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叶蓁的碎碎念

75浏览    16参与
叶蓁

【祖赫】一个噩梦

刘基赫感觉自己无法醒来。

天空是阴沉沉的,周围都是血/腥味。

看不清脸的人们围了他一圈,可声音却熟悉得很——同窗四年的他们对他拳脚相加,痛下狠手。

刘基赫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他喘不上气来,整个人压得慌。

急诊室的红灯一直在闪。

刘基赫坐在手术台上不敢躺下。

想死,又想活。

门外有人在叫嚣,在挑衅,有明晃晃对他示威的拳头。

一个温暖的声音传来。

“我在。”

温暖的手,温暖的声音。

刘基赫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在他生命中再也不应该出现的男人。

“徐文祖?”

“嗯。”

徐文祖抱着他,不多言语,却表明了自己想要保护他的态度。

一个人,对上一群人。

两个人,对上一群...

刘基赫感觉自己无法醒来。

天空是阴沉沉的,周围都是血/腥味。

看不清脸的人们围了他一圈,可声音却熟悉得很——同窗四年的他们对他拳脚相加,痛下狠手。

刘基赫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他喘不上气来,整个人压得慌。

急诊室的红灯一直在闪。

刘基赫坐在手术台上不敢躺下。

想死,又想活。

门外有人在叫嚣,在挑衅,有明晃晃对他示威的拳头。

一个温暖的声音传来。

“我在。”

温暖的手,温暖的声音。

刘基赫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在他生命中再也不应该出现的男人。

“徐文祖?”

“嗯。”

徐文祖抱着他,不多言语,却表明了自己想要保护他的态度。

一个人,对上一群人。

两个人,对上一群人。

刘基赫突然就不怕了。

“带我走吧。”

刘基赫牵着徐文祖的手,鼻子发酸。

徐文祖带着他,离开了喧闹的医院。

一时的呼吸不畅,刘基赫悠悠转醒。

七点十二分。

刘基赫连想都不想,继续闭上了眼睛。

他舍不得。他要继续跟着徐文祖。

他贪恋那份温柔。

梦在延续。

鼻青脸肿的刘基赫看着自己家的方向,一点都不想回。

“没有关系吗?”徐文祖温柔地问。

刘基赫摇了摇头。

家里对他……不是很……这样不敢回去……不回去他们也不会察觉……

刘基赫思索良久,又好像直接回答他道,

“我想去你家。”可以吗?

徐文祖欣然同意。

刘基赫眼中含泪。

明明无法实现的……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

徐文祖的手包着刘基赫的手。

那是一种潮湿又温热的触感,甚至热得发烫,却无法自拔。

徐文祖像一团火,烤着他,不放弃他,温暖他,不嫌弃他,拥抱他,容纳他的一切一切。

刘基赫清楚地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他哭了。

哭的撕心裂肺,痛彻心扉。

徐文祖就那样温柔又悲悯地看着他哭。

一直到刘基赫把自己哭醒。

刘基赫抬手覆上双眼。

他并不想醒。


刘基赫打开对话框,给他的前任发送消息,

“真是奇了怪了,多久了,又梦到和你在一起了,梦中我被霸/凌得很惨呀,进医院都快病危了,然鹅你不管那些追杀的人还是带我回家了。”

对方意外地很快回复了他,

“别担心,就算再来一次我还会带你回家的。”

“乖,不怕。”

刘基赫鼻头一酸,再次破防。



可能会有人看见浪漫,但归根到底,这是一个噩梦。


——————————————————

我的生活就是素材,都要好好地存好了,日后也不要忘掉。


叶蓁

【原创】《减肥》

《减肥》

著/覃叶蓁

她从学校放假回来了。繁重的学习和过油过盐的饮食让她胖了不少,所以她一到家就被训了。

“干吃不运动,胖了这么多。”她妈妈说,“这个假期必须减肥。”


她的灾难从回家就开始了。


隔一天吃一次肉,吃肉只能吃几块,不能吃饱,多运动别在家里待着。

“你看看你,一天天懒得要死。”


妈妈是不赞同她在大学找对象的,以后还不确定呢,过家家玩儿似的,耽误学习。她还希望女儿毕业工作之后就能遇到合适的人,还不用沦落到相亲的地步——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担心了,只担心她闺女嫁不出去。

“你不减减肥,以后可咋办。”

她咬咬唇,最终还是没忍住回了一句,

“大不了不结婚。”

这...

《减肥》

著/覃叶蓁

她从学校放假回来了。繁重的学习和过油过盐的饮食让她胖了不少,所以她一到家就被训了。

“干吃不运动,胖了这么多。”她妈妈说,“这个假期必须减肥。”


她的灾难从回家就开始了。


隔一天吃一次肉,吃肉只能吃几块,不能吃饱,多运动别在家里待着。

“你看看你,一天天懒得要死。”


妈妈是不赞同她在大学找对象的,以后还不确定呢,过家家玩儿似的,耽误学习。她还希望女儿毕业工作之后就能遇到合适的人,还不用沦落到相亲的地步——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担心了,只担心她闺女嫁不出去。

“你不减减肥,以后可咋办。”

她咬咬唇,最终还是没忍住回了一句,

“大不了不结婚。”

这都几世纪了,都是经济独立女性了,还害怕没人要吗?


上回放假回家,第一天母女就吵了架,因为家务的问题。还不是她不做,是妈妈吃完早饭端着碗看手机,她想赶紧洗完碗去补一觉。

这个假期她要做所有的家务。

不过让她最为不解的是,不管什么时候,就算她没吃饭,洗碗池里也都有一堆碗要洗,她也只能默默洗着,想着明明就是用水冲一下的事情,为什么要堆到全是油的水槽里。


她每天最平静的时刻就是晚上七点以后,不用干活,天还不热,她可以抱着她的棉花娃娃,看她最喜欢的主播直播。

“喜欢小孩儿啊?”妈妈问她。

“喜欢。”她亲了一口棉花娃娃肉嘟嘟的脸蛋。

“喜欢自己生一个呗。”

她皱了皱眉。

“不想要小孩。”

这都什么时代了,现在的孩子多累啊,培养一个孩子的成本多高啊,你能不能教好一个孩子都是个问题,不过最重要的,她生孩子时会不会难产,保大还是保小,产房门口等待的人是怎么想的,她才不想管。

“什么时候就该做什么事……”

她没回话,她想反正子宫长在她身上。

“妈妈这是为你好。”

看看吧看看吧,这句话来了,可能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


这两天,天气预报一直说要下雨,下雨不好,下雨不能吃肉。一开始她并不知道下雨和吃肉的必然联系,后来她才明白,下雨了妈妈就不能回家,不能回家就不能做肉,她就没法吃。

四天了,外面艳阳高照,她在窗口看着太阳恨得牙痒痒,转头回屋去吹风扇了。


她有一块滑板,这几天才开始使劲练,三天学会了上板,突突突突的几下滑了几米,后楼的老人瞅着新鲜极了,她滑到哪儿他们跟到哪儿,还让她体验了一把被追星的快乐。


不过今天晚上她躺在沙发上吹风扇玩手机的时候,妈妈突然从卧室里出来问她,

“你今天下楼运动了吗?”

“下了。”

“运动量还是太少了,晚上不能不吃要少吃,那蓝莓放冰箱里去吧。”

“哦。”她看着小盆子里被水洗过的吃剩下的一半蓝莓。

“晚上在镜子面前跳舞叭,多动动,别躺着了,起来。”

“我在看滑板教学啦,明天下楼练一练。”

“哦,那还行。我要睡了,你饿了就早点睡。”

那就是要她也早点睡的意思。

好吧好吧。

诶,封建主义大家长。


哦,对了,一直忘了说了,她身高165体重120。

叶蓁

【短打】【预告】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一)

刘基赫突然就不想死了。

他看着他。

看着那个明媚的他。

看着那个,

与他理想中的完美恋人形象无比契合的他。

仿佛他之前遭受的所有苦难,

都是为了遇见这样一个他。

刘基赫在心中一遍遍地重复着,

我喜欢他。

(二)

“以后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男人的语调,轻柔和缓。

“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人!”

孩子的语气稚嫩又清晰。

“……你像谁都好,不该像我。”

他不该像他,他的人生一塌糊涂,他的内心一片荒芜。他的过去满目疮痍,他的现在荆棘满地,他的未来没有光明——他不该像他。


(一)

刘基赫突然就不想死了。

他看着他。

看着那个明媚的他。

看着那个,

与他理想中的完美恋人形象无比契合的他。

仿佛他之前遭受的所有苦难,

都是为了遇见这样一个他。

刘基赫在心中一遍遍地重复着,

我喜欢他。

(二)

“以后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男人的语调,轻柔和缓。

“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人!”

孩子的语气稚嫩又清晰。

“……你像谁都好,不该像我。”

他不该像他,他的人生一塌糊涂,他的内心一片荒芜。他的过去满目疮痍,他的现在荆棘满地,他的未来没有光明——他不该像他。


叶蓁

怎么说呢……被三次好友催更文了……

就,也没法再鸽下去了,

写吧写吧~

【一学期14门课我也很崩溃啊】

怎么说呢……被三次好友催更文了……

就,也没法再鸽下去了,

写吧写吧~

【一学期14门课我也很崩溃啊】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18

18

刘基赫再一次回到了校园里,他面临的是窃窃私语和异样的目光。

他跳楼的这件事并没有被传出去,而是被孙有静压了下来。

尽管大家都刻意当作那件事情没有发生,但同学们都远离了刘基赫。

刘基赫觉得自己都快变成神经病了,所有面对他突然停止了的交谈,他都觉得是在讨论自己。

为了不讨人嫌弃,刘基赫安安分分地坐在最后一排,把自己当成空气。

但他想息事宁人,有些人可不会这么想——孙有静隔三岔五的就要把他提拎起来当众处刑。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乐观向上的感情……左迁也能乐观,要是患了抑郁症的早就跳楼自杀了吧。”这是她讲课文时。

“我凭什么对你好?你有什么值得我对你好?”这是她训斥学生时。...

18

刘基赫再一次回到了校园里,他面临的是窃窃私语和异样的目光。

他跳楼的这件事并没有被传出去,而是被孙有静压了下来。

尽管大家都刻意当作那件事情没有发生,但同学们都远离了刘基赫。

刘基赫觉得自己都快变成神经病了,所有面对他突然停止了的交谈,他都觉得是在讨论自己。

为了不讨人嫌弃,刘基赫安安分分地坐在最后一排,把自己当成空气。

但他想息事宁人,有些人可不会这么想——孙有静隔三岔五的就要把他提拎起来当众处刑。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乐观向上的感情……左迁也能乐观,要是患了抑郁症的早就跳楼自杀了吧。”这是她讲课文时。

“我凭什么对你好?你有什么值得我对你好?”这是她训斥学生时。

每当这时刘基赫总是皱皱眉,低下头当作没听见。

他的成绩在这样低气压的生活中,日渐下滑。

可日子就是这样,无论如何它都自在地过着,和时间一起流逝。

而时间总是会让一些东西淡忘,把人变成不长记性的东西,好了伤疤忘了疼。

有一次课间,刘基赫在写作业的时候,突然就有人抢走了他唯一的红笔,想看他的笑话。

刘基赫看着他,拿了另外一支颜色的笔。

他想看什么呢?他哭?急得跳脚?还是求他把红笔还给他?

他又怎么好意思再当任何人的笑柄呢?

那个男同学讪讪地把红笔放到他的桌子上,离开了。

刘基赫转着红笔,身子往后仰,靠在后面的墙壁上,望出窗子。

明明是盛夏,开满了夏花。

刘基赫眼里却是有着不符年纪的淡漠与悲伤。

被他人的排挤和侧目灼伤了心房。

申在浩在刘基赫回来后说起,当时在窗口拉他的,只有他和摄像小弟,剧组那么多人,当时只是围着并未上前。更多的人期待的是他跳下去。

刘基赫无奈地摇了摇头,到头来心口还要再补插这么一把刀。

他明白的,只有死亡是一件一劳永逸、最狠也最凶的办法。

可他若是真的死了,不会有人愧疚不安的,他们只会说是他杀死了他自己,与他们无关。

一阵哄笑声低低的响起,刘基赫转头去看。

他们捉弄不起刘基赫,还有一个万年倒霉蛋供他们欺负。

为首的男孩扯开卞德钟的球鞋鞋带,一下子就把他左脚的鞋拽了下来。

其余的男孩子们拦住卞德钟不让他夺回来,推得卞德钟摔了个跟头。

那个男孩子走到窗口,拿着鞋的手伸了出去,晃了晃,鞋不见了。

卞德钟的鞋子被他放在窗户外面的小平台上,以卞德钟的角度看不到,但大家都骗他说丢下去了。他信以为真,哭丧着脸单腿跳下楼去找了。

全班在他走后再一次哄笑起来。

刘基赫看着这些笑着的畜生,越看越心寒。

这是一群学习优异的畜生,可人们往往只看到了他们的成绩,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人品如何。

这个时代拥有一批这样的“人才”,真是完蛋了,也糟透了。

上课铃打响,孙有静来上课,迟迟不见卞德钟的人影。

没有人同情他可怜他。

真相也反过来告诉了孙有静。说是卞德钟和他们闹,不小心把鞋扔下去了,其实没掉,在窗台边儿上呢。孙有静闻言,皱了皱眉。

又过了一会儿后,卞德钟回来了,趴在桌子上哭了。

刘基赫垂眸。哭什么,早该知道班里的那些人都是没心没肺的。

后来啊,卞德钟一直没来上学,他的书包被人抢走,当球一样在班级里丢来丢去。一并被抢走的还有他的水瓶和校服,直到他来学校也没有还给他。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叶蓁

送给妹妹的新年礼物,许愿瓶和桃花御守

敬勇敢奋斗,敬温暖生活,

敬自由爱情,敬无畏的生命。

【又论我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干什么】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送给妹妹的新年礼物,许愿瓶和桃花御守

敬勇敢奋斗,敬温暖生活,

敬自由爱情,敬无畏的生命。

【又论我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干什么】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05

05

“都好好想想这件事,反思反思最近的自己,一会儿我让人上台做评价。”

孙有静拉开一把椅子坐下,装腔作势着、威吓着、生气地说。

这是今天英语课上发生的事。

因为考试诚信问题,安喜中和英语老师顶嘴了。

英语老师不认为他能考到那么高的成绩,而安喜中认为她不肯定他的努力。

两个人直接占用课堂时间吵了起来,偏偏每人都占理,俩人都气得够呛。

坐着的同学们原本只是想看戏,没想到这把火最后却烧到了他们自己身上。

刘基赫不喜欢这样的“活动”,也不太喜欢在众人面前发表自己的评论,越正式越恐惧。

可有很多时候不是要去做,而是必须去做。
刘基赫在大脑里飞快地组织着语言,但是他的视线一和孙有静相撞—...

05

“都好好想想这件事,反思反思最近的自己,一会儿我让人上台做评价。”

孙有静拉开一把椅子坐下,装腔作势着、威吓着、生气地说。

这是今天英语课上发生的事。

因为考试诚信问题,安喜中和英语老师顶嘴了。

英语老师不认为他能考到那么高的成绩,而安喜中认为她不肯定他的努力。

两个人直接占用课堂时间吵了起来,偏偏每人都占理,俩人都气得够呛。

坐着的同学们原本只是想看戏,没想到这把火最后却烧到了他们自己身上。

刘基赫不喜欢这样的“活动”,也不太喜欢在众人面前发表自己的评论,越正式越恐惧。

可有很多时候不是要去做,而是必须去做。
刘基赫在大脑里飞快地组织着语言,但是他的视线一和孙有静相撞——哪怕他飞快地移开视线,并且心虚地低下了头,刘基赫仍旧知道大事不妙了。

“刘基赫,你上讲台来说说。”

刘基赫拽着衣袖,脑子乱哄哄地登台,可不知道哪一句话说的不对,孙有静踩着她的高跟鞋一巴掌呼上了他的脑袋。

“啪!”

刘基赫一偏头,他有点被打蒙了。班级里突然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见,就像一群死人一样。

“你什么意思?你在说英语老师做得不对吗?”孙有静用手指不停地戳着刘基赫的脑门,生疼,直戳得他连连后退,后背靠在了黑板上。

刘基赫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发现问题可能出现在“老师可以再了解了解然后作出决定”上。

这——这就算诋毁老师了么?刘基赫突然觉得迷惑。

“你给我站在一边好好听着,徐文祖你上来说说,我看你会不会说。”

徐文祖走上台,一点都没提起这件事,而是完全批评、诋毁、辱骂安喜中。

然后......

然后孙有静夸奖了他。

刘基赫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委屈。

无比的委屈、不解、难过和失望,以至于红了眼圈,咬紧了唇。

可孙有静却走到他的面前问他:“知道错了吗?”

刘基赫仿佛感觉到血色迅速从自己的面颊上褪去,一片一片针扎似的疼和麻,呼吸粗重,背在身后的双手一直发抖。

他以前看到做错事的同学上讲台当着所有人的面道歉、说自己错了,不觉得有多难,还会觉得他们矫情、忸怩、不大大方方。当真正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样难。

难的不是说出自己的错误,而是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还要承认所有的罪过。

可刘基赫知道,现在,自己,必须,承认。

——如果他还想回到座位上并且不想请家长的话。

“我错了......”

“错哪儿了?”孙有静咄咄逼人,“大声点儿后面的同学听不见。”

“我......我不应该......存疑......”

刘基赫终于哭了出来。

............

回到座位的刘基赫一直没抬头。

中午放学的时候,刘基赫被孙有静叫住了。

“没事吧?”孙有静对刘基赫微笑,还搂住了他的肩膀,“你能理解老师今天的做法,对吧?”

“我......”刘基赫觉得她可怕,只想逃,不想回答。

“好孩子,我也不是故意的。”孙有静带着他往校外走,“跟你赔个不是,下午不用上操了去帮忙做板报?”

孙有静记着他绘画很好。

话都这么说了,刘基赫只好点头。

其实他不想孙有静私下和他说这些,刘基赫希望的是她能当着班里同学的面和他亲近一些。

可他又没有办法,决定权在老师手里。

孙有静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头也不回直接坐进了她老公的豪车。


——————————————

已捉虫已精修。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04

04

“嘿,听说了吗,隔壁班的俩男生打起来了。”有点兴奋的女声。

“真的嘛真的嘛!为啥呀?”好奇的男声。

“一个憨小子,想和老师家的孩子抢马子。”流里流气的男声。

“噗,真的啊?见血了吗?”嘲笑的女声。

“老师们开会呢,还没回来,现在去看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女声。

......

“咱们去看看吗?”刘基赫趴在课桌上问徐文祖。

“万一卷进打斗就不好了,”徐文祖一边整理桌面一边回答刘基赫,“有那工夫不如睡一会儿,下节课可是数学。”

“唔......”刘基赫懊恼地垂下了头,手悄悄抓着徐文祖的袖口轻轻拽了拽,“别啊,这样的热闹好久都没有见过了。”

“下周的英语竞赛一点都不紧张?”...

04

“嘿,听说了吗,隔壁班的俩男生打起来了。”有点兴奋的女声。

“真的嘛真的嘛!为啥呀?”好奇的男声。

“一个憨小子,想和老师家的孩子抢马子。”流里流气的男声。

“噗,真的啊?见血了吗?”嘲笑的女声。

“老师们开会呢,还没回来,现在去看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女声。

......

“咱们去看看吗?”刘基赫趴在课桌上问徐文祖。

“万一卷进打斗就不好了,”徐文祖一边整理桌面一边回答刘基赫,“有那工夫不如睡一会儿,下节课可是数学。”

“唔......”刘基赫懊恼地垂下了头,手悄悄抓着徐文祖的袖口轻轻拽了拽,“别啊,这样的热闹好久都没有见过了。”

“下周的英语竞赛一点都不紧张?”徐文祖斜睨着他,“也不明白你怎么就这么着急抢着去考试。”

啊......那个英语考试啊......

刘基赫咬了咬唇,如果不是为了能多和姜锡润说上几句话,他才不要费什么劳神子去比赛呢,马上就要期末考了,参加这竞赛连个证书都没有,还耽误复习的时间。

一想到暑假就要到了,他能见姜锡润的次数变多了,不由得低头闷笑。

徐文祖见了,只当他是期待放假,不再多言。

——————————————

夏天的一大特色就是街边摊。学校门口附近更为聚集。

烧烤居多,冰点也有,寿司炸鸡还在一边,小说漫画也占一角,流动面包车后备箱里有各种娃娃、首饰和动漫周边,谈恋爱的还能买个小玩意儿讨女朋友欢心,如果攒一攒钱,还能花二三十块买个MP3,小巧便携,不容易被老师和家长发现。

不过咱们刘基赫目前的爱好,还只是吃。

非常不凑巧的是,这天刘基赫打完篮球有一点晚,出校门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校门口零星有着几个烧烤摊。他想买一份烤冷面,但被告知最后一根香肠被卖给了在他旁边等待的小姑娘。

好吧。刘基赫的神情肉眼可见的落寞下来。

“我们要的都一样,把我的那份换给他吧。”女孩子好听的声音传入刘基赫的耳中,“你是二班的刘基赫是吧,我是隔壁班的,我知道你。”

“啊这......那,谢、谢谢了......”刘基赫不敢抬头去看她,只是偷偷的瞟,耳朵尖都羞红了。

“没事儿,再见。”

看见人走了,摊主笑眯眯地说:“哟,小伙子名声挺大,人缘不错啊。”

“哪里有......谢谢叔叔。”刘基赫拎了吃的就往家奔,一点儿都不敢停留。

“我回来了。”刘基赫自己用钥匙打开家门,把书包放在门口的椅子上。

“嗯。”严福顺做着饭,回答的也漫不经心,“下回早点儿......毕竟你还小......”

窗外的鸟虫都在聒噪着,刘基赫的心底也莫名出现了烦躁的情绪。

好吧,毕竟夏天到了,万物都是不安生的。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节开始,顺风顺水的小刘会遇到第一个挫折。他黑暗的人生就要到来了。

另外感谢我的神仙列表顾太太,给我弄了一个手机锁屏,有这样一个会画画的老师真的太棒了!!!!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03

03

校园围墙外的一圈杨树长了新叶。

绿得猝不及防,触目惊心。

天也渐渐热了起来,再加上那接连不断的考试,让学生们心生烦躁。

初一(2)班里,稍稍有些吵闹。

孙有静临时开会,交代了刘基赫一些事情,监督语文考试。

刘基赫觉得,班里只要不太吵他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可这传答案的、翻书的、明目张胆问选项的......如果他不稍微制止一下,班级里唯一一个真实成绩的人就是坐在讲台上只有一支笔和一张试卷的自己。

“安静点,别吵了,快答题。”刘基赫咬了下唇,扬声道。

讲台下的人静默了一瞬,接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又尖又细的“嘁。”

刘基赫是真的有一点点生气了。

长这么大都是顺风顺水...

03

校园围墙外的一圈杨树长了新叶。

绿得猝不及防,触目惊心。

天也渐渐热了起来,再加上那接连不断的考试,让学生们心生烦躁。

初一(2)班里,稍稍有些吵闹。

孙有静临时开会,交代了刘基赫一些事情,监督语文考试。

刘基赫觉得,班里只要不太吵他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可这传答案的、翻书的、明目张胆问选项的......如果他不稍微制止一下,班级里唯一一个真实成绩的人就是坐在讲台上只有一支笔和一张试卷的自己。

“安静点,别吵了,快答题。”刘基赫咬了下唇,扬声道。

讲台下的人静默了一瞬,接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又尖又细的“嘁。”

刘基赫是真的有一点点生气了。

长这么大都是顺风顺水的,而且他自己也是无可奈何才这样的,怎么就不能稍微互相体谅一下,弄得他两边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刘基赫越想越委屈,答卷也答不好,他管理纪律的声音成为了这个临时考场的背景音乐,隔个三五分钟就要响起一次,下课铃响起时他差点没答完卷子。

可刘基赫也是个好面子的,咬碎了牙尽往肚子里吞,于是面对孙有静的询问,问刘基赫她不在的时候班级里有没有什么问题时,他回答的是:“没有什么麻烦,一切都挺好的,老师放心交给我吧。”

等到成绩出来的时候,刘基赫一阵发懵——他连语文基础颇差的洪南福都没考过。

孙有静点名批评刘基赫的时候,末了还附带了一句:“不过你没考好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你还要分神去管这个班级。”

这一踩一捧把刘基赫弄得尴尬极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头都抬不起来。

还好这个小小的插曲在下课之后就没什么人注意了。

申在浩主动找刘基赫,陪他一起去值周生签到室签到,顺便把消毒水领回来。

在这冷热交替的时候,人口密集又充满了不会照顾自己的学生的学校,是流行疾病的高发区。

学校配备了消毒水,为的是“人道”、“健康阳光的学校”,又或者是无所事事的医务室突发奇想给自己找点活儿干,谁知道呢。

“对了基赫,”申在浩在走廊里走着走着,突然对刘基赫说,“我有件事想拜托一下。”

“怎么?”刘基赫挑眉。

“我周四晚上临时有事,你帮我值一下日呗~”

“周四啊......行。”刘基赫想了想,自己那天应该没事,就答应了。

“啊这,你也太好说话了把。”申在浩笑嘻嘻地靠了过去,“基赫你可真是个好人啊。”

好人......吗?刘基赫摸了摸鼻子,轻轻勾了勾嘴角。

刘基赫拿着消毒水回来的时候,徐文祖正和尹宗佑聊得火热,看见他来了立马停下了话头:

“语文老师找,可能是要个劳动力批卷子。”

“好好好。”刘基赫认命地拿着红笔就要往老师的办公室走。

“嫌弃什么,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呢。”徐文祖勾了刘基赫的脖子过来,低笑请求道,“亲爱的看见我的卷子记得多给几分。”

欸。刘基赫在心底默默叹气。

日子又要忙起来了。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02

02

刘基赫在班上的人缘还算不错。

除了小学就认识的徐文祖外,还有一个经常一起学习的哥们儿尹宗佑。

尹宗佑看起来就一副文静样子,白白净净的俊俏小生,是块学习的料,于是爱好学习的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凑在了一起。青春期的刘基赫虽然没怎么长青春痘,但随着个子的拔高、熬夜学习睡眠不足和挑食营养不良,面色有些发黄,可是底子还是不错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内双的眼睛虽然不大但很有神,眼尾微挑,含情望过来还有些勾//人。可是要谈起相貌,徐文祖可是班里数一数二的病弱美人,唇红齿白,追他的女孩子也不少,刘基赫没少和他开玩笑,什么“亲爱的”、“Darling”明面上私下里也是经常喊的,徐文祖也乐得配合他。

毕竟...

02

刘基赫在班上的人缘还算不错。

除了小学就认识的徐文祖外,还有一个经常一起学习的哥们儿尹宗佑。

尹宗佑看起来就一副文静样子,白白净净的俊俏小生,是块学习的料,于是爱好学习的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凑在了一起。青春期的刘基赫虽然没怎么长青春痘,但随着个子的拔高、熬夜学习睡眠不足和挑食营养不良,面色有些发黄,可是底子还是不错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内双的眼睛虽然不大但很有神,眼尾微挑,含情望过来还有些勾//人。可是要谈起相貌,徐文祖可是班里数一数二的病弱美人,唇红齿白,追他的女孩子也不少,刘基赫没少和他开玩笑,什么“亲爱的”、“Darling”明面上私下里也是经常喊的,徐文祖也乐得配合他。

毕竟,谁会不愿意和刘基赫搭上关系呢。

那层关系后面代表着作业的优秀程度和自习的自律程度,也就是老师对“好学生”的表扬和家长会上给自己父母争的面子。

想要自己过得好,就要和那些帮老师做/活儿的同学搞好关系。

十二三岁的年纪,心思早就不是那么纯净了——该懂的不该懂的,心下都明了,不用多说。

最明显的就是在生理课上,基本的两/性关系没有几个认真听的,真害羞的也没几个。

班里到是真有那么几对儿,或是暧昧不清的,或是走向亲密的,刘基赫也没少和班级里的其他同学起哄闹过。

刘基赫自诩“正派人士”,对于学校外街角站得那些衣着漂亮的女孩儿们从来不会多看。在听到他们班的转校生,和他提起有看到女孩子坐上了那些高档豪车的时候,刘基赫也和那个转校生一起,对那种不能见光的行为表达了极大的鄙夷和唾弃的。

刘基赫也谈过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对方都是好人家的女孩儿,时间不长,也就两三个星期,和闹着玩儿似的。现在上了初中,反倒是有些收心了,原因无他,全在于那个叫姜锡润的英语老师。

刘基赫自己也说不清楚,朦朦胧胧的......应该是喜欢的吧。刘基赫对自己的性/别取/向并不惊讶,唯一感觉有点棘手的是被道德世俗所约束的师生关系和无法逾越的十二年鸿沟。值得一提的是,刘基赫还是有原则的,他敢喜欢他,完全是因为对方明显单身的习性和光秃秃的没戴任何戒指的手指。

可惜他的思恋太过痛苦漫长,一周只有一次的相见让刘基赫越发灼心,但他却无法明显的表露出他的喜欢,只好把那份尊崇与爱慕融入每一个细节之中——签到登记,帮忙批改卷子,帮忙收发作业——只为了那哪怕片刻的指尖相触,而那一点点温暖和热度,让刘基赫私下里回想起来都会脸红心跳。

能让姜锡润注意到刘基赫的,是优异的成绩。

于是在匆促的开学考过后,刘基赫拿到了足以被姜锡润夸奖的好成绩。

同时,他作为孙有静的得意门生,将会在开学考的家长会上交流学习经验,然后作为纪律委员对班级的自习情况进行点名批评。

刘基赫和徐文祖在课间笑闹着,前桌的尹宗佑也时不时地和他们谈天说地,后桌的申在浩和洪南福偶尔也会插上几句话分享这所学校里的新鲜事儿。可能是他们俩上学期就坐在刘基赫后桌的缘故,倒也没多生分。

乍一进这个教室,团结友爱,和乐融融。

刘基赫在班上的人缘还算不错,至少他以为是这样的。

——————————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已经看出来了,我这本想写的是校园B力问题,所以这本一反我以往的写作风格,《死夏》里不会有R或者是太过旖//旎的情节。至于祖赫tag/润赫tag,是因为他们确实有一点亲密关系(思想上的)。最近看了很多这类问题的电影、电视剧和小说,再结合某些我要写完才能和大家透露的素材来源,真的有一点抑郁、情绪低落......愿我能坚持下去、尽快写完、脱离这个局面。


叶蓁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以刘基赫为主要中心人物。

总体灰黑色调,致郁向。

现实型写作,纪实性文学。

徐文祖出场戏份占1/4左右,偏刘基赫单人向。

可能中篇偏向长篇,随缘更新,请勿催更。

每次更新都会补档之前被PING的文。

《那个男人想死在三十岁的夏天》

以刘基赫为主要中心人物。

总体灰黑色调,致郁向。

现实型写作,纪实性文学。

徐文祖出场戏份占1/4左右,偏刘基赫单人向。

可能中篇偏向长篇,随缘更新,请勿催更。

每次更新都会补档之前被PING的文。

叶蓁

【发牢骚】讽文

就说那几日前,一向糜懒的平妃做了鸡汤给皇上送了过去,希望他批折子时候喝,嘴上望着龙体安康,心里头不知道有多少弯弯绕绕儿:许是觉得这后宫里头得了身子的娘娘有些多,就连不太侍寝的安妃都有喜了,自己无依无靠人老珠黄,落不到个好下场。果不其然,皇上注意到了她,当晚翻了牌子。这让本来该排到的宁妃心里不舒服了,却也因着身份不好指责争抢什么,而且那毕竟是皇上点的人,怪到最后还敢说皇上的不是?众人心里都思量着这件事,有眼红的有不满的,这偌大的后宫,也就她敢出这个头,明目张胆的送东西过去,还传了消息出来,生怕没有得子的皇后娘娘和那几位贵妃不知道似的,这种事情不都是私下里悄悄地做,毕竟见不得光,弄不好还要落个欺惑...

就说那几日前,一向糜懒的平妃做了鸡汤给皇上送了过去,希望他批折子时候喝,嘴上望着龙体安康,心里头不知道有多少弯弯绕绕儿:许是觉得这后宫里头得了身子的娘娘有些多,就连不太侍寝的安妃都有喜了,自己无依无靠人老珠黄,落不到个好下场。果不其然,皇上注意到了她,当晚翻了牌子。这让本来该排到的宁妃心里不舒服了,却也因着身份不好指责争抢什么,而且那毕竟是皇上点的人,怪到最后还敢说皇上的不是?众人心里都思量着这件事,有眼红的有不满的,这偌大的后宫,也就她敢出这个头,明目张胆的送东西过去,还传了消息出来,生怕没有得子的皇后娘娘和那几位贵妃不知道似的,这种事情不都是私下里悄悄地做,毕竟见不得光,弄不好还要落个欺惑魅上的罪名,甚至还要得太后娘娘的责罚。德妃在寝宫里直骂她蠢,却又不敢大声讲,怕那几个在她身边的小宫女,在平妃面前讲闲话。容贵妃在背地里冷笑不已,等着这个野鸡犯错,好让她抓住把柄狠狠教训一番,千百年来的传统就让她给乱了,真是没了规矩,先进宫的就是姐姐,地位高的就是姐姐,先来后到,容得她一个疯丫头放肆。谁想皇上身边久年贴身服侍的大总管吩咐众嫔妃说,这排班侍/寝,确实太过死板,新进宫的才人秀女们没有身孕,没得过宠,那几位得愿的娘娘就暂且让一让,别犯了众怒。几位贵妃嗤笑出声,让?最后失宠,打入冷宫?她身后是有什么家族势力可以扶持皇上?还是手握兵权挟持了皇上?都不是,就凭着她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殷勤劲儿?骗得皇上一时恩宠,却也只是换换口味,废长立幼?是想这些贵妃娘娘们造反了不成?贵妃们这时候有共同针对的人,心思就集中在一起了,毕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纷纷使出浑身解数缠着皇上不放,就算侍/寝的不是她自己,也必须是比平妃身份尊贵的人——不然她们都怕皇上自己掉了身价。


————————————————

源于现实纷争……总之在这篇里我骂的很/爽

叶蓁
我爱他!!!呜呜呜

我爱他!!!呜呜呜

我爱他!!!呜呜呜

叶蓁

惊喜

[图片]怎么说呢,真的好开心,有这么多人喜欢我的文

写文也有动力了,也有更多坚持下去的决心了

别人家的老师十几篇文五六百粉我好酸

现在这样已经很知足了( ‘-ωก )

来了就别走了呀ヽ(〃∀〃)ノ

拽住人,哼哧❤
[图片](图源网络,侵删)

怎么说呢,真的好开心,有这么多人喜欢我的文

写文也有动力了,也有更多坚持下去的决心了

别人家的老师十几篇文五六百粉我好酸

现在这样已经很知足了( ‘-ωก )

来了就别走了呀ヽ(〃∀〃)ノ

拽住人,哼哧❤
(图源网络,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