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史蒂夫威廉姆斯

2903浏览    163参与
Wn./微暖

关于深夜不睡觉 补for补到36p一事【】

难能可贵的双休日,回家拿起板子复健但是显而易见的失败了【】

因为全图不怎么能看所以截了部分,细化,大概等,中考结束吧【哽咽/就是张弃稿了也说不准】

【p2艾伦就一点点就不打单人tag了】

弟控我可!!!!!

关于深夜不睡觉 补for补到36p一事【】

难能可贵的双休日,回家拿起板子复健但是显而易见的失败了【】

因为全图不怎么能看所以截了部分,细化,大概等,中考结束吧【哽咽/就是张弃稿了也说不准】

【p2艾伦就一点点就不打单人tag了】

弟控我可!!!!!

撒哈拉络桦_高考失踪
四 大 恶 人 不是奥利弗太白...

四   大   恶   人


不是奥利弗太白,是你们太黑了x

私设奥利弗肤色和常色一样白】


tag太难打了我放弃了

四   大   恶   人


不是奥利弗太白,是你们太黑了x

私设奥利弗肤色和常色一样白】


tag太难打了我放弃了

飛天牛肉原

蜘蛛

#偏血腥暴力#偏黑暗向#我覺得我寫崩了

史蒂夫慵懶地靠在柔軟的沙發椅,懷裡抱著個艾倫給他的棕色熊玩具,而在那娃娃的前面還放了一本書籍,那個畫面就好像父母正教導著剛滿一歲的幼童怎麼啞啞學語般地溫馨。


「你在看什麼?」艾倫一走出浴室來到客廳,就看到這彷彿育兒般的場景,嘴角忍不住上揚。如果他們有小孩估計會是如此,但艾倫不怎麼喜歡小孩,尤其是小孩的哭喊尖叫聲,那會是人間地獄。


「推理小說。它讀起來爛透了,常見的劇情,我讀到一半不到大概就能猜到兇手是誰。」史蒂夫抬起頭,對上剛沐浴完只穿著下半身衣物的艾倫,皺起眉頭,彷彿他看見他剛擦拭完的桌子上馬上沾染到灰塵般。


「你能不能穿上衣服?我知道你的身材很好...

#偏血腥暴力#偏黑暗向#我覺得我寫崩了


史蒂夫慵懶地靠在柔軟的沙發椅,懷裡抱著個艾倫給他的棕色熊玩具,而在那娃娃的前面還放了一本書籍,那個畫面就好像父母正教導著剛滿一歲的幼童怎麼啞啞學語般地溫馨。


「你在看什麼?」艾倫一走出浴室來到客廳,就看到這彷彿育兒般的場景,嘴角忍不住上揚。如果他們有小孩估計會是如此,但艾倫不怎麼喜歡小孩,尤其是小孩的哭喊尖叫聲,那會是人間地獄。


「推理小說。它讀起來爛透了,常見的劇情,我讀到一半不到大概就能猜到兇手是誰。」史蒂夫抬起頭,對上剛沐浴完只穿著下半身衣物的艾倫,皺起眉頭,彷彿他看見他剛擦拭完的桌子上馬上沾染到灰塵般。


「你能不能穿上衣服?我知道你的身材很好。」


「有多少人想看還看不到了,而你不止能看到還能摸,不好嗎?」艾倫直徑走到冰箱前面,拉開冰箱門,透涼的氣息從冰箱裡滲透出,直撲在艾倫身上。


嗶嗶嗶---!瓊斯捕食機正在掃射著冰箱內的食物。水果麥片?不,艾倫可不想剛洗完澡就吃那噁心的東西。牛奶?如果是草莓或巧克力會更好。前天囤積的三打啤酒?啊哈!就決定是它了。


光是這些怎麼能滿足瓊斯捕食機的食慾呢?在冰箱發出尖銳的嗶嗶聲前,在艾倫進行下一步前,史蒂夫彷彿猜測到艾倫在想什麼,便拿起桌上的柳橙汁喝了口,舔掉嘴唇上的柳橙汁,他說:「關上冰箱,瓊斯。你又打算開到它發出聲音嗎?還有現在這個時候不許喝酒。」


「噢,抱歉。」艾倫露出歉意的表情,握在手中的啤酒絲毫沒有要放下的意思,「就這一瓶,我不會再喝了。」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不,你總是這麼說。」史蒂夫放下手中的書還,往艾倫的方向看過去。銳利的眼神一瞬間讓艾倫稍微退縮了下,他老是被朋友戲稱是個怕戀人的傢伙,但是嘿!史蒂夫生氣起來可比一隻噴著怒火的火龍還要來得可怕;再來他可是他的寶貝戀人,作為個新好男人當然是會聽從戀人的話,前提要求不過分的話。


艾倫不會說他曾經有一段時間將史蒂夫的來電鈴聲設成防空警報。

「噢,寶貝。」艾倫擺出宛如小狗撒嬌的表情,他知道史蒂夫最敵不過這種眼神,「就這一次。」


史蒂夫看著艾倫的眼神不禁想起他在前幾天的晚上也是向這樣對自己所求,彷彿現在就在當下他摟著自己,低沉的嗓子在耳畔傾吐出想要他的勾人話語。當然,他嘗試抵抗過艾倫宛如小狗般的眼神,但始終都未了。


「……就這一次。」史蒂夫總在艾倫說「就這一次。」回答這句話,語氣裡總是充斥著無奈以及寵溺。


「太棒了。」艾倫說,拉開了啤酒瓶的拉環,滋地一聲,聽起來清爽且讓艾倫愉悅的啤酒氣聲從瓶口處洩漏出,「噢天,令我懷念的聲音。我好久沒喝酒了。」


啤酒的氣泡聲隨即一起流出的白色泡沫沾上艾倫的指尖,即使泡沫沒什麼味道,艾倫仍不浪費地舔掉那些泡沫,就像廚師不浪費任何食材,接著他往嘴裡喝了一大口冰涼的啤酒,啤酒的苦味穿透了喉嚨,挑逗著舌尖使它變得酥麻,那正是艾倫念念不忘的味道及感覺。


「操,就是這個味道。」艾倫大喊聲,接著往啤酒側身親了一大口,在艾倫還沒與史蒂夫交往的時候,啤酒就是他的戀人,而垃圾食物是他的寶貝,大麻則是他的皇后。史蒂夫看著艾倫一連串的舉止,或許是艾倫的神情過於浮誇,他忍不住笑出聲。


「你看起來真蠢,瓊斯。我沒記錯的話,你才兩天沒喝酒對吧?」史蒂夫帶著笑意往艾倫的方向望過去,艾倫的嘴唇還留上啤酒的泡沫,像是他長了鬍子一樣。


「我沒辦法離開酒,一天都不能。」艾倫邊說邊擦掉嘴唇上的泡沫,來到史蒂夫旁邊的位置直接坐下,隨即像個洩氣的氣球癱軟在沙發上。


艾倫放下手中的啤酒,側著頭盯著正在閱讀書的史蒂夫看。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彷彿在他身上蓋上一層薄紗般地,讓他的五官變得柔和,艾倫頓時覺得自己在看幅由名作家繪畫出的畫作。史蒂夫認真的雙眼盯著手中的書籍不放,即使他嘴巴嫌棄那本書,但他仍然會看完那本書,艾倫愛極史蒂夫認真的模樣。


髮絲垂到史蒂夫的臉頰處,他下意識地用手將髮絲掛在耳後,再繼續翻閱書本。


我想親吻他。


艾倫輕聲呼喊史蒂夫的名字,史蒂夫聽見艾倫的呼喊便疑惑地往艾倫的方向看去,正打算說話的時候,艾倫順勢親吻他的唇。


他們親吻了一段時間,寧靜的房間發出曖昧的親吻聲,兩人的呼吸聲都變得沉重,鼻息互撲在對方的臉上,艾倫的視線停留在史蒂夫微微泛紅的臉頰,史蒂夫則因不敢直視艾倫的雙眼,而落在其他地方。


「好苦的味道。」史蒂夫說。


「那你喜歡這個吻嗎?」艾倫詢問道,史蒂夫不說話,反倒輕推艾倫,拉開兩人的距離,「你知道蜘蛛會在交配的時候,吃掉她的伴侶嗎?」
一切來得太唐突並且過於的破壞氣氛。有誰會在一場親吻過後談及蜘蛛交配的事情呢?


艾倫皺下眉頭,認為這或許是史蒂夫在轉移話題,他說:「我不想知道這件事情,或許我們該繼續下去。」,說的同時艾倫牽起史蒂夫的手親吻著他的手背。


「還是這是你詭異邀約?寶貝。」


史蒂夫露出微笑不回答,他推倒艾倫,讓他躺在沙發上,自己則大膽地坐上去,雙手在艾倫結實的身材遊走,最後停留在他的肩膀處。


艾倫對於史蒂夫的舉止,不禁起了性致,挑起眉頭等著自家戀人的下一步動作,今天是屬於他的幸運日嗎?這天殺的太棒了。


「你覺得她們是為了什麼原因呢?」史蒂夫再次提問。


「我不是蜘蛛,我可不知道。」艾倫回答他,史蒂夫對於他的回答感到不滿意地皺下眉頭,艾倫這時才回答史蒂夫的問題,「或許他們太可口了,想佔有他們,所以只能吃了他們?」


「或許,但我想佔有他們這點是正確。」史蒂夫伏下身,整個人趴在艾倫的身上,單手撐住臉頰,盯著艾倫看。


「嗯?所以你想佔有我嗎,史蒂夫。」艾倫喬好姿勢,用手支撐自己的上半身,讓自己以更好的姿勢看著史蒂夫。


「不,我不想那麼做,」史蒂夫輕吐出個字,宛如蛇吐著蛇信。他刻意放慢說話速度,好似要給艾倫個誘惑般地,最後他說出完整的句子。

「我想吃你,瓊斯。」


他輕咬住艾倫的喉結,再輕咬他的鎖骨處


艾倫早習慣史蒂夫這樣的作為,與他交往的時候,史蒂夫總喜歡在自己身上留下牙印亦或偷咬自己,比如肩膀、手臂之類的,從一開始的輕輕啃咬逐漸變成會咬出牙印再來成了咬出血的狀況。


「我有哪次阻止你過了?」艾倫湊上前親吻史蒂夫的雙唇,史蒂夫彷彿是被觸動開關地咬破艾倫的上唇,鮮血的味道從兩人的親吻之間蔓延,舌尖纏繞鐵銹味。


「好怪的味道。」艾倫說。


「那你喜歡這個吻嗎?」史蒂夫學著艾倫的話回答他。


「喜歡,但我不愛這種。」艾倫吃疼的摸摸自己被史蒂夫咬破的傷口,「其他地方不好嗎?」


史蒂夫滿意地舔舐著沾上艾倫血跡的嘴唇,雙手摸著艾倫結實的胸膛,上面有著大大小小的傷疤,那些全部都是史蒂夫的咬出來的痕跡。他伸出食指,在艾倫的某個傷疤滑動著,那是他第一次咬傷艾倫的疤痕。


「我就偏愛。」史蒂夫說,「然後我餓了,艾倫。」


「前天不是才剛吃過嗎?又忍不住了嗎?」艾倫伸手撫

摸史蒂夫的頭頂,語氣淨是寵溺,「那我去做飯給你,你好好等著?」
史蒂夫什麼也沒說,直撲倒在艾倫的懷裡,輕聲在艾倫的耳畔說:「我想吃你,艾倫。」


「可是你沒辦法吃下我,寶貝。我死不了,我是個不死之身的怪物。」艾倫摸了下嘴唇,嘴唇上的傷口早已癒合且不再繼續流血。


「那樣太令人失望了,」史蒂夫悶悶地說,「我該感到高興嗎?瓊斯。」


「越喜歡你,我就越想吃掉你的慾望會越來越大,」史蒂夫發出苦惱的聲音,他語氣頓了頓,接續說出他煩惱已久的事情,「我怕我殺了你。」


「那就動手吧,反正我也死不了,我始終會活著。」艾倫閉上眼,像撫摸貓咪般地安撫著史蒂夫焦躁的情緒。


不知從何開始艾倫才發現自己與他人不一樣,是從老友一個接著一個死去呢?還是到最後發現認識自己的人都因老死,而他仍然年輕呢?又或是他發現自己活太久,已經沒有認識自己呢?


「那樣無法滿足我,」史蒂夫抬起頭對上艾倫的雙眼,那眼神特別執著且認真,「我就要你。」


「就要我死嗎?」艾倫笑著回答史蒂夫。


死亡,那是他畢生的夢想,他自殺好幾次,只要是能死亡的方法,他都會去實踐;他追求著死亡,他追求死亡後的安寧,他活太久太久了,久到他開始尋找能殺死自己的人。他爬起身示意史蒂夫從自己身上下來,「乖乖待著,我去煮東西給你吃。」


艾倫找到個他認為能殺死自己的人,但是他卻無藥可救地愛上了他。早已乾枯許久、長久尚未悸動的心,在碰上史蒂夫的那一瞬間,他心動了。

「……對但又不對,」史蒂夫顯得困惑,他抱起艾倫給他的熊娃娃,打開電視試圖轉移注意力,「你知道內心的慾望互相矛盾的時候,感受不是很好嗎?」
史蒂夫無法殺死艾倫也就無法吃掉他(他認為唯有經過自己奪取生命的生物才是真正的“吃掉”),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史蒂夫總會忍不住偷咬艾倫幾口來過過乾癮,接著再殺人滿足自己剝奪生命的慾望。


一個無法死去並且活了好幾百年的怪物愛上個人類,可笑的是那個人類也是個不正常的傢伙。


艾倫拉開冰箱,一拉開就看見約翰的頭顱在裡面,臉部驚恐且扭曲,彷彿生前受到殘忍的凌虐般地,嘴巴張大的像是要以尖叫聲吐出他的靈魂般。


「嗨,約翰。睡得如何呢?」艾倫說,拿起約翰的左手到廚房的砧板上,碰地一聲像是約翰當時被棒球棍敲擊腦袋時發出的聲響。


「你可能累了,史蒂夫。」艾倫拿起刀具熟練地處理著約翰的左手,不到幾分鐘約翰的左手成了一盤看不出來是人肉的肉盤。


「雜訊侵蝕你的腦袋,讓你胡思亂想,就像有貓在你的腦袋裡玩著毛線球。」艾倫食指指著腦袋,做出鬥雞眼的滑稽表情,史蒂夫因此笑了出聲,他大喊:「我討厭那隻貓的作亂。」,隨即將臉埋進熊娃娃裡,胡亂拿起遙控器隨便轉了台。


新聞裡播報著從前年就開始追捕的食人魔,史蒂夫聽得入神,聽著主播形容自己的用詞,殘忍、無情、冷血,是惡魔的化身,這些用詞在史蒂夫的耳裡聽起來就像是個讚美。


「他們真蠢。」史蒂夫抬起頭,露出亢奮的神情,指著電視說。此時艾倫已經做好了飯來到史蒂夫面前,他彎下腰,親吻下史蒂夫的額頭,像是立誓言般地對著他說:「我會陪你,直到永遠。」


史蒂夫抬起頭,像蜻蜓滑過水面親點下艾倫的嘴唇,他說:「但我會死,遲早有一天。」


這句話就像插在艾倫心臟處的針隱隱作痛,他早料到會有那麼一天。


「希望在你死之前,能殺了我。」艾倫回敬史蒂夫剛才的啃咬,同樣往在他的唇上咬出傷口,舌與舌的勾拉糾纏;他們兩人親吻著彼此,口唇緊緊相扣,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孤獨靈魂與一個活了二十年的瘋子靈魂,他們兩個互相摩擦、互相碰撞,糾纏一起,不可分開。


史蒂夫貼著艾倫的嘴唇,雙手勾搭在艾倫的肩膀上,當他說話的時候總會嚐到自己的血味,這讓他感到興奮。


「我會,」他說,宛如惡魔的吐息。他迷戀地捧起艾倫的臉蛋,雙眼裡交織各種情緒,迷戀、殺意、慾望還有對艾倫滿腔的愛意;眼睛即為靈魂之窗,艾倫愛極史蒂夫這個眼神,因為他看見靈魂的存在,看見他的靈魂正熊熊燃燒,操他媽的那就他要的東西。


史蒂夫的語調難得染上亢奮,「接著我會自我了斷再去找你,到時候我們就完美了。」


史蒂夫從不會忘記在那年盛夏碰到艾倫瓊斯這個怪人的回憶。


拿起叉子,插起一塊料理過後的肉塊,張開口咬下那塊肉,食人魔帶著輕快的語調向他打聲招呼。


「嗨,約翰。」

無法死亡的怪物瓊斯與迷戀掠奪生命並且食用它們的瘋子威廉姆斯,他們最後會走向什麼樣的結果呢?無人知曉。

北疯吹江海_

【异色枫糖番茄】酒吧

*顶风作案走链接

*请对照ASCII码表解密

链接:104 116 116 112 115 58 47 47 112 97 110 46 98 97 105 100 117 46 99 111 109 47 115 47 49 75 50 120 66 95 57 75 67 54 70 113 86 122 45 88 80 76 56 120 90 67 103

提取码:53 116 105 54

*ASCII码表请去合集查看

*打不开评论区吱一声

——

*已修改转码错误

*顶风作案走链接

*请对照ASCII码表解密

链接:104 116 116 112 115 58 47 47 112 97 110 46 98 97 105 100 117 46 99 111 109 47 115 47 49 75 50 120 66 95 57 75 67 54 70 113 86 122 45 88 80 76 56 120 90 67 103

提取码:53 116 105 54

*ASCII码表请去合集查看

*打不开评论区吱一声

——

*已修改转码错误

呼吸道灼烧
“与他无关” 换了个上色方式,...

“与他无关”

换了个上色方式,亲妈都认不出了

虽然挺喜欢这种上色方式的,但是有点累

“与他无关”

换了个上色方式,亲妈都认不出了

虽然挺喜欢这种上色方式的,但是有点累

飛天牛肉原

【異色北米】長篇2

狼米X吸血鬼加


「噢,對了,我需要那個會發光的盒子,你們似乎稱呼為手機……?之前有些人來這裡時,有掉過但我不會使用。」史蒂夫看著坐在地上發愣的艾倫,血吸太多了嗎?好吧,自己的確沒克制好,稍微不小心吸了過多。


「哈?」艾倫繼續撫摸著頸部,發出個疑惑的聲音。當吸血鬼為了確保獵物能安靜讓自己吸食所釋放的麻痺劑,讓艾倫一時之間有些轉不過來,更何況這次的吸食比起前幾次來得多。


「我需要它來聯絡你,艾倫。」史蒂夫拉開一旁的櫃子,丟出幾個外殼有些摩擦的手機,隨意拿起個外殼貼滿粉色水晶,還有個有粉色絨毛球作為吊飾的手機,接續說:「還是你想要我再派蝙蝠找你?」


對,他們兩人聯絡的方式是以...

狼米X吸血鬼加


「噢,對了,我需要那個會發光的盒子,你們似乎稱呼為手機……?之前有些人來這裡時,有掉過但我不會使用。」史蒂夫看著坐在地上發愣的艾倫,血吸太多了嗎?好吧,自己的確沒克制好,稍微不小心吸了過多。


「哈?」艾倫繼續撫摸著頸部,發出個疑惑的聲音。當吸血鬼為了確保獵物能安靜讓自己吸食所釋放的麻痺劑,讓艾倫一時之間有些轉不過來,更何況這次的吸食比起前幾次來得多。


「我需要它來聯絡你,艾倫。」史蒂夫拉開一旁的櫃子,丟出幾個外殼有些摩擦的手機,隨意拿起個外殼貼滿粉色水晶,還有個有粉色絨毛球作為吊飾的手機,接續說:「還是你想要我再派蝙蝠找你?」


對,他們兩人聯絡的方式是以蝙蝠,就像飛鴿傳訊那樣,艾倫房間的窗戶不知道被蝙蝠碰撞過幾次,艾倫也不知道有幾次在半夜的時候,被那些蝙蝠嚇醒從床下摔下幾次,或許數不清,連手指頭都無法數清的數字。


艾倫曾要求史蒂夫用「稍微」溫柔點的方式找他,他可不想要史上第一例被蝙蝠嚇死的狼人,太可笑了。


狼人,狼人與吸血鬼在外界(人們所書寫的故事)的口中總把他們描述關係惡劣,亦或是互利關係;事實上並不,吸血鬼是狼人最喜歡的鄰居,他們比起其他種族來說,既安靜且身上又沒有味道(或許是因為已經死亡的關係,吸血鬼身上的味道是無味,更貼切的說法就是-無活著的味道。),而且又不會打擾他們!狼人可以在夜晚時盡情狼嚎!有時候狼人會帶點獵物回家,再順便送點隔壁好鄰居吸血鬼。

若你需要一個安靜且不會打擾到你,並且晚上不會抗議你發出噪音的鄰居時,嘿,我想你知道可以選擇誰了吧?您的好鄰居,吸血鬼!噢,順帶一提,若您是人類或其他物種可就不推薦,他們總有餓肚子的時候。

「不,不用。別再來蝙蝠,我房間可快要成為蝙蝠巢了。」艾倫站起身,走到史蒂夫旁邊,拿過史蒂夫手上的手機查看,電池似乎已經耗盡了,無法使用。


艾倫放下手機然後看了史蒂夫一眼,又說了:「我也拒絕從鏡子召喚的方式聯絡我。」,有次艾倫在沐浴時,一旁的鏡子突然出現血字,沒差點以為是血腥瑪麗給自己死亡的訊息。

史蒂夫輕哼聲,不以為意,他說:「我需要它,若你不想再被驚嚇到的話。」

艾倫沉默會,他和史蒂夫對著眼,最後艾倫嘆口氣,咒罵聲去你的,得到勝利的史蒂夫,嘴角往上揚了幾分,露出得逞的笑容。

去你的臭老頭。艾倫心想。

「……行,再來你說你要出去?」

「都好,我想出去晃晃。幾百年待在古堡沒出門,我都快忘記外頭長什麼樣子。天空長什麼樣子。」

「哈,你連你的長相都忘記了。」艾倫調侃史蒂夫換得權杖的攻擊,活該。

「噢,對了,我可不要穿這衣服。它們看起來好蠢。」史蒂夫說,不得不說他對於明天的外出有些期待。

「你沒得挑,給我穿上它,史蒂夫。你不想吸引人的注意的話,就穿上它,不許穿你身上那套衣服。」艾倫見史蒂夫仍不情願穿上那些衣服,又接續說:「你想適應這時代,那你得配合。」

「……嘖,好吧。」史蒂夫咋舌。

_

艾倫頓時有股在帶孩子的感覺,艾倫看著戴在史蒂夫身上的紅藍相間的鴨舌帽中間的黑色小點。

「看什麼。」史蒂夫抬頭看眼艾倫,若撇除掉他銳利的眼神以及語氣,或許艾倫能把他當成是個正常的孩童看待,但不,他沒辦法。

「沒問題嗎?史蒂夫。」


「當然,吸血鬼可不是那種陽光一照射就會化成灰的可悲生物,那只是人類刻意描述出來的。我們只是無法長時間待在陽光下,陽光對我們的傷害只會造成灼傷。」史蒂夫望著周遭的環境,果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樣,外頭已經不是自己曾經待過的地方,它們看起來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

「我知道,我指的是衣服。」艾倫說,語氣頓了下又接續說:「人類總喜歡把自己想成是最高的物種,他們刻意弱化其他物種,強調自己。通常故事裡的贏家不都是人類嗎,過於弱小,所以在書中描寫自己的強大,宛如安慰。」

「不可否認。」史蒂夫回答,他不適應地扯了扯袖子,沒有扣子,沒有任何束縛的東西,只有一件略寬鬆的衣服,史蒂夫覺得自己正穿著睡衣行走在大馬路上。

「我不喜歡這時代的衣服……感覺像裸體一樣。還有艾倫。」史蒂夫伸手拉住艾倫的衣擺,習慣有權杖的史蒂夫,突然沒了權杖有些不適應,總覺得需要握住點東西。

艾倫低頭看了眼史蒂夫,詢問道:「怎麼了?」

「扶我。」史蒂夫抬頭看向艾倫的臉,礙於自尊心問題,他並不好意思說自己其實對於來到外頭是緊張的,接續說:「我的意思是,你抱過人嗎?」

艾倫皺了下眉頭,似乎察覺到史蒂夫不安的心情,便蹲下身單手抱起史蒂夫,對著他說:「煩人的傢伙。」

TBC

飛天牛肉原

【異色北米】長篇

狼米x吸血鬼加


城鎮的後山,有間古堡,它就像個歷史,在這個城鎮還沒出現前,它就已經在那邊。城鎮的居民傳言說那棟古堡曾經是那時代權力最為大的人家,那戶人家的一共有五個小孩,聽說他們為了爭奪繼承人而內鬥,就連年紀最幼小的史蒂夫威廉姆斯也逃不過這個內鬥,當他死去時,才年僅13歲。


但在史蒂夫死去之後,他們一家人日子過得並不是很好,後來發生了戰爭,民間變得動亂,他們家裡的人沒有一個能倖免死亡。


或許對於早死去的史蒂夫是個好事情,他不需要經歷那些事情,或許不,他正笑看他們的悲慘死去。...


狼米x吸血鬼加

 
 

城鎮的後山,有間古堡,它就像個歷史,在這個城鎮還沒出現前,它就已經在那邊。城鎮的居民傳言說那棟古堡曾經是那時代權力最為大的人家,那戶人家的一共有五個小孩,聽說他們為了爭奪繼承人而內鬥,就連年紀最幼小的史蒂夫威廉姆斯也逃不過這個內鬥,當他死去時,才年僅13歲。

 
 

但在史蒂夫死去之後,他們一家人日子過得並不是很好,後來發生了戰爭,民間變得動亂,他們家裡的人沒有一個能倖免死亡。

 
 

或許對於早死去的史蒂夫是個好事情,他不需要經歷那些事情,或許不,他正笑看他們的悲慘死去。

 
 

_

 
 

古堡內部保存的很好,就只是看起來很老舊,在月光的撲灑下,窗戶的輪廓被映照暗紅色的地毯上,微風輕輕吹拂著,樹木發出不安的颯颯聲響。

 
 

走廊的盡頭突然有了腳步聲,是一個男子手持著打開閃光燈的手機正往這邊過來,或許是來探險的人。這裡時常成為年輕人探險的地方,亦或情侶們為了刺激而來到這裡。

 
 

「1、2、3……。」男子不知道在數些什麼,嘴裡不斷碎念著數字,直到數到了四,他剛好也在第四間房間停下腳步。

 
 

「該起床囉。」男子說,語氣輕挑。他關上閃光燈,伸手轉開生鏽的金色門把。

 
 

這房間跟其他房間有所不同,它多了個看起來精緻的黑色棺材依躺在房間的右側,棺材上面有個金色名牌。

 
 

史蒂夫威廉姆斯。

 
 

那是史蒂夫威廉姆斯的棺材。

 
 

噢,可別忽略躺在床上正在熟睡的人,那人毫無血色,雙手合十放在腹部上,就像童話故事裡睡美人般,他只是睡著了,他還活著。

 
 

「史蒂夫。」男子邊說邊坐到床沿般,呼喚著躺在床上的人。

 
 

史蒂夫像是在回應他的呼喊,而睜開眼睛,看向坐在床沿邊的男子,他說:「晚了五分鐘,艾倫。你真不準時。」

 
 

「是嗎?」艾倫裝作不知道地回答,即使他心知肚明,他的確晚了五分鐘。

 
 

「我早在五分鐘前就醒來了。」史蒂夫坐起身子,整理著身上的睡衣,接著走下床鋪。他們兩人的穿著打扮壓根不是同世紀,一個穿著現代,另個則穿著復古、活像是在中世紀的人一樣。

 
 

史蒂夫威廉姆斯還存在著,他既不活著也沒死亡,活與死都無法描述他的現在情況,只能說他還存在著。

 
 

「是嗎。」艾倫從坐改躺,望著刻有各式花紋的天花板,視線從天花板轉向正在更衣的史蒂夫,接續說:「你找我做什麼呢?史蒂夫。」

 
 

「別躺在我的床上,臭小鬼。」史蒂夫拉了拉衣領,接著扣上手腕上的鈕扣,拿起放在櫃子旁的鑲有紅寶石的權杖,它是古董,若將它拿去變賣估計能得到個好價錢。

 
 

艾倫繼續躺在床上,不為所動,史蒂夫見他沒打算離開的意思,便走向他用他的權杖往艾倫的腿部毫不留情打下。

 
 

「噢,操。」艾倫吃疼地摀住被打到的地方,忍不住咒罵聲,他揉揉疼痛的部位接著從床上起來,以免眼前這個「小鬼」又再度揮下他的權杖。

 
 

那可真疼,艾倫從未想過那玩意可以拿來當武器使用。

 
 

「幫我看看有沒有穿好。」史蒂夫抬頭盯著艾倫,張開雙手給艾倫檢視自己身上的衣物。身為吸血鬼有個壞處,他不能從鏡中看到自己,任何能映照出模樣的東西都沒辦法。說實話史蒂夫已經有上百年沒看過自己的面容了,只能從以前的畫像來想起自己的面容。

 
 

「作為吸血鬼真麻煩,史蒂夫。」艾倫走上去前,彎下腰,調整史蒂夫衣領上的小領結。艾倫並不理解作為一個活上幾百年的吸血鬼,為什麼要堅持穿上那些復古玩意,為什麼要將自己鎖在古堡不外出,而艾倫得到的結果是「維持傳統服飾」以及「不用特別出門狩獵,自然有蠢蛋會上門。」

 
 

「嗯哼。」史蒂夫任著艾倫的打理,隨意附和,紫羅蘭色的眼睛在艾倫的頸部處凝視著,乾澀的喉嚨已經許久沒有滋潤過了,史蒂夫慶幸艾倫的出現,免費的糧食外加僕人可不好找。

 
 

「坐下。」史蒂夫輕聲說道,艾倫尚未回神過來就被比自己矮小許多的史蒂夫推倒在地上,接著艾倫感受到頸部被史蒂夫咬住的感覺,再來就是血液逐漸被吸走的感覺。

 
 

艾倫頓時覺得頭有點暈眩,他一直都不怎麼喜歡血被吸食的感覺,尤其是第一被史蒂夫吸血的感覺,特別不舒服,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

 
 

「我帶了你要的東西,衣服跟糖果。」艾倫輕拍史蒂夫的後背說道,史蒂夫抬起頭,伸舌舔掉殘留在艾倫頸部上的血跡,再舔舔自己的嘴唇。

 
 

「哪裡?」史蒂夫問道。

 
 

「你的床上。」艾倫撫摸著頸部,指著放在床上的白色紙袋,那是史蒂夫要他帶過來的東西。糖果以及史蒂夫想了解現代服飾的東西,對,艾倫從家裡帶了些衣服過來,從他弟弟阿爾弗雷德的衣櫃翻了幾件出來。

 
 

史蒂夫走上前拿出糖果,糖果一直都是史蒂夫最愛的東西,即使他活過上百年,但本質上仍然是個孩童,他變成吸血鬼的時候才13歲;他拿起糖果走到棺材旁邊然後將那袋糖果放了進去,接著又走回床鋪查看艾倫帶了什麼衣服過來。

 
 

當史蒂夫拿出第一件,艾倫已經聽見來自的史蒂夫厭惡的聲音,史蒂夫拿著印有卡通圖案的圓領衣服說:「上面這個蠢東西是什麼?」

 
 

「米老鼠?我沒記錯的話。」

 
 

「那又是什麼?」

 
 

「一個會兩隻腳站立,會說話的老鼠。」

 
 

「我想看,帶來給我。」

 
 

「它並不存在,史蒂夫。它只是個卡通人物,它是虛構的,你知道故事中有些人物會刻意去捏造吧?它就是那樣的存在。」

 
 

「可惜,真無聊。」史蒂夫扔下手上的衣服,轉頭看向艾倫,接續說:「艾倫。」

 
 

「帶我出去玩。」史蒂夫手持著權杖,坐姿優雅地坐在床沿邊看著艾倫。

TBC

 

Wn./微暖

P1是六十分活动.
P2是关于十九世纪左右的小脑洞【我还挺喜欢那个年代的衣服的……】所以就往史蒂身上搬???我是ooc之王.
但是美女就是美女,美女不分性别.【失智】

P1是六十分活动.
P2是关于十九世纪左右的小脑洞【我还挺喜欢那个年代的衣服的……】所以就往史蒂身上搬???我是ooc之王.
但是美女就是美女,美女不分性别.【失智】

Wn./微暖
家里网坏了,图就算画完也莫得传...

家里网坏了,图就算画完也莫得传.
【何况还没画完】
又要咕很久啦……明明刚考完试但是完全放松不下来呢……

果咩那塞.

家里网坏了,图就算画完也莫得传.
【何况还没画完】
又要咕很久啦……明明刚考完试但是完全放松不下来呢……

果咩那塞.

过期的提拉米苏

没错,还是异色加x你
没错,还是不老巫师史蒂夫x猫妖你
ooc!ooc!ooc!
这是一个带着玻璃碴的糖🌚🌝

没错,还是异色加x你
没错,还是不老巫师史蒂夫x猫妖你
ooc!ooc!ooc!
这是一个带着玻璃碴的糖🌚🌝

Wn./微暖

加加也要拥有音乐剧棉花糖.

【画风改善中——】

加加也要拥有音乐剧棉花糖.

【画风改善中——】

Wn./微暖

是手抄报哈哈哈哈.

姿势参考了印象中的一张图,现在找不到了,还请知道的小伙伴好心帮助.【跪】

是手抄报哈哈哈哈.

姿势参考了印象中的一张图,现在找不到了,还请知道的小伙伴好心帮助.【跪】

过期的提拉米苏

异色加x你「要求一起睡的场合」

*乙女向,史蒂夫(马修异色)x你only!

*文笔超渣!!巨ooc!!!(第一次写异色,真的特崩)

*小小小段子,不老巫师史蒂夫x年幼猫妖你(五年以上,最高死刑警告!)

没错,我这人没有节操_(:з」∠)_

你鼓起勇气敲响史蒂夫的卧室门。

“啧,”门被打开了,史蒂夫穿着睡衣,胸口的绷带显现出来,以一副被吵醒后十分不高兴的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你。

“怎么是你?大晚上不睡觉敲别人房门很有意思?”

一股强烈的气场扑面而来。你抱着你的枕头,往后缩了缩,“我,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睡不着。所以我,我想和先生一起睡。”你哆哆嗦嗦地开口。

“哦?有意思。”他挑了挑眉,单手把你拎了起来,迫使你对...

*乙女向,史蒂夫(马修异色)x你only!

*文笔超渣!!巨ooc!!!(第一次写异色,真的特崩)

*小小小段子,不老巫师史蒂夫x年幼猫妖你(五年以上,最高死刑警告!)

没错,我这人没有节操_(:з」∠)_

你鼓起勇气敲响史蒂夫的卧室门。

“啧,”门被打开了,史蒂夫穿着睡衣,胸口的绷带显现出来,以一副被吵醒后十分不高兴的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你。

“怎么是你?大晚上不睡觉敲别人房门很有意思?”

一股强烈的气场扑面而来。你抱着你的枕头,往后缩了缩,“我,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睡不着。所以我,我想和先生一起睡。”你哆哆嗦嗦地开口。

“哦?有意思。”他挑了挑眉,单手把你拎了起来,迫使你对上他的目光,另一只手扯过你怀中的枕头,“一只没有什么魔力的小猫妖,也敢向我提出这种要求?”提着你的手故意晃了晃,你吓得缩成了一团,只怕他下一秒就把你甩在墙壁上。

“说说吧,是什么可怕的梦,让你有这么大的勇气来吵醒我?”

“我,我梦见先生嫌我没用,把我丢了。。”他皱了皱眉。

你垂下头,“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荒山野岭里,好害怕。。”说着你还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声音里也带了些哭腔。

半晌,他开口“。啧,虽然你也是没用了一点,但也不至于没用到我会把你丢了的程度。”他把你的枕头夹着,腾出一只手弹了你一记爆粟,你疼得捂住自己的额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平日里就这么想让我把你给丢了?”

“不是的,先生!”你赶忙解释,可你还没说完,他就手一挥把你给甩了出去。你害怕地闭上眼,心想自己得砸在墙上了,可下一秒,你却摔在了史蒂夫的床上。

你在床上滚了两圈,险些没滚下床。刚刚在床上坐好,迎面一个枕头砸在你脸上。

“唔!先,先生?”

“吵死了,废话那么多干嘛?”他的语气依然很恶劣,但脸上却不自觉地浮上一抹红晕。

“睡觉!”



好了,你在他旁边睡熟了,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居住,一个人睡觉,从来没有人和他一起睡觉,也没有人敢向他提出跟他一起睡觉的要求。

但你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意外。

当时他看到门外有一只小黑猫被大雨淋湿了,彷徨地在这森林里四处走动。他只是觉得可怜,就把你给拎了进来。喂了你一点食物吃后,你就赖着不走了,被丢出门后你又悄悄厚脸皮地回来。无奈之下,他只好收养了你。

结果谁他妈想到两三年后的一天早上,家里那只黑猫不见了,只剩下一只长了猫耳猫尾巴的小孩子。

他也是在那时才发现你其实是一只猫妖。

被发现后,怕被他扔出去,你就在他面前各种卖萌撒娇。他本身就喜欢可爱的事物,养你也养出了感情,于是就勉为其难的把你留下了。

然后他就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一只猫妖。

不是说妖怪都是有魔力的吗?为什么他家这只猫妖就没有什么魔力,就跟普通人类一样???(你:怪我咯。)

在生活中你也时时犯蠢,他也总是皱眉吐槽收养你后他没得到一丁点好处。

呵,人生。



“呜,先生,先生。。。”他被一丝若有若无的低唤拉回了思绪。

他身旁的你此时已经紧紧缩成一团,微微颤抖着,皱着眉,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

“先生,先生你在哪儿,先生。。。”

“。。。”他微微皱眉。

他向来不会怜悯别人,他只在乎自己,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

可是收养了你,对他有什么益处可言吗?

没有,完全没有。

可为什么他留下了你呢?

也许是,一个人生活了几百年,也寂寞了,想有人陪一陪吧。

“先生——”此时你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

“唉,真拿你没办法。”他叹口气,侧过身来,与你面对面。伸手轻轻将你抱进怀里,另一只手轻轻揉着你的头发。“别害怕了,我在。”

“先生。”你止往颤抖,眉头舒展开,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唔,先生。。。”你在他怀里安定下来。

“。。。不要抛弃我,先生。。。”你很小声地说着,他却听得无比清晰。

“切,脑子里一天天的都在想啥。”他看着怀中安心睡下的你,撇了撇嘴。

“我可不会丢下你,你得一直陪着我。”

直到你死。

飛天牛肉原

遲到的七夕【短篇】

酒吧的內部僅靠著裝飾用的照明設備襯托,你知道為什麼酒吧總是燈光昏暗嗎?因為昏暗的視線總讓人看不清楚價目表上的酒飲,然後被它所迷惑而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點了杯昂貴酒飲,等你清醒,在明亮的燈光下,看到那昂貴的價錢,你可憐單薄的皮夾會為此而哭泣。


史蒂夫的側臉在酒吧的昏暗照明下,顯得柔和,他五官清秀,在燈光不清楚的狀況下總會把他誤認成是位高傲的女性。


「看什麼?」史蒂夫說,語氣壓抑著不悅。誰都會不高興,尤其是當你被三個男人和個爛醉的傢伙誤認成是女人,任誰都會不高興。


史蒂夫怒氣值已達到最高峰,哈!再一點點,再一點點,就像推幣機前面幾個快要落下的遊戲幣一樣;再一點點遊戲幣,史蒂夫就要落...

酒吧的內部僅靠著裝飾用的照明設備襯托,你知道為什麼酒吧總是燈光昏暗嗎?因為昏暗的視線總讓人看不清楚價目表上的酒飲,然後被它所迷惑而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點了杯昂貴酒飲,等你清醒,在明亮的燈光下,看到那昂貴的價錢,你可憐單薄的皮夾會為此而哭泣。


史蒂夫的側臉在酒吧的昏暗照明下,顯得柔和,他五官清秀,在燈光不清楚的狀況下總會把他誤認成是位高傲的女性。


「看什麼?」史蒂夫說,語氣壓抑著不悅。誰都會不高興,尤其是當你被三個男人和個爛醉的傢伙誤認成是女人,任誰都會不高興。


史蒂夫怒氣值已達到最高峰,哈!再一點點,再一點點,就像推幣機前面幾個快要落下的遊戲幣一樣;再一點點遊戲幣,史蒂夫就要落下了!


艾倫知道這點,他很識相,雖然平時有時候總會特別故意不識相,但現在艾倫必須如此,他並不想惹毛史蒂夫。


「沒什麼,酒好喝嗎?」艾倫拿起酒杯,輕搖動著酒杯裡的冰塊,接著放在唇邊啜飲口。


「不喜歡酒。」史蒂夫撐著臉頰,側著頭看向艾倫,綁在後腦勺的馬尾順著他的動作,從肩膀滑落,他的衣領打開了兩顆扣子,恰好能看見史蒂夫的鎖骨部位。


誘人,跟惡魔的蘋果一樣誘人。


艾倫露出微笑,單手拿起湯匙往擺放在他們兩中間的蛋糕動手,切了一塊蛋糕,正好能一口吃下,勺起那塊甜美的乳酪蛋糕放在史蒂夫面前,史蒂夫冷淡地盯著艾倫再看向蛋糕,放下手握住艾倫的手腕,臉湊到湯匙前面,張開嘴含住湯匙,吃下蛋糕。


史蒂夫對此並不滿意他拿走艾倫的湯匙,那湯匙上面還殘留些蛋糕的殘渣,接著史蒂夫伸出舌頭輕舔著湯匙,又或含住湯匙,艾倫面對史蒂夫一連串的挑逗,天知道史蒂夫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總喜歡做出些讓艾倫有性致的舉動。


「喝醉?還是在挑逗?」艾倫說,史蒂夫這時放下湯匙,從高腳椅下來,單手輕抬起艾倫的下巴,艾倫則順勢摟住史蒂夫的腰際,望向那令人墜落的雙眼。


史蒂夫露出微笑,低頭吻住艾倫的雙唇。史蒂夫的親吻都是輕柔的,像被細雨拍打那樣,他的吻溫柔且讓人留戀。


「你猜猜看。」


「光是一個可不夠啊,史蒂夫。」艾倫回答,接著拉著史蒂夫的衣領,抬頭索取他應該得到的吻,史蒂夫閉上眼任由他的親吻,總是粗魯且帶點掠奪的親吻。


「你一直都是這麼心急,跟急著出去玩的狗一樣。」親吻後的第一句史蒂夫這麼說。


「面對你,我能不心急嗎?寶貝。」艾倫則這麼回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