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叫我ak就好了

123.4万浏览    4354参与
今山

【沙雕豪门】总裁怎么了?不能谈恋爱吗?

林阵磨枪 好多宇 元周率


04.你们两个入了盘丝洞想走可就难了


SPEACE CLUB

刘宇跌跌撞撞跑到卡座坐下,彼时林墨和刘彰正有说有笑,一见刘宇急匆匆的来,林墨放下手里的薯片一把揽过刘宇的肩膀

“又被哪个仇家追杀了?”

“你有病吧,哪个仇家会追杀刘家形同虚设的大少爷?不都得冲着伯远去吗?”

“有道理,不过远哥最近上节目跳的那个舞啊,是真的帅啊。”

“...你别给我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那看来不是仇家,是被你亲爸追杀啊。”

“想多了,我爹现在早已睡下了,这几年他下定决心潜心修炼,不日我们哥俩没人继承家业...

林阵磨枪 好多宇 元周率



04.你们两个入了盘丝洞想走可就难了

 

 

SPEACE CLUB

刘宇跌跌撞撞跑到卡座坐下,彼时林墨和刘彰正有说有笑,一见刘宇急匆匆的来,林墨放下手里的薯片一把揽过刘宇的肩膀

“又被哪个仇家追杀了?”

“你有病吧,哪个仇家会追杀刘家形同虚设的大少爷?不都得冲着伯远去吗?”

“有道理,不过远哥最近上节目跳的那个舞啊,是真的帅啊。”

“...你别给我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那看来不是仇家,是被你亲爸追杀啊。”

“想多了,我爹现在早已睡下了,这几年他下定决心潜心修炼,不日我们哥俩没人继承家业他就得道成仙把我们都熬死。”

“叔叔遇上你们两个逆子不容易啊。”

“我觉得我市区那房子应该改个密码了。”刘宇慈眉善目地说道。

“我是说你爸那个小老头要改变封建思想不容易啊。”林墨握着刘宇的双手语重心长。

 

刘彰啥也没说,捏了两片薯片送到林墨嘴里。

 

刘宇一脸怎么会有猪当面拱我的白菜的表情,好看的眼瞪的溜圆,上下扫了一遍刘彰。刘彰感觉好像有台扫描仪把他从上到下扫了个透,而且这台扫描仪就这一秒钟的视线好像在问他家里多少资产名下几套房几辆车几个门面以后生意要做到什么规模嫖不嫖赌不赌烟酒沾不沾婆媳关系紧不紧张保大还是保小。

虽然不存在最后一个问题,不过刘彰觉得扫描仪就是这么问的。

所以刘彰把一整包薯片都递给了刘宇,又重新给林墨开了一包。

 

刘宇说你这兄弟能处。

林墨说求求你快闭嘴吧。

 

“我跟我老爸也是开始因为一点小矛盾闹别扭,他觉得我跟他的做生意的理念背道而驰了。”刘彰从冰桶拿出酒给自己倒了点,往后一倒交叠双腿,手臂搭在靠背上。

刘宇:“那后来你们怎么样?”

“我给他写了首歌,叫反路。歌词是写的我想对他说的心里话。”

林墨:“你爸啥反应?”

“他很高兴,已经半年不跟我同一个桌吃饭了。”刘彰推了推眼镜,杯里的酒好像随着他的笑容在一晃一晃。

 

刘宇:“你这兄弟能处。”

林墨:“...我求求你快闭嘴吧。”

 

 

玩的中途刘宇去了趟厕所,正在洗手台变着法自拍的时候从镜子里看见后面隔断墙后面挪出来个人,刘宇举着手机回头一看,好像是之前在小巷子里看见那个打人的帅哥。

吓得刘宇小手一抖,抄起洗手台上的一瓶洗手液对着那个日本黑老大直打哆嗦:“帅哥...听得懂我说话不?我是w市刘氏集团老总的儿子,家里很有钱,很有money知道不?所以这里很多people认识me,if you 不想在这惹出trouble的话就don't对我动手,我也不会tell anybody about yours。”刘宇虽然手抖得凶,声音倒是稳,他又把另一只手抬起来拖在下面,好像那瓶洗手液是把狙击qiang。噼里啪啦说完一堆刘宇咬着后槽牙专注地打量那人的表情,警觉地扫视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凶器。


凶器没找到,倒是看见这帅哥手里提溜着他刚刚逃命的时候跑掉的外套。


肌肉帅哥从裤兜掏出手机,吓得刘宇又把洗手液瞄准了一点,帅哥没有说话,举起一只摊开的手示意自己很安全。刘宇没有动作,心想就算你没有凶器看这膀子空手就能给我提溜起来。帅哥对着手机按来按去半天,刘宇心想不会听懂我是少爷要发微信摇人过来绑我吧??还没想完就看见那个肌肉薄唇帅哥把手机屏幕举起来对着他,接着手机都音响发出了动静。


“你好我叫宇野赞多这是你的外套你刚刚跑到时候掉在地上了。”

谷歌翻译的声音。

 

刘宇:????????

 

 




 

来一只小熊吗

标题还没想好っ ̫ -⸝⸝

22.01.18《打开INTO1的N种方式》

标题还没想好っ ̫ -⸝⸝

22.01.18《打开INTO1的N种方式》

籽衿TZ

这个本来是作为生贺的结果。。没画完(●—●)


这个本来是作为生贺的结果。。没画完(●—●)


籽衿TZ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立秋...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立秋傍晚从河对岸吹来的风。”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不太多,立秋傍晚从河对岸吹来的风。”

籽衿TZ

AK明信片。

作为生贺吧。

虽然说时机不太对。。。

AK明信片。

作为生贺吧。

虽然说时机不太对。。。

YZMG
补上一些签售会没能看到的遗憾!

补上一些签售会没能看到的遗憾!

补上一些签售会没能看到的遗憾!

TXGXYX

【说唱新世代乙女】不是吧,这都能火?【28】

OOC预警❗时间线可能会混乱,文笔一般❗


由于太想吃粮了,但是没粮可吃,只能自己产粮了自己产粮自己吃 ✓


本故事纯属虚构,各位理性看文 ✓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147

在夏老师的以身作则下,台下的选手已经纷纷开始了自己的游说工作


当然这不包括夏老师本人,不然他也不会第三次上台…又下台


沙一汀呆呆地看着上来的夏之禹:“我选小强…”


沙一汀说出选择后,夏老师再次笑着地摆摆手下了台:“不来了不来了,太傻帽了”


你看着再次回到台下的夏之禹笑着迎了上去:“别上了别上了...

OOC预警❗时间线可能会混乱,文笔一般❗


由于太想吃粮了,但是没粮可吃,只能自己产粮了自己产粮自己吃 ✓



本故事纯属虚构,各位理性看文 ✓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147

在夏老师的以身作则下,台下的选手已经纷纷开始了自己的游说工作


当然这不包括夏老师本人,不然他也不会第三次上台…又下台



沙一汀呆呆地看着上来的夏之禹:“我选小强…”


沙一汀说出选择后,夏老师再次笑着地摆摆手下了台:“不来了不来了,太傻帽了”


你看着再次回到台下的夏之禹笑着迎了上去:“别上了别上了,夏老师,要不到时候咱俩打一下得了”


“那你估计得明天了叭”夏之禹看了看你在板上的位置“我就是想早点比咋这么难呢”





148

“Tonight we walk the street,I send my morning to you…”沙一汀唱到这句时设计的动作是向前伸手


但是好巧不巧你坐着的地方恰好是他手指的方向


前一秒你还在跟旁边的Ak说着“沙一汀这歌不错啊”


下一秒你就被周围的几个人看得闭了麦,甚至你注意到旁边的摄像大哥也开始捕捉你的表情

你朝他们挥挥手:“都别搞啊”


“哎呀,这回可跟我没关系咯”Subs在旁边笑着调侃


“尤其是你”你说完就指了指Subs:“你就不劝着他点,还跟他一起胡闹”


“我干嘛要劝他”Subs坐在地上无所谓地看着你:“只是想跟他分享一下经验而已”


你眯起眼睛盯着Subs:“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无聊”

说着往远离Subs的方向挪了一下


“哎,不至于不至于”Subs跟着你一起挪了一下“当时确实是我的问题,但是你看既然咱俩都又相遇了,就说明……”


你看着Subs挑了下眉

还没等你开口反驳,旁边原本在跟别人聊天的Ak听到了什么脑袋凑到你这边:“什么什么问题啊?”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你看了一眼过来凑热闹的Ak,又给Subs递了个眼神让他打住这个话题





149

沙一汀晋级了,而且是以69票的票数位居A组第一,虽然他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还有懵的,但是眉眼间的喜悦是一览无余


沙一汀把自己的名字贴在A1的位置上后立马转头寻找你的身影跑过来


你看着沙一汀朝自己这边越来越近,没等沙一汀开口先说了句:“很不错啊,富裕了记得哔特币还我啊”


与其等着沙一汀‘语出惊人’,不如自己先把话题带起来


“是啊是啊,我们这币没白借啊,我应该长点利息”Doggie笑着搂着沙一汀说到


“以后得仰仗你了,沙老师”斯威特也笑着凑过来

沙一汀到底是年轻,没几句话就被几个人带偏了话题





150

“这不是my wrong~这不是my wrong ”在万赛文结束表演后,你坐在地上哼唱着他的hook


“唉…阮子姐我刚才开始头就好晕啊”石玺彤头靠在你肩上说到

你偏过头看着彤彤,用手测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不热啊…是中暑了?”


石玺彤小幅度点点头:“可能是”


“还好吧,喝点水”Subs拿了瓶矿泉水打开递给石玺彤:“你俩还真是好姐妹,都爱中暑”


“那你今天还能唱吗”你看了看在喝水的石玺彤:“今天应该会轮到你的”


“哎,阮阮你们这有人想今天唱不”这时Tina溜到你们几个旁边问到


“我都行吧”你无所谓地说道

“我想”Subs举着手说到:“但是今天也轮不到我啊”


“其实我还挺想跟你比一下的”Tina说着拍了拍Subs肩


你看了看在旁边的Subs和孙瑄阳:“哎那正好啊,一会儿彤彤选Subs,然后Tina再去选Subs,这样你俩就能今天比了”


“可以的哎”Tina听完你的提议肯定地点点头

“行,我也没问题”Subs也答应了下来





151

马思唯看着上台的于贞:“Rosedoggy的选择是于贞,那么现场还有谁要挑战于贞嘛”


“彤彤!”“石玺彤上”

周围观众里有不少人在喊着石玺彤的名字


石玺彤听到自己名字后惊慌地看着观众挠挠头

你搂着旁边的彤彤笑了笑:“粉丝行为,偶像买单哈哈哈哈”


“秦阮秦阮”“阮子姐”

你脸上的笑容还没停留多久,就被周围的声音给抹杀了


“叫你呢,粉丝行为,偶像买单”Ak笑着重复了一遍你的话


“啊?还有人要上吗?秦阮?石玺彤?”马思唯笑着看向你们所在的方向


你和彤彤被cue到后看了看对方又都苦笑了一下


你无奈地朝导师和观众摆摆手:“不上不上,我俩都不上”




152

今天的最后一场是那奇沃夫和阿达娃

“他们将个烂就怎么都是内部消化啊”你看了看台上的将个烂就的成员


“咦?那个项链有点眼熟啊,有点像姜老师的”阿达娃上台后你就瞥见了她脖子上的项链


“哪是像啊,那就是”Ty从台上下来后走到你身后的位置:“他上台前送给阿达娃咯”


你听完先是笑了一下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姜云升:“哦豁,这样啊”


“吃醋了?都怪他不守男德”Ty抱着手臂笑着拱火


旁边的沙一汀听了Ty的话突然有些慌张地盯着你张了张嘴


“不至于不至于,y哥”你摇着头摆摆手:“意外倒是有点”


姜云升回头就看到你身后站着一个不怀好意的Ty咬了下嘴唇朝你们这边走过来:“说我什么坏话呢”


“哪能啊,都是好话”





153

那奇的技术和舞台都没的说,让一直坐在后面休息的你也站起来欣赏舞台了

不过刚才一闪而过的地方你听出了一些异样,你有些担心看向舞台上的那奇沃夫:“刚才那是换气还是失误了啊……”


“啊?他失误了吗”Ak听到你喃喃自语疑惑地看着你


你看着台上的那奇摇摇头:“我也不确定啊…”


“额……抱歉,我刚才失误了,对不起”那奇沃夫在舞台结束后坦言了自己的失误


“好家伙,真是个实在孩子啊”你低着头捏了捏鼻梁


“他不说真的听不出来那是失误啊”Ak看着那奇惋惜地说到

“可能这就是那奇叭”你叹了口气点点头





154

“为什么他们会说那奇的flow好啊”沙一汀听完点评后偏过头问了懒惰一句

“可能是他的腔调比较洋气吧”懒惰说着点了点头


“是吗是吗”沙一汀转过头看向你


你看了看沙一汀也点点头:“那奇flow的变化不是很多,但是他的腔调很不错,简单说就是有内味”


“我俩对上那奇都会很悬”姜云升说着指了指自己和旁边的Ty

Ty在旁边也点点头


你指了指旁边的两个人又指指自己:“我们和那奇都算是个人风格比较明显的,但是那奇这首歌的编排很有律动,再加上他的腔调和一点点快嘴,而且他现场也很好”


沙一汀听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歪着头看向沙一汀:“你好像有点迷茫啊,这位朋友”

沙一汀眨眨眼看着你,没承认也没反驳


你看着沙一汀这幅样子笑笑:“你现在特像个好学的小朋友在想老师留的课后题”


“嗯……”沙一汀偏过身子挠挠头:“我,我确实也刚接触不久”


“嗯?真的假的?”你对沙一汀的回答有些意外


“一年多吧…”沙一汀看着你眨眨眼


你伸手拍了拍沙一汀的肩膀,郑重地点了点头:“还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沙一汀听着从你口中说出的夸他的话先是笑了一下,随即笑容就消失了:“可是姐姐,你也就比我大一岁啊”





155

那奇和阿达娃的舞台结束后,Knowknow拿着手卡说到:“那么我们到现在为止已经进行了11轮对战,现在要来总结一下战况……………”


“我要提醒你们一下,因为咱们这轮的参赛人数是单数啊,所以最后一轮会是3个人的battle,你们自己考虑清楚出场顺序”在Knowknow总结完后马思唯拿起麦克风提醒道


你听完先是一愣,又把目光投向挂着选手名字的磁铁板,大部分时间其实都已经决定好了互选的人,但是也不乏有你这样的佛系选手


“哎呦,之前还真在意这个”

“那最后一轮压力有点大啊”

“所以还是先比了会好一点”

“那夏老师可怎么办啊,明天还得继续呀哈哈哈”


你听着周围人的讨论,盯着板子上的还剩下的选手名字想了一会儿,如果按照赛制的顺序,自己很可能是最后一轮进行对战的


三个人的battle现场观众的不定性因素会变多,而且很大概率自己会对上同样佛系的彤彤啊,明天还是不要让自己排到最后一轮比较好





——tbc——

虽然那奇跟感情线没啥关系,但是我必须夸那奇!!!


我为了夸那奇我还特意去请教了一下😂😂😂

他讲的倒是挺多,不过我没吸收多少T^T

后来还把他自己歌一句一句拆开给我讲,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就是他真的讲了很多,但我是真的菜(bushi)


爱你们嗷♡


这是我不怎么虚心请教的证据hhhhh





自割腿肉爱好者

【鸭伯】茧房(四)

*藏身房AU,请勿上升正主,OOC预警

*社团混混鸭 x背锅秘书伯,远1,不妥删

*主鸭伯,微路修远兮,设定可见备菜贴,可能有车,是BE


见回复惹。

*藏身房AU,请勿上升正主,OOC预警

*社团混混鸭 x背锅秘书伯,远1,不妥删

*主鸭伯,微路修远兮,设定可见备菜贴,可能有车,是BE


见回复惹。

BT阿娈

他只痴痴的捧着婚书,灯光落在他身上,映出那孤独的影,融在房间的黑暗之中。

他只是看着,看着,到眼睛干涸,

到心中无有悲痛,也再无欢乐。

    ---文案来自一位素未谋面的仇人老胡。

(故事是冥婚)我带老胡如初恋老胡和粽子合伙虐我千百遍.🤡@五仁冰皮粽 

他只痴痴的捧着婚书,灯光落在他身上,映出那孤独的影,融在房间的黑暗之中。

他只是看着,看着,到眼睛干涸,

到心中无有悲痛,也再无欢乐。

    ---文案来自一位素未谋面的仇人老胡。

(故事是冥婚)我带老胡如初恋老胡和粽子合伙虐我千百遍.🤡@五仁冰皮粽 

热衷于ke西皮

1215  鸭鸭热血浪录制!


cr:logo

1215  鸭鸭热血浪录制!


cr:logo

热衷于ke西皮

1213  鸭鸭热血浪录制!


cr:logo

1213  鸭鸭热血浪录制!


cr:logo

热衷于ke西皮

1212  鸭鸭澳门出发!


cr:logo

1212  鸭鸭澳门出发!


cr:logo

支与专

《万里迢迢》1.启程

很短的很短的进来看看嘛?(喂
 预告 ←(看不看都可以?(你

0

“我要去揽星岛。”


少年站起身,任天台边的风撩起他发尾和衣角。

夜光的霓虹灯投射的色彩像是割裂了他,白发染上异色。


“现在就出发。”


1


我是张嘉元。


虽然不知道我弟抽什么风了一定要从我们云翳岛这儿跨整个大陆去那个听说全大陆最美的地儿揽星岛——

张嘉元看了看地上的淤泥和黏在上面的塑料,又抬眼望了望高耸不见顶却户户拥挤闭塞的建筑;耳边过的风滤不过拥挤街道间的嘈杂声,眯着眼才能直视的阳光照不进楼间夹缝的巷子。

——啊不对,他知道原因。

他目光无依附地漂着,看行走间神色疲倦目...

很短的很短的进来看看嘛?(喂
 预告 ←(看不看都可以?(你

0

“我要去揽星岛。”


少年站起身,任天台边的风撩起他发尾和衣角。

夜光的霓虹灯投射的色彩像是割裂了他,白发染上异色。


“现在就出发。”


1


我是张嘉元。


虽然不知道我弟抽什么风了一定要从我们云翳岛这儿跨整个大陆去那个听说全大陆最美的地儿揽星岛——

张嘉元看了看地上的淤泥和黏在上面的塑料,又抬眼望了望高耸不见顶却户户拥挤闭塞的建筑;耳边过的风滤不过拥挤街道间的嘈杂声,眯着眼才能直视的阳光照不进楼间夹缝的巷子。

——啊不对,他知道原因。

他目光无依附地漂着,看行走间神色疲倦目光呆滞却仍然挣扎着生存的众人。

谁不想离开这里呢。


至少我不想。张嘉元随脚踢起一个铁皮罐,乐津津地想:这里多好啊。


没有魔法者和人外那群家伙打破这小岛的平衡,没有贪财爱权者极端的压迫——有那个闲钱的早就麻溜地润了;只剩他们这群庸庸碌碌的普通人。

当一个普通人多爽啊。


“你算什么普通人啊,”记忆很远处有人听他这么说后笑着攘了他肩膀一下:“张大少爷。”


“滚你的林墨,”张嘉元“切”了一声,“您可是大天才魔法师啊。”


“这又没说错。”林墨耸肩,换来对方无语的白眼。他笑了声,朝对方举起酒杯:“那祝你找到一个合你心意的地方吧。”


“行。”张嘉元与他碰杯,“借你吉言。”


呷了口酒,他又道:“也祝你在这生活快乐,能发明出来更多魔法吧。”


“哦,”林墨喝了一口就把玻璃酒杯拿在手里摇晃,好像比起酒来说酒杯更吸引他似的:“那个啊。”


“?”


“我最近不打算写了。”林墨说这话时目光一直落在酒杯上,“准备出去看看。”


“……额,”张嘉元听到这话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居然是“他去外面不会被人欺负吗”,他扫了眼林墨的小身板,又想了想这人总在创新些机灵古怪类魔法,对他声称的“物攻和法攻双高”表示怀疑。

“你一个人?”


“也许?”林墨从长袍的袖子里摸出封信来,朝喝着酒的人晃了晃:“我的笔友说要来这边采风,我可能会和他一起走个两天吧。”


“哦,”是那个只和林墨用信交流的家伙。

连联络魔法这种烂大街的都不用……

张嘉元喝口酒,若有所思地问:“那人不会魔法?”


“谁知道呢。”林墨漫不经心地翻看着信封袋,“我们又不聊这方面的事。”


“那聊什么,风景?”


“你就当我是因为想去看风景吧,”白发少年挠挠头,腼腆地微笑着:“那我走了,哥。”


他们在下个路口分别。


少年笑得明媚,朝他挥手。

张嘉元张了张嘴,不知道还要说什么。


“我记得——想你就听你的歌!”他指指挂在脖子上的耳机,蓝眸弯着:“有事联系!”


“嗯——”张嘉元抬手挥挥,单手作扩音喇叭状:

“吴臻,注意安全!”


“诶!你也是!”


等吴臻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张嘉元才转身离开。在他手心,联络魔法的术文隐隐亮着光——

“看来一切顺利啊。”


“那当然。”还是一贯轻松的语气。

晚夏暖秋

【林阵磨枪】Nefelibata(4)

💬lzmq哨向,具体设定见文。

💬有元周率微量友情向出镜,会有队友客串,注意避雷。

💬标题英文自己瞎查的,不用深究

💬本人连载困难户,能有一篇是一篇

💬正文开始


刘彰和张嘉元一步跨上车,看着那本就不大的训练场慢慢远去。


林墨的确比前些年的一面之缘不同了太多太多,刘彰坚信对于林墨的为人还是有点认识,他不可能去做一些违背总部原则的事。


刘彰自进了训练场,他还抱着自己是战争“导火索”不切实际的想法,实战里不要命了的冲向敌方,像是报复性地伤害自己,即使身边的朋友苦口婆心劝他,他还是每...

💬lzmq哨向,具体设定见文。

💬有元周率微量友情向出镜,会有队友客串,注意避雷。

💬标题英文自己瞎查的,不用深究

💬本人连载困难户,能有一篇是一篇

💬正文开始

 

 

 

 

刘彰和张嘉元一步跨上车,看着那本就不大的训练场慢慢远去。

 

林墨的确比前些年的一面之缘不同了太多太多,刘彰坚信对于林墨的为人还是有点认识,他不可能去做一些违背总部原则的事。

 

刘彰自进了训练场,他还抱着自己是战争“导火索”不切实际的想法,实战里不要命了的冲向敌方,像是报复性地伤害自己,即使身边的朋友苦口婆心劝他,他还是每次伤痕累累的回来,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简直是家常便饭,直到后来想开了对之前幼稚的自己好气又好笑,对痛也没什么感觉了。

 

他在原来的医生那里就是个不省心的小破孩,每天都被念叨着哨兵本就对伤痛更敏感,有这么多伤真是不要命了,刘彰笑嘻嘻地把人劝走,在房里养伤闲着没事,溜去看医务室里的药品,记不住理论知识的刘彰竟然把医务室的药品记得一清二楚。

 

训练场的药剂都是为他们这些“精英”煞费苦心调配的,剂量大,数量少,可治愈伤口也是相当管用,即使物资不足,也要向上面申请才能继续调来一批备用。

 

可那远哥手里那药剂他怎么也觉得和治疗扯不上边。

 

刘彰不可制止地看到那针刺进林墨皮肤,顺着他的血管肌理蔓延开来,心里一惊,一脚油门迅速把这个想法甩在车后。

 

他和张嘉元特地溜到了最后面,带队的人看是这两个,按理本来是一哨兵一向导的分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默许他们两个人同乘一辆,继续这次的实战训练。

 

毕竟谁也不能让这个血气方刚的哨兵组合临阵换帅,而且是这两个不省心的。

 

张嘉元坐在车后揉了揉眉心,缓缓呼出口气,胳膊撑在车窗上出神。

 

“嘉元?”

 

刘彰蹙起眉,车后平日里插科打诨的人变得极其敏感,成年不久的哨兵气场过于强大,即使已经被压制到无人感受到,刘彰还是察觉到了些许低气压,特地放慢速度转过头问他。

 

张嘉元摇摇头,表示自己只是没休息好。

 

“我和远哥还不是很熟,担心出事。”

 

刘彰握着方向盘的手默默攥紧,摆摆手将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

 

“那林墨的运气可是差的没谱了。”

 

刘彰勉强打起精神,装出些吊儿郎当的样子安慰张嘉元。

 

“周柯宇在呢,没事的,那家伙有的时候看着脑子有点拎不清,关键时候还是可以放心将后背交给他的。”

 

周柯宇自小在家族里长大,虽然没其他公子哥身上那些纨绔气质,他自己有些厌恶这家族背后见不得光的手段,除了非必要,几乎不与族中的长辈来往。

 

说来也巧,刘彰没有被拖去实验,被送去七号训练场,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当时完全不认识刘彰的周柯宇误打误撞动了些手脚。

 

周柯宇谈起这件事总是开玩笑着搭上刘彰的肩膀,表示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出身好,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好处的,钞能力总是刀枪不入的。

 

刘彰一脚踩下油门。

 

 

 

 

 

 

 

 

 

 

林墨在一次又一次抗争无效后,认命地躺在床上数着吊瓶中坠落的水滴。

 

“不行,你现在身体状况还是很差,别以为你活泼乱跳的就能去搞事。”

 

伯远抽出手里的垫板敲到林墨头上,林墨哭丧着脸表示不会再有了,伯远还是警告他别像之前那样偷溜出去被伯远亲自提回来。

 

周柯宇风尘仆仆地推门进来,就瞅见这两个对峙的场景,和林墨一对视,便说了些保证的话让满脸写着“想骂人”的伯远劝了出去。

 

“这下好了,你就作吧,本来能溜出去的,谁让你动静那么大。”

 

周柯宇抱着手坐在椅子上,心满意足地看那人翻个白眼,看林墨嘴里嘟囔着些牢骚话。

 

这次实战模拟还是动静蛮大的,上面像是极其放心地交给了七号训练场的诸位,那两个不省心的估计还是坚决捆一起不要向导,自己被林墨死缠烂打留下来陪林墨。

 

他自己又何尝不想去和朋友并肩作战,前脚刚准备申请外出,后脚林墨就可怜兮兮地被伯远按了回去,他连电话都没打完,就被拉来看着林墨,这一个两个都不省心,周柯宇的头怕是有三个大了。

 

“周柯,你和远哥熟吗?”

 

林墨突然坐起来,非常认真地看着周柯宇,周柯宇猛地回过神来,有些疑惑地看向林墨。

 

“还行,没到随便进出他房间的地步,别乱想,我不可能帮你进去搞事的。”周柯宇斜瞥他一眼,本以为林墨会蔫回被子里赶快睡觉,没想到这人还来了劲,掀开被子下了床,搬了椅子坐到周柯宇旁边。

 

“你可以坐到床上和我说话的。”

 

“别这么冷漠嘛,不熟就不熟呗。”林墨嬉笑着用手肘撞了撞周柯宇,笑眼盈盈地望着他。

 

“行了,外面的人走了,快说吧。”周柯宇一个白眼翻上天,这人祸害不了刘彰张嘉元,自己竟然也就这么被林墨拉下水了。

 

林墨快步走去轻轻打开门,确定没人了后才呼出口气。

 

“注意一点,”林墨指了指床下的空隙,“那有东西放着呢。”

 

周柯宇瞳孔一缩,看门口那人有些戏谑的表情,用口型问他什么时候发现的,林墨手一摆,表示进来第一天就知道了。

 

“你要知道,和我打交道,总会碰上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的。”

 

周柯宇瞥了一眼床下的物件,走过去卸了丢给林墨,看林墨极为熟练地拆掉了外壳,捏着收听的机器,又走到周柯宇面前,开玩笑似的拍拍周柯宇的肩。

 

周柯宇感受到林墨袖子里伸出的那一小段足够致命的冰凉,力道之大周柯宇甚至都在怀疑眼前这人会不会下一秒就变脸不认人,

 

他和林墨猜谜猜了半天,他才堪堪反应过来,不得不苦笑一下,不禁想着林墨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甚至连这些东西都能轻而易举的察觉。

 

拆掉监控器,向上面威胁一个和他同等级且身世不一般的哨兵。这挑衅手段不算高明,但也足够致命。

 

“周柯,帮个忙。”

 

“带我去刘彰那里,越快越好。张嘉元是个哨兵,控不住他。”

 

周柯宇举起手来,瞥了一眼在林墨那早就碎成一块的机器,抬起拳头给林墨头顶轻轻一拳。

 

“下次溜去城镇你请客。”

 

 

 

 

 

 

 

 

 

 

 

 

 

 

 

 

 

 

 

 

 

 

 

 

 

 

 

 

 

草莓味的圣代

你怎么这么迷人这么这么讨厌这么总在发着你的照片,你总是让我更想你你却不来找我😭你问我想不想你,我说有一点想其实我特别的想😭彰彰你知不知道你在犯罪!你这是诱惑!是勾引!妈妈已经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为你痴为你狂为你框框撞大墙😭你为什么要诱惑枪妈!为什么!!你已经好几天不发微博了,我每天靠着几张图和看过无数遍的物料度日!我想看新物料!我想看鸭鸭宝贝我想看彰彰老公😭我巴不得每天每分每秒都有彰彰可以看!我多希望每天都有新的歌词vlog😭我看不够😭都2022了我还在看2021的音乐节和舞台的视频,我看不够,我多希望今年彰彰舞台摩多摩多😭鸭鸭宝贝妈妈想你妈妈爱你😭


一些关于看完音乐节视...

你怎么这么迷人这么这么讨厌这么总在发着你的照片,你总是让我更想你你却不来找我😭你问我想不想你,我说有一点想其实我特别的想😭彰彰你知不知道你在犯罪!你这是诱惑!是勾引!妈妈已经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为你痴为你狂为你框框撞大墙😭你为什么要诱惑枪妈!为什么!!你已经好几天不发微博了,我每天靠着几张图和看过无数遍的物料度日!我想看新物料!我想看鸭鸭宝贝我想看彰彰老公😭我巴不得每天每分每秒都有彰彰可以看!我多希望每天都有新的歌词vlog😭我看不够😭都2022了我还在看2021的音乐节和舞台的视频,我看不够,我多希望今年彰彰舞台摩多摩多😭鸭鸭宝贝妈妈想你妈妈爱你😭



一些关于看完音乐节视频后枪妈犯神经的不理智发言(我精神正常)虽然我想要的很多,但也只是想,ak还是要把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不要太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