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881浏览    75参与
毒雨233
摸鱼,是吉哥,大头画手就是我

摸鱼,是吉哥,大头画手就是我

摸鱼,是吉哥,大头画手就是我

乔抠抠
之前买的 吉 的印章和徽章,和...

之前买的 吉 的印章和徽章,和 lihaopaper 的印章。又是好久没拆TUT

打印机徽章倒是给我家少年戴上了XD

之前买的 吉 的印章和徽章,和 lihaopaper 的印章。又是好久没拆TUT

打印机徽章倒是给我家少年戴上了XD

丹因螺旋转
传说中翻车的吉 我好像用反了

传说中翻车的吉

我好像用反了

传说中翻车的吉

我好像用反了

内-脏-攻-击

堆堆摸鱼们🐟...全是东三省...

(其实具体人设还没补完但姑且先爽一下【???)

堆堆摸鱼们🐟...全是东三省...

(其实具体人设还没补完但姑且先爽一下【???)

❖蘇  继

@葱⭐fa 点的涵设东三,画了两张,完成度其实都不是特别高见谅ww

p1右向左为黑,辽,吉
p2右向左为辽,黑,吉

@葱⭐fa 点的涵设东三,画了两张,完成度其实都不是特别高见谅ww

p1右向左为黑,辽,吉
p2右向左为辽,黑,吉

❖蘇  继
@寒山拥炉 点的他家东三省从右...

@寒山拥炉 点的他家东三省
从右向左分别为辽,黑,吉

@寒山拥炉 点的他家东三省
从右向左分别为辽,黑,吉

刀枪剑戟斧钺(戉)钩叉

苏锡喵喵是刚刚的摸鱼,
吉喵是老早以前的。
天哪我居然还记得画喵喵!
苏锡真好!

苏锡喵喵是刚刚的摸鱼,
吉喵是老早以前的。
天哪我居然还记得画喵喵!
苏锡真好!

Jovian  satellite

*设定无挑在拍摄群体照片的时候

*短

~~

「明秀啊,你往前面站站吧,我在后面显脸小。」

「笨蛋,再怎么往后你的脸还是一样的大!」

「你就站在前面嘛。」

「哎西我&@#!×/」

「……这样不就正好嘛,我也没有被挡住,你真的太好啦。」

「你还是闭嘴吧。」
~~

「洪哲!你不要趁着这个时候往后站!」

「你在说什么?我哪里往后站了?我什么也没做啊?」

「噢呜这个欠揍的表情……」

「HAHA呀,不如我们两个站在一起,我蹲下去你往前站怎么样?」

「……。」

「哈哈,这样不就正好啦!」
~~

「亨敦啊,你往中间站站嘛!还有吉也是!」

「啊,我就不用了……...

*设定无挑在拍摄群体照片的时候

*短

~~

「明秀啊,你往前面站站吧,我在后面显脸小。」

「笨蛋,再怎么往后你的脸还是一样的大!」

「你就站在前面嘛。」

「哎西我&@#!×/」

「……这样不就正好嘛,我也没有被挡住,你真的太好啦。」

「你还是闭嘴吧。」
~~

「洪哲!你不要趁着这个时候往后站!」

「你在说什么?我哪里往后站了?我什么也没做啊?」

「噢呜这个欠揍的表情……」

「HAHA呀,不如我们两个站在一起,我蹲下去你往前站怎么样?」

「……。」

「哈哈,这样不就正好啦!」
~~

「亨敦啊,你往中间站站嘛!还有吉也是!」

「啊,我就不用了……」

「我也是,在旁边就行。」

「你们真是……过来过来!」

「啊等等在石哥!」

「呀刘在石不要挡住我!」

「亨敦哥!你挡住我和洪哲了!」

「诶诶别过来啊……好挤。」

~~

所以让这几个人自己找位置拍照永远是不可能的。

金泰浩无奈想道。

七个人还在打来打去,在镜头前挤成一团。

不过……

干脆我也去凑个热闹好了。

「金泰浩?!你过来干什么?」

「我就站在这里咯,还有五秒就要拍摄了。」

「哥怎么能这么泰然地站到中央!」

「泰浩哥!你太丑了别站中间!」

「等等……」

~~

「照片拍摄失败了。我们还是重新拍吧。」

周瑜
今日拼贴 有文具每天都很开心

今日拼贴

有文具每天都很开心

今日拼贴

有文具每天都很开心

卓卓子
摸鱼√ 是目前家里的女孩子们w...

摸鱼√


是目前家里的女孩子们w


从左到右顺序见tag

摸鱼√


是目前家里的女孩子们w


从左到右顺序见tag

周瑜
节后文具大开箱,2019台湾文...

节后文具大开箱,2019台湾文博会限量产品(东维、Ours),吉的红蘑菇,Heindesign


完整版视频地址https://b23.tv/av51396952

欢迎关注B站 zoezhouyuyy,谢谢😄

节后文具大开箱,2019台湾文博会限量产品(东维、Ours),吉的红蘑菇,Heindesign


完整版视频地址https://b23.tv/av51396952

欢迎关注B站 zoezhouyuyy,谢谢😄

周瑜

印章实体店一日游

采购和开箱视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454622/?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52788257&share_medium=iphone&bbid=866a65dcd7951db475517c126076eef8


超开心的,买了好多网上需要预定的款式,印章和一些周边还是要实物看过的好~



开箱预告😄

印章实体店一日游

采购和开箱视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454622/?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52788257&share_medium=iphone&bbid=866a65dcd7951db475517c126076eef8


超开心的,买了好多网上需要预定的款式,印章和一些周边还是要实物看过的好~




开箱预告😄

遠の風
这个城市的热闹和喧嚣,都随着离...

这个城市的热闹和喧嚣,都随着离开它的人,打包在每一个行李箱中带走了。[福][福][红包][红包]

这个城市的热闹和喧嚣,都随着离开它的人,打包在每一个行李箱中带走了。[福][福][红包][红包]

言一oasis🌸
好吃到停不下来的小饼干。 各大...

好吃到停不下来的小饼干。


各大电商天猫超市无售。🤪

好吃到停不下来的小饼干。


各大电商天猫超市无售。🤪

Jovian  satellite

IF如果②

3.

刘在石摘下头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KSF的比赛迫近眉睫,所有人都在紧张地准备着,包括他。

尤其是自己已经知道了结果,就更想改变试试。

只是,他觉得自己心里的压迫感,重的似乎有些过分了。

刘在石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让自己如此慌张的事情——4月22日那天他紧紧地跟着吉,最后取消了他那天的酒馆行程,自然也就没有酒驾事件发生。

但是,他就是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不远处发动机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风裹挟着热浪直直的扑向人们的脸。天气实在是太热,汗水在不知不觉间都流进了眼睛里。刘在石吃痛的赶忙抹抹眼睛。

「在石哥!」训练完成的吉费劲的从车里钻出来跑进车库里,一脸笑容灿烂,「教练说我...

3.

刘在石摘下头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KSF的比赛迫近眉睫,所有人都在紧张地准备着,包括他。

尤其是自己已经知道了结果,就更想改变试试。

只是,他觉得自己心里的压迫感,重的似乎有些过分了。

刘在石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让自己如此慌张的事情——4月22日那天他紧紧地跟着吉,最后取消了他那天的酒馆行程,自然也就没有酒驾事件发生。

但是,他就是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不远处发动机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风裹挟着热浪直直的扑向人们的脸。天气实在是太热,汗水在不知不觉间都流进了眼睛里。刘在石吃痛的赶忙抹抹眼睛。

「在石哥!」训练完成的吉费劲的从车里钻出来跑进车库里,一脸笑容灿烂,「教练说我这次又快了好多!浚河哥都说我开的很好了!」

刘在石也笑着点点头,视线模糊间只能看见吉头顶晃动的闪光点:「那很好呀,wuli吉可得好好珍惜出战的机会啊。」

「那当然了哥,我也不容易抓到这个机会呢!毕竟我才刚刚看见属于我自己的车!」吉兴致满满的拍拍身后深蓝色的车引擎盖。

啊,差点忘了。因为没有酒驾事件的发生,吉自然还是参赛成员中的一名,实力甚至超过了河东勋,直逼他和郑俊河。

为了避免有意外发生时没有可以替补的队员,郑亨敦,卢洪哲和朴明秀仍旧时常去练习。今天也是一样,刚刚刘在石还看见卢洪哲和郑亨敦在门口一闪而过,不过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他。

「这两个人真是认真啊......」刘在石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是啊,即使没被选上还是努力的练习,搞得我有时也热血沸腾的。」朴明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刘在石身后,语气中却少了往日的不耐烦。

「明秀哥!」刘在石有些惊讶,随即笑言,「哥终于来了啊,我都一个星期没看见哥了。」

「啧。反正已经没我的事了。」朴明秀虽说是不屑的样子但是还是能听出少许不甘心。

「哈哈,哥怎么能这么想呢。」刘在石无奈的笑着一把揽过朴明秀,「走吧走吧,去看看他们开的怎么样了。」

「刘在石xi!」教练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循着声音他抬头便看见郑俊河和教练站在一起,正朝他挥手。

郑俊河晃动着走到刘在石面前:「在石啊,教练说让吉和河东勋与亨敦他们比一场赛呢,你怎么还站在这里?」

「他们比赛?」刘在石有些诧异。

「是啊,教练想看看他们开得怎么样了。」郑俊河过来用胳膊轻轻推着刘在石往前走,「你也去休息室那里看着吧,这里也太热了。」

「可是他们在这条城市赛道上练了没多久啊!如果......」

刘在石说着,条件反射一样伸手去扶眼镜,没想到手指颤抖竟然一下撞到镜片上,他只得赶紧摘下来处理粘上的指印。

朴明秀眼神这时候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喂在石你该不会是慌了吧?这有什么可慌的?」

「没有啊哥,我只是感到惊讶而已。」

「明秀哥!」远处坐在车里的河东勋探出头大喊,「快点过来吧,要不然热得受不了了!」

朴明秀仍旧看向刘在石,刘在石只好抛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以示自己的自信。

「......哼。」抛出不明意味的眼神,朴明秀就走向停在车库门口的车,紧紧抓着自己的头盔。

只是感到惊讶.......?在石啊在石,你也就骗骗自己......


4.

刘在石右边坐着郑俊河,左边是他们的教练。他们都在专注的看着挂着的电视屏幕。

比赛开始了一段时间,跑道上他们的车速也初步分出了高低等。郑亨敦遥遥领先,其次是吉,后边三个不相上下。

刘在石很困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专心看比赛,他在心里暗暗命令自己只去看那块小小的显示屏。

但是......不知道为何,心跳的特别快,是那种紧张时才会有的感觉。

「哇,洪哲追上吉了哎。」

教练们都惊奇的附和,而刘在石只是草草的点点头。

「在石,」吴日基教练稍微捅捅刘在石,「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好。」

「是吗?」刘在石没想到自己已经把压力都摆到脸上,急忙摆手,「我没事。」

他抬头看着屏幕,看到了在弯道的另一边,两辆赛车正在激烈的角逐,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到好像只要稍微加速就能消除的样子。

一辆是豹纹,另一辆是暗蓝色......是洪哲和吉啊。

稍微计算了一下,刘在石判断后面的洪哲很快就会赶超。

不过他们都是训练过了,只是超车,应该没什么关系,不会出什么特别的意外的......吧。

「教练,吉他......是不是有点奇怪?」郑俊河突然说。

教练也仔细看看,发现吉的路线有些不稳:「确实呢......是不是因为洪哲在后面有压力?在石你觉得呢?」

刘在石猛地从发呆中回过神,有些歉疚的说:「抱歉,刚才说了什么?我......」

刺耳的刹车声猛然穿透车辆的轰鸣,仅仅是听着脑海里就自动播放了剧烈的金属碰撞的情景。

瞬间里两辆车都在屏幕里消失了,只有一缕细烟从边角处悠悠冒出来。

「糟了!快去看看!」教练几乎要破音的叫喊终于让刘在石集中起精神,他一下子站起来,铁质椅子倒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太阳慢慢移向头顶,空气因为高温变得更加粘滞。

只是在外面跑了几步,就有汗从额头渗了出来。可是现在刘在石却完全无暇顾及。

赶到事故的地方时,他们只看到卢洪哲跪在一边费力的咳嗽,却不见吉的身影。

郑俊河急忙跑过去,把卢洪哲扶起来:「洪哲!没事吧?!」

「咳咳,......」卢洪哲因为过度的咳嗽,眼角都挤出了泪水,「吉,吉哥......!」

郑俊河回过头想跑过去,却看见刘在石正把吉从车里拖出来,脚步趔趄。

「在石!」郑俊河赶快过去从刘在石手里接过不省人事的吉,其他人也都过去,七手八脚的把两人拖到安全的地方。

看着救护车把吉和卢洪哲接走,郑俊河才松下一口气,往后退了半步却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差点摔倒。

「啊......在石!你怎么.....」郑俊河回头才发现是呆坐在地上的刘在石,自己正是踩到了他,「你没事吧?」

「......」刘在石苦笑,「我没事。」

郑俊河只看出刘在石似乎被什么冲击到,却不知道现在刘在石的心里,不仅仅是冲击,还有浓烈的绝望。

刘在石很清楚在现实中,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事故,这次事故显然是因为自己的举动改变的——毕竟是他让吉能重新参赛。但他从没想过自己的行为会对未来有那么大的影响。

那这之后呢?还要不要继续干涉?如果让卢洪哲继续留在无挑,那下一次是不是还会出这种意外?下一次会是谁?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朴明秀和郑亨敦显然也看到了刘在石的异样。郑亨敦向两位大哥投去询问的眼神,朴明秀只是摇头,而郑俊河直接开口问:「在石啊,你......有点奇怪,你到底怎么了?」

「吉......他......都怪我。」刘在石此时的表情僵硬到无法看出到底是哭还是笑,「要不是我......」

「怎么能怪你呢!你又没做错什么!」

刘在石只是摇头,嘴唇动了两下,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看着刘在石少有的恍惚的样子,沉重的感觉开始在四个人之间弥漫。

「别傻坐在这里了。我们先去医院吧。」朴明秀把刘在石拉起来,「有什么事去了再说。」




Jovian  satellite

*官图衍生


刘在石想着要不要拉上窗帘。

正是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射的时候,车里暖融融到让人忍不住想舒服地眯一觉。

——确实有不少人睡着了。

刘在石想着,看看前排。

朴明秀毫无顾忌的朝着车窗外的阳光熟睡,明明不久之前还说着「要精神起来」。郑亨敦靠在河东勋肩膀上,身子歪的几乎要横过去,两人完全没有曾经尴尬到无话可说的样子。

卢洪哲也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睡着,在混沌中不忘找到了不被晒到的绝佳地点。

但是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刚完成录制,在这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就连刘在石自己也无法抵挡住困意。

「拉上窗帘吧,他们都晒到了……」

刘在石打了个哈欠,无意间瞥到坐在他们对面的金泰浩也跟着张大了嘴打哈...

*官图衍生


刘在石想着要不要拉上窗帘。

正是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射的时候,车里暖融融到让人忍不住想舒服地眯一觉。

——确实有不少人睡着了。

刘在石想着,看看前排。

朴明秀毫无顾忌的朝着车窗外的阳光熟睡,明明不久之前还说着「要精神起来」。郑亨敦靠在河东勋肩膀上,身子歪的几乎要横过去,两人完全没有曾经尴尬到无话可说的样子。

卢洪哲也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睡着,在混沌中不忘找到了不被晒到的绝佳地点。

但是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刚完成录制,在这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就连刘在石自己也无法抵挡住困意。

「拉上窗帘吧,他们都晒到了……」

刘在石打了个哈欠,无意间瞥到坐在他们对面的金泰浩也跟着张大了嘴打哈欠,五官挤在一起。

「原来泰浩也困了啊……之前还说不困……」

发觉刘在石无声的嘲笑,金泰浩面无表情的低声回应。

「下午坐过山车就清醒了。」

听到过山车三个字,原本无精打采的查看手机短信的郑俊河突然抬起头,用警告性的目光瞪了金泰浩一眼。

「你敢!」

金泰浩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又低头去看自己的资料,被忽略的郑俊河才不放心的将视线重新放在手机屏幕上。

被短暂搅动的空气重新沉静下来,刘在石只听见郑亨敦在睡梦中嘟囔了一句难以辨认的话。

「只是休息一会。」 他这么对自己说,然后侧头放松呼吸,闭上眼。

金泰浩像是突然有感应似的扫了闭目养神的刘在石一眼,拿起了一边待机中的相机。

还未睡着的吉看见金泰浩把镜头对准了他们,抬手想要提醒身边的在石哥,只可惜慢了一步,看着金泰浩的样子就知道让他「得逞」了。

「哎咦,泰浩哥真是……」

吉想了想,却又把手收了回去,自己也找了个舒服姿势放心的休息去了。

算了算了,天气这么好,谁能拒绝晒着太阳打个盹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