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唯美

318浏览    21参与
陈星月

古风句子

人生恰如三月花,倾我一生一世念。


若只是遇你如一曲惊鸿, 未能濡沫以共。 莫如当初不相逢。


父母在堂, 兄弟扶持, 挚爱在怀, 这个世间再多残酷都无所谓。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朝为日,暮为月,卿为朝朝暮暮。


万丈红尘,唯悦者三,日月与卿,日出东方,月落西厢,执子之手,不老天荒。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人生恰如三月花,倾我一生一世念。



若只是遇你如一曲惊鸿, 未能濡沫以共。 莫如当初不相逢。



父母在堂, 兄弟扶持, 挚爱在怀, 这个世间再多残酷都无所谓。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朝为日,暮为月,卿为朝朝暮暮。



万丈红尘,唯悦者三,日月与卿,日出东方,月落西厢,执子之手,不老天荒。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是你,相思也是你。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是你,洹火也是你。



 问君归期未有期,巴山是你,夜雨也是你。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是你,不知也是你。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夏に花が散る

他找了她九百年

每一个百年都会遇到一个她

但最遗憾的是

每一个明明都是她

但每一个又都不是最初的那个她~

他找了她九百年

每一个百年都会遇到一个她

但最遗憾的是

每一个明明都是她

但每一个又都不是最初的那个她~

夏に花が散る

桃花一步笑春风,去年今日君离去,桃花枝头

盼君归,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年又一年,梧

桐飘零红尘乱,纷纷扰扰毋敢惹君恼,只堪一个愁字在心头~

桃花一步笑春风,去年今日君离去,桃花枝头

盼君归,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年又一年,梧

桐飘零红尘乱,纷纷扰扰毋敢惹君恼,只堪一个愁字在心头~

夏に花が散る

仿佛看到一身素衣的姑娘,站在梨花树下青丝飘飘,花瓣纷飞而下,姗姗来迟的少年郎看着眼前的景色,深深沉醉,只见她回眸浅浅一笑,道:“你来了!”,顷刻间,落英漫天,风也温柔~

仿佛看到一身素衣的姑娘,站在梨花树下青丝飘飘,花瓣纷飞而下,姗姗来迟的少年郎看着眼前的景色,深深沉醉,只见她回眸浅浅一笑,道:“你来了!”,顷刻间,落英漫天,风也温柔~

夏に花が散る

“当坊间最善舞的女儿死了,京城就该有一场大雪。”   —— 叶三·《九万字》。

“当坊间最善舞的女儿死了,京城就该有一场大雪。”   —— 叶三·《九万字》。

小生不才
画了个吃糖葫芦的小姑娘,灵感来...

画了个吃糖葫芦的小姑娘,灵感来自于周五放学淋雨回家给我弟买糖葫芦的事儿,弟控没办法┐(─__─)┌

画了个吃糖葫芦的小姑娘,灵感来自于周五放学淋雨回家给我弟买糖葫芦的事儿,弟控没办法┐(─__─)┌

小生不才
怎么说,把八月底的戏子入画重新...

怎么说,把八月底的戏子入画重新画了一遍,还是画得不好,我哭了,滤镜都比我画的好

怎么说,把八月底的戏子入画重新画了一遍,还是画得不好,我哭了,滤镜都比我画的好

小生不才
上学期的灵感,画的还是太烂了

上学期的灵感,画的还是太烂了

上学期的灵感,画的还是太烂了

小生不才
滤镜比我会画画(话说那手好奇怪...

滤镜比我会画画(话说那手好奇怪啊)

滤镜比我会画画(话说那手好奇怪啊)

樱花里的夏尔

【弱骨乱世】【原创】

妖孽多重人格攻,温柔清心寡欲受。
版权侵删
因为版权问题,会更新较慢,比晋江网跟得会慢许多, 传送门:http://1562630.jjwxc.net

第一章 文案: 多重人格的妖孽攻,温柔不争的小受。 梦骨 我扶着椅,起了身。风微寒,卷起我的衣角。我的衣袍有些宽松,冷风就顺着领口灌了进来,肋骨处蓦然传来一股钝痛。 "公子——"如水担心地喊着我,我别过头,看着她笑了笑。 肩头上传来温暖的感觉,她将暖和的大衣盖在我身上,踮着脚为我捋了捋隐在领中的发丝。 "公子,你大病初愈,吹不了风。" 我摇摇头,也没她那么焦急于自己的病情,在微冷的寒风中沉默了片刻,半晌,我低...

妖孽多重人格攻,温柔清心寡欲受。
版权侵删
因为版权问题,会更新较慢,比晋江网跟得会慢许多, 传送门:http://1562630.jjwxc.net

第一章 文案: 多重人格的妖孽攻,温柔不争的小受。 梦骨 我扶着椅,起了身。风微寒,卷起我的衣角。我的衣袍有些宽松,冷风就顺着领口灌了进来,肋骨处蓦然传来一股钝痛。 "公子——"如水担心地喊着我,我别过头,看着她笑了笑。 肩头上传来温暖的感觉,她将暖和的大衣盖在我身上,踮着脚为我捋了捋隐在领中的发丝。 "公子,你大病初愈,吹不了风。" 我摇摇头,也没她那么焦急于自己的病情,在微冷的寒风中沉默了片刻,半晌,我低声道"太子殿下他怎样了?" 空气明显地凝重了起来,我感觉到后身人儿的沉默,解围道,"如水,我只是想……" "公子你怎么还能想他!"如水突然抓住我的衣角,以一种异常悲戚的眼神望着我,"他可是伤你最深的人,你的胸骨便是他令人打烂的! "听到这句话时,我的胸口居然应景地痛起来,原来隐藏在胸口的钝痛无比尖锐起来,我的胸腔里的骨头仿佛再次裂开,骨肉撕裂开来,连着呼吸窜涌到口腔里满满的血腥味。我左手急忙抓住胸口,右手微微推了推如水,别过脸,不让她看到自己痛苦的表情,却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中蹲下身去。 "公子……"如水慌了阵脚,却也熟悉了眼前的情况,拿着手绢递给我,我颤抖地接过手绢,身体却先发制人,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