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古鲁瓦尔多

10136浏览    438参与
条顿骑士

Year 3392. - Blue Sky -1

“May I have your explanation please?”  An inspector of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asked to Blaise politely. He had frozen smile in his face.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inspects and eliminates criminals and infected person in Pandemonium.  Blaise was one of the agents named...

“May I have your explanation please?”  An inspector of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asked to Blaise politely. He had frozen smile in his face.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inspects and eliminates criminals and infected person in Pandemonium.  Blaise was one of the agents named as [Inquisitor].     “No-22458 and No-18673, both of them found dead, sir”  Blaise answered.  “On your report, it says you did not have visual observation. How did you confirm those are dead for sure?”  Officer still had smile on his face. Even though, he is the boss, attitude of him made Blaise irritated.  “Those two are dead for sure, sir. I checked their record of burial.” Blaise answered.  “Why you did not dig up their grave to check?” His boss asked again.  “There was no need to do it, sir”  “Who made that decision?”  “It's me, sir.”  “Well...I see.”     Boss started to type his keyboard.  When he finished up-dating record, he put his head up and said,  “This case is closed, with an annotation.” He never put his smile away.  “You are doing great, Inquisitor Blaise. I hope you will keep up with it.”  Blaise thought he will not like this man's attitude forever.  “If you working hard like this, your little sister will get better soon.”  His boss even threats Blaise with smile on his face. It took a while for Blaise to calm down himself. He took off from the room in silence. Blaise knew it is not a good idea to express his emotion in front of his boss.     He headed down to hospital after leaving building of [Audit Office of Pandemonium].  On the auto coach, he was looking up in the sky. Even though, Pandemonium was not really exciting city, he liked its view of the sky. Contrast of high building, with wired ornament, and blue sky had created beautiful harmony of the view.  Hospital, which his sister being hospitalized, had located in the middle of the city.  In a hospital room, his sister was lying down on the bed. She had been in a state of apparent death for 3 years. Her body was covered by special sheets to protect her from bacteria, because her immune strength had been decreased.     Outside of the window, there was beautiful blue sky.  Blaise held his sister's hand tenderly. When he felt her warmness, he felt delight.  He again, determined himself to do whatever he can do to save his little sister.  She was the only hope for him in this world.     He leaved hospital. He called his coach, and there was someone with mask already inside of it.     Moon light shaped dreary shadow in the castle.  Wind of the night was getting colder and colder.  Two men in overcoat were walking up the hill to the castle.  Only their shadows shaped by moon light were behind of them.  Two men, Blaise and masked man, walked into the castle.  In the castle, making their passage from shadow to shadow, they reached to a hall.  Under the moon light from high top window, there was a man standing.  It was a men called as [Black Prince], Grunwald, the prince of Lonsbrough Kingdom.  The prince pulled out his sword. So as Blaise did.  A masked man stepped back into the shadow and disappeared silently.     Blade of prince shinned. Then it slayed head of Blaise, however, body of Blaise had vanished with its afterimage. Right after of that, Blaise showed up backside of the [Black Prince], then he attempted to stub prince's body.  Prince guarded that attack buy his sword, then he stepped away from Blaise.  They faced each other in a distance.  Suddenly, sword of Blaise flashed. That light became in shape of a big sphere, and then it covered whole body of prince.  When the light disappeared, sword of prince was fallen on the floor.     “Not enough practice, Grunwald.” Blaise said.  “Just kill me, Blaise. Kill me as you did to our friends.”  Blaise took a long breath and opened his mouth.  “I guess you want to call me as traitor, huh? Well, I don't care if you do. I have my justice.”  “How many you've killed?” Grunwald asked  “Didn't need to kill them...Most of them ruin themselves...Sucked into their own force...  Infected person can't live long, you know that, right?”  Blaise did not lie. Many of infected person, which Blaise had found, were dead by alcohols and drags, or sometime suicide.  “There were few of them try to fight just like you did.”  Blade put his sword to neck of Grunwald.  “It seems hard for fighters to live, if they lose place to die.” Blaise said.  “You are the one also, Blaise.” Grunwald showed his anger.  “I still have reason to live.” Blaise grabbed Grunwald's hand to make him stand up.  “Stand up Grunwald...I'm not here to kill you, tonight.”  Both of them put their sword away.     “I like my life in Pandemonium. It's wired city, but good enough.”  Blaise was talking at the back of Grunwald, who sat on stair way.  Blaise continued to talk.  “Everything was so simple at that time. We fight as Regiment knight, and we die as Regiment knight.”  Blaise was actually thinking that in the past.  “However, the world changed. Nothing will be the same again.”  Grunwald kept in silence. Blaise continued.  “If you want to have something in your hand, you've got to make a decision.”  Grunwald tuned his head and looked up Blaise.  “I've already made up my mind. How about you?”  There was no answer to that question.     A masked man showed up again after a while.  “Well, it's the time to go.”  Blaise put his hand on to Grunwald's shoulder and spoke to him.  “I know what your sword desires. Be a man. No one can take over your pain.”     On the way back from the castle, Blaise saw sliver pipe in masked man's hand.  “You've done your task well, Max.”  He continued to speak,  “If you want to write a report of tonight, just go ahead.” Write down Blaise did not kill prince.”  Blaise did not wait for answer from Max because this masked man almost never talks.  “It will be settled, eventually”  Blaise muttered under the moon light.    


条顿骑士

Year 3392. - Lonely Shadow - 1

The Capital of Lonsbrough Kingdom -     A young woman had passed away on cold stone road.  The body of women had been ripped from shoulder to center of her body. Blood floated on stone road.  Grunwald, standing beside of dead body, was looking into the face of woman. ...

The Capital of Lonsbrough Kingdom -     A young woman had passed away on cold stone road.  The body of women had been ripped from shoulder to center of her body. Blood floated on stone road.  Grunwald, standing beside of dead body, was looking into the face of woman.  Blood over floating from woman's mouth, was shining clearly in the darkness of the night.  Grunwald stood there for a while. Black hood was hiding his expression.  After a while, a man with black clothes disappeared as ghost.  There was no moonshine.        - In the Castle of Blownhide -     “...So what?”  The word of prince froze the air of the room.  Face of Grunwald showed no expressions at all as it is actually frozen.  “The tragedy occurred in capital city, is now fearing our subjects....So please...Please...”  Sir Gaius, who served for kingdom with royalty, lost his ward at the end.     This young prince, Grunwald is ruling Lonsbrough Kingdom as proxy of the illness old king. Now the proxy of the king accused of murder by one of the servant.  No one ever had heard situation like this in the history of Lonsbrough Kingdom.     There were two elder brothers of Grunwald. However, they both passed away in young.  Grunwald came back to kingdom a couple years ago, after been ejected by the king.  His strange personality and behavior caused himself of ejection.  Since childhood, he corrected dead animals. He buried them under the ground, and took bones out to use it as ornament in his room. He also wanted to have executed prisoner body.  Servants in castle gossiped about him, saying that he is cursed child. No one even wanted to get close to him. He never stopped his strange behavior even after being rebuked by his brother or the king.  He ejected by the king when he was 14 years old. Many of dead body, assumed to be victims of the weird prince, found in cellar.  At the day of ejection, the king asked many times about the reason why he killed people and the reason why he does such a strange behaviors. Grunwald totally ignored the king. That is how Grunwald ejected.     “I will have to report this to the king. Sir”  Sir Gaius said in distress tone. Sir Gaius believed that years of ejection had not changed weird prince at all.  “Excuse me. May I join?”  Rofen, an old scholar served kingdom for long time, came in to strained room.  His eyes still remains a visage of being world famous engineer; even he is at the age of 80.  “We are all in anxiety. What Sir. Gaius saying is, “quit your weird behavior.” ”  Because of Rofen served kingdom from two generations back, he is allowed to speak to the king or prince in personal way.  “Rumor that Granddillenia raising its army reached to this capital city. There are lots of schemes going around from nation to nation.”  “Now is the time of change. The world has released from the wheel of Chaos. Each nation will start to raise their army. The fire of the war will cover the entire nations, so as our nation will be.”  Rofen took deep bless and looked around servants.  “Please understand their royalty.”     The expression of Grunwald was still freezing even after hearing Rofen's word.  Servants started to step out from in front of the prince with disconsolately expression. They could not stand to be in the room anymore.  Rofen, the last one to leave the room, whispered.  “The light and shadow...It clearly show up under the blight sunlight, doesn't it.”        - Back Alley -     Grunwald sneaked out from castle during night.  It was not hard for him to do because he knew about all of the secret passage to the town. Hidden passage or underground prison was the peaceful place of lonely prince back in his childhood.  Grunwald sensed a desire, desire of [something], rankles deep inside of him when he inhaled moisten night air. He closed his eyes for a while to have a taste of that desire.  Then he put his hood on.     He leaned against the wall in shadow, when he came to street where the bars and prostitutes are gathering. He started to gaze at street. Sometime drunken prostitute and her companion passed in front Grunwald, however, he had ever being noticed.  He waited for the time in quiet. Then he saw a woman coming out from bar walking to the other side of street. Grunwald slowly gets out from alley and started to sneak after that woman.     As turning away from the lights of main streets, she walked into dark alley where the light of town barely shines.  The dark shadow appeared and started to sneak after her as soon as she walked into dark ally.  She did not notice it at all. Shadow was getting closer and closer. Yet, she still does not notice it. The shadow made its attacking position when it reached the back of woman. Poor women still does not know what is going to be happened to her.  The shadow brought sword up, and swung sword down.  A sound of metallic collision occurred.  After metallic sound, sword of shadow was on the ground. Two shadows were facing each other.  Finally, the woman noticed the shadow. She screamed once and started to run away.     Standing shadow was Grunwald, with sword.  The man attempted to attack woman jumped away to avoid secondary attack.  They both seem to have the same height, and they both were wearing the same cloth.  “I was looking for you.” Grunwald said to the man.  The man noticed his opponent is the weird prince. The man, in fighting position, put his hand on to button of his upper cloth. By looking at his movement, Grunwald could easily tell the man had been well trained.  “Before you pull out anything, think about...”  Grunwald spoke to the man.  “What is your desire?”  The man ignored that question.  He took away his upper cloth and pulled about gun.  Before the man fires his gun his head came off from his body by the beauty of Grunwald's sword skill. Remain body of the man fell down. It was still holding a gun in the hand. Fresh blood covered the ground. Grunwald had instant smile on his face.  The peaceful silence of the night had come back.  Grunwarld stands up with head of the man, folded with his cloth, in his hand        - In the Basement -     Light was shining through the door. Grunwald opened the door vigorously.  Then he saw Rofen sits down with many of weird machines.  “Well...Well. This is a sudden visit.”  Old wise man raised his head from huge magnifying glass.  “Have question to this one.”  Grunwald put the head of a man on a messy table.  “Ah...You are going to do that again? It will bring back my old memories.”  Ominous vigor showed up in Rofen's eyes.  “This is not for your experimentation. This is murderer.”  “Oh. Is that so? Hmm. So which means that murder was not done by you, huh? Well, this is unexpected.”  Old man slowly stood up.  “Stop making stupid jokes. Hurry up. Head's going to be rotten.”  “I know. I know...well where did I put it?”  Rofan started pushing his piled up books and weird machines aside.  Grunwald slapped out junks on the long chair and sat on it.  Then he started thinking in deep to figure out how to solve this situation.    


迷迭香香機

窩在OPEN服努力拼湊當年。

自家的人偶之館鐵三角湊成!
後續就是阿奇、閃閃、瑪格、二哥……加油!

刪檔封測的緣故很珍惜能夠回到星幽界的一天,想想真的不能小看活在現實中的聖女之子們(?)

鐵克威雖然一樣想罵「幹你鐵克威!」但反過來還是得感謝他們做出UL讓我結識很多人並且部份人成為現實的朋友XD

說不定哪天會開始補完星幽界的故事吧!

對了痛苦的是居然沒辦法抽到伯恩和布列!得買N卡帶去打對戰拿L卡(笑哭)

窩在OPEN服努力拼湊當年。

自家的人偶之館鐵三角湊成!
後續就是阿奇、閃閃、瑪格、二哥……加油!

刪檔封測的緣故很珍惜能夠回到星幽界的一天,想想真的不能小看活在現實中的聖女之子們(?)

鐵克威雖然一樣想罵「幹你鐵克威!」但反過來還是得感謝他們做出UL讓我結識很多人並且部份人成為現實的朋友XD

說不定哪天會開始補完星幽界的故事吧!

對了痛苦的是居然沒辦法抽到伯恩和布列!得買N卡帶去打對戰拿L卡(笑哭)

一只陌影
摸了,上色真是一言难尽

摸了,上色真是一言难尽

摸了,上色真是一言难尽

海盐味蘑菇
发一下16年画的盆栽挂件的图w...

发一下16年画的盆栽挂件的图ww

发一下16年画的盆栽挂件的图ww

浮游水星子

[UNlight/康/佐王]龙

*cp为康拉德→古鲁瓦尔多←威廉  王受3p避雷注意

*写手接龙游戏产物 (难产一整年系列 终于生出来了

*傻缺po功力不足 ooc扭转无力 因此傻缺po选择放飞自我 让ooc值突破天际∠( ᐛ 」∠

以上,祝能够接受这些设定的dalao食用愉快~★

      “康拉德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现在不如我的,一种是将来不如我的。”古鲁瓦尔多抚着剑上的裂痕,如同祭奠逝去的爱人。

      黑龙漆黑的羽翼在天空一闪而过。

     ...

*cp为康拉德→古鲁瓦尔多←威廉  王受3p避雷注意

*写手接龙游戏产物 (难产一整年系列 终于生出来了

*傻缺po功力不足 ooc扭转无力 因此傻缺po选择放飞自我 让ooc值突破天际∠( ᐛ 」∠

以上,祝能够接受这些设定的dalao食用愉快~★



      “康拉德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现在不如我的,一种是将来不如我的。”古鲁瓦尔多抚着剑上的裂痕,如同祭奠逝去的爱人。

      黑龙漆黑的羽翼在天空一闪而过。

      夕阳将要落下,又一个黑夜翩然而至。我们仍在失去朋友和战友,踩着腐烂的尸体再次站起,哪怕明知对方无可战胜。

      威廉拢了拢头发,最后一缕阳光照在他脸上,他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别担心康拉德,祸害遗千年是他们祖训,无良将军肯定在哪儿快乐的蹦跶着。”

       黑龙的咆哮伴着烈火摧枯拉朽,古鲁瓦尔多借着最后的阳光看了威廉一眼:“可是被厄运之龙带走的人……”

       他的话语被龙侍们凄厉的叫声打断,威廉皱着眉啧了一声,佩剑横在胸前,飒然而立。“来吧,古鲁小可爱,与其担心康拉德那个熊猫,不如和我再抵抗一夜吧。”

       古鲁瓦尔多叹了口气:“就剩我们了吗?”

       “嗯,王立团……只有我们两个了,黑太子殿下。”

       古鲁瓦尔多轻轻舔舐着手背的伤口,含混不清地说:“愿杀戮保佑我们。”

       威廉笑了:“奇怪的祈祷词。”



       康拉德觉得自己没了一次发大财的机会。

       毕竟不管是太子还是不死都比自己有噱头的多。

       他如今,在黑龙的城堡里转来转去,却找不到离开的路。

       他妈的。他愤愤地想着,一脚踹开了那又一扇画着黑龙图腾的房间门。房间里一面又一面闪闪发光的镜子,无一例外反射着他现在不爽的脸色。

       我的眼线还是那么有魅力。古鲁瓦尔多肯定想我了。

       眼前的镜子忽然出现了圈圈涟漪,眨眼之间映射出来的成了威廉和古鲁瓦尔多斩杀龙侍的身影。

      妈的,得快点出去才行!康拉德想着,一棍敲碎了镜子。

      然而粉碎的只是镜子,而非这个诡异的空间,他依然被困在这里,无法和外界的人汇合,甚至无法取得联系。这使得康拉德越发焦躁,尤其是看到王立团只剩下古鲁瓦尔多和威廉两个人。于公于私来说,这都不是他乐于看到的结果。退出房间也毫无意义,反正作为现在这个房间的入口的门后,也肯定是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满是镜子的房间而已。

      深吸一口气,康拉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吾之意志即为神之意志,无人能够违背神之意志。吾将以神之慈悲,斩除邪恶。”轻声念起祷文,作为神的使者而获得的强大力量涌动着,他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吾将以神之愤怒,导正世界。”甩出分离开的三节棍,四周的镜子瞬间碎成齑粉,整个空间也陷入了一种透着死寂的气息的黑暗。

      康拉德啧了一声,偏偏是在已经没有照明工具了的这时候……他重新把三节棍缩回棍棒状态,恶徳将军手下威名赫赫的乾坤一掷现如今也不得不被作为探路用的手杖来使用。

      镜子被击碎以后,似乎他所处的空间也转换了,本应空无一物的前方出现了一面墙。康拉德试着敲了敲,发出的略显沉闷的声音让他得以确定并不是之前那个满是镜子的空间,听起来更像是……木头?

      不,不是墙,是一扇门。

      非常厚重的木门,门上还有纹路,摸起来似乎是藤蔓、花之类娘兮兮的玩意儿。就眼下这个状况来说,想出去估计也只能从这扇门下手了吧?不过,只靠蛮力的话不仅打不开它,很有可能还会打破仅有的出去的希望。这个不知从何而起的认知还是使得康拉德放弃了强行破坏这扇门的想法。

      他在门上摸索着,指尖略过稍左的一朵花蕾的瞬间,其上泛起了微弱而柔和的光芒。即便是萤火之光,在这个没有光的地方也与皓月无异。试着移开手指,那光芒却顷刻即灭;持续触碰的话,它似乎在随着呼吸的节奏闪烁,时明时暗。将三节棍又分离开,挂在腰上,康拉德用另一只手尝试去触碰其他的花蕾,然而只有那唯一的一朵能够亮起来。

      这可真稀奇,木头会发光了不是么?可惜比起发光木头,我的太子殿下对黑龙尸体更有兴趣。近乎苦中作乐地,康拉德想着,手指依然没有离开小小的会发光的花蕾。与其像只无头苍蝇一样胡乱探索,不如等等看这花会发生什么,反正眼下自己最不缺就是时间。

      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黑暗空间里,时间的概念也变得模糊起来,康拉德不知道自己凝视了那光芒多久。

      突然,沉重的木门发出一丝极其细微的“咔”的声音。

      门开了。

      突如其来的强光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康拉德几乎有一瞬间的失明。

      而后,重新睁开双眼,他发现他看到了过去。



      接连失去两个爱子的老国王悲痛欲绝,巨大的打击将他推入病魔的掌心,对于皇室的混乱喜闻乐见的佞臣们开始谋划起了夺权。就在这个时候,作为王妃玛尔菈捍卫皇室尊严的手段,三皇子古鲁瓦尔多被宣布立为王储,进入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个十七岁的年轻太子挡了某些人的路。

      然后,以除去为害四方的魔龙为名,家臣们提议组成王立团,“聚集王国中最出色的年轻人,为保卫国民的安危、捍卫隆兹布鲁的名誉而战”。

      正中某些人的下怀,古鲁瓦尔多自然也主动地提出要作为王立团的一员,参与讨伐魔龙的战斗。他们计划趁此机会,除去这块碍眼至极的绊脚石。

      恶徳将军嗤笑着,这些试图打古鲁瓦尔多的主意的家伙们全是些蠢货,他们根本不知道黑王子拥有着怎样的天赋和力量,不过是在引火自焚罢了。

      “既然是如此荣耀的战斗,不如也算上我,怎么样?”康拉德在那场会议中如是说,暗含威胁的微笑加上恶徳将军的恶名,没有人敢提出异议。于是,带着自己最精锐的亲卫队,康拉德即将与王立团共同组成屠龙的先遣队。

      计划通的康拉德看向古鲁瓦尔多。尚显稚嫩的黑太子面对这个为数不多的、自小愿意跟他说上话的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讶。这让康拉德感到异常的满足,毕竟黑太子的冷淡人尽皆知,即使自己多年以前没有因为那些愚蠢的谣言同“被诅咒的”小皇子保持距离,而因此获得了他的信赖,这样明显的情绪波动却也不是经常能见到的。而这一次,这个既能挑战传说中强大的魔龙,又能与古鲁瓦尔多长时间相处的机会,康拉德除非是被圣水泡坏了脑子才会放过。他眨眨眼,然而却被古鲁瓦尔多再一次残忍地拒绝了接受这种,以他的说法,“恶心的装可爱行为”,并且移开目光,不再看着康拉德。

      对于这样的反应,实际上在两人的相处模式之中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而康拉德似乎也以此为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古鲁瓦尔多撩拨得保持不住冷淡姿态就是他最大的娱乐活动。



      出征前的最后一个夜晚。

      临近黎明之时,整个布隆海德都沉寂下来,无论是寻欢作乐的贵族还是忙碌工作的平民,此刻都已陷入梦境。

      繁华的都城化作沉睡的巨兽,没有人知道无尽的黑暗底下埋藏了多少罪恶。待至天明,这只巨兽再次苏醒,一切的污秽都将被掩盖,狰狞的爪子也被小心翼翼地收在腹下。巨兽向人们露出看似温和的滑稽微笑,一切都是如此的“和平而光明”。

      就如同先遣队的未来一般。

      古鲁瓦尔多沉默地站在阳台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怎么,睡不着吗?”

      对于突然出现在背后的康拉德,古鲁瓦尔多并不意外。恶徳将军和黑太子向来都绝无可能是人们亲近的对象,两个“诡异”的人在一起简直再合理不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古鲁瓦尔多自幼年以来就和青年的康拉德保持着非常不错的关系,也根本不会有人会介意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在什么时候出现在对方的房间里。

      当然,威廉是个例外。

      如果被库鲁托知道了我又深更半夜的来找古鲁瓦尔多,那个总是一脸严肃的侍从官大概又要诋毁我无礼了吧?明明在人前装着一副可笑的花花公子姿态,私底下却永远那么死板又固执地阻挠我追求古鲁瓦尔多,甚至不敢承认自己也钟情于自己宣誓效忠的对象……康拉德略带嘲讽地想着,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只静静地与古鲁瓦尔多一同凝视着静谧的夜空。

      收起了平日里轻浮而恶意的微笑,康拉德沉静下来的面容也使人难以看到他内心的想法。“要出征了。你知道这趟旅程注定布满荆棘,他们都想要你死。你将面对的不仅是厄运之龙,还会有来自后方的背叛。”

      “所以呢?我应该选择逃避吗?”古鲁瓦尔多轻描淡写地回应,“你说的不过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罢了。”

      康拉德笑了起来:“会选择逃避的就不是你了,我亲爱的太子殿下。”

      “我知道游戏规则。不论如何,我会赢给你看。”

      闻及此言,康拉德的轻笑转为大笑,又很快平静了下来。他低头,自古鲁瓦尔多身后凑到其耳畔低语:“好孩子……不愧是被神选中的人……”声调温柔而缠绵,就如同对待深爱的情人。

      单膝跪地,康拉德向古鲁瓦尔多行最郑重其事的礼节。

      “为了实现您的愿望,我将向您献出我的忠诚,以及……”

      “我的一切。”



      康拉德漠然看着这一幕幕闪过,只有在古鲁瓦尔多出现时眼神中才有一丝波动。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段幻视是否与逃离这个空间有关,或许要试着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大概是受了之前的门上的纹路的影响,他把目光集中在了城堡外郁郁葱葱的树林。古鲁瓦尔多的房间并不在很高的地方,康拉德从阳台边翻身,一跃而下。

      落到地面的那一瞬间,背后的城堡荡漾出如同水纹一般的涟漪,即使是面前的树林也变得阴森了起来。

      ……斩影之森?该死的空间又转换了?

      那是斩影之森独有的巨树,其上的特殊纹路明确地肯定了康拉德的想法。

      只要是在这片大陆上长大的人,谁都有小时候被妈妈恐吓“再不听话就要被影子恶魔带走了”的经历。即使从来没有人见过它,也不妨碍它成为人们的认知里,最令人畏惧的怪物之一。

      康拉德没有会给自己讲故事的母亲,也没有教导自己的父亲,他只有一个武艺高强却吊儿郎当的养父,告诉他影子恶魔虽然少见,但却并不是什么厉害玩意儿,这世上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真正可怕的怪物,隐藏在黑暗之中。这使得他对那些强大的怪物心生向往,然而却一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亲自去挑战传说中的怪物们。现如今,他有机会了,去寻找影子恶魔,然后打败它们。反正,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不是吗?没准打败了影子恶魔,这个空间就被打破了呢?

      康拉德一向信任自己的直觉,因为他相信这是身为神的使者得到的又一项恩赐:来自神的指引。

      事实证明,或许真的是仁慈的神明在给予他的使者以指引,在击杀了近百只怪物之后,康拉德发现了不远处,聚集在一起的三只影子恶魔。

      神之赐福所能够带来的并不仅是力量与防御的增幅,还有对怪物的压制。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一举击杀了斩影梦魇与黄昏梦魇,剩下的即使是最为强大的永夜梦魇也根本不足为惧。

      永夜梦魇消散的瞬间,空间仿佛也随着它一起破碎了。

      是的,一定是伟大的神明在帮助他忠诚的使者脱离困境。

      他微笑起来。



      康拉德又回到了那个没有光的空间。面前依然是厚重的木门,然而其上的藤蔓与花已经被别的什么替代了。

      是魔龙。

      就如同之前的藤蔓一般,康拉德仔细地拂过栩栩如生的魔龙的图案。在指尖移动到魔龙的头部时,整个图案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好似烈火一般的光芒。恍惚间,他产生了错觉:从这扇门开始,包括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将被焚尽。

      然而实际上,那的确只是有些过分热烈的光而已,并非真实的火焰,它什么也烧不掉,只能为康拉德打开通往下一个空间的大门。

      他认命地闭上眼,等待着进入下一个空间。

      出乎意料的是在感受到木门开启的时候,面前的空间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发出强光,反而是暗了下来。感受到这点,他有些疑惑,睁开双眼。

      古鲁瓦尔多沉默地站在不远处,暗红色的眼眸仿佛失去了焦距,这使得康拉德无法辨明他的视线究竟是落在自己的身上还是其他的某个角落。

      而他的身后,盘踞着那条该死的黑龙,就好像在以占有者的姿态保护着古鲁瓦尔多,它的所有物。

      康拉德心底的焦躁杂草一般疯长,逐渐占据了他的全部心神。他想要打破面前的幻影,然而被某种力量禁锢住,无法动弹。

      黑龙的爪子慢慢贴近古鲁瓦尔多的脸颊,然后开始收紧。

      就在古鲁瓦尔多的身影将要被捏碎的瞬间,康拉德终于挣脱了无形的枷锁,黑龙和古鲁瓦尔多同时消失了,黑暗再次从每一个角落侵袭而来。

      他开始向前奔跑,没由来地。他无法解释到底是什么在驱使自己,甚至控制自己。他看不清前路,却有一种感觉,跨越了时间的感觉。

      难以具体形容,或许可以说就像他成为了时间本身,见证着一切的起始与终焉。

      长生?

      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不死怎么可能获得长生的能力?

       疑惑、焦躁充斥在康拉德的心中,他迫切的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回到他的王子殿下身边,他知道这会自己的小王子一定很需要他,然而自己仿佛又被分成了两半,似乎有一半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然而心底对于古鲁瓦尔多的渴求却变得越来越强烈,那已经不是一个人的感情了。

       ……不是一个人的?

       康拉德仿佛明白了什么,就在他试图更深入地去思考其中含义的时候,如同在之前的斩影之森,空间又一次破碎了。

        这一次,他没有再回到那个漆黑的空间里,而是直接出现在了魔龙与古鲁瓦尔多、威廉两人的面前,也就是最后的战场上。

        对于康拉德的突然出现,两人并不表现得如何惊讶,即使是威廉也不得不承认恶徳将军的实力,从厄运之龙的魔爪中回归已经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

        看着威廉的表情,康拉德嗤笑一声:“收起你那愚蠢的表情吧,你以为那群垃圾的走狗还有实力能跟踪到这里?”

       威廉也并不想和他争论,只是看向古鲁瓦尔多。王子点了点头,他才终于收起了仿佛已经深入骨髓了的假面,又变回了那个不苟言笑、总是一脸严肃而忧心的库鲁托少佐。

       “龙侍已经清理得差不多,接下来就是黑龙了。怎么样,要不要先休整一下?毕竟夜间也没法和它作战。” 古鲁瓦尔多平静道,仿佛即将要面对的不是整个大陆上最危险的魔物,而只是普普通通的贵族狩猎用的猎物;不是充满未知的背叛,而是光明与荣耀的迎接。

      事实上,其他两人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信任自己的实力,也信任他们的王子殿下。面前是地狱还是天堂都无所谓,只要是古鲁瓦尔多的选择,那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这大概也就是他们两人唯一的共同之处了吧?

      威廉 库鲁托 ,戴着轻浮的废物的假面,掩盖着自己不死的能力,让家臣团一致认为没有威胁甚至能拖累古鲁瓦尔多而稳稳地获得了古鲁瓦尔多身边的近卫队长一职,从而能够侍奉在自己最敬仰、恋慕的人身边。

       康拉德 ,古怪而令人畏惧的恶徳将军,与被诅咒的黑王子交往甚密,没有人愿意、也不敢阻挠他们来往,更有甚者乐于见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再偷偷摸摸地祈祷两个被诅咒的人在一起能给彼此带来双倍的不幸。

      他们两人都通过不同的方式,陪伴在古鲁瓦尔多身边多年,说是见证、陪伴了他一路的成长也不为过。只是,即使不为人知, 钻石被打磨出来的光芒也璀璨夺目到让人无法抑制地想要拥有,谁也不知道感情在什么时候变了质。

      威廉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能够如此大逆不道,自责的同时却又无法舍弃这份感情,深陷其中;康拉德倒是接受良好,也试图追求古鲁瓦尔多,可惜古鲁瓦尔多仿佛是天生缺失情感一般,对此丝毫不为所动。

       多年以来的相处也让两人对古鲁瓦尔多的淡漠深有感受,这或许也是威廉压抑着感情的原因,三人也就这么相处了下来。威廉看不惯康拉德的轻浮,康拉德也瞧不起威廉的压抑,私底下的明争暗斗明嘲暗讽也从未停止过,古鲁瓦尔多对此并不十分在意,他只要能继续追求自己想要的就足够了。当然,他也并非对于威廉和康拉德毫无感情,多年以来的陪伴也将两人深深地镌刻进了他原本孤独的灵魂之中。古鲁瓦尔多淡漠,却也不是铁石心肠,他也曾经因为父母的漠视、旁人的畏惧而难过过,即便后来他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无视,却也依然感谢当时在他身边的康拉德和威廉。 若是没有他们,或许自己会迷失在嗜血的欲望中也不一定吧。

      他们,已经是无法被分割的一个整体了。



       东方微微泛起一抹鱼肚白,周边微红的天光预示着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

       这是最后的战役。

       胜利与失败已经失去了意义,三人的血因将与最强大、危险的黑龙对决而沸腾,这是身为一个武者所能获得的最大的满足。

       即便有可能会因此失去生命,也没有丝毫畏惧!

       古鲁瓦尔多微笑着,首先冲向了那古老而危险的最强魔物。



       黑龙不甘地咆哮,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

       正当古鲁瓦尔多想要将手中的剑插入它的心脏,彻底终结这只黑龙时,不远处,那曾经与龙侍的战场突然发生了异动。

      漆黑如墨的光柱直直冲上云霄,细看过去隐约可见丝缕红光缭绕其间,一种危险的预感在古鲁瓦尔多的心底弥漫开来。他加速往下按剑的手,却怎么也没法再深入一寸。

      “献祭!!之前还有龙侍漏网!!” 康拉德脸色巨变,向其他两人吼道。

      此时的古鲁瓦尔多和威廉也明白了过来,这应该就是龙侍用最后的生命力量献祭给了走到生命终焉的魔龙,谁也不知道这会让它发生什么改变。

       古鲁瓦尔多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回忆起之前王立团还没有只剩两人的时候与龙侍战斗,他正要击杀一只龙侍,却被一个王立团成员以身挡住了剑刃。古鲁瓦尔多并不曾在意,只是将剑更推进了一些,直接贯穿了叛徒和龙侍的身躯,难道是在那时叛徒把自己的生命力量传递给了龙侍?

      只是现在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了,他们必须面对接下来的未知,即便已经精疲力尽,也决不能就这么倒下 。

      接受了献祭的黑龙嘶鸣着,血红色的龙眼中盈满了恶毒与仇恨,它看向杀死自己的三人,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力量源泉与龙血封印到了离它最近的古鲁瓦尔多身上,又盯着不远处的威廉与康拉德开始低声念起了咒语,没有人能听懂这古老的、魔物的语言。


      康拉德突然发现古鲁瓦尔多的双眼失去了焦距,就如同他之前在幻象中看到的那样,龙爪慢慢逼近,自己也动弹不得。

      那他妈的是预言吗?!

      康拉德目眦欲裂,却无能为力, 只能被动地接受那该死的诅咒。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幻象之中,失去身体的控制权、仿佛得到了永生。

      纷扰的、不属于自己的思绪在大脑之中乱窜,让康拉德几近崩溃,试图强行理清,他却又发现那似乎是……

      来自威廉的想法?

      愈发剧烈的疼痛仿佛从灵魂的最深处翻滚出来,仿佛要把他撕成两半,这使得康拉德完全失去了对身体、对意识的控制,只能被动地接受这种痛苦。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疼痛似乎慢慢平息了,然而灵魂的意识已经被磨平了,不再有区别,不再有分歧,意识之中仿佛只剩下了对古鲁瓦尔多的执念和复杂到已经无法分明的情感。


      威廉的精神忍受着这具来自康拉德的、陌生的躯壳,康拉德的身体承受着来自威廉的、陌生的灵魂。


      "他们"伸出手,抚摸着古鲁瓦尔多额角泛起的龙鳞,一瞬间,世界陷入黑暗。


End

午后三时
王子生日快乐! 于电子之海再会...

王子生日快乐!

于电子之海再会吧!

                                               ...

王子生日快乐!

于电子之海再会吧!

                                                                                                                                                                                                                                    -                                                                                                                                                                                                                                              

Nothing lasts forever
But this is still take me down

不可食用

古鲁瓦尔多生日快乐🎂🎂

古鲁瓦尔多生日快乐🎂🎂

知曉妳心
久違的UL 作開心的新品(?)...

久違的UL

作開心的新品(?)

期待台灣的ULO能再次舉辦

這次想畫的是新誕生的大小姐肝到睡著,還有初始角色們

嘛,本來想畫商店五人眾跟侍紳組的,可是沒體力了XD       

久違的UL

作開心的新品(?)

期待台灣的ULO能再次舉辦

這次想畫的是新誕生的大小姐肝到睡著,還有初始角色們

嘛,本來想畫商店五人眾跟侍紳組的,可是沒體力了XD       

迷迭香香機

【Unlight】妳離開將屆滿一年

※CP王子姬有(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原本想寫個520賀文結果生出這篇(黑人問號)
※在9月的時候官方關閉了網頁版弄了個手機版,現在懷念也沒東西可以懷念…去你鐵克威!
※大約是關掉遊戲連外窗口可是大家都還健在(?)的設定

--

  在鬧鈴響起時壓下按鈕,不貪戀被窩的舒適從中離開,拉開窗簾感受外頭逐漸甦醒的光線,布列依斯伸展筋骨迎接一天的開始。

  和每個早晨一樣地穿著輕便衣服出門晨跑,身為戰士無論何時都不可倦怠訓練、同時間也有不少同是連隊出身的戰士替待會的切磋暖身……依序和大家打招呼,布列依斯離開人偶之館。

  對他而言跑步除了鍛鍊身體以外也是一種思緒上的整頓及沉澱--例如昨晚,古魯瓦爾...

※CP王子姬有(古魯瓦爾多x布列依斯)
※原本想寫個520賀文結果生出這篇(黑人問號)
※在9月的時候官方關閉了網頁版弄了個手機版,現在懷念也沒東西可以懷念…去你鐵克威!
※大約是關掉遊戲連外窗口可是大家都還健在(?)的設定

--

  在鬧鈴響起時壓下按鈕,不貪戀被窩的舒適從中離開,拉開窗簾感受外頭逐漸甦醒的光線,布列依斯伸展筋骨迎接一天的開始。

  和每個早晨一樣地穿著輕便衣服出門晨跑,身為戰士無論何時都不可倦怠訓練、同時間也有不少同是連隊出身的戰士替待會的切磋暖身……依序和大家打招呼,布列依斯離開人偶之館。

  對他而言跑步除了鍛鍊身體以外也是一種思緒上的整頓及沉澱--例如昨晚,古魯瓦爾多竟然沒跑來和他擠同張床。

  身為多年夥伴經驗告訴自己這是反常的事情,但是換個角度來看卻相當符合『古魯瓦爾多』這個人難以捉摸的個性。想通古魯瓦爾多這人的特別之處,布列依斯也不在意沒來擠床的這件事、跑起來特別輕鬆,經過隱者之道某一處尋找暫時休息處時,卻被眼前的畫面給震懾原地。

  「古魯瓦爾多?」

  「嗯?早。」

  「早安……等等、現在不是說『早安』的時候,你怎麼在這?」

  「撿東西而已,怎麼了。」

  「就你一個人?威廉呢?」想到總是跟在王族旁邊的前隆茲布魯軍人不在,布列依斯感到意外。

  「噢,他早上和梅莉有約就沒跟過來。」

  「原來如此。」

  「接著午飯過後夏洛特和露緹亞約他去路德的花園學習藥草學。」

  「嗯?呃、是嗎?」

  「結束之後工程師們……」

  「等一下,他也太受歡迎!」見古魯瓦爾多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布列依斯立刻出聲打斷,他可沒有探聽他人隱私的興趣。

  「總而言之,一整天都不會來煩我正好。」

  「我說你……」話到口中又吞了回去,想幫威廉說話的布列依斯乾脆換個話題,「你撿這些做什麼?讓你一大早特地跑出來。」

  「忘了嗎?」古魯瓦爾多難得皺眉,「送給人偶的。」

  「你說送這個給……大小姐?」

  「嗯,這禮拜輪到我佈置人偶房間。」

  「這……」布列依斯按了按額角,「你用這個佈置不妥當。」哪有人拿枯樹枝佈置房間的!搞得和廢墟沒兩樣!忍下吐槽衝動,布列依斯口氣盡是無奈。

  「會嗎?以前人偶看見一大把枯樹枝還很興奮的說『這些折斷不知道會不會召喚到大巴!』*。」

  布列依斯忘了他們家的聖女之子腦袋也滿奇異的。

  「更何況……用來悼念人偶挺適合。」

  「……」

  距離聖女之子離開已經一段時間,幾個月後就滿一年、時間飛逝之快他們也快一年沒聽見大小姐的聲音,原本鬧哄哄的人偶之館因為少了她而安靜。

  或許和大家都有志一同地不去提及聖女之子的關係。

  究竟何時會從長久夢中清醒沒人知道,自從炎之聖女突然消失之後聖女之子彷彿斷了線的木偶般不再動作,變成和一般尋常玩偶一樣的沉默存在。

  儘管如此,大家也沒忘了這位總是冒冒失失又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聖女之子。

  「原來大小姐離開我們這麽久了……」

  布列依斯記憶中的聖女之子老是跟在旁邊,碰到不如意就跑來哭哭啼啼求抱抱安慰,自己也從不吝嗇的給予她所要求的、碰到好事從不藏私的分享給他……

  「吶、布列依斯。」

  「嗯?」

  「不論人偶會不會回來,能繼續待在這裡就足夠了。」古魯瓦爾多看向布列依斯,「畢竟還有你在。」

  「--哼、真是替你感到可憐。」

  看見古魯瓦爾多的笑容,布列依斯同樣替內心亂了節奏的自己感到可憐。

-完-

*補充:以前玩仙境傳說(RO)最刺激就是開枯枝叫到BOSS大家滅團(喂)。有人會故意在中央南門的商店街放,看一堆掛網開店的死在原地(好孩子不要學習)

---

  儘管離開了那個世界、脫離了那個身份,曾經是聖女之子的『人們』努力靠一己之力尋找曾經充斥回憶的地方。

  哪怕花費的時間足夠他們遺忘、放棄,但仍舊有人留下繼續努力著……直到若干年的某一天,入口再度被摧發而出,形成的小小通道頓時湧進了人潮。

  那些人臉上有著時間不留情遺留的痕跡,又或者身旁有孩子陪伴,混濁目光在接收到藍色火焰的剎那彷彿甦醒般明亮且有活力。

  儘管身體老了,靈魂依舊是聖女之子。

  沒錯,他們依舊是陪伴在戰士身邊指引他們方向的嬌小人偶。


  甦醒的聖女之子將小小的手覆蓋在男子的掌心上,「好久不見。」

  「……人偶。」

  「就算過了這麽久,還是殿下第一個牽住我呢!哈哈。」

  「不過和最初比起來,這次沒什麼猶豫。」

  「當然嘛!一日王民終生王民……大家過得如何?」

  「還可以,只是不怎麼吵鬧。」

  「哎唷!少了我就這麽安靜,可不行!」

  「這次回來的時間很久嗎?」

  搖頭,聖女之子收起笑容,「不知道,或許待會又睡著……唉。」

  「但是我想,或許等到我走向終點時,就是和大家長久團聚的日子吧?肉體被消滅但靈魂還是存在的。」

  古魯瓦爾多伸手搓亂了聖女之子的頭髮,「我可不希望有這天,難得有安寧的日子可過。」

  「哈哈,也是!」

  將身上洋裝整理好,聖女之子牽住了古魯瓦爾多的手、朝外頭走去。

kaze
03.古鲁瓦尔多 从3开始就画...

03.古鲁瓦尔多


从3开始就画不出正太了(。

王子的发型真是太难画了

本来想在嘴角这里画点红色,但是怕毁容Σ(っ °Д °;)っ


03.古鲁瓦尔多


从3开始就画不出正太了(。

王子的发型真是太难画了

本来想在嘴角这里画点红色,但是怕毁容Σ(っ °Д °;)っ


Kira.Versa
解决了L和R;结果又卡在了N上

解决了L和R;结果又卡在了N上

解决了L和R;结果又卡在了N上

夏に実る

【王国主从】残光

以前参本的文,备份。

威廉R3出之前写的,基本根据R1和R2以及王子的剧情捏造的。

天黑之后,王子经常会偷偷离开,回来的时候甚至会一身鲜血。作为下属的我没法多问什么,只是营地里不断传言着关于他的流言。什么杀人、嗜血、喜欢尸体,诸如此类。我一般只是躺在帐篷里,闭着眼睛让那些话语从我耳边流走。记住上级的坏话并没有什么帮助。
可是在某天该我守夜的时候,我看见王子半夜走出帐篷。夜实在是太深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向着月光下那模糊的身影走了过去。我试着劝他,让他不要去充满危险的森林。但是他只是看向我,叫出了我的名字,然后命令我当他的守卫跟他一起去。
“一点余兴而已。”他说。
我回头看了看营地还有...

以前参本的文,备份。

威廉R3出之前写的,基本根据R1和R2以及王子的剧情捏造的。

天黑之后,王子经常会偷偷离开,回来的时候甚至会一身鲜血。作为下属的我没法多问什么,只是营地里不断传言着关于他的流言。什么杀人、嗜血、喜欢尸体,诸如此类。我一般只是躺在帐篷里,闭着眼睛让那些话语从我耳边流走。记住上级的坏话并没有什么帮助。
可是在某天该我守夜的时候,我看见王子半夜走出帐篷。夜实在是太深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向着月光下那模糊的身影走了过去。我试着劝他,让他不要去充满危险的森林。但是他只是看向我,叫出了我的名字,然后命令我当他的守卫跟他一起去。
“一点余兴而已。”他说。
我回头看了看营地还有其他的守夜人,篝火也静静地跳动着,还是跟着他走进了树林。
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发生什么的时候,我会负责守护他。所以我只用准备随时拔剑就好了。
“库鲁托少佐,来比试一下吗?”意外的是他,先拔出了剑。
我有些迟疑,但是还是拔出了自己的剑。森林里连月光都难以照亮,明明近在咫尺,我甚至无法捕捉他的身影。他随意解释着,平时到森林是想适应晚上的战斗,会在树林里练习一下和动物打斗。我觉得这回答有点奇怪,但是他的语气又毫无欺骗之意,只好全盘接受,对着他的方向摆出了击剑的架势。
只用防御就可以了。我很清楚。可是当比试开始时,他的攻击比我想象得要认真的多,而且好像能看见我的所在一样。我只能从不断变化着的脚步和金属碰撞声来判断接下来应该要躲向哪里。不愧是适应了黑暗的人。
退后了一阵子后,王子轻声问我,要投降了吗。我没有回答,但是我觉得自己没有胜算。
“如果不想投降的话,就尽力反击吧。 ”话音刚落,他就向我冲了过来。
是哪儿?是右手?还是腹部?还是要砍掉我的头部?
比他的身影更先出现的剑刃上的一缕白光,冲向我的心脏。我想后退,可是撞上了身后的树枝。糟糕,我心想。可是一阵激烈的刺痛马上打断了我的思考。
心脏被贯穿了。
我扶住树,让自己冷静地不发出呻吟声。王子似乎发觉已经刺到我,很快就收回了剑。
“少佐?”他的声音开始带有一些波动。
“殿下,我没事。”我稳住呼吸,然后捂住了胸口。
“真的没事吗?我好像砍到了肋骨,还刺中了某个器官。”他收起剑,走近我,“让我看看。”
我慌慌忙忙地侧过身:“不好意思,是在下没有及时躲开……不过没事的。”
他强硬地抓住了我按住胸口的手,然后凑了过来。
“殿下……”
从心脏喷涌而出的血液大概已经染湿了他的手。
他开口问我:“为什么你的心脏还在跳动?”

***

……为什么我的心脏还在跳动?
我闭上眼,又睁开眼,呼吸断断续续。不知道为什么,在心脏被刺中的那一刻,回忆像冲破水闸般汹涌而出,就像走马灯一样一幕幕闪过。
这次我应该死了吧。逐渐变冷的身体让我不住地这样想着。
树林中一片漆黑,暴雨的声响屏蔽了一切动静,连自己流血都似乎感受不到。用刀刺中我心脏的人好像在说着什么,但是我什么都听不清。我躺在地上,混着泥土的黏答答的雨水从我耳边流过,浸湿了我的头发和衣服。我的血液或许正在和雨水一起流走。
我想起身逃走,但是已经痛得不能好好呼吸。心脏还在持续地跳着,源源不断地向体外送出我所剩不多的血液。
痛苦转换为麻痹后,我听见了他们窸窸窣窣的谈话。“怪物”“不死”之类的词零零散散进入我的耳朵,我已不知道那是雨声中的错听,还是我内心的声音。
已经来不及自责自己怎么会在这样的地方被打倒,那些人的剑法甚至不及王子的十分之一。或许是他们人多势众,或许是因为我太久没拿起剑。但是现在思考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理智被一丝丝抽走,意识也在一点点崩塌,感官像烟雾一样逐渐在虚空中消散而去,连痛苦都好像只是一个遥远的回响。
他的背影、他的眼神、他的气息,都要一并被夺去了。
……最后,最后还会留下什么呢?
“——”
闪过脑海的,是一句约定,仅此而已。
然而那就像一个火星,点燃了我近乎放弃的意志。
——我得活下去。

心脏的伤口开始愈合,痛苦变成生长的麻痒和肿胀感。碎裂的肋骨再一次围绕住心脏,血液重新流进冰冷的四肢百骸。
我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拿起了掉落在手边的剑。
第一万次的死亡和第一万零一次的新生。
一个闪电照亮了整个森林,和他们惊恐的脸。我用剑支撑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雷鸣声响起后,我握紧剑朝他们冲了过去。

***

天亮了。
收拾掉那群追兵后,我找到了逃走的马,然后牵着它走出了树林,找了个避雨处歇息了一晚。一觉过后,一切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衣服上又染上了新的血迹,和我的潜意识里又多刻下了一次死亡的印记。
在河水边洗净满是血污的身体和衣物后,我重新骑上了马。
无论多么疲惫,多么厌恶,多么想要放弃,回到隆兹布鲁的旅程必须要继续。我已经不记得离死者军团之战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战争是否还在继续,国民现在正过着怎样的生活……这些都不重要了。让我踏上这段旅途的,只是那个约定而已。在那途中我不断地被追上,被捉走,被逼入死亡的绝境,然后再反击……这样不停反复着,我曲折地前进到了这里,离布隆海德城不远的地方。
终于快到了。但是那个约定,还是个迷茫的未知数。可是我必须前进。

到达了都城,我牵着马带着斗篷走在街上。并没有人特别地注意我。商铺,小贩,卫兵,行人……这里似乎一切如常,仿佛任何风雨都未经历过。
而我,只像一个异乡人。无依无靠,无牵无挂。
离终点终于近了,我却只能放慢脚步。无论哪个结果,如今就近在咫尺,我反而失去了面对的勇气。这比受到一百次死的折磨更加难以接受——因为那不是我的死亡。
在忐忑不安中走到王宫,侍卫正好是当年送走王子的那个士兵。嘘寒问暖一番之后,他大致解释了现在统治和当年已经不同了,士兵也大多落到这个下场。
而当我问到他王子的情形,他反问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我当然不知道……我只看到殿下远去的背影,那是我知道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侍卫没有多言,主动带我去王子的寝宫,只是寥寥几句解释了政权交替的现状。
我听着,松了口气。至少他还在这里。
这里感觉很久没有人的气息了。侍卫走后,我敲响了寝宫的门。过了一阵子,才听到有人说“进来”。但那并不是王子的声音。
我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偌大的房间里,没有家具,空空荡荡。所见之处都被灰尘铺满,原本黯淡的房间更加模糊。唯独房间中间放着一具水晶棺材,棺盖晶莹剔透。棺材旁边站着一个迟暮的老人,正背着手注视着棺材。
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就已经失去了接近的勇气。
老人没有看向这边,开口说:“库鲁托少佐,你终于来了。”
我站在门口,张开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看向我,露出慈祥的笑容:“过来吧。殿下等候你多时了。”
我踏过厚厚的灰尘,一步步地走过去,感觉自己错过了太多。不只是约定,和他最重要的一刻,已经擦肩而过。
走到棺材前,我看见里面的……尸体……都算不算上的东西。那一刻,我的的心好像突然被挖空,身体失去了重量,几乎跌倒。
这就是他的最后吗?
我有些难以呼吸。就算最后能见到的是一座墓碑,也比这样的身体要好。看着他残缺的肢体和身上的伤痕,我知道那有多痛苦……
生前,他是那样的一个人……然而……
我将手按在玻璃棺盖上。冰冷的触感告知着我们之间的距离。我跨越无数死亡,所追寻到的结果,只是一个已经远逝的普通的生命而已。
记忆里他鲜明的姿态像冰一样刺骨。那原本是点燃我意志的火焰,是叙旧时用作回味的美酒……
我伏在棺材上,意识到这就是终点了。

***

“也就是说,少佐你是不死的?”
他凑近我,手指触碰着我的胸口确认着依然在跳动着的心脏,和正在逐渐愈合的肋骨。
“……是的。我的器官如果受到了损坏,会再生。”
“连心脏都可以?”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是听语气似乎就在问晚上吃了什么一样。
“是的。”我小心翼翼地呼吸着,“……很奇怪对吧。”
“每个人都有奇怪的地方。”他轻声地说。
漆黑的树林中,我唯一能感受到的,是他离我那么接近。虽然他没有展示出任何明显的情绪,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身体是充满兴趣的。
“我想要……你……身体的……一部分……”
“什么?”我一时没理解他说的话。
“……比如心脏。再制成标本。”
“……殿下……想把我的制成标本?”我甚至不能理解我自己在说什么。
他收回手,起身远离我:“不愿意的话也没事。”
我整理好衣物,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只好收好佩剑站着看他。然而在这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清。
“呃……殿下是想要会一直跳动的心脏吗?但是心脏就算取出来,也是会渐渐停止的……”
“停止的心脏就好。你取出来试过吗?”
“唔……”
他没有追问下去 ,起身准备离开了。我不确定是不是让他生气了,只好追了上去:“殿下,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那个……改天我们可以再继续。”
他背对着我继续走着:“如果有机会的话。”
“殿下的剑法非常精湛。说句失礼的话……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想再比试一下。”
“……如果我又赢了的话,就把心脏给我吗?”
他似乎依旧把我将心脏给他理解成一种损失。“就算没有任何赌约,我也会将心脏献给您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可是我不仅仅想要你的心脏。”
“那……”
“我想要你的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然后……制成标本?”我有些迟疑地问着。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他轻声说着,“我能感受你对死的渴望。总有一天……”
我心中一惊,低下头去。
“……等战争结束后吧,如果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活着的话。”

***

活着对我来说是那样简单的事情。只要我还有一丝意志留存,我就能无数次再生。而死,在这个世界上才是那么的稀松平常。
我却因此坚信着一个“如果我们都活着”的约定。
他的平淡的言语、冷漠的表情、还有战斗时狂热的身姿,都吸引着我,可是我还未曾真正了解他的一丝一毫,就这样戛然而止。然而仔细一想,在命运的洪流中,这一切都是注定般会发生的。反而我们的交集,更像是一种意外。
只是靠着一个小小的意外,一个小小的火苗,绕了那么大一圈,走回了这里。
这简直像是我的幸运。
“别看他这样,说不定也是满意地死去的。”洛斐恩说着,“四肢残缺不能行动,没有人样地苟延残喘地活着,才不是他的风格吧。”
“……您所言极是。”
“他想要的东西,不知道最后得到了没有。”洛斐恩摇摇头,“我也没能最后了解他。但是他最后的愿望,我帮他实现了。除此以外我也做不到什么了。”
“……我不知道到底从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会这样。”我看着他覆盖着假面的残缺不全的脸,“到底是从哪个环节开始,他就开始走向死亡……”
“是死亡吸引着他吧。”洛斐恩叹了口气。
“殿下……”
“你应该也有些话想对他说吧?”洛斐恩对着我笑了笑,“那我就先告辞了。偷偷进来看一眼也不宜待太久。”
“洛斐恩大人……”眼看他准备离开,我叫住了他。
“怎么了?”他闻声回头看我。
“我也有……也有一个,最后的愿望。”
“什么?”
“希望他……活下去。”
洛斐恩睁大了眼睛。

我解开外套和衬衫的纽扣,将手指伸入皮肉,穿过肋骨,触碰到跳动的心脏。
我的意志能够唤起的我生命,能够吸收他人的生命……那同样的,我是否能给予他人生命呢?把我那剩余的,甚至带来痛苦的生命力,分给他一些也好。
国民渴望着主宰。战场渴望着将军。死亡渴望见证着真正的生命。
而我只是渴望实行一个约定,再得到解脱,结束这段旅程。
被取出的鲜红的心脏发出鲜艳的红光,在我手里跳动着,展示着不可思议的活力。胸口空出的地方虽然痛,但我的心已经被另一种东西填满。
我捧着那颗跳动的心脏,放在了王子受伤的胸口处,血液淌了下来,染红他白净的外衣。
身体的痛苦渐渐变得麻木,手中的心跳越来越快了。心脏开始进入棺中的身体,连接上干枯的血管,然后一切开始染上生命的颜色。
我的心脏开始在他的胸腔内跳动,我的血液开始流淌进他的血管,我的意志开始补完他残缺的身体。他的四肢开始生长,残缺的脸开始变得完整,苍白的皮肤开始恢复血色。
同时,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干涸,一种真切的死亡的气息,一点点接近着我。可是我只是越来越平静。
心脏发出来的光辉,预示着逆转死亡。
他越来越完整,而我的一切都在消散。
我大概是看不到他睁眼的那一刻了。
……最后,最后还会留下什么呢?
我闭上了眼睛。

***

古鲁瓦尔多醒来的时候,洛斐恩依然在他身旁。他从柔软的大床上起身下来,看着自己的房间。
“……洛斐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殿下,能看到您这样我很高兴。”洛斐恩对他笑了笑,“您就当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吧。”
古鲁瓦尔多低下头:“这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很久以前吧。”
他伸出手,反复地活动着手指,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现在的技术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吗。”然后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被刺穿的心脏也可以继续跳吗?”
洛斐恩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说到心脏……你知道一个叫威廉 ·库鲁托的人吗?”
“啊……”洛斐恩想说点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
“我和他还有一个约定。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古鲁瓦尔多起身,看向窗外,“但是他可是个不死的人……一定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吧。”
洛斐恩看着古鲁瓦尔多的背影,嵌在窗外蔚蓝的天空中。


Kira.Versa
想不出来怎么做“剑1剑1”

想不出来怎么做“剑1剑1”

想不出来怎么做“剑1剑1”

可乐泡泡!

【王国主从】苹果的故事

*一个比较丧的文,因为丧所以和生日错开发

*可以算是以前这篇文的番外,但应该不影响阅读

*有古鲁瓦尔多约R2-R4和威廉R1的背景剧透,有一些威廉R4的发散臆测


轮岗卫兵傍晚看见大队长经过,该是要下到地库里去。这个军官在要塞尤其凛冽的山风里停下,像挑刺似的皱眉看了他一阵,然后过来告诉他不远处另一个角落更遮风些。

让人松了口气。若对方是相熟的小军官,卫兵多半还要调侃是不是想去储藏室偷两口酒喝,只可惜这边地库和酒最近的东西怕是储备过冬的皱苹果,等那几个麻袋憋出酒味也忒久了点。大队长看起来实在开不起玩笑,若没听过风评卫兵也真会以为他是那种时刻疑心平民部下滑头不敬的“军校菁英”...

*一个比较丧的文,因为丧所以和生日错开发

*可以算是以前这篇文的番外,但应该不影响阅读

*有古鲁瓦尔多约R2-R4和威廉R1的背景剧透,有一些威廉R4的发散臆测

 

轮岗卫兵傍晚看见大队长经过,该是要下到地库里去。这个军官在要塞尤其凛冽的山风里停下,像挑刺似的皱眉看了他一阵,然后过来告诉他不远处另一个角落更遮风些。

让人松了口气。若对方是相熟的小军官,卫兵多半还要调侃是不是想去储藏室偷两口酒喝,只可惜这边地库和酒最近的东西怕是储备过冬的皱苹果,等那几个麻袋憋出酒味也忒久了点。大队长看起来实在开不起玩笑,若没听过风评卫兵也真会以为他是那种时刻疑心平民部下滑头不敬的“军校菁英”。他军校出身不假,不过士兵们私下交头接耳最多的是另一个传言…有他在的部队,经历再严酷的战役也能活着回来。

目前为止,当真看不出大队长有这种能耐。但即便这卫兵听过老兵份量的闲话,和人开着玩笑底下对迫近的战斗仍然和任何新兵一样害怯,传言里九分是假也好,哪怕有一分不虚也让他肚子里时而难捱的挣腾稍微轻些。而这个军官…卫兵还没高明到能看清别人心里转着的打算,只隐约地、像并没有其他希望的人那样试图从微渺中觉出一点安慰。

丝毫没有根据地,他猜着这个会告诉他哪里站岗受风小些的人,在更艰险的战斗里会不会把他们抛下。

队部参谋要找大队长谈军备时,在驻地找了一圈没有找见人影。

参谋嘬着烟叶,倒不算十分恼。要着急上火,刚接下这班差事的时候早该急了。士兵太嫩,训练太急,光这一项就足让出兵变成赔本买卖,何况统军的是那个素有恶名的黑王子,这殿下本人开战以后会有什么动静还未可知,布隆海德议事厅的筹码响声已经几乎让他这个参谋听见,将来的战斗无非权臣和王族博弈的砝码,蚀掉血本的是他们这些倒霉的小角色而已。

让整个事态没那么难以忍受的,也还就是这个他从前就共事的大队长。

倒不是真像有些新兵传言里那么神乎其神,但也不像几个升官慢了一步的上尉轻哼出来的“明明是个软蛋”。该怎么说...大队长也许称不上天纵之才,但这人板脸一字一句听完前哨的报告,再黑着眼圈盯着沙盘推一阵功夫,说出来的意见既不比故弄玄虚的家伙差些,搞不好还能讲出更精细周全的算计。如果说聪明是人的能耐而不是凭老天赏脸,那有认真的劲头当然也是种很不坏的能耐。

而且看见他在战场上好像在血和泥里挣着爬着也要达成战略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大队长完全不是软蛋。

总的来说,合作愉快。一时跑得找不见人倒没什么所谓,现在还不是最急的时候。参谋再切一段烟叶的时候想,不如说,这个大队长开点小差,偶尔为自己打算打算...更不见得是坏事。

听说加上自己亲见,大队长未免太有挡在别人面前的勇气,只是目前为止他运气好得有点离奇。但运气用完的时候战场上太不为自己着想的军官不能长久地当个军官,一个死长官可抵不上普通士兵。

而大队长到了现在,满可以负手做个士兵后面的指挥官。这人看起来不像有好人家男孩对家国荣耀傻乎乎的念想,也没有穷小子放手一搏的狠劲。后一点来说可不像参谋自己。

所以说...这样的人,拼起命来当兵又是做什么?

第二天预备晚饭的时候,部队厨长发现苹果少了几个。

其实,火腿少了,面包也少了。新入伍的兔崽子总偷吃没够,这样事情他见得多,不会大惊小怪。但那几麻包苹果是厨长问还留在要塞附近的农家买的,是冬天前最后一次收成,长得很漂亮也没有遭虫,摆在储藏室里红得叫人心里喜欢。

但是吃了也罢,现在要塞空气里有他熟悉的味道,到时候人喂给这片泥土地的,总比他喂给这些兔崽子的苹果要红。死人在地里了无牵挂地烂掉,而一百样悔过缠着活人。没喂够这群新兵能算是其中一种。

先这样吧,厨长想着,叫帮厨士兵量出随例的干粮。等活下来,再好好收拾这群孙子…话说回来,究竟是哪个干的?

这是苹果故事的第一部分,提的问题很不好答。头一个问题卫兵大概看见大队长的脸色就问不出来,第二个问题参谋倒不惮于问,但这种问题长官问的时候答案有多肉麻,平辈之间回答起来就有多搪塞。即便大队长惯来认真,也不一定坐下来和参谋畅谈一番自己悲苦飘零的童年、隆兹布鲁对他的再生之恩、和如今自己为国效死的决心,那样不但大队长自己拉不下脸来,参谋也会真的认为他是软蛋。

最后一问更是麻烦。从卫兵所见和参谋遍寻不到大队长来看,苹果怕正是给他偷偷吃了。而既然厨长竟察觉出来,这人多半还没有少吃。

大队长亲自跑去仓库偷苹果吃就实在非常尴尬。话说到这里,简直难以继续。

但也许当事本人会有不同的见解。

地库里库鲁托少佐和苹果坐得很近,差不多伸手就够得到。但他擦着军刀,看不出任何偷吃的打算。

与食欲上的克制相对应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在仓库里待得太久,但仍不免留恋眼下难得的休憩。自然,这可以称作是种软弱…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专在这样的地方能够定心思索,甚至于要塞驻守的纷繁事务此刻也显出更明晰的条理。

就是这样空气中杂着泥土和些微霉味,叫人觉得阴暗逼仄的地方,加上一丝若有似无的苹果甜香…也许比他记忆中愈加模糊的故乡更能唤起几分柔和的暖意。那该已经是十多年前,村落的名字他若想想还能记得起。那时候…

这时候门倒开了。也许刚才太心不在焉,少佐被这动静一惊,手指滑蹭着在军刀上豁开道口子。他攥拳先遮住了伤口,才回身看向来人。

“——唔,是你啊。”那人说,好像对军中仅次于主帅的军官毫不在意,“行了…你不用站起来。”

“…殿下。”

开门的正是那个黑王子。从这没谁会公开讲出的绰号也能知道此人行事未必符合对王子的期望,异于常人当然要致使不安,而不安催发的疏离或屈从远比理解为多。先前站岗的士兵很乐意窃笑着谈长官的闲话,但提到王子殿下就像提他老家林间难以捉摸的怪异传说只好偷声低语;而那个在眉头紧锁的大队长面前也能高谈阔论一番的辎重官,说起这位贵人却不免小声咕哝些不够殷勤的词句。能举的例子还有很多,但总而言之,不是能在地下室遇到后愉快畅谈的人。

而库鲁托少佐此刻表情越发纠结,除了上面显而易见的理由外大概也有其他。比如说,他刚从念旧的思绪中给惊起,还未来得及担心自己是否会被长官看作游手好闲的懒人,就先看见这位王子殿下泰然自若地走向储藏室更深处,摸出匕首来从橱柜径自给自己切一碟冷盘。随后这位当朝太子略作停顿,像是在考虑地库里一袋袋堆叠的葱头和土豆能不能算是够格的夜宵,甚至还挑了一个来细为端详。此时库鲁托少佐终于忍受不住,发出一点难以置信的小声音。这下王子殿下看向他了。

应该知道的是,隆兹布鲁的王子殿下被称作黑王子并不单单是因为他眼睛是种不吉利的血色,但他看向别人的目光确实因为这个绰号而更添染几分让人不安的胁迫意味。库鲁托少佐被这么盯上实在过于不幸,也就全没了他在队部参谋眼中算无遗策的风度,但那个王子殿下很快失去兴趣似的转过头,看样子已经打算回去。

“...殿下,呃,”这时候库鲁托少佐费劲地开始,并且因为刚才那种目光又回到他身上而更不自在,“那个,您手边那个袋子里有苹果,如果您需要的话...”

几乎难以察觉地,王子殿下皱了皱眉,好像被人这样搭话是个令他不快的意外。但他也真的俯身翻开布料捡出一个苹果,很谈不上贵雅地嗅了嗅,再拿了一个。

本来已经在一边收声敛息打算假装自己并不存在的库鲁托少佐差点被这第二只苹果正中面门。

倒不一定是王子殿下故意刁难。少佐从他推门进来开始就急着把军刀归鞘,但又很不乐意让这个王子看见自己手上的伤口。这样一来他只好提防着王子的动静,偏偏这番动静出格到他没办法专心。这一切都让他在遭遇苹果突袭时尤其狼狈。

苹果撞到长凳再滚落到地上的钝响很有几分哀切。王子殿下轻轻哼了一声。

“在我们国家军队里,”若这是玩笑话,从王子的语调里也很难听出来,“喜欢藏在地下室里、却连苹果都接不住的军官可不多见,库鲁托少佐。”

“殿下…恕属下直言,会用水果打下属的统帅更是闻所未闻啊…”

话才出口库鲁托少佐自己先哽了一下。一般来说,就算长官再平易不拘他也难得真和对方谈笑,况且对方是战场上所谓如同鬼神的黑王子,而他接上的实在算不上恭维的好话。但王子殿下不为所动地看着他。

“我看还是埋伏在储藏室的少佐更稀罕吧,”那位王子殿下说,语气并不比刚才活络,“这人给自己找的位置倒相当隐蔽,刚才还对我白刃相向…相当可疑。”

“殿下…我只是好好看着储备,否则后勤怕是要瘫痪了。”

若刚才是太过惊讶而失言,这次就未免没有什么便利的借口。但王子殿下只是对他稍微点头,平时缺乏表情的脸上倒似乎有一分活气。这人再整理了一下托盘里的战利品,大概现在真的要放军人独自享受地下室的宁静。

但库鲁托少佐被一种难以理解的冲动攫住,他并不自认敏锐过人,但此刻却从流言缠绕的模糊形状里看出什么更捉摸不定的东西,并且说来不敬…也像不安的野兽,在风中隐约闻到一丝同类般的气息。

“失礼了,属下只是在这样的仓库里觉得更平静些,”他不指望这位王子殿下听见似的说,“是因为以前的事…若您想知道的话。”

王子殿下转过头,脸上表情仍不能算是有礼貌的感着兴趣,但他也毕竟没有抬手推开门。

“有人想和我谈生平,真是稀奇的事,”他现在完全看着少佐了,“…就让我听听看吧。”

当真和长官讲起过往的尴尬之处,库鲁托少佐短时间内就完全体会到了,而且因为自己的理由还比常人更甚些。他不出声地坐了一阵,再沉默下去很不是办法。

“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他最后说,无论怎样斟酌都看到字眼里的陷阱,“那时候涡还太多,家父当时想来是在冯迪拉多边境巡逻时找到我,但即便知道更详细的方位也…抱歉,在下忘记说与家父并无血缘关系…”

王子殿下点点头,好像对这番逻辑并不明晰的述说不存在疑问。

“至于在下怎么流落到那个地方,也许是和家人失散后又在荒野感染了恶疾,在并不清醒的状态下被涡兽捉住…被隆兹布鲁的军队发现时也许可说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但也多亏家父和那件事,在下如今才能在这里。”

“这样吗。…我倒是听说,古尔德病很少有能治愈的。”

“——想来并非是那种病。只是当时在下除了皮肉伤以外,脏器也似乎多有损伤…”

关于荒原上与涡有关的疾病,这个据传在连队待过的王子很可能知道得比旁人来的多,但若他怀疑库鲁托少佐正犯着欺君之罪,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总之,当时军队里其他人认定我活不久了。细节当然不必讲来烦扰您,实际上在下也记得不算很清,若有让您觉得奇怪之处只好预先道歉…但那时就连在下自己,也不觉得自己能撑过下一个旬日。”

而库鲁托少佐,从他讲出故事起恐怕就要犯一种立意良好的欺君之罪。好比说…

…他当然记得自己是怎样像垃圾一样被丢在那个边陲之地。即便后来在军校里他也想办法回避军医和检查,过于明亮的灯光让他一次次回想起无影灯下撕心裂肺的痛楚。而在记忆过分鲜明的那个时候他躺在粗粝的地上,眼睛睁开看见涡逼近时那种变幻不定的异样光彩,合上眼睑则是清醒的噩梦绵延不绝。他并不知道自己这副身体里余下多少血液,但血流随着心跳在自己眼前炸开苍白的火焰,有似最初黑影翳蔽故乡天空时,自己手心荒谬烧灼的剧痛。

而他并非觉得自己不能撑过时日。只是在部队的货运马车里每一次颠簸都像内脏痉挛着抽搐,勉强喝下的汤水和药引再咳上来带着一种乏力的浅红,血早就不够浓稠,而胃液里有食物和他自己腐烂的味道。那时他愈加流连的是短暂失去意识时阴暗且罔顾一切的宁静,广阔若飞鸟未曾展翅的天空,仿佛诸神仅于此时垂下慈悲的帐幕。他不觉得自己可能死,却以身体里残存的力气希冀恋慕着死的可能。

“军队回到隆兹布鲁境内以后,在一个村庄驻扎休整。和现在一样,是不该打扰住民的,但接连几天都下着雪,家父认为这样下去太冷不是办法,就去求村上面包房的主人,让我在壁炉边睡上几晚。现在想来不可思议,他可能是当时唯一一个认为我只要老实吃药吃饭、再暖和睡几觉就能康复的人。”

自然不是鲁格∙库鲁托第一次违反军纪,这个老军人多半在小酒馆里和村里人喝得称兄道弟,让磨坊主抹着眼睛在壁炉旁边铺上额外的稻草,也许还加了条毯子让“他那个倒霉小子”睡舒服些。同样是这个人,晚上休息之前特地来看了他一回。后来他知道那天队医和老军人谈过,说若再不吃东西的话人无论如何没可能活下去。

但鲁格∙库鲁托丝毫没有看着将死之人的晦气感觉,这人看上去心情不坏,每天对他说他气色好了不少,虽然拍肩膀时差点把他憋下去的药汤打出来。那也许不是他当时承受得了的善意…但毫无疑问是种安慰。

“‘房间里有明天做馅饼用的苹果,不准偷吃!’有天他临走的时候这么说,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认为我有偷吃的本事…因为他没走一会我就又开始吐,因为不想弄脏毯子就滚到了地板的锯末上,这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的恶心,我以为自己快死了。”

讲到这里库鲁托少佐特意看了看王子殿下。若要拒绝再听,下属看起来将要详细描述自己怎么在地上吐一滩的时候显然是个合适的机会。眼下这位殿下没要眼中噙泪安慰他一番,但仍然不疑有异地等他说下去。

“真的很疼。我在地上趴了好久,找不到力气爬回垫子上去。但后来我想,至少别躺在那滩脏东西里,于是,原谅我…在地上翻滚了一下,但当时大概晕了头,滚到了另一边撞在墙角的包裹上。是那袋苹果。”

“说来真是惭愧…我当时已经想着大概要在那个地方睡一晚,但实在睡不着。这个时候我越来越想尝一口袋子里的苹果。”

袋子没有系住,而他发觉自己很久没有和它们靠得这么近,他身后苹果枝叶散发出的平淡甜香几乎把他围拢。

他刚刚吐完,不断渗着冷汗,脸颊发烫而且心脏剧跳,浑身一阵阵打摆子似的发抖,好像这一次最后的宁静真的要现身在痛苦彼端。但苹果也在那,酸、甜、闭塞的壁炉房间里有种清凉的味道,泥土丰饶、春夜花朵雪白、而夏日的枝头阳光旋舞。他家乡的小院子里也许有这样一棵果树,若没有的话,那想必是在每一个漂泊者内心对故乡的怀恋里都生长着同样的果实枝叶,在夜晚把人温柔裹覆。

他从来没有这么想吃一只苹果。

“现在想想,那房间里也许有师傅要起夜准备明天的面包,若看见我想必十分尴尬…好在没有。我对着那个袋子又拉又扯,如果收效不大也许还会用牙咬,所幸有一个滚了出来,掉在我身边。”

“起先我满足于闻着它的味道,刚才犯着的恶心退下去了些,我就稍微咬开小口去舔着果肉的味道。那个苹果很脆,汁水稍微吸一下就没有了,我只好咬开一点再咬开一点,每块果皮能在嘴里含好久。吃到平常一口的量时我又吐了,但还想继续,这样又吃了一口。”

他没有说的是,这样吃着的时候他开始无声无言的哭泣,而他本以为自己不再有这么多的眼泪,之前或者之后他都没有这样哭过。大滴大滴的泪水从他脸上滚落,滑进嘴里和酸甜的苹果汁水一起搅合着咽下,味道过于怪异,但他并不停下。

那时他不能算是成人,有过那些经历以后也很难再称为孩子,而他的眼泪不属于成人也不属于孩子,更像在他血管里潜藏着更原始更本源的动物般的人,它吃因为它想活下去,它哭因为它活着。

“第二天家父来接我的时候我还躺在地上,他差点以为我夜里发作死了。但我确实很久没有睡得那么熟过,那天我稍微吃了点东西。后来从村子出发的时候,我吃了一沿苹果馅饼,没有吐出来。”

“这是在下的故事,希望没有让您太不满意…不,因为以前在下并没讲过故事,所以很可能让您觉得不满意…但抱歉,就是这样了。”

“…嗯。”王子殿下顿了顿才说,毕竟应该没有下属会给自己效忠的君王讲这种边吃边吐的诡异故事,这样他做出没头没脑的回答也许是可以原谅的,“…告诉我你的名字,库鲁托少佐。”

“什…抱歉,威廉∙库鲁托,殿下。”

“我该用故事回礼吧,可惜我没有故事,”王子殿下这么说了,好像刚才从未问那个问题,这就显得不大有王室的礼貌,“但我听过一种说法。据说在荒野里离涡太近的人,固然大部分会患病,也有少数人因之得到了力量——力量因人而异,但多与靠近涡的当时,这些人的意志而定,有些想要保护同伴,有些想活下去。也据说,得到这样的力量以后,人并不再完全是人,而更像是怪物。”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库鲁托少佐脸色完全发白了。也许他没有注意,但他握着军刀刀鞘的指节也是一样地发白。

“非常抱歉,但在下并不认为自己懂得您的意思,殿下。”

“是吗。我还以为有你的经历之后,会有不同的见解,”这位王子殿下没什么起伏地继续说,“比如,若自己的意志足以从混沌中取得能从死地回来的力量,那么为何是意志薄弱之辈会指其为怪物,而不是相反。”

“在下没有您所说的那种力量,也许该算在您所说的意志薄弱之辈里面。但是也因为之前的事,在下更知道能站在此处的意义…若能凭自己的力量做到什么的话,在下宁愿能保护他人。在下自己经受的,加倍不愿让其他人承受。”

“你这么想吗。这世上确有许多不同的意志,也许一种不比另一种更不像人一些。我等着看你那一种被践行,”王子殿下看着他说,“但是…我听见你说的了,威廉∙库鲁托。”

库鲁托少佐这时抬头,今天第二次对上那种据称不祥的目光。这一回他隐约懂得自己之前的奇异冲动,才在完全陌生的长官面前讲出那个从未对别人讲过的故事…因为这个可怖的古鲁瓦尔多王子殿下缺乏感情的眼中,映出未加扭曲的威廉∙库鲁托自己。

而王子殿下转身离开时,余光瞥见库鲁托少佐早先手上划开的口子光洁如初。

古鲁瓦尔多并没说什么,但他把手里那只苹果扔了过去。

这次被接到了。

午后三时

午后大大您好!我想看黑骑王子或者穿着狒狒万圣套嚼嚼星星饼干旁边还有个威斯帕的王子!我不是阿蜃

对不起这位不是阿蜃大大同学

直到画完我才发现你说的是黑骑,不是黑魔(……………………………………

午后大大您好!我想看黑骑王子或者穿着狒狒万圣套嚼嚼星星饼干旁边还有个威斯帕的王子!我不是阿蜃

对不起这位不是阿蜃大大同学

直到画完我才发现你说的是黑骑,不是黑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