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史强

71950浏览    2681参与
剑剑

一段话小刀子

后来的大史看着太空电梯:“牛啊。”

“太空电梯啊,确实牛!”旁边的检修人员也抬头看着这高耸入云的人类神迹感慨道

史抢耸了耸肩,歪嘴笑着走了进去

:“我说人牛。”

后来的大史看着太空电梯:“牛啊。”

“太空电梯啊,确实牛!”旁边的检修人员也抬头看着这高耸入云的人类神迹感慨道

史抢耸了耸肩,歪嘴笑着走了进去

:“我说人牛。”

松没有系统

挖个坑

第一次搞手书这种折磨人的玩意

挖个坑

第一次搞手书这种折磨人的玩意

土润黎二
  “哭也哭过了,走,吃饭去吧...

  “哭也哭过了,走,吃饭去吧~”

  (  •̆ ᵕ •̆ )◞♡

  (跟着倒计时一起出现的还有大史~)

  “哭也哭过了,走,吃饭去吧~”

  (  •̆ ᵕ •̆ )◞♡

  (跟着倒计时一起出现的还有大史~)

吉月朱

【史汪】看什么看

剧版人设,写来玩玩……

---------------------------------------------------------------------------------------

汪淼小半瓶二锅头下肚后,史强才小酌两口。

喝醉的汪淼不哭也不闹,就坐在凳子上直愣愣地盯着桌上饭碗发呆,史强叫他一声他应一声,倒是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仰起脑袋看把碗一推站起来作势要走的警察。

“起来,我送你回家。”

汪淼摇摇头,认真地说:“我要回实验室。”

“夜里十一点了都,赶紧回去睡觉!”

“才十一点,一点都不晚,我当年……”

“还当他妈什么年!都这个岁数了!”史强抓着汪淼的胳膊把人......

剧版人设,写来玩玩……

---------------------------------------------------------------------------------------

汪淼小半瓶二锅头下肚后,史强才小酌两口。

喝醉的汪淼不哭也不闹,就坐在凳子上直愣愣地盯着桌上饭碗发呆,史强叫他一声他应一声,倒是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仰起脑袋看把碗一推站起来作势要走的警察。

“起来,我送你回家。”

汪淼摇摇头,认真地说:“我要回实验室。”

“夜里十一点了都,赶紧回去睡觉!”

“才十一点,一点都不晚,我当年……”

“还当他妈什么年!都这个岁数了!”史强抓着汪淼的胳膊把人捞起来,一边走一边骂,“不就是死了个人吗,死人没见过啊!这点出息!”

“见过……”汪淼笑呵呵地,“之前……在火车上,我还见过……脖子断了……”

“那不就结了,一回生二回熟,多见几次就习惯了。”

“我不认识火车上那个人,但我认识申玉菲……”

史强沉默一瞬,问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总有一死,重于啥啥啥,轻于啥啥来着?”

汪淼哼哼唧唧地接口道:“是司马迁说的,‘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连豆豆都知道这句话,你怎么不知道,你是个文盲……”

“老子会破案就行。”史强不打算跟醉鬼争辩,“所以,申玉菲不会白死的。”

“听说自杀的人没办法上天堂。”

“上个屁的天堂,中国哪儿来的天堂,你他妈还是个党员,说的什么屁话。”史强又骂一句,把软成一滩水直往下滑的汪淼硬是揉吧揉吧塞进副驾驶,“想吐也给老子憋着,弄脏了车你给我洗干净!”

“大史,你说她死了之后灵魂会不会到她的主那里去呢?”

“那我哪儿知道,我又不能也给自己一梭子跟过去问她。”

“她们都选择的自杀……为什么都自杀呢?”

“她们?还有谁啊?哦,你说杨冬?谁知道你们这些科学家脑子里想的什么……汪淼我可警告你啊,你别哪一天也想不开忽然给我一个惊喜。”

“你放心,不会的。”汪淼靠着椅背,脸朝着车窗外,也不知是醉着还是醒了,“我还得哥白尼……”

 

哥白尼喝醉了也得要人背着回家吗?

雨依然在下,折射得霓虹灯光宛如被打翻的调色盘,颜料混在一起绚烂到令人想吐。史强背着已经熟睡的汪淼一步一步爬到三楼,忽然想起自己没有汪淼家的钥匙。

靠,早知道他就把人带回自己家了。

史强冲着汪淼滚烫的耳朵喊了一声:“你钥匙放哪儿呢?”

汪淼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茫然地问:“啊?”

“认得这扇门不?”

“认得,我家……”

“到家门口了该干嘛还记得不?”

“开门……”

“开门需要啥?”

“钥匙。”

“很好,钥匙在哪儿呢?”

汪淼想了想,松开史强的脖子,摸了下裤子口袋,惊喜地说:“这里!”

“……”

妈的,好好一个教授,喝了酒怎么就变弱智了。

“我真应该拿手机给你现在这样录下来,回头在超导中心门口装个电视循环播放。”

汪淼不高兴地说:“这不符合规定。”

“那怎么样才符合规定?”

“群发邮件。”

“什么玩意儿?”

“就是,发邮件,发到邮箱……”

“跟你计较这个我才是傻逼。”史强用力拍一下汪淼屁股,“快把钥匙掏出来给我。”

汪淼思考了一下,问的真挚而诚恳:“为什么你要我家的钥匙?你是小偷吗?”

“……”史强翻了个白眼,“没错,我是小偷,要进你家门偷东西,所以快把钥匙给我。”

汪淼同意了:“好,你等我一下。”

他挣扎着从史强背上下来,靠着墙站稳,然后掏出一把钥匙,递到目瞪口呆的史强眼前,很是热情。

“你要的钥匙。”

“……”

 

完蛋,喝醉的汪淼比小孩子——比他女儿还要好骗。

 

“汪教授,您怎么这么晚才回……你是谁?!”

史强转过身。汪淼对门的邻居忽然开了门,见楼道里有两个人后瞬间变了脸色,紧张兮兮地警告:“我们小区都安装摄像头了,你别乱来!”

史强轻车熟路地掏出警官证:“我是警察。”

邻居接过警官证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依然半信半疑:“真的?”

“上面有我的警员编号,你现在就可以打110确认。”

“……那还是不用了。”邻居非常谨慎地挡到汪淼跟前,“你送汪教授回来的?”

“喝醉了,总不能把他丢在大马路上吧,多影响市容,何况还下着雨。”史强语重心长地说,“北京能举办奥运会你知道有多不容易吗。”

邻居嗅了嗅空气,确实闻到一股酒味,是从他身后的汪教授身上散发出来的。

“汪教授从来不喝酒的,他怎么了?”

“哦,也没啥,就是认识的人自杀了,有点崩溃。”

邻居说:“他妈的,我现在相信你的确是个警察了。”

“我就当你夸我了,谢谢。”史强毫无诚意地道谢,“帮我开个门?”

邻居对昏昏欲睡的汪淼说:“汪教授,钥匙给我,我来开门,好不好?”

汪淼看看对门的邻居,又看看史强,眨巴几下眼睛,然后把钥匙塞到了史强手里,说:“你来开。”

我操。邻居捂住胸口,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五年邻居情谊不如一个陌生警察相助,这难道就是警察叔叔的魅力吗?

史强呵呵笑起来,往汪淼脑袋上撸了一把,跟撸猫似的,然后打开门,对邻居说:“再进来唠个十块钱儿的?”

“呃……那不太好吧?汪教授喝醉了,我现在进去就很像那个……”

“楼下停着警车。”

邻居很震惊:“这是恐吓?”

史强很和善:“只是提醒。”

汪淼在开门的同时已经进了屋里,左脚绊右脚差点栽到地上去。史强眼疾手快地捞起他,叹了口气:“汪教授,你要是破相,纳米实验室估计就永远对我关闭大门了。”

邻居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纳米实验室向来不怎么欢迎我。”

“那肯定错在你。”

“嗯,赖我拐跑了汪教授,一个个的都记着仇呢。”

史强揽着汪淼往卧室走,汪淼忽然搂上来,猫一样蹭了蹭他的脖颈,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大史,史强……我真的害怕了……我怕我撑不下去……”

“我也怕啊,我怕你出事,你说你现在这样,万一发现那个叶老师真的有问题,你怎么办,会不会也给自己来一下。”史强说,“我都要愁死了,又不能让你看出来,不然你更没底。”

汪淼红着眼睛问:“要是我没醉,你这些话是不是就永远不会跟我说?”

史强又揉了揉汪淼的头发,也很无奈:“老房子着火不容易啊,你得体谅一下我。”

汪淼闷闷地说:“好……”

“行了,回屋睡吧,睡一觉起来就好了,明天还有事。”史强顿了顿,也没管汪淼是否听进去,继续道,“申玉菲死了,接下来肯定有大动作,没准儿那个什么ETO聚会邮件就发过来了,你明天记得来作战中心报告啊,咱们再研究一下,老常急得头发都快掉光了。”

史强转头瞅了眼旁边那个锃亮的电灯泡。

“看什么看,一边儿去。”

“……你但凡早那么一分钟说这话,我还能相信你不是故意让我看到你俩亲嘴儿的。”

 

“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邻居问,“我认识汪教授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失态。”

“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史强关上房门,“科学家嘛,总是很敏感的。”

“都有人自杀了还能算是小事儿啊?”

“得看跟什么比。”

“……倒也是。”邻居叹了口气,“我今天还跟我老婆说,汪教授最近早出晚归的,女儿也送到爷爷奶奶身边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不会有事的。”

“你怎么这么肯定?”

“有我在嘛。”

“……你谁啊!”

“警察叔叔。”

“靠。”


南唐不忧天

  急需来点甜的!!淼和猫灵魂互换🐱🐱

  猫猫蹭蹭鼻子啦~

  急需来点甜的!!淼和猫灵魂互换🐱🐱

  猫猫蹭蹭鼻子啦~

病病eey
依旧是猫狗日常一则 灵感是动物...

依旧是猫狗日常一则

灵感是动物的气味,两个人会互相嗅嗅…


彩蛋是带了一点刀的改图

画完我自己都难过了(;´༎ຶД༎ຶ`)

依旧是猫狗日常一则

灵感是动物的气味,两个人会互相嗅嗅…


彩蛋是带了一点刀的改图

画完我自己都难过了(;´༎ຶД༎ຶ`)

吡基綠甲羅紅

史警官故意把自己铐起来,死皮赖脸要求汪教授给他打开手铐,只为看这位注重边界感的教授犹豫又害羞无奈的样子😋(口嗨人,别打

p1纯享版,p2简单画了背景。


p.s. 今天把最后一集看完了,现在是个心碎人。无法言喻的心情,谁懂😢😢😢😢😢😢

史警官故意把自己铐起来,死皮赖脸要求汪教授给他打开手铐,只为看这位注重边界感的教授犹豫又害羞无奈的样子😋(口嗨人,别打

p1纯享版,p2简单画了背景。


p.s. 今天把最后一集看完了,现在是个心碎人。无法言喻的心情,谁懂😢😢😢😢😢😢

两幅狗孔
当汪淼抱上来的时候,史强在想什...

当汪淼抱上来的时候,史强在想什么。


面对着汪淼史强总挂着笑,头破血流也是一口白牙冲着他,汪淼爱共情,玩游戏都能共情起三体人的命运。他怕他难过,怕他一个人躲起来哭,于是用大咧咧的笑容糊弄过去。别人都说史警官心态好,他自己知道,要让汪淼撑住,他自己先不能崩了。


汪淼抱上来的时候,他笑不出来。明明进门还调侃着几个菜喝这么多,这时候彻彻底底当机了。


他感受着来人拥抱的力度,平时站得直坐得端的大科学家,惯性一般把自己跌进别人的怀里,整个人都垮了,软了。


他由着汪淼抱着他摇啊晃啊,感受着他胳膊收紧,看着他拿出平日最讨厌的烟,问自己抽不抽,看着他对瓶吹啤酒,看着他说“都完啦”“因为我...

当汪淼抱上来的时候,史强在想什么。


面对着汪淼史强总挂着笑,头破血流也是一口白牙冲着他,汪淼爱共情,玩游戏都能共情起三体人的命运。他怕他难过,怕他一个人躲起来哭,于是用大咧咧的笑容糊弄过去。别人都说史警官心态好,他自己知道,要让汪淼撑住,他自己先不能崩了。


汪淼抱上来的时候,他笑不出来。明明进门还调侃着几个菜喝这么多,这时候彻彻底底当机了。


他感受着来人拥抱的力度,平时站得直坐得端的大科学家,惯性一般把自己跌进别人的怀里,整个人都垮了,软了。


他由着汪淼抱着他摇啊晃啊,感受着他胳膊收紧,看着他拿出平日最讨厌的烟,问自己抽不抽,看着他对瓶吹啤酒,看着他说“都完啦”“因为我们是虫子,是即将灭绝的虫子。”


酒精把汪淼的脆弱无力泡出来,溢到他身上。他只觉得心被揪得生疼。


他把他拽起来,揽在自己身上,连同发皱的衬衫和酒气,连同这份沉沦下坠的重力,他要带他去看虫子。


楼下有一辆桑塔纳,他要带着他走。





河洲

【史汪】他不知道的事

原著向

全是我造谣


【史强笑着摇摇头,“你让我想起两百多年前遇到的一个知识分子,也是你这熊样儿,一大早坐在王府井教堂前面哭……但他后来挺好的,我苏醒后查了查,活到快一百岁了。”】


1.

烟已经燃尽了。

两百年后已经不会再出现烟灰抖落的情况。所以就算是干过许多年一线刑警的史队也不能判断自己发了多久呆。


汪——淼,两个简单的音节在他喉咙里打转,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史强冬眠结束后,处理完自己的一摊子事之后就去查了自己的老朋友们。

在模糊的记忆和故纸堆里拼凑出那些曾朝夕相处的人走过的轨迹。

汪淼,常伟思……那些没有冬眠...

原著向

全是我造谣










【史强笑着摇摇头,“你让我想起两百多年前遇到的一个知识分子,也是你这熊样儿,一大早坐在王府井教堂前面哭……但他后来挺好的,我苏醒后查了查,活到快一百岁了。”】




1.

烟已经燃尽了。

两百年后已经不会再出现烟灰抖落的情况。所以就算是干过许多年一线刑警的史队也不能判断自己发了多久呆。



汪——淼,两个简单的音节在他喉咙里打转,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史强冬眠结束后,处理完自己的一摊子事之后就去查了自己的老朋友们。

在模糊的记忆和故纸堆里拼凑出那些曾朝夕相处的人走过的轨迹。

汪淼,常伟思……那些没有冬眠的朋友们都安然地长眠地下。


他不知道的事太多了,近两个世纪的发展,又是一轮翻天覆地。


他刻意让自己沉浸在这个新世界。


日月既往,不可复追。

他成了那个不知归处的烂柯人。


等他的身份信息重新注册完毕后,一个寄存很久的包裹便由家用机器人取来放到他桌前了。


寄存人那栏清晰地写着汪淼的名字。


他现在已经不太能想起那个已经写入物理教材的人了。

面容是模糊的,声音是模糊的,一切的一切,在他脑子里已经彻底二维化,成了泛黄的老照片。




他以为他忘了。

今天不知怎么,话到嘴边,忽然提起了那个人。


先是王府井教堂前沉默地哭。

那段记忆随着那句话鲜活起来,就像老旧的白墙裂开了缝隙,轻轻一敲,墙灰簌簌落下,留下光秃秃的墙体。



他终于拆开了包裹。


盒子很轻,一尺见方,纳米材质。

估计是汪教授的研究成果之一。



打开就一盒胶卷。

常规135的,一共36张。


搁现在能放博物馆,多少算个老物件。

在他冬眠之前,这玩意儿就不算很常见了,数码相机已经普及,胶卷相机迅速被取代。


只有少数怀旧的摄影爱好者依旧钟爱,汪淼就是其中之一。




大低谷给人类带来的精神创伤是难以忽视的。就算之后迎来了第二次文艺复兴,也没怎么把之前的闲情逸致给复兴回来。现在玩摄像的更是凤毛麟角。



由于保存得当,胶卷崭新如初。

史强很废了一番功夫才冲洗出来。但他无论这么看,胶卷上都是一片空白。


史队不信邪,对着光再看了一遍,还是空荡荡的。


他又拉一小段胶卷出来,胶卷上下两排齿孔有被挤挂过的痕迹。


这确实是使用过的胶卷,但除了刮痕,什么都没有。


史强有些颓然。

那股和科学家们说“虫子从没被战胜过”的意气从他身上抽离,至少现在是。


惯常大大咧咧无所顾忌的史强也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比如当年虽不忍却还是让立志造福人类的科学家制造的纳米飞刃沾上鲜血;

比如当时身患白血病即使不愿还同意了冬眠;

比如苏醒后,他到底辜负了老常当年的期望,在这个危机纪元,他帮不上任何忙;



……

太多事情,平时不能想,但也不敢忘。




他不知道汪淼给他留下这盒胶卷的用意。

他知道这里面没有任何关于对抗三体人的机密,汪教授留下仅仅是出于私交。


按照寄存时间倒推,这是汪淼生命最后一段时间寄存的。


他是在汪淼37岁的时候冬眠了。

冬眠前夜,他半夜开车到国家纳米研究中心楼下坐到天明,卡在汪教授上班之前离开。


没有见面,没有告别。


到底是什么,让汪淼纠结了大半辈子呢。

史强不得而知。


知道的那个人已经化为一抔黄土长眠地下。


史强把胶卷扔回盒子里。

在如潮水般迅速涌进屋内的夜色里再次点上一根烟。


在尼古丁的引诱中,记忆深处那面斑驳的墙体上开始长出爬山虎,那时的人和事再次清晰立体。



“汪淼。”

没有人回应,烟又燃尽了。


他不在意。





2.

汪淼没有冬眠的想法。

未来太虚无了。搞应用物理,研究成果做一步是一步。换言之,他的未来是可视化的,能直接触碰到。


他研究了一生的纳米,两个世纪之后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追溯到微观水平,仍然是他汪淼当年研究出来的东西。


和丁仪不同,他对未来确实不用有那么大的幻想与好奇。

比起未来,汪淼更在意现在。因为他一直往前走,就能看见路。


到底是什么,让他至死都没能放下,甚至还跨过百年光阴留给史强了呢?



135胶卷,36张。

是他和史强共事期间拍的。


有作战中心,纳米中心,办公室,桑塔纳……

最后一张是麦田,是那年晚秋他独自驱车去拍的。

那年之后,他和史强再没见过。


这卷胶卷和汪淼以往的拍摄风格完全不同,他也没打算洗出来。

有些不该存在的情愫可以一直封存心底。


控制是意志力行为。

汪教授并不是热络的人,他的社交圈子很小,且乐于保持现状。


史强是他人生轨迹中的意外。带来的震动远大于平湖投入石子,史强大概是陨石级别的。

不光砸出水花,还在湖底砸了个深坑。



古筝行动之后,陨石仿佛凭空消失了,可留下的坑还在。

汪淼继续回单位上班,仿佛史强没有进入过他的生活。


其实他是给史强打过电话的。理由都找好了,去卤煮店喝酒。


电话没人接。

汪教授不信邪,一共打了三个。

冰冷的女声一遍遍机械重复:“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汪淼想了想他们工作性质也能理解,但是他心里确信这是私人号码。


他自己去卤煮店喝了一瓶,勉强记得不能酒驾,晃晃悠悠走回家。

望着亘古不变的星河再次想起那个哲学问题。


再次得知史强的消息,是因为丁仪。

丁仪在决定冬眠之前和他见了一面。他们再次聊了杨冬,接着是三体人的技术封锁,以及前沿理论发展方向。


丁仪在说起自己冬眠目的时,提到了史强。

汪淼这才兜兜转转知道了,当年的行动之后史强得了白血病,去往未来治疗。


丁仪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迅速带过了这个让汪淼情绪低落的话题。


汪淼很清楚,自己为什么在难过。


他甚至有点自怨自艾了,史强没告诉他,是因为没必要吗。


他太想知道答案,但答案之书在他有生之年没机会翻开了。


汪淼把那卷胶卷收在了盒子里,就算保存得当,胶卷也会随着时间褪色,先是发黄,接着影像失真,最后彻底空白。


他以为记忆也能逐步消失,他和自己较了大半辈子劲。

到头来,还是没能赢那点执念。


他知道他不会知道。

胶卷上什么都没有,但他还是想留给史强。




3.

汪淼不知道,再他下班后的某个夜晚,史强开车去他单位楼下坐了一夜。


史强不知道,汪淼在他冬眠后给他打过电话请他喝酒。


汪淼知道胶卷在史强苏醒后不可能显影了。


史强知道没有他在汪淼也能哥白尼。



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曾钟意自己。


只是隔了185年,

悲喜爱恨,全都化作云烟。




FIN.



现学的胶卷相机相关知识,有bug欢迎指出。


写的时候脑子里总是“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一边刀自己一边和朋友发癫。过程很痛苦,但是写完了。以后还是专心搞小情侣谈恋爱吧 

欢迎评论啊饱宝们!!!❤️

一条咸得发白的咸鱼

【三体电视剧】时间夹缝中的往事(史汪)

*纯对话流(其实是cb向)

*请自行加载脑内配音


  

  “喂?有点事儿想和你说,你先别急啊,就是我那个病……”

  ……

  “就这么决定了?”

  “嗨,没办法,现在的技术没法儿在恶化之前解决问题,只能睡大觉先等着。指不准运气好,没两年就可以起床了,别太担心。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多睡几年,到时候你的太空电梯造好了,可得请我去坐坐哈。”

  “那是一定。”

  “别说,你那个什么飞刀确实厉害,还能造这么高级的玩意儿。”

  “是飞刃。”

  “啊对对对,飞刃,你看我这脑子,记性差——干嘛呀干嘛呀,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给我哭丧呢。我这是去未来治病,你得......

*纯对话流(其实是cb向)

*请自行加载脑内配音


  

  “喂?有点事儿想和你说,你先别急啊,就是我那个病……”

  ……

  “就这么决定了?”

  “嗨,没办法,现在的技术没法儿在恶化之前解决问题,只能睡大觉先等着。指不准运气好,没两年就可以起床了,别太担心。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多睡几年,到时候你的太空电梯造好了,可得请我去坐坐哈。”

  “那是一定。”

  “别说,你那个什么飞刀确实厉害,还能造这么高级的玩意儿。”

  “是飞刃。”

  “啊对对对,飞刃,你看我这脑子,记性差——干嘛呀干嘛呀,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给我哭丧呢。我这是去未来治病,你得为我高兴才对吧?”

  “……也许,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史强,我——”

  “唉,打住,打住。我就说不让你来吧,就是怕你这个样子。放心,不管睡多久,我都不会把兄弟你忘了的,啊。诶哟,这儿发消息催我呢,赶紧拜拜了,你也快回去吧,公司里的实验,别耽误了——咱们有缘未来见!”

  “史强!”

  “怎么了?”

  “……多保重……”

  “哈哈哈,放一百个心吧汪教授!你也多保重!虽然没我陪着,你也得哥白尼咯!”

  ……

  “诶儿子我告诉你,这太空电梯,是我一朋友造的,厉害吧?”

momo

无所谓 我会继续造谣🥺 

无所谓 我会继续造谣🥺 

堆苹果(看文记得看置顶)

【史汪】

新地球 他们这么叫

脸上没有笑 说着一口陌生腔调


新地球 他们很骄傲

只是眼神 有意无意的逃


新地球 星星很闪耀

遥远海平面 总是一条直线单调


新地球 我只是想回

那一年 那年 被遗忘的小岛


回忆拥挤,对话穿越,爱人错过,平行时空。


还是空气的味道好水的味道太咸了,这地是哪?


地球。


从浴缸中惊醒,汪淼反应时呼吸入了水鼻子的味道说炎的,科学家的大脑十分清醒,可脆弱的躯体跟不上他的灵魂。

手上都是水,可溢出来的汗还是那么直接的感受到。眼泪好咸,澄澈的眼...


新地球 他们这么叫

脸上没有笑 说着一口陌生腔调


新地球 他们很骄傲

只是眼神 有意无意的逃


新地球 星星很闪耀

遥远海平面 总是一条直线单调


新地球 我只是想回

那一年 那年 被遗忘的小岛


回忆拥挤,对话穿越,爱人错过,平行时空。


还是空气的味道好水的味道太咸了,这地是哪?


地球。


从浴缸中惊醒,汪淼反应时呼吸入了水鼻子的味道说炎的,科学家的大脑十分清醒,可脆弱的躯体跟不上他的灵魂。

手上都是水,可溢出来的汗还是那么直接的感受到。眼泪好咸,澄澈的眼睛里漫上血丝,仅存的力气跟上了大脑心脏开始回血跳动。


怦!怦!怦!震耳欲聋。



没死!……没死啊……


汪淼心中念着,持着无比清醒的大脑却说不出半字。


一身正装,皮鞋擦得很亮,衬衫是黑色的。任何人都没想到就连主也是,汪淼自杀了与他们所有人无关。

汪淼也没有想到,浸湿的衬衫紧贴着身体使呼吸更加难以通过刚受异常压力的肺,肺在颤抖,但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颤抖,但感觉水不冷和空气一样。


你骂我啊!骂啊!……


脸上的水没有被阳光照干,眼眶里的水却到了顶峰,没有风吹过,眼睫毛也没有动,像一颗水落入水,在水中滑下,这透明的泪水好重。


眼前开始颤抖,难受可眼睛合不上,眼珠子左右的扫,也许内心中想捕捉着什么,可眼睛是那么的茫然,一丝光沿着窗边的细缝直直的射入投射到地面上,慢慢变成一束,然后消失。

出现前没有注意到地面,出现后地面依旧没有变,也许他本该变热,但消失后地面变得很冷。


回忆,不舍得回忆了,不怕疼,怕回忆太多遍人的身影会重合。


在水里的世界,地球是水做的,回到现实就不是了。


汪淼的嘴角一开始有微微颤抖是因为应激反应,现在是抿着嘴微笑着像他刚躺进来的时候一样。


我饿了,带我吃好吃的好吗?……


汪淼清醒又迷迷糊糊的说了句“我饿了。”后面便没接着说,可能本就迷糊,也可能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敢说出口。

眼泪依旧不停的滑落,坠入浴缸,但汪淼已经忘记察觉了。


是什么关系不重要,只要互相陪伴依偎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放松就好。累的时间太多,糟心事更多,所以短暂,甚至只需要一瞬间的美好便会刻在心里,于是就成了永恒。


笑了,想到了以前一个回忆,还是要再次嘲笑一次,有些爱越想抽离,就越更清晰。


没有太阳我习惯了不冷,我的生活是偶然,我是偶然是非常的平凡,平凡到卑微,卑微到光似乎不需要照到自己身上,看着就会念着。


我不知道痛到极致是什么感受?

我是忠诚的唯物主义者,可是灵魂好痛,不是一刀割下,而是慢慢撕裂。





命已 逝去

一曲 未终

丧失 泯灭

走到 哪里



——致敬……


糖馅汤圆123

发发三体和地球汪史疯

  都去看剧版三体!

       啊啊啊啊啊!我的淼淼啊!我的大史啊!那辐射怎么就辐射到大史了呢?怎么就冬眠了呢?淼淼你怎么就不冬眠呢?哎呦BE的彻彻底底。然后第二部大史还跟罗辑说,我以前在王府井碰到像你一样怂的,我哭……

       真哥白尼咯,但纳米研究应该是有所突破,所以能照出球2里面的太空电梯,所有人都得感谢淼淼。

       汪淼真的很好啊,只不过刘慈欣写第一部的时...

  都去看剧版三体!

       啊啊啊啊啊!我的淼淼啊!我的大史啊!那辐射怎么就辐射到大史了呢?怎么就冬眠了呢?淼淼你怎么就不冬眠呢?哎呦BE的彻彻底底。然后第二部大史还跟罗辑说,我以前在王府井碰到像你一样怂的,我哭……

       真哥白尼咯,但纳米研究应该是有所突破,所以能照出球2里面的太空电梯,所有人都得感谢淼淼。

       汪淼真的很好啊,只不过刘慈欣写第一部的时候,只是把汪淼作为一个出发视角来写,所以会看起来像摄像机,造成了他是所有主角里面最没有存在感的,也没那么多人喜欢他。但剧版真的把他拍得非常的鲜明,有血有肉,我爱淼淼!

       剧版最后两集多次提到球状闪电,搞得我都想去看球状闪电了。

  以上是发疯言论,可能会言论过激,在此致歉。

Mercury
until I see you...

"until I see you again…"

从头来过。

"until I see you again…"

从头来过。

青禾十六

贝加尔湖没有春天

私设都为单身 

  史强冬眠结束是在两百年以后,两百年的科技已经发达到能快速治疗好他的白血病了。当他站在加蓬的土地上,望着远处不远的海洋潮起潮落。难得的沉默了起来。当他知道了组织为他派的新任务是有关于太空电梯,由纳米材料建成的高精科技的时候。便知道了这是汪淼负责的。               

  史强呢喃了一句“我的淼淼,真棒”。         ...

私设都为单身 

  史强冬眠结束是在两百年以后,两百年的科技已经发达到能快速治疗好他的白血病了。当他站在加蓬的土地上,望着远处不远的海洋潮起潮落。难得的沉默了起来。当他知道了组织为他派的新任务是有关于太空电梯,由纳米材料建成的高精科技的时候。便知道了这是汪淼负责的。               

  史强呢喃了一句“我的淼淼,真棒”。                   他在醒来后就已经看过汪淼的生平了,平平安安的过完了一生,活了一百多岁。死去的人不在往前,可是已经获得新生的人还在恋旧。

  “史队,这是汪淼老师留给你的东西,说是等你醒来就给你。”

  史强接了过来,是一封信,信封上没有邮票,干干净净,像他一样,带着岁月的痕迹。

  “致史强,

  见字如晤,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醒来了吧。不知道我是否在那个时候还能与你相见。在你冬眠的这些年里,我继续着纳米研究,也取得了很大进展。是你让我知道了,我们虫子能量也是巨大的。

  这封信,是我唯一写给你的一封了。多了,只会徒增牵挂和思恋。

  现在地球的情况越来越遭,不知道你醒来的时候是否还会有蓝天。前几年春天有幸去了趟贝加尔湖,那里的春天是我见过最美的地方,特此给你留下了几张照片,如果能有机会,还是想请你去看看。

  短暂的相遇便恋恋不忘,不只是贝加尔湖。我很怀恋当初我们一起作战的日子。

  我的火鸡保镖,醒来后,别抽点烟了,伤身体。

                                                                望平安

                                                                     汪淼”

  寥寥几字,史强看了很久。看到落款,史强灭了手中吸了一半的烟。

  信封里,还有几张汪淼冲洗的照片,两百年了,已经有些许泛黄。史强一张张翻着,是贝加尔湖的春天。确实很美。停留在最后一张,是汪淼拿着公文包在贝加尔湖畔拍的一张照片。眼尾泛起的波澜,好像被风拂过的贝加尔湖。温柔的,却又是坚毅的

多想某一天 往日又重现,

我们流连忘返 在贝加尔湖畔,

多少年以后 往事随云走,

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

这一生一世 这时间太少,

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

就在某一天 你忽然出现,

你清澈又神秘 在贝加尔湖畔。

  ......................

   “史队,这是什么歌?一直听你放。”

“我们那个时代的老歌了,它让我想起了一位老朋友,哈哈哈,就是那个研究太空电梯的,汪淼,是不是特牛。”

  史强说起汪淼,眼里全是自豪。

“啊,汪教授啊,他太伟大了,简直是历史上的不朽。”

史强听到,不做回答只是听着歌。

过了很久说到

  “挺混蛋的,这个骗子。贝加尔湖已经没有春天了。”

  我也永远见不到你了。

  

  

          

  

April 青

史汪|同渡船

关于逢年过节走亲戚要不要带东西引发的脑洞。


“哎,等等。”

汪淼刚要关车门,驾驶位的史强叫住了他。

“怎么了?”

“你就这样上去啊?”男人朝楼上努努嘴,汪淼不明所以地跟着抬头看了看。史强挑了下眉,露出一向特有的轻佻又吊儿郎当的表情,“我说你,不会每次都是这样空着手去看你的叶老师吧?”

汪淼虽然人情世故上钝迟些,倒也不是傻子,他很快也明白了史强的意思——即便男人还是那幅欠登儿的表情,但他的点提并不无道理,之前自己因为杨冬和太阳模型的事三番五次登门打搅,叶老师肯耐心解答是一方面,自己尽不尽人情又是另一回事。车里的人还在念叨着什么人家好歹还送你过红参之类的话,汪淼思索片刻,指挥史强......

关于逢年过节走亲戚要不要带东西引发的脑洞。



“哎,等等。”

汪淼刚要关车门,驾驶位的史强叫住了他。

“怎么了?”

“你就这样上去啊?”男人朝楼上努努嘴,汪淼不明所以地跟着抬头看了看。史强挑了下眉,露出一向特有的轻佻又吊儿郎当的表情,“我说你,不会每次都是这样空着手去看你的叶老师吧?”

汪淼虽然人情世故上钝迟些,倒也不是傻子,他很快也明白了史强的意思——即便男人还是那幅欠登儿的表情,但他的点提并不无道理,之前自己因为杨冬和太阳模型的事三番五次登门打搅,叶老师肯耐心解答是一方面,自己尽不尽人情又是另一回事。车里的人还在念叨着什么人家好歹还送你过红参之类的话,汪淼思索片刻,指挥史强停进车位后,自己转身去了隔壁的水果商超。

史强第一次送汪淼来找叶文洁,目光追随着他消失在门帘后的背影,不由得内心啧叹一声,要不说这些知识分子都拗呢,一根筋想问题它能不拗吗,明明一个个都是脑瓜子顶聪明的人儿……他思想飘着飘着,不由自主又去摸兜里那半盒的烟,又在手指捻到烟屁股时放下了。汪淼不喜欢烟味,不,应该说是讨厌,待会儿车里味儿散的不彻底,鼻子金贵的大科学家坐上来又要抱怨。

史强挠了挠短发,说不出心里究竟什么滋味儿,他似乎对汪淼有些过度上心了……虽然汪淼曾正义言辞谴责过他入侵了他的生活,实际上,汪淼对于他的渗透程度同样不低。是的,渗透,如烟如雾,丝丝袅袅。他也有过别的任务对象,甚至比汪教授的级别更高,更重要,可从没有谁像这人一样,护着盯着陪着,工作车接车送,顺毛捋,态度可以大大咧咧,但一定要顺着毛安抚,汪教授是个讲理的知识分子,逼急了也只会骂他几句有病,再难听的字眼他还没听到过。

还有那个超长的倒计时,大半夜电联完那位炸//弹专家朋友,坐在老房子的沙发上抽烟,他自己都说不清怎么回事。直到后来稀里糊涂又极度冷静地对汪淼说了那些话。他肯这么不计回报对汪淼好,是因为汪淼是个心肠良善的好人,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是个……算了,他的的确确抱着一分私心。史强知道他们之间的革命友谊在迅速拉近,可他对此却感受不到一丝“磨合了新战友”的喜悦,王府井大教堂那次破冰之后,反有一种直觉之外更加钝感的东西在扰乱他,他不想细想那是什么,但却清晰听到了它在汩汩融化。

“新战友”拎着几个袋子走出来,在车窗边和史强打了声招呼。应该不超过一个小时吧,汪淼看了眼表道,我尽快下来,要是热了你就开空调。

成,你去吧,多记着点你叶老师说了啥,回来汇报。史强已经调低了座椅,说完想到什么又乐了,对面这个是个读书人,对于专业知识的记忆能力比他将心比心的自己不知要好上多少倍,简直多余提醒。

但窗外的汪淼还是乖乖点了点头。春夏之交的下午,日头正盛,阳光下科学家的脸被照得有些发红,他似乎想推一把被薄汗打湿滑落的眼镜架,将将下意识抬起手腕,就被手里的重量坠了回去。于是他不敢再低头,镜片边缘把黑色车顶棚分割成两半,余光里模糊与清晰泾渭分明。

哎!半个清晰的人影倏地坐起身凑过来,近点儿,汪淼。

汪淼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出于本能的信任,他迟钝地矮了矮身子,史强大大咧咧搭在车窗上的手挪到了他的视野盲区——布满枪茧的食指挑出他半边翻进去的领子,还顺着匝线的方向捋了捋。

热乎的手掌贴在他领口,压几下。

“齐整了,去吧。”

史强一个自己不修边幅,牛仔夹克穿七天不带换的大老粗,居然能注意到他领子上的翻边儿?汪淼来不及诧异或感动,他岌岌可危的镜架似乎滑的更狠了。

一只手指顶住了它。

然后慢慢推了回去。

汪淼望着那只捋平他衣褶、拯救他镜架的手,和视野中心的金色数字叠画,又很快分离,史强在他面前摆了摆,问,怎么了?看你眼镜都快掉了,赶紧上去吧,单元楼里有阴凉地儿,别晒一身汗。

……嗯,哦。汪淼微垂下眼,掩饰性地眨了眨,转身走进楼道。楼道里的阴凉也无法平息他脸上的温度,平静之下一颗心脏跳得昭然,粗糙的手指触感还停在衣服上,抚来抚去的手掌好像贴在他胸口的熨斗,而他自己就像熨斗下的衣服那样被熨化了。


-FIN-

兔子夏

电视剧主题曲《The Day of Unknown》真的不是为了史汪准备的吗?

  每一句歌词都仿佛在写冬眠苏醒之后的大史,一切物是人非。在一句句“Where you are?”中呼唤早已哥白尼的汪教授,呼唤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我不管淼淼现在就是我的白月光,第二部没了淼淼我怎么办呀😫

  每一句歌词都仿佛在写冬眠苏醒之后的大史,一切物是人非。在一句句“Where you are?”中呼唤早已哥白尼的汪教授,呼唤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我不管淼淼现在就是我的白月光,第二部没了淼淼我怎么办呀😫

桃园露露水

  哎哟...天呐看小说的时候没感觉,怎么剧版这么好磕啊啊啊!!真的受不了!!!

  哎哟...天呐看小说的时候没感觉,怎么剧版这么好磕啊啊啊!!真的受不了!!!

張海川川川川川
  (很暴躁但好像说的是大实话...

  (很暴躁但好像说的是大实话?)

  (很暴躁但好像说的是大实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