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史进

14844浏览    348参与
雪满长安道

贰.精华欲掩料应难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闉阇,有女如荼。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茹藘,聊可与娱。——《诗经.出其东门》

  且说武松与鲁智深去了少华山有小半月,山上未听见他二人消息,便派了戴宗去探听消息,不过三日间便带回鲁智深与史进都陷在华州的消息。晁盖,宋江等人即刻点了人马,要往华州去。林冲,杨志,石秀等人都在其中。

 水寨中去了李俊和张顺,守寨之责便由剩下诸人承担。且梁山有三面环水,剩下六个人更是打起精神,日夜巡逻,而朱贵的东山酒店在另一面无水旱地,也是紧要隘口,故朱贵也忙的狠。一时两人也有数日未见。...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闉阇,有女如荼。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茹藘,聊可与娱。——《诗经.出其东门》

  且说武松与鲁智深去了少华山有小半月,山上未听见他二人消息,便派了戴宗去探听消息,不过三日间便带回鲁智深与史进都陷在华州的消息。晁盖,宋江等人即刻点了人马,要往华州去。林冲,杨志,石秀等人都在其中。

 水寨中去了李俊和张顺,守寨之责便由剩下诸人承担。且梁山有三面环水,剩下六个人更是打起精神,日夜巡逻,而朱贵的东山酒店在另一面无水旱地,也是紧要隘口,故朱贵也忙的狠。一时两人也有数日未见。

  这日童威与童猛换了轮值出来,便来寻张横,却见屋里热闹,阮小二,阮小五,穆弘,穆春等几人都在。童威笑道:“今天怎么都在这儿?”穆弘等刚想搭话时,却见门外阮小七蔫头耷脑进来。

众人看了他,有心逗他,因问到:“七哥,你叹的什么气,发的是哪门子的愁?莫不是看上了那家姑娘,叫二哥五哥给你保个媒,或是花上些银子,总好过你在这里唉声叹气。”

小七道:“都不是,都不是,刚才好容易得了空,去向掌柜的要酒,却没有讨来酒,反被赶了出去。”穆弘笑道:“七哥不说我也知道,你想必是又惹到朱掌柜,否则那样和气的人,必不会见你就赶你走。”

阮小七却长吁短叹道:“你们不晓得,俺也不只为这个,前儿应了掌柜哥哥下的山时,帮他带些东西回来,俺想着认上几个字,如今李俊哥哥和顺子都走了,剩下的都是不识字的,却叫俺怎么办。”

张横端着酒碗,啐他一口道:“小七整天只知道欺负俺兄弟,却拉上李俊哥哥做幌子。”童威笑道:“李俊哥哥却没耐烦理他,大概只有欺负顺子的了。”阮小七大叫道:“冤枉好人!俺那叫什么欺负,不过是求他教我识得几个字罢。李俊哥哥好多的事务要忙,只好求他。”张横道“你哪里有那个识字的心,又哪里有求人的态度,且叫各位兄弟评评理,寻了我家顺子去,一时间,不是叫顺子与他摸鱼,就是让顺子捶腿按肩,俺这做哥哥的也没有这等待遇。再者说,教你识字还不算欺负人?”众人哄笑道:“那确是有些欺负人了。”

阮小五却道:“这可奇了,他们两个又不是不回来,朱贵兄弟并未曾逼你认字,也不曾叫你带书本等东西,你又忙什么,况且还常去教人家撵你的事情,上次喝醉了酒,只耍赖,到底是掌柜性子好些,换了是俺,必定扔你下河清醒清醒,可见倒是你自己没事自寻烦恼。”

穆弘惊讶道:“七哥莫不是看上了朱掌柜,否则对他这点子小事儿这样的上心。”

小七登时红涨了脸,欲分辨时,却是无话可说,便回了头去不发一言。

穆春笑道:“看见是真了,快罚他,竟不早叫咱们知道,若是早知道,平白多了件好事儿。”阮小七笑道:“你小小年纪,却懂什么?”张横不容分说,灌了他一杯。

阮小二推他道:“依着俺看,竟不如丢开手,略识几个字能写名字也净够了,我们这些无非是草莽人,又不当官做老爷,图个天天快活,且尽兴吃酒就好了。倒是你,既对朱贵兄弟这样上心何不将你的心事说与他知道,总好过你自己憋着”阮小七听了话,道是有理,只丢开手,慢慢考量如何教朱贵知道自己心意,复又快活起来,只与张横二人斗嘴。

正闹着,有喽啰来回:“华州来的军报。众人忙道“快进来。”原来华州已然攻下,只待史进收整好少华山兵马,合兵一处,既望日时就启程回来。众人笑道:“才念叨起来他们,这回却好了,不日便回来了。”又闲话上半晌,便各自散了。

  大军回来时,山上早已备好宴席 。

  众人入席坐定后,晁盖,宋江,吴用,公孙胜等几人坐在上首正席,林冲自同武松,杨志,石秀,徐宁,呼延灼等人坐于一处,席间众人觥筹交错,又特细问了史进许多,史进一一答了,又讲了许多华州时见的风物,引得大家不禁发笑。杨志却暗推林冲,与他笑道:“这九纹龙当真名不虚传,生的原是这样年少俊俏的样子,前儿我见他武艺也是好的,更难得是这样天真快活性情,说话听着倒也明白伶俐,怨不得师兄总是念他。”林冲也笑,眼睛去寻鲁智深时却不见,当下天未二鼓,正是热闹之际,林冲又略坐一阵儿,同晁盖宋江等人告了辞,便向外走去。听得一路上春鸟啁啾,响应而鸣。方入房内,便停住了脚步。他看见鲁智深正阖目端坐在帐中,嘴边还有一丝似是而非的笑意,他的双手端正的放在膝上,听他进来,睁了眼睛看着他。林冲以为他必定会站起来,或是问些什么。然而他始终并没有动作也不言语,静静地坐着,目光在他眉眼间微微游移。

林冲看时,暗叹道:“我师兄莫非果然是真佛下界,如此气派,可见当真有轮回命数了。”,想靠近却只能一动不动的站立,发不出一语,只能与他隔着极远的距离。

鲁智深的嘴角略略向上扬了扬,似是想笑,却站了起来,慢慢向他走去。林冲既不进前,亦不退后,仍然固守原地,似认命一般站在原地,闻着他衣袂上夹杂着隐隐的腥和甘,那是他的血与佛寺香火气。鲁智深看着他无来由的想到某天抬起头时看过的湛湛青天。雨过之后,天际便是和他这样,澄净如此,明媚如此,开口道,“哥哥。洒家教你担心了。”

他靠的恁的近,林冲连他呼出的热息都感觉的到,便推他道:“师兄,这是在佛前。”却听见他说:“哥哥,佛前才好,洒家是粗人,也是出家人,旁的都不晓 。经书上说,爱欲之人犹如迎风执炬,必有烧手之患。哥哥,洒家不怕烧手,今于佛前,自说心意。哥哥,可信洒家。”他强笑道:“自然信,只是在佛前说这些恐损了造化,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却不可活。”屋外只听武松的声气响起“教头哥哥,鲁家哥哥可在此处,多时未见他,兄弟们都寻他。”二人忙散了开,应了声“在这里,就去”,鲁智深同他去了,不在话下。


公孙胜利在望

一些废话

天津这边闹疫情今天要全体做核酸

我一会要去一个叫史家庄的地方做核酸,因为那个地方真的就叫史家庄(doge)

我要去找史进了🤤🤤🤤

史进你可别让我逮到了

天津这边闹疫情今天要全体做核酸

我一会要去一个叫史家庄的地方做核酸,因为那个地方真的就叫史家庄(doge)

我要去找史进了🤤🤤🤤

史进你可别让我逮到了

无良tod
大概是上个学期的某结课作业上的...

大概是上个学期的某结课作业上的线条练习……

画的小九,随意糊弄了纹身

因为要过老师那一关,所以没用自个那套十分日式二次元的设计风格

大概是上个学期的某结课作业上的线条练习……

画的小九,随意糊弄了纹身

因为要过老师那一关,所以没用自个那套十分日式二次元的设计风格

雪满长安道

壹.岁暮阴阳催短景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

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阮郎归》

 这日清晓,林冲已醒,搴帷下榻,微觉寒意,掀帐启户一看,竟是一夜落雪,雪虽不甚厚,待日光出时却也光辉夺目,观此美景却也不禁心痒。偏巧此时花荣、杨志、徐宁等人来相约同去校场,这时石秀到了,说起杨雄前月打青州受的伤还未好,问林冲可有些药。林冲道:“前儿剩的都给了鲁师兄。”又说:“朱贵兄弟前儿配了许多各色药用,我正想着和他要些,因着忙,就忘了。”便起身要去取些来,才去时,阮小七便说:“俺同你去,顺便瞧瞧掌柜哥哥。”说着,一径同林冲出了...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

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阮郎归》

 这日清晓,林冲已醒,搴帷下榻,微觉寒意,掀帐启户一看,竟是一夜落雪,雪虽不甚厚,待日光出时却也光辉夺目,观此美景却也不禁心痒。偏巧此时花荣、杨志、徐宁等人来相约同去校场,这时石秀到了,说起杨雄前月打青州受的伤还未好,问林冲可有些药。林冲道:“前儿剩的都给了鲁师兄。”又说:“朱贵兄弟前儿配了许多各色药用,我正想着和他要些,因着忙,就忘了。”便起身要去取些来,才去时,阮小七便说:“俺同你去,顺便瞧瞧掌柜哥哥。”说着,一径同林冲出了屋。其他一众人便先去了校场。

二人你言我语,一面行走,不觉便到了东山酒店。

  只见四处皆是粉妆银砌,唯有大红酒旗,立于风中,真个是“千团柳絮压帘幕,霁风猎猎舞酒旗”。

  二人进入门来,只见店内寂静无声,乐和同几个酒保伙计们在店内,也有说笑的,也有坐着打盹的,见了他们二人忙迎过来。

  “教头,七爷。”林冲也是一一问好,却见阮小七径直坐了,自是熟稔非常,只道是他是常来的。

  二人皆坐了,说明来意,便问起,“何以今日竞未开张。”乐和言道“:因着前儿鲁大师与公明哥哥提及要去收服少华山,过几日想必都事儿多,便回了哥哥,休整一天。”

  林冲听了,吃了一惊,忙问道:“莫不是要打仗,可是却带去多少人马?”

  乐和笑道:“鲁大师那样的本领,且与他们首领感情颇深,说是一兵一卒也不带的,只与武都头同去。”说话间药已包好,林冲便拿了。

  阮小七笑道:“如此日子,酒店既无客,俺也无甚事,索性今日便赖在这儿不走了,与你们寻件事消遣吧。”酒保伙计们哄笑推他道:“那可是好事,只是别喝酒耍赖,又叫掌柜的撵你出去。教头可也留下?”林冲听了鲁智深之事,哪里有心留下,只推说给石秀送药。众人挽留不住,便教他回去了。

  话至此处,因不见朱贵,阮小七笑问道:“你们朱掌柜呢?”乐和笑道“掌柜么。独自个在自己屋里面壁呢。不知他作什么呢,一些声气也听不见。七爷快瞧瞧去罢,莫非是此时参悟了,也未可定。”

  阮小七听说,一面笑,一面走至后面朱贵屋里。只见屋中烘烘的拢着炭盆,朱贵坐在近窗床上,披着玉色大氅,手中拿着一本书,正在那里对窗看呢。听阮小七进来,笑道:“七郎今日却来了。不怕再吃多了酒被赶出去。”阮小七不答,只凑上去一叠声叫着“好哥哥”。朱贵推他道:“哪个是你哥哥?二郎五郎才是你哥哥呢。我算得什么?”阮小七大笑道:“还好还好,俺还怕你果真和他们说的一般,面壁参悟了呢。”

  朱贵笑道“你听他们的话,我因要赶着要把书看完还于公孙先生,没工夫和他们闹,因叫他们收一下店外积雪,便自己顽去,趁着今儿酒店不开张,我且在这里静坐一坐,自己待一待。哪里有参悟的事儿。”

  阮小七笑着挨近朱贵坐下,瞧着他看书,问道:“这几日夜里睡得好不好?可咳嗽了吗?好哥哥,这么长天,看了这半晌书,也该歇息歇息,和他们顽笑顽笑。你若是想什么看什么书时或是要旁的东西,便差人告诉俺,待下山时必想办法给你带回来。自我们上山后你大病了一次,每年间除去夏天皆闹咳嗽,不是个常法。今年好容易没犯,不如正趁此时养好了这病。”

  朱贵笑道“昨儿睡得倒好,我的病是好了的,倒是叫你操了这些心,现在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待想出来时,我就叫人告诉你。再者,你又不识字,如何带书回来?倒是添了麻烦。”

  阮小七听了这话忙道:“这有何麻烦,水军中自有识字的,好比李俊哥哥,顺子。而且到时俺便现识几个字也够用了,你且放心交给我便是。”

  朱贵笑道,“也好,咱们且出去说话吃酒。”

  阮小七自留下与朱贵闲话,吃酒不提,只说林冲出了酒店,直奔了鲁智深的住处,却扑了个空,只好便先将药与了石秀,便又去校场寻花荣等人,说了阮小七留在东山酒店。

  徐宁笑道:“那是自然他同你去时,我们便说小七又定是留在那里不回了的。倒是你,晚了这许久,必定是要和我们好好比上一比。”

  林冲虽笑应了他,自下场比试几合,花荣等人却看出他无甚兴味,只当他累了,便道“哥哥若是累了,便自回去。”林冲有心回去,却恐扰了众人兴致,只说无事,只陪到过了未时,众人散了,才自回去。

  走得不远,便遥遥见得一人,却不是旁人,正是鲁智深。鲁智深也瞧见了林冲,三步两步至了林冲面前。见四下无人,林冲便道:“师兄切莫逞强,须知刀枪无眼,这样的前去却如何使得,恐有闪失。”

  鲁智深却瞅着林冲,看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三个字,林冲听了,怔了半天,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却怔怔的望着他。此时鲁智深心中也有万句言语,不知从那一句上说起,却也怔怔的望着林冲。两个人怔了半天,林冲只咳了一声,不觉心中酸涩,两眼不觉就要滚下泪来,却道了一句“我并没什么不放心。”回身便要走。鲁智深忙要上前拉住,此时却见喽啰来传说宋江寻鲁大师过去,便只得去了。

  这里林冲见他去了,自思方才之言,却恼鲁智深竟未曾与他提起此事,也不叫他同去。

  正寻思间,忽有武松从那里走来,笑道:“这样冷天,在这里出什么神?”林冲见问,忙笑道:“那边两个雀儿打架,倒也好玩,我就看住了。”

  武松道:“师兄这会子匆匆忙忙的那去了?我才看见走过去,倒要叫住问他呢,看他走的甚急,我故此没叫他了。”林冲笑道:“公明哥哥叫他过去。倒是你说说罢,你们何时起身?可万别叫你师兄喝酒误事。”武松笑道:“公明哥哥的意思是今晚就走 。哥哥不知道,喝酒误事的倒是我,我师兄从前是嗜酒如命的,而如今不是的,自从失了嫂嫂,就早已戒酒,立志滴酒不沾。”林冲听了此话不禁变了脸色,武松见他变了脸色也自悔失言,却又无从劝解,只得自告了辞。当晚与鲁智深便往华州赶去。

  当夜林冲自在枕上一时想着武松所言,一面想着与鲁智深种种,虽素习和睦,终有嫌疑。不免暗自垂泪,又听见窗外风声呼啸,清寒透幕,直到四更将阑,方渐渐的睡了。

且说武松和鲁智深一路上马不停蹄,这日,就已  到了嵩阳,走路间却见一座庙宇,牌匾上书着“法王寺”。二人正看时,却见不知何处,来了一僧,赤足诟面,疯狂落拓,见了二人,便向二人拍手道“二位师父都是慧根独具之人。”言毕,又剑指一点鲁智深,言道:“且师父是大造化的,当得成佛得道,再过几载,必能功德圆满,可是命中孤煞,若是为着身边人一生安稳,自身须得无情无怒,无喜无悲,不动凡俗心意,便好了。”

  二人欲走脱时,却拦着不肯,只得听他说这些疯话。

  鲁智深本不以为意,却及听及“成佛得道”与“命中孤煞”,自寻思“若是真的,为大郎和哥哥一生安稳也罢,只是这疯汉言语必是有假”这未等旁人说话,便喝道“这鸟和尚,信口胡诌,必定是框我。”众人忙劝住了,却见疯僧人忽地哈哈大笑,口中歌道“帘外残阳秋已暮,月明送潮逐箫鼓。应知盛筵难再聚,忆吾语 ,尽数皆当飘零雨。”歌罢,又对鲁智深道“不出五载,便是证吾话时。”话音未落,人却不见了。  鲁智深虽心中诧异,竟信了他二三分,却也抛之脑后,与武松自向少华山去了。

弗雷斯特

我后悔了

砸钱买了sketches pro和artstudio pro然后都没有procreate香🤧

买了还是要用的 摸了小九和军师


我后悔了

砸钱买了sketches pro和artstudio pro然后都没有procreate香🤧

买了还是要用的 摸了小九和军师


riam

摸鱼

p1史进p2琼英p3杨志(脸有点崩了对不起w

私设避雷

摸鱼

p1史进p2琼英p3杨志(脸有点崩了对不起w

私设避雷

和杨桃sara一起冲广美

带着我画(咕)了几周的鲁家人团头给大家贺新年了!

这是一个关于 好汉x植物x关于描写植物的古诗词主题的团头,

灵感来源于做中国文学题目时看到了有关于写植物意象的诗句,就想着是不是可以以植物意象作为主题去画我喜欢的那些角色呢?便有了这套图

【一开始只是定了教头的梅和制使的柳这两种,后面又通过翻语文书和各种唐诗宋词之类的陆陆续续确认了要给其他人的配套植物x】

鲁智深[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清代.郑燮《竹石》

林冲[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宋代.陆游《卜算子,咏梅》

杨志[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唐代.贺知章《咏柳》

武松[松柏...

带着我画(咕)了几周的鲁家人团头给大家贺新年了!

这是一个关于 好汉x植物x关于描写植物的古诗词主题的团头,

灵感来源于做中国文学题目时看到了有关于写植物意象的诗句,就想着是不是可以以植物意象作为主题去画我喜欢的那些角色呢?便有了这套图

【一开始只是定了教头的梅和制使的柳这两种,后面又通过翻语文书和各种唐诗宋词之类的陆陆续续确认了要给其他人的配套植物x】

鲁智深[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清代.郑燮《竹石》

林冲[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宋代.陆游《卜算子,咏梅》

杨志[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唐代.贺知章《咏柳》

武松[松柏]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唐代·李白《南轩松》

史进[桂花]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唐代.王维《鸟鸣涧》

Dr.Iris(初三人备战一模ing!

水浒tag的集美们,新年快乐!

只捏不画选手又出场了(

逼 良 从 娼(不是

是现代pa(顺序)教头,52,九妹,制使,还有柴大官人!(和黑化版)

私设现代世界观中“二龙山”是个刺客组织,大师领导,柴大官人资助

那为什么没有捏大师呢?

当然是因为没有光头啊……


(鲁粉日常流泪)

水浒tag的集美们,新年快乐!

只捏不画选手又出场了(

逼 良 从 娼(不是

是现代pa(顺序)教头,52,九妹,制使,还有柴大官人!(和黑化版)

私设现代世界观中“二龙山”是个刺客组织,大师领导,柴大官人资助

那为什么没有捏大师呢?

当然是因为没有光头啊……



(鲁粉日常流泪)

riam

性转一下

新年快乐!

p1张清性转p2杨志p3林冲史进(要发的时候才发现九妹脸画歪了太难过了)

画技有限注意避雷人体有参考


性转一下

新年快乐!

p1张清性转p2杨志p3林冲史进(要发的时候才发现九妹脸画歪了太难过了)

画技有限注意避雷人体有参考


林三睪
鼓起勇气向我圈神仙妈咪 @Gr...

鼓起勇气向我圈神仙妈咪 @Greeeeey 约了一张小九!

没想到老师做饭香香人又可爱www(于是开始催新刊(不是

鼓起勇气向我圈神仙妈咪 @Greeeeey 约了一张小九!

没想到老师做饭香香人又可爱www(于是开始催新刊(不是

和杨桃sara一起冲广美

我为了鼓励鲁家群的群成员积极产粮而描改的图

我为了鼓励鲁家群的群成员积极产粮而描改的图

探秘历史
“九纹龙”史进原型,本是宋江部将,却做了宋江不敢干的事
“九纹龙”史进原型,本是宋江部将,却做了宋江不敢干的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