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史进

5711浏览    180参与
嘲風

关于《亮冬》的一点看法。

我其实有些遗憾这么多年才看到这个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夸奖的孤篇,我当然不是想给《亮冬》封神,如果境界这还不至于,我只是单纯的不知道用什么形容才能描述这篇小说带给我的感受。

但同时我也有点庆幸我没有在少时还没什么见地的时候糟蹋了这个作品。

说起四大名著,《水浒传》曾经是我最不愿意看的一本,因为太不忍了,结局实在是令我难以接受,从招安开始心也不舒服,胃也不舒服。感觉一群胸怀理想的有志之士最后什么也没做成。尤其是本来在官场呆着,被使计连逼带骗上了梁山要反朝廷的,最后又招安回去重新当了官,一溜十三招,全白忙活,死了兄弟又折了自己。

最近是受一个太太的影响,也是因为栋哥,算...

关于《亮冬》的一点看法。

我其实有些遗憾这么多年才看到这个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夸奖的孤篇,我当然不是想给《亮冬》封神,如果境界这还不至于,我只是单纯的不知道用什么形容才能描述这篇小说带给我的感受。

但同时我也有点庆幸我没有在少时还没什么见地的时候糟蹋了这个作品。

说起四大名著,《水浒传》曾经是我最不愿意看的一本,因为太不忍了,结局实在是令我难以接受,从招安开始心也不舒服,胃也不舒服。感觉一群胸怀理想的有志之士最后什么也没做成。尤其是本来在官场呆着,被使计连逼带骗上了梁山要反朝廷的,最后又招安回去重新当了官,一溜十三招,全白忙活,死了兄弟又折了自己。

最近是受一个太太的影响,也是因为栋哥,算是半只脚踏进了水浒的坑里,还没想好要及时止损还是全陷进去。

总之前两天夜里看了《亮冬》,不由得感叹卢一匹真神人!韩栋也真神人!

原本梁山好汉谁和谁组成爱情cp我都是不吃的。长大以后我对耽美这个词其实有点抵触了,我不是反homo,我很支持,说白了无论什么性状,本质上都是爱情,没有什么区别。我只是不愿意见大多数笔者对男男的特殊对待,不是为了爱情而耽,而是为了好这口的特殊群体,为耽而耽。

说实话,鲁史cp我也不吃,我承认他俩是soulmate,高于兄弟挚友,止于或略高于知己,但却不是cp,这当然只是对我个人来说。

上一段尤其针对原著。

韩栋的史进才是能让我代入《亮冬》的。他塑造的史进并不完全依附于文章本身,与原著的形象并不是完全一致,而是把史进抓人的地方扽起来,扽得更立体(当然导演肯定也功不可没),没有毁掉它,甚至有一丝高于它。也是史进这个角色成就了韩栋,也是韩栋成就了史进。虽然后者的这个成就仅仅是对于很小的一个圈子,能让喜欢水浒和喜欢史进的人无比雀跃。

所以于我而言卢一匹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太明白过犹不及,照我对鲁史的理解,《亮冬》真的是刚刚刚刚好,她笔下只要再给多这两个人一点点,我可能就咽不下去。

短短16章,看前12章的时候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承认她文笔纯熟,抓人物特征老辣精悍。

但后4章真的是很绝。

看到后四章结束再回过头来想前面,才觉得处处都是陷阱,于是才能更叫绝。

尤其看到史进挑了帐帘出来,说的那句,

“哥哥,莫怪大郎,这月光把你身影照在帐上时,大郎便是死上千百回,又如何会将哥哥认作别个……”

我就不能再往下读,又立刻从他爬了桂树开始重新来过。

从燕青那句“大郎,你分明却说反话,你明明不肯近些,只离得那般远。”

开始,是那样压抑在胸前不能痛诉的难过。

又看到史进那句,

“小乙哥,昔日你学我鲁家哥哥诓我时,我只肯怨你,今夜却求你再学他声气同我说一回话。”

想到那一帐之隔的背后,他该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装聋作哑,我心都碎了。

他又说,

“小乙哥,你前番学我鲁家哥哥诓得我两回,我只道你再诓我第三回时,我定能一发识破,不料却终识不破。”

我猜他这时候在矛盾的想法中,想让哥哥知道自己已经识破的心思达到了顶峰,但最后的最后还是只由着那一团影子照在自己帐前。

我起初也觉得史小九在这段情义里太卑微了些,不像他那不管不顾横冲直撞的性子,但后来想想,却觉得他比鲁智深要更勇敢。

鲁智深一发识破燕青不仅是因为粗中有细,而更多的是史进带给他的安全感。史进被诓了两回也识不破,不全是因为他天真轻信,而是他没什么安全感,太想听到哥哥在他面前表露心迹。他俩没有谁比谁更在乎谁,只是起初的时候史进的感情更外露。

鲁智深怕自己害了他才选择离开,而史进是怕鲁智深因与他在一起会害了他而不得好才不相见。

鲁智深想成全大郎,

大郎想让哥哥以为他成全了自己,可以终生得好,自己与他说了最后那番话,死了也值得。

最可惜他们两个人都没能如愿。

鲁智深见到的三座佛,于我而言也各有不同,非要把三座毁成一座,我可能最是中意“寒夜孤寺,持伞立于雨中。”

钝刀子搠人真疼。

全文她提到暮春的鲤鱼,秋天的桂花,以月光为媒,却没有提到亮冬。但当我看到江潮滚涌和万世亮冬时候,我真的很难想象这世上有谁能配得上卢一匹。

我不太知道栋哥自己有没有看过《亮冬》,恐怕大概率是没有,那他大概也不知道故事里的主人是他自己的模样吧。

波波
继续b站搬运:【水浒传|史进】...

继续b站搬运:【水浒传|史进】央视和新版重叠部分对比

之前我给史进总结过一句“侠义为先赤子心,少年意气与春争“,因此只要演员能诠释出那股少年心气与朴实纯粹,对我就是成功的。毕竟原著史大郎的人设是我最好的滤镜。所以无论是正经翻拍的两版水浒传、同人走向的九纹龙史进数字电影系列,完全臆造的番外一枝花和尚,我都能嗑得很开心。

98年的央视版无论是剧情,布景,选角,配乐都撑起原著内涵,只是资金不到位,条件不充分,所以不得不取书中精华,集中力道刻画几个经典人物。虽然比起李忠师傅的完全被删可称幸运,但肩负穿针引线使命的小九被严重边缘化也是叫人十分遗憾。在韩栋之前,没有一只史进展现过他的九纹龙。虽然他们无...

继续b站搬运:【水浒传|史进】央视和新版重叠部分对比

之前我给史进总结过一句“侠义为先赤子心,少年意气与春争“,因此只要演员能诠释出那股少年心气与朴实纯粹,对我就是成功的。毕竟原著史大郎的人设是我最好的滤镜。所以无论是正经翻拍的两版水浒传、同人走向的九纹龙史进数字电影系列,完全臆造的番外一枝花和尚,我都能嗑得很开心。

98年的央视版无论是剧情,布景,选角,配乐都撑起原著内涵,只是资金不到位,条件不充分,所以不得不取书中精华,集中力道刻画几个经典人物。虽然比起李忠师傅的完全被删可称幸运,但肩负穿针引线使命的小九被严重边缘化也是叫人十分遗憾。在韩栋之前,没有一只史进展现过他的九纹龙。虽然他们无一不是可爱憨厚,并有一双blingbling的大眼睛。

11版的新水浒从剧情上来说更像是侠义英雄传,单看鲁史相遇那一出戏,就充满了噱头,作为原著粉第一遍看的时候是满脑子的wtf,尤其是互扒衣服秀纹身,鲁达达甚至爱的魔力转圈圈,违和感尬出屏幕。但是当抛弃了原著再去看,就会发现导演和编剧太懂得如何吸路人粉了......我觉得如果新水浒不号称“原著翻拍”,而是大方承认就是水浒同人,反响肯定比现在还好。

总的来说,郭军被戏份埋没,韩栋被造型拖累。但是在表现这个角色的热忱和爽利上,两个人不分上下,都是我心里的史进。

再吐槽下没有任何一版水浒拍过火烧史家庄的那段故事,让我质疑是不是真的zhengzhi不正确?新水浒的原始剧本包含闹华州赚金铃吊挂以及东京题反诗,可惜各种原因不是删了就是没拍,赵帅自己也在微博叫屈过几次。好想有一天能看看啊【发梦】

最后,郭军和韩栋的缘分从史进延续到了射雕英雄传,也是妙不可言了。

嘲風

喜欢栋哥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他没什么变化,久而久之就给我造成了一种他不会变老的错觉。

直到看到水浒传里他在二十年代后半段演的史小九,我才顿时觉得时光匆匆而逝。

从他出道开始,最常演那种沉稳隐忍的角色,即便是有韦小宝,田伯光,修竹这些性格外向的角色,也都透着深谙世事后的不羁。

直到我看到史小九,这是我多年以来在栋哥身上看到的唯一的少年气。向王进拜师时,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表情从难以置信到心悦诚服的转换只用了一瞬间。那种溢出眼神的单纯爽朗而真挚的笑容,我第一次见的时候,莫名地红了眼眶。

我不太明白是史进这个角色成就了他,还是他成就了史进这个角色。

虽然没有精良的服道化,没有爱情戏,但栋...

喜欢栋哥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他没什么变化,久而久之就给我造成了一种他不会变老的错觉。

直到看到水浒传里他在二十年代后半段演的史小九,我才顿时觉得时光匆匆而逝。

从他出道开始,最常演那种沉稳隐忍的角色,即便是有韦小宝,田伯光,修竹这些性格外向的角色,也都透着深谙世事后的不羁。

直到我看到史小九,这是我多年以来在栋哥身上看到的唯一的少年气。向王进拜师时,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表情从难以置信到心悦诚服的转换只用了一瞬间。那种溢出眼神的单纯爽朗而真挚的笑容,我第一次见的时候,莫名地红了眼眶。

我不太明白是史进这个角色成就了他,还是他成就了史进这个角色。

虽然没有精良的服道化,没有爱情戏,但栋哥的史小九像极光一样闪耀的让人移不开眼。

史小九的仗义疏财,忠厚仁义,在那个污糟的年代单纯得像一张白纸。爱就是爱,恨就是恨,快意恩仇。他什么也不怕,心里没有牵挂,只一心想着师父,哥哥和烧鸡。

每次看到那张笑脸,都能让人也跟着情不自禁地幸福起来。

栋哥很少演绎这样情感单一纯粹的角色,看到史小九我就仿佛看到年少时单纯的自己。少许伤感,但又很释怀。

另:想截一张清楚的小九太难了,林教头随便一张都很清楚,但是小九简直多动症儿童,动如脱兔。(附可爱的一脸懵逼的小九,喝醉的小九,走出六亲不认步伐的小九)

憨死了,我的妈妈。


今天又是被栋哥击中小心心的一天。

又是心心向荣的一天呢

【雄秀】 顾望长街

   原著向回忆 或则是雄哥杭州先去世 本文还是以秀秀先罢 

———————————我是分割线 正文如下

      寒蝉凄切 ,愁红惨绿,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低首看时,自己已被来势凌厉的长箭贯穿,嫣红淋漓,这么久了,再没那般痛了。

    遥想那年的蓟州长街,身无分文,少孤家贫,前路茫茫,举目无亲,大好年华却在此砍柴度日,不甚怜之。却见前处一阵大乱,走近看时,那是被一群被小混混打的狼狈不堪的节级,“拼命三...

   原著向回忆 或则是雄哥杭州先去世 本文还是以秀秀先罢 

———————————我是分割线 正文如下

      寒蝉凄切 ,愁红惨绿,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低首看时,自己已被来势凌厉的长箭贯穿,嫣红淋漓,这么久了,再没那般痛了。

    遥想那年的蓟州长街,身无分文,少孤家贫,前路茫茫,举目无亲,大好年华却在此砍柴度日,不甚怜之。却见前处一阵大乱,走近看时,那是被一群被小混混打的狼狈不堪的节级,“拼命三郎”便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住手!”杨雄见那人时:身负木柴,宛似玉树,手腕处松松挽起,剑眉下的眸子琉璃光彩,桃花缭绕,风姿奇秀,神韵独超。这一喝 终生难忘

    后来啊 自己便同那小猫小狗般被哥哥捡回了家 每每提到这 便是一阵发笑。“蓦然思及,我倒是心甘情愿挨这一番打…”杨雄谑笑姿意。“哥哥…”“三郎害羞的样子甚是好看”石秀低眉垂眼不再接话。日晚菱歌唱,风烟满夕阳,霞光万道,浮云蔽日,落日沉没,两人执手相笑的画面皆印在那迢迢星河里。

   ————因为这让我遇见了你啊

  诛嫂嫂那节不愿再提“哥哥莫不是失了嫂嫂,故从贤弟身上讨回来罢”石秀打趣道。“嘶 三郎那里话? 你便是你 何有替代之说?反而作践了自己?若我骗你,我便是天…唔”“哥哥莫要再说罢,小弟信的过哥哥。一句玩笑话,哥哥却作数了。”

   上了梁山后,祝家庄探路,诈败孙立,孤身劫法场,抢鼓夺旗,勇敢近乎决绝,这孤胆英雄莫过于此。可哥哥却道: “三郎若再这般拼命 我定饶不了你!”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乱世之际,战火纷飞,英雄迭起  可这世上又何有不散的宴呢? 众家兄弟皆是心宣不照,然这一天终则还是来了

   小九被庞万春那一箭射下马,众将士慌忙逃窜,竟无一人顾得史进。其实我完全可以兀自冲破重围…可是啊 临阵脱逃还算得甚么拼命三郎?我拍马向前,忙架起他,扳过身体,竟是一箭穿喉  少年惊愕及难以置信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嘴唇不觉煽动着,伴随着鲜血汩汩流出,我隐约听出他从喉间勉强挤出一句话:“石三哥……快走”可而今这凶险关隘,又有谁走脱的出呢?我背负一人,勒转马头,蓦然间,关上弦响,一支镝箭呼啸着破风而至,嘶…胸口一凉  度尽万水千山 看遍人间风景 历遍人情冷暖 本以为已把生死两字看的很轻 可真到这交接之际 竟是发自内心的恐慌…

 ————对不起哥哥 这是小弟最后一次拼命

     “三郎!”   杨雄梦中惊醒,背疮复犯,不觉嗓中腥甜…“不…不会的…我家三郎……”

 “小弟姓石名秀,金陵建康府人氏。”犹记得,长街那年清溪漫漫,花明柳媚,你我皆是少年,披锦衣,着袖袍,雄心万丈,壮志可凌云,赚足旁人青眼,却终是一场空梦聊聊。西风残照,天色澄明,回忆至此,金乌西坠,蓟州拱桥上,少年着青伞盖皂罗衫已在此恭候多时,长街寥无人迹…


【END】

    


  

    

   

   

   

   

  ​

毛茸茸烦恼

水浒私设第二弹


p1小管营

p2史大郎

p3王矮虎


色弱不上色,嗯呢

水浒私设第二弹


p1小管营

p2史大郎

p3王矮虎


色弱不上色,嗯呢

波波

【填词翻唱|角色混剪|群像】韩栋Disco

我只是想来放cover artwork ©钢刺小姐

LOFTER不能外链了,扔b站链接吧。

韩栋Disco

[图片]

b.t.w.最近剪的韩栋相关:

严世蕃:修罗(剪的时候有点想高杉【不是】)

铁力:力九(史进和铁力lol),铁荣光铁力父子(lion king bgm杀人)

我只是想来放cover artwork ©钢刺小姐

LOFTER不能外链了,扔b站链接吧。

韩栋Disco



b.t.w.最近剪的韩栋相关:

严世蕃:修罗(剪的时候有点想高杉【不是】)

铁力:力九(史进和铁力lol),铁荣光铁力父子(lion king bgm杀人)

毛茸茸烦恼

怎样到毕业(正文1)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啊,史进提着两袋子零食,嘴里含着棒棒糖,一脸满足的从商店出来走向教学楼,突然从楼道里传来一声怒吼“阮!小!七!你给老子站那!”然后史进就看到阮小七从楼里跑出来一溜烟不见了,后面追他的是阮小二和阮小五

“二哥五哥,怎么了这是?”史进一脸茫然问了一句

阮小二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旁边的阮小五安抚着阮小二“小七忽悠张顺和童家哥俩在楼顶扔水球,一连两个水球砸到他们班主任脸上了…”

“距离炸讲台才一个月,就改炸老师了?”史进有点吃惊“小七的破坏力也是没谁了”

下午大课间,办公室可热闹了,站了两排学生,除了楼顶扔水球那几个,还有仨高二的“门上的水盆是谁放的?”

“…我…我放的”...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啊,史进提着两袋子零食,嘴里含着棒棒糖,一脸满足的从商店出来走向教学楼,突然从楼道里传来一声怒吼“阮!小!七!你给老子站那!”然后史进就看到阮小七从楼里跑出来一溜烟不见了,后面追他的是阮小二和阮小五

“二哥五哥,怎么了这是?”史进一脸茫然问了一句

阮小二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旁边的阮小五安抚着阮小二“小七忽悠张顺和童家哥俩在楼顶扔水球,一连两个水球砸到他们班主任脸上了…”

“距离炸讲台才一个月,就改炸老师了?”史进有点吃惊“小七的破坏力也是没谁了”

下午大课间,办公室可热闹了,站了两排学生,除了楼顶扔水球那几个,还有仨高二的“门上的水盆是谁放的?”

“…我…我放的”穆弘小声说

“盆里为什么是墨汁?”高二五班班主任气得啊,脸部扭曲,面目狰狞的

“我加的墨汁…”雷横也挺不好意思的

“你们高二了都,还做这种事?要干嘛?都想上天吗?”老师拍着桌子越发暴躁“李逵!你做了什么?”

“俺铁牛…我就凑个热闹…”李逵撇撇嘴

“你们三个!五千字检查!明天交!”老师挨个点着“回去上课!”

他们仨刚走进班里,李逵和雷横都感受到了自己同桌炙热的眼神,戴宗都快气死了,这黑炭头就是个惹祸精嘛“李逵!一个月以前在食堂抢张顺的烤鱼,跟张顺打了一架,两周前在操场扒燕青的裤子,被燕青扭伤了胳膊,一周前去楼下偷吃史进的鸡腿,还踹了史进两脚,这是第四次了!想怎样?”

李逵知道自己可能有错,耷拉着脑袋,听戴宗在旁边训话,旁边大组的朱仝倒是比较语重心长“雷横啊,你这三天打架两天整人,你是在跟李逵看齐吗?”

下午,上课前,学校的通报喇叭少见的响了“通报高一四班阮小七组织同班的张顺,高一五班的童威,童猛,在楼顶扔水球,砸老师的脸,此行为恶劣至极,通报高二五班李逵,雷横,穆弘,设计墨水盆机关整蛊老师,此行为同样恶劣至极,罚他们七人扫操场一周,以此为戒,下不为例!尤其阮小七和李逵,再有下次,就扫操场到毕业!”

放学后的操场非常的安静,最多只有扫把划过地面的沙沙声,李逵一个人在乒乓球台子旁边扫地“你是李逵…哥啊?”

“你…”李逵上下打量着来人“高一的阮小七啊?”

“也是挺不好意思”阮小七挠挠头,耳根子有点红“以这种方式认识…李逵哥,你看草坪上那个黑管子!”

“那是个啥?”李逵一扭头

过了一周,周一下午课前“通报高一四班阮小七,高二五班李逵,在扫操场期间破坏操场的喷水设备,导致我校书记讲话时被喷了一身泥水,这种行为非常恶劣,罚他俩打扫室内体育场到毕业!!”

雕翎箭发迸寒星

恋与新水浒 烛影良宵
请把它当做乙女向。
祝各位兄弟和夫人们情人节快乐。

恋与新水浒 烛影良宵
请把它当做乙女向。
祝各位兄弟和夫人们情人节快乐。

毛茸茸烦恼

黑脸史进在p2

史进:大家好,我是史进,我演的角色是马,谢谢

黑脸史进在p2

史进:大家好,我是史进,我演的角色是马,谢谢

毛茸茸烦恼

要演童话剧2

两天后,高一高二的表演人员名单出来了,自从班主任把打印的名单贴在黑板上以后,于是,高一六班就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脸上带伤上课的董平


排话剧嘛,肯定是要租服装的,学校有些旧的布景道具,对半分给了两个年级的负责人,服装什么的,自然是自己想办法了,高二有金主柴进赞助服装,高一的服装都是孙二娘从她姐姐那借来的


课间郑天寿上厕所经过讲台,瞟了一眼贴在黑板上的名单,一眼就看到了王英要演王后,笑惨了,于是,他回座位以后就和燕顺商量着打算要给王英拍些黑照


张顺其实并没有很在意话剧相关的事,就是听阮小七嘲笑史进演马的时候,提到过他哥张横,就问了旁边吃了八个拳头大的酱肉大包子还没饱的史进“九...

两天后,高一高二的表演人员名单出来了,自从班主任把打印的名单贴在黑板上以后,于是,高一六班就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脸上带伤上课的董平


排话剧嘛,肯定是要租服装的,学校有些旧的布景道具,对半分给了两个年级的负责人,服装什么的,自然是自己想办法了,高二有金主柴进赞助服装,高一的服装都是孙二娘从她姐姐那借来的


课间郑天寿上厕所经过讲台,瞟了一眼贴在黑板上的名单,一眼就看到了王英要演王后,笑惨了,于是,他回座位以后就和燕顺商量着打算要给王英拍些黑照


张顺其实并没有很在意话剧相关的事,就是听阮小七嘲笑史进演马的时候,提到过他哥张横,就问了旁边吃了八个拳头大的酱肉大包子还没饱的史进“九儿,听说,我哥他好像也报名了?”


“啊?对,横哥演灰姑娘的后妈…”史进应声道“你不知道啊,他没同你讲嘛?”


张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愣了好一阵,心想“这不是我哥的风格啊,最近给喂药了啊…”


张顺也是不知道,自从上次张横被关胜拍了黑照以后,张横就特别不舒服,老想着能把照片删掉顺便再整一下关胜,于是,他知道了排话剧的事儿以后,就去找了关胜“老关!”


关胜是个眯眯眼高个子的长发汉子,比张横高好多,关胜一看到张横,心里就偷着乐,他觉得张横特好玩,老想逗他,他瞅着班门口那个有点痞里痞气的张横,笑着走了出去“唷,小张横,你这么有空来找我啊?”


“删照片”张横靠着墙歪着脑袋望着关胜


“我以为你想我了,专门来看我的呢”关胜依旧乐呵呵的,他也清楚张横找他也没别的事


张横一脸嫌弃“大白天做什么梦呢你”


“我们一起报名演话剧”关胜突然提出“你要演得好,我就让你亲自把照片删掉,怎么样?”


高一的学生在音乐厅排练,由于换衣服什么的比较麻烦,灰姑娘就得分两个人演,一个人演变身前,一个人演变身后,临时分工就决定让场务杨志来客串变身前


“为什么是我?”杨志脸一沉,明明只是帮忙搬东西的,怎么突然要演女主,这样让杨志有点接受无能


杨志要演戏,索超就自动补到了场务上面,顺带在旁边安抚杨志“想开点,脸上抹点儿灰,也认不出来是你…而且四班那个炸讲台的小子和一班的石秀也要穿裙子呢,还有那个特能吃的卷毛小子,他还演马咧…”


史进刚好换好马的服装从后台走出来,那脸涂的黑不溜秋的,根本认不出来,石秀和阮小七也换好衣服出来了


“这衣服是不是小了点…”阮小七穿了条橘粉色的泡泡袖公主裙,戴着棕色长卷假发和蝴蝶结发卡“好紧啊…”


石秀穿的是一条浅薄荷色的一字肩长纱裙,头上戴的是奶茶色的长直假发和蓝色系的蝴蝶发饰“我这件还好,没有特别紧”


索超劝了好一会儿,还提到了随机到继母的张横,以及被董平坑了要挑大梁的张清,杨志才点点头同意“脸上多抹点灰…”

毛茸茸烦恼

要演童话剧1(回归番外)

高一四班的语文课刚下课,阮小七就悄摸摸的凑到张顺和史进身边神神秘秘的说“哎哎哎,你们听说了吗,学校搞校庆活动,高一高二的学生都要排话剧!”


“我不关心这些…”史进从桌洞里拿出两根脆骨烤肠,争分夺秒的吃着


张顺有些好奇“那你知道,要排什么嘛?”​


还没等阮小七说话,史进旁边的朱富笑呵呵的就说出了答案“童话剧,灰姑娘~”


​“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哎呀灰闺女~我的灰姑娘~”王定六经过阮小七旁边,哼唱着那首灰姑娘


朱富接着说“高二的演白雪公主,据说是抽签抽到的~”


“我还以为要演哈姆雷特呢…”史进吃饱喝足跟朱富搭上话了


直到上课,阮小七都没有再插进去一句...

高一四班的语文课刚下课,阮小七就悄摸摸的凑到张顺和史进身边神神秘秘的说“哎哎哎,你们听说了吗,学校搞校庆活动,高一高二的学生都要排话剧!”


“我不关心这些…”史进从桌洞里拿出两根脆骨烤肠,争分夺秒的吃着


张顺有些好奇“那你知道,要排什么嘛?”​


还没等阮小七说话,史进旁边的朱富笑呵呵的就说出了答案“童话剧,灰姑娘~”


​“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哎呀灰闺女~我的灰姑娘~”王定六经过阮小七旁边,哼唱着那首灰姑娘


朱富接着说“高二的演白雪公主,据说是抽签抽到的~”


“我还以为要演哈姆雷特呢…”史进吃饱喝足跟朱富搭上话了


直到上课,阮小七都没有再插进去一句话


除了高一四班,其他班也在积极讨论话剧相关的事


此时的高一二班,王英正腆着脸黏到扈三娘旁边“三娘~咱俩报名那个话剧呗,我演王子,你演灰姑娘”


扈三娘头都不抬“你适合去楼上剧组演葫芦娃”


郑天寿纠正道“是小矮人”


燕顺和郑天寿在旁边笑的啊,腰都直不起来,这王英追扈三娘已经两个月了,可这扈三娘却一直不为所动,虽然是没答应王英,但也没和其他男生走太近,说不定是默许了呢


楼上高二五班已经炸开了锅,李逵扯着嗓子说“戴哥!宋哥!听说要排话剧!”


“又…又不是…排…排西游记,你…你你…那么激…动干嘛?二…师弟”雷横欠儿登似的说


“死结巴!你…你管谁叫二师弟?”李逵说话也有点被带跑偏,抬手作势要打雷横,雷横旁边的朱仝看李逵想打架,伸手把雷横往后拽了一下,谁知远处飞来一块橡皮,准准的砸到了李逵的后脑勺“笨铁牛!我帮你补作业,你在那跟人唠闲嗑啊!”


李逵狠狠的瞪了一眼雷横,屁颠屁颠的找戴宗去了“戴哥!我的戴宗哥哥~别气,俺这不来了嘛”


反观高二二班,倒显得平静了很多,学委吴用清了清嗓子“我报名了”


“阿用…你是要演白雪公主吗?”花荣笑了一下,问道


后座的孙立拍了拍花荣的肩膀“你不觉着老吴比较像王后嘛?”说罢,拍着桌子狂笑不止,也是不怕死啊


“是魔镜”吴用面不改色,笑着看着孙立,孙立瞬间感觉空气凝结了


“还真是吴用的笑杀人的刀啊…”乐和感慨着


高一年纪负责报名相关事宜的是石秀,高二的是吴用,高三?高三主抓高考,不参与演出


毕业班的晁盖无奈的看着旁边的空座位,竟有一点想念那个常年翘课,却能将年纪第一的头衔稳稳的戴了三年的同桌,此时的公孙胜正在网吧为了部落战斗,冷不丁打了个喷嚏“谁在背后骂他道爷了?”


高一那边,石秀直到放学,手里的报名表上才只有一个名字,张清,还指明了是要演灰姑娘,也是奇怪啊,还托别人来说,石秀回想到下午课间的时候,六班的体委董平来找了他,说是可以当场务帮忙搬东西,顺便帮张清报名,石秀没看到张清,就多嘴问了一句“他自己怎么不来找我?”


董平呼噜呼噜自己的脑袋,笑得有点憨“他啊,他不好意思说,我就过来帮他跟你说一下,可能是害羞吧”


石秀也没有在怀疑什么,毕竟不在一个班也不太熟,平时课间也老看董平张清他俩凑一块,大概是真的害羞了吧,于是石秀就把张清记上了

又是心心向荣的一天呢

【燕花史】糖 真的 【噗

     “ 小乙哥此次进京定要小心些罢。”“嗯!花将军放宽心便是.。”燕青转身,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扯着铁牛 走之。花荣对此过程无大多印象,只念这小乙着着冰蓝色对襟窄袖长衫,却又顶一上别灰狐毛簪范阳风帽,身披一白色大麾,胸前只缀着一枚白玉佩,端的是意气风发,竟也曾看不出是哪家大户的小厮。

    ​当晚抬首望天,正是中天月皎,皓月当空,万籁俱寂“嗖”又射下一枚花。且并非腊梅,那是君子兰!花荣捻起别于鬓间,却也好看。“阿丘!花荣哥,这都子时了,大半夜的不睡觉来后山瞎溜达啥呀!”史进衣着...

     “ 小乙哥此次进京定要小心些罢。”“嗯!花将军放宽心便是.。”燕青转身,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扯着铁牛 走之。花荣对此过程无大多印象,只念这小乙着着冰蓝色对襟窄袖长衫,却又顶一上别灰狐毛簪范阳风帽,身披一白色大麾,胸前只缀着一枚白玉佩,端的是意气风发,竟也曾看不出是哪家大户的小厮。

    ​当晚抬首望天,正是中天月皎,皓月当空,万籁俱寂“嗖”又射下一枚花。且并非腊梅,那是君子兰!花荣捻起别于鬓间,却也好看。“阿丘!花荣哥,这都子时了,大半夜的不睡觉来后山瞎溜达啥呀!”史进衣着单薄,除了件白纱亵衣,只罢披了件云肩便被花荣硬拉了出来。花荣并未理会他,侧仰起头,神色静宁,而月光为他五官分明的脸渡上金色光晕,愈发灿烂,他弯了弯嘴角成微笑的弧度,道“暖燕归巢,月圆花好。”这夜很静,月色朦胧,树影婆娑,涟漪微荡,芦苇茫茫,同那日一样。

   “什么?铁牛大闹东京!燕青智扑擎天柱??!”​“嗯。”吴用抿了口茶,似胸有成竹。“小生已为卢员外分拨兵马择日支援,花将军莫急。”“还…还望军师及哥哥允我同去!”花荣拱手跪倒在地。吴用宋江对视片刻将之扶起,(迷之微笑)应道“罢罢罢,念将军平素与燕青交情甚好,去了也罢。”

    不出一日,便乘马赶于进京。燕青见那人与平日不然,黑发高高梳起,鬓若刀裁,身形欣长,一拢白衣骑服,身披铁甲连环铠,兽面护心镜,上垂两红绒颔带,左带一张弓,右悬一壶箭,下坐一白驹,银靴​踏马镫,直教人感威风凛凛,英姿飒爽。燕青拱手低眉抬眸含笑“几日不见,如隔三秋,花将军。”却见这小李广毫无笑意也未下马回礼。只罢是半眯着眼,眸间足令人不胜寒。一会作罢,那人才浅浅开口道“小乙哥是明晓事理之人,怎生如此鲁莽?好教兄弟们挂心。”“将军莫气,小乙不敢…了”花荣纤细的手指再次扣于缰绳,瞥了他一眼,面色绯绯,却有些孩子气的道“既如此,当今还不肯同我回去?”燕青嗤笑一声道“昂 昂。走走,将军好教小乙受宠若惊啊”

        清吟晓露叶,愁噪夕阳枝。日薄西山,暮景残光,落霞甚好。

金杏

【鲁史】二龙校舍✖️小甜饼(上)

一不小心刹在了想要是个小笑点的地方。最近不如意,开心一点啦!

鲁达一直逃避的问题还是要直面了(果真还是第三人称写起来顺手!)


鲁智深这人,一喝酒便误事确是拦不住的。


这家小酒馆本是素雅风流,选址也在河岸。河中水波平静,河堤两岸青青,本是夏日里人们夜傍散步的好去处,今日临了河边却听见一阵喧哗。声音传得远,虽难免有好事儿的人想要凑上去观望一番,近了听着像是几个学生仔,也都摆摆手走掉。剩下的则是避而远之,如此一来这片宁静之处,喧哗声平地惊雷般反而显得格外刺耳了些。


“你说说,俺们兄弟情谊,是不是……”一声撞击。

“大哥!你别闹了!”

“鲁智深,俺们...

一不小心刹在了想要是个小笑点的地方。最近不如意,开心一点啦!

鲁达一直逃避的问题还是要直面了(果真还是第三人称写起来顺手!)



鲁智深这人,一喝酒便误事确是拦不住的。

 

这家小酒馆本是素雅风流,选址也在河岸。河中水波平静,河堤两岸青青,本是夏日里人们夜傍散步的好去处,今日临了河边却听见一阵喧哗。声音传得远,虽难免有好事儿的人想要凑上去观望一番,近了听着像是几个学生仔,也都摆摆手走掉。剩下的则是避而远之,如此一来这片宁静之处,喧哗声平地惊雷般反而显得格外刺耳了些。

 

“你说说,俺们兄弟情谊,是不是……”一声撞击。

“大哥!你别闹了!”

“鲁智深,俺们是瞒着学校和吴老师偷溜出来的,你这样一闹大了……哎!你怎么还砸东西!”想必又摔了一个杯子。

硬的不行,众人又好心劝说起来:“是是是!谁不知道我们达哥最讲义气!”

“对!干!”又一声闷响。

 

不过这家店的老板倒也出奇,平日里别的店家大都打发人走了,他却磕着瓜子悠然自得,观望一场好戏一般,任那房间里怎么闹也没反应,途中还打发服务员去问了问要不要再上点酒。

临近打烊的时候,包间里才陆陆续续出来人,个个面露疲色,抱歉地看了一眼坐在前台的老板后,开门融入夜色中。

 


“朱老板?”服务员是个新来的,上班第一天,没想到遇见这么大阵仗,也自认倒霉。

“嗯?”朱贵在前台本子上涂涂画画,漫不经心地应道。

“我去收拾收拾?”

“不用,明天再收拾吧”朱贵合上本子,“一共打碎了15个杯子12个碟子和2个盆,明天你打吴老师电话,写在本子上了,让他算去。”说完伸了个懒腰,揉着手腕也出了店。

 

服务员看既然自家老板走了,也想着快点回家。往更衣室走时听见些声响,探头看时才发现那包厢里居然还有人。地上躺着个块头大一点的,右手里还捏着酒杯,旁边蹲着个刺头儿,正打算把那人往身后扛。

“这位小哥,实在是不好意思,麻烦搭把手。”两人费劲才把那大块头扶正,想要背背上怕是难,也只能两人搭了肩想着出店后叫个车。

三人站在门口等车,肩上的大块头摇摇晃晃,气氛安静得诡异。

 

 “你要走便走,还回来做甚?”梦呓一般,肩上的人冷不丁冒出来这么句话。

回应般的,服务员身侧突然起了一团火苗,把他一吓,定睛才看见那居然蹲了一个人。此时点了一根烟,红色的火星在一片黑中,借着光幽幽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来。

这人站起身来走到三人面前,盯着大块头看了一会儿,反而笑出了声。嘴里的烟往大块头脸上一吐,逼得他清醒了几分,顺便搭过手接替了服务员的位置。

 


“小九,你俩这事儿,这总该是个头。”说到底武二还是向着鲁智深这边的,多年好友,也不忍心看这两人拉拉扯扯没完没了。

“这事儿你得去问他。”

其实史进说得也不无道理,从那天排练后只要有空史进都爱来学校逛逛,只是鲁智深一味躲着他罢了。知道是两人之间的事,武二却也不好多说什么,两人之前通过鲁智深认识也算半个朋友,一时扯开话题闲聊起来,不一会儿叫的车也到了。

“你送他回去吧,我就不跟着上车了。”武二和司机把鲁智深塞到后座上,帮史进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等会儿。”

“怎么?”



史进掐熄了烟头往铁盒里一塞。

“蹲太久脚麻了。”


杨桃Sara
《鲁家不带小九玩》 【是吹不是...

《鲁家不带小九玩》


【是吹不是黑!!!我还是爱小九的哈哈哈哈哈

【其实是看完新水83还是84集后的感受

《鲁家不带小九玩》

 

【是吹不是黑!!!我还是爱小九的哈哈哈哈哈

【其实是看完新水83还是84集后的感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