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叶阳后

2浏览    1参与
一叶知秋

山鬼

  巫山魅灵,其名山鬼,聚灵气生,独活万年,尝寂寞苦,向往人间。偶遇凡俗,邪念骤起,巧言诱之,易容改面,以六十载,换人间一游。

  【01】

  楚人皆言,巫山有妖,容颜绝美,善惑人心,凡遇者,皆未可还。

  世人误解,我非人非鬼,只是巫山幽谷中,天地日月灵气幻化而成的魅灵。

  巫山灵秀,山间的一草一木我皆了如指掌。我知道山中有多少棵树,知道狐狸在哪里做窝,知道黄鸟每日要唱什么歌,知道泉水溅起了什么样的水花,知道何处又长出了新的灵芝草。

  悠悠岁月,寂寥山间,有艳丽芬芳的辛夷花任我采撷,有四肢矫健的赤豹载我奔跑,更有毛色斑斓的花狸陪我跳跃。黄鸟和狐狸都是我的朋友,它们会...

  巫山魅灵,其名山鬼,聚灵气生,独活万年,尝寂寞苦,向往人间。偶遇凡俗,邪念骤起,巧言诱之,易容改面,以六十载,换人间一游。

  【01】

  楚人皆言,巫山有妖,容颜绝美,善惑人心,凡遇者,皆未可还。

  世人误解,我非人非鬼,只是巫山幽谷中,天地日月灵气幻化而成的魅灵。

  巫山灵秀,山间的一草一木我皆了如指掌。我知道山中有多少棵树,知道狐狸在哪里做窝,知道黄鸟每日要唱什么歌,知道泉水溅起了什么样的水花,知道何处又长出了新的灵芝草。

  悠悠岁月,寂寥山间,有艳丽芬芳的辛夷花任我采撷,有四肢矫健的赤豹载我奔跑,更有毛色斑斓的花狸陪我跳跃。黄鸟和狐狸都是我的朋友,它们会送我最甜的山果。

  但我还是最喜欢捉弄迷路的人,无关其他,只为打发时间。

  夜深,万籁俱静,月朗星稀。

  我坐在山巅上仰着头数星星,雾气缭绕间,却瞅见一匹黑马,由远而来。我看的分明,马儿身上驮了个人。锦衣华服,珠翠环佩,长发如墨。

  她迷路至此,我帮了她。她说她叫叶阳,是楚国公主,要去遥远的秦国联姻,她说她自小没了娘,既不得父王宠爱,也不受宫内人尊敬,她说如今各国伐交,传言秦国虎狼,秦君凉薄,前路渺茫……

  她直率娇憨,喋喋不休,我却满心欢喜。

  独活上万年,她是头一个和我说很多话的人。

  【02】

  月落日升,黎明终起。

  惶恐不安的楚兵苦苦寻了三日,终于在巫山脚下,找到了失踪的叶阳公主。

  只是无人知晓,找回来的这位,只是拥有了叶阳容貌的魅灵。

  我羡慕她生而为人,能享凡尘忧乐。

  她羡慕我不老不死,永远无拘无束。

  我说,“我救了你,还可再帮你一次。”

  “如何帮?”她问。

  “我给你操纵巫山草木风雨的力量,你给我你的容颜身份,你做神女,我替你去联姻。”

  她动心了,犹豫片刻,便答应了我。

  巫山刻章为信,六十年为期,我换上了她的容貌,以她的身份去体验凡尘忧乐。她得到我的力量,享受前所未有的肆意。

  我静静凝神望着又惊又喜的她,一声叹息,轻不可闻。

  我离开后,她再不会记得此番种种。

  我骗了她。

  此后,山鬼是她,叶阳是我。

  【03】

  连月奔波,终抵咸阳。国书递上,择良辰吉日完婚。

  大婚当日,灯笼高挂,红烛通明,大红盖头下的我,无喜无悲。

  礼乐起,我微凉的指尖搭上男子带着暖意的手,一步步走向正殿高台。

  盖头微晃,礼服繁重,我心生烦闷,脚步不稳,男子眼疾手快,右手牢牢地扶住了我的手臂。

  “王后当心!”压低的声音传来,嗓音低沉,煞是好听。

  我呼吸一窒,心脏没来由的揪了一下。

  成亲,也算凡俗百乐的一种。

  入夜,我端坐于殿内塌上,四周无人,百无聊赖。

  我自顾自掀了盖头,环顾四周,原来王的宫殿长这个样子...

  他被寺人送进殿的时候,我正盘腿坐在塌上啃干果。

  四目相对,一片尴尬。

  侍从很有眼力见的退出殿外。

  “王后好歹一国公主,却不想如此不知礼数。”

  我听出他言语间的讥讽,想着说点什么反驳他,还未待我开口,他悠悠又道,“一点礼数都教不好,看来王后带来的人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秦楚盟约,联姻交好,王上如此,不怕寒了我楚国的心吗?”

  “楚国作何想,寡人并不在意……嫁入秦宫,便为秦妇,王后还是早些明白的好!”

  他轻飘飘几句话,数十名随我离家来秦的楚人杖毙而亡。

  我到底天真,竟不知人可以狠辣至此。

  新婚夜的闹剧,丝毫没有影响他,此后偶尔,他也会来我宫里留宿。

  我却害怕,怕自己惹到他,怕被他抓到错处,怕他嬉笑怒骂间,好多人无端丧命。

  好在此后,他只是对我极其冷淡,并未再苛责于我。

  宫里皆是人精,宫人私下里都说,秦王和王后很不对付。

  废话,一个在新婚夜,如此大动干戈给下马威的人,我要如何同他毫无芥蒂的相处。

  他那个人,也就脸长的好看点,其实内里的心肝全是糟烂的。

  我讨厌规矩森严的秦宫,只是我因一己私念骗了叶阳,总不能再害了她母国。

  【04】

  很快,我有了孩子,成亲第二年,秦王长子出生,取名嬴悼。

  听随侍我的茗儿说,我生产那日,秦王一直守在殿外,产婆把悼儿抱给他看时,秦王眼中有抑不住的狂喜。

  到底是他的长子,他的骨血。

  孩子的出生慢慢缓和了我和他的关系,但秦楚间的关系却愈发紧张。

  后来,秦王用计诱骗老楚王来秦,并将其扣留要求楚国割地。

  楚国毫无血性,不敢要求秦国送还王上,反而迅速迎立了新王。

  楚王年老,我终是不忍心,便用了些手段,找机会将老楚王偷放出了章台行宫。

  秦王暴怒,下令将我禁足。

  半月有余,茗儿说,楚王刚逃至魏国境内,就被秦兵抓了回来。

  章台的守卫更加森严,老楚王再也没有逃出来。

  第二年,叶阳的父王客死秦国,秦王派人将尸体送回了楚国。

  我与他的关系又回到了原点,除非必要,他不再来我宫里,我也从不主动在他面前出现。

  【05】

  除了不受君王宠爱,我在秦宫的日子过得也算惬意。

  我用心教养悼儿,养花下棋,偶尔心血来潮,也会使计捉弄多嘴的宫人,但我更常做的,是跑去隔壁找沈婉聊天。

  初见沈婉,我正懒洋洋的趴在矮墙上晒太阳,遥望见沈婉立于廊下,素衣青袍,眉眼盈盈,梨涡浅笑。

  沈婉是燕国人,温和貌美,最善抚琴唱曲,每每她素手抚琴,轻吟浅唱,我便心生欢喜。

  “阿婉,我长在楚地,见惯了娇小玲珑的女郎,反而更欣赏如你这般欣长婀娜的人儿……”我逗弄着悼儿,靠在沈婉的肩上。耳畔沈婉丹唇轻启,哼出一曲燕国小调。

  燕曲清冽,强过卫郑淫声百倍。

  我暗自诽谤,秦王死不正经,实在没什么审美。

  我没脸没皮的和沈婉交好,也不过是贪心这点纯粹的温情。

  但深宫向来容不下纯粹的人。

  秦王十二年,美人沈婉十月怀胎,生下公主霜华。

  又一年,公主因一场伤寒夭折,美人沈婉哀恸成疾,缠绵病榻。

  沈婉病故那日,我提剑夜闯庆安殿,在宫人的慌乱喧哗中,一剑刺死了秦王宠妃茗怡。

  殿内大乱,人影晃动间,我远远看见面色铁青的秦王,他并未出声,只冷冷地看着我,周身寒气逼人。

  我扬起溅了血的脸,逆光瞪了他片刻,便头也不回地走进夜色里。

  茗怡毒害了沈婉母子,秦王心知肚明,却佯装不知。

  我恨极了这个凉薄的男人。

  秦王旨意,王后善妒僭越,移入冷宫。

  如此也好,此后岁月,各自安好。

  【06】

  秦王四十年,秦国与赵魏联军战于阏与,太子悼赴魏国为质。

  我想不通,究竟是何种心思,竟在战时送一国太子去交战国为质。

  我心里满是恐惧,日日梦魇,形容枯槁。

  再后来,悼儿客死魏国的消息传了回来。战后第二年,魏国送回悼儿的尸体。太子国葬,长眠芷阳。

  整个葬礼,我都没哭,我已经无泪可流了。

  最后,我去见了秦王。凡俗游这一遭,除了他,和我有点关系的人都故去了。我也快死了,该好好同他告个别。

  “你恨我吗?”

  “恨过!只是后来.....我想,秦王过得,也累……”

  “悼儿的死……”

  “有人生,就有人死,生死轮回,死去的人只是暂时离开这个世上,十年百年后,他们还会再回来。”

  “原来王后如此通透!”

  “我贪凡俗百乐,巧言诓骗她人,然事与愿违,终是一生蹉跎。如今,我只求,死后王上能放叶阳自由。”

  秦王眉头紧皱,我不去管他,兀自离开。

  我不再进食,十日身亡,魂归巫山,偿还罪债。

  浮生四十载,大梦一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