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另一种叙事

1527浏览    514参与
開卷書坊

吴小铁:16日回单位,找章庆根兄要了《南京名志导读:专志篇》。上次到市新华书店听访谈节目,去得早了点,就先去看了一下“南京墙”,看到了这本书,才知道在2019年12月书已出版,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没有拿到这本书。因为这本书上有甘继民先生写的《润色风土,藻雪衿抱:莫愁湖志导读》一文,而该文的第二部分“续纂本”与“添修本”作者考(该书第149页),是首次在正式出版物中批露了本人考证两书作者是同一个人,即苏有炯的结论。这个结论的得出是与甘继民先生的“催生”分不开的,而该文也写到了对这个结论的种种证明。这些证明,也是我与甘继民先生微信往来中相互讨论而来。所以我对该书的出版也是抱着期待的心情,只是没有想到...

吴小铁:16日回单位,找章庆根兄要了《南京名志导读:专志篇》。上次到市新华书店听访谈节目,去得早了点,就先去看了一下“南京墙”,看到了这本书,才知道在2019年12月书已出版,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没有拿到这本书。因为这本书上有甘继民先生写的《润色风土,藻雪衿抱:莫愁湖志导读》一文,而该文的第二部分“续纂本”与“添修本”作者考(该书第149页),是首次在正式出版物中批露了本人考证两书作者是同一个人,即苏有炯的结论。这个结论的得出是与甘继民先生的“催生”分不开的,而该文也写到了对这个结论的种种证明。这些证明,也是我与甘继民先生微信往来中相互讨论而来。所以我对该书的出版也是抱着期待的心情,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出现了意外,既没有在第一时间拿到此书,后来也没有拿到书,甚至我都不知道此书已出版的消息,可见本单位与退休人员之间的沟通并不是很顺畅,也就是常说的“信息不对称”,不像在一个家里了。

開卷書坊
俞律:南京九十六岁的作家,诗人...

俞律:南京九十六岁的作家,诗人书画家辛丑岁末赋诗父亲的书房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他搬出十几本(史记)放在我眼前说...

俞律:南京九十六岁的作家,诗人书画家辛丑岁末赋诗父亲的书房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他搬出十几本(史记)放在我眼前说

“不能不读呀”

简直是求我

父亲在书房为我生气

思量換个环境

我在河北邯郸工作的哥哥接他去换换空气

到了邯郸

父亲第一件事就是要个书房哥哥只好依他

父亲佈置书房跌了一交

不幸中风了

从此半身不遂

我去看望他

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我

哎呀

怎么不认识自已的亲儿子了

我千方百计地想唤醒他的记忆

对着他耳朵呼喊“爸爸”

有一天似乎见到他眼中的火花

我多么想他点燃自已的记忆

他模糊地说了三个字

“两个人”

我久久地茫然

忽然想起父亲一定要我读的“史记”

几千年前邯郸不是有两个各人的故事么

蔺相如和廉颇

是的

我要用这两个古人唤醒父亲的历史记忆

然而一次次的失败了

无法形容我的悲伤

只有号陶大哭

我相信孩子般的大哭能唤醒父亲

孩子的哭声能提醒他

我昰他的儿子

儿吋的哭声如此

老来的哭声也这样

父亲一定醒了

他正在倾听

是在倾听

为自己有一个

九十六岁的儿子而骄傲

開卷書坊

吴小铁书話

追不及斋藏当代名人签名实寄封一一中国水彩画之父李剑晨

     李剑晨纪念馆在城西清凉山麓。

吴小铁书話

追不及斋藏当代名人签名实寄封一一中国水彩画之父李剑晨

     李剑晨纪念馆在城西清凉山麓。

開卷書坊

董宁文书話 

近日给海上郭峰兄购藏的“开卷闲书坊”写下的几则闲话。

董宁文书話 

近日给海上郭峰兄购藏的“开卷闲书坊”写下的几则闲话。

随 拍

最后的老风景

随拍于南通纺织博物馆

最后的老风景

随拍于南通纺织博物馆

開卷書坊

方韶毅书話

如皋与温州的情谊,旧有冒广生,今有严星叟。

方韶毅书話

如皋与温州的情谊,旧有冒广生,今有严星叟。

開卷書坊

董宁文: 前几年,一位喜欢“开卷”系列的书友将其收藏的《凤凰台上》《我的开卷》签名本装入他请人制作的精制木匣中珍藏。

董宁文: 前几年,一位喜欢“开卷”系列的书友将其收藏的《凤凰台上》《我的开卷》签名本装入他请人制作的精制木匣中珍藏。

開卷書坊

冬天夜雨中的信睦堂

开卷书坊

冬天夜雨中的信睦堂

开卷书坊

開卷書坊

吴小铁:  今日打开邮箱,收到上海著名集邮家倪胜昔先生寄来贺年邮资明信片,特复一微信表示感谢:寄贺年片收到,很感谢!还特别加盖了虎年戳,很有收藏的价值。二十多年前,我常购有奖邮资明信片给师友们寄上新年祝福!偶尔也会写上几句小诗或顺口溜之类,接到师友寄回的贺卡、贺片之类,最喜读倡和诗或新年寄语,心情之愉悦,不可言宣。此皆成了往事,大部分师友归了道山,少许健在者也断了联系,感慨系之。

吴小铁:  今日打开邮箱,收到上海著名集邮家倪胜昔先生寄来贺年邮资明信片,特复一微信表示感谢:寄贺年片收到,很感谢!还特别加盖了虎年戳,很有收藏的价值。二十多年前,我常购有奖邮资明信片给师友们寄上新年祝福!偶尔也会写上几句小诗或顺口溜之类,接到师友寄回的贺卡、贺片之类,最喜读倡和诗或新年寄语,心情之愉悦,不可言宣。此皆成了往事,大部分师友归了道山,少许健在者也断了联系,感慨系之。

随 拍

这次印制自印本图书和当年的自由写作一样,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只有非常热爱文学的人才会这么做。王心丽

这次印制自印本图书和当年的自由写作一样,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只有非常热爱文学的人才会这么做。王心丽

開卷書坊

偶然找到这本书,以前印象一直是《读书毁了我》,这本书记得是二O0六年十二月他在北京签好了几本,趁来南京出差的机会专程在他我也认识的出版社朋友的陪同下送到开有益斋《开卷》编辑部的,那天恰巧我不在,未遇。后来陪王强同来的那位朋友曾与我说起,但我却想不起这位朋友的名字了。这两天朋友圈都在转王强最新的一次演讲,而且还有人转我,这才想起这件往事。刚才将书从书柜中找出,翻开发现书之外的信息量不少,新东方当年似与我们一样也有想做书的想法,后来不知道他们的出版之事是否有所延续,我们倒是持续做到现在。今天是沈昌文先生去世一周年的忌日,看到沈先生为这本书写的题为《追求王强》的序,也是一个纪念。再后来,王强在武汉新...

偶然找到这本书,以前印象一直是《读书毁了我》,这本书记得是二O0六年十二月他在北京签好了几本,趁来南京出差的机会专程在他我也认识的出版社朋友的陪同下送到开有益斋《开卷》编辑部的,那天恰巧我不在,未遇。后来陪王强同来的那位朋友曾与我说起,但我却想不起这位朋友的名字了。这两天朋友圈都在转王强最新的一次演讲,而且还有人转我,这才想起这件往事。刚才将书从书柜中找出,翻开发现书之外的信息量不少,新东方当年似与我们一样也有想做书的想法,后来不知道他们的出版之事是否有所延续,我们倒是持续做到现在。今天是沈昌文先生去世一周年的忌日,看到沈先生为这本书写的题为《追求王强》的序,也是一个纪念。再后来,王强在武汉新东方分校的一位校长与我联系了好几年,经常提及王强与书的话题,而且这位校长还写过一篇他与《开卷》之缘也是缘与王强的博文,前几年在网上还能看到。二OO七年之后,寄了好些年《开卷》给王强……子聪

開卷書坊
徐复(一九一二年元月八日至二0...

徐复(一九一二年元月八日至二00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字士复,一字汉生,号鸣谦,江苏常州人。

徐复(一九一二年元月八日至二00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字士复,一字汉生,号鸣谦,江苏常州人。

開卷書坊

吴小铁: 今年一月八日是徐复先生一百一十岁诞辰,特捡出一份当年采访徐复时,我根据徐老讲述的内容,写成的一篇文章《屈原千古有知音》。成文后给徐老看过,也得到了徐老的首肯,但不记得是徐老最后让我在他生前不要发表,还是我自己觉得对离骚没有做过深入研究,写这篇文章没有什么把握。总之是没有发表过。后来想放在自己的五十岁集子里集子也没有做成,一晃六十岁又过了四年,自己的集子还是没有做,也许将来也不一定会做。正好看到《程门问学》公众号里有纪念徐老的文章,就想到不如把这篇文章和我后来为徐老拍的照片一起发出来,既是对徐老的纪念,也可以请方家指教指教,有何不可。

吴小铁: 今年一月八日是徐复先生一百一十岁诞辰,特捡出一份当年采访徐复时,我根据徐老讲述的内容,写成的一篇文章《屈原千古有知音》。成文后给徐老看过,也得到了徐老的首肯,但不记得是徐老最后让我在他生前不要发表,还是我自己觉得对离骚没有做过深入研究,写这篇文章没有什么把握。总之是没有发表过。后来想放在自己的五十岁集子里集子也没有做成,一晃六十岁又过了四年,自己的集子还是没有做,也许将来也不一定会做。正好看到《程门问学》公众号里有纪念徐老的文章,就想到不如把这篇文章和我后来为徐老拍的照片一起发出来,既是对徐老的纪念,也可以请方家指教指教,有何不可。

開卷書坊

昨天下午在信睦堂做线上直播时,本想将这本黄裳先生的《金陵五记》带到现场的,可却未能找到,刚才无意间又发现了,而且还是一九九八年春晚与庚辰(二OOO年)晚秋的双签本,两个“晚”字似也确是要晚一天见到这本书才对头

昨天下午在信睦堂做线上直播时,本想将这本黄裳先生的《金陵五记》带到现场的,可却未能找到,刚才无意间又发现了,而且还是一九九八年春晚与庚辰(二OOO年)晚秋的双签本,两个“晚”字似也确是要晚一天见到这本书才对头

開卷書坊

穿西服的和穿长衫的

创造了中国灿烂而短暂的二十世纪文化复兴

昨天抖音直播截图

穿西服的和穿长衫的

创造了中国灿烂而短暂的二十世纪文化复兴

昨天抖音直播截图

開卷書坊

2022年第二场活动

昨天下午,由群学书院、开卷书坊、信睦堂联合主办的“二十世纪文化名人与南京”新年文化沙龙在信睦堂抖音号上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线上直播

2022年第二场活动

昨天下午,由群学书院、开卷书坊、信睦堂联合主办的“二十世纪文化名人与南京”新年文化沙龙在信睦堂抖音号上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线上直播

開卷書坊

2022年元旦花絮

午後到南藝後街紫廬藝匯觀摩董洪魁,柏建國,董寧文,樓文俊四人書畫展,為寧文捧場,我對南藝後街除了賣畫具紙張的店鋪,其它一概生疏,繞了一大圈才找到。

元旦搞藝術活動是年輕時代的模糊記憶,這會覺得陌生而恍惚,雖有陽光,秦淮河上吹來的風很冷。一個畫展把各類對藝術有興趣的人聚集在一起,很有意思。畫幅都不大,都是水墨畫,也是方便交易的那類雅而养眼的畫。寧文從書界,跨到書畫界,跨到收藏界,屬於那種有山登山,有涉水的厲害。

坐在冬日陽光下説話的感覺很好,在冷風中剝橘子吃的感覺也很好,在這群人中我年齡最大,可心还定格在文艺青年时期,這群人男多女少,不在意穿著的女士只有我一個。藝術青年...

2022年元旦花絮

午後到南藝後街紫廬藝匯觀摩董洪魁,柏建國,董寧文,樓文俊四人書畫展,為寧文捧場,我對南藝後街除了賣畫具紙張的店鋪,其它一概生疏,繞了一大圈才找到。

元旦搞藝術活動是年輕時代的模糊記憶,這會覺得陌生而恍惚,雖有陽光,秦淮河上吹來的風很冷。一個畫展把各類對藝術有興趣的人聚集在一起,很有意思。畫幅都不大,都是水墨畫,也是方便交易的那類雅而养眼的畫。寧文從書界,跨到書畫界,跨到收藏界,屬於那種有山登山,有涉水的厲害。

坐在冬日陽光下説話的感覺很好,在冷風中剝橘子吃的感覺也很好,在這群人中我年齡最大,可心还定格在文艺青年时期,這群人男多女少,不在意穿著的女士只有我一個。藝術青年時代會搞怪,現在已不知道怎麽搞怪了,好像這方面的靈感已銹死。也許和久不參加社會活動有關。每到這時候我都會暗下決心:下次要與眾不同!到了下次我又會想,在藝術人士中我已很另類了,從骨子裏另類,随着時间推移越來越另類。

有書畫活動的地方,都要用毛筆簽到,墨筆字比穿的衣裝重要。因為聚众人群的眼光是笔墨眼光,這對我來説有點小緊張,玩打字键盘,二十年,久不提筆寫字,在書畫人群中混場子真的很抖豁。自卑感類似囊中羞澀感。

晚上到館子裏吃飯,熟識的人和陌生人坐一桌,邊吃邊説話,很有意思。有莫泊桑小说的味道。圖文/王心麗

開卷書坊

前几年所印的《开卷闲话十编》封面设计与“开卷”系列有些不同,书名也遗憾地未能用上拓园乐泉先生的题签。后来请设计师肖申克重新做了十八本布面精装的特装本,算是弥补了些许遗憾。今天整理书房,竞然发现还有十多册立于书架之中静候有缘人入藏。

前几年所印的《开卷闲话十编》封面设计与“开卷”系列有些不同,书名也遗憾地未能用上拓园乐泉先生的题签。后来请设计师肖申克重新做了十八本布面精装的特装本,算是弥补了些许遗憾。今天整理书房,竞然发现还有十多册立于书架之中静候有缘人入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