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54浏览    10参与
闻亦璋VTBT
[公公想杀谁啊。] 年轻俊俏...

[公公想杀谁啊。]

年轻俊俏的锦衣卫跪在他面前,单膝点着地,发冠两侧的带子顺着他的脸下来在下巴那儿打了个结,愈发衬得他眉眼如画。

软轿上的男人撑起身来丢了一张纸在他面前,锦衣卫捡了起来只看了一眼就挑了挑眉毛,把画纸又重新叠好。

[公公莫非不知……我与这人是断袖之好?]

男人笑了一下,抬起手指挑起锦衣卫的下巴,揉了揉他的唇角。

[咱家还以为你是被强迫的。]

他看着那年轻的锦衣卫瞳光一闪,舌头顶了顶腮,又笑的极是漂亮。

[可是爱总是能做出来的,他又待我极好,心动也是理所应当。]

男人呼吸一滞,按在对方唇瓣上的手指用了点力气,揉得那唇瓣更红。

[那你这是不愿意了?]

锦衣卫还...


[公公想杀谁啊。]

年轻俊俏的锦衣卫跪在他面前,单膝点着地,发冠两侧的带子顺着他的脸下来在下巴那儿打了个结,愈发衬得他眉眼如画。

软轿上的男人撑起身来丢了一张纸在他面前,锦衣卫捡了起来只看了一眼就挑了挑眉毛,把画纸又重新叠好。

[公公莫非不知……我与这人是断袖之好?]

男人笑了一下,抬起手指挑起锦衣卫的下巴,揉了揉他的唇角。

[咱家还以为你是被强迫的。]

他看着那年轻的锦衣卫瞳光一闪,舌头顶了顶腮,又笑的极是漂亮。

[可是爱总是能做出来的,他又待我极好,心动也是理所应当。]

男人呼吸一滞,按在对方唇瓣上的手指用了点力气,揉得那唇瓣更红。

[那你这是不愿意了?]

锦衣卫还在笑着,可是表情却变得危险起来,男人看着这俊俏的少年郎暧昧地握住他的手腕,用手指细细地摩挲,压低了的声线最为惑人。

[如果公公能之后同我结成同床之好,我就算不要他又何妨?]

[公公,你也没办法体会男人的快乐了吧?我来教你,如何?]

锦衣卫的目光勾人,顺着那半开的唇望进入能看见一点艳红舌尖,男人隐藏在宽大袍服下的部位起了反应,他迅速的甩开对方的手,慢慢地呼吸,半晌露出一抹笑来。

[好,让咱家见识见识这男人的快乐。]

闻亦璋VTBT
表弟青春期的时候很是叛逆过一...


表弟青春期的时候很是叛逆过一段时间。
攒了一学期的早餐钱连带中午的牛奶也不喝了,买了酷酷的机车。
因为害羞还不敢像别的人那样只穿一件机车服就撒欢儿,里面偷偷穿了白色的T裇,被发现之后才脱了别别扭扭只穿了机车服。
他在田野上见过一掠而过的男孩,稚嫩的脸上是装出来的凶狠,露出来的胸膛依然白皙。
男孩回来的时候看见他,眼神只是闪了一下又理直气壮起来,甚至把机车服脱了一半,低垂的睫毛像浓密的团扇。
“干嘛。”
他看着表弟,只觉得这样的男孩真是可爱又可恨,让他忍不住想扒开他故作浪荡的皮,好好地欺负他。
“跟我回去,还有。”
“把衣服穿好。”
男孩哼了一声,似乎很给他面子似的把机车服又往身上穿,他背过身去,闭了闭眼睛。...


表弟青春期的时候很是叛逆过一段时间。
攒了一学期的早餐钱连带中午的牛奶也不喝了,买了酷酷的机车。
因为害羞还不敢像别的人那样只穿一件机车服就撒欢儿,里面偷偷穿了白色的T裇,被发现之后才脱了别别扭扭只穿了机车服。
他在田野上见过一掠而过的男孩,稚嫩的脸上是装出来的凶狠,露出来的胸膛依然白皙。
男孩回来的时候看见他,眼神只是闪了一下又理直气壮起来,甚至把机车服脱了一半,低垂的睫毛像浓密的团扇。
“干嘛。”
他看着表弟,只觉得这样的男孩真是可爱又可恨,让他忍不住想扒开他故作浪荡的皮,好好地欺负他。
“跟我回去,还有。”
“把衣服穿好。”
男孩哼了一声,似乎很给他面子似的把机车服又往身上穿,他背过身去,闭了闭眼睛。
男孩不知道他向来一本正经的表哥,当时满脑子都在想什么。
图源/©mindales

闻亦璋VTBT
邻居家的弟弟比你小一岁,平日里...


邻居家的弟弟比你小一岁,平日里总是没大没小的直呼你的名字,嬉皮笑脸的模样配上天赐的好样貌,让你怎么也生气不起来。
叔叔阿姨出差去了,把刚上大一的小鬼丢给你,男孩提着行李箱靠在你家门上,蓬松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柔软的光。
“喂你要照顾我啊。”
明明就住在隔壁非要提着行李箱搬过来,毫不客气的霸占了你的客厅,东西都给你收拾。
“我下午想吃牛肉拉面。我不吃外卖,要吃你做的。”
“快去快去,说好了要照顾我啊。”
你瞪了一眼冲你笑的阳光无赖的男孩,像是被对方吃的死死的,即使厨艺不佳也带着点莫名其妙的心情做饭去了。
这是你第一次下厨,做的什么样心里实在没底,端上来的面卖相倒是不错,盘腿坐在茶几前的男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你,...


邻居家的弟弟比你小一岁,平日里总是没大没小的直呼你的名字,嬉皮笑脸的模样配上天赐的好样貌,让你怎么也生气不起来。
叔叔阿姨出差去了,把刚上大一的小鬼丢给你,男孩提着行李箱靠在你家门上,蓬松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柔软的光。
“喂你要照顾我啊。”
明明就住在隔壁非要提着行李箱搬过来,毫不客气的霸占了你的客厅,东西都给你收拾。
“我下午想吃牛肉拉面。我不吃外卖,要吃你做的。”
“快去快去,说好了要照顾我啊。”
你瞪了一眼冲你笑的阳光无赖的男孩,像是被对方吃的死死的,即使厨艺不佳也带着点莫名其妙的心情做饭去了。
这是你第一次下厨,做的什么样心里实在没底,端上来的面卖相倒是不错,盘腿坐在茶几前的男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你,直看得你脸都开始烫了才笑起来。
“你吃不吃啊!不吃我倒了!”
刚准备拿走的碗被男孩拦了下来,连同你的手也被轻轻的裹在手掌,无论是碗还是男孩的手心都有点烫,让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一次下厨?那给你个面子咯。”
你气不过他的话就要拍开他的手,下一刻碗却被对方抢去吃了一大口,看着男孩吃下你又紧张的看着他的脸色,渴望从对方哪里得到点反馈。
“你对做饭真是没什么天赋。”
“爱吃不吃你。”
对于男孩的评价你又羞又恼,可是男孩的下一句话却让你愣了一下。
“可是我都会吃光的,因为是你做给我的。”
男生的眼睛亮亮的,眼尾嘴角都是满足的笑意。
一大碗面被男孩吃了个干净,晚上的时候他却开始肚子疼,你手忙脚乱的给他喂了药,对方还是趴在沙发上一副蔫儿吧唧的模样。
“姐姐,我肚子好疼啊。”
男孩头发乱糟糟的,只穿了衬衫露出细长的手臂,小臂上有他自己枕出来的红印,可怜巴巴的像是外婆家的小狗。
你心里一软,愧疚的去摸男孩的头,“是我错啦,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男孩眼睛水润,摇了摇头,嘴巴也委委屈屈的嘟了起来,漂亮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姐姐亲一下,我就不疼了。”
看着你慢慢红起来的脸,男孩露出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笑容,这个笑容让你的心脏开始疯狂跳动。
“还有,以后我来做饭给你吃吧。”

闻亦璋VTBT


“其实你更适合夜色。”
他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少年,嘴角是一抹暖色的笑意。
他微微眯起一只眼睛,纤长的手指捏着漆色的笔身去比量男孩的比例,得出的结果让他惊叹。
这个男孩的比例真是过分的完美,从宽而平整的额头到浓密的眉,从深深的眼睛到高挺的鼻梁,从丰润的唇瓣到漂亮的下巴……
他在白色的画布上比划再三,还是没有落笔。
“先生,你最好快一点。”
男孩的目光向下淡淡的一暼,阳光在他的侧脸镀上一层薄薄的金光,另半边脸隐在纱雾般的阴影下,神秘莫名。
“我是按时间收费的,这您是知道的。”
画家如同被蛊惑了一样站起身来,走到男孩的面前,手指顺着他的脖颈攀爬上脸,抚过眼睛,感受那团扇一样的睫毛轻轻的在手心颤动,最后落在嫣红色的嘴...


“其实你更适合夜色。”
他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少年,嘴角是一抹暖色的笑意。
他微微眯起一只眼睛,纤长的手指捏着漆色的笔身去比量男孩的比例,得出的结果让他惊叹。
这个男孩的比例真是过分的完美,从宽而平整的额头到浓密的眉,从深深的眼睛到高挺的鼻梁,从丰润的唇瓣到漂亮的下巴……
他在白色的画布上比划再三,还是没有落笔。
“先生,你最好快一点。”
男孩的目光向下淡淡的一暼,阳光在他的侧脸镀上一层薄薄的金光,另半边脸隐在纱雾般的阴影下,神秘莫名。
“我是按时间收费的,这您是知道的。”
画家如同被蛊惑了一样站起身来,走到男孩的面前,手指顺着他的脖颈攀爬上脸,抚过眼睛,感受那团扇一样的睫毛轻轻的在手心颤动,最后落在嫣红色的嘴唇上轻轻摩挲。
男孩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付出高昂价格买下他时间的男人像抚摸艺术品一样的摸过他的肌肤,声带颤动,声音又轻又凉薄。
“先生,超过时间要加钱。”
画家的眼睛根本离不开对方,他另一只手也附上男孩的腰身,动作温柔的像是对待最爱的情人。
他的嘴唇靠近男孩的耳朵,对着耳孔的位置慢慢的吐气,“你如果愿意陪我做点别的事情,我可以给你更多的东西。”
男孩的指尖颤了一下,快速闭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再睁开的时候又恢复平静。
“好。”

他的爱人,还是不曾想起他。
这出戏,他还要陪对方演多久,他也不知道。
男孩看着失去记忆的爱人温柔的亲吻他的颈侧,舔吻那熟悉位置的痣,只觉得心脏又酸又疼。
一滴眼泪落了下来,融入画家的发间,再无踪迹。

闻亦璋VTBT


小少爷回国办的第一场宴会几乎邀请了上流社会所有的人,唯一没收到请柬的金二少进来的时候,小少爷眼睛里都带着嘲讽。
“我没记错的话,我没给你发请柬。”
金二少拽了拽脖子上的领带,露出的喉结跟着他的笑声轻轻的动了一下。
“是,所以我拿了我哥的就来了。”
金二少打量着冷眼看着他的小少爷,觉得对方比五年前成熟了太多,由内而外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金二少这是做什么?当时说分手的可是你。”
小少爷哼了一声,似乎对宴会也失去了兴趣,转身就要去开车,却被男人一伸手拉进怀里,整个人都被熟悉而陌生的香水味包裹起来,闻得他想要落泪。
“对不起,是我的错。”


小少爷回国办的第一场宴会几乎邀请了上流社会所有的人,唯一没收到请柬的金二少进来的时候,小少爷眼睛里都带着嘲讽。
“我没记错的话,我没给你发请柬。”
金二少拽了拽脖子上的领带,露出的喉结跟着他的笑声轻轻的动了一下。
“是,所以我拿了我哥的就来了。”
金二少打量着冷眼看着他的小少爷,觉得对方比五年前成熟了太多,由内而外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金二少这是做什么?当时说分手的可是你。”
小少爷哼了一声,似乎对宴会也失去了兴趣,转身就要去开车,却被男人一伸手拉进怀里,整个人都被熟悉而陌生的香水味包裹起来,闻得他想要落泪。
“对不起,是我的错。”

闻亦璋VTBT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小少...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小少爷年纪比他小了五岁,看着个粉雕玉琢的奶团子长成如今这幅活泼好动的模样,金大少心里得意着呢。
“也就是你,这么宠着他。”
朋友看着带着鸭舌帽的金大少,有点慨叹的拍了一下兄弟的肩膀。
金大少今儿在父亲举办的宴会上,穿着随意的不像是来相亲的,弄的老爷子直接就黑了脸。
金大少自己倒是不以为然,笑了一下让旁边几个女孩看红了脸。
“说得好像这世界上,谁能不宠着他。”
金大少看向正在吃冰激凌的小少爷,脸上的笑容温柔体贴,和在小少爷面前又皮又浮夸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穿着蓝色外套的男孩太亮眼,他实在忍不住去逗弄他,看着小孩儿被他逗的脸都红扑扑的,金大少的心也痒痒的。
“是个时候去向田家提婚了。”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小少爷年纪比他小了五岁,看着个粉雕玉琢的奶团子长成如今这幅活泼好动的模样,金大少心里得意着呢。
“也就是你,这么宠着他。”
朋友看着带着鸭舌帽的金大少,有点慨叹的拍了一下兄弟的肩膀。
金大少今儿在父亲举办的宴会上,穿着随意的不像是来相亲的,弄的老爷子直接就黑了脸。
金大少自己倒是不以为然,笑了一下让旁边几个女孩看红了脸。
“说得好像这世界上,谁能不宠着他。”
金大少看向正在吃冰激凌的小少爷,脸上的笑容温柔体贴,和在小少爷面前又皮又浮夸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穿着蓝色外套的男孩太亮眼,他实在忍不住去逗弄他,看着小孩儿被他逗的脸都红扑扑的,金大少的心也痒痒的。
“是个时候去向田家提婚了。”

闻亦璋VTBT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闵二少大学毕业打定了主意要去玩音乐,老爷子不同意,爷俩就大吵了一架,闵二少当天晚上就搬出了宅子。
大少心疼弟弟,第二天就赶着来二少的公寓里劝对方回家,二少心高气傲哪里听得进去,坐在还蒙着防尘布的沙发上,态度坚定。
“爸他不信我,哥你也不信我?我偏要让你们看看,我没有闵家的支持,还干不干的成大事!”
闵大少无奈于弟弟的脾气,叹了几声就留了张卡离开了。
闵大少前脚出门后脚二少就把信用卡丢出了窗户,冷哼了一声又坐回窗前作曲,曲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搬家》。
没多会儿门又被敲响,这次敲门的是个穿了黑色连帽卫衣的男孩子,弯着眼睛笑的单纯无邪,活泼灵动。
“先生你的卡掉下来了,我帮你拿上来啦...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闵二少大学毕业打定了主意要去玩音乐,老爷子不同意,爷俩就大吵了一架,闵二少当天晚上就搬出了宅子。
大少心疼弟弟,第二天就赶着来二少的公寓里劝对方回家,二少心高气傲哪里听得进去,坐在还蒙着防尘布的沙发上,态度坚定。
“爸他不信我,哥你也不信我?我偏要让你们看看,我没有闵家的支持,还干不干的成大事!”
闵大少无奈于弟弟的脾气,叹了几声就留了张卡离开了。
闵大少前脚出门后脚二少就把信用卡丢出了窗户,冷哼了一声又坐回窗前作曲,曲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搬家》。
没多会儿门又被敲响,这次敲门的是个穿了黑色连帽卫衣的男孩子,弯着眼睛笑的单纯无邪,活泼灵动。
“先生你的卡掉下来了,我帮你拿上来啦。”
闵二少愣神的功夫,男孩探着脑袋往里瞅了瞅,“您一个人住呀,这么大的收拾起来多麻烦,我和您拼个房成不?”
面前的男孩笑的太真诚,白白的皮肤圆圆的眼睛,长得也符合闵二少的口味,等到闵二少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男孩子已经欢呼着提着行李箱看房间去了。
闵二少叹了口气,被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鬼弄的没脾气。
莫名其妙多了个室友,应该不会糟糕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闵二少就又坐回座位勾勾写写,把刚才的小插曲都写进歌词里。
男孩整理好了房间,连带着把小阁楼都收拾了一下,橘红色的漂亮头发都被汗打湿了,走下来的时候手里还在摆弄着手机,偏头去找另一个房客,却在看到画面的时候微微放轻了呼吸。
表情冷淡的男人手里捏着笔,在厚厚的本子上写些什么,偶尔皱眉偶尔露出轻快笑意,阳光亲吻在茶褐色发顶,温和缱绻的跃进眼底。
他真好看。
男孩羞红了脸,下一刻对上男人看过来的视线,更是慌了手脚,脚底下差点踩错了台阶。
“你……你饿不饿?我饿了,你做饭给我吃好不好?”
闵二少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慌乱起来的小屁孩,心里突然有些愉悦,放下画笔站起身来。
“走吧,去外面吃,我请你,家里太脏了,回来一起收拾收拾。”
多了个室友的生活应该还不错,不过喂饱这个自来熟的小鬼是当务之急。

闻亦璋VTBT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发生暴乱的时候,他才十岁。
父亲的帮派一日之间就尽归他人,就连他也差点做了敌人的禁脔。
是父亲最得力的手下救了他,把他带出那片苦涩而黑暗的泥淖。
后来他长大了,不听男人的劝阻,日复一日的学习格斗和射击,看向靶纸的眼睛里都是刻骨的恨意。
“你想报仇。”
男人看着几乎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突然就意识到有些事情他不能再替对方做决定了。
男孩看着哥哥的眼睛,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血色,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犹豫。
“对。”
“那我陪你,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临回城的晚上,男孩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他看着周围浓稠的黑暗,再无丝毫睡意。
他去男人的房间却没看到对方的身影,插了耳机到了客厅才看到男人已经穿...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发生暴乱的时候,他才十岁。
父亲的帮派一日之间就尽归他人,就连他也差点做了敌人的禁脔。
是父亲最得力的手下救了他,把他带出那片苦涩而黑暗的泥淖。
后来他长大了,不听男人的劝阻,日复一日的学习格斗和射击,看向靶纸的眼睛里都是刻骨的恨意。
“你想报仇。”
男人看着几乎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突然就意识到有些事情他不能再替对方做决定了。
男孩看着哥哥的眼睛,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血色,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犹豫。
“对。”
“那我陪你,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临回城的晚上,男孩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他看着周围浓稠的黑暗,再无丝毫睡意。
他去男人的房间却没看到对方的身影,插了耳机到了客厅才看到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指间有一支香烟萦绕。
“为什么还不睡?”
男人知道他讨厌香烟的味道,看到他的时候就掐灭了丢进玻璃杯里。
他沉默不语的坐在男人对面的低柜上,“你呢?为什么还不睡。”
男人轻轻的笑了一下,走到男孩面前蹲下,手搭在对方的膝盖上,“总有一天,我会睡很久,怎么也睡不醒。目前我还不需要睡眠。”
“那如果我叫你,你会醒吗?”
男孩的心里有大片的惶恐突然涌了上来,他几乎是祈求的握上男人冰冷的手指,然后被对方用力的回手握住。
“如果是你叫我,我哪怕到了地狱也会醒过来。”

闻亦璋VTBT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郑公...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郑公子和青梅竹马的弟弟订了娃娃亲,冰雪未消时带着刚刚成年几月的男孩去了国外旅行,美名其曰成人礼。
郑公子生性浪荡多情,平时应酬对于情色早就是司空见惯,可是订酒店的时候却因为要不要和小爱人住同一间羞得耳朵都红了,最后竟然还是小他三岁的男孩一锤定音。
“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郑公子欲盖弥彰的没有定情侣房,而是订了普通的标间,两张床之间距离说远不远,一伸腿就够得到。
下午的时候带着男孩出去吃了美味的海鲜和特色菜,回来的路上坐在副驾驶上的男孩还不知消停,嚷嚷着想要开车来消消食。
男孩没成年之前郑公子就手把手的教过对方开车,成年之后两个月驾照就拿到了手里,郑公子伸手去摸对方因为吃撑了而变...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郑公子和青梅竹马的弟弟订了娃娃亲,冰雪未消时带着刚刚成年几月的男孩去了国外旅行,美名其曰成人礼。
郑公子生性浪荡多情,平时应酬对于情色早就是司空见惯,可是订酒店的时候却因为要不要和小爱人住同一间羞得耳朵都红了,最后竟然还是小他三岁的男孩一锤定音。
“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郑公子欲盖弥彰的没有定情侣房,而是订了普通的标间,两张床之间距离说远不远,一伸腿就够得到。
下午的时候带着男孩出去吃了美味的海鲜和特色菜,回来的路上坐在副驾驶上的男孩还不知消停,嚷嚷着想要开车来消消食。
男孩没成年之前郑公子就手把手的教过对方开车,成年之后两个月驾照就拿到了手里,郑公子伸手去摸对方因为吃撑了而变得圆滚滚的肚子,笑着在对方眼睛上亲了一下就应允了。

回来后郑公子先去洗的澡,出来坐在床上看着小爱人抱着可爱的兔子睡衣去洗漱,紧张的揉乱自己刚吹顺的头发。
待会儿可要有点儿自制力啊。郑公子念叨。
郑公子这边念叨,那边男孩洗完了出来,郑公子只瞥了一眼就有点呆愣。
他和小爱人一块儿长起来,见过无数次小孩儿衣衫不整睡意惺忪的模样,可是自从通人事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这般模样。
男孩的头发擦得半干,眼睛嘴唇都是湿漉漉的,惹的人有些口干。
郑公子不自然的转过脸去,嘴里嘟囔着转移话题,“头发怎么不吹干?吹风机呢我来帮你……”
这厢话说了一半,那边就有温软湿热的身体贴上来,男孩喜欢健身,浑身的肌肉分布均匀,漂亮极了。
郑公子僵硬了身体,任由小爱人抱住他的脊背亲密的贴近,有气息拂动他的头发,不抬眼也知道男孩是何种诱人姿态。
郑公子最受不了对方这幅天真无邪又魅惑不自知的样态,当即骨头先酥了一半。
男孩身上一股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连带着声音都奶气十足。
“哥哥你身上真好闻……”
“可不可以抱着睡?”

闻亦璋VTBT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小孩...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小孩进公司的时候只有可怜可爱的十五岁,很多时候训练辛苦了就一个耍赖躺在地板上,任由他拉也不起来,腻腻乎乎的冲着哥哥撒娇。
“哥哥我今天训练好辛苦的,你都不知道我膝盖都磕红了~”
小孩儿瘪着嘴皱眉的样子,叫他看见了心都化成一摊水,更别提其他几个本来就对小孩没有抵抗力的人了。
往往是他强撑着底线不乐意让小孩儿休息,那边几个人形成联盟抵抗他,说他“暴政”。
不论过程如何,故事的最后总是小小软软的一只小兔子过来抱住他的胳膊轻轻的摇,娇憨的样子再没谁能拒绝得了。
“哥哥那我再练一会儿,你带我去吃肉好不好?我想吃羊肉串儿~”

后来小孩长大了,在旁人面前总是装凶装高冷,舞台上一个劲儿的把他...

#只负责撩不负责写系列#
小孩进公司的时候只有可怜可爱的十五岁,很多时候训练辛苦了就一个耍赖躺在地板上,任由他拉也不起来,腻腻乎乎的冲着哥哥撒娇。
“哥哥我今天训练好辛苦的,你都不知道我膝盖都磕红了~”
小孩儿瘪着嘴皱眉的样子,叫他看见了心都化成一摊水,更别提其他几个本来就对小孩没有抵抗力的人了。
往往是他强撑着底线不乐意让小孩儿休息,那边几个人形成联盟抵抗他,说他“暴政”。
不论过程如何,故事的最后总是小小软软的一只小兔子过来抱住他的胳膊轻轻的摇,娇憨的样子再没谁能拒绝得了。
“哥哥那我再练一会儿,你带我去吃肉好不好?我想吃羊肉串儿~”

后来小孩长大了,在旁人面前总是装凶装高冷,舞台上一个劲儿的把他健身房里练出来的漂亮肌肉秀给狂热的追随者,听到尖叫就把在镜子前练习了很久的坏笑露出来,引得无数人疯狂。
他站在小孩的斜后方,偶尔捏着话筒走到前面,经过的时候余光看到对方一边落汗一边轻微呼吸的模样,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下了舞台这个孩子会怎么样粘着他撒娇。
有一些洁癖的小孩从来都不顾及旁的,最爱黏在他身边,下了舞台也是如此,光与影的交界处他看到小孩露出洁白的牙齿。
“哥哥生日快乐,今天舞台好辛苦,可以带我去吃羊肉串儿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