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史料

767浏览    72参与
丛莽

对“莫斯科第三罗马”的一些吐槽

一、“罗马”的含义

第一罗马,在这个定义上没有分歧,指的是古罗马。第一罗马的含义有宗教的和政治的两个向度:在宗教上,它是第一个具有普世意义的基督教国家;在政治上,它意味着第一个世界性的强国、大国。

此外,在对“古罗马”的政治性的界定中又分对外和对内两个向度:首先,对外它是一个世界性的、统一的主权强国(держава),小国和小宗服从的对象;其次,对内它要求一种强势的君权和集中化的政治体制,要求“独裁者”(самодержец)的权威。罗马与罗马皇帝的形象为试图谋求对外征服和对内集权的各国君主提供了一种合适的理念。

在启蒙时代之后,“罗马”的理想还与早期近代君主专制的理念结合起来,要求君主...

一、“罗马”的含义

第一罗马,在这个定义上没有分歧,指的是古罗马。第一罗马的含义有宗教的和政治的两个向度:在宗教上,它是第一个具有普世意义的基督教国家;在政治上,它意味着第一个世界性的强国、大国。

此外,在对“古罗马”的政治性的界定中又分对外和对内两个向度:首先,对外它是一个世界性的、统一的主权强国(держава),小国和小宗服从的对象;其次,对内它要求一种强势的君权和集中化的政治体制,要求“独裁者”(самодержец)的权威。罗马与罗马皇帝的形象为试图谋求对外征服和对内集权的各国君主提供了一种合适的理念。

在启蒙时代之后,“罗马”的理想还与早期近代君主专制的理念结合起来,要求君主作为立法者、执法者和民众的代表者,例如彼得一世称帝时,便在“皇帝”的含义中添加了这一来自西方政治传统的“人民的皇帝”因素。但是在莫斯科时期的“沙皇”一词中并没有这种含义,它对莫斯科时期的社会意识也没有影响。

第二罗马,在它的定义上东西方出现了分歧:在西方形成了天主教第二罗马的观念,其宗教向度由身居罗马的教皇代表,而政治向度则依附于查理曼帝国、神圣罗马帝国等政治实体上;在东方则形成了东正教第二罗马,其宗教代表是君士坦丁堡教会,政治代表则是拜占庭帝国及其诸附庸国。

需要注意的是,两个“第二罗马”都没有认可对方的地位,因此虽然客观上存在并立的两个“罗马”,但在双方的意识中并没有这种景象。此外,西罗马灭亡后直到16世纪,不仅是欧洲国家,甚至包括穆斯林国家,都在抢夺“罗马”的政治遗产,利用各种手段论证自己的继承者地位。包括莫斯科在内的罗斯诸国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有理论依据的,更不是最有竞争力的。

 

二、罗马的“继承者”们

罗斯试图与罗马“攀亲”的手段与当时流行的手段没有差别:一是“血缘”,二是“认证”。弗拉基米尔娶安娜公主、伊凡三世娶索菲亚公主,这是通过婚姻和生育实现自己与子孙在血缘上的合法性;接受王冠、权杖、徽章、称号或其他象征权力的“圣物”,这是通过得到认证而获得统治的合法性。不过,除了两位公主和意义存疑的双头鹰国徽(毕竟索菲亚带来国徽一事并非拜占庭的官方“认证”行为,实际上此时的拜占庭也已经不可能进行任何官方行为了)以外,罗斯及莫斯科公国确实可证的合法性证据就没有了。实际上,拜占庭皇室遗族、名义上的拜占庭皇帝安德烈·帕列奥洛格曾向伊凡三世兜售“拜占庭皇帝”头衔和与此相应的君士坦丁堡、特拉比松、塞尔维亚三国的所有权(当时皆在土耳其控制之下),但伊凡三世没有买。这些头衔最后被法国国王以1200杜卡特的高价买走,同时这位国王不得不承诺担负旧帝国的外债(因此想必伊凡三世也是不可能买得起的)。

因此,莫斯科作为“拜占庭继承者”乃至“第三罗马”的身份完全是“自称”的,这一点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雷德里希三世提出授予伊凡三世“王冠”一事中可见一斑——皇帝认为这个慷慨的提议意味着将莫斯科罗斯提至与波兰平齐的地位(毕竟当时基辅罗斯的另一位继承者立陶宛大公国仍是波兰的属国身份),因为在欧洲国家眼中莫斯科甚至连独立的主权王国都谈不上,而且直到彼得时期欧洲至多将莫斯科视作一个王国(值得注意的是,拜占庭故地的国家如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的君主也同样使用“沙皇”称号,其得到正式认证的年代还都早于莫斯科)。

自然,莫斯科拒绝了这个提议,因为它的确认为自己作为“新的拜占庭”,应当与神罗皇帝平起平坐,而不是充当其治下的国王。然而实际上,莫斯科王公希望通过自称为“拜占庭的继承人”来获得西方人眼中的“皇帝”形象,本身就是一个站不住脚的思路:如上所述,即便是在拜占庭本身还存在时,天主教的欧洲也从来没有把它视作一个平起平坐的“罗马”。想要获得同等的地位,必须攀上“第一罗马”的亲才行,例如立陶宛人就自称其血缘来自庞培,15世纪末莫斯科地区则出现了基辅罗斯先祖留里克是奥古斯都凯撒的兄弟普鲁斯的直系后人的传说,而在稍早时期诺夫哥罗德地区则流传起“白僧帽”传说(该传说认为第一位基督教皇帝君士坦丁大帝赐给罗马主教的白僧帽最终落到了诺夫哥罗德人手中,很明显,这样的传说很有利于在诺夫哥罗德的政治体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大主教维护自己的独立地位)。

 

三、“罗马”继承权对莫斯科的意义

传说是该时期代替无法获得的实际证据来为统治合法性辩护的重要手段,不过在上述传说以外,对莫斯科来说最重要的却是所谓“莫诺马赫皇冠”传说。这一传说最早出现在15世纪末基辅都主教斯皮里东-萨瓦的《Послания о Мономаховом венце》中,之后在伊凡四世时期被记入官方编年史。传说的大致内容是君士坦丁九世·莫诺马赫赠与自己的外孙、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一顶皇冠和另一些信物,借此授予他“独裁者-沙皇”的地位(и от того часа тем венцем царским<…> венчяются вси великие князи володимерские, егда ставятся на великое княжение русское, яко же и сей волный самодержьц и царь Великыа Росия Василие Иванович…),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地位仍然是基辅大公的,实际上任何有资格对基辅提出要求的罗斯王公都对它享有同样的权利。但它之所以对莫斯科来讲至关重要,是因为这顶被称作“莫诺马赫皇冠”的原件正是在莫斯科公族的手中。当代学者(如G. Vernadsky等)大多认为这顶皇冠年代绝不早于13世纪,而且很可能是金帐汗国文化区的国家或个人(如大汗、乌兹别克汗、克里米亚汗)送给莫斯科大公的,其上的十字架安装的年代则更晚,可能是15—16世纪期间。最早使用它来加冕的(确切来讲,最早将王公的加冕礼引进莫斯科历史的)王公是伊凡三世,时间为1498年。

不管它来自可汗之手还是来自莫斯科本地的工匠,这顶皇冠可谓从一开始就是莫斯科的“土产”。将它与莫诺马赫、与拜占庭皇帝联系起来,莫斯科大公就获得了对属于基辅大公的对全罗斯的宗主权和属于拜占庭皇帝的“独裁者”身份(这实际上已经是莫斯科政治的既定倾向),莫斯科也获得了一种罗马式的、以宗教之边界为边界的普世帝国的身份(更不用说独立和主权问题了)。

个人认为,莫斯科极力试图攀上拜占庭的亲,很可能目光不在自己与西方的关系上,而是在自己与罗斯诸国乃至东正教文化区的关系上。换句话说,“第三罗马”这种话更大程度上是说给“自己人”听的。从当时的教会关系和地缘形势上来看,莫斯科的主题应该仍在统一全罗斯和争取教会独立上。需要注意的是,莫斯科的公族只是基辅大公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支系(来自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的小儿子丹尼尔),而立陶宛和诺夫哥罗德都有着不亚于它的地位(以及自己的整套政治与宗教文化);同时莫斯科教会则处于母教会(不管是君堡牧首区还是尼西亚牧首区)的控制之下,在宗教事务上的自由很欠缺。为了这一目的,莫斯科宣称自己对拜占庭的继承权就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从君堡牧首对所谓罗斯教会是“第三罗马”之说的拒斥中能够看出其效果,而于此同时西方国家和天主教会对此类说法只当耳边风,毫不在意。

另一些事实也可以佐证第三罗马说在初期的教会指向性:意在论证“政治独立合法性”的莫诺马赫皇冠传说定型于第一位“全罗斯大公”伊凡三世前后并得到积极宣传,从这一时期起直到伊凡四世正式改称,莫斯科大公已经开始在非正式场合中被称作“沙皇”(例如约瑟夫·沃洛茨基的著作中);另一方面,意在论证“教会独立合法性”的第三罗马说(重要的一点是,这一学说的主旨始终是精神性而非地缘性的,它明确指向保持教会信仰的正统和纯洁,而不是独裁政体,更不是对外扩张;此外,菲洛费的原文中以“第三罗马”指称的是地处莫斯科的全罗斯教会,而不是莫斯科本身,事实上把莫斯科与第三罗马联系起来的是稍晚前来莫斯科的希腊人)直到16世纪末莫斯科试图扶持俄国本土的牧首时才由戈东诺夫主持大量传抄发给各地修院和教堂,此前仅仅停留在少量写本中被束之高阁,不受关注;而直到1653年它才正式写入具有官方意义的《Кормчая книга》中,而这无疑与尼康试图提升俄国教会地位、建设泛斯拉夫的大教会乃至谋求成为东正教世界的领袖有关。

拜占庭的遗产、“第三罗马”以及更广泛意义上的“罗马”概念在其后的时代为了不同目的而得到了不同指向的利用;除了“罗马”以外,俄国国家与教会也还有一些其他的论证自己合法性和世界地位的策略,但这些问题就先按下不表了。

丛莽

彼得的龙骑兵:波尔塔瓦战役决胜关键?【更新】

【03-14更新】最近看到的一篇有趣的观点,坑先开了,以后应该会一边翻一边发。

原文是《Peter's Dragoons: How the Russians Won at Poltava》,作者为Donald Ostrowski,在Academia上能免费下载到,不想等更可以直接去看hhhhhh

————————

传统上对彼得一世(1682 - 1725)军事改革的描述是:他继承了一支过时的军队,并将其建设到当时欧洲的水平。根据这种传统描述,彼得在改革中重组了军队,将俄国的征兵制度规范化(先前征兵是临时性的,导致了军队人员不足)。与之相应的一个重要举措是1698年解散叛乱的射击军(射击军...

【03-14更新】最近看到的一篇有趣的观点,坑先开了,以后应该会一边翻一边发。

原文是《Peter's Dragoons: How the Russians Won at Poltava》,作者为Donald Ostrowski,在Academia上能免费下载到,不想等更可以直接去看hhhhhh

————————

传统上对彼得一世(1682 - 1725)军事改革的描述是:他继承了一支过时的军队,并将其建设到当时欧洲的水平。根据这种传统描述,彼得在改革中重组了军队,将俄国的征兵制度规范化(先前征兵是临时性的,导致了军队人员不足)。与之相应的一个重要举措是1698年解散叛乱的射击军(射击军被视为向莫斯科传统军队的倒退)。持传统观点的学者们认为,1700年的纳尔瓦战役和1709年波尔塔瓦战役是改革进程的鲜明标志,在他们看来,纳尔瓦之战发生在彼得的改革得以实施之前,因此俄军在欧洲军队面前打了耻辱的败仗;而到了1709年俄军的西化改革已经取得了成效,因此俄国大胜,终于步入欧洲强国之列。 

尽管这种传统的描述根深蒂固且经久不衰,但它并没有得到足够证据支撑。俄国军队自17世纪50年代初开始就或多或少持续着欧化的进程。彼得1698-99年所谓的解散射击军的措施实际上是处决了两个射击军团的799名成员,因为他们离开了驻地,以“讨回欠饷、看望家人”为由开往莫斯科【这实际上是一场支持彼得之姊索菲娅公主的叛乱行动,在彼得归国前已被帕特里克·戈登成功镇压】。在1698年已有的49个射击军团中很多已经具备了欧洲式的指挥结构,在接下来的20年里,它们大多转为步兵团,但仍有少数直到1730年仍是守备部队。部分研究者意识到俄国军队在彼得执政初期俄军已经欧化到一定程度,因此试图寻找波尔塔瓦胜利的其他解释。Carol B. Stevens就是其中之一,她写道:“根据目前的研究似乎可以肯定,彼得有意识的‘欧化’改革既没有彻底改变俄国军队,也不是俄国军队在1709年前后战胜瑞典的唯一原因。”相反,她将这些胜利归功于“巧妙地运用外交手段改善军队的作战环境,成功地将来自北欧的新战术和组织方式与东南欧奥斯曼战场上的经验和知识结合了起来”。Nicholas A. Dorrell也认为,对当时俄罗斯军队的传统看法(即一支老式的落后军队在战争过程中转变为一支经验丰富的现代军队,并在波尔塔瓦取胜)或许是有问题的。他认为俄国人“日益认识到西方的作战方式并不总是适当的、也未必是成功的,因为所有使用西方方式与瑞典人作战的军队都遇到了严重问题,而且往往以失败告终。” Dorrell一方面承认俄军“对瑞典的战术和如何击败他们有深刻的认识”,另一方面也提出,“在1701年至1706年期间,俄罗斯人逐渐放弃了他们在战争开始时使用的西方方式,转而采用一种更加本土化的体系,这种体系旨在适应俄罗斯军队的特点、其主要作战区域,以及应对瑞典的战术。” 

Steven和Dorrell的很多观点都是正确的。俄国司令部了解奥斯曼帝国的战略和战术,对瑞典(特别是卡尔十二世)的战法也有深刻认识。1708年至1709年,俄国人还曾利用一种来自草原地区的战术(即“焦土”战术)阻碍瑞典人的前进。但是1700年包围纳尔瓦要塞的俄国军队和1709年在波尔塔瓦的俄国军队的主要区别则在于龙骑兵团的数量。这些军队是彼得下令招募和训练的,它们足以匹敌卡尔十二世所依赖的瑞典龙骑兵团。我的猜想是:正是龙骑兵团让俄军步兵数量和炮兵上的优势在波尔塔瓦战役中能够发挥出来,而在纳尔瓦战役中这种优势未能发挥。的确在1708年12月彼得颁布了一项行政军事法令,将俄国重组为八个大省【губерня,或曰军区】,并要求乡村地区每20户出1位男丁当兵,但这两项措施并没有对俄国人在波尔塔瓦的胜利产生任何直接影响。相反,能够快速移动的龙骑兵团和骑马步兵团(彼得的“飞行军”)非常适合东欧的开阔地形,可以用来袭扰瑞典人的进攻,在战役中切入敌人战线的空隙,以及迅速填补俄军战线的空隙,以免其被瑞典人利用。 

1991年,被誉为“美国军事史领军者”的Russell F. Weigley发表了对1631年至1815年欧洲战争的分析性叙述。Weigley在他的书中说,战役中应该追求“速战速决地落实战争中的决策……使战争的代价与其达到的目标成合理的比例”。韦格里认为,战役并不是决定政治或军事结果的决定性因素。即使一场战役在战术上是决定性的,它在战略上或政治上也从来不是决定性的。John Childs批评韦格里没有给出他所谓的“决定性”的定义,但Weigley确实给出了这样一个定义:“如果在一场成功的战役中,敌军可以被彻底摧毁……那么整个战争可能在一天之内就结束,因而可能以相对较低的成本取胜,避免了对资源和人员的长期消耗。” 

在Weigley看来,这个时代的战争“旷日持久,犹豫不决,这些战争没完没了,造成生命和物质资源的代价一次又一次地增长到离谱的程度,与发起者希望获得的任何好处都不成比例。”因此,他质疑克劳塞维茨的预设(即“战争无非是将政策推行下去的另一种方式”),写道:“从17世纪到19世纪初,战争的长期缺乏决断,无法达到所期望的结果……这导致战争不再是一种有政策推行的有效工具,而是政策破产的一种表现。”他描述了当时军队的严重缺陷。用Allan R. Millett的说法,当时的缺陷在于“专业军官队伍不足、后勤匮乏、规划和策略失当、欧洲道路状况糟糕、地图绘制水平差、弹药火力可疑、步兵行动不灵活、骑兵调度缺乏条理(尤其是在战役的开始阶段),还有混乱的政治方向和结盟行为。” 

Weigley在他的书中还提出了四个“延伸主题”:(1)军队的“军官地位越来越取决于教育和社会责任的标准”;(2)“近代早期战争中指挥、调度和通信的困难,大大降低了战役达到战略目的、消灭敌人和迅速赢得战争的可能性”;(3)这一“战争年代”以步兵为主的作战通常在战术上缺乏决定性,而如果要取得战术上的决定性,就需要“机动作战部队”(亦即“有力的骑兵”);(4)“通过国际法和习俗的约束来限制战争暴力”,例如“到二十世纪初,《战争公约》中关于非战斗人员豁免的原则主要是为了保护非战斗人员的生命以及私人财产不受战争暴力之害,其方法是将暴力的合法性限制于能够进行自保和报复行为的战斗人员范围内”。波尔塔瓦战役正是Weigley描述的战役之一,但他对那场战役的描述主要集中在步兵作战和卡尔十二世无力“行使他惯有的个人指挥权”的情况,而忽略了俄罗斯机动作战部队的战术决定意义,如果他意识到这一点,本可以印证他的第三个主题。 

十七世纪以来莫斯科人转向组建步兵和骑兵军队、使用火器,并形成Stevens所谓的“欧洲-奥斯曼共同区域”的战术。“该地区的军队组织是相似的,重点是步兵,而骑兵在战役中往往起后备作用。它保卫着缓慢移动的军队的运输队和补给线。虽然火器在这些军队地位重要,但根据战术决策不同,使用火器的程度也不同。由于转向使用火器,而骑兵难以在马背上射击和重新装填,军队不得不以步兵为重。 

沙皇阿列克谢一世(1645—76年在位)重新开展了从其父米哈伊尔时期(1613—45在位)开始的战略战术、编制和武器的西化进程,加快了与奥斯曼帝国对峙沿线地区莫斯科军队的改革。根据Richard Hellie的研究,到1663年,新式编制的军团在军队中的比例上升到了79%,而苏联历史科学院认为在1680年这一比例为76%。1687年和1689年与克里米亚汗国作战的V. V. Golitsyn军主要由新式编制的步兵和骑兵兵团组成。 

Stevens指出,东欧军队的骑兵比例高于西欧军队,这一说法似乎得到David Chandler的研究结果的支持,后者在书中以一张表格列出了“骑兵在各国军队中的比例”:在1648—1715年间,奥地利、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军队中,有27%到30%是由骑兵组成的。丹麦和普鲁士的军队中40%由骑兵组成;瑞典和土耳其骑兵比例为45%,波兰为60%。其中一些数值未必准确,但或许最值得怀疑的或许是其对这段时期俄罗斯骑兵仅占25%的的估算。在不同战役中俄军机动作战部队占比的确有所差异,但总体而言它应当在全军的31.25%至46.3%。然而在17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之间,龙骑兵在俄国骑兵中所占的比例从未超过10%。在波尔塔瓦战役中俄军据估有34个龙骑兵团,而彼得即位之初的俄军中则只有3个。 

初期的龙骑兵是骑马进入战场的步兵,之后龙骑兵也接受骑马作战的训练。显然,龙骑兵的训练比步兵或骑兵的训练更为严苛,因为他们必须接受步兵和骑兵两种训练。龙骑兵的双重角色也带来了一个分类的问题,即龙骑兵在特定情况下应被归为步兵还是骑兵。Chandler指出当时大多数人都不愿将其视作骑兵,直到18世纪都视其为骑马的步兵。龙骑兵通常装备骑枪(卡宾枪)、刺刀、短柄小斧、宽剑和手枪(虽然1697年英国龙骑兵已经不再装备宽剑和手枪),但他们从不穿盔甲,而是穿着长布外套、三角帽、厚重的长靴,以及与之配套的宽腰带、刺刀和弹药袋……除了在战斗中扮演双重角色外,他们还要执行侦察和护送任务,有时还负责在溪流上架桥或在沟渠里填上柴捆或干草,以加快主力部队的前进速度,有时还需要建造或夷平野战工事。 

1699年,彼得下令招募两个常备的龙骑兵团。根据M. D. Rabinovich的研究,1700和1701两年共有8600名贵族被征召并编入14个龙骑兵团。1702年又组建了4个龙骑兵团(其中1个于次年解散);1703年组建了8个龙骑兵团(1个于同年解散,后又有2个在两年内解散);1704年组建了2个龙骑兵团和2个龙骑兵中队;1705年组建了16个龙骑兵团(其中2个于同年解散,另2个于次年解散);1706年又增加了15个(其中8个在同年解散,1个在1709年解散);1707年新建8个团;1708年又新建8个团(其中2个于同年解散,另2个于次年解散);1709年从已有的龙骑兵团中抽调人员又组建了2个新团。在这期间还组建了6个团和6个中队,但不能确定成立的具体年份。综上,1700—1709年期间龙骑兵团和中队以每年10个的速度增加,但其中很多在一两年内就解散了,而其成员编入其他团。 

专为龙骑兵训练而编写的《训练简章》(Краткоеположение)于1702年出版。俄国龙骑兵各团最初以其指挥官命名,但这种命名方式难免造成混乱,因为指挥官往往在不同团之间调动。之后龙骑兵团根据其兵源地区重新命名,只有一些例外,例如1703年的“少年团”(Maloletnii Regiment)、1704年前后的“多莫维中队”(Domovyi Squadron)、1705年的“缅什科夫将军团”(又称护卫团),以及1707年的“护卫中队”(见表1)。 

1698年—1709年间至少有88个龙骑兵团或中队的记录。虽然从史料中只能看出其中24个解散,剩余64个,但很可能还有30个团也被解散了,只是没有证据。Rabinovich的材料显示到了1711年有另外5个团被解散,但是L. G. Beskrovnyi则指出1711年的编制表上显示只有33个龙骑兵团。整个过程似乎非常混乱的,很多团和中队不停地建立、解散、编入其他团,指挥官也频繁更换。1700年的纳尔瓦战役只有1个龙骑兵团参加;列斯纳亚战役中有13个龙骑兵团;波尔塔瓦战役中则有26个龙骑兵团和4个龙骑兵中队。根据Rabinovich收集的证据,1709—1725年又组建了7个团,但同时有18个团被解散。这些记录远非完整,但的确可以表明1700—1709年期间俄国在接近狂热地组建龙骑兵团和中队,而在1709年之后热度就减弱了。 

初期龙骑兵团的新兵必须自备马匹,但这些马匹质量很差,军方不得不拨款10万卢布用于替换马匹。战斗中之所以要将正规骑兵置于预备地位,主要用于“致命一击”(coup de grace),是出于减少马匹的损失,因为一匹训练有素的战马价值堪称高昂。草原地区的马虽比欧洲地区的马个头小,看起来也貌不惊人,但却数量充足,因此人们可能会认为,与骑乘欧洲马的正规骑兵相比,骑乘草原马的龙骑兵更无须顾虑战马的安全。虽然最初被征召到龙骑兵团服役的是有能力自备马匹的贵族,但不久后便出于军事需求开始招募下层成员(无力自备马匹者),仅仅是表面上仍号称所有人都来自贵族阶层。 

彼得招募大量龙骑兵似乎为了模仿瑞典军队,因为此举与当时所有其他欧洲军队的做法都截然相反。龙骑兵团的建制采用步兵团的模式:每团10个连,每连120人,每团装备三门3磅炮。Denison指出,彼得其后命令20%的龙骑兵携带斧头,10%携带铁铲,10%携带尖头铁锹。在1716年《军事法令》中,彼得称这支轻骑部队是一种独立的机动编队,分散在各部听候将军调遣,无论是分割敌人队伍、切断敌人道路,在敌后行动,还是奇袭敌人领地、分散其兵力。这种编队又称“飞行军”,由六千到七千名士兵组成,它可以毫无阻碍地奔袭各个方向,并发回敌人行动的可靠情报。为了这些目的,人们往往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地选择使用骑兵或配备轻型枪支的步兵。

在瑞典军队中,机动作战部队占近50%,龙骑兵在其中占主导地位。正如Robert I. Frost所指出的,卡尔十一世(1660-97在位)与其子卡尔十二世时期的瑞军在近身肉搏种更倾向于使用“冷钢”,即刀剑和刺刀。这两位国王都对枪支的效果不甚苟同,因此卡尔十一世给龙骑兵配备的是直刃窄剑,以便刺击而非劈砍。Nosworthy指出,相比于微弯的马刀,直刀用于挥砍时效果甚微。为了提高冲锋的攻击力,瑞典骑兵采用一种与其他西欧国家惯例不同的新队形,骑兵中队不再直线前进,而是形成箭头式的人字队形,短号手(骑兵中队的核心人物)稍稍领先于其他人,两侧各有一人以“膝盖稍往后错开”的距离(大概在其身后六英寸)跟随其后,阵线上的每个人按同样方式排开,因此整个骑兵中队都在短号手左侧和右侧排成梯队。瑞典骑兵使用这种战术取得了许多辉煌的胜利,甚至成功地占领过几处防御工事和炮台。

从1685年瑞典的《国王法令》中可以看出,瑞典骑兵以快步(trot)前进至距敌100—150米处,然后突然转为袭步(gallop),至距敌25米处(即当骑兵能够看见敌人眼白时),他们就会开枪。卡尔十二世禁止骑兵在冲锋时开火,这在当时仍属首创。 

正如Frost所言,卡尔十二世的战术极具攻击性,有时甚或过于激进,但这些战术并不是出于疯狂,而且确实以少胜多,取得一系列重大胜利。实际上,卡尔十二世激进的战术仅仅是从其父亲、古斯塔夫二世。查理十一世希望达到各军种全面合作的目标,但他也认识到这只能通过长期苦训来实现:每个团每年至少进行一次演习,集中驻扎两周或更久。他明白保持高昂士气的重要意义,并从士兵中听取他们对军官的任何抱怨。17世纪60年代卡尔十一世领导下的瑞典军队兵源充足,并且完成了重组。到这位国王1697年去世时,军队的重组和动员计划已接近完成。因此,北方战争中卡尔十二世的军队训练有素,补给充足,而且相对未经考验。卡尔十二世和彼得一世继承的都是组织和装备上经过重塑(或者说现代化了)的军队。

丛莽

谈教育:摘译自Henri de Catt回忆录(1916)

在Nimptsch时,国王向我谈起了教育的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努力让孩子通情达理,培养他们的是非观。那种满堂灌的教育不能达到这个目的,不如以一种清晰明确的方式让他们明白自己应该学到什么。教育者应该经常检视孩子们学到的内容,帮他们对概念形成准确的理解,还有一点尤其重要,那就是要使他们从学习中获得乐趣,因为孩子往往不喜欢学习。这就是我教育我外甥的方法。

重中之重在于,如果孩子做了蠢事,你不该去惩罚他,而是应该让他看到自己造成的后果。我不希望我的外甥被捧得太高,有时我把将军们带到他面前,如果他们对他过于尊敬,我就会让他们知道我很不喜欢这样。一个王子最容易明白的就是自己是个王子,但他们应该首先懂...

在Nimptsch时,国王向我谈起了教育的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努力让孩子通情达理,培养他们的是非观。那种满堂灌的教育不能达到这个目的,不如以一种清晰明确的方式让他们明白自己应该学到什么。教育者应该经常检视孩子们学到的内容,帮他们对概念形成准确的理解,还有一点尤其重要,那就是要使他们从学习中获得乐趣,因为孩子往往不喜欢学习。这就是我教育我外甥的方法。

重中之重在于,如果孩子做了蠢事,你不该去惩罚他,而是应该让他看到自己造成的后果。我不希望我的外甥被捧得太高,有时我把将军们带到他面前,如果他们对他过于尊敬,我就会让他们知道我很不喜欢这样。一个王子最容易明白的就是自己是个王子,但他们应该首先懂得自己是一个人,而且需要其他人——我从小受到的正是这种教育。

事实上,教育者在培养孩子成为好人这方面,和那些道德家们纠正人们的德行一样失败,因为这些道德家和教师都不接地气、不考虑人性。一位道德家首先应该是位高明的医生,他们应该先治疗人的身体再论道德,因为只要激情得不到平息,那么一切道德便都是空谈。

要领导他人,最重要的就是了解他们的品味、意见和弱点,因为我们都有弱点,这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机关,如果你想达到你的目标,你就必须拨动这个机关。我的祖母之前有一次问Desalleurs侯爵:‘您们那些美丽的法国女子们怎么就会自甘受人诱惑呢?’‘为了珠宝呀,夫人。’‘哦,谁会为了珠宝干这种事!’‘那么为了十万克朗呢?’‘呸,为了钱出卖自己也太可耻了!’‘那么咱们来条漂亮的珍珠项链……’‘好了好了先生,您再说下去我就不和您讲话了。’……我的祖母酷爱珍珠,这正是她的激情所在。我们生来都是这样软弱,这样不完美,你、我、所有人都一样。难道上帝就不能再花点心思把我们造得更好、更理性、更与幸福相称吗?”

“上帝无疑可以这样做,但这看起来并不是祂对我们这个世界的计划。”

“嗨,这就又是教皇那一套了,他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可再继续谈这种完美世界的空想就扯得太远了。我们还是尽量去了解人,去如实地面对人吧!晚安。”

丛莽

“真可惜他这么乐意吊死别人”:摘译自Henri de Catt回忆录(1916)

……

22日,国王从Nimptsch出发前往Münsterberg,路过Heinrichau修院(一座天主教西多会的修道院)时得到了修士们的接待,这些修士长篇大论地向他致辞,祝愿他得胜凯旋。

“如果您们是真心祝愿我,”国王答道,“那么我绝不亏待您们。但如果您们只是装模做样,而背后却像您们之中某些卑鄙小人那样给我的敌人传信,那我就把您们都吊死,一点也不会客气。”这些修士急忙大力强调他们都是诚实守信的人,过去一直忠顺有加,将来也会永远保持忠诚。他们还为国王的侍从们奉上了一桌精致的餐点。一位修士对副官德·马维茨说道:“国王陛下为人非常和善,真可惜他竟这么乐意吊死别人。”

……

22日,国王从Nimptsch出发前往Münsterberg,路过Heinrichau修院(一座天主教西多会的修道院)时得到了修士们的接待,这些修士长篇大论地向他致辞,祝愿他得胜凯旋。

“如果您们是真心祝愿我,”国王答道,“那么我绝不亏待您们。但如果您们只是装模做样,而背后却像您们之中某些卑鄙小人那样给我的敌人传信,那我就把您们都吊死,一点也不会客气。”这些修士急忙大力强调他们都是诚实守信的人,过去一直忠顺有加,将来也会永远保持忠诚。他们还为国王的侍从们奉上了一桌精致的餐点。一位修士对副官德·马维茨说道:“国王陛下为人非常和善,真可惜他竟这么乐意吊死别人。”


飞光

圣火小记(一)

(资料参考多出文献,如有谬误,欢迎斧正。后续将编写一整个系列,编写之初衷为赠予一位友人的礼物,旨在为其写作提供多方面的资料,为其鼓气。原本翻找史料,爬罗剔抉应为作者本职,然友人心有郁结,便作此篇,聊以宽慰。


无论是何时代、是何题材、为何写作——严肃的写作,本不应当惭愧。)


琐罗亚斯德教,即祆教、拜火教。为基督教诞生之前在中东影响力最大的宗教,也为摩尼教之前身。公元前20世纪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大陆与印度次大陆西北部地区,创立宗教,多信奉火神,初始为密特拉崇拜,后期逐渐发展为尊崇阿胡拉·马兹达,奠定琐罗亚斯德教之基础。


神学上为一神论,哲学上为二元论,一神指光明之神阿...

(资料参考多出文献,如有谬误,欢迎斧正。后续将编写一整个系列,编写之初衷为赠予一位友人的礼物,旨在为其写作提供多方面的资料,为其鼓气。原本翻找史料,爬罗剔抉应为作者本职,然友人心有郁结,便作此篇,聊以宽慰。


无论是何时代、是何题材、为何写作——严肃的写作,本不应当惭愧。)


琐罗亚斯德教,即祆教、拜火教。为基督教诞生之前在中东影响力最大的宗教,也为摩尼教之前身。公元前20世纪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大陆与印度次大陆西北部地区,创立宗教,多信奉火神,初始为密特拉崇拜,后期逐渐发展为尊崇阿胡拉·马兹达,奠定琐罗亚斯德教之基础。


神学上为一神论,哲学上为二元论,一神指光明之神阿胡拉·马兹达,二元论指光与暗、善与恶。


自公元前522年阿契美尼德王朝大流士一世执政开始推行,目的为巩固统治,稳定民心,将阿胡拉·马兹达尊为至高无上、不被创造之主神,自此拉开属于拜火教的序幕。


教典为《阿维斯塔》,又名《波斯古经》。成书年代难以断定,最早可上溯至公元前10世纪。据史料考,古人曾用金字将《阿维斯塔》刻写于一万两千张牛皮革之上,珍藏于戴日·内佩什特(帝国图书馆)。


萨珊王朝时期,《阿维斯塔》共计三十四万五千七百字,有关《阿维斯塔》之帕拉维语文献统称《赞德》,共二万零九万四千二百字,然,至今仍存的《阿维斯塔》仅剩八万三千字,其余之卷,业已散佚,于连绵不断的战火之中化为灰烬。


公元七世纪,因阿拉伯军队之铁蹄而绝迹,然而却残留于唐时长安。长安共有四座教堂:一靖恭坊,二布政坊,三醴泉坊,四普宁坊。


摩尼教本发诸于琐罗亚斯德教,然而后期摩尼教于波斯本土被大肆迫害,摩尼本人也就此被杀。摩尼教徒向西流浪,后从中亚入唐,武则天曾挽留摩尼教徒于宫中讲经。公元七六八年,代宗布赦令,恩允摩尼教于长安设立寺院,赐匾额“大云光明”。


此间有一幕有趣景象——祆教于波斯驱逐摩尼教,而伊斯兰教又驱逐祆教,然而在偌大一个长安之中,三教和平共存,实乃奇观。


丛莽

有关俄国火炉礼仪(及其拜占庭来源)的文献梳理

一手文献

1、《火炉礼仪》:Пещное действо

简介:由音乐史学者、作曲家А. Д. Кастальский根据古代抄本内容整理为现代俄语,并附有译谱。


2、《莫斯科,五旬节,科洛姆纳主教按立仪式,新任主教的赠礼,以及他们的权力》:Москва. Троицын день. Рукоположение епископа Коломенского. Подарки новопоставленного архиерея. Власть архиере...

一手文献

1、《火炉礼仪》:Пещное действо

简介:由音乐史学者、作曲家А. Д. Кастальский根据古代抄本内容整理为现代俄语,并附有译谱。


2、《莫斯科,五旬节,科洛姆纳主教按立仪式,新任主教的赠礼,以及他们的权力》:Москва. Троицын день. Рукоположение епископа Коломенского. Подарки новопоставленного архиерея. Власть архиереев

简介:该文献为《安提阿牧首马卡留斯旅俄记》中的第五章,描述了当时在科洛姆纳城举行的火炉礼仪全程。


3、《该国基督教的外在特点,该国当今的圣礼,以及洗礼的特殊之处》:О внешнем проявлении их христианства, о нынешнем богослужении и в особенности о их крещении

简介:该文献为《荷尔施泰因公国使团出使莫斯科与波斯记》中的第三卷第二十三章。其中专门提到在礼仪中扮演迦勒底人的演员会被暂时认为是不洁的异教徒,并且经主教许可在一段时间内故意在街上游走、“放火戏乐”,八天之后重新受洗才能回到正常生活。

 

 二手文献

1、DiMauro, G. G. (2002). Thefurnace, the crown, and the serpent: Images of babylon in muscovite rus' (OrderNo. 3051147).

 

2、DiMauro, Giorgio. (2006). The Church and the Cult of ImperialHumility: Icons and Enactment of the Muscovite Furnace Ritual. HarvardUkrainian Studies. 28. 415-428. 10.2307/41036971.

简介:本文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认为火炉礼仪的设置中“上帝的神迹瓦解了巴比伦国王暴行”这一主线体现出一种承继自拜占庭的、对世俗君主的贬低倾向,以及要求君主在道德上服从于教会的态度,并且实际上也在被宗教人士有意识地如此利用。此外棕枝主日的骑驴游行礼仪也有着同样的立场和功能。

 

3、White, Andrew, and Hildy, Franklin J. The Artifice of Eternity: AStudy of Liturgical and Theatrical Practices in Byzantium (2006)

简介:其中第六章是对拜占庭的火炉礼仪流程的详细介绍,与俄国的火炉礼仪流程对比,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区别。

 

4、Findeizen, N. F., History of Music in Russia from Antiquity to 1800

简介:该文献中提到俄国17世纪末到18世纪最初的世俗戏剧实践中大量引用火炉礼仪的情节,有时甚至直接照搬其中一些音乐和台词。作者认为以火炉礼仪为代表的宗教戏剧为俄国其后世俗戏剧的发展铺平了接受的道路。

 

5、Гарднер. И. А., Богослужебное пение Русской Православной Церкви

简介:Gardner提到的一个重要事实,即“火炉礼仪”在被尼康下令取消之后实际上还在地方延续了很长时间。这一礼仪的命运似乎与棕枝主日骑驴游行(在彼得下令废除后很快消失)的命运有所区别,或许一方面是因为其中对君主权威的贬斥较为含蓄,没有引起沙皇的敌视;另一方面可能是它在戏剧领域和大众娱乐领域的意义较大,是民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大型活动(而这可能是牧首尼康试图禁止它的原因之一)。

 

6、Swoboda, Marina. (2002). The Furnace Play and the Development ofLiturgical Drama in Russia. The Russian Review. 61. 220 - 234.10.1111/0036-0341.00224.

简介:将火炉礼仪放在拜占庭和俄国“礼仪戏剧”传统的背景下进行梳理的介绍性文献,简单地对比了火炉礼仪在两个文化中的不同之处。重要的是引用了一位英国旅行家Fletcher的一手资料,F明确指出“迦勒底人”是一些特殊的艺人,在火炉礼仪中负责制造火焰效果的技术工作,而且会在主教许可的情况下在此后的12天沿街放焰火娱乐大众,王公贵族都非常喜欢参与这些欢庆活动。这些描述一方面佐证了Olearius笔记中对“迦勒底人”身份略显语焉不详的描述,另一方面暗示火炉礼仪除了宗教意义以外,还拥有非常鲜明的大众庆典意义。

 

7、Парфентьев, Н. П. (2012). Изистории древнерусской церковно-обрядовой культуры: «Певцы» и «Xалдеи» в Чине архиерейского поставления XV-XVII вв. Вестник Южно-Уральск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Серия:Социально-гуманитарные науки, (10 (269)), 99-108.

简介:文中对火炉礼仪中“迦勒底人”的身份进行考证,认为在礼仪中扮演迦勒底人的应该是唱诗班歌手或至少是教堂服务人员,与Olearius提到的经主教许可在街上游走的“迦勒底人”不是同一批人,后者很可能只是一些民间流浪艺人;火炉礼仪作为宗教圣事的环节,不应有民间流浪艺人的参与。不过这篇文章没有对Swoboda所引Fletcher的明确描述做出回应。

 

8、Анализ избранных богослужебныхчинов, бывших в употреблении на Руси в XVI-XVII вв.

简介:文中的第一、二章是对火炉礼仪和骑驴游行礼仪的详细介绍,第一章中专门考证了火炉礼仪上演之前的具体准备工作,填补了其他文献对于这一戏剧化的礼仪舞台实践方面介绍不足的空白。


另外还有两篇文献与棕枝主日骑驴游行有关。这一重要礼仪在精神上可谓与火炉礼仪一脉相承,而且对君主服从于教会的暗示更加鲜明。相关文献有以下两篇:

1、Michael S. Flier, "Breaking the Code. The Image of the Tsar inthe Muscovite Palm Sunday Ritual," in M. S. Flier, Daniel Rowland, eds.,Medieval Russian Culture, vol. II (Berkeley-Los Angeles-London, 1994):213-242(California Slavic Studies; 19)


2、Velimirović, Miloš M. "Liturgical Dramain Byzantium and Russia." Dumbarton Oaks Papers 16 (1962): 349-85. Web.


在教会领袖使用这一礼仪强化自己地位的同时,部分君主表现出拒斥甚至恶意的态度:伊凡四世曾“戏仿”骑驴游行礼仪的形式羞辱反对自己的大诺夫哥罗德主教,彼得一世也曾在密友圈中以滑稽化的色彩戏仿这一礼仪,以嘲讽教会的权威。正是彼得下令取消了骑驴游行礼仪,这与彼得本人对教会与国家/君主关系的认识关系很大。总之,这两个礼仪的历史,它们如何执行、是否执行,对俄国君权与教权的关系有一定反映,值得关注。

以上。

丛莽

有关16-17世纪俄国的重要旅行记文献梳理

18世纪之前没有俄国人系统地描述过自己国家的政治、宗教、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细节信息基本只能到外国旅行者的笔记中寻找。这些旅行笔记大多比较零散,而且由于语言障碍和文化理解方面的问题,其中信息的可信度难以保证。较为系统、详细且基于考证或理解的旅行记文献非常有助于考证尼康改革前后俄国(及周边地区)的文化宗教习俗,是珍贵的一手资料。目前可资借鉴的文献有以下几种:

 一手文献

1、《莫斯科国》:Московия/Сигизмунд Герберштейн;пер. А. И. Малеина и А. В. ...

18世纪之前没有俄国人系统地描述过自己国家的政治、宗教、文化和日常生活,相关细节信息基本只能到外国旅行者的笔记中寻找。这些旅行笔记大多比较零散,而且由于语言障碍和文化理解方面的问题,其中信息的可信度难以保证。较为系统、详细且基于考证或理解的旅行记文献非常有助于考证尼康改革前后俄国(及周边地区)的文化宗教习俗,是珍贵的一手资料。目前可资借鉴的文献有以下几种:

 一手文献

1、《莫斯科国》:Московия/Сигизмунд Герберштейн;пер. А. И. Малеина и А. В. Назаренко; коммент. 3.Ножниковой.- М.:АСТ: Астрель, Владимир: ВКТ, 2008.

简介:原书为德语,现有英、法、俄译本,其中俄译本比较好找。Sigismund von Herberstain(1486-1566),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外交官,在任期间于1516、1526年两次访问莫斯科,与瓦西里三世及莫斯科其他贵族会谈。

 

2、《荷尔施泰因公国使团出使莫斯科与波斯记》:Олеарий Адам. Описание путешествия Голштинского посольства в Московию и Персию(电子版)

简介:原书为德语,libgen上有1674年德文版插图本,现在有英、法、俄译本,俄译本好找。Adam Olearius(1603-1671),1633-1639年作为荷尔斯泰因-戈托普公国大使秘书出使莫斯科和波斯(现伊朗),对当时的莫斯科公国的风土人情留下丰富记录。

以上两份旅行志文献的重要之处在于非常细致且系统地描述了莫斯科公国的地理、民俗、物产、法律、政治、文化等各方面国情,尤其是附有大量版画插图,涉及俄国大城市如莫斯科、大诺夫哥罗德、下诺夫哥罗德等地的城市规划、建筑景观、人物形象和部分大型活动。尤为可贵的是两位旅行家都能够使用俄语交流和阅读,并且善于从上层人士和当地文献中获取资料,积极核实或纠正不实的传言,例如Olearius曾考察发现俄国的射击军并不像传言中那样承担消防任务。此外Olearius列出了当时了解俄国国情的一些重要书籍和文献。

 

3、《安提阿牧首马卡留斯旅俄记》:Путешествие Антиохийского патриарха Макария в Россию в половине XVII века

简介:安提阿牧首马卡留斯 (?-1672)于1652-1656年旅居乌克兰与莫斯科,并受沙皇阿列克谢一世邀请参与尼康的礼仪改革。其子帕维尔在随父旅行的过程中详细记录了乌克兰、波兰、莫斯科公国的风土人情、政治与宗教事件。

 

这份文献的重要之处在于身为神职人员的帕维尔对宗教非常关注,而且父子二人在俄国的礼仪改革中参与很深,因此书中有大量笔墨描述和对比乌克兰与莫斯科地区的宗教礼俗、乌克兰东正教团体与波兰天主教之间的宗教冲突、俄国教会尼康派与旧礼仪派的冲突,这些细节信息在其他非东正教文化背景的旅行家笔下是缺乏关注和理解的。此外,鉴于乌克兰地区的东正教文化长期受到波兰影响而呈现出独特的风貌,此后又经由教会合并与尼康改革而输入俄国、占据俄国教会主流地位长达百年余,因此这部书中对尼康改革前夕乌克兰、波兰、俄罗斯宗教生活的描述和对比显得尤为重要。


二手文献

1、Early Travels in Russia,Vladimir Gsovsk,Quarterly Journal of Current Acquisitions, Vol. 4, No. 2 (FEBRUARY 1947), pp. 8-10

 

2、"A Confusion of Glory": Orthodox Visitors as Sources for Muscovite Musical Practice (Late16th-mid 17th century). Papadopoulos, G.-J. & Jensen, C. R. (2005). Intersections, 26 (1), 3–33.

丛莽

彼得一世1715年10月写给皇子阿列克塞的信

“我认为你这么不成器纯粹是因为你就没给我上心,你对自己才智和能力的缺陷丝毫不惭愧,觉得好像都怪上帝没给够你天赋似的……你嫌军事训练太累,可正是靠着练兵我们才从一个低微的民族一跃成名,得到各国的尊重……我只求你能踏实下来好好学一学战争之术,因为不懂军事领域的规律你就不可能治好国……这种例子我能给你举出一大堆来,但我就只谈谈跟咱们信仰相同的希腊人吧。希腊人的帝国之所以最后亡了,难道不正是因为他们不注重武备吗?他们懒惰无能、贪图安逸,这才积贫积弱沦为暴君的猎物,而且数百年来直到现在仍然受人奴役。”

“我认为你这么不成器纯粹是因为你就没给我上心,你对自己才智和能力的缺陷丝毫不惭愧,觉得好像都怪上帝没给够你天赋似的……你嫌军事训练太累,可正是靠着练兵我们才从一个低微的民族一跃成名,得到各国的尊重……我只求你能踏实下来好好学一学战争之术,因为不懂军事领域的规律你就不可能治好国……这种例子我能给你举出一大堆来,但我就只谈谈跟咱们信仰相同的希腊人吧。希腊人的帝国之所以最后亡了,难道不正是因为他们不注重武备吗?他们懒惰无能、贪图安逸,这才积贫积弱沦为暴君的猎物,而且数百年来直到现在仍然受人奴役。”

丛莽

王公的武德:摘译自Henri de Catt回忆录(1916,p53)

“Lentulus和Schwerin之前跟你说我太爱以身犯险,但既然这么多勇士为了我、为了国事冲锋陷阵,我又有何理由不以身犯险呢?而且,我亲爱的先生,如果你在我身边多待一阵子,看看这场战争,你就会明白我必须犯险。如果一个王公不得不参战,但却不愿承担其危险,那么他的生死成败便丝毫不值得挂怀——他这是让自己永世蒙羞。当然我并不是说一位国王就该像个掷弹兵那样刀尖舔血:他理应时刻谨记自己是带领着一群人,而他们的信心皆系于他的智谋和慎重,为了他们,他必须关照自己的安危。然而,如果情况已万分危急,如果牺牲已成为必须,那么出于理智和荣誉感,他自然会明白这便是奉献自己的时刻。为了国家的安全和个人的荣誉,他理应...

“Lentulus和Schwerin之前跟你说我太爱以身犯险,但既然这么多勇士为了我、为了国事冲锋陷阵,我又有何理由不以身犯险呢?而且,我亲爱的先生,如果你在我身边多待一阵子,看看这场战争,你就会明白我必须犯险。如果一个王公不得不参战,但却不愿承担其危险,那么他的生死成败便丝毫不值得挂怀——他这是让自己永世蒙羞。当然我并不是说一位国王就该像个掷弹兵那样刀尖舔血:他理应时刻谨记自己是带领着一群人,而他们的信心皆系于他的智谋和慎重,为了他们,他必须关照自己的安危。然而,如果情况已万分危急,如果牺牲已成为必须,那么出于理智和荣誉感,他自然会明白这便是奉献自己的时刻。为了国家的安全和个人的荣誉,他理应毫不犹豫地做出牺牲。”

附上英文:

"Lentulus and Schwerin told you that I exposed myself too much ; and why should I not expose myself, when so manybrave people brave peril for me and for their country ? And, too, my dear sir,if you keep by me any length of time in this war, you will see that I mustexpose myself. Every prince who is compelled to make war and who does not share its danger is unworthy of any interest in his fate ; he covers himself with an indelible disgrace. I do not say, however, that a king should expose himself like a grenadier. He should never forget that he is the head of a body of men who place their confidence in his cleverness and in his prudence. He must take careof his days for their sake ; but if the danger is extreme, if he must sacrifice himself, his honour and intelligence will let him know the times when he should make this sacrifice, and he should not hesitate to offer it for the safety of the country and of his honour."

丛莽

一个纸上谈兵者的遭遇:摘译自Henri de Catt回忆录(1916,p43-46)

summary:国王吐槽自己的生活以及战争和政治,同时捉弄了一个写过军事类论文/论著的新来的上尉,后者感到非常委屈。
——————————

在我们抵达Schwenkfeld的那天,下午三点我又被叫去了。

“我这场仗才刚刚开头,天知道它或者我会如何收场。没有什么比被迫连年征战更残酷了,可那帮蠢人却都觉得我开心着呢。我一点也不开心,即使是在我最爱的波茨坦也一样,而我或许再也见不到它了。瞧瞧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每天一早就有四十封信件要读,其中一半读了等于白读,四分之一或无足轻重、或非常棘手,剩下的信里尽是些最令人难受的消息。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但请你相信,我真的很希望能隐退,比起当国王来我更愿意...

summary:国王吐槽自己的生活以及战争和政治,同时捉弄了一个写过军事类论文/论著的新来的上尉,后者感到非常委屈。
——————————

在我们抵达Schwenkfeld的那天,下午三点我又被叫去了。

“我这场仗才刚刚开头,天知道它或者我会如何收场。没有什么比被迫连年征战更残酷了,可那帮蠢人却都觉得我开心着呢。我一点也不开心,即使是在我最爱的波茨坦也一样,而我或许再也见不到它了。瞧瞧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每天一早就有四十封信件要读,其中一半读了等于白读,四分之一或无足轻重、或非常棘手,剩下的信里尽是些最令人难受的消息。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但请你相信,我真的很希望能隐退,比起当国王来我更愿意过那种简单的隐居生活,自己做自己的主人。我如今的生活费在1200克朗上下,但拿更少的钱过平静的日子我也心满意足。一个人每天拿着八个格罗申就够用了。只不过我还正在建造漂亮的空中楼阁:我有一份公职要尽忠,我爱我的人民;上帝为证,我必须留在这个岗位上,承担它的责任,不管要付出多少代价,我想要使人民幸福,而且甘愿为此牺牲自己。”

说完这番话,他派人去传Guichard上尉。上尉进来了。

“先生,你去看过攻城的工事了吗?”

“还没有,陛下,我明天去看。”

“可是,上尉,你今天能看的东西绝不该推到明天再看。身为一个外行你的好奇心也太少了点,上尉。”

国王召来了自己的侍从(很显然,他此前安排过这些人被传召的时候该做什么)。第一营的一个掷弹兵走进来,二话不说,把一个士兵的整套装备放在房间里,随后退下了。“在Grüssau的时候你告诉我说罗马士兵身上的装备比我们这儿的士兵要重。这个断言可不能轻易下,现在我把一个普鲁士士兵的整套装备找来了,你正好亲自确定一下自己的论断对不对。”

我为可怜的上尉感到难堪,因为我确信他要被整蛊了。国王把他带到房间正中央,让他像一个正在受训的士兵那样立正,抬起他的下巴,把军帽戴在他头上,用力给他扣好,随即给他佩上军刀,挂上一个装着六十发子弹的子弹袋,背上一个背包,最后交给他一把枪让他拿着。这样把上尉打扮停当之后,陛下笑着说:“真得说一句,你看起来怪不错的,像个普鲁士士兵的样子了。你一会儿就会觉得他比你那些罗马兵更讨人喜欢。卡特你看,现在上尉是不是就如同侯爵所说,像个真正的老兵了?”

我没有回答。国王从我的神情中看出,这出恶作剧的发起者和受害者都让我感到难受。

“你没在笑啊。”他说。

“没有,陛下。”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Guichard先生脸色已经发白了。”

“嘿,脸色发白——他那是高兴得,看到自己荣升掷弹兵了。不过你还是听我念一封昨天晚上从海牙来的信吧,是个大人物寄给我的。”

写这封信的人向国王提议,如果斐迪南大公把法国人赶回莱茵河对岸,就可以让荷兰参战。“你怎么看?”他问我,不时往上尉那边偷瞟一眼,“我何必强迫这帮荷兰人搅进这场争端里?荷兰人做错了什么,非得拉他们下水?这种事情难道不该他们自己根据国家的利益来做决定吗?这帮鬼政客永远不明白国际事务应该光明正大地处理,而且对于那些为了自己更大的考虑而选择维持和平的国家,我们也理应尊重他们的中立。我本人已经受够了战争之苦,再不想肆无忌惮地把这种罪恶强加到其他势力头上了。”在这样一番高尚而富有哲理的长篇大论(上尉在各种意义上的痛苦中听了足有45分钟)之后,陛下终于走到上尉面前,亲自卸下他身上那些装备。“怎么样,先生,你觉得我这儿士兵们的负重还可以不?和罗马士兵能不能相提并论?”

“我想是的,”上尉答道。他悲哀而恍惚的神情让我心中无比痛苦。

“从今往后我们就要开始长途行军了,先生,我希望你明白这样的行军与当初罗马军队一样艰辛,但你还会看到很多罗马人不曾想过、也想不出来的事情。再见,先生,如果你能更‘普鲁士’一点,我们就能愉快相处了。”

之后国王对我说:“你肯定能明白,要作出判断必须通过比较。我们那些笔杆子朋友往往坐在书斋里判断事情,他们的观点应该在实践中纠正纠正才好。今天我做的事确实让我们这位上尉有点难堪,但你不觉得他从今往后如果再写些什么,便不会那样草率地下断言了吗?我想他绝对不会再提妄议行军和负重之类的事情了。”

……

今天的会面结束后,我回到我的住处,Guichard上尉正在这里等着和我谈刚才的事。

“国王还有对你说什么吗?”

“没说什么,不过今天这样对你他心里似乎也有些内疚。”

“他内疚!你听我一言,他绝对既感觉不到悲伤,也不会感觉到任何人情。我看他这个‘哲学家’是徒有虚名!东方那个所罗门王都不会做这种事。只有一个北方的所罗门才忍心冷酷无情地坐视一个无辜的人这样被欺侮。他那些士兵哪里比得上古罗马的士兵。”

“这些话心里想想就算了,别再跟他提了,要不然只怕又给你来一次。”

“提比略那个暴君都未必会让我这样站一小时!”

……

子居

《秦汉物价史料汇释》

https://pan.baidu.com/s/1lSGt6FRXQ36vDWX66iOlgQ

作 者 :丁邦友

出版发行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2016.09

ISBN号 :978-7-5161-8670-1

页 数 : 335

原书定价 : 79.00

主题词 : 价格-史料-汇编-中国-秦汉时代

中图法分类号 : F729.32 ( 经济->贸易经济->中国国内贸易经济->贸易史 )

内容提要: ...


https://pan.baidu.com/s/1lSGt6FRXQ36vDWX66iOlgQ

作 者 :丁邦友

出版发行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2016.09

ISBN号 :978-7-5161-8670-1

页 数 : 335

原书定价 : 79.00

主题词 : 价格-史料-汇编-中国-秦汉时代

中图法分类号 : F729.32 ( 经济->贸易经济->中国国内贸易经济->贸易史 )

内容提要: 本书全面搜罗了传世文献和迄今为止出土的碑刻、铜器、铅券、简牍等资料中有关秦汉物价的记录,将其汇于一编;同时,汇集了学者们对秦汉物价史料的各种解读和诠释,以及由此产生的不同学术观点,将其分门别类列于相关史料之后,并尽可能予以比照、甄别。本书所搜集到的秦汉物价史资料分为奴隶价格、田宅价格、五谷价格、草料价格、器用价格、六畜价格、饮食价格、布帛服装价格、珍宝价格、雇佣价格、爵位价格、《史记?货殖列传》所载物价、类别不明者价格等13大类170余小类,总计罗列了200余种商品(或产品)的物价史料。

参考文献格式 : 丁邦友. 秦汉物价史料汇释[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6.09.

前言

凡例

目录

一、奴隶价格

二、田宅价格

三、五谷价格

四、草料价格

五、器用价格

六、六畜价格

七、饮食价格

八、布帛服装价格

九、珍宝价格

十、雇佣价格

十一、爵位价格

十二、《史记·货殖列传》所载物价

十三、类别不明者的价格

参考文献

后记


跬步千里

民国石家庄的文献专辑

石家庄作为一座新兴城市,20世纪30年代前“尚无专籍”。30年代后,围绕石家庄城市发展的概况陆续出版了几部资料性的通俗工具书。由于这些专辑带有非常明确的情报指南性质,这些文献专辑比较详细地记述了不同时期石家庄各个方面的情况,具有一般性、情报性、检索性的特点,几十年流传下来成为了研究民国石家庄城市史的重要史料。

首部资料检索工具书《石门指南》 

《石门指南》于1933年由石门日报社编辑出版,石门中学校长、著名律师周慎之为该书题写“暸如指掌”,石凤翔题写“包罗万象”。该书分为五编,即地理、规则及章程、机关及团体、商号及题名录、街巷及游览。

第一编地理部分,共分为总则和人文地理两章。...

石家庄作为一座新兴城市,20世纪30年代前“尚无专籍”。30年代后,围绕石家庄城市发展的概况陆续出版了几部资料性的通俗工具书。由于这些专辑带有非常明确的情报指南性质,这些文献专辑比较详细地记述了不同时期石家庄各个方面的情况,具有一般性、情报性、检索性的特点,几十年流传下来成为了研究民国石家庄城市史的重要史料。

首部资料检索工具书《石门指南》 

《石门指南》于1933年由石门日报社编辑出版,石门中学校长、著名律师周慎之为该书题写“暸如指掌”,石凤翔题写“包罗万象”。该书分为五编,即地理、规则及章程、机关及团体、商号及题名录、街巷及游览。

第一编地理部分,共分为总则和人文地理两章。在第一章总则中,分别简介了石门市的地理位置、周边境界、区位形势、历史沿革、行政区域、气候状况、市区面积、户口数量。在第二章人文地理中,分别介绍了石门市的主要商业、学校教育、工业企业、本地物产、民族宗教、铁路交通、汽车公路、电报电话、慈善事业、风景名胜、民风民俗。

在第二编规则及章程,分别编印了与市民有一定关联的章程和规则,其具体内容有:《河北省石门特种公安局组织暂行章程》、《违警罚法》、《公安局呈报户籍规则》、《石门公安局自行车注册收税规则》、《石门商会简章》、《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印花税暂行条例》、《河北省营业税征收章程》等章则,相当于是当时的法制大全。

第三编机关及团体,共分为政府机关和民间团体两章内容。在第一章机关中,分别简介了石门市的行政、军事、党务、司法、交通、税务、官办实业的机关名称、负责人、所在地,例如,石门特种公安局的局长刘云路、局办地址在大桥街中间路北,以及公安局下设的科室、公安分局、分驻所、消防队、警察教练所等具体负责人和办公地址。在第二章团体中,分别简介了石门市民间商务、自治财政、学校教育、工会组织、医院机构、慈善团体、教会教堂、各家报社、民间社团、公共墓地等。

第四编商号及题名录,共分为商号和题名录两部分。在第一章商号中,分别简介了石门市的银行、银号与票号、棉业、旅店业、运输业、杂货业、绸缎布匹业、饭店业、钟表业、印刷业、煤业、粮业、鞋帽业、洋广业、干鲜业、纸烟业、铁业、浴业、栈业、洋铁业、酒业、木业、皮业、油业、首饰业、茶业、肉业、自行车业、新衣业、中西药业、酱园业、棉业等65个业别项的具体名称、负责人、所在地址。在第二章题名录中,分别简介了石门市的律师、中西名医、女西医、书画家、戏剧票友、卜相算卦者等具体名称、所在地址或者所属单位。

第五编街巷及游览,共分为街巷和题名录两部分。在第一章街巷中,分别简介了石门市第一区(桥西)、第二区(桥东)的街巷。在第二章游览中,分别简介了商场、戏院、妓馆、鼓书茶园、庙会等。

该书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很少有述评,其资料性和工具性比较强,是石家庄城市史的第一部资料专辑。 

县志编委会出版的《石门市概况》 

1939年3月,获鹿县志编纂委员会在育德印书店重印《获鹿县志》增订本时,编纂出版了《石门市概况》小册子。该书序曰:“石门市当念余年前尚为获鹿县属之蕞尔村落,自京汉正太两路通车商贾云集蔚然,巨镇蒸蒸日上,竟成华北六大都市之一矣”。鉴于石家庄城市的飞速发展,为了将其变迁历程记载下来,县志编纂委员会特此决定编写石门市概况一书。“关于石门市况之沿革及风土人情之变迁,知其梗概者固不乏人,彻底明细者为数寥寥。兹因同契数人公余之暇,重修县志,并将石门概况拨冗编辑,附县志后,以备后世之参考,而明发达之顺序。”

《石门市概况》记载了当时石门之位置、沿革、境界、形势、面积、气候、行政区域、户口、商业、工业、教育、交通、慈善事业、俗尚等,但是,记述较为粗略简单。据该书记载,当时规划中的沧石铁路(亦有称石沽路)的路基已经竣工,尚未铺铁轨。最早的石家庄警察分驻所就在本村安宁寺内,到1921年改为警察局,1925年改为警察厅,其旧址后来成为日伪市政公署的所在地。据本市警察局1939年2月的调查,本市计有14057户,61110人,日本人和朝鲜人6500人,总计67610人。另外,记载因“七七事变”停办的学校,只恢复了2个男校和1个女校,私塾14处,“学生共1400余人,教育可谓落后矣,吾人甚望当局兴社会热心教育者共勉之”。 

 新民会出版的《石门市事情》与《石门中心要记:京汉线事情》 

1940年4月,陈佩主编的《河北省石门市事情》一书,由新民会中央总会出版。该书是新民会系统编辑的地方事情调查资料丛书之一,它分为总论、地志及风俗、地方制度及都市计划、财政、治安警察、交通、商业及金融、教育及宗教、社会事业、新闻事业等12章。该书突出了调查性,详细搜集石门城市形态的大量数据情报,该书的各种资料数据统计表值得肯定。例如,从1933年至1939年的石门市人口统计,不仅有职业界别分类,还有日本人在石门从事各种行业的人口数量。再如,石门财政1938年的岁入及岁出情况以及石门的各种物资的价调查数据等,也比较详细完整,具有重要史料价值。但是,《河北省石门市事情》所宣扬“中日亲善”、“大东亚共存共荣”等奴化思想的特征也是非常明显的。

此外,新民总会还出版了的日文版《石门中心要记——京汉线事情》,全书分为9章,分别为石门市的沿革、地理、气候、水质、市街、人口和卫生等,通过对该书编者意图的分析透视,其侵略掠夺的殖民目的则是显而易见的。

《石门新指南》   

1942年6月1日,由石门新报社的社长张鹤魂担纲,编辑出版了《石门新指南》。该书由汪精卫政权的国民政府国务委员、考试院副院长江亢虎题写的书名,还有许多官员为本书题词,伪中央政务委员会委员、伪考试院院长、新民会会长兼新民学院院长王揖唐的题词是“济胜有具”,汪伪政府财政部长、中央储备银行总裁、行政院副院长、上海市长周佛海的题词是“有裨过客”,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总署督办和伪华北绥靖军总司令齐燮元的题词是“如指诸掌”, 伪河北省省长兼省警备司令的题词是“导引游踪”。

该书首次刊发了21幅照片,其中人物照片有:当时任市长的张格、警察局局长管锡山、石门商会会长刘序臣、石门新报社社长张鹤魂、石门新报社顾问原田;市区风景照片有:市公署、石门新报社、共荣街、大石桥、建设公署、吴公墓、赛马场、阜宁路、朝阳路、正东街、休门道街,还有获鹿抱犊寨山景、正定大佛寺、石宁堤功德碑,以及当时在石门大街上使用牲畜牵引的带车棚的“新型公交车”。该书内容分为上中下三编,上编为总论,介绍了石门城市的地势、沿革、区域、气候、户口地理概况,讲述了行政、商业、文化、交通、建设、物产、宗教等概况,综述了市民生活的习俗、方言、食宿、娱乐、慈善卫生等;中编为机关、会社(社团)、规程,介绍了石门的日伪政权机关设置,公布了《石门市都市计划事业土地整理施行规程》、《颁发良民证办法》、《改订各种统税税率表》、《石门市公署发给临时营业许可证及营业执照规则》等35个规则或章程等;下编为商号一览,介绍了石门市的钱业、棉业、粮业、运输业等43个行业的各个商号名称、负责人、经营场所地址。

该书在《石门指南》基础上,又有了不少新的扩充,记载内容不仅比前者更加详细,而且记述事项也更加丰富。诚如时任石门市长张格在序言中所说:“根据市政进展之成绩,以为扩拓指南之资料,使内容精益求精,愈加充实。”故此,如今该书成为研究石家庄历史不可多得的重要史料之一。

中共地下党根据情报编辑的《蒋管石门调查》    

1947年8月1日,由中共冀晋区四地委城工部根据机密情报油印出版的《蒋管石门调查》,非常详实地记录了国民党统治下的石门城市概况。当时虽属一份秘密完成的机密情报总汇,主要为有关部门在解放石家庄战役中作参考,但是《蒋管石门调查》由于保留了比较完整的珍贵资料,无疑成为研究抗战胜利后石门城市史不可或缺的重要依据。该调查目录内容分为:区域、人口、行政、司法、警察、宪兵、军事、党特、文化教育、经济、交通机关、慈善事业、团体、行会、落后会门、娱乐场所、娼妓、旅馆等。这本书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保存了当时许多机构的详细地址和负责人名单,譬如,市政府及下属机关以及区公所的地址、电话、负责人;流亡到石门的各县政府所在街道和门牌号码。

中共地下党编辑印刷的与《蒋管石门调查》类似的石门城市资料,还有1945年4月《中共六地委:石门市工作概况》等。


子居

《中国逻辑思想史料分析 第一辑》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EBuXqSeIjiXEdZ5fb96mg 
提取码:werq
作 者 :汪奠基著
出版发行 : 北京:中华书局 , 1961.09
ISBN号 :2018·49
页 数 : 451
原书定价 : 2.00
开本 : 19cm
主题词 : 逻辑史:思想史(地点: 中国 学科: 史料) 思想史:逻辑史(地点: 中国 学科: 史料)
中图法分类号 ...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EBuXqSeIjiXEdZ5fb96mg 
提取码:werq
作 者 :汪奠基著
出版发行 : 北京:中华书局 , 1961.09
ISBN号 :2018·49
页 数 : 451
原书定价 : 2.00
开本 : 19cm
主题词 : 逻辑史:思想史(地点: 中国 学科: 史料) 思想史:逻辑史(地点: 中国 学科: 史料)
中图法分类号 : B81-092 ( 哲学、宗教->逻辑学(论理学)->逻辑学理论与方法论->逻辑学史、逻辑思想史 )
参考文献格式 : 汪奠基著. 中国逻辑思想史料分析[M]. 北京:中华书局, 1961.09.

前言
目录
 第一章 关于研究中国逻辑思想史的一些问题
  一 研究逻辑史的一般重要意义
  二 过去中国逻辑史研究中的一些错误观点
  三 中国逻辑史料选辑的范围和内容的问题
  四 关于先秦逻辑史料与所谓伪书的问题
  五 关于中国逻辑史料选辑的体例问题
 第二章 邓析的名辩思想
  一 邓析的时代及名辩思想斗争的开始
  二 邓析名辩思想的影响
  三 关于选录邓析子史料的问题
  四 无厚篇选释
  五 转辞篇选释
 第三章 宋钘尹文的名辩思想
  一 关于宋钘尹文名辩思想及遗著的问题
  二 宋钘的名辩思想史料研究
  三 尹文的名辩思想史料研究
 第四章 彭蒙慎到田骈申不害尸佼儿说田巴及毛公的名辩思想
  一 属于齐稷下派的一些名辩学者
  二 彭蒙慎到田?的名辩思想
  三 申不害的名实论思想
  四 尸佼的正名思想
  五 儿说田巴及毛公的名辩思想
 第五章 惠施的名辩思想
  一 惠施的年代事迹和散见古代载籍中的名辩思想
  二 惠施名辩思想的渊源问题
  三 关于惠施名辩的学说和天下篇论题划分的问题
  四 惠施的论题与经下派的关系
  五 惠施名辩的论题的分析
 第六章 公孙龙的名辩思想
  一 公孙龙的生平及其与墨辩学派思想关系的问题
  二 公孙龙名辩的思想内容及其理论体系的反动性
  三 关于公孙龙子六篇的分析
  四 简单结论并附记历代评公孙龙的参考资料
 第七章 墨辩的逻辑科学思想分析
  一 关于墨辩逻辑的一个问题
  二 墨辩逻辑的形成
  三 墨辩逻辑的内容
  四 墨经中的科学思想问题
  五 墨经上下及经说上下的解析
  六 大取的逻辑思想体系
  七 小取论辩的逻辑原理
 第八章 古孙子一书中的辩证思想方法
  一 古兵书中的辩证法思想
  二 古孙子书中关于辩证思想形式的认识
 第九章 邹衍及纵横家的诡辩思想
  一 关于邹衍及其学说——类比推验的思想方法
  二 邹衍与当时的辩者
  三 纵横家的诡辩思想

foxxx99

关于芈八子的黄段子外交,我觉得有必要放出完整版。

一句结论放在开头:大多数影视作品都只把这件事拍了一半。这件事的完整版与很多人以为的其实大相径庭。

画出重点。

1.芈女士在这段策文中并不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出色外交家形象,这篇策文秦国方面的高光主角是甘茂。芈女士是个衬托用的“反派”。

2.芈女士不救韩不是为了秦国,是为了楚国。

3.芈女士的黄段子最终并没有起任何效果。秦王做出了与之相反的决策。

4.一个不是很要紧的。战国时期的其他太后对外使都自称老妇,芈女士却自称妾。Emmmm怎么说呢?角色还没转换过来?

我想说什么我觉得已经很明显了。

下附两段记载了此事的原史料。

《战国策 韩二 楚围雍氏五月》: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

一句结论放在开头:大多数影视作品都只把这件事拍了一半。这件事的完整版与很多人以为的其实大相径庭。

画出重点。

1.芈女士在这段策文中并不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出色外交家形象,这篇策文秦国方面的高光主角是甘茂。芈女士是个衬托用的“反派”。

2.芈女士不救韩不是为了秦国,是为了楚国。

3.芈女士的黄段子最终并没有起任何效果。秦王做出了与之相反的决策。

4.一个不是很要紧的。战国时期的其他太后对外使都自称老妇,芈女士却自称妾。Emmmm怎么说呢?角色还没转换过来?

我想说什么我觉得已经很明显了。

下附两段记载了此事的原史料。

《战国策 韩二 楚围雍氏五月》: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秦师不下殽。韩又令尚靳使秦,谓秦王曰:“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殽。臣闻之,唇揭者其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曰:“使者来者众矣,独尚子之言是。”召尚子入。宣太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尚靳归书报韩王,韩王遣张翠。张翠称病,日行一县。张翠至,甘茂曰:“韩急矣,先生病而来。”张翠曰:“韩未急也,且急矣。”甘茂曰:“秦重国知王也,韩之急缓莫不知。今先生言不急,可乎?”张翠曰:“韩急则折而入与楚矣,臣安敢来?”甘茂曰:“先生毋复言也。”

  甘茂人言秦王曰:“公仲柄得秦师,故敢捍楚。今雍氏围,而秦师不下殽,是无韩也。公仲且抑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于楚。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是楚以—国谋秦也。如此,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果下师于殽以救韩。

译文:

  楚军包围了韩国雍氏城长达五个月。韩襄王派众多使者向秦国求救,使者车辆络绎不绝、冠盖相望于道,秦国的军队还是不出崤山来援救韩国。韩国又派尚靳出使秦国,对秦昭王说:“韩国对于秦国来说,平时就像个屏障,有战事时就是先锋。现在韩国万分危急,但秦国不派兵相救。我听说过这样的话,'唇亡齿寒',希望大王您仔细考虑这个问题。”

  秦宣太后说:“韩国的使者来了那么多,只有尚先生的话说得有道理。”于是召尚靳进见。宣太后对尚靳说:“我服侍惠王时,惠王把大腿压在我身上,我感到疲倦不能支撑,他把整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时,而我却不感觉重,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对我来说比较舒服。秦国帮助韩国,如果兵力不足,粮食不多,就无法解救韩国。解救韩国的危难,每天要耗费数以千计的银两,难道不能让我得到一点好处吗?”

  尚靳回国后把宣太后的话告诉了韩襄王,韩襄王又派张翠出使秦国。张翠假称自己有病,每天只走一个县。张翠到了秦国,甘茂说:“韩国已经很危急了,而先生还抱病前来。”张翠说:“韩国还没有到危急的时刻,只是快要危急了而已。”甘茂说:“秦国堂堂大国,秦王智慧圣明,韩国的危急之事秦国没有不知道的。现在先生却说韩国并不危急,这样行吗?”张翠说:“韩国一旦危急就转向归顺楚国了,我怎么还敢来秦国?”甘茂说:“先生不要再说了。”。

  甘茂进宫对秦昭王说:“公仲以为能够得到秦国的援助,所以才敢抵御楚国。现在雍氏被围攻,而秦军不肯去援救,这就势必要失去韩国。公仲因为得不到秦国的援救而忧郁不上朝,公叔就会趁机让韩国向南去跟楚国讲和。楚国和韩国结为一体,魏国就不敢不听从,这样一来楚国就可以用这三个国家的力量来图谋秦国。这样,它们共同进攻秦国的形势就形成了。我不知坐等别人来进攻有利,还是主动进攻别人有利?”秦昭王说:“不错。”秦军终于从崤山出兵去解救韩国。楚国很快从韩国撤军了。

《史记 樗里子甘茂列传》:

原文:

武王竟至周,而卒於周。其弟立,为昭王。王母宣太后,楚女也。楚怀王怨前秦败楚於丹阳而韩不救,乃以兵围韩雍氏。韩使公仲侈告急於秦。秦昭王新立,太后楚人,不肯救。公仲因甘茂,茂为韩言於秦昭王曰:“公仲方有得秦救,故敢扞楚也。今雍氏围,秦师不下殽,公仲且仰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於楚。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然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乃下师於殽以救韩。楚兵去。

译文:

武王终于通过了三川之地到了周都,最后死在那里。武王的弟弟即位,就是昭王。昭王的母亲宣太后是楚国女子。楚怀王由于怨恨从前秦国在丹阳打败楚国的时候,韩国坐视不救,于是就带兵围攻韩国雍氏。韩王派公仲侈到秦国告急求援。秦昭王刚刚即位,太后又是楚国人,所以不肯出兵救援。公仲侈就去托付甘茂,甘茂便替韩国向秦昭王进言说:“公仲侈正是因为可望得到秦国援救,所以才敢于抵抗楚国。眼下雍氏被围攻,秦军不肯下殽山救援,公仲侈将会轻蔑秦国昂着头不来朝见了。韩公叔也将会让韩国向南同楚国联合,楚国和韩国一旦联合成为一股力量,魏国就不敢不听它的摆布,这样看来,攻打秦国的形势就会形成了。您看坐等别人进攻与主动进攻别人相比,哪样有利?”秦昭王说:“好。”于是就让军队下殽山去救韩国。楚国军队随即撤离。

子居

《唐前小说史料研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8_9x0h1uGHFCY_yhQDiNEA 
提取码:rijj
作 者 :李剑锋著
出版发行 : 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 , 2016.04
ISBN号 :9787532890903
页 数 : 532
丛书名 : 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研究从书
原书定价 : 93.00
开本 : 24cm
主题词 : 古典小说-小说研究-中国-唐代
中图法分类号 : I207.41 ( 文学->中国文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8_9x0h1uGHFCY_yhQDiNEA 
提取码:rijj
作 者 :李剑锋著
出版发行 : 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 , 2016.04
ISBN号 :9787532890903
页 数 : 532
丛书名 : 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研究从书
原书定价 : 93.00
开本 : 24cm
主题词 : 古典小说-小说研究-中国-唐代
中图法分类号 : I207.41 ( 文学->中国文学->各体文学评论和研究->小说 )
内容提要: 本书主要研究唐前主要小说史料,除综合条理旧说、指示原始史料和研究史料外,时发一孔之见;又随文辑录唐前小说300多条佚文;书末附录关于20世纪以来唐前小说研究中外论著索引,记5000余条。
参考文献格式 : 李剑锋著. 唐前小说史料研究[M]. 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 2016.04.


目录
总序
综论  唐前小说史料的主要特点
第一章  汉代及以前小说史料
 第一节  《山海经》
 第二节  历史与神话杂糅的小说:《穆天子传》与《燕丹子》
  一、《穆天子传》
  二、《燕丹子》
 第三节  《汉书·艺文志》所著录的小说
  一、《伊尹说》
  二、《鬻子说》
  三、《周考》《青史子》
  四、《宋子》
  五、《师旷》
  六、《务成子》
  七、《天乙》
  八、《黄帝说》
  九、《封禅方说》
  十、《虞初周说》
  十一、《待诏臣饶心术》
  十二、《待诏臣安成未央术》
  十三、《臣寿周纪》
  十四、《百家》
 第四节  旧题汉人小说《神异经》与《十洲记》
  一、《神异经》
  二、《十洲记》
 第五节  旧题汉人小说《汉武故事》与《汉武内传》
  一、《汉武故事》
  二、《汉武内传》
第二章  汉末魏晋小说史料
 第一节  建安小说《风俗通义》与《列异传》
  一、《风俗通义》
  二、《列异传》
 第二节  两晋地理博物类志怪小说《博物志》与《玄中记》
  一、《博物志》
  二、《玄中记》
 第三节  《神仙传》《拾遗记》与其他两晋杂事杂传类志怪小说
  一、《神仙传》
  二、《拾遗记》
  三、《神异记》
  四、孔氏《志怪》
  五、祖台之《志怪》
  六、《灵鬼志》
  七、《甄异传》
 第四节  《冲波传》:一部关于孔子及其弟子的志怪小说
 第五节  魏晋志人小说《笑林》与《西京杂记》
  一、《笑林》
  二、《西京杂记》
第三章  《搜神记》
 第一节  作者干宝生平
 第二节  《搜神记》的著录和辑本
 第三节  《搜神记》的续书:《搜神后记》
第四章  《世说新语》
 第一节  作者刘义庆生平
 第二节  书名、卷帙、门类、渊源和影响
 第三节  今传重要版本
 第四节  研究论著和佚文
第五章  南北朝隋代其他小说
 第一节  《幽明录》
 第二节  南北朝隋代其他志怪小说
  一、《异苑》
  二、祖冲之《述异记》
  三、任昉《述异记》
  四、《续齐谐记》
  五、《冤魂志》
 第三节  南北朝隋代其他志人小说
  一、《妒记》
  二、《宋拾遗》
  三、《俗说》
  四、殷芸《小说》
  五、《启颜录》
主要参考文献
附:20世纪以来唐前小说研究论著索引
后记

兔子Mona

小狐丸歷史資料與典據整合

這篇是幾年前未完成的舊稿,原初是為了寫好那篇和三日月、童子切的同人搞的正史上有記述小狐丸的全文段整理,後來覺得自己幼稚就停筆了,窩在硬盤裡長霉。現在想想還是拿出來放這吧,也算證明自己曾經愛過他一場。有些段落還空在那裡尚待補完,其實要補的話真想全篇叉了重來啊(苦笑)

追記:發現京都大學的書頁連接均已失效,是因為這幾年他們網站改版了而這些連接還是幾年前的舊網址,以後再改。


『殿暦』
元永元年(1118年)10月26日 藤原忠通
戍時內府被渡彼亭、布袴、打下襲、紫織物〈浮文〉、指貫〈亀甲文〉、紅打衣、白衣三、同単、野剣、九条殿(藤原師輔)、世人云小狐、無文帯、笏等用之、
原書頁面:https://...

這篇是幾年前未完成的舊稿,原初是為了寫好那篇和三日月、童子切的同人搞的正史上有記述小狐丸的全文段整理,後來覺得自己幼稚就停筆了,窩在硬盤裡長霉。現在想想還是拿出來放這吧,也算證明自己曾經愛過他一場。有些段落還空在那裡尚待補完,其實要補的話真想全篇叉了重來啊(苦笑)

追記:發現京都大學的書頁連接均已失效,是因為這幾年他們網站改版了而這些連接還是幾年前的舊網址,以後再改。


『殿暦』
元永元年(1118年)10月26日 藤原忠通
戍時內府被渡彼亭、布袴、打下襲、紫織物〈浮文〉、指貫〈亀甲文〉、紅打衣、白衣三、同単、野剣、九条殿(藤原師輔)、世人云小狐、無文帯、笏等用之、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205/0088?m=all&s=0088
注:戍時,晚上7點至8點。打下襲,一種背後跩得很長的下衣。指貫,一種將寬大的褲腿打結綁緊的褲子類型。文,同紋。紅打衣,上身打褂為紅色,裡面白衣三層,單衣一層。野剣,衛府太刀、毛拔形太刀的古稱。九条殿,藤原師輔(909-960,藤原兼家之父)的尊稱,即此野劍是為藤原師輔所用的,世人稱小狐。無文帯,無花紋束帶。笏,唐朝大臣上朝時手持的笏板。
本條為小狐丸迄今最古的正史記錄,記載了小狐丸是藤原師輔時代所存下的遺品,被藤原忠通佩戴去參加三条大宮的婚禮。
紫浮紋織物圖示介紹:http://costume.iz2.or.jp/column/474.html
公卿布袴圖示介紹:http://costume.iz2.or.jp/costume/35.html


藤原師輔的日記『九暦』中有一筆記事為
天暦四年(950年)5月24日、女御御産事、寅尅男皇子(憲平親王)誕育、(中略)降誕之後、即野釼一柄・犀角一株・虎首一頭、置枕上為護、〈自今以後、懷任皇子、豫先可儲件等物、臨其時雖求、忽難具〉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0901/0185?m=all&s=0185
這句雖無刀號被記載下來,但說明了野劍是與犀角虎頭同作為皇子(即後來的冷泉天皇)降生時的禮器放於枕邊陪護。不過野字上的□說明此字是原書脫字,今人辨識的,但此筆記事已是野劍一詞能上溯藤原師輔時代的唯一記錄,若辨識有誤則藤原師輔時代野劍已是成形之物的史據不成立。


藤原道長的日記『御堂関白記』裡則有一筆記事為
寛弘元年(1004年)2月7日、辛酉、木危、御物忌、(中略)春宮大夫少童見物来、少將用野釼受[授]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0101/0071?m=all&s=0071
這句是說藤原道綱家的小孩來串門,藤原道長的長子右近衛少將藤原賴通送了把野劍給他,說明此時野劍已是確實存在的刀剣類型。


・毛拔形太刀是後世人對野劍的稱呼,故在平安時代的古文獻中是不曾見載的。野劍的稱謂究竟是由何時開始演變為毛拔形太刀的,目前尚不清楚,推測可能是於江戶時代。

毛拔形,意為刀莖中間被鏤空的形狀像拔體毛用的鉗子,這種刀姿演變自蝦夷蕨手刀(蝦夷人於大和朝廷側是被視為蠻族、野蠻人的存在,所以叫野劍),在平安時代是可用於實戰的武用刀、兵仗刀;同此時代裝飾品級的儀仗刀則稱為餝剣,或細剣,餝字同飾,現代寫成飾劍、飾太刀、半太刀,飾劍的刀體很細,缺乏實戰性能,甚至會改換成木劍來減重,以便讓體弱的貴族都能拿得動。當今現存的平安時代的飾劍都是刃反極淺,甚至是無反的直刀,例如東京國立博物館所藏的國寶梨地螺鈿金装飾劍,其刀鐔為粢鐔,又稱分形鐔,粢鐔為沿用自唐大刀、唐樣大刀的形式,而目前在中國這種鐔尚未有出土品,即可能為日本或百濟所創,慕唐而冠名。

若以伊勢神宮的毛拔形太刀是葵形鐔來看,野劍未必和飾劍一般使用粢鐔,亦有可能是採用更接近於日本本土直刀演變而來的葵形鐔。從實戰上講葵形鐔對手部的保護面積比粢鐔更廣更安全,後世太刀便多用葵形鐔,粢鐔則逐漸被淘汰,僅剩不追求實戰效用的飾劍使用。

毛拔形太刀是日本鎬造彎刀形制的伊始,藤原師輔在世的年間實為直刀至毛拔形太刀的過渡期。毛拔形太刀的結構為將鎬造彎刀的刀莖鏤空作為刀柄,由於這樣握起來彆手,才逐漸衍生出在外套層木板作刀柄,而單純執木柄會打滑,便又加以鮫皮及織物纏繞,這便是後世太刀的柄卷。而在藤原師輔的時代這些木柄鮫皮之類後世鎬造彎刀成熟期才有的外裝理應尚未誕生,亦由於目前日本10世紀前半葉尚無任何鎬造彎刀出土的實例,小狐丸不太可能是一把樣式成熟的鎬造彎刀。

即史實上的小狐丸一則可能是把無反直刀,二則有可能是有刃反但刀莖被鏤空的毛拔形太刀,也就是說就算這刀能存至今日,也可能因為原本銘的部分被鏤空難以辨認它真正的刀工究竟是誰。


圖例〉毛拔形太刀的中身——鎬造彎刀鏤空刀莖的模樣(僅為舉例,此刀當然非小狐丸)

感謝友人 長曾彌古鉄 提供圖片


『台記別記』『知信記』
長承四年(1135年)2月8日  藤原忠通
八日壬子、雨下(中略)次関白殿被貢龍蹄二疋、於大殿資兼、清行佐、職長時、宗賢等四人引之、二人取𤆵前行、出自東方、引迴前庭、引西廊方、御剱一腰(納錦袋、小狐欤)、宰相成通卿取之、請取人
次大將殿被献御贈物於閞白殿、琵琶一靣、和琴一張(已上各納錦袋 請取人可尋之)
『台記別記』原書頁面:https://kotenseki.nijl.ac.jp/biblio/100151907/viewer/18
『知信記』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400/4173/161/11/00000015?m=all&n=20
注:此筆記事兩書一致,疑為原屬於『知信記』的內容,在江戶時代抄寫時互相混淆。


『台記』
保延二年(1136年)12月18日 藤原頼長
十八日辛亥、天晴(中略)今日、院參之時儀、装束、直衣織物(薄色、堅文)籠括打出衣、白衣二、帯剣、正笏、剣ハ小狐也、共人、顕親朝臣衣冠、憲後直衣、前駈、顕憲、高基、為実、重範、隆康(六位)、以長(六位)、已上衣冠
原文頁面:https://kotenseki.nijl.ac.jp/biblio/100248626/viewer/109
注:院參,前往法皇處覲見之意。


『兵範記』
仁平二年(1152年)1月19日 藤原師長
十九日乙卯、天晴(中略)今日新宰相中將、自新所出行、冠直衣紫織物指貫〈龜甲文〉、紅打出褂、紅色薄樣褂〈□欤〉、白単帶野釼〈小狐〉、令持慶賀笏、檳榔車、牛童着萠木裏形狩襖袴、山吹袙、車副白裝束、随身四人、赤色狩襖袴、山吹袙、雜色長右府生重文、萠木狩襖袴、紅打衣
原書頁面:https://edb.kulib.kyoto-u.ac.jp/exhibit/hyohan1/image/hh03/Hh03s016.htm

『兵範記』
仁平二年(1152年)8月 藤原頼長
待補

『台記別記』
仁平三年(1153年)11月26日 藤原頼長
廿六日辛亥、晴、今日詣春日、丑刻(昨日丑刻)、衣冠〈薄色堅文織物、指貫、紅袴〉、浮文織物出〈厚綿〉、不帶剱不執笏但野剱〈子狐〉並笏入車、非衛府無隨身之人雖勅授不帶野剱是常法也、長保元年御堂春日詣、康平五年京極殿春日詣、無所見、永久四年関白殿春日詣、有議帶野剱、保延五年入道殿八幡詣、野剱笏木入御車、今度用彼例也、
原書頁面:https://kotenseki.nijl.ac.jp/biblio/100151907/viewer/597
注:此條為藤原頼長參詣春日大社,本來春日大社是規定不許帶刀進去的,但他卻想不帶身上那放車裡就行了吧,然後他數了一堆自家先人——長保元年(999)藤原道長參詣春日沒帶刀,康平五年(1062)藤原師実參詣春日也沒帶,永久四年(1116)藤原雅教參詣春日提議要帶沒成,保延五年(1139)藤原俊成參詣石清水八幡宮時帶了呢,就沿用這個先例吧——這樣硬是把小狐丸塞進車裡(……)。
平信範的『兵範記』中有同筆記事:
廿六日辛亥、左府御春日詣、自東三條被出立(中略)卯刻、行列、前神寶、神馬、舞人、左衛門尉源満清、右衛門尉李惟繁(中略)次御前召使官掌、大夫史師經、大外記師業、少納言教宗、左少辨範家、〈五位官人、〉〈衣冠出掛令帯小狐云々〉次御車、〈唐車、自院給之、車副四人、白裝束、〉撿非違使右衛門資經、季實、陪從藏五位四人、〈忠正、盛業、〉所作者八人、次別當〈公能〉、左兵衛督〈忠雅〉、藤中納言〈季成〉、皇后宮權大夫〈兼長、諸大夫政業、重範、頼業し雅亮等爲前駈〉、二位宰相中將〈師長、前駈四人、清則、範實、仲行、業行〉、左大辨〈資信〉、自朱雀大路南行、自北殿北大路東行、出河原、自宇治橋路令下給、
原書頁面:https://edb.kulib.kyoto-u.ac.jp/exhibit/hyohan1/image/hh09/Hh09s036.htm

・春日大社的國寶級金地螺鈿毛抜形太刀,拵長96.3cm,目前刀身銹在鞘裡拔不出來,研究人員以X光透視看其拵內見其刀鋒為魳鋒,社傳正是由藤原賴長所奉納,假若社傳為真,那可能就是這幾年奉納的。這把刀的拵以高純度的黃金鑲嵌著彩色琉璃製成,在金工史上享有極高的評價,被譽為日本古代螺鈿工藝的最高體現。因拵上雕有三隻小貓在追逐群雀的圖案,又被現在的人們推想為藤原賴長喜歡貓。不過,在他自己的『台記』中並不曾記錄過這把刀被奉納的事情,所以也可能奉納者另有他人。


『宇槐記抄』
仁平三年(1154年)閏12月28日 藤原兼長
廿八日壬子、天晴、中納言中將補勾當(納言後補之先例也)、中納言親隆朝臣仰之、未刻許、兼長直衣(紫堅文織物、指貫、紅打出衣、帯野剣〈小狐〉把笏〈慶賀〉)、乗横榔參院、
原書頁面:https://www.digital.archives.go.jp/DAS/jpeg/pdf2jpeg?item=pdf/01610117000030/0001.pdf&p=25
東大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T38/1153/03-7-2/8/0054?m=all&n=20
注:勾當,寺院掌管庶務的職位,別當的下級官。
『餝抄』有同筆記事,由於作者中院通方生於1189年,可能是摘抄自前著的二手記錄:
仁平三十二廿八、中納言中将〈兼長〉、直衣始出衣、用野劔〈小狐〉把笏〈慶賀〉
原書頁面:http://dl.ndl.go.jp/info:ndljp/pid/2566598/13?viewMode=
東大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T38/1153/03-7-2/8/0055?m=all&n=20

『台記』
久寿元年(1155年)11月25日 藤原師長
待補

『餝抄』
久壽元十一廿五、中納言中将〈師長〉、直衣始出衣、帶野劔〈小狐〉把笏
原書頁面:http://dl.ndl.go.jp/info:ndljp/pid/2566598/13?viewMode=
注:同筆記事中院通方的記錄。由於中院通方生於1189年,應當是摘抄自前著的二手記錄。

『兵範記』
保元二年(1157年)1月12日 近衛基実
待補


『玉葉』
文治4年(1188年)1月27日 九条兼実
未明浴湯、卯刻著衣冠、淺黃堅文織物指貫、出紅打衣(但不入綿)帯海浦野劒、件劒自故殿所賜也、先例必用小狐、当時在前攝政家、仍勿論又持笏
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2/0402/0264?m=all&s=0264
注:未明浴湯,凌晨洗澡。卯刻,早上6點。海浦,描繪海浪海景的蒔繪題材,現代寫為海賦。故殿,指藤原忠通。攝政,近衛基通。此筆是九条兼実參詣春日大社的記錄,以漢文的語境來看,這句是說他因為先例必帶小狐,而小狐在近衛基通家所以帶不成用藤原忠通所賜的海浦野劍代替。但依目前筆者見過的日本人的理解,他是在說小狐當然也是要帶的,從近衛基通家開始就帶着了,勿需多論。不知日本人有沒有理解對,這裡都提出來供參考,個人認為他這次參詣春日大社其實是沒有帶小狐的,從『猪隈関白記』來看(見下文)小狐丸可能一直都為近衛家所持。近衛家為藤原忠通的長男近衛基実的家族,即小狐丸一直由五攝家嫡流嫡傳,九条兼実則是藤原忠通的六男。

『猪隈関白記』
建久八年(1197年)2月7日 近衛家実
七日、辛亥、天晴、此日着直衣出行、乘檳榔毛車、前駈六人着衣冠、(〈藤原〉季佐、〈平〉信廣、〈平〉親輔、〈高階〉仲基、〈藤原〉重邦、〈藤原〉季宗、)隨身布衣、雜色長左府生武守在共、殿上二人在共、〈侍從盛能朝臣、侍從清信、〉
余裝束、直衣如例、紫浮文織物指貫、紅打出衣、薄色衣三重、紅単衣、紅下袴、着野剣、〈小狐、〉取笏、
注:檳榔毛車,頂蓋鋪檳榔葉的牛車。雜色長左府生武守,做雜務的人的官位。薄色,淡紫色、紫白色。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501/0007?m=all&s=0007

『猪隈関白記』
建久九年(1198年)1月28日 近衛家実
廿八日、丙寅、天晴、今日左近府年預仰之、〈左中将雅行朝臣、〉曹近武幷庁頭久景両人召之、遣彼中将許仰之也、左衛門権佐光親仰之也、次招年預中将雅行朝臣、仰明日着陣間事、又次将等可令催之由仰之、右大弁親経(藤原)朝臣許仰之、又召大夫史隆職(小槻)宿禰、仰明日可着陣之由、光親各仰之也、任大将之後初着直衣参所々、着直衣如恒、〈紫浮文織文指貫、紅出打衣也、帯野剣(小狐、)持笏、〉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501/0091?m=all&s=0091

『猪隈関白記』
正治元年(1199年)7月4日 近衛家実
四日、甲午、天晴、(繼入紙)「是日着直衣参院・内、午時許着直衣冠、〈薄色浮文織物指貫、白生單衣、紅下袴、直衣如例、不着出衣、帯野剣(件剣小狐也)持笏、〉參殿御方、於門外乘車、〈用檳榔毛車、副四人、着布衣如例、〉先參後鳥羽院、着上達部座、依召參御前、則退出、次參內、經左衛門陣・小板敷・殿上々戶、參朝餉、蹔之退出、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501/0219?m=all&s=0218&n=20

『猪隈関白記』
正治二年(1200年)2月3日 近衛家実
三日、己未、(繼入紙一)「正治二年二月三日、天晴、是日参春日社、爲勤仕上卿令下向也、任大臣後初参入也、以近衛殿爲出立所、難無所之便宜有此事、
日時人々漸以参入、〈上達部・殿上人・地下君達・六位才宿袍、諸大夫布袴、〉
此間余着衣冠、〈薄色堅文織物指貫、紅打出衣、白衣三重、同単、紅下袴、表衣如例、着野剣、件剣小狐也、持笏、〉有身固事、又有袚事、〈袚自去月廿六日有之、〉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502/0070?m=all&s=0069&n=20

『猪隈関白記』
建永元年(1206年)11月5日 近衛家実
五日、壬午、晴、(中略)余退起入簾中改着布袴、〈不着半臂、着野剣、革緒也、件剣小狐也、無文帯、持笏、〉和奏時着布袴、先例也。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504/0104?m=all&s=0103&n=20

『岡屋関白記』
嘉禄元年(1225年)1月27日 近衛基通
廿七日、 御直衣始也、着直衣出行、〈委細見御記、帯剣、其名号小狐、慶笏也、〉参禅閤(藤原基通)、又殿御宿所、次参内、檳榔毛車、随身、雑色長武茂、前駈六人、〈衣冠、〉殿上人、〈一両扈従、〉任納言之後初著直衣也、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801/0015?m=all&s=0015

『民経記』
寛喜三年(1231年)5月20日 近衛兼経
廿日、乙巳、雨下(中略)日時勘文・僧名、尤就候定之貫首、頭内藏頭尤內覧可下一上之處、稱痢病之由之間、予勘文・僧名請取、(殿北政所御産)參殿下之處、只今北政所御産氣火急、御祈已下事物忩、巷之間軒騎競馳、於時昏黑之程也、相尋右馬權頭有長朝臣之處、稱物忩之由不出逢、即以退出、爲之如何、仍空所歸宅也、少將親氏(藤原)朝臣爲內裏御使参入、承御返事之趣、即以歸参、〈如意輪法結願行幸壇所儀〉抑今夜如意輪法結願、行幸壇所云々、蔵人大輔兼高奉行、頭内蔵頭有親朝臣候御共、少将親氏朝臣持御剣前行云々、其外無別事歟、委可尋記、〈左大将御直衣始〉大臣殿直衣始云々、依先例無御參內、唯御參鷹司院云々、御直衣、〈御笏、御劒、(小狐、)〉御車、(檳榔毛)、御隨身、〈白襖、狩胡籙、上﨟武茂(脛巾、二藍、)・武任、(巳上冠、)下﨟、(烏帽子、)先渡南庭、〉次御覽移馬二疋、〈一御馬番長近衛一人引之、二御馬近衛二人引之、〉委事追可尋記、
「此間藏人佐範頼云、五月會辨日來左少弁信盛領状之處、今朝稱所勢之由、內覧之處、向信盛可實檢之由被仰下、仍所向也、所勞之躰凡勿論也、温氣殊以甚云々、爲奏聞參之由所談也、權辨光俊朝臣参入、世事(所)雑談也、」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603/0170?m=all&s=0167&n=20

『後照念院装束抄』
卷第百十五 装束部四 鷹司冬平
螺鈿野剱事
行幸時四位將用之、五位入尻鞘、遠不行幸時〈大將并公卿將或用之、仰小狐事ト〉、蒔繪野劒、執聟之時被用、是又紛失
原書頁面:https://kotenseki.nijl.ac.jp/biblio/100182441/viewer/27
注:名刀幻想辭典將此句的字序中的「仰小狐事」調轉至句末,整個句意將全不一樣,不知其編輯看的是何種抄本。若按宮内庁書陵部所藏的版本(見原書頁面的圖中左側),原句語序為「天皇外出視察時官至四位者用螺鈿野剱,官至五位者用佩有尻鞘(使用虎豹熊鹿野豬等動物毛皮製成的防雨鞘套)的野劍。遠不視察時,大將并公卿將或用之,遵小狐事。蒔繪野劒,作為女婿拜訪女方娘家時曾被用過,是又遺失。」後半句遭遺失的蒔繪野劒是否屬於小狐之事的範圍有疑問。根據原句語序來看,並不屬於,蒔繪野劒與前述之螺鈿野剱、入尻鞘野劍、小狐三者相較應屬並行別物。而現今日本人對此句解讀為小狐丸在鷹司冬平為關白時記錄的這段時期內(1275-1327)丟失了。可能該書有一抄本將「仰小狐事」這幾字寫得很大且位置有偏,看似另起一行接於「紛失」句後。

『勘仲記』
正安二年(1300年)1月20日 近衛家平
待補

『後愚昧記』
応安三年(1370年)8月15日 九条経教
十五日、放生會、左大弁宰相嗣房、爲上卿下向云々、」今朝進發云々、日來神人閉籠社𫝄之間、放生會可延引之儀也、而武家致嚴密沙汰、可被逐行之由奏聞之故云々、
今日未終刻雷雨、消肝、後聞、雷落九条前関白(九条經教)亭二階、件日為賞良辰、於二階有連歌会之最中霹靂云々、青侍二人為雷公被震死了、八条中将季興朝臣同接此席、雖不入死門病悩云々、雷公落人家事、希有事也、可恐々々、後聞、前関白抜大刀〈名小狐、名誉物也、〉打払雷公云々、依之無別事之由風聞。此説大略為実事歟、日來被好武藝。果而而如此、無止之事也、世上謳賴(歌)之云々、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1701/0231?m=all&s=0231
注:𫝄,同「頭」字。放生會,陰暦8月15日將動物放歸自然的法會,佛教習俗。未終刻,下午3點左右。消肝,非常震驚,嚇破膽、肝膽俱裂之意。本條為行文者三條公忠的道聽途說,不為其親眼所見。情節為上午石清水八幡宮的放生會沒有上卿參加,僅万里小路嗣房去了,不知是否上天震怒,下午連歌會進行到高潮時打雷,雷暴降至亭中劈死了兩名青侍,同席相接的八条季興沒死成但嚇出病來,而九條經教拔刀自衛,表現勇敢,被人們傳為是他拔刀打跑了雷公。簡單說這段是三条公忠在藉此事拍九條經教的馬屁讃其人尚武,而九條經教本人未必有真的用小狐丸揮中雷電,或者說幸運的、小狐丸並沒有將雷電導向他,不然他恐怕得跟立花道雪似的來個半身不遂。

『後深心院関白記』
応安三年(1370年)8月18日 近衛道嗣
十八日、甲戌、晴、雷事自方々相訪之由聞及之間、奉専使〈前平宰相(安居院行知)、〉条前博陸第、前博陸・右相(九条忠基)共対面、被相語一昨日事云々、凡言語道断事歟、剣取出被見之、信西(藤原通憲)剣〈小狐、〉云々、此四五年不慮感得云、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6/2504/0012?m=all&s=0012
注:本條為上條雷擊事件發生3天後近衛道嗣和九條忠基等人談及小狐丸,取出信西狐來一見,近衛道嗣未寫明此四五年不慮是指什麼,或許是看了『保元物語』不解自己家的寶刀小狐丸怎麼被記載成過到藤原信西這妄臣之手了?九條忠基為上則記錄中以刀擊雷的九條經教之子,本條說明了三日前九條經教擊雷之刀可能為信西狐,亦或藤原狐和信西狐為同物。如果將『後照念院装束抄』的記事納入考慮則為近衛家已沒有了小狐丸,已遭遺失,九條家另尋來了一把小狐丸,而『後照念院装束抄』的遺失說,又有可能是日本人將語句顛倒產生的誤讀。
川口陟在他的著作『定本 日本刀剣全史』中沒有收錄此條,可能他當時沒讀到此書,名刀幻想辭典也就沒有收錄。


『戴恩記 上』
天正13年(1585年)7月11日 九条稙通
天子には三種の神器有。臣下には三宝あり。三宝と申は、一には大織冠の御影、二には恵亮和尚の遊ばされし、紺紙金泥の法華経、三には小狐の太刀なり。此小狐の太刀と申すは、菅承相百千の雷となり、朝廷を恨み奉り、本院の時平公を殺し、晝夜雨風やまず。おそらしかりし此のなかにも、猶はたゝお神のおびたゝしく御殿さくる計になりさかりし時、御門大いにさはがせ給ひ、『今日の番神はいかなる神にておはするぞ』と貞信公にとはせたまへば、御はかしのつかゝしらに、白狐の現じ給ふを見て、『御心安くおぼしめされね。稲荷の大明神の御番にておはす』と答へ給ひければ、程なく風もなりやませたまひ、雨も晴れはべしとなり。其御太刀を小狐の太刀とは申侍る。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2/1117/0094?m=all&s=0094
注:自本條起始稱小狐丸與藤原氏之祖中臣鎌足戴大織冠的自畫像、恵亮和尚(812-860)所抄寫的紺紙金泥的法華経同為藤原三寶。往更古的沒有,即是說,藤原三寶這個概念有可能是從桃山時代起,自謠曲『小鍛冶』走紅後方才成型。對小狐的由來描述則增加為:延長8年(930年)6月26日的清涼殿落雷事件時,因為菅原道真的怨靈作祟,當時打雷劈死、嚇死大批公卿。醍醐天皇問「今日的番神是哪位神明?」藤原忠平(貞信公,880-949)拔出了自己佩戴的太刀,太刀上浮現出一匹白狐,「請陛下安心,是稻荷大明神的御番。」隨之風平雷熄、雨過天晴,其太刀得名小狐。但是據三條宗近在古劍書上的生卒年是天慶元年生長和二年歿(938-1014)來看,即便古劍書記得都是真的,930年的清涼殿落雷事件也是三條宗近出生前的事情,九條家此時究竟是否受謠曲『小鍛冶』影響不明。『小鍛冶』的初出上演時間為寛正五年(1464年)4月5日,福永酔劍在『日本刀大百科事典』中推定,謠曲『小鍛冶』的內容顯然是室町時代末期的創作物了,但就其刀名號的根本,來源於藤原攝關家的野劍小狐。至於記載菅原道真的怨靈作祟信仰的『北野天神縁起絵巻』創作期約為承久年間,能否上溯至平安時代中期,其流變過程如何,能不能古到藤原忠平時代去也是個問題,此處且看作是北野天滿宮信仰與伏見稻荷大社信仰上的對立,藤原氏傾向伏見稻荷的一方。根據『後愚昧記』中九條經教劈雷的記述完全沒有提起過此事,可能證明當時的近衛家尚無意去附會清涼殿落雷事件。


『稙通公記別記』『九条家歴世記録』
天正13年(1585年)7月25日 九条稙通
廿五日、愚老(九条稙通)趣大坂之処、関白直問云、御家者上嫡由事実否哉云、答云、先日於大徳寺前関白兼孝(九条)公可被答也、唯詮要者、為嫡男上者、被称正統一義也、祖神第五内麿(藤原)之息真夏(藤原)・冬嗣(藤原)也、以舎兄為正嫡者、真夏者日野家之祖也、忠仁公(藤原良房)以来当家家礼也、既冬嗣公者雖舎弟、摂家之元祖也、職原抄云、近衛流又分為二トハ、鷹司被出也、九条流又為三トハ二条殿・一条殿也、法性寺殿・月輪殿・後京極殿(九条良経)・峯殿(九条道家)三代相続而、耀海内於威光、和漢之才智超過漢家本朝矣、光明峯寺頼経(九条)〈号七条将軍、〉住鎌倉、六波羅仁置探題、一天之政者、於家門峯殿裁許也、見貞永式目之由令雑談之処、雖老体無忘却奇特之由褒美也、猶大織冠根源威徳等、聖徳太子見正法論矣、就討罰入鹿(蘇我)大臣為忠功、天智天皇依叡感、山城国紀伊郡限東山絶頂、西ハ東寺、北ハ今之八条、南ハ城南ヲ被下畢、然ニ大織冠鑑未来、被懸守宇賀神於被埋而已、至百余年、可有遷都当九条云々、于今有其塚、号宇賀塚、其在所号宇賀辻、寄附東福寺而后、自天智天皇至桓武天皇百余年遷都平安城、則当九条令相続此在所、至末孫可繁栄也、又藤氏三宝大織冠御自筆尊像、染殿皇后(藤原明子)御筆唯識三十頌・小狐太刀等也、何モ依正統在当家、此旨於令直談畢、七月晦上洛了、
原書頁面:https://clioimg.hi.u-tokyo.ac.jp/viewer/view/idata/850/8500/02/1126/supple/0521?m=all&s=0517&n=20
注:本條則稱小狐丸與藤原氏之祖中臣鎌足戴大織冠的自畫像、清和天皇之母染殿后(藤原明子,829-900)所抄寫的唯識三十頌同為藤原三寶,把恵亮和尚改沒了。並且野劍這一稱謂在此時期的文獻中已無再見載,江戶時代對野太刀的詞義已變成是對大太刀的稱呼,而不是毛拔形太刀。


『続片聾記』
(看了幾百頁原書從巻四看到末巻都沒看見源出處,感覺要麼是他們還沒架設上網要麼是我自己看得不夠細,改天有空了重讀吧。)

雖然沒從原著中找到原筆記事,但據三年前福井市立郷土歴史博物館的pdf介紹,內容大抵是說小狐丸是鐮倉時代在建仁寺大統院丟失的……而如上文諸多史筆記述,小狐丸至少到南北朝-室町時代初期都還活在五攝家嫡系近衛家,九條家究竟是何來的鐮倉時代在建仁寺大統院丟失的說法?為何史筆上無見,反而到了江戶時代對松平春嶽說出來了?也是可疑的事。


『真雪草紙』
明治十年(1877年)12月6日 松平春嶽、九条道孝
一十二月六日越前国安波賀春日神社社掌吉田常吉、先祖より伝来之太刀一振〈小狐丸〉九条道孝殿往古〆御所持之処、紛失有之所在不分明、然ルニ今般吉田常吉所持之旨正二位様御承知ニ相成、御懇ニ付、則正二位様常吉御示諭之上、御家従沢木禄平帰県之際受取来候ニ付、本日御家令武田正規御使者ニ而、左之御書面御添御渡相成候

越前国安波賀春日神社神主吉田常吉、祖先伝来小狐丸太刀壱振、享保中ヨリ有事故影卜称御懇請ニ付、拙者常吉〈江〉示談候処、今般廻送候間差出候、御落手可被下候也
明治十年十二月六日      正二位松平慶永 御印
従一位九条道孝殿

九条殿〆御答書
越前国安波賀春日神社神主吉田常吉、先祖伝来小狐丸太刀一振者、拙家往昔ヨリ因縁之次第有之、懇望仕居候儀内情御依頼申述候処、格別之御懇篤之御取斗ヲ以、同氏ニ御示談相成、迅速御廻送之条、深重辱次第ニ御座候、永々当家之宝剣無疑念、大慶此事ニ存候、厚奉謝度御請書如斯御座候也
明治十年十二月十三日     従一位九条道孝 御印

一十二月十三日九条道孝殿〆前記小狐丸差上候為御挨拶、左之通被下相成候
金百円
御肴料金五千疋
安波賀神主          吉田常吉
但シ正二位様御初江御配意被為成候ニ付、夫々御挨拶有之候
毛受洪・大井弥十郎両人〈江〉金千疋ツゝ被下ニ相成候
原書頁面:http://warp.da.ndl.go.jp/collections/content/info:ndljp/pid/10214010/www.library-archives.pref.fukui.jp/?action=common_download_main&upload_id=8086
和田八幡宮修繕寄付申出書 (付、安波賀春日社吉田運吉小狐丸ニ関スル書)
注:明治時期,從政界隱退的前内国事務総督松平春嶽在他自己的領地福井縣安波賀春日神社發現了一把二字銘銘宗近的太刀號小狐丸,他覺得那是藤原氏歷史上的小狐丸便通知九條道孝來把刀買回去,並為九條道孝殺價殺到金百円。九條道孝買回的小狐丸被稱為小狐丸影——這是一般鑑刀界對不確定是否真作的都會稱為原作的影打、仿作的一種謙稱。但實際上那把刀有沒有可能是真正的小狐丸,其可能性也極小,畢竟『小鍛冶』走紅後全國各地的寺社都紛紛湧現出各種附會小狐丸的傳來品,松平春嶽莫過是見得不多,在自己的領地上看到便信以為真的可能性更大。wiki百科日本刀條目頁面則寫有一句九條家買回的小狐丸於二戰時燒失,而這句的出典為何未有註明。


藤原氏族譜全系圖(點擊放大


朝雨
你亮研究集成 1700➕页 亮...

你亮研究集成 1700➕页

亮吹必备🤗

你亮研究集成 1700➕页

亮吹必备🤗










樂府公雪驡是也

好水川

宋康定二年,

二月十四日,好水川。


党项人的骑兵愈发的近了。

武英知道前面陷入重围的任将军难逃一劫了。


宋景祐五年,藩属党项李元昊脱宋自立称帝,去宋封号,改元“天授礼法延祚”,建国号“大夏”。宋仁宝元二年六月,仁宗下诏削去元昊官爵,并悬赏捉拿,朝廷出兵伐夏,兴师问罪。从此,长达三年之久的第一次宋夏战争全面爆发。时年,元昊再次率领十万大军大举南下攻宋。战场来到了镇戎军羊隆城外。


“布阵,迎敌!”

发完号令,武英看着眼前的情景,想起了他在大军开拔前苦苦劝说任福不要仓促追击,恐有伏兵。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当泥盒中的鸽子冲向天空的那一霎那,就注定了现在的窘境。党项人的主力将好水川围死,...

宋康定二年,

二月十四日,好水川。


党项人的骑兵愈发的近了。

武英知道前面陷入重围的任将军难逃一劫了。


宋景祐五年,藩属党项李元昊脱宋自立称帝,去宋封号,改元“天授礼法延祚”,建国号“大夏”。宋仁宝元二年六月,仁宗下诏削去元昊官爵,并悬赏捉拿,朝廷出兵伐夏,兴师问罪。从此,长达三年之久的第一次宋夏战争全面爆发。时年,元昊再次率领十万大军大举南下攻宋。战场来到了镇戎军羊隆城外。


“布阵,迎敌!”

发完号令,武英看着眼前的情景,想起了他在大军开拔前苦苦劝说任福不要仓促追击,恐有伏兵。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当泥盒中的鸽子冲向天空的那一霎那,就注定了现在的窘境。党项人的主力将好水川围死,要突围出去太难了。目前的形势看来,前锋和中军凶多吉少了。

武英转过身去,看见一位文官,手持一根铁简,那是先锋桑怿出发前送与他防身的兵器,卷着黄土的风吹乱了他苍白的胡须,但是眼睛却仿佛看透了生死,显得淡然自若。这是参任福行营军事耿傅。

武英轻叹了一声,说道:“公弼啊,我马上要死在这里了。你是个文官,我现在让人护着你出去,朝廷不会降罪于你,就别陪我们一起送死了。”

耿傅冷笑道:“当年我祖父是蜀州参军,在贼人破城时被俘,即使手脚都被砍断了还在大骂贼寇。而我为宋臣,亦是参军,纵不能提刀杀敌,也不会后退半步!都监可先去杀敌,老夫提简便至!”

武英大笑,手提双钩枪策马前行便没再回过身。

耿傅长叹一声,看来老夫那封劝诫信恐是没有送到任公手中啊。今有此败,应是天命了……

这时,远处有几个满身是血的兵士在拖着一个披甲军官朝这里奔来,钤辖朱观抢了过去,虽然血已经覆满了脸庞,但还能认得出是行营都监王珪,此时一支铁箭正深深地插在他的左眼里,怕是不行了。手里的铁鞭还死死地握着,已经击打敌兵弯成了弧形。

朱观问其中一个小兵:

“任公何在?”

“被贼人一枪中喉,已经殁在阵中……”


先时,六盘山下。

阵中。

任福把射在胸前的箭矢折断,这是身上中的第四箭。过多的流血使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走路已经很费力了,只能拄着四刃铁简站立。

旁边跑来一位牵着马的小校,任福擦了一下眼睛,是刘进。只见他哭着说:“明公,我们人死了很多了,再不走来不及了,我把马给您牵来了,我来前面开路!”

“小子啊,你怕死不?”

刘进没说话,迅速地摇了摇头。

“吾为大将,兵败,以死报国尔。”

任福顿了顿,“你们去突围吧,能走一个是一个!”

刘进憨憨一笑,向任福拜了拜,转身提刀便又冲向了敌阵。

忽然,任福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骑马的身影,速度极快,马上有人挺枪便搠了过来。

一枪中喉,拔出,鲜血从创口处喷射而出。

弥留之际,脑海中浮现了大儿怀亮小时候跑到身边要来比试的场景,当时是自己故意输给了他……

“吾儿……保重!”气绝而亡,时年六十岁。

几公里外。

任怀亮心头一悸,看向远处,深感不详。听说父亲被围,不顾众人劝说就带兵冲入了包围,可是党项人太多了,与父亲相隔数里不能前进,自己也被围了起来。怀亮怒不可揭,连杀夏兵。忽然一箭飞来,正中头颅,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

父子二人再相聚不得。


“我原是个捕快……”桑怿靠在巡检刘肃身上,似乎并没感觉到刘肃已经停止了呼吸,断断续续地说道,“……幸得天恩与宋大人提携……戍边护国……从征叛军……真是……荣耀……”未及说完,便吐了一口鲜血。大限将至了。

桑怿抬头看了看天,想起了他落榜游学时种的那块野田,里面有一小片菘菜,吃起来口感挺好的……他缓缓拔出了透过甲衣插在肚子上的梭枪。

如果我当时没有落榜,会不会也是一方大员了呢,嘿嘿……


“唉,看来武英是对的,可惜这些大宋男儿,今都要死于此了。”朱观心中悲怆,令所有待命的弓弩手和步兵迅速后撤至残堡内射击。

再看耿傅时,已是身中数刀,风沙中的绿袍尤为显眼,像一块翡翠,碎在了黄土中。

前方喊杀声渐渐稀疏了起来,陆续有一些残兵聚于此堡中,基本都是来传信的。

李禹享、刘均和赵津都倒在了杀场里。武英被乱箭射于马下,嘶吼着又杀了几人,终于力竭而死,死的时候倚着长枪屹立不倒,垂下的头颅直直朝向着东面。

无一人降。亦无一人畏。

兴许是弩箭的厉害,党项人的骑兵攻势缓了下来,然而招摇的夏人旗帜已经布满了四周,朱观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看了看身边简单包扎却仍没有意识的王珪。这位悍将从没如此地虚弱过,当年他左手杵棒,右手铁鞭,一人几个回合便杀了两个党项骁将,夺了他们的长矛插在山上,威震四方。一个时辰前他说的话还犹在耳——

“非臣负国,臣力不能也,独有死报尔。”

他三进三出,杀敌无数,威风凛凛的铁鞭将军算是对得起朝廷了。

朱观整了整臂鞲,高声唱镇戎军当地流行的《边地谣》。

残存的兵士都拿起了短兵,随声和之。即将要接敌肉搏了,大家的眼里挂着一丝恐惧,但又咬牙切齿,握紧了刀盾。

“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骨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

数次强攻都被打退了,朱观的掩膊和甲裙被刀砍破,背上也中了一矛。喘气瘫坐在地上。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军号,高亢悠扬,如同天鹅鸣叫,那是宋军冲锋号角的声音。

援军到了。党项人开始撤退了。

朱观望了一下远方的修罗场,几只白鸽还在上方盘旋,这满地残血像极了好水川的残阳。

“兄弟们,上路了!”


是役,将校士卒死者万三百人,行营总管任福、福子怀亮、西路巡检刘肃、参军耿傅、都监桑怿、王珪、武英、赵津、李禹享、刘均及队将李简皆没于阵。


論曰:元昊乘中國弛備,悉衆寇邊,王師大衄者三,夫豈天時不利哉?亦人謀而已。好水之敗,諸將力戰以死。噫,趨利以違節度,固失計矣;然秉義不屈,庶幾烈士者哉!


明武宗家的德鲁伊

【史料科普向】谁说我照不读书

小照照每天要把《论语》读五遍,《尚书》五遍,快到中午时还要听讲官讲《大学衍义》《历代通鉴纂要》

所以照照这么努力,我也不能再颓了【握爪】←那你还在这里BB什么,快去写作业

以下是史料原文:

大学士 刘健 等言:“人君之治天下,必先讲学明理,正心修德,然后可以裁决政务,统御臣民。

故累朝列圣,嗣位之初,必大开经筵,每月三次,令翰林春坊讲说经史,公卿大臣分班环听。又于每日传令儒臣讲读,使工夫接续,闻见开广。百有余年太平功业,皆由此致。仰惟皇上昔在春宫,日勤讲学,尧舜孔子之道,固已得其大纲。先帝顾命臣等,惓惓以进讲为念。

向来梓宫在殡,圣孝方殷,万几之外,不遑他务,臣等窃恐圣心未有所系,深...

小照照每天要把《论语》读五遍,《尚书》五遍,快到中午时还要听讲官讲《大学衍义》《历代通鉴纂要》

所以照照这么努力,我也不能再颓了【握爪】←那你还在这里BB什么,快去写作业

以下是史料原文:

大学士 刘健 等言:“人君之治天下,必先讲学明理,正心修德,然后可以裁决政务,统御臣民。

故累朝列圣,嗣位之初,必大开经筵,每月三次,令翰林春坊讲说经史,公卿大臣分班环听。又于每日传令儒臣讲读,使工夫接续,闻见开广。百有余年太平功业,皆由此致。仰惟皇上昔在春宫,日勤讲学,尧舜孔子之道,固已得其大纲。先帝顾命臣等,惓惓以进讲为念。

向来梓宫在殡,圣孝方殷,万几之外,不遑他务,臣等窃恐圣心未有所系,深以为忧。今山陵事毕,祔庙礼成,即欲请开经筵,但殿宇高广,天气向寒,且事体重大,礼仪繁盛,仓猝之间,似难举事,欲姑俟明年,又恐旷日持久,有误圣学。伏睹先帝初年日讲,常至岁暮不辍,臣等拟于十一日初三日为始。

伏乞圣明遵照先朝事例,每日御文华殿暖阁,令臣等两次进讲,则圣学可成,太平可致,实宗社万年无疆之庆。除经筵事宜,俟明春别请,今将《日讲仪注》条上:一 伏睹皇上在春宫讲读《论语》、《尚书》,各未终卷。

今合于每日接续讲读,先读《论语》五遍,次读《尚书》五遍,讲官各随即讲明,讲毕各官皆退。一 讲读后,皇上裁决政务有暇,即看字体,随圣意写字一幅,不拘多寡。俟午讲时,臣等恭看进呈。一 近午初时,讲《大学衍义》、《历代通鉴纂要》,讲毕各退。一 每日各官讲读毕,或圣心于书义有疑,即问臣等,再用直解,务求明白。”

上曰:“朕以哀疚,故久辍讲。今闻卿等述先帝顾命,知讲学诚不可缓,其如期举行。”

——《明武宗毅皇帝实录卷之六》

ps:老刘话好多,不过,史书上确实是文官话都挺多的,照照的话好少,所以照哥原来是个高冷【大雾】的孩纸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