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叶芝

6775浏览    360参与
丞哥的小中医Yu

  "愿我俩站在万千落日之外"

  "愿我俩站在万千落日之外"

Killandra.

书摘丨幻景与信仰:爱尔兰神话传奇故事(下集)

爱尔兰有一句谚语:“女人老而不学者,必会咒语。”我曾在《诗人和梦想家》中谈到过老布丽姬特·璐安。她的到来带给了我某些植物疗效的入门知识。它们中有一些似乎有着天然的治疗作用,另一些却有着神秘的力量。我说过她“死于去年冬天。我们可以肯定,她墓前开满的青青药草中,有一些对于全身的骨骼都很有好处,还有一些可以缓解心脏疼痛。”


她曾跟我提到一本来自无形世界的书,那本书是用爱尔兰语写成的,这使我想起了谢丽登夫人,她曾经与一群不属于这尘世的陌生人生活在一起;我问她那群人说什么语言,她回答说:“当然是爱尔兰语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别的语言吗?”我又想起了布莱克曾经告诉克拉布·罗...

爱尔兰有一句谚语:“女人老而不学者,必会咒语。”我曾在《诗人和梦想家》中谈到过老布丽姬特·璐安。她的到来带给了我某些植物疗效的入门知识。它们中有一些似乎有着天然的治疗作用,另一些却有着神秘的力量。我说过她“死于去年冬天。我们可以肯定,她墓前开满的青青药草中,有一些对于全身的骨骼都很有好处,还有一些可以缓解心脏疼痛。”


她曾跟我提到一本来自无形世界的书,那本书是用爱尔兰语写成的,这使我想起了谢丽登夫人,她曾经与一群不属于这尘世的陌生人生活在一起;我问她那群人说什么语言,她回答说:“当然是爱尔兰语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别的语言吗?”我又想起了布莱克曾经告诉克拉布·罗宾逊自己与伏尔泰交流过,而被问到伏尔泰所用的语言时,他回答说:“我觉得是英语,就像弹琴一样,可能他弹的时候用的是法语,但是在我听来却变成了英语。”


这是矢车菊,你得把它和其他药草混在一起,加三便士糖然后煮沸,喝下去就能缓解骨头的疼痛。别害怕,它会把你治好的。神让它生长在世间就是为了治病。

这是小芳艾菊,这个对心脏非常好——和其他药草一样需要煮沸。


这是洋甘菊,所有药草的始祖——大地的始祖。这种药很难摘下来,你去采它的时候得带上一把黑柄的匕首。

这是金钱草,阻挡坏东西靠近。

这是毛蕊草,是圣母的圣烛。

这是水毛茛,对你全身的骨头都好。


这是地衣,对心脏有好处,特别是针对心脏疼痛。这些是车前草和蒲公英,它们能治百病,就是它们,在那帮和犹太人在一起的恶棍们对天主做尽了坏事之后,把天主从十字架上救了回来。当时没人上去刺穿他的心脏,直到一个黑皮肤的人走过来说,“把矛给我,我来做。”然后喷出的血溅到那人的眼睛上,夺走了他的视力。


星期一和星期二都是采集药草的好日子,但星期天不是。星期天治病就跟没治一样。地衣对心脏很好。戈特有个人叫米内戈,有一次他的心脏被丝线穿透了,地衣治好了他。长叶车前很好用,它可以消除疖子。它有一些长在断崖边,你在采集的时候必须弯下腰拔三下,同时注意风向是否改变,否则你会失去心智。使用时用火钳夹着它加热,再放到疖子上。要想救醒失去心智的孩子,毛蕊草是唯一好用的药草。但是比它更好用的是圣马丁节前夕杀掉的鸡的嗉囊,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晒干,然后给失去心智的孩子吃下去就行了。


对于长叶车前,不管你开始采集的时候风向如何,只要风向变的时候你还在割它,你就会失去意识。如果有人付钱让你采,那你就可以想采就采,但是如果没有,“他们”可能就不会买账。我知道有个女人,有次她正在采长叶车前的时候,一个声音,一个有魔法的声音说话了:“如果没有人付你钱就不要采它,否则你会后悔的。”但是如果你每次喝其他药草的时候都加一点长叶车前,你就会长生不死。我的祖母曾经喝什么都会加一点长叶车前,然后她活了一百多岁。



蒲公英对心脏有好处,当神父普伦德加斯特还是这里的助理神父时,他把周围地里的所有蒲公英都拔出来了,并且经常饮用,看看他现在的身体多好。蒲公英你是怎么听说的?这种药草肯定跟精灵有关系。当你喝下这种东西时,如果它没治好你,就会马上杀死你。


野生防风草对治疗结石有好处,对于心跳,则没有东西的功效可以与蒲公英相比。我认识一个女人曾经煎了一些蒲公英,然后把煎剩下的残渣倒到了草地上。一群火鸡经过时把它们啄食干净。圣诞节时,他们杀掉了它们中的一只,当他们把它开膛破肚时,发现它胸腔里长着一颗崭新的心脏,上面有蒲公英的痕迹。


野生防风草对治疗结石有好处,对于心跳,则没有东西的功效可以与蒲公英相比。我认识一个女人曾经煎了一些蒲公英,然后把煎剩下的残渣倒到了草地上。一群火鸡经过时把它们啄食干净。圣诞节时,他们杀掉了它们中的一只,当他们把它开膛破肚时,发现它胸腔里长着一颗崭新的心脏,上面有蒲公英的痕迹。


他们用来治病的药草,有些具有天然的治病效果,你可以在每天的任一时候去采;有一种药草治好了我得过的黄疸,有一天我把它告诉给巴利格拉的一个女人,但是有些人那么傲慢那么多疑,他们不相信这个病用常见的药草就可以治好。我听说,之后她就死了。我告诉你这个配方,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你去参加葬礼,在地上找找从挖出来的坟土中爬出来的小虫,多少都行,喜欢的话20条或30条都可以。把它们带回家后,和一小口新鲜牛奶一起煮沸,再放凉。相信我,这能治黄疸。


但针对某些病用的就不是普通药草了,这些需要在清晨采摘。在十二点之前?不,是在日出之前。而且在使用它们时,每一种药草都要使用不同的咒语。有些对任何部位的疼痛都有效,比如说身体侧面的疼痛。这种的叫蓝调草,漂亮的小草,上面开着一朵漂亮的蓝色小花,这个可以用来治疗脓疮或毒咒。当你在采它时要说的咒语里面包含一些古老的药师或者魔法师的名字。使用时你要对着它说出三次咒语,再放上患处。这个咒语很有用。


在很久以前每个人都会用人鱼帽——就像共济会一样——地上也放满了恶魔的画像;他们能用人鱼帽做任何事情,比如说在你和路之间变出一片海。现在只能很少的人会这件事了,但是道宁郡的所有人都会。


有个从科林来的男人告诉我,在他父亲那个年代有两个从道宁郡来的女人,一对母女,随身带来了两个纺轮,有阵子就整天在房子里纺线。但是之后奶牛都挤不出牛奶了,大家检查了之后发现是因为有人下了咒。于是大家拿来泥炭在房外升起了一堆大火,并把那个女巫和她的女儿扒光准备烧死她们。当她们被带到火前时,那个女人说,“给我一些亚麻,我会给你们看看巫术。”于是他们就拿来了一些亚麻,她把亚麻编成两束,然后像这样把它们拧起来(他把手指绞在一起),接着她用这两束亚麻把她和她女儿圈起来,继续拧它们,它们就带着这两个女人一边打转一边升上高空,所有的人都看着她们升起来,但是他们没法阻止她们。那个男人的父亲亲眼看到了这一过程。


有一阵有个从道宁郡来的女人住在那座山上。那时有个住在我家附近的男孩有心脏疼的毛病,经常因为痛而大声哭喊。于是她下山来治病,当时我自己就在那个房子里,我看到她把燕麦片装到碗里,然后在碗上绑上一块布,再把碗放到壁炉前。接着她把布解开,碗中有一半的食物消失了,然后她用碗里剩余的东西做了一个蛋糕并吃掉。之后那个男孩就好了。


疼痛可不可以转移到男人身上去?当然。我见过我妈妈做这种事,她是一个接生婆。他是一个老男人的爱子,而且完全不爱惜他自己的妻子。当时他表现得就像他妻子完全不疼一样。于是我妈妈给了她一杯喝的,之后他就倒在地上滚来滚去,一边哭一边叫。“你见鬼去吧!”他说,疼痛转移到了他身上。但是疼痛一转过去,他妻子就不疼了。之后这个也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我妈妈本来不应该这么做的,但是他实在太讨厌。他觉得他妻子一点都不疼。


在生孩子的时候,有些老女人会把一部分疼痛转移到她们的老公或其他任何男人身上。有天晚上奥兰附近有个女人在分娩,当时有两个警察出来散步,其中一个走进屋子点烟斗。当时屋子里有两三个女人,那个生孩子的女人躺在她们前面。一个女人给了他一杯她之前喝过的茶,他虽然不想喝但是还是喝了一小口,之后他从壁炉里拿出一块木炭点着了他的烟,就走出去和自己的同伴会合。他刚走到那儿就开始大喊,然后紧紧捂着肚子,倒在路边不停地喊疼。另外一个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就拿起烟斗,发现里面有一块木炭。他把烟斗放在墙上,朝它开了一枪把它打碎。之后那个男人的疼痛就消失了,他重新站了起来。


叶芝先生在他的作品《浅水区》的献词中提到过我们的森林:

“阴暗的派克-那-塔拉中行走着不朽的傲慢身影,

发现他们需要有双带魔力的眼睛;

阴暗的安希森林里狐獾黑猫成群,

边界之外就是古老森林,

睿智的比蒂·厄莉称之为巫术林。”

我听到过许多故事描述人们被不可见的力量导入林中歧途,虽然我自己,就算出生在午夜,也在他们的阴影和庇护下生活了许多年,觉得就像俗话说的“从未见过比自己更可怕的东西。”


有次我父亲迷路了,当时他正从邻居家往回走,然后他被引着到处走,直到他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走。这时月光开始明亮起来,他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还看到了旁边约10英尺长的另外一个影子。于是他开始跑,当他跑到克卢恩森林时,他晕了过去。


于是库丘林继续赶路,凯斯巴跟在他身后。不久之后他们来到一片浅滩前,看到一个瘦瘦的年轻女孩,皮肤白皙,头发金黄,在不停地清洗一件有暗红色污迹的衣服,一边洗一边尖叫恸哭。‘小猎犬’,凯斯巴说,‘你看到那个女孩在干什么吗?她洗的是你的血衣。一边洗一边哭是因为她知道,你在和梅芙的大军战斗时会送了命。’”——《慕瑟尼的库丘林》


从库丘林那个时代,或者可能从更早的时代开始,人们见到的恸哭的希德女人,都是她在将悲悯的警告给予那些即将死去的人。当永不停止哭泣的白肤女孩在河边洗着血衣时,蕾切尔尚未开始为她的孩子的哀悼。


一百年前,一个叫做拉夫特里的盲诗人曾在我们镇上徘徊。有些人说,他死的时候,他的房子彻夜环绕着火光。“而那是天使们在召唤他。”他的预告不是通过白衣信使来发送的,而是通过幻象。有次在戈尔韦他看到了这个幻象,死神本人出现在幻象里:“纤瘦、痛苦、悲伤且忧愁;夜晚的阴影印在他脸上,他的脸颊上还残留着泪痕”,并告诉他,他只有七年的时间可活。虽然拉夫特里跟死神说话时语气讥诮,有些人说他最后七年是在祈祷和谱写宗教歌曲中度过。对于有些人来说,警告来临的方式是一个鬼魂,对于另外一些,则是一个敲门的声音或一个梦。如果死亡的方式太过激烈,大自然也会表现出同情。曾经有人在一个阴暗的天气中告诉我,天色变暗是因为有人正在被绞死。有个旅行的女人告诉我,有一次她在班多伦“看到海浪咆哮翻滚”,之后她才知道因为就在那个时候有两个年轻女孩被淹死了。


我来跟你讲讲我在我妻子死的那天晚上看到了什么。当时我刚刚把邻居送到了大路上,因为他们来看望她,她却说不用担心她,也不希望他们留下来,因为她知道前一天晚上他们没有睡觉。

我跟他们分开后就往回走,然后就看见我妻子的鬼魂在我前面,就像积雪一样白。我到家的时候,她刚刚死去。


每次只要有姓索纳克的人死了,女妖都会哭叫。当老船长死的时候,那一带的乌鸦全在两天之内跑光了,而且一年之内再也没有乌鸦回来过。


有个男人在地里干活时,一群椋鸟飞过他的头顶,不久之后他就死了。

很多人说他们看到了女妖,但是如果她听到你大声唱歌,她很可能会把你带走。


有一天晚上,我屋里一个很多年都没敲的钟突然敲了六下,两天之后——在圣诞夜——它又敲了六下。之后我就听说我在美国的姐姐就在那个时候死了。现在我把这个钟的钟摆拆掉了,这样我就不会再听到它的响声。



大家经常说当一个领主——死的时候,就会有一只狐狸出现在他房子周围。当上一个领主——快死的时候,她的女儿在有天晚上听到房子外面有声音,就打开了大厅的门,然后她就看见一大堆的狐狸在阶梯上叫着到处跑。第二天早上,有人又在很远的灌木林里看到了它们——它们从门外跑到了那儿,它们在门外是因为他病了——之后在那儿或在别的灌木林里也找不到一只狐狸了。他就在那天死了。


昨天我在戈尔韦,有人告诉我说,有四个可怜的男孩被淹死了,头一天晚上有人听到四个女人在岩石上哭。看到她们的人说,她们很年轻,而且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其中一个男孩在被淹死的前一天,一整天都在出海。但是当他晚上回到戈尔韦时,有个男孩跟他说:“今天我看到你站在高桥上。”他很害怕,就跟他妈妈说:“为什么明明我出海了,他们却看到我在高桥上?”第二天他就淹死了。有人说他们注定就该在那天淹死。


我在《圣杯的历史》里读到这个古老的故事之前,我就曾经听说过死亡时刻的争斗,以及那个将死之人已死去的朋友们,怎样前来运用自己的力量为他而战。在很多地方都有人带我看过发生过此类战斗的房间。在以前,只有国王或圣徒能看到或听到这种灵异战斗;但是现在,庙堂之外的人也能够觉察到他们。而且那些好人和坏人为了争夺灵魂而发生的战斗不再出现在整洁漂亮的教堂屋顶上,而在穷人那稻草做成的破旧屋顶上。


有一个在中央岛上的女孩死了,她在被水洗的时候,一个神父在她家房子里,窗口有一只白得前所未见的鸟飞过。那个神父就对她的父亲说:“不要悲伤,除非你喜欢这样,你的孩子从此之后会永远快乐!”


在海滨附近有两个女孩出门捡牛粪。当她们坐在一丛灌木旁休息时,她们听到地下传来一声叹息。于是她们就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来了家。她们被告知下次再去的时候带着一个男人一起。


于是她们再次去那儿的时候就带着一个男人一起,她们在那儿坐了没多久就听到了一声你听过的最悲伤的叹息。那个男人弯腰问那是谁。那个从下面传来的声音说:“来个人给我修面并且把我从这里弄出来吧,我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修过面了。”于是那个男人就走了。第二天他带着肥皂和其他需要的东西来了,他看到一个人躺在草地上。于是就给他修了面,之后那个人身上就长出了翅膀,带着身体一起飞向了天堂。


我知道有一个女人死之后在吉那代夫的一棵树里被困了七年,之后的七年她又被困在吉尔克里斯特外那个小桥的桥洞下,河水就在她身下流过。在下霜或下雪时,她连一个像树叶一样大的躲避地方都没有。


在海边有个房子,有一天房子的女主人坐在火边,一个小女孩从门口进来,穿着一个红色斗篷,然后坐在了火边。那个女人问她从哪里来,她回答说她刚刚从康内马拉来。之后她就走了,当她走出门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个女人站在屋内的姐姐,然后她出声喊她妈妈。当那个妈妈知道她就是她一年前死掉的那个孩子时,她跑出来叫她,她在屋子里的时候她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认出她来。但是她走掉了,再也没来过。


有个男人经常外出猎鸟,有一天她姐姐跟他说:“今晚你无论如何不要出门,不要捕猎那些野鸭子或任何你看到在飞的鸟——因为今天晚上他们都是迁徙中的可怜灵魂。”

某天晚上,我搭着辆拉干草的车去恩尼斯时,亲眼看到了精灵们。当时我们刚走到布纳壕,月光朗照,我正坐在干草顶上,见他们在田里。他们看起来像骑师,跨在马上,身穿着骑师才会穿的红衣红帽,只是身形短小,他们放了一个灌木篱障在地上,其中一些人催马飞跃而过。但他们中的大多数,进到篱前却退缩下来。与我同行的人没有看见他们,因他们在路上步行,但他们听见了马的声音。

有两个男的夜里去田地里捉兔子,就是那块您出租给法希神父的田地以及与之相邻的一块田地。当时他们站在那听见下方传来一阵搅奶声,便顺着一条小径走,又听见下方一阵手铃响,乐声悠扬,鼓声咚咚。他们又向前走了一段,接着又听见一阵琴声。那夜他们便这样回家了,一个兔子也没抓着。

有一晚,我站在葡萄园里,月亮明光光的,忽然一阵风起,摇荡林木,玻璃屋瓦振撞之声四起,而之前无风,后来风又如同来时骤然停息了。园里少了两串葡萄,偷葡萄的定是从烟囱进出的,否则无路可通。

 

我知道有一位女子每晚入睡后都梦见某种过去曾见过的鬼魂。她便去见一位老妪。老妪让她在四周撒圣水,放一支黑刺李木棍在床边。她照做了,自此再没有梦见过。老妪有三种圣水:取自牧师,取自托钵修士,取自某处圣井。圣水装在三只一品脱容量的瓶子里,放在厨柜中,你要是敢多看一眼,她就会宰了你。

马丁续娶的新妻子本是高挑俊美的女人,如果她能够幸运地活下来的话。但他家宅子可不是福地。在那里,他上任太太流产后死了。威廉·马丁明知宅里有幽灵,可他为人阴险,不露半点口风。有一次,我亲眼在那房子边上看到过一个,我穿过田地的时候在古堡那也碰到过一个,穿着打扮像一个男人。有时,看着马丁的宅子,黑蒙蒙的就像一块黑云笼罩着。


我见到那只白兔也是在戈尔登山上(其他人中有一位插话说:“那里总能看见一只白兔,在任何不幸比如事故发生前,它会变成一位女子。”)我沿路走着,它从我身边跑过,随后我看见一位白衣女子在前面的路上,当我追上她,她就不见了。当晚,附近一户人家里的一个女人在自家台阶上摔死了。


老杜兰跟我说,有一次,在哈克特城堡附近,他看见精灵们正举办集市,买卖各地物品就像我们普通人一样。但是你和我或其他五十人像他一样去过那里却看不见他们,只有在半夜出生的人才有另一种视力。


别把洗脚水放在屋里,也别把它泼在门外,可能会泼到他们身上,要把水端到离房子远点的地方再泼。尽可能地,要在晚上保持有一盏灯不熄。只要你能重视以上三点,他们永远不会找你的麻烦。


我常听人说,我们的冬天是他们的夏天——他们确实要有种植土豆和燕麦的时节。但我记得一位年龄很长的老人过去常说,当他见土豆发黑,便是土豆被他们拿走了。“千真万确,”他常说,“彼岸世界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生活之道。”


前几天,我和杜兰聊天,我问他那儿是不是曾有精灵存在。而他却说:“他们仍然存在。就在你站的地方,几天前某夜,他们载歌载舞。就在那天晚上,沿着湖边,我看见两位女子,本以为她们是当地的女士,出来散散步,当我走近,才见是两位陌生女子,正坐在湖畔那儿,后来她们伸出翅膀,消失在空中。”


有一阵子,我在安希伐树。某天早上八点钟,我到了林地,见到一个正捡坚果的女孩,褐色头发披垂在肩上,面容清净姣好、身材高挑,头上什么也没戴,衣衫绝不华丽,只算质朴。后来她感到我来了,便躲藏起来,然后就不见了,像是大地把她吞下去了。我跟着她并四下寻找,但再没看见她。自那日至今,也再未见过。


尼兰上次遇见载人马车,并且还看到过它几次。他跟我说,他们分成两组。高挑漂亮的一组像上流人物;他说,另一组更像我们,又矮又粗,肚子前突,腰间缠着宽皮带。他只见过女人,她们头戴绣边的白礼帽,头发卷曲在额头上,身穿格子花围裙,佩着格子花呢披肩。他们是些会捉弄人的促狭鬼;那些看似上流人物的,除了嘲笑挖苦倒不做什么别的。


有一天晚上,我在洛赫雷城外的路上,差不多凌晨一点钟,月光朗照。我看见一个贵妇人,一个真正的贵妇人,穿一件某种舞会礼服,裙摆白而短,露出双肩。她还穿着双长统袜子和低帮舞鞋。她是瘦长脸,头戴一顶带饰边的礼帽,每条饰边有我六指宽。至于鲜花等饰物,我倒没有注意,因为我更多盯着那顶帽子了。我觉得他们如此妆扮是参加古代某些时期的舞会。我跟了她一段,后来她穿过马路,来到木匠约翰尼·弗拉尼根院前,那院门有两个门柱。为了看得清楚,我跟着她穿过马路,见她走到门柱边,把身子缩到门柱里,我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有一晚,家住洛赫雷的约翰尼·凯利到这里来,他在库尔的田间有几头牛。在河的尽头,他见两位贵妇人正坐着,他认为她们是贵妇,因她们穿着长裙。接着,她们站起来,走向一个长着几棵树的水坑。在水坑那,她们生起一阵暴风,然后走进风中,一阵咆哮或呼喊声中,便从空中消失了。


前些天,我去拜访凯特·克罗兰,她看见了些灵异的事情。她跟我说,有一次,她因精灵的误导而迷了路——有很多精灵,她们穿着白色女衬衣和黑色短裙,其中有些还穿着红披风;但她们都光着头没戴帽子,一色的金发,比她所见过的任何人都要美。


还有一晚,她遇见了四马拉的大载客马车,车上满坐着贵妇人,她们把车窗推上又推下还大声嘲笑她。她们是金色头发,或者说在光下看起来如此。她们身穿白色衣衫。在马头上绕着成串的鲜花。多半是玫瑰,或粉红,或蓝色。车伕们看起来怪怪的,你分辨不出他们是男是女——他们的衣服更像是村野装束。他们总低着头,所以她看不见他们的脸,但车厢里的人们,生着瘦瘦的长脸和长鼻子。


有一晚,我正在远处的那座山上走着,小伙子马丁·勒汉和我一块,而黛莱柯尔湖正映入眼底。在湖中心,我见有东西类似一棵高大冷杉树的影子,正当我看着,它又变成一条船的桅杆。随后边上出现了绳索船具,我见那是一条船。和我一起的小伙子开始笑起来。接着,我又看见另一条,然后越来越多,直至船只覆盖了整个湖面,它们从一边划向另一边。我们又看了一会,之后就离开了。


精灵们常常夜间来,拿走食物。我不会碰任何夜间放在四周的食物;要是摸了,你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而且母亲也常对我讲,最好别吃夜里煮的东西,要放到早上再吃,那样食物里便不会再有他们的魔力了。


在比莫因更远的卡拉米纳,住着一位男子,名叫迪克·李甘。有一天晚上,他步行翻过附近的小山。当他走到山顶,却见那里像是开集市的草坪,人山人海的,人们或买或卖悉如常人。他们并没有伤害他,只是交给他一篮糕饼,让他卖了一整夜。他回到家后,便把遭遇讲给众人听。听了故事的邻居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糕饼”,而且直到去世,人们都叫他里查德饼干,而不用其他称呼。


昨晚天黑后,我与安妮(女仆之一)上中央大道去,受了一场惊吓,我们认为是看到了精灵们。那些男子身穿如晚礼服般的黑衣服,白色荷叶边衣领,头戴高高的无沿黑帽。有两个走在前面,一个走在后面,他们行进动作僵硬像是腿脚没有弯似的。他们手中持物,后来停在画着白色十字架的门柱前面,然后他们就消失了,而我们转身跑走了。



早在探索开始之前,我们便已听过精灵、报丧女妖和行尸走肉的传闻;但是不论是叶芝先生在斯莱格还是我在戈尔韦都没有听说过他们中“最为恶劣的”古堡愚者,阿玛旦·纳·布琉纳,他的袭击如同死亡一样无法医治。就像对于尘世的其他愚人那样,人们对他的怜悯掺杂着些许敬畏,因为那些天知道中了什么魔咒的人,那些没有屈从于我们世界的局限之人,是“不被现世的道理所束缚的”。在东方也同样如此。我还记得那个在印度某土邦经营一所医院的欧洲医生是如何的惊讶,只因某天那个土邦的统治者来参观时,他和那些随行高官——都是些对病患慷慨且充满同情心的人物——对一个失去心智的小伙子鞠躬致意,仿佛是在接待一位来自更伟大的王国的使臣。


当他们中的一位音乐家在神职人员面前演奏时帕特里克曾亲口说道:“除了带着希德独有韵味的乐曲之外,我再也未曾听过任何近乎天堂所奏的乐音。”那种天籁之音至今仍然时常为人所听闻。我的一位朋友,戈尔韦郡的笛手麦克唐纳的父亲曾经被带入那山间的隐秘居所,直到希德们将他们狂野的曲调对他倾囊相授并对他的长笛施以秘法:若他将它们扔到屋椽中间,它们便会自动演奏起来。在圣帕特里克的时代那些居所中有着大量的密宝:黄金的缸与号角,水晶的杯子,毛地黄色泽的绸缎。正是这些密宝为我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幻梦。


说起希德的女子,像老谢利丹太太这样的目击者就会谈论起她们的白肤与金发,几个世纪的岁月都无法在她们身上留下些许刻痕。当她们中的一位要求费奥纳的卡尔特践行那古老的诺言之时,帕特里克曾惊异于在她那昔日的恋人衰老驼背、白发苍苍之时,她仍然能够美丽如初。但是卡尔特说这并不奇怪:“因为她是不朽的,享有永续生命的达南神族,而我却是米莱西安那注定衰朽凋零的子嗣。”但不论是那时还是当初,尽管他们仪态优美、声名显赫,那些被带入山中密居的人们,还是更想生活在他们所熟识的那个世界之中。


我认识以前在这里的一个极度沉迷于打牌的老头。有一天晚上他到了那边山上,在面朝艾奇山的位置有一个大的精灵堡垒,他走了进去,发现有一大堆精灵在那里玩牌。他们看起来跟其他打牌的人没有任何区别,于是他坐下跟它们玩起牌来,打得还挺规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堡垒外面的山中,脑袋下面只枕着一丛灯芯草。


没错,他们说铁匠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如果一个铁匠正好是他们家代代相传的第七世,他就会拥有许多神通,如果他诅咒了你那你肯定要吃些苦头。在悬崖附近就住着那么一位,帕特·多赫提,但是他并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仅仅是同普通铁匠一样安静。现在他已经死了,他的儿子依然做了铁匠。


有一个我认识的男孩子,姓柯廷,家住鲍林德岭附近。他曾告诉我:有一晚,他正走路,看见一条狗,那狗生着野狗爪子和人身子,可他看不到它头的样子。它正像悲痛的灵魂般呻吟着,过了一会便消失了,接着便传来最美妙的乐曲声,出来一位女子,他最初以为是报丧女妖,因她身穿红裙子。她还穿着条纹外套,腰间束一条白带。柯廷有生以来从没听过比那更美妙的歌唱和乐声,可他不明白她所要表达的。最后他们来到路边的生着灌木丛的地方,她钻了进去,消失在灌木丛下,当时从她钻入的地方发出最美的光芒。当柯廷一回到家便晕倒了,他母亲把珠串放在他身上,并为他祈祷,求神保佑他。因此,他最后才得以平安无事。


康内马拉的史蒂芬·奥唐奈对我说,有一次,他打中了一只野兔,可野兔变了女人,是他的一个邻居。过去两年来,她一直拿他的黄油,但她跪下来乞求饶命,于是他便饶了她,自那以后,她把黄油还给了他,他搅黄油都能搅出双倍的产量。


有位养猫的女人,会当着任何其他人的面在餐桌上喂猫;要是猫没有吃到第一块煮好的肉,它就毛发竖立有那么高。有一天,有几位牧师在她家吃晚饭,当他们被让着先吃时候,猫背上毛发就竖立起来了。其中一位牧师对那位女人说,像她那样迁就一只猫是件奇怪的事情,而且让猫先吃是件愚蠢的事情。猫听到那些话,它便从屋里走出来,再也没有回来。

说到猫,他们自成一类。他们有益于捕捉老鼠,故而只让他们为捕鼠而进出房屋;他们一直忙自己的事。而在古代,猫会说话。据说猫用一先令换换来了他们的能力;其中的四便士来让管家偶尔粗心大意地把牛奶放到他们能得到的地方;用四便士来使脚步轻盈以致无人听见他们的行踪,四便士使他们能在黑暗中视物。我也会把放在橱柜上凉着的汤泼掉,因为汤后来被猫舔尝过,而我不会碰被猫尝过的汤。也许汤里会有根毛发,而猫的毛发是毒物。


有个男子有座满是孩子的房子,某天为制靴子,他量了孩子们的脚。正蹲在壁炉上的猫说:“也和其他人一块为我量量脚,作双靴子吧!”那男子照做了,当他去鞋匠那,他还对鞋匠说了猫所说的话。当时鞋匠店里有个男人,带着两条灰狗,其中一条是纯黑的,没有一根白毛。那带狗的男人说:“明天把猫带到店里来。你可以对猫说,除非直接量量它的脚,否则靴子没法做的。”于是,第二天他把猫用袋子拿了过去,当他到了鞋匠店里,那带灰狗的男人也在那,他便把猫放了出来,当时猫正祈祷希望他不要打开袋子。一放出来,猫便从田地里夺路而走,而两只猎狗紧随其后,我不知道猫是否杀了一条狗,但无论如何黑猎狗杀死了猫,就是浑身没有一根白毛那条。


我认识一位老大夫——克里夫登的安东尼·科平杰——他对我说,要是黄鼠狼像其他动物那么有力量,他们便不会让任何人类活在世上。他还说,在广阔无垠的大海荒原上生长着各种动物,大部分和地上的一样,有像小猪的,还有像牛的,并且他们安静地躺在海底,就像地里的牛一样。


猎杀海豹常招致不祥。在这一带有个男人喜欢射杀海豹。海豹有像猫一样的爪子,那个男人有两个女儿,而当她们出生时,她们都生着像海豹的一样的爪子。我相信他的一个女儿仍然在世。





odds shauri

缝补的诗人

尊贵的阁下(叶芝)

你用你的诗篇

将爱尔兰缝合!

白月和辰星

照耀着海雾中的群岛

晨曦的到来

却将这光芒变得暗淡!

穿过荆棘丛的风儿

被刺痛过滤得干净

她无法传达

任何欢笑与烟花气息!

等待…… 黎明将至……

夜晚的呻吟与狰狞

将被日常的生活抛弃!

待到 光明闪现

凝集的沉思与露水

将被路上的行人踩碎

蹂躏!

待到太阳升起

它将在人世间蒸发希灭!

[图片]

尊贵的阁下(叶芝)

你用你的诗篇

将爱尔兰缝合!

白月和辰星

照耀着海雾中的群岛

晨曦的到来

却将这光芒变得暗淡!

穿过荆棘丛的风儿

被刺痛过滤得干净

她无法传达

任何欢笑与烟花气息!

等待…… 黎明将至……

夜晚的呻吟与狰狞

将被日常的生活抛弃!

待到 光明闪现

凝集的沉思与露水

将被路上的行人踩碎

蹂躏!

待到太阳升起

它将在人世间蒸发希灭!



塑料毛線
柴可夫斯基-六月船歌 - 橙光音乐

瞧瞧那个人  ——  叶芝

瞧瞧那个人——瞧瞧他忧愁的前额,

他企图留住患病的月亮从天上

浓云笼罩的病榻窥望的柳木床

上面像影子一般掠过的生者与死者——

他一把揪住他们的头发,令他们留下。

他们竟一笑而过,依旧赶他们的老路——

生者与死者——

犹如经由害相思的狄多的阶下,

很久前海上驶过浪子的白帆船,

船舷被海浪的嘴唇激吻的光鲜。

他终于叹口气起身走自己的路,

忿怒到发狂——

他,找遍了多余所有的国度,

以及各国著名的爱欲艺术——

孑然惨遭遗弃的队伍。


1884年3月8日

瞧瞧那个人  ——  叶芝

瞧瞧那个人——瞧瞧他忧愁的前额,

他企图留住患病的月亮从天上

浓云笼罩的病榻窥望的柳木床

上面像影子一般掠过的生者与死者——

他一把揪住他们的头发,令他们留下。

他们竟一笑而过,依旧赶他们的老路——

生者与死者——

犹如经由害相思的狄多的阶下,

很久前海上驶过浪子的白帆船,

船舷被海浪的嘴唇激吻的光鲜。

他终于叹口气起身走自己的路,

忿怒到发狂——

他,找遍了多余所有的国度,

以及各国著名的爱欲艺术——

孑然惨遭遗弃的队伍。


1884年3月8日

chalice

叶芝真的很会搞一些末日情侣感。


叶芝真的很会搞一些末日情侣感。



吐司鹅
和北@Ykmr Kita 一起...

和北@Ykmr Kita 一起翻了一下叶芝的这首

和北@Ykmr Kita 一起翻了一下叶芝的这首

Earendil

(翻译)叶芝《战斗的玫瑰》(the rose of battle)

举世的玫瑰,一切玫瑰中的玫瑰!

思想织就的长帆猎猎舒展,

在时光之潮中搅动着气流,

神之忧怀浮于水面的钟声;

或因恐惧而安静,或因希望而喧嚷

一队人聚集在附近,发梢被风吹拂,沾满浪花和水雾。

如果可以,请从无休无止的战斗中转身,

当他们从我身边接踵经过,我大声呼喊,

阽危之域难寻庇护,兵燹之下永无和平,

对那些聆听爱之歌声永不停息的人,

在她一尘不染的壁炉边,她宁静的身影旁:

但也请聚集那些

爱从不曾为他们编织静默的人,或只是

将一支摇曲抛入云霄,歌唱着漫步

在晨曦的微光中展颜;也聚集你们

那些从未停止寻找的人,在潮湿的雨露边,

在日光和月光下,在大地的尘土上,...

举世的玫瑰,一切玫瑰中的玫瑰!

思想织就的长帆猎猎舒展,

在时光之潮中搅动着气流,

神之忧怀浮于水面的钟声;

或因恐惧而安静,或因希望而喧嚷

一队人聚集在附近,发梢被风吹拂,沾满浪花和水雾。

如果可以,请从无休无止的战斗中转身,

当他们从我身边接踵经过,我大声呼喊,

阽危之域难寻庇护,兵燹之下永无和平,

对那些聆听爱之歌声永不停息的人,

在她一尘不染的壁炉边,她宁静的身影旁:

但也请聚集那些

爱从不曾为他们编织静默的人,或只是

将一支摇曲抛入云霄,歌唱着漫步

在晨曦的微光中展颜;也聚集你们

那些从未停止寻找的人,在潮湿的雨露边,

在日光和月光下,在大地的尘土上,

在星光一般游弋闪耀的欢乐中叹息,

在海洋忧伤的唇边吐露笑语,

还在这艘长灰船上向神宣战。

那悲伤的,孤独的,不可慰藉的人,

古老的夜晚对他们倾吐所有秘密;

神之钟声谛听他们低声哭泣

他们不生亦不死的哀伤心灵。

 

一切玫瑰中的玫瑰,举世的玫瑰!

你,也一样,驻足在哀愁构造的码头

被幽暗汹涌的潮水席卷拍打,并听见

钟声将我们召唤;那甜蜜的遥远之物。

美随永恒愈发感伤

用我们,用灰暗的海水创造出你。

我们为长船解开思想之帆,停滞等待,

神令他们承担相同的命运;

终曲奏响,在自己的征战中溃败,

在同一片白色星群的银辉中倒下,

我们将再也无法听见那既非存在亦非死亡的,

我们哀伤的心轻声啜泣。

  

ROSE of all Roses, Rose of all the World!
The tall thought-woven sails, that flap unfurled
Above the tide of hours, trouble the air,
And God's bell buoyed to be the water's care;
While hushed from fear, or loud with hope, a band
With blown, spray-dabbled hair gather at hand,
Turn if you may from battles never done,
I call, as they go by me one by one,
Danger no refuge holds, and war no peace,
For him who hears love sing and never cease,
Beside her clean-swept hearth, her quiet shade:
But gather all for whom no love hath made
A woven silence, or but came to cast
A song into the air, and singing passed
To smile on the pale dawn; and gather you
Who have sougft more than is in rain or dew,
Or in the sun and moon, or on the earth,
Or sighs amid the wandering, starry mirth,
Or comes in laughter from the sea's sad lips,
And wage God's battles in the long grey ships.
The sad, the lonely, the insatiable,
To these Old Night shall all her mystery tell;
God's bell has claimed them by the little cry
Of their sad hearts, that may not live nor die.


Rose of all Roses, Rose of all the World!
You, too, have come where the dim tides are hurled
Upon the wharves of sorrow, and heard ring
The bell that calls us on; the sweet far thing.
Beauty grown sad with its eternity
Made you of us, and of the dim grey sea.
Our long ships loose thought-woven sails and wait,
For God has bid them share an equal fate;
And when at last, defeated in His wars,
They have gone down under the same white stars,
We shall no longer hear the little cry
Of our sad hearts, that may not live nor die.

或许我也喜欢你呢
“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梦...

“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梦想便不复轻盈;他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更看中果实而非花朵。”

——

  • 摘自:投稿 | 叶芝。

  • 抱图红蓝,原图请投喂免费礼物。

  • 长期接投稿,具体看置顶。

——

今天34,明天38度,空调电风扇都没有……闷闷的。

“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梦想便不复轻盈;他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更看中果实而非花朵。”

——

  • 摘自:投稿 | 叶芝。

  • 抱图红蓝,原图请投喂免费礼物。

  • 长期接投稿,具体看置顶。

——

今天34,明天38度,空调电风扇都没有……闷闷的。

Ashlie-阿什荔

【PBS逝世200周年纪念|个译】《雪莱的诗中哲学》by.W.S.叶芝

[为纪念珀西•雪莱逝世200周年所译]
[一些想说的话写在后面]


《雪莱的诗中哲学》
《The Philosophy of Shelley’s Poetry》
作者:W.S.YEATS
翻译:@Ashlie.

Ⅰ.他的执政理念(His Ruling Ideas)

    当我年少尚在都柏林的时候,曾和一群人在一条简陋的街巷里租了间房以共同讨论哲学。不过,我的同伴们对某些现代神秘主义教义学派的兴趣愈加浓厚,而且——我从来没能找到任何一个人去分享我那不可动摇的信仰观念。我认为,无论哲学如何令诗歌置...

[为纪念珀西•雪莱逝世200周年所译]
[一些想说的话写在后面]


《雪莱的诗中哲学》
《The Philosophy of Shelley’s Poetry》
作者:W.S.YEATS
翻译:@Ashlie.

Ⅰ.他的执政理念(His Ruling Ideas)

    当我年少尚在都柏林的时候,曾和一群人在一条简陋的街巷里租了间房以共同讨论哲学。不过,我的同伴们对某些现代神秘主义教义学派的兴趣愈加浓厚,而且——我从来没能找到任何一个人去分享我那不可动摇的信仰观念。我认为,无论哲学如何令诗歌置于永恒的境界,它都应该于一开始就将其安排在某种有规律的秩序中,而不要把一切只是当作诗人的虚构物来全盘拒绝。我想,只要我多年后仍能记起我的思想,如果一个强大且仁慈的精神力得以塑造这个世界的命运走向,我们就能更好地从语言文字中发掘它的奥义。聚集整个世界的心之所向,总胜过历史性记载,或者像竭力思考那样,令人心萎靡。从那时起,我就细致地观察梦境与幻象,现在我认定想象在以某种方式照亮理性所不具备的真理之光,而当肉体生命静止,理性沉默之时,它的戒命终将被传达,这便成为了我们至今所知的最具约束力的现象。我重读了《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我曾希望我的同伴们能够把它当作圣书一般地研读。在我看来,它甚至要比我所想的那样,还要在世界上所有神圣的书籍当中更具地位。我记得自己去向学者询问了这部作品的深层含义,才得以加深了对它的理解。对方告诉我,戈德温所作《政治的正义》奠定了此诗的格调,而雪莱不过是一个天真的革命家,笃信人民将会重新推翻专权统治。我引用了其中的一些句子,有关遏制在安宁的海洋中捕捞鱼类的行为、如何将毒树叶改制为美味的事物云云,以此来表明他预见了远比政治复兴更为有分量的见解,只不过他还不够有底气,无法继续推动这个观点。我仍然相信,也不得不相信,就像我所知的这位学者一样会寄信于他那样:这是一个懵懂的思想家,偶尔将伟大的诗句与虚幻的言论相杂糅,若非能有文段胜过于此,且在对自由的诠释中最令他满意,他会不懈地探寻这一点直至明晰背后的思想体系为止。似乎应该很自然地洞悉,他的思想充满了微妙感。雪莱夫人告诉他,他是在成为形而上学学者和诗人之间徘徊。他曾公开表示了他对“先晦涩再明晰”这一观点的存憾,并表示那首往后三代人都认为是以《政治的正义》为基调的《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需要一个像他那样敏锐的头脑来理解贯穿于诗中的神秘含义。它们抽象及微妙的区别绕过了普通读者,但这一点远非模糊不清。他的目的是写一篇针对人的本质的形而上学散文来解释他诗歌中许多晦涩难懂的东西;虽说最终只留下一些零散的观察和评论。他认为这些关于心灵和自然的哲学观点出于强烈的诗歌精神及其反映出的诗性本能。”从这些零散的片段和研读中,人们很快便明白,他所谓的自由远凌驾于政治公正的自由之上。这是一种富于智慧的美,他预见的自由比许多政治梦想家所预见到的自由更甚,直到时间的流逝将其带进“他流年永恒中的坟墓”,它才终于打磨至完美的境界。《为诗辩护》,一篇深奥的文论,在各种相关的英文诗歌的基础上,赋予诗人立法者般的能力,一半讲述文字义理,一半描绘他对理想社会的构想。他心存对这种神圣新秩序、以及文义学术之美的愿景。“诗人,根据他们所处的时代及国情,自文明的开端便被尊为立法者或先知,诗人从本质上就包括并结合了这两种特性。不仅因为他能够看到水深火热的局势,还能明确法律必须依照客观规律进行制订。他得以透视预示在当下的未来演变,和他的思想是结成时代的花与果的萌芽。”“语言、色彩、形象、宗教及人类的文明行为,都是创作诗歌的工具和素材。”诗歌是“根据人类不变的秉性所创造的,因为它存在于创造者的头脑中,而创造者本身就是所有思维的代表形象。”“诗人由此受到挑战,要将桂冠让给理性主义者和商人们... ... 人们承认动用想象力是最为愉快的事,但又断言说理性的运用更具有实际价值.... ...机械师和政治经济学家们结合劳动,对于想象力的功效的推测也并不符合其最高准则。所以请他们当心,不要像在近代英国所上演的那样,立即激化贫穷和奢侈这两个极端……富者愈富,穷者愈穷……这是人们毫无节制地运用策划能力的恶果。”以往表达这些观点的发言人可能几乎都是布莱克,他认为理性能衍生出除丑恶以外的其他恶端。所有的智慧之书都为阿特拉斯女巫的洞穴所藏。她是美感的人格化形象,当她跨越那代表着生的幻象的魔法河时,祭司们摒弃了他们欺诈的勾当,国王戴上了猿猴脑袋上的假王冠以嘲弄自己的专权,士兵们聚集在铁砧旁,把剑铸成犁头,情人们驱逐了内心的怯懦,友人们团结一心;而《伊斯兰的反叛》则唤醒了如爱与美之星耀般的,那全世界与暴政抗争的改革者们的思想力量。在《那不勒斯颂》的结尾,他呼唤用“美的精神”推翻这些暴政,或让“和谐的欢狂”散布整个世界。他把美的精神归在自由的定义中,因为“灵魂高尚的人既不命令也不服从所有的权威,他们从通向美的道路上摘下美德之名,因为它用爱引领我们,而爱的奉献是完全意义上的自由。”这领导一切的爱,一次又一次让他潸然泪下。爱融合于美的观念中,秩序也由其排布,因为这便是推进灵魂、思想和行动的表达式,通过让我们“追寻万物的苏醒,以及自我们的实践中构筑的社会。”我们生长于世,有些事物由内而发,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愈来愈渴望一睹它的形象。”我们有着“一个灵魂在我们的魂魄深处,绕着那充斥着苦难、哀伤、邪念的园林,描摹了一个无法跨越的圈线”,我们努力尝试,想在镜中邂逅这个灵魂,以便更充分地占有、控制它。他不曾用任何并非温和的劳动来阻碍社会的进步,也从未想过让我们抵抗邪恶本身。他在《改革哲学评论》中要求改革者们接受“骑兵们的进攻”,如果受命去解散他们的会议,他们会“环抱着臂膀”,并表示“不是因为积极抵抗不合理,而是因为节制和勇气会产生比决定性的胜利更大的优势”。他在《暴政的假面》中给予他们建议,为了自由,他啜泣着唱诵道:“这是爱。”可以让追随基督的虔诚的教徒们,包括所有的富商,去摒弃他流通于世的商品,虔诚地在它脚边献上一吻。
   他不相信没有人心的转变,仅凭社会改革就能带来这种美,并营造出这种神圣的秩序。即使在写《麦布女王》前他便探索出了最深刻的思想,或说也许在他挥笔成章以彻底表达之前,他也并不急于改变他人的想法。由于我不认为人们会过多地更正自己的观念,也正如我所想的那样,我们应该直面“暴政产生的前因后果”,而不是对着那些比野兽还狡猾的奸诈之人大吼大叫。他一次又一次地断言,具有美德的人,那些拥有"纯真的欲望和广博的爱"的人,哪怕在暴政的摧残下也是幸福的。他预见到,会有那么一天,当他在后期诗歌中所表述的"自然的意志" ,一种富于美的精神,使她那“权力的宝座不得民心”——能令人们变得如此强大高尚,以至王之怒视也将失去威信,并以这高洁的光耀使之眩目,因而悄无声息地消逝。就像商业的运营那样,“处处散发着腐败气息的商品交换,是买不来自然或人文艺术的。”一切终将归于平静。
    事实上,总的来说,他总是扮演着一个证人的角色或那个“无可驳诉的权力”。《朱利安和马达洛》中说,灵魂是能力微薄的,只能像“挂在天光塔上的沉闷的钟,敲响我们的思想和欲望,为破碎的心而祈祷”。但朱利安,即雪莱本人,回答道,正如所有宗教的创始人所回答的那样——
“我们所寻求的美、爱和真理在哪里?难道不在我们的心中吗?如果我们并不软弱,那难道我们还应该使行为少于欲望吗?”
而《勃朗峰》则涵盖了一个错综复杂的比喻,它肯定了灵魂的源泉在于“万物的秘密力量”,这种力量“作为一种法则,支配着思想,通向无尽的天国”。他甚至认为人是不朽的,如果他们是纯洁的,他笔下的茜丝娜命令水手们不要留下悔意,因为所有生着都将像他们一样遭受玷污。她说,时间就是这样标记了每一个人,包括他们的生死之念。当《伊斯兰的反叛》与美的星耀产生冲突时,不仅带来了“恐惧、仇恨、欺诈和暴政”,还带来了“死亡、衰落、灾难、枯竭和癫狂”。
    当魔王征服了红彗星、推翻了木星上的统治时,当麦布女王的预言转为现实时,我们可见的自然将再次呈现出完美的形态。他在有关《麦布女王》的一张笔记中宣称,“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假设……在一个人类的道义和生理的进化之间,应当存在一种完美的特性”,并认为“当然,智慧与病态并不兼容。在地球现今的气候条件下,真正的、完全意义上的健康是文明人所无法企及的。”在《解放了的的普罗米修斯》中,他看到的是圣人的狂喜,船只航行于海面,似乎不惧于艰险:
“光芒于浪尖散作点点碎花,还有那浮动着的沁香,轻柔的音色……”
从碧色的物质中释放出毒素,从一切生物中释放出残忍的一面,甚至连青蛙、蟾蜍也蜕变为美,最后被送到“他永生不朽的坟墓中”
    这种美,这种神圣的秩序,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肉体复苏的一部分,对于死者和狂热中的灵魂来说已经可见,因为安谧即是一种死亡。垂死的伊奥内尔听到了夜莺的歌声,哭诵道:
“你没有在那穹苍回响的吟游中听见甘美的言语吗?
你没有察觉那些死去的人正在狂喜的世界中苏醒吗?
何等相爱,当肢体互相交织,
在生命的暗夜里入眠,暇想着世界朦胧的界限。
那所爱之人正唱颂着的音乐,会是死亡的预兆吗?
就让我们欢饮吧,
让甜美的鸟儿为我斟满酒杯。”
在这所有诗歌中最著名的一段,他歌唱着死亡,就像为一个秘密情妇而歌唱。
“生者,如天穹满溢琉璃之缤彩,尽玷时空永恒之洁白。“
“死者,如若相伴所爱……”

他看到他自己即将迎接的死亡沉浸在这种预言的狂喜中,因为“欲望之火”照耀着他,“耗尽永恒的最后一丝云彩”。他死后仍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生者,虽然阿多尼斯已飞去“他来时的火焰之泉”,“作为永恒的一部分,伴随时间的流逝而不断变化”,“从理想国中苏醒”,他从未远离那“初生的黎明”或“林中的洞穴”,或“”消逝不清的鲜花与喷泉”。他已经“与自然合而为一”,他的声音“混响于众乐”,无论“那股回归一切的力量移向何方”,人们都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承担着“独属于他的角色”,当它迫使凡人服从那些既定的形式时,他在人们的思想的至高点遮蔽了它们,因为:
“当崇高的思想将一颗年轻的心放飞在尘世的巢穴之上,
爱与生命争夺尘世的归宿,
那将是它在人间遭受的厄运,死者栖居之地,
像风浪携带光明在黑暗和暴风雨中移动。”

    “当我们临近死亡的时候,这个不可估量的精神将会遭遇什么,”雪莱夫人写道,“神秘的理想主义在雪莱的脑海中点缀着这些猜想。《含羞草》的某些节诗中表达了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有一个几乎不可言传的想法,并非我们死后将转为另一个状态,当这个状态不再持久,由于某些原因,模糊的也好明晰的也好,与我们的存在相协调——虽然脆弱的身体机能已受到摧残,但却从自然之灵中崛起的人,他们沉浸在它们的“爱、美和喜悦”中,沉浸在一个与它们相宜的世界里,而我们,被“谬误、愚昧和纷争”所阻碍,只有经过净化和改进,才会看透他们的真谛,达到他们的更高境界。不仅是快乐的灵魂,所有美丽的地方、动作、姿态和事物,当我们认为它们已不复存在时,却都已成为永恒的一部分。
“在这生活中,
谬误,愚昧与纷争,
什么都来去无踪,却又隐约可见,
我们不过是幻梦的影子。

这谦诚的信念,虽说至此,
即便若有所虑,却也无妨开颜。
死亡定是造化作弄的虚妄,
就连同那万物一样。

精致的花园,怜人的淑女,
所有美的形状与气息,
事实上,一切从未远去,
变数并非他人,而是我们自己。

爱,美,喜悦,
是不变的定数,是不死的永恒,
他们的强力超越了我们的感官,
他们排斥光明是因为本身阴暗。”

    在推测中他似乎发现,那些幻想家们对大自然的印象即是他们认知的基础。但我不知道他是否也会和他们的想法不约而同。一切善与恶都永恒存在,他沉浸于思绪,付诸于行动,尽管这一切可能是非自觉性的;或者仅仅是认为“爱、美丽和喜悦”会恒久存在。麦布女王唤醒了"一切对过去的认知,以及“如梦佳期中”的善与恶。这一段无疑是机械化诗歌的一部分,但所有机械化的诗歌都源自悠久的信念,并且很快转化至头脑中枢,经由强烈的理想主义精神思考加工。
    知性美,不仅有狂喜中苏醒的死者来履行她的意愿,而且还有与东方的天神、中世纪欧洲的元素之灵和古爱尔兰的精灵相对应的驻守神灵,它们的频繁出现,也许正是雪莱对它们更加传统的形式的无知,给他的诗歌带来了一种无垠的幻想。这些变化在他的诗歌中不断更新,就像在爱尔兰普通民众心目中世界各地的神秘景象一样,这些变化的模式在某种特殊意义上,是“在梦境中中造访我们的遥远世界的微光”。那精神的本质,暗如阴影,却又令所有的感官愉悦,听上去如“水晶造的蜂巢般排布”,“愿景是那样猝不及防,甜蜜而古怪”,“他的薄鞘像蛹”一切静候佳音。“四季盛开的伊甸花树”的“芳香”,“予之酣眠”的“佳酿”,或能从”好奇与欢欣”中催生出的泪水;“在梦中与希腊诗人交谈的金色精灵”;“幻影”转为艺术之形,当“心灵,从美的怀抱中托起光明”,“就把聚拢来的光线,即现实的光线,照在艺术上”;在人类思想的氛围中活动的“守护者”,就像鸟行风中,鱼跃浪中,或者人的思想本身游经万物;当时光流逝时,他们加入了黄金时刻的行列——
“当飞鱼跃出
印度洋的深海,
掺杂这那些半醒的海鸥。”

正是这些力量引领着亚细亚和潘蒂亚,像他们引领着所有人类的情感那样,通过书写在树叶上的文字,通过渐弱的歌声,通过涡流的回响描绘着灵魂的秘密,通过落英的“死亡的清芳”,通过“日光下球形的露水”,于生死之门开外唤醒恶魔与永恒,那被称为生命的彩绘面纱将被缓缓撕开。
    也有丑恶的从政者与那一切的邪恶事端,就像降临到普罗米修斯身上那样的的
“如同苍白的女祭司跪坐在玫瑰上,为她的节日花冠采集华芳,
霞晕由空中降落,泛红了她的面颊。
而从死者注定的痛苦中,
形如个人的阴影笼罩着我们,
否则就要同我们的暗夜之母那样残缺不定。”

或者像诗人在《生之凯旋》中所看到的那些人,他们从跟随生命之车的行列中走出来,就像“希望”变成了“欲望”,影子“多得像秋夜里从白杨树上吹落的枯叶”;就像它们从何而来那样,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任何一个晦涩的短语的话,直至它们被“包裹”住,“在那里的所有忙碌的幽灵,就像太阳塑造云朵一样”。有些人坐在那里像猿猴一样叽叽喳喳,有些人像古老的解剖学家一样在精灵翅膀的阴影下孵化着他们赤裸的雏鸟,狂笑着恢复他们赋予地球上的暴君的权力,有些人像小蚊蚋和苍蝇一样聚集在人群中。“律师,政治家,牧师和理论家的脑袋,有些“像褪色的雪的形状”落在“最美丽的胸膛和最明亮的头发上”,被“它们所熄灭的青春的光辉所融化”,许多人“抛下与自己不相符的阴影”,影子被“富有创造性的光线”塑造成新的形象,都像微粒一般移动。
    对于一个相信“被称为真实的或外在的事物的思想”不同于“幻觉,梦境和狂热的想法”的人来说,这些美与丑的从政者当然不仅仅是比喻或生动的辞藻。这种差异被缩小,通过讲述他如何在两年或两年以上的时间内做了三次同样精确的梦,并用心灵之眼看清了使他的神经连续几天为之颤抖的映像。就像在那里的暗影:
“一群吸血蝙蝠就在眼前
热带的太阳,闪耀着,在黄昏落幕之前,
奇异的夜晚降临在印第安山谷。”

不止于隐喻和如画的风景,其人讲述了恐怖与自己的臆想,他曾试图将一片树林烧毁,他曾拜倒在幻象中,那幻象关乎一个女人的流盼与怀抱。如果我们信任威廉姆斯太太的解释,由于他相信魔鬼的存在,他第一次想杀了他,并在那里避难。
    事实上在我看来,尽管雪莱时有怀疑,他还是唤醒了属于自己信仰的时代。即便是圣人也会怀疑,何况他是一个革命家,因为他听从了诫命,“你们既知此事,若是去行就是有福了。”
    我多年来第一次在埃切特山脉中的得力米达兰森林里重读他的《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有时我还望着斯利弗南奥尔,全国人民都说这场世界范围内的战役之终将持续到第三天,届时牧师将举起圣餐之杯,千年的和平将始于发端。我认为这支神秘的颂歌将信仰化繁为简,还有同那些古国一般久远的信念,都将获得全新的理解,转化为适合新时代的某种形式,正如布莱克所说,圣灵是“知识的源泉”,美的类型与程度即为其权威的形象。

【后记】
    本人并非专业译者,译文中存在错误的内容敬请谅解。
    可能这篇已经有了译文,但本人至今并没有读到过。当时因为正巧手边有原文,故在雪莱逝世200周年之前断断续续地完成了译文的翻译。由于个人状况,暂且不会有下篇的翻译。加之时间不充足、作了的笔记不小心被清理等原因,本文中涉及多处地名、人名及神话名词的地方没能及时进行补充注释,在这里一并向读到这里的朋友致歉。
    对于一个在翻译领域一窍不通的人来说,短短的五六千字也给本人造成了不小的困难。为了能够接近文论的翻译标准,本人查询了一些相关的指导性论文,也阅读了一些译作进行学习——虽然还是很贫弱不过见谅!叶芝先生在行文时大量引用了雪莱的诗句,我也曾想直接将现成的译文照搬,但询问过后才知道引文翻译是文论翻译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这才避免了错误的投机取巧。为了不让语言过分生涩,本人在润色语言的同时也略微添加了一些个人的风格,希望没有过分影响到行文的流畅程度。
    叶芝是雪莱的追捧者之一,不过这篇文章中当然没有过分流露其个人情感。从文章当中也可见叶芝对雪莱的作品的熟悉程度以及理解之深,因此更倾向于广读雪莱作品的读者。本文讨论政治理念,但与我们今天更为熟悉的观点体系有所不同,而是更具有乌托邦式的构想和玄学式的阐述,所以在理解上相比会有诸多不易之处。
    珀西•比希•雪莱毫无疑问是西方诗坛上最璀璨的明星之一。在其短暂的生命与创作生涯中,涌现出不尽的佳作,于展现艺术之美的同时将浪漫的理想诉求表达得淋漓尽致。马克思将他列入革命家一伍,他的影响力更是渗透在近代每一个争取独立的国家当中。今天我们铭记这位伟大的诗人,纵然他的行为和思想中存在无法洗脱的谬误,纵然他革命家的身份在当今社会的意义已经渺茫——但他所营造的理想之光依旧照耀着今天。当我们仍能努力在为理想而奋斗的一生中度过时,他所设想的这种幸福感就从未远离。至少,曾经有人这么为他的理想、以及我们今天的幸福而奋斗过。
    总之自己挖的坑要乖乖填上……改来改去总算是解禁了,虽然还是对自己的能力感到羞愧……此外非常感谢叶子桑写出这么理解他的文章,200ann实在太难等了,本人也算是见证历史了!

    有写诗,定时在下午放出来,加在另一个合集里 ♡
 



白色数据板

他们知道,他们无法拯救,

于是下棋,年复一年,

夜夜如此,等待一剑穿心。

我从来没有听说死,离普通人的心脏

如此不可及,一种漂亮高贵的结局。

我的要求是,为了爱,放弃所有,

像古老寓言中的老国王一样去死,

何必需要战斗和激情?何必需要

那些炫耀做我的背景?

我真正爱过,我没有背叛任何人。

我不需要最后的闪电,不需要狂暴

徒劳地捶打这扇笼门。

他们知道,他们无法拯救,

于是下棋,年复一年,

夜夜如此,等待一剑穿心。

我从来没有听说死,离普通人的心脏

如此不可及,一种漂亮高贵的结局。

我的要求是,为了爱,放弃所有,

像古老寓言中的老国王一样去死,

何必需要战斗和激情?何必需要

那些炫耀做我的背景?

我真正爱过,我没有背叛任何人。

我不需要最后的闪电,不需要狂暴

徒劳地捶打这扇笼门。

今往

12. 威廉·巴特勒·叶芝 《叶芝诗集》

[图片]

近期被考试折磨到快发疯,每到非常压抑的时候,我就会有蓬勃汹涌的表达欲。正好翻到了一本陆陆续续也算读完的书——《叶芝诗集》,应该没有比现在这个时间点更适合分享的了。


写诗要心境,读诗更要。诗文字固然美,但是是生疏的、遥远的,没有故事性,甚至连逻辑性都不会有。

作者心境到了哪,我们就被迫跟到哪,要是让我什么都不做,就坐在这读诗,至少我是不愿意的。但是如果夜里想来无事,或者心之所至,随便翻开几首,那诗集中寥寥几字,却比数万字都要壮观瑰奇。


叶芝的诗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我甚至觉得在一个心境不合适的时候翻开它,都是一种亵渎。


第一次接触叶芝的作品是那首《当你老了》。大...



近期被考试折磨到快发疯,每到非常压抑的时候,我就会有蓬勃汹涌的表达欲。正好翻到了一本陆陆续续也算读完的书——《叶芝诗集》,应该没有比现在这个时间点更适合分享的了。


写诗要心境,读诗更要。诗文字固然美,但是是生疏的、遥远的,没有故事性,甚至连逻辑性都不会有。

作者心境到了哪,我们就被迫跟到哪,要是让我什么都不做,就坐在这读诗,至少我是不愿意的。但是如果夜里想来无事,或者心之所至,随便翻开几首,那诗集中寥寥几字,却比数万字都要壮观瑰奇。


叶芝的诗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我甚至觉得在一个心境不合适的时候翻开它,都是一种亵渎。


第一次接触叶芝的作品是那首《当你老了》。大二的时候修过一门英美诗歌选读,学了几首他的诗,后来英国文学中又介绍过叶芝,于是干脆写了篇论文论叶芝作品中的死亡沉思,但都仅此而已。

叶芝的作品不晦涩,但也没那么好读。


“冷眼的骑士”这是我当初对叶芝的评价。



叶芝大抵是个有点消极悲观的人,他的诗大多让人觉得如在雾中徘徊,在海边独行,虽然带了点信仰色彩,但也没有表达什么生之所向,向光而行。不是不可以,而是叶芝不愿意。

读叶芝的诗时,就像一个极致孤独的人走在你前边,你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背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他兴致不高地跟你讲所见所闻,你可以聆听,可以离去,但是他会一直走在这条路上,偶尔一声叹息传来。


旁观的是他,也是我。


当初最喜欢的一首叶芝的诗是—— An Irish Airman Forsees his Death 《爱尔兰飞行员预见他的死亡》。


The years to come seemed waste of breath,

A waste of breath the years behind

In balance with this life, this death.


“未来和亡命好像并无区别,

多年以后,从大体上来讲——

生命一旦虚度,虽死犹亡。”


 
  

这是当时最喜欢的一个译本。


叶芝不会赋予死亡意义,不会卖力地歌颂生命。他只是站在死亡的灰烬中,哀伤又绝望。


“For the world's more full of weeping than you can understand”

这个世界哭声太多了,你不懂。



“我只有生命可以献给你;轻轻地踩啊,最轻柔地踩,你悲伤的脚下是我的生命。”


“爱情并不比灰白的曙光更和蔼,希望并不比清晨的露滴更亲切。”


始终觉得,人很难跟别人共情快乐,但是可以共情痛苦。

当我似乎窥到了叶芝的哀伤时,他的作品就对我产生了令人眩晕的吸引力。

食野社

凯尔特的薄暮

书名:凯尔特的薄暮

作者:叶芝

[1]

在爱尔兰,我们极少听说黑暗力量的存在(现在我更明白了。我们所拥有的黑暗力量比自己想象的多得多,却也不及苏格兰人的,而且我认为,人类学的想象力主要集中于奇异及变幻无常的事物上),更是不常碰到亲眼目睹者。这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多集中在奇异及变幻无常的事物上,怪谈和随想一旦与邪恶或善良相结合,便会失去其赖以呼吸的自由。尽管智者认为,人类无论身居何处,都有满足其贪婪的黑暗力量相伴左右,这种力量不逊于将蜂蜜贮藏在心房的光明精灵,也不少于那薄暮中飞来飞去的精灵,将人们包围在浓烈的热情与忧郁之中。他们也同样认为,那些因长期努力或者天生意外获得的缘故,得以洞穿精灵......

书名:凯尔特的薄暮

作者:叶芝

[1]

在爱尔兰,我们极少听说黑暗力量的存在(现在我更明白了。我们所拥有的黑暗力量比自己想象的多得多,却也不及苏格兰人的,而且我认为,人类学的想象力主要集中于奇异及变幻无常的事物上),更是不常碰到亲眼目睹者。这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多集中在奇异及变幻无常的事物上,怪谈和随想一旦与邪恶或善良相结合,便会失去其赖以呼吸的自由。尽管智者认为,人类无论身居何处,都有满足其贪婪的黑暗力量相伴左右,这种力量不逊于将蜂蜜贮藏在心房的光明精灵,也不少于那薄暮中飞来飞去的精灵,将人们包围在浓烈的热情与忧郁之中。他们也同样认为,那些因长期努力或者天生意外获得的缘故,得以洞穿精灵鬼怪的隐秘处所而目睹它们的存在,那些性格暴戾的人们以及从未在人间栖居的人,他们带着丝丝恶意缓慢移动着。据说,那些黑暗力量就如老树上的蝙蝠般日夜依附着我们;然而我们对此却鲜有耳闻,只是因为更黑暗的魔法一直存在却极少发挥作用。事实上,在爱尔兰,我很少遇到那些试图与邪恶力量交流的人,而我所遇到的少数人,他们却一直向共同生活的人全然隐瞒着自己的动机与行动。他们大多是小职员之类,怀着对艺术的追求生活在悬挂着黑色门帘的小房间里。他们从不会把我请进屋内,发现我并非完全不了解神秘现象,便欣然领我去看他们要去的其他地方。“过来吧。”他们的头领是个大面粉磨坊的职员,他对我说,“我们来给你展示一下幽灵吧,让它跟你面对面谈话,幽灵的体型跟我们一样真实,体重也差不多。”


[2]

当我挣脱杂乱的争辩之丛后,便告诉自己,精灵确实存在,而且,只有我们这些既无单纯又无智慧的人才会否定他们的存在。而自古至今,质朴之人与古时智者都见过他们,甚至与他们交谈过。正如我所想,他们就在并不遥远的地方,过着他们热情充实的生活;只要我们保持单纯而不失热情的本性,死后便可加入他们。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连,有朝一日,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或者终于顿悟:一切传奇,无非是“预兆与幻想交织,昭示着人类在辉煌之日的罪恶”——正如《人间天堂》里长者们终在快乐之时所想及的那样。


[3]

于是我确信,我看到了凯尔特的地狱,还有自己的地狱,那是艺术家的地狱,还有那些太过饥渴地追逐着美好与奇异之物,以致丧失平和心境与原本姿态,变得丑陋而平庸的人们,这里同样是他们的地狱。我也目睹过他人的地狱,在一个地狱里还曾见过“阴间的彼得”,他面黑唇白,用一个怪异的双刻度天平称量着,不仅称量隐形的鬼魂所犯下的恶行,而且称量它们未完成的善行。我能看到天平上下摆动,却看不见那些鬼魂,我知道它们就聚集在他身边。还有一次,我看到大量形态各异的恶魔——有的像鱼,还有像巨蟒,像猿猴,像狗的——全都坐在一个跟我的地狱里差不多的黑色大坑里望着月亮——仿佛天堂的倒影,从黑坑深处折射出光芒。


食野社

生命之树

书名:生命之树

作者:叶芝

[1]

要是货车打破了我们的幻想,我们必须将灵魂紧紧束缚在我们的身体中,因为灵魂变得越来越喜欢数代人不断累积起来的美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人会厌烦对纯粹力量、纯粹个性的渴望,厌烦对激动人心时刻的渴望。如果它开始慢慢离去,我们必须将它追回,因为雪莱的晨星小教堂比彭斯的啤酒屋更好——当然,它是啤酒,而不是大麦——除了在疲惫不堪的夜晚。它总是比那些不舒服的地方要好,在那些地方,没有啤酒,即现实主义者的机械商铺。


[2]

一切艺术都是梦,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让梦成真。艺术所塑造的就是宗教所接受的。最终,一切都在酒杯里,一切都在酒醉的幻象中,葡萄开始酝酿成酒。......

书名:生命之树

作者:叶芝

[1]

要是货车打破了我们的幻想,我们必须将灵魂紧紧束缚在我们的身体中,因为灵魂变得越来越喜欢数代人不断累积起来的美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人会厌烦对纯粹力量、纯粹个性的渴望,厌烦对激动人心时刻的渴望。如果它开始慢慢离去,我们必须将它追回,因为雪莱的晨星小教堂比彭斯的啤酒屋更好——当然,它是啤酒,而不是大麦——除了在疲惫不堪的夜晚。它总是比那些不舒服的地方要好,在那些地方,没有啤酒,即现实主义者的机械商铺。


[2]

一切艺术都是梦,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让梦成真。艺术所塑造的就是宗教所接受的。最终,一切都在酒杯里,一切都在酒醉的幻象中,葡萄开始酝酿成酒。


[3]

他在书中抨击了批评家们以及圈子里的成员,他认为莎士比亚的创作就是思想如泉水般突然涌现的创作,是大众所喜闻乐见的创作。如果我相信那种简单逻辑,如同报纸文章的简单逻辑一样,这种简单逻辑非常能取悦店主们,那么我的确可能会产生幻想。不过,我总牢记着,大自然的线条是弯弯曲曲的,尽管我们竭尽全力想要挖凿笔直的河道,江河还是汹涌澎湃地奔向四面八方。


[4]

在十字架开出绚烂玫瑰之时,那些准备做出最后和解的人们,在这些人当中,他则是最伟大的。


Mapko-Q的小屋
《廊桥遗梦》的结尾,叶芝的那首...

《廊桥遗梦》的结尾,叶芝的那首诗:


去摘采 哪怕地老天荒,

只有她和我

月亮的银苹果

太阳的金苹果


叶芝—《流浪者安古斯之歌》

I went out to the hazel wood,

Because a fire was in my head,

And cut and peeled a hazel wand,

And hooked a berry ......

《廊桥遗梦》的结尾,叶芝的那首诗:


去摘采 哪怕地老天荒,

只有她和我

月亮的银苹果

太阳的金苹果


叶芝—《流浪者安古斯之歌》

I went out to the hazel wood,

Because a fire was in my head,

And cut and peeled a hazel wand,

And hooked a berry to a thread;

And when white moths were on the wing,

And moth-like stars were flickering out,

I dropped the berry in a stream

And caught a little silver trout.

When I had laid it on the floor

I went to blow the fire aflame ,

But something rustled on the floor,

And some one called me by my name :

It had become a glimmering girl ,

With apple blossom in her hair

Who called me by my name and ran

And faded through the brightening air .

Though I am old with wandering

Though hollow lands and hilly lands ,

I will find out where she has gone,

And kiss her lips and take her hands;

And walk along dappled grass,

And pluck till time and times are done,

The silver apples of the moon,

The golden apples of the sun .

我去到榛树林

为了心中有一团火

我砍一条树枝剥去皮

又用钩子在线上串颗浆果

白色的飞蛾扑扇起翅膀

飞蛾一样的星星在夜空中闪烁

我把浆果投进小河

一条银色的小鳟鱼上钩咯

我把它放在地板上

又过去把火吹吹亮

可地板上有东西在沙沙响

又有人叫我的名字在耳旁

小鳟鱼早变成个若隐若现的姑娘

苹果花环戴在她头上

她叫着我的名字跑掉了

在渐亮的曙色中不知去向

虽然我已经年迈苍苍

长年在荒郊野冈漂泊

我一定要寻到她的踪迹

亲吻她的芳唇

再把她的手儿紧握

我们一起沿着阳光班驳的草丛漫步

去摘采 哪怕地老天荒,

只有她和我

月亮的银苹果

太阳的金苹果


Ixuygnaw
Would that we w...

Would that we were, my beloved, white birds on the foam of the sea! 

We tire of the flame of the meteor, before it can fade and flee.

——[爱尔兰]叶芝《白鸟》

德国铃兰

[花语]纯白...

Would that we were, my beloved, white birds on the foam of the sea! 

We tire of the flame of the meteor, before it can fade and flee.

——[爱尔兰]叶芝《白鸟》

德国铃兰

[花语]纯白

2022.5.4 周三

壬寅年 | 虎年 | 四月初四 五四青年节

JAVC
一个叶芝壁纸的摸……

一个叶芝壁纸的摸……

一个叶芝壁纸的摸……

DRM

他翼求天国的锦缎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Inw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light,


I would...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Inw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light,


I would spread the cloths under your feet.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upon my dream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