,滑腻的臀肉在暧昧的光影下像流动的奶糕。他被Lio拴在一辆酒红色的跑车前,深夜里车前大灯直照在他的屁|股蛋上,照出他皮肉的白嫩,臀珠淡淡的殷红,愈发显得两个猩红的大字刺眼,看得人恨不得冲进去,冲那两瓣对准镜头不知羞耻摇摆着的屁|股蛋狠狠地甩上两巴掌。
  可想而知,这个男人会一炮走红,说不定日后会比Lio人气更高。不管哪家GV公司,惯常这样,吸旧人的血,养新人的势,谁知道哪天这些演员的鸡|巴就硬不起来了呢。
  但Galo对这个人不感兴趣,他只是来看Lio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对Lio也不感兴趣,他只是想看看Lio调教人的技术。
  捆缚的技巧、鞭痕的位置、插入的节奏、控场的手段——都还可以,但还是比不上Kray。
  看到一半,Galo就把视频关了,勉强点了个赞。他退出网站,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和Kray的对话框。
  聊天记录定格在三年前。
  “您可以多来看看我吗……”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这里跟家里不一样……”
  “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您?”
  那时候Galo已经21岁,说出来的话却比同龄人幼稚很多。他高中毕业后就被Kray彻底关在家里,调教、羞辱、性|爱和Kray就是他大学的全部课程。平时,短暂地,他会被Kray带出去用餐,或者带到公司里住上一两天,他看上去和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但离家久了,问题就会一点点暴露出来。
  一开始Kray还会简短的回复“不能”“听导演的”“你不该再依赖我”,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耐烦了,干脆不再回复,也不拉黑,任Galo在聊天框里自言自语。
  在那之前不久,Kray单方面宣布不再是他的主人,并劝他搬离他们共同生活了十一年的家。
  Galo离家的那天晚上,刚签完约,试了第一场戏,锁骨处被一个名字长到他记不住、但据说名气还可以的男人咬出了血,见了点骨,留下一个很深的牙印。
  奴隶的身和心都属于主人,只能随主人的心意使用,Galo以往不能对Kray有任何隐瞒,但这天,他从和陌生人做|爱的恍惚和恐惧中缓过神来,第一次学会了耍心眼。
  天已经入了深秋,冷风拂过寒意直接渗进骨头,他直接穿着戏场里半透明的短袖回到家,隔着纱朦朦胧胧地露出被吮到肿胀的奶头,裤子上的腰带松松垮垮的,跟在后面都能看见他半截隆凸浑圆的屁|股。
  一对一的主奴关系很容易给奴隶一种幻觉,他把自己全权交到主人手上,主人就会守护好他,正如Galo,他不相信Kray对他一点点占有欲都没剩下。
  等到他回到家,发现仆人已经将他的行李打包完毕,堆放在门口,Kray坐在长桌的另一头,等着和他吃最后一顿晚餐。
  这次他的餐盆没有被放在地上,餐桌周边的桌椅是齐全的,Kray也不打算让他当脚凳或椅子——长桌的对面摆好了餐椅,餐盘中放好了同Kray盘里一模一样的食物。
  一碗马赛鱼羹,一块鹅肝排和一杯Galo尝不出好坏的红酒——他只会挑选披萨。
  “以后,你要习惯一直像正常人那样用餐。”几天前Kray就那么告诉过他。今晚,Galo准备把Kray这几天说过的话都当耳旁风,他跪在地上,背骨连着臀勾直成一道紧致的曲线,短袖半滑露出锁骨,恰好将伤口对准Kray能看到的方向。
  他爬的很慢,生怕Kray看不清楚他身上的痕迹。但Kray就这样安静地看着他,眼睛细细眯着,连眸子都没有露出来,像是没被眼前景象引起一点兴致。他不时切开一块鹅肝,从容不迫地放入口中,细细品尝。Galo身上的贞操环和铃铛都被取得一干二净,此时他爬得再努力,客厅里也没有一点声响,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他膝行到Kray脚侧,拽住Kray的裤脚。刚刚那一路上,他想着自己应该回忆一下后|穴和肩膀上的刺痛,好顺利地在Kray面前流出眼泪来,博取一丝同情。但他到Kray身侧的一瞬间,他还什么都没想,眼眶里的泪水就像不受控制那样涌出来了。他伏在Kray的膝盖上,哭得那么大声,那么真心实意,将Kray的膝盖都浸得湿透。Kray怀疑,Galo坐在他膝盖上被他玩弄,后|穴出过的最多的水,也没有现在这样多。
  Galo哭得抽抽噎噎,毫无美感,像个小孩子,这样的哭泣只会惹人心烦。但他没有被训练过,Kray只诱导过他如何在自己面前展现最真实的一面。他哭得嗓子都哑了,才终于感受到一个温热的手掌落在他头顶,拍了拍他。
  他瞬间感觉好了很多,抬起头来,隔着不断涌出的透明泪水望向Kray。眼泪流得太快了,他几乎看不清Kray的表情。
  他抽泣道:“我以后可以不去公司吗?我不想去。”
  Kray直接了当地拒绝他:“不行。”
  Galo抽噎了两下,起身抬手狠狠抹了抹眼睛,退而求其次:“那我可以不走吗,我想跟您住在一起。”
  Kray揉动他头发的手停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听Kray答道:“可以。”
  Galo一下子被狂喜击中了,一瞬间眼泪都止住。他抬头看向Kray,脸上情不自禁绽开了笑容,刚要跳起来,Kray很快补充,像是怕他产生不该有的念头:“但除了养父子,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多余的关系。”
  Galo几乎只犹豫了一下,立马就点了头。
  比起让他离开Kray,这已经好了太多了。
  “此外,”Kray的声音继续传来,遥远得如同来自天边一般,“我会带新的奴隶回来,不会避讳你,你也不能阻拦。”
  Galo僵在原地。
  “听清楚了吗?”
  
  
  
 TBC

糖软小南瓜

【all Galo】GV关系 1

*感情线总走向是古加→里加,含BDSM,all,角色崩坏

*本章古加

走ping论

*感情线总走向是古加→里加,含BDSM,all,角色崩坏

*本章古加

走ping论

摩摩納禮

演員架空+F隊長(下下)

之前演員架空貝平的後半部分


密碼提示:

古雷名+加洛名+日本上映日+製作公司


詳細點:

古雷名(英文大寫4字母)+古雷名(英文大寫4字母)+日本上映日期(西曆8字母)+製作公司名(T開頭英文大寫7字母)


都查得到所以恕不回覆提供密碼的要求


去掉♥


ht♥t♥ps://burn♥ed1♥990.wordp♥r♥ess.♥com♥/2020/04/18/%e6%bc♥%94%e5%93%a1%e6%9e%b6%e♥7%a9%baf%e9%9a%8a%♥e9%♥95%b7%e4%b8%8♥b♥%e4%b8%8b♥/♥


之前演員架空貝平的後半部分


密碼提示:

古雷名+加洛名+日本上映日+製作公司


詳細點:

古雷名(英文大寫4字母)+古雷名(英文大寫4字母)+日本上映日期(西曆8字母)+製作公司名(T開頭英文大寫7字母)


都查得到所以恕不回覆提供密碼的要求


去掉♥


ht♥t♥ps://burn♥ed1♥990.wordp♥r♥ess.♥com♥/2020/04/18/%e6%bc♥%94%e5%93%a1%e6%9e%b6%e♥7%a9%baf%e9%9a%8a%♥e9%♥95%b7%e4%b8%8♥b♥%e4%b8%8b♥/♥



 

摩摩納禮
在那之後(3) 厄....民敢...

在那之後(3)

厄....民敢辭在哪????

h♥ttps♥://burn♥ed19♥90.w♥ord♥pr♥ess.com/2020/04/18/%♥e5%8f%a4%e5%♥ae%b6%e5%ae%b6%♥e8%♥a3♥%a1%e9%82%♥a3%♥e4%b♥a%8b♥/♥

把愛心都去掉應該可以用...吧

在那之後(3)

厄....民敢辭在哪????

h♥ttps♥://burn♥ed19♥90.w♥ord♥pr♥ess.com/2020/04/18/%♥e5%8f%a4%e5%♥ae%b6%e5%ae%b6%♥e8%♥a3♥%a1%e9%82%♥a3%♥e4%b♥a%8b♥/♥

把愛心都去掉應該可以用...吧

井出春江

【古雷加洛/kray × galo】高烧 - 1

Summary:淋了一身的雨

————————————————————


    全是他的错,都是加洛·提莫斯的错。古雷·佛塞特无故又生出了怨恨,侧身躺在床上时他恨恨地盯着天花板,他恨那个小鬼阴错阳差闯进他原本安稳的人生再拖着他往泥潭下面走。


    古雷自认为现在能轻车熟路地控制住自己燃烧的火焰,但他觉得他现在很有可能改变燃烧的方式——光是想到加洛那张脸,古雷感觉自己下意识咬牙的动作里能迸出火花。但是古雷·佛塞特在某些时候不会那么憎恨对方,至少看到对方下意...


Summary:淋了一身的雨

————————————————————


    全是他的错,都是加洛·提莫斯的错。古雷·佛塞特无故又生出了怨恨,侧身躺在床上时他恨恨地盯着天花板,他恨那个小鬼阴错阳差闯进他原本安稳的人生再拖着他往泥潭下面走。


    古雷自认为现在能轻车熟路地控制住自己燃烧的火焰,但他觉得他现在很有可能改变燃烧的方式——光是想到加洛那张脸,古雷感觉自己下意识咬牙的动作里能迸出火花。但是古雷·佛塞特在某些时候不会那么憎恨对方,至少看到对方下意识维护自己的行为时,他脑内产生出一种「也许自己不该这么做」的感觉,并且一时解释不清这是出于什么原因。全是他的错,都是加洛·提莫斯的错,古雷·佛塞特这么想着,他感觉到自己心脏的疼痛,不知名的感情和痛觉混作一团。


    全是他的错,都是加洛·提莫斯的错。


   「……混账。」


    古雷勉强忍下情绪带来的疼痛,他听着窗外的雨声,黑着脸想那一头蓝毛的小鬼,也不知道是谁教他随意扰乱别人的生活——反正不是自己,如此想着的古雷翻了个身,思考了一会他终于觉得今天的状况不太对,今天的加洛就好像人间蒸发了,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过了几分钟,可能是内心太过烦躁,让窗外的雨声听起来简直是火上添油。 古雷实在忍无可忍,于是坐起身瞟了一眼床头柜上摆着的闹钟。


    九点半。


    明明只是晚上九点半,连深夜都算不上的一个时间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烦躁,是因为加洛这么久还没回到家吗?他觉得不是,他觉得这件事没资格让他生气,他宁愿再也见不到那个叫加洛·提莫斯的人。


    ——但是仔细想来,这件事以外也没有别的理由了。 古雷·佛塞特咬着牙,喉管发出模糊不清的音节。他知道自己在生气,因为心里的火烧得正旺,他感觉得到自己情绪不自主的变化。生气的缘由,他猜测其中一部分是因为加洛到现在还不回家、连一条短信都没有发过来,而另一部分是因为担心对方的自己。


  想到他自己,这个名叫古雷·佛赛特的司政官,如今会为了自己认知里那个就算十六七岁了精神上还是小孩子的少年担心,他就越发烦躁。如果此时放出普罗米亚来燃烧,那自家房顶大概也要被掀飞再燃烧殆尽了。 也许可以达到重现八九年前他把加洛·提莫斯家烧得差不多一干二净的场景的程度。


    联系上之后得好好审问他。


    古雷顺势拿起闹钟旁边的手机,正打算打个电话,却听见居室外大门门锁转动的声音。他拿起手机的手颤抖了一下,又把它放回原处。「倒是省了打电话的工夫,这次得问清楚了。」如此想着的他穿上拖鞋就打算往外走,隔着居室门能听见外面比以往沉重的脚步声,他皱了皱眉。


    今天与平常不同的地方太多了。他转动着门把手,打开了居室的门。


    打开房门走到客厅后,古雷看到了还穿着制服的加洛,加洛刚打开门扶着墙的样子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淋了一身的雨水回来,确实没什么不同。脸上还沾着水滴,而头发与刚得到没多久的制服被雨全部打湿。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抬起头,加洛抬起头的速度比古雷稍微慢了些,四目相对后是短暂的沉默。古雷从加洛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的状态不是很好,平时看着凸显活跃感的蓝毛被雨水淋湿得耷拉在脸侧,像是他心里那热烈的灭火魂也可以被雨水浇灭——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障碍又能少了几分。如果现在能许愿的话,古雷·佛塞特肯定会说出类似「让那个讨厌鬼不要成为他的阻碍」的愿望。 两个人一开始都没说话,气氛就此凝固着,像是空气中掺杂了连锁冰结弹。半分钟后,古雷还是先走到对方身边开了口:「加洛,你这是怎么回事?」


    「……老大。」加洛小声的说着,身体刚踏出去几步路就摇摇晃晃的,「……」听到对方一如往常的叫出自己心里最讨厌的称呼,古雷只是沉默了几秒后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句,但是他也只能一如往常的装着烂好人,在加洛摔倒之前用右手扶住他的肩膀,等他稍微稳住了身体后再习惯性的用手去触碰他的额头。


    好凉。加洛暗自感叹着,大脑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勉强维持着意识,感受到古雷手心温度时他暗自想着,略微冰凉的温度让他稍微比刚才清醒了一些。


  「你发烧了。」古雷只是刚用手抚上加洛的额头就说了出来,但是加洛并没有回答,半合的眼看起来还是晕沉沉的,惹得古雷叹了口气。


   「先带你去洗澡,出来之后等你吃完药再算这笔帐。」


    没装上机械臂确实难以行动,他顾不上自己衣服被沾湿,只能用一只手揽住对方的腰,再把对方扶到浴室里。其实古雷触碰到加洛额头的时候他就觉得温度不低。换句话说就是,谁都知道这种情况是高烧,除非那个人是个傻子。古雷睁开眼看了一眼身旁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加洛,很明显这个淋雨回家的死小鬼就是一等一的傻子。想到这里古雷自觉的加重手上扶着对方腰侧的力度。 每次都给别人添乱,这次也不例外。


    古雷·佛塞特只在心里说着这句话,然后转过视线不去看对方。好在古雷的力气不小,他觉得能把对方拖进浴室里也算成功了一半,大约是加洛的意识稍微恢复了点,虽然只是坐在浴缸里,但是他终于有力气侧着头看着对方。


   「……古雷,我……」


   「别说话。」 闭上眼睛的古雷只是用刚好能让加洛听见的声音终止了话语的开端,让加洛把差点说出来的后半句话又急匆匆咽了回去。这个一头蓝发的小孩总能搞砸事情,至少古雷·佛塞特是这样认为的。这时候的加洛让古雷想起自己刚把对方带回家收养的时候,那个无助、不知所措、只能依靠自己的那个稚嫩小孩。


    「自己脱衣服能行吗。」虽然古雷说了出来,但是实际上手部的动作比语言更快,体现在他的话只说到一半,却已经伸手开始帮忙脱下加洛身上已经完全湿透的救火队队服。愣了几秒后,对方终于小声的「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那时外套已经被脱下,里面的T恤衫被古雷从下面往上掀起到腰,手背刚好无意识的触碰到加洛的侧腰。


    「怎么了吗?」


    「我自己来也行……」加洛小声的说着,然后把头转到靠着墙的那一边,避开古雷的脸。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古雷一言不发的收回了手,直到自己看着加洛自己脱完了衣服才站起来开口:


    「那我先出去了。」


     听到这句话的加洛转过头眨了眨眼,回过头的速度明显比自己脱衣服的速度还要快。他看着对方也沾上了水的白衬衫,回答的速度也比刚才快了很多:「那个……等一下……你的衣服也湿了。」


    古雷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衬衫,大概是把加洛扶进浴室时被那件已经被雨水打湿得惨不忍睹的外套蹭到的。「……要不你也洗个澡吧。」加洛见对方闭口不谈,只能缓解气氛似的小声说着,顺着自己原本的目光循迹而上盯着对方闭上的眼睛。实际上,加洛很害怕古雷因为这件事生他的气,晚归就算了,还淋着雨回家。


    「……这家伙是在看我有没有生气吗,就算要观察,这样子也太明显了吧?不过这个神情有点似曾相识。」


    古雷·佛塞特如此想着,终于在某个时刻嘴角控制不住的抽动着。


    狗。他想起来了,很像狗——看这相同的眼睛,相似的神情,还有小声说话的模样。


    ……绝对就是一只在示好的哈士奇!


    「这家伙……」古雷·佛塞特在心里自言自语着,想到这里的他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仰,如果是其他人施展出这种神情倒还好,可是现在用着这招的是加洛·提莫斯。


    那个被他害惨了的人,他无法拒绝。


    即使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接受加洛·提莫斯的这个建议,按理来说他应该恨、应该无视、应该远离这个令他想起身体内难以抑制的普罗米亚的人。 古雷·佛塞特无法拒绝,这个带着一丝孩子气的少年每一次都是例外。


    「我去找换洗的衣服。」古雷只是转过身走出去后关上浴室的门,隔着磨砂玻璃门的脚步声听起来比以往沉重几分。加洛松了一口气,至少对方没有说出拒绝,就代表他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惹得与自己同居的普罗米波利斯司政官大发雷霆,而今天与对方相处的时间也可以变得格外的多。


    虽然把自己整成这副落魄样子,但是加洛·提莫斯已经觉得无所谓了。他的嘴角不自知的上扬着,全然不在意随意被丢进旁边桶内刚领回来并没有几天就被自己整得惨烈的新制服,以及稍有好转但还是不舒服的身体。


    果然还是争取那点能跟老大共处的时间比较重要吧。 他闭上眼,自觉的脱掉身上的黑色T恤衫,对方手背的温度和触感还存留在他的记忆里。


    古雷·佛塞特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倒不如说这一整个晚上都不对劲。他能听见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吸气声,快步走回居室之后背抵着锁上的门,身体重心不稳的滑坐在地上。他没有试着站起来,只是闭上眼回想刚才的情景。加洛·提莫斯确实不是小孩了,至少身体上表现如此。譬如这几年猛涨的身高、叠加的年龄,小孩不经意间长成少年后日积月累拥有的独立,还有手背无意间蹭过对方腰侧的触感。


    古雷·佛塞特承认,加洛·提莫斯确实变得有些成熟了。过了几秒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他在承认自己本该无视和厌恶的事实,但是今天却没有以往那种对加洛的抗拒、恼怒和反胃感。就好像他以前从碧儿茹那里听到那个被他憎恨的少年拼命的维护他的事迹时,他遮于背后的手握成拳,心里愤怒的火焰却占比很小。


    「又跟同年级的同学打架了吧。」碧儿茹低着头看手上的数据,然后小声说了一句。但是古雷只觉得悲哀。 只有悲哀。古雷·佛塞特如此想着。


*

井出春江

随笔×2   

p2加古加 p3古加(很淡)

随笔×2   

p2加古加 p3古加(很淡)

小孽─ENDLESS

Someone to Stay〈古雷加洛〉

*推薦BGM:Vancouver Sleep Clinic - Someone to Stay


夢。

古雷不知道在雪地裡走了多久,雪深及膝,而他牽著只到腰那麼高的小加洛不斷前進,每次踏出的腳步都很困難,尤其是身旁還有一個孩子。

他忘了自己堅持的理由,吸進肺裡的空氣很冷,像是要把內臟和骨髓都凍結一般,可是古雷還是緊握著加洛的手,向著未知的方向前行。

森林裡的樹木被厚厚的積雪覆蓋,白皚皚的雪地裡只有些微深綠色點綴著,他又走了幾步,身旁的加洛突然跌進雪中,古雷趕緊拉起孩子的手,然而對方只是拍掉紅通通的臉上的雪,沒有哭泣,加洛舉起手指向遠方,即使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古雷還是曉得孩子想表達...

*推薦BGM:Vancouver Sleep Clinic - Someone to Stay



夢。

古雷不知道在雪地裡走了多久,雪深及膝,而他牽著只到腰那麼高的小加洛不斷前進,每次踏出的腳步都很困難,尤其是身旁還有一個孩子。

他忘了自己堅持的理由,吸進肺裡的空氣很冷,像是要把內臟和骨髓都凍結一般,可是古雷還是緊握著加洛的手,向著未知的方向前行。

森林裡的樹木被厚厚的積雪覆蓋,白皚皚的雪地裡只有些微深綠色點綴著,他又走了幾步,身旁的加洛突然跌進雪中,古雷趕緊拉起孩子的手,然而對方只是拍掉紅通通的臉上的雪,沒有哭泣,加洛舉起手指向遠方,即使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古雷還是曉得孩子想表達的意思——他們必須再前進,直到不能再前進為止。

他們重新邁出步伐,緩慢卻堅定的,古雷的褲管已經被融雪浸濕,可是他沒有理由再回頭,就像他的人生一樣,即使知道前方的路途遙遠,一路艱辛崎嶇,他還是必須走下去,必須前進,後悔也好,痛苦也罷,都沒有辦法再回頭了。

他們又走了好久、好久,彷彿無止盡的景象開始逐漸變化,呼嘯的風聲靜止了,積雪的深度越來越淺,四周的樹木從茂密轉為稀疏,加洛的腳步也漸漸變得輕盈,古雷也跟著加快步伐,他有種預感,他們的目的地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而古雷的想法也在沒多久應驗。

他和加洛穿過一整座森林,映入眼簾的是被白色山頭包圍的巨大湖泊,湖水已經結凍成厚實的冰層,吸入肺裡的空氣比剛才還要更加寒冷,他收緊手指,把加洛溫熱的手掌緊緊握在手中,貪婪地在冰冷的世界裡汲取對方的溫暖,如同以往,在那些古雷不打算承認的片刻,他對自己感到失望又沮喪時,一旁的孩子總是宛如熾熱的火焰一樣,將他溫柔包圍。

然而加洛卻鬆開他對手,毫不猶豫地向冰上跑去,古雷聽著孩子開朗的笑聲和朝著他露出笑容的表情,他來不及再次伸手抓住,殘留著餘溫的手懸在空中,任憑冰冷的空氣帶走手中所剩無幾的溫暖,古雷握緊拳頭,收回自己的手臂,他想著,他並不是眷戀加洛帶來的溫度,只是習慣,習慣那樣的存在。

明明只是逢場作戲,他不過是順勢照顧這個孩子,但那些古雷以為是自己編織的假象,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變調,加洛在冰上轉了一個圈,向他大力地揮舞雙手,稚嫩的童音在空氣中迴盪,傳入古雷的耳中:「旦那!」

連他自己都不曉得在哪個時間點開始,心裡就有那麼一個位置,柔軟的,暖和的,有著加洛·提莫斯這個人存在。

他站在湖泊的岸邊,沒有回應孩子的吶喊,而加洛又在冰上滑了幾圈後,突然轉向快速地朝古雷跑了過來,他蹲了下來,而跑到跟前的人將他一把抱在懷中,用盡全力地,宛如要把古雷窒息一般的擁抱。

「我喜歡旦那喔。」加洛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口中溫熱的氣息打在古雷的耳根,「最喜歡了。」

古雷感覺胸口有一塊位置正在崩塌,他不斷陷落,好像落入無底洞般,心臟承受著那股失重感,卻不曉得該怎麼停止墜落。

「所以旦那,不要離開好嗎?」耳畔傳來的聲音不再是孩子的聲音,而是更加熟悉的、來自青年加洛的嗓音,古雷止不住身體的顫抖,來自左胸膛的痛苦,在這一刻完全塌陷。

「留在我身邊,古雷。」

他張大嘴卻無法喊出任何聲音,古雷感覺到加洛將他抱的更緊,他幾乎能感覺到對方因為呼吸起伏的胸口,還有胸膛下鼓譟的心跳,蜂擁而出的情感將古雷淹沒,苦痛和快樂交織著,懊悔及喜悅融和,古雷把手臂穿過加洛的腰側,無法克制地攀上對方的背後。

這個擁抱他似乎等了千年、萬年,才在這一刻拯救了他,他們走過條條長路,翻山越嶺,直到現在,遙不可及的距離終於歸零,他想說些什麼,但最後所有語句都停在喉嚨,古雷過了好久、好久,才從口中吐出一個單音。

「好。」

古雷緊緊抱著加洛,他說,好。

留在你身邊。


【END】


斯莫莫

看完普羅米亞後再來重溫kill la kill

然後我就回不去了

看完普羅米亞後再來重溫kill la kill

然後我就回不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