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史尔特尔

103.5万浏览    4413参与
棠玖_

摸点鱼…

希望晚上画画不再被蚊子咬😢

摸点鱼…

希望晚上画画不再被蚊子咬😢

白幼✧٩ˊωˋ
临摹的一张42姐,人菜能力有限...

临摹的一张42姐,人菜能力有限还原度不高orz。

原图是qq空间找的,不知道是哪位太太,侵删xd

临摹的一张42姐,人菜能力有限还原度不高orz。

原图是qq空间找的,不知道是哪位太太,侵删xd

狗月

【史尔特尔/泥岩】贝希摩斯之梦

ooc警告,大量私设

前篇在这里https://gouyue11654.lofter.com/post/31bb1fda_2b53a8278


“那么,你的梦想是什么呢?泥岩。”

史尔特尔转过头,有点好奇的盯着泥岩看,紫罗兰般的眼睛清澈通透。

回到罗德岛后,泥岩和史尔特尔被重点关照,接受为期一周的体检。此时此刻,她们坐在化验室门口的椅子上——银白色的、有圆点镂空的椅子。

可能是因为等待无聊,史尔特尔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当然,哪怕关系亲如朋友,这种问题也是不容易问出的。

泥岩没有去看身旁的史尔特尔。她微微的叹息,只是脊背稍微放松,竟叫人感觉她整个人都坠落了下去。

红色的池水没有波澜......

ooc警告,大量私设

前篇在这里https://gouyue11654.lofter.com/post/31bb1fda_2b53a8278


“那么,你的梦想是什么呢?泥岩。”

史尔特尔转过头,有点好奇的盯着泥岩看,紫罗兰般的眼睛清澈通透。

回到罗德岛后,泥岩和史尔特尔被重点关照,接受为期一周的体检。此时此刻,她们坐在化验室门口的椅子上——银白色的、有圆点镂空的椅子。

可能是因为等待无聊,史尔特尔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当然,哪怕关系亲如朋友,这种问题也是不容易问出的。

泥岩没有去看身旁的史尔特尔。她微微的叹息,只是脊背稍微放松,竟叫人感觉她整个人都坠落了下去。

红色的池水没有波澜了,她深邃的仿佛容纳了过多的珠宝、文物及其承载的历史,那些东西埋没于泥沙之中,从此不见天日。

“我曾经梦想去卡兹戴尔。”

“不是作为我故乡的卡兹戴尔,不是那个城镇,而是老人们讲的故事里的、辉煌的、安宁的、美丽的卡兹戴尔。”

“十王帐携手共治,六位英雄的旗帜还在飘扬,特蕾西娅陛下施行贤明的统治,她的弟弟全力辅佐她。”

“就如同老人们所描绘的一样,所有的萨卡兹都不必流浪、不必被奴役、被歧视,他们自由地为自己而战,亦可得享庆典、节日、繁荣的集市和幸福祥和的日常。”

但是此时此刻,伦蒂尼姆,萨卡兹如阴云盘踞,奴役着无辜的人民。不仅十王帐各怀异心,就连那位陛下,也已经逝去。

老一辈萨卡兹,那些朴实生活着的平凡的人——农民、工人、裁缝、水果贩、肉铺老板,他们笃信的、憧憬的的未来,如今已经几乎不可能降临了。

更何况,罗德岛,将亲手撞碎那个幻想,撞碎那些被仇恨蒙蔽之人的妄念,他们为了摆脱苦难,而把苦难转嫁给他人,并且乐在其中。罗德岛必须阻止占领伦蒂尼姆的萨卡兹。但与此同时,也就熄灭了卡兹戴尔再度建立的最后一点余烬。

故事将彻底沦为故事,没有一点成真。

泥岩无比清楚这一切,如今选择了庇护感染者同胞的自己,已经和昔日的梦想划清界限。只不过,泥岩总是思索,同伴和故乡,到底哪一个梦才是她真正追求的呢?可怜的泥岩啊,其实又有多少人能回答这么苦涩的问题呢?

泥岩的声音止息,她们相顾无言。

史尔特尔不同于泥岩,她已经忘记了过去。与此同时,她也就逃离了萨卡兹那悲哀的宿命。不会对卡兹戴尔的失落感到悲哀,是因为她未曾憧憬。

但是,讽刺的是,如果她实现愿望,寻回记忆,她就将从一种虚无落入另一种虚无,找回了萨卡之子的身份之后,她也必然面对萨卡兹的故土之殇。

不同于个人的虚无,历史积淀下来的厚重悲伤可能会将她压垮。个人的“不如愿”被她用努力打破,民族的不如愿又当如何?不过是成功之后再度面对绝望罢了。

终究是意难平啊。泥岩不希望史尔特尔寻找记忆,未尝没有这一层原因。

“如果报偿存在,如果祝福加诸于我们”史尔特尔认真的说。

“如果蒙受恩典、眷顾、赐福。那么即便血流成河,也有可能取得报偿。”

泥岩的眉眼低垂,“是的”她的嘴角出现轻微的弧度,仿佛受尽苦难之后,意识到结束的感慨。

“我不能体会萨卡兹的痛苦,但我愿意面对,和你一起,只等我找回记忆。在此之前。”

史尔特尔握住泥岩的手“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无数记忆在泥岩脑海中闪回,从卡兹戴尔到乌萨斯,从感染者到整合运动,大都痛苦,少许快慰。而今,或许可以迎来终结。

“是的”她微笑。

 

自史尔特尔对泥岩说出那番承诺,一晃就是十年了。

十年间发生了很多事,碎片大厦轰然崩塌,无数萨卡兹复国的梦想,也随之化为真正的碎片。特蕾西娅再度身殒,年幼的新王自昭身份,却无意或是说无力统御一众萨卡兹。

硕果仅存的王帐流亡归隐,他们尚且无能为力,一介普通的萨卡兹又能做得了什么呢?流离失所勉强果腹罢了。

十年了,一开始,泥岩和史尔特尔偶尔提起如何再建卡兹戴尔。但是后来,史尔特尔在荒原上寻得故乡的废墟,确认了往昔记忆的最后一块拼图。一时间在荒原上静默良久。自那以后,她们就几乎再也没提及卡兹戴尔的话题了。

在这十年间也并非没有好事,比如她们约定一生,举行了婚礼。在这之后,双双晋升精英干员。只是工作越发繁忙,史尔特尔外派炎国已经一年,和泥岩相隔万里。

起初史尔特尔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处理这么多文书工作,不管是明面上罗德岛驻炎国姜齐医疗中心院长的工作,还是罗德岛姜齐安全屋负责人的工作。而讽刺的是她明明是精英作战干员!现在却任由莱瓦汀丢在墙角长蜘蛛网!

剪彩、捐赠、出席会议,一年来史尔特尔被诸如此类的事情包裹。她时常因为一个离谱的数据通宵核验,因为一份满是纰漏的合同焦头烂额。

如果说有什么支撑着史尔特尔,那就只有泥岩了,最近泥岩说要到姜齐来,史尔特尔一连几天都在期待和准备这件事。

泥岩抵达的那天,史尔特尔早早的等在车站,手机荧幕亮起,跳出一句话“我到站啦!”伴着可爱的猫猫表情包撞进史尔特尔的心里。

机械轰鸣奏响的乐曲落幕,车门缓缓移开,白发萨卡兹出现在史尔特尔面前,她笑了,跳下来和史尔特尔相拥。史尔特尔紧紧的搂住她,生怕她逃走似的。长发拂过面颊,熟悉的紫罗兰的香气扑鼻而来,漂泊的灵魂靠向了河滩。

然后她们回史尔特尔的公寓,逛街,去看微明湖,看泉,姜齐城有很多泉眼,如同明珠嵌入精心雕琢的古老建筑群之中,分外漂亮。

史尔特尔的话一直不停,好像要弥补这一年不能见面的缺憾似的,她嘲笑手下不中用的干员和烦人的客户,与此同时拒接五个单位的电话,最后直接关机。泥岩点头倾听,不时被她逗笑。

直到深夜,她们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回到公寓。吵吵嚷嚷,反正没有邻居。洗完澡后,泥岩帮史尔特尔擦拭身体,不由感慨道:“感觉你的为人处事变化好大啊。”

“变圆滑了?”

“嗯,今天菜好久没上你都没多说什么,换以前可能就要走人了。”

“要是什么都求全责备,那工作可就累死了。你别动嘛!”史尔特尔一边说着,一边给泥岩抹身体乳。

“好痒!”

 

很痒?嗯,是很痒。泥岩的脚趾呈扇形张开。

她已经记不太清刚刚史尔特尔把她带上床的全过程了,因着温和的火焰弥漫开来。一点口水溢出嘴角,泥岩无暇觉得羞耻,尽管她的脸色绯红。

她被一只手攫取,委身于此,只留鸢声婉转。

频率越来越快,透着一种急切的不愿好意,泥岩终于忍不住哼出声来,而后颤动,海潮拍打暗礁。史尔特尔抽出指套,张开手指,晶莹剔透的绵长丝线在光下闪烁,微微摇晃。

“我去喝口水”史尔特尔漫不经心的说道。

“别想逃跑!”泥岩顾不得喘息,一把将想要溜走的史尔特尔拉回到床上。

 

那是在天使亲吻湖面,泛起了涟漪之后。

史尔特尔坐在床上,双腿前屈,从后面看去,只能看到光洁裸露的后背,在灯光下线条勾勒出阴影,侧面的弧线亦埋于影中。史尔特尔静静地抽烟,她捏碎薄荷爆珠,淡蓝色的烟雾袅袅升起。

“其实我也在做文书工作。”侧卧在床上的泥岩突然开口。

“我早猜到了,你和我的源石技艺都会损耗寿命,博士肯定察觉这些年我们都到极限了,才这么安排。”史尔特尔说。

“我不想这样,这连救感染者都算不上。”

“能保护好身边的人就很好了,比如你的那些老朋友们。”

“那是不能失去的,而不是必须追求的,那不是我的梦,史尔特尔,那是我的现实。”

史尔特尔缄默无言,在最高的欢愉之后,逃亡告终,终究要面对满溢的虚无。

“可就连救感染者都不是我的梦,我最开始的梦是什么来着?我想回到故乡,辉煌的卡兹戴尔。”泥岩这么说道。

史尔特尔何尝不懂泥岩?她握着剑新生,仿佛生来就是要杀伐的,要用剑去抚平天下不平事,要用剑杀死世间一切恶人。不入眼的,斩断就好了。可是现在呢?屈居在炎国的一个小城市,为了活着而团团转,在从未擅长领域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受这种折辱!

而梦想呢?在找回记忆以后,意识到萨卡兹那永恒悲怆的宿命,险些崩溃,如果不是有泥岩依靠,她早就死了,这种状态下,谈何梦想?

“这片大地不给萨卡兹一点机会,报偿不存在,祝福也不曾加诸我们,从来就没有恩典、眷顾和赐福!即便血流成河!”泥岩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奋斗了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愿意对萨卡兹施以援手!更没有一个萨卡兹愿意再相信卡兹戴尔的故事!我当初离开那儿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重建她,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曾经的亲人一起!这算什么!这算什么!现在这些!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为什么我会!为什么我会···”泥岩的声音逐渐哽咽。

史尔特尔掐灭烟,转身去摸泥岩的头发,想安慰她,刚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也早已泪流满面。

你奢望过很多,想笑、想跳,去做热爱的一切美好的事情,拥抱流光溢彩的可能性。可是最终,你都没察觉,获得的和童年设想的风马牛不相及,然而你被塞到手里的破烂禁锢,单是维护他们就耗尽精力。你不甘心?谁不是呢,所以别抱怨了,接受吧:你年华虚度,空余一身疲倦。

“我讨厌所有人。”泥岩靠在史尔特尔怀里哭泣。

“嗯,我也是。”

窗外的月光不知为何没有照进来,反而遍洒微明湖的湖面。

 

五年前。

“白鸟我的白鸟,逆着风飞吧,飞过河滩,挥一挥一去不回还,风起水起难靠岸。”

“你在唱什么?塞西莉亚。”

“一首我不愿意相信的歌。”


鹤☆川

占tag致歉

出个明日方舟官服的号

是科技号,但本人已使用半年,暂没有封号的风险

10r直出

联系方式看主页

占tag致歉

出个明日方舟官服的号

是科技号,但本人已使用半年,暂没有封号的风险

10r直出

联系方式看主页

三文鱼鱼
感谢42奶奶救我狗命(合掌)

感谢42奶奶救我狗命(合掌)

感谢42奶奶救我狗命(合掌)

月光落在月光上

“跳舞麼。”

*棘史。只是想看姑奶奶跳男步。


我们很熟么。史尔特尔第不知道多少次把棘刺从罗德岛的舰桥上救下来,忽略喋喋不休的挑染黎博利和白发血魔的求饶,史尔特尔抖了抖黑色裙子上不存在的灰,听见棘刺问她了一句话。


她皱起眉像在思考这句话的意义,半晌无奈作罢。史尔特尔一向不喜欢分析这些东西,她直直答道:“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熟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史尔特尔第一次见到棘刺时是在战场上,只是对视了一秒就被他那鎏金色的眼眸烫了一下,后退一步被莱万汀稳住肩膀。


她的长剑握在巨人手里,往敌人身上发狠地砍。史尔特尔,萨卡兹,永远不懂得珍惜自己。敌人在地上倒成一片,而她已经不知道身上是谁的血。史尔...

*棘史。只是想看姑奶奶跳男步。


我们很熟么。史尔特尔第不知道多少次把棘刺从罗德岛的舰桥上救下来,忽略喋喋不休的挑染黎博利和白发血魔的求饶,史尔特尔抖了抖黑色裙子上不存在的灰,听见棘刺问她了一句话。


她皱起眉像在思考这句话的意义,半晌无奈作罢。史尔特尔一向不喜欢分析这些东西,她直直答道:“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熟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史尔特尔第一次见到棘刺时是在战场上,只是对视了一秒就被他那鎏金色的眼眸烫了一下,后退一步被莱万汀稳住肩膀。


她的长剑握在巨人手里,往敌人身上发狠地砍。史尔特尔,萨卡兹,永远不懂得珍惜自己。敌人在地上倒成一片,而她已经不知道身上是谁的血。史尔特尔低着头喘息,粗粝的风滚进嗓子生疼,然后她的手臂被握住了,棘刺垂着眼说,站起来,你受伤了。


史尔特尔的记忆多而混乱,那鎏金色的眼眸与海有关,她曾去过的伟大海岸。但她记不起来了,认识棘刺以后所有关于伊比利亚的记忆都带着那个阿戈尔身上的海水味道,躲不掉的。


史尔特尔和棘刺莫名其妙地同行。没有任何的相识预兆,蛛丝马迹中剥出来两个人不错的关系。极境撞他的肩膀,兄弟,可以啊,拐了个萨卡兹当女朋友。棘刺在做化学实验,药剂爆了极境一身,却一直一言不发。直到被挂在舰桥上才终于活了过来,打断黎博利和可露希尔的攀谈,他说,不是女朋友。


这个回答跨度时间太长,极境满头问号,几个人相顾无言了一会,听见有人的脚步声。棘刺听出来了那是熟悉的人踩着高跟鞋的声音,史尔特尔习惯脚尖先着地,这让鞋跟的声音轻上许多。棘刺听了太多次了,他从不会认错史尔特尔的任何一个举动。


红发的萨卡兹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轻车熟路地去解棘刺的绳子。极境哟了一声,眼看着棘刺被救下去,悄悄说这还不算女朋友,被棘刺听见,他愣了一下,下意识低头看史尔特尔。


萨卡兹少女比他矮了十公分有余,紫罗兰色的眼睛盯着他看。棘刺心跳漏一拍,下意识问出了那个问题,我们很熟么。


“我不知道。”意料之中的回答。即使整个罗德岛都把他们看成天生一对的持剑情侣,两人也从来没有考虑过除了朋友之外的可能性。


史尔特尔在沉思,而棘刺注意到了那个菲林医生的身影,不能被发现,他脑子里出现了这个想法,否则他难逃再次被挂在舰桥上的命运。


于是,自然而然地,棘刺拉过史尔特尔的手指,和她躲进过道的岔路口,隐进难能察觉的黑暗里。那个女人走了过去,棘刺也松了力气,低头看史尔特尔想说声抱歉。萨卡兹被他压在墙上,裙子也被压得有点皱。两人胸膛紧紧相贴,柔软的触感让棘刺发愣。


下一秒他终于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史尔特尔也推开他,脸上发烧,从来都傲着的萨卡兹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红着脸转身甚至是小跑离开,留下来了一句恶狠狠的威胁:“我再也不去舰桥上救你了。”



罗德岛喜欢搞奇怪的活动,过两日就是舞会。干员们不乏有会跳舞的,这其中包括史尔特尔。但她不会跳女步。跳舞全凭肌肉反应,正如那把剑一样,如何习得的也一概不知。


史尔特尔不太想去,出席不是硬性规定,她早就打算在当天去罗德岛的甲板上吹风。打算到了一半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身影,他有鎏金色的眼眸。于是思考的过程不可避免地迟缓下来,最后史尔特尔自暴自弃般坐了回去,打开冰箱却发觉冰淇淋格空空如也,她胡乱拆了一根棒棒糖含进嘴里,用力把糖咬得粉碎。


有人在敲门。史尔特尔一下站起来,迅速拉开门,是那个有一撮红的白发黎博利,记得代号叫极境来着?史尔特尔一边回忆,一边示意他讲话。极境有点尴尬,掏出来一盒冰淇淋说,我兄弟给你买的。


史尔特尔直到把人送走脸还是烫的。她手指发抖着拆开,拿了一个冰淇淋,剩下的全部塞进冰箱里。是她最喜欢的口味,史尔特尔被冰得吐舌头,甜了一嘴。


舞会那天史尔特尔去了。她没有穿平日里那条连衣裙,换了一件纯白色的。出现在舞池旁时大家都顿了一下,史尔特尔在众目睽睽中施施然坐在了沙发上。长裙扫过脚踝,盖住了那双修长的双腿。


她大概是第一个在舞会上狂吃冰淇淋的人,在史尔特尔吃第五个甜筒时有点烦躁了。今夜本来就是为了等一个人,想想也是,他大概在鼓捣那些实验。就算没有,也因为那一天的尴尬不愿意和她会面。


是喜欢的。史尔特尔想,她是喜欢的。


我们很熟。


胡思乱想的时候,几个干员突然议论起来,史尔特尔听见极境的声音:“兄弟,你怎么也来了?”


她下意识地仰起头,棘刺穿着白色的西装站在门口,目光在找一个红发的小萨卡兹,锁定位置以后大步走过来,手向她摊开,西装外套的袖口甚至往上卷起——他从来不注意这些。


但是即便如此,棘刺在史尔特尔逐渐亮晶晶的紫罗兰色目光里,他语气很淡、却一点也不怠慢地说。


“跳舞么,史尔特尔。”


史尔特尔跳男步。她手揽着棘刺的腰,而棘刺扶着她的肩膀。这个姿势在别人身上非常怪异,而在他们两个里却配合极度顺利。史尔特尔领着棘刺跳舞,伊比利亚人也有许多舞者,那对深海猎人的师徒,幽灵鲨与歌蕾蒂娅,伊比利亚人也浪漫。


棘刺是第一次跳女步,可他一点也不拘谨,他与史尔特尔仿佛已经跳了无数遍的舞,在每个夜晚转着圆圈,最开始也许她跳的是女步,屡屡踩脚后气呼呼地掌管了控制节奏的权利。于是她的男步跳得越来越好了,到现在在舞池里毫无纰漏,棘刺想,这可真是怪异。


“我们跳过舞吗?”史尔特尔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就像棘刺的那句我们很熟么一样奇怪。可这次两人都知晓了,在矿石病与阿戈尔阻断的记忆里,他们一定相逢过,一定很熟,一定成日成夜地为了爱情与冰淇淋跳舞。

不务正业周洋斯

看到双马尾的四二姐就摸了🥰😇


快进到我带着棘刺去拉特兰抢冰淇淋车

(升天)

看到双马尾的四二姐就摸了🥰😇


快进到我带着棘刺去拉特兰抢冰淇淋车

(升天)

烟川
送给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板的图 他...

送给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板的图

他很喜欢这三只所以画同框了!


鸽了几个月

送给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板的图

他很喜欢这三只所以画同框了!


鸽了几个月

栗子带光环(躺
我从刚入间谍过家家的坑就想这样...

我从刚入间谍过家家的坑就想这样做了,今天终于有时间了()

对不起,黄昏

对不起,黄昏

对不起,42姐

我从刚入间谍过家家的坑就想这样做了,今天终于有时间了()

对不起,黄昏

对不起,黄昏

对不起,42姐

落花墟无
填个表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就只...

填个表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就只能这样了

画画菜鸡QwQ

填个表

因为是在学校画的,就只能这样了

画画菜鸡QwQ

路西想恰甜甜圈
先摸一张草稿然后接下来几天慢慢...

先摸一张草稿然后接下来几天慢慢细化!

先摸一张草稿然后接下来几天慢慢细化!

EMPTY

大概是去年暑假以来画速写夹带的私货

一些我的退步史,我真的好菜

有临摹同人,侵删

大概是去年暑假以来画速写夹带的私货

一些我的退步史,我真的好菜

有临摹同人,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