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叹云兮

384浏览    57参与
寒月衣

叹云兮魔道填词

乱葬岗 肃杀如血

执陈情 黑衣猎猎

眸底万千绝

空有一身碧血

奈何世不解

似哭似笑 叹这莫须有罪孽

若穷奇道不曾约

若不夜天身陨灭

若无那炎日烈焰

故事可否能改写

自知此蝶梦幻愿

交错内心的执念

也奢望生机一线

灰飞烟灭 不觉已十三年

重舍献,命运有情又变红线牵

奏忘羡,笛声接续昔日情缘

是辗转,终成眷属鸳鸯不羡仙

再合奏一曲忘羡,幸故人笑颜清如晴光雪

观音庙往事重揭

几多爱恨几多怨

云萍这雨夜

前尘事皆了结

恩怨封棺前

诸多爱恨情仇皆成烟

忘机陈情一曲是初遇笑靥

一起赏云深的月

一起尝云梦的莲

一起...

乱葬岗 肃杀如血

执陈情 黑衣猎猎

眸底万千绝

空有一身碧血

奈何世不解

似哭似笑 叹这莫须有罪孽

若穷奇道不曾约

若不夜天身陨灭

若无那炎日烈焰

故事可否能改写

自知此蝶梦幻愿

交错内心的执念

也奢望生机一线

灰飞烟灭 不觉已十三年

重舍献,命运有情又变红线牵

奏忘羡,笛声接续昔日情缘

是辗转,终成眷属鸳鸯不羡仙

再合奏一曲忘羡,幸故人笑颜清如晴光雪

观音庙往事重揭

几多爱恨几多怨

云萍这雨夜

前尘事皆了结

恩怨封棺前

诸多爱恨情仇皆成烟

忘机陈情一曲是初遇笑靥

一起赏云深的月

一起尝云梦的莲

一起走四方仗剑

把天涯海角行遍

一笔一划写情笺

点染勾勒出思念

拈一枝玉兰未谢

此情缱绻共此心更缠绵

重凝丹,避尘随便合璧更惊艳

岁月浅,云深静好年复一年

逢此夜,愿做比翼有生世不绝

静室是潋滟,剑拔弩张皆作风花雪月

若溯洄从前

仍然会予云梦间一场成全

君莫怨 尽管明月未婵娟

至少我不负初见含光深情一眼

重凝丹,避尘随便合璧更惊艳

岁月浅,云深静好年复一年

逢此夜,愿做比翼有生世不绝

静室是潋滟,剑拔弩张皆作风花雪月

笑谈风花雪月

陪你到永远

谢谢@何处风起  何时风息 小可爱帮我打字

我们忘羡是最棒的

ballball小可爱们的评论红心和蓝手啦

QQ群:1072834244

阿晓

《叹云兮》,弹得不太好,节奏还是不太熟练,果然还是得再练哈。

《叹云兮》,弹得不太好,节奏还是不太熟练,果然还是得再练哈。

99伴奏网

叹云兮伴奏--鞠婧祎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50044.html


作曲 : SHIMA
作词 : 郭德紫毅
若这个世界凋谢
我会守在你身边
用沉默坚决
对抗万语千言
倘若这世间
一切都在无情的崩裂
我会用手中的线为你缝原
陪你看日升月潜
陪你看沧海变迁
陪你一字又一言 谱下回忆的诗篇
陪你将情节改写
陪你将八荒走遍
只因你读得懂我 而你注定 是我的心头血
这是缘
亦是命中最美的相见
别恨天
笑容更适合你的脸
再一遍
记起从前的一滴一点
别怨我不在身边
记住 我会在你的心里面
当我们命运重叠
恍然大悟才发现
原来这世间
完美可以残缺
时间不停歇
仿佛落叶飞花 般...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50044.html


作曲 : SHIMA
作词 : 郭德紫毅
若这个世界凋谢
我会守在你身边
用沉默坚决
对抗万语千言
倘若这世间
一切都在无情的崩裂
我会用手中的线为你缝原
陪你看日升月潜
陪你看沧海变迁
陪你一字又一言 谱下回忆的诗篇
陪你将情节改写
陪你将八荒走遍
只因你读得懂我 而你注定 是我的心头血
这是缘
亦是命中最美的相见
别恨天
笑容更适合你的脸
再一遍
记起从前的一滴一点
别怨我不在身边
记住 我会在你的心里面
当我们命运重叠
恍然大悟才发现
原来这世间
完美可以残缺
时间不停歇
仿佛落叶飞花 般无解
而你在这里 就温柔了一切
陪你看梅海的月
陪你踱天宁的街
陪你把我的所念 写成最后的药笺
陪你过的那些年
终究会化作永远
记得我不曾后退 在你心上 陪你每个黑夜
唇齿间
不舍的是对你的留恋
叹离别
总是在该圆满之前
我的愿
并非执手相看泪满眼
而是你 一往无前
拾起曾因我而有的笑脸
若故事重演
我想我依然会 用我的一切
换明天 就算我不在里面
可你会明白我对你的永世不变
这是缘
亦是命中最美的相见
别恨天
笑容更适合你的脸
再一遍
记起从前的一滴一点
别怨我不在身边
记住 我会在你的心里面
我会在你心间
做你心头血

夜未靜之詩情畫意-南城居士

《嘆雲虧》(原創)


子夜時分無人的大街,

霓虹閃爍卻是唯月缺。

引擎轟鳴淚水遮視線,

還未送出玫瑰已凋謝。


面容未變內心在滴血,

頭也不回消失在黑夜。

只盼刺骨寒風更凜冽,

此情燃盡宇宙全毀滅。

《嘆雲虧》(原創)


子夜時分無人的大街,

霓虹閃爍卻是唯月缺。

引擎轟鳴淚水遮視線,

還未送出玫瑰已凋謝。


面容未變內心在滴血,

頭也不回消失在黑夜。

只盼刺骨寒風更凜冽,

此情燃盡宇宙全毀滅。

咸鱼薇

【叹云兮\开心超人联盟迷之城混剪】(伽小向)
涉及剧透,慎入! !! ! ! !

片尾有彩蛋的!!!

咸鱼剪辑求浏览量。

视频素材:《开心超人联盟迷之城》

音频素材:《叹云兮》

音频来源:网易云音乐

             南风ZJN翻唱

特此声明:以上素材若侵犯版权,致歉删除

【叹云兮\开心超人联盟迷之城混剪】(伽小向)
涉及剧透,慎入! !! ! ! !

片尾有彩蛋的!!!

咸鱼剪辑求浏览量。

视频素材:《开心超人联盟迷之城》

音频素材:《叹云兮》

音频来源:网易云音乐

             南风ZJN翻唱

特此声明:以上素材若侵犯版权,致歉删除

nbykf19

圆舞

中秋节小甜饼。
真人rps平行时空脑洞ooc,不要代入现实。
“孤单芭蕾”,“夜航船”&“悲前喜剧”的后续,超冷门cp。
相关文指路


“我的愿
并非执手相看泪满眼
而是你一往无前
拾起曾因我而有的笑脸”

1
生日派对散场后,邱琳半跪在房间一角的圆木茶桌前,喜滋滋地盘点着自己今年收到的生日礼物。当裴云殊走过来准备向今晚的寿星小姐告别时,正好目睹眼前的这一幕。
女孩子穿着西洋宫廷漫画风的游戏人物cos服,整个人白到发光,偏偏喝过酒后红扑扑的笑脸如熟透的水蜜桃,看上去清甜又可口。
已经将黄毛染回黑色的年轻男子见了不由微微一怔,停下了脚步,驻足片刻后,才上前轻拍对方的肩膀,“hey,在看什么呢!”
“当然...

中秋节小甜饼。
真人rps平行时空脑洞ooc,不要代入现实。
“孤单芭蕾”,“夜航船”&“悲前喜剧”的后续,超冷门cp。
相关文指路


“我的愿
并非执手相看泪满眼
而是你一往无前
拾起曾因我而有的笑脸”

1
生日派对散场后,邱琳半跪在房间一角的圆木茶桌前,喜滋滋地盘点着自己今年收到的生日礼物。当裴云殊走过来准备向今晚的寿星小姐告别时,正好目睹眼前的这一幕。
女孩子穿着西洋宫廷漫画风的游戏人物cos服,整个人白到发光,偏偏喝过酒后红扑扑的笑脸如熟透的水蜜桃,看上去清甜又可口。
已经将黄毛染回黑色的年轻男子见了不由微微一怔,停下了脚步,驻足片刻后,才上前轻拍对方的肩膀,“hey,在看什么呢!”
“当然是大家送的生日礼物啊。”不知道是不是在上一个剧组片场身经百战的缘故,邱琳完全没有被裴云殊的突然出现而吓到,一边笑着招呼他坐下,一边得意地展示自己今晚的战利品。

茶几上摆满了一堆琳琅满目的礼盒,看得人目不暇接,裴云殊匆匆一瞥,目光却落在了茶几下方的一个牛皮纸盒上,盒子外观朴实无华,除了盒盖上龙飞凤舞写着的三个大字,“百宝盒”。
裴云殊好奇心一下子被勾起,顺手揭开了盒子,发现里面居然放着一双芭蕾舞鞋。
霜绿色的缎面,缀满了水钻和流苏,设计精致华美,足以满足每个少女的梦中幻想。“绿色的芭蕾舞鞋?好特别的礼物,是哪位帅哥送你的?”他调侃地问道,送礼之人是不是帅哥他不知道,不过想来一定很有心就是了。
“帅哥,当然,呵,”女孩子轻声呢喃道,“还是个大帅哥呢!”
“哦?”裴云殊定定地望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语气里还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

“是江唯送我的啦!”片刻的安静之后,邱琳高声宣布了谜底,“杀青的那天晚上,剧组给我庆祝生日,这是江唯哥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
裴云殊点了点头,也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嗯,不愧是男神本神,品位真是不一般。”附和夸赞时他斜眼瞥见盒子中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便下意识地伸手一并拿出,随后再次被眼前之物惊到,“这是,一朵花?”
还是一朵即将枯萎的花。枝茎低矮,灯笼状的花朵向下低垂,小巧可爱,蓝紫色的花瓣已不复鲜妍。

“哦,这大概就是方纯送我的吧,离开纽约前她说她把她的生日礼物和江唯的放在一起了,没想到是这个……”女孩从好友的手中接过了自己的生日礼物,仔细打量后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这明明就是江唯那天收到的杀青花束里的一朵嘛,她还真是,太偷懒了。”
把花枝拿到鼻尖轻嗅,依稀还残留着清浅幽微的香气,让她仿佛间又回到了在纽约迷离沉醉的最后一夜,“听方纯说,这是葡萄风信子,本不应该在这个季节开花的,也难怪江唯收到花后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抱了一晚上都不舍得松手。”大概是当时的那一幕情景太过让人记忆深刻,回想起来女孩的语气里还满是不可思议。

“恐怕,真正让他舍不得的,不是花,而是送花人的心意吧。”裴云殊默默在一旁点评道。
大概是感同身受的缘故,他居然从这只言片语的描述里就可以略微揣摩出江唯当时的心境。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对于那一束葡萄风信子的怜惜与珍重,也与花朵本身的稀有罕见无关。
此言一出,邱琳立刻颇感赞同地连连点头,“哈哈,方纯也是这么和我说的,而且她更绝,说江唯看重的哪里是什么藏在风信子背后的心意,明明是送花人本人!”
下一秒,女孩轻轻将花朵放回到了盒中,语调一低地蓦地叹了口气,“只可惜,再看重再舍不得放手,花会枯萎,人,也已经错过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曾陪你一起看花的人,却已走到了下一个人的身侧。
她不会再在你面前翩然起舞,随心所欲踏着不受拘束的步点,灯光暗下,伴着窗外的月光,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你们两人。
他也不会再在冬夜的凛冽寒风中,揉乱你的头发,温柔地笑着对你说,“生日快乐,娃娃。”

工作搭档送出的这份莫名其妙的生日礼物,此刻无端牵动起她心底的种种情绪,混着酒意齐齐涌上心头,她突然惊慌地发觉自己可能在下一秒就落下泪来。
为了转移注意力,邱琳扭头看向一旁的人,径自伸出了右手,手掌向上一摊,“对了,这位大帅哥,你的呢?”
“我,什么?”被问到的人满脸茫然和无辜,“当然是我的生日礼物啊!还能是什么?”
喂喂喂,他们都快认识三年了吧,时间也不短了,可这家伙除了每年准点送上生日祝福,其他的表示一应没有。本来她也不打算计较的,毕竟平时大家工作都忙,聚少离多,而且今年这位还格外配合地参与了自己的游戏cos主题生日趴,此刻身上还穿着她指定的奇装异服,算是诚意满满。可是,在被方纯送出的那朵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花扰乱了心底的一池静水后,邱琳觉得自己也要朝眼前的男子无理取闹一次。

裴云殊闻言,突然猝不及防地站了起来,摆动起金光闪闪的袖子原地转了一圈,“你让本帅哥打扮成这样,难道还不够?”
还来不及等邱琳反驳,他的嘴角就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低头凑到了邱琳的眼前,“要是还嫌不够,我就只能好事做到底,打包一下,整个人都送给邱小姐你了。”
他说起这句话时的口气极为随意自然,听上去不过是好友间的打闹玩笑。
果不其然对方也是这么认为的,还没好气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我才不要,我家没有这么大的盒子,装你……”邱琳断断续续地说着,说到最后眼看着支撑不住就要醉倒在地,还好裴云殊眼疾手快一把扶起,将女孩轻轻拥入到自己的怀中。

“其实,不用很大的地方的。”胸口感应到女孩子温热的呼吸起伏,裴云殊挺立如松,此刻给出的是一个成熟男人的臂膀。

2
新年来临后的春节假期,裴云殊独自一人,带着爱车,踏上了环岛骑行之旅。
这次旅行他筹划了很久,好不容易挤出空闲时间自然是义无反顾。年少时曾经骑行进藏的他,经验丰富,对于旅途中的种种意外困难都准备充分,可即使如此,人算不如天算,半道上他还是遇到了不可抵抗的恶劣天气。
明明是冬天,这座国境之南的小岛上却突然刮起了狂风骤雨,路况糟糕,单车又临时爆胎,再三斟酌之下,裴云殊没有按原先的计划继续骑行直到下一个休息点,而是中途停下,沿着海岸线默默推了一路的车,最后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在黑夜彻底降临前找到了落脚的民宿。
好心的当地人收留了被淋成落汤鸡的他,当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坐在廊下捧起一杯热茶时,望着头顶如墨般深沉的天色和狂风中飘摇的大树,才后知后觉地生出后怕之心。
虽然总是在粉丝和记者面前调侃自己单身狗一条无所畏惧,可是真的等到了生死交界的时刻,他才恍然发现,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坦然。
心头也依然还有着牵挂。

“裴先生,这些要不要都帮你拿去晾洗烘干?”沉吟间,民宿老板娘提着一个洗衣篮走了过来,里面除了他换下的湿衣外,还有随身携带的背包,里面装着他此行所有的家当。
裴云殊已经提前将包中的物品一一拿出,此时对老板娘的好意也欣然接受,“麻烦你了,”裴云殊顺口应着,可还没等对方转身,他就突然从小板凳上跳了起来,二话不说拿起背包打开一通翻找,随后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举起手中的东西,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还好还好,差点忘记拿出来了。”

老板娘好奇地顺着对方手臂挥舞的方向望去,发现年轻人手中拿着的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吊坠,黑色的绳子上挂着一颗粉色的圆形石头,形状像是一颗爱心,又像是一个桃子,“这是……”她略带迟疑地问道。
“这是我在上一家民宿农场的陶艺教室里做的小挂件,花了整整一下午的功夫呢!”白炽灯下,裴云殊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东西,黑绳另一端的吊坠泛着温润的光,“这么看,好像也没有那么丑,对不对?”
如果今年生日,他把这个吊坠当作生日礼物送出,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嫌弃。

自从三年前因为拍戏相识后,每一年,裴云殊都早早挑选好了礼物,打算在生日当天送出。可蹉跎了这么多的时光岁月,到最后他却连一件都没有送出,还惹来了女孩酒后脱口而出的抱怨。
导致他两手空空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第一年她人不在国内,想亲手送出最后等来等去,就错过了最恰当的时机。第二年她又刚走出困境低谷,还好不容易等到了心系之人的回头一顾,他也不想过多打扰。
而在刚刚过去的那个生日里,他本来千挑万选准备了一件自认为再合适不过的礼物,一双红色的芭蕾舞鞋,可当他鼓足勇气想趁无人的时候亲手交给她时,却发现已经被别人无心撞有意地抢先一步送出,于是也只能就此搁置,再度放回到了百宝盒中。
没错,他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百宝盒。相比于方纯在牛皮纸盒上搞怪写下的那三个字,裴云殊将它更多的定义在了自己的心里。
盒中放着他这些年来浪迹四海去过的风景地的明信片,购买的纪念品,林林总总,千奇百怪,有些小到甚至只是海边拾起的一个贝壳或是一颗形状独特的石头。唯一共通的不过是那一刹那在他心头交错闪现的,对一个人所谓的牵挂。

“很漂亮的项链哎,是要送给女朋友的吗?”老板娘出声打断了裴云殊游离漂浮的思绪,“其实与其准备手信,下次有机会可以带她一起来玩啊!”
“我也想啊,”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还耷拉在他的额前,他喃喃自语着,半是无奈半是喟叹,“不过,她未必会答应我的吧。”
如果可以,他当然想带她一起骑行环岛,周游世界,去每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等待日出日落。他和她在圈中沉浮多年,各自都不是什么多有名利之心的人,只要赚的钱够用,剩下的时间,不如开开心心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
可是,如果真的让她来选择,也许对她而言,以上的种种,都比不上陪在一个人左右,宅在家里百无聊赖地打着游戏来得快乐吧。就好比哪怕去年的生日派对热闹盛大,圈中好友齐聚一堂,对于她而言,或许也都抵不上那个人的出席。
即使那个人从头到尾都不曾真正回应过她的心意,即使她也已经公开宣称会放下一厢情愿的单恋,可从她醉后不经意间每每流露出的怅然失落的表情中,他分明也看到了残存在女孩内心深处,同样的,旧人如梦的不舍。

前年夏天,同公司的前辈师哥陈慕结婚的时候,裴云殊当仁不让地当了对方的伴郎,在接亲时更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帮师哥抱得美人归。
作为少有的几个洞悉了裴云殊心思的人,陈慕在到达婚礼会场的前一刻,看着还陷在芥末牙膏的辛辣威力中咳嗽不止的师弟,还不忘开口鼓励他大胆放手,去追寻自己所爱之人。
对于师哥的好意裴云殊自然感激不尽,可是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天大地大,他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可唯独那个女孩的心,却是他唯一无法踏足的地方。
无他,只因为当他赶到的时候,对方的心已经被另一个人完全占据,满满当当的,再容不下别人的位置。
所以,哪怕是开玩笑的以身相许,还是将整个百宝盒都笑纳入怀,其实都占据不了多大的地方,可他终究还是因为去的太迟,至今也只能在她的心房之外,无望徘徊。

“怎么会呢?我要是有一个像你一样那么帅的男朋友,上刀山下火海都没问题哎!”老板娘双手捧心,脸上流露出少女般的情态,“不过环岛骑行对女生来说确实有些辛苦,下一次你们当普通的观光客来就好啦。”
老板娘的欢快活泼感染到了裴云殊,自此他也终于褪下了一身风雨侵袭的沉郁,朗声笑着回应道,“过奖了,老板娘你长得这么美,想找什么样的帅哥没有啊,实在是太羡慕老板了!”
裴云殊嘴甜,这句话也并不全然是一味的恭维赞美,闲聊中他得知老板娘明明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了,本人却丝毫看不出年纪,清丽温柔,笑起来还有梨涡,方才走投无路之中开门时乍然一见,恍然间他还以为看到了天使下凡。
宝岛真是出美女萌妹啊,哪怕是路上偶遇的素人,论颜值进娱乐圈也是绰绰有余,还真是让人有危机感,裴云殊暗暗自嘲,“反正看脸,我对自己是没什么信心的。”
“怎么会呢?”老板娘笑意清浅,神色温柔,语气中流淌着追忆的怀念,“我少女时代见过的最帅的男生,就和你很像,不仅是五官相似,而是你们浑身上下散发的少年气,干净纯粹,才是最吸引女生的地方。”

3

继生日派对后,邱琳和裴云殊再见面,是在冬去春来万物复苏的三月天。两人双双受邀以飞行嘉宾的身份,前往丽江参加一档户外竞技真人秀的录制。
作为常驻成员中唯一的女生和年轻一代小花中的佼佼者,林冉冉不仅演技出色,性格也是大姐大型的开朗活泼,比如节目录制结束的当天晚上,她硬是按下其他想回酒店休息的队友,提议在古城中就近找家pub一起放松身心,她来请客。
林大小姐一发话,无疑就是板上钉钉的决定,容不得别人有任何异议,就连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交情磁实的男演员佟跃,也只能趁她不注意的时候默默翻了个白眼,换来众人的心领神会。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后,一行十来个人在林冉冉的带领下,浩浩荡荡从丽江出发,经过半小时的车程,抵达附近的束河古镇。七弯八拐,最后锁定了河边的一家酒吧。
酒过三巡,林大小姐似乎嫌气氛不够热烈,直直站起身来,“喂喂喂,你们这样坐着光喝有什么意思啊?”
不然呢?佟跃靠在沙发上挑了挑眉,正期待自己的这位发小能说出什么好玩的主意时,下一秒再听到对方的提议后就默默移开了眼,“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抛骰子轮到谁就是谁,做不到的人自罚三杯!”
无语归无语,可在场众人都心照不宣地奉行着一个黄金准则,他们再无聊也不能让林大小姐扫兴,“好好好!”第一个捧场的佟跃坐直了身子,大声鼓掌叫好,“你们都挨个坐好了,先让小爷我来扔骰子!”
他的手法干脆利索,而且好巧不巧,第一个扔中的就是坐在他正对面的林冉冉,糟了,撞到枪口上了,男孩挠了挠头,硬着头皮问道,“额,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林冉冉晃悠着胳膊,一脸的好整以暇。
佟跃深知对方的脾气,又想玩又玩不起的,于是他环顾四周,索性把这个难题推给了整晚都沉默寡言的邱琳,“别说我不照顾女生哦,琳琳你来问!”
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女孩,被点到名后猝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坐在她身边的裴云殊,轻轻按了按她的胳膊。
“哦,那,那就说一下冉冉你拍戏的时候在片场见过的最美好的场景吧。”她如梦初醒般,随便想了个问题抛给对方。

唉,这个问题也太知音太感动中国了吧,没劲,便宜林冉冉了,佟跃再度躺回到了沙发上,将发小如释重负的表情尽收眼底。
“这个,也太多了,都不知道该说哪件呢……”林冉冉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有了,你们见过等戏的时候,穿着古装戏服去隔壁剧组探女主角的班,每次去还带着一筐水果,结果去了那边人家也在拍戏,然后他就只能傻坐在旁边,边吃水果边等的人吗?”
林冉冉的口齿伶俐,一个寻常的场面被她说起来就是十足的活灵活现,眼前一下子就有了画面感,“要知道我们拍的不仅是古装还是仙侠,你们想象一下,一个神仙,白衣飘飘头戴银冠,在剧本里要不就是逍遥世间,要不然就是大杀四方的人,结果现实中,蹲在片场啃着水果默默傻看着人家姑娘拍戏,真是太有趣了。”说到此处,她甚至忍不住抚掌大笑起来。

“喂喂喂,在我们向你八卦出场的是何方神圣之前,你能先说说这到底哪里美好了吗?”佟跃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毒舌无情地吐槽道。
“你别急呀,我还没说完呢。有一次我等戏的时候无聊,也去隔壁剧组找他们玩了。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风吹在身上还挺舒服的,”林冉冉停顿了一下,眼神迷离开来,蕴含着依稀的向往,“摄影棚边上是一个小土坡,种着几棵树,坡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都还穿着古装戏服,男生用吉他,自弹自唱着一首歌给对面的女生听。月亮照在他们的身上,四周万籁俱寂,仿佛置身于旷野高地之上,那画面,哎,实在是美极了。”
晚风中,男生笑容清澈,眼神温柔,他唱的那首情歌广为流传,林冉冉从小到大听过无数个版本,却从未有过一刻觉得如此动人。

确实挺美的,她这样一说更让人好奇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谁了唉,话说林冉冉去年秋天在南郊镇拍的是哪部戏来着?正在佟跃快速思索间,林冉冉已经抢先一步掷出了骰子,“一,二,三,轮到你了,我们的云殊哥哥!不过大冒险对你来说是不是也太没挑战性了,嗯,所以这一局你只能选真心话。”林大小姐三五下就帮对方做好了选择,“谁来提问?”
“我来我来!”一旁的Karry积极举手,“不过我们也不能太难为云殊哥了,这样吧,还是回答上一个和冉冉姐一样的问题好了。”
什么,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轮到一个皮糙肉厚百毒不侵的,还要重复相同的问题?不愧是被央媒点名道姓的青少年正能量偶像团体中的一员啊,这次不仅是佟跃,连组织者本人都忍不住在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可表面上她还是一派的端庄贤淑,很有长姐风范,“好啊,那云殊哥哥你说说看,你在片场见过的最美的一幕场景是什么?”

“我,”出乎意料地,还没等到开口发言,裴云殊抢先一步拿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看呆了在场的众人。
“我以前看到过一个女演员在舞蹈教室里独自苦练芭蕾舞,一直跳一直跳,直到脚受伤了也没有停下来。”
哦,就这样?这一次佟跃没有急着质疑,耐心等待良久后,才发现对方竟然已经说完了,“这,是戏里的场景,还是戏外?”
“都是。”对方的答案更加简洁,“都是我拍戏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美的场景。”
好吧,爱岗敬业,劳动的人儿最美,今天晚上真是见鬼了,林冉冉组织的是收工派对还是娱乐圈表彰大会啊,佟跃连白眼都懒得再翻,埋头思忖着等一下结束后,还是从发小的嘴里翘出上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姓甚名谁比较实在。

在场众人心态各异,唯有邱琳的注意力还停留在裴云殊方才的回答里。芭蕾舞,女演员,不停歇的练习,他说的,不会是自己吧?她不禁悄然扭头,打量着好友的侧脸。
酒吧包厢里的灯光七彩闪烁,半明半暗,打在裴云殊的脸上,却也不显迷乱颓废,反而将对方坚毅的线条和轮廓勾勒得尽致淋漓,看得邱琳的心没来由地一空。
没错,她认识的裴云殊,从来都是阳光开朗积极向上的运动少年,干净又纯粹。
一个早该有的认知,邱琳竟然因此而不自觉地出神。这时,对方忽然也扭过头来,就这样堪堪撞上了她还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两人双目相对,衬着霓虹迷离,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正在邱琳犹豫着要说些什么化解凝固的气氛时,对面之人先一步朝着她,微微一笑。

4

“哎,所以说那两个人到底是谁啊?”散场后,三五好友勾肩搭背,相继走出了酒吧后门,一路上佟跃还紧咬不放地追问着林冉冉,直到把女孩问烦了,半醉半醒间一声低吼,“你问我干什么,要问问柳源去啊!”
这又关柳源什么事了?听到上一季节目常驻队友的名字,佟跃怔愣片刻,莫名其妙地暗自腹诽。
哎,说起来,如果柳源没有因为档期排不开缺席这一季的录制就好了,节目组也不用换来林冉冉这个疯子,大半夜的不放人回去睡觉,陪她大小姐开了一晚上的表彰大会。
不过,等一下,林冉冉喝得再醉也不会无端端地cue柳源啊,喂,事情不会真的是他想象的那么狗血吧,佟跃的灵台上方突然一阵清明,深深庆幸上一季的队友今晚没有在场,否则那场面怕是会比刚才的还要冰冻几分。

那边厢,青梅竹马互相搀扶着踉跄离开,这边,邱琳和裴云殊站在酒吧的后巷中,默然注视着彼此。
在把喝得半醉的队友们送上车后,两人推说还有别的活动安排,没有随大部队返回。反正两人都不红,大晚上走在古镇的大街上,也无人会注意。
“云殊,”邱琳轻轻地唤了对方一声,“今天晚上,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她犹豫了一个晚上,还是把心中的忐忑问了出口。
“没错,我说的就是你。”破天荒的头一次,裴云殊没有回避自己的感情,定定答道。
惊鸿一瞥,缠绕在他生命中的那场婆娑美梦的开始,不过是三年前下戏后的一次恰巧路过。
他知道,相识的这些年来对方都过得并不轻松,一度甚至很是艰难,无论是与前公司解约造成的事业停摆,还是因为单恋一个人爱而不得的纠结痛苦,一桩桩一件件,他都看在眼里,也感同身受。
如果人生是一场芭蕾舞曲,那么从始至终,即使是孤单一人,她也从不曾停歇放弃,哪怕足尖伤痕累累,流淌出淋漓鲜血。
他喜欢她,既因为她元气满满的灿烂笑容,也因为笑容背后深埋的坚韧和勇敢。

“我喜欢你,你不会一直都不知道吧。”这一次,轮到裴云殊露出灿烂阳光的笑脸,踱步走到邱琳的跟前,“都快一年了,我等了一年,现在才对你说。”
邱琳呆呆地望着对方,一时间被好友猝不及防的告白震惊到失语,“云殊,你,喜欢我?你说你,在等我?”女孩的口中,只剩下单音节的词,一个个地往外蹦。
“是啊,”裴云殊摊开双手,摆出无奈的姿势,“你能喜欢一个人整整三年,为了公平起见,我当然也要留给你足够的时间来让你好好整理自己的心情,再来考虑要不要接受我的心意。所以呢,你要不要考虑做我的女朋友?”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呢长得也就这样,个性说不上十分有趣,事业暂时也没有太大的起色,很多方面我都不够好,这些我都有自知之明,”他定定地望着她,认真恳切地自白,“可是我唯一有把握能做的比他好的是,我会好好珍惜你,爱你,保护你,努力不让你伤心难过,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开开心心的过,请你相信我,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云殊……”女孩只剩下轻语呢喃。
过去的漫长岁月中,不是没有人对她说过类似动听的情话告白,可当平日里阳光直爽的大男孩深埋心底的幽微心事,一朝展露在自己的面前时,邱琳还是无法不为之深为动容。

这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无法承受对方热切的目光,不自觉地偏过头去,环顾四周,而眼前的草木依旧,又让她觉得仿佛时空倒流。
“前年冬天,十二月的时候,我也是站在这里,向谭千越告白的。”她听到自己用艰涩的声音诉说起过往的不堪回忆,“那一次,他拒绝我,拒绝得很痛快。”
“所以,你打算像他一样,也要干脆利落地拒绝我吗?”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裴云殊听到邱琳的话,不急不恼,连脸上的笑意都没有消退多少,“如果有一天,谭千越突然回头,幡然悔悟,跑到你的面前,希望你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我,我不知道……”理智当然告诉她绝无可能,可是,她却无法不听从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声音。
她不知道,当那个人转身回头,而自己刚巧还停留在原地的时候,自己会不会依旧欣然地向对方伸出手,并为能有这个机会而喜不自胜。

“可我却不会,我不会一直留在原地等你的,桃子。”他突然叫起私下里对她的昵称,却蕴含着与平时不同的意味,“你一旦拒绝了我,我就会继续往前走,去找下一个我喜欢的人。”
这是他的骄傲,也是对她的成全,纵使心中有千万般不舍,可当他徘徊不前在一个人的心门前停留太久太久时,在此刻抽身离去也未尝不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好像师哥和苏恬年少爱侣,一度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可两个人一旦选择了分开,也就都断然退出了彼此的生命,再不曾流连反复。
“不过,你不用为难,也不用担心,只要你还把我当作好朋友,我也会用同样的心意待你,我说到做到。”

初春的云南,夜深风急,不知是因为风中的寒意,还是好友话中的决然,让邱琳此刻不由微微打了一个寒颤。她的身形一动,立刻被裴云殊捕捉到,下一刻他就脱下了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
外套里还带着上一个人的体温,邱琳的身上传来一阵暖意,心头却是百感交集,“谢谢。”她略感无措地匆匆道谢。
女孩泫然欲泣的表情同样也没有逃过裴云殊的眼睛,唉,酝酿了这么久的说辞,却永远等不到最合适的时机,他默默叹了口气,“桃子,其实今天晚上我真正想对你说的是。很多时候,错过就是错过了,你和谭千越之间,不仅是你错过了他,也是他错过了你,当事情已经发生的时候,我们都应该学会放下过去,继续往前走,人生的路还很长,你没有他,迟早有一天,还是会遇到一个和你彼此相爱的人。”

他伸出手,原本想拍拍女孩的头表示安慰,可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时,不禁自嘲一笑。唉,明明这一次需要安慰的人是自己,怎么下意识要做出的举动,倒是和谭千越当年做过的一样?
大概是因为,当看到眼前之人在你面前伤心难过,终究还是会不忍的吧。他实在是,看不得她哭的。
如果可以,他更喜欢看到她笑的样子,脸圆圆的,像一只熟透的水蜜桃,清甜可口,可爱极了。
就这样,裴云殊收回了手,转而搭上了对方的肩膀,将外套往上掖了掖,低头柔声说道,“好了,我们先回去吧,再不走林冉冉下一次真心话的素材都有了。对了,你明天不是还要赶飞机去度假么,好好玩,enjoy your trip。”

尾声

隔天清晨天一亮,邱琳就搭飞机离开了云南,赶赴计划许久的家族旅行。
陪父母在日本全境玩赏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后,她最后回到东京,和工作室的摄影师汇合,为自己主理的潮牌拍摄新一季的宣传片。
当天下午,目黑川一带,阳光清和,光线正好,拍摄也很顺利,收工时目睹着身后来往不息的人潮,摄影师不由感慨道,“人还真多啊,不过难得在樱花季的时候来一次,不多拍几张风景照倒是说不过去。”
于是在心照不宣的默契中,两人就此告别,兵分两路,混迹在了观光客的大部队中。

女孩沿着河边的樱花步道散着步,正值赏樱的旺季,樱花树下铺满了蓝色的塑料席,有两三好友,在树下喝樱花酒吃樱饼,漫谈轻笑又微醺。
而视线所及之处,流水与花共争艳,绵延数公里。微风拂过,花枝轻颤,洒下一片片的樱花雨,铺满河面。Sakura river,果然是春日里难得一见的盛景。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眼前的景色一点一滴地映在她的眼前,脑中却不自觉地想起了这一句诗。

去年生日派对后的第二天,她就回剧组开工,继续新剧国内部分的拍摄。明明自纽约一别后才过去不过短短几天,女主角方纯一看到她来,却似乎很久没见一样,二话不说就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想死我了,琳琳!”
“你还说想我呢,方纯姐姐,”邱琳半是撒娇地抱怨着,“你在江唯哥哥的礼物盒子里放的那朵葡萄风信子,就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方纯闻言,倒是收起了不正经的调笑表情,挥舞着手指左右摇晃,故作神秘,“我的礼物难道不好吗?不可说,不可说啊……”
虽然嘴上这样念叨着,可当天的拍摄结束后,望着不远处还低头琢磨着台本的男神本神,大美人还是扭头悄悄对邱琳耳语道,“琳琳,你说人这一辈子,不在花开得最好的季节去赏花游春,等到花期都过了,寒冬腊月的,就算温室里还开着几朵,捧在手心再宝贝着,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不要等到花都枯萎了才后悔没有及时去看啊,琳琳。”

合作搭档借物喻人的功力炉火纯青,即使当时就听懂她的言下之意,邱琳还是没想到没过几个月,自己的眼前还真的摆出了那样的抉择。
此行在回东京之前,她也不能免俗地去了京都清水寺的神社,祈求姻缘,这还是应了好友苏恬的力荐,“那个神社很灵的,你要是去日本的话千万不要错过。”
“不过,”下一秒好友的话锋一转,“求你和谁的姻缘都行,你可千万别求你和谭千越的呀!”

自己曾深爱了三年的人,在身边的朋友眼中却从来不是一个她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最讽刺的是,连他自己都是这么认为。可即使如此,她却始终无法将自己的感情轻易收回,一来二去,还辜负了另一个人的真心。
在清水神社写祈愿牌之前,邱琳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很陌生。听到声音后她足足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是林冉冉本人。也难怪她的反应不及时,相比于往昔的叽叽喳喳,此刻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是格外的严肃和凝重,“琳琳,有一件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要告诉你。”
林大小姐一边说着,一边狠狠踩了身边对她挤眉弄眼瞎指挥的发小一脚,手上还没耽搁地发了一张照片过去,“这是束河酒吧的服务员那晚清扫我们包厢的时候发现的吊坠,快递给我了,我在我们群里问了一圈,Karry说他曾经看裴云殊拿在手上把玩,估计是他的东西。我本来应该直接去找失主本人的,不过,你看这个吊坠,是不是,很像一个东西……”
林冉冉小心翼翼一字一句地斟酌着用词,“我记得,私下里他一直都叫你桃子的,对吧?”
而她发给邱琳的照片中的那条吊坠,黑色的绳子上挂着一颗粉色的圆形石头,形状像是一颗爱心,又像是,一个桃子。

“很多时候,错过就是错过了,你和谭千越之间,不仅是你错过了他,也是他错过了你。”邱琳闭上眼睛,那夜好友的话还清晰地回响在耳边。
时移势易,相同的道理放到他们的身上就变成了,不仅是裴云殊错过了她,她,也错过了裴云殊。
花开堪折直须折,她在花开最美的时候没有选择折下,那么从此之后的年年岁岁,她就错过了所有的花期。
如果说当年被所爱之人断然拒绝时满溢在她胸腔的是不甘和失落,那么此时此刻,唯有大片大片的泪意涌现在她的眼底,或是因为被人珍视的感动,又或是因为擦肩而过的怅然。
异国他乡的人流如织中,女孩驻立在原地许久,看着头顶的樱花纷飞如雨,如自己的心也空空落落,不知会被风吹到哪里去,无处可依。

恍然间,眼前突然闪过一道人影,一个穿着机车服戴着棒球帽的年轻男子,蓦地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似的,从人群中从天而降,拨开樱花树下低垂的枝蔓,直直冲到她的面前。
“云殊?”那一刻,邱琳以为自己眼花产生了幻觉,呆呆地直视前方,倒是对方看到她后,先是满脸的诧异,随后却是掩饰不住的惊喜,除了连连点头之外说不出半个字,只是一个劲地冲着她傻笑。
“我不知道你也来日本赏樱!”好不容易终于从猝不及防的偶遇中回过神来的裴云殊,恨不得指天立誓保证自己不是求爱不得的变态跟踪狂,那晚回去后他连再看女孩一眼都觉得情怯,又怎么会在短短一周后就主动凑到人家的面前,裴云殊觉得自己现在比六月飘雪的窦娥还冤,“我,我不是故意跟踪你的……”
看着眼前人手足无措的样子,邱琳倒是莞尔一笑,“这样啊,我是可以选择相信你,不过,在此之前你也要先答应我一件事。”
她伸手上前,摊开手掌,“今年我生日的时候,一定要把过去几年里欠我的生日礼物都补给我,不然,不要说女朋友,我连朋友都不会和你做,我们绝交!”
“啊?绝交?”裴云殊的注意力完全被最后的两个字吸走,他茫然地重复呢喃着良久,看得女孩都忍不住扑哧一声,开口嘲笑对方的迟钝,“傻子!”
这回他倒是听懂了,下意识不忿地反驳道,“说谁傻子呢?我是傻子,你还是桃子呢!”
不过话说回来,傻子和桃子,听上去好像还挺搭的。

去年秋天,米兰时装周期间,在意大利的古堡里一起欣赏完精彩绝伦的芭蕾独舞后,坐在邱琳身边的华裔女孩Season曾经说过,相比于芭蕾,她更喜欢圆舞。
因为它能让人看到对爱情的希望,只要你站在原地耐心等待,合意的partner迟早还是会转到你的面前,你还是有机会牵起他的手。
不过,一首圆舞曲持续的时间却不会太长,你可以错过一次,可千万不要再错过第二次。
邱琳知道,如果说她的人生哪一天不再是孤单的芭蕾,而是一曲圆舞,那么不管她向前走了多久,都还是会等到山回路转,柳暗花明的一刻。

FIN

本篇依据的现实有,
1. 所有影视剧综艺合作
2. Cos主题生日会
3. 新年环岛骑行
4. 婚礼伴郎
5. 云南录制综艺
6. 水果探班
7. 目黑川赏樱

一些伏笔:

1. 环岛偶遇的台湾民宿老板娘口中最帅的男生,是仙剑系列的男主,老板娘的身份自己去猜。

2. 晚秋高地那一对的友情向,之后会写。弹吉他唱歌的场景,大概参见电影“最美的时候遇见你”。

3. 一束葡萄风信子连续虐了好几个人了,啊啊啊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4. 感谢家有儿女骨科组的友情串场助攻

5. 向本文背锅的小越哥哥道歉!!!

6. 灵魂拷问:为什么明星都这么爱去日本???京都清水寺在我的系列里这是第几回出场了???

七友

最近真的被小鞠小姐姐⭕到了耶,这首歌真的很棒很好听呢(小声点张哲瀚帅!哈哈哈)

最近真的被小鞠小姐姐⭕到了耶,这首歌真的很棒很好听呢(小声点张哲瀚帅!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