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合奏

1659浏览    366参与
祤羊

[ES / leo司] Stolen (上)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怪盜レオ x 小少爺司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寶石、花語


嗚嗚嗚對不起我爆字數了讓我分個上中下集TAT......


✧─────────✧─────────✧


端莊的儀態,談話字正腔圓,臉上掛著一貫的笑容。...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怪盜レオ x 小少爺司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寶石、花語

 

嗚嗚嗚對不起我爆字數了讓我分個上中下集TAT......

 

✧─────────✧─────────✧

 

端莊的儀態,談話字正腔圓,臉上掛著一貫的笑容。

「唉呀,一不注意司都已經十八歲了呢,生日快樂啊。」

「謝謝伯父伯母,請讓我帶您入坐。」

朱櫻司嘴角沒有垂下過,眉角上揚的弧度也始終如一。

人們稱他是朱櫻家的寶藏,一定是朱櫻家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才有了如此優秀的一位兒子。

「不不不,您過獎了。」

他輕輕的笑了幾聲,禮貌且不失優雅。

 

在這朱櫻家裡,有陪伴他長達十八年的家人親戚朋友,照顧著他成長的僕人執事,教導他各方知識的老師教授。

 

 

 

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關心過他內心真正的感受。

 

 

 

/

 

朱櫻司倒向床上,開始捏著自己今天已經板了一整天的臉頰。

今天也辛苦你們了啊,朱櫻司默默地想著。

從小開始每當宴會,或是家裡有重要的會面時,禮儀老師就會細心的指導自己談話上的禮儀,社交舞甚麼的更是必須樣樣精通。

 

現在十八歲的朱櫻司,就算再怎麼樣疲勞都可以完美的隱藏住,完全讓人感受不出來他已經三天沒睡好了。

 

只要越接近他必須 "笑臉迎人" 的日子,壓力就會逐漸地累積,最後會變成龐大的怪獸,啃蝕著他的精神。

朱櫻司打開陽台後踏了出去,滿月高掛於黑夜中,平等著照耀著平廣的大地,徐徐的微風吹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朝外大吼。

 

「哈!!!!!!!!!!!!」

「哇哈哈哈是inspiration啊哈哈哈!」

 

在朱櫻司盡全力的把累績的壓力發洩掉時,有個爽朗的笑聲與他的吶喊重疊,奪走他的注意力。

 

綠眼的男子拿著筆跟紙張坐在屋頂上,月光灑落在對方那閃亮的橘髮上,映出了他天真無邪的面容。

 

「是誰!」朱櫻司心中的警鈴大響。

對方是誰?為何會出現在屋頂上?怎麼上去的又有何目的?

「啊啊啊你可不可以閉嘴啊!都是因為你宇宙人傳給我的電波又斷掉了!你說你要怎麼補償我!」

那人彷彿小孩子耍賴般踢著雙腿,語氣中帶點憤怒與任性。

「說出你的真實身分!不然我要叫guard來了!」

朱櫻司戒備著坐在屋頂上的人,他仰著頭威脅著眼前的不明人士,只見那人沒做甚麼反應,一臉輕鬆的又躺回去屋頂上。

「我嗎?我只不過是一個貪得無厭,被世界所遺棄的的音樂家而已。」

「音樂家?今天的確是請了幾位國外的音樂家演奏......那麼您在那邊做甚麼呢?」

 

很明顯的,朱櫻司沒有聽出對方話中的重點。

 

「我在找靈感啊!因為這個世界還是需要我的!還有我所不知道的未知在等著我去發現!宇宙人還留著數之不盡的寶藏等著我去尋找!」

 

對方說完後迅速的翻了下身,瞬間從屋頂一躍而下,清脆的皮鞋的 "喀踏" 的落地一聲,兩人的距離從一個屋頂一下子縮短到不到十公分。

朱櫻司沒能反應過來差點就要往後跌落,眼前的男子似乎是能預見一般,直接攬過了他的腰,順勢的接住了他不穩的身軀。

 

「那你呢,你又在這做甚麼?」

 

像是被獅子鎖定的獵物一般,朱櫻司完全動不了,被逼迫只能凝視那碧綠的雙眼。

「我......」

他大可說自己只是回房休息,但此時卻被對方的氣勢以及凌厲的眼神逼到說不出話來,無數的念頭在腦中亂竄著,使他無法正常組織語言。

「我在......逃。」

「逃?你要逃去哪?」

朱櫻司愣了下後望著對方身後的滿月,不自覺地伸出了手。

「有 "光" 的世界。」

「意思是說你覺得自己在黑暗的世界嗎?」

「......我不知道。」

像是被質問的嫌疑犯一般,朱櫻司人生第一次對他人吐露心聲,還是個完全不知道名字的人。

「哈哈哈你真是有趣啊!」

對方大笑幾聲後扶起他,然後彈下手指後轉了手腕,像是魔術一般,手上出現一朵綠色的玫瑰花。

「那就當作這是帶你逃出這黑暗世界中的鑰匙,去耐心的找到鎖後,你再決定要不要把鎖打開吧!」

無視還在恍神狀態的朱櫻司,橘髮的男子將玫瑰放進對方左胸的口袋後走回了陽台。

「感到榮幸吧少年!我將奪走你最重要的事物!成為我巨大寶藏箱裡的第一號寶物!」

「等......!」

見對方往身後倒下,朱櫻司趕緊爬起身想拉住對方卻來不及,衝往陽台時已經不見對方的身影。

他馬上通報了警衛,動輒了不下十人在森林中尋找,但卻別說是人了,連隻動物都找不到。

 

難不成剛剛的事情是自己的幻覺嗎?

朱櫻司才剛這麼想,就馬上憶起了對方放在他口袋的小玫瑰。

玫瑰還在,倒是還多了一條細長的藍絲帶,上面還寫上一個小小的署名。

 

"Lion"

 

/

 

後來他命人將玫瑰放在了一個小花瓶裡面,當然在那之前絲帶已經被他拿掉放在抽屜中收好,他可不想再因為這多餘的小東西造成任何的騷動。

 

"Lion"

撇開這單字本身意涵的話,他聽過這個名字,但已經是非常久以前的事情。

"Lion" 是著名的怪盜團,也就是"Knights" 的其中一員,其他三位成員的代號分別是"Moon"、"Spring" 跟 "Storm"。

最著名的特徵是每個人身上都會有跟自己代號相符的紋身,但是是紋在身上的哪個位置並不清楚。

而最有名的事件還是莫過於 "Knights" 因為某團員的失蹤,已經消失好一段時間的事情。

當時甚至引起了警界的注意,到處都有著各式各樣的謠言,甚至也有 "Knights" 的成員已經全數被捕的傳聞。

 

朱櫻司看著網路上寫的資料皺起眉頭,拿出那條藍絲帶細細地端詳著。

他無法斷定那位贈與他玫瑰的人就是 "Knights" 的成員 "Lion",但對方說的話不自主的印在了自己的腦海中。

 

最重要的事物究竟是甚麼?朱櫻家的企業嗎?

不,朱櫻家並不是那麼簡單就會被擊垮的。

 

難不成是家裡有甚麼秘寶嗎?

不,就算有他也應該知道才對。

 

他想了很久卻還是思考不出解答,只好把藍絲帶又收回去抽屜裡。

 

/

 

「少爺,醫生已經到診療室了。」

從門的方向傳來執事的聲音,朱櫻司回了聲 "來了" 之後起身。

為了可以密切的注意到朱櫻司的身體狀況,家人會為他安排至少一週一次的檢查,像是昨天有宴會的情況就會在隔天就會另行安排一次,以確保被傳染疾病的可能性。

 

「您好......請問您是?」

「我是新來的醫生瀨名泉,之前那位醫生是我的前輩,他這幾個月因為去國外考察的緣故,所以由我來暫時代班。」

灰髮藍眼的男子遞給了自己名片,上面寫著對方的名字跟醫院名稱,年紀的話......居然只比自己大兩歲?!

「您比我想像的年輕。」

「只是初出茅廬的實習生罷了,先坐下吧,我幫您做個簡單的檢查。」

「麻煩了。」

執事撤出房間後,就像是之前做檢查一般,量體溫、抽血、視力檢查、身高體重測量、口腔檢查等等,見對方逐一將結果輸入筆電,朱櫻司的的心情就如同對方敲鍵盤的聲音般的起起伏伏,深怕著檢查跟先前結果有所不同。

「很緊張?」

「欸?」

「雙臂不自然的打直,不規律的呼吸聲,這些都是緊張時身體會不自覺做出的反應。」

對方一板正經地說著,目光盯著自己的雙眼,彷彿正在被人從頭到腳審視一番。

 

這感覺......好像不久前有體會過?

 

「那我們來檢查一些機器看不出來的東西吧。」

對方翹起了二郎腿,把剛輸入資料的筆電推到了一旁。

「請問還要檢查甚麼呢?」

他的身體更加緊繃了,朱櫻司不明白對方話中的意思,只怕現在所謂 "多餘" 的檢查會影響家人,讓家人增添不必要的擔憂。

「不用緊張,只是聊個天而已,聊甚麼都可以,只要你有想說的話都可以趁現在說出來,說不出來用畫的也是可以。」

然後對方就從包包裡拿出了有顏色的簽字筆跟小孩子塗鴉用的蠟筆以及紙張。

「醫生您......包包裡都會放這種東西嗎?」

「......以備不時之需罷了,那麼你有甚麼想要跟我分享的事情嗎,以前的事情也好,最近的事情也可以。」

「這樣子的對談可以檢查出甚麼嗎?」

朱櫻司皺著眉看著對方,但對方並沒有馬上回答他,而是伸出了食指,指向了他的心臟。

「醫生這種職業大部分都是治病,但是有一些醫生的工作,是治 "心" 的。」

「心?」

「像是不知不覺累積了過多的壓力、因為遇到了不順利的事情導致火氣大、或是因為焦慮而產生無法正常呼吸等等的,基本上病根都源自於 "這裡" 。」

 

對方點了他的左胸一下。

 

「不過這種東西就是想說就說,不想說我也不會勉強你,但說出來的話心情總是會輕鬆一點。」

他說完後便開始收拾著放在桌上剛剛所使用的儀器跟工具,收拾的速度很快,轉眼間東西就已經被收拾得差不多,只剩下螢幕還亮著的筆電。

「真的甚麼都可以說嗎?」

「醫生不會欺騙自己的病人,你對我說的內容我也不會說出去,畢竟這不在合約中,我沒有說出去的必要。」

灰髮的男子又坐回到椅子上,一臉寫著 "我就等你說" 的樣子,朱櫻司吞了吞口水,緩緩的道出了自己內心沉積已久的故事。

 

/

 

他不知不覺說了很多,甚至講到有些話題時變得很激動,但對方就像是個聆聽者一樣,僅僅只是在一旁聽著看著自己說,頂多時不時插了一句 "是這樣啊" 或是"嗯哼" 之類的僅短的話語。

「謝謝您,感覺心情放鬆了不少。」

「我也沒想到你會說這麼多,那麼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就先行告辭,檢查結果我這週末會一起帶過來。」

「好的,謝謝您也辛苦您了。」

請執事送醫生離開後他逕自走往廚房的方向,也許是剛剛的診療過程讓他的心情很好,想著這時候要是能在吃點小蛋糕搭配紅茶就更棒了。

朱櫻司偷偷打開糕點室的門,不意外的裡面沒有人,畢竟現在離下午茶還有一些時間。

但他還是聞到從廚房傳來甜膩的味道,吸引著他不斷往深處走。

「咿!!!!!!」

望著整間料理室冒著不正常的紫色煙霧時,他驚呼出聲。

「欸~這不是小少爺嗎?」

黑髮紅眼的人攪拌著鍋裡的不明物體,朱櫻司彷彿還從鍋子裡看到了魚尾,鍋裡的液體十分的濃稠,還不斷的冒著氣泡。

但又不可否認的是,那好聞的甜膩味道也是從鍋裡散發出來的。

「您、您在做甚麼呢?」

「我在做奶泡呢,不過這只是試驗品而已,平常也只有這個時間可以來做而已,不然不知道會被念成甚麼樣子。」

那人邊抱怨嘆氣,手上攪拌那不明液體的動作沒有停過,朱櫻司好像又在那鍋裡看到了其他奇奇怪怪的東西。

 

比如說人參跟章魚腳之類的。

 

「小少爺要嘗試看看嗎?」

“不用了” 三個字都還來不及說出口,對方已經盛了一小碗遞給了自己。

看著碗裡載浮載沉的不明物體,朱櫻司吞了吞口水。

「只是奶泡而已,不用那麼緊張啦~」

那人勾起了危險的笑容,把那碗塞到了自己的手上。

彷彿都感受到自己的手正顫抖著,朱櫻司深吸了一口氣後把小湯匙上的紫色奶泡塞往自己的嘴裡。

「Delicious......」

他忍不住驚呼,濃郁的奶香散布在自己的嘴裡,好像還有些碎果粒,酸酸的味道搭著牛奶的滋味,不禁讓他還想多嚐一口。

「不行~這還只是實驗品,而且讓你再吃的話我會被罵的。」

對方迅速的抽走他手上的碗跟湯匙,讓他多眷戀一下那滋味的時間都不給。

「不然要是小少爺喜歡的話,等下午茶時間我再把有這個奶泡的小蛋糕端去給您如何?」

「那就麻煩你了!」

 

/

 

經過漫長的等待,時間終於來到了下午四點。

朱櫻司坐在花園露臺裡,期待著那人用著自創的奶泡所製成的小蛋糕。

「小少爺很興奮呢~」

聽到耳熟的聲音使他轉了個身,幾個小時前才見到的人正推著推車,上面放著一壺紅茶跟一盤被圓頂餐蓋蓋住的神秘餐點。

「酸甜的蛋糕最適合搭配紅茶了~來請享用~」

餐蓋打開,盤子上放著一個冒著紫色不明煙霧的小蛋糕,明明外觀比剛才的樣貌還要不討喜,朱櫻司的眼裡的閃光卻沒有就此停止,他拿起了刀叉馬上切了一口放入口中。

「Marvelous!」

彷彿奶泡裡的酸味與牛奶味在嘴裡共舞,下半部的杯子蛋糕刻意沒有製作的太甜,搭配起來更是完美。

看似普通的紅茶,入口後卻又多帶了些奶香味讓他嚇了一跳,本要問剛剛那位黑髮紅眼的男子這是哪一款紅茶,朱櫻司轉身後卻不見對方的身影。

「啊啦,小少爺在做甚麼呢?」

金髮紫眼的男子從花叢走出,手上還拿了幾株鬱金香與玫瑰。

「我在找人,想問他這是甚麼紅茶,這麼好喝的紅茶我第一次喝到......」

「如果是說黑髮的人的話,剛剛好像被叫走了喔。」

「是這樣嗎......」

朱櫻司失落的坐回位置上,只好繼續吃著蛋糕來緩和自己的好奇心。

「總會再遇到的,小少爺不用放在心上。」

說完後對方放了一盆小黃花放在桌上。

「這是蒲公英,有著等待重逢的意思喔。」

那人漾起好看的微笑,隨後又走進了花園裡。

「那個!請您等一下!」

朱櫻司起身,所幸那人還沒有走得太遠,聽見自己的聲音後又走了回來。

「怎麼了嗎?」

「我想問您......綠色的玫瑰有什麼樣的意涵嗎?」

自從收到玫瑰後朱櫻司就非常的在意,自己當然也上網查了不少的資料,但畢竟眼前的人就是一副對花朵有所研究的樣子,說不定可以問到些在網路上找不到的訊息。

「綠玫瑰嗎?我想想喔......被人稱作是上帝獨有的花朵,也有青春長駐、愛情長存的意涵呢。」

「是、是這樣呢。」

得到的答案跟網路上說得差不多,不然就是甚麼跨越界限的愛情、永不老去的愛情。

「不過也有另外一種很特別的解讀呢。」

「怎麼說?」

「因為綠玫瑰被稱作稀有獨特的存在,所以收到綠玫瑰的人不就是代表───」

 

昏黃夕陽照射在花園各處,朱櫻司憶起了那時在月光照映下,開朗耀眼的橘髮男子。

 

 

 

 

 

 

「你是我的唯一。」

 

 

 

 

 

 

✧───────── 未完待續 ─────────✧

 

 

 

祤羊

[ES / leo司] 放學後的音樂教室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是朋友之前的點文!

* 小學生月永レオ x 代課音樂老師朱櫻司


#レオ司  #leo司


✧─────────✧─────────✧


這間學校原本的音樂老師身體不好的關係常常請假,也成了朱櫻司來這間國小已經教了不少堂課的原因。


年紀輕輕且行為端正的他很受學生跟其他老師的歡迎,甚至還有些學生以為他根...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是朋友之前的點文!

* 小學生月永レオ x 代課音樂老師朱櫻司

 

#レオ司  #leo司

 

✧─────────✧─────────✧

 

這間學校原本的音樂老師身體不好的關係常常請假,也成了朱櫻司來這間國小已經教了不少堂課的原因。

 

年紀輕輕且行為端正的他很受學生跟其他老師的歡迎,甚至還有些學生以為他根本就是正職教師,聽到他只是代課有可能去別的學校就任正職時,還讓不少可愛的小女生嚎啕大哭。

 

「不要!我喜歡朱櫻老師我不要朱櫻老師走啦!」

這是第幾個小女生了呢,朱櫻司心想。

他只好摸著對方的頭說著 “說不定我有可能就在這間學校就職啊” 的話安撫對方,但是這機會其實十分的渺茫。

 

就像是隨風飄逸的花瓣一般,朱櫻司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走向哪個地方。

 

他大可接下家業,成為一位厲害的企業家,但是自從大學懵懵懂懂的填下 “教育系” 的當下,他就無法回頭了。

當國小時期的孩子開開心心的跟他述說著未來的夢想時,每個人的眼裡都閃閃發亮的,說著想成為漂亮的模特兒,想當在電視上耍著手裡劍的忍者。

他在代課的過程裡,聽過無數個孩子美好的夢想,他們小小的腦袋裡正充滿著對自己未來的想像,並且確信這那個夢想會實現,會成功。

 

但是有一位孩子的夢想,是朱櫻司認為一定會實現。

 

也許說不實現也難。

 

「スオ~」

小小的嘴念著自己的姓氏,這孩子也是全校唯一一位,稱呼自己時不加敬稱的學生。

亮橘髮的孩子在自己最後一節的音樂課上完時總會來到音樂教室,拿著剛完成的 “大作” 給自己看。

「都說了多少次了レオくん,叫我的時候後面要加 “老師” 兩個字。」

只見應該是沒有把自己的勸告聽進耳裡,對方漾著大大的微笑,高舉著寫滿音符的紙張。

「快點快點我想聽!」

朱櫻司笑著接過對方手上的A4紙,打開琴蓋。

「那就開始囉。」

 

/

 

說起來這也是個十分微妙的緣分,一開始是因為這孩子老是在自己的課上 "塗鴉" ,大家都起立準備唱歌了,就只有月永レオ一個人還坐在座位上,完全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

 

他一氣之下,在對方專心之餘瞬間抽走了紙張,逼著對方好好的看著自己。

 

「喂你是誰啊!居然敢阻斷我跟宇宙人之間的電波!還給我還給我!那是宇宙人說要給我的寶物!」

 

對方甩著手臂想奪回他口中的 "寶物",但朱櫻司也不是省油的燈,他高舉著手臂,藉著身高的優勢不給眼前的小孩任何一點機會。

 

「這是處罰,沒收。」

聽到 "沒收" 兩個字,如同一般小孩聽到的反應一樣,月永レオ開始哇哇大叫,不斷的罵著他 "小偷"或是 "大壞蛋" 之類的話語,雖然都不是甚麼好聽的話但對於他好歹也有不少代課經驗下,這根本就不算甚麼。

 

「你乖乖上完這堂課,我就把這東西還給你們班導師淺沼,讓他還給你。」

「啊不行不行!那傢伙已經沒收我好多寶物了不行給那個大壞蛋!絕對不行!」

然後又是一陣亂吼亂叫,刺耳的響徹在整間教室。

「行行行,明天放學,放學你來找我就還給你。」

「真的嗎!」

「對對對所以你小聲點乖乖上課,好嗎?」

「嗯!」

看著眼前的小孩露出得意的笑容,朱櫻司內心苦笑了幾分。

 

 

 

這麼容易就被妥協,看來自己離正職教師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

 

原本只是想搬去郊區過著剩餘的代課生活,朱櫻司隨興地找了間房子,卻不偏不倚的就住在月永レオ的隔壁,這點那天他下班回家正想倒個垃圾時,剛好遇上了帶月永レオ出門的月永太太。

「小偷!是小偷!」

月永レオ指著自己大聲的說著,惹來旁人的詫異目光。

「我才不是小偷,只是沒收壞小孩上課塗鴉的老師而已。」

「我才不是壞小孩!我是天才作曲家月永レオ!是可以跟宇宙人對談的月永レオ!」

 

見到老師的家長不意外的總是會跟對方聊上幾句,不外乎就是那幾句話,"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或是 "請老師多多照顧" 等等的,朱櫻司保持著他一貫的微笑,直接無視月永レオ無理取鬧的舉動,一句一句的用心答覆眼前的女性。

「喂大壞蛋!說好明天要還我的不可以毀約喔!」

「我還是知道約定的,請不要把我當作跟你們一樣任性的小孩看。」

小孩不滿的對自己吐了個舌頭,然後哼的一聲撇頭。

 

 

 

好啊這小鬼,就讓我看看你紙上到底都畫了些甚麼東西。

 

 

 

/

 

隔天再仔細看著那張被畫滿黑色線條的紙張時,朱櫻司愣住了。

這根本不是甚麼塗鴉,雖然畫的直線一點都不直,高音譜記號也畫的歪七扭八,但這是他從沒看過的,完全原創的樂譜。

 

朱櫻司打開琴蓋,在那不知道放過多少耳熟能詳的樂譜的架上,放上了小孩子的塗鴉。

 

他照著上面的音符彈奏了起來。

 

等他意識過來時,才發現他已經彈了很久,也不知道到底彈了幾次。

也完全沒注意到亮橘色頭髮的小孩,早就不知道站在旁邊的角落有多久,也不出聲也不說話,就只是在一旁聽自己彈奏著。

 

「來的話就出個聲啊,很嚇人的。」

朱櫻司只是彈累了稍微轉了個身,就被角落默默看著自己的小孩給嚇到,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只見月永レオ眼睛閃閃發亮著朝自己奔來。

「你是外星人嗎!」

「欸?」

「你為甚麼可以彈出宇宙人跟我說的訊息!還是說你是宇宙人派來實現我願望的人嗎?」

朱櫻司抓了抓頭,應該說真不愧是小孩子嗎,他完全跟不上對方說話的模式,後來也選擇放棄溝通,把月永レオ的 "寶藏" 還給對方。

「如果需要我幫忙的話,再跟我說。」

 

他突然想跟這小孩一起編織,一起完成這首 "未完成品"。

 

「我會彈給你聽的。」

 

像是契約,比口頭約定更為慎重,放學後的音樂教室,成了兩人編織夢想的地方。

 

 

/

 

「再一次,剛剛那個地方再彈一次。」

看見對方皺著眉垂下頭,朱櫻司想了一下後逕自將剛剛彈奏的那一句升高了半個音。

月永レオ聽到後馬上抬起頭,眼睛依舊閃亮著,然後又繼續地在紙上揮霍著自己源源不絕的靈感。

「這裡升高半個key會比較好聽呢。」

朱櫻司在對方的紙上比了個圈,月永レオ點了點頭後在那句的高音譜記號後方多畫一個升記號,然後高高的舉起了手上的紙張。

「哈哈哈完成了!又是一首響徹全宇宙的名曲!」

月永レオ開心的揮著他們共同完成的第7首歌曲,然後一如往常的撲向朱櫻司的懷裡。

「最後一首了呢。」

 

朱櫻司有些無奈地笑著,如同他所說的,第7首樂曲完成的這一天,也是他在這學校的最後一天。

「スオ之後要去哪裡啊?」

「去離這裡很遠很遠的地方。」

 

朱櫻司摸著對方的頭,想起了他們一開始互道姓名的那天。

 

「我叫做朱櫻司!再怎麼樣知道老師的名字是很正常的吧!」

「スオ已經是我的戰友了!不需要那麼拘謹!スオ也可以只叫我的名字!這樣我們就是比戰友更厲害的......朋友!對!我們是朋友!不僅僅在戰場上,在甚麼時候都可以是朋友!」

第一首完成花上了兩周,就算他們已經相處了兩周,朱櫻司還是完全跟不上對方說話的模式,只是笑笑的回了句"好好好你開心就好" 。

 

而這所謂的稱呼,也僅止於今天了。

 

「以後スオ就用 "我們" 的曲子找我吧!」

聽到 "我們" 兩個字時,朱櫻司愣了幾秒。

「我以後會變成很厲害超厲害的音樂家!厲害到不管讓スオ到哪個地方都可以聽到我的曲子,我們的曲子會讓大家知道,這些曲子不是我一個人完成,還有スオ!一個叫做朱櫻司的人!」

 

月永レオ大笑著,鉅細靡遺的說著對未來的美好想像,朱櫻司的眼眶中的淚水不知道甚麼時候流了出來,在他的腦海裡彷彿也映出了月永レオ之後長大,場景也許是某個厲害的大型音樂廳,彈奏著他們現在譜出的樂曲。

 

「所以到時候,再一次,再一起作曲吧!」

月永レオ漾著大大的微笑,高舉著他們一起完成的 “大作”。

 

朱櫻司嗯了一聲,輕輕的點了下頭。

 

 

✧───────── END ─────────✧

 

對我又在亂寫了嗚嗚嗚(

 

妹 : 哪有小孩子年紀輕輕就這麼會說話

我 : 你不知道小孩子的無心之言其實很可怕嗎

 

哇不知不覺又寫了一大堆,還記得朋友給的點文關鍵字只有 "再一次" 3個字而已XD

我卻不知不覺產了要3000字(趴

 

之前寫了小小的朱櫻司,這次寫小小的月永レオ!大家還喜歡嗎?

 

啊對了之前有問過大家都是用甚麼軟件聊天,所以我辦了QQ!

但是我還不太會用 (好友數0) ......

有人可以願意我的實驗品(好友)嗎? (躲牆

 


shark king

真是服了今年的摆台了 根本拉不开

真是服了今年的摆台了 根本拉不开

祤羊

[ES / leo司] 二人のメロディー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兩人皆在校期間 / 曖昧中......吧?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才能,興趣


✧─────────✧─────────✧


月永レオ有個特別的才能,朱櫻司有個特別的興趣。

幾乎每一個人都知道,至於...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兩人皆在校期間 / 曖昧中......吧?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才能,興趣

 

✧─────────✧─────────✧

 

月永レオ有個特別的才能,朱櫻司有個特別的興趣。

幾乎每一個人都知道,至於沒有意識到的人......大概只有這故事的兩位主角了吧。

 

/

 

「完成了!又是一首可以震驚世界的名曲!」

月永レオ高聲歡呼著,一如既往的稱讚著自己剛完成的曲子,揮撒著剛完成的樂譜,散落一地。

「Leader請不要將樂譜亂丟!」

望著撒的滿地的樂譜,朱櫻司嘆了口氣後彎下身一張一張的拾起剛完成的 “大作” ,邊默默的看著樂譜上飛舞的音符。

「Marvelous......」

一不小心將口頭禪脫口而出,紙上音符所譜出的旋律像是海嘯一般襲向朱櫻司的腦袋,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手上那承載著撼動自己心中的細薄紙張,不自覺的哼了起來。

 

「喜歡的話,這首讓スオ填詞吧!」

「這這這這這這真的可以嗎!」

朱櫻司嚇到差點鬆開手中剛撿完的樂譜,望著五線譜上的粒粒音符,心中有著說不上的興奮感。

「嗯就交給スオ吧!スオ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月永レオ大力的拍了一下朱櫻司的背,朱櫻司微微的低下頭,臉頰有些通紅。

「我、我會加油的!」

 

/

 

雖說當時因為喜悅而答應下來,但填詞絕非簡單容易的事情。

朱櫻司上網找了非常多的資料,甚至翻閱起自己從自家書庫扛來的幾本字典。

 

「スオ覺得這旋律這是什麼歌它就是什麼歌!」

原本是想確定歌詞的方向性才特地問的,不意外的得到了沒有多大幫助的答覆。

朱櫻司聽著耳機放出來的,也就是這五線譜上的旋律,他閉起了雙眼。

 

在他聽來這應該是首抒情歌,一首不快不慢的情歌。

 

他睜開雙眼抬頭看著離自己很遠的天花板,像是想握住什麼而伸出了手。

 

不久前遙不可及的存在,自己無法碰觸到的東西,現在不僅每天幾乎都能見到面,對方還指定讓這有可能在未來會被大眾所傳唱的東西,交由自己創作。

 

是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就不斷的聽著那個人所創作的歌曲,又是什麼時候自己著迷於此呢?又是什麼時候開始腦中時不時就會出現對方的身影呢?朱櫻司已經想不起來了。

 

他只知道對方所寫出的曲子都十分撼動人心,只需聽過幾次就足以讓人難以忘懷,在每個人的心裡留下強烈的印象。

 

腦中浮現出那人充滿自信,笑著讓自己把樂譜帶回家中的樣子,堅定不移的語氣給了他動力,讓他提筆寫下了曲子中的第一個字。

 

" Love "

 

/

 

「喔喔喔這就是這旋律在スオ心中的樣子嗎?」

幾天後朱櫻司就完成了歌詞,並上繳給Knights的前輩們看,這是他第一次填詞,聽到月永レオ跟著自己寫的歌詞唱出來時他簡直就羞的想逃出練習室,緊張的樣子全寫在臉上。

 

「スオ自己呢?スオ喜歡嗎?」

月永レオ大力拍了手上的樂譜。

 

「嗯喜歡,非常的喜歡。」

朱櫻司勾起了嘴角,給了對方一個有些羞澀地笑容。

 

「喜歡的話就有自信一點!大聲的說出來!」

「是的!我非常的喜歡!」

像是在回應對方的語氣一般,朱櫻司大聲的回應對方,也跟著有信心了些。

 

「哈哈哈這樣才對嘛!」

月永レオ大笑了起來,勾住了朱櫻司的脖子。

「唱吧スオ!喜歡的話就唱給我聽吧!」

「好的!」

 

 

 

 

 

 

月永レオ有個特別的才能 : 寫出讓朱櫻司喜歡的旋律。

朱櫻司也有個特別的興趣 : 喜歡月永レオ創作的旋律。

 

 

 

 

 

 

旁邊的三人心中OS:

不知道的人絕對會以為這是在告白。

 

 

 

 

 

 

✧───────── END ─────────✧

 

看到題目的當下我腦袋出現了一個畫面,

月永レオ拿著譜給朱櫻司看,朱櫻司很開心的看著對方手上的樂譜。

然後就覺得......這兩個人的才能跟興趣不就相呼應嗎!!!!!!

 

這篇文就這樣生出來了。

(雖然我覺得自己又在亂寫沒有寫好qqqqqq)

 


理文(阿咖
啊啊忘記發了 花語記得是勇敢

啊啊忘記發了

花語記得是勇敢

啊啊忘記發了

花語記得是勇敢

祤羊

[ES / leo司] 吉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月永レオ已畢業並加入事務所  / レオ&司兩人交往中

* 有點像前篇文章的後續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新年願景、跨年


✧─────────✧─────────✧


「Happy...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月永レオ已畢業並加入事務所  / レオ&司兩人交往中

* 有點像前篇文章的後續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新年願景、跨年

 

✧─────────✧─────────✧

 

「Happy New Year!」

2020年的第一天,他們成為了彼此的第一個祝賀對象。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啦!スオ!」

「是的,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他們也不約而同的傾身給眼前的人一個輕吻後擁抱對方。

「這樣今年スオ的第一個吻跟第一個擁抱都是我的了!」

月永レオ開心的大笑起來,朱櫻司則是臉有些微的紅潤。

「也、也不會給其他人的!」

 

/

 

日本人在過新年時要去神社參拜,新的一年的第一次參拜又被稱作 "初詣" ,而在初詣所抽的籤更是代表了這一年的運勢。

 

Knights的成員難得齊聚,新年的第一天大家就順便約了去參拜神社。

 

先往賽錢箱投下五元後搖鈴,二禮二拍手一禮。

月永レオ與朱櫻司站在賽錢箱前,閉著雙眼虔誠的向神明許願。

「スオ剛剛許了甚麼願望呀?」

「不能說的,說了就不會實現了。」

「我許了超級多喔!也許了希望Knights可以越來越厲害!讓全世界的人都認識我們Knights!」

「您有理解我剛剛說的......算了。」

 

反正是一定會實現的願望,好像也不用多說甚麼,朱櫻司心想。

 

/

 

去到神社人們通常會抽籤,新年更是如此,因此他們卡在人龍中好幾分鐘才終於甩到籤。

甩到籤後根據上面對應的數字,打開旁邊的抽屜從裡面拿出籤紙。

看著籤紙上面寫了個大大的 "吉",朱櫻司鬆了一口氣,反倒是剛剛還開心去拿籤紙的月永レオ一臉的鐵青。

朱櫻司一個傾身,看到了對方的紙上寫著大大的 "大凶" 二字。

「這一定是搞錯了甚麼!我可是被上帝眷顧的天才月永レオ!我要再去抽一次!」

趁月永レオ還想擠進去人龍排隊前,朱櫻司趕緊拉住了對方。

只是朱櫻司沒多說甚麼,就這樣拉著月永レオ走往別處,完全無視他身後在喊著「スオ等等啊你要帶我去哪裡!」的聲音。

 

朱櫻司帶月永レオ去的地方是掛著許多繩子的地方,繩子上面綁了不少籤紙,仔細一看的話會看到大多數的籤都有 "凶" 的字樣。

「請您把籤紙綁在繩子上吧。」

「欸?」

「據說把抽到的凶籤綁在這裡的話,代表把壞運留在這裡,之後就會是好運了。」

月永レオ「喔」了一聲,似懂非懂的把自己剛剛抽到的 "大凶" 綁在繩子上後想起了某件事。

「對了スオ抽到甚麼!只有スオ知道我的也太不公平了!」

「是吉喔。」

隨後朱櫻司攤開了自己的籤紙,如同本人所說的,上面寫了個大大的 "吉" 字。

看到 "吉" 字的月永レオ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

「您指的是......?」

「我剛剛跟神明大人說,請祂保佑朱櫻司可以度過平安快樂的一年,看來是實現了呢。」

月永レオ開心的笑著,不料被朱櫻司捏住了兩側的臉頰。

「欸痛痛痛!スオ幹嘛!」

「您不應該說 "我",應該說 "我們" 吧!只有我一個人快樂但您不快樂的話,您覺得我會因此而高興嗎?」

朱櫻司生氣的放開了捏著臉頰的手,賭氣的背過身不看身後正搓著臉頰的月永レオ。

「啊啦這是吵架了嗎?吵架可不是甚麼好事喔。」

其他三人從另一側走來,馬上就看見了自家前隊長與現任隊長的......拌嘴現場(?)

「鳴上前輩!凜月前輩!瀨名前輩!你們抽完籤了嗎?」

「嗯~都抽完了喔。」

「結果呢?各位前輩都抽到了甚麼呢?」

朱櫻司投向興奮的眼光,只見三個人都有些面有難色。

「我們的剛剛都綁上去囉。」朔間凜月邊指著旁邊的繩子說著。

「欸?但是不是抽到 "凶" 的才需要......」

空氣突然間安靜了幾秒鐘,接著換朱櫻司苦笑了。

「スオ你不合群呢!」

「咦!!!」

 

/

 

將籤詩綁在繩子或樹上有 "結緣" 之意,所以不一定只有抽到 "凶" 籤的人才能綁在繩子上,現在大多數的人都會把求來的籤無關 "吉"與"凶"都會綁在繩子上,以祈求神明的保佑。

 

這是路過的一位和尚跟他們說的,朱櫻司聽了也決定要把自己的籤給綁上去。

 

「那我們去買御守吧!果然來神社就是要求個御守呢!」

見鳴上嵐轉身走往販賣區,朱櫻司吞吞吐吐的出了個聲。

「但是御守......如果買了不是就代表明年的這個時候要來還願嗎?各位前輩都這麼忙......」

朱櫻司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頭也跟著越來越低。

「かさくん也太小看我們了吧!不就是明年再一起來就好了嗎!這又不是甚麼很難的事情!」

瀨名泉一臉不耐煩的說著,還用力的搓了下朱櫻司的頭。

「ス~ちゃん總是會想這些不需要煩惱的事情呢~」

「司ちゃん不用擔心,走吧我們去挑御守!」

月永レオ也很順勢的牽住了朱櫻司的手後往前奔跑。

「スオ~明年再一起來吧!」

四位前輩站在朱櫻司的面前,讓他想起了他剛剛跟神明許下的願望。

 

 

 

 

 

 

 

 

 

 

「希望明年還可以跟Knights的前輩們,跟レオさん一起,像現在一樣來神社祈願。」

 

 

 

✧───────── END ─────────✧

 

我也順便來許個新年願望好了~

希望會有越來越多人喜歡レオ司,希望可以讓大家更喜歡他們!

雖然是最近才開始寫レオ司的......但我會繼續努力產糧,也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對了,我最近在考慮把之前寫的レオ司做成合集,大家覺得怎麼樣呢?

 


祤羊

[ES / leo司] 只有你才能給予的溫暖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月永レオ已畢業並加入事務所 /有提及雪戰劇情 / レオ&司兩人交往中

* 有提及自己之前寫的故事> 手袋がいらないかも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雪人、打雪仗


✧─────────✧─────────✧...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月永レオ已畢業並加入事務所 /有提及雪戰劇情 / レオ&司兩人交往中

* 有提及自己之前寫的故事> 手袋がいらないかも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雪人、打雪仗

 

✧─────────✧─────────✧

 

 

因為即將要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月永レオ跟瀨名泉特意從弗羅倫斯飛回了日本,想跟許久不見的朋友們一起迎接來年的到來。

「明明才離開沒多久卻好懷念啊.....。」

月永レオ輕輕的吐了口氣,望著夢之咲學院的門口。

「畢竟實質上您回來夢之咲沒有多久之後就即將graduation了。」

「嘛,說的也是呢。」

月永レオ剛下飛機沒有多久後就說想回學校看看,朱櫻司也沒有多想就特意安排了個假日,趁沒有其他學生在的時候請司機帶他們兩個過來學校。

看著天上緩緩降落的雪,讓他們想起了不少事情。

「之前我們不是還希望能夠下雪,光還把晴天娃娃給倒掛了來著。」

月永レオ憶起當年他們為了想做雪人,那幾天都在祈求下雪,還好因為拍攝的關係杏使用了人工降雪,所以才讓大家有雪可以玩。

「不過那天玩到後來也真的下雪了,是個非常開心的一天。」

「スオ!スオ!」

朱櫻司人還在操場上回憶著過去,才一個沒注意月永レオ就已經跑到一旁的樹下彷彿找到了甚麼。

「已經跟您說了不要亂跑......」

朱櫻司看到月永レオ拿著兩根樹枝的時候已經不想多說甚麼。

「ス───オ───」

「您就算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也不會再做一次給您看的!!!」

「欸~スオ版雪人明明很可愛的說!」

「那到底哪裡可愛了啊!」

 

/

 

「スオ這次有乖乖地戴手套嗎~不然我也可以像之前那樣借你一隻喔~」

「這次我有戴著自己的gloves,不勞您費心了。」

想起之前兩人就這樣牽著手一起回朱櫻家,朱櫻司的耳朵不禁又紅上了幾分。

「我看看還需要哪些......」

月永レオ在操場周圍走來走去,撿了些的樹枝跟石頭回來。

「再來就一起滾雪球吧スオ!要先做出大大的身體!」

朱櫻司默默地慶幸著今天地上的雪夠厚,不然要是像去年那樣沒有甚麼雪,想做出雪人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兩人像個小孩子一樣一起推著雪球,不斷地向前滾讓雪球越滾越大,途中還差點滑倒了不少次,但因為有彼此在身旁的關係,只要見到對方要跌倒的當下就會趕緊拉起,就在這麼邊推邊拉之下,很快就做出了雪人的身體。

「然後就是放上眼睛跟鼻子!」

「等等等等等頭呢?不做頭嗎?!」

「哈哈哈スオ見過沒有頭的雪人嗎!那麼就讓我這個跟宇宙人對話過的月永レオ讓スオ看看吧!」

說著說著月永レオ把一枝樹枝插往了身體的正中央,又拿著兩個石頭壓上了樹枝兩側。

見對方興奮的樣子,朱櫻司苦笑了下後也跟著蹲了下來。

「真是奇怪的Snowman。」

「這可是世界上獨一無二,我跟スオ做出來的外星雪人!」

月永レオ笑著很開心,朱櫻司也回以一個微笑後把樹枝插上了大雪球的身體側邊。

「那我也必須出點力來做出這孩子了呢。」

 

/

 

等到他們的雪人做好時還又多打了幾分鐘的雪仗,也許是被打過來的雪給激發了甚麼,月永レオ突然間高聲的呼喊。

「喔喔喔是inspiration!必須要趕緊寫下來!不然就錯過了宇宙人傳來的電波,人類將會喪失世界等級的祕寶了!」

「您不要用手指在雪上寫字啊!!!」

後來朱櫻司邊拖著興奮地月永レオ,拿起前幾日跟老師借的鑰匙,打開了攝影棚的門。

「哇~是我們的Knights House!暖桌暖桌呢!」

「您真的是......唉算了。」

朱櫻司邊嘆了口氣,邊組起了暖桌。

「喔喔喔スオ終於知道暖桌的美好了嗎!」

「才沒有,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那還是會把人吞噬使人懶惰的邪惡東西喔。」

說是這麼說,朱櫻司還是默默地為暖桌插上電源。

月永レオ馬上就躲進去暖桌,然後拿出了筆跟紙開始創作。

「スオ過來過來~」

拍了下自己身側的位置,朱櫻司見狀後坐在了對方的身旁。

「スオ~」

「是的怎麼了嗎?」

「只是想叫スオ的名字而已。」

像個任性的小孩一樣,月永レオ握住了朱櫻司的手,輕輕的,靠在了對方的肩膀上。

「好冷啊。」

「明明就已經在暖桌裡了,還是覺得冷嗎?」

「嗯,スオ可以幫我嗎?」

「如果司辦得到的話───」

毫不猶豫的,月永レオ吻上了朱櫻司的唇,吻得很輕,但是雙唇分開的瞬間又像是磁鐵一般又親了上去。

這樣子的來來回回明明沒有幾分鐘,卻讓彼此臉上的溫度增加了不少,他們不斷地接納對方的親吻,彷彿他們的嘴唇遠超過了暖桌帶給他們的溫度,使人眷戀捨不得分開。

「司......有讓您感到溫暖了嗎?」

「嗯,這裡,很溫暖。」

月永レオ抓住方才握的朱櫻司的手,貼向了自己的心臟。

感受著對方強而有力的心跳,朱櫻司抱住月永レオ,整個人埋進了對方的懷裡。

 

「那真是......司的榮幸。」

 

 

✧───────── END ─────────✧

 

為了這次主題我去把雪戰劇情給重看了一次......嗚嗚嗚他們真好真可愛(拭淚

然後我真的很不會取篇名啊TTTTTT (哭泣

 

苏扆婵。

圣诞礼物

平安夜的灵感 略ooc 小学生文笔 设定双向暗恋 有怪盗剧情相关 cp涉杏


今天是平安夜呢,传说中圣诞老人会在孩子们睡着的时候从窗户爬进房子,把礼物放在孩子们床头的圣诞袜里。

小杏看了看窗外,街上的彩灯发出的光迎着松树上的雪花,街上其他房子屋里暖黄色的光给整个日本蒙上了圣诞的气息。

“我都是个高中生了,怎么还想着圣诞老人会突然从烟囱里出现这种事......”小杏这样想着,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转过身去。

“Amazing———”日日树熟悉的声音传来,不同的是他穿着一身红色的圣诞老人的衣服,还贴上了白色的胡子。“我是你的日日树涉——今天也会为世界带来爱与惊喜☆”

“诶,是日日树学长吗?!”

“哦呀,...

平安夜的灵感 略ooc 小学生文笔 设定双向暗恋 有怪盗剧情相关 cp涉杏


今天是平安夜呢,传说中圣诞老人会在孩子们睡着的时候从窗户爬进房子,把礼物放在孩子们床头的圣诞袜里。

小杏看了看窗外,街上的彩灯发出的光迎着松树上的雪花,街上其他房子屋里暖黄色的光给整个日本蒙上了圣诞的气息。

“我都是个高中生了,怎么还想着圣诞老人会突然从烟囱里出现这种事......”小杏这样想着,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转过身去。

“Amazing———”日日树熟悉的声音传来,不同的是他穿着一身红色的圣诞老人的衣服,还贴上了白色的胡子。“我是你的日日树涉——今天也会为世界带来爱与惊喜☆”

“诶,是日日树学长吗?!”

“哦呀,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美丽可爱的杏小姐♪我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日日树涉☆”

涉拍了拍身上的雪,落到地上,变成了一片片玫瑰花瓣。在小杏惊讶之余,涉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包礼物,递给小杏。“今天可是平安夜哦,难道杏小姐就打算这样一个人度过?就让小丑日日树涉来陪着你,为你带来礼物与祝福吧☆”

“谢谢你,日日树前辈……”

“不要叫我前辈哦,请叫我「涉」。”日日树说出的话不再带有戏剧色彩。“杏,你想听故事吗。”

“嗯……”杏呆呆地点了点头。

“从前有个叫日日树涉的小丑,他为了让大家开心,学习了各种各样的技能。他唱歌,跳舞,甚至还学习了声带模仿逗大家开心。「你好厉害」「你是天才」所有人都这样称赞、夸奖他。日日树涉逐渐沉浸于其中,不断学习新技能,让大家开心,这就是日日树涉活着的价值。有一天,日日树涉进行了表演,大家不但没有感到开心,反而说着「太高尚了,理解不了」这样的话。日日树涉明明表演了最精湛的技艺,但人们为什么不开心呢。”日日树眼中划过一丝失落与悲伤,那对紫色的平时充满光泽的漂亮眼睛,此刻也不再明亮。

“涉…为什么要做小丑呢。本来我没有想让涉为我做些什么的,我只希望涉能快乐的做「涉」自己,为自己而活着。如果涉自己不感到快乐的话,再精湛的表演,我也不会感到快乐的。”

“杏很善解人意呢。我很喜欢温柔的杏小姐呢♪”日日树笑了笑,在杏旁边坐下。杏感觉脸有点发热,说:“今天是平安夜,你给我带来的惊喜让我感到很快乐。我希望我能给涉带来快乐,让涉也能快乐的度过这个圣诞节。”

“那么杏小姐——”日日树伸出了一只手,微笑着。“你的回礼呢☆”

“圣诞快乐,涉学长。……我喜欢你。”杏的脸变得通红,低下头去。

日日树的视线捕捉到杏发红的耳根。真是惊喜呢。“哦呀,杏小姐也偶尔会为我带来惊喜呢。不过我想请杏收回刚刚那句话。”房间里安静了半晌,杏抬起头来,刚想开口,不想对上日日树那对幽深的眸子。“表白这种事,应该由男士来做呢。杏,圣诞快乐,我也喜欢你哦。”

日日树蒙住了杏的眼睛,低头轻吻了一下小杏的嘴唇。“以后,我只做你一个人的日日树涉哦♪”


祤羊

[ES / leo司] 他們的聖誕節 (下)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奇幻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聖誕老人月永レオ x 馴鹿人朱櫻司

* 這篇是聖誕節賀文!
 

上篇請走這


✧─────────✧─────────✧ 


那天也認識了一起來幫忙的其他三人,瀨名泉、鳴上嵐跟朔間凜月。

雖然說是幫忙,對於當時只是小孩子的自己來說其實做不到甚麼,頂多就是幫忙拿個包裝紙跟膠帶,比較危險的像是需要用到剪刀或是美工刀的事情他們都不會讓朱櫻司幫忙,畢竟小孩子拿著刀具的危險性還...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奇幻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聖誕老人月永レオ x 馴鹿人朱櫻司

* 這篇是聖誕節賀文!
 

上篇請走這


✧─────────✧─────────✧ 

 

那天也認識了一起來幫忙的其他三人,瀨名泉、鳴上嵐跟朔間凜月。

雖然說是幫忙,對於當時只是小孩子的自己來說其實做不到甚麼,頂多就是幫忙拿個包裝紙跟膠帶,比較危險的像是需要用到剪刀或是美工刀的事情他們都不會讓朱櫻司幫忙,畢竟小孩子拿著刀具的危險性還是有的。

對朱櫻司來說現在發生的一切都太過不可思議,也許他們剛說的都是玩笑話,月永レオ可能根本就不是甚麼聖誕老人,只是一位會幫忙送禮物的好心人士。

但是看著房間內一個又一個的玩具與一箱箱被包裝好的禮物就讓他非常興奮,彷彿真的就像故事中所說的,聖誕老人會在白色的袋子中裝入大量包裝精美的禮物,在聖誕節的晚上會騎著馴鹿在孩子們的聖誕襪裡放入禮物。

「太好了趕上了!」

月永レオ高舉著雙手歡呼著,其他人則是一副像是累垮的樣子紛紛倒在地上。

「真是的!要是能早點開始弄這些的話不是就不會這麼趕了嗎!」

瀨名泉一臉不耐煩的瞪著月永レオ,只見月永レオ搓著自己的頭傻笑著。

「司,今天玩得開心嗎?」

「嗯!很開心!今年是最棒的聖誕節!」

爺爺把自己給抱了起來,用額頭輕碰了下朱櫻司的前額。

「那司要不要留在這玩啊~」

「可以嗎可以嗎!」

「那司得要乖乖的才行喔。」

 朱櫻司張大著眼睛興奮的看著爺爺後大力的點了下頭,爺爺給了一個微笑後又把他放下來。

「司,會很乖!」

肯定的說完後司開始興奮的跑來跑去,一下看著立在家中的高大聖誕樹,一下看著明明沒有放幾根木頭卻可以一直燃燒的壁爐,一下又跑到了月永レオ的身邊。

「喔都,スオ小心一點,要是受傷了就不好了。」

月永レオ抱起橫衝直撞的小孩放到了沙發上,注意到自己行為太過莽撞的朱櫻司輕輕的說了聲 "對不起" 後就不敢再亂動了。

「爺爺一路順風!」

見到自己爺爺的背影,司又從沙發跳了下來抱住爺爺的小腿。

「司會很乖,爺爺也要路上小心。」

「好,爺爺會很小心的。月永さん,司就拜託您了。」

「我會照顧好他的!爺爺就安心吧。」

朱櫻司招了招手送爺爺離開,不知為何感覺到心裡有些許的不捨,後來爺爺跟月永レオ借了台車子選擇開車回去山的另一側,也就是他跟爺爺的家。

「月永さん月永さん,為甚麼爺爺不騎馴鹿回家呢?」

月永レオ思考了一下後蹲了下來後抱起了自己。

「スオ,想不想看我送禮物啊?」

一聽到 "送禮物" 這幾個字朱櫻司眼睛都亮了。

「難、難不成是!」

「聖誕老人什麼的,當然是要騎馴鹿送禮物啊!」

 

/

 

「你是笨蛋嗎!這有多危險你知道嗎!」月永レオ一提出馬上遭到了瀨名泉的反對。

「剛剛不是才答應說要讓對方安心嗎,王さま這可是馬上就打破了規定喔。」

鳴上嵐的語氣也透露著不安,同樣也不支持月永レオ。

「我會馬上回來的!用我最快的速度!」

月永レオ信誓旦旦的拍著自己的胸,只是這話並沒有讓那兩人皺起的眉頭有所改變。

「不然就讓我跟著吧,反正我也沒事。」

一旁的朔間凜月戳著朱櫻司軟軟的臉頰,接著抱起了他。

「反正機會難得,也當作是讓ス~ちゃん見習。」

「司,會很乖的!」

雖然司聽不太懂他們對話的內容,但是他也不想讓大家擔心,只好用自己僅剩學會說的單字說著。

3:2的結果就是只好妥協,瀨名泉嘆了口氣後轉身進去廚房不想再多說什麼,鳴上嵐則是苦笑了下拍了拍朱櫻司的頭。

「那司ちゃん要答應我,一定要乖乖的聽王さま的話,絕對不可以亂跑也不可以亂動喔。」

「嗯!」

 

/

 

午夜本該是小孩睡覺的時間,但此時的朱櫻司不在他那溫暖的棉被裡,而是坐在雪橇上看著他們把一袋一袋的禮物搬上雪橇後方,晃著自己的腿十分期待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今天的天氣不太好風雪有點大,不過月永レオ說這沒什麼,說什麼對聖誕老人來說這可是使命必達的事情才不會受這點小事影響。

「ス~ちゃん,把這個圍在脖子上。」

朔間凜月遞給了自己紅黑相間的圍巾,朱櫻司點了下頭後乖乖的圍上自己的脖子。

「好了準備出發啦!スオ要抓緊喔!」

隨後月永レオ大力的拉了下韁繩,Rudolph抬起了前蹄,如同爺爺駕著馴鹿們一樣,其它馴鹿開始回應Rudolph也跟著踏起了腳步。

感覺到逐漸加快的速度,朱櫻司緊張得望了望後方。

「不用等朔間さん嗎?」

「是說リッツ嗎!他等一下就會跟上來,好了我們要飛囉!」

朱櫻司緊張的抓緊月永レオ,逐漸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種慢慢的往上漂浮的感覺,明明上方的空氣應該要很冷的,可能是因為有朔間凜月給的圍巾,所以朱櫻司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的冷風,意識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衝破了厚厚的雲層,第一次離月亮星星這麼近的朱櫻司,看著在自己的下方的雲層,他眨著眼睛望著這彷彿夢境般的景象,讓他實在忍不住興奮的感覺大喊 :

「Merry Christmas!」

 

/

 

不過降下來城鎮後他們就不能這樣吵吵鬧鬧了,月永レオ說現在整個雪橇雖然是隱形的也有做隔音,但是也不能大吼大叫跳來跳去,畢竟要是一個不小心被人注意到就糟糕了。

 

同時朱櫻司也發現跟故事書中提到的不一樣,月永レオ不會從煙囪下去,而是讓禮物直接飛下去,據本人所說這樣比較安全也比較快。

發送禮物的速度比他想像中的迅速,他們包了將近一整天的禮物不到一個小時內就全部都發完了,時間越晚天氣也跟著變得更加的險惡,月永レオ看著最後一箱禮物安全的降落在孩子的腳邊後就馬上拉緊了韁繩,迅速的飛離開城鎮。

突然間從山的另一頭傳來了巨大的聲響,朱櫻司聽到月永レオ "嘖" 的一聲。

「這麼快就來了嗎!糟了!」

朱櫻司明顯感受到雪橇加快的感覺,他無意識的往下探頭,看到了他跟爺爺的木屋,還亮著溫暖的燈,仔細一點彷彿還能看到屋裡的人在做什麼。

「月永さん月永さん!你看是爺爺家!」

「スオ不可以往下看!」

幾乎是同時,朱櫻司看見了非常可怕猶如崩壞的山一樣,大量的雪往山下崩落,崩落的速度也非常快,瞬間就把森林給夷為平地,往著那亮著暖黃色燈光的小屋奔去。

「爺、爺爺!爺爺快逃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朱櫻司起身像是想跳下去一樣跑向雪橇邊,完全無視月永レオ阻止的吶喊。

「可惡......リッツ!」

就在朱櫻司親眼目睹那間亮著暖光的屋子被雪覆蓋的瞬間,他的意識像是被什麼控制一樣陷入了一片漆黑。

 

/

 

為甚麼會突然地夢到這些呢,朱櫻司自己也答不上來。

 

在那之後的自己傷心了很久很久,再次遇到自己重要的人離世不管對誰來說都是十分重大的打擊。

後來他們才告訴朱櫻司,其實爺爺早就知道自己不會活過那一天,所以才把自己帶過來這邊避難,帶他來月永レオ家的那天是連他的行李都一起帶來的,那天月永レオ本以為可以趕上雪崩的時間結果沒能趕上,才讓自己目睹了那心痛的瞬間。

「スオ可以選擇自己之後要去哪裡。」

過了幾天後月永レオ進來房間,除了跟他道歉沒有說出實情以外,也告訴了他這些話。

「原本我是想就這樣一直收留你的,但是如果スオ想回去自己的其他親戚身邊的話,我們也可以幫你找到替你安排。」

月永レオ緩緩地說著,但是這對當時年紀輕輕的自己以及當下的情緒來說無法做出其他判斷。

「月永さん哪天也會跟爺爺爸爸媽媽一樣離開司嗎?」

朱櫻司眼眶泛著淚水撲向對方的懷裡,他抓得很緊,把月永レオ的衣服都抓皺了。

「不會喔,我不會,セナ、ナル、リッツ他們也都不會,只要スオ想待著,我們就不會離開你。」

「那司要待著,司不要走,司會很乖非常乖。」

「嗯,我相信你。」

 

/

 

朱櫻司就這麼在月永レオ家住下,要上學時就會有人牽著他下山,等到他回來時會有人在森林口等他把他帶回去小木屋。

後來他才知道月永レオ不只是 "聖誕老人" ,也是個會作曲的天才,在不是聖誕節的期間會在家中作曲,不時還會哼起歌來,朱櫻司也喜歡聽月永レオ唱歌,搖籃曲也好鋼琴曲也好,只要是月永レオ做的曲子,朱櫻司都很喜歡。

只是月永レオ完全不會照顧自己,時不時都需要其他三人跑來幫他煮飯打掃,也幸好有他們的關係,朱櫻司在生活起居也被照顧得很好。

真要說不好的地方就是瀨名泉都不太給他吃糖,只有在朔間凜月來找他們時才有那些微的機會可以吃到朔間凜月做的 "試驗品"。

如今過去十年,朱櫻司也即將成年,現在的他已經會幫忙分擔工作,在這幾年中也學會了怎麼拉雪橇,順利接手了爺爺原本馴鹿人的工作。

 

「應該退燒了吧......」

看著早上的陽光,朱櫻司先在內心默默的慶幸著今天是個好天氣,然後又嘆了口氣望了一眼趴在自己床邊的人。

「月永さん醒醒,已經早上了。」

他搖了下對方的身體,被搖醒後的月永レオ嗚咽的幾聲後伸了一個懶腰。

「早安啊スオ~身體好多了嗎?」

「是的,已經康復了。」

「那就好!那就準備弄早餐啦!」

見月永レオ轉身,朱櫻司趕緊伸手拉住了對方。

「スオ?」

也許是因為剛剛的夢讓他有很多的話想說,但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兩人僵住了幾秒。

「那個,十年前......謝謝您願意收留我。」

憶起當時月永レオ對自己說的那番話還是很感動,對方給予他選擇的機會,不會像其他人一樣被迫接受自己的命運。

「我才要謝謝スオ,有スオ之後幫了很多忙呢!」

月永レオ笑著摸著他的頭,朱櫻司也抬起頭給了對方一個淺淺的微笑。

 

陽光透過窗戶照耀在房間各處,在兩人的眼裡閃耀著相同的暖光,聖誕節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悲傷故事的結束也是嶄新生活的開始。

 

「今後,也請您多多關照了。」

「嗯!之後也請多多關照啦スオ~」

 

 

✧───────── END ─────────✧

 

其實寫到這邊我才發現好像沒有什麼leo司的成分(慚愧

我只是想寫Knights的大家照顧小小司的故事,就,小小司感覺很可愛我就寫了 (什麼東東

其實這故事還很長很長,要細寫的話說不定還能出本,礙於聖誕節賀文就被我刪啊刪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我可能要改掉自己不小心會越寫越長的習慣(汗

 

其實故事中提到的 "傳遞者"、"守護者" 跟 "引導者",司都已經不知不覺見過很多次了呢,大家有猜出這三個人是誰嗎~(自己是覺得很好猜啦w

 

故事就先在這裡做個簡單的結束,希望大家會喜歡就好了,也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祤羊

[ES / leo司] 他們的聖誕節(上)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奇幻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聖誕老人月永レオ x 馴鹿人朱櫻司

* 這篇是聖誕節賀文!


✧─────────✧─────────✧


很多人都不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甚至到了現在已經有許多小孩早就知道自己的父母就是半夜會來在自己床邊的聖誕襪放禮物的"聖誕老人"。


不過有一個人類知道,也相信著這世界上存在著真正的 "...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奇幻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聖誕老人月永レオ x 馴鹿人朱櫻司

* 這篇是聖誕節賀文!


✧─────────✧─────────✧

 

 

很多人都不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甚至到了現在已經有許多小孩早就知道自己的父母就是半夜會來在自己床邊的聖誕襪放禮物的"聖誕老人"。

 

不過有一個人類知道,也相信著這世界上存在著真正的 "聖誕老人"。

而且對方不但一點都不老,還健康的跟個年輕人一樣。

 

「又到了這個時候了呢......。」

朱櫻司抬頭往上吐了一口白氣,確定好馴鹿們都睡著後進去了已經開好暖氣的小木屋裡。

才剛踏進大門,腳邊就飛來了一張白紙,上面寫滿了一顆又一顆的音符,還有被畫得密密麻麻的五線譜。

「月永さん請快點開始工作!您不知道今天就是前夕已經快要來不及了嗎?!」

「剛剛靈感突然間在腦中炸開,實在是忍不住就開始了!這可是我與宇宙人電波交會的瞬間,怎麼可以就這樣忽視呢!」

朱櫻司嘆了一口氣,無奈的看著正趴在客廳的地板上作曲的人。

 

是的,這位被稱做音樂作曲奇才的月永レオ,就是當今人人口耳相傳的"聖誕老人"。

這也是朱櫻司,與這位 "聖誕老人" 同居的第十年。

 

/

 

發生那場 "大雪崩"已經過去十年,這十年間朱櫻司在月永レオ的小木屋住著,同時也打點他的生活等需要的一切,在當今人人都不相信聖誕老人的時候,他卻陪在這位 "聖誕老人"的身邊已經長達十年的時間。

 

聖誕節是他們兩個人最忙碌的時候,由於"禮物" 可以是各種樣貌,有的時候是可愛的娃娃,有的時候是一杯溫暖的熱可可,有的時候甚至會幫孩子們他們找回親生父母。朱櫻司的工作就是依照願望的可行性,把這些大大小小的願望做成清單,"願望"的部分會有人用信件的形式寄到他們家的信箱,據月永レオ所說那是 "傳遞者" ,不過朱櫻司也沒有實際見過就是。

而月永レオ的工作就是去實現這些"願望" ,像他們今天的行程就是要去百貨公司跟賣場去買要送給在山腳下孤兒院的孩子們的禮物。

 

至於他們買禮物的錢從哪裡來呢?這就要問天才作曲家到底用手上的曲子賺多少錢了。

看著清單上一項項打勾的格子,購物車裡面的東西也跟著一點點的增加。

「這次也買了不少呢,看來今年的孩子們可以過得很開心了。」

月永レオ望著滿出來的後車廂邊想著孩子們收到禮物時的表情,然後滿意的蓋上車蓋。

「這些應該就是全部了,剩下的就是回家然後包裝......希望來得及。」

「可以的!セナ、ナル、リッツ他們也會幫忙,今年一定也可以很順利!」

對方口中的三位人士也跟月永レオ一樣,都是有特殊身分的人,不過月永レオ要他不要太追究,畢竟不管是誰都會有秘密的。

之後他們坐上車開往他們所住的小木屋,他們的小木屋在非常隱密的地方不容易被找到,據說好像還有一位叫做"守護者" 的人物會使用像是魔法一樣用大霧擋住外來人士,然後會有 "引導者" 帶他們回家,只是朱櫻司從沒看到過甚麼大霧也沒遇過甚麼帶路的人,每當意識過來時車子早就停在小木屋的車庫裡,月永レオ會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已經到了。

「啊啦,今年依舊要送很多禮物呢。」

「呦!ナル!大家都到了嗎?」

「就等你們呢,司ちゃん也快進屋子裡吧,泉ちゃん剛熱好了可可,凛月ちゃん也帶了自己做的小蛋糕,正好可以吃點東西順便暖個身子。」

「好、好的!」

三人就這麼大包小包地走進室內,如同對方所說有個灰髮男子正在往杯子裡倒著還冒著熱氣的可可亞,另外一位黑髮的男子則是正裝飾著不知為何上方有著章魚腳的小蛋糕。

「呦リッツ!這次的甜點依舊這麼的特別啊!セナ也快過來!」

「啊~知道了!別大呼小叫的!」

「哼哼哼......這次是我的得意之作,保證好吃喔ス~ちゃん。」

反應過來時自己已經被推到椅子上坐著,隨後桌前被遞上了一個冒著紫色煙霧的小蛋糕和一杯熱呼呼的可可。

也許是因為太習慣了,對於這景象一點都不會感到奇妙,不如說就像日常生活一樣。

「我開動了。」

 

/

 

因為人手不少的關係,大量的禮物在幾小時後被全部包裝完畢,五個人還一起順便裝飾了聖誕樹也一起去餵麋鹿們。

「好了這樣就可以滿心期待著明天啦~セナ、ナル、リッツ今年也謝謝你們!」

三人招了招手後關上了大門,終於招呼完客人的朱櫻司伸了伸懶腰,原本想著要再幫禮物們做最後的確認,不料在自己拿起清單前先被人給拉住。

「スオ應該也累了吧,快去休息快去休息。」

朱櫻司被對方拉著直奔二樓的房間,強硬的把他塞到棉被中完全封印住自己的行動。

「等、工作還沒───」

「スオ今天一直都在發燒吧?雖然溫度不高但也不能忽視喔?」

「欸?」

朱櫻司其實從早上身體就有點不太舒服,不過沒有明顯的跡象也沒有影響到自己的精神,經對方這麼一提朱櫻司摸了下自己的額頭,還真的是有些發燙。

「傻小孩就該像個小孩子一樣老實地說出來,死撐著可不是誠實的小孩會做的事情喔。」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也快成年───」

「好了好了快睡覺,不然明天會起不來喔。」

月永レオ把藥跟溫水遞向自己,朱櫻司在對方直逼的眼神下只好乖乖地吃下藥後躺平,不敢再有多餘的動作,畢竟對朱櫻司來說,要是搞砸了明天那可真的不是開玩笑的,那會等於他們今天的努力會全部白費。

「請記得再確認一次禮物們,然後請不要在牆壁上作曲,也不要亂跑弄壞禮物,也不能太晚睡您也不可以睡過頭,還有......」

說到後面時朱櫻司的視線開始變得越來越模糊,也逐漸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講些甚麼東西。

「スオ晚安~」

「嗯......」

 

在他們同居的第十年的這個晚上,朱櫻司久違的夢到了十年前,那場"大雪崩" 還沒發生前的過去。

 

/

 

在朱櫻司4歲的那年,因為家裡生意投資失敗的關係,從世界知名的大企業搖身一變變成了市井小民,自己以前穿過的那些華麗的衣服都因為要養家活口而被典當,原本生活還過得去,想著這種簡單的生活也不錯的朱櫻司,在5歲那年父母在跟自己說了聲"我們去市場買食材要好好看家喔" 後就再也沒有回來,警察來到家裡才知道父母被酒駕的車輛給撞上,在自己都還沒能吃上那天的第一餐,父母就被天使帶走了。

他的親戚早就在朱櫻家生意失敗時就徹底地跟他們切斷關係,雖然也有不少間其他的大企業想要收留他,但是就在此時,有位從沒見過面的老爺爺突然間冒了出來說要領養他。

老爺爺的妻子貌似是朱櫻家的遠親,所以比起沒有親緣關係的大企業來說更有權利可以帶走他,朱櫻司就這麼被對方接走帶到了一座深山裡。

「雖然沒有辦法讓你過上像是以前那樣的好日子,但是起碼可以讓你平安的長大。」

這位老爺爺說自己姓山中,可以叫他山中爺爺也可以隨便他叫,工作是馴鹿人,負責照顧馴鹿的一種特別的職業。

「爺爺。」

朱櫻沒有想太多,也許是因為當時的他還沒有學會太多的單字,覺得這樣叫最簡單,對方則是聽到被自己這樣叫愣了一下,然後拍了下自己的頭。

「以後請多指教了,司。」

 

/

 

後來他開始上了幼稚園去接觸了人群,看著其他人開心玩耍的模樣讓他很羨慕,但是這年紀的小孩總是話題離不開父母,沒有父母的朱櫻司總是插不進大家的話題,最後只好默默在旁邊看起故事書。

「欸欸你們知道聖誕老人嗎?媽媽跟我說只要我這幾天我乖一點就會有聖誕老人送賽車玩具給我喔!」

「我也是!爸爸也是跟我說我乖一點聖誕老人就會送公主芭比娃娃給我!」

「聖誕老人不知道長怎麼樣子好好奇喔!真的像故事書一樣留著大大的鬍子嗎?」

隨著聖誕節越來越靠近,大家的話題總是圍繞在聖誕老人身上,但是朱櫻司知道根本就不存在甚麼聖誕老人,這點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通常那個"聖誕老人" 大多都是父母假扮的,聖誕老人甚麼的只不過是騙騙小孩的戲言罷了。

 

是的,在 "那天" 之前,朱櫻司都是這麼想的。

 

/

 

那是聖誕節的前一天,也就是12月24號,朱櫻司一早就被爺爺給叫醒,說要帶自己去一個地方。

因為下雪的關係那天非常的冷,朱櫻司不想離開溫暖的棉被,更何況是假日,對小孩子來說這麼冷的假日還要出去根本就是酷刑。

不過當爺爺提到說要讓自己坐雪橇時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聽到爺爺說可以讓自己坐上雪橇時,朱櫻司像是用跳的整個人從床上滾下來,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早餐換上大衣,踏出門看到十二隻馴鹿時整個人更興奮了。

 

這十二隻馴鹿一般是不太有機會見到的,平時爺爺會坐在雪橇上帶著馴鹿在山上跑來跑去工作,基於安全所以不會讓朱櫻司跟著,簡而言之來說,這是朱櫻司第一次坐上爺爺的雪橇。

 

「好久不見了 Rudolph。」

Rudolph 是十二隻馴鹿中最特別的一隻,同時也是大家的領頭鹿,有著紅色的鼻子,顏色跟朱櫻司的頭髮很像所以他很喜歡Rudolph。

爺爺拉動了下繩子,十二隻馴鹿開始不約而同地邁開腳步開始向前奔跑,爺爺一手抱著朱櫻司一手拉著繩子,朱櫻司興奮的看著後方被馴鹿踩過的雪地有著方才他們路過的足跡,一點一點的圓點過沒多久就會被落下的雪給覆蓋。

「爺爺我們要去哪裡呀?」

「一個老朋友的家,因為這個時候他會很忙,所以我們要過去幫他。」

朱櫻司點了點頭,不久後就看到了一棟小木屋,木屋裡點著燈看起來十分的明亮,接著把馴鹿們停在木屋後方的柵欄區後小小的朱櫻司就被牽進去了屋子裡。

「爺爺今年也是第一名呢!啊我知道你是誰!就是那個......那個叫甚麼來著!」

朱櫻司抬起頭看著比自己身高不知道高上多少人,頭髮在黃色燈泡的照映下閃著橙色的光芒,一閃一閃的讓朱櫻司的視線離不開對方。

「上次才跟月永さん提過的吧,怎麼記性可以比我這個老爺爺還差呢。」

「真要比年紀的話我可不會輸給爺爺的喔!我看看啊。」

對方突然間蹲了下來盯著自己看,一個大動作嚇得朱櫻司躲在爺爺的身後,只見對方給了自己一個大大的笑容。

「嗨小鬼!我叫月永レオ,你叫甚麼啊?」

「朱、朱櫻司,那個,月永さん是甚麼人?」

剛剛聽到爺爺說是自己的老朋友時還以為對方是像爺爺一樣的人,結果非但不是還是一位年輕的男子,加上房子滿是聖誕樹跟大大小小的箱子,頓時讓朱櫻司對這位人士的身分感到茫然。

「我?我嗎?哈哈哈我是聖誕老人喔!」

「欸?」 朱櫻司歪了下頭。

「我說,我是聖誕老人,就是故事上說的,會送禮物給乖小孩的 "聖誕老人"。」

 

這就是朱櫻司跟月永レオ的第一次相遇,距離那場 "大雪崩"還剩不到幾個小時。

 

 

✧───────── 下篇請走這 ─────────✧


祤羊

[ES / leo司] 手袋がいらないかも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星曜季前幾天,兩人在校&曖昧中(?)

* 有月永ルカ(月永レオ的妹妹)友情出演(?)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聖誕樹、手套


✧─────────✧─────────✧


聖誕節是在接近年末時最盛大的節日,商場也好或是店家也好...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自我流故事設定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星曜季前幾天,兩人在校&曖昧中(?)

* 有月永ルカ(月永レオ的妹妹)友情出演(?)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聖誕樹、手套

 

✧─────────✧─────────✧

 

聖誕節是在接近年末時最盛大的節日,商場也好或是店家也好,都為了因應聖誕節而布置了大大小小的彩球以及聖誕樹。

 

Knights這幾天也為了準備星曜季而開始緊鑼密鼓的練習,隨著演唱會的時間越來越接近,他們練習的時間也越來越晚。

 

「今天就練習到這裡吧,司ちゃん看起來也快不行了。」

鳴上嵐看著喘氣已經逐漸不規律的朱櫻司,拍了下對方的肩膀。

「不會的鳴上先輩!我還可以───」

「臭小鬼,也不想想你現在的臉色是甚麼樣子,給我回家好好休息!」

朱櫻司望了下鏡子,的確如同瀨名泉所說,自己臉色有點淺淺的蒼白,看起來就一副快要倒下的樣子。

「俗話不是說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嗎,ス~ちゃん就回家好好休息吧,離演唱會剩不到幾天了,要是倒下就不好了。」

到晚上精神就特別好的朔間凜月笑瞇瞇的拿起了朱櫻司的書包,還有隨身用品就往對方的懷裡塞去。

「那麼,兩位一路順風~」

「咦兩位?」

耳邊傳來一句"就交給你了啊" 後,某人就也跟著被丟出了練習室。

「我來送スオ回家吧~」

月永レオ昂起頭看著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朱櫻司,順勢地搓了下對方那紅通通的腦袋。

「怎麼感覺是反過來才對呢......」

 

/

 

「哇スオ~快看快看!下雪了欸!」

才剛走到商店街天上就飄下了點點的雪,在接近聖誕節的現在不禁讓人拿出了手機拍照,只是朱櫻司現在完全沒那個心情。

 

「Leader!請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開始作曲!會給其他人添麻煩的!」

月永レオ幾秒鐘前才興奮的喊著下雪了過後就逕自拿出了黑筆,所幸朱櫻司及時拿出筆記本塞在下筆處,否則店家精心布置的牆面上就會滿是月永レオ的 "大作" 了。

 

對方沒有將自己的罵聲聽進去,十分的專注在作曲上,朱櫻司無可奈何地只好站在對方的身旁,邊注意著月永レオ有沒有亂塗到別的地方,也邊注意著不要影響到其他路人。

 

「完成了!世界的名曲!」

月永レオ開心的揮舞著手上的筆記本,這才注意到站在旁邊的朱櫻司。

 

朱櫻司沒有意識到今天晚上會下雪,所以沒有帶戴手套出門,他搓著手並對著手心呼氣,試著想讓手暖和一些。

看著這畫面的月永レオ,一個起身握住了對方的手。

「嗚哇!スオ的手好冰!」

「Leader的手不也是嗎!」

 

點點的雪花落在了兩人的手上,月永レオ突然間 "啊" 的一聲,從自己的包包拿出了紅色的針織手套。

「這是ルカ早上放到書包裡的!哈哈哈不愧是我可愛的ルカ!想得真周到!」

月永レオ嘻嘻哈哈的笑著,然後塞了一個手套到朱櫻司的懷裡,接著將另一隻手套套上了自己的右手。

「兩個都給Leader吧,我再去買一副就好了。」

朱櫻司將手套遞還給對方,只見對方接過手套後提起了自己的左手,然後把那隻單邊手套套上去。

接著很順勢的,月永レオ的左手牽住了朱櫻司的右手。

「Lea、Lea───Leader!」

這動作朱櫻司嚇得想抽回手,不料手被對方握得更緊,緊到彷彿可以從手心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哈哈哈這樣就行啦!回家回家啦!」

月永レオ開心的晃著他們牽住彼此的那隻手,邊像個小孩子一樣大聲的唱著聖誕歌。

朱櫻司則是紅著臉的被拉在身後,想盡可能的不去注意自己正在加快的心跳聲。

 

貌似還產生了明明被牽著的手沒有被手套套著,溫度卻比手套內的手還高的錯覺。

 

 

✧───────── END ─────────✧

 

大家可以自行想像一下他們牽手的樣子,然後提示一下日本人是靠左走的(眨眼

再看回去標題就知道我想說甚麼了(嘿嘿

 

 


祤羊

[ES / leo司] 蝶の夢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很難得的挑戰了一下奇幻設定> 人類月永レオ x 蝴蝶精靈朱櫻司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工作死線、迷路

 

 

✧─────────✧─────────✧

 

月永レオ迷路......不如說是在作夢吧?

他在迷迷糊糊之中走入了一個花園,怎麼走進來的他也不清楚,等到意識過...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很難得的挑戰了一下奇幻設定> 人類月永レオ x 蝴蝶精靈朱櫻司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工作死線、迷路

 

 

✧─────────✧─────────✧

 

月永レオ迷路......不如說是在作夢吧?

他在迷迷糊糊之中走入了一個花園,怎麼走進來的他也不清楚,等到意識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花叢所包圍,玫瑰花獨特的香氣漫步在整座花園中。

 

月永レオ看著這美麗的花園頓時靈感一來,正想提筆時發現他身上的筆跟紙都不見了。

他無奈的在地上打滾,在沒有辦法揮毫自己腦中靈感時順道喊出了一個名字。

「スオ~」

「是?」

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嚇得月永レオ從地上爬起,他看了看四周,非常的確定這裡只有他一個人,但是剛剛的聲音又非常的真實,不禁讓他打了個冷顫。

「ス、スオ?」

「是?」

聲音再次從耳邊傳來,月永レオ往後退了幾步,這麼一退才見到了聲音的來源。

 

那是一隻蝴蝶......不,真要說的話就像是童話故事中會出現的精靈,小小的人後面有紅色的蝴蝶翅膀,對方也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有些慌張的樣子,不過對月永レオ來說那些都不重要。

 

重點是,這精靈的臉長得跟朱櫻司一模一樣。

 

/

 

「蛤?!為什麼會有人類進來啊!」

「不知道原因......因為放他一個人在那邊也不太安全,所以我就先帶他過來了。」

瀨......長著瀨名泉的臉的精靈一臉煩躁的看著月永レオ,隨後轉個身瞪了下精靈朱櫻司。

「我說啊かさくん,再怎麼樣你也不行貿然的出現在人類的面前啊。」

「因、因為突然間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所以就──」

「セナ是在罵スオ嗎?スオ沒有做錯事情啊?」

坐在一旁的月永レオ看著面有難色的精靈版朱櫻司忍不住開口,只見精靈版瀨名泉從花上站了起來,緩緩的張開翅膀。

「我說啊!先不論你為什麼知道我們的名字!你搞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

精靈版瀨名泉氣沖沖的飛到月永レオ的面前,忍不住破口大罵。

現在月永レオ的手腳都被藤蔓給綁住,彷彿是手銬跟腳鐐一樣動都動不了,要是正常人的話應該都會十分慌張不知所措,不會像現在的他一樣閃著雙眼到處望來望去。

「嘛......反正是ス~ちゃん帶他過來的,就讓ス~ちゃん帶回去吧。」

精靈版朔間凜月說完後打個哈欠後翻了個身繼續睡,精靈版瀨名泉則是嘆一大口氣後揮了揮手。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かさくん這傢伙就交給你了。」

精靈版瀨名泉彈了下手指後手上跟腳上的藤蔓就瞬間鬆開,彷彿像是變魔術一樣讓月永レオ眼睛一亮。

「哇セナ好厲害!剛剛是怎麼辦到的!」

「啊~かさくん趕快把這煩死人的傢伙帶走!時間不早了再不送回去很麻煩啊!」

「好、好的!」

精靈版朱櫻司拍了下月永レオ的肩膀,整個身體就像是陷入了無重力空間一樣飄浮起來,然後跟著精靈版朱櫻司的方向飛去。

「喔喔喔飛起來了飛起來了!像宇宙人一樣飛起來了!啊~這時候要是有筆跟紙就好了!」

「筆跟紙?」

原本飛在自己前方的精靈版朱櫻司緩緩地飛在自己的身旁,好奇的眨著雙眼。

被對方這麼一問,讓月永レオ想起他去到那座神秘花園前的事情。

 

/

 

像是被剝奪了甚麼一樣,月永レオ的腦袋變得空空蕩蕩。

原本在腦中源源不絕的靈感消失的一乾二淨,就像是靈魂被抽走的身體一樣,月永レオ躺在地上動也不動,拿在手上的筆雖然筆蓋被拔下,但因為手絲毫沒有動作的關係而在白色的紙張上留下了一個大大的黑點。

「宇宙人......不見了......我要去尋找宇宙人!」

沒有想太多就這麼跑出學校,現在的他對於之後演唱會要用的曲子一點想法都沒有,明明已經剩下沒有多少時間卻毫無進展,讓他感到煩躁而且非常不舒服。

靈感就像是月永レオ的一部份,只要他需要的時候靈感就會來,讓他的世界變得豐富且充實,不禁想要讓他拿起筆紀錄下起美好的瞬間。

「那......意思是您現在找到了嗎?」

「恩!想要把剛剛的事情都記錄下來!曲名就叫做───」

「但是我會將您的記憶給消除喔,這是我們的規定。」

精靈版朱櫻司一臉正經地說著,月永レオ則是愣了一下後開始大吼大叫。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好不容易才有靈感的!這可是全世界的珍寶!怎麼可以就這樣消失!不行不行!」

月永レオ生氣的揮舞手腳,精靈版朱櫻司皺了下眉頭後停止飛行,一人一精靈就這樣停在了半空中。

「就算您這麼說,規定就是規定。不過......」

精靈版朱櫻司拍了下翅膀,突然間靠近月永レオ的臉然後親了一下額頭。

「瀨名前輩說我們精靈施予祝福時會親吻對方的額頭,祝您回去後能早日找回您的靈感。」

說完話後月永レオ還沒反應過來就突然間眼前一黑,感覺的整個身體正在往下墜落。

「啊啊啊啊啊啊!」

 

/

 

" 碰!"

感受到身體傳來的疼痛感,月永レオ睜開了雙眼。

他的身後是公園的長椅,從眼皮傳來的睏意告訴著他剛剛應該是睡著後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他好像做了很長很長的夢,但是夢的內容他一點都想不起來。

「Leader!原來您在這裡!您又擅自離開學校了!」

聽到耳熟的聲音使月永レオ轉身,看到了朱櫻司正往自己的方向跑來。

不知為何,月永レオ看見對方時心中竟然感到些許的暖意,有甚麼東西不斷的在腦中蔓延開來。

「是スオ!是スオ啊!」

「是的正是我朱櫻司本人,您......您您您您您這是在做甚麼!這是在公共場合做這樣的事情實在是───」

朱櫻司嚇得退後好幾步,因為月永レオ突然間親了下自己的額頭。

「恩~不知道!看到スオ的臉就想這麼做哈哈哈!喔喔喔是靈感!靈感源源不絕的出現了!快我要記下來,筆在哪裡筆───」

話都還沒說完,對方就馬上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了筆跟筆記本並遞給自己。

「喔喔喔這果然才是我的スオ!」

「為甚麼說的您好像在哪裡見過另外一個我一樣......」

 

在他們歡笑之餘,公園中的某一個小角落裡有隻紅色的蝴蝶,在花上停了下後往森林的方向緩緩飛去。

 

✧───────── END ─────────✧

我又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了qq

祤羊

[ES / leo司] Home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非常自我流自我解釋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兩人都還在校中~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初次見面、歡迎回來


✧─────────✧─────────✧


仔細想想他們第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呢?如果真要說的話好像是在攝影棚內?

還記得那時見到在牆上作曲的月永レオ時,朱櫻司完全不知道眼前邊哼曲的人...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非常自我流自我解釋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時間設定在兩人都還在校中~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初次見面、歡迎回來

 

 

✧─────────✧─────────✧

 

仔細想想他們第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呢?如果真要說的話好像是在攝影棚內?

還記得那時見到在牆上作曲的月永レオ時,朱櫻司完全不知道眼前邊哼曲的人是誰,還是被提醒才知道這位如此恣意正在塗鴉的人,就是他們Knights一直沒有出現的隊長,也是Knights的王座上一直缺席的王。

還記得那時月永レオ不管怎麼樣都不好好的唸他的名字,不斷地用 "新來的" 稱呼他。

後來經過了 "審判" 後,朱櫻司接下了對方提出的決鬥,這才正式的向對方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是甚麼時候對他們兩位來說可能不是那麼重要,甚至不需要特別去憶起。

因為他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再怎麼樣都還是那場 "審判" 。

 

那天不僅僅是月永レオ第一次跟朱櫻司對決,同時也是月永レオ回歸Knights,Knights的王回歸的一天。

 

/

 

在即將下雪的冬日裡,月永レオ一如往常的(?)躲在攝影棚內的暖桌中作曲。

「Leader請不要任性了請快從暖桌中出來,該練習了!」

「不行!我要跟暖桌在一起,スオ難不成想拆散我們嗎!スオ這個大壞蛋!」

「為甚麼搞得我好像是甚麼第三者啊!像您這樣身體都不動才是真的不好!請───快───出───來!」

朱櫻司奮力地想把對方給拉出來,不料一個腳步一滑,月永レオ就這樣跌入朱櫻司的懷中,兩人雙雙倒在地上。

這樣一摔月永レオ好像發現到了甚麼,突然間抱緊朱櫻司。

「等...!Leader您在做甚麼?!」

「哈哈哈スオ的身體也好溫暖喔!不輸給暖桌!」

「Leader您很重快起來啊!」

就在這尷尬的姿勢中,攝影棚的門突然間被拉開。

 

「啊啦,人家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嗚哇,セッちゃん的臉好可怕。」

「你───們───兩───個!」

 

就在這樣吵吵鬧鬧的氣氛下,Knights的大家就在他們專屬的空間,同時也被稱做 "家" 的地方,又度過了開開心心的一天。

 

 

✧───────── END ─────────✧

 


那個......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在寫甚麼東西......

我只知道我看到題目的當下只想得到王騎(((

然而王騎真的太尊我寫不出來就變這樣了(土下座

 


祤羊

[ES / leo司] 1cm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非常自我流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兩人曖昧中(?) / 時間設定在Knights都加入事務所,レオ跟泉都畢業了。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身高差距、背影


✧─────────✧─────────✧


朱櫻司做了一個夢,那是以前的自己。

那時候的自己還是不諳世事的國中...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非常自我流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兩人曖昧中(?) / 時間設定在Knights都加入事務所,レオ跟泉都畢業了。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身高差距、背影

 

 

✧─────────✧─────────✧

 

朱櫻司做了一個夢,那是以前的自己。

那時候的自己還是不諳世事的國中生,明明是在課業與家業的多重壓力下生活,但是夢中的他卻是笑著的。

詳細原因不清楚,也許是因為耳機正播放著他當時最喜歡的團體,Knights的歌曲吧。

如同騎士般一句一音都是那樣的莊重,讓年紀輕輕的朱櫻司有著美好的想像。

寫出這歌曲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呢?又是用甚麼樣的心情去作曲的呢?

他想去見這個人,想去了解這個人。

朱櫻司拿著筆在紙上畫出了一個人的背影,這個人手上拿著劍,背對著自己像是要出發去戰場上一樣。

「我也能像這位一樣嗎......」

默默拿出放在另外一旁的手冊,上面寫著夢之咲的相關資訊,其中寫出了目前在校的團體,以及他們所舉辦過的演唱會活動。

 

跟著耳機中播放的歌曲,他緩緩地唱了出來。

───「進み始める  時計の針が 」

 

 

/

 

時光飛逝,進了夢之咲的朱櫻司如願加入了Knights,之後參加了大大小小的演唱會,經歷的許多歡笑以及淚水,一直以來所望著的背影,如今不再遙遠就在身側。

如今的他繼承了隊長的職務,正在事務所裡看著方才健康檢查的報告。

天祥院英智表示加入事務所之後所有人必須都要做健康檢查,以便之後掌控所有人的身體狀況。

朱櫻司經歷了一年之後,他長高了一公分。

一公分,168公分的他,已經跟去年的月永レオ一樣高了。

想起去年,他因為那 "一公分" ,不知道被月永レオ開了多少次玩笑。

光是被摸頭就不知道有幾次,也常常因為身高的關係被當成小孩子看,明明他的身高並不算是矮的。

但如今!他長高了!終於可以擺脫這個身高的惡夢,也不用再被摸頭了!

 

而這一切美好的想像就在月永レオ也拿到報告後立刻被破壞殆盡。

 

是的,因為長高 "一公分" 的,不僅僅只有朱櫻司一個人,月永レオ也長高了一公分。

「スオ也還是沒能超過我呢哈哈哈!」

月永レオ開懷大笑著,一如往常的又搓起了朱櫻司的頭。

「嗚呃......可惡,我是不會放棄的!」

朱櫻司昂起頭與對方對視,語氣中帶著不服輸的感覺。

「哼哼哼,就來努力追上我吧!」

對方的語氣充滿自信,更激起了朱櫻司要贏過對方的心情。

 

「請等著我吧,我朱櫻司一定會追上您的。」

我會順利站在您的身旁與您並肩作戰,讓您總有一天注意到,我已經不是昔日的自己了。

 

✧─────────END─────────✧

 

 

妹 : 「不就身高差一公分嗎?」

我 : 「不不不這一公分意義非凡。」

 


祤羊

[ES / leo司] 病気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非常自我流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兩人交往同居中 / 時間設定在學期間,Knights五人都還尚未畢業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感冒、逞強

 

 

✧─────────✧─────────✧

 

「下一位,月永レオ先生請進!」

護士喊完名字後兩個人走進了診間,分別是紅髮跟橙髮的兩位男性。...

*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 有OOC非常自我流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 兩人交往同居中 / 時間設定在學期間,Knights五人都還尚未畢業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レオ司 #leo司

本次題目 : 感冒、逞強

 

 

✧─────────✧─────────✧

 

「下一位,月永レオ先生請進!」

護士喊完名字後兩個人走進了診間,分別是紅髮跟橙髮的兩位男性。

兩位都戴著口罩,不過有一位很明顯面有難色,說話好像也有點困難。

「月永先生這邊先幫您量耳溫喔。」

沒幾秒後耳溫槍發出了急促的聲響。

「38.5度。」

隨後醫生依照護士報出來的數字多在藥單上新增了 "退燒藥"。

醫生戴上聽診器聽了下胸腔,也看了喉嚨。

「請月永先生最近多休息,多喝熱開水不可以喝冰的東西,藥的部分一天吃四次然後──」

醫生緩緩地說著,只見後方紅髮的男性不斷的點頭,拿著手機不斷地在螢幕上按著甚麼。

「大致上就這樣,藥單到外面櫃台領取後去一樓的藥局拿藥。」

醫生跟護士對過眼神後隨即對著外面喊了下一位看診者的名字。

「下一位,朱櫻司先生!」

「啊我就是。」

聲音帶了點鼻音,紅髮的男性先是拉起了還有些昏昏沉沉的月永レオ到旁邊的病床上坐好後也在小圓椅上坐了下來。

「您好,我就是朱櫻司。」

 

/

 

「你們這兩個在演唱會過後就重感冒是怎麼回事!」

Knights五人聚集在月永レオ與朱櫻司所居住的公寓,看著躺在床上還在唸著 “宇宙人在敲我的腦袋。” 的月永レオ以及已經用掉半包衛生紙的朱櫻司,瀨名泉忍不住破口大罵。

「嘛嘛嘛泉ちゃん就不要對病人大吼了,所幸到這個月底前的工作都是訪談節目,我們也剛好都可以代班,就別生氣了。」

鳴上嵐拍了拍瀨名泉,瀨名泉也沒再多罵,大嘆了一口氣說著 "我去煮粥" 後就逕自到廚房開火,朔間凜月則是默默看著又有一包衛生紙即將消失就又拿了一包新著放在朱櫻司旁邊。

「現在ス~ちゃん的鼻子跟頭髮一樣紅呢,不過還是不要一直擤喔,到時候鼻子受傷就不好了。」

「謝謝凜月先輩提醒,我會注意的。」

帶了點鼻音說完的當下朱櫻司又拆開新的一包衛生紙。

「雖然王さま的感冒比較嚴重,但是司ちゃん也要注意不要太逞強囉,要是連你都倒下才是真的麻煩大了。」

「謝謝鳴上先輩關心,我會注意好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會按時好好的吃medicine的。」

瀨名泉煮好粥後就順手拉上了另外兩人,說了一句多休息後三人離開了公寓。

見熱騰騰的雞蛋粥,要是平常的朱櫻司絕對會十分興奮的偷偷嘗個幾口,只是現在病懨懨的他完全沒有那個想法,反而是走向了月永レオ的房間。

「Leader現在有胃口吃飯嗎?要吃點東西才能吃藥喔。」

棉被抖了幾下,然後發出了 "嗯" 的一聲。

聽到對方的聲音後朱櫻司端了一碗粥進去房間,聞到香氣後的月永レオ從棉被中探出頭來,嗚咽幾聲後坐在床上,默默地等著對方吹涼湯匙裡的雞蛋粥。

「啊──」

朱櫻司把湯匙遞往月永レオ的嘴邊,隨後對方也張開嘴緩緩地吃進了溫熱的雞蛋粥。

「スオ吃了嗎?」

感受到溫熱的粥滑向自己的喉嚨,像是得到了溫暖一樣,雖然還是有點沙啞,月永レオ久違的發出了聲音。

「等您吃完藥我就會去吃的,請您先吃完吧。」

「嗯......」

感冒的月永レオ不像以往般的嬉鬧,整個人變得比較安靜也變得比較乖巧。

不過對朱櫻司來說與其感冒,還是以前那個玩鬧的月永レオ他比較喜歡。

 

/

 

後來那碗雞蛋粥沒能全部吃完,月永レオ吃了藥之後又躲回去棉被裡,現在他的黑筆已經被沒收,就算他想揮霍腦中的旋律也會因為渾身無力而無法發揮。

月永レオ很少重病成這樣,他不喜歡這種感覺,限制了自己的想像,發不出聲音的他無法向他人述說自己的興奮感。

「スオ......」

「是的我在。」

原本躲在棉被裡的人聽到聲音後立刻鑽出了頭,他的戀人帶著鼻音的回應自己的呼喚,手上還多拿了一條毛巾。

「我拿了盆冷水過來,請坐好我幫您擦個汗。」

月永レオ見狀立馬躺好,乖乖的讓對方擦去自己脖子跟額頭上的汗水,然後洗好後又把溼毛巾貼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スオ意外的很會照顧人呢。」

「因為有個需要被照顧的王呢。」

朱櫻司很順口的直接答覆,毫不拖泥帶水。

然後月永レオ捏了下朱櫻司紅通通的鼻子。

「スオ知道嗎,有的時候王也會希望自己的騎士也要懂得照顧自己。」

「會的,謝謝您的關心。」

朱櫻司給了月永レオ一個微笑,然後扶住對方的身體躺平下來。

也許是因為藥的關係,月永レオ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只剩下一抹紅色的身影還在自己的眼前晃著。

「スオ晚安......」

「Leader晚安,祝您有個美夢。」

 

/

 

約一週過後月永レオ就完全康復了,只可惜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朱櫻司的感冒還是沒有痊癒好,不過已經從每天會用掉一包衛生紙減少到三分之一的量了。

「哈啾!」

演唱會結束後朱櫻司搓了下鼻子後打開了醫生給的最後一包藥,吃下之餘邊思考著晚點是不是需要再去一次醫院。

「嗚哇!Leader您突然間這是做什麼?」

在思考之餘,有條冰冰冷冷的東西貼上了自己的額頭。

「スオ的感冒不是還沒好嗎?スオ之前就是這樣對我的啊~」

月永レオ把毛巾往朱櫻司的額頭上擦呀擦的,之後又往對方的脖子擦去汗水。

「雖然紅鼻子的スオ很可愛,不過我更喜歡不需要衛生紙的スオ喔!」

面對對方突如其來的告白,朱櫻司傻愣了下。

「スオ連耳朵都變紅了!難不成是加重了嗎!」

見對方又拿起了毛巾,朱櫻司趕緊揮著手阻止對方接下來的行動。

「不用了Leader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不行!照顧自己的騎士也是王的責任!」

「不不不真的不用了啊啊啊!」

 

 

✧─────────END─────────✧

 

求其他人在休息室的被閃程度(((

我是覺得他們已經習慣了所以無感(((

 

 

祤羊

[ES / leo司] 夕陽

觀看前請注意以下幾點: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有OOC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兩人已交往 / 有提及返禮劇情 / 非常自我流!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本次題目 : 黃昏、熱情


✧------------------------✧------------------------✧


夕陽的光輝將天空染成了橘紅色,彷彿是正在燃燒一般。

日本已經邁入冬季,已經穿上厚外套的朱櫻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腦中邊複習著方才與另外兩位前輩一起練習...

觀看前請注意以下幾點:

*本文為遊戲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之同人文

*有OOC自行注意 / 如要轉載請先告知

*兩人已交往 / 有提及返禮劇情 / 非常自我流!

 

#レオ司創作60分一本勝負

本次題目 : 黃昏、熱情


✧------------------------✧------------------------✧

 

夕陽的光輝將天空染成了橘紅色,彷彿是正在燃燒一般。

日本已經邁入冬季,已經穿上厚外套的朱櫻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腦中邊複習著方才與另外兩位前輩一起練習的舞步。

 

他,朱櫻司,已經是Knights的隊長了。

 

月永レオ與瀨名泉畢業後就去了義大利發展,之前也特意前去探望,看兩人都生活得不錯也算是讓在日本的其他三人放心了。

而黃昏時分的現在,朱櫻司想起了遠在他鄉的戀人。

想起那兩位還沒畢業時,月永レオ往自己頭上戴上了皇冠時的事。

「喂!スオ~不要動,皇冠會掉下去的。」

「?!等等Leader您在做甚麼!」

月永レオ一直都是那麼的自由,那麼的隨心所欲,那麼的任性,自顧自地為自己加冕了皇冠。

 

就連加入事務所的時候也是,自顧自的就認命自己成為了Knights的隊長。

一切看似十分的自然,一切看似十分的簡單。

夕陽逐漸西沉,天空也有如燃燒殆盡,漸漸的變成了夜晚的墨藍色。

「明明到剛剛都一直閃耀著,卻在沒有多久後就落去一個無法被找到的地方,真是十分的任性阿。」

朱櫻司自言自語著,從口袋拿出了手機,滑著滑著就發現了對方的名字。

等到意識過來時他按下了撥號鍵,手機也傳來已經撥通的嘟音聲。

「喂~喂~喂~請問是人在外太空的スオ嗎!聽到請回答!」

「我人並不在外太空......」

「哈哈哈!是スオ!是スオ的聲音!」

對方十分興奮的喊著自己的名字,彷彿不多念個幾次就會忘記唸法一樣。

「請問Lea......レオさん現在在做甚麼呢?」

「我嗎?我在作曲喔!因為スオ的關係靈感源源不絕的進來了!這可是世界的財寶!不趕快記下來的話就要消失了!」

即使對方已經不是隊長了,朱櫻司還是沒有辦法迅速的改去稱呼,一不小心 "Leader" 這兩個字就會又跑出來,不過大家似乎都能諒解,所以並不會直接去糾正他。

「那スオ呢?スオ為甚麼會突然打電話過來?」

突然的問話一瞬間讓朱櫻司不知道如何回覆,畢竟他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會突然撥電話給對方。

「スオ該不會是......想我了吧!」

「才、才沒有!我只是因為夕陽!對!因為夕陽!」

「夕陽?」

「是的,剛剛這邊的太陽已經下山了。」

日本與義大利時差八個小時,日本雖然已經見不到陽光,但是對於當下的義大利來說,是個即將會看到夕陽的時間。

「嗯~所以是......看到夕陽所以想我了嗎!」

「不、不是的,只是......也許是......」

腦袋亂糟糟的,不知道是因為久違的聽到對方的聲音的緣故還是因為夕陽的顏色,一瞬間讓朱櫻司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對方。

朱櫻司沒有再多說下去,彼此都不知道為甚麼沉默了一段時間。

然後舉在耳邊的手機突然間震動了一下,嚇得朱櫻司拿下來望了手機的螢幕一眼。

上面顯示著 "對方發送了一張照片",他沒有多想點開了畫面,收到的是由月永レオ傳過來的一張照片。

是義大利那邊的夕陽。

雖然說並不是如同剛才的火紅色,照片上的太陽非常的耀眼,彷彿像是還捨不得落下而拼命閃耀著,努力的向世界宣告自己還能繼續發光。

「看來夕陽跑到您那邊去了呢。」朱櫻司笑了笑後說著。

「才沒有呢!太陽可是一直都在的!スオ是笨蛋嗎!」

「居然說我是笨蛋......這邊可是已經晚上了所以是沒有太陽的!レオさん才是笨蛋吧!」

「才沒有!スオ的太陽不是就在這嗎!這!就在這裡喔!」

「您在說什......」

此時此刻,朱櫻司才懂了對方的意思。

「所以我說,スオ的太陽一直都在喔,雖然現在很遙遠,但是絕對不會消失的,就算消失了,スオ也會找回來的,不是嗎?」

「別、別太任性了,我也不是每次都有體力去找的......」

「哈哈哈!再不行的話其他人也在!不會讓スオ一個人找的!」

「那您還是乖乖的不要亂跑了!」

「哈哈哈~宇宙是無邊無際的!還有很多寶藏等著我去......」

 

後來他們又說了很久很久的電話,直到朱櫻司到家才結束這漫長的通話。

朱櫻司握了握因為聊了太多而發熱的手機,嘴角緩緩的勾起了微笑。

 

「好溫暖。」

 

───END.

 

 

✧------------------------✧------------------------✧

 

我真的很久沒寫文了......來復健一下......

理文(阿咖
生日花西洋櫻草花語孤寂

生日花西洋櫻草
花語孤寂

生日花西洋櫻草
花語孤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