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合作

5108浏览    814参与
今天的阿影依然拖更

盒蛋群寻找小伙伴

动物拟人❴国风热潮❵主题盒蛋筹备中!招募画师一起合作搞盒蛋w!目前群内已有几名画师,有兴趣的老师可以私信入群!群内盒蛋出完后会接着搞新盒蛋,到时可自愿参加!也欢迎小伙伴们入群围观唠嗑吃瓜,一起来玩呀!
[图片]

动物拟人❴国风热潮❵主题盒蛋筹备中!招募画师一起合作搞盒蛋w!目前群内已有几名画师,有兴趣的老师可以私信入群!群内盒蛋出完后会接着搞新盒蛋,到时可自愿参加!也欢迎小伙伴们入群围观唠嗑吃瓜,一起来玩呀!

KK是个大魔王

@大晓饶 

P1:起草——垃圾桶

    二次精进——KK

    末次勾线——垃圾桶


P2:起草——KK

     二次精进——垃圾桶

     末次勾线——KK


结语:期待下次合作!完毕!敬礼!【用滑稽脸说着正经话】

@大晓饶 

P1:起草——垃圾桶

    二次精进——KK

    末次勾线——垃圾桶


P2:起草——KK

     二次精进——垃圾桶

     末次勾线——KK


结语:期待下次合作!完毕!敬礼!【用滑稽脸说着正经话】

昔年落

魔幻人生

憋了四天,删删减减,终于写完了。

从未想过我竟然能写到3000+,虽然还是不太满意,但也就这样了。

自我感觉后半段写的还行,前半段,嗯,把故事都交代清楚了。

然后@甘知 我写完了,又该你了。

[图片]

未完待续

憋了四天,删删减减,终于写完了。

从未想过我竟然能写到3000+,虽然还是不太满意,但也就这样了。

自我感觉后半段写的还行,前半段,嗯,把故事都交代清楚了。

然后@甘知 我写完了,又该你了。

未完待续

雁愁客

一轮明月

最近不知为何@是荳比花娇不是荳哔花椒(以后可能PC见/文全删更新会慢) 不更新联文了,哼@酒肆茶坊. 也好久没更新联文了。

*ooc有


*不喜勿喷,翻墙请走。


*私设如山


正文:


金光善表示十分无辜,他媳妇不知为何怒气冲冲的跑进来删了他一巴掌指着江兄旁边的虞紫鸢旁边的江厌离旁边的金子轩旁边的江澄旁边的……zz问他是谁。


金光善表示十分害怕,这尼玛跟我儿子金子轩十分相似……


不会是我儿子搞出来的吧?


金光善满脑子都是想着“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我儿子金子轩这么早就搞了个姑娘????”


刚好陆家陆时倾来做客……完了,我的儿子怎...

最近不知为何@是荳比花娇不是荳哔花椒(以后可能PC见/文全删更新会慢) 不更新联文了,哼@酒肆茶坊. 也好久没更新联文了。

*ooc有


*不喜勿喷,翻墙请走。


*私设如山


正文:


金光善表示十分无辜,他媳妇不知为何怒气冲冲的跑进来删了他一巴掌指着江兄旁边的虞紫鸢旁边的江厌离旁边的金子轩旁边的江澄旁边的……zz问他是谁。


金光善表示十分害怕,这尼玛跟我儿子金子轩十分相似……


不会是我儿子搞出来的吧?


金光善满脑子都是想着“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我儿子金子轩这么早就搞了个姑娘????”


刚好陆家陆时倾来做客……完了,我的儿子怎么这么早熟啊!!我的颜面何存?金光善满脸悲愤的想到。


@奈子是迪士尼在逃公主. 你终于出场了。


今天也是短小的一篇呢



player/包子

是和爹爹合作手书里的画x

是和爹爹合作手书里的画x

偷了“*^岁月^*”送了你~
^良x笙^
酒肆茶坊.

潞凝思秋

(第四章)

“我和她?”肖潞一提到安思琪情绪就很低沉,“怎么说呢,她其实是我初中同学,和我是闺蜜,可是有一次有人背后辱骂她,偷她日记本,然后故意大肆宣传里面记载关于她的心事,嗯 ,然后就嫁祸于我,此后她和我一见面就怼我,抹黑我,也把我的日记本翻出来给别人看,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喜欢和我交往了,还骂我不要脸……”肖潞和苏凝解释了一通,她讲述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苏凝还是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忧伤。苏凝猜测,这样,一是因为被背叛的难受,二是因为被语言暴力所侵害的无助。

肖潞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把自己的老底告诉了苏凝 ,她平时都不...

(第四章)

“我和她?”肖潞一提到安思琪情绪就很低沉,“怎么说呢,她其实是我初中同学,和我是闺蜜,可是有一次有人背后辱骂她,偷她日记本,然后故意大肆宣传里面记载关于她的心事,嗯 ,然后就嫁祸于我,此后她和我一见面就怼我,抹黑我,也把我的日记本翻出来给别人看,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喜欢和我交往了,还骂我不要脸……”肖潞和苏凝解释了一通,她讲述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苏凝还是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忧伤。苏凝猜测,这样,一是因为被背叛的难受,二是因为被语言暴力所侵害的无助。

肖潞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把自己的老底告诉了苏凝 ,她平时都不愿意和别人提起这件事的,只不过今天不知怎么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说了出来。可能,是因为苏凝今天帮自己解围,也可能是她很真诚对待自己,也有可能是她不做作,也有可能是她对自己很友好。自从她是私生女这件事传出去后她就没什么朋友,而苏凝的到来,给她一种暖意,所以她才说出来的吧。

苏凝安静做一个听众,听完她说的,苏凝反应很平静,没有多余的神情,就连眼神也是很温柔的,没有惊讶,也没有鄙夷。她耐心安静听完后,便耐心开导她。最后还说一句“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这对你来说很不容易吧。能做你的听众我很高兴。”苏凝笑的很真诚,她平时不笑的时候,在大家眼里就是一个比较高冷的女生只不过这会儿她展露笑容,腮边酒窝为此笑容增色不少,使她给人感觉就是一位温柔大方邻家姐姐,而不是大家印象中的那位高冷的冰山美人。

第三节晚修,很快便下课了。肖潞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走时,一抬头却发现苏凝已不见人影。肖潞感到有些遗憾,自己还想和她一起回宿舍呢,刚刚晚修聊了那么久,居然忘记了问她是哪一个宿舍的。唉,不管了,以后还有机会的嘛。时间也不早了,先回宿舍吧。

肖潞走到了自己宿舍门口,一推门,她看见宿舍里面竟是漆黑一片。看来是暂时还没有人回来,于是她把灯打开。

“咔”的一声,宿舍内一下子亮了起来。肖潞也看清楚了宿舍内的情景。

肖潞下午离开时是什么样子,现在宿舍还是什么样子,完全没有第二个人回来的迹象。四张床,除了肖潞那一张有铺床以外,其他的床都是空的。宿舍内也只有肖潞自己的东西,并没有出现其他人的行李。

看来,自己的这位新室友,今天是不会来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见到。

哎,开学第一天居然就缺席,这可不太好。

肖潞在宿舍里度过了一个惬意的晚上,她一个人在宿舍里睡得很舒服,除了好奇她的舍友为什么没来之外。她昨晚还做了一个梦,居然梦见她可爱的同桌小姐姐了,在梦里,她们手拉手 ,共同走在学校里阳光照耀下的树荫……她们无话不谈,关系好的简直让人嫉妒。

然后……梦就醒了

肖潞揉揉眼睛,还在回顾那个梦,回想起来,傻傻的笑了笑,她重新审视了她对苏凝的印象:心肠好,平易近人。她越发的喜欢这个同桌了呢,不过昨天居然忘了问她是哪个宿舍的。哎,没事,以后还有机会去问嘛。

肖潞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去饭堂吃早餐。吃完早餐后,眼见时间也不早了,于是肖潞便朝教室走去。

一踏进教室门,便见到苏凝站在门口,正在整理讲台上的一叠新书。

苏凝一身简单的学生装,微卷的褐色长发还是简单的梳成一条马尾辫。可即使是这样简单的一身装束,却衬得苏凝的气质更加出众,也展现出这个年龄的少女独有的青春活力。

苏凝抬起头来,正好看见肖潞。她对肖潞甜甜一笑,然后开口道:“肖潞,你来啦。快快快,过来帮忙发新书吧!得发快一点,马上就要上课了。”

“啊?好嘞。”肖潞爽快的答应了。于是就上去和苏凝还有其他的几个同学一起帮忙发新书。

正当肖潞怀里抱着一大摞新书准备发给同学的时候,安思琪从后面走过来,走到肖潞身边的时候,不轻不重地撞了肖潞一下。肖潞被她撞得闪了个趔趄,手歪了一下,于是,手里抱着的书全都掉在了地上。

“啊呀,肖潞,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安思琪虽然语气上听起来像是在关怀,可是神情却满满的都是嘲讽。她幸灾乐祸的看着肖潞,笑道:“你看你把给同学们发的新书全掉地上了,可怜这些新书,还没发到同学们手中,就被你给弄脏了。”

说着,她还故意提高了音量,阴阳怪气道:“不过,即使没有掉到地上,这些书经过你这个肮脏的私生女的手,想必也不怎么干净吧。”

肖潞咬着牙,蹲下来低头收拾地上的书。

安思琪轻蔑一笑,正打算再多说几句奚落肖潞,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没长眼睛吗?别杵在这里挡路好吗谢谢。”

安思琪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恼怒地回过头,却看见是苏凝站在她身后。当她回过头去的时候,目光正好与苏凝那双清澈冷淡的美眸对上了。

若是说苏凝笑起来的时候,两颊酒窝令她笑容平添几分俏皮可爱,那么她在不笑的时候,眉目间自带几分凌厉,使她看上去很有几分清冷孤傲之感。若再配上冷冰冰的眼神,那便凭空生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使人不敢前去招惹。

苏凝个头虽然比安思琪要矮,可她微微抬头,用一种冷冷的,不屑一顾的眼神与安思琪对上,却也让安思琪感到一种强大的气场,令她不由自主感到心虚。

安思琪不由得退后了几步,问道:“你……想干嘛?”

苏凝不说话,只是凉凉的看着她。

“啊……我挡到你了吗?对不起,我马上让开。”安思琪不怎么敢惹苏凝,连忙道。

“慢着。”苏凝却上前一步,挡住了安思琪。

“啊?”安思琪有些吃惊。

“挡到我是小事。可你是忘了你刚刚做了些什么吗?你是要说对不起,不过呢,你要说对不起的那个人不是我。”苏凝冷冷地开口道。

“苏凝,你几个意思?”安思琪觉得苏凝有些欺人太甚,不由得也有些生气,于是道,“那你倒是说说啊,我做了些什么?嗯?”

“呵。”苏凝冷笑一声,道,“怎么了,你是失忆了吗,你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我……”安思琪想说些什么,却被苏凝抢先一步打断:“别给我在这里演。我刚刚在后面可看的清清楚楚。分明就是你先故意去撞别人,反而说是别人自己把书掉地上的?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别人是不是私生女,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用这个去侮辱别人,真不觉得你说出这些话很恶心吗?反正恶心到我了。说什么私生女肮脏,你也配说别人肮脏?我看,最肮脏那个人就是你吧。”

安思琪被苏凝这一番义正言辞的话怼得哑口无言,发现自己居然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来反驳。只好道:“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怎样?”苏凝冷笑,“怎么了,做错了事,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道歉啊,幼儿园小宝宝都会的吧。嗯?”

“哈?道歉?”对于安思琪来说,让她开口对肖潞道歉,实在是太难以启齿了。况且出于面子,她也并不想就这样听苏凝的话乖乖道歉。

再说了,肖潞过去是怎么对待她的,她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有道过歉吗?那既然她都不道歉,那又凭什么要让自己道歉。

“去你的,苏凝,你又凭什么让我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呢?苏凝,我劝你别太嚣张了。”安思琪咬牙切齿道。

“那你又凭什么这么说别人?你以为你是谁呢?我看嚣张的那个人是你吧。”苏凝也不甘示弱。

“我……你知不知道这个私生女她做过些什么?我告诉你吧,苏凝,她不是什么好人,你现在护着她,你以后会后悔的。”安思琪道。

“哦,是吗?”苏凝冷然道,“我不管她之前做过些什么,也对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不感兴趣。不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她以前做过什么和你现在侮辱她是两码事。还有就是,我苏凝要护着什么人,还需要你来管吗?我后不后悔那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你!!!”安思琪一时语塞,只能恶狠狠瞪着苏凝。

苏凝坦然对上她的目光,凛然不惧。反而向前逼近一步,道:“你是道歉,还是不道歉?”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让安思琪及周围的同学听得一清二楚。

不得不说,苏凝的气场实在是太咄咄逼人了,让人觉得仿佛她下一秒就会直接过来揍人。安思琪不由自主地慌了,连忙道:“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

说完转身过去面对肖潞,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肖潞,对……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你。”

肖潞没什么表示。

倒是安思琪,说完这句话,立马就跑了。

苏凝冷笑一声,接着提高音量道:“有些人呢,还是请你好自为之吧。在不了解一个人的情况下就别随便评论别人,别做令人恶心的事。生而为人,我劝你善良。”

班上意外的很安静。

苏凝走到肖潞身边,蹲下来,一边帮她收拾地上的书,一边轻声道:“你没事吧。”

肖潞摇摇头。

她刚刚真的觉得苏凝酷毙了,特别是她在怼安思琪的时候,肖潞觉得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

不过,她也有些担心,苏凝这样,岂不是把安思琪完完全全给得罪了?虽然说苏凝看上去没那么好欺负,可是安思琪,真的是很烦人的。她不希望苏凝为了她去趟这趟浑水。

于是她淡淡的道:“苏凝,刚刚谢谢你。可是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做。没有必要为了我这种人去得罪安思琪。安思琪没你想象的那么好对付,她可是很难缠的。反正你得罪了她,对你没好处。”

“呵,是吗?我倒是想看看她能玩出些什么花样。我也不信她能把我怎么样。”苏凝道,“况且,我真的看不惯有人在我眼皮底下欺负人。”

肖潞打心眼里觉得,苏凝真的太好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在苏凝的帮助下,肖潞很顺利把新书发完了。

安思琪直到上课铃打响了才匆匆忙忙从外面跑回来。之后她坐在自己座位上,一直恶狠狠地盯着肖潞和苏凝。肖潞和苏凝都自动无视了。

过了一个上午,肖潞发现,班上同学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的风波,貌似对她的窃窃私语少了一点。她真的打心眼里感谢苏凝。

中午放学时,她邀请苏凝一起去吃饭。出乎意料的是,苏凝居然拒绝了,说她有事,晚点才去吃。

肖潞感到很奇怪,于是问道:“这刚开学,而且大中午的,你有什么事?要不要我等你?或者我帮你打饭?”

“不用麻烦了。你先去吃吧。饿肚子不好。”苏凝道。

肖潞只好一个人去吃饭了。

她有点郁闷,大中午的能有什么事?她总觉得苏凝不是真的有事,只是不想和她去吃饭而已。

难道说苏凝其实不太喜欢她。所以只是单纯的不想和她一起吃饭,所以才借口说自己有事。不会吧,明明她们相处的还不错啊,而且苏凝早上还这么帮她,应该不是讨厌她吧。

肖潞就这么疑惑着,自己去了食堂吃饭。吃完饭后,她回到宿舍,才想起自己貌似又忘了问苏凝是哪一个宿舍的了。

一定要找个时间去问问。肖潞心里想。

——————

本文主笔:笙南风

修文:淡墨初夏

雁愁客

[图片]
呵呵


我还是再发一遍吧

[图片]



呵呵


我还是再发一遍吧




雁愁客

一轮明月

是和 @是荳比花娇不是荳哔花椒(看看个签收获快乐) 


翻墙请走,不喜勿喷。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为什么呢,因为我也不知道 


我稀里糊涂的不知怎么就到了树下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看见金陵台旁边坐了个zz,


这个zz还是我侄子。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看见我师妹一脸沉重的望着金陵台…… 旁边的树下的一个…… zz。 


我很有理由怀疑我师妹想把那个zz打断腿。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

是和 @是荳比花娇不是荳哔花椒(看看个签收获快乐) 


翻墙请走,不喜勿喷。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为什么呢,因为我也不知道 


我稀里糊涂的不知怎么就到了树下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看见金陵台旁边坐了个zz,


这个zz还是我侄子。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看见我师妹一脸沉重的望着金陵台…… 旁边的树下的一个…… zz。 


我很有理由怀疑我师妹想把那个zz打断腿。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看见我舅舅气势汹汹的来到我所在的树下,我很有理由怀疑我舅舅想把我抽断腿。


 所以我的大脑快速的做出一个反应――


“舅舅我错了!!”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看见一个zz抱着我弟弟的大腿喊舅舅 


重要的是我弟弟竟然凶巴巴的说:“你tm还知道我是你舅舅?” 


艾维巴蒂,我真的很慌


我tm还没结婚,结果――我弟弟竟然默认他姐姐我结婚了,还生了个zz…… 


艾维巴蒂,我现在很慌 


我儿子江澄默认我家厌离结婚了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女儿结婚了,


请问,谁tm拱了老娘的白菜? 

酒肆茶坊.

潞凝思秋

(第三章)

过了一小会儿,一个个子高高的女老师抱着一大摞资料,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进来。

这位女老师,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波浪卷发,长长的头发柔柔地披散下来,看上去很是漂亮。一张美艳的脸化着精致的妆容。杏眼桃腮,眉目间带着几分凌厉。她进来后,先是把资料放下,用清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全班,然后转过身去,用一手漂亮方正的粉笔字写下两个大大的字“林绚”。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同学们好啊,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物理老师,林绚。”林绚写完后,转过身来,面对同学们道。

她的声音很是甜美,使人听着很是舒服。

肖潞对她的初印象还算不错,至少看起来挺赏心悦目的。只不过……过一会她就不这么想了。...

(第三章)

过了一小会儿,一个个子高高的女老师抱着一大摞资料,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进来。

这位女老师,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波浪卷发,长长的头发柔柔地披散下来,看上去很是漂亮。一张美艳的脸化着精致的妆容。杏眼桃腮,眉目间带着几分凌厉。她进来后,先是把资料放下,用清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全班,然后转过身去,用一手漂亮方正的粉笔字写下两个大大的字“林绚”。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同学们好啊,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物理老师,林绚。”林绚写完后,转过身来,面对同学们道。

她的声音很是甜美,使人听着很是舒服。

肖潞对她的初印象还算不错,至少看起来挺赏心悦目的。只不过……过一会她就不这么想了。

林绚一双细长的手按在放在讲台上一沓纸上,道“这是你们的档案,我都看过了,只是……”随即她从中抽取了一份,看了看名字后巡视下面的同学,淡然开口:“谁是肖潞?”

肖潞暗道不好,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老师,我是肖潞。”

“肖潞啊,其他同学的档案都填的好好的,全班就你一个人在【父亲】一栏是空白,怎么回事?”林绚看了肖潞一眼,缓缓开口道。

顿时,全班同学的目光都投向肖潞,有惊讶的,有好奇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不用说,这个幸灾乐祸的人呢,就是安思琪,只见她嘴角微微勾起,心想“看你怎么办。”

肖潞的心暗暗不爽,心想这个老师怎么当众问这种问题,她难道没有隐私的吗?却又不得不开口:“我……没有父亲。”

全班同学的反应犹如投入石子的小谭,阵阵余波扩散,窃窃私语。就连苏凝也看向了肖潞,“那你父亲哪里去了?”林绚是真的太年轻了,不懂得为人师表的责任,也不懂得人际沟通,一而再再而三的揭开肖潞的伤疤。

就在肖潞准备翻脸的时候,苏凝开口了:“老师,我觉得这种问题呢,您可以私底下问,没有必要在全班同学面前问吧,很伤人自尊心的。更何况,肖潞同学都已经说明了她没有父亲,那您又何必再三追问呢?”

林绚瞪了苏凝一眼,不是很愉快的道:“那行吧,你要是愿意说你就下课去我办公室。”话是对肖潞说的,眼睛却是看着苏凝。

林绚再简单的说了几句班务,讲了一下校规,便宣布解散了。只不过,出门前,她脸色不太好的看了肖潞一眼。

肖潞没来由地,对这位新老师开始讨厌了起来。

解散之后,肖潞对苏凝道了声谢谢,就出去了。

这个时间是吃饭时间。肖潞便往食堂走去。

立阳二中的伙食,比肖潞想象中的要好那么一点。肖潞原先吃饭也是比较快的。于是很快吃完了。

吃完饭后,肖潞看着还有一点时间,打算先回宿舍洗个澡,顺便会会新室友。

肖潞回到宿舍,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宿舍门。

奇怪的是,宿舍居然没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毕竟如果有别人来了,肯定需要收拾行李还有铺床啊,可是除了肖潞的床,其他的床空空如也。宿舍也没有别人的东西。

怎么回事?难道这位同学开学第一天报道就请假了?

哎,可能别人有事吧,说不定晚上就会看到她了。

肖潞也没多想。今天简直是糟糕极了。她打算洗个澡放松放松。对于肖潞来说,洗澡,真的是个很好的放松的方式。

洗了个澡,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身上的污秽,全都被冲刷干净了,就连糟糕的心情,也能被净化。

洗完澡后,肖潞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感觉心情好了不少。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回教室了。

等她快回到班上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了“爸爸……私生女……”之类的话,她怀疑安思琪又在作妖了。

果不其然,她迈进班门就看见一堆人围着安思琪,兴致勃勃的听着安思琪“胡扯”。

肖潞站在班门口,望着他们,眼光越来越冷,拳头也越赞越紧。

是,她肖潞是私生女没错,问题是她容忍不了安思琪对她妈妈和她的人格侮辱,语言暴力是很可怕的,她肖潞从初中到现在听到的流言蜚语不少,可是,她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学生,她承担了太多她不应该承受的。

“你们怎么都围在一起?都回座位坐好。”班主任林绚抱着厚厚的一叠资料和笔记本电脑走了进来,肖潞明显感觉到老师进过她身边的时候对她的目光,有疑问,也有鄙夷,她八成听见了安思琪所说的……

肖潞现在得出了一个结论——林绚不会像初中的班主任那样维护自己。她不仅不会去管同学们的舆论。还会用有色眼镜看待自己。

班主任进来,同学们安静了不少,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林绚见同学们都各就各位了,于是打开电脑,给同学们讲班会。

其实也无异于是讲一下班规,校规,注意事项,简单介绍老师,还有讲讲未来的学习规划以及开学这一个星期的安排。不得不说,林绚虽然有点刻薄,但是她也是一位优秀尽职的班主任,所有的内容都无比认真地详细说明。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些过节,肖潞觉得,自己或许会喜欢上这位班主任。

只是,她在全班面前让自己丢脸,还有她先入为主的对肖潞的歧视,让肖潞真心觉得,喜欢她,呵,下辈子吧。

不为什么,只因父亲这件事是她心里的伤疤,是她不能触碰的底线。她肖潞,什么事情都可以原谅,什么事情都可以都可以不去计较,唯独这件事,不行。

班会也开的差不多了,第一节晚修也快要下课了。林绚简单的总结了一下,然后告诉同学们,第二节晚修,校长会通过广播来开个开学典礼。说完这些的林绚便宣布下课了。

肖潞只觉得,在教室里面憋得慌。她等林绚离开后,便打算出去透透气。

她的座位离门口有些距离,在她走出教室时,前面的好几个同学看到了她,都刻意躲着她。她还能感觉到同学们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各种的鄙夷和嘲讽。还能听到身后同学刻意压低声音的小声议论。这一切,让肖潞感到极不舒服。

才刚刚开学呢,肖潞就这样,被全班同学孤立了。

她突然很难想象,自己以后在这个班上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毕竟初中还有老师肯维护她,可是现在,连老师都和那些同学一样鄙视她。

她还能指望谁呢?果然,还是只能靠自己吧。

果然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自己能相信了。

毕竟,日子再艰难,也是一样要过的呀。

第二节晚修上课了。肖潞磨磨蹭蹭地回到座位上坐好。校长打开了广播,开始了开学典礼。

听声音,他们的校长应该是个中年妇女。声音饱满,很有穿透力。她热情的欢迎着新同学的到来。

虽然说校长的演讲很热烈高昂,不过,听久了,肖潞也感到有些无聊,再加上她心情也不是很好。于是,她便趴在桌子上休息。

趴着趴着,她突然想看看她的同桌在干什么。

于是,她便把目光投在了旁边的苏凝身上。

苏凝此时正用一只手拖着腮帮子,微微低头,眼眸低垂。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头顶上的灯光打在苏凝原本就很白皙的脸上,给她的脸渡上一层柔和的光晕。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眼睛。莫名的,竟给人一种在观赏镜中花,水中月的感觉,美的朦朦胧胧的,不太真实。

一时间,肖潞竟觉得眼前的苏凝有些晃眼。她想,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美好的女孩。

大概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目光,苏凝抬起头来,转过脸来,望向了肖潞。在她的眼眸对上肖潞的目光时,她竟对肖潞甜甜地笑了一下。

苏凝不笑的时候,看上去有几分清高。可她一笑,脸上那两个小酒窝就冲淡了这份清高,平添几分俏皮。

肖潞能感到苏凝望向她的目光,不像其他同学那样是鄙夷的,嘲讽的。而是很真诚,很友好的目光。她的笑容,也是发自内心的,不是面上的假笑。这个笑容,令人感到很舒服。

肖潞不由自主的,也对苏凝微微一笑。

第二节晚修很快便结束了。短暂的10分钟课间休息后,便开始了第三节晚修。

第三节晚修也没什么事情做。林绚因为要去开会,便安排同学们自习。

老师走后没多久,同学们便开始各自聊起天来。

两节节晚修下来,肖潞发现苏凝从来没有用鄙夷的眼光看她,甚至还会主动与她搭话。于是第三节晚修的时候,她和苏凝聊天时,下意识就问“苏凝,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啊?问你什么?”苏凝表示很懵逼。

“就是……就是今天安思琪说的那些。或者说……你就没有对我有什么看法?”肖潞很惊讶苏凝对这件事的态度,很多人都会下意识抵触她。而苏凝,居然觉得无所谓?哇塞,她爱死这个同桌了。

“我觉得,这是父母辈之间的事情,我们没有立场去评论,也没有办法去指责谁对谁错,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对与错呢,更多的是我们对待生活的态度。放宽心,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就够了。况且,那是你母亲的事情,和你也没有关系。我相信你是个好女孩。我比流言蜚语先认识你,断然不会那么轻易地被他人左右。如果别人因此而嫌恶你,那么就说明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值得深交,你也不必理会他们。”苏凝很认真的看着肖潞的眼睛,一字一句都印在了肖潞的内心,一股暖流流过心头,她的眼睛突然很不争气的流下来几滴眼泪,“苏凝,你真好,很少有人这么和我谈心。”

闻此,苏凝叹了口气。

为什么只因为她没有歧视肖潞,肖潞就觉得她苏凝人不错?或许,是因为,她的过去,遭受到了太多的委屈和白眼了吧?

苏凝突然很心疼肖潞,她之前过得都是怎样的生活?在过去,也会像这样被人议论吗?

还有,那个安思琪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肖潞的这些事情?她们,是不是以前就认识?而且,关系还不好的那种。

苏凝的脸色越发凝重了。

亏她还觉得安思琪这人挺好的,她们初次见面打过招呼,那时她对安思琪印象还可以。没想到她居然是这种人。

她苏凝,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故意挑拨离间,惹是生非,到处传谣言的小人了!

“你和安思琪怎么回事啊,说说?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应该以前就认识,而且,貌似你们关系不好。”苏凝问道。

——————

本文主笔:笙南风

修文:淡墨初夏

茶佘余·迷离【茶社厅总部】

初入LOFTER请多指教

  我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梦想是能遇见一些改变我生活的重要的人,也可称为“伙伴”“朋友”,能改变这无聊而又乏味的学习生活。

  一起聊耽美原耽,一起写同人文,一起认识更多的大佬,一起见证我们大家的成长。

  请记住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旅途,这,是我们一起的旅途。


  我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梦想是能遇见一些改变我生活的重要的人,也可称为“伙伴”“朋友”,能改变这无聊而又乏味的学习生活。

  一起聊耽美原耽,一起写同人文,一起认识更多的大佬,一起见证我们大家的成长。

  请记住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旅途,这,是我们一起的旅途。

  

无名路
酒肆茶坊.

潞凝思秋

(第二章)

第二天一大清早,肖潞便踏上了去新学校的路。

她站在校门口,凝望着这个她即将要待上三年的陌生的新学校。

立阳中学,一座宏伟的建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气派。校门的大门牌上,那“立阳中学”四个巨大的烫金字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金光,竟有些耀眼,让人凭空生出一种敬畏之感。校门口,车来人往,一切都是那么的忙碌。肖潞托着拉杆箱,在路旁站立,她注视着无数的父母在嘱咐他们孩子一些注意事项和唠一些家常,毕竟一周才回来一次,他们可有点儿舍不得。一时间,看这么温馨的画面,她的心仿佛被刺了一下,她倒不是看不得别人好,她只是也很希望她也有爸爸来陪伴啊,只不过……诶,不想这么多了,报道要紧。

一番忙碌之...

(第二章)

第二天一大清早,肖潞便踏上了去新学校的路。

她站在校门口,凝望着这个她即将要待上三年的陌生的新学校。

立阳中学,一座宏伟的建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无比气派。校门的大门牌上,那“立阳中学”四个巨大的烫金字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金光,竟有些耀眼,让人凭空生出一种敬畏之感。校门口,车来人往,一切都是那么的忙碌。肖潞托着拉杆箱,在路旁站立,她注视着无数的父母在嘱咐他们孩子一些注意事项和唠一些家常,毕竟一周才回来一次,他们可有点儿舍不得。一时间,看这么温馨的画面,她的心仿佛被刺了一下,她倒不是看不得别人好,她只是也很希望她也有爸爸来陪伴啊,只不过……诶,不想这么多了,报道要紧。

一番忙碌之后,肖潞累摊在宿舍里,不知道算不算幸运,因为班上人数较少的缘故,她们这间宿舍只分了两个人,她和另外一位女生一个宿舍,别人都是四五个人挤一间宿舍,她倒不用,两个人舒舒服服的,也少很多勾心斗角。只不过……这位女生怎么还没来?难道转学了?不太可能吧。

肖潞心里对这个新室友,还是有点期待的。不知道她是一位怎么样的女孩子呢?自己能和她成为好朋友吗?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见到这位新室友的庐山真面目,她也挺激动的。

可是,就快要报到了,她怎么还没来?自己要不要等等她呢?

罢了罢了,先去教室集合吧,去晚了估计班主任会发飙的,开学新气象嘛,哪个倒霉鬼迟到了的话指不定会被杀鸡儆猴。

正当肖潞提着学习用品正在去往自己教室的路上时,“肖潞,你站住!”一个高傲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肖潞瞬间打了个激灵。天哪,她怎么这么倒霉,昨天还祈祷不要遇见她,今天就遇上了。

她缓缓转过身来,冷眼瞪着对面这个个子比她高一点的女生——安思琪。

她对她能在这里遇到安思琪,并不惊讶。她早就在毕业之前就听说了安思琪的第一志愿填的就是这里。而且以安思琪的成绩,来到这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既然是在同一间学校,那早晚都会遇到的。只不过,没想到她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算了,该来的也迟早都还是会来的。

“你想干什么。”肖潞的声音透露出一丝不耐烦,她对这个安思琪可没有什么好感,初中的时候她与安思琪做过一段时间的同桌加朋友,可是有一天不知道是谁,偷走了安思琪的日记本,抖露了她的秘密,关键是那个人居然挑拨离间,把责任推给了她,还四处张扬,诽谤安思琪,又伪造成她说的……于是乎,安思琪信了其他人的蠢话和她决裂了。

本来这也没有触碰到肖潞的底线,但是有一天她误把日记本放进了书包,给安思琪发现了,她在日记本上也发现了肖潞的秘密……

日记本上记的,是关于她的生父。前几日她妈妈遇见一个人,回来之后喝了很多酒,常言酒后吐真言,王茗倩一不小心就把肖潞是个私生女的秘密说了出来,顿时肖璐就愣住了,她一直引以为傲的、英年早逝父亲居然都是假象?她父亲不是什么为了百姓安全而牺牲的英雄?而她的母亲,居然当了小三?

这一切……颠覆了肖潞的三观。

那天夜里,肖潞在阳台上坐了许久,冷风吹拂面庞,肖潞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她要自强!

而这一切,肖潞都记录在被安思琪抢了的日记本里……

“怎么,喊你一句不行吗?肖同学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啊。”安思琪刻薄的声音将肖潞拉回现实,肖潞双手紧紧攥着衣角,克制住想打人的冲动。安思琪没有经历过这些,她又怎么会知道她肖璐的痛楚呢?“我猜你想打我,哈哈哈,有本事你过来啊,初中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罢了。对了,没想到吧,我们高中还是同学,而且还是同班同学哟~”安思琪故意拖长声音,“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待你的。”安思琪特意咬重“对待”。

肖潞一声不吭扭头就走,留下目光阴沉的安思琪还站在原地。

凝视着肖潞渐渐远去的背影,安思琪的眼神越来越阴冷,双手也慢慢攒成拳头,越攒越紧。过往的一切,在眼前一一略过。使她对眼前这个女孩更加厌恶。

呵,肖潞啊肖潞,没想到居然还能让我在这里遇到你。

果然,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人讨厌呢。

以前你是怎么对待我的,那些事情我全部都记着呢!我以前受到的那些屈辱,我一件也不会忘!永远也不会忘,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你等着吧,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把以前所受到的那些屈辱,全部加倍还给你!你高中也别想好过,你等着吧!

摆脱了刻薄的安思琪,肖潞的心情还难以平复。等她走到自己班门口时,她做了几个深呼吸,等心情没那么糟糕了,才走了进去。

高一(6)班,她的班级。

走进教室,同学们也来的七七八八的。刚刚开学,座位是自己随便乱坐的。空座位还是有不少。肖潞扫了一眼教室,她不喜欢坐太前,也不喜欢坐太后,于是她选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就坐过去坐下了。

旁边的那个座位,已经有人在了。擦的干干净净的桌面上摆着一个粉色的笔袋,椅子上放着一个粉色的书包。明明也没有更多的摆设了,却莫名给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

肖潞望着这个,心想,新同桌应该是个精致漂亮的女孩子吧。

不知道她好不好相处呢,嘻嘻。

不过,人却不在,可能是有事出去了。

正想着,门外进来了一个漂亮女孩。个子高高的,瘦瘦的,一头褐色的柔顺长发在头上扎成一条高高的马尾。头发烫了微卷,看上去颇为随性。

她肤白若雪,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秀美的一双娥眉下面生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标准的欧式双眼皮,眼睑处长着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一般美丽。她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睛,看不清眼眸,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高挺的鼻梁,小巧的下巴。樱桃小嘴上似涂了点唇膏,透出浅淡的橘红。唇膏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

这个漂亮女孩,直径走到肖潞身旁的座位坐下。

这个女孩眉目间带着几分清冷。她打扮的并不张扬,可她身上那种淡淡的脱俗的气质,却让人完全没法忽视她。

正当肖潞细细打量这个女孩时,女孩突然间转过头来,当她的目光对上肖潞的目光时,她咧开嘴,对着肖潞甜甜一笑。

她的琥珀眼眸清澈见底,明亮有神。她笑起来的时候,竟有两个小酒窝,很是可爱。

那一瞬间,肖潞感到仿佛有一股电流直击大脑。尽管她也是个女孩,可还是有那么一瞬被眼前这个漂亮女孩的美貌看愣了神。

肖潞以前也见过不少的漂亮女孩,可这么漂亮且气质出众的女孩,她也是第一次见。

这种感觉,使她不由自主地在这个女孩面前感到有些拘束。

“你,你好啊!”想到不能在新同桌面前丢脸,她赶忙正了正色,也对女孩笑了笑,对她问好道。

女孩回复她的,是一个更加灿烂的微笑。这个笑容,如三月暖阳,照进了肖潞心里,使她感到很是温暖。她也大大方方道:“你好。”

“你好!我叫肖潞。”肖潞这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要做个自我介绍。赶忙道。

“肖潞吗?很美的一个名字呢。”女孩笑了笑,伸出手,道,“你好,我叫苏凝,很高兴认识你哦!”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肖潞笑着,也伸出手去轻轻握了握苏凝的手。

苏凝的手,很小。纤细,雪白,且柔软。握上去很舒服。肖潞发现,她的手指竟做了美甲。精致的美甲让肖潞很是羡慕。

俩人的手,握了一小会儿,就松开了。

肖潞还是显得有点局促。她快速地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便赶紧坐下了。

苏凝望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女孩,笑而不语。她真心觉得,自己的这个新同桌,挺有趣的。

不过,觉得她有趣,并不代表她就会和她成为朋友。她的身份,使她一向都挺有优越感。也因为这个身份,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太多的朋友。从小,她的父母便告诫她,她是大小姐,在外要注意形象。所以她从不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玩。她也不会交太多的朋友。因为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别人接近她,讨好她,都只是看中她的美貌和身份而已,并没有几个人是真心的。不是真心的朋友她不交。宁可朋友少一点,她也要和真正喜欢自己的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玩。

她的这位同桌,虽然自己对她也颇有好感。可若是她不是真心喜欢自己,她也断然不会与其交好。

而另一边的肖潞,全然不知她同桌的心理活动。安安静静地在自己位置上坐了一会儿后,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苏凝聊天。   

等到同学们都差不多到齐了,教室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紧张而又期待的,等待着他们的新班主任。

 ——————

本文主笔:笙南风

修文:淡墨初夏

弦瞻酒

泡沫之夏(1)上

放心观看虽有虐结局好的|ω・)و ̑̑༉好吧……我在欺诈客官们,但是还是希望看到结局,谢谢!

——————友善的分界线

——A市

沈旭,一个大学生,说实在的……毕竟大一,开学典礼还是有的……不过,沈旭并不喜欢,觉得麻烦。所以开学典礼那天他睡过头了……等他醒来早以是中午了……

“中午了?该去寝室看看新室友有没有来吧……”

沈旭刚准备收拾收拾行李,去趟学校宿舍,这时不和谐的声音响了。

“她来电话了……”

沈旭虽不喜欢继母,但电话还是得接的。

“喂?妈你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还不是那个意思,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

放心观看虽有虐结局好的|ω・)و ̑̑༉好吧……我在欺诈客官们,但是还是希望看到结局,谢谢!

——————友善的分界线

——A市

沈旭,一个大学生,说实在的……毕竟大一,开学典礼还是有的……不过,沈旭并不喜欢,觉得麻烦。所以开学典礼那天他睡过头了……等他醒来早以是中午了……

“中午了?该去寝室看看新室友有没有来吧……”

沈旭刚准备收拾收拾行李,去趟学校宿舍,这时不和谐的声音响了。

“她来电话了……”

沈旭虽不喜欢继母,但电话还是得接的。

“喂?妈你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还不是那个意思,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妈就是给整了个相亲,是二姨家的大小姐……”

“妈,不用了我都说多少次了,不用您给我相亲……”

“我这不是为你好吗!”

沈旭皱着眉头,火气蹭蹭的长,一气之下给挂了。

至于这个女人是沈旭的继母,沈旭并不喜欢她……更知道她为什么老为难自己,全都是为了她的好儿子——沈言。

这次也是假意为了自己好,实则找一个女友管着自己。

沈旭收拾好行李箱,就拿着下楼了,

叫了一辆车,前往A大。

他现在所居住的是一所公寓,他实在不愿意和那对母子住在一起。现在总算不用住在冷空空的公寓里,可以和未来的宿友住在一起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沈旭不知道这个夏天发生的一切,将是他一生的遗憾。

来到学校,学费一交,报个名,简单处理一下,便是完事,把行李拎进302宿舍,发现已经有两个室友到了。

经过他们自我介绍,一个叫李耀万,另一个叫刘伟,第一次见面意气相投,便打成一团,互相认了哥们。

过了一会,沈旭电话响了,接了电话,发现公司文件没有整完,去了趟公司。

直到晚上,沈旭累的精疲力竭走在大街上,朝超市走去。

叮当,超市的门铃响了,一个温柔的女孩走了出来,大概是在这里兼职。

“买点什么呢?”

转角看到一些零食,家用东西之类。

“这是什么?看样子很好吃的样子……”

沈旭有些饿,便想买这个蛋糕,在休息区吃掉。

他刚想拿这个巧克力蛋糕,发现被另一个人拿走了,更可恶的是这类巧克力蛋糕只剩一个了。

沈旭生气又有些无奈,谁让自己的手慢呢,拿了另一个蛋糕,准备交钱,发现自己钱包没带!这一瞬间他有种想整死自己的冲动,他这一天也太倒霉了。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钱?”

“……我……”

总不能说我没带钱包吧……

——————友善的分界线

@冰霜梦(看置顶) 泡沫之夏(1)下,在这个靓姐这……另外,ヾ(≧O≦)〃端午节快乐ヽ(•̀ω•́ )ゝ同志们好!

冰霜梦(看置顶)

《泡沫之夏》1(下半部分)

我和这位合作写的,她写的她发,我写的我发。@弦瞻酒 


“你好,我来付账,我们是一起的。”


那个男孩似乎发现了沈旭的窘迫,主动要求付账。


“好的,一共XX元,现金还是微信?”


收银的那个女孩儿问。


“微信吧,我没带现金。”


女孩儿把二维码牌子从手旁推了过去。


“哈???”


沈旭不可思议的看着正在输入支付密码的男孩儿。


不是,还真有这样的活雷锋啊?这样的情况一般都是在电视里看到的啊?不怕他直接抱着蛋糕跑了啊?虽然他并不会这么做……


“好了,欢迎下次光临。”


在一声微信到账的机械音过后,收银的女孩儿把两个蛋糕递了过去。...

我和这位合作写的,她写的她发,我写的我发。@弦瞻酒 



“你好,我来付账,我们是一起的。”


那个男孩似乎发现了沈旭的窘迫,主动要求付账。


“好的,一共XX元,现金还是微信?”


收银的那个女孩儿问。


“微信吧,我没带现金。”


女孩儿把二维码牌子从手旁推了过去。


“哈???”


沈旭不可思议的看着正在输入支付密码的男孩儿。


不是,还真有这样的活雷锋啊?这样的情况一般都是在电视里看到的啊?不怕他直接抱着蛋糕跑了啊?虽然他并不会这么做……


“好了,欢迎下次光临。”


在一声微信到账的机械音过后,收银的女孩儿把两个蛋糕递了过去。


“走了啊?你还在那站着干什么呢?后面还有人等呢。”


那男孩儿拎着蛋糕走了几步,看着还在发愣的沈旭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


“啊……来了来了!”


沈旭把脑子里一层一层的吐槽拍走,拎起蛋糕就跟着跑到男孩儿那,等一起并肩走了才放慢脚步。


“那个……谢谢你帮我付钱啊,有什么联系方式吗?到时候我把钱还你。”


沈旭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揉着拎着的塑料袋,他不好意思这也不怪他啊,被人帮忙付钱,而且还是陌生人这也是第一次啊!


“哦对哦,有微信吗?或者电话?”


那个男孩掏出手机晃了晃。


“啊,有微信。”


沈旭把手机掏出来,指纹解锁点进微信后,问了对方的微信号,加了好友之后爽快的把钱给他转了过去。


“……等会儿,你微信有钱刚才怎么不付钱啊?”


那男孩儿有些奇怪的看着沈旭。


“……这个……”


沈旭瞬间就哽住了,这要他怎么说啊?难道要说,啊我忘了我有微信支付了哈哈哈哈,还是我忘了我带着手机了啊?


这tm哪个都超丢脸吧!?他沈旭不要面子啊!?


“我……我忘了……”


但也没什么别的理由,不说怕不是要被当成傻子……


“啊?哈哈哈!居然还有比我记性差的人啊?咳……不好意思啊。”


那男孩笑了几声,随后也想起了和不熟的人这样说话不太好,也就轻咳了一声没再继续话题。


“没事没事,你记性差?”


沈旭回了一声,接着他的话题说


“我自己觉得超差的,每次到冰箱前面都忘了自己要拿什么,偶尔要写什么东西有时候提笔就忘,我自己都挺头疼的。”


男孩儿看沈旭不反感,也继续往下说了。


“啊,我有时候也这样,我还以为就我这个样子呢!”


不知道为什么沈旭忽然有种找到同类的感觉。


“是吗?那咱俩还挺像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看你样子也是A大的吧?”


“我叫沈旭,你呢?你也是A大的?”



“我叫南阳,是啊我也是A大的,今天那个什么开学典礼真是把我折腾的够呛,今天本来就挺热还要在那坐那么长时间,都要熟了!”


听着南阳抱怨的同时,沈旭也在小心的打量着南阳。


个子和他差不多高,头发不长也不短,只是很普通的发型,穿着白蓝相间的T恤和蓝色牛仔裤,还有一双黑色的帆布鞋。


这身装扮不仅显白还显瘦,让南阳看起来弱不禁风的。


“我直接睡过头了,没去哈哈。”


“那你可真幸运,我都后悔死了。”


南阳看着自己几乎黑了一个度的皮肤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本来也没打算去,太麻烦了。”


沈旭对自己没去开学典礼儿感到庆幸。


“我还有事先走了,拜拜。”


南阳道了声拜就跑走了。


“拜,有事儿微信说。”


“知道!”


沈旭看南阳跑走了,就慢悠悠的溜达。


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他不是打算到休息区把这个蛋糕吃了吗?


可恶啊居然聊的太投入给忘了!!

梧不知

番外《我叫余间》

   我叫余间,多余的余,人间的间。


  我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眼前浮现出了我的一生,虽然只有短短十七年。


   这天大概是最绝望的时刻了,年仅六岁的我打碎了花瓶,随后他们开始争吵,我看见爸爸薅着妈妈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墙上撞,妈妈挣扎着用腿使劲踢着爸爸,我缩在角落里,这都怪我,是我不打碎花瓶,如果我没有打碎花瓶他们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了?

明明,明明过去都很好……爸爸爱着妈妈,妈妈也爱着爸爸,爸爸妈妈爱我。小小的我试图去拉爸妈的手,希望他们可以像以前一样,但是我被甩开了,手...


   我叫余间,多余的余,人间的间。

 

  我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眼前浮现出了我的一生,虽然只有短短十七年。


   这天大概是最绝望的时刻了,年仅六岁的我打碎了花瓶,随后他们开始争吵,我看见爸爸薅着妈妈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墙上撞,妈妈挣扎着用腿使劲踢着爸爸,我缩在角落里,这都怪我,是我不打碎花瓶,如果我没有打碎花瓶他们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了?

明明,明明过去都很好……爸爸爱着妈妈,妈妈也爱着爸爸,爸爸妈妈爱我。小小的我试图去拉爸妈的手,希望他们可以像以前一样,但是我被甩开了,手上沾满了玻璃渣,点一样的血迹像针尖戳在心上,密密麻麻。


   眼泪和鼻涕充斥着我的面庞,可没有人在意我,妈妈离开了这个家,爸爸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烟,转过头冷漠的看着我,说:“去找你妈妈,我可养不动你。”


   妈妈?我再也没有看到过妈妈,她的模样我也记不清了,是奶奶抚养我长大。大家嘲笑我是父母不要的孩子,我是多余的,就是因为我才害得父母分离,但其实我很想像普通孩子一样正常地活着。只有那些人,他们不会嘲笑我,他们接纳我,我逃课只是想逃离满是讥讽的世界,做那些看起来哗众取宠的事也不过是我刻意的伪装。在其他人眼里的我就是一个傻子,不可救药的人,这些我都知道,我一直知道,但我不可能丢掉我的壳。真的没有想到我的生命只有十七年,还有许多事情没有来得及做,我也想谈一次真心的恋爱,交一个诚心的朋友,还没有向奶奶道别....


   爸爸妈妈他们还记得我吗?我感到一阵眩晕,无法呼吸带来的无力感袭上心头,仿佛躺在松软的棉花糖上,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一样。我猜到凶手是谁了,但现在实在太舒服了。好暖和啊,不想动了,大概是感激的,是你结束了我荒唐的一生,但是沾满鲜血的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伪善的面目总会被揭穿的,我会在地狱等着你。


   我叫余间,我从未来过人间。

酒肆茶坊.

潞凝思秋

(第一章)

八月末,天气也还是很热,并没有一丝即将入秋的感觉。窗外阳光明媚,给大地铺上一层金黄色的被单。窗外的树叶却已有了发黄的前兆,仿佛在以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向即将过去的夏天告别。阳光轻抚树叶,穿过树叶缝隙,在地面打下斑驳树影。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轻撒在书桌上,一位剪着齐耳短发的少女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坐在桌前,这张淡蓝色的录取通知书赫然印着——立阳中学。

立阳中学,是省一级重点学校,能上这所学校的无非是两种人。第一种,非富即贵。第二种,成绩斐然。无数学子挤破头都想进这所学校,原因无它,只因这里的师资力量雄厚。

阳光轻柔地撒在她乌黑的短发上,给她柔顺的头发渡上一层浅淡的光晕。少女看着这...

(第一章)

八月末,天气也还是很热,并没有一丝即将入秋的感觉。窗外阳光明媚,给大地铺上一层金黄色的被单。窗外的树叶却已有了发黄的前兆,仿佛在以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向即将过去的夏天告别。阳光轻抚树叶,穿过树叶缝隙,在地面打下斑驳树影。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轻撒在书桌上,一位剪着齐耳短发的少女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坐在桌前,这张淡蓝色的录取通知书赫然印着——立阳中学。

立阳中学,是省一级重点学校,能上这所学校的无非是两种人。第一种,非富即贵。第二种,成绩斐然。无数学子挤破头都想进这所学校,原因无它,只因这里的师资力量雄厚。

阳光轻柔地撒在她乌黑的短发上,给她柔顺的头发渡上一层浅淡的光晕。少女看着这份录取通知书沉思,黑曜石般的黑眸灵动有神,眼里倒映着那份浅蓝色录取通知书。以她的成绩,勉勉强强能进这所学校,和她同一分数线的还有好几个,是她妈妈四处凑钱才让她得以进去。可是,她并不是特别愿意。她妈妈的目的她不是不知道,她不屑而已。不过进去了倒也没什么坏处。

“小潞啊,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能进这所学校费了多大的力气啊!我四处给你找关系,忙这忙那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你以后过的好一点吗。我跟你说,这立阳中学啊,可是省一级重点,里面有多少权贵啊,你和他们好好相处,这对你以后啊可是有很大帮助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从门口进来,岁月在她的脸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她看上去还是跟年轻的时候一般美貌,令人艳羡。只不过,这副嘴脸,肖璐不喜欢。

这是她的妈妈,她妈妈整天望女成凤,一切的开头都是以“为你好”来说事。

殊不知,肖潞真的,很讨厌这种说话的方式。毕竟,真的,很多时候这种“为你好”,只是妈妈觉得而已,肖潞本人并不这么觉得,也并不喜欢。

“哦”肖潞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句,并不想多理会这个女人,王茗倩顿时就火了,声调飙升:“哎我说你怎么回事啊?有你这么对待长辈的吗?怎么说我也是你妈,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此情此景,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只是今天,王茗倩的火气似乎比较大。

肖潞此时也只是咬着嘴唇并不说话,清秀的小脸满是倔强。“罢了,明天开学,你自己赶紧收拾行李。”王茗倩摆了摆手就离开了。她的女儿一直都不喜欢搭理她,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心里也很希望女儿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可是女儿一直都是这幅不冷不热的态度,对她也是爱理不理。身为母亲,她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和正处于叛逆期的女儿相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打不得,骂也不能骂太多。女儿也总是单方面拒绝与她的沟通。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在提醒着她,女儿已经长大了,她不再是那个小小的,软糯的,事事都会依赖她的小孩子了,她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步伐,少女闪烁着灵光的眼睛里,有了越来越多自己看不懂的内容,她也有了自己的小世界。母女之间的话越来越少,她越来越不懂得怎么和自己的女儿沟通了。

没有办法,肖潞是一个私生女,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成长中,那份父亲缺失的遗憾,她没有办法,也无力帮她填满。

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对自己的女儿好。

肖潞看王茗倩离开后,咬着的嘴唇还是没有松开。想到明天开学,她心里其实还是很期待的。可是想到那个人,她又不爽了。她有着自己的把柄,只希望她不要将那件事说出来。

——————

本文主笔:笙南风

修文:淡墨初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