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台南

3312浏览    2444参与
林七柚✨

初见你好.

各位老师们好啊.俺是林七柚.从kl来的.认识下?我现在想要个师傅吶.有人咩?我不会胡闹滴!受我吗?

各位老师们好啊.俺是林七柚.从kl来的.认识下?我现在想要个师傅吶.有人咩?我不会胡闹滴!受我吗?

墨鹿鹿
情人節畫給另一半的頭貼

情人節畫給另一半的頭貼

情人節畫給另一半的頭貼

心夜玉影

执离--心痕 _番外(元宵贺文)


「 阿黎~阿黎~本王错了......」

大清早的清黎宫门外某帝君像只玄武的亲戚一样巴着紧闭的大门不放,一边想着 ,自己也很委屈好么,本来幸兴冲冲的给阿黎绾发的,

谁知道边绾边聊天的时后 ,阿黎一笑让自己一个失神,失手把慕容黎柔如丝绸的青丝 一扯就...

「陛下还是去理理那些奏折吧,政事要紧」潜台词就是,快滚!本宫没空理你!

门的另一边慕容黎声音传了出来 ,依然是清清冷冷的

,但仔细听还是能辨出藏着几分的怒气 ,饶是他的修养好 ,没亮出燕支教训他就不错了,看着镜子前

已梳好的头发 ,又看着额前一长一短的发须 简直没气死,这让他怎幺出去见人阿 


「陛...

执离--心痕 _番外(元宵贺文)


「 阿黎~阿黎~本王错了......」

大清早的清黎宫门外某帝君像只玄武的亲戚一样巴着紧闭的大门不放,一边想着 ,自己也很委屈好么,本来幸兴冲冲的给阿黎绾发的,

谁知道边绾边聊天的时后 ,阿黎一笑让自己一个失神,失手把慕容黎柔如丝绸的青丝 一扯就...

「陛下还是去理理那些奏折吧,政事要紧」潜台词就是,快滚!本宫没空理你!

门的另一边慕容黎声音传了出来 ,依然是清清冷冷的

,但仔细听还是能辨出藏着几分的怒气 ,饶是他的修养好 ,没亮出燕支教训他就不错了,看着镜子前

已梳好的头发 ,又看着额前一长一短的发须 简直没气死,这让他怎幺出去见人阿 


「陛下 ,还是走吧  等君后殿下气消了  再来哄也不迟啊」

一旁的小胖苦口婆心的劝着,内心却是白眼翻出天际,自家陛下作死的功力真的越来越「精进」了

「 父皇 你又惹爹爹生气了 ?」

这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到执明耳裏 ,原来是一个长得玉雪可爱约10岁大的孩童走了过来 ,活脱脱就是慕容黎的翻版 ,当然还有额前那一晃一晃的紫毛 。

赫然是天权二皇子,

「小团子! 」执明看见自家二儿子像是看见救星一样 一把抱住

「 小可爱 你就救救父皇吧  平常父皇最疼你了是吧 」

「父皇 你先放开儿臣  会被您勒死的 ! 」他可以说 这人不是他的父皇么  ,平日在朝堂上那位雷厉风行,沉稳霸气的均天共主去哪了呢

「乖儿子   来 我们父子联络一下感情吧」 执明说着 便连拖带揣的

把小团子带回了紫玄殿  ,也就是自己寝宫 。


「父皇 带我来这作什幺  儿臣还有要事得忙 呢!」小团子皱了皱眉

,他还得去上夫子的课呢 ,虽然他也不是很想去。

「你这崽子 还想不想让你爹爹消气了 ?小没良心 」执明揉了揉自家小儿子的脸蛋 ,没好气的说 。

「又不是儿臣惹的爹爹....」小团子快速的脱离了执明的「魔爪」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好,没给揉换 ,唉 ,这一天天的,这么折腾

「过几日不就是爹爹的生辰吗 ,您作点什幺让他开心,不就行了」 小团子眨着一双灵动的眼说着 ,执明一听

想了想 「对!就是这样」

小团子看着执明总算是提起精神 ,就偷偷的溜出殿去 。

小团子欢快的走在廊上,想者如何找理由逃课...噢...和夫子解释  一个重心不稳 跌入了个怀抱「阿..!咦 玉哥哥!」小团子抬头一看

原来是大皇子执玉 ,

「 团子 ,走路又不小心了,嗯?」年已16的执玉看着怀裏小团子 ,温柔的笑了笑,

替他整好皱了的衣服 ,

「玉哥哥 ,我不是故意的麻,还不是父皇......」 小团子涛涛不绝的说着  执玉耐心听着,似是眼裏只有怀裏的小团子



「主子 ,帝君这几日都出宫去

,到下午才回来 。」 清黎宫内 ,方夜向慕容黎秉报着


「 嗯 ,让他去吧 ,晚些送晚百合绿豆汤去紫玄殿 ,别说是我吩咐的」

方夜闻言 ,嘴角微抽,这两人真的是  ,一言难尽。

「是 属下知道了」想归想,还是领命照办吧 。


「君后殿下 ,帝君邀您到宫外一见 马车以备好了,殿下请」这时后小胖踏进了清黎殿 

「  知道了 」慕容黎淡谈的应道,心想 ,这人又不知 搞什幺把戏  ,且去看看。


马车一路行驶到了宫门外

,上了街市 「 主子 到了」

方夜从廉外和慕容黎说着

「陛...执明呢...这...」慕容黎下马车后, 看着街市,熟悉的记亿被唤起  ,走着走着

,广场中间一大盏赤金莲花灯

让他再离不开视线

「阿黎  喜欢么..」 执明长臂一伸 ,将心爱的人儿搂进怀裏,

柔声问 「你...这几天就是为了弄这些 ?」 看着周围和昔日瑶光王城一般无二的繁华街市,心裏一暖 眼眶微红的

让执明急的「阿黎 ,别伤心阿

我只想让你开心  不生气..」

「  行了 ,回去吧 」 慕容黎倚在执明怀裏  唇微扬

「阿黎先吃看这个 」执明喂了块点心给慕容黎 

清甜气味和软糯的口感入口  让他感到熟悉又不确定

「这是..?羽琼花作的?」

执明得意一笑 说道「阿黎真聪明 一猜就中 ,我想着城外他

那满山的花除了观赏 花期一过,全凋零未免可惜 ,所以

就作成糕点 和花茶, 这不也能让百姓有点事儿作么」

「 难得你心思奇巧.」慕蓉黎

笑着 

「那 阿黎和我回家,吃汤圆吧!」

阿黎要的 ,不过是一国的海晏河清   ,而他要的 就是让阿黎真正开心  ,一家团圆。

















訡焉林

-升高三的暑假跟著學校校訊組去台南玩


-----

2017.06.29

-升高三的暑假跟著學校校訊組去台南玩


-----

2017.06.29

心夜玉影

执离[心痕]三十九


「小祖宗,该跟我回去了,再不回去你父君会生气的」

莫澜无奈的说着,但这小团子可精了,想着 一回去要再出来,可就难了


「不要!我要在这陪着美..陪慕容哥哥,他一个人待在这,多无聊又孤单啊 ,莫叔叔你放心,玉儿会很乖的 ,绝不会添乱」 执玉退后了一步 ,生怕莫澜直接扛他回去似的 。

一边的慕容黎看着执玉,心裏无奈  便对着莫澜说「既然小殿下想留下 ,便待着吧 ,左右也就发个信报上去罢了。」


「这.......好吧 ,留在这,总比半路这小袓宗又溜了的好」

美澜想了想也是,至少,慕容黎这裏 ,安全多了。


夜幕低垂 ,华灯初上,慕容黎站在窗边,手裏握着玉箫...

执离[心痕]三十九


「小祖宗,该跟我回去了,再不回去你父君会生气的」

莫澜无奈的说着,但这小团子可精了,想着 一回去要再出来,可就难了


「不要!我要在这陪着美..陪慕容哥哥,他一个人待在这,多无聊又孤单啊 ,莫叔叔你放心,玉儿会很乖的 ,绝不会添乱」 执玉退后了一步 ,生怕莫澜直接扛他回去似的 。

一边的慕容黎看着执玉,心裏无奈  便对着莫澜说「既然小殿下想留下 ,便待着吧 ,左右也就发个信报上去罢了。」


「这.......好吧 ,留在这,总比半路这小袓宗又溜了的好」

美澜想了想也是,至少,慕容黎这裏 ,安全多了。


夜幕低垂 ,华灯初上,慕容黎站在窗边,手裏握着玉箫看的入神  。

「该喝药了」乾元这时后端来了一碗药 ,轻声说 ,忽地一道锋芒袭来 ,亏的他反应快

,惊险的闪过 「你作什呢 ,好好的药的洒了」警戒心还真重 。「是你, 抱歉   」慕容黎收回箫裏的暗芒 ,坐到了椅上

「你戒心一向这么高? 真是难为你了 ,不过 你现在 还是少动武的好。」乾元看了看慕容黎  把了把脉像

「习惯了」 慕容黎淡然说着,

若毫无一点戒心 ,他怎能走到现在 。

「那药就趁热喝  ,状况还算稳定 ,少些心思,多休息,  对你身子有好处 。」乾元觉得,一个人活的这样累 ,又何苦呢。都是命运弄人 。

一曲响起 ,无处沉浮。


「外头gg这样一个儿化音那么重的人,怎么可能说【等会】?你想想你自己会这么说吗?发音不都是【等会儿】吗?但你听这里,只有【会】的音,完全没有儿化音。所以压根就不是【等会儿】啊!【等会】和【等会儿】差别是巨大的。而且你要说这是给思追听的,那为什么思追没有反应?只有他俩都有反应了?逻辑啊逻辑!朋友们!急死我了…可精彩了 ,想听么?」

枢居内 ,子兑看着仲堃仪,调侃着 「背主忘恩 ,图谋不轨,挑拨离间 ...仲君 ,手段不少  ,佩服」

仲堃仪听着 ,不怒反笑 「国主你也信了这些  那可别忘了」别忘了 ,他仲堃仪什么都作的出 。

「本王与你合作 ,当然要多了解一些,不是么 」子兑勾唇一笑  ,寮然于胸。

「那接下来可有件事要劳烦国主了 ......」

紫玄殿

「主子 ,有消息了 」黑暗的殿内 ,暗风拿着一封信递给执明 ,借着微弱的烛火光

看着信上几行字  ,脸色一变

「 不可能..怎么会..」








星星
我想念這兩個大寶貝呀…都消失一...

我想念這兩個大寶貝呀…都消失一周多了QQ

我想念這兩個大寶貝呀…都消失一周多了QQ

bobo的gg
好喜欢这张图片💚❤

好喜欢这张图片💚❤

好喜欢这张图片💚❤

kArAsA

好開心 普司股突然漲了

好開心 普司股突然漲了

熬夜成性的甜

這種日子何時會結束…

願一切安好

願前線的醫護人員平安

這種日子何時會結束…

願一切安好

願前線的醫護人員平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