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古风

0
646万浏览    31.8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8-14 18:02
星辰墨夜
【我心中的历史人物•扶苏】山有...

【我心中的历史人物•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秦始皇最看重的儿子,为人宽仁,秦始皇病逝后,诏令扶苏治丧即位,可惜被赵高联合李斯,胡亥矫诏逼令其自尽。

【我心中的历史人物•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秦始皇最看重的儿子,为人宽仁,秦始皇病逝后,诏令扶苏治丧即位,可惜被赵高联合李斯,胡亥矫诏逼令其自尽。

纸嫁衣
相信各位大大们已经看到了咱们纸...

相信各位大大们已经看到了咱们纸4的彩蛋~彤彤拿着卿卿烧的东西,一定能在下面畅通无阻!

那么~各位大大如果魂穿卿卿,会给彤彤烧什么东西能让彤彤顺利回来,或能让彤彤玩的更开心呢?


发挥脑洞,来评论区告诉阿纸吧~

相信各位大大们已经看到了咱们纸4的彩蛋~彤彤拿着卿卿烧的东西,一定能在下面畅通无阻!

那么~各位大大如果魂穿卿卿,会给彤彤烧什么东西能让彤彤顺利回来,或能让彤彤玩的更开心呢?


发挥脑洞,来评论区告诉阿纸吧~

靳束河
【风月无边24H/19:00】...

【风月无边24H/19:00】帝后

@茄蕾活动企划专组 

茄帝生日快乐!!

BGM: 银临–红豆词

·

谢邀,已经一滴也不剩了

各位看官老爷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风月无边24H/19:00】帝后

@茄蕾活动企划专组 

茄帝生日快乐!!

BGM: 银临–红豆词

·

谢邀,已经一滴也不剩了

各位看官老爷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南栀

惆怅东栏一株雪

(附上一个过程~中间修改了很多次(T_T)


惆怅东栏一株雪

(附上一个过程~中间修改了很多次(T_T)


马笑笑

朱雀七子(十五)

      “程鑫,你记住!无论你们以后遭遇什么事情,都先相信自己的兄弟,相信自己!”


      丁程鑫被母神突如其来的激动吓了一跳,连忙应下。在看丁程鑫应下后,九天仙女才收敛了情绪,继续说道,“嘉祺的这个烨珠应该就是我的封印已经松动了,我已经无法压制住他体内强大的力量。程鑫,等你们七人的身体再好一些,等天帝大寿后,就带上这颗珠子去风翎城吧,那里会有你们想知道的秘密。”


       “是!”...

      “程鑫,你记住!无论你们以后遭遇什么事情,都先相信自己的兄弟,相信自己!”


      丁程鑫被母神突如其来的激动吓了一跳,连忙应下。在看丁程鑫应下后,九天仙女才收敛了情绪,继续说道,“嘉祺的这个烨珠应该就是我的封印已经松动了,我已经无法压制住他体内强大的力量。程鑫,等你们七人的身体再好一些,等天帝大寿后,就带上这颗珠子去风翎城吧,那里会有你们想知道的秘密。”


       “是!”


——————地点分割线——————

        朱雀国中,在最为繁华的朱雀街上,两位骑着白马的少年一边聊天,一边欢笑。两位少年脸上都带着银灰色的面具,挡住了优秀精巧的上半脸,但那一双桃花眼和一双出众的丹凤眼仍然是遮挡不了他们的身份,这二人便是这几日都在朱雀国里休息的贺峻霖与马嘉祺。

  

   自从上一次征战过后他们兄弟七人多多少少身上都留下了些伤口,这几日他们亲爱的丁哥看他们这新伤未愈,又要练功,同情地吩咐道,这几日就先别练功了,好好赏一赏在朱雀街的景。待过几日,便是天宫天帝大寿,他们便要去天宫中为天常祝寿。为天帝祝寿这一事是万万不可耽搁的,因此这几日兄弟们除了上街赏景外,便是挑选在天帝寿会上给天帝的贺礼。他们七人从小便生在天宫,养在天宫中,受天帝指点,耳濡目染很多。自也知道天帝不喜欢什么华贵的东西。但抵不住朝中大臣们暗中作祟,这贺礼既不能过于简陋,也不能过于奢华。这可伤了他们这些人好些日子的脑。

  

  今日,趁着大哥去往天宫寻找母后,贺峻霖和马嘉祺二人也准备上街去挑一挑贺礼,要说最宠二哥的是大哥丁程鑫,那么最细心,可以迅速观察到马嘉祺情绪变化的,便是他的五弟贺峻霖了。

  

   两人刚上街没多久,便在一家武殿里挑到了合适的贺礼。那是一件通体金黄的宝剑,店主说,这宝剑是上百年前流传下来的。在之前的仙魔大战中,一位征战西北的大将军使用的。宝剑通体光亮是用最好的和金玉做成的,通体金黄,作用不凡,但也没有过多张扬的装饰。是一件珍贵的武器。

  

   天帝的宝库里珍贵,使用方便的武器自然是多,他们送这一份,一是为了心意,二是为了堵住那些大臣的嘴。在贺峻霖一通话下,这宝剑是以5000金宝典当了下来。

  

   贺峻霖带着马嘉祺在街中逛了许久,直到看见他笑得满脸通红的脸颊上滑落下几滴汗珠,才意识到,二哥的身体可不如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带着二哥这般胡闹。他拿出一蚕丝的帕子,为马嘉祺擦汗。虽然是哥哥,但马嘉祺从小就比他们矮上个一两厘米,他们也乐得用这小小的身高差来逗一逗自家的哥哥。

  

   马嘉祺在贺峻霖给他擦汗时一愣,也没了反应。

  

   贺峻霖看着愣愣的哥哥感到可爱,拉上哥哥白嫩的手,说道:“哥,我们回去吧,浩翔耀文可要等急了。”两人就拉着手,慢慢回了宫殿。

   

   

   魔殿中

   魔殿里,一位身穿黑色大臣服装的男人半跪在地上。主位上的人动了动手指,说:“力量给你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跪在地上的人一抖,“放心主人,那二皇子绝不可能完完整整地走出天宫!”

  

  

  

  

  感谢大家对文章的支持,大家小红心点一点,笑笑发现最近的几篇热度才上一百😭,大家帮帮忙,小红心也是笑笑码长篇的动力!

  

  

何塞特Herset

  一梦江湖“关山怒”动画的原画合集:-)这次属于是在舒适区了,画的很顺手~

材质:生宣纸 水墨 颜彩

  一梦江湖“关山怒”动画的原画合集:-)这次属于是在舒适区了,画的很顺手~

材质:生宣纸 水墨 颜彩

Hankillu韓奇露

彩稿-龙女珑瑝

拖了非常久今天终于把这张图画完了

应该是目前为止画的最满意的一张珑瑝(亲友小梅的原创人物)

虽然说画不出小梅笔下珑瑝那种雍容华贵的感觉,但画的很开心😃

彩稿-龙女珑瑝

拖了非常久今天终于把这张图画完了

应该是目前为止画的最满意的一张珑瑝(亲友小梅的原创人物)

虽然说画不出小梅笔下珑瑝那种雍容华贵的感觉,但画的很开心😃

巫山万里

当归——第三章

趴在车窗上眼看着梦中人离自己越来越远,席维安从脑内风暴中回过神,发现人山人海,佳人一去无踪影。


“册那……”席司令抬手锤了车玻璃一拳,旁边的吕副官跟着抖三抖。上一世行走坐卧皆要明礼整肃代表天家颜面的席司令,在这一世学会了用方言国骂来精准表达自己心情之复杂、情绪之激动。


幸好,顺着故人消失的方向,席司令精准捕捉到了路对面照相馆橱窗中展示的巨幅人像。照片中的女子有着一对罥烟眉,目光柔和嘴角含笑,神态静谧优雅。


无论何时,她还是如从一般让人见之难忘,非是五官如何,而是气韵出众。从前紫禁城中多少如花美眷,都不及她温柔绕指,绵绵如月霜氤氲。


“一个小时之内给我弄清楚这张照片是个什...

趴在车窗上眼看着梦中人离自己越来越远,席维安从脑内风暴中回过神,发现人山人海,佳人一去无踪影。


“册那……”席司令抬手锤了车玻璃一拳,旁边的吕副官跟着抖三抖。上一世行走坐卧皆要明礼整肃代表天家颜面的席司令,在这一世学会了用方言国骂来精准表达自己心情之复杂、情绪之激动。


幸好,顺着故人消失的方向,席司令精准捕捉到了路对面照相馆橱窗中展示的巨幅人像。照片中的女子有着一对罥烟眉,目光柔和嘴角含笑,神态静谧优雅。


无论何时,她还是如从一般让人见之难忘,非是五官如何,而是气韵出众。从前紫禁城中多少如花美眷,都不及她温柔绕指,绵绵如月霜氤氲。


“一个小时之内给我弄清楚这张照片是个什么章程。”撂下这句话,席维安朝着刚刚故人倩影消失的方向慢慢踱步而去。

“是!”小吕翻着白眼敬了个礼。


心思恍惚的席司令连晚饭都没心思吃,到家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桌上快要翻烂了的乾隆实录,反反复复的摩挲着有关容音、永琏和永琮的记载。史官寥寥几笔,却是他人一生之殇。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雍正四年。察哈尔总管李荣保回京述职,携妻女入宫觐见。永寿宫内,隔着帘子,他只模糊看见了一个纤弱的身影。弘历明白,这就是阿妈和额娘给他选的嫡福晋,出身名门,据说容貌性情也是一等一的好,这样才能担得起日后母仪天下的重任。


雍正五年,他与容音在这个盛夏大婚。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桌旁红袖添香,夜深银灯罗帐,重华宫中的日日夜夜,散发着冰冷皇城中唯一一缕馨香。


“妻者,齐也。富察氏是朕与你额娘为你挑选的嫡妻,是日后能随你一起站在高处之人,万不可慢待于她。”大婚当日,先帝说的这番话一直被他铭记于心。


自十岁时被圣祖皇帝接入宫中亲自抚育起,他的人生就比一般的皇子王孙要顺利许多。皇玛法的偏爱,皇阿玛的器重,这些自小被寄予的厚望,让弘历早早的明白,为人君者当如是。接二连三的失子之痛他不是不懂,可他是帝王,是天下之主,他没有太多时间悲伤,于是他只能安慰自己,日后不论谁继承大统,容音都是嫡母是母后皇太后,没关系的。


可是这次,是他自负了。登基以后他才明白,先前协理朝政所谓的忙碌只是小儿科,日理万机四字不是说说而已。他流连后宫的时间越来越少,仅有的几次还要顾及雨露均沾,能陪的她的时候,慢慢只剩下例行的初一十五。


西北的叛乱,南疆的暗流,东海的洋人,还有前朝后宫之间的千丝万缕,他都能明察秋毫,令旗一下,万马齐喑。唯独他的皇后,或许是她给的安全感太足了,让他想当然觉得,皇后还是原来的皇后。直到她眼里的光逐渐暗淡,暗淡到无法照亮她心,他才发觉是自己错了。但覆水难收,为时已晚……】


吕朝闻一进屋,就看见席维安一手撑着头,双眼紧闭,另一只手攥着一本破书,不知在想什么。


“司令,司令,我查到了,是易家大小姐。”吕朝闻赶紧打破房间内诡异的安静,慌忙说道。

“易家?”席维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就是星华百货的易家。”小吕贴心提醒道。


易家,易家,怎么有点儿耳熟?“前段时间老娘让我相亲的女人里,是不是有个姓易的?”席维安问道。


“您相的那位是易家的堂小姐,不是这位大小姐。”犹豫了一下,吕朝闻决定冒死继续说,“司令,这位大小姐已经同汪家大少爷汪剑池订婚了。”


空气顿时陷入了死一般寂静,几滴汗顺着军帽滴到了吕副官的皮靴子上。“司、司令,这天涯何处无芳草…”牡丹副官结结巴巴安慰着他以为失恋的牡丹司令。


“订婚了又如何?八字才画出了一撇,老子给他擦掉重写。”席维安静静的抛下了这句话,转头下楼去了席老爷的卧室。


“……”原地僵掉的吕朝闻在心里给这位汪家大少爷点了三根香。


再后来,在上海滩也算是有三分排面的汪家顷刻间烟消云散,连同这位意气风发的汪少爷,在众说纷纭中不知去向。


那位易家大小姐,也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中,又同席家定下了婚约。当然,关于汪家的消失与席易两家的结合,个中内情已经在上海滩的太太小姐中流传出了五彩斑斓的版本。


“哎,侬晓得伐,席家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册佬是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哟”

“真假哎?易家那个据说在北边长大的,喔唷,么得家教哦”


面对满城流言纷纷,易家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席家的枪已经指上了脑袋。


很好,世界安静了。正在试穿婚礼西装的席维安一边系着衬衫扣子,一边指挥着吕朝闻满城撒丫子跑。


“册那……”吕副官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国骂的精髓。


(下一章就要结婚啦,uu们有什么好提议都可以在评论区说出来(⁎⁍̴̛ᴗ⁍̴̛⁎)第一次写文,努力加班高产,宝子们多提意见哦,螺旋比心.jpg)

寒鄢饮雪

【镇魂同人】【澜巍】【古风】巍巍男后很倾城63

马车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了,临近中午,赵云澜让人停在了路边,铺上了布,摆好吃食,和沈巍一同坐下来吃个午饭休息一下。

一行人吃完饭,沈巍提议沿着路走一走,散散步,赵云澜自然是欣然应允。

没走多久,路边不远处的一座的一座县城引起了沈巍的注意,他指着那里问道:“那座城镇是已经荒废了吗?怎么看起来如此萧条?”

大庆皱了皱眉:“不应该啊,按我们的路线,那边应该是丽县,因特产丽花而得名。这个时节正值丽花盛开,应该也会有不少人前来赏花才对。”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浮上心头,赵云澜道:“我们去看看吧?若是没事自然最好,要是有官吏敢做些欺上瞒下的事情,我们就顺路解决了!”

说着,一行人就回到了马车上,前往丽......

马车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了,临近中午,赵云澜让人停在了路边,铺上了布,摆好吃食,和沈巍一同坐下来吃个午饭休息一下。

一行人吃完饭,沈巍提议沿着路走一走,散散步,赵云澜自然是欣然应允。

没走多久,路边不远处的一座的一座县城引起了沈巍的注意,他指着那里问道:“那座城镇是已经荒废了吗?怎么看起来如此萧条?”

大庆皱了皱眉:“不应该啊,按我们的路线,那边应该是丽县,因特产丽花而得名。这个时节正值丽花盛开,应该也会有不少人前来赏花才对。”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浮上心头,赵云澜道:“我们去看看吧?若是没事自然最好,要是有官吏敢做些欺上瞒下的事情,我们就顺路解决了!”

说着,一行人就回到了马车上,前往丽县。现在的赵云澜和沈巍还并不知道,这里面所蕴含的阴谋会带来怎样的危机。

丽县远远看去有些萧条,等众人进了城,感觉就更奇怪了。要说完全没有人也不是,只是本地人看起来都死气沉沉,见他们这群外地人进城,也没几个人好奇地望过来,好像都事不关己。

赵云澜从窗户口看了看,吩咐赶马车的大庆:“先找一家客栈住下。”

丽县最好的客栈里,赵云澜直接要了三间上房。现在情况不明,人住的分散了,也不利于安全。安顿妥当后,几个人到一楼点了菜。

情况不似往常,赵云澜示意大庆他们也一同坐下,不再分桌而食。大庆看似无意般问正在上茶的小二:“这县城怎么看起来没什么人啊?你们客栈里也是,冷冷清清的。”

小二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大庆:“县里一向如此,大家都不喜出门。州府那边有什么百家宴,兴许是去凑热闹了呢。倒是几位客人,怎么来这里了?”

大庆从袖口里摸了一串铜钱放到茶杯边,不动声色地聊着:“哪啊!我们家两位爷,听说现在正值丽花盛开,顺路过来踏青赏花。”

小二看了看几人,摸起铜钱揣到怀里,这才压低声音道:“县里有人病了,死了人,隔壁县也听说有,大家都不怎么敢出门,怕染了病气。”

听闻这话,坐车累了蔫了一路的姜兮倒是来了精神:“病人呢?我能去看看吗?或者,死了的也行。”

小二略奇怪地打量了下这姑娘,看在钱的份上倒也没说啥:“县东边老李头家的儿子得了病,眼看着也要不行了……你们想看就去看吧!可别怪我没提醒,这可是会死人的!”

姜兮只一笑:“多谢。”随后望向赵云澜:“等吃过饭,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赵云澜颔首:“让江陵陪你一起去,我们几个留下来四处转转。”

PS:

最近疫情又起也是很烦人了!我还想下个月或者下下个月出去玩玩呢~真的很久没出去玩了……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这个篇章我只是构思了小段,还在努力顺……感觉有点慢,大家多包涵啦~没有小剧场!

今天的我爱龙哥❤️爱你们😍么么哒

朝慕-ZM
摸了只魈宝子给pad做壁纸ヾ(...

摸了只魈宝子给pad做壁纸ヾ(*Ő౪Ő*)

摸了只魈宝子给pad做壁纸ヾ(*Ő౪Ő*)

汀汀丞说的吧

提亲

范将军X黄家大少爷 青梅竹马 HE 

次日一早,黄明昊和范丞丞在屋内就腻腻歪歪的黏在一起,一点出门的意思都没有

“唔(伸懒腰)阿昊,我们何时能与你家人公开啊”

黄明昊摆摆手指头

“丞丞,我们再等等就好!待我阿父归来!”

范丞丞自然是听黄明昊的话,便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直到欣欣阿姊赶来,才打破了他俩腻歪的时光

“昊昊,范将军,黄夫人叫你去们去找他”

范丞丞很是不解,为何今日要见他

黄明昊和范丞丞坐在一旁,黄夫人开口说

“我们昊昊也老大不小了,便也该选一个像样的女娘成亲了,平日里,范将军在战场上立功,圣上也甚是喜爱你,你便与圣上提一嘴,叫他将我们昊昊......

范将军X黄家大少爷 青梅竹马 HE 

次日一早,黄明昊和范丞丞在屋内就腻腻歪歪的黏在一起,一点出门的意思都没有

“唔(伸懒腰)阿昊,我们何时能与你家人公开啊”

黄明昊摆摆手指头

“丞丞,我们再等等就好!待我阿父归来!”

范丞丞自然是听黄明昊的话,便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直到欣欣阿姊赶来,才打破了他俩腻歪的时光

“昊昊,范将军,黄夫人叫你去们去找他”

范丞丞很是不解,为何今日要见他

黄明昊和范丞丞坐在一旁,黄夫人开口说

“我们昊昊也老大不小了,便也该选一个像样的女娘成亲了,平日里,范将军在战场上立功,圣上也甚是喜爱你,你便与圣上提一嘴,叫他将我们昊昊许配给一个娘子可好?”

范丞丞怎会将自己的人推给别人

“不可!万万不可!黄夫人,脑子一热不能何事都说啊!”

黄夫人摆摆手

“不不不,范将军多虑了,我今日自然是思考许久才决定的”

黄夫人似乎是故意要气范丞丞一般,又说

“为何范将军这么着急,莫不是范将军已经给我们昊昊定下了合适的人选啊”

黄夫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我…臣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帮阿昊找到了更合适的人选!定是比那些小女娘好个上百,上千上万倍”

黄夫人挑挑眉

“那敢问范将军,你说的那人是?”

“那人是范丞丞,阿母,我不娶别人,我就要与丞丞一直在一起”

“胡闹!范将军还未曾和你提亲!你怎就如此确定范将军会一直跟你在一起!”

黄夫人又说到

“黄夫人放心便是,我上次带阿昊去见了圣上,圣上已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待黄将军凯旋,我便向黄明昊提亲!况且,我心中只有阿昊的名字,自然心中也只有他的位置,我定不会辜负他,定会一直与他相爱的”

黄夫人听了甚是欣慰

“夫君,你快进来吧!”

随后,黄将军随着圣上一起进了黄府

“范将军自己说的,若是黄将军凯旋归来便当着圣上的面向阿昊提亲”

范丞丞点点头

“陛下,臣今日向黄明昊黄公子提亲,他与我自幼相识,平日奔波战场时,臣日日夜夜都在想他,今日,臣做好了决定,臣,要与黄公子一同度过一生!”

“范将军,人生百年,选对人,走对路,方得大幸,你当真是想好,要向这黄公子提亲?”

不知道太子何时来的,他笑着走进了黄府,站在范丞丞旁边,问范丞丞

“臣已下定决心,臣向黄明昊黄公子公子提亲!在与黄公子相识时的第一眼时,我便决定一生一世都便是他了”

“好!好!甚是好啊!丞丞终于开窍了,终于开窍了!”

皇上高兴的拍手叫好

“那日后,便劳烦范将军,多多担待我家昊昊了”

黄夫人和黄将军,一同看着范丞丞

“我日后与你范丞丞成亲,你可能确保我日后不会再向往常一样被人欺辱了!”

范丞丞点点头

“成亲后,我们便是一家人,我怎会舍得自家人受他人欺辱,若日后有人其辱你,我定将他们,折磨的生不如死!”




嘉陵江畔读寄簃

臣服15

“那便立后吧,江山社稷要紧。那群大臣也是好心,希望皇上有自己的子嗣,大周确实不能后继无人。”楚天白略一思索方道。


李湘清斜眼看她,似笑非笑:“嗯?楚卿也赞成朕立后啊。那既然这么说,楚卿觉得哪家的公子小姐做本朝皇后比较合适?”


楚天白犹豫了下,慢慢道:“司空大人家的杨三小姐,聪明敏慧,举止得体,是母仪天下的不二人选;高将军家的大公子,才华横溢,进退有度,论起来也是不错的选择。若皇上都看不上,还有一人,卫慕将军战功赫赫、武功高强,也很合适——”


“楚爱卿居然这么想。”李湘清迅速打断楚天白的长篇大论,脸上看不出表情。


此语一出,楚天白只感觉脊背发凉。楚卿是李湘清初她见时给她的...

“那便立后吧,江山社稷要紧。那群大臣也是好心,希望皇上有自己的子嗣,大周确实不能后继无人。”楚天白略一思索方道。


李湘清斜眼看她,似笑非笑:“嗯?楚卿也赞成朕立后啊。那既然这么说,楚卿觉得哪家的公子小姐做本朝皇后比较合适?”


楚天白犹豫了下,慢慢道:“司空大人家的杨三小姐,聪明敏慧,举止得体,是母仪天下的不二人选;高将军家的大公子,才华横溢,进退有度,论起来也是不错的选择。若皇上都看不上,还有一人,卫慕将军战功赫赫、武功高强,也很合适——”


“楚爱卿居然这么想。”李湘清迅速打断楚天白的长篇大论,脸上看不出表情。


此语一出,楚天白只感觉脊背发凉。楚卿是李湘清初她见时给她的称呼,随着二人熟络,这个称呼被更为亲昵的“小白”“楚楚”等代替,如今她重提这个略显生分的称呼,顿时让楚天白产生警觉——湘清生气了。


但她一时没有明白这有什么可值得生气,大周朝确实不能无后。湘清问她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时,她也是用心推荐的。她自认自己说的话挑不出什么毛病,但这一刻却不由得心虚了。


“不……不是。”楚天白避开李湘清的目光,低头道。确实那些话自然不是自己真心所想,她心悦李湘清,怎么舍得将心爱之人推给旁人。但是她又顾忌着自己的身份,一个犯下大罪尚未获得赦免的国师,怎么可能有资格成为一国之母。


这边换来李湘清冷冷的声音:“膝伤好得差不多了吧?跪下。”

 

楚天白依言跪着,脑海里把之前的对话翻来覆去想了个遍,但始终不懂为什么李湘清突然翻脸。俗话说伴君如伴虎,此言不虚。

 

楚天白自然想不到,纵使相识多年,她每一句话都还是精准地触到了李湘清心中的雷。


女皇心中唯一的皇后人选便是楚天白,她从来都无意别人,但楚天白现在尴尬的身份让她只能暂缓立后,因此她才为众臣的话感到烦忧。


谁知这楚天白不仅不来安慰开解她,反而在她面前推荐不相干的人,惹她更加不痛快。


女皇一度思索是不是这段时间太宠这位国师,惯得无法无天,才敢这么口无遮拦、胡言乱语。

 

“想不到楚卿居然这么宽容大度了。若我依楚卿的话,立高公子为皇后,杨三小姐、卫慕将军为妃,那楚卿你呢?你现在留在这宫里算什么?”


楚天白没有想到李湘清会这么问,想了想答道:“如果皇上愿意,无论做侍妾,还是普通宫女,或者将罪奴赶出宫去……都是可以接受的。”楚天白不知不觉间换了自称。


李湘清眯起了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楚天白说话时颤抖的样子。


“楚国师的爱好是看着心爱的人同别人恩爱生子,嗯?”李湘清一字一顿地说着。


这话压迫感极强,果然楚天白额头上便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不是,只是……”


“那你何出此言?”这话有点责怪的意味在了。


楚天白眼珠转了转,连忙补救道:“天白确实爱慕皇上,也知道皇上想立天白为后的心思,但是天白曾犯下大罪,不配成为一朝皇后。即便皇上执意要立,罪奴也万万不敢接受。”


李湘清没有料想过楚天白会这样讲。


“虽然各个宫人都仍然尊称天白一声国师,但是哪个不知道,天白曾经是在落云宫受刑的罪奴。”楚天白继续低落道。


李湘清这才面色稍霁:“倒不知道何时起,楚卿多了言不由衷的毛病,有话不好好说,非得跪着才会好好讲话。”


楚天白不敢接话。


“朕自然会在你受到足够惩罚之后,给你一个合适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在朕身边。你不必太担心,也不必妄自菲薄。”


“罪奴多谢皇上。”楚天白俯首道。


她不知道她还能获得什么合适的身份。毕竟刺杀事件一出,她就永远背负着刺杀罪名,无论如何都摆脱不掉。


说到皇后之位,她不敢以当下的身份觊觎这个位置。


但是,既然是湘清许诺给她的,总是没有错的,她遵从便是。


李湘清注意起了楚天白的称呼,不知怎的,又自称罪奴。在地牢那段时间说说也就罢了,这都过了一个多月了,怎么又如此卑微起来。


换作从前李湘清并不太过在意,但这次实在忍不住了。


“楚卿不觉得罪奴二字听起来很刺耳么?”


“还好……在地牢那段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已经习惯了。”



——分割线——

似乎好久没有揍国师了?

看看下一章能不能揍起来(doge)

竹筱

三小只醉饮(上)

比武回来之后,温露一个月没有见到两个人了,就请她们去旁边饭店聚餐。


“你俩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死在白公子的手下了。”满怀着深深的关切,一本正经的说这让另外两只心惊胆战的句子。


“露儿,你点的这几道菜都挺好吃的。”赶紧转移话题。


“听说,这家饭店里最远近闻名的不是菜品,而是一种酒名为醉仙泉,据说酒香香飘九里,今日你我三人共聚一堂,何不饮一回?”代如梦淡淡的说道,却有一种期盼。


“小二,来三壶酒。”温露又要了三壶酒,有些期待三个人一起喝酒了。


一人给自己酌了一杯,酒气香冽,酒水晶莹,冰清玉洁,光是闻着,就有些飘飘然。


“为感谢白公子近日来不杀之恩,干杯!”......

比武回来之后,温露一个月没有见到两个人了,就请她们去旁边饭店聚餐。


“你俩总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死在白公子的手下了。”满怀着深深的关切,一本正经的说这让另外两只心惊胆战的句子。


“露儿,你点的这几道菜都挺好吃的。”赶紧转移话题。


“听说,这家饭店里最远近闻名的不是菜品,而是一种酒名为醉仙泉,据说酒香香飘九里,今日你我三人共聚一堂,何不饮一回?”代如梦淡淡的说道,却有一种期盼。


“小二,来三壶酒。”温露又要了三壶酒,有些期待三个人一起喝酒了。


一人给自己酌了一杯,酒气香冽,酒水晶莹,冰清玉洁,光是闻着,就有些飘飘然。


“为感谢白公子近日来不杀之恩,干杯!”三小只笑着碰了一下酒杯,发出清脆的响声,一饮而尽。


果真是泉香而酒洌,那种香气,像一个身着白衣的小仙子,在唇齿之间飞翔萦绕。


这种美好被“咚”的一声打破了,温露一杯倒,已经脸着桌子了,另外两只惊讶的看了对方一眼,小紫放肆的嘲笑着已经睡过去的人。


“哈哈哈哈哈,咱俩再喝。”


又是四五杯过去,代如梦醉了,根本没有平常高冷的样子,显得不是一般的奔放。


“小紫,你我从此仗剑天涯,替天行道!离你家那个白魔头远远的。”方紫风听了哭笑不得,突然被吓了一跳,刚才那个睡过去的人,突然醒了。


“露……”这喝酒喝的太奇怪了。


突然,两行清泪从平常充满温柔的眼眸里落下,“师姐,两个世界了,一直没跟你说,其实有的时候真的挺伤心的,你还整天跟我抱怨,咱师父怎么喜欢我不喜欢你,你都做到那么好了,我追都追不上。”


“我也有情绪的,我也不想整天照顾别人,谢谢,非常感谢在这你都经常保护我,其实你一直没发现吧,师父最喜欢的其实是你。”逻辑性为零,酒后吐真言,把两个世界的小情绪全都说了出来。


“我也不想整天当那种很乖的小孩,也想像你一样,有的时候叛逆,快意潇洒,不用整天看着别人的想法行事。”其实那些乖巧听话,背地里是一些多么伤心的事。


微弱平淡的声音让小紫有些心疼,轻轻地抚摸着自家师妹,在看旁边那位已经醉的性情大变的人,叹了口气,又饮了一杯。


天旋地转,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家亥时的宵禁,现在已经深戌时了吓得一机灵,赶紧拉着两个人往家跑,却不知门外已经被冷府的一些人设下埋伏。


“那几个小姑娘都是白家的,把她们给抓过来,胁迫白灼就范,在家主那肯定是大功一件,一会儿就去抓她们三个。”


扶着两个人刚出酒楼,突然看到有人朝她们打来,尚存一点理智,赶紧和那几个人打起来,终究是双拳不敌四手,武功再高强,也被打的连连后退,勉强能护住两个人,看时间,已经过了宵禁了。


正在这危急之际,突然,一道白衣闪过,把那几个人给打倒,就下了三小只,之后拎回了白府。


看着三位衣着凌乱,有两位还不停的酒后吐真言,怒火中烧,把三个人拉去洗澡醒酒,确认三小只又变得白白净净了,又给拎了回来。


“跪下。”另外两只还有一点晕,小紫已经完全清醒了,看着现在这个情景,吓得手脚冰凉,赶紧拉着另外两个人跪了下去。


“讲一下事情的经过吧。”


“我们就是去酒楼吃饭,然后喝了三壶醉仙泉。”


啪,白灼一巴掌扇在小紫的脸上,瞬间起了一道红肿的掌印。


“三壶?半壶就能让人醉了,都喝完,怕是走不出店门,还有为师早就和你说了,不许喝酒,如果我当时没有出现的话,你们现在会在这吗?”


“就你没醉,还会武功,但是差点把三个人的命都给搭上去了,这次三个人的命,三根竹bian,全部打断。”冷冷的下了最终的判决。



识途

牵挂 中元节特别章短打

    “小白脸你来,我给你讲个鬼故事。”

    红衣似血,面白如纸,枯手挑灯,半掩鬼相。

    云峥愣是被飘悠悠的谷女吓出了一背的冷汗,回过神时女鬼已然荡到了他的面前,噙着瘆人的笑还要用冰凉的手去摸他的头。

    “男女授受不亲。”

    “我是鬼,不要你负责的~~”

    此刻一阵哀鸣蓦然拉起,由远及近由近及远,云峥甚至能从这如婴......


    “小白脸你来,我给你讲个鬼故事。”

    红衣似血,面白如纸,枯手挑灯,半掩鬼相。

    云峥愣是被飘悠悠的谷女吓出了一背的冷汗,回过神时女鬼已然荡到了他的面前,噙着瘆人的笑还要用冰凉的手去摸他的头。

    “男女授受不亲。”

    “我是鬼,不要你负责的~~”

    此刻一阵哀鸣蓦然拉起,由远及近由近及远,云峥甚至能从这如婴儿啼哭,女子哀嚎的鬼叫声里听出这声音穿越了山谷荡过湿气阴潮的小溪。

    七月半,鬼门开。

    云峥一个人在鬼气凛然的栖碧茶馆里可谓是万古第一人。

    更何况他此时此刻还被一个长相整齐的烟鬼“调戏”。

    “不要闹了。”

    声出人影晃动,周深从后面的帘子里走出来,手里还牵着童子小小的手。

    他今日稀奇的很,褪去一贯的黑色衣裳着了一袭象牙白的长衫,也不束腰带,里面衬了一件杏色的袍子,一头墨发也不随意散开,用一支碧玉的簪子挑起,懒散散的挽在脑后,散落的碎发柔顺的贴于鬓边,正随着微风微微撩起。

    红色的流苏被取下,耳边坠了一只翠绿的如意耳坠,与脑后的簪子照相呼应。

    他今日这番打扮衬的人柔和不少,连百年冰魄的眸子都有了几分缱绻,乍眼一看就如温文儒雅的书生。

    他身后的童子还是一身白衣,不过却用红色的发绳将长发盘起,扎的是她这个年龄的小孩儿常见的双环髻,被该是可爱灵动的样子,童子面无表情的样子硬生生让云峥看出了“诡异”两个字出来。

    “你这是作何打扮?”

    周深抬眼瞧了云峥一眼,也不恼,把童子交到谷女手里,说道:“别闹太晚,鬼门关前回来。”

    童子不是一次跟周深打泼了,她年年闹着要去看夜走鬼,奈何周深以前嫌那些妖魔鬼怪太过恶心凶残,实在不理解童子一个小孩儿为何对那些感兴趣。今年他看着童子憋红的眼睛,有丝丝血水在里面凝聚,突然心一软就答应了。结果要“带孩子”的谷女就一下午追着云峥要给他讲鬼故事,将气全撒在他的身上。

    那就约法三章!

    周深蹲着身子掰着童子肉肉的小手一条一条说给她听,不要逗鬼,不要惹灵,不去闹市,不砸骷髅头,听谷姐姐的话。

    谷女起初是不愿的,可她神情复杂地看着周深,突然目光一闪,最后一敛身与童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七月半,鬼门开。中元节夜走鬼,你不同去看看?”

    周深说着一边理着衣袖,一边向走廊踱去,一袭白衣在夜色弥漫中割裂沉寂。

    “鬼我还见的少了?”云峥扯着笑脸快走几步追上周深的脚步,“这最好看的鬼就在我的面前,我做甚要去看那獠牙尖齿,牛头马面,青面獠牙?”

    栖碧馆主皮笑肉不笑的转头,然后不动声色的一脚踩在云峥的脚蹄子上,轻声笑道:“我瞧着谷女那里有不少弱质芊芊、傅粉施朱的女鬼,难为你每天与我面面相觑了。”

    “咿呀!小馆主,你是咂醋了吗?”

    周深懒于跟他摸浑打岔,一扶长袖轻飘飘离开了。他前脚刚走,一声比刚才更加凄厉的嚎叫便震颤了云峥的耳膜,云峥不由环视走廊,顿觉阴风阵阵,冷飕飕的直戳背脊,他看着走廊尽头幽幽忽闪的白色影团,还是硬着脸皮追了上去。

    “中元佳节,你准备与我共度良宵?”周深像身后长了眼,也不回头自顾自问道。

    如此冷嘲热讽云峥一天可以经历百遍,这次也是一笑了之,“栖碧茶馆的馆主大人与我共度中元鬼节,说出去怕是奈何里的大人们也要给我个面子吧?多稀罕的事情,见鬼的奇遇不多,七月半还敢跟鬼面对面说话的我怕是千古第一人。”

    穿过走廊视野突然开阔,园中的大树在月华下熠熠生辉,云峥突然发现廊下不知何时挂了许多红色的纸灯,上面缀着红色的绳结竟为着寂寞的茶馆点缀了丝人气。

    周深走到大树前,静静看了片刻,然后一撩衣摆直直跪了下去。

    云峥站在他的后面不明所以,直到听到周深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来。

    “棠梨花映白杨树……”

    下一句他到底没有说出来,便沉寂着附身而下,跪拜三次,用手拂过地上枯黄的落叶。

    云峥知道他在祭奠,可祭奠的是何人?能让周深念念百年。

    在云峥沉思的时候,周深站起身,从衣襟里抽出一把血色的骨扇,然后轻轻至于地面。

    他好像知道是谁了。

    “只有我还记得她。”默然许久的周深看着地上的骨扇,话却是对云峥说的,“等我消亡时,这世间便再无人牵挂她了。”

    此情此景,呜呼哀哉。

    阵阵冷风穿堂而过,树叶沙沙细响,乱了周深的碎发,也乱了他的衣衫与眼眸。

    “那有人牵挂你吗?”云峥内心复杂的看着乱在风中的那抹白,如此苍白如此凄凉。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他不知道在周深眼里他此刻的神情是多么哀伤与隐忍。

    馆主大人明显一怔,连耳边的玉坠都狠狠一晃,晃着了云峥的眼睛。

    “我还尚存于世,何谈牵挂二字?人死后便为一捧黄土,过奈何淌黄泉坠往生,或游荡阳间化为虚无,知道他的便知他,不知道的便如从未来到这个世上,所以……我从未在意这些。”

    在不在意的,他还是执着于清明中元为母亲祭奠。

    说不在意……怎么可能呢……

    云峥没有拆穿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然后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

    “跟我来。”

    周深难得任他在自己面前“放肆”,今日他确实哪里都稀罕。

    茶楼的最高处在周深房间的阁楼出,红木门推开是黑色的雕栏,站在那里可以俯瞰整个栖碧山,连带着山下的万家灯火。

    周深有时便会斜倚着矮栏,就着浓烈的余晖独饮一杯醇厚的苦茶,看百姓归家,看众鸟归巢,看夜色渐浓,看鬼火闪烁。

    这时云峥牵着他让他往下看。

    憧憧鬼影在黑色的山林中鬼魅不休,实在不是啥稀奇好看的画面,周深回过头,云峥却叫他往山脚下看。

    庙会集市,让夜色下的小镇灯火阑珊,看着点点人群与通明的花火,可能想象出熙攘的街道,人声鼎沸。

    “中元也是团圆的节日。”云峥展臂一笑,那姿势就仿佛把周深搂紧了怀。

    “童子哪里是想看鬼,她自己就是鬼有什么稀奇的?你们鬼与鬼狭路相逢难道还要好奇的打量对方一番吗?”云峥讥笑着打着浑,“她明明是想去小镇看个热闹。”他说着回头看着身后气氛截然相反的茶楼,“已是已故之人却还留恋人间的感觉应该不止是孤寂与茫然,痛苦与悲伤。有时还有点别样的体验吧……”

    周深没有说话,山风习习,终于将他松松挽起的发髻吹散了,三千青丝随风飘散,惹痒了云峥的鼻尖。

    玉簪被取下握在手中,云峥轻轻地把它放入那苍白纤细的手里,然后一起牵入自己的掌心。

    “小馆主,如果明年中元你我还在的话……我们溜下去放放河灯玩可好?到时候我给你立座碑,给你上几支香……”

    “也算有个人对你有牵挂……”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

    





不展开写多了,有时写的太多反而没了意境……(好的我不瞎扯了,其实就是懒,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