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叶芝

4194浏览    333参与
花隐
人的智力被迫要选择 生活或者工...

人的智力被迫要选择

生活或者工作的完美,

若取后者它就得弃绝

天堂般豪宅,在黑暗中愤激。

故事结束后,消息如何?

运气内外,辛苦留印记:

那古老困惑是个空钱袋,

或白天的虚荣,黑夜的痛悔。


               —— 叶芝

人的智力被迫要选择

生活或者工作的完美,

若取后者它就得弃绝

天堂般豪宅,在黑暗中愤激。

故事结束后,消息如何?

运气内外,辛苦留印记:

那古老困惑是个空钱袋,

或白天的虚荣,黑夜的痛悔。


               —— 叶芝

Euphie尤小非
抄了N遍终于没再抄错弄脏的一张...

抄了N遍终于没再抄错弄脏的一张,太不容易了X﹏X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词与曲都美到不可思议的一首歌

抄了N遍终于没再抄错弄脏的一张,太不容易了X﹏X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词与曲都美到不可思议的一首歌

安东尼与Alice的约定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


以金银色的光线织就


蔚蓝的、灰蒙的、漆黑的锦缎


变换着黑夜、晨昏与白昼


我将用这锦缎铺展在你的脚下


可我除了梦一无所有……


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的脚下


轻一点,亨特


因为我的梦承托在你的脚下。

                  -----温斯顿...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


以金银色的光线织就


蔚蓝的、灰蒙的、漆黑的锦缎


变换着黑夜、晨昏与白昼


我将用这锦缎铺展在你的脚下


可我除了梦一无所有……


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的脚下


轻一点,亨特


因为我的梦承托在你的脚下。

                  -----温斯顿

                《你能不能不撩我》by焦糖冬瓜

(出自叶芝的《若我有天国的锦缎》)

Mapko-Q的小屋
在我尚有能力时,我要为你而写,...

在我尚有能力时,我要为你而写,

我体验过的爱,还有我知道的梦。

——《致未来世界里的爱尔兰》叶芝

在我尚有能力时,我要为你而写,

我体验过的爱,还有我知道的梦。

——《致未来世界里的爱尔兰》叶芝

Mapko-Q的小屋
他躲避她的荣光的追讨, 在一个...

他躲避她的荣光的追讨,

在一个遥远的、和缓的山谷止步,

对着亮晶晶的露珠喊出了他所有的故事。

但它们什么也没有听见,因它们总是在听

它们自己:露珠坠落的声音。


——《悲伤的牧羊人》叶芝

他躲避她的荣光的追讨,

在一个遥远的、和缓的山谷止步,

对着亮晶晶的露珠喊出了他所有的故事。

但它们什么也没有听见,因它们总是在听

它们自己:露珠坠落的声音。


——《悲伤的牧羊人》叶芝

仙佛茫茫两未成
又在找克劳利和叶芝的八卦 笑...

又在找克劳利和叶芝的八卦 笑 还挺宿敌的

克劳利俩次把叶芝 糟蹋进自己的小说 苦笑

毛姆《魔法师》是写的克劳利 

英国文坛有这么~~~~~~~小!

克劳利的第一任彩虹挚友,是比亚兹莱的好友~给他安利颓废派文学~他自己最喜欢颓废派于斯曼作品~也是我最喜欢的~但这挚友之后去登山了~克劳利也登过山~

噢哟~威廉·韦斯科特是金色黎明创始人之一,曾是布拉瓦茨基夫人的追随者,原来还是这位夫人~~~~~~~~~~

又在找克劳利和叶芝的八卦 笑 还挺宿敌的

克劳利俩次把叶芝 糟蹋进自己的小说 苦笑

毛姆《魔法师》是写的克劳利 

英国文坛有这么~~~~~~~小!

克劳利的第一任彩虹挚友,是比亚兹莱的好友~给他安利颓废派文学~他自己最喜欢颓废派于斯曼作品~也是我最喜欢的~但这挚友之后去登山了~克劳利也登过山~

噢哟~威廉·韦斯科特是金色黎明创始人之一,曾是布拉瓦茨基夫人的追随者,原来还是这位夫人~~~~~~~~~~

麦兜的花园·Mucha
爱尔兰 本布尔宾山下 诗人叶芝...

爱尔兰 本布尔宾山下


诗人叶芝之于今日的斯莱戈,正如同仙人之于爱尔兰。

也许今天绝大多数人们已不再读诗,但你若用心聆听此间深意,或许能捕捉到那一丝不属于当代、也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爱尔兰 本布尔宾山下


诗人叶芝之于今日的斯莱戈,正如同仙人之于爱尔兰。

也许今天绝大多数人们已不再读诗,但你若用心聆听此间深意,或许能捕捉到那一丝不属于当代、也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麦兜的花园·Mucha
爱尔兰🇮🇪小酒馆里的温情时...

爱尔兰🇮🇪小酒馆里的温情时刻

爱尔兰🇮🇪小酒馆里的温情时刻

麦兜的花园·Mucha
爱尔兰·Slig...

爱尔兰·Sligo

长夜将至,黑城堡下,远方的“北境长城”躲藏在浓雾中,守候了几个小时也不曾露出真容🌫️Winter is coming!

爱尔兰·Sligo

长夜将至,黑城堡下,远方的“北境长城”躲藏在浓雾中,守候了几个小时也不曾露出真容🌫️Winter is coming!

柚子真的好吃

这幅图和这句话,是我看完整本书,感触最深的。

很自然很随性很有生命力。

这幅图和这句话,是我看完整本书,感触最深的。

很自然很随性很有生命力。

N-S_NEVER_MIND

《基督再临》翻译-夹带私货版

·对于一个文明而言,强而有力的故事,和说故事的能力是必须的。文化的发展和进化都需要故事。反复经历光鲜而空洞的模版故事(tx xz警告)将会使社会退化,我们需要真正的讽刺和悲剧,戏剧和喜剧,我们需要那些能够照亮人心和社会的每个角落的故事。如果不是这样,就如叶芝警告的一样:Things fall apart; the centre cannot hold;一切分崩离析,再无中心可言。


·笔记记到这里非常想分享一下全诗,放在笔记吧又是私货,所以就单独拿出来发了。翻译是脑译随心,人面狮身兽我用的是希...

·对于一个文明而言,强而有力的故事,和说故事的能力是必须的。文化的发展和进化都需要故事。反复经历光鲜而空洞的模版故事(tx xz警告)将会使社会退化,我们需要真正的讽刺和悲剧,戏剧和喜剧,我们需要那些能够照亮人心和社会的每个角落的故事。如果不是这样,就如叶芝警告的一样:Things fall apart; the centre cannot hold;一切分崩离析,再无中心可言。


·笔记记到这里非常想分享一下全诗,放在笔记吧又是私货,所以就单独拿出来发了。翻译是脑译随心,人面狮身兽我用的是希腊神话而非埃及神话里的设定,目的是映射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z姨和资本,正确翻译请自行搜索


The Second Coming

基督重临

William Butler Yeats

叶芝


Turning and turning in the widening gyre,

在巨大的漩涡中不断回旋,


The falcon cannot hear the falconer。 

猎鹰再也听不到那养鹰人的呼唤。


Things fall apart; the centre cannot hold,

一切分崩离析,再也无处可依。


Mere anarchy is loosed upon the world, 

纯粹的混乱被释放,


The blood-dimmed tide is loosed, and everywhere,

血色暗淡的潮水蔓延,吞噬了一切,


The ceremony of innocence is drowned, 

无辜的庆典亦已沦陷,


The best lack all conviction, while the worst,  

好的一方已再无信心可言,

 

Are full of passionate intensity,

恶的一方正锣鼓喧天,


Surely some revelations at hand。

基督的启示已在指尖。


Surely the Second Coming is at hand,   

基督再临,迫在眉睫,


The Second Coming! Hardly are those words out。  

基督再临!这话语仍在嘴边。

 

When a vast image out of Spiritus Mundi, 

当那庞然大物自精神世界浮出水面,


Troubles my sight: 

我的视线被遮蔽,


somewhere in sands of the desert,A shape with lion body and the head of a man,  

这无垠沙漠的某处,人首狮身的怪物就在眼前,


A gaze blank and pitiless as the sun,   

它的眼神空洞而冷漠,


Is moving its slow thighs, while all about it,   

正以它的四肢缓慢地移动,


Reel shadows of the indignant desert birds。 

卷起了愤怒的鸟儿们的影子。


The darkness drops again; 

黑暗再度降临,


but now I know,That twenty centuries of stony sleep, 

看着吧,两千年的沉眠啊,


Were vexed to nightmare by a rocking cradle,  

被剧烈摇摆的睡床惹恼的巨兽,自噩梦中醒来,


And what rough beast, its hour come round at last,  

终于到了属于它的时刻,


Slouches towards Bethlehem to be born?

看吧,拖着那漫不经心的步伐啊,它走向了伯利恒!

伯利恒是耶稣降临的地方,而袁可嘉的翻译是去投生,所以我的理解是人面狮身兽去投生基督,或者,重新做人【没毛病

桥边一只梨

用了四个滤镜的选择强迫症手写患者

是我

叶芝笔下的快乐的牧羊人

绝美

用了四个滤镜的选择强迫症手写患者

是我

叶芝笔下的快乐的牧羊人

绝美

韦尔霍文斯卡娅

跳大神现场

Upon the table in front of him was a brass dish of burning herbs, a large bowl, a skull covered with painted symbols, two crossed daggers, and certain implements...

Upon the table in front of him was a brass dish of burning herbs, a large bowl, a skull covered with painted symbols, two crossed daggers, and certain implements shaped like quern stones, which were used to control the elemental powers in some fashion I did not discover. I also put on a black gown, and remember that it did not fit perfectly, and that it interfered with my movements considerably. The sorcerer then took a black cock out of a basket, and cut its throat with one of the daggers, letting the blood fall into the large bowl. He opened a book and began an invocation, which was certainly not English, and had a deep guttural sound. Before he had finished, another of the sorcerers, a man of about twenty-five, came in, and having put on a black gown also, seated himself at my left band. I hadthe invoker directly in front of me, and soon began to find his eyes, which glittered through the small holes in his hood, affecting me in a curious way. I struggled hard against their inf luence, and my head began to ache. The invocation continued, and nothing happened for the first few minutes. Then the invoker got up and extinguished the light in the hall, so that no glimmer might come through the slit under the door. There was now no light except from the herbs on the brass dish, and no sound except from the deep guttural murmur of the invocation.

都可以

《摇摆》节选 叶芝

尽你所能去获得全部金银,

满足野心,使无聊的日子生气勃勃,

使它们充满阳光,

但要把这些格言思索:

所有女人都宠爱懒散的男人,

虽然她们的子女需要丰裕的产业,

没有一个生活过的男人享有过

足够的女人的爱和子女的感激。


别再缠身于忘川的枝叶之间,

开始准备你死亡的来临,

从第四十个冬天起用那个思想

考验智能和信仰的每一件作品,

以及你亲手制造的一切东西,

把这些作品看作浪费生命,

对那些骄傲地,睁着眼,

大笑着来到坟地的人不适应。


尽你所能去获得全部金银,

满足野心,使无聊的日子生气勃勃,

使它们充满阳光,

但要把这些格言思索:

所有女人都宠爱懒散的男人,

虽然她们的子女需要丰裕的产业,

没有一个生活过的男人享有过

足够的女人的爱和子女的感激。

 

别再缠身于忘川的枝叶之间,

开始准备你死亡的来临,

从第四十个冬天起用那个思想

考验智能和信仰的每一件作品,

以及你亲手制造的一切东西,

把这些作品看作浪费生命,

对那些骄傲地,睁着眼,

大笑着来到坟地的人不适应。


wssiii
叶芝大概是我底心最迷恋的浪漫。...

叶芝大概是我底心最迷恋的浪漫。

by wssiii

叶芝大概是我底心最迷恋的浪漫。

by wssiii

大橙子

网易云的藤田惠美是我听过最好的版本


这个是爱尔兰哨笛的版本


纯音乐


网易云的藤田惠美是我听过最好的版本


这个是爱尔兰哨笛的版本


纯音乐

大橙子

【藤间斋✘我】番外

诗人✘​革命家


little be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


小学生文笔了


致敬


威廉·勃特勒·叶芝和茉德•冈昂


配乐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歌词版)


纯音乐版 


这首歌是根据叶芝的同名诗歌谱曲而成的


​————————————————————


​Ⅰ

那年樱花盛开的日本,《东京爱情故事》里莉香第一次吻完治,和三年后他们分手的代代木公园广场。


藤间斋24岁,他邂逅了他一生的美梦。


藤间斋至今记得初见...

诗人✘​革命家


little be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


小学生文笔了


致敬


威廉·勃特勒·叶芝和茉德•冈昂


配乐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歌词版)


纯音乐版 


这首歌是根据叶芝的同名诗歌谱曲而成的


​————————————————————


​Ⅰ

那年樱花盛开的日本,《东京爱情故事》里莉香第一次吻完治,和三年后他们分手的代代木公园广场。


藤间斋24岁,他邂逅了他一生的美梦。


藤间斋至今记得初见她时的场面:


□‌“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


他对她一见钟情,一往情深。


他对她说,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和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那痛苦的皱纹……”


她不断出现在他的梦里,但窈窕淑女,他却佳人难得。


他辗转反侧,他寤寐思服。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my love and I did meet

在那莎莉公园深处,吾与吾爱曾经相遇


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她的步伐轻盈胜雪,飘飘然于园中穿越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她说愿我爱得简单,就像树枝发出新叶


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 with her would not agree

当年的我如此稚嫩,对她心愿不以为然


In a field by the river my love and I did stand

还有那河畔的田野,吾与吾爱也曾驻足


And on my leaning shoulder she laid her snow-white hand

在我斜肩上搭着的,是她那纤纤的素手


She bid me take life easy as the grass grows on the weirs

她说愿我活得自在,就像河堤青草盎然


But I was young and foolish and now am full of tears

那时的我如此稚嫩,以至今日泪水涟涟”


这是他的寂寞沉静,是他的日日思君。


我写一首首的诗歌。


我一遍遍地歌唱她。


我向她求婚。


她却告诉我,


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但是希望能够和你做朋友。


这是我第一次被拒绝,随后她嫁给了另外一个革命家,我远赴它地。


她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没有相濡以沫,没有白首终老。


在她完全失意并离婚的时候,我再次向她求婚,却再次遭到拒绝。


我不明白她为何如此无情的对待我,或许只是一句不爱而已。


这世界就是这样奇妙,我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一点都不爱,但我仍抱有幻想。



我第三次向她求婚。


故事的结局从来没有改变的意思,我再次被拒绝。


我长叹,奈何太无情。


她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即。


她是我对爱情的美好向往,是我毕生的追求。


她对我的爱充斥着迷茫与痛苦,每当希望来临,黑暗总是迎头赶上。


我求婚了五次。


我被拒绝了五次。


朋友劝我继续努力,我拒绝了。


我太累了,经不起折腾了。


我还爱她,但我不再想得到她。


就如徐志摩追求林徽因时所说,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此时,离我在苹果花下对她一见钟情,已经过去28年了。


这一年,我已经52岁了。


这是痛苦与喜悦过后,平静的坦然。


她是阳刚的革命家,她的父亲是英国陆军上校,她天性热衷政治和革命,为了爱尔兰民族解放运动不懈努力。


她的眼底是坚毅,那象征着她不容改变的生命个性。


而我是阴柔的诗人,我的父亲是画家,我是敏感多情、温和有礼的,一生沉溺于文学之中。


我含蓄内敛,她张扬狂放。


(图源百度  侵删)


我想不明白,爱情为何能在我和她之间发芽。


我们明明是那样的不同,我们兴趣大相径庭,我们性格完全迥异。


可这造化弄人,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碰撞在了一起。


我放下身段去爱她,我写


□‌“But I,being poor,have only my dreams;

可是我,一无所有,只有我的梦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的脚下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轻一点啊,因为你的脚踩着我的梦”


我充满强烈的渴望,又由爱生出自卑。


我是那么的小心胆怯,在面临一段未知的情感时,那颤栗又炽热的灵魂。


纵使我一无所有,但也请你小心的踩啊。


因为那是我的梦啊。


我用时间证明了我爱你,你用时间证明了我是个傻瓜。


人们对我说,我是值得羡慕的。


有一个人,愿意做我的夜莺,夜夜为我啼鸣,将所有痛与乐化成一首首诗,一滴滴血,献上一首首绝唱。


我却形容他是“女人气儿十足的男人”。


他走了。


他的葬礼,


她没去。


终究是,感动天,感动地,感动了世间所有的人,却唯独没有感动那个“你”。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不相识。



这篇是


爱尔兰诗人叶芝的故事


内容是真是发生的


因为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


写的不是很好


没有剧情


乱七八糟的


也不到你们看不看得懂


好像也不是很伤感?




加粗部分是叶芝的诗啊


真的是温柔到了极致


然后我的文里面男女主的性格让我觉得很符合这个人设


就写了这个文


随便看看吧

评论一下吧


这个更新速度可?








雀枝枝枝不会写字
写着写着就歪了 「你是我遥远的...

写着写着就歪了

「你是我遥远的,隐秘的,不可侵犯的玫瑰。by叶芝」

写着写着就歪了

「你是我遥远的,隐秘的,不可侵犯的玫瑰。by叶芝」

仙佛茫茫两未成

柯南道尔 狄更斯 叶芝 曾经是一个俱乐部的!!!

是不是就是叶芝自己提的那个炼金术讨论组呢 还是金色黎明组织呢 这个俱乐部和金色黎明组织 叶芝都参加的 应该没有第三个吧

后面柯南道尔去参加 伍尔夫那个布鲁姆伯里了圈子的降灵会了!!!!!!!!道尔很信这个 他说他会回来 后面真的又办了一场 当然他并没有回。。

啊啊啊啊看到叶芝和克劳利斗了!!!!!!克劳利居然被金色黎明boss原谅了 叶芝居然被驱逐 可是克劳利后来自己成立了自己的银色。。。

satan主义的克...

柯南道尔 狄更斯 叶芝 曾经是一个俱乐部的!!!

是不是就是叶芝自己提的那个炼金术讨论组呢 还是金色黎明组织呢 这个俱乐部和金色黎明组织 叶芝都参加的 应该没有第三个吧

后面柯南道尔去参加 伍尔夫那个布鲁姆伯里了圈子的降灵会了!!!!!!!!道尔很信这个 他说他会回来 后面真的又办了一场 当然他并没有回。。

啊啊啊啊看到叶芝和克劳利斗了!!!!!!克劳利居然被金色黎明boss原谅了 叶芝居然被驱逐 可是克劳利后来自己成立了自己的银色。。。

satan主义的克劳利念咒语 扎叶芝小人。。

叶芝则是为了muse给他灵感 没事就在大街上竞走甩胳膊 吓邻居

《伦敦文学小史》应该不会编料吧 可能会有夸张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