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只为遇见你

12902浏览    114参与
清尘

每个人都在不知疲倦地追求完美的另一半。

有人在意对方的相貌身材,有人注重对方的学历家世,有人则看重另一半感情经历。


年轻时看到帅气英俊的脸庞挪不开眼睛,渐渐长大和成熟后,发现只要遇到一个干净的人,彼此相爱就好。


干净的人,最简单

一路走来,遇到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


好不容易敞开心扉投入一段感情, 信心满满地想和他相伴终生,可是日子久了,感情好像总是敌不过时间的侵蚀。


嫌弃你管的太宽,下班和朋友一起喝酒都要打好几个电话;责怪你敏感多疑,手机里出现一个陌生女人都要吵架吃醋。


有些人的感情就是这样,爱你的情话只是说说而已,地久天长的承诺也不过是说顺了嘴信手拈来。...

每个人都在不知疲倦地追求完美的另一半。

有人在意对方的相貌身材,有人注重对方的学历家世,有人则看重另一半感情经历。


年轻时看到帅气英俊的脸庞挪不开眼睛,渐渐长大和成熟后,发现只要遇到一个干净的人,彼此相爱就好。


干净的人,最简单

一路走来,遇到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


好不容易敞开心扉投入一段感情, 信心满满地想和他相伴终生,可是日子久了,感情好像总是敌不过时间的侵蚀。


嫌弃你管的太宽,下班和朋友一起喝酒都要打好几个电话;责怪你敏感多疑,手机里出现一个陌生女人都要吵架吃醋。


有些人的感情就是这样,爱你的情话只是说说而已,地久天长的承诺也不过是说顺了嘴信手拈来。


见惯了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虚伪做作,现在只想和那些干净的人在一起。


他们人际关系简单,不会突然出现各种随便认领的姐姐妹妹一诉衷肠,也不会酒局饭局缠身,想一起吃顿晚餐都是奢望。


因为怕你多想,他会拒绝女性过多的聚会,同时也会将你介绍给自己的朋友,郑重地宣布你的存在。


在一段感情里,女人想要的其实很简单:我一心一意待你,你也用同样的方式关爱我就好。

真心对真心,一辈子都安心。


短信要发给能马上回复你的人,电话要打给不犹豫马上接起的人,情话要说给会给你反应的人,干干净净就好。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干净的人,圈子也简单。


干净的人,最真诚

生活中,每个人都要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受了委屈要默默藏在心里,不能把情绪一股脑发泄出来;


一个人孤独到发疯,也不敢随便找人倾诉,因为你害怕刚说出口的秘密,转眼就变成人尽皆知的笑话。


人生一世,遇到真诚的人最难得。有的人表里不一,说得到做不到。


你有事相求,就避而不见,你飞黄腾达,就拉拢巴结。


有的人简单真诚,嘴上不会说太多场面话,但只要你在意的事,一定会默默地帮你做好。


你有烦恼,会不厌其烦地开解。你遇困难,会倾其全力的相助。遇事见真心,久识见人品。

越是缺乏安全感的人,越是很难开口去要求什么。经历了太多失望,总是习惯保持沉默。明明想要一个拥抱 却不愿意说 。


一个干净的人,同时也是一个真诚的人。爱的纯粹,想的简单;


不用猜疑,无需试探。不需要热脸贴冷屁股委屈自己;也不在担心自己的坏心情会让他离你而去。


在爱情里打动我的,从来都不是对方送了什么贵的礼物,也不是煞费苦心用来表白的鲜花蜡烛。


你刚好温柔,我刚好成熟,干干净净,一片真心就好。


干净的人,最专一

学者朱生豪在给妻子的情书中写道: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更深切地爱你。


人与人之所以能走到一起,其实不是因为容颜,也不是因为财富,而是一个人传递给另一个人的干净、真诚和专一。


一个干净的人,内心好似一块从未被污染的纯净田野,欲望化成的杂草无法在这里生长,因为心中有了你,再也不能装下其他人。


在一个干净的心里,爱是一种下意识的惦记。

夜里醒来迷迷糊糊时,先给我掖好被子;回家路上想起我,随口提起的东西就买了捎回来,不刻意讨好,也不以此要挟。


吃到好吃的一定要往我嘴里塞一把,遇到新奇的事情,总想第一时间和我分享。像小朋友一样,像爸妈一样,用天真对你好,用本能去爱。


也许我还不够优秀,但我愿做一个干净的人,走一段幸福的路。也期待遇到那个同样干净的人,生活很苦,但有你一定会很甜。

oil

谁知道文咏珊小姐姐在只为遇见你最后一集里带的这个choker是什么牌子的啊,好好看啊

谁知道文咏珊小姐姐在只为遇见你最后一集里带的这个choker是什么牌子的啊,好好看啊

奶茶兔芥子

是干干净净 小天使一样的司澄呀(灬ºωº灬)♡

是干干净净 小天使一样的司澄呀(灬ºωº灬)♡

star off my heart

不瞒各位,其实我在
看电视,寻找设计灵感
说的我自己都信了
哎 不过不是珠宝设计
有没有懂行的各位 这个电视剧里的珠宝设计 真的有那么好看吗
好了,我要去酝酿一下 画图了 。

不瞒各位,其实我在
看电视,寻找设计灵感
说的我自己都信了
哎 不过不是珠宝设计
有没有懂行的各位 这个电视剧里的珠宝设计 真的有那么好看吗
好了,我要去酝酿一下 画图了 。

坤离

【赤语×于直】许你千年相思

好久没写祖宗

赤语和于直的lmq终于按捺不住了!

标题中二内容也中二

无差设定(因为无法判断攻受

————————————————————————————————————————————————

  “前面就是矿区,等到了……”

  车顶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于直心中一紧,急忙吩咐停车。

  “撞到什么东西了?我下去看看。”

  于直自顾自背着包下了车。车门关上的当儿,却听见一脚油门声,眼前的庞然大物转眼就没了影。

  “靠,没良心的家伙!”脏话刚出口,他就愣在了原地,望着不远处的草地挪不开眼。

  一个人。长发的,古装人。

  “喂,刚才撞到你了吗,你没事……”

  话音...

好久没写祖宗

赤语和于直的lmq终于按捺不住了!

标题中二内容也中二

无差设定(因为无法判断攻受


————————————————————————————————————————————————

  “前面就是矿区,等到了……”

  车顶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于直心中一紧,急忙吩咐停车。

  “撞到什么东西了?我下去看看。”

  于直自顾自背着包下了车。车门关上的当儿,却听见一脚油门声,眼前的庞然大物转眼就没了影。

  “靠,没良心的家伙!”脏话刚出口,他就愣在了原地,望着不远处的草地挪不开眼。

  一个人。长发的,古装人。

  “喂,刚才撞到你了吗,你没事……”

  话音未落,于直便噎住了,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我做梦了?!不应该啊!”

  眼前长发飘飘的古装人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此时定定地望着他,眼里的神情叫于直有些发怵。

  古装人走上前来了。他说:“这位公子,请问这是何处?”

  于直翻了个白眼:“你不会是我的前世吧。”

  “在下赤语。”

  古装人说罢,皱了皱眉,从胸口摸出一个硕大的纽扣来——于直实在看不出这东西的功用,此时发着光,还挺好看的。

  “姞婉,是你?”

  古装人的语气顿时变得万分深情。于直戒备地看着对方,那含情脉脉的眼睛……嘶。

  “马……马什么梅?”

  “敢问公子名讳?”古装人又向前一步。于直心里依旧膈应得慌,默默向后退了些。

  “于直。”他说。

  “于公子。赤某此次前来,是为协助于公子顺利度过劫难。眼下这片林子十分凶险,我定会护于公子周全。”

  于直被对方唬得一愣一愣的。他从没在现实世界见过这么说话的人,眼前这位和自己长相相同的仁兄,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正常人。

  “你……你开心就好。”于直撇撇嘴,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都是你,害我全身上下只剩一个包了。凶险个鬼,我看最凶险的东西就是你。”

  


  夜幕来临,于直和赤语一同坐在篝火边,彼此无言。于直面带愁容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而赤语,托腮看着于直,快把对方盯穿了。

  “看什么看,我好看吗,我和你长得没什么区别,你去河边看自己的倒影得了!”

  于直心里一肚子火。他是坐车进入雨林的,目的是去矿区看看他即将签下的这片钻石产地。现在矿区是没必要去了,可要从这里走出去,起码有三天脚程。他的背包里只有四个罐头、少量的水、一把短刀、一块毛巾,怎么看也不像是步行三天该有的装备。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和自己长相一样的拖油瓶。

  “我不是拖油瓶。”正想着,赤语突然开口,把于直吓了一跳。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于公子误会了,在下的意思是,在下不会吃于公子的食物。赤某定会把于公子安全送出这片林子!”

  “哦。”于直转过身,背对着赤语。这古装人还会读心术不成?

  

  第二天天未亮,于直便偷偷起身了。赤语还在熟睡,如今趁这个来历不明的古装人不注意,偷偷离开才是上策。

  昨夜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安顿了一晚。借着晨曦,于直只身走下坡,准备顺着河流走出雨林。现在顶多早上五六点,雨林中却已十分闷热,不知是不是情绪紧张使然。

  又走了一阵,于直感到更加热,后背也渐渐僵直了——他听到很不对劲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近,他不能再强迫自己忽略了。

  强装镇定地转过身,不远处,毒蛇已经吐出了蛇信子。

  于直在心里把赤语祖宗十八代问候了千千万万遍,要不是你,驾驶员能跑吗,我还用在这里荒野求生吗?!

  于直抽出短刀,使自己尽量冷静地面对咄咄逼人的毒蛇。希望毒蛇能看出对手也不弱,要是扑上来,自己定会被短刀劈成两段。

  至少……看起来能。

  胡思乱想间,毒蛇便发起了攻势。一切都发生得那样快,于直来不及反应,只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劫难是逃不掉了,毒蛇的速度远大于人类逃跑的速度。

  麻痹的感觉却迟迟未出现。于直疑惑地睁开眼睛,见自己周身竟形成了一个结界,那毒蛇心有不甘地望着他,终于悻悻地离开了。

  于直抬起头,便看见白衣飘飘的赤语站在高处,手中握着一支奇形怪状的笔。

  “你到底是谁?”于直望着赤语,一脸震惊。

  “不便告知。”赤语收起天星笔,转过身,喃喃道,“姞婉,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开你。”

  “神经病。我是直男。”

  于直知道自己是摆脱不掉这个古装人了。也不知道他有何居心,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总之怎么看怎么不吉利。

  

  赤语跟在身后,于直满心的不畅快。不声不响地走了大半天,直到太阳有了西沉的迹象,于直才惊觉时间已过去这么久了。

  “怎么不饿也不累啊。”于直自言自语。

  于直的话一字不差全跑进了赤语的耳朵里。若于公子仅凭那点食物,想必走不出这片林子。有他在,于公子的能量就不会减少。想到这里,赤语偷偷笑了。

  

  第二日正午,赤语发现天星笔没有能量了。他暗暗着急,于直也感受到了劳累,两人便坐在石头上歇脚。

  “怎么会……”赤语嘀咕道。

  于直第一次看见赤语面露焦急的神色,他看看手中吃空的第三个罐头,又从包里摸出最后的一个,递给赤语。

  “我看你不吃不喝的,撑得住吗?”

  赤语摆摆手:“人类的食物,我碰不得。”

  “这么说,你还不是人。”于直哼了一声,“我到底碰到什么祖宗了,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还不是人?”

  “天星师。”赤语说。

  “嗯?什么师?”

  “没什么。”

  赤语站起身,定定地看着于直。

  “还需几时便可走出这片林子?”

  “一两天吧。”于直扔下空罐头,也站起身来。

  “就剩一个罐头了。”

  “若于公子的食物不够,在下可以背于公子出去。”

  “用不着!”于直看起来很生气,大步大步地向前走。

  

  平坦的公路终于出现在眼前。于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正要转身告诉赤语这个好消息,身体却不听使唤地软了下去。

  最后的意识是赤语上前紧紧抱住自己。

  到这番地步,也再无心纠结对方究竟是谁。把自己交给他吧。

  于直闭上了眼睛。

  

  赤语背着于直沿着公路向前走,他感叹时光变迁,三千年过后,地球已然换了一副模样。

  三千年前,天下战事不断,姞婉由战争造就,也被战争毁灭。

  想到这里,赤语的眼眶不禁发了烫。他想起背后昏迷的于直,异样的情感冲撞着他,使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两人最终被当地人救下,安置在当地医院里。赤语始终陪伴在侧,尽管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与赤语奇异的装束吸引了许多目光,可他一概忽略了。

  夜深人静之时,赤语端详着于直的侧脸,不禁感慨万千。如今,背负姞婉能量的人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不知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于直醒后,却不得不为赤语的身份发愁。

  “忘了说,这里是国外……是,异域。你没有签证吧?怎么跟我回国?”

  “于公子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

  “你会飞?”

  “算不上。总之,我自有法子找到你。”

  “那个……谢了啊。还把我弄到医院。”

  感谢的话有些难以启齿。于直依旧无法确定,赤语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是救了他呢,还是有别的什么坏事发生?

  

  “我找馆长。”

  这些天,赤语四处寻找天星馆的去处。他的天星笔没了能量,现在的他,除了不吃不喝,和普通人已没有更大的区别。

  “逃犯赤语,还敢来天星馆?”

  “天星笔没了能量,这是怎么回事?”

  “你擅自离开北斗星,法力受限。记住,天星笔一天只能使用一次。我再奉劝你一句,能量变化此消彼长、互相牵制,若强行修之,后果不堪设想。听闻现在背负姞婉能量的人和你容貌相似,这便是警告。别再抱有执念了。”

  “待修正能量,赤语自会离去。还请馆长不要阻挠。”



  于直在泰国多停留了几天,直到签完合同,才心满意足地回去。赤语不知到哪里去了,反正他说过自有办法的。当然,如果找不到自己……那更是再好不过。

  于直不那么排斥赤语了,可那毕竟是个和自己长相相同的人,怪惊悚的。

  


  果然,怪惊悚的。

  于直打开家门,见赤语就坐在里面,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你……怎么进来的。”于直扶住墙,调整自己的呼吸以防发生意外。

  “我说过,我会找到你的。”

  “我可不想你来找我。”于直翻了个白眼,“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没有钱,没地方住?”

  赤语站起身,点了点头。

  “那就,住我家。”于直转身指了指客房,“先说好了,你睡那一间。无论什么时候,不准进我的房间。晚上睡觉我会锁门,那时候,敲门也不行。”

  赤语朝于直作了个揖:“多谢于公子。”

  “别,我是嫌麻烦。”于直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换身衣服,你这身古装穿出去吓唬谁呢。”

  

  于直给赤语挑了一套小西服。赤语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刹那,于直竟觉得自己的心正在砰砰狂跳——原来长发的自己这么好看?再加上赤语特别的气质……

  想什么呢?!于直在内心呵斥自己,自从在泰国的医院里醒来,他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对劲。

  “本来想让你把头发剪了……没想到还挺好看。”于直在心里默念了三遍“我是直男”,强装镇定地走进房间。

  赤语站在原地,笑。

  

  于直签下合同,立了大功,理所当然地进入芮华担任要职。赤语对此感到十分不快,他感知到于直身上的能量变化,而于直明令禁止他进入公司。他们长着同一张脸,只能靠头发长度来判断——总之,赤语一旦露面,势必会造成不小的麻烦。

  于直也为高潓的心高气傲烦恼不已。相比之下,家里的那位虽然有点吓人,至少省事许多。

  于直又想起了赤语穿着小西装的样子,思绪一下子飘出好远。

  这天于直下班回家,见赤语做了满满一桌的菜,微笑着等他回来。

  于直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但丝毫不敢在眼前这位会读心术的人精面前展现。

  “没想到你不吃饭,但会做饭啊。”于直在桌前坐下,看见赤语做的红烧肉,突然想起了昨夜的梦境。

  他梦见了母亲,十多年前就离他而去的母亲。母亲生前,总会做红烧肉给他吃。

  于直夹了一大块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不再说话。

  赤语自然知道于直在想些什么。昨夜,他偷偷溜进于直的房间,进入于直的梦中,看见于直的母亲带着小于直去外面过生日,又看见于直的母亲被逼自尽。

  他远远望着小于直的眼泪,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他。

  “好吃么?”

  待于直吃完起身,赤语才问道。

  “不错。看来我留下你是正确的。”

  赤语低下头笑了。

  “赤语,我问你,”于直歪头看着赤语,“你每天这么开心的原因……是什么?”

  “见到想见之人,自然开心啊。”

  于直觉得自己快被眼前这个长发男人掰弯了。

  


  当晚,赤语却感受到了危机。他潜入于直的房间,感知到于直的劫难将近。

  “这次,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就算再次破坏规律,就算再次回到北斗星领罚。”

  赤语握住于直的手,暗暗下了决心。


  

  因此,当赤语一脸笃定地出现在于直的办公室时,于直除了无奈,什么也做不了。

  “这是我奶奶创立的公司,我在这里工作,能出什么事啊?”于直哭笑不得地哄道,“你在这里,我才可能会遭遇劫难。”

  正说着,高潓便走了进来。她好奇地打量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于直,其中一个还是长发。

  于直有些尴尬,起身介绍:“高潓,这是赤语。”

  赤语要对高潓作揖,被于直用眼神喝止。

  高潓看着两人别扭的举动,一头雾水。

  “他是我朋友。”于直解释道。

  高潓象征性地冲赤语点点头。赤语能感受到,对方不太友好。

  于直感到万分头疼,赤语一脸正直地坐在他和高潓之间,忽视了高潓一脸不快的神情。

  你再不走,高潓就是我的劫难。于直冲赤语使眼色,期盼赤语能够读懂自己的心思。

  可惜赤语不为所动,依旧定定地看着高潓。

  “那个……赤先生,我和于直有事情要聊,你能不能回避一下?”高潓终于忍不住了。

  “姑娘,我建议你,离于公子远一点。”

  “你说什么?!”高潓愤然拍桌起身,于直听到高潓的爆发,无奈地捂住了眼睛。

  


  “以后别惹高潓,知道没有?”于直和赤语一同走进电梯时,几乎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

  “可是,”赤语话刚出口,电梯便开始移动。他吓了一跳,赶紧扶住护栏。

  “好好好,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会小心的,你就别添乱了,行不行?”于直笑着说完,觉得自己像在哄小孩子。

  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于直,赤语却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他此次来地球是为修正于直的能量,在事情完成之前,他绝不能松懈半分。

  


  在于直的梦境中,赤语了解到于直痛苦的根源——继母穆子昀与于直势同水火,于直做出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击败穆子昀。

  在赤语看来,于直的计划十分艰难。穆子昀在芮华的地位可想而知,就算于直是林董事长的亲孙子,终究只是个刚进公司不久的新人。

  于直进入芮华的动作迅速让穆子昀感受到了危机。她报复性地关掉了东街的老金店——于直的母亲曾工作的地方。

  赤语担心于直,始终远远跟在后面。他望见于直跪在地上翻找着什么,慌乱的背影透露出绝望。赤语感受到了悲痛,三千年,人间百态,他都见惯了,可眼前的人是姞婉,更是于直,是他的心上人。

  他清楚母亲对于直而言有多重要。在外人眼中,小于总潇洒不羁,大胆心细,但赤语明白,于直内心终究是一个缺少家庭温暖的孩子。

  老金店被关掉,对于直而言,想必是不小的打击吧。


  

  再见到赤语的时候,是在便利店里。于直点了一份便当,手边放着千辛万苦找到的老照片。

  赤语就在这时候出现,他看了看于直受伤的手背,转身买了一盒创可贴。

  “学习能力挺快。”于直调侃道。赤语听出来了,于直的嗓音仍有些哽咽。

  “没有事物能够永恒。你的母亲活在你的记忆里,不要太过执着了。”

  赤羽说罢,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今晚我要回奶奶家吃饭。不用给我做饭了。”

  赤语看见于直发来的消息,心中莫名地感到沉重。

  奶奶家,据于直讲,只有严厉的奶奶、居心不轨的后妈、无所作为的父亲,而没有半点家庭的温暖。家的温暖,自母亲过世后,就再也感受不到了。

  想到这里,赤语默默感知了于直的方位,动身出发。

  

  “于直,今天中秋节,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穆子昀微笑着,给于直盛了汤。于直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接过汤碗。

  “亏穆总还记挂着,我以为,您早把我忘了呢。”

  于直的视线一偏,发觉不对。

  “我妈的照片呢?被穆总收起来了?”

  “现在,连一张我妈的照片都容不下了?!”

  于直感到了心寒,透过朦胧的眼睛,三张脸都是漠不关心的。

  “好啊,既然容不下我妈,自然也容不下我了。”

  于直转身离去,走进漆黑的夜色中。

  外面下着大雨,他却觉得这雨酣畅淋漓,不该有雨伞的遮挡。

  雨声那么大,掩盖了世间的所有声音,也掩盖了赤语的脚步声。

  赤语从背后抱住了于直。于直后背一僵,没有挣脱。

  “你还有我。”赤语说。

  “你是唯一一个关心我的人。”于直哽咽了,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落下。

  赤语笑了。

  “我等了你三千年,这次不会再放手了。”

  

  


  

  END

怜城
画个于直小哥哥😊

画个于直小哥哥😊

画个于直小哥哥😊

曼鸥
大家觉得高潓于毅的爱情属于哪类...

大家觉得高潓于毅的爱情属于哪类?求类似于他们的小说

大家觉得高潓于毅的爱情属于哪类?求类似于他们的小说

天涯无界
只为遇见你文咏珊高洁同款粉色无...

只为遇见你文咏珊高洁同款粉色无袖修身西装式连衣裙https://star.gowu8.net/article/read/id/164.html

只为遇见你文咏珊高洁同款粉色无袖修身西装式连衣裙https://star.gowu8.net/article/read/id/164.htm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