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司藤

201.7万浏览    2709参与
图图Tutu

占tag致歉

《司藤》《锦衣之下》和《东宫》三套(一共6本,含赠品)合买价92r(超级划算)有意私聊

单买价见文章

占tag致歉

《司藤》《锦衣之下》和《东宫》三套(一共6本,含赠品)合买价92r(超级划算)有意私聊

单买价见文章

图图Tutu

出司藤

占tag致歉

想要把《司藤》出了

应该是去年买的,没有升级的防损包装,有些破损

轻微破损(外壳),书本全新(没有翻阅过)

外壳破损是因为商家寄来的时候没包装好

价格约40r,私聊(与其他下两本合买35r)

附赠两张照片(图)

出司藤

占tag致歉

想要把《司藤》出了

应该是去年买的,没有升级的防损包装,有些破损

轻微破损(外壳),书本全新(没有翻阅过)

外壳破损是因为商家寄来的时候没包装好

价格约40r,私聊(与其他下两本合买35r)

附赠两张照片(图)

南风知我意

穿越民国见司藤2

“你凭什么打她!”秦放向丘山吼

“她不过是个畜生,我想打就打”

众人无语=_=

丘山“你们是谁,找我干嘛来”

颜福瑞“我们是从未来来的,在未来您是我师父,这些是未来悬门的人”

丘山“未来我是你师父?我凭什么信你”

颜福瑞“您可以探我的记忆”

丘山的手在颜福瑞的头上一点,便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完之后又用凶恶的眼神看着司藤“好啊,你还敢到现代作乱,你这畜生也配”(颜福瑞的记忆只有他和丘山在一块和照顾司藤)

司藤“师父,我在现代做了什么?”

丘山“自己去看”

司藤去窥探了秦放的记忆,她觉得庆幸,自己摆脱了丘山,但同时也看到了邵琰宽出轨,她没想到自己还喜欢上了秦放

丘山“悬门...

“你凭什么打她!”秦放向丘山吼

“她不过是个畜生,我想打就打”

众人无语=_=

丘山“你们是谁,找我干嘛来”

颜福瑞“我们是从未来来的,在未来您是我师父,这些是未来悬门的人”

丘山“未来我是你师父?我凭什么信你”

颜福瑞“您可以探我的记忆”

丘山的手在颜福瑞的头上一点,便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完之后又用凶恶的眼神看着司藤“好啊,你还敢到现代作乱,你这畜生也配”(颜福瑞的记忆只有他和丘山在一块和照顾司藤)

司藤“师父,我在现代做了什么?”

丘山“自己去看”

司藤去窥探了秦放的记忆,她觉得庆幸,自己摆脱了丘山,但同时也看到了邵琰宽出轨,她没想到自己还喜欢上了秦放

丘山“悬门后人竟然成了一盘散沙,哼...可气,你,去找到他们的地方找找线索”

司藤“好的师父”

路上司藤反复看着秦放“这群人里也就你顺眼些,其他人丑的我眼睛疼”

众人吃瘪惯了,所以啥也没说

“司藤阿姨,你想起来我们了吗”

“嗯”

“阿姨你那么厉害,刚才那个怪老头打你你为什么不还击”

............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其实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来的,过一阵子自然就会回去了”

“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你带我们来的?”

“我怎么可能,看你们的记忆看到了呗”

南风知我意

司藤 假如众人穿越民国见到司藤和丘山

时间:大结局(私设瓦房没长大!!!)

穿越人员:秦放、颜福瑞、瓦房、悬门众人

这里穿越的时间在现代只是一瞬间

正文

众人难得聚在了一起,说是要一起来看看司藤,此时司藤还没来,众人忽然觉得眼前一黑,醒来便躺在了草丛中。

众人疑惑:纳尼?这是哪?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司、藤”

秦放:司藤?自己没听错吧?

旁边的女人也重复了一遍“司藤”

众人:这是司藤小姐的声音?!

没来得及多想,那两人竟走了过来,正好看见了秦放他们。

“你们是谁?怎会在这深山老林中?”

司藤小姐不认识他们了?

瓦房先冲了上去“司藤阿姨,瓦房想你。”

司藤一愣,疑惑的将他推开“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时间:大结局(私设瓦房没长大!!!)

穿越人员:秦放、颜福瑞、瓦房、悬门众人

这里穿越的时间在现代只是一瞬间

正文

众人难得聚在了一起,说是要一起来看看司藤,此时司藤还没来,众人忽然觉得眼前一黑,醒来便躺在了草丛中。

众人疑惑:纳尼?这是哪?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司、藤”

秦放:司藤?自己没听错吧?

旁边的女人也重复了一遍“司藤”

众人:这是司藤小姐的声音?!

没来得及多想,那两人竟走了过来,正好看见了秦放他们。

“你们是谁?怎会在这深山老林中?”

司藤小姐不认识他们了?

瓦房先冲了上去“司藤阿姨,瓦房想你。”

司藤一愣,疑惑的将他推开“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还有,你这小娃娃按年龄为什么叫我阿姨?我才二十出头,我看起来年纪很大吗?”

瓦房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秦放拽了回来

“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代”

“民国...年”(sorry,我真的没看过司藤的小说)

秦放想,他们大概是穿越了

“小姐您可认识丘山悬师?”

司藤想:他认识我师父?不行,要先把邵琰宽弄走

“琰宽,你先走吧,我有事和他们说”

邵琰宽觉得自己毕竟不认识丘山,司藤好像和他很熟,她的家事自己也不好打听,就走了回去。

“你们找我师父有什么事?”

秦放递了个眼神给颜福瑞

“我们是悬门后人,此次来是来找丘山悬师议事的。”

司藤听他们认识丘山,以防万一还是带他们回了屋。

回去的时候丘山还没回来,司藤便先让他们坐下“你说你们是悬门后人,那你们和我师父谁厉害?”

“当然是丘山悬师,我们都不及丘山悬师的万分之一。”

“那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以前听丘山悬师说过”

这时丘山走了进来

司藤跑过去帮他脱掉斗篷,丘山看见这一屋子的人,脸色极其黑

“带回来这么多男人,哼”还没等司藤解释,丘山一个耳光扇了下去直接将司藤打倒,司藤跪了下去“师父他们是来找你的”“找我的?呵”

秦放看见丘山打司藤立马急了“你凭什么打人?我们是来找你的和人家有什么关系?”

橘汁鱼鱼

民国富家小少爷X青梅竹马邻居姐姐

    “哎,你说说那景家的女儿如今怕是都二十好几了吧,还不嫁人都成老姑娘了。

    “哎哟,你不知道,她是在等人呢,日日都在那门口坐着,要我说呀那姑娘也是可怜遇上一个这么不负责的男人。”两个老太太在河边浣洗衣物,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她在等一个人。

      他说:“待我学成归来,定让父亲来你家提亲。”少年认真的握着她的手。......


    “哎,你说说那景家的女儿如今怕是都二十好几了吧,还不嫁人都成老姑娘了。

    “哎哟,你不知道,她是在等人呢,日日都在那门口坐着,要我说呀那姑娘也是可怜遇上一个这么不负责的男人。”两个老太太在河边浣洗衣物,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她在等一个人。

      他说:“待我学成归来,定让父亲来你家提亲。”少年认真的握着她的手。

     “好”

      春去秋来,花谢花开,她等了一年又一年。

     “我应该等你吗?”

     小时候的他拉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说:“姐姐真好看,姐姐等我长大了我要娶你做媳妇儿。”小小的人儿垫着脚给她推着秋千。

     “小姐,小姐?”侍女在身后叫她。

     “张家来提亲了,老爷叫你去看看。”

     “张家?难不成是他?”她等不及跑过去见他。

     “哟,甜甜来啦。快过来,这是你张伯伯。”

     “张伯伯好。”旁边站着一位她不认识的少年,景甜见着来人不是他,心里的失落又增添了一分。

     “罢了,是你食言了。小少爷,我不想等你了。”

     她就这样嫁了人。

     现在的夫君待她很好,只是她不快乐,她的心里始终放不下他。

     那个拉着她的手,一遍遍唤她姐姐,说要娶她的少年。

      

     很多年后,张彬彬在秋千旁见到了她,她在给孩子们推着秋千。

     她嫁人了,有了一双儿女。张彬彬没有去打扰她,在一旁默默看着。

     “只要你幸福就好。”他在心里说。

     

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

      

南风知我意

司藤和沈珍珠互换

hhh新的脑洞,私设:司藤剧中的人观影过大唐荣耀,然后在大唐荣耀观影司藤后她们才穿越,司藤有法力,穿越的沈珍珠是正在被男主关冷宫的时候。

然后现在是这两部剧都已经互观影完了,在观影后系统和他们说一觉醒来司藤和沈珍珠会互相穿越一个月。

珍珠这里

第二天早上秦放和其他悬门众人就在门口看着已经变换成了沈珍珠的司藤,她的衣饰也是沈珍珠的衣服。

沈珍珠睁开了眼“素瓷?素瓷?红蕊?红蕊?”“在那叫人了,放你快过去。”颜福瑞将秦放推了进去。

珍珠一惊“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这里是现代2020年啊,观影的时候你没听系统说你会和平行时空里的你互换一个月吗?”这时悬门众人都走了进来,“观影的那件事......

hhh新的脑洞,私设:司藤剧中的人观影过大唐荣耀,然后在大唐荣耀观影司藤后她们才穿越,司藤有法力,穿越的沈珍珠是正在被男主关冷宫的时候。

然后现在是这两部剧都已经互观影完了,在观影后系统和他们说一觉醒来司藤和沈珍珠会互相穿越一个月。

珍珠这里

第二天早上秦放和其他悬门众人就在门口看着已经变换成了沈珍珠的司藤,她的衣饰也是沈珍珠的衣服。

沈珍珠睁开了眼“素瓷?素瓷?红蕊?红蕊?”“在那叫人了,放你快过去。”颜福瑞将秦放推了进去。

珍珠一惊“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这里是现代2020年啊,观影的时候你没听系统说你会和平行时空里的你互换一个月吗?”这时悬门众人都走了进来,“观影的那件事我知道,但是你说的那件事我没听到过,但是也不奇怪,我也没在现场。”“怎么可能没在现场,上面播着你的事情,你怎么没去看。”“此时说来话长,只因我与冬郎起了争执,他便将我关到了一处废弃的院子,那里消息不灵通,能知道观影这件事就已经不错了,还有,你们都是谁啊?我叫沈珍珠,夫君是广平王,宫人素常换我沈孺人,可否介绍一下你们?”

“我叫秦放,与平行时空里的你是恋人。”

“我是颜福瑞,与平行时空里的你是朋友。”

众人自我介绍中...

“原来平行时空里的我是这种性格,真是有趣。”

这时瓦房走了进来

“司藤阿姨,你怎么穿成这样”

颜福瑞将瓦房抱了过来“这是我家瓦房,平行时空里的您救过他的命。”

“对了,我们该怎么称呼你?叫孺人不合适吧?现在是现代社会”

“唤我珍珠就好”

“对了,将你的这身衣服换了吧,现代不要穿这种衣服。”

“好的”

司藤这里

一觉醒来,司藤知道她穿越到了另一个自己的时空。

“孺人,你醒了。”

司藤记得她,是沈珍珠的丫鬟,她现在的处境是被关了起来,她现在可是司藤,法力在手,怎么能忍被人关起来,于是她下了床一挥手门就开了,外面也有一个丫鬟“司藤小姐您醒了,请跟奴婢来,陛下广平王要见你。”广平王?就是那个让自己看剧都讨厌的那个人,自己到想会会他。

“来了”李俶冷漠的看着她,她左右看了看,他那小妾还把娘家人给叫来了,司藤哪能客气,“没座位”这三个字处处透露着司藤不给他们好脸色的语气,李俶叫人搬来了椅子,“你是司藤?”“对,你想问什么,要是问没用的我就走了”“你想必也知道我是谁”“知道又怎样,难道还想让我叫你一声广平王?连个女人的护不住的,能霸气到哪里去。”

李俶笑了笑,原来司藤是在这为珍珠愤不平呢,“好了,今日我让人给你搬回来,你初来乍到,去宫里逛逛吧。”

“去给我拿些上好的布料和针线。”

“你要干嘛”

“你们这里的衣服不舒服,我要自己做

南风知我意

司藤之请你们吃饭

昨天因为颜福瑞他们带司藤去酒吧,秦放找他们好好谈谈。

“喂?颜福瑞,昨天你们谁带司藤去的酒吧?”

“一群人呢,昨天司藤小姐不是没玩多久就让你接回去了吗,还找我们啥事啊”

“你去通知一下,昨天谁带司藤去的中午来我家吃饭”

“吃饭?放你干啥啊”

“你告诉他们就行了,12点的时候来”

“哎,放”挂断...

秦放转身走到了阳台,对着正看书的司藤说“今天中午颜福瑞他们来,我去饭店要几个菜,你在家等我”

“嗯”司藤翻着手里的书

过了一会

秦放还没回来,他们几个到先来了。

司藤给他们开门后坐在了椅子上,他们坐在司藤对面,司藤黑着脸看着他们。

“昨天为什么带我去酒吧?”司藤先开的口......

昨天因为颜福瑞他们带司藤去酒吧,秦放找他们好好谈谈。

“喂?颜福瑞,昨天你们谁带司藤去的酒吧?”

“一群人呢,昨天司藤小姐不是没玩多久就让你接回去了吗,还找我们啥事啊”

“你去通知一下,昨天谁带司藤去的中午来我家吃饭”

“吃饭?放你干啥啊”

“你告诉他们就行了,12点的时候来”

“哎,放”挂断...

秦放转身走到了阳台,对着正看书的司藤说“今天中午颜福瑞他们来,我去饭店要几个菜,你在家等我”

“嗯”司藤翻着手里的书

过了一会

秦放还没回来,他们几个到先来了。

司藤给他们开门后坐在了椅子上,他们坐在司藤对面,司藤黑着脸看着他们。

“昨天为什么带我去酒吧?”司藤先开的口

“昨天说带你去你不是同意了吗,怎么过了一晚上就赖我们?”

“那你们也没说酒吧是那种地方啊,将我糊里糊涂的带那里去,还说是秦放那种年龄最喜欢去的,秦放根本就没去过”

颜福瑞算是听出来了“司藤小姐,您发这么大的火,是不是因为秦放?”

司藤内心os:你怎么知道!

就在这时秦放回来了

“来的挺快”秦放放下菜“司藤和你们说啥了?”

“秦放,你让我们来这就是兴师问罪呗!”

秦放内心os:这司藤又说啥了,给人气成这样

“先吃饭先吃饭,有什么事一会说。”

司藤索性回了房间,出来的时候秦放已经收拾好了

“步入正题吧秦放,叫我们来干嘛”

“我主要就是想说,不要总是误导司藤,酒吧那种地方不是她该去的。”

“秦放,天地良心,我们是通过司藤同意才带她去的。”

“那她为什么喝酒?颜福瑞你忘了上次她在你家喝酒醉成什么样了?”

颜福瑞内心os:好像也是,司藤小姐喝不了酒。

“秦放,那司藤想喝也不能不让她喝吧,再说是她自己说要喝酒的。”

“那你们这次不知道,下次再带司藤出去的时候不能让她碰酒”

“司藤你倒是说句话啊!”

司藤自认为打了个圆场

“行了,秦放问差不多就行了”

“瞧见没,人司藤都说问差不多行了,还有,你悄无声息的把司藤给带走了你知道我们找了多久吗,你倒好,大半夜才给我们回消息,要不是问了问服务员说有个人把司藤带走了,我们估计还得找你家去。”

秦放抓住了重点“你怎么知道带走司藤的是我,如果是别人呢。”

“这还用问,服务员说司藤都跌你怀里了,能让司藤这么做的不只有你吗,你还把人给拎起来,不知好歹”

“行了行了你们回去吧。”司藤怕再说下去秦放就把昨天打她那事也说出来,不然自己就忒没面了。

“既然司藤小姐赶人了,那我们就走了。”

只留下刚才谈话后还稍有点气的秦放。

愿天堂没有Kevin

千万勇敢·第32章

来啦!

把考试记晚了一周  我可真是个大冤种🌝


————————分割线————————

“等一下!”


刚暗下去的按钮被人急忙按住,已经关上的电梯门缓缓打开,颜福瑞怀着歉意朝里面的人笑笑,缩身挤了进去。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碰斜前方的楼层按钮,抬起头看着显示屏里不断变化的数字,心里止不住的忐忑。


不久前他的身影还出现在火锅店,正和店里的伙计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哪家的猪肉涨价了、哪家的蔬菜降价了、哪家的水果总是不新鲜……诸如此类的小事被他们吐槽得不亦乐乎。只是还没聊多久手机的阵阵提示音便打破这份宁静,他低头看清内...

来啦!

把考试记晚了一周  我可真是个大冤种🌝


————————分割线————————

“等一下!”

 

刚暗下去的按钮被人急忙按住,已经关上的电梯门缓缓打开,颜福瑞怀着歉意朝里面的人笑笑,缩身挤了进去。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碰斜前方的楼层按钮,抬起头看着显示屏里不断变化的数字,心里止不住的忐忑。

 

不久前他的身影还出现在火锅店,正和店里的伙计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哪家的猪肉涨价了、哪家的蔬菜降价了、哪家的水果总是不新鲜……诸如此类的小事被他们吐槽得不亦乐乎。只是还没聊多久手机的阵阵提示音便打破这份宁静,他低头看清内容后手抖得差点把手机都给摔了,急匆匆地跟伙计打了个招呼后他逃命似地赶了过来。

 

门被猛然推开,看到司藤还算完好地坐在床上时颜福瑞彻底松了口气。

 

“司藤小姐——”刚喊出声,目光就忽然瞧见司藤旁边还坐了个男人,颜福瑞想着这会不会发短信告诉自己司藤出车祸的人,礼貌地说了声你好。

 

单志刚朝颜福瑞微微颔首表示回应,他站起身,转头看向司藤:“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病房里一阵沉默,颜福瑞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被司藤用手势打住。

 

“颜福瑞,我没事。”司藤看着他,神色有些疲惫,“你等会儿去问问我什么时候出院,我过几天要出一趟申海。”她靠在枕头上,阖上双眼,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但没由来的,颜福瑞觉得她此时情绪有些低落。

 

他不知说些什么,低声应下:“好,我先出去。司藤小姐,您好好休息。”

 

***

 

苍鸿录了指纹,开了实验室的门。

 

他取下挂在门旁边的记录板,写满了数据的那一页纸被他撕了下来。他有些惋惜地将纸叠好扔进垃圾桶,抬头猛然瞥见不远处工作台上趴着一个人。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猜到自己学生又因为实验的事在这里不眠不休了好几天。他脚步放轻地走近身穿白大褂的青年,后者睡得并不舒坦,即使是在梦中眉头依然紧皱着。

 

“乾坤?”他试着喊了一遍。

 

王乾坤无意识地应了一声,他茫然地睁开双眼,看清来人时吓一大跳:“师、师父?”他直起身:“现在几点了?”

 

“下午四点半了。”苍鸿有些心疼地看着眼前正在揉眼的的青年,他眼下的黑眼圈又大又深,在那白净的脸上尤为明显,眼里的红血丝令他看上去十分憔悴。

 

“乾坤,等会你就先回去吧。”苍鸿沉声,“我会给你放一周的假,这几个月辛苦你了。”

 

“不用了师父,我可以的……”王乾坤还想推托,但见苍鸿一副不容拒绝他又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他低低地应了下来,想着休息那几天再去图书馆查查资料,又忽然想到秦放,心情有些沉重。

 

“师父,我们的实验是失败了是吗?”

 

面前的老者先是沉默一阵,他点点头,眼底流露出来的遗憾连带着王乾坤都有些难过。

 

“秦先生的身体还是不能适应机器零件的高压运转,这几个月机器或多或少有损他的神经。”

 

“但是师父你之前不是提过,说还是有方法的吗?”王乾坤有些着急,看着自己师父已经走到一旁的水池旁打算洗手,他连忙跟上去。

 

他听见苍鸿叹了口气:“办法是有的,但是我得尊重秦先生的意愿。”

 

***

 

几天前——

 

身穿白大褂的的老者细细浏览着手里刚刚检测好的一份数据,他扶了扶鼻梁上快要滑下来的方框眼镜,此刻的心情十分轻松。

 

他望着还躺在实验床上的男人,布满皱纹的脸上荡着愉悦的笑意。

 

“秦先生,您的数据一切正常,可以进行二次改造。”

 

他低头,目光投向纸上那一列列数据上,正想祝贺些什么,抬起头却见男人没什么反应,话又咽了下去。

 

秦放坐起身,他伸手拔掉还附在自己手臂上的吸盘,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有些不适应自己检查过后的眩晕。

 

“二次改造有什么影响?”

 

他拍了拍脸,仿佛这样能让自己好受点。转头却看见苍鸿犹豫着,脸上的笑容敛去,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之前您因为车祸大脑受到撞击,所以进行二次改造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你脑内海马回那一部分,导致您的记忆将有所缺失……”

 

秦放应了一声,低头的沉默令苍鸿有些不忍心,连忙开口:“但是您其他部位不会受到影响,改造完后您除了会失忆以外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与正常人无异。”

 

他故作轻松地朝秦放笑笑,想让男人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却见他缓缓抬头,褐色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波澜,耳边是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抱歉,我可能不会进行二次改造了。”

 

苍鸿怔在原地,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愕然地看着秦放,心情忽然有些沉重。

 

他问:“想好了?”

 

“想好了。”

 

一阵无言,苍鸿看着秦放,手指不禁摩挲着写满了数字的纸张。

 

“秦先生,我认为比起记忆,性命还是更加重要的。”他踟蹰着,知道自己身为一个外人不应该插手太多,但还是想开口劝劝。

 

“您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您的病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很确切的治疗方案,如今您又无法适应零件的运转,如果不接受二次改造,就只能继续在储藏室里休眠。”

 

“我知道您是不想失去和司藤小姐的回忆,但是那毕竟不比性命。”他顿了顿,注意到秦放的目光投了过来,有些紧张,又继续开口,“况且,您可以等改造完再去找司藤小姐,你们或许还可以制造新的回忆。”

 

秦放笑了,唇角漾起的纹浅得令人几乎看不见,他转过头,目光所及之处是窗外蔚蓝无际的天空:“已经够了。”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在喃喃自语。

 

他想,他没有资格再奢求更多。

 

他本身就是个半死不活的人,即使改造之后他的身体没有大碍,失忆了的他也依然不是她的最优选择。

 

她会遇到更好的人,拥有更好的人生,没有义务再将时间浪费在他身上。

 

能够在浑浑噩噩的人生里遇到她,能够与她共度那样一段时光,能够看到她即使没有他也依然能过的好好的,已经够了。

————————分割线————————


估计快完结了

南风知我意

司藤之司藤小姐居然被秦放打了?

这里的私设和上一章的私设一样。(还有,现在司藤法力还没恢复)

今天秦放去上了一天的班,悬门众人(排除看老悬师)来找司藤:好不容易秦放不在,司藤小姐不想体会一下现代人的快乐源泉吗?

“什么东西?”

“就是像秦放那种年龄最爱玩的地方。”

秦放爱玩的?司藤产生了一点兴趣。

得到司藤同意后几人就带司藤去了酒吧。

司藤不喜欢吵,就定了个包间,本来想点几瓶饮料的,但是她在单子上看见了“酒类饮品”这四个字,秦放向来不许她喝酒,一是怕她伤身子,二是怕她耍起酒疯来胡作非为,因为曾经司藤在颜福瑞家里喝了一小点白酒就开始耍酒疯。

司藤不以为然,她认为酒的味道是极其好的,所以就问服务员那个好来那个,司藤...

这里的私设和上一章的私设一样。(还有,现在司藤法力还没恢复)

今天秦放去上了一天的班,悬门众人(排除看老悬师)来找司藤:好不容易秦放不在,司藤小姐不想体会一下现代人的快乐源泉吗?

“什么东西?”

“就是像秦放那种年龄最爱玩的地方。”

秦放爱玩的?司藤产生了一点兴趣。

得到司藤同意后几人就带司藤去了酒吧。

司藤不喜欢吵,就定了个包间,本来想点几瓶饮料的,但是她在单子上看见了“酒类饮品”这四个字,秦放向来不许她喝酒,一是怕她伤身子,二是怕她耍起酒疯来胡作非为,因为曾经司藤在颜福瑞家里喝了一小点白酒就开始耍酒疯。

司藤不以为然,她认为酒的味道是极其好的,所以就问服务员那个好来那个,司藤不知道的是,越是好酒酒劲越大,一瓶下肚已经意识不清楚了,下楼时竟误撞上了一个同样耍酒疯的男人,那男人看司藤生的貌美,图谋不轨的手刚触碰到司藤就被敢来的秦放甩了出去,那人的妻子也跑了过来,向秦放和司藤赔了礼,秦放瞪着司藤,而司藤却抱住了秦放,迷迷糊糊用着自己的不敢相信的奶声喊着“秦放~额、好难受~”秦放冷漠的看着她,一手将她从自己怀里拎了出来,把她拽出了酒店,开开车门毫不留情的将司藤丢了进去,一路上什么话都没说。

秦放将司藤拎到了家,让她自己洗澡去,司藤遇水后立马清醒,想起了秦放那愤怒的样子,令人紧张不已。

司藤吹完头发出来看见秦放坐在沙发上,司藤聪明而不傻,直接走到秦放面前:

“秦放,今天是颜福瑞他们来找我,说酒吧是你们这个年龄最喜欢去的地方,你从没带我去过,我有点好奇,所以就...”

“那你为什么喝酒?!”

“因为...上次我尝了尝白酒,觉得味道不错,可是你不让我喝,所以我就想着,今日过过嘴瘾。”

“你还知道我不让你喝啊!”

秦放手中的塑料板猛的一拍桌子,司藤这才注意到秦放拿着块塑料板,心中更加紧张,因为她知道这次是自己做错了,如果和秦放对质也没理由。

“怎么办吧?”

“什么?”

“我问你今天这事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司藤显得出来有多紧张。

“伸手”

“啊?”

“我让你伸手,今天这事必须让你引以为戒!”

司藤哪知道怎么伸,秦放似乎看出来了。

“手张开,手心朝上,快点!”

司藤即使不情愿也不得不伸,因为她看得出秦放是真生气了。

秦放拽住了司藤的三个指尖

“啪”秦放终是不忍心恨打司藤,只用了五成力。

“伸那个手”

“啪”和刚才一样的力道。

“日后还和不和他们去了?”

秦放的语气温和了下来,司藤随机摇了摇头,秦放将她抱到了腿上拥入怀中。

“你知道我下班后没见到你有多害怕吗?”

“不知道。”

“因为我怕我又找不到你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酒吧的?”

秦放笑了笑“因为啊,我通过手机定位看到了你在酒吧里,我当时可气了,本来还能沉住气和你商量商量,但是你竟然喝了酒,还被人调戏,我真的快气炸了。”

“那你就打我?”

“往后日子那么长,若不让你长长记性,以后酿成大错怎么办,就和刚才似的,我要是没及时赶到,可不就完了。”

司藤知道这些,但是还是想调戏一下秦放“可是你下手好重,好疼。”

“你当我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力道吗,我那是不忍心打你,要是再有下次我肯定下手重。”

“对了,你刚才说是颜福瑞他们带你去的?”

“嗯”

“好啊他们,正好明天我不上班,好好问问他们为什么带你去那种地方。”

南风知我意

司藤 成年人该干的事

私设:白英单独和丘山大战两人同时陨灭,时间是秦放带着司藤玩去给她买气球🎈。

放心,小甜文,不虐

正文

秦放攥着气球的绳子递给了司藤,“司藤,你要和我说什么事啊?”

“秦放,我想说的是,你若喜欢这世间,那我可以陪你过一日三餐的生活。”

秦放一愣,司藤这是...和他表白了?

“司藤,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说出的话怎会有假?”

秦放真是太激动了,一把将司藤抱了起来,司藤让他带她回家,今天晚上一起做点成年人做的事。

秦放将司藤放在了床上,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脱完后又开始脱司藤的裙子,他们两“坦诚相待”,秦放左亲一下,右亲一下,亲的司藤直痒痒。

半夜司藤正在睡觉,她简直是被疼醒...

私设:白英单独和丘山大战两人同时陨灭,时间是秦放带着司藤玩去给她买气球🎈。

放心,小甜文,不虐

正文

秦放攥着气球的绳子递给了司藤,“司藤,你要和我说什么事啊?”

“秦放,我想说的是,你若喜欢这世间,那我可以陪你过一日三餐的生活。”

秦放一愣,司藤这是...和他表白了?

“司藤,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说出的话怎会有假?”

秦放真是太激动了,一把将司藤抱了起来,司藤让他带她回家,今天晚上一起做点成年人做的事。

秦放将司藤放在了床上,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脱完后又开始脱司藤的裙子,他们两“坦诚相待”,秦放左亲一下,右亲一下,亲的司藤直痒痒。

半夜司藤正在睡觉,她简直是被疼醒的,她一睁眼,看见秦放还在那里忙活,她也依着他去了。只不过秦放似乎对这种事很上瘾,后半夜也弄了一回,大早上又把司藤折腾醒了。

事实证明,做这件事真的很累,秦放一大早起来做饭,司藤还在睡。

St

我觉得奇迹藤藤就奇迹在,每次我重新看她,都会发现一些上一次不一样的美。

另:抛开剧中结尾的一点ooc和爱情线,景甜老师真的真的为尾鱼大大的人物注入了更丰满的细节呢!不愧是鱼总亲妈都欣赏肯定的扮演者啊!

我觉得奇迹藤藤就奇迹在,每次我重新看她,都会发现一些上一次不一样的美。

另:抛开剧中结尾的一点ooc和爱情线,景甜老师真的真的为尾鱼大大的人物注入了更丰满的细节呢!不愧是鱼总亲妈都欣赏肯定的扮演者啊!

南风知我意

司藤观影大唐荣耀3

https://v.douyin.com/FmR587s/ 

众人气愤:什么东西就敢欺负司藤小姐,还让司藤小姐道歉?我都忍不了这么好言好语的。

https://v.douyin.com/Fm86cH5/ 

秦放:他敢骂司藤?!

司藤:没想到平行时空的我会被人骂,真丢人。

https://v.douyin.com/Fm8BmkD/ 

https://v.douyin.com/Fm8VWU1/ 

颜福瑞:看的气死了,司藤小姐就不大胆点吗,怎么能让别人给欺负了。

https://v.douyin.com/Fm8sRbF/ 

秦放不淡......

https://v.douyin.com/FmR587s/ 

众人气愤:什么东西就敢欺负司藤小姐,还让司藤小姐道歉?我都忍不了这么好言好语的。

https://v.douyin.com/Fm86cH5/ 

秦放:他敢骂司藤?!

司藤:没想到平行时空的我会被人骂,真丢人。

https://v.douyin.com/Fm8BmkD/ 

https://v.douyin.com/Fm8VWU1/ 

颜福瑞:看的气死了,司藤小姐就不大胆点吗,怎么能让别人给欺负了。

https://v.douyin.com/Fm8sRbF/ 

秦放不淡定了:他敢用强?还把你骂哭了?

司藤:这么狼狈,真是不堪入目

瓦房:师父,那个人为什么把司藤阿姨压在床上?

颜福瑞:瓦房你个小孩不用知道

https://v.douyin.com/FmLkD2V/ 

众人:跪下?认错这么直接的吗?

(我真的觉得安庆绪刺杀珍珠那段虐,所以就不放了)

https://v.douyin.com/FmLHcAu/ 

https://v.douyin.com/FmLHcAu/ 

秦放看完后紧紧拥着司藤,他才不会让司藤受尽苦楚。

(下期就要更新放肆藤你的续写啦)

鲨掉佩佩琪

不知为什么,觉得欲望之神和司藤有点像

发型的原因吗

不知为什么,觉得欲望之神和司藤有点像

发型的原因吗

苏玖

假如是司藤先遇见的是秦放(完)

就完结啦,谢谢大家的喜欢,前文可以翻合集,鞠躬。

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在评论区里留言,不嫌弃的话可以随机写几个,再次鞠躬。

_______


      好在悬门也没商议太久,说到底能不冒险,还是大多数人愿意不去冒险,单就藤杀一条就够他们斟酌再三。


  不过自然是要约法三章的,司藤没什么意见,倒是秦放要众人签字画押。


  司藤和秦放带着一封信来,又带了一封信走。


  二人往申海去,一路坐船东行。秦放说,要带司藤游遍大江南北,先往省城感受一二。


  船上,秦放捧着那封信是左看右看,到底算是得了份明面上的...

就完结啦,谢谢大家的喜欢,前文可以翻合集,鞠躬。

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在评论区里留言,不嫌弃的话可以随机写几个,再次鞠躬。

_______



      好在悬门也没商议太久,说到底能不冒险,还是大多数人愿意不去冒险,单就藤杀一条就够他们斟酌再三。


  不过自然是要约法三章的,司藤没什么意见,倒是秦放要众人签字画押。


  司藤和秦放带着一封信来,又带了一封信走。


  二人往申海去,一路坐船东行。秦放说,要带司藤游遍大江南北,先往省城感受一二。


  船上,秦放捧着那封信是左看右看,到底算是得了份明面上的保证,哪怕日后丘山再生事,道义上也是他们俩站得住脚的,再起什么事端,若是动起手来也不算理亏。


  司藤见状,忍俊不禁,她抽走那封牵着悬门几位主事者名字的书信,随手扔在一旁,“你还真信这个?”


  “不信。”秦放斩钉截铁,这种契约全凭双方信誉,若真的是遇见厚颜无耻的,单凭一纸信,全然是空话,秦放对丘山也没放心到这个程度,相反,他全然琢磨着:若是丘山再找上门来,怎么凭这个东西,让悬门出面摆平丘山,给司藤省事。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无论如何咱们是名正言顺的了。”秦放倒是会想,只是忙着思索,嘴上一快,说完才发觉用错词句了。


  一听这话司藤忍不住蹙眉,“秦放,姑且不谈我们如何算不得名正言顺,单就他们那群人也配为我正名?”


  司藤生气了,很难哄的那种。


  好在秦放已然摸出来些许该如何哄的道理,他蹲在司藤面前,不出意外的,司藤冷哼了一声,将身子转了个方向。


  秦放摸摸鼻子,跟着转了个方向,他眨巴着眼睛,认真地说,“对不起,司藤,我不是那个意思。”


  静了半晌,司藤只瞥了眼秦放,仍旧没有搭理他。


  秦放憨笑着牵住司藤的手,摇摇她的手,“好啦,别气啦。”


  他这样一通,又是半晌,司藤这才正眼瞧着他,对视上,两个人都没忍住,一起笑了出来。


  笑完,司藤正色,眼中暗含告诫的意味,“日子是咱们俩的日子。”


  话中的意味不言而喻。说到底,丘山也好,悬门也好,终究是归客,谁又能真正地来评定他们?日子尚久,谁也说不准以后,说到底是见招拆招,不过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俩个先一门心思的好好过下去。


  秦放不傻,他只是担心则乱,话说到这份上,秦放自然想得通,他的担心都还是未知的,耽误了眼下才是不值得。于是秦放点点头,“我明白的。”


  真要捋出以后的路,其实秦放也没谱。


  对此,司藤倒是笑盈盈的,她捧起秦放的脸,温柔的抚摸。


  “要真说的头头是道,我也是不能的。”司藤说,“不过一直走下去就可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秦放点点头,握住她的手,“总归咱俩一块儿想办法,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其实不喜欢这世道。”司藤笑了。


  秦放继续点头,“我知道。”


  说到底,她化身为人全因丘山一己私欲,初入人世这些年又几经磨难。秦放只放在那个境地里想想便觉得窒息,何况本就不该卷入这世间的司藤。


  所以,他其实一直惶惶。归根结底还是怕司藤恼了这人世间,连他也一并弃之如敝履。


  “不过,现在我又觉得,有你在,也还不错。”


  司藤说完,扬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秦放看得一愣,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见着司藤似乎恼羞成怒了,秦放这才慢了半拍的回过神来,连声应下,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一通保证要让司藤过得舒心舒服,


  到申海时已经入冬了,下着小雪,入眼全是一片银装素裹。


  秦放寻了个宅子,他们二人一起住下。


  司藤奔波一趟,如今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只想躲个懒,于是他们俩安心地暂时在申海待了下来,闲散又安逸。


  赌书泼茶,琴瑟在御,秦放从这恬静的日子里品出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


  “说起来,你在禹航时要跟我说什么?”司藤从书桌前抬起头,她近来很沉迷一些新书,相比之下,连带着对秦放都有些“冷落”。


  一听这话,秦放立刻拘谨起来,正襟危坐,手上的笔也搁下了。


  “也没什么了不得的。”秦放措辞着,他挠挠头,“不提了,不提了,不重要。”


  秦放越是如此含糊其辞,司藤越是感兴趣了,索性合了书,饶有兴趣的看着秦放,双手叠在膝上,坐的端正,“说吧。”


  “你真想听?”秦放问,还有些犹豫。


  “想。”司藤说,“秦放,你就别给我卖关子了。”


  秦放想了想,起身走到橱柜里翻了一下,他又转过身对着司藤,“你得保证,你听了之后,无论如何不准生气。”


  司藤呵呵一笑,挑眉,“你倒是出息了秦放,开始同我讲条件了。”她作势懒得去搭理,“若是要讲,我便勉强听听;若是你不讲,我也不稀罕。”


  见她如此,秦放急了,“好、好,是我非要讲的,请司藤小姐一听。”


  秦放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袖内变戏法样翻出一方小丝绸盒子,盒子里躺着一枚素银戒指。


  “我当初原是想告诉你,我们的世界里呢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是要结婚的,三书六礼,共盟鹫牒。不过,今时今日想来,我们之间全然不需要这些虚礼。”秦放笑得真切,他和煦极了,眉眼间尽然是柔情,他举了举那枚戒指,“嗯,那你就当做个礼物收下吧。”


  司藤半晌未开口,只看着秦放笑起来,她抬手抚上秦放的脸颊,“傻子。”


  “我记得我们那日看得电影里男士求婚是单膝跪地的吧。”司藤笑着坐正。


  秦放先是一愣,又从这话中琢磨出意味,半惊半喜地连忙单膝跪地,又正色道,“司藤,我对你的心意你是明白的,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我都是这样。”


  这于秦放而言,说是天降甘露也不为过了,是以他紧张的连拿着戒指的手都有些颤。


  司藤悠然扶稳了他的手,佯装不解,带着戏谑的笑容,挑了挑眉,打趣问,“什么心意?”


  顾不得思索,秦放急忙抢着说到,“自然是喜欢你的心意。”说完,又补充道,“是一直喜欢你。”


  扑哧一笑,司藤递了手给秦放,笑意盈盈,“好。”


  这一声“好”,司藤与秦放皆有一种镜圆碧合之感,对视一笑,旋即紧紧相拥。


  秦放将司藤揽在怀中,还有些飘忽不定的感觉,他高兴的有些恍惚,忍不住埋头在司藤的脖颈处小心翼翼的抵着司藤,柔声说,“真好。”


  他抬起头,吻住司藤。


  虽然说,司藤对俗世虚礼毫不在意,秦放却执意要认认真真的办上一场婚礼。最终考虑到司藤心性以及他二人处境,纠结再三,秦放只决定在住宅里小小的办一个只属于他们俩的仪式。


  “你不懂,这是我们人类讲究的,得有些仪式感。”秦放如是说。


  懒得同他纠结的司藤头也不抬,敷衍的点点头,继续临摹着碑帖,手上的素圈戒指低调而温馨,“随便你。”


  虽是简单,秦放依然认真,见他如此,司藤也搁置了手上的事,配着他操办起来。


  先是婚书。


  秦放亲手绘制了份婚书样式,是传统的鸳鸯戏水并大雁双飞的样式,水中长着并蒂莲,全图个好寓意,生动自然,岸边的草木青翠葱茏,尤其别出心裁的是画个一处藤绕着树,依偎攀蔓。


  司藤执笔,亲手写下了: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笔法纯熟,行云流水。


  二人挑了个合适的日子,秦放一身长衫马褂,分外醒目,司藤则头戴凤冠,着了身大红裙褂,立在厅堂前,只一对拜,嘉礼初成,良缘遂缔。


  仅仅他们二人,简单却不适和美。


  “天地为证,你我永偕。”秦放牵住司藤的手,笑得合不拢嘴。


  司藤嗤笑一声,“不必天地为证,我亦不信这些,不如我们互相为证,只证这一世你我情敦鹣鲽。”


  秦放在门口向往来的小孩送了些糖,权当是宾客盈门。小孩们自然乐得接了喜糖,嘴里没忘说些俏皮话,秦放听得高兴,也红了耳朵。


  光阴如梭,日子还是过着,婚后的生活于他们俩而言也没什么区别,无非是秦放更要黏人了些,且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亲亲我夫人有什么不对吗?”秦放脸厚的本事渐长,又趁着司藤真的恼了前打住。


  若真要说有些什么变化,大概就是秦放跳舞进步不小,已经能自得的出入舞池。


  想到这点,司藤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倚着二楼的栏杆,撑着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舞池中旋转着的人群。


  灯光熠熠,她笑靥如花,有人忍不住驻足。


  “你好慢啊…”司藤说着,她近来喜欢喝饮料,现下秦放正是去给她拿去了。司藤抬头,入目的却不是秦放,她一愣,旋即蹙眉。


  邵琰宽忽略掉司藤眼底的不愉快,端出一副绅士做派,笑着对她点头,“许久不见了,司藤。”


  司藤正要张口,秦放已经先一步说话了,“哟,邵先生。”他将饮料递给司藤,笑得温和,自然而然的牵住司藤,又装作不经意的将对戒漏了出来,“不知道邵先生同我太太谈什么呢这么开心。”


  邵琰宽脸色一僵,不自然地蹙眉,打量着司藤,又仓皇低了头,支支吾吾地搪塞着。


  舞厅里人来人往,唯独他们三个人静静站着。邵琰宽自讨没趣,寻了个理由就要走,当然没人留他。


  要走不走的邵琰宽刚转过身,又转过了回来,他在看着认真喝着饮料洋溢着笑容的司藤,有些犹豫,“你们…”


  司藤压根懒得抬头,连礼数也没顾,挽着秦放就要走,经过邵琰宽时站定,“邵先生,我同我丈夫很忙的,不奉陪了。”


  这一句话让秦放心里甜出了蜜,连带着邵琰宽都看得顺眼了些许,他点点头向邵琰宽致意,同司藤走得欢快。


  忙是真的忙。


  司藤还迷上了听戏,秦放早早定了好位置。


  是一出《白蛇传》。


  台上吱吱呀呀的唱着,伴着西皮摇板,水袖纷飞。


  许仙唱着词踌躇着拨开帐,袖子一抛,竟是惊到在地,不省人事,原是白蛇饮下雄黄显了原身。白蛇大惊,又跨刀山火海去仙山盗灵芝。


  司藤看着认真,在这一幕忍不住蹙眉。秦放见状在台下隔着桌子牵住她。


  “纵然是一时震惊,后来他们也算心意相投。”秦放说。


  司藤摇摇头,“我只是替白蛇不值。”她侧头看着秦放,“如果是你呢?”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秦放摸不准,他笑了笑,“什么是我?我是许仙,我便不会搭理法海,趁着换个地方过日子。我是白蛇,我也会同她一样,刀山火海也要去的。”秦放顿了顿,笑意更浓,“不过我们不一样。”


  “是不一样了,白蛇是与常人无异,还能为了许仙不顾生死、生子执守。”司藤悠悠一叹,“这大约才是你们人类所想的妖。”


  “谁说的?”秦放忍不住捏了捏她的手,“什么孩子不孩子的,我只要你。至于生死的问题,还太远了些,不急的。总之我能陪你走完这一世也算值了,只是怕你冷清,我尽量多活些年头。”


  秦放笑得有些傻气,看得司藤也扬起了唇角。


  “是还远,日后或许有其他法子呢,不急。”司藤笑了,“我既是答应了你良缘永结,自然不会让你食言。”


  


  这是个悠然地午后。


  秦放捧了一卷书临窗坐着,司藤伏在秦放的膝上歇息。


  司藤突然惊醒,直起身子,秦放放下书,对上她那双晦涩的眼。


  “怎么了?”秦放抚着她的背,温和地问。


  司藤罕见地带了厉色,秦放已很少见到这样凌厉的司藤,他放轻的声音,缓缓拍着怀里还沉浸着的人,“没事了。”


  隔了半晌,司藤说,“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并未遇见你,而是遇见了邵琰宽。他知我是苅族后,竟伙同丘山,试图害我性命,而后种种,诸多劫难,我声名狼藉,为丘山所利用,一生不尽兴,同样飘零一生,最终葬于他乡。”


  说到最后,司藤竟是带了愁绪与哀怨,声音也有了些颤抖。


  秦放听的揪心,甚至不敢去想,又怕司藤忧心,还是强装作扑哧一声笑出来,他替司藤揉着太阳穴,“可是先遇见你的是我,哪里有他邵琰宽什么事。你瞧,咱们这不是挺好的,你我二人,执手相伴,没有悬门来叨扰,没有丘山阴魂不散,更没有其他的乱七八糟。你待腻了这里我们就换个别处,你想听戏跳舞就只管去,你想干嘛就干嘛,苅族也好,人也好,咱们不都是普普通通的过着我们的日子嘛。”


  静了半晌,司藤这才悠然转笑,抱紧了秦放,尚还有些困意,“是啊,眼下就是最好的。”


  她搂住秦放的脖子,“我还困。”


  “那就再睡会,还早着呢,明天我们动身北边吧,我想你会喜欢的。”秦放抱着司藤往内室走去,一步一步走得安稳。


  司藤在他怀中逐渐睡着,带着笑意。


      End 

      婚书内容引用《民国黄雪梅、李宝生婚书》,样式也是参考这份的

-由云-

司藤小姐的衣橱

看司藤就是享受啊

中国风旗袍这些好想入手

小个子能驾驭吗

真是妥妥富贵花!

司藤小姐的衣橱

看司藤就是享受啊

中国风旗袍这些好想入手

小个子能驾驭吗

真是妥妥富贵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