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0
254.5万浏览    21.6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8 22:43
柏裊蒼鷺

OOC/自体分化/不世并成精/有刀


[柏袅苍鹭]


新的试妆,依旧是自拍,自拍太难了,越来越难,哭惹


一个脑洞小故事,大概是不世并成精然后俩人都死了吧........

来源于酒那句:留琴不留人。

最后都没留住......


休琴忘谱 逍遥游 /玉

服/化/道/妆/造/后期/摄/我


OOC/自体分化/不世并成精/有刀



[柏袅苍鹭]


新的试妆,依旧是自拍,自拍太难了,越来越难,哭惹


一个脑洞小故事,大概是不世并成精然后俩人都死了吧........

来源于酒那句:留琴不留人。

最后都没留住......


休琴忘谱 逍遥游 /玉

服/化/道/妆/造/后期/摄/我



Alex笙歌

【归人不倦】咎安 东风遥组

将军无咎x教书先生必安

“他们都会为盛世慷慨以赴。”


画质逐页降低()很早想好文案了终于画了出来))国风组不管怎么看都是很美啊

【归人不倦】咎安 东风遥组

将军无咎x教书先生必安

“他们都会为盛世慷慨以赴。”


画质逐页降低()很早想好文案了终于画了出来))国风组不管怎么看都是很美啊

灵猫课堂

‍一组小joujou的绘画参考!不同方向的都有哦~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一组小joujou的绘画参考!不同方向的都有哦~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燕识檐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一张我自己挺喜欢的客单,比较少拍这样的风格。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一张我自己挺喜欢的客单,比较少拍这样的风格。

叶澜青青

【原创诗词】满庭芳•懿字解

剪剪流辉,摇摇风举,纤荷弄月勾题。

从壹何取,次水照心悉。

至雅香尘格品,艳在骨,皎皎为皮。

舞红衣,歌云梦雨,荷月会佳期。


看花开陌上,东风有信,万里红啼。

蓦掩去,入琳琅、剪坪溪。

软语细说轻俊,衔青袅,泥落梁依。

垂丝柳,濯濯春燕,锦绣画塘西。


注释:

    1、懿yì ,形声。从壹,恣声。“壹”表示专一。本义美好。以诗词解此字,确系不易。斟酌再三,定“荷月”、“春燕”二象为解,上阕描荷月言其骨,下阕摹春燕会其神。上阕次句含“懿”形,和“懿”韵,一语双关。...



剪剪流辉,摇摇风举,纤荷弄月勾题。

从壹何取,次水照心悉。

至雅香尘格品,艳在骨,皎皎为皮。

舞红衣,歌云梦雨,荷月会佳期。



看花开陌上,东风有信,万里红啼。

蓦掩去,入琳琅、剪坪溪。

软语细说轻俊,衔青袅,泥落梁依。

垂丝柳,濯濯春燕,锦绣画塘西。



注释:

    1、懿yì ,形声。从壹,恣声。“壹”表示专一。本义美好。以诗词解此字,确系不易。斟酌再三,定“荷月”、“春燕”二象为解,上阕描荷月言其骨,下阕摹春燕会其神。上阕次句含“懿”形,和“懿”韵,一语双关。

    2、次,停留。


*

商用稿,禁转禁搬禁侵。

灵猫课堂

‍代入感很强,我准备变身了!魔法物品道具的绘画参考!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代入感很强,我准备变身了!魔法物品道具的绘画参考!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灵猫课堂

人物的基础坐姿画法参考!记得好好看好好练啊~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人物的基础坐姿画法参考!记得好好看好好练啊~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灵猫课堂

‍五颜六色的纸质褶皱背景图,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喔~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五颜六色的纸质褶皱背景图,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喔~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李焖饭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摄后:@魔光海韵 

出妆:焖饭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摄后:@魔光海韵 

出妆:焖饭

瑶七七
是稿子,最近画了好像都是古风的...

是稿子,最近画了好像都是古风的壁纸,之后几张也还是Orz

是稿子,最近画了好像都是古风的壁纸,之后几张也还是Orz

樱木樱子

如果我是大奸臣的女儿会怎么样(中)

我和柴绍过了一段十分幸福快乐的时光,柴绍不愧是我爹娘给我千挑万选出来的夫君,各方面都十分优秀。他待我十分好,有时候我暴脾气上来他也只是温和地宽慰,几乎对我百依百顺。他平时休沐就带着我在长安城外骑马驰骋,我俩无事时总爱凑在一起读兵书,偶尔兴起还会切磋一下武功,当然了胜负就不便透露了。


没过一年我二弟那小子也要娶亲了,娶的是享有一箭双雕美名的长孙晟的三女儿长孙三娘子。巧了我爹当年雀屏中选,她爹当年一箭双雕,真是天造地设一对。这个妹妹我小时候经常见,当年我爹和长孙将军同朝为官,交情不浅,两家也时常走动。我特别喜欢这个妹妹,她长得白白嫩嫩非常可爱,每次来我家玩都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在我后...

我和柴绍过了一段十分幸福快乐的时光,柴绍不愧是我爹娘给我千挑万选出来的夫君,各方面都十分优秀。他待我十分好,有时候我暴脾气上来他也只是温和地宽慰,几乎对我百依百顺。他平时休沐就带着我在长安城外骑马驰骋,我俩无事时总爱凑在一起读兵书,偶尔兴起还会切磋一下武功,当然了胜负就不便透露了。

 

没过一年我二弟那小子也要娶亲了,娶的是享有一箭双雕美名的长孙晟的三女儿长孙三娘子。巧了我爹当年雀屏中选,她爹当年一箭双雕,真是天造地设一对。这个妹妹我小时候经常见,当年我爹和长孙将军同朝为官,交情不浅,两家也时常走动。我特别喜欢这个妹妹,她长得白白嫩嫩非常可爱,每次来我家玩都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在我后面,眨着一双布灵布灵的大眼睛甜甜的叫着我阿姐。我小时候一直觉得她肯定会魔法,因为在她面前我二弟那个混世魔王就像变了一个样似的,扭扭捏捏地像个小娘子,而且老爱红着脸凑在她跟前说话,而这时一向与世民交好的无忌则会怒气冲冲把妹妹挡在身后,世民则尴尬地陪着笑,让我在旁边看的一脸懵逼百思不得其解。

 

可惜三妹妹是命苦之人,她八岁那年长孙将军去世,她异母兄长把她和她娘还有她同胞哥哥无忌赶出家门,母子三人只得投靠舅舅高士廉,好在高舅舅和舅母对他们视如己出,不过从那时起我们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她刚去洛阳时我二弟失落了好长时间,我邀请他去打猎都不去。后来我才知道双方家长一拍即合早早就定下了我二弟和她的亲事,据说是三妹妹的大伯特别欣赏我娘当年的风范,所以劝说长孙将军一定要与我家结亲。我阿娘也十分喜欢三妹妹,毕竟我娘是颜控,而三妹妹又聪明又漂亮,一张小嘴也是甜的要死,哄得我娘恨不得认成干女儿,所以即使后来长孙三娘落魄,很多人都劝我家毁约再娶,我爹娘也依旧坚持履行婚约,这不我二弟心心念念的观音婢终于要娶到手了。

 

作为长姐弟弟娶亲我自然要到场,我和柴绍轻车简从一路骑马从长安赶到洛阳。将近一年未见世民这小子长高了不少,皮肤也比以前黑了,举止形态渐渐成熟起来,我们一家人张灯结彩热热闹闹地准备迎娶新娘子,我二弟穿着大红色礼服显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激动的,出门上马时自己给自己绊了一跤摔了个大跟头,笑得我上气不接下气蹲在地上直捂肚子。

 

那天晚上热闹非凡,唐国公家的二公子吹吹打打带着上百人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地去永兴里迎娶长孙大将军的女儿长孙三娘子,快到子时迎亲队伍回来,世民这小子兴奋异常,红着脸牵着新娘子的手走进青庐帐,我们兄妹几个又是一阵起哄,嚷嚷着要看新娘子真面目,新娘子矜持地拿开遮着脸庞的团扇,透着红彤彤的灯光,我依稀能辨认出当年那个如玉啄一般精致美丽的三妹妹,她长大了,出落得愈发好看,眼睛还如以前那样又大又有神。她看到了我,嘴角上扬,轻轻地叫了我一声阿姐,多年不见久别重逢本来是高兴的事,我却不知怎么的眼泪一下子流下来,差点哭出声,柴绍赶紧搂过我安慰,我吸了吸鼻子使劲忍住,眼含泪花笑着看两位新人拜堂成亲,两人在亲友的祝福中结尾结发夫妻。

 

婚礼以后我俩细细长谈了许久,她轻描淡写地说着这几年的遭遇,我越听心越疼,长孙安业实在是太混蛋了,我恨不得跳起来立马把他揍一顿。我威胁世民一定要好好待观音婢,否则我肯定不会轻饶他,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和我拌嘴,而是郑重其事地和我保证,我听后不禁一阵感叹,我那个小跟班一样的二弟长大了!

 

我又在娘家住了两个月便和柴绍回到了长安,我爹娘对这对新婚夫妇十分满意,交代好家里的事便去涿郡赴任,可是没想到的是,我阿娘在去涿郡的路上病倒了,等我和我二弟夫妇一起赶到涿郡的时候,我娘已经快不行了,我和我二弟哭得昏天黑地,不停地拜神求佛,可惜上天没有可怜我们的孝心,我阿娘还是走了。我爹一下子像失了魂一般,躲在书房里好几天都不出来,也不吃不喝,我和二弟更不用说,哭昏过好几次,一家彻底乱了套,我大哥大嫂勉强支撑着操持着葬礼这才让我娘体面安葬。出殡那天柴绍紧紧扶着我生怕我又要昏过去,观音婢则紧紧扶着世民,我们两对小夫妻相依为命地互相扶持着,默默地跟在送葬的队伍后面,我爹终于从屋里出来了,满脸的憔悴,眼睛深陷完全发黑,安葬好我娘他就病倒了,我和观音婢忍着伤痛照顾我爹,生怕他一想不开跟着我娘去了。

 

好在我爹身体还算康健,大病一场后逐渐痊愈起来,我松了口气,等到他痊愈后我便又回到长安。我恋恋不舍地拜别我爹,心如刀绞一般痛,但是仍然故作镇定地向我爹和二弟夫妇挥手示意,等到离开他们的视线,我再也忍不住伏在马背上嚎啕大哭起来,我现在是一个人了,我再也没有阿娘了!柴绍赶紧过来安慰我,我在他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搂着我一起骑行,我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心里好受了些,还好有他在。

寇老

提灯引魂

文/寇老

梗:驳船飘荡在海岸旁,迟迟不肯归岸。我的心上人在江边柳边,却迟迟不肯归家。我是彷徨无依的游鸟,你是唤我回来的箜篌。最后却是引我入不归途的死亡交响曲。——by凉月


 朝宗穿行在雾霭之中,手中提着的灯火被雾色包裹地朦朦胧胧,现出一个十字架形状的灯环。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飘忽的亡魂,身躯接近透明,似乎连雾气都可以穿透他。

 夜里河畔烟霞萦绕,迷迷蒙蒙的水雾掩着周遭的空气,看不清方向。亡魂忽然间驻足,怔怔看着脚边滔滔而过的河水,似乎在流连昔日好时光。朝宗也默默停下脚步,待他再次前行。亡魂没有...

文/寇老

梗:驳船飘荡在海岸旁,迟迟不肯归岸。我的心上人在江边柳边,却迟迟不肯归家。我是彷徨无依的游鸟,你是唤我回来的箜篌。最后却是引我入不归途的死亡交响曲。——by凉月


      

 朝宗穿行在雾霭之中,手中提着的灯火被雾色包裹地朦朦胧胧,现出一个十字架形状的灯环。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飘忽的亡魂,身躯接近透明,似乎连雾气都可以穿透他。

 夜里河畔烟霞萦绕,迷迷蒙蒙的水雾掩着周遭的空气,看不清方向。亡魂忽然间驻足,怔怔看着脚边滔滔而过的河水,似乎在流连昔日好时光。朝宗也默默停下脚步,待他再次前行。亡魂没有继续走,他向着朝宗躬身一拜:“尊敬的大人,在下的妻儿在河对岸,可否让在下看上一眼?”

  “不行。”白斗笠下的声音冷绝而无情。说罢,他提步向雾色深处走去。亡魂飘荡着跟在他身后,问:“请问大人,在下何时能转世?”朝宗自斗笠中掏出一个小簿,脚下不停,翻了一阵后回答:“汝阴寿三十年,时长会由表现所调整。”

  “那……”亡魂急于求知,朝宗抬起一只惨白的手,阻断了他的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话音落下,朝宗与那亡魂一同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朝宗是所有渡魂师里最冷淡的一个,其他渡魂师或多或少地安慰亡魂,引导他们想开些,而他平日里均是只言不发,只有两个鬼魅飘荡,到了地点后各奔东西。

  “朝宗已完成交接,本月您已完成五十例,可以提前结束工作。”登记处的人说。

  “那我回去了。”朝宗说。

  ……


  白初九启窗眺望,河畔已无魂魄飘游,只剩下渡魂人一盏盏孤灯,显得几分荒凉。雾色渐渐消散了些。四野染上黛色的巍峨青山于视线中清晰,静谧夜幕伴着湍流河川延入黑夜的深处。

   穿阴阳,引渡魂,是渡魂师的使命,没有情感,没有怜悯,只是引导魂魄归川,带领亡魂投胎。

  而她却对一名渡魂师动了情。“朝宗。”她轻启红唇,吐出了这个名字。

  这里是他的家,他却一个月没有回来了。这个家仿佛成了白初九的。她望向河畔,不知哪一盏灯是属于他。

  她还记着第一次遇见朝宗的时候。那天子夜星斗无光,她为病危的母亲去请医生。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意外去世了,那天夜里母亲也几乎没有了生命体兆。

  白初九急匆匆地跑过街道,黑漆漆的街上雾气腾腾,埋没了半边建筑。白初九依然走得很快,这一路上她很熟。但是她发现自己走不出去了。

  白初九明白,她遇上鬼打墙了。她生于正月初九,算命先生曾在她生辰八卦前长长叹气,一句话没说,一个子没收,收拾摊子离开了。

   她体质极易招惹鬼魂,这已是她不知第多少次遇上鬼打墙了。母亲曾对她说,鬼打墙只是亡魂的恶作剧,它们并不会威胁到人。但那一次不一样,她确切地看见了那鬼魂的身影。

  白初九想逃跑,但是不论怎么跑都滞留于原地。那鬼魂离她越来越近,她害怕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十字架形状的光圈自上而下飘零,套在了那鬼魂身上。鬼魂瞬息无法移动半分,只剩一双眼在滴溜溜地转。

  一个戴着白斗笠的身影缓缓行入雾色,他的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的灯具,是十字架的形状,散发着暗淡而聚拢于灯芯的光。

  “你逃亡多时了。”白斗笠下的声音说,“跟我回去。”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亡魂,看上去有些眼熟。

  “娘?”白初九试探着唤到。那亡魂向她飘来,流着近乎透明的眼泪。白初九伸出手,手指却从她的身体中穿过。白初九泪也流了下来。

  朝宗见惯了生别离,依然在旁边默默看。“走吧。”他说着转身离去。两个亡魂跟着他一起飘荡,一个套着十字架的圣光,另一个自觉地跟着。

 白初九默默跟在他们身后,亦步亦趋地行了一路,一直送到他们过了奈何桥。朝宗早已察觉白初九在身后,却没有管,此时他回过头来,默默望着他。

  “没地方去?”朝宗说,“你的体质易于招鬼,愿意做渡魂师吗?”


  朝宗印象中,女人都是水做的,温婉,柔美,却无比脆弱。但白初九不一样,她没有试图哭天抢地去挽留母亲,也没有悲痛欲绝生不如死,朝宗清晰地记着,那天他问出那句话时,白初九眼中倒影着山川的影子,有些迷惘,却又瞬间坚定。

  “我愿意。”

  自那日起,白初九做了实习渡魂师。渡魂师本是非阴非阳的生物,自不会为阴阳所影响,但白初九不同。她以凡人之身引渡亡魂,身上的阳气便越发稀薄,亡魂的阴气发散亦影响着她的身体。

  白初九的业绩是极好的。因她的体质,极易被迷失亦或逃亡的鬼魂缠身。她只需要引导那些找上门的魂魄归川——除了不想轮回的。

  每每遇上这些难缠的亡魂,白初九的法力无以复加其上,都是朝宗前来助她收服那些亡魂。

  朝宗的法力极强,哪怕白初九吸引到了恶鬼怨灵,他都有能力收服。但白初九不快乐,在一个月的工作之后,她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阴气,又为自己法力过低苦恼万分。

  朝宗领她到了自己家,让她休息服药,渡魂师的家是不会受到鬼魂侵扰的。白初九在朝宗家过上了从未有过的安逸日子,而朝宗自己却几个月才回一次家。白初九知道,朝宗接触的亡灵过多,身上气息极阴,不希望恶化她的病情。

  清晨的阳光拂照入轩窗,白初九知道,今天又是朝宗不归的一天。朝宗已经一个月没回来了,她决议动身,来到了渡魂师登记的栈内。

  “请问我可以申请做渡魂师么?”白初九问。

  “可以,申请条件是考核一个星期,在一个星期内引回十个以上迷失或逃窜的亡灵。”那人说着扫了她一眼,补充道,“你是凡人之躯,因此在正式成为渡魂师前需要度过轮回井,将你转换为阴阳人。”

  签了协议书,白初九领着发下的十字架灯具和白斗篷上路。她和朝宗一样,每日接引亡魂,不再回到那个充满温馨的家,只在地府的客栈之中休憩。

  每每想到朝宗,白初九都会长长叹出一口气。朝宗啊朝宗,你带我来你的家,你却不再回来。一年了,一年我见到你的日子屈指可数。不应该一直这样下去的。

  我问上天,上天告诉我:我是彷徨无依的游鸟,你是唤我回来的箜篌。而这箜篌吹响的,却是引我入不归途的死亡交响曲。  

  渡魂师,都是半生不死的生物,界于生死之间,跳出六合之外。“朝宗……”她苦笑一声。她真是活该,爱上了一个渡魂师,便只剩下半生不死的命了。

  也罢,如果真的能成为正式的渡魂师,也就不用你日日保护了。那样,我们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在一起。白初九这么想。

  

  不知道为什么,近日并无鬼魂侵扰。已经连着两天没有鬼魂主动找上她了。难道是她的体质不再招惹鬼魂了?白初九眼看着自己的优势消失,不禁愁上心头。

  “初九!”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白初九转身,只见一个身着西装的俊秀男孩站在自己身后。

  “朝宗?”白初九惊讶至极,手中灯具坠至脚前。

  “你怎么……”

  “你怎么……”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静默,恰到好处的默契使得此时气氛有了些许尴尬。

  朝宗原本看重的是白初九的体质,那次初见,他便被她的坚毅所打动。他萌生了让她留在自己身边的想法。但随着时日渐多,朝宗竟然渐渐爱上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她有着其他女孩也有的美丽,却不像其他女孩一样柔弱。

   她坚韧而活力,自信又乐观,一次次感染着朝宗快乐起来,驱散了他所有从鬼魂身上沾染的阴霾。一年了,朝宗感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白初九。而他身上沾染了许多阴气,又不忍心回去。

  前天他终于决定陪她,退掉了渡魂师的职位,被永远开除出籍。他作为一个前渡魂师,在人间是没有名姓在录的。

  也就是说,他没有属于人类的身份。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为什么要这样?”白初九问。朝宗笑着抬起他那双惨白的手,轻轻拂过她的面庞。

  “轮回井太痛苦了。”他说,“你应该知道,渡魂师少有女人。因为很多女人受不得轮回井之苦,魂魄皆散。”

  “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朝宗冷冰冰的双指印上白初九的唇,堵住了她的话。

  “我的体质容易招惹鬼魂。”白初九说着顿住了。她已经两天没有招惹鬼魂了,难道……?

  “我用渡引全身法力与灵力为代价,替你改了命。”朝宗说。渡引法力是一种邪门的功法,可以将一个人的法力与灵力卸下,渡给另一个人。

  与此同时渡走的,还有自身战斗力与灵魂之力。而此行法力越高,执行难度越强。朝宗可谓是在生死门前几度徘徊,最终硬是挣扎着爬出了那道生死门。

  经历这番浩劫,朝宗几乎没有了什么力气,已拥有一些法力的白初九甚至可以轻轻松松打赢他。

  “这是有代价的。”不待白初九开口,朝宗便说,“代价就是,轮到你来保护我了。 ”

  话毕,朝宗伸手捏住了白初九的下巴,将她的脸颊扬起,低头吻了下去。


——————ENDING

相濡茶社的联文活动,艾特一下所有参与者:@明也. @眸联 @渐行渐远渐无书 @郁久至深渊 @北巷星轨 

灵猫课堂

Meyoco笔下的西瓜糖味少女   twi:meyoco_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Meyoco笔下的西瓜糖味少女   twi:meyoco_


灵猫课堂绘画学习QQ群:605451734,快跟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交流学习叭~


满玥er
怜怜生贺悦神愿你归来仍是少年本...

怜怜生贺悦神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本来想认真画的,结果画着画着就成草稿流了xd
当做色感练习吧——
对啦那个水印买的时候因为字体打不出来,又刚好翻黑历史想起曾经用过“鹿葉”这个圈名,所以就——

算来晚宁宝贝生日也快到了诶——

怜怜生贺悦神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本来想认真画的,结果画着画着就成草稿流了xd
当做色感练习吧——
对啦那个水印买的时候因为字体打不出来,又刚好翻黑历史想起曾经用过“鹿葉”这个圈名,所以就——

算来晚宁宝贝生日也快到了诶——

望舒(置顶抽奖ing)
准备和@墨宁远 劳斯互寄的花笺...

准备和@墨宁远 劳斯互寄的花笺完成一张~

仿旧雁皮纸~纵享轻薄丝滑😉

说是花笺,但好像有点喧宾夺主了😂只能当一笔笺了

希望劳斯不要嫌弃😬

准备和@墨宁远 劳斯互寄的花笺完成一张~

仿旧雁皮纸~纵享轻薄丝滑😉

说是花笺,但好像有点喧宾夺主了😂只能当一笔笺了

希望劳斯不要嫌弃😬

枫林叶落

四生四世利落情

第一章

小十三(三万七千岁的弘历去见未来的老丈人)

    前言:本人文笔一般,渣文笔预警,人设可能还会有些ooc,总之尽全力不让大家失望。纯属为爱发电,可以不爱,但别伤害,谢谢。🙏🙏😊😊

           该无逻辑小说属于古风架空

          这个文很难写实在没有灵感并且反响不够热烈的话会弃文...


第一章

小十三(三万七千岁的弘历去见未来的老丈人)

    前言:本人文笔一般,渣文笔预警,人设可能还会有些ooc,总之尽全力不让大家失望。纯属为爱发电,可以不爱,但别伤害,谢谢。🙏🙏😊😊

           该无逻辑小说属于古风架空

          这个文很难写实在没有灵感并且反响不够热烈的话会弃文

           开头小四和珞珞出场较慢,请耐心等等

           另外不要过多计较正文前几段的黑体字

           

    引言: “璎珞这个名字非常好听”      

                                ——弘历                        

    正文:

  《吕氏春秋》曰:天有九野,何谓九野,中央曰钧天,东方曰苍天,东北曰变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颢天,西南曰朱天,南方曰炎天,东南曰阳天。

   传说天有九霄,是为九重天,有“极限”之意。

   谯明山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涿光之山。嚣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中多鳛鳛之鱼,其状鹊而十翼,鳞皆在羽端,其音如鹊,可以御火,食之不瘅。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棕橿,其兽多麢羊,其鸟多蕃。

   身着墨绿色衣衫,头戴银灰发冠的须眉男子微阖双目盘膝打坐在最前方,他正是被四海八荒熟知的那位对风花雪月之事不感兴趣的涿光山之主用锡上神 ,其座下共有十四名男弟子和一名女弟子,个个天姿俊美、仙术高强。

 《 清 心 诀 》: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

                           幽篁独坐,长啸鸣琴。

                           禅寂入定,毒龙遁形。

                           我心无窍,天道酬勤。

                           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我情豪溢,天地归心。

                           我志扬迈,水起风生!

                           天高地阔,流水行云。

                           清新治本,直道谋身。

                           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赤霄剑是出自这里的法器,颇有威力和灵力,今日突然光芒大盛,感应强烈,想必它已经为自己寻好了主人。

  须眉男子缓缓睁开眼睛,涿光山的法器传不得旁人,如此看来,他用锡命中又要多出一个徒弟。

  “今日的打坐就练到这里,你们下去之后记得把阵法图再熟悉熟悉,不要偷懒”

  身穿白衣的弟子起身朝师父作揖行礼,“是”,再说吧……

  …这么着急…用锡无奈地跟随某剑下山,“~呜哇哇啊~”,不远处传来婴儿响亮的啼哭声,须眉男子急忙加快脚步。

  你父母可真是心狠,居然把你遗弃于半山腰上,“没事没事,为师在,不哭了啊”,仙人弯腰把尚在襁褓中的小娃娃从篮筐里抱出来柔声安慰。

  仰头见赤霄剑在空中来回转圈,用锡嫌弃地翻了个白眼,随即叹口气不耐烦地说道:“真的是,本来就疯现在更疯!你主人患的是瘅症,没什么大碍,喝鳛鳛鱼汤就能治好这病”,他俯首疼爱地摩挲了下怀中孩子泛黄的脸颊,目光温柔,这是他的徒儿,他的小十六。

  正殿,门生们对新来的师弟爱不释手,“…小十六…十六…石榴!不如就叫他石榴吧!你们觉得呢?”,七弟子灵均轻轻点了点婴儿的鼻头。

  “不好,石榴听起来太随意太女孩子气了”

  襁褓中的小儿已被用锡喂下了鳛鳛鱼汤,此刻正被五弟子珺池抱在怀里睡得香甜。

  “嗯……要不叫石头?”

  “啊哈哈,石头?我还泥巴呢我!灵均你真土!”

  “嘁,珺池汝甚骚!诶?你…混小子!”

  …恬不知耻地互相拍对方屁股…真是幼稚…“师父在瞪你们两个呢,还闹!”,大弟子云沉皱眉不悦地出言提醒。

  用锡把茶盏放在桌上,语气严肃,“都听清楚,即日起,这孩童便是为师座下的十六弟子弘历神君”

  “是”门生们颔首应道……

  三万七千年后

  下士下棋为吃子,中士下棋为占地,上士下棋为悟道;下士人生为趋利,中士人生为避害,上士人生为智慧。君子问凶不问吉,高手看盘先看险,胜败原是寻常事,阴阳幻变存玄机。

  偏殿,“啪嗒”古檀色棋墩上响起轻扣棋子的声音,棋盘上摆放着的黑白二子宛若两条昂首摆尾,盘绕弯曲的长龙。

  白衣翩翩的俊逸少年微微一笑,“师父,弟子赢了”,他的声音低沉浑厚,甚是好听。

  “…唉…”用锡撇撇嘴端过桌上的茶盏,他十九个爱徒之中属十六弟子弘历的天资最为聪颖,两万八千岁便飞升上仙,“对了,青丘狐帝许给为师的五瓶桑葚果酒已经酿好,正巧他的小十三再过半月就要出生,狐后因害喜的缘故馋咱们这里的梨花蜜馋得厉害,你待会儿下完晚课后随我去取,明日你就给他送过去”

  “是”……

  基山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

  狐帝将一侧耳朵贴在爱妻肚腹上认真听着里头的动静,样子看起来傻憨傻憨的,“好好好,咱们的小十三很活泼很有力气,还踢了阿爹一脚呢!哈哈哈…”,他好希望这胎是个女娃娃,能跟她阿娘一样漂亮可爱,聪明伶俐。

  …狐狸一旦动情便是永远痴情…

  “君上,洞外有一小仙找您,他说自己是用锡上神座下的十六弟子弘历神君”

  “我知道了,你让他先等等”狐帝转过头宠溺地刮了下狐后的鼻子,“为夫去给你拿梨花蜜,你卧在榻上乖乖等着为夫”,安顿好爱妻之后,狐帝快步出了狐狸洞。

  …果真鹣鲽情深…弘历恭敬地作揖行礼,“小仙拜见狐帝”

  “神君不必多礼”

  一阵寒暄过后,少年把巨大罐梨花蜜递到对方手里,“这是恩师嘱托我给您带来的”

  嘿,还挺大方仗义,狐帝使了个术法变出五瓶桑葚果酒,“这是我许给用锡的酒,你收好”

  “嗯”弘历点头应道……

  狐帝高兴地捧着罐子边走边喊,“娘子,咱们孩儿璎珞要的梨花蜜来喽!”,他们夫妻之前就已经商量好若此胎是个女娃娃,就名唤璎珞;若是个男娃娃,就名唤德馨。

  洞外,少年正准备御剑离开,他闻言只觉得璎珞这个名字非常好听。

  三万年后   涿光山

  用锡脸色铁青,双手背在身后紧紧握成拳,“你们两个后天去凡间告诉辰星,如果她再不断了与那凡人之间的情谊,为师也没法子救她!糊涂!真是糊涂!她把为师说过的话都当作耳旁风了!”,辰星是他座下唯一一名女弟子,亦是南海水君的掌上明珠,出师之后是要被指婚的。

  “…是…”云沉和弘历的心中尽是忧愁。

  映雪阁

  门外响起家仆凄厉的惨叫声,一身着淡紫色衣裙,脖颈戴有璎珞项圈,手握软鞭的少女闯进殿内,眼神冰冷嫌恶,“庆锡,你大婚之日亲自立下誓言说一生只爱璎宁一个,可谁曾想五百年后你竟然因为我姐姐不同意你纳妾而掌掴她!你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温越,今日主子我就让你尝够血气。

  “哎呦,小姨子脾气还挺大,不错,我是发过誓,但这世上的誓言与谎言本质上并无二般”

  …姐姐,这就是你痴爱五百年的凤族四皇子…

  此时,被男子搂在怀里的美妾嘴角勾起妩媚一笑,而后娇滴滴地出言讽刺道:“哼,谁叫你姐姐肚子不争气,右脸还长那么大块儿胎…啊…咳咳…你…你放开我!庆锡……”,话还没说完,她就被璎珞使仙术引到身前死死掐住脖子。

 “干什么?你放…”诶?腿怎么动不了了?

  少女随手把野鸡精扔到门外,美妾被伤得只剩下半条命当场便化为原形晕厥过去。

  ……“啪”男子的脸上倏地出现一道红印,“我最受不了自己的家眷被欺辱!”,她方才就用定身术定住了庆锡,现在正挥着软鞭狠狠抽打他,“我姐姐对你一片情深,却被你这样辜负!”,负心汉没资格有好下场……

 良久,璎珞单脚踩住满身血痕的凤族四皇子,“至于你跟我姐姐何时和离,我阿爹阿娘还有我那九个哥哥从西海回来后自会商量定夺,想必狐族跟凤族的交情马上就要到此为止了,你父君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语毕,少女扬长而去。

  

—————————————————————————

作者:历史上徐用锡是乾隆少时的恩师,所以在文里叫作用锡上神。

       该小说选材于《山海经》,讲真,每当我看这本书时都会想起《朝花夕拾》里的长妈妈,心中不禁动容。

       魏姐的璎珞项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