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可甜了

68浏览    12参与
什麼比特麽什

𝓕𝓲𝓷𝓭 𝔂𝓸𝓾

𝓛𝓸𝓿𝓮 𝔂𝓸𝓾

𝓜𝓪𝓻𝓻𝔂 𝔂𝓸𝓾 

𝓐𝓷𝓭 𝓵𝓲𝓿𝓮 𝔀𝓲𝓽𝓱𝓸𝓾𝓽 𝓼𝓱𝓪𝓶𝓮

禁二改转   红心蓝手抱图

不说了,扭头擦我意难平之泪

𝓕𝓲𝓷𝓭 𝔂𝓸𝓾

𝓛𝓸𝓿𝓮 𝔂𝓸𝓾

𝓜𝓪𝓻𝓻𝔂 𝔂𝓸𝓾 

𝓐𝓷𝓭 𝓵𝓲𝓿𝓮 𝔀𝓲𝓽𝓱𝓸𝓾𝓽 𝓼𝓱𝓪𝓶𝓮

禁二改转   红心蓝手抱图

不说了,扭头擦我意难平之泪

喝可乐长胡子【中考暂退见置顶】

【金东】就只是想把我的合集填上

甜甜的小短打,不喜勿喷!

勿上升,上升者东哥办了你!


“谢金?给我滚过来!”李鹤东像个张牙舞爪的小猫,凶神恶煞地喊道。


“在呢在呢东东咋了?”被吼的谢金一脸懵逼,连忙应道。


“你看你做的好事,我出去怎么见人?啊?”


谢金看向李鹤东手指的方向——有好几道吻痕的脖子。


谢金深知自己的奶东什么脾气,讨好地笑道“嗐,我以为什么大事儿呢,东东消消气,气坏了我可心疼的啊。”


李鹤东要是手里有刀,他绝对不会这么窝囊地踮着脚瞪着谢金。


“你说,我今天怎么上台?”李鹤东忍着脾气,没好气地说道。


“这还不简单,用粉底液遮住就行了呗。...

甜甜的小短打,不喜勿喷!

勿上升,上升者东哥办了你!



“谢金?给我滚过来!”李鹤东像个张牙舞爪的小猫,凶神恶煞地喊道。



“在呢在呢东东咋了?”被吼的谢金一脸懵逼,连忙应道。



“你看你做的好事,我出去怎么见人?啊?”



谢金看向李鹤东手指的方向——有好几道吻痕的脖子。



谢金深知自己的奶东什么脾气,讨好地笑道“嗐,我以为什么大事儿呢,东东消消气,气坏了我可心疼的啊。”


李鹤东要是手里有刀,他绝对不会这么窝囊地踮着脚瞪着谢金。



“你说,我今天怎么上台?”李鹤东忍着脾气,没好气地说道。




“这还不简单,用粉底液遮住就行了呗。”谢金打开了他的手机,得意的笑着说。




李鹤东咬牙切齿的样儿他也不是没见过,多年的搭档早就习惯了,换作旁人啊,早就坐立不安地跪着道歉了。毕竟社会我东哥,人狠话不多。



“你有种啊谢金,一个星期别爬上我的床!”



“啥?”谢金慌了,我们可爱的奶东东不让自己给他暖床了,为夫心里不是滋味儿。




一个翻身就把李鹤东按在了沙发上,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李鹤东都能感受到身上那人的心跳。




“你他娘的给我起开!”这抓狂的小模样更让谢金爱不释手。




谢金低下身子亲在了那人的嘴角,李鹤东脸上立马升起一朵红云,“你大白天的发什么春!起开!”



“东东啊,你要是乖一点一会儿就让你好过一点,不乖的话,今天你也就上不了台了,我给你请假。”



这个老东西,说话这么没羞没臊。





谢金,你他娘的以后都别想上老子床!







希望喜欢的小可爱们留下来过的痕迹!

金东的第一篇小短文,写的不好见谅!

谢谢喜欢的小可爱!





话说金东还真的挺好磕的,就喜欢社会东东的一股奶劲儿,看来我也没羞没臊😳

青行灯amber-变成仓鼠啦

【拖更拖更】Our Little Story

*全员向,无cp?

*就单纯群里搞出来的人设,我想写而已

*文笔很差很烂前方高能!!!

*以上OK?

Chapter、0 楔子

她眨了眨钴蓝色的眸子,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行人们匆匆走过,没有任何动作。

漆黑的夜空中只有点点繁星,月亮被云彩遮挡,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月牙。她伸手握住了腿上绑着的匕首,这样似乎让她感觉到安心,原本皱着的眉头渐渐展开,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孑然一身只能到处流浪。没有朋友,就和风雨相伴;没有家人,就和身边唯一的武器相依为命。

她又眨了眨眼睛,撇了撇嘴角,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朝着不远处一群人走去。敢在我面前欺负人,还是...

*全员向,无cp?

*就单纯群里搞出来的人设,我想写而已

*文笔很差很烂前方高能!!!

*以上OK?

Chapter、0 楔子

她眨了眨钴蓝色的眸子,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行人们匆匆走过,没有任何动作。

漆黑的夜空中只有点点繁星,月亮被云彩遮挡,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月牙。她伸手握住了腿上绑着的匕首,这样似乎让她感觉到安心,原本皱着的眉头渐渐展开,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孑然一身只能到处流浪。没有朋友,就和风雨相伴;没有家人,就和身边唯一的武器相依为命。

她又眨了眨眼睛,撇了撇嘴角,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朝着不远处一群人走去。敢在我面前欺负人,还是女性,怕不是想让我给他们上一节课。她握了握拳头,即使没有了记忆,习惯还是有的。

“嘿!欺负一个女生你们不怕笑话吗?”

“你是谁?管你什么事?”

扫了一下眼前的几人,她半眯着眼睛,嘴角上扬几分,笑的十分恶劣。“确实不管我什么事呢,不过……”她又转头看向那个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黑发黑瞳女生,一把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说到:“我需要找一个‘房东’呢,管吃管住还供我揉捏,她就很合适。”

“所以,我不允许你们动她。”

话音刚落,她就快速下蹲一个横扫腿绊倒他们时,拉着少女离开了战场。

“你哈,哈慢……慢一点啊!”

撇了撇嘴角,她还是放慢了步伐,终于拉着少女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小路,这才松开她仔细打量着她救下来的这位‘房东’。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17岁左右的学生,黑发黑瞳,和她差不多的身高。

“喂!我叫黑羽新雪,你叫什么?”

“青行灯,我是一名无业游民,爱好是写写小说。谢谢你救了我!请问”“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你应该听到了我救你是为了什么。”新雪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朝这位叫青行灯的女生笑了笑,有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现在我饿了,带我去你家吃饭去。我看你买了菜,是要做着吃吧,不介意带我一个吧。”语气里丝毫没有询问的意味。

“那么从今往后请多指教啦,亲爱的‘房东’大人。”

TBC

 @尾朽  @黑羽新雪 

五柳

【楚路】“笑一个吧。”

楚子航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他借着月光摸下床,睡眼还朦胧着。时钟的时针在三点钟的位置做了一段时间的停留,残缺的月亮还挂在天空上,一切都和正常的生活一样,楚子航揉了揉额头,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会被那些唬人的虚幻梦境哄骗。

但这次没有满脸是血的小丑,这次的噩梦不是吓人的,这次的噩梦是恐怖而又压抑的。

楚子航去回忆梦中的场景,他记得有灰黑的乌云沉沉地压下来,他记得他在人群嘈杂的足球场,他的位置是紧靠墙的一个角落。

墙?

楚子航怔住了,按照常理,他的位置在球场中,身子的右侧不应该有墙。

可能记错了?

他又回忆了一下,把地点变成了一个大教室。那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阶梯...

楚子航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他借着月光摸下床,睡眼还朦胧着。时钟的时针在三点钟的位置做了一段时间的停留,残缺的月亮还挂在天空上,一切都和正常的生活一样,楚子航揉了揉额头,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会被那些唬人的虚幻梦境哄骗。

但这次没有满脸是血的小丑,这次的噩梦不是吓人的,这次的噩梦是恐怖而又压抑的。

楚子航去回忆梦中的场景,他记得有灰黑的乌云沉沉地压下来,他记得他在人群嘈杂的足球场,他的位置是紧靠墙的一个角落。

墙?

楚子航怔住了,按照常理,他的位置在球场中,身子的右侧不应该有墙。

可能记错了?

他又回忆了一下,把地点变成了一个大教室。那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阶梯教室,没有房顶,抬头表示乌黑的云。教室的人有很多,人贴人人挤人,他们纷纷嘈杂着,楚子航听不出来他们在议论着什么,他记得他只是拼命地缩在一个角落里,靠着身子左边和身后的墙壁,然后冷冷的看着每一个人。

那太压抑了,他现在再回忆当时的场景依然会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死死的压着他,让人喘不过来气。

“笑一个吧。”

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像是低语一般发颤,轻轻吞吐着气息,让人感觉多么熟悉,让人想要去抓住那如缕般的余音。

楚子航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个梦境。

他从床上起身去拿桌子上的手机。【单人宿舍住着并不舒服】楚子航突然想起他发给母亲的信件,他摁在手机开机键的手指突然停顿了一下。

不对劲。

楚子航开始将迷蒙的思想整理清楚,在意识中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叮当--】

时差相差甚远的妈妈发来了一封信息。

【单人宿舍?明非去哪了?他有出国的研究项目吗?】

明非?

楚子航皱了一下眉,他并不想排除是母亲上了年纪,对于他没有室友这件事记不太清了。

妈妈可能感觉有些需要补充的东西,于是又发来了一条信息。

【都是男孩子,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啊,自从明非跟你住在一起后,你明显开朗了许多呢,妈妈很高兴哦。】

楚子航拿着手机静默地站在那里,很久没有出声。

[妈你记错了,我没有室友。]这句话还打在键入框里,手指却在发送键上方停留。

楚子航觉得他可能把什么东西忘了,很重要的东西。

没错没错,他的确忘掉了很重要的东西。

黑暗中冷风撞击着玻璃,像是一头幼兽拼尽全力要冲破什么牢笼。

他忘记一个对他十分重要的人。

那头幼兽呜咽着,头顶被撞出了鲜血。它神色暗淡地蜷缩在角落中,缓慢的呼吸着。

他忘记了那个人的名字,相貌,声音。

幼兽笨拙地舔舐着身上的伤口,它把自己的朋友从牢笼中救出,自己却陷入进去。

他还忘记了,那个人把他从冰冷的海水中救出后的那几句话。

“我找到你啦……”

“不要死啊……”

“师兄,笑一个吧。”

多么残忍啊,命运之神总是喜欢这样玩弄人们。

恶魔小声的低语,又似是在嘲笑着,他说,楚子航再也找不到他了,那个人即将永远地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精灵们也大笑着加入进来,她们多喜欢看这种故事。

楚子航久久地盯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路明非……?]

他打出了这句话,这一次换他彻底忘记了他的爱人。

糖

【点文】职场恋爱攻略

*@卿若知的点文。

*吃醋梗,cp是叶修x你。

*有生之年系列

————不废话开始了————

万万没想到,当个网管都会被排挤。

到兴欣网吧做夜班网管快一个月了,本来表示欢迎的同事忽然发难,房间内男神的海报不知所踪,厕所总在占用中,吃饭时想夹的菜总被先一步夹走,客人叫网管时他永远忙着,想跟人说句话人目不斜视的就路过你,忍无可忍上游戏想私聊两句,一句话没打完已经复活了三次!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你愤怒地找到老板想要理论一二,老板帮你抹掉你的辛酸泪勾肩搭背的带你去下馆子。一顿水煮鱼之后什么仇什么怨都消迩无踪,你还是兴欣网吧的根正苗红好员工。

你于是重新张贴好男神的海报,对着镜子正了正衣冠决定买包好烟孝敬同事,毕竟...

*@卿若知的点文。

*吃醋梗,cp是叶修x你。

*有生之年系列

————不废话开始了————

万万没想到,当个网管都会被排挤。

到兴欣网吧做夜班网管快一个月了,本来表示欢迎的同事忽然发难,房间内男神的海报不知所踪,厕所总在占用中,吃饭时想夹的菜总被先一步夹走,客人叫网管时他永远忙着,想跟人说句话人目不斜视的就路过你,忍无可忍上游戏想私聊两句,一句话没打完已经复活了三次!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你愤怒地找到老板想要理论一二,老板帮你抹掉你的辛酸泪勾肩搭背的带你去下馆子。一顿水煮鱼之后什么仇什么怨都消迩无踪,你还是兴欣网吧的根正苗红好员工。

你于是重新张贴好男神的海报,对着镜子正了正衣冠决定买包好烟孝敬同事,毕竟他资历比你深,你对他又有些无法描述的少女心思。本来你还想温水煮青蛙的和他发展发展,现在能像往常那样平和相处你就谢天谢地了。

同事接过烟磕了一根出来深吸一口,享受的眯起眼睛。

“学乖了啊,不错,有进步,算是没白调教你。”

你忍气吞声作谄媚状点头。

“手机借我使使?”

你知道同事像个老古董似的没手机,毫无异议的把手机递了过去。

同事扫了一眼枪王锁屏后将其打开,打电话到对面小卖部要了两桶方便面,把手机还你,目不斜视的盯着屏幕。

你抽了抽嘴角,“叶哥,前几天……”

同事盯着屏幕目不转睛,手指在键盘上啪啪啪啪啪个不停。

这时候有客人按了铃,你看他没有起身的意思只好认命的叹口气离开。

给客人送完饮料回到房间门口,你看四下无人就趴在门上细心倾听。啪啪啪敲键盘的声音已经没有了,连鼠标声都没。屋里的男人深吸深吐,指节敲在桌面上笃笃作响。

QQ电话的铃声响起来,随后是耳机接口和主机摩擦的声音,再随后是熟悉的男声,慵懒中似乎还带着些挫败,“还是不行。”

沉默了几秒钟,随后他叹了口气,“不是完全没反应,但是……”

“干嘛呢你?怎么不进去?”

外卖小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吓了一大跳立正站好,“哎,李哥!我我我……叶哥打电话呢!”

小李奇怪的看了你一眼,把塑料袋往你手里一塞,“正好你在那我就不送进去了,待会儿还得去美团兼职呢,帮个忙吧,回头请你吃饭。”然后就一甩袖子走了,留你一个人对着他那黄色制服上面的“就不想洗碗”龇牙咧嘴。

等你回过神来房间里的声音已经没了,键盘声又哒哒哒的响起来。你深吸一口气,虽然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似乎并没有被哄好的同事,可又不忍心他挨饿,闭了闭眼睛一咬牙就进了房间,“叶哥,方便面。”

同事头不抬眼不睁,“面放桌子上,去把门关上。”

你哦了一声,有些挫败的朝门走去,刚碰到门把手,就听身后一阵椅子被推开噼里啪啦摩擦地面的声音,同事踏着不疾不徐的步子靠近。

你愣了一秒钟的神,转过身来,同事却已经走到了你身后,胳膊一伸砰的关上了门,然后就着手扶在门上的姿势微微倾身,垂下眼睛盯着你,一言不发。

你整个人是懵逼的,这种壁咚一样的浪漫姿势本来大概只能出现在你梦里,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真的能体会得到。你看着同事结巴道,“叶叶叶叶叶哥……”

同事深沉道,“喜欢小周?”

这世上的小周何其多,可你男神周泽楷好巧不巧正是其中一个。联想到你房间那张不翼而飞的枪王海报,你忽然觉得福至心灵,同事口中此小周想必就是彼小周了,于是你看着同事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啊,小周可帅了。”

同事痛心疾首的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年轻女孩子就是浅薄,光长了一张好脸有什么用?小周那人技术太霸道,独来独往的不好配合,又闷葫芦似的不爱说话,还不如黄少天呢。”

你狐疑的看着同事,“……叶哥,你想说什么?”

他噎了一下,随后问,“听过叶秋没有?”

你点头。

他又问,“喜欢他吗?”

你又点头。

他又问,“喜欢小周还是叶秋?”

你:……

你默默的推了推同事的胸膛,想说我们要聊天可以坐下好好聊,这种强吻专用姿势就不要用了,弄得你内心充满不可描述的幻想这样连聊天都没办法好好聊了啊!

口还没来得及开,同事一把抓住了你推他的手,忽然压了下来,舔了舔你的嘴唇。

不是吻,是舔,是慢条斯理的品尝,温柔又不可拒绝,霸道的让你连呼吸都忘了。

他微微拉开了与你的距离,重复,“喜欢小周还是叶秋?”

紧接着又盯着你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是叶秋,想清楚再回答。”

你被他这几句话炸的晕头转向,恍惚道,“喜欢……喜欢叶修。”

你只道他和叶秋名字相像,却从未想过这两个名字竟会属于同一个人。此时这种气氛不告白又待何时,你干脆道出了自己那点心思。

同事笑了,笑声低沉,有点微微的烟嗓。他直起了身子,揉揉你的头发。

“正巧,我也喜欢你。”

————Fin————

哦,没想到我还有还点文这一天。

下一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上。冷漠脸。

如果500fo之前能补完百粉点文就再开点文,500fo之前没补完……咳,那就不知道开不开了。

就这样。都没人找我玩了,寂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