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叶赤

775浏览    10参与
已墟

【叶赤】曾是惊鸿照影来

  叶孤城 x 燕赤霞

  出自决战紫禁之巅 & 倩女幽魂

  正文戳:这里

  可能算个后记 & 写的很烂预警


1.

  燕王登基三年,治下开明,统御有方,普天同庆。

  然邻国趁机进犯,来势汹汹,竟一路过关斩将,直入边城。

  龙心震怒,遂披甲挂帅,择兵振旅,御驾亲征,收复失地。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剑神还是剑神,只此一招,便从万军从中取得敌将首级,而此时身后冷箭疾至。

  危急关头,叶孤城拧身抬手,赤霞剑红光闪烁,但闻金石碰撞,铿锵交鸣。

  竟真挡下这一击。

2.

  燕历十年,...

  叶孤城 x 燕赤霞

  出自决战紫禁之巅 & 倩女幽魂

  正文戳:这里

  可能算个后记 & 写的很烂预警




1.

  燕王登基三年,治下开明,统御有方,普天同庆。

  然邻国趁机进犯,来势汹汹,竟一路过关斩将,直入边城。

  龙心震怒,遂披甲挂帅,择兵振旅,御驾亲征,收复失地。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剑神还是剑神,只此一招,便从万军从中取得敌将首级,而此时身后冷箭疾至。

  危急关头,叶孤城拧身抬手,赤霞剑红光闪烁,但闻金石碰撞,铿锵交鸣。

  竟真挡下这一击。

2.

  燕历十年,新王仍未选秀。

  众臣于宫门前长跪不起,俱言子嗣为重。

  燕王冷笑。

  “若一心求死,朕便满足你们。”


  同年,飞凤公主还朝。

  她长开了,笑的又甜又媚,像块融了心的蜜糖。

  燕王破例允她入宫,也允许她陪在自己身边。

  飞凤便大胆道,我喜欢你。

3.

  叶孤城没当真。

  他总觉得飞凤还是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是喊他皇叔与他隔着辈分的小顽童。

  故而当她主动地往自己身上靠,他第一反应是往后躲。

  飞凤则咬破了嘴唇。


  “……为什么?”

  公主不解地看着他,着一身红衣,唯脸色苍白如月。

  “飞凤,别闹。”

  叶孤城皱眉,女人却像恍然大悟似的,一把抓过了他挂在腰间的赤霞。


  “传闻燕王嗜剑如命,更因一把剑从不选秀?”

  “就是这把剑?是不是……”

  “我倒要看看它有什么名堂!”

  长剑出鞘,声如悲鸣。


  飞凤怔怔地看着眼前布满裂痕的剑身,她甚至未曾触碰分毫,那剑就簌簌地碎了一地。

  她不知所措,颤抖着手往后退步,踉踉跄跄就跑出了殿外。

  叶孤城没有追她 。

  他沉默着,一片片捡起地上的碎屑。

4.

  燕历十八年,燕王的后宫依旧空空如也。

  叶孤城有时会觉得好笑,笑自己当了这么久的皇帝,日子过得连白云城主都不如。

  还笑自己日日拥剑而眠,燕赤霞却一次也不肯入到他的梦中。


  他多想再见艳鬼一面,哪怕只能再看一眼,再牵一次手,再有一次交集。

  他多想用他拥有的一切,去换回燕赤霞的生机。

  可他到底只能想。

  对着一柄拼不回来的碎剑,空想。


  他多不痛快,不痛快极了。

  可偏偏连个宣泄的出口都没有。

  毕竟人是他骗的,也是他杀的。

  谈何悔过?

5.

  燕历二十五年,街面上开始流行一台戏,叫倩女幽魂。

  燕王叫来了城里最有名的戏班子,打罗敲鼓,唱的娓娓动听。

  聂小倩问,书生,要是你再也见不到我,你会哭吗?

  宁采臣答,当然会,你总是那么认真,那我就认真的记住。


  叶孤城听着听着,朦胧中看见燕赤霞的影子。

  他还是那么年轻,那么美,那么生动活泼,惹人注目。 

  他听见燕赤霞问,你是不是忘不了我。

  他说不出话。


  燕赤霞便露出了然于胸的神色,说,我知道,你忘不了。

  我是天上的月亮,是水底的星星。

  你得不到,就忘不了。


  叶孤城张大了嘴,似想否认,然后他看见艳鬼笑了,笑的眼睛里都是泪。

  他说,我早就死了。

6.

  天上地下,再没有他的燕赤霞。

7.

  燕历三十三年,燕王病重。

  太医们急的团团转,叶孤城却主动提出要回一趟白云城。

  他从前不敢回去,自以为是怕看见那屋里的一事一物,怕看见那园里的一草一木,怕看见那人有关的一点一滴。

  如今他才惊觉,自己怕的,根本就是这天地间,再也寻不到那缕熟悉的气息。


  城主府的池塘已然干涸。

  叶孤城想起自己刚把燕赤霞接回府里,他就坐在这池塘边,坐在他的腿上,问他万紫千红,可有一朵灿若赤霞。

  然后他让人摘了园里所有的花,于满目翠色里深情款款。

  他说,你一来,百花都败了。

8.

  时至今日,叶孤城已然分不清自己当年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他已经很老,很老。

  老到握住剑柄的手都会颤抖,老到再没有力气抱紧赤霞。

  然而茫茫过去这些年,他闭上眼,千回百转,都是艳鬼的脸。

9.

  他抬手摘月,月不理他。

  他低头捞星,星不瞧他。

10.

  中宫太医会诊,于帘布后听得三声凄喝。

  燕王大喊,赤霞!赤霞!赤霞!

  语气颓唐而衰败。

11.

  帝薨逝。



已墟

【叶赤】艳鬼

叶孤城 x 燕赤霞

出自决战紫禁之巅&倩女幽魂

pwp戳:这里

双x设定/有mob剧情/雷者慎入

叶孤城 x 燕赤霞

出自决战紫禁之巅&倩女幽魂

pwp戳:这里

双x设定/有mob剧情/雷者慎入

韻希

任重而道遠(葉赤)

  怦、怦、怦,叶山小太郎觉得这几天的自己十分不对劲,每一次看到篮球部队长赤司征十郎就心跳过不停。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样令我很困扰啊……只有看到赤司司才出现这种反应,难道说是什么针对性的病吗?用手按着胸口,小太郎为难地皱眉。

  看着小太郎在场边第五还是第六次的叹气,身为队伍中的知心大姐姐,玲央走到小太郎面前,歪了歪头道:「小太郎怎么了,你今天有些奇怪。」「哗啊—是玲央姐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看着他心脏就怦怦怦的……」被吓一跳而倒抽一口气,小太郎看清对方是谁后就忍不住说了自己的现况。

  「啊啦啊啦,这个情况,难道小太郎你恋爱了...

  怦、怦、怦,叶山小太郎觉得这几天的自己十分不对劲,每一次看到篮球部队长赤司征十郎就心跳过不停。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样令我很困扰啊……只有看到赤司司才出现这种反应,难道说是什么针对性的病吗?用手按着胸口,小太郎为难地皱眉。

  看着小太郎在场边第五还是第六次的叹气,身为队伍中的知心大姐姐,玲央走到小太郎面前,歪了歪头道:「小太郎怎么了,你今天有些奇怪。」「哗啊—是玲央姐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看着他心脏就怦怦怦的……」被吓一跳而倒抽一口气,小太郎看清对方是谁后就忍不住说了自己的现况。

  「啊啦啊啦,这个情况,难道小太郎你恋爱了?」眼中迸出闪亮的光芒,玲央一脸兴奋。听到玲央的说话后先是一怔,然后头摇得像摇鼓似的:「怎、怎么可能,我、我们都是男的,而且……」

「没有而且,性别并不是喜欢上一个人的必要条件,小太郎你就勇敢去吧。」对小太郎的反驳并不在意,玲央仍是一脸开心的样子。纠结的想了想,小太郎虽欲回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玲央、小太郎,休息结束了。」当小太郎还在组织言辞时,第三人—赤司突然出现道。

「赤、赤司司?」因赤司的出现瞪大了双眼,小太郎不自觉的退后一步,脸上也泛起淡淡的红晕。瞇眼看了小太郎一会,玲央一脸了然的道:「原来如此……小征,小太郎好像不是太舒服,你能看看吗?」

虽是疑惑,赤司依旧点头答应。走上一步的赤司没看到玲央那为小太郎加油的手势,只是专注的看着小太郎。

我喜欢赤司司?不可能吧,虽然赤司司是很可爱,脸蛋也很漂亮,可是,我并不会对他有任何动手的冲动……应该没有吧?啊,好近,看上去很好摸的样子,不,叶山小太郎,你给我冷静!小太郎心烦意乱的想着,却见赤司凑近了在看他,心中更是混乱。

「小太郎你没事—嗯!」开口询问的话语还未完全说出,赤司的双唇已说不出话来—看到赤司接近,慌乱的小太郎竟吻上了他的唇。过了两秒后发现自己做了些什么,小太郎猛地后退,冲口而出道:「对不起,我……我……」连续说了两个我字,小太郎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最后选择逃跑。

「啊啦,小太郎的举动真是大胆,当然,如果之后没跑走就更好了。」回到场外后说道,玲央看着赤司,说话中带了点笑意:「小征,小太郎的技术如何?这么突然应该也感觉不了什么吧?」

「不要开这种玩笑了,玲央。」反口掩住了半边脸,赤司低声道。面对赤司的态度,玲央却不住口:「可是……小征应该很开心吧?自己一直喜欢的人吻了自己。」

「……多事。」说了这句后转身走向另一边,可玲央并没看漏那耳尖的红色。

一个别扭、一个迟顿,我还在想他们到底要怎样才会有发展呢。现在看来,终于开始了第一步。专业红娘.知心大姐姐.副队长玲央表示,今天的她还是任重而道远。


yhmlk

【all赤】征稿,欢迎太太们参加w

【征稿要求】
#(彩虹) 文稿:
1.主题自拟;
2.字数1500-4000不等。内容等级不限,纯R18请标注;
3.cp仅限黑篮内部all赤文,禁逆cp;
4.严禁抄袭,参考仅限自己的文,并请标注;
5.参稿请加Q:1910703607(备注:吧刊文手),加后请说明参稿cp、文章体裁;
6.交稿时可提交BGM。
 
#(彩虹) 图稿:
1.主题自拟;
2.①封面:完成度高,限板绘、鼠绘、清晰度高的手绘;
 ②插图:完成度中等,可上色可黑白,限板绘鼠绘、清晰度高的手绘;
③其他:完成度不限,板绘鼠绘手绘皆可,只要你对小征有爱并认真画即可通过。
3.cp仅限黑篮内部all赤文,禁逆cp;
4.严禁盗图、描图,严禁抄袭构图,参...

【征稿要求】
#(彩虹) 文稿:
1.主题自拟;
2.字数1500-4000不等。内容等级不限,纯R18请标注;
3.cp仅限黑篮内部all赤文,禁逆cp;
4.严禁抄袭,参考仅限自己的文,并请标注;
5.参稿请加Q:1910703607(备注:吧刊文手),加后请说明参稿cp、文章体裁;
6.交稿时可提交BGM。
 
#(彩虹) 图稿:
1.主题自拟;
2.①封面:完成度高,限板绘、鼠绘、清晰度高的手绘;
 ②插图:完成度中等,可上色可黑白,限板绘鼠绘、清晰度高的手绘;
③其他:完成度不限,板绘鼠绘手绘皆可,只要你对小征有爱并认真画即可通过。
3.cp仅限黑篮内部all赤文,禁逆cp;
4.严禁盗图、描图,严禁抄袭构图,参考仅限自己的图,并请标注;
5.参稿请加Q:1274100891(备注:吧刊画手),加后请说明参稿cp、参与类型(封面/插图/其他),并附带之前的作品进行审核。
#(彩虹) 人员招募:
1.写手。要求如上。
2.画手。要求如上。
3.校正及文字排版人员,对Word软件有一定的掌握,保证11月-12月随时能够联系。有意者可直接在帖子里回复。
4.后期,要求对PS有一定的掌握,保证11月-12月有足够的时间且能随时联系。
#(彩虹) PS:长期征集,10月1日上交样稿,11月10日截稿,10月1日之前一直保持征集。希望趁着暑假有更多的小天使能够参与进来。◕‿◕。欢迎小天使的加入

鬼澈

ALL赤同人站招募成员

弄了个主ALL赤同人站,欢迎同好加入

大家一起建设这个站嘛,让这个站越来越热闹

你发表的文只要是赤司受向都可以(比如双赤),不一定非要全员×赤司

http://baizhanbaisheng.lofter.com/

等待你的加入

(把你的主博客网址发来,或回复一下,邀请函很快就会送到)

弄了个主ALL赤同人站,欢迎同好加入

大家一起建设这个站嘛,让这个站越来越热闹

你发表的文只要是赤司受向都可以(比如双赤),不一定非要全员×赤司

http://baizhanbaisheng.lofter.com/

等待你的加入

(把你的主博客网址发来,或回复一下,邀请函很快就会送到)

千川岛

此外的事

#黑子的篮球##叶赤##叶山小太郎##赤司征十郎#

*捏造与ooc有,请慎重。
*算是《叶吻》的后续。单独看也没有关系。

原本开开心心的去绕WC会场跑30圈 的叶山归队后却无精打采拉着脸。

察觉到叶山的不对劲,坐在赤司身边的实渕拉了拉赤司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说到:“小征,他看起来很难过哦。”
难过?赤司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叶山一眼——他难过什么?他自己要去跑圈的。莫非现在后悔了?“专心看比赛,不要管他。”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于是叶山小太郎就保持着一张难过的脸看完了比赛,直到跟着队员出了会场也还是一脸难过的表情。意外的垂头丧气着跟在队尾回到了宾馆,到了宾馆还是垂头丧气……
所以才说这个...

#黑子的篮球##叶赤##叶山小太郎##赤司征十郎#

*捏造与ooc有,请慎重。
*算是《叶吻》的后续。单独看也没有关系。



原本开开心心的去绕WC会场跑30圈 的叶山归队后却无精打采拉着脸。

察觉到叶山的不对劲,坐在赤司身边的实渕拉了拉赤司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说到:“小征,他看起来很难过哦。”
难过?赤司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叶山一眼——他难过什么?他自己要去跑圈的。莫非现在后悔了?“专心看比赛,不要管他。”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于是叶山小太郎就保持着一张难过的脸看完了比赛,直到跟着队员出了会场也还是一脸难过的表情。意外的垂头丧气着跟在队尾回到了宾馆,到了宾馆还是垂头丧气……
所以才说这个人真的很讨人嫌啊!赤司默默看在眼里,表面不动声色实际却恨得咬牙切齿。
真想拿剪刀把他剪掉啊——花道的话也的确该这么做。把干枯的,病殃殃的影响美观的叶子剔除。
一直忍耐到了夜晚。

洛山下榻的和式宾馆,全员聚在一起用了晚餐。在这期间叶山小太郎都没有出现过。
还真不管不行了!
赤司狠狠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虽然周边的其他人都一致认为自家队长是把筷子砸在了桌上。
“叶山前辈您自求多福!”一年级的队员们祈祷着。

比晚饭时间结束还要晚了些许时辰,月亮都渐渐升空,皎洁的月光穿透薄薄的纸窗照进没有开灯的房间。
“叶山先生,叶山先生。”短暂的敲门声后拉门的外侧服务员的声音十分清晰“您的队友招呼给你送了晚饭过来。”
“哦——放在门口吧。”房间内传出的声音有气无力。
“是。打扰了。”
服务员应该放下晚饭就离开了吧。叶山正要这么想就听到一声“失礼。”和“哗——”的拉门声。随之房间里的灯也被点亮了。
“啊!好痛!好痛啊!”
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痛眼睛,叶山马上捂住双眼在榻榻米上打起滚来。被刺激到的眼睛里流出泪从手指的缝隙中渗出。
“你这像什么样子!”
听到声音的叶山大惊,顾不上眼睛的疼痛向上看去,那个穿着和服手里端着什么的红发少年——赤司征十郎正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注视着自己。
叶山马上从榻榻米上爬起来站好。

“你坐下。”赤司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在榻榻米上跪坐下来然后招呼叶山坐下。
面对着赤司端正地坐下叶山才看清先前赤司端着的东西是寿司。橘色的三文鱼、艳红的金枪鱼还有亮晶晶的鲑鱼子,覆盖在米饭的上层,摆放在白色瓷盘中。小碟,少量,遵循着日式料理的放置原则。精美别致,简直就是艺术。
叶山看着却沉默了。
于是赤司开了口:“你先把这个吃了,你也该饿了。……这些都是我向老板娘借厨房做的,所以一定要吃完。”话语里浓浓的威胁意味。
“哎!这是赤司做……”叶山惊讶地叫出声来。
“吃完再给我说话!”
“是……”叶山乖乖闭嘴。

“原来赤司料理也很拿手啊。我吃饱了!”
吃过了寿司后叶山总算是恢复了元气。赤司看着也露出了笑容。
“我的确是很擅长料理。料理一切……顺便说一下我花道也比较在行,可以修剪掉不需要的叶子……”
虽然是在笑的表情可是赤司的眼里并没有笑意。语气阴冷,透出杀气。
“赤司对不起!”标准的土下座。
“……原因。”赤司盯了他很久才才牙齿中挤出这个词。
“……”叶山没有回话。
“我问你原因……”赤司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这次还做了补充。“你有什么不满?觉得我处罚得错了?说着亲吻额头跑圈也愿意的人是你自己吧!那就不要摆出一副难看的脸,洛山的士气都被你败坏了!”
不自觉还是没忍住。说得多了,还吼了出了……
失态了。赤司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实在头疼。
叶山仔细地听着他的训斥,觉得貌似有地方不太对劲。他抬起头“不是这样的哦。我没有在为跑圈不满……话说赤司,我能先起来吗?”
“……”默许了。

“是在为了赤司剪头发的事情难过啊。”叶山说得慢吞吞的。
“虽然剪了头发的赤司也非常可爱,但只要想起赤司完全都没有和我说过就一个人去剪了头发……被抛弃了啊——就难过得想要哭。”说着就抹了抹眼泪,吸了下鼻子。
“赤司还是根本没有把我当回事。我可是为了和赤司更近一点才把刘海留长的。可是赤司一声不响就把刘海剪了!那不是离赤司越来越远了吗?!”叶山越发激动起来,眼看就要爆发本性。
什么破原因啊——虽然是想这么说的。
“哎——”赤司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就站起身出去了。顺手叶带走了空着的盛装食物的器皿。
门被从外面拉上了。房间里只留下叶山小太郎。

赤司真的抛弃我了。
赤司一离开叶山就直接倒在了榻榻米上。
活着的乐趣都没有了——

根本就没有想过赤司还会回来。而且还带着剪刀和一张报纸。

“赤司要来处刑我了吗?能够作为叶子被花道也很擅长的赤司修剪掉了结生命……莫非是佛祖赋予我最后的慈悲吗?感谢您……”
“你在说什么胡话?快点坐好。”叶山念经一样的胡言赤司没有听清。他看着叶山躺倒在榻榻米上了无生气的样子皱了眉,用脚碰了他的小腿示意他坐好,随后将带进来的报纸摊开平铺在叶山面前,拿起了剪刀。
“赤司这是要剪掉我了吧。”叶山重新坐好,闭上眼睛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当然啊……”黑暗中赤司理所当然的口吻“啊,你太高了,头低一下。”
“是。”叶山顺从地低下了头。
死就死吧!反正也已经亲过赤司的额头了。反正也也吃过赤司亲手准备的料理了。反正也是被赤司杀死。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虽说还有更多【】和【】还有【】的事情没有做,但真的已经……不对!这么想想看还是觉得超级遗憾啊!有些想要哭泣。

不想死哦。还没有和赤司一起拿到WC的冠军。

眼泪还是掉了出了。但是完全没有被锐器所伤的痛感,反而是感到了轻轻的呼吸声和手指温柔的触感——在额头的位置。还有铁器摩擦发出的“嚓嚓”声和细小的东西扫到鼻尖的细微感受。
叶山忍不住睁开了眼睛,正巧就对上赤司异色的双瞳。
好近!
不知道赤司是在干什么,只是看到他直着上身跪着,身体前倾。
离得好近,连呼吸都能感觉到。除此之外就是有什么浅色的东西一小簇一小簇从自己额前下落到鼻尖。
头发吗?
看到叶山睁眼,赤司瞪了他一下。“把眼睛闭好。剪头发的时候睁眼,你是想瞎掉吗?”
就算是呵斥,现在听来也只会觉得温柔无比了。
叶山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有心脏在剧烈地跳动,发出巨大的响声。
什么都听不到了。
赤司真温柔啊——
叶山闭上眼睛,全心享受了此刻。

额头被漂亮的整齐的手抚摸着,那里已经没有什么遮挡物了。
剪了一样短短的刘海,赤司才发现叶山的额头也是相当漂亮。并且因为没有了过长刘海的干扰,那一双猫眼也显得更大更亮。
叶山躺着榻榻米上,头枕着赤司的膝盖看着他下颚的线条。想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完美的人呢?就觉得心动不已。

“总感觉现在的话,被赤司修剪掉也无所谓。已经亲吻过,也吃了亲手准备的食物。现在又剪了头发还有膝枕。做了这么多事以后……而且是由赤司来修剪的话……”一切都甘之如贻。
“没头没脑别乱说话。真的想死吗?”赤司曲起食指和中指用关节敲打叶山的脑门,打断了他的话。“你想死可还早的很呢。还有许多事还没有做呢。太容易满足可不像你啊。”
“咦?”叶山突然发现自己没听懂赤司的意思,他瞪大了眼睛。
“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赤司弯下身子,将自己的唇覆盖在刚才被指节击打的叶山的额头上。
“先一起拿下WC的优胜吧!小太郎。”

【END】


*梗来自于“咦?不觉得猫儿眼的刘海和小队长刘海很像吗?说不定就是小队长剪的吧?”这样的妄想。
*叶山的本性】我觉得他是有狂犬属性的呢……卷哥你打脸轻轻的QAQ
*于是继续的处于叶赤推广中,欢迎同好。这里碓冰安。

千川岛

叶吻

#叶赤##叶山小太郎##赤司征十郎#
(cp:叶山小太郎*赤司征十郎)
*洛山资料少,设定捏造,ooc请原谅
*故事发生在113Q奇迹聚会散场后

确认了那时的约定没有人忘记就与曾经的队友们分离了。无论过去是如何辉煌,最重要的还是当下的比赛与未来未知的可能。
赤司打开手机确认了时间,比赛快要开始,自己也要归队了,现在走去洛山约定集合的地点应该是正好的。这样想着正要把手机收回去,自己的前方却传来了爽朗的招呼声,特别熟悉。抬头一看,浅色头发穿着洛山篮球部队服的少年正向这边跑过来,口里叫着自己的名字。
“小太郎?不是告诉你们不许跟过来的吗?”说真的看到叶山很惊讶,但马上就被他飞扑过来搂住了。
叶山把...

#叶赤##叶山小太郎##赤司征十郎#
(cp:叶山小太郎*赤司征十郎)
*洛山资料少,设定捏造,ooc请原谅
*故事发生在113Q奇迹聚会散场后

确认了那时的约定没有人忘记就与曾经的队友们分离了。无论过去是如何辉煌,最重要的还是当下的比赛与未来未知的可能。
赤司打开手机确认了时间,比赛快要开始,自己也要归队了,现在走去洛山约定集合的地点应该是正好的。这样想着正要把手机收回去,自己的前方却传来了爽朗的招呼声,特别熟悉。抬头一看,浅色头发穿着洛山篮球部队服的少年正向这边跑过来,口里叫着自己的名字。
“小太郎?不是告诉你们不许跟过来的吗?”说真的看到叶山很惊讶,但马上就被他飞扑过来搂住了。
叶山把赤司紧紧搂着,下颚贴在赤司的耳鬓,像是撒娇一样腻腻地叫着他的名字“我是之后才出来找你的。比赛快要开始了可赤司司你还没有出现嘛。”
所以你就自告奋勇无视命令地找出来了啊……赤司在心里推测就是这个样子。“我之前有说过无视命令要绕WC会场跑二十圈的,别给我忘了。”他提醒这个眼前欢脱过头比自己高出了7厘米的学长。
“哈,这个我当然记得。不过……”叶山在赤司的侧脸蹭了蹭,松开了搂着赤司的手。低头端祥了他一会儿后表情竟然严肃起来“赤司司你的刘海呢?而且身上还有血的味道……被人欺负了?”
“是别人的血。不。是我欺负了别人家的猫,是猫的血。”赤司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事,摸了摸被自己剪得过短的刘海。……比本意要剪得短太多了,不过还是算了吧。“就是在剪头发的时候有猫突然跑了出来,一时手滑就把它刮出了血。是挺大的猫呢。”
“原来是这样。”叶山对“大猫”的事情兴趣不大,听到赤司说血不是他的的时候已经放松了表情,睁着大大眼睛看着赤司。
“不要一直盯着我看。要迟到了。”被人看着很不爽,更何况叶山又生着一双亮亮的猫眼,赤司觉得不自在催促叶山快走。
“因为觉得赤司司很可爱嘛。额头很漂亮,想要亲一下。”叶山拉住了赤司不许他走,目光锁定在他露出的前额上。
……“你们这些人真的很大胆啊,都让你们不用叫我队长了,在外面就别乱来。给我收敛!”虽然知道叶山平时就很脱线,该给的警告还是要给的。
“可是赤司司也没有叫过我学长吧。一直都是‘小太郎’‘小太郎’这样叫的,我也没有和赤司司计较。再说叫你‘赤司司’就是乱来的话就干脆彻底一点让我亲一下嘛。亲一下~亲一下~”
这个人真是聒噪啊——被吵的烦死了。赤司目光扫了一眼周围——都快没人了,想是比赛快要开始。然而自己眼前这个明摆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家伙必须解决,不然那些等在集合地点的洛山队员就好因为自己的命令死等在原地不敢进场。
“你哪里有个学长该有的样子?!”赤司狠狠地批评他,但也适当地让了步“亲完后绕WC会场跑十圈。”
“完全没有问题。”答应得倒是挺快。赤司闭上了眼睛。
亲却亲得很慢呢。
平和的呼吸缓缓贴近额头并且碰到一起。嘴唇很柔软,吻有些痒痒的,就像是你有树叶落在了额头上,一下子就滑落了。
“啊!赤司司超可爱的!”亲完后叶山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赤司睁开眼睛看见叶山一脸满足地笑着,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真是完全没有学长的样子。而且让我叫你“小太郎”的明明就是你自己吧。
“好了。”叶山可以没有学长的样子,可赤司不能不像个队长。他严肃起来“你也该满意了,现在给我回去集合。集合之后你还有三十圈要跑。”
“好的!”叶山跟在赤司身后愉快地答应着。
能亲到赤司司的话,三十圈又算什么呢?
【END】


*超级喜欢叶山哥哥的!猫眼儿+小虎牙既可爱又帅气!再加上P站ID:28908156那位大人的条漫,我已经彻底陷在叶赤这对CP里了。所以有了这么个突发文。
于是最后求一下同好!这里微博ID碓冰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