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

0
152.4万浏览    16.8万参与
金粉彩墨|玫瑰金墨水
限量回归,速来抢购
戳我拥有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8 03:21
桥半舫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

看完滕梓荆下线写的,你说这个庆国是不是也是从这儿来的…

(想了想还是把这条发了,祝你轻松,晚安,一夜好眠。急景凋年里,只剩人们深情与共。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

看完滕梓荆下线写的,你说这个庆国是不是也是从这儿来的…

(想了想还是把这条发了,祝你轻松,晚安,一夜好眠。急景凋年里,只剩人们深情与共。

曹狗剩

〖须臾〗(41/50)

因为一些需要重新画了一下去年的图
自己很喜欢这个设定🌙

昙花一现
大梦一场
蜉蝣一生
一世美丽

(我变强了?快夸我!)

〖须臾〗(41/50)

因为一些需要重新画了一下去年的图
自己很喜欢这个设定🌙

昙花一现
大梦一场
蜉蝣一生
一世美丽

(我变强了?快夸我!)

拾年温不写
深林人不知 ---------...

深林人不知


---------------------


前前后后一个多星期,终于是画完了呀…不得不说,绿色主题真的好难画౿(།﹏།)૭

深林人不知


---------------------


前前后后一个多星期,终于是画完了呀…不得不说,绿色主题真的好难画౿(།﹏།)૭

H_Herset

(我傻了。。设定下午2点自动发布设定成凌晨2点发布。。是设了特关吗还有人能看到。。我谢谢各位!orz对不起!对不起!!。。重新发过。。。。)

哎。。总之是2019年年终总结~

从漫画到插画一路走来 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明年再接再厉鸭!

笔心!~~~

(我傻了。。设定下午2点自动发布设定成凌晨2点发布。。是设了特关吗还有人能看到。。我谢谢各位!orz对不起!对不起!!。。重新发过。。。。)

哎。。总之是2019年年终总结~

从漫画到插画一路走来 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明年再接再厉鸭!

笔心!~~~

千年空城
来乐乎其实已经一年多了,这个号...

来乐乎其实已经一年多了,这个号不到半年,以前的两个号都炸了,炸号原因不多说了,其实对于讨厌你的人,她们找你麻烦不需要理由,她们找的理由现在觉得可笑,你所有解释都是无用的,本来没有想过会发图,来看文追星娱乐的。
开始发图差不多才半年,超级低产,感谢这么多小伙伴一直关注我,我的图不适合二次元更不适合同人,得到关注非常感谢,新的一年继续努力,争取画出满意的作品。
一直以来眼高手低,三次元非常忙,发的作品比较少,质量也不过关,基本都是仿古,有借鉴参照或者是临摹,我的原创根本没法看,来年试试原创,看能不能进步。
最后感谢一直关注我的小伙伴,爱你们,谢谢我的几位朋友,你们不嫌弃我脑残,一直愿意陪我玩,非常希望我...

来乐乎其实已经一年多了,这个号不到半年,以前的两个号都炸了,炸号原因不多说了,其实对于讨厌你的人,她们找你麻烦不需要理由,她们找的理由现在觉得可笑,你所有解释都是无用的,本来没有想过会发图,来看文追星娱乐的。
开始发图差不多才半年,超级低产,感谢这么多小伙伴一直关注我,我的图不适合二次元更不适合同人,得到关注非常感谢,新的一年继续努力,争取画出满意的作品。
一直以来眼高手低,三次元非常忙,发的作品比较少,质量也不过关,基本都是仿古,有借鉴参照或者是临摹,我的原创根本没法看,来年试试原创,看能不能进步。
最后感谢一直关注我的小伙伴,爱你们,谢谢我的几位朋友,你们不嫌弃我脑残,一直愿意陪我玩,非常希望我退坑的朋友可以回来。
表白我所有的朋友,来乐乎最开心的是认识你们,网络上其他都是虚的,我在乎的只有你们,其他的在我这都不重要。

桥半舫
「密遮竹叶凉冰檐, 散插榴花角...

「密遮竹叶凉冰檐, 散插榴花角黍盘。」

「密遮竹叶凉冰檐, 散插榴花角黍盘。」

-人间集-

“酒也喝了,头也磕了,上有高堂下有后土,怎么就不算了”

楚晚宁 一夕
墨燃/合成 @涟一-
摄影 @Inochi17_天命命

更了更了!我们更新了
今天会出燃晚在d音直播,欢迎小伙伴来唠嗑 d音号958206142

“酒也喝了,头也磕了,上有高堂下有后土,怎么就不算了”

楚晚宁 一夕
墨燃/合成 @涟一-
摄影 @Inochi17_天命命

更了更了!我们更新了
今天会出燃晚在d音直播,欢迎小伙伴来唠嗑 d音号958206142

南风意♡

【All澄】孤(二)

#老规矩

#ky退散

#wx粉勿进

#为避免撞梗提前剧透

#后期为——献舍澄

——————————

江澄侧卧在美人榻,不动声色的望着屋里的三人。


不停翻阅各种医学古籍的温情,跟在她身后神色匆忙的温宁,以及低垂着眉眼立在自己身侧等候发落的江染。


“江染。” 声线里不乏疲惫之姿,既波澜不惊却又无可奈何。


“弟子在。” 江染微一欠身。许是因为有几分恐惧,连带着声音都有几分颤抖。


他是自小便跟着江澄的。他师父什么脾性他这个做弟子的早就摸的一清二楚。他江晚吟做事,是绝对不准第二个人从中插一脚,更是讨厌别人自作主张。 但江澄却也从来都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不管怎么生气却也不会真的对门下弟子下...

#老规矩

#ky退散

#wx粉勿进

#为避免撞梗提前剧透

#后期为——献舍澄

——————————

江澄侧卧在美人榻,不动声色的望着屋里的三人。


不停翻阅各种医学古籍的温情,跟在她身后神色匆忙的温宁,以及低垂着眉眼立在自己身侧等候发落的江染。


“江染。” 声线里不乏疲惫之姿,既波澜不惊却又无可奈何。


“弟子在。” 江染微一欠身。许是因为有几分恐惧,连带着声音都有几分颤抖。


他是自小便跟着江澄的。他师父什么脾性他这个做弟子的早就摸的一清二楚。他江晚吟做事,是绝对不准第二个人从中插一脚,更是讨厌别人自作主张。 但江澄却也从来都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不管怎么生气却也不会真的对门下弟子下狠手。正因为摸清了这一点,料定了结果,他才肆无忌惮。


江澄杏目微抬,满目倦色无处遮掩。


“胆子大了。” 一声低沉的冷笑。


江染寒毛竖立,腰弯的更低了:“弟子不敢。”


“敢。你怎么不敢。” 又是一声自嘲的冷笑。


江澄从来没想过会被自己一手培养的弟子算计了一番。 敢瞒着他替他做主意,这是他最最忌讳的。既然做都做过了还敢说自己不敢,这恰恰又触碰了他的一大逆鳞。


“江染,别学魏无羡。”


别学魏无羡。他向来都是做了决定才考虑后果的人,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有个云梦江家在他身后替他收拾烂摊子。


抬眼瞥到江澄眼里一模毫不掩饰的厉色,江染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立马反驳道:“弟子不敢!”


终是看不下这师徒对持的场面,温情直接走到江澄跟前,秀气的眉头微微撇起,神情肃然。 “江宗主可还记得当初射日之征时我与我弟弟许诺给云梦江氏的?”


江澄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难受的闭了闭眼,半响才艰难道:“记得。”


温情直勾勾的盯着江澄,唤了身边人:“阿宁,当初你怎么和江宗主说的,再复述一遍。”


一旁温宁便迈进一步:“江宗主在射日之征,予我温宁,予我温氏旁支,救命之恩,及知遇之恩,温宁没齿难忘!”


温宁还是老样子,说话磕磕巴巴的,但这一席话却说的无比漂亮。


在十多年后再次听到哪个血淋淋的承诺时,江澄的神情变换莫测。


温情哽咽道:“江澄…你把我们当什么?” 这一句倒是连江宗主都免了。


江澄瞥眉道:“这与你们…”


温情:“与我无关?我是医生,你身体什么样我再清楚不过。患者来叨扰,还得门中弟子偷偷摸摸的来。江澄你…你又不是个孩子…”


“你就不能信任我一次?好让我们承了你这个恩…”温情眼圈红红,声音酸涩。


江澄轻叹一口气:“如此…那便麻烦温医师了。”


温宁喜形于色:“姐姐,我,我去拿,医药箱。”


江染望着温宁离开,欲言又止。


江澄撑起半边身子,清冷的声音回响在卧房:“阿染,你去看看。”


听出这话里隐约带着让他回避的成分,江染也不敢怠慢,回头看了室内二人一眼,这才不放心的离开了。


温情目光深远而沉重:“江宗主,能告诉温情吗,为什么?”


两根纤瘦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捏合在一起,揉了揉眉心:“什么为什么?烦了,厌了,倦了。”


因着许久不见温情答话,他终于还是送了口:“能救便救吧。不能救…那便罢了。”


他仿佛把生死看的很淡。这语气就像是回答吃不吃饭一样的淡然。


温情转身留下一个被夕阳模糊了的侧脸:“我是医者,定当尽心竭力。”


原来江染竟一直立在门外不曾离开。   


“情姐姐,宗主他…没事儿吧?”   


温情顿下脚步,回头瞥了眼紧闭的房门,没有说话。   


江染不死心的再次凑到温情身边:“情姐姐你快告诉我,宗主他到底怎么了?”   


温情瞥眉,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情姐姐!”他张开双臂拦住了她的去路,眼圈红红,神色焦灼,“医者仁心…”   


许是这一句“医者仁心”,她倒是真的顿住了脚步,轻叹一口气:“江宗主予我姐弟二人有恩。若我有法子,定不会弃他予不顾。可是…阿染…”  


温情静静盯着江染彷徨无措的眼睛,目光晦暗难明,“你知道方才我问起原因的时候,你师父怎么回答的么?”   


他站在门外,屋内二人声音又不大,他听的也不真切。只看到温情再次深吸了口气,连带着他的心脏也骤然收紧了。  


“他说,烦了,厌了,倦了。”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存的念头。”   


“纵使名医,也医不好一个一心求死的人。”


“正如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 ═ ═ ═ ═ ═ ═ ═ ═

#这里同人文!同人文!同人文!觉得剧情与主题偏离太过,请麻溜的滚去看原著!


看星别摘星

此生未弃,来世不负【十五】

       

            你们不要纠结于名字好吗?忘记了吗?《此去经年》就是你们受不了虐,然后完全背离我的最初思想了!!!!!

第十五章:

匆匆赶回来的纪李快步走上前,身后老太医跑得气喘吁吁。

“一博...让....让太医看看吧...”

声音难免有些控制不住的沙哑,回头催促太医赶紧过来。

王一博依旧没有改变姿势,紧紧的抱着肖战不肯撒手。

脑海中如走马观灯般闪现着以前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都是...

       

            你们不要纠结于名字好吗?忘记了吗?《此去经年》就是你们受不了虐,然后完全背离我的最初思想了!!!!!

第十五章:

匆匆赶回来的纪李快步走上前,身后老太医跑得气喘吁吁。

“一博...让....让太医看看吧...”

声音难免有些控制不住的沙哑,回头催促太医赶紧过来。

王一博依旧没有改变姿势,紧紧的抱着肖战不肯撒手。

脑海中如走马观灯般闪现着以前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都是肖战。

每一次他被政事烦的头昏脑涨时,那个温温和和的人都会安安静静的待在他身边陪着他,温热的手指轻轻的帮他揉着头痛的穴位。

每一个深夜,他都会陪着他坐在一旁将灯烛挑亮,烛火发出噼啪的声音,火光映在肖战的脸上,他是那么温柔。

那个有温度的人,散着头发对着他笑,捧着书对他笑,倚在榻上对他笑,伏在他的身下冲着他笑...

还有他每一次克制声音呻吟着,喊他轻一些慢一些,忍着腰酸无力的承受着他并不算温柔的撞击。

肖战一直都在努力的对他好,什么都以他为重,如今这个人却又因为他,如一片落叶一般毫无声息的躺在他怀里。

亦如天上飘洒的雪花一般没有温度,纵使再小心翼翼将它捧在手心,却也得不到回应,只留下一片溶化后的冰凉。

雪停了,肖战睡了,安安静静的呆在王一博的怀里。

老太医胆战心惊的伸出手,轻轻地探上那只紧握着发簪的手,簪柱已被鲜血染成红色,在冰冷的白玉石阶上,愈发显得娇艳欲滴。

白玉石阶,终于红了。



“皇上?皇上....肖公子还有救啊。”

老太医摸了好久才摸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脉搏,似乎是隐隐有的救,可是以他的本事并救不得。

他本不想惹这是非,若是救不活肯定是要受些苦楚。

可是看着肖战一片灰青的脸色,安安静静的眉眼如稚童般单纯,一咬牙便朝着王一博喊。

一句话成功的将王一博拉回现实,急忙喊着:“救他,一定要救他。”

按照老太医的吩咐,众人烧水的烧水,熬药的熬药。王一博小心翼翼的抱着肖战放在龙榻之上,一步不肯离开,双目瞪大紧紧地盯着那张仿佛是睡着的脸。

还有救,还有得救,真好。

一碗又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被端上来,肖战牙关紧闭,王一博只好一口一口的用嘴巴喂着,即使如此,也撒了小半。

骇人的伤口被一圈又一圈的包扎好,那一身血衣被下人拿走准备扔掉。

小丫鬟捧着衣服刚出殿外便被赶来的郭丞碰上,拦住她稍微一思考,便将血衣带走,差人悄悄送去梵国皇帝的面前。

几步踏进大殿,轻轻走到纪李身旁,目光隐含着担忧。

“还....”

“太医只说.....还有得救...听天由命吧。”

看着王一博失魂落魄的样子,纪李也不敢肯定,这个从小以江山社稷为主的君王,如今....还会不会以社稷为重?

又或许,在肖战出现得那一刻起,江山便轻如鸿毛了。

郭丞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将嘴巴闭上,静静的站在纪李身旁,将自己的小手塞进他的大手里。

一整夜,太医们没有停歇过的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肖战失血过多,无心求生,除了用珍贵的药材吊着气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可时间久了终究会....

一连三日,王一博都守在床边,谁劝都不肯离开,小煜哭的晕了几次,碧莲只好日夜陪着小煜照顾着他。

那天王一博抱着肖战离开,众人才看到那一滩红的骇人的鲜血,周围的雪花都被鲜血融化,血水混着雪水顺着石阶滑下。

明明肖战什么都没做,却要因为他们的懦弱无辜受累。

跪在殿外的大臣们,有的自觉羞愧便打听起哪里有什么神医,只是王一博都找不到的人,他们又怎么能找到?

王一博因为受着肖战,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纪李的身上,内忧外患,几天时间他便瘦的快要脱相了。

可让人奇怪的是,肖战受伤后,没过几日,梵国便停止了攻城,老老实实的呆在驻扎地。

梵国八皇子单枪匹马的闯进韶华国内,纪李得了消息,看了一眼依旧魂不守舍的王一博,只好吩咐人仔细盯着,莫要打草惊蛇就是。

当天晚上,风尘仆仆的八皇子便只身闯到宫门,大喊要见王一博。

纪李有些拿不准主意,郭丞说:“说不定八皇子能刺激到皇上。”

纪李一听便立刻让人带着八皇子进来,只是卸了他的武器,哦爱了许多人在殿外守着。

八皇子进屋之后只远远的站着不敢靠近,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从见到那身血衣开始,便不顾一切的往韶华赶。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都是他的错,是他不知所谓的喜欢上了自己的亲哥哥,又丧心病狂的给他下药,到现在还想着把他抢回来,却没想到最后就是自己害了他。

明明,他在韶华过得很开心,都是他,一己私欲毁了二哥的一切。

“二哥...对不起..”

守在床旁的背影一僵,却没有回头,只是依旧握着那只暖不热的手不肯放开。

八皇子猛地一擦眼泪,转身便冲着纪李喊:“去找刘海宽,他很厉害的,他可以救二哥。”

纪李被他突然地回头惊得有些楞,下意识的看向王一博等他吩咐,又忽然想起王一博近日根本不理会任何事情。

“去...去找...任何条件都答应...”

王一博没有回头,只是沙哑着嗓子告诉纪李让他去找。

又顿了一会儿:“好生安置八皇子,不准离开半步。”

八皇子被变相的软禁,也不反抗,他太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现在,只要肖战能醒过来,任何要求他都可以做到。

一连几天,王一博一见到纪李便问他找到八皇子所说的那人没有。

一次一次的否定,王一博的心越来越绝望,肖战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微弱。

他不知道还能这样留他几日。

白诺谨

@饼渣什么时候结婚
关键词:结婚

总算画完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用板子,我真的尽力,虽然知道还有很多漏洞,但完全不知道怎么修改,反正就这样了。
Ps敖丙画毁了,还有哪吒是男的,后面我会出一个《关于哪吒的各种发型》系列和《关于哪吒到底是男是女这个问题》系列的画集,最后不要再在我评论区ky藕饼了,我cp洁癖真心受不了,谢谢理解

@饼渣什么时候结婚
关键词:结婚

总算画完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用板子,我真的尽力,虽然知道还有很多漏洞,但完全不知道怎么修改,反正就这样了。
Ps敖丙画毁了,还有哪吒是男的,后面我会出一个《关于哪吒的各种发型》系列和《关于哪吒到底是男是女这个问题》系列的画集,最后不要再在我评论区ky藕饼了,我cp洁癖真心受不了,谢谢理解

神秘的兔纸

【杀破狼】顾帅x长庚,风里雪里我在等你

【杀破狼】顾帅x长庚,风里雪里我在等你

石家小鬼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周小小洛LORE

放一朵花入盒🌺

让它永远绽放~


放一朵花入盒🌺

让它永远绽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