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吃玫

263浏览    6参与
旖鸾鸾~(初四冲刺版)

【花灵】烟花

啦啦啦我又来了

时间设定:花神恶灵,六个已回归,春节

刀子,我虐文技术不行,尝试一下,不会虐到哪里去

还是一样的,ooc+私设+小学生文笔

不说了开肝


        春节到了,拉贝尔大陆张灯结彩。

        可是,此时的远古神魔殿,却有些冷清。

        因为今年,少了一些人啊。...


啦啦啦我又来了

时间设定:花神恶灵,六个已回归,春节

刀子,我虐文技术不行,尝试一下,不会虐到哪里去

还是一样的,ooc+私设+小学生文笔

不说了开肝


        春节到了,拉贝尔大陆张灯结彩。

        可是,此时的远古神魔殿,却有些冷清。

        因为今年,少了一些人啊。

        稻荷低下了头,以前他总会嘲笑普雅诺埃尔太冷漠死板,然而现在她们消失了,他却很难过,觉得很不适应。

       马上就要放烟花了,弗雷德拗不过乔罗说睡觉走了,剩下四位花灵都飞去了不同的地方,看着不同的景致。


【梵天 · 五月】

        梵天飞向了甜果林,那是他和五月第一次看烟花的地方。他坐了下来,看着天空中的烟花,黯然的笑了:“小哭包……你会回来吗……你看,外面又放烟花了,你应该会看到吧。”

        “小哭包,我保证……我不会再欺负你了,你回来好不好……”

        梵天躺在草地上,捂着眼睛,不想让别人看见他流泪了。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


【桃喜 · 年】

        桃喜去了意境原野,那是花神之灵年第一次出现的地方。

        她坐在高高的房顶上,看着烟花,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没了他,烟花暗淡了很多。

        “年……”桃喜哭了,“你不是最怕我流泪吗,现在我哭了,你来安慰我啊……”

        “年,你看,今天是你的节日。你是祈愿花神之灵,会实现我的愿望对不对?”桃喜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我把我给你,你能不能……能不能陪陪我啊……”

        从意境原野吹来了一阵温暖的风,像一双无形的手搂住了她。


【小吃货 · 玫杜莎】

        新年,小吃货准备了很多礼物,有梅特墨菲斯的,有花神之灵们的,有花精灵王们的……还有一个没写名字的紫色礼物盒,里面塞满了很多东西。

        他抱着这个礼物盒,去了之前举办过万圣节的那片南瓜地。他坐在最大的南瓜上,把礼物盒放在了旁边。他呆呆地望着远方,眼角挂上了一串珍珠。“玫玫,我给你准备了礼物,是你最喜欢的……你什么时候能来收一下呢……”说完,他打开了礼物盒,拿出一块东西塞进嘴里。

        “我没骗你哦,很甜的……”他抬起头,那串珍珠随之滑落。“玫玫……你能回来吗……”

        他松开手,糖纸随着风,不知道飘向了哪里。


【稻荷 · 露缇娜】

         稻荷去了美丽湖东。

        他坐在大莲花上,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随着烟花“嘭”的一声,他仿佛看见了那个冬天,他们的约会。他们一起,堆了雪人,打了雪仗。那个雪人好像朝稻荷眨了眨眼,可还没等稻荷反应过来,那个雪人,连同“稻荷”和“露缇娜”都消失了。“是我的幻觉吗……”稻荷摇了摇头。

        “嘭——”他又看见了圣诞节时,他们跳的那一支舞。他们漫步在舞池中,优雅从容,乍一看,真的很像一对情侣。一曲终了,“露缇娜”转过身来,笑着朝稻荷伸出手。

        “露缇娜——!”稻荷马上飞了过去,可当他即将碰到“露缇娜”的一瞬间,“露缇娜”又消失了。

        “露缇娜……”稻荷找了一圈,也没能看到露缇娜的影子。他只好坐回大莲花上,呆呆的望着天。

        他看的不是烟花,而是夜空。

        因为他发现,在两次放烟花的间隙,夜色黑的可怕。

        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此时的远古神魔殿】

        “哥哥,你明明已经补过觉了,现在不困,为什么你还说困拉我走呢?”弗雷德有些不解。

        “弗雷德,你看不出来么。”乔罗的眼睛意外的清明,“虽然他们不说,但我看出来了,那些家伙……是很想他们的吧。让他们单独待一会吧,希望以后他们别再难过了,他们终会回来的。”



【     烟花很美,可它太短暂了。只一瞬,便不见了踪影。

        当它绽放完最后一簇花火,剩下的,就只有漫漫长夜,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散去的黑暗。】



【end】


这里作者要说明一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小吃货的那个部分,那我就来说一下吧(当然以各位的智商当然是绝对没问题的啦,大家就让我装个b吧)~

为什么小吃货要去之前举办过万圣节的那片南瓜地呢,是因为那里办过万圣节,万圣节最重要的活动就是要糖果,而糖果是玫杜莎的最爱啊~

还有那个紫色礼物盒,就是小吃货给玫杜莎准备的新年礼物,里面塞满的东西是糖果哦~

还有,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梵五的部分那么少稻露吃玫的部分那么多之类的,我要说,我对每一对CP都是喜欢的,不是说我讨厌梵五我就写少,我喜欢稻露和吃玫我就写多,只是因为梵五那里我实在没灵感而已,我也想把梵五写长一点,毕竟梵五是我第一对磕的CP,这样大家能接受吗?

好啦,我后天就开学啦,那我们有缘再见吧!

眷漓

【小花仙/爱情救不了直男直女】

*多cp预警

*页游设定

*毫无逻辑,看个热闹就好

*灵感来源万能的QQ空间

*听着酒醉的蝴蝶瞎搞出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梵五


梵天:那天五月突然跑过来跟我说,他的灯笼不亮了,想去找爱芙做个新的,但是一来不擅长交谈二来怕路上有危险,所以不敢自己去家具店。


于是,万能的梵天为了不让五月自己去家具店,立刻拿起电话把爱芙约到了家里。


稻露

那天稻荷陪露缇娜去过国家花园,准备送她回星月岛的时候她突然扯住稻荷的袖子,说那只经常陪着她的月素素去桃缘乡玩了,现在星月岛没有人陪,她很孤独很害怕。


于是,突然表现欲爆表的稻荷,当即赶去桃源乡把那只月素素抓了回来。...


*多cp预警

*页游设定

*毫无逻辑,看个热闹就好

*灵感来源万能的QQ空间

*听着酒醉的蝴蝶瞎搞出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梵五


梵天:那天五月突然跑过来跟我说,他的灯笼不亮了,想去找爱芙做个新的,但是一来不擅长交谈二来怕路上有危险,所以不敢自己去家具店。


于是,万能的梵天为了不让五月自己去家具店,立刻拿起电话把爱芙约到了家里。


稻露

那天稻荷陪露缇娜去过国家花园,准备送她回星月岛的时候她突然扯住稻荷的袖子,说那只经常陪着她的月素素去桃缘乡玩了,现在星月岛没有人陪,她很孤独很害怕。


于是,突然表现欲爆表的稻荷,当即赶去桃源乡把那只月素素抓了回来。


吃玫

某天小吃货煮汤的时候玫杜莎突然凑了过去,略带羞涩的问他,想不想尝尝她唇膏的味道。


于是,对美食格外认真的小吃货,吃掉了玫杜莎的半根YSL,觉得味道一般。


邻座

某天伊紫突然邀请爱娜来家里帮她补习。


当爱娜抱着一摞习题敲响伊紫家门的时候,伊紫开了门笑颜如花,说今天外面刮风下雨不适合学习,问爱娜想不想做点什么高兴的事情。


于是,花蕾亚官方认证三好学生爱娜同学,带着伊紫做了三套五三习题,表示好学生从不因天气问题动摇学习的信念。


白丹

某天丹若忽然跟白鬼说,自己为她写了一首新歌,但是由于太羞涩,这首歌是只想唱给白鬼一个人听的歌。


于是,本着不能让媳妇没牌面的原则,突然妻控的白鬼当即拉来了一群精灵王当听众。


学院组(虽然但是并看不出来的塞安)

某天花蕾亚组织野营,晚上安格斯和塞缪尔躺在帐篷里,忽然偏过头眨巴着眼睛问他有没有接过吻的经历。


从没有接过吻的塞缪尔同学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气的在帐篷外坐了一晚。


丑国解体梗远离我

情人节番外

纯糖没有刀子√


幼年时期


cp向只有普诺\诺普,玫吃\吃玫,亲情\友情向为年梵


ooc注意避雷!!!!!!











公元520年,中国南朝,神魔两族还未发生冲突。


魔族的四个小盆友闲着没事干出去玩,来到了人界。


某个角落里。


“我们背着姐姐来人界真的好吗?”这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稚嫩甜美。


“哎呀,来都来了嘛,就算现在想回去也很难了啊。”这是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小男孩说的。


“哦对了,年和梵天呢?”


“他们早就走了。”


“什么?!居然也不等等本尊!”


另一边,一个有着兔耳朵戴着帽子的小男孩牵着一个...

纯糖没有刀子√


幼年时期


cp向只有普诺\诺普,玫吃\吃玫,亲情\友情向为年梵


ooc注意避雷!!!!!!











公元520年,中国南朝,神魔两族还未发生冲突。


魔族的四个小盆友闲着没事干出去玩,来到了人界。


某个角落里。


“我们背着姐姐来人界真的好吗?”这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稚嫩甜美。


“哎呀,来都来了嘛,就算现在想回去也很难了啊。”这是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小男孩说的。


“哦对了,年和梵天呢?”


“他们早就走了。”


“什么?!居然也不等等本尊!”


另一边,一个有着兔耳朵戴着帽子的小男孩牵着一个头上有犄角小男孩在集市里跑。


他牵着一个头上长了一对角的男孩,好奇地在每个摊子前兜兜转转。


“年,你快点跟上啦!”有着兔耳朵的少年东跑西跑,在每一个摊位前都停留了一会,被少年牵着跑的头上长着一对角的男孩有些跟不上了。


“嗨,二位要买花吗?”一个甜甜的女声吸引了梵天的注意。


梵天拉着年蹦到鲜花铺子面前,刚想拿起一支花,就被女孩阻止了。


“小心,我来帮你吧,这个有刺。”梵天抬头,看到的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女孩子。


“这个是玫瑰,这个是满天星,这个是雏菊……”小女孩尽职尽责地介绍道。


梵天看了看雏菊,又盯着年看了会,笑着说:“小妹妹,给我们一束雏菊。”


被叫“小妹妹”的女孩有点不悦,但还是将花束递给梵天:“我叫伊紫,我不小了!”


梵天朝她俏皮地眨眨眼,随即摆弄起那束雏菊来。一旁的年心底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等等,好了!”梵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杰作”套在某人头上。还没等年反应过来,就听到咔嚓一声,一位披着斗篷的少女贼兮兮地拿着相机。


“……”年愣住了几秒。


“好看吧?”梵天满意地看着自己亲手做的花环戴在年的角上,期待着年的回复。


“……好看。”年沉默了几秒后才说出的答复。


“嘻嘻,真可爱呢~”披着斗篷的少女对于自己相机刚刚拍下来的场面表示很满意。


(话外音)瑶:话说这相机是穿越来的吧。

(话外音)影:那个时候会有照相机吗?

(话外音)瑶:当然没有,那是古代啊🌚

(话外音)影:那就涉及到一个东西了,他们四个多少岁了啊?

(话外音)瑶:所有人都差不多一百岁了吧,不过外表全都是八九十岁左右,

(话外音)影:八九十岁左右?!!老爷爷老太婆?!!

(话外音)瑶:他们是神族魔族,那不正常吗🌚,唉等等我说的是八,九,十,岁左右

(话外音)影:你不加逗号真的会被人误解哈哈

(话外音)瑶:🌚行了行了继续拍戏吧感觉我们两个比剧中的还要抢戏。

(话外音)影:我觉得行啊


“我们要这个雏菊了!”梵天得到了开心的答复,对伊紫说道。


“年!梵天!终于找到你们两个了。”戴着狐狸面具的小男孩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喊道。


“你们怎么可以丢下莎莎和稻荷自己跑了呢。”声音稚嫩甜美的小女孩不满的说道。


“稻荷?玫杜莎?不是说好了兵分两路去玩的吗?”梵天一脸好奇地看着跑来的二人。


“什么时候说的嘛,明明是你自己擅自决定的。”稻荷一脸不满。


“没有啊,不是都商量好了吗?年,你说呢?”


年一脸表示我是被你拉来的我怎么知道我们有没有商量了。


披着斗篷的少女看着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偷拍的事情,于是准备开溜。


“还有啊,那边那个人在偷拍我们是不是应该解决一下?”梵天吵完嘴后,立马将目光放在少女上。

披着斗篷的少女顿时冒出了冷汗,“咳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一脸尴尬的对着梵天说。

“不要撒谎,有本事把你手上的相机拿出来看看。”梵天指着少女,坚定地说道。


啊惨了惨了被发现了,少女的内心这样想到。“这相机送你了!”然后把相机丢给梵天,转身就跑了。

“诶!别跑啊!”梵天正准备追,却被年拉住了手臂。


“算了,别追了。她已经跑远了。”年一脸淡定的说道。


稻荷一把夺过相机,“这是什么东西?”打开相机就看到了年被带上花环后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年……年你原来有这么搞笑的一面!”稻荷一看照片就笑得五体投地。


“别笑了。”年无奈的叹了口气。


“稻荷你再笑试试看?”梵天走到稻荷旁边,一把拉起他的耳朵,“你放手啊!本尊很痛的!”稻荷也不甘示弱,掐起梵天的耳朵,两个人又打闹成一团。


“唔……莎莎饿了,年,我们不管这两个家伙了,去吃点东西吧。”


年向梵稻两人看了一眼,说道:“别闹了,吃饭去了哦。”


“你先放开!”梵天和稻荷一同说道,“那就一起放!三,二,一,放!”二人终于放开了对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四人一同离开了店铺。

伊紫:(羡慕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伊紫:(小声bb)什么时候我们也能这么嘻嘻哈哈的呢……


四人来到街上,那里有着各色小吃,闻着那些香味,肚子里的馋虫都快飞出来了。


(话外音)符:我真的怕写烂2333

(话外音)瑶:他们有钱,的吧?🌚

(话外音)符:🌚小孩子身上会有钱??

(话外音)瑶:哦他们之前买花了🌚

   (话外音)   影:那怎么办?靠脸吃饭?

(话外音)符:🌚那他们怎么充饥?


“你们谁有带钱?”年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其他三人身体一震,紧接着就是突如其来的安静。三人缓缓说道,“没钱了……”

“可以像他们一样,靠颜值靠才华啊,就像本尊这么风流倜傥,才华多溢。”稻荷说道。


(话外音)符:街头卖艺?卖萌??哦我真优秀2333

(话外音)符:🌚接下来真的街头卖艺?2333卖萌可行不?

(话外音)瑶:卖萌要是有用哪里还有那么多穷人啊🌚

(话外音)符:真卖艺了啊hhh

(话外音)瑶:什咩?(黑人问号)


玫杜莎:……(转身呕吐)


梵天丢给他一白眼,“完全不可行。”


“你们这分明就是嫉妒!”稻荷将头撇到一边说道。


梵天不再理稻荷,他思考了一会儿,后而两眼放光“要不我们卖艺吧?”


“有什么才艺呢?”玫杜莎歪头思考。


梵天便拿出来了自己的扑克牌笑了笑。


“瞧一瞧看一看了哎!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正在街上逛街普雅和诺埃尔正好听到了梵天的这声吆喝,“去那边看看吧。”普雅拉起诺埃尔的手向梵天那边走去。


(话外音)符:真卖艺了啊hhh

(话外音)符:我觉得我可能要科普一下历史(行了你别篡改历史了)


普雅走到台下,看看四周逐渐多起来的人,不由得停住脚步。她并不怎么喜欢人多的地方,甚至还留有一丝畏惧感。

梵天开始施展自己的魔术,引得更多的人来观看。

“好!好!”台下的观众们瞬间沸腾了。

他们都没看出魔术的背后说什么,只觉得神奇。

梵天又表演了一个魔术,观众们纷纷鼓掌,都丢下了钱,梵天鞠了一躬,将钱递给站在旁边的年。

普雅:(吐槽)坑人的货……


“梵天,很厉害。”年接过了钱,难得的笑了笑。

“梵天很厉害呢。”玫杜莎夸奖道。

稻荷:“唉,不得不说,兔子你还真是厉害呢,咳咳,当然,没我厉害。”

“没有啦,赶紧去吃东西吧。”梵天见年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听着大家的话语,说道。

“来这边来这边!”玫杜莎来到了一个专卖甜点的摊子前。

普雅远远的看着魔族四人,不禁感到有些羡慕。

普雅:(垂眸)……

“玫杜莎,就不能别老是吃甜食嘛。”梵天跟在玫杜莎身后,笑笑说道。

“可是这些莎莎都没有吃过的说……好想尝尝看。”

“这样会不会把我们的钱都花光啊?”

卖甜点的人是一个小男孩,“不贵不贵的,现在买的话还可以再送一份哦。”他笑着看面前魔族四人说道。

“我们的胃可不是无底洞啊……”

“我觉得还是先去吃主食吧。年,你说呢?”梵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餐馆,问道。

年:(微微点头)好,就去那家吧。

四人一同走进餐馆,坐在一个四人座的位置上,一个小二走了过来,“请问客官们要吃些什么?”

“有没有甜点?”玫杜莎还是念叨着她的甜点。

“有的有的。”小二笑了笑。

“那我要一份!”

“好嘞。”

其他三人也点完了菜。

不过一会,菜就端了上来,四人吃了起来,“小二,你们这里的厨师是谁啊?怎么煮的菜这么好吃?”梵天对店小二问道。

“我们厨师是新来的,他做的菜很好吃这的确,已经有很多顾客都反馈了。”

“能让我们去见一下他吗?”玫杜莎对这位厨师有了一点兴趣。

店小二犹豫了会,答道:“他现在正忙,不太方便。”

“那好吧……。”玫杜莎有些失望。

待会儿再去找他好了,玫杜莎这样想。

“快吃饭吧,不然都要凉了。”

四人吃完饭后,

梵天:“我们接下来去哪里玩?”

玫杜莎举起了手说“不如我们兵分两路吧。”

“行吧。”梵天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我和年先走了。”梵天拉起年又向另一边跑去。

稻荷:诶诶诶?你们怎么又把本尊抛弃了!

“我也先走了哦。”玫杜莎往与梵天年相反的方向跑去了。

只剩下稻荷一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稻荷:“切!本尊一个人也可以!”

这时候稻荷身后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谁啊。”稻荷不耐烦地转头看向身后的人,又愣住了,那是他们的大姐,伊丽莎白。

“又不听姐姐的话偷偷跑出来了是不?”伊丽莎白冲稻荷微微一笑。

“又不只是本尊一个人,他们都跑了好不好?”稻荷翻了个白眼,说道。

“我说过的,人族很危险。”伊丽莎白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危险吗?本尊觉得还好啊。”稻荷说道,“相信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唉……真是拿你们没办法。”伊丽莎白无奈的叹了口气。“出去至少也要带上姐姐啊。”

路上的行人们全向年和梵天投来诧异的目光。

梵天察觉到行人们的异样。“为什么他们都这样看着我们呢?”天真单纯的梵天对着年问道。

“这……”年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梵天问的问题。

“噗———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在街上乱逛就不怕被议论吗。”那位披着斗篷的少女又一次出现在这两人的面前。

“年是我哥哥,天经地义好不好?”梵天不满地说道。

透过黑黑的斗篷,梵天只能看见女孩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

女孩的目光贼兮兮的,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行人们纷纷开始低声议论。

“就算是兄弟这样牵手也有点……”

“兄弟就可以这样了么,真是……”

“算了,小孩子嘛……”

桃喜表示:真tm想给你们射一箭🌚✨

年走到女孩面前,眯起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你想干嘛?”女孩冒出了冷汗。

“年?”梵天也有一点疑惑。

年凑到女孩的耳朵旁,低声的说了几句话。

女孩顿时愣住了。

“我们走吧。”年笑了笑,和梵天到另一边去了。

“年,你刚刚和她说了什么啊?”梵天不禁疑惑道。

“没什么……。”

“那我们接下来继续去玩吧!”梵天一脸星星眼盯着年,希望得到一个答复。

“嗯。”对梵天的答复。

两人在人界的这个城市里逛了一圈,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夜色降临,两人来到了河边,这边有很多人在放花灯。

“好美……。”

玫杜莎和她身旁的一位少年也向河边走来。

“人界每天都这样热闹的嘛,好羡慕啊。”

玫杜莎身旁的少年笑了笑,道:“也不能说是每天都是这样热闹,只是因为今天是七夕吧。”

玫杜莎和她身旁的一位少年也向河边走来。

“人界每天都这样热闹的嘛,好羡慕啊。”

玫杜莎身旁的少年笑了笑,道:“也不能说是每天都是这样热闹,只是因为今天是七夕吧。”

“小吃货,什么七夕啊?”玫杜莎疑惑的向小吃货问道。

“啊七夕啊,是我们人族的一个节日。”小吃货回答道。他又告诉了玫杜莎七夕节的来历。

“呜呜牛郎织女好可怜啊!一年只能见一次面。和我们好像,一年只能出去一次。”

玫杜莎似乎有点想哭了,小吃货见状,便拿出了他精心制作的糖果,把它塞到了玫杜莎的嘴里,又安慰道:“别伤心啦,先吃颗糖。”

“好甜啊……。”玫杜莎吃了下糖果,开心的笑了。

小吃货见玫杜莎这样,自己也笑了笑。

夜幕低垂,人们纷纷来到湖边放下花灯,向远方的人寄托下美好的祝愿。

一位身着斗篷的女孩来到湖畔人流较少的地方,斗篷下是神秘莫测的笑。

女孩手中汇聚起银白色的光,光芒化作微不可见的光束冲入云端,黑漆漆的阴霾顷刻间被驱散,星河璀璨,照亮了整片湖泊。月光也为她隐藏在斗篷下的发丝染上了一层银色。

对面的人群欢呼着:“哇,快看快看,太美了!”

“是她啊……”年注意到了对岸的那位少女。

“竟然还能在这里见到她。”年回想起了一些往事。

然后年就来个轻功水上漂(什么鬼)来到了对岸的女孩身旁。

“还记得我么?上次我们有见面的。”年冲着那位女孩笑了笑。

女孩愣了愣,摘下斗篷。

露缇娜:(呆了一分钟,也露出微笑)没想到你还记得。

“你……”

“该还钱了吧?”年的笑容更加灿烂了(x




(话外音)瑶:没想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露缇娜:(笑)你是不是没钱了?

年:(面部略显尴尬)现在没有啊……

“麻烦快点啊。”年表示自己现在很急。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娜娜!可算找到你了!”

露缇娜:?

“叙旧可以,请先还钱。”年表示自己有点不耐烦了。

桃喜:哇,娜娜你什么时候学会欠钱不还了?

露缇娜:“咳咳……给你。”

露缇娜将钱递给年。

露缇娜:“谢谢你上次的车票钱。”

“多谢。”年拿了钱转身就再来一次轻功水上漂来到对岸。

露缇娜:“…桃喜你不要用这种贼兮兮的眼神盯着我看。”

桃喜:“嘻嘻,你居然都没告诉我有这回事~”

露缇娜:(转移话题)“伊紫他们呢?”

桃喜:(望望对面)“喏,在那里。今天可是人族的七夕,嘻嘻,我又想搞一波事情……“

露缇娜:“别又在想着牵红线的事情,走啦。”

年直冲着卖花灯的店铺买了两个花灯,又来到河边。

“年,你在做什么啊?”梵天疑惑道。

“放花灯。”年笑了笑,然后又把一个兔子形状的花灯递给梵天,“这个给你,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哇,好可爱啊!谢谢年!”梵天接下花灯,一脸兴奋,“年,我听说花灯如果和重要的人一起放,就能一直在一起哦。年,陪我一起放花灯好不好?”梵天一脸期待地看着年。


(话外音)瑶:别想歪这只是亲情友情兄弟情。


“好。”年回答道。他提起毛笔,在花灯字条上写了几个字。

“好哇!你们两个放花灯居然也不带本尊。”稻荷一脸不开森的来到年梵两人这边。

“找到你了。”伊丽莎白又用了自己找稻荷的那个套路找到了玫杜莎。

魔族五人这就全都团聚在了一起。

“年哥哥,你写了什么啊?”梵天这次对年的称呼发生了改变。

“啊……这个……不能告诉你。”年说着把花灯收到自己的身后。

“唉?为什么啊?”梵天宝宝有些好奇。

“秘密。”年露出了神秘的笑。

梵天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又想着既然是年哥哥的秘密的话那我还是尊重一点吧。于是便不再去问。

一抹青色的身影正站在不远处,手捧着一盏花灯出神。

普雅俯下身,刚要将花灯放入湖中,桃喜等人就来了。

伊紫:(兴奋)桃喜君!你们的花灯呢?

桃喜:咳咳…前不久送人了。


(话外音)落落:之前桃喜他们把花灯送给了没钱买灯的穷人


诺埃尔淡淡地开口了:“一起放吧。”

伊紫:噢,这个点子值得本小姐打满分!

普雅:(垂眸,微笑)伊紫你们想写什么祝愿呢?

伊紫:“我们想写的太多了,扑克…诺哥有什么想写的?”

诺埃尔:(依旧冷冰冰的)“没有。”

露缇娜:(笑盈盈)“那普雅来写吧。”


“来这里来这里!”

“唉,慢点慢点我都快跟不上了。”

一位看着十分纯真的小萝莉嘻嘻哈哈的拉着一位发育很好身材火辣的少女和一位面无表情的少年来到了河边,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个成年男人。


神之泪:【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我要答应她……】

普雅抬眸,刚好看到神之泪。

神之泪还没有注意到自家的神族人就瞬间被人心草拉到了河边。(wc小草你力气这么大的嘛)

伊紫:【差点翻车2333】

人心草:“阿泪你写什么啊?”(期待的眼神)

神之泪:不准看。(冷漠jpg🌚)

人心草:“哎呀看一下又不会掉块肉!”(扑向神之泪的花灯并把它抢去)

神之泪:(脸黑得和某诺有的一拼)

人心草:(大声的念了出来)“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能正常一点???!神之泪你啥意思!我哪不正常了?”(一脸黑线)

神之泪:(一脸戏谑)哪都不正常,你知道就好。

暗影蝶在一旁劝解:“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别闹了,还是一起放花灯吧。”

人心草:“行,本小姐心胸开阔,这事暂时放下。”

神之泪:(耸耸肩)

这时候,天上放起了烟花。

伊紫开心得蹦蹦跳跳的:“普雅酱!大家快看,是烟花!太美了!”她的笑容比烟火更璀璨夺目。

普雅:(笑着俯下身,将花灯放在湖水上)“我们有多久没有这样一起看过人界的烟火了?”

她写下的,是对神魔两族和平的祝福。

桃喜:“谁还记得清呀,反正我们好不容易从那几个老家伙的视线范围溜走,这次一定要玩个痛快!”

放烟花的源头是两位少年,他们所选的位置,是最好的放烟花位置。

“哥哥,大家似乎很开心呢。”

弗雷德说着转头看向乔罗,发现他已经睡了过去。

“唉……,睡觉也要回家再睡啊。”

弗雷德帮乔罗盖上被子,自己静静地在他旁边看烟花。

“弗雷德乔罗我们来了!”雪露大声向弗雷德和乔罗喊道。

雪露和至夏带着许多烟花来到了这里。

“嘘——————”弗雷德示意她们小声点。

雪露点了点头,开始摆放烟花。


另一边。

“你们看!这是我新发明的花灯!能飞哦!”

莫北锡向她的小伙伴们展现了自己的大花灯。

“这个……,真的能飞么?”梦梦很怀疑。

“能的!不信的话,你们看这个。”

莫北锡拿出了一个小花灯,点上火,小花灯飞了起来。

“哇,好神奇!”

莫北锡她的小伙伴们都表示自己很惊讶。

“老爷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那是当然。”

听了音符的夸奖,莫北锡有些骄傲


莫北锡: (两眼放光)“大家要不要上去啊?”

夏星梦:“可以吗?”

莫北锡:“可以的可以的。”

 “这个……不会掉下来吧?”梦梦又开始担心。

“老爷子,问题是我们上天了怎么下来?”音符怀疑地看了看这个花灯。

“没问题,我心里有数。”莫北锡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来了。”

夏星梦也爬了上去。

“小心点。”

“谢谢”

所有人都来到了花灯上。

莫北锡:“好了,起飞!”(点火)


(话外音)落落:热气球?

(话外音)瑶:🌚不是

(话外音)影:确定这样没危险吗?

(话外音)瑶:屎壳郎有保证的,应该没有危险(?


大花灯飞了起来,渐渐的离地面越来越远。

符:问题不是这个,我的问题是…………老夫恐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莫北锡:(摸摸音符的头)不怕不怕,闭上眼睛就好。

花灯飞到了大众们的视野里。

“好大的花灯……”

“好漂亮啊!”

“好美……。”一位提着红色灯笼的绿发少女不禁感叹道。

少女站在山崖顶端上,她四周的萤火虫围绕着她,还有许多花灯,萤火虫和花灯散发的光芒,照亮了四周的自然景象,再加上少女本身,构成一幅美丽的景色。


(话外音)落落:嗷嗷嗷好美

(话外音)瑶:这场面我想画下来(手:不你不行)

(话外音)影:总觉得有人犯花痴了

被繁星点缀的湖面上,悠悠地漂荡着几叶小舟。

小舟上的人在愉快地闲谈着。

在平静的水面上,有一只小舟,褐色的木舟在水面上缓缓前进,上面坐了六个人,,“哇——你们看那花灯上是不是有人啊?”影盯着越飞越高的大花灯说道。


(话外音)影:竟然能坐六个人我服了。


“唉,好像是的唉。”

艾茵丝莉带上望远镜看了看。

“没想到古代这时候就发现了孔明灯啊。”

是的没错这六人是穿越来的。


“嘤嘤嘤……老夫恐高………………”音符挤在灯笼中间瑟瑟发抖,她身旁夏星梦轻拍音符的肩膀安慰她。

“老夫、老夫需要一串冰糖葫芦压压惊……”音符不知从哪里来这么多冰糖葫芦狂吃了起来。


“有时候,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幽舞雪落拿出随身的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唯美的画面。

“确定他们不会摔下来吗?”影挠挠头,随手拿起一颗草莓塞到嘴里。

墨子淡定地喝了一口茶:“不确定。”

“要是他们摔下来,我是不是可以再把他们送上天去?”影两眼放光地看着墨子。

“影你的想法很危险啊。”墨子汗颜。

“那不是正好在河边么,摔下来也没事。”雪桃说完随即抢了影的一颗草莓塞进自己嘴里。

“…………………………”影的脸慢慢地阴了下来,“雪……桃……!!!!!”影直接跳了起来,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刀。

雪桃:(躲到幽舞雪落身后)“妈呀,老太婆发飙了!!

影:落落你让开,我今天非要教训下这人!!!!!(扛刀死盯着雪桃)

雪桃:(死拽着某人不放)“落落姐你一定要帮帮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叫你裸裸姐了(个鬼)。”

雪桃:(对影吐舌头)“略略略~”

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雪桃!!!(一刀劈下去,等等并没有)

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串冰糖葫芦,原来是音符手抖把糖葫芦弄掉了。冰糖葫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海渊的头上。

海渊:痛!(看书突然被打断)怎么回事……?

“阿渊,你的头没事吧……”艾茵丝莉努力憋笑的问候海渊,冰糖葫芦已经粘在海渊的头发了。

海渊:“阿瑶你别笑了,帮我弄一下这个。”

幽舞雪落:(扶额)“这都是些什么鬼……”


音符:我的冰糖葫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莫北锡:别叫了,小心摔下去。(拉着音符)


影:“要是上面突然掉下个人会不会摔死?”


音符:我的糖葫芦!!!我要下去拯救它啊啊啊啊啊啊!

莫北锡:(扶额)下次我请你吃十串糖葫芦行了吧?

音符:成交✨✨!


旁白:啊,今天的音符也白嫖到了糖葫芦呢。


影:“话说刚刚掉下来的东西在哪呢?”

艾茵丝莉:是这个吧。(拿着糖葫芦)

影:糖葫芦?好像还可以吃,但是我对山楂过敏哈哈哈~(接过,一把塞进雪桃的嘴里)

艾茵丝莉:(一脸黑线)这个已经粘过人家的头发还能吃吗……。

雪桃:(吐出来)好你个老太婆居然这么阴险QAQ!!!!!

影:咋样,让你抢我的草莓,信不信我还有更阴险的,要不要试试看啊?(微笑)

墨子:(抿一口茶静静地看戏)好茶,今天也是这么热闹呢。(莞尔一笑)

影:墨子子,别光顾着喝茶啊,要不要吃草莓?(拿出一颗草莓在墨子面前晃了晃)

墨子:行啊。(笑着对影说)

“今天,与朋友一起在南朝游玩,很开心。”

幽舞雪落开始写日记。

艾茵丝莉:今天晚上的景色这么好看,我一定要画下来!(两眼放光)


“我待会数三声,大家一起把花灯放进河里哦。”伊丽莎白微笑着对四个不省心的小孩子说。

“三、二、一、放!”

魔族五人一起把花灯放进了河里。

梵天心里想:这是我对心中所想之人的美好祝福。

年在花灯所写下的,是为梵天。


                                                        情人节番外,完。



千腐成金☆

【花灵部】

【五】花灵失踪事件

等等,我在想什么……

桃喜不禁汗颜自己一瞬间的想法。

“啊,是我的,谢谢。”

“不用谢。”对面的少年轻轻一笑,“我叫年。”

“嘻嘻,我是桃喜。”

在二人畅快聊天时,玫杜莎和小吃货同时走进了食堂。

“啧,这祸闯的不小……来食堂找点糖吃冷静一下吧……”玫杜莎转头望了望,看到了小吃货。

小吃货脸泛起微红:“嗯……是初次见面吧,我是小吃货。”

“玫杜莎~”玫杜莎淡淡一笑。

今天又是和谐的一天。

但是报道的第三天,悬疑的事情发生了。

梵天和五月一起在宿舍里消失不见了!起初他们以为两人是去别部晃悠度蜜月了,结果等到了下午也不见影,听花仙们和花精灵王们说一直没见过...

【五】花灵失踪事件

等等,我在想什么……

桃喜不禁汗颜自己一瞬间的想法。

“啊,是我的,谢谢。”

“不用谢。”对面的少年轻轻一笑,“我叫年。”

“嘻嘻,我是桃喜。”

在二人畅快聊天时,玫杜莎和小吃货同时走进了食堂。

“啧,这祸闯的不小……来食堂找点糖吃冷静一下吧……”玫杜莎转头望了望,看到了小吃货。

小吃货脸泛起微红:“嗯……是初次见面吧,我是小吃货。”

“玫杜莎~”玫杜莎淡淡一笑。

今天又是和谐的一天。

但是报道的第三天,悬疑的事情发生了。

梵天和五月一起在宿舍里消失不见了!起初他们以为两人是去别部晃悠度蜜月了,结果等到了下午也不见影,听花仙们和花精灵王们说一直没见过梵天和五月。

稻荷和桃喜一块去寻找他们,却也都失踪在花灵学院的中心花园的湖畔树林里。

“啧,事情不小啊……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谨慎为妙。”弗雷德自我嘀咕道,于是转身想要去牵乔罗的手。

“嗯……嗯嗯?哥哥?!”正在睡着的乔罗也突然不见了,弗雷德只觉得一阵晕眩,失去意识,于是也失踪在教室里。

“好可怕……比我的眼睛还可怕……”玫杜莎抱紧了怀里的伞挨在小吃货身边,年和露缇娜都分别去找桃喜和稻荷了。

“玫杜莎,别怕……”

“嗯……!救救我!!……”

小吃货猛地一转头,玫杜莎正在陷入一个黑洞中,身上缠着几根触手状的黑色根须。

“玫杜莎!”

二人一起消失在黑洞中。

夜深了。

年和露缇娜抱在一起,都瑟缩在教室的角落里,想念着大家,恐惧着未知。

然而往往深夜的消失,最为寂静。

千腐成金☆

【花灵部】

【四】头上有犄角~

稻荷于是反应过来:露缇娜是个有反射弧的女神。

不过,他不在乎!

“是,是啊,这是花灵部!露,露缇娜,你……有什么需要,需要我帮助的嘛?……”稻荷的脸红了几层。

“……”露缇娜又安静了几分钟,笑道:“我想问问教室在哪里?”

“啊啊,在那!”稻荷迅速地指向一个方向,又极其羞涩地说:“要,要我送你过去嘛?”说完他就后悔了:我他妈在说什么啊!!!

“……好啊,你也带我熟悉一下花灵部吧?”

对方一个温暖的笑如果一支带着桃心的箭正正地射中稻荷的心。

等等,桃心箭?

稻荷向四周望了望,桃喜不在,于是松了一口气:遇到那个丘比特就完了。

“那我们走吧!”于是稻荷拉着露缇娜...

【四】头上有犄角~

稻荷于是反应过来:露缇娜是个有反射弧的女神。

不过,他不在乎!

“是,是啊,这是花灵部!露,露缇娜,你……有什么需要,需要我帮助的嘛?……”稻荷的脸红了几层。

“……”露缇娜又安静了几分钟,笑道:“我想问问教室在哪里?”

“啊啊,在那!”稻荷迅速地指向一个方向,又极其羞涩地说:“要,要我送你过去嘛?”说完他就后悔了:我他妈在说什么啊!!!

“……好啊,你也带我熟悉一下花灵部吧?”

对方一个温暖的笑如果一支带着桃心的箭正正地射中稻荷的心。

等等,桃心箭?

稻荷向四周望了望,桃喜不在,于是松了一口气:遇到那个丘比特就完了。

“那我们走吧!”于是稻荷拉着露缇娜的手眉飞色舞地走了。

乔弗兄弟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是我看错了吗?原来稻荷,竟然会诱拐良家少女吗?……”

“啊啊,弗雷德我好饿啊……”

“行行,我们去食堂。”

当五月醒来时,才发现他和梵天都睡在门口地板上,自己还不知何时躺在了梵天怀里。

空气布满了羞涩和爱的味道——真他妈酸臭。

小吃货被这气氛给轰出了宿舍楼:“啧。”

桃喜隐隐有点不安,似乎是一种全花灵部就她一个人单着了的感觉。

一旁的玫杜莎看桃喜有些心不在焉,问道:“桃喜,你生病了吗?”

“嗯,心病。”

“???”

玫杜莎有点摸不着头脑。

但是作为一名(见习)爱神,有爱的地方就会有桃喜!

当然不意味着她会去男生宿舍。

但也不一定啊~

玫杜莎出门时打了个哈欠,于是不小心撞到了门槛,蒙着眼的布罩掉在了地上,于是。于是……

在她视野范围内的植物和一些飞舞的昆虫集体石化。

“哎呀!闯祸了!”

桃喜怔住了,机械地飞下了楼。

而刚到楼底的小吃货亲眼目睹眼前的一棵大树变成石头。

“……”小吃货:看来我还没睡醒。

桃喜去食堂吃早餐时,看到乔弗兄弟在那里“谈情说爱”,突然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啊,弗雷德我想吃这个……”

“哦,给你。”

“弗雷德那个好像很好吃……”

“哦,给你。”

“弗雷德你的这个我也想吃!”

“什么?我已经咬过了啊?”

“我不介意。”

“……行吧,别还给我了。”

好想射一支箭出去……

但是,桃喜突然发现,自己的桃心箭不见了。

哦,那算了吧。

等一下,不见了?!

不会是刚刚被眼前玫杜莎的石化技能吓到了然后把桃心箭给抖掉了?不可能吧。

“这是你的吗?”桃喜一转头,是自己的桃心箭!原来只是进食堂时不小心掉落的。

桃喜一抬头,是一个极其清秀的面容,看样子,他应该是有不少秘密的。

为什么这么判断?因为他头上有犄角呀。

千腐成金☆

【花灵部】

【三】女神驾到!

梵天刚刚走出花灵部的大门没到十步,乔弗兄弟便已经出现在了梵天的身后。

“你把我们骗去女生宿舍是什么目的?”弗雷德质问。

梵天机械般地转过头,乔罗眯着眼,一脸和善地笑着;弗雷德露着半月眼,阴沉着脸微笑。

“哎呀,失误,失误而已。”

“证明你知道那是女生宿舍咯?”乔罗的话让人挑不出有什么毛病,梵天在那一刻只觉得百口莫辩。

既然百口莫辩,那双腿可逃!

不对啊,有翅膀为什么用腿?

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梵天刚刚转身,乔弗兄弟已经把自己给夹击了,腹背受敌。

那一刻,吹来了一股凉风。

“前面的让一让!”突然一个慌里慌张的声音传入三人的耳朵,他们定睛一看,是食...

【三】女神驾到!

梵天刚刚走出花灵部的大门没到十步,乔弗兄弟便已经出现在了梵天的身后。

“你把我们骗去女生宿舍是什么目的?”弗雷德质问。

梵天机械般地转过头,乔罗眯着眼,一脸和善地笑着;弗雷德露着半月眼,阴沉着脸微笑。

“哎呀,失误,失误而已。”

“证明你知道那是女生宿舍咯?”乔罗的话让人挑不出有什么毛病,梵天在那一刻只觉得百口莫辩。

既然百口莫辩,那双腿可逃!

不对啊,有翅膀为什么用腿?

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梵天刚刚转身,乔弗兄弟已经把自己给夹击了,腹背受敌。

那一刻,吹来了一股凉风。

“前面的让一让!”突然一个慌里慌张的声音传入三人的耳朵,他们定睛一看,是食堂的厨师薇儿推着的一车食材顺着微斜的坡滑了下去,又顺着惯性往三人撞去。

三个花神之灵敏捷地撤开,准确来说是两个,乔罗是被弗雷德迅速抓住扯出去的。

于是一阵惨叫响彻云霄。

“什么?我们不是都躲开了吗?”梵天飞去拉住推车,回头一看,地上躺着一个戴着厨师帽的花灵,身上清晰地印着两道轮子的痕迹。

薇儿赶紧飞下来把地上的花灵扶起:“哎呀!小吃货对不起对不起!!”

“……”小吃货:我太难了。

他们四人进了花灵部,桃喜正在和玫杜莎聊天,稻荷在一边静静地看。

玫杜莎的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看起来很可爱——对于小吃货。

第一天,也就只有这么些花灵了。对于桃喜来说,这么多花灵,就她和玫杜莎两个女生,太坑爹了吧!

不知道第二天会不会多来点女生。

晚上,男花灵们回了宿舍。

“啧,脏死了脏死了脏死了脏死了脏死了!”弗雷德咆哮式地清扫着宿舍,不一会儿就焕然一新了。

当梵天他们终于被弗雷德允许进宿舍时,他们在门口几乎要困死了。

当时五月已经睡了,倚在梵天的肩膀上,为了不打扰五月,梵天示意稻荷和小吃货先把睡着的乔罗拖进去,他要等五月醒了再说。

而乔罗突然醒了,抱着本想进浴室洗澡的弗雷德撒娇:“弗雷德,我好饿啊~”

靠,你们四个,不要这个时候还在秀啊!

一旁的小吃货和稻荷心想。

“唉,好想今天遇到的那个蒙着眼睛的女孩。”小吃货瘫在床上,啃了一口面包闷闷不乐道。

你们五个,故意的吧!

稻荷叹了一口气,毕竟自己又没有心仪的对象。

直到第二天,稻荷下楼时,恰好与一个刚刚进入花灵部的女神级别的天仙花灵四目相对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好漂亮!

稻荷在心中咆哮。

“你好!我,我叫稻荷!!”

过了五分钟,在稻荷尴尬几乎到无地自容时,对面的女花灵才在寂静中开口了:“你好,我叫露缇娜。请问这里是花灵部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