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叶子暮

5682浏览    169参与
冥暘

大叶子太帅!(º﹃º )

还有对0c说的那句话,配上那个光影,用我的语言基本描述不出来那种感觉和美丽,把框里面的话去掉的话,简直就像告白(大叶子你学坏了哦)

感觉不少都是能拿来做壁纸的程度

另外,大小叶子的互动也好有趣

グッ!(๑•̀ㅂ•́)و✧


大叶子太帅!(º﹃º )

还有对0c说的那句话,配上那个光影,用我的语言基本描述不出来那种感觉和美丽,把框里面的话去掉的话,简直就像告白(大叶子你学坏了哦)

感觉不少都是能拿来做壁纸的程度

另外,大小叶子的互动也好有趣

グッ!(๑•̀ㅂ•́)و✧



恋爱脑会邂逅jump系少年吗

老叶视角


意识到自己回到少年时代,叶子暮准备做的头一件事就是去杀死凌辰。

他多年挚友与宿敌,英雄使命之下唯一的私心。

可蹲点在对方家外边的巷口,超人的五感让他把少年凌辰与姨母因为穿秋裤这样的小事而争分听得完整。

不多时,少年便气鼓鼓地走了出来,摔门的动作也在即将合上时变得轻柔。他骂骂咧咧,揉乱自己一头棕发,一路往外走。

一步。

两步。

三步。

……

叶子暮听着少年人沉稳的脚步声,突然发觉,原来凌辰从这个时候,就已经被剥夺了少年锐气,成了填满漠然麻木的空壳。

以他的步子,走到这个转角还有一分钟左右,四十二步。叶子暮得出这样的数据时有些茫然,他数着凌辰的...

老叶视角







意识到自己回到少年时代,叶子暮准备做的头一件事就是去杀死凌辰。

他多年挚友与宿敌,英雄使命之下唯一的私心。

可蹲点在对方家外边的巷口,超人的五感让他把少年凌辰与姨母因为穿秋裤这样的小事而争分听得完整。

不多时,少年便气鼓鼓地走了出来,摔门的动作也在即将合上时变得轻柔。他骂骂咧咧,揉乱自己一头棕发,一路往外走。

一步。

两步。

三步。

……

叶子暮听着少年人沉稳的脚步声,突然发觉,原来凌辰从这个时候,就已经被剥夺了少年锐气,成了填满漠然麻木的空壳。

以他的步子,走到这个转角还有一分钟左右,四十二步。叶子暮得出这样的数据时有些茫然,他数着凌辰的脚步声,意识到原来在四十二步以后,他就要永远失去对方。

失去他唯一的挚友与宿敌。

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受,像是许多年后他们终于在废墟中坦诚相见,凌辰的金发凌乱,面上带着被他踹出来的伤痕,形容狼狈。

“叶子暮,我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你。”

他说这话时,语气冰冷,带了锋芒。

那时他们都不再年轻了。


“凌辰——”少女的呼唤在巷外传进来。

叶子暮这才想起,江晓高中是会和凌辰一起上学的。总不能再吓着这个还愿意和自己来往的朋友,让她亲眼见证好友的死去。

凌辰路过这条幽黑小巷门口时,有个阴影闪躲,掩藏着进了暗色。少年浑然未觉一般,拉着书包带子,懒洋洋地回应:“来了来了。”

叶子暮看清了他眉间两颗红痣,以及那个少年还可耻的稚嫩着的面庞,如此青涩,全然没有后来那些年世事磋磨后的疲倦。

超级英雄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心中坚定着的东西开始动摇。

高中时期的凌辰,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出的普通少年,被同学排斥欺凌着,也遭到了家中的伤害,那样惨痛的经历,那样绝望的人生……

有那么一瞬间,叶子暮心软了下来。可闭眼沉入黑暗中,满目猩红,而那个带着面罩的金发男人,冷漠森然。潘帕斯一遍又一遍,诉说着对他的恨意,而这份恨意,来自于,凌辰。

超级英雄告诉自己,不要试图去和凌辰共情,不要去感受他的苦难,只要记住自己看到的就好了。因为他、因为凌辰,产生的一切罪恶。


叶子暮决定在放学以后解决凌辰,身为体育委员的江晓放学后是会很忙的,一般不会叫凌辰等她。

他站在学校后门的位置等,大英雄多年以来被灌输的良好习惯让他甚至没有倚靠墙的习惯,好不容易等到日暮,也觉得自己身体有些僵硬了。


【“干嘛这么拘束?”】

三十多岁的凌辰拍拍他的肩膀,他绷紧的肩颈在对方的动作中松懈了下去,金发青年递过来一瓶啤酒,询问着:

【“喝一杯?”】

凌辰本质上绝非什么柔软可爱的人,但他不自觉地流露出来的,譬如询问人时略微歪头的小动作,又确实是让叶子暮心头微微一跳。

叶子暮想起他们曾经作为朋友平淡相处着的十几年,凌辰这个坏心眼的反派,的确是在不经意之间,云淡风轻地让他放松下来。

叶子暮不敢往深里想,就像他始终不敢问凌辰一句,他们那十多年的交往里,凌辰处心积虑的杀意之下,是否也掺杂着一点真心。


出神时下课铃已经响了。叶子暮的神经绷紧,许多年前的每一个傍晚,凌辰都是这样孤僻地从这条小道回家。

他永远插着兜,埋头不语。像是空洞的玩偶。

发散的五感却告诉他,凌辰没有走这条路,他走了正门。叶子暮努力回想,是哪一天发生了什么,让凌辰迫不得已选择了正门。

是那群小混混勒索他太过了吗?是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吗?是……

叶子暮将五感散得更开,有人追着凌辰的脚步,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笑意满满地喊他:“凌辰。”

这个人,是谁?

叶子暮不记得曾经有人和凌辰这样亲近过。

那怕是后来的许多年,凌辰与他相处时,更多地是作为一个分寸感距离感很强的倾听者而存在的。何况高中时刺猬一样的少年。


这个人是……

叶子暮站在树干上,视线失去了阻挡。

他看到了凌辰身边,十七岁的自己。


                             



致命换弹

辰暮辰的捡手机文学代餐,p2是小叶,其他是大叶,很缺德注意。

辰暮辰的捡手机文学代餐,p2是小叶,其他是大叶,很缺德注意。

冥暘

这张黄武好帅www,熟悉的台词又在脑海中响起了

还有乔伊也好飒!我也想那样端着枪啊(不是

江晓的那个应该是外星人Ed?没太看过这部片子呢,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只是知道【头秃】

暴躁猫猫表情包╰(‵□′)╯气的爬出框

另外,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好喜欢大叶子和0c的互动(//∇//)

这张黄武好帅www,熟悉的台词又在脑海中响起了

还有乔伊也好飒!我也想那样端着枪啊(不是

江晓的那个应该是外星人Ed?没太看过这部片子呢,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只是知道【头秃】

暴躁猫猫表情包╰(‵□′)╯气的爬出框

另外,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好喜欢大叶子和0c的互动(//∇//)

致命换弹

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这个

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这个

WDDDPF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60+52


@速写班长 ​​

#速写60天挑战赛# day60+52


@速写班长 ​​

烨轩

[暮凌]叶子暮向凌辰告白三次,最后一次凌辰同意了

*@333333Q 的约稿!

*进行一些西幻的捏他


[图片]


*@333333Q 的约稿!

*进行一些西幻的捏他



333333Q

最近的草稿练习,因为网瘾犯了不大想画画了属于是

最近的草稿练习,因为网瘾犯了不大想画画了属于是

冥暘

谁能拒绝大勾勾呢?

就算是圆规姐姐也不行!٩(๑^o^๑)۶

谁能拒绝大勾勾呢?

就算是圆规姐姐也不行!٩(๑^o^๑)۶

布布布布兰吉
世界名画 这是什么水仙又ntr...

世界名画

这是什么水仙又ntr的剧情

世界名画

这是什么水仙又ntr的剧情

不吃麻瓜

“多亏有凌辰在。”

画个最新话的小狗

“多亏有凌辰在。”

画个最新话的小狗

醉雨非烟

【暮凌】感冒药

大叶子x0c 未交往过,是隐藏的双箭头

相处模式是参考的115,时间线在117后

小旅馆一夜忄青,嘿嘿嘿

🚗🚗🚗

lof有删减,全文上wland搜索1706995

或者上微博搜:芒果树下芒果核

—————————


今天外面下起了雨,阴霾的天气连正午都像是傍晚一样,更别说深夜,叶子暮将淋了些雨的帽衫脱下扔在椅子上,随意地仰躺在床上。


不过今天似乎不能好好休息了,门外的敲门声催促着自己从床上起身,会来到这里的大概只有保洁员和房东,但会深夜来的肯定不是他们中任意一个。叶子暮打开房门,门外是被雨淋得湿透的凌辰,仰着头敲门的手悬在半空。...

大叶子x0c 未交往过,是隐藏的双箭头

相处模式是参考的115,时间线在117后

小旅馆一夜忄青,嘿嘿嘿

🚗🚗🚗

lof有删减,全文上wland搜索1706995

或者上微博搜:芒果树下芒果核

—————————

 

今天外面下起了雨,阴霾的天气连正午都像是傍晚一样,更别说深夜,叶子暮将淋了些雨的帽衫脱下扔在椅子上,随意地仰躺在床上。

 

不过今天似乎不能好好休息了,门外的敲门声催促着自己从床上起身,会来到这里的大概只有保洁员和房东,但会深夜来的肯定不是他们中任意一个。叶子暮打开房门,门外是被雨淋得湿透的凌辰,仰着头敲门的手悬在半空。

 

“有事找你……帮个m……”

 

话音未落人就突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徒留叶子暮一脸懵地站在原地,但自己也不能放任一个晕过去的人不管,只好将人扛进房内。看了看凌辰身上湿淋淋的衣服,又看了看自己明显比他大好几号的衣服裤子,叶子暮叹了口气,随意找了件T恤给他换上。

 

自邮轮那天后第一次见面,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形式。离开时有些疏远的语气比起恨意更让人痛苦,像一把刀子插入心口,到现在还深陷在里面。那句谢谢指的仅仅是因为自己帮了忙,还是藏着别的意思,面前昏过去的人明显不会给自己答案。

 

叶子暮拿起毛巾潦草地擦了擦他还在滴水的头发,发丝顺着指缝滑过,像指缝间溜走的蝴蝶那样轻松毫无眷恋地逃走。将凌辰安顿好后叶子暮失力地坐在椅上,在昏暗的灯光下盯着掌心发呆。

 

叶子暮自认自己并不了解凌辰,比如他家那场火灾的原因、比如他是潘洛斯这件事、比如为何会在重生后不再执着杀死过去的自己。

 

比如现在。

 

一觉醒来的叶子暮正在努力捋清现状,想着两人太挤自己昨天就趴桌子前睡的,而凌辰竟比自己起的还早些,正蹲在床边上,本该好好盖在床上的被子此刻半垂着挂在边沿,没有什么温度,好像昨晚根本没尽到被子的义务。

 

他仿佛不认识自己一样,丝毫没在意自己的目光,眼睛直溜溜地看着天花板上的飞蛾,瞳孔迅速聚焦,仿佛下一秒就要跳上去。如预感一样,凌辰纵身跃起,随后毫不意外地失败了,他落在桌子上,桌上所有东西都跟着腾空了一瞬,玻璃杯应声跌落。

 

叶子暮不禁有些庆幸自己是个超能力者,能赶在杯子与地板亲密接触前接住,否则在他出门前两人都只能共用一个杯子了。

 

正在内心感叹时罪魁祸首已经转移了目标,下一个遭殃的是旁边的热水壶,被自己制止后凌辰转而将目光放在了墙上的影子上,在第三次影子大战结束后,像是终于知道冷了一样,径直钻入了被窝。

 

面对发完疯蜷在被窝里把自己包成一个球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的凌辰,叶子暮难得感到了手足无措。

 

看起来不像是装的,连自己试着将他手指上的武器取下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即便如此自己也不能带着一个这样的病人出门买药,叶子暮看着面前的球,思考了一下如果放任这人一个人在这儿会发生什么。

 

两人对视了一下,叶子暮想到了一个妙招,直接连人带被子整个抱起翻了个面,迅速用被单的四角绑了个结实的死结。

 

被绑成球的凌辰楞了一下,然后像案板上的鱼一样摆动起来,床都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挣扎失败后凌辰龇着牙恶狠狠地瞪着罪魁祸首,仿佛在对他说等我出来就把你杀了。

 

在此之前叶子暮从未想到凌辰发烧会变成这样,更没想到一个烧到近40度的病患能这么活跃。一切准备完毕后,叶子暮压低了帽檐走向门外深深叹了口气,一时间觉得昨天还在纠结那些事的自己有些蠢。

 

 

 

买完药到家后叶子暮松了口气,一切安然无恙,打开门前自己甚至想到了那可怜的床板会不会已经被弄坏了。今天稍稍放晴了一点,阳光透过窗户,成一个球的凌辰正眯着眼晒着太阳。

 

看起来温顺但自己一靠近就炸了毛,龇着牙仿佛自己再靠近就会被狠狠咬上一口。明显不像是会乖巧配合吃药的样子,好在人被绑在被子里构不成威胁。

 

不过自己也并非那么有耐心,叶子暮单手捏住他的脸颊,强硬地迫使凌辰张开嘴,将胶囊扔入灌下温水,最后捂着他的嘴迫使他仰起头吞下。

 

计划很理想,实现得也似乎很顺利,剩下只要等他好好休养一番就大功告成。随着吞咽声叶子暮放下了心,解开了被单的结,重获自由的凌辰立马从被子里蹿出,稳稳跳上了柜子,转头胶囊就被吐了出来。

 

看见这一幕叶子暮脸色黑了几分,沉默着将凌辰从柜子上拎下来,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再次掰开了凌辰的嘴,这一次他用手指压住了舌头,将新的胶囊塞入了喉咙深处以防他再次找机会吐出来。

 

凌辰干涩的嘴角被这么一弄起了血丝,但这会儿叶子暮顾不上这些,随着手指顶入口腔深处,凌辰反射性地干呕了起来,像猫儿炸毛一般狠挠着叶子暮,但不论力量还是速度不及叶子暮,反抗没能成功,他再次被强硬地灌入了温水捂了住嘴。

 

自己将胶囊放得很深,这次应该没问题了。叶子暮松开手的一瞬间凌辰立马咳嗽起来,大概是水呛到了气管,胶囊也没能按预想吞入,卡在喉管,凌辰猛咳了许久,像是用尽了所有的氧气与力气,终于将胶囊咳了出来,脸涨得通红眼角挂着生理泪水,双手撑在地板上狼狈地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时不时又咳嗽两下。

 

一切回归了原点,不,比之前的状况还差,叶子暮轻拍着凌辰的后背,感到了束手无策和一丝后怕,自己刚刚可能差一点就违背承诺将人误杀了。

 

最后叶子暮看了眼药盒上写的不宜拆开服用,放弃将胶囊拆开兑水的想法选择了最终手段。

 

等凌辰缓过气来,叶子暮拿着胶囊沉默了许久,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猛地将胶囊含在口中,再包下一口温水抓着凌辰的肩膀吻了上去,撬开牙关将药带着液体灌过去。

 

一切并不顺利,水随着挣扎从嘴角流出去了大半,沿着下颚的弧线下滑打湿了领口,但随着喉间水流和药的压力,没一会儿凌辰就败下阵来,明显感觉到有吞咽的动作后,叶子暮又用舌探索他的舌底与角落有没有将胶囊藏起,直到完全确定吞下去了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口。

 

在他松开手后凌辰立马蹿到了窗边,若不是自己反应快,可能他已经打开窗户跑出去了。家中一个闹腾的病患将叶子暮的可行动范围控制在了房间内,叶子暮无奈叹气,拿起药盒,看到上面写的一日三次,一次1-2粒,叶子暮脸色又黑了一分,陷入了是该赌运气赌他一次1粒就能好,还是喂两粒早点结束痛苦好的两难之间。

 

—————————

 

 

入夜时外面又下起了雨,终于让凌辰安分下来好好睡觉的叶子暮不由得感叹自己终于得到了解放,原本还担心过这个状态下他吃饭上厕所该怎么办,没想到他除了不能沟通嫌弃吃药行为怪异外,其他和一个没病正常人无异,虽说这些就已经足够怪异。

 

入秋正是温度不稳定的时段,睡前还会嫌热的温度一到半夜便会立马降下来,看着被凌辰掀开一半的被子叶子暮放弃了继续睡椅子的想法,单人床大小勉强足够凌辰和他侧身躺上,叶子暮将人往里面挪了挪枕着半边手躺下连人带着被子用手臂压住。

 

他还来不及问出为什么要执着于杀死自己,在那一战后他想起他们间的过去,但没能得到答案。他曾经到访过他家,房间里生活气息少得可怜,仅剩的几件家具上也都落上了灰,只有一张安着台灯的书桌上勉强残留着一点痕迹,像是仅凭着一根蛛丝勉强将他与现实相连。

 

他疑惑过,但被凌辰用平常忙着学术研究和写论文等理由给笑着搪塞了过去,自己也只好告诉他要注意身体健康。

 

想到这里叶子暮不禁打量起身旁睡着的凌辰来,和他记忆中的学生时代的样子几乎没有区别,不过看起来更健康了些,脸色好看了不少,不似曾经瘦弱的身体,身上有着一层薄薄的肌肉。

 

那和潘洛斯有什么区别呢,潘洛斯练出了一身均匀好看的肌肉,潘洛斯的头发是浅黄色,很轻很软,摸着很细,风轻轻一吹就会不服贴地跑到眼前,然后他会随意地将它们别在耳后,有时在他没反应过来时,自己会帮他别在耳后,也是这时感觉到了他头发的柔软纤细。

 

不,这还是他对于凌辰的回忆。

 

先前被雨水淋湿了没注意到,现在的手感会是怎样的呢,这样想着,叶子暮揉捻起了凌辰刘海。比记忆中的要稍硬一些,是染色的原因吗,说起来自己一直都不知道他为何要染发,时间过去太久,两人战斗影响到的建筑过多,很多应该存在的线索的地方都被毁去大半,使他没能找到原因。

 

等自己从过去的回忆中回过神来时凌辰已经被自己的动作弄醒了,眼睛半睁着看着他,像是在问这是在干嘛,叶子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做了很奇怪的事,讪讪地收回手来。好在凌辰似乎没有完全清醒,在自己收手后便闭上了眼往自己这边钻了钻,找了个暖和的地方继续睡了下去。

 

叶子暮将下巴埋在凌辰发顶,就着窗外的雨声楞了会儿神,不知道凌辰感冒好之后会不会对白天的事有记忆,带着一丝的担忧叶子暮逐渐被身旁的呼吸声传染了睡意。

 

—————————

 

一夜过去,雨还没停,叶子暮睁开眼睛,几乎刻入灵魂的生活习惯让他在闹钟响起前清醒过来,这一次凌辰还没醒来,叶子暮伸手探了下他额头,温度正常,应该是好了。看着因为自己昨天强硬喂药而起裂口的嘴角,叶子暮犹豫了一下又去了一趟药房。

 

凌辰醒来时叶子暮正好带着早餐回来,他半眯着眼伸了个懒腰,逐渐清醒过来的凌辰看了看自己身上仅有的宽大的衬衫和身旁略带余温的被子陷入了头脑风暴。

 

大概分析好现状后,凌辰松了口气,感叹了下叶子暮住处的简洁,倒有些回想起曾经自己在他家做客的时候了,家里空荡荡的,连罐啤酒都得出去买。

 

“吃什么?”

 

叶子暮没有回答直接将纸袋递给了他,凌辰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接过来就随意盘坐在床边上吃了起来。

 

“所以你过来是要说什么。”

 

“说几天后赛肯星人降落的事。”

 

“我不想过渡干涉这个世界的事。”

 

“对,然后你跑去和那个白痴救了一船人。”

 

“………那边有感冒药,等会儿记得吃,还有你嘴角的伤记得涂药。”

 

叶子暮语塞了一会儿,指了指桌上的袋子转移了话题,低下头继续吃着早餐。

 

“嗯。”看起来很平常的相处模式反而让凌辰觉得不对劲,而且自自己起来后,叶子暮一直在刻意回避着视线,不论是自己起来时,还是现在一边聊天吃饭时。

 

明明刻意回避着自己的视线却又时不时瞟向自己,被自己发现后立马挪开视线,简直让人起鸡皮疙瘩,凌辰不禁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怎么没带伞。”

 

“过来时遇见了点麻烦事。”

 

终于吃完的凌辰打了个饱嗝随口应付了问答,站起身来到桌前拿起装药的小袋子,背后再次感觉到的视线让他打了个冷颤,药盒里面的一板胶囊已经用掉一半,还有一瓶刚被叶子暮带回来的医用凡士林,想起上次自己感冒后江晓拿着视频调笑自己的事,凌辰只觉得多半没发生什么好事。脸颊两侧有些疼,嘴角裂了个伤口,多半,不,肯定是叶子暮干的。

 

但就喂个药至于搞得像现在这样别扭吗,凌辰懒得理睬他,抹了药拿起水杯坐回床边,将胶囊吞下的一瞬间又一次感觉到了视线,这次凌辰忍不下去了,准备开口问他这是犯什么毛病时,一个十分糟糕又荒唐的猜测浮现在脑海。

 

“叶子暮,我发烧那会儿你怎么给我喂药的?”

 

叶子暮收拾残局的动作一顿,眉头紧皱着,脸色像是吃了一大把香菜一样难看。但又立马板起脸来装作镇定,叶子暮一直不擅长撒谎,装作若无其事的脸上被凌辰直勾勾地盯着立马就流下了冷汗,耳朵不明显地红了些,他挪开视线看向空气,明显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你……该不会……”

 

嘴角的伤结合叶子暮奇怪的反应,猜测变为了实锤,凌辰拿着水杯的手微微颤抖,所幸刚刚已经喝掉了大半才没洒出来。

 

“册那!!叶子暮你有病吧!!”

 

凌辰咆哮着冲进了厕所,趴在洗手台前疯狂地漱着口,好似还不够一般又狠狠地将冷水泼在脸上,嘴里时不时还冒出来文明用语。

 

看得叶子暮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本就被迫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找到回去的方法不说,还得照顾罪魁祸首,照顾完了还被这样嫌弃。

 

“你不吃我又有什么办法?”

 

叶子暮走到面前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反过来质问凌辰。凌辰只能仰起头怒视着他,但气势一点都不肯输,眼神对视间几乎出现火花噼啪作响的声音。










全文上wland搜索1706995

或者上微博搜:芒果树下芒果核

此号已废

【暮凌】优质睡眠质量报告

没头没尾的激情短打,名字与正文完全不符,不过是真的要早睡啊(震声

想瑟瑟然后发现自己瑟不起来所以应该夹不了(什

毫无逻辑

毫无智商

排版被吃了不是因为我懒诶嘿

轻拍,反正我自己爽了

———————————


饶是情窦初开的男孩也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但他好像又不得要领,这个吻简直称不上是吻,嘴唇仿佛英勇就义似的磕上了另一个唇后就僵住久久没了动作,凌辰现在也不知道到是气的,还是被十八岁的纯情叶子暮的反应吓的,他也怔楞着,和叶子暮就保持着这比谁嘴唇肌肉发达的比赛。

壳子里好歹也是活了四十多年的灵魂,反派生涯里又怎么会缺少貌美佳人的暧昧与周旋,潘洛斯自觉自己可以游刃有余的在花...


没头没尾的激情短打,名字与正文完全不符,不过是真的要早睡啊(震声

想瑟瑟然后发现自己瑟不起来所以应该夹不了(什

毫无逻辑

毫无智商

排版被吃了不是因为我懒诶嘿

轻拍,反正我自己爽了

———————————



饶是情窦初开的男孩也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但他好像又不得要领,这个吻简直称不上是吻,嘴唇仿佛英勇就义似的磕上了另一个唇后就僵住久久没了动作,凌辰现在也不知道到是气的,还是被十八岁的纯情叶子暮的反应吓的,他也怔楞着,和叶子暮就保持着这比谁嘴唇肌肉发达的比赛。

壳子里好歹也是活了四十多年的灵魂,反派生涯里又怎么会缺少貌美佳人的暧昧与周旋,潘洛斯自觉自己可以游刃有余的在花林粉阵中不惹一只翩蝶全身而退,又能保持着不远不近还给对方留有一丝幻想性质的安全距离,这种羊脂软玉在前还能坐怀不乱的心境要是被江晓知道大概会被调侃一句凌下惠。

可如今凌辰被这个傻乎乎的就义般的嘴贴嘴行为搞得晕头转向,像是猫咪玩弄线球,但是线球开了线反而缠住了猫一样,凌辰无意识的张了张口,因为一直紧抿而抵在牙齿上的舌头没了凭依,叶子暮本来就紧张的浑身僵硬,全身的力气都用来闭着眼皮和抵着对方的嘴,此时因为紧张而有些干燥的唇上突然降了甘霖,虽是一触即逝,却仍然像沾水摸了高压电线,因为高度紧张而僵直的身子蹭的一下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但怀里这个人好像也是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凑在一起的两个人头现在像同极的磁铁一样分的老远。

凌辰把自己揉进了自己小床的被子里,面对着墙,不愿去看那个打着地铺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大型金毛,他对自己这不争气的反应有些气恼,怎么就被这傻乎乎的曾经的未来死敌搞得晕晕乎乎丢盔弃甲,他开始盘算着如何重夺城池扳回一城。

而大型金毛现在仍然因为忽略不掉嘴唇上像是有延迟一样的触感而和自己的脑子作斗争,可脑子已经是个过热过载的CPU,已经无法去处理任何带有凌辰这个数据的信息,两个人像往常的夜晚一样,黑夜安静的只剩两人的呼吸声,叶子暮感觉凌辰像是又生气了,但又和往常不那么一样,从今天开始,从那个不算吻的吻开始,他们之间已然越过了朋友的边界,叶子暮把身子从面向凌辰转回来,面朝着天花板,他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情动之时像是超能力失控般的吻上了眼前的心上人,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不知道那一触即逝的湿润算不算是回应,也可能是拒绝,明天凌辰会不会把自己赶出家门,或是告诉姨母让姨母揍自己一顿再把自己赶出家门,也可能自己从此被科索沃追杀而踏上亡命之途。

两个人心思各异,倾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倾听着对方衣物与被子摩擦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夜晚的日常会变得离奇暧昧起来,叶子暮觉得今天晚上睡不着了,他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脑子里的多的过载的凌辰。凌辰的脸上的鲜艳的小小红痣,凌辰柔软的浅棕色的软发,凌辰总是带着戒指一样武器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叶子暮呼吸紊乱了起来,他试图屏蔽这些奇奇怪怪的念想,正和这些不那么正经的心思作斗争,困扰他的正主突然出了声,

“欸,你睡了吗?”看似漫不经心的一问,牵动起少年的心弦。

“还,还没”叶子暮把自己的半张脸买进了被子里,声音闷闷的,生怕自己胡想凌辰的事情被这个心思缜密敏感的当事人发现,然后他紧闭着眼,“马上睡了”他听见了一阵布料激烈的摩擦声,像是凌辰掀了被子下了床,然后又一阵没了声响,没脚步声,好像只是在床边,自己的地铺旁站着,叶子暮悄悄的把眼睛掀开了一条缝,但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腰间一沉,胸口被猫咪一样的爪子狠狠一压,叶子暮睁开眼看到的,是自己肖想的心上人跨坐在自己身上,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脸,月光只能隐隐的找出他勾着不怀好意的笑,眉眼间的红痣鲜艳的让叶子暮咽了咽口水压紧发干的喉咙,凌辰的手沉沉的压在叶子暮的心口,叶子暮的心跳完全暴露在猫咪的股掌中。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声一声,显示出它的主人此刻并不平静,但上边的人也并不是平静无波,凌辰很庆幸现在是深夜,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耳朵已经红成了番茄,面部发热的他又想要临阵脱逃。

【放屁】

凌辰讨厌临阵脱逃,本就是坏心思的要报复一下这个猝不及防发起攻势的叶英雄,

“怎么了叶子暮,这么纯情,就是刚刚那样就已经睡不着了”

凌辰用手指指尖在坚实的胸口画着圈圈,【手感不错】轻笑了一声,调整身体不安分的动了两下,像是找到了最舒服的着力点,感受到身下人逐渐僵直的身体,俯下身来,头慢慢低了下来,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对着鼻尖感受到对方鼻子呼出的热气打在脸上,

“需要我教教品学兼优的学生会长,如何接吻吗”耳语般的气音喷出的湿热气息也直直的打在对方的唇上

也就是看过别人激情的接吻,口嗨后凌辰也就照猫画老虎的贴上叶子暮用舌头慢慢撬进没设防的嘴唇,胡乱一通的描摹了叶子暮的齿关,然后又深入胡搅了一通,没一会儿自己却已经觉得气短,但好像这条尝着肉糜何味的小金毛懂了些什么,原本僵硬的像块石头器官们动了起来,又啃又咬不得章法,却又带点无师自通的掌握了主导,竟有点像学祖先一样将猎物吃拆入腹的势头,凌辰感觉不好想要收手,抽手却发现自己压在胸口的右手被紧紧箍住,如此一抽手反而将凌辰自己的全部重量贴在了叶子暮身上,

【册那,栽了】

凌辰被吻的七荤八素迷迷糊糊的,再睁眼看见那双瞪的溜圆的水漉漉的大眼睛,真是,怎么就栽这小子手里了呢,凌辰没再想别的,身下人突然慌乱的松开他想要起身,然后凌辰反应过来后也如一条炸毛的猫一样唰得蹦回了床,

【年轻人的反应这么快吗】

真是,惹火人可不负责灭火,凌辰冷眼旁观看着英雄冲进了,就当这是给他的报复了,翻身被子一裹,就准备闭眼睡觉,一会儿后 他听见水龙头防水又关上的声音,门缓慢的开上又阖死,脚步声缓慢开进,凌辰紧了紧杯子,缩了缩脚,紧贴着面壁的墙,生怕这变异成狼狗的金毛小崽子再干出什么来,然后凌辰被人抱进了怀里,仅仅就是抱着,感受这背后人不断传来的体温和心跳,凌辰炸了一下然后又放松下来,算了,抱着吧,这家伙睡了这么久的地板,偶尔睡个床他也可以接受,

“除了睡觉,什么也不许做” 他还是发出了警告

“嗯”

“不准抢我被子”

“嗯”

“不准打呼噜”

“不打”

“睡床要洗完澡洗完脚上来”

“我明明天天都有洗”

“自己枕头拿上来别用我的”

“可是床太小了放不下两个大枕头”

“…”

“快睡觉!”凌辰拐了下后面这个越抱越紧的家伙,“江晓约着明天去公园再不睡起得来吗”

这话当然是没用的,两人虽然没什么其他动作,如此一闹的晚上又怎么能安心入眠

于是第二天活力四射的江晓和乔伊来捞人时,只捞到了两只熊猫,还是两只嘴唇过敏的熊猫。

歙月

交织【中】

好了现在这文和句号没什么关系了完全是我的xp杂烩。

没有一个字是能放出来的(这他妈的)

直接加群看吧。

好了现在这文和句号没什么关系了完全是我的xp杂烩。

没有一个字是能放出来的(这他妈的)

直接加群看吧。

333333Q

这两天摸的叶子,最后一p是在ff里捏的小狗hhhh

这两天摸的叶子,最后一p是在ff里捏的小狗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