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古风

640.4万浏览    31.1万参与
車月京尤鸟
《将军配牡丹》 藏善5.20生...

《将军配牡丹》

藏善5.20生贺

《将军配牡丹》

藏善5.20生贺

阿麻阿麻

腹中伫书一万卷,不肯低头在草莽

第二天,孙膑醒来,看见庞涓刚穿好衣服,准备离去,孙膑忙叫着他说:“你可是要去见魏王说出兵秦国的事儿?”

庞涓扭头看着床上的孙膑,觉得心中暖的像是能化成一滩水:“自然,魏王肯定会同意让你随我一起出征的。”

孙膑笑着摇头说:“ 你只记得咱俩的诺言就行,不是我功利,定想做将以闻名天下,而是平生所学皆为兵法,况祖父孙武名满天下,我又怎忍视家族无人堪当大才的困境而不顾,让家族就这样落寞下去呢?”

“我知你心愿,定不敢让魏王相负。”

说完,庞涓就急急忙忙的进宫了。他想着今儿在朝堂上向魏王请命和孙膑一起出征秦国,夺取函谷关。

可魏王昨天喝多了,到了中午也没起来....

其他大臣见魏王并...

第二天,孙膑醒来,看见庞涓刚穿好衣服,准备离去,孙膑忙叫着他说:“你可是要去见魏王说出兵秦国的事儿?”

庞涓扭头看着床上的孙膑,觉得心中暖的像是能化成一滩水:“自然,魏王肯定会同意让你随我一起出征的。”

孙膑笑着摇头说:“ 你只记得咱俩的诺言就行,不是我功利,定想做将以闻名天下,而是平生所学皆为兵法,况祖父孙武名满天下,我又怎忍视家族无人堪当大才的困境而不顾,让家族就这样落寞下去呢?”

“我知你心愿,定不敢让魏王相负。”

说完,庞涓就急急忙忙的进宫了。他想着今儿在朝堂上向魏王请命和孙膑一起出征秦国,夺取函谷关。

可魏王昨天喝多了,到了中午也没起来....

其他大臣见魏王并没有来早朝,早就都慢慢散去了,只有庞涓还守在厅上。

老内侍看庞涓一直这样干等着也不是个法子,就请庞涓先进内宫坐着休息。庞涓只摇摇头,还是守在议政大厅。

午后,魏王终于醒了,听着内侍说庞涓在议事大厅等他,可魏王并不想移步,就让内侍把庞涓请入内宫了。

庞涓看魏王搂着狐姬,索性低头眼不见为净,张口说道:“现我国有雄兵五十万,内朝在我王的励精图治下纲纪严明,国内民生更是风调雨顺。臣觉得此时正是出征秦国的大好时机,攻占周边若干小国后,我国仓廪殷实,士兵锐气大增,如若此时出攻,后既无粮草之忧,朝中又无内患,反观秦国,秦献公年事已高,两子一嬴虔虽勇猛,但气血方刚,有勇无谋,不足为惧,次子赢渠梁年纪尚小,未见其展露锋芒,固今我魏军对秦用兵定能一鼓而下。夺函谷关后,我魏国进可攻取其他六国,退亦可称霸七国。”

魏王本也有攻打秦国之意,但只恐现今国力不足,若打了个败仗,岂不断送了魏国刚刚积攒起的名声?但一听庞涓的论断,立马觉得此战可打,也沸腾了起来,使劲儿拍了下怀中狐姬那富有弹性的屁股,大声说道:“今听上将军一言,方知我魏此时不出函谷关,更待何时?”

狐姬刚刚因吃痛的一声娇嗔也淹没在了魏王的激昂话语中了。

庞涓听着魏王的应允,兴奋地说:“臣愿和师弟孙膑领兵出征,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魏王一听,讪讪地说道:“将领选任之事,上将军还容我多再思虑几天。”

“臣与孙膑若能领兵,定可保此战全胜。”

“我岂会怀疑上将军与孙膑的能力?只是上将军已帮扶寡人攻克了数十个小国了,劳苦功高,我怎忍心再让上将军奔波疲劳?加之孙膑刚领职太子太师,又怎能仓促为将呢”

魏王看着庞涓还欲张口说些什么,赶忙又接着说:“上将军请退吧。”说完就压在狐姬身上了。

庞涓哪里会受得了魏王这么荒唐的样子,像是怕脏了眼睛似的,赶紧退了出来。

庞涓落寞的出来后,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想到魏王是不会让自己和孙膑出征了,可是自己又跟孙膑说好的,如若不能让他统兵,就得让他回齐国。一想到孙膑似乎刚刚接受自己的心意,就要看他离开,庞涓感觉胸中闷痛闷通的,他无法接受孙膑的离开,下定决心不能放孙膑走后,庞涓又硬着头皮扭头推开了魏王寝宫的大门,昂首说道:“臣还有一事愿禀我王,孙膑是齐人,今我王让他入朝,却不让他统兵打仗,恐他会有逃离魏国之心,以他才能,如若回齐,定会成为魏国称霸天下的阻碍。”

魏王一听,突然醒悟,赶忙推开自己身上的狐姬,问道:“诚如将军所言,我将奈何?”

庞涓想着孙膑的一展平生之所学的梦想可能就要断送到自己手中了,觉得心里很是伤痛,但如果眼见他离开的话,恐怕自己会更承受不住,所以狠心道:“我王不若让我国各城城门谨守严查,严禁孙膑出魏。”

魏王笑着采纳了。

庞涓见魏王答应后,才关门出来了,再看看灰蒙蒙的天,似乎要飘起小雨了。

庞涓不敢回府,他怕看见孙膑,更怕孙膑知道自己向魏王进言,让把他封锁在大魏国内,而这样做仅仅是为了一己之私....

于是庞涓就待在了军中的大营,一夜未归....

清潇雨尘

第一章:流浪

清潇:雨尘,你看这茫茫天地,飘渺无常。万物生于天地却不知天地之广,何其可悲?


雨尘:是呵,人生一世,草木一枯。这一生说长也长,要说短也是真的短呵……


清潇:你说,我们看不到的,比天边更遥远的地方,还有那更加久远的未来,都会有些什么呢?


雨尘:听说,极北苦寒之地,常年冰雪覆盖,难见天日;东方青木之属,却总是百花盛放,四季如春;南方诸岛上的人们,过着与世无争,自给自足的日子;穿过西边的戈壁回廊,万国罗列,又是一番新的景象……至于那不可捉摸的未来,谁知道呢?人之一生,只得一甲子有余。白云苍狗,时光易老,不过忽然而已呵……


清潇:你看,这世界还真是广阔无边呵。这些地方呀,我都想......

清潇:雨尘,你看这茫茫天地,飘渺无常。万物生于天地却不知天地之广,何其可悲?


雨尘:是呵,人生一世,草木一枯。这一生说长也长,要说短也是真的短呵……


清潇:你说,我们看不到的,比天边更遥远的地方,还有那更加久远的未来,都会有些什么呢?


雨尘:听说,极北苦寒之地,常年冰雪覆盖,难见天日;东方青木之属,却总是百花盛放,四季如春;南方诸岛上的人们,过着与世无争,自给自足的日子;穿过西边的戈壁回廊,万国罗列,又是一番新的景象……至于那不可捉摸的未来,谁知道呢?人之一生,只得一甲子有余。白云苍狗,时光易老,不过忽然而已呵……


清潇:你看,这世界还真是广阔无边呵。这些地方呀,我都想去看看……最近,我脑海里,时常浮现出一些奇怪的东西。有人坐在天上巨大铁鸟的肚子里,四处飞翔。千山万水,亦不过数日间往来;海边有比最大的鲸鱼,还要大的铁船,载着人们畅意遨游;有时他们,也坐在一些大小不一的铁壳子里,来去如风、纵横奔驰,好不逍遥!那似乎,是一个钢铁奔流的时代呵。你说,在未来…会不会有这样一个时代?


雨尘:唉…未来之事,毕竟太过虚无缥缈,镜花水月。清潇,你今天似乎颇多感慨呢?平日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清潇:嗯…我想去走走,走到那里算哪里,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不要停,也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这一方天地太小了,容不下我的心……


雨尘:清潇,你可真的想好了么?我们这一去,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了呵。也不知将会去往何方了……


清潇:我们本就没有来过,又怎么会有,回来的路呢……走吧!雨尘…我们去流浪,去远方…去未来……去追寻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去看一看,不一样的天……


是熊不是猫

好久没做过这么娇艳的发簪啦

设计图来自啾啾

好久没做过这么娇艳的发簪啦

设计图来自啾啾

Whisper

辞凤阙

  夜色绵绵,星月婉转。阵阵凉风吹过,虽是初夏的夜晚,却也染着几分寒冷。

  秦熠站在都城的城楼上,晚风拂过衣衫,长袍被吹得沙沙作响。他遥遥望着北边的方向,止不住地思念在心里疯长。

  这是秦酌离开都城的第三个年头。都说北境寒苦,也不知他在那里怎么样了……。思及此,秦熠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他与秦酌是一胎双生子,从小形影不离。因着比秦酌从母体里早出来一刻,秦熠从小便承担起了兄长的责任,处处照顾他。

  说来也是奇怪,秦酌与秦熠两人,虽是一体同胞的双生子,但却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是完全相......

  夜色绵绵,星月婉转。阵阵凉风吹过,虽是初夏的夜晚,却也染着几分寒冷。

  秦熠站在都城的城楼上,晚风拂过衣衫,长袍被吹得沙沙作响。他遥遥望着北边的方向,止不住地思念在心里疯长。

  这是秦酌离开都城的第三个年头。都说北境寒苦,也不知他在那里怎么样了……。思及此,秦熠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他与秦酌是一胎双生子,从小形影不离。因着比秦酌从母体里早出来一刻,秦熠从小便承担起了兄长的责任,处处照顾他。

  说来也是奇怪,秦酌与秦熠两人,虽是一体同胞的双生子,但却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秦熠性情温和,平易近人。从小文采不斐,立誓出仕为官,以百姓为先,替天下寒门子弟讨一条出路。

  而秦酌则是性情活泼开朗,热烈刚毅。在武学上的造诣出众,立志报效国家,卫疆守土,使天下不失一寸,边境不让一毫。

  人们都说这秦家兄弟,不仅继承了秦太师的志向,报效国家,而且还是一文一武的双生子,性情互补,是难得的福星。

  “阿熠,城楼风大,怎的不披一件衣裳?”

  秦熠肩膀上多了一件披风,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他轻轻的将衣服上的手握在手心里:“无妨。我未考虑那么多,倒是叫夫人操心了。”

  夏晚晴看着眼前的人,眼里满是温柔。

  “又在想阿酌了吧。”

  秦熠张开披风,轻轻地将夏晚晴搂在了怀里,只是几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夏晚晴见状,抬起手轻柔的将他眉心的褶皱揉了开。

  她与秦熠是少年夫妻,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二人初见时都是一副孩童模样,年纪不过总角。

 夏尚书那时还是一个官职不高的少府。但是他少时就跟随秦太师学习,二人之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秦熠初次见到夏晚晴的时候,是她跟随父亲来秦府做客。那时正值新年,小姑娘穿着红红的衣裙,碎发软软的贴在额头上,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泛着水光。

  七八岁的娃娃总是怯生生地,不太敢亲近人。他见到夏晚晴的时候,小姑娘就规规矩矩地坐在父亲旁边,巴掌大的小脸红扑扑的,小手握着帕子,都快拧成一团了。

  后来相处地多了,小姑娘总喜欢跟着他,不像秦酌一样,夏晚晴不吵也不闹,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总会先脆生生的喊一声阿熠哥哥,然后征求他的意见。

  秦熠从小跟秦酌在一起,男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是常事。但是乖巧的女孩子一开口,秦熠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每次都是一声脆生生的阿熠哥哥刚叫出口,他便会由着小姑娘去做想做的事。

  小孩子说话总是有口无心的,秦酌直率热朗的性格更是如此。那时秦酌总会玩着玩着,突然就冒出一句:“以后哥哥你娶阿晴给我做嫂子吧。”

  后来慢慢长大,二人之间也确如秦酌所说,年少相知,相惜相许。夏晚晴十六岁的时候,嫁进了秦府,成了名正言顺的秦夫人。

  从小相伴的默契是旁人所不能够理解的。往往是秦熠一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夏晚晴立刻就能察觉。好比此刻,当夏晚晴看见秦熠独身一人站在城楼上望着北边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能确定,秦熠,想秦酌了。

  如果不是当初秦酌为情所困,自请戍守边关,为国效力,想来此时二人也不会相隔千里。

  他们二人本是骨肉至亲,又是一体同胎的双生子。从小一起长大的,二人之间的情分无人能及。明日便是秦熠的生辰,可秦酌却已离家三年有余。

  战场铁血,刀剑无情,马革裹尸的诗句时时在耳,叫人如何能够不日思夜想,魂牵梦萦。


  北疆。

  虽已是初夏,但北境天气寒冷,往往每年就连春天也来的比别的地方晚一些。其他地方的花大都已经凋零,而北境的花草却刚刚抽条,含苞待放。

  军营里,秦酌刚刚巡视完毕,回到营帐。就听到账外传来士兵报告,有从京送来的急件,需要他亲自签收。

  “让他进来。”

  戍守边关三年,秦酌的样貌已不似刚刚离京时那般青涩。脸庞被磨出了锋利的棱角,眼神凌厉,眉骨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隐没在眉毛之间,隐隐约约可窥见些踪迹。

  当年他在京都,是太子身边的中郎将,平时随侍君侧,替太子处理一些军政上的事。

  若不是出了江瑾年那桩事,只怕他还是当年那个在京都意气风发的少年郎,而不是如今铁血沙场的将军。

  秦酌不似秦熠一般,少年入太学跟随中书令柳江学习。他武学天赋极高,再加上秦太师帝师的身份,秦酌小小年纪就被皇帝赏识,留在了太子身边为随侍,江瑾年便是他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江瑾年是皇后母家兄长的女儿,也就是太子的表妹。皇后宠爱她,从小把她带在身边抚养。

  她出身不凡,又被皇后带在身边,太子也宠着她,所以眼界见识比平常女子都高了一截。

  但是她生性单纯,也事事循规蹈矩,不曾仗着宠爱跋扈无礼。

  秦酌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江瑾年正坐在一颗梨树下哭。

  “你怎么了?”

  “我被刮伤了腿,疼……”说着,江瑾年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秦酌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他在家里的时候,有什么事都是秦熠在前面挡着处理。

  秦酌一时犯了难,又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急得额角都沁出了细汗。

  江瑾年一双眼睛含着泪,红彤彤的,就那么望着他。不多时,秦酌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帕子,对江瑾年说:“你忍一忍,我帮你擦擦,你不要哭了。”似是怕吓着江瑾年一般,秦酌不自觉的把声音放的很小很轻。

  膝盖传来细微的摩擦感,秦酌仔细的擦拭着她的伤口,力气不大,像是怕碰疼她一样。

  “你能,送我回去吗?”小姑娘声音甜甜的,嗓音里带着些许哭过的沙哑。

  她一开口秦酌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酥酥麻麻的,有点疼又带着痒。少年的心里对少女总有些怜惜之情,秦酌答应了她的请求。

  江瑾年被秦酌背到背上的时候,双手不自觉的搂紧了他的脖子。发丝顺着她的动作落在了秦酌的脖子上,带着微麻的痒意。

  一直当他把江瑾年送到皇后宫前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姑娘,原来是皇后的侄女,太子的表妹。

  “你,叫什么?”

  秦酌转身想走,身后却传来一阵声音。

  “秦酌。”少年在铠甲下的手微微收紧,声音带着几分低哑。

  “谢谢你,秦酌……。”

  从那以后,江瑾年经常会找借口去太子那里,然后让秦酌带她去玩。太子很宠这个表妹,对秦酌也很是放心,总是轻易便将她托付给了秦酌。

  许是二人的志趣相投,亦或是日日相伴的情分,少年的情思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涌上心头。

  他们之间不再像当初一样,渐渐多了些只有两人自己能明白的情愫。可是无奈好景不长,江瑾年要被封为太子妃的消息传了出来。

  那时秦酌第一反应是愤怒的。他们明明是两情相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血气上头,本想冲进宫去找江瑾年问个明白。但是还好秦熠及时拦下了他。

  秦熠对他说:“先不说你二人是否两情相悦。便是她赐婚的对象是太子,你便不能说什么。你觉得,要嫁给太子,她会不知道吗?如果她不点头,又怎么会有今日赐婚的消息传出来?而且……”

秦熠说到一半,突然一顿,后半句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让他不知该怎么说出口。

  秦酌此时心急如焚,催促秦熠有话直说。但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少年的眼底,含着他硬生生忍着才未曾流下的眼泪。

  见此,秦熠长叹了一口气,说完了刚刚没有说完的话。

  “而且,今日陛下召我进宫,跟我说了一件事。皇后长兄贪污受贿,玩势弄权,背地里卖官卖爵,已经被人一封奏折告到了陛下那里。皇后母家岌岌可危,眼下为了稳固势力,江瑾年嫁给太子,是最好的选择。”

  秦酌听着,心底是压制不住的怒火,跟无处发泄的难过。良久以后,他突然疯了一般冲出了院子。

  还是那棵梨花树下,可时景虽在,二人心境却不同了。

  秦酌红着眼,声音嘶哑。“我只要听你一句实话。”

  江瑾年看着他,眼里是他不曾见过的冷静跟陌生。

  “是我要嫁给太子的。你哥哥都跟你说了吧,我父亲贪污被告,一封奏折上书给了陛下。从此以后我家或许就要没落。我是整个家族的希望,我不可能放弃我家族的荣耀,更不可能放弃我的父亲。”

  秦酌听着,眼里是一片不可置信。

  江瑾年看着他,突然觉得他好像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

  “如果不是你哥一封奏折将我父亲告到陛下那里,或许……或许我跟你…还是有希望的吧……”

  “你说……什么??!”秦酌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愣在了原地。

  江瑾年就那么看着他,眼里不再是以前的柔情。

  “秦酌,从你哥决心告发我父亲的那一刻开始,我跟你,就再无可能了……,更有意思的是,或许从此以后,你我二人,就是仇人……”

  江瑾年说完,不在看秦酌,转身离开了。


 秦酌不知道他是如何回到的家里,只是见到了秦熠的第一句话就是:“哥,是你…告发了她爹?”

  秦熠自知瞒不住,点了点头。

  “为什么?”秦酌眼里带着疑惑,但是没有怨恨。他跟秦熠从小一起长大,他深知秦熠的为人。

  “因为她父亲为官不仁,侍君不忠。君子立世,言当思衷。有所为,有所不为。生为民立身,为百姓谋事,当是为人臣,为人父母官所应该做的。玩弄权势,贪污受贿,哪怕我知道,你与江瑾年或许暗有情愫,但是阿酌,我身为陛下的臣子,身为百姓的父母官,我不能当做不知道,也没办法当做不知道……。”

  秦酌听完,没有说一句话。

   只是第二天的时候,就上书皇帝,要前往北境,为国守卫疆土。

  秦酌知道,并且了解秦熠。但是他无法眼睁睁看着江瑾年嫁给太子。他自请离京,为的就是想让时间抹掉他对江瑾年的那点情愫。更多的,也是为了他当初所立下的誓言。“保家卫国,守卫疆土。”

  他离家的时候,没有当面跟秦熠告别。只是留了一封书信给他。

  秦熠看到那封信的时候,眼眶涨得有些发疼。信纸上只有两句话:“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秦酌见到京都来的信使,心里也是激动的。他离京太久,说不想家那是假的。

  “千里加急送来的,到底是什么?”

  “将军,秦中书说,让您亲启。”

  秦酌接过信使手里的盒子,里面只有两样东西。一个纸包,跟一封信。

  纸包一打开,一阵清甜传来,那是一包桂花糖。秦酌心里好像突然被血烫了下,小的时候,他最喜欢吃的,就是桂花糖。可北境苦寒,自从离京以后,他几乎已经忘了桂花糖是什么味道了。

  他颤抖着手打开那一封信。信纸很薄,打开上面只写着两句话。

     “北境若平定,吾弟可早还?

       阿酌,生辰快乐。”

  

青蘋白
云海山海 这是以前画的一张仿水...

云海山海


这是以前画的一张仿水墨画

平时上班很少机会画这种,但还是很喜欢

云海山海


这是以前画的一张仿水墨画

平时上班很少机会画这种,但还是很喜欢

舟行绿水
发发美女~顺便用一下朋友给我写...

发发美女~顺便用一下朋友给我写的虽然显得我很文盲但很帅的新水印~

发发美女~顺便用一下朋友给我写的虽然显得我很文盲但很帅的新水印~

vox的小狗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方”

                ——《故梦》

底图感谢@长晴初有庵 

“他说就这样去流浪 

到美丽的地方”

                ——《故梦》

底图感谢@长晴初有庵 

提莫峻熙

第七 当众嘲讽

年龄差     古代


所有都是设私  

转载的已有快手

 请勿上升真人 

 上升你和SS过一辈子


申时(十六点)


 “程程!有没有受伤?!”马嘉祺还没换下盔甲就来到了军医处。


就看到小奶团衣裳的破了脏了。说完就要抱小奶团,马熙儿也把小奶团给了马嘉祺,马嘉祺接过抱着,“告诉哥哥,哪里痛痛好不好?”马嘉祺紧张的说,当时他在训练,也听到了小奶团的摔倒叫声,当时心里猛的被揪了一下。


  当时那种心情,马嘉祺恨不得马上去扶起小奶团。


  “哥哥,程程不痛的”小......

年龄差     古代


所有都是设私  

转载的已有快手

 请勿上升真人 

 上升你和SS过一辈子


申时(十六点)



 “程程!有没有受伤?!”马嘉祺还没换下盔甲就来到了军医处。


就看到小奶团衣裳的破了脏了。说完就要抱小奶团,马熙儿也把小奶团给了马嘉祺,马嘉祺接过抱着,“告诉哥哥,哪里痛痛好不好?”马嘉祺紧张的说,当时他在训练,也听到了小奶团的摔倒叫声,当时心里猛的被揪了一下。


  当时那种心情,马嘉祺恨不得马上去扶起小奶团。


  “哥哥,程程不痛的”小奶团糯糯的在他怀里说。马嘉祺也看到了小奶团膝盖的伤,正想继续安慰小奶团的。就听到


  “我要娘抱。哥哥的这个衣裳让程程痛痛”小奶团说着就伸手过去马夫人那边。


  原来是盔甲硌到了小奶团,马嘉祺笑了,“好好好,哥哥去换了再抱。”


  转眼马嘉祺回来后面就跟着孔温婉了,她还在后面说着些什么,马嘉祺也一脸烦闷的加快速度甩掉她。


  “程程,乖乖哥哥抱”马嘉祺一来到他们面前就说



小奶团也伸手过去,乖乖在马嘉祺怀里,果然,换了平常一样的紫衣。


  小奶团子很享受的靠在马嘉祺的胸口上。但看到了孔温婉在,马嘉祺的安全感,覆盖了小奶团的一切不安

  

  “哥哥好香! 哥哥好舒服!”小奶团说出了内心的话。马夫人和马熙儿在一旁捂着嘴笑。


  “嘉祺哥哥,你怎么流了怎么多汗呀!?是不是累了。要不然你先放下程程吧!?我想帮你擦擦”孔温婉在一旁担心的说。


  “不必了,我自己会擦”马嘉祺冷声说道


  小奶团听到也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着马嘉祺。马嘉祺也看着他,突然立马把他按回怀里。用一只手托着小奶团的屁股,腾出另一只手想要去拿纸擦汗。


  “哥哥,程程帮你!”小奶团又抬起头,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马嘉祺,里面都是期待。


  “好好好”马嘉祺宠溺的对小奶团说。



  心里想着小奶团怎么能那么可爱呀!小奶团的手也不什么时候藏了一团纸。纸被小奶团抓的变成了一团,小奶团用两只小手小心的把纸慢慢的打开。这专心的小表情。


  马嘉祺抱着他看着他宠溺的笑。


  “哥哥给你一张新的。”说完还给了一张纸给小奶团。小奶团接过。


  “谢谢哥哥!”说完马嘉祺把小奶团抱高了一点,小奶团也在很认真的帮马嘉祺拭擦。


  马夫人和马熙儿在一旁看着他们,也在宠溺的笑


  “程程真可爱,我们回府吧!”马熙儿说

  马嘉城过来了。


  “你们先回去吧 ”马嘉祺说完就把小奶团给了马熙儿抱。小奶团瞬间感到不满。


  马夫人和马熙儿也在一旁疑惑。


  “嘉祺哥哥,我们去我爹爹那边吧!?”

孔温婉以为马嘉祺要陪自己回家。在一旁笑着说


  “孔温婉小姐,我说的话不想重复第三遍。”马嘉祺好像和她有点翻脸了。


  “唉呀!弟,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也是个大小姐,你起码给人家些面子呀!每次都冷脸对人家。”马嘉城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嘲笑马嘉祺



  马嘉祺不屑的对他说“你来让她这样对你试试。看看你是什么表情?”


  马熙儿抱着小奶团笑出了声。

小奶团好像有点听不懂,歪着头,红红的小嘴也微微嘟起。


马嘉祺看到了只觉得小奶团好可爱,好想去抱抱他,又想起刚才小奶团的身体好软好软,好像没有骨头一般。抱着真的好舒服!


  “我可没你那么大的魅力啊!快走啦!”马嘉城



  “我和哥去领罚,你们先走吧。”马嘉祺对她们说


  “嘉祺哥…嘉祺。”她本想叫嘉祺哥哥的,但是知道他生气了,就改叫嘉祺了。她犹豫了一下。


  “是我把程程变成这样的,是我不对,应该由我来受罚才是的,我去马伯伯那里领罚,你们先走吧。”孔温婉用委婉的语气说着


  马熙儿一听,立马说话“那嘉祺嘉诚,我们走!回府吃晚膳!”这轻快的语气不让任何人说话的机会


  “这……不好”


   “人家想罚就罚咯。没听见嘛?而且本就是她的错。”马嘉城没说完就给马熙儿打断了


  “阿姐,我……”孔温婉没说完就给马熙儿打断了


  

 “打住打住!你叫我?!阿姐?马熙儿一脸疑惑。


  “不可以吗?”孔温婉用委屈的语气说


  “你不过是一个小姐,叫我阿姐的人只有我的弟弟可以。你配嘛?我可不像我的好弟弟那样,什么人都可以叫哥。”马熙儿轻快的说



  孔温婉面无表情,只是她低估马熙儿了,这还不是马熙儿的真正实力呢,毕竟,她有一个大靠山。除非孔温婉能勾搭上比太子更厉害的人。


  “熙儿,你好好说话,什么配不配的”马夫人的语气有一丝责怪。

也知道她是在为程程打抱不平,看不惯她一直缠在马嘉祺马嘉城的身边。但是人家起码也是一个小姐。需要面子的


  马熙儿抱着小奶团用头蹭马夫人,“娘~我一直在说实话呢~”马熙儿撒娇道


  马夫人宠溺的说“你呀!被太子惯坏了”


  “嘉祺嘉城,回府吧,不用领罚了,我和你爹说。”马夫人


  “孔小姐,还不去领罚?听见了吗?我家弟不去了,你自己去吧。”马熙儿一脸挑衅


  小奶团听懂这句话,小眼一亮。红红的小嘴说话了


  “哥哥抱!”马熙儿也把小奶团给了马嘉祺


  “回府吧我们。我去叫爹回府”马嘉城


  只剩下孔温婉一个在原地,“那个马熙儿,真可恶!竟敢在众人面前当众踩我!让我如此难堪!之前的丁程鑫就算了。

但是她不能惹,因为她有太子护着,她的地位在传闻中也不少听,被太子宠的不像样,为了她不纳妾,为了她……”孔温婉的内心在想应该怎么做才不会惊扰到那个太子。


 马府琼球殿     


 戌时(二十点)


  马夫人帮小奶团洗完澡后,马夫人让马嘉祺帮小奶团上肩膀和膝盖的药,放下两瓶药,自己就飞速离开了。

留下小奶团子在马嘉祺的床上


  在琼球殿的门口


  “怎么样怎么样??嘉祺什么反应?”马熙儿迫不及待的问


  “我放下程程就走了,没来得及看呢。”马夫人回她

…………

  马熙儿和马夫人也回去聊她们的事


  马嘉祺看着小奶团歪着头看着他,“这让我怎么做功课啊,他也……太可爱了吧。”心里想


  “哥哥在干什么呀?”小奶团歪着头糯糯的说。


  “哥哥在做功课呢”马嘉祺


  “那程程要做什么呢?”糯糯的说


  这一下子就把马嘉祺问到了,程程能在这做什么?自己又没时间。


 “ 程程什么都不用做的”马嘉祺


  “那哥哥晚安”小奶团倒头就睡,马嘉祺突然想到什么。


  “程程!上药,别睡!!”


  “好”小奶团迷迷糊糊的起来,还在小鸡啄米马嘉祺拿药坐在床边。


  脱了小奶团肩膀上的衣服,只见到小奶团的皮肤白嫩嫩的,结痂的地方尤为明显,头发散下来刚好散到结痂的那个位置上,马嘉祺轻轻的帮小奶团扎起,生怕扯到小奶团。


  马嘉祺抹了一点药膏在手上,轻轻的覆上小奶团结痂的地方。




十字剪辑
二十四味暖浮生:唯美古风爱情,每一个明天都是爱你的未来
二十四味暖浮生:唯美古风爱情,每一个明天都是爱你的未来
SHIYI源
人生中第一张板绘!虽然画得还不...

人生中第一张板绘!虽然画得还不够好,不过板绘的日子终于有盼头了

人生中第一张板绘!虽然画得还不够好,不过板绘的日子终于有盼头了

棉子de礼物

非常小清新的手工热缩花古风对夹

带两条可拆卸流苏

给夏天的一抹清凉

@LOFTER生活八爪鱼🐙 @老福特观察局 @老福特橘园 


非常小清新的手工热缩花古风对夹

带两条可拆卸流苏

给夏天的一抹清凉

@LOFTER生活八爪鱼🐙 @老福特观察局 @老福特橘园 


随风飘荡

又是走剧情的一天

  人间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面圣环节, 就是人间派出使臣,前往仙族觐见天君,商讨第二年的合作。

  有人说“面天帝,过万检。”

  说的就是这个,想要见到天君,的确需要经过层层筛选,千万次检查,才有可能有机会。

  首先,就是人间天子同意,然后经过各个奴才们检查,是否带有暗器,是否有犯罪历史等,然后会有仙兵来接他,那时仙兵们会把他的九族的犯罪历史翻个底朝天,但凡有一丝犯罪嫌疑就得另选人才了,接下来会把他送去天界的最外边,确认他是毫无灵力的凡人,经过天君钦定的五司六冥的检查,才有可能由天君身边最得力的侍从...

  人间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面圣环节, 就是人间派出使臣,前往仙族觐见天君,商讨第二年的合作。

  有人说“面天帝,过万检。”

  说的就是这个,想要见到天君,的确需要经过层层筛选,千万次检查,才有可能有机会。

  首先,就是人间天子同意,然后经过各个奴才们检查,是否带有暗器,是否有犯罪历史等,然后会有仙兵来接他,那时仙兵们会把他的九族的犯罪历史翻个底朝天,但凡有一丝犯罪嫌疑就得另选人才了,接下来会把他送去天界的最外边,确认他是毫无灵力的凡人,经过天君钦定的五司六冥的检查,才有可能由天君身边最得力的侍从代为传话,到这里为止,能见到的仅仅只是天君的侍从!可想而知,想要见到天君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清律温撇撇嘴,有必要这么保护他么?

  的确有必要。天君是全天下统一的第一大君主,人间天子、魔人族教主,都得听他指挥,再分开管理。而妖族、魔族,也没敢惹仙族的事儿。唯独鬼族,成了所有人的仇敌,鬼没有心智,没有自己的思想,做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

  “臣拜见陛下,吾乃人间唐皇的钦差大臣,刘氏。”

  “免礼。”

  “谢陛下。陛下,每一年人间都有多名凡人修炼成仙,原本掌控人口普查的神仙,在一晚惨遭仙人刺杀,请陛下另选一名担下此重任!”

  清律温一皱眉,招仙司的人被杀,自己为何不知道?

  “来人,命涵仙重选两名小仙,下凡普查人口。”

  “是。”郑新业道。

  二人商量国事,足足聊了三个时辰。



  君后又趁着没人的时候,到清律温这里串门了。

  “君后,尽量不要被人看见,身份暴露就遭了。”清律温语气平静,有点想睡。

  “你刚刚是不是命人去叫武恩了?”

  “是,E给他认识一下。”

  “最好不要现在。”君后摇摇头,“武恩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别再让他吓着了。”

  “一直瞒着也不是办法,倒不如让他早点接受。”

  “还有件事。你对寒儿和武恩都这样,别人都是宠着自己儿子,你呢?”君后直直地盯向她的丈夫,“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总不能让小孩子的心理有缺陷吧?他们那么依赖你,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而你,陪伴的时间是最少的,下手也是够狠,孩子的安全感越来越差,这样不好。”

  君后咳嗽了几声:“当然也不能全部都怪你,我们没有给他们好的生活环境。武恩从小就自认为他的父母双亡,在人间也受了不少苦;寒儿小小年纪远离父亲和家乡,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君后说话总是能一针见血,冷静准确地判断。

  武恩来了:“师父,师娘。”

  师娘见了他,转身离开了。

  “武恩,来。”清律温抱起他,“待会儿师父给你见个人,不要怕他,知道吗?”

  “知道了。”武恩疑惑,武恩不说。

  “E。”清律温唤了一声,说完下意识又把武恩抱紧了些。

  E是清律温的最后一个属下,他是五人中最强的那个。

  “主子。”E对清律温说道。

  清律温明显感觉到怀中的小身影在往里缩,拉着自己的衣摆。

  “主...主子!”武恩对E道,止不住地后退。

  E是武恩的主子,清律温是E的主子,这事儿说来话长……

  在武恩小时候,他在人间,收养他的义父义母抛弃了他。

  而那时的人间有一个机构,专门将人间的孤儿抓来训练成暗卫,那个机构的最高掌管者正是E,但事实上是清律温,因为清律温是E的主子,而真正创造这个机构的人也是清律温,只是多年以来一直给E掌管。

  武恩被抓进去了,受了多年的苦,但,是E把他养活了的。

  直到有一次,清律温前来检查,意外发现了武恩,向来预感很准的他派人一查,果真是武恩!他将武恩重新找了一户人家收养。

  自此,没人再听说过有这个机构。

  这个机构就相当于是,把孤儿养大,但他们长大后得帮自己干活,不想干的也行,但不能透露出关于机构的任何事情。

  所以武恩怕他很正常。

  多少个日夜,夺走了他最在意的东西,灭了他的希望。

  多少个日夜,E面对他的苦苦哀求视而不理,依旧按照规矩,每次都叫人把他打得皮开肉绽!

  武恩一见到他,只觉得身上哪都疼了。

  “别怕了,这位是为师的属下……”

  “师父别!别把我交给他!”武恩的眼泪瞬间就被逼出来了,眼泪写满了绝望。

  “谢神,从今以后,您也是我的主子,属下只听您和天君的派遣。”E不合时宜地说了句,立马就看到了武恩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整个头都钻进清律温怀里,根本不敢看自己,在清律温责备的目光下道,“属下多年前,误伤主子,属下任由谢神处置!”

  清律温愣了,E说他任由武恩处置,就算武恩想把他砍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已。

  “没事,您请。”武恩说话的声线都在抖。































画画的南泽

四大美人---贵妃醉酒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四大美人---贵妃醉酒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远自清

锦玉诺琼

     新坑新坑!

    百合百合!


              女主1:宋玉琼

              女主2:宋锦诺...


     新坑新坑!

    百合百合!

     

              女主1:宋玉琼

              女主2:宋锦诺

        不分TP because没doi过.

        古风架空

    故事大概:

        小姐和女侍卫慢慢摸索细水长流的爱情。

        小姐从小体弱多病,家里买了一个女侍卫守着小姐。小姐叫宋锦诺。

     “你叫什么?”

     “回小姐,属下无名无字。”

     “那你便也姓宋 ,叫宋玉琼。”

       小姐落水——

    “小姐莫怕,我在。”

    “……嗯,我信你。”

    女侍卫被迫上前线——

    “待我归来,我们便归隐山林,不必惧他人眼光。”

    “我等你。”

    女侍卫归来——

       小姐躺在床上,没有了呼吸。

    “小…小姐,说…好的……等我回来的…呢?”宋玉琼泣不成声。

      她去这城中最好的店铺买了一套大好的婚服,给小姐和自己穿上。

       又去棺材铺买了一副双人棺和鹤顶红。

       把这些都带去她们曾经说要归隐的山林。

      在这山林里早已挖好的小木屋门前,把棺材埋进去,又把小姐轻轻的放在里面,整了整小姐身上的婚服,宋玉琼则静静的躺在小姐身边,把棺材盖儿盖好。吞了刚买的鹤顶红。和小姐一起走了。

    “也许同棺而眠,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她们共同身在这山林中。长眠于此,度过此后经年。

      


-顾纵-
之前的客单,单独发一下展示更新...

之前的客单,单独发一下展示更新

是付费委托,不要用

双人互动的第一张约稿,所以有一定优惠

还接

之前的客单,单独发一下展示更新

是付费委托,不要用

双人互动的第一张约稿,所以有一定优惠

还接

Solaliya

被男宠杀死后(1)

我死那天,全京城的人都在欢呼。我的鬼魂飘荡在百姓自发形成的游行队伍中,他们在庆祝新皇登基。

真他娘的快啊,我这才死不过一刻钟,那群死老头就以闪电般的速度处理了我的尸体,以及宣布了我的侄子为下一任皇帝,连登基仪式都是立刻举行。

杀猪都比这费时长,等等,猪怎可与我相提并论。

我,哦不,是朕,乃大魏开国以来,第一位女皇帝。

荒淫无道,残暴不仁是朕的代名词。

面目狰狞,张着血口大盆随时吃小孩是我在民间的形象化身。这一句是朕的爱卿楚大人告诉朕的。

其实不然,朕长得可好看了,后宫三千佳丽也并非完都是抢过来的。大部分的时间,朕都是一片真情哄骗完良家男子,三两天后就丢进后宫忘得一干二净。

当然,......

我死那天,全京城的人都在欢呼。我的鬼魂飘荡在百姓自发形成的游行队伍中,他们在庆祝新皇登基。

真他娘的快啊,我这才死不过一刻钟,那群死老头就以闪电般的速度处理了我的尸体,以及宣布了我的侄子为下一任皇帝,连登基仪式都是立刻举行。

杀猪都比这费时长,等等,猪怎可与我相提并论。

我,哦不,是朕,乃大魏开国以来,第一位女皇帝。

荒淫无道,残暴不仁是朕的代名词。

面目狰狞,张着血口大盆随时吃小孩是我在民间的形象化身。这一句是朕的爱卿楚大人告诉朕的。

其实不然,朕长得可好看了,后宫三千佳丽也并非完都是抢过来的。大部分的时间,朕都是一片真情哄骗完良家男子,三两天后就丢进后宫忘得一干二净。

当然,也有朕费尽心思却得不到,就只能强行占有的人。比如.......正带领百官跪拜,齐呼万岁的那人。

当鬼魂最大的好处就是,跑得快。

此刻我身处金銮殿正中,我那曾经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小侄儿一本正经地坐在皇位上,后面有道屏风,屏风之后坐的是我的皇嫂,如今的太后娘娘。

真好笑啊,我们大魏的皇权总是绕不开女人。

虽说我才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名正言顺的女皇帝。

当我大魏历经十三帝,已经出了四位摄政皇太后,两位摄政长公主,两位摄政皇后。

杀了我又如何,这不是还是女人掌权吗?

待我那小侄儿一声稚气尚存的平身后,首先起身的是,是我曾经的求之不得,徐太傅的二公子,徐暨之。

徐暨之,这名字与他不甚相匹,看着清清冷冷的人唤作这样的名字总觉着沉笨。我更喜欢他的小字,诉舟。但是他不喜欢我叫他的小字,在大魏只有亲近的人才这样称呼。没事,朕是皇帝,不管他愿意与否他都得听着。

或许是在这处处强迫之中酝酿出了他的谋逆之心,一个本该娶一房温柔体贴的如花美妇,再一经科举平步青云的大好男儿委身于后宫,这足以成为他给我下毒的理由。

我无心再观看他们的表演,闭上眼任自己飘去。

可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我竟然飘进了太傅府,真是冤家路窄。

在太傅府中的后花园内,两个婢女正在偷闲。

绿衣裳的那个说:“老天真是开眼呐,我们公子终于摆脱苦海了。”

粉衣裳的那个同样双手相合:“肯定是夫人在天保佑,不然我们公子这辈子都被那又老又丑的女帝给糟蹋了。”

此言一出,我立即飘上去,骂道:“你这贱婢才又老又丑,朕不过二十出头,哪里老了?朕母后好歹也是曾经名动天下的美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长什么样?”

她当然听不见朕的怒吼,还美滋滋道:“公子这些年受委屈了,老夫人定要为公子再寻门好亲事。不过......在这之前,说不定我还能被选为公子的通房丫鬟。”

绿衣裳立即恭喜道:“那是自然,以姐姐的容貌,定能获得老夫人赏识,到时候生了儿子做了姨娘,可别忘了提携提携妹妹我。”

粉衣裳笑得更加得意,似乎马上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矫揉造作地说道:“哎呀,还真是要好好感谢我们死去的陛下呢。”

贱婢!贱婢!看朕不掐死你!!!

我一巴掌向她拍去,一个响亮的耳光顿时落在她脸上,随之一声尖叫响起。

这下还看你敢不敢口出狂言?

诶,不对。朕不是死了吗?

我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顾琅

李娴和林挽月

浮梦山河真好听啊

李娴和林挽月

浮梦山河真好听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