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只狼同人

546浏览    8参与
烨玺

苇名百合故事续写(续集)

  卿子带着永真去河边洗澡,永真很快就把沾了血迹的衣服脱了下来。卿子看到永真的纤纤玉体,不由得又脸红了。卿子心想:虽然昨日才看过,但不论看几次,她依然这么美丽。纤细的腰肢和手臂,丰满的胸部和臀部…

永真见卿子迟迟没有脱衣服,便靠近卿子,轻轻地脱下了她的衣服,然后牵着她的手,缓缓走入河里。永真擦拭着卿子的身体,说到:“你身材真好,我好爱你。”卿子说:“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喜欢我。”语毕,卿子吻上了永真的唇,永真的唇很甜,像春日的花蜜一样,卿子这样想,这一吻很长,直到二人呼吸急促才停下。这一吻似乎耗费了卿子所有的力气,她靠在永真身上,说:“永真,可以抱我回去吗?”“好的,我的卿子大人。”永真带着卿......

  卿子带着永真去河边洗澡,永真很快就把沾了血迹的衣服脱了下来。卿子看到永真的纤纤玉体,不由得又脸红了。卿子心想:虽然昨日才看过,但不论看几次,她依然这么美丽。纤细的腰肢和手臂,丰满的胸部和臀部…

永真见卿子迟迟没有脱衣服,便靠近卿子,轻轻地脱下了她的衣服,然后牵着她的手,缓缓走入河里。永真擦拭着卿子的身体,说到:“你身材真好,我好爱你。”卿子说:“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喜欢我。”语毕,卿子吻上了永真的唇,永真的唇很甜,像春日的花蜜一样,卿子这样想,这一吻很长,直到二人呼吸急促才停下。这一吻似乎耗费了卿子所有的力气,她靠在永真身上,说:“永真,可以抱我回去吗?”“好的,我的卿子大人。”永真带着卿子上岸穿上衣服,然后抱着卿子回去了。

晚上,永真和卿子坐在床上,永真问卿子:“你真的愿意吗?真的不会后悔吗?”卿子回答:“既然喜欢,何谈后悔。”有了这句话,永真就放心了。随即吻上了卿子的唇瓣,这一吻甚至触及到卿子的心,夺去了她全部的呼吸。永真一边吻着,一边脱着卿子的衣服,卿子也开始脱永真的衣服。…

  这美妙的事情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两人体力耗尽,身上香汗淋漓,才昏昏沉沉睡过去。

次日清晨,明媚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房内,照在躺在床上的两位美人身上。两位美人肤若凝脂,乌黑如墨的青丝散在床上,此时此刻,仿佛画卷般优美。

永真醒来,看着身边依旧在睡梦中的卿子,手不禁抚摸上了卿子那吹弹可破的脸颊,她的动作很轻,像是抚摸世间最美的艺术品一般,但在永真的眼里,眼前的女子比世间任何珍宝都要宝贵,因为那是她最爱的人。

过了一会,卿子也醒了,卿子睁眼就看到永真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对她温柔地说了一声:“早安,我的卿子。”然后给了卿子一个早安吻。“睡的怎么样?下面还疼吗?”永真问她,“没事,好多了,昨晚……很舒服。”卿子的脸,就像刚刚成熟的太郎柿红了。自打她出生以来,就被仙峰寺的妖僧做不死人实验,刚开始至少还有一起做实验的孩子们陪伴,但后来与她一起做实验的孩子也都因为实验失败而相继死亡,最后只有她挺住了实验,活了下来。在被软禁在仙峰寺内殿这段时间,陪伴她的,只有那些灵魂留在幻廊中,那些因实验失败而死的孩子们。但是,永真的到来,就像黑暗中的一束光,照进了她苦难的生命里,给了她温暖和希望。

  (中间删的部分想看私信)

烨玺

苇名百合故事续写

灵感来自wb大佬米自闭其罗画作

  

  昨夜变若卿子给永真上药后,永真直接睡在了她的怀里,但早上醒来却发现她不见了。正着急忙慌四处查看,永真却端着粥和小菜走入内殿,永真温柔的说:“亲爱的卿子大人,你醒了?那请用早膳吧。”卿子回过神来:“哦,好……好的。”

卿子端着粥,却看到永真脸上那道象征着龙胤(yin)之力持有者的白斑,却又担忧起来,一不留意又走神了。

永真看到发呆的卿子,轻笑一下,拿过卿子的碗喝了一大口粥,然后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唇附在了她的唇之上,将粥渡到了她的嘴里。

卿子被永真这个吻搞得猝不及防,咽下嘴里的粥后,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永真轻笑着说:“卿子大人,粥再不喝,就要凉了...

灵感来自wb大佬米自闭其罗画作

  

  昨夜变若卿子给永真上药后,永真直接睡在了她的怀里,但早上醒来却发现她不见了。正着急忙慌四处查看,永真却端着粥和小菜走入内殿,永真温柔的说:“亲爱的卿子大人,你醒了?那请用早膳吧。”卿子回过神来:“哦,好……好的。”

卿子端着粥,却看到永真脸上那道象征着龙胤(yin)之力持有者的白斑,却又担忧起来,一不留意又走神了。

永真看到发呆的卿子,轻笑一下,拿过卿子的碗喝了一大口粥,然后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唇附在了她的唇之上,将粥渡到了她的嘴里。

卿子被永真这个吻搞得猝不及防,咽下嘴里的粥后,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永真轻笑着说:“卿子大人,粥再不喝,就要凉了,还要我继续喂吗?”“不……不用了!谢谢你永真。”卿子面红耳赤的回答,随后喝完了剩下的粥。永真带着碗去河边清洗,卿子的手慢慢抚上唇,舌头回味似的轻舔了嘴唇。

早饭时间结束,卿子盘腿而坐,准备诵经,永真回来,去幻廊中找到那个已经生灵智的太郎兵,想让他帮忙把昨日斩杀的狮子猿尸体抬走。这个太郎兵很感谢那个帮助他神隐的忍者,听到永真说那个忍者为了自己的主人,也为了天下苍生,自杀了。太郎兵很难过,随后答应了帮永真这个忙。

太郎兵把狮子猿的尸体拖到外面,永真拿出不死斩,拖出不死虫。然后收回长刀,拿出吹火筒将狮子猿尸体烧成灰烬。

做完这些,永真本打算直接离开,却听见一声吼叫,母狮子猿也来了。永真说:“正好你来了,倒是省的我去找你了。那么,我现在就把你杀了!”母狮子猿大吼一声,向永真扑去。但母狮子猿实力不如公狮子猿,也没有不死虫附身,永真仅用三招就将其头颅斩下,尸体一样被烧成灰烬。

做完这些后,永真回到了内殿,卿子已经做完了早课,见永真回来了,身上还有血迹,卿子担忧的问道:“你去哪里了,这血是怎么回事?”永真回答:“没事,处理了一些事情。”然后靠近她的耳朵,挑逗似地说:“这样,就不会有麻烦事再来打扰我们了。”说完还朝她的耳朵轻吹了口气。这一挑逗让卿子脸红到了耳根。

当内府入侵苇名的时候,只狼斩杀苇名一心之后,并没有立即自杀断绝不死,他为皇子做了最后一件事:消灭内府军。狼走向战场,大杀四方,犹如修罗再现,内府纵然人多势众,武器精良,但只敢在苇名一心去世才敢入侵苇名的内府,又怎么打得过能打败苇名一心的狼呢?

狼杀完了内府军,一个都没有留下。之后,狼回到了芦苇地,喂皇子服下了龙泪和常樱之花,拔出不死斩说到:“由我来处置…最后的不死。”狼将不死斩架在脖子上,对皇子送上了最后的祝福与期望:“请作为常人,好好活下去。”手起刀落,头颅落地,樱花洒满了整片芦苇地。

想做咸鱼的圈

枭家兄弟和苇名兄妹二三事——一库走!sekiro!

三 一库走!sekiro!


“兄长,恕我冒昧,请问您要打麻将就说麻将,为什么取名叫巴之雷?”永真哭笑不得的问。


“你们来看。”弦一郎招呼众人看麻将盒子,盒子中间绘制了一个小雷电形状的标识。这是我在一个叫巴的老板那里买的,她们家的logo就是雷,那就是巴之雷!


这么个巴之雷啊?


弦一郎一番话掷地有声,发人深省,令人深思。竟然震得饭桌众人目瞪口呆,久久无语。


永真:。。。


狼:。。。


一心:。。。


狼爸妈:。。。


最后还是桌上唯一一个未成年.小学五年级.小朋友.九郎:“弦一郎卿,你的中二病还没治好吗?”


弦一郎:。。。


总...

三 一库走!sekiro!


“兄长,恕我冒昧,请问您要打麻将就说麻将,为什么取名叫巴之雷?”永真哭笑不得的问。


“你们来看。”弦一郎招呼众人看麻将盒子,盒子中间绘制了一个小雷电形状的标识。这是我在一个叫巴的老板那里买的,她们家的logo就是雷,那就是巴之雷!


这么个巴之雷啊?


弦一郎一番话掷地有声,发人深省,令人深思。竟然震得饭桌众人目瞪口呆,久久无语。


永真:。。。


狼:。。。


一心:。。。


狼爸妈:。。。


最后还是桌上唯一一个未成年.小学五年级.小朋友.九郎:“弦一郎卿,你的中二病还没治好吗?”


弦一郎:。。。


总之最后,弦一郎非拉着兄妹三个打麻将,并扬言狼要是输给了他就当他的保镖。


狼一开始非常不愿意参与,但是在弦一郎威逼加上一圈三块二的利诱之下,还是妥协了。


但是弦一郎的牌技真的是,烂透了。


只会打断幺九的他被狼和小学生九郎打的完全无还手之力。


弦一郎输了大半宿,一圈三块二累计下来,三四百就这么没了。


然后就有了刚才那一幕不做人的表演。


心态爆炸之下,他右手捂左脸,漏出一只眼睛,“那不要怪我baby了!狼呦!”


狼:面无表情.jpg


只见弦一郎从麻将桌上站起,去了爷爷苇名一心的屋子。接着,一心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坐到了麻将桌上。


他穿着一身蓝色睡衣,一脸严肃的看着狼,“这是我宝贝孙子的唯一请求了,所以,狼,我要干掉你”


狼:???


永真:???


九郎:“爷爷你是弦一郎哥哥的代打吗?”


一心:没错。


九郎:“但是按照血缘关系来说,我们也是你的孙子,爷爷你偏心”


一心痛心疾首:但是弦一郎他对我撒娇啊,我的宝贝孙子第一次对我这样请求,我怎么能不满足他呢!”


撒娇....


狼和永真脑中不约而同出现弦一郎躺在地上打滚的样子。


简直..不忍直视。..


总之,苇名一心拿起麻将,热血沸腾道“一库走,sekiro!”也不知道这个sekiro是在喊谁。


一心的牌技很好,当年他从市长职位退休后,在老年活动社里建了个棋牌部,自己担任部长。一手麻将打的各路议员部长纷纷败下阵来,人送外号,苇名将圣。


狼和九郎自然打不过天天打牌的将圣爷爷,几圈下来,让他赚回好几个三块二。


“犹豫,就会败北”一心打赢了孙子们,心情正好,把弦一郎喊过回来,自己回去睡觉了。


“狼,我赢了”。弦一郎笑道“根据约定,你要当我的保镖。”


“口头哇路!”


想做咸鱼的圈

枭家两兄弟和苇名兄妹二三事——竞选市长

二 


“为了苇名,我可以做任何事,包括不做人。”弦一郎眉头紧锁,把手覆盖在左脸上,“狼,你真的要逼我这么做吗?”


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将手里面的剑握的更紧了些。然后狠狠的刺向了弦一郎——


他将弦一郎刚刚打出的四条拿起,放在了自己的牌中,然后将麻将平推在牌桌上,“糊了”。


“.....!”弦一郎震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可恶,你竟然....”


“给钱,三块二” 狼想他伸出左手。


“.....”弦一郎颓然的坐回座位,旁边的九郎适时的给他递上一个做成葫芦形状的塑料瓶,“一郎哥,给,你的变若水。”


弦一郎接过九郎手中的瓶子,将里面装的变若米家...

二 


“为了苇名,我可以做任何事,包括不做人。”弦一郎眉头紧锁,把手覆盖在左脸上,“狼,你真的要逼我这么做吗?”


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将手里面的剑握的更紧了些。然后狠狠的刺向了弦一郎——


他将弦一郎刚刚打出的四条拿起,放在了自己的牌中,然后将麻将平推在牌桌上,“糊了”。


“.....!”弦一郎震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可恶,你竟然....”


“给钱,三块二” 狼想他伸出左手。


“.....”弦一郎颓然的坐回座位,旁边的九郎适时的给他递上一个做成葫芦形状的塑料瓶,“一郎哥,给,你的变若水。”


弦一郎接过九郎手中的瓶子,将里面装的变若米家的特调饮品一饮而尽,把麻将推倒“继续继续,我一定能打败你们!”


“兄长,你真的还要打吗?”永真打了个哈欠,“一晚上你一局都没有赢过,被狼压着打,也差不多要睡觉了吧。为你喂牌也很辛苦的。”


亲妹妹毫不留情的毒舌吐槽令弦一郎老脸一红,他摇摇头,“不行,我一定要让狼同意当我保镖。”


“所以你究竟哪里来的执念啊….”永真扶额“暂且不提狼表兄是不是愿意,你想去竞选市长这件事本身就有点荒唐….”


狼深以为然的点头:“同感”。


他也很奇怪,中二病晚期的表兄弦一郎这次来他家过年,竟然提出了想去当市长这个想法。


饭桌上大家聊的开心,弦一郎突然站了起来,他看着在场的众人,严肃的道“各位,经过深思熟虑,我打算继承爷爷的衣钵,去竞选市长。”


然后,原本欢闹的年夜饭桌,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心愣了一下,颤抖的将手中的龙泉酒送入嘴里,被呛到又喷了出来。


永真噗的笑出了声,左手掩面整理着自己的笑容。


狼皱着眉,一本正经的思考弦一郎为什么又“突发恶疾”。


而薄井右近左夫妻,即狼的父母,则直接无视弦一郎的话,继续吃着酒菜。


看着在场众人的表现,弦一郎不但没受挫,反而握拳明誓”无论这条路上有多少人阻挡,我都要将荆棘斩尽,登上苇名城城主之位!“


听着他振奋的话,在场唯一一个未成年九郎举手“我相信弦一郎卿可以的”。他甚至用上了卿(dono)这个词,不知道又从哪里看了奇怪的古代小说。


得了肯定的弦一郎气势更足,他握拳道“所以第一步,我要在五月份市议会议员选举中赢得一个席位,为此我制定了一系列的演讲,为防止演讲中遭人暗算,我要请狼做我的保镖!”


狼此时正拿着一块牡丹饼要往嘴里放,听到自己被cue,直接拒绝道“别开玩笑了”


“原来如此”被拒绝意料之中,他道“必须击败你我才能实现自己复兴苇名的心愿吗?”


狼:......


“看来只能让你见识一下了!”弦一郎从地上拿起了一个黄色的包裹向众人展示”这就是我新学的技能!巴之雷!”


他像是展示秘密武器一样将包裹打开,但是里面的东西令所有人震惊无比——


原来所谓的巴之雷


是一付麻将

想做咸鱼的圈

只狼同人——枭家两兄弟与苇名兄妹二三事

亲情搞笑向只狼同人文。(大家都太难了所以写点快乐的吧!)


再有一天就过年了。


苇名市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新春的气氛。


九郎被老爸枭派出来买新年要吃的点心。今年表亲苇名一家也要来他们这儿过年,为了防止要吃的点心不够,枭特地嘱咐小儿子出来多买点点心回来。


九郎拿着钱包答应着准备出门,正好碰上了下班回家的哥哥狼。


“哥,你回来啦!”九郎招呼着哥哥,把老爸给的钱包朝后者扬了扬“要一起去买点心吗?爷爷一家明天要来哦。”


狼是个很沉默寡言的性子,但是对于弟弟却为宠溺,他点点头,“嗯,去吧。”


说起苇名最好吃的点心店,当属变若米家,狼和九郎是那里的常客,老板娘是个女...

亲情搞笑向只狼同人文。(大家都太难了所以写点快乐的吧!)


再有一天就过年了。


苇名市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新春的气氛。


九郎被老爸枭派出来买新年要吃的点心。今年表亲苇名一家也要来他们这儿过年,为了防止要吃的点心不够,枭特地嘱咐小儿子出来多买点点心回来。


九郎拿着钱包答应着准备出门,正好碰上了下班回家的哥哥狼。


“哥,你回来啦!”九郎招呼着哥哥,把老爸给的钱包朝后者扬了扬“要一起去买点心吗?爷爷一家明天要来哦。”


狼是个很沉默寡言的性子,但是对于弟弟却为宠溺,他点点头,“嗯,去吧。”


说起苇名最好吃的点心店,当属变若米家,狼和九郎是那里的常客,老板娘是个女孩子,每次见到兄弟二人都会对他们温柔的笑。


牵着自家弟弟的手,狼和九郎走在前往前往点心店的路上,狼问,“爷爷一家都要来吗?”


“是的。一心爷爷、永真表姐,还有弦一郎表兄他们都来。”


“弦一郎表兄....”


一想到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狼就感觉头很疼。

那是个很麻烦的人。


用现代网络的流行语就是,弦一郎有点中二病,还有点屑。


小时候他就惯会欺负狼,来他们家管他们瘦弱的老爸叫什么巨型忍者,还问自己是不是枭捡来的。


幼年的娃娃狼信以为真,在妈妈的怀里嚎啕大哭,说自己是被捡回来的。


蝴蝶夫人一边哄着儿子,一边把手边的晾衣夹像扔手里剑一样的扔到弦一郎身上,骂着让他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狼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还能有假不成?


在狼上了高中后,二胎九郎出生了 。


弦一郎特地过来参观,然后指着这孩子就说,这是龙胤之子,身体里有不死之力。


见惯了他发中二病的狼直接无视掉他的话,给九郎喂奶去了。


不过,当狼第一眼见到这个软软小小的的婴儿的时候,他内心的确升起了想保护弟弟一辈子的冲动。


尤其是在做了一个九郎上小学被校园霸凌的梦之后,狼当天就去剑道馆学起了剑道。以便自己能在九郎被校园霸凌的那一刻,将那群霸凌小孩扔出三条街。


实际证明狼想多了,九郎在父母和哥哥的呵护下长成了温柔开朗的性格,在学校十分受欢迎,而且在这一届苇名小学学生会的选举中,高票当选了学生会长。


虽说狼守护弟弟的不遭受校园霸凌的想法没有实现,但是凭借多年苦练的出色的剑道水平,他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剑道老师。


然后弦一郎就指着他手里的木刀,问这把刀叫拜泪还是楔丸。


狼: .......


大学毕业后,弦一郎的中二病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变本加厉,从说话变成了行动。


比如有一次,他带着九郎去游乐场玩大型剧本杀游戏“断绝不死”的时候,就遇上了这位表亲,狼当时扮演的是个忍者,剧情是上天守阁救扮演主公的九郎。


然后这场游戏的npc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弦一郎。他背了一把三十几斤的木弓,光着膀子,抹了一脸煤灰披头散发的,一脸严肃的表情问狼,“神子的忍者啊,你要不要换个主人?”


狼:???你是从哪来的?npc呢?


一脸懵的狼一脸懵的叫来了同样一脸懵的工作人员,才了解到,这个表亲为了演这一出戏,特地在这里蹲他们。


还给了原来的npc一天的工钱。


听完来龙去脉,狼一言不发带着九郎转身就走。留下了还未说完台词的弦一郎在风中凌乱。


这回他要来自家过年,怕不是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相比中二病弦一郎,表妹苇名永真就很正常。


永真比狼小了两个月,与毕业就去当剑道老师的狼不同,永真的专业是医学,现在在苇名大学读研二,她的计划是读博,为了医学事业再精进一步。听说她现在参与研制的是一种内服的药水,服用之后可以加速身体的的伤口痊愈。


弦一郎说这种药水应该用葫芦装,然后再取名伤药葫芦。


“所以在兄长你的设定里,我们究竟是什么人啊”永真对于兄长的妄想症,也十分的头疼。

枭
听异邦人的歌,画自己向往的狼。

听异邦人的歌,画自己向往的狼。

听异邦人的歌,画自己向往的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