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叫花鸡

28528浏览    358参与
@@

嗯,花哥牛逼

论一个人收割四个人头

嗯,花哥牛逼

论一个人收割四个人头

欧泊_今天也想吃竹筒饭
我心中的叫花明明是个白净清秀(...

我心中的叫花明明是个白净清秀(穿女装很好看)的少年,怎么这个皮一下子变壮汉了!你这一年多经历了什么!看起来长大了好——几岁!!飨灵还能继续发育的么!!是景安伙食太好还是被竹筒同化了啊!!

而且这个皮还是比着上半身整个画反了的满破皮画的,我,唉…并不是这皮画的不行,真的是和原皮反差太大了啊…游戏都不想下回来,让工会小伙伴帮我买个穿上就行了…

不过,我又有了新的创作灵感!介意自己身高的叫花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再长高一些,有一天他的梦想实现了…

我心中的叫花明明是个白净清秀(穿女装很好看)的少年,怎么这个皮一下子变壮汉了!你这一年多经历了什么!看起来长大了好——几岁!!飨灵还能继续发育的么!!是景安伙食太好还是被竹筒同化了啊!!

而且这个皮还是比着上半身整个画反了的满破皮画的,我,唉…并不是这皮画的不行,真的是和原皮反差太大了啊…游戏都不想下回来,让工会小伙伴帮我买个穿上就行了…

不过,我又有了新的创作灵感!介意自己身高的叫花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再长高一些,有一天他的梦想实现了…

定义于R

【食物语】听说那个渣少主遭报应了(二)

下章开车?

不过虞山这么好 ,我有点不舍得加速了。(〃ノωノ)

我最开始是因为虞山鸡是我家乡美食,就开始喜欢他, 后来看他的语音和故事觉得他实在太可爱了吧!

我家就在虞山边上,经常去爬山,不过说来惭愧,我没吃过正宗虞山鸡。

柳如是墓我去过,确实是一代奇女子!

不过不妨碍我恰醋(噗)╮( ̄▽ ̄)╭


———————————————————————


少主清醒时仍被荷茎束缚在舟子上,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或许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荷茎未曾撤去,但入目的荷塘已经不再像他昏迷之前那么狼藉。少主躺在舟中,疼痛的咽喉和紧紧捆在身上的荷茎无一不再昭示刚...

下章开车?

不过虞山这么好 ,我有点不舍得加速了。(〃ノωノ)

我最开始是因为虞山鸡是我家乡美食,就开始喜欢他, 后来看他的语音和故事觉得他实在太可爱了吧!

我家就在虞山边上,经常去爬山,不过说来惭愧,我没吃过正宗虞山鸡。

柳如是墓我去过,确实是一代奇女子!

不过不妨碍我恰醋(噗)╮( ̄▽ ̄)╭


———————————————————————





少主清醒时仍被荷茎束缚在舟子上,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或许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荷茎未曾撤去,但入目的荷塘已经不再像他昏迷之前那么狼藉。少主躺在舟中,疼痛的咽喉和紧紧捆在身上的荷茎无一不再昭示刚刚的一切都不是梦。


虞山鸡侧躺在少主身边,静静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一遍遍地伸手触碰少主像在确认那份温暖的真实性。这样的触摸却很快变质,虞山鸡抬手捏住了少主的下巴,纤长的手指贪婪地抚摸着少年稚嫩的喉结,每一寸呼吸都会经过这里,血液在里面翻滚,生命的气息滚烫地让虞山鸡兴奋。


他指间猛地一压,力道恰到好处。少主闷哼一声,浑身一颤。那生动的反应完全取悦了对方,虞山鸡似乎格外沉迷于这样不平等的游戏。指尖下的每一次轻易的按压,摩擦,都让少主敏感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战栗。


如同过去,虞山鸡会紧紧跟随少主的指尖,永远注视那抹光晕,为了对方一个不经意的触摸,回报以自己生命的全部,那份原本深藏着的爱,也在彷徨的痛苦中被完全挖出,赤裸的展现在少主面前,只是如今,双方调换了位置。


被掌控在指间的,是高高在上的少主。


少主感受着,全神贯注忍耐着对方毫无规律的冒犯,在这样压抑的氛围里,却有一缕阳光撒入舟中,一整片望不到头的荷塘仿佛一个巨大古怪的舞台,而他置身于一幕荒诞的剧目的中心,不知所措也无法逃离。无助的少年人咬着口中的坚硬的荷茎,发出沙哑的抽泣,泪珠从眼角滑向耳后,委屈可怜的样子实在惹人怜爱。


虞山鸡也坐不住了,无措地想抹掉源源不断掉落的泪珠,却是无济于事。少主的泪水像连着海似的无穷无尽。


“少主,你为什么哭......”


为什么哭?这个罪魁祸首反倒问自己为什么哭?少主都要被他气笑了。


虞山鸡看上去相当在意连珠落下的泪水,俯身凑近少主,那么近的距离,几乎可以吻上少主张开的唇瓣。


少年泫然欲泣的样子,让虞山鸡的神色暗了几份,最后那吻落在了少主的眼上,少主震惊地感受着那湿热的舌头,慢慢舔开自己的眼皮,柔软的舌头缓慢的动作,轻柔的探入深处,可这次少主却没有感受到疼痛,想来是身上人的功劳,这里显然由虞山鸡主导,虞山鸡想要他痛不欲生,他就只能痛的死去活来,想要他舒舒服服,他自然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这样的大起大落还是让少主痛不欲生,但连番的刺激除了让他大哭了一场还有别的作用,他要逃出去,这个念头伴着强烈的求生欲狠狠的扎在少主心里。


“少主,即使这样你的眼里也没有我。”虞山鸡起身,注视着少主朦胧迷离的眼睛,赤色的眸子里没有失望,仿佛意料之中,“你心里想的只有离开我。”


被看穿的少年,呼吸一瞬间凝滞。口中的荷茎却突然放松下来,井然有序的撤走了。


“少主,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少主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这只闷坏的鸡现在油盐不进,说什么都是废话。或许因为恼怒,少主闭眼不想看他。


虞山鸡将少主抱在怀里,少主的沉默没能使他脸上有什么波澜,他略微偏过头,不可抗拒地覆上少年柔嫩的双唇。随着手指启开紧咬的牙关,虞山鸡长驱直入,填满了少主湿热的口腔。虞山鸡唾津中都带着荷花的甜香。他一寸寸,一点点的品尝少主的滋味,舔舐,搅弄着,温柔地抹掉少主眼角残留的泪痕。


这一吻结束,少主喘息着蜷缩在虞山鸡的怀里。


少主的初吻,就这样给了一个无耻的掠夺者。


他本该这么想的。


这个吻不容置疑,却又小心翼翼。作为被掠夺的一方,却在对方捧着他的身体亲吻时,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种“被珍视”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少主呆呆地望着虞山鸡,发现他也在望着自己,或许从一开始虞山鸡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少主。像孩子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珍宝”,想要永远看着,永远捧着。


少主害怕伤害,害怕疼痛,也害怕孤独。


他想起了虞山鸡的问题,“为什么要哭.....”


为什么要哭,我会给你爱和温暖。

为什么要离开,除了我没人爱你。

...............

除了你.....没人爱我.......

..............


一个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念头跳入少主脑海中,叫嚣着几乎占据了少主全部的思考。


不,不是这样的!


识海中,少主痛苦地挣扎,像溺水者寻找最后的救命稻草。


救救我......少主想哀求,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股股荷茎裹挟着滚烫的温度,将他拉入深渊。


少主最后一次挣扎着用尽全力伸出手,这次真的有人拉住了他,手上摸到了对方腕间粗糙泥壳的质感,少主大惊,抬头撞上了那人赤色的眸子。


“少主,如果你会痛苦,那么你........不必爱我。”


虞山鸡紧紧握着少主的手腕,像是做出了难以置信的妥协,将少主从精神的撕扯中救出来,语气压抑着悲伤不甘,转而将头埋入少主颈间舔着还未消去的淤青,发出一声喟叹道 。


“你不爱我,但你属于我。”


施暴者和施救者的身份让少主自己也错乱了,他面前的男人却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虞山鸡将少主放下,像最开始一样束缚在船面上,荷茎粗暴地拽下他的裤子,露出了洁白修长的双腿。虞山鸡坐在船头只是静静地看着,少主感觉到一股力量,在股间跃跃欲试的试探,瞬间明白了,那是一股荷茎,它们互相纠缠着捆在一起变得很是粗壮。


“虞山!你不能这样......”少主无力的抬头,正对着虞山鸡含着笑意的的眼睛。虞山鸡微微点头,股间的荷茎散开,袭上少主身体各处敏感。


“是我太急了。”虞山鸡含着歉意,幽幽开口,“我们应该慢慢来。”

————————tbc—————————

爱你们(ɔˆ ³(ˆ⌣ˆc)

求赞,求评论








呱呱呱
要问为什么,一定是因为我对这个...

要问为什么,一定是因为我对这个满屏柳姑娘的男人伤到了,去吧,虞山小娘子!(魔鬼发言)以及看了b站太太的小笋和虞山拉郎我觉得我可以了。。。。

要问为什么,一定是因为我对这个满屏柳姑娘的男人伤到了,去吧,虞山小娘子!(魔鬼发言)以及看了b站太太的小笋和虞山拉郎我觉得我可以了。。。。

定义于R

【食物语】听说那个渣少主遭报应了(一)

昨天突然想起了第一个满好感的食魂,两个月前满好感就没理过他了,就突然觉得自己好渣(﹁"﹁)

沉痛反思,然后继续刷其他食魂好感(噗)

所以!我要好好惩罚我写的少主

所以!如果食魂黑化!?

少主受&花乌子(虞山鸡)攻

这章没有车~

                             ...

昨天突然想起了第一个满好感的食魂,两个月前满好感就没理过他了,就突然觉得自己好渣(﹁"﹁)

沉痛反思,然后继续刷其他食魂好感(噗)

所以!我要好好惩罚我写的少主

所以!如果食魂黑化!?

少主受&花乌子(虞山鸡)攻

这章没有车~

                             go                                 

  当感情可以被量化,似乎一切都变得轻而易举。送特定的礼物,做特定的事,说一成不变的话,继而得到特定的回馈,最初的惊喜,最后只有重复。


  所以,当时是怎么喜欢上这只鸡的?不记得,算了。少主看着金发少年头顶淡粉色爱心消失的的时候这样想到。那是最后一次把盆栽荷花送给虞山鸡,他的好感度满了,继续送礼也不会再有什么收获。


  “........你......是我的未来。”变扭的少年两颊微红,说着含蓄温柔的情话。


  少主品来品去觉得这告白除了纯情羞涩到可爱也实在无趣,轻笑一声,果然已经腻了,明天可以去刷其他食魂的好感。


  怎么....为什么他会觉得.....虞山鸡的眼神随着他的轻笑亮了起来.....怎么可能。这两天肝游戏肝出幻觉了吗?定睛一看,金发的少年还是那副平静的模样,赤色的双目一如既往注视着对面的少主。


  见鬼了吧.......


  已经夜深,今夜却是格外安静,手机的屏幕忽明忽暗,少主挨着微弱的光似乎看见,那抹金色的身影趴在屏幕上,想要.......触碰到他。少主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有光在眼前,那光线并不刺眼,少主睁开双眼,入目的却是一片巨大的荷花塘,他斜躺在塘中的一叶小舟上。


  这是...梦吗?


  在船头上,隐隐约约能看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他每天都会见到虞山鸡那张俏脸,但是背影他却从未见过。那背影在温暖的阳光里,几乎与金色的阳光融为一体。


  真是......比想象中还要好看。


  不过为什么会梦见虞山鸡?少主不禁扶额有些无语,他连为什么会开始刷虞山鸡好感都忘记了,早就厌倦了吧。四周的景色渐渐清晰,甚至他能听见塘边柳树上的鸟鸣,船头拂水涟漪荡漾起的微响还有一股越来越浓郁的荷香。


  “少主,你醒了!”熟悉的声音压抑激动带着颤抖,偷瞄少主,想看自己的心上人又害怕被发现的模样,像位怀春的少女。绝对是时时刻刻关注着少主才会如此迅速的作出反应。


  这什么情况。如果是梦,这五感的幻象未免太真实了。


“抱歉少主,贸然带你到这里,让你......受惊了。”见少主一言不发,虞山鸡握紧撑船的竹桨,兀自道,“只是,只是许久之前与你说的......也未曾有回答我....”


什么?说的什么?几分钟之前刷出来的告白?他已经饥渴到做NPC的春梦了吗!正晃神的时候,刚刚还算怡人的荷花香突然海啸般涌来,仿佛数以万计的菡萏同时释放最初的花香,浓烈的香味呛得少主无法呼吸。


“咳咳咳”想要喘气,进入的空气里却像砂纸一样,磨搓这细嫩的喉咙,少主猛烈的咳嗽却是没有一点好转,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泛红的眼角盈着泪想被谁狠狠欺负过。窒息的感觉让少主痛苦地蜷缩起来。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虞山鸡慌忙地扔下竹桨,上前为少主顺气。那股罕见的浓烈荷香渐渐淡去。少主也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感受背后温暖的手,跟着平和的节奏慢慢平稳气息。


怎么回事,这里不是梦吗.....感受着咽喉针扎般的刺痛,少主此时才意识到不对。恐惧从心底蔓延上来。


这里.....绝对不是梦


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是虞山鸡,刚刚的那股气味是什么,警告吗?可恶,头好晕,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主,你为什么不说话。”虞山鸡的声音轻轻的在少主耳边响起,还是那么有礼,那么小心翼翼,可偏偏让人觉得那是野兽攻击前的低吟。


“这是什么地方,你要做什么”听着对方温和的话语,少主却是如坠冰窟,话里带着哭腔。稍有不慎,或许会死。


“这里很安全,不会有坏人进来的.....”


你一样....也别想出去....

少主在虞山鸡低沉专注的眸子里读出了他未说出口的话。少主颤抖地感受着对方越来越放肆的手,从后背伸向身前。在搭上少主下身的那一瞬间,即使再三做好了心里准备,少主还是没能忍住心中异样的感觉,挥手挡开了那只肆无忌惮的手。


少主自己也惊呆了,暗骂自己白痴。现在这个虞山鸡绝对不正常,自己怎么就沉不住气!摸几下能比死还严重?可现下...一切都迟了。


虞山鸡原本压抑着的绝望瞬间在这片荷塘中荡漾开,此刻一切美好的声音都消失了,成片的的荷花仿佛在齐声哀鸣死亡的到来,原本和煦的微风仿佛惨烈地被撕扯着。少主看着虞山鸡阴沉到可怕的脸,不敢有任何动作。


虞山鸡一把抓住少主的脸强迫少年与自己对视,看见的却是少主眼中赤裸裸的抗拒。到底还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孩子,即使因为害怕身体不敢再反抗,心里的抵触却是不减反增。


“少主...你在害怕?”虞山鸡痛苦地将少主眼中的拒绝和恐惧吞下,反手掐住少主的脖子,直直地看着少主的眼睛,沙哑地说,“不行,只有你不行。”


这片空间与虞山鸡的精神相连,几乎在他生出这念头的瞬间,原本静静擎着荷花的茎叶突然像成千上万条毒蛇向湖中的小舟袭来,争先恐后地挤入小小的空间,其中几根迅速捆住少主纤细的四肢将他紧紧缚在已经铺满荷茎的船面上,又有几缕荷茎捆做一股勒在少主口中。


虞山鸡的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开少主的脖子,少主没法说话,动弹不得,直到隐隐有死气从少主周身散开,虞山鸡才回过神来,吓得连忙放开手,捆住少主的荷茎却一点都没有退去。


少主已经在片刻前昏了过去,脖颈间的掐痕仿若项quan,在雪白的肌肤间格外刺眼。


“你不知道你现在这样有多美....”,虞山鸡俯身低头亲吻少主颈间的痕迹,虔诚地像在叩拜神明,“少主,我们永远在一起。”


                       tbc                                

啊哈,诸位少主的第一个满好感食魂都是什么呐?



我已无法成精
朕的花鸡,每次都靠他救场 T^...

朕的花鸡,每次都靠他救场 T^T


朕的花鸡,每次都靠他救场 T^T


Au

只有贴纸!1.25元一张,快拼完了,看看我团!缺拼团群的太太我可以帮忙联系~同人拼邮车也有~支持囤货!

只有贴纸!1.25元一张,快拼完了,看看我团!缺拼团群的太太我可以帮忙联系~同人拼邮车也有~支持囤货!

喵~无心无意
还是迫害虞山嘿嘿嘿(。’▽’。...

还是迫害虞山嘿嘿嘿(。’▽’。)

还是迫害虞山嘿嘿嘿(。’▽’。)

Au

两个团一起推销!只开贴纸~

一个开30,一个开20

因为吧唧单买和抱盒无优惠,所以团内只支持单买拼邮啦

周边余量更新会滞后,请私聊询问

妈妈们看看我,如果一起吃可以囤货到我这边!

两个团都大力招烤乳猪妈妈!猪弟这么可爱快看看他!

第一个团图上有剩余的角色都有位置,心动就来私聊或者评论!

两个团一起推销!只开贴纸~

一个开30,一个开20

因为吧唧单买和抱盒无优惠,所以团内只支持单买拼邮啦

周边余量更新会滞后,请私聊询问

妈妈们看看我,如果一起吃可以囤货到我这边!

两个团都大力招烤乳猪妈妈!猪弟这么可爱快看看他!

第一个团图上有剩余的角色都有位置,心动就来私聊或者评论!

念今思下

啊啦,被提起来了【四】


他真的好可爱!!!


话说八仙的眸色好好看啊

啊啦,被提起来了【四】



他真的好可爱!!!


话说八仙的眸色好好看啊

喵~无心无意
日常迫害虞山嘿嘿嘿

日常迫害虞山嘿嘿嘿

日常迫害虞山嘿嘿嘿

多纳左罗

不要…那样盯着我看……

不要…那样盯着我看……

南极扇贝

。゚(゚´ω`゚)゚。喜欢金发

。゚(゚´ω`゚)゚。喜欢金发

及時行樂

一战损就不想让你仨恢复,(太欲了)

一战损就不想让你仨恢复,(太欲了)

唐

【蚵虞】扬帆起航

(高亮)注意事项: 

cp向是邪教拉郎蚵仔煎×叫花鸡(虞山鸡),注意避雷。 

这cp是真的没人可能就我自己吃,但是有同好食我安利吗?!!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占了一下单人tag致歉。 

灵感来源蚵仔煎好感故事。 

少主的名字用的是我游戏里的名字,叫伊缅尘 

 ooc有,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致谢。 

能接受就↓ 

———————————————————— ———————


  空桑的夜晚很静。 ...


(高亮)注意事项: 

cp向是邪教拉郎蚵仔煎×叫花鸡(虞山鸡),注意避雷。 

这cp是真的没人可能就我自己吃,但是有同好食我安利吗?!!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占了一下单人tag致歉。 

灵感来源蚵仔煎好感故事。 

少主的名字用的是我游戏里的名字,叫伊缅尘 

 ooc有,注意避雷。 

不喜勿喷致谢。 

能接受就↓ 

———————————————————— ———————

 

  空桑的夜晚很静。 

  食魂通常都在少主入睡以后陆续回房休息,因此空桑的夜里除了有时依旧在熬夜帮少主处理未完工作的锅包肉与鹄羹外,也就只剩下轮流进行夜间巡查的食魂了。 

  当天负责守夜的虞山鸡注视着空桑中的最后一盏灯熄灭,从台阶上站起身来四处走走。 

  走到农场的时候,海阁上点点微弱的灯光使他稍稍放松的神经瞬间紧绷,他熄灭了手中的提灯,小心翼翼地往海阁的方向走去。 

  靠近海阁,他看到灯光映照下海面的层层涟漪。 

  由于海阁上小草棚阻挡,他看不清那激起涟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他看清了发出灯光的东西——那是一盏与他守夜使提的小灯一模一样的灯,是属于空桑的声音。 

  他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下来了。 

  他走过去,透过草棚看着水面,发现上面飘着一艘不知从何而来的小小的船,而那盏提灯,就放在船的左侧。 

  有个人躺在里面。 

  虞山鸡往草棚里走了两步,船里的人似乎是听见了脚步声,身子动了动,坐起来,举着提灯往这边看去。 

  “叫花鸡?”虞山鸡听见那人叫他。 

  他皱了皱眉——他讨厌这个称呼。 

  船里的人把船划到了草棚边,虞山鸡终于是看清了他的脸,那是个脸色黝黑的青年,此时正睁着一对金色的眼睛仰头看他。 

  虞山鸡刚来空桑不久,只从少主那听说过他的名字——蚵仔煎。 

  蚵仔煎不怕生,大大方方地把旁边的斗笠往身上一放,邀请虞山鸡到他身边去。 

  虞山鸡拒绝了,他还有守夜的工作。 

  蚵仔煎好像很失望,盯着他看了一阵,突然把斗笠往头上一戴,起身下船。 

  虞山鸡以为他要回房间休息了,就没再管他,结果刚走没几步,他就发现蚵仔煎是跟在他身后走的。 

  “你跟着我干什么?” 

  蚵仔煎笑了,笑得很阳光:“我睡不着,也没什么事做,就到海阁来躺一会,哎,你别走!你今天是来守夜的吧?介意我跟你待一会吗?” 

  虞山鸡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叫花鸡?” 

  虞山鸡停下了脚步。转过身面对着他。 

  蚵仔煎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停下,歪着头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请不要唤我‘叫花’,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虞山鸡下意识地拽了拽披风,去遮住他那一度不愿回忆的布满了泥壳的手臂。 

  蚵仔煎愣在了那里。 

  虞山鸡走了,蚵仔煎没再跟上去。 

  次日一早,伊缅尘打着哈欠从房间里推门出来,差点迎面撞上同时来找他的蚵仔煎。 

  伊缅尘被这么一闹弄得困意全无,打哈欠打了一半就被打断,愣了一阵只好默默把张开的嘴巴合上。 

  “……蚵仔煎?” 

  蚵仔煎似乎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打扰了伊缅尘,不好意思地摸摸脖子,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少主,前几天来到空桑的那个食魂,我改怎么称呼?” 

  “你说叫花鸡?” 

  “你也是这么叫的吗?!” 

  伊缅尘低头思考了一下,虞山鸡一直不喜欢别人唤他为“叫花”,心道蚵仔煎这么问可能是和这个有关。 

  “我叫他fafa,怎么了?” 

  蚵仔煎沉默了。 

  伊缅尘满脸疑惑。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对视了几分钟,蚵仔煎开口向伊缅尘解释了昨晚发生的事,伊缅尘听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他应该不会因为这个生你气的安啦安啦。”伊缅尘拍着蚵仔煎的肩膀:“至于称呼嘛,他在人间似乎化名是‘花乌子’来着,或者叫花鸡也称虞山鸡,你可以尝试唤他‘虞山’。” 

  蚵仔煎朝伊缅尘笑了一下:“下次请你吃海鲜!”说完这句话以后脚底抹油般跑了出去。 

  伊缅尘看着他跑远,挥了挥并不存在的手绢。 

  蚵仔煎是去找虞山鸡的。 

  他来回把空桑跑了个遍,最后在农场菜园里看到了虞山鸡。 

  他在捉一只从鸡舍出来不小心跑远了的小鸡。 

  蚵仔煎记得伊缅尘和他说过——虞山鸡喜欢小鸡。 

  他看着虞山鸡追着那只小鸡跑了两步,然后轻轻拎起它抱在怀里,朝鸡舍走过去。 

  由于虞山鸡低头看路,没注意到面前的蚵仔煎,差点连食魂带小鸡一起撞上去。 

 蚵仔煎不明白自己今天为什么总是差点撞到人。 

  虞山鸡看了他一眼,略过他把小鸡拎进鸡舍里,蚵仔煎跟着过去,在他旁边轻轻唤了句“虞山”。

  随后他收到了来自虞山鸡不知是惊讶还是恐惧的眼神。 

  其实虞山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改口而已,而且按理说两人只有昨夜的一面之缘,今日他就连“虞山”都叫上了。 

  他究竟哪里听来的名字? 

  “你怎么突然一动不动的?”蚵仔煎凑近去看他:“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虞山鸡让他看得很不自然,下意识躲开了他的视线:“你找我有事吗?” 

  “想请你晚上陪我散散步。”这话说出口,蚵仔煎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他不再盯着虞山鸡看,伸手挠了挠头,问:“可以吗?” 

  虞山鸡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是不要给守夜的人添负担……” 

  “其实……”蚵仔煎提起了手里的提灯:“今晚我守夜。” 

  虞山鸡:“……” 

  到了夜间,虞山鸡还是准时出现在了门口,蚵仔煎在附近打着灯到处转,一看见他,立刻三两步蹦跶到了他身边。 

  虞山鸡陪着他在空桑巡视,什么都没说。 

  “来到空桑就没再见过海了,真想再去海上看一回日出。”两人走到海阁附近,蚵仔煎突然停下,面朝海阁的方向,似乎是在自语,也似乎是在对虞山鸡说话。 

  虞山鸡这一路,听他说过最多的就是海。 

  他给自己讲了海上的日出有多么壮观,讲了曾经的几个夜晚他躺在船里,望着天上繁星回忆过去的时候,那都是虞山鸡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等以后有空了,我一定要找机会带你去看一次海。”蚵仔煎望着海阁的方向,轻声说出这样一句话。 

  “什么?”虞山鸡没听清。 

  “我说等有空想带少主去看一次海。”蚵仔煎扶着斗笠笑看他。 

  “哦。” 

  几天以后,伊缅尘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被匆匆赶到他房门前的蚵仔煎一把拽走,带到了万象阵旁边。 

  蚵仔煎看着满脸问号的伊缅尘笑出了声:“少主你在这等我一下,还有一个人。” 

  几分钟后蚵仔煎拽来了虞山鸡。 

  伊缅尘至今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把虞山鸡带来的。 

  在那之后,蚵仔煎启动了万象阵,将他们带到了伊缅尘叫不上名字的海域,声称要去找到传说中比空桑还大的鱼。 

  至于中途遇到海盗,脱险之后蚵仔煎带着两人继续冒险直接导致伊缅尘回去以后被罚吊了两个时辰的悬崖的事,就是后话了。


————————————————————————————

我文笔并不是很好,不喜勿喷感谢

占单人tag致歉

千代
我的鸭鸭啊!!!你何时来空桑啊...

我的鸭鸭啊!!!你何时来空桑啊!!!

突然发现阿符好可爱的啊!叫花也好可爱的啊!

(⑉• •⑉)‥♡

我的鸭鸭啊!!!你何时来空桑啊!!!

突然发现阿符好可爱的啊!叫花也好可爱的啊!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