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风文艺

9浏览    3参与
小花酱ʚɞ

第二章,桐花阁

     长安城里有一桐花阁,不似那以往的烟尘之地,这里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桐花阁阁主名为张睦堂,是长安城里数得着的有学识之人,张睦堂的妻子张夫人精通音律。

    这桐花阁里的姑娘大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为了生存便来拜师学艺,混口饭吃。

     桐花阁为三层,一层为下棋作画之地,二层则是吟诗作对之地,三层是抚琴听曲儿之地,是文人墨客​最常来的安逸之地。

   后院里有一棵桐树,每年三月桐花开,香气飘满楼,便是...

     长安城里有一桐花阁,不似那以往的烟尘之地,这里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桐花阁阁主名为张睦堂,是长安城里数得着的有学识之人,张睦堂的妻子张夫人精通音律。

    这桐花阁里的姑娘大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为了生存便来拜师学艺,混口饭吃。

     桐花阁为三层,一层为下棋作画之地,二层则是吟诗作对之地,三层是抚琴听曲儿之地,是文人墨客​最常来的安逸之地。

   后院里有一棵桐树,每年三月桐花开,香气飘满楼,便是桐花阁的由来。

     只是唯一不足之处便是张阁主与夫人成亲五年有余,​却尚未生下一儿半女,夫人每日愁眉不展,寻遍了名医也始终无果。

     夫人望着院子里抚琴的小姑娘,眼里不禁起了泪水,心想:这若是我的孩子该多好啊。

   阁主看见夫人又在暗自神伤,便轻轻揽过夫人:“夫人无需神伤,我倒觉得这桐花阁里的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有她们就够了。”

    阁主对夫人疼爱有加,不想因孩子一事伤了夫妻情分。

    ​罢了,这许是缘分未到吧。    桐花阁每日人来人往,生意兴隆,阁主和夫人心善,楼阁外有一小凉棚,为的是那些过路人有地儿歇脚,有些穷苦之人能有口水喝。

    这天,正赶巧儿,有一个得道高僧路过桐花阁,起初是被这楼阁所吸引,后来掐指一算这里有竟一处机缘。

    高僧便在小凉棚里坐了下来,正赶上夫人前来凉棚​续茶水。夫人看着高僧不禁有些好奇。

    “不知师傅从何而来?又去往何处?”夫人开口问了高僧一句。

    “贫僧从北方来,要去西方找寻一片净土。路过此地特来歇歇脚。”

     夫人听完高僧的话,端起一碗水递到了高僧手边:“我们这凉棚里的茶水分文不取,师傅随意就好。”

    “不知夫人可否听过这样一句话,世间善人结善果,夫人所烦恼之事为何不去那南山送子庙探个究竟呢?”高僧说完并喝了碗里的水就起身告辞了。

    “南山送子庙,南山,南山。”夫人听了高僧的话反复斟酌高僧说的南山。长安城里并无南山,难道是南边的​双影山?对,那大概就是双影山了。

    阁主和夫人一早就出门了,桐花阁里的大小事​暂由清儿姑娘打理。

    双影山距长安城一千多里地,​阁主和夫人赶了一天一夜的马车才到,双影山下有一小茶馆儿,茶馆儿里的小二告诉阁主和夫人,这每天来求子的人数并不多,大概是因双影山太过偏远,但是既然来了就需得拿出诚意来才行。心诚则灵嘛。

   阁主和夫人在茶馆儿里​沐浴净身,送子庙坐落在双影山半山腰,需得走完一千九百九十九步台阶才能到达,若要求子还要三步一叩首,五步一跪才行。

  阁主有些担心夫人一阶女子是否能熬过这一千九百九十九步台阶,可夫人今日是铁了心了,这一千九百九十九步台阶定要走完。

    三个时辰过去了,阁主和夫人终于走到了送子庙,庙里有送子娘娘像,供桌上有贡品,贡品旁有一金莲,花开五瓣为女,六瓣为男,若七瓣花瓣​皆开便为双生子。

  阁主和夫人双手合十,虔诚跪拜,良久,金莲开花六瓣​。夫人大喜!

  阁主和夫人这是求子成功了,回去后不久夫人便有了身孕。在阁主的精心照顾下,顺利生下一名男婴,名为良一,张良一。

   为的是一世从良,结善果,平安顺遂渡此生。

   良一出生之时,长安城里满城花香。

   良一一出生那眼眸里便清澈深邃,似那夜晚皎洁的月光。

小花酱ʚɞ

第一章,前世轮回

   今日这黄泉路上的人比前几日要多些,怕是这人间起了什么风雨吧。

   孟婆也数不清今日送多少人入轮回​,也数不清送多少人去了那炼狱里,许是见惯了这人的生性,听多了痴情人的来世再相守,便也不觉这工作辛苦了。倒添了几分乐趣。

    这大概是今日最后一波儿入轮回的,她做孟婆三百余年却是第一次见身着喜袍之人呢。谁会舍得在新婚之时离开人世呢?上天自当眷顾那人间的四大喜事。想必离开人世之时不是洞房花烛吧。

    这眼前身着喜袍的公子眉眼清秀俊俏,说起话来...

   今日这黄泉路上的人比前几日要多些,怕是这人间起了什么风雨吧。

   孟婆也数不清今日送多少人入轮回​,也数不清送多少人去了那炼狱里,许是见惯了这人的生性,听多了痴情人的来世再相守,便也不觉这工作辛苦了。倒添了几分乐趣。

    这大概是今日最后一波儿入轮回的,她做孟婆三百余年却是第一次见身着喜袍之人呢。谁会舍得在新婚之时离开人世呢?上天自当眷顾那人间的四大喜事。想必离开人世之时不是洞房花烛吧。

    这眼前身着喜袍的公子眉眼清秀俊俏,说起话来的样子倒配得上这温润如玉。这公子大概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孟婆不禁好奇他离开人世的缘由。请出了他的阳卷,原来他是为爱而亡,承受了一箭穿心之苦啊。

     孟婆递给他一碗孟婆汤:“喝吧,喝了就忘了,忘了就不会再痛了。入轮回,了却前缘吧。”​

    这公子盯着眼前的汤,泪水一滴一滴落入碗里:“若我忘了,来世我该如何寻她?又如何再续前缘?”​

   “你若不喝,便入不了轮回,只能在这黄泉里做孤魂野鬼,受尽折磨。你心里的姑娘就在那不远处,待她来时我便在她最显眼的地方留下印记,来世若相遇你便能一眼认出她。”孟婆望着远处那身着嫁衣的姑娘,想必这就是那一同承受了穿心之苦的女子吧。

     身着喜袍的公子转过头望着远处被鬼差夹在中间的姑娘:“玉溪,来世我定会寻你,定会与你举案齐眉相守一生。”

    他的白月光,他的桐花仙儿,一箭穿心之时,他的眼睛里只有她,来世他也能找到她。

 转回身便把那眼前的汤一饮而尽入轮回去了。

    孟婆看着入了轮回的公子,再看看那远处的姑娘,摇摇头,这人间的情感自己怕是不能亲身体会了。     

    若能入轮回已是极好,来世还能与你相遇那就要看上天是否眷顾了。

     这姑娘也生的好生俊俏,想必她也不想忘记吧。可这一生过得太苦了。

    孟婆依旧盛着汤,眼前的姑娘不似那公子的眼神那般清澈坚定。​一袭嫁衣如火,却无法相守一生。这便是人间最大的苦楚了。

    姑娘望着孟婆,再看看眼前的汤,也不知他是否入了轮回?孟婆看着这身着嫁衣的姑娘:“喝吧,你那心心念念的人儿已入了轮回,来世若有缘,还会遇见。”

    那姑娘摇摇头,这一世苦了他了,来世唯愿他好。只要他好,即使无缘我也心安。​

   听着他已入轮回,她便嘴角上扬,眼里却满含眼泪,我宁愿你我从此无缘,如此才不会受着那份儿相思之苦了。

   愿来世你我都能生的普通,愿你一生顺遂,平安喜乐。姑娘喝了汤,也入了轮回。孟婆手一挥在那姑娘身上留下了印记。

    不论来世你们能否相见,这印记是孟婆许给那公子的承诺。

     细数这一生的相遇相知,细数那桐花开又落。

     未能亲手为她穿上嫁衣,未能迎娶她为妻,这便是他这一生的遗憾。来世若能相遇想必他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这一世的苦就让它留下吧,来世我们只有温馨甜蜜可好?

小花酱ʚɞ

第二章,但愿桐花寄相思

    穆望舒独坐在院子里手里捧着一本《诗经》漫不经心的翻阅着。翻到野有蔓草,脑海中浮现出那俊秀明朗的少年。不禁出了神。

    稚儿捧着一盘点心看到出神的穆望舒“小姐?小姐?小姐!!!”稚儿一声比一声大,拉回了穆望舒的思绪。“啊,怎么了?”“小姐,您这是看书啊,还是书看您啊?怎么?书上有俊郎的公子?竟惹得小姐如此出神。”稚儿与穆望舒一同长大,所以时间久了稚儿就越发喜欢打趣自家小姐。

“我只是仔细斟酌了一番。”被看穿心思的穆望舒明显有些不自在。

    “小姐,这书...


    穆望舒独坐在院子里手里捧着一本《诗经》漫不经心的翻阅着。翻到野有蔓草,脑海中浮现出那俊秀明朗的少年。不禁出了神。

    稚儿捧着一盘点心看到出神的穆望舒“小姐?小姐?小姐!!!”稚儿一声比一声大,拉回了穆望舒的思绪。“啊,怎么了?”“小姐,您这是看书啊,还是书看您啊?怎么?书上有俊郎的公子?竟惹得小姐如此出神。”稚儿与穆望舒一同长大,所以时间久了稚儿就越发喜欢打趣自家小姐。

“我只是仔细斟酌了一番。”被看穿心思的穆望舒明显有些不自在。

    “小姐,这书里的深奥稚儿不懂,稚儿就只懂做糕点,这是桐花糕小姐你尝尝。这桐花粉儿可是三少爷让人带回来的呢。”稚儿拿起一块桐花糕递到了穆望舒手里。穆望舒咬了一小口仔细品尝,这桐花糕不及桃花糕味儿浓,没有红豆糕甜,只觉些许清甜,且给人一阵清新淡雅的享受。“山木多蓊郁,兹桐独亭亭。叶重碧云片,花簇紫霞英。”陆游诗中的桐花:纤纤女手桑叶绿,漠漠客舍桐花春。

这桐花不及其他花朵那样娇艳,却是春的象征。

    穆望舒看着手里的桐花糕,自己也是很喜欢桐花。只是这桐树在长安城里并不多见。

      “姑姑~姑姑~”“哎呦我的小少爷,你可是慢点跑啊。”稚儿一把接住了飞奔而来的穆濯尘。穆濯尘穆家长孙年仅六岁,生性顽皮却聪慧过人,人称过目不忘小神童。    

    “我早就瞧见稚儿姑姑端着的糕点了,稚儿姑姑你这次又做了什么糕点了。”穆濯尘说完便看见了桌上的桐花糕,拿起来就往嘴里送。吃完便频频摇头。“不好不好,没有桂花糕甜。稚儿姑姑你给我做桂花糕吧。”“小少爷,桂花糕太甜了,看来你又忘记牙疼的滋味了吧。”稚儿摸了摸濯尘的脸笑着说。

    “濯尘,你怎么跑出来了?这会儿你不该在书房温习功课吗?”穆望舒看着穆濯尘,虽然聪慧过人不读书也只会白白浪费了这份聪慧。 “姑姑,侄儿的功课早已温习过了。”“那先生可有教新学识?”“先生已经许久不来授课了。”

“为何?是不是你又淘气惹先生生气了?”穆望舒看着穆濯尘一脸淘气的样子真的也是实属无奈。“才没有呢,侄儿对先生只有钦佩,云先生学识过人,这天下事没有先生不知晓的,我才不会惹先生生气呢。”穆濯尘这一通辩解倒是逗笑了穆望舒。

    “莞儿呢?”穆望舒问自顾跑来的穆濯尘“长姐在写字呢,她要和先生的字一样好看呢。”

   “你啊,要是有莞儿一般努力啊,你祖父祖母就不必为你忧心了。我们一起去看看莞儿吧”穆望舒拉着穆濯尘来到了书房。

    “呦,看看,我们家莞儿的字越发漂亮了。”穆望舒拿起穆濯莞的字心里不胜欢喜。穆濯莞是穆家第一位孙女。比濯尘年长两岁,与濯尘同父异母,只是姑娘家没有那样淘气,却是越发懂事刻苦。穆望舒平日里疼莞儿比濯尘多,毕竟濯尘有亲娘亲疼,而莞儿却没有。

      “姑姑。”莞儿轻轻行礼后便继续写字。“莞儿,云先生有多少时日不来授课了?”“大概已有数十载日。”穆望舒点了点头,把稚儿手里的桐华糕递到了莞儿嘴边。

      “老爷,夫人,太后娘娘的贴身丫鬟,凌姑姑来了。”小厮回话后便把凌姑姑请到了大堂。穆老爷和夫人同在。“老爷,夫人,太后让奴婢传话。明日邀请老爷夫人在花园一聚。”“太后娘娘可有说所为何事?”穆夫人问道。“太后娘娘近日总是梦见儿时与夫人一起的场景,许是思念至极了。”凌姑姑倒也不知,来前太后并没有说明缘由。   

    这太后的邀请也不好推辞,再说这当今太后可是穆夫人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当年选秀之时是长姐代替自己入宫,自己方能过自在舒心的日子。近几年两家人的走动并不多,只是穆望舒偶尔进宫看望姨母,其实也是太后召见罢了。

     这云先生为何一连数十日不来府里授课,穆望舒一脸疑惑。“稚儿听闻,这云先生的夫人身怀有孕,云先生宠爱夫人便辞去了府里授课先生一职,这样安能照顾夫人。”

    “这样看来,这云先生不光只有学识过人啊,只是这先生不来,这濯尘便可人家放肆了。我还是听听爹爹作何打算吧。”穆望舒来到了大堂。

       穆老爷和夫人送走了凌姑姑,便在猜想太后的心意。“父亲,母亲。”穆望舒行礼。“舒儿,可是有事?”穆老爷问穆望舒。“听濯尘和莞儿说,这云先生已有数十日没来府里授课了。这莞儿用功父亲母亲是知道的,只是濯尘那孩子没有先生约束当真是越发放肆。”“这云先生已经请辞了,本想再去你洛伯父那里寻求一位有学识的先生,只是近日事多,耽搁了。”穆老爷说完便喝了一口桌上的茶。

    “舒儿,你父亲近日繁忙,你哥哥们也无暇顾及,不如你替你父亲去一趟洛书院,一来为濯尘和莞儿寻一有学识的先生。二来替我们拜访一下洛伯父和伯母。”穆夫人看着眼前的穆望舒,只觉自己女儿长大了,出落的越发好看了,是母亲就有一颗炫耀儿女的心。   

   “好,舒儿应当为父亲解忧。父亲母亲来尝尝稚儿新做的桐花糕。”穆望舒接过稚儿新取来的桐花糕递到了父亲母亲手里。穆望舒看着父亲母亲看着桐花糕不禁想起了三哥。

      三哥前往洛阳以三年有余,近日借这桐花粉儿以慰藉思乡之苦。

    自古只有桐花不解飞哪有桐花寄相思。

       但愿桐花寄相思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