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另类

12541浏览    2538参与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二十二章 蓝铜矿小镇

桑带我来的这个小镇叫江北镇,这里的人们以开采蓝铜矿和制作与之相关的工艺品为生。

大概是因为我师父死后,我就没打算给他复仇,所以,我才在一开始没记住他给我的那些情报。以至于半年后,想找这个地方时,用铜矿的线索找到了归元山。

如今,为了尽快结束这一切,就算不愿意,我也只能去回忆曾经那些忘记的情报。

我记得我师父说过,来到天狼岭附近的小镇后,可以向小镇的居民打探天狼岭的位置。等打探到位置后,再往相反的地方直走,走到一条河附近后,再用他给我的蓝色枯叶蝶引路,这样我就能找到时的领地入口。

如果桑愿意告诉天狼岭的位置话,那我就可以省掉一步。不过,既然要按照千雷大人的计划来,那我只能多花些时间了。......

桑带我来的这个小镇叫江北镇,这里的人们以开采蓝铜矿和制作与之相关的工艺品为生。

大概是因为我师父死后,我就没打算给他复仇,所以,我才在一开始没记住他给我的那些情报。以至于半年后,想找这个地方时,用铜矿的线索找到了归元山。

如今,为了尽快结束这一切,就算不愿意,我也只能去回忆曾经那些忘记的情报。

我记得我师父说过,来到天狼岭附近的小镇后,可以向小镇的居民打探天狼岭的位置。等打探到位置后,再往相反的地方直走,走到一条河附近后,再用他给我的蓝色枯叶蝶引路,这样我就能找到时的领地入口。

如果桑愿意告诉天狼岭的位置话,那我就可以省掉一步。不过,既然要按照千雷大人的计划来,那我只能多花些时间了。

不过,考虑到我可能在被人利用完后,就牺牲掉的可能,我决定在去时的领地前,想办法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虽然我师父给了我一个保命的技能,让我在危险的时候用,但我并不信任他。

我进入小镇后,先找一家客栈住下,用在燕叙那里打工的一个月的工钱,支付我的房费。

燕叙出手很阔绰,所以管家分给我的工钱也不低。

我打着找人帮我定制蓝铜矿手镯的幌子,四处打听我要的情报。

定制一个手镯,需要花好几天时间,快的话两天,慢的话一周。我要求工艺师精益求精的给我制作,所以如此一来,我可以在小镇上呆上七天以上时间。

我在小镇里打探消息的第二天,桑来找我了,他委托我去给他上山取熊胆。

因为我在人界是会武功的侠客,所以,他委托我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怀疑。

我知道他有事找我,所以,在谈报酬的时候,我给他来了个狮子大开口,桑自然不同意。于是我们因为报酬的事情,找了个地方聊聊。

找到地方落座后,桑立马施展了屏蔽术,同时神色凝重地看着我,“第一个假扮你的人死了。是时大人的人杀死的。”

“是被看破身份时杀死的,还是进去行刺时杀死的?”我问。

“是在行刺的时候。”桑说道。

“千雷大人对此怎么说?”

“他要另外一个人继续顶上去。”

“时不会怀疑吗?”

“第一个人的尸体被找回来了,不会被怀疑。”

“你看上去在害怕?”我看着桑颤抖地手说道。

桑把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情绪有些激动地看着我,“你知道,第一个扮演你的人是谁吗?是的红鸢的第一战斗力!实力仅次于千雷大人的人!他是千雷大人最信任的人。”

我闻言吃了一惊,时的人这么恐怖的吗?

此时,我能理解桑的害怕。

我沉默地看着我的剑匣。

“那个人为什么要去行刺?”我问桑,“千雷大人不是说只是让他去帮忙放误导时的情况吗?”

“因为时大人的亲信讨厌黑蛇王,所以发现他与黑蛇王有关后,就直接追杀他。这是他给我们的最后一个情报。”桑回答。

“我明白了。那么千雷大人对我的安排是?”我轻轻吸了口气,问道。

“千雷大人要你尽快开展黑蛇王给你的计划。时大人还有他的亲信已经修炼到超出我们所有人预期的地步了。如果我们行动再慢点,恐怕形势会越来越不利。”桑看着我,严肃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

这次会面后,我决定加快我的速度。

但是因为我后路还没找到,所以在小镇上又耽搁了三天时间。

桑的情报给我带来了压迫感。我越来越怀疑我在见到时以后,还能否活下来?

在我不安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让我不安的事情,那就是我的蓝铜矿镯子工匠提前给我做好了。

原本工匠说好的七天,但是有人帮他制作了镯子,于是提前到了三天。

我问工匠是谁帮他制作的,他说是他儿子。

在我调查的信息里,工匠的儿子应该在做其他客户的吊坠,没有空闲才对。

工匠解释说,是他儿子提亲的时候,彩礼差点钱,所以,最近这几天都加班加点的赶工期,想尽快把钱凑上去。

这我真无法预料,只能说,计划不如变化,尽快接受现实,赶紧想个新理由留下来吧。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二十一章 那个声音离开了吗?

装神弄鬼。这是我的评价。

倒引鬼魔的最终目的就是干扰我修行,而我只有在它们现形的时候,才能击退它们。所以我决定以静制动,等它们现形时再做理会。

不过,我从子时等到丑时,那个声音都没有再说话了。好像,离开了一样。

这种出现和消失都无声无息的东西是最折磨人的,因为我无法判断它走了没走。

虽然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异常,但我心态不敢放松。

一晚上我都在紧绷心弦,深怕它在我快要放松的时候给我来个突袭,让我措手不及。

这真是一种煎熬。

好在,天亮以后我身边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声音出现在我身边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这是倒引鬼魔们见一些心理阴影的问题干扰不了我,于是改成这种装神...

装神弄鬼。这是我的评价。

倒引鬼魔的最终目的就是干扰我修行,而我只有在它们现形的时候,才能击退它们。所以我决定以静制动,等它们现形时再做理会。

不过,我从子时等到丑时,那个声音都没有再说话了。好像,离开了一样。

这种出现和消失都无声无息的东西是最折磨人的,因为我无法判断它走了没走。

虽然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异常,但我心态不敢放松。

一晚上我都在紧绷心弦,深怕它在我快要放松的时候给我来个突袭,让我措手不及。

这真是一种煎熬。

好在,天亮以后我身边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声音出现在我身边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这是倒引鬼魔们见一些心理阴影的问题干扰不了我,于是改成这种装神弄鬼的方式弄我心态吗?

魔物还真是性格多变呢。

因为昨晚的事情,导致我修行还没突破,于是我准备再用一个晚上继续修行。

当然,不是原来的地方。谨慎起见,还是远离昨天的地方好。我花了半天的时间,跑到一个很远很远的深山老林。

很意外的是,这天晚上,我没有再听那个声音,而是听到了一些伪装成我熟人,拿我以前的陈年旧事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声音。

虽然那些陈年旧事都是我的心魔,但是有之前布置的法阵帮忙,所以不久就破除了那些幻象,然后赶走了倒引鬼魔。

这次修行,我成功突破了自身的修行,灵力得到了大步提升,但是那个声音还是很让我介怀。

现在仔细想来,它的说话方式,和倒引鬼魔还是有区别。

但,如果它不是倒引鬼魔的话,又是什么呢?

它当时无声无息的出现,但并没有伤害我,只是简单的夸了我一句就消失了。

难道,它对我没有恶意?

算了,既然目前对我没威胁,我还是不考虑它了。

接下来,我该开始下一步了。

我整了一下剑匣,继续伪装成剑客,前往桑带我去的那个小镇。

桑不愿意告诉我天狼岭在哪一座山,所以我只能从小镇里打探消息入手。

我这次突破的最大收获,就是我能自如的控制我的妖气。虽然战斗力,治愈力,这些也有提升,但是在燕叙他们这种级别的大妖面前,这点提升确实显得微不足道。所以对我最有用的,还是控制妖气。

有了这个能力,我就可以用人的身份伪装自己了。

以前那种就算收敛妖气,也能被有灵根的小孩子看出来的窘态,已成为我的历史。这一次,就算是道行高深的道士或者大妖,也能被我给蒙骗。

我很期待这次新能力在行动中能给我带来哪些惊喜。


爱之蔓影视
别逼我动手:睡梦中的他化身特工,一场另类体验让他明白感情真谛
别逼我动手:睡梦中的他化身特工,一场另类体验让他明白感情真谛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二十章 各自远行

燕叙离开后,我在等千雷大人的人过来的这段时间,继续闭关修行。

临战时刻,我自然要好好提升自己。

燕叙走的第三天,千雷大人的人来了。

他是晚上夜深人静时过来的。

“叶姑娘,我们大人让我带你去天狼岭。”来人全身隐藏在黑袍中,头上带着一个黑色斗笠,粗看去,会让人以为他是人界哪个杀手组织的刺客。

我从水池里面走出来,擦干脚,穿好鞋,才问他,“我怎么确认你是那个来接我的人?”

他递给了我一个信封。

我小心地拆开了信,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空白的纸,不过纸上有一个法印。法印被去除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千雷大人的幻象,还有他给我留的言。

很快,那张纸连着信封在我手里燃烧,所有的幻象都在我眼前消失。...

燕叙离开后,我在等千雷大人的人过来的这段时间,继续闭关修行。

临战时刻,我自然要好好提升自己。

燕叙走的第三天,千雷大人的人来了。

他是晚上夜深人静时过来的。

“叶姑娘,我们大人让我带你去天狼岭。”来人全身隐藏在黑袍中,头上带着一个黑色斗笠,粗看去,会让人以为他是人界哪个杀手组织的刺客。

我从水池里面走出来,擦干脚,穿好鞋,才问他,“我怎么确认你是那个来接我的人?”

他递给了我一个信封。

我小心地拆开了信,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空白的纸,不过纸上有一个法印。法印被去除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千雷大人的幻象,还有他给我留的言。

很快,那张纸连着信封在我手里燃烧,所有的幻象都在我眼前消失。

“叶姑娘,可以走了吗?”对方问我。

“可以。等我回屋取一下随身物品。”我说道,然后转身往屋子里走去。

整理东西的时候,我看到了砚台,想着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离开时,要不要写封信给管家说一声。

不过,我在提笔的时候犹豫了,我这样的身份,还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比较好。万一哪天,那几个人物要清算我时,牵涉到这里的人就不太好了。虽然平日和他们感情不深,但也没什么仇。能避免的还是尽量避免。

于是,我放下了笔,拿好东西,来到接我的人身边。

接我的人叫桑,是千雷大人在信里告诉我的。在桑的带领下,我们出了洛城,然后一路往北前行。

我们在路上滴水不沾,油盐不进,星夜兼程的赶着路。

要不是以前训练过,这种高强度的赶路真的会要人命。拉磨的驴都不见得这么使。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个小镇,桑停下了脚步。

“这里离天狼岭不远了。天狼岭就是这小镇附近的五座山中的一座。这是进入时大人领地的信物,有了这个信物,你在领地里被人查时,就不会被人怀疑。”

说完,桑给了我一个玉牌子。那个玉牌子上面刻了一朵鸢尾花,有人对它施展了灵力,使它看上去泛出红色。花的旁边有几行小字,经桑讲解,大概意思是,此物是领地里的居民证明。

我小心地收好了它。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天狼岭是那五座山中的哪一座?”我问桑。

“这是给其他两个扮演成你的人余出行动时间。”桑说道,“不过我会留在这个小镇继续辅助你,你在行动时遇到什么疑惑,都可以来小镇找我。”

“我怎么找你?”我问。

“小镇唯一的医馆,那就是我的伪装,你到时候来医馆找我就行。”桑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再与他多言。

我们赶了一天半的路,此时我已经口干舌燥,所以信息沟通完我就不想理他了。

此时已是中午,虽是初夏,但是太阳当顶还是很热。

我不知道桑难不难受,反正我很难受。我已经闻到了到身上被汗渍腌了一次又一次的臭味,再不找个地方清洗一下,我的鼻子在未来几天估计要失灵了。

离开桑后,我迅速地找了条干净的小溪清洗了自己,反正我能操控植物,不怕野外被人看见。

身上清爽后,我在野花盛开的草地上睡了一下午,睡到太阳落山,才缓缓地起来。

我打算在这次修行有了突破后,才开始下一步。

所以,醒来后我也没急着去小镇,也没急着去山上,而是继续隐匿在野外,继续着之前的修行。

为了保护我修行,我在身边布置了高级法阵。不错,在野外,我都会布置高级法阵保护自己。我之前给燕叙说我师父只教我基础法术,我没有骗他,但我也没有告诉他,我在忙着解除自己身诅咒的那半年,拼命自学了许多法术。除了对灵力等级有要求的,我能学的都学了,能融汇的都融汇了,最终自创了许多能保护我的法阵。

我以为这一晚能平安度过,但子夜时分,一个声音的出现打断了我。

“你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像湖水一样。”有个好听的声音,轻飘飘地从远处传来。

“你从哪里来?我第一次见你。”那个声音问我。

我的确定我所处之地只有我一个人,所以,那个声音的主人,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倒引鬼魔。

倒引鬼魔是所有修行者在修行道路上都会遇到的魔障。

恰巧,我此时正在修行。

“第一次见?”我冷笑了一下,“你们这次又玩什么套路?每次我修行快到一个突破期的时候,你们这几个倒引鬼魔都会来干扰我,我早就看破你们了。”

“原来你是从异地躲到这里修行的小妖吗?有趣。不过你似乎误会我了。”那声音由远及近,似乎是在向我靠来。

说到“我”字时,我忽然感觉耳根一紧,好像有人贴身站在我旁边对我耳朵吹气一样。

我蓦地转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哈哈。”那声音又飘向了远处,“别紧张,我今天不会对你怎样。”





哈风娱乐园
夜色倾心:甜宠爱情剧,霸道总裁的另类偏爱,场面一度失控
夜色倾心:甜宠爱情剧,霸道总裁的另类偏爱,场面一度失控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十九章 问君此去几时还

“会告诉你,不过不是现在。”燕叙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对我还有千雷大人不够信任,但,你现在只能相信我们。”

“好吧。”我淡淡一笑,“我等罗公子通知。”

短暂地目光交错后,我们不再多言。

燕叙离开房间,去忙他的事情去了,而我,也离开房间,来到一片树荫下,思索着我最近要做的事情。

这天晚上,我在夜深人静时,以居住的屋子为中心,布置了一个基础的隐匿法阵。

这个法阵我不担心被谁破解,因为,我真正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府上的人,不要来打扰我修行。燕叙去办他的事情的时候,肯定会派人来监视我。我这一举动,不过是告诉给那些人。

月到中天的时,我赤脚踩入池塘中,俯身种下一颗荷花籽。

我用灵力催生,使它发芽...

“会告诉你,不过不是现在。”燕叙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对我还有千雷大人不够信任,但,你现在只能相信我们。”

“好吧。”我淡淡一笑,“我等罗公子通知。”

短暂地目光交错后,我们不再多言。

燕叙离开房间,去忙他的事情去了,而我,也离开房间,来到一片树荫下,思索着我最近要做的事情。

这天晚上,我在夜深人静时,以居住的屋子为中心,布置了一个基础的隐匿法阵。

这个法阵我不担心被谁破解,因为,我真正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府上的人,不要来打扰我修行。燕叙去办他的事情的时候,肯定会派人来监视我。我这一举动,不过是告诉给那些人。

月到中天的时,我赤脚踩入池塘中,俯身种下一颗荷花籽。

我用灵力催生,使它发芽,出叶子,长花苞。

然后我盘坐在一片荷叶上,左手捧花梗,右手捏诀,开始了我的修行。

此时我的灵力在水池里流转,不停地有新芽从水里冒出,然后生长,开花。

那些花朵吸收天地灵气,最终把这些灵气像川流一样汇入我的丹田。

没有了伤痛的困扰,这一次,我修行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

不知过了多久,水池里的花朵逐渐凋谢,最终只剩我左手的这一朵。

我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 ,月亮的身影早已不见,只有几点寒星还在闪耀。

今天的修行该结束了。我催动灵力,左手的荷花结出莲蓬,不久莲蓬里掉出几颗莲子,小心的收藏后,我从水池里走了出来。

擦干脚,我往屋里走去。

当我开门准备进屋时,我的神识察觉到了屋里的异常。

有人现在在我屋里面。我停止了开门的举动,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不进来?”屋里的人忽然问道。

是熟悉的声音。

“罗公子,有事吗?今天到访那么早。”我皱着眉,推门说道。

燕叙在屋里正漫不经心地侍弄蝴蝶兰,见我问他,他才抬头看我。

“黑蛇王没有把他的本事交给你吗?怎么在修行的时候,只用那么简单的一个法阵?你这法阵除了防凡人,谁都防不住。”燕叙说道。

“我师父才不会把他真本事教给我。他一直担心我不能成为他合格的棋子,所以一直防着我。”我语气平静地说道。

“有道理。”燕叙说道。他不急不缓地走到我面前,“那你师父之前对你进行的那些非人的训练,他是在训练你什么呢?我很好奇。”

“剑术,还有体术。”我如实回答。

燕叙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原来如此。”

“你觉得你帮你师父报仇后,他会让你活吗?”燕叙看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愣了一下,因为我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

“我觉得会吧,我问过很多熟悉诅咒的人,他们在帮我解除诅咒时,都能猜到我的经历,最后虽然诅咒解除不了,但是都说,只要我完成了下咒人的心愿,我就能解开身上的诅咒,就能活下去。所以我觉得应该没问题。”我说道。

燕叙对我的回答不置可否。

他看着我,又问了第二个问题,“那你觉得,千雷大人会让你活吗?”

我整个人愣住了,我没有想到他会那么直接。

“罗公子,你这样问,是想阵前动摇军心吗?”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平常无异。我猜不出他的目的,所以我只能这样说。

“你在害怕,其实这些问题你都考虑过吧?”燕叙轻轻一笑,笑容如同一只高深的老狐狸。

见我沉默不说话,燕叙轻轻拍了拍我肩膀,“放心,今天的谈话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早餐过后,我要离开府里一段时间,去处理一些私人问题。临行前看到你在修行,所以我顺路过来看看你修行得怎么样,并没有想刻意了解你什么。”

“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狼岭的位置,你过两天就知道了,因为千雷大人会派人过来,专门给你引路。”燕叙说道。

“好的。”两天不算长,所以我没意见。

“你去天狼岭以后,剩下的事情都是千雷大人和你对接,昨天我已经把所有的信息传信给他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不再参与。所以,小家伙,”燕叙低头看着我,“以后的事情就靠你自己了。多长点心眼是没错的。希望一切结束后,我能看到你活着回来。”

燕叙竟然期待我活着回来!

我猛地抬头,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当然,我这一次去,也是凶多吉少。不过,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和燕流做个了断。”燕叙看着远处说道。

“为了风莹公主,你一定要活下来。”我对他说道。

“想不到你挺关心风莹的。”燕叙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真正对我好过的人,我都会关心她。”我笑了笑,说道。



芦苇影视
暖暖的微笑:爆笑!师生另类相处方式,体验熊孩子带来的快乐
暖暖的微笑:爆笑!师生另类相处方式,体验熊孩子带来的快乐
几重烟水映剪辑
暖暖的微笑:宋晓峰上演另类教学,看他如何将学生治得服服帖帖
暖暖的微笑:宋晓峰上演另类教学,看他如何将学生治得服服帖帖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十八章 未知的真实想法

经过我同意后,燕叙推开了房间的门。

清晨的阳光随着他的脚步穿门而入,恍惚间,我有一种重见天日的错觉。

“这一盆蝴蝶兰竟然提前开了。”

燕叙看着床头橱柜上,一盆黄色的蝴蝶兰说道。

我初时没有感觉到什么,后想到了什么,才反应了过来。

“看来,你的那些旧伤被治愈后,你的身体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了一次进化。”

燕叙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虽然在我看来,这些进化没让你强多少,但是还是恭喜你。”燕叙说道。

风莹来过之后,对燕叙还是有了影响。现在的他比之前温柔了一些。

“嗯,谢谢。”我礼貌性地回了一句。

燕叙从蝴蝶兰旁边走开,随意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开始谈正事前,需要我让人给你送早...

经过我同意后,燕叙推开了房间的门。

清晨的阳光随着他的脚步穿门而入,恍惚间,我有一种重见天日的错觉。

“这一盆蝴蝶兰竟然提前开了。”

燕叙看着床头橱柜上,一盆黄色的蝴蝶兰说道。

我初时没有感觉到什么,后想到了什么,才反应了过来。

“看来,你的那些旧伤被治愈后,你的身体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了一次进化。”

燕叙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虽然在我看来,这些进化没让你强多少,但是还是恭喜你。”燕叙说道。

风莹来过之后,对燕叙还是有了影响。现在的他比之前温柔了一些。

“嗯,谢谢。”我礼貌性地回了一句。

燕叙从蝴蝶兰旁边走开,随意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开始谈正事前,需要我让人给你送早餐过来吗?”

我摇头,示意他直接进入正题。

“和我估计的一样,那颗灵药帮助了你不少。”燕叙微微一笑,看着我,“那么,我直接开始说吧。首先给你说下,在最近半个月的时间,千雷大人会让他的两个手下假扮你,在天狼岭活动。其目的是为了给你做掩护,前期给时放烟雾。在他帮你误导时的这段时间,你需要用黑蛇王教你的计划,去灭掉时。”

我想了想,问道,“我师父说,时生性狡黠,他会被千雷大人的手下误导吗?”

“千雷大人对时非常了解,他的计划没问题。”燕叙说道,“而且,千雷大人这次还有另外的目的,就是引导舆情。他要让所有组织的人知道,时天生就是一个背叛者,而现在,之前被他背叛的人正来找他报仇。”

“我懂了。”我笑了笑,“这样一来,不管我成不成功,千雷大人都可以借我的名义去除掉时。想法很周到。”

“整个计划非常简单,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想从你这里了解一些关于时的信息。你在黑蛇王那里了解到多少时的信息?”燕叙问我。

“长相,性格,还有他的成长经历。”我说道。

“嗯。把你师父告诉你的都详细说说看。”

“时的长相罗公子和千雷大人都知道,我就不描述了。我就说说他的性格和成长经历吧。”

因为还在燕叙的府上的缘故,所以我用了他人界的身份,罗公子,称呼他。

“嗯。继续。”

燕叙示意。

“时的性格阴狠毒辣,行事百无禁忌,这是我师父一直给我强调的。但他还说,时还有另外一面,就是非常擅长逢场作戏,讨好别人,对他有用的人,他会用尽各种方法的去讨好,甚至会牺牲自己的部分利益,向对方百依百顺。如果他觉得那个人对他没有用,但是又没有利益冲突,那么他也会态度友好的对待那个人,心情好的时候,还会施舍些小恩小惠。所以,在正常的时候,他会给人造成错觉,就是这个人是个可靠的人,而且会对你忠心耿耿。”

“时容貌姣好,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他去讨好人的话,确实容易给别人造成错觉。继续。”

“师父让我注意,在与时接触的时候,一定不要和他多说话,因为,一旦和他说话了,我就容易陷进他的逻辑里,被他逢场作戏的话语牵着鼻子走。”

“黑蛇王看来对这些事深有体会呢。”燕叙笑了笑。

“不错,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时在加入我师父的组织的时候,因为本身有天赋,所以灵力不弱,我师父一直把他当成接班人来培养。当然,对他的严厉也超出了其他人,不过,他很听话,所以吃的苦头没有我多。我师父对时的严厉,有时候到了众人都看不下去的地步,其他师兄妹以为时会怨恨我师父,甚至造反,但是他都没有。甚至,他还甘之如饴。罗公子应该知道,妖界有许许多多国家之外的团体,也就是所谓的混沌势力。这些势力因为各种原因,难免会有摩擦。而我师父,又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而且在组织里还是个暴君,所以在扩大组织的时候,难免会招人恨,引起别的组织联合起来对抗他。这种时候,有人打算策反时,但是都被时拒绝了,甚至时还帮师父消灭了他们。所以,当红鸢来临时,我师父根本想不到,时会背叛他。”

“确实很难让人想到,红鸢当时的势力,只能说和黑蛇王的组织旗鼓相当,他没有理由帮红鸢。”

谈到红鸢,我想到了什么,“那么,罗公子知道时当时为什么会背叛我师父吗?千雷大人对你说过这事吗?”

“他没主动说,但我问过他。”燕叙说道,“据他说是时主动找的他。时在双方交战前,私自来找他,说要谈条件,如果红鸢能帮他杀掉他师父,那么他就愿意带领黑蛇王的组织归顺红鸢。”

“千雷大人就这么答应了他?”我问。

“现场当然没有,是后期时做了很多努力后,千雷大人才答应了他。”燕叙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时是不是在恨师父?他要想当我师父组织的首领,直接等我师父灭了红鸢,然后在等我师父退位后胜任就是了,为什么要去找敌人合作?”

“我曾经也和千雷大人探讨过这个问题,”燕叙说道,“但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不知道。要说时是恨你师父,然后一直隐忍等着报复,这种可能性不高。因为,在你们师父扩张自己的组织的时候,时有很多机会灭掉黑蛇王,但时都放弃了这些机会。甚至,他还杀掉了给他这些机会的人。要说时想等组织大了当首领,那么在面对红鸢的那一次,他根本没必要临阵投敌。我们有猜想过,时是想等两个组织合并了,然后杀掉千雷,去当红鸢的首领,但是这个猜想还是被我排除了。因为,他想当两个组织的首领,完全可以在双方交战的时候,坐收渔翁之利。也许,时有其他藏着更深的目的,但目前来看,我们都猜不出他真正的动机是什么。”

“看来大家都猜不出呢,我师父也猜不出。我师父到死,都想不明白,时为什么要背叛他。”

“这种问题不用想明白,只要把时杀掉就好。我相信你师父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在弥留之际,抓你来给他当复仇的棋子。”

“是啊,棋子。谁让我能力不够,逃不掉呢。”我叹了口气,然后看了一眼胳膊上,曾经那些伤口的位置,“我运气大概在四年前用光了,所以,当我带着伤孤身一人漂泊在外的时候,我只能给人一直当棋子。”

“你甘愿这样一辈子给人当棋子吗?”燕叙看着我。

我笑了笑,“这就是我私人问题了,与此次的事情无关。我们还是继续说时的事情吧。”

见我不说,燕叙也不深问。

我们继续聊着我师父的复仇计划,还有时的各种信息。

我们聊了很久很久,直到窗外投来夕阳的余晖。

“先休息一下吧。”燕叙从椅子上起身,“这几天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给管家说,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客人,在府里不用顾忌什么。”

“天狼岭的位置,能现在告诉我吗?”我只关心这个。







郑燕姿
风波起我战不停 玩另类你真不行
风波起我战不停 玩另类你真不行
艾米乐影视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雇主接待方式另类,盗墓高手汗颜,还好我厉害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雇主接待方式另类,盗墓高手汗颜,还好我厉害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十七章 想要的东西要自己争取

“好。”我不顾疼痛警告,答应了风莹公主。

燕叙显然急了,“你敢答应她?”

“为什么不敢?”我用力从他的怀抱里挣扎出来,同时把受伤的手递给了风莹,“我和你在一起,不过是一个交易,你不能帮我疗伤,为什么要继续留在你身边呢?”

风莹怕燕叙把我抢回去,所以立马抱住了我,并对燕叙说道,“她答应我了,所以燕叙,你现在没有妻子,你可以让我留下来了吧?”

燕叙没有回答她,而是眼神危险地看着我,“你敢把她卷入危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用威胁我,”我淡然地看着她,“就算没有你,我也不让公主落入危险的。公主比你可爱多了,要是遇到危险,我宁愿保护她,也不会保护你。”

燕叙被我气笑了,“你那一点点...

“好。”我不顾疼痛警告,答应了风莹公主。

燕叙显然急了,“你敢答应她?”

“为什么不敢?”我用力从他的怀抱里挣扎出来,同时把受伤的手递给了风莹,“我和你在一起,不过是一个交易,你不能帮我疗伤,为什么要继续留在你身边呢?”

风莹怕燕叙把我抢回去,所以立马抱住了我,并对燕叙说道,“她答应我了,所以燕叙,你现在没有妻子,你可以让我留下来了吧?”

燕叙没有回答她,而是眼神危险地看着我,“你敢把她卷入危险,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用威胁我,”我淡然地看着她,“就算没有你,我也不让公主落入危险的。公主比你可爱多了,要是遇到危险,我宁愿保护她,也不会保护你。”

燕叙被我气笑了,“你那一点点修为,你自己都保护不了,你还想保护谁?”

我懒得理他,他既然不愿意帮我疗伤,我只能稍微利用下公主了。

“没事,我很强的,你们不用保护我。”风莹对我还有燕叙说道,“其实我可以保护你们。”

显然,我和燕叙都不相信她这句话。

她这种在温室里长大的孩子,一如当初的我,是谁都保护不了的。

唯有经历杀伐洗礼,经历人性的诡谲,经历逆境的千锤百炼,才有能力保护别人。尤其是在这种秩序混乱的妖界。

“公主的能力我们毋容置疑。可是有一件事情,你忘记了。”我对风莹说道,“一直伤害我们的燕流王子,现在处在无人监视的状态。你要是也来人界的话,谁帮我们在束烟国监视他呢?没有人监视他的动向的话,你又怎么来保护我们呢?”

“诶?你是说,你身上的旧伤是燕流害的吗?燕流也伤害你了吗?”风莹一边捋我衣服袖子,一边惊奇地问道。

燕叙很快明白了我的意图,“她的伤是燕流的手下害的,是我把她从燕流的手下那里救出来的。”

“这些伤!”风莹震惊地看着我的双臂。

我见状,顺手推舟的把我师父对我非人训练,还有我在遭遇劫难后,遇到的一些妖对我的非人奴役,都安在了燕流的手下身上。

“一定很痛苦吧。”风莹在我说完后,紧紧地抱着我,“那么多次的绝望,你都熬了下来,你太强了,真的。”

“她的四肢,还有身上都有不少的陈年旧伤,风莹,如果你全部检查的话,你会发现,她的身体就像是破碎后,被缝起来的。她能活着,真是奇迹。”燕叙在旁边说道。

燕叙的这些描述显然让风莹变得愤怒起来。

“燕流竟然指使自己的手下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他该死。”风莹生气地说道。

“这里只有你能帮我们监视他,所以,公主,你还是回去吧。”我对风莹说道。

风莹此时显然情绪上了头,她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对了,我先帮你疗伤吧,就算用尽我所有的修为,我也要把你的伤全部治愈。”风莹对我说道。

燕叙马上制止了她,“你的修为留着,我有灵药可以帮她,你用我的灵药帮她就行。”

“能全部治愈吗?”风莹问。

“有你法术帮忙,应该可以,不过要小心,她的身体相比我们,非常脆弱,就像初生的婴儿一样。稍微用力过猛,就会因承受不了灵药的力量爆体而亡。”燕叙提醒道。

燕叙的话有道理,但我知道,他说这些话都是为了风莹,而不是为了我。

“我知道,这些活我很拿手。”风莹说道,“燕叙你看,我是不是还是有点用的?”

此时风莹一脸求夸的表情。

“是的,怪我之前小看你了。”燕叙简单地夸了一句,“不过,把她治疗结束以后,你要尽快回去,好吗?我们以后还需要你更多的帮助。”

“我知道了。为了打败燕流,虽然舍不得燕叙你,但是我会努力克服的。”风莹点头。

我们来到了燕叙的秘密房间,他的灵器,灵药,还有一些法宝,都在那个屋子里。那个屋子被他用法阵保护着,没有他的引导,别人是找不到的。

这天晚上,我有幸的体验到了高级的治疗术和高级的治疗丹。那些如风湿一样伴随了我四年的各种旧伤,在这天的治疗中慢慢地恢复。

在风莹的治疗过程中,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等我一觉醒来,我发现自己的关节,还有皮肤都恢复如初。

我看着完好的身体,感觉像是大梦初醒一般。之前经历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仿佛都是一场噩梦,梦醒了,那些可怕的东西都不见了。

如果不是那个普通的剑匣提醒了我,我想我一定会幸福地哭出来。

“差不多醒来了吧?”门外传来燕叙地声音。

我后知后觉地看了一眼我现在所处的房间,不是燕叙的秘密房间,也不是我之前住的下人的房间,而是一间客房。

我淡淡一笑。这大概只有风莹在,我才会有的待遇。

我迅速地穿好衣服,起身回答,“是的。公主回去了吗?”

“今天凌晨,我让人送她回去了。”燕叙回答。

“哦。”我应了一声,等着他接下来的安排。他之前说过,现在的棋,由他和千雷一起下。

“风莹在临走的时候,让我转告你一句。她说,你一定会找到让你幸福的人,所以,不要因为她把我抢回去了,生她的气。”燕叙说道。

我不禁笑了起来,“我怎么会生她的气?相反,我还应该向她道歉,因为我利用了她。”

“这话不用对她说了,她心思简单,不会在意这些。”燕叙说道,“不过,我真小看了你,你挺会抓机遇的,竟然抓住了风莹帮助你。”

我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缓缓开口,“如果可以,我谁都不想利用。我只想安安分分地过着普通的日子,门前种花,屋后种菜,与家人一起,柴米油盐诗酒茶。”

“叶芙蕖,还记得我当初对你说过的话吗?”燕叙问我。

“记得,你说过,弱者只有被强者支配的份。”我说道。

“所以,我不反感你昨天的举动。想要的东西,只有自己去争取。”燕叙说道,“不过,风莹她对我很重要,我不准任何人将她带入危险境地。所以,只要你不伤害风莹,你的那些小心思,我都不会去计较。”

“我明白。”我回答。

他这话我相信他。能让风莹那样死心塌地地喜欢的人,应该不差。而且,他还处处为风莹着想。

“那么,接下来,该做正事了。”燕叙说道。





芦苇影视
民间怪谈录:民间邪说细思极恐,带你走进另类的中式悬疑
民间怪谈录:民间邪说细思极恐,带你走进另类的中式悬疑
晓歌看影视
猛龙过沟:乡村小伙进城遭遇另类囧况,上演跨界东北版李小龙
猛龙过沟:乡村小伙进城遭遇另类囧况,上演跨界东北版李小龙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十六章 以什么身份留下来?

“我们有百年未见了。你在这期间音信全无,我根本就找不到你,你怎么忍心?”风莹带着哭腔地说道。

燕叙王子上前抱住她,但很快,他又推开了她。

“风莹,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燕叙问道。

“你哥哥告诉我的。”风莹擦了擦眼里的泪花,说道。

“我哥哥?燕流吗?”燕叙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他不该这么做,他不该把你卷进来。”

“风莹,听话,回去吧,不要再来找我了。”燕叙对风莹说道。

我看得出,燕叙这么做是要保护他喜欢的女孩。

然而他的女孩却看不出他的用心,“为什么才刚见面,你就赶我走?我不管燕流会对你做什么,但这一次,我一定要留在你身边。”

“你在我身边,帮不了我任何忙。”燕叙说道...

“我们有百年未见了。你在这期间音信全无,我根本就找不到你,你怎么忍心?”风莹带着哭腔地说道。

燕叙王子上前抱住她,但很快,他又推开了她。

“风莹,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燕叙问道。

“你哥哥告诉我的。”风莹擦了擦眼里的泪花,说道。

“我哥哥?燕流吗?”燕叙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他不该这么做,他不该把你卷进来。”

“风莹,听话,回去吧,不要再来找我了。”燕叙对风莹说道。

我看得出,燕叙这么做是要保护他喜欢的女孩。

然而他的女孩却看不出他的用心,“为什么才刚见面,你就赶我走?我不管燕流会对你做什么,但这一次,我一定要留在你身边。”

“你在我身边,帮不了我任何忙。”燕叙说道。

“不,我能帮忙,我修习的法术能给你帮忙上,我能帮你疗伤,能和你一起抵挡你的敌人。”风莹急切地说道。

“可是,你是一国的公主,你们的国家不会允许你私自来到人界的。”燕叙说道。

“那你为什么可以来到人界?”风莹不服地问。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被流放出来的。”燕叙苦笑了一下,说道。

“不,你不是,没有人说要流放你,你的父王只是说让你冷静一下,大家都等着你回去,包括你的哥哥。”风莹辩解道。

“那人不是我哥哥,他是我敌人。你不知道,从小开始,他就想除掉我,他只是在大家面前会伪装而已。从他想杀掉我那一天起,我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人。”

“可是,他是你亲哥哥啊。他怎么能这样对你?”

“亲人之间也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而燕流,他选择更激进的做法。”

“那我更应该留下来,我不能走,我要保护你。”风莹坚定地说道。

燕叙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她。

“怎么了?燕叙。”风莹见燕叙没有回她话,心里有些不解。

“燕流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告诉你我的位置的。风莹,还不明白吗?那人要借你来对付我。”燕叙说道。

“他能怎么利用我呢?”风莹还是不解。

燕叙没有回答她,而是再一次说道,“风莹,听话,回去吧。”

风莹惊讶地看着他,但她没有说话,而是沉默地低着头,手紧紧地抓住衣角。

“回去。”燕叙又说了一遍。

风莹依然默不作声,只是,这一次抓衣服的力度更大了。

两人无声地对峙了一会儿。

终于,燕叙叹了口气,“你以什么身份留下来呢?我现在已经有妻子了,你让我妻子怎么办呢?”

“妻子,你有妻子了?”风莹惊慌地看着燕叙。

“是的,她刚才一直就站在我们旁边。”燕叙说道。说完,他看向了我。

我才不想卷进他们的纠葛里,所以我避开他们的视线,装作在给自己受伤的手疗伤。

“你骗人的吧?她怎么可能是你妻子?”风莹不相信地问道。

“我在人界,总要找个妻子伪装自己的。”燕叙淡然地说道,“虽然我不一定喜欢她,但她总归是我妻子,所以我不能留她以外的女人在府里。这对她不公平。”

“不,我不信。”风莹摇头,“她不可能是你妻子。”

我被燕叙凶狠地一把拽到怀里,“难道你要看我们有夫妻之实了,你才信吗?”

“风莹姑娘,虽然对不起,但还是回去吧,他是我相公,我不想让另外的女人和我分享他。”我说道。

其实我不想说这些话的,奈何燕叙抱我太紧,我要是不配合他的话,我担心我会被他勒死,就像蛇勒死它的猎物一样。我可不想在这家伙情绪不稳地时候,惹怒他。

风莹公主,求您回去吧。

你们神仙吵架,我凡人遭殃啊。

我可不想遭殃。

“你真是他的妻子吗?”风莹显然伤心了,她留着泪问我,“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燕叙,喂,你的女孩哭了,我该怎么回她?

燕叙显然开始心疼了,但是他态度还是那么冰冷,“去年的时候。”

我配合的点了点头。

“可,可是,你喜欢燕叙什么啊?他这么冷淡你,你看,你的手受伤了他都对你不闻不问。”风莹想试图挑拨一下我和燕叙。

她成功了。

我回头看着燕叙,“有道理,你好像真的不关心我。我在你身边图什么?”

我特意把“图”字强调了一下。

燕叙不敢相信我在这种关头,还敢和他谈条件。

但那边风莹还在看着我们,我要是不陪他演戏,他的麻烦就大了。

燕叙嘴角抽动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图我保护了你,你忘记了,这段时间,是谁在保护你的安宁?”

“是吗?可是我身上的伤你一直没有帮我治疗,这些陈年旧伤,随时会要了我的命。”我说道。

“陈年旧伤?那是怎么回事?”风莹公主对这个话题忽然来了兴趣。

“这个不好说。”我看了一眼燕叙,然后装作为难地说道。

“我很擅长治疗的,要不我帮你治疗吧,你离开燕叙,好不好?”风莹公主忽然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说道。

我感觉到右侧肋骨一阵疼痛,是燕叙在警告我了,他搂住我的手忽然间加大了力度。



岁月如故映剪辑
别惹前女友:结假婚却得真爱,帅气总裁与甜美少女的另类恋爱路
别惹前女友:结假婚却得真爱,帅气总裁与甜美少女的另类恋爱路
皇帝菊影视
开棺:看小伙另类的破案手法,如何一步一步揭开谜团
开棺:看小伙另类的破案手法,如何一步一步揭开谜团
夏天的小川

《像杂草一样活着》第十五章 晚夜微风问海棠

王子送走红鸢的千雷后,这次的宴会也就结束了。

“罗公子,今天事情已经结束,我也回去休息了。”此时天色已晚,我准备回到我的房间去休息。

宴客厅那些后续的工作,比如打扫,整理什么的,我不打算参加。谁让他今天给我整了那么一出。

我正好借此有了不在扮演仆人的借口。

“慢着。”在我转身走的时候,王子忽然叫住了我。

我看着他,“还有事吗?罗公子。”

怎么,现在又想让我当仆人了?我的眼神里此时略带嘲讽。

“我希望你记住,你现在住在我地盘上,你的言行举止都要对我恭敬一些。”他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

然后呢?是不是让我这个今天和你们两个大人物在宴会里平起平坐的人,去打扫卫生、搬桌子?

“所......

王子送走红鸢的千雷后,这次的宴会也就结束了。

“罗公子,今天事情已经结束,我也回去休息了。”此时天色已晚,我准备回到我的房间去休息。

宴客厅那些后续的工作,比如打扫,整理什么的,我不打算参加。谁让他今天给我整了那么一出。

我正好借此有了不在扮演仆人的借口。

“慢着。”在我转身走的时候,王子忽然叫住了我。

我看着他,“还有事吗?罗公子。”

怎么,现在又想让我当仆人了?我的眼神里此时略带嘲讽。

“我希望你记住,你现在住在我地盘上,你的言行举止都要对我恭敬一些。”他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

然后呢?是不是让我这个今天和你们两个大人物在宴会里平起平坐的人,去打扫卫生、搬桌子?

“所以,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你顶撞我的话。”他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等着他说安排我去打扫卫生。

“寄人篱下,你要有寄人篱下的样子。”他继续教训我。

嗯?有点不对?我啥时候成寄人篱下了?

不过我好奇他会不会叫我打扫卫生,所以我也没有反驳,老实的点了点头。

“好了,去休息吧。”王子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嗯?他竟然没有叫我去做那些仆人做的事?

我想了想,“我要付你房租吗?罗公子。”

既然我现在不是仆人了,那住他的地方,肯定得出钱。我可不想真的寄人篱下。

“你就一两银子,能够付我多久的房租?更不要说其他的吃穿用了。先自己存着吧,你那一点钱我看不上。”王子不屑地说道。

“我明白了。罗公子告辞。”我礼貌地说道,说完转身往府外走去。

“站住,你要去哪里?”王子在我身后叫住了我。

“我虽身份卑微,却不敢寄人篱下。”我回头,微笑地看着他,“不用担心,下一次要行动的时候,我会来找你们。”

“哼。”王子没有理我,他冷哼了一声,神情危险地看着我,“你再往前跨一步试试。”

“我不理解。”我回头看着他,“公子为什么不愿意让我走?”

“还不明白吗?”王子嘴角微扬,“黑蛇王的这副棋局已落在我们手里,所以,后面下棋的人是我们,而不是你,小家伙。”

我静静地看着他,几番思索后,最终没有开口。

我默默地往回走。

就在我情绪下沉的时候,有海棠花的香味从附近的池子里传来,触到了我鼻尖。

淡淡的花香,让人流连。

我不禁抬头望了过去。

王子此时也察觉到了什么,他往花池的方向看过去。

“出来吧。藏了多久了?”语气没有平日的冷淡和咄咄逼人。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温柔。

王子的话音刚落,一个粉色的身影从夜色里走了出来。她凌空徐徐而至,走的越近,身上的花香味更清晰。

当她的容貌清晰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想起我父亲以前念的一首七言绝句:

春教风景驻仙霞,水面鱼身总带花。

人世不思灵卉异,竟将红缬染轻纱。

这首诗的名字,叫《海棠溪》。

这位女子,美得让我震惊。

我以为竹山的西菱已经倾国倾城了,没想到,她比西菱还美。

难怪,王子对她说话会变得温柔。

“风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王子静静地看着粉衣女子,问道。

“我想你了,燕叙。”被叫做风莹的女子,深情地凝视着王子。

原来,王子叫燕叙。

我记得,我之前见到王子的时候,是他的哥哥派人来杀他。他的哥哥,好像叫燕流。





草秋

失重

银河不清不浊,不知何以摆脱。

  

我感觉我大概永远都离不开这里了,一切开始变得混乱,可我无动于衷。说起来矫情的很,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我的生活失控了。

有时候半夜躺在床上,会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孤岛,这使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孤独,但同时这种孤独也让我能睡个好觉。

  

像是一场丢盔弃甲的落荒而逃,我不知道我要逃到哪里去,但我只想逃。拜托,随便什么地方,或许是狂风骤雨的甲板,或许是星空下的荒漠,或许并不适合生存,但我是个逃兵,只要我能逃,能逃就好。

  

有时候躺在床上也在想,就那么睡上整整一天,睡个地老天荒,又会怎么样呢?世界会因为我停止运行吗?不会的。但我会被世界抛弃......

银河不清不浊,不知何以摆脱。

  

我感觉我大概永远都离不开这里了,一切开始变得混乱,可我无动于衷。说起来矫情的很,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我的生活失控了。

有时候半夜躺在床上,会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孤岛,这使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孤独,但同时这种孤独也让我能睡个好觉。

  

像是一场丢盔弃甲的落荒而逃,我不知道我要逃到哪里去,但我只想逃。拜托,随便什么地方,或许是狂风骤雨的甲板,或许是星空下的荒漠,或许并不适合生存,但我是个逃兵,只要我能逃,能逃就好。

  

有时候躺在床上也在想,就那么睡上整整一天,睡个地老天荒,又会怎么样呢?世界会因为我停止运行吗?不会的。但我会被世界抛弃掉。等我再次睁开眼睛,这世界已经陌生到我不认识。世界总会淘汰掉它的bug,所以我必须保持清醒,伪装成一段稳定的数据,时间久了我都快忘记我本身是什么了。

  

偶尔会回忆起我的幼年,感觉非常对不起那个小孩子。我是说,他真的费了好大力气来拼命长大。为了长大,他接受了应试教育,接受了天性的压抑,接受了残酷的竞争,接受了自由区的沦陷……并不是说这些不好,我欣赏那些在残酷中实现自我价值的成功者,为了长大我也乖乖顺应了那些规则,但那没能是我。

  

那孩子不知道他的牺牲仅仅是让自己成为了我这样的人,淹没于人海,却变成一座孤岛。我讨厌他的眼睛,有时他就那么在睡梦中静静的注视着我,什么也不说。我知道这或许代表着他没什么可对我说的。

  

细细想来我自诩的虚无主义者好像算是精神麻痹,以此来掩饰我的失落。我这种情况有个俗称,叫眼高手低。大概真的是我矫情吧。从中学就开始那对着书本一宿宿熬下的夜,让我在多年后变成了一根失去弹性的皮筋,我累了。我没办法真的去喜欢这种感觉,但多年沦陷于规则让我与这规则彻底绑定,不上不下,无法逃脱。

  

说来我其实不能算是眼高手低,最多是手低。我从来没说过我要成为那些伟人那些富者,我只是不想蹉跎此生。就算做个地下室的三流画家也好。我迷路了,或许正在在南辕北辙,我也想高高把手抬起来去摘星星,但那不是我的星星。

  

它好亮好亮,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要和好多人争抢才能得到。让它的光芒灼伤自己,然后得到一颗不属我的星星。

  

我的星星不知道在何方,有时躺在熟悉的床上,仿佛是身置异乡。想来二十余年弹指一挥间,戴月而行,抬眼不见繁星。

现代月季影视
铜山往事:南猫北狗爆笑乱斗,另类比武笑料百出,江湖也能很搞笑
铜山往事:南猫北狗爆笑乱斗,另类比武笑料百出,江湖也能很搞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