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吉尔德雷

8473浏览    191参与
陆樾。

我画完了(谁知道你在画什么)
一个不知道怎么画背景的文手路过

虽然大正吉是私设但就是摸起来爽啊(划掉)

我画完了(谁知道你在画什么)
一个不知道怎么画背景的文手路过

虽然大正吉是私设但就是摸起来爽啊(划掉)

亿万个结局

会动的贵妇真好,我不鸡叫,我只为布列塔尼美女流泪(

这街机如此炫酷我却只想看个人空间的调戏视频,我下贱

会动的贵妇真好,我不鸡叫,我只为布列塔尼美女流泪(

这街机如此炫酷我却只想看个人空间的调戏视频,我下贱

亿万个结局
这两天在读巴塔耶的La lit...

这两天在读巴塔耶的La littérature et le mal(文学与恶)

讲波德莱尔这部分开头我无数次想到元帅,异端不是无神论者,异端之所以是异端,正说明他相信神是存在的,是可以被爱的

最近大概会把巴塔耶的几本书重新刷一下顺便再读读于斯曼找找灵感

以及想说毕竟现实世界和文学世界是不同的,比起吉尔德雷,巴塔耶对萨德就待见多了( 虽然萨德为人真的是屑啊( 话说回来你如何用正常的爱欲去喜爱monstre sacré呢!唉至少是我,厨元帅也还是一种我至今无法解释的蜜汁感情(在欣赏与迫害之间反复...

这两天在读巴塔耶的La littérature et le mal(文学与恶)

讲波德莱尔这部分开头我无数次想到元帅,异端不是无神论者,异端之所以是异端,正说明他相信神是存在的,是可以被爱的

最近大概会把巴塔耶的几本书重新刷一下顺便再读读于斯曼找找灵感

以及想说毕竟现实世界和文学世界是不同的,比起吉尔德雷,巴塔耶对萨德就待见多了( 虽然萨德为人真的是屑啊( 话说回来你如何用正常的爱欲去喜爱monstre sacré呢!唉至少是我,厨元帅也还是一种我至今无法解释的蜜汁感情(在欣赏与迫害之间反复横跳是也……

某只走失的提速狗

摸鱼

q版多,无cp向,只有双元帅互坑桥段(only2张),ooc,ooc

有一点点点泥的倾向(在p10)


总结:菜鸡画什么正比,q版,爽啦!


以下都是碎碎念↓

p1-2

仅仅是想画小树林和背光,算是练习(x

p3是清少纳言宝具梗(〃′o`)

比例崩坏……

感觉s元帅这么做会很合适(c元帅我也画了,不过实在太草不太敢放上来ヘ(;´Д`ヘ))

p4-5

c元帅迫害lily不成被欧拉,该(


p6-9是植树节时候画的q版(〃′o`)

双元帅+黑白贞+龙之介

不打单人tag,画这种不太好意思打tag,太水了……


p10

人体临摹了“理...

摸鱼

q版多,无cp向,只有双元帅互坑桥段(only2张),ooc,ooc

有一点点点泥的倾向(在p10)



总结:菜鸡画什么正比,q版,爽啦!



以下都是碎碎念↓

p1-2

仅仅是想画小树林和背光,算是练习(x

p3是清少纳言宝具梗(〃′o`)

比例崩坏……

感觉s元帅这么做会很合适(c元帅我也画了,不过实在太草不太敢放上来ヘ(;´Д`ヘ))

p4-5

c元帅迫害lily不成被欧拉,该(


p6-9是植树节时候画的q版(〃′o`)

双元帅+黑白贞+龙之介

不打单人tag,画这种不太好意思打tag,太水了……


p10

人体临摹了“理解人体形态”这本书(练习着练习着就代了……)

有轻微的泥的要素(






陆樾。

绘【4 5】

再更一点,我得想办法把历史梗写了_(:з」∠)_,总体是20世纪20年代的某年,请猜


【其四】


“哎呀!”来迎接的老者看到眼前那位男子,脱口而出道,“这些天,他们可难为您了,是不是?”


这是个刚从审问的监房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出来的青年,他从显得有些黑魆魆的,靠着哑黄色的电灯才能视物的房间里出来,鸦灰色的瞳仁周围满是血丝,手腕处是一片暗暗的青痕。手上既然是这样,那么瘦削的脊背上,下肢上,被乌黑中窜出几根银白的发丝遮掩的头皮上,都有些什么样的痕迹,就也不言自明了。正因如此,接人者才以大为惊讶的语气叹道,并让随员拿来一件黑色大风衣,遮去那人身上有些破旧的衣...

再更一点,我得想办法把历史梗写了_(:з」∠)_,总体是20世纪20年代的某年,请猜


【其四】

 

“哎呀!”来迎接的老者看到眼前那位男子,脱口而出道,“这些天,他们可难为您了,是不是?”

 

这是个刚从审问的监房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出来的青年,他从显得有些黑魆魆的,靠着哑黄色的电灯才能视物的房间里出来,鸦灰色的瞳仁周围满是血丝,手腕处是一片暗暗的青痕。手上既然是这样,那么瘦削的脊背上,下肢上,被乌黑中窜出几根银白的发丝遮掩的头皮上,都有些什么样的痕迹,就也不言自明了。正因如此,接人者才以大为惊讶的语气叹道,并让随员拿来一件黑色大风衣,遮去那人身上有些破旧的衣裳。

 

“十分感谢您……”

 

“唉呀,走吧,我们出去再说吧。”老者为他抚平了衣领上的褶皱,两人扶持着,走向被下午的太阳照出一点微光的过道。无人留驻,哑黄的电灯就被随手关掉了,那靠背笔直冰凉渗人的小椅子,锈蚀的铁板一样的床,散发出令人不愉快的霉味的小窗和帘子,就像走入过去一样,留在了归于黑暗的房间中。

 

不过,对于日光明媚的街道和公园来讲,这一年代的巴黎总是和平安宁的。

 

“您流血了?”同坐在轿车后排,老者看着尽力平整过的,起了毛绒的衬衫袖口问,袖口下面,隐隐透出一点污紫色,又像是棕褐色,而那只手上,也有不少红通通的细点。

 

巴黎的路上永远都是有着各色人群的,比如说,行色匆匆,像是要赶着去公司的骑木质双轮自行车的先生啦,最近受到加布里埃的潮流影响,而穿起时装的摩登女郎啦,像是对隔海邻国有些兴趣,戴着小海员帽子的孩子啦,等等。当他们不在时,鸽子就占据了最重要,最显眼的位置,发出咕咕的叫声。在战神广场上方,挂着数根绳子的热气球和体积较小的软式飞艇,不再是巡逻的道具或者侦查的目标,而成了空运和游览时受人青睐的常客。通往西岱岛的石桥都在,卖布丁和可丽饼的小店也都在,悬铃木高大而斑驳的灰色树干直立在风中,连在光线中森森发亮的,分出三个大岔的树叶,也好像每年都从未长错自己的位置。

 

一切都是如此自然,令人以为,之前无数躯壳跌落泥污中,又从泥污中开出红色虞美人花这样的事情,只存在于书本上。

 

“血是会干的。”青年的身躯似乎比以前干瘦了,随着汽车的运动惯性而略微摇摆着,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想,我怎么看德雷福斯先生,也许就会怎么看您吧。”

 

“这……”他靠在后座上,嘴唇稍微恢复了一点红色,又有些颤抖起来,“我没有什么要求——您也不需要再为我争辩什么了。”

 

老者拖出一口长长的吁声。

 

“您的蓝底金星呢,他们要收回去吗?”

 

“还没有消息。我想,比起在大庭广众下承认‘双方的污点’,封藏可能总来得更安稳吧。”

 

接着是一阵沉默,车窗外,方方正正的建筑物轮流投下自己高大的身影,阳光变得赤白而透明。每个人影都加速路过,像是每条影子都逐渐抬起自己的右手,然后放下,又像他们甩着双手,大步地从他旁边走开。一种倦怠的心情,突然使困意降临在青年的头上,自接续不断的盘问开始以来,他就没有好生合眼的机会了。

 

“您要的话,不如留给您做个纪念好啦,反正,我有老是飘在老家的那面旗子就够了。要因为我的坏名声,和巴塔耶先生那样的少壮人士吵嘴,还要面对我那些牙尖嘴利的同事,我发愁不知道怎样回报您呢。”

 

“我也是风烛残年了呀。就算我的前辈也开出了替您辩护的证词,我的同僚也撰写了为您解释的资料,这世上的舞台,您知道,总会留给后来者的。”一只慈祥的老手像为孩子量体温那样,包覆了他的额头,去抹开夹杂尘灰而显得腻腻的黑色发丝,将它们压到头顶往后。

 

“孩子,人们越是要我相信你的残忍,就越使我疑窦丛生。”

 

“这种恢复我的名誉的努力,是注定要在沉默中被人们遗忘的。谎言具有迷人的魅力,而平淡无奇,实实在在的真理,在谎言面前又有什么用呢,法朗士先生。”

 

“我们已尽量做到最好啦。”老者也缓缓合眼,平静地说道,那种模样比巴黎圣母院上的“命运”更让人感到深思,“这片土壤中,每一滴血液都有价值,您的刀刃已将您的姓名刻得深深的,刻在我们大地的骨骼上。既然如此,是罪恶的烙印,或者是过往的证明,该归于大地深处的,就让它去吧。”

 

于是,蒙莫兰希后来知晓,取过盖了戳章的信,然后离去时的那段对话,是他同这位老者的最后的阔别。悬铃木的叶子扑簌地,如同死去的大蛾那样垂落地面的时节,他踏上了前去远东的列车,与他那把最高庆典上所用的仪仗刀一起。

 

【其五】

 

日头变成了沉浮的影子,在河川上同波纹起舞。在这个时候,如果是其他人来到即将入海的河边,兴许不会继续前行,而是调转方向,前往城镇所在的地方。不过,因为今日到来的是位异国的客人,体力也较为强健,所以沿着河岸走走,并不是值得一提的事情。

 

就这样,在他走了大约四分之一个时辰后,有一栋小户的住宅出现了。虽说见到一栋宅子也不值一提,但正如二条大宫的百鬼夜行中,常说混入其中的人比鬼更高兴,因而,在那灵敏的嗅觉中,弥散开来的不祥的铁锈气息,才比其他看似一片祥和的事物,更能在蒙莫兰希的脑海中留下浓墨重彩。

 

原来,河岸的一丛芦苇后面,正有一个青年淘洗着衣物。蒙莫兰希的视力又是出色,那人留着一头发红发橙的头发,他那染得斑斑点点的衣襟上,淌进河川的水流中,那些红得发黑的颜色,便看得十分清楚了。

 

并非不反感,而是不为血色所惧,蒙莫兰希观察了周遭,即刻连他也觉得脊骨中暴发了一股寒气,好像从百鬼夜行中揪出了一个活像鬼的狞笑人。看过去,只见一个略大的搪瓷盆中放满了小半盆血,伴着一些切碎的肉片,和撕烂的已经被染得看不出颜色的布衣,旁边还倒着一截莲藕样的手臂,露出了骨肉相连处的海绵似的组织,缺了两个指头的手中,还死死抓着被阳光照射而反射出亮光的东西,真像一个田间地头驱鸟的草人的杆子。

 

又一看,一个剩半个瓢的脑袋滚出来,恰是正午时分那个跟这青年要甜点的小娃的头颅。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就躺在青年的赤脚旁,滴答地往土沟里落血水。四下里,只有这青年一个活物了。

 

不清楚在几秒内闪身过去的,右手揪着那人衣领时,蒙莫兰希也只觉得左手按着冰冰冷的东西,那练下的本能已经让他要拔出仪刀,见此情景,衣领被抓得紧巴巴的那橙发男人先楞了一下,就使力掐着蒙莫兰希的手臂,却也不是嚇得哭泣,倒是喘着气而颇有理据地喊道:

 

“没错,我是杀了这小孩,但是我也是逼不得已呀!你看他抓着那把刀子要杀我呢!我可没法子,给了他个痛快,反正他活一天也是乞怜一天遭罪一天,他还得感谢我哩!”


陆樾。

绘【2 3】

作者玩各种历史梗中


【其二】


从竹林中出来时,日头已经隐隐地在云中消去了光辉,同一个行脚的僧人交谈过后,蒙莫兰希在岔路口停下。竹子容易生根,长势茂盛,在这个行人不多的地方,恰好立起了一个小小的稻荷神龛,来往的居民就把它当做路标,即使是去年震灾大毁,神龛却未有损害,于是上面总有两三根线香,低低地冒着烟。


蒙莫兰希走到这里的当儿,正有一位老妇人,用她那皱皮的佛手柑一样的双手虔诚地取下一点香灰,抹到身旁孩子的额头上,大约是她的小孙儿。他只当做是本地人祈求平安的一种方式,看见婆孙俩同样穿着光溜溜的木屐,太阳隐去后,慢慢翻上来的林中水汽,将他们的足跟浸出了一点冻红。


于是,蒙莫兰...

作者玩各种历史梗中


【其二】


从竹林中出来时,日头已经隐隐地在云中消去了光辉,同一个行脚的僧人交谈过后,蒙莫兰希在岔路口停下。竹子容易生根,长势茂盛,在这个行人不多的地方,恰好立起了一个小小的稻荷神龛,来往的居民就把它当做路标,即使是去年震灾大毁,神龛却未有损害,于是上面总有两三根线香,低低地冒着烟。


蒙莫兰希走到这里的当儿,正有一位老妇人,用她那皱皮的佛手柑一样的双手虔诚地取下一点香灰,抹到身旁孩子的额头上,大约是她的小孙儿。他只当做是本地人祈求平安的一种方式,看见婆孙俩同样穿着光溜溜的木屐,太阳隐去后,慢慢翻上来的林中水汽,将他们的足跟浸出了一点冻红。


于是,蒙莫兰希便从衣袋里掏出一块羊羹,刚才的小孩吵着闹着要糖吃,走远之后他才发现兜里还留有这块点心。出于家乡盛产海盐的缘故,他倒是比较习惯一种带有紫罗兰气味的食盐调料味道,所以对于甜到需要搭配同样突出的苦涩饮料的零食,蒙莫兰希并不十分喜欢。结果,那老妇人挤了挤本来就枯瘦如树根须一样的眉,搭上杵着出神的孙儿的肩膀,把他拦了半步。


“有点奇怪哪。”蒙莫兰希的直觉,有时就和仏国同僚所说的一样——和他的某些言辞一样尖锐,因此,为了表示没有恶意,他便蹲了下来。那个小孙儿起先是盯着他递出羊羹的动作,接着瞟到做工考究的黑衣和手杖,眼神最后在翱翔游云的朱鹤与八角金盘叶形的刺绣上定住了,仿佛穿着黑底金线大衣的人身上有种气派的威力,慢慢地化成无声的句子,从小孩子那张得越来越大的嘴里流出来一样。


蒙莫兰希见他呆愣愣地不动作,用并不熟练的谦敬语体说道:“拿走吧。”


老妇人也在一直打量他,动了动满是川字纹的,失水干巴的嘴唇,终于回道:“非常感谢您哪。”然后,便伸出佛手柑枝丫一般的手臂,轻轻取走了那手心里的和果子。


“那么,请教一下,去附近的镇子怎么走呢?”


见眼前贵气的大正先生这样发问,她刚撕掉包装喂给孙儿羊羹的手,又缓缓抽回来,伸着一根食指,在空气里比划了两下。


“……就在那边。”老妇人指着竹丛深处。


因为正午才过不久,地图上标明出了竹林便是附近的小城镇,以一个青壮男子的脚力,走得倒也轻快,所以蒙莫兰希并未多么认可老妇人的指路。只要一看便知道,另一条路更为宽阔,行路人们踏出的脚迹,皮靴底所沾的泥土,都是这条路上更多。不过,方才那一男子一小孩的组合,正是朝着这个方向去的,如此看来,只怪片片竹子太幽密了。


【其三】


彼时,大陆另端的国度里,十年前开始的阴影已经慢慢淡去,人们逐渐对这阵伤痛产生了忘怀和逃避的情绪,各种歌舞呀,庆典呀,顺应着这种潮流,似乎就成了情绪理所应当的出口。在这种情况下,不免当初一些带着铁锈味的东西,也会被潮流的幕布遮掩起来而退场。在他们哄哄闹闹,为了一场和平盛会忙前忙后了足足两个月之时,有人退下舞台,回到灰尘野草的栖息地,或是漫无目的地漂流,便不是重要的事了。不过,至少还有几个人觉得,比起冷凉的树林和海岸,还是异乡斑斓的建筑与绚烂的山野,更适合做一个退隐者的注脚,即便他们不知此事,安宁地把其当做一个年轻过客。


“自会有这一天,现在到来而已。”等到那封告请长假回乡的书信,盖着通红的戳章而平整地出现在办公用的衫木桌上时,蒙莫兰希如此想道。同时到来的,也有一些同僚不痛不痒的送词,然而,那也已经不重要了。长筒靴噔噔出了门,蓦地他又回身进屋,从生活平静下来而被重新漆得发亮的架子上,拿下了那把修长的仪仗用刀。


“还会回来吗?”有人问道,声音仿佛也长着白花花的,颤巍巍的胡须。


“谁清楚呢。”他回答,“至少,您也不用和巴塔耶先生争执啦。”


吱呀一声,门掩上了,仿佛是一个到站的旅人的一声叹息。


陆樾。

绘【1】

大正背景的旅日游客剑元帅和艺术画师龙之介,大正吉尔和情节概括往上翻(超懒),有18内容(当然不是车,指着龙之介),礼装摸鱼加回笼觉产物,万年不写文摸出一堆垃圾,tag瞎打(¦3[▓▓]


【其一】


蒙莫兰希刚从乡野间泥泞的道路踏入一片竹林时,日头正上三竿。


原来,自从明治维新,洋化开放之后,不少想一睹浪漫之都迷人风采的日本人,在见到与游记描述里相差甚大,既不十分整洁,也不亲和安逸的巴黎市时,自然而然生出了一种错落的惆怅之感,甚至产生了抑郁。与此同时,被诸如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甚至...

大正背景的旅日游客剑元帅和艺术画师龙之介,大正吉尔和情节概括往上翻(超懒),有18内容(当然不是车,指着龙之介),礼装摸鱼加回笼觉产物,万年不写文摸出一堆垃圾,tag瞎打(¦3[▓▓]

 
 

【其一】

 

蒙莫兰希刚从乡野间泥泞的道路踏入一片竹林时,日头正上三竿。

 

原来,自从明治维新,洋化开放之后,不少想一睹浪漫之都迷人风采的日本人,在见到与游记描述里相差甚大,既不十分整洁,也不亲和安逸的巴黎市时,自然而然生出了一种错落的惆怅之感,甚至产生了抑郁。与此同时,被诸如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甚至同为西洋人的穆夏的画作等等所影响,仏国,独国等等地方的上层人生活中,都有东洋的风格大放异彩。

 

于是,自从黑船到来之后,到日出之国旅行,对于西洋人来说,既成了有钱人家打探异域之风的窗口,是表现他们的实力和亲切的具有冒险精神的活动,又是推开古朴屋子的门户,借着一点光线,让好奇者像观看箱庭一样瞧瞧摆设家当的机会。

 

这其中,就有一些蒙莫兰希这样的人,对待自己的旅行,宛如对待画家笔下的风物,与前面所述的那种更像喜欢直接买走画的上层人不同,他更有兴趣一点点琢磨这之中的工笔写味。

 

又或者说,蒙莫兰希是少有的闲人,而他恰好有一头过肩的,可以用发绳扎上的墨黑的头发。光说这一点,已经是难得的了,偏偏那乌黑头发下面更有一双鸦灰色的眼睛。所以,等他从裁缝店里换了一身和洋折衷的衣服出来后,便被掌柜的惊叹说:“啊呀,要是人跟衣服一样有模子,我便觉得做这模子的也有日本国的几分呢。”至于那行灯袴下噔噔作响的皮靴,在那个时候,也已经不是区分东与西的物件了。

 

这样,戴着阔边的圆帽,提着深茶褐色皮箱,手执酱黑色拐杖的蒙莫兰希走上町中大道时,真好像成了大正时代的一位先生似的。虽然这也是他的本意,不过上下已经推行废刀令多年,所以没有门路,无处打听的话,外国来客是没有机遇谋得一把名匠打制的好刀的。

 

见此之后,他细致清洁了一番身在仏国时所得的仪仗刀,将其挂于身侧。因会些日文的缘故,他虽不信真有风土传说中的神道鬼怪,却也考虑到了自身的安全。期年之前,这儿刚发生一场异常惨烈的震灾,遭灾的人数目极多,兼有蔓生的瘟疫饥饿,偷盗抢劫,警卫也就劝告来往之人需多加一层心眼。

 

实则对于蒙莫兰希来说,出于一些当地乡人所不知的原因,他即使不仗特允的刀具,心怀歹念的恶徒,也是极少有能够近他的身的。他也决计不会将目前已知的所见所闻,与《英名二十八众句》那样的无残绘联系起来。

 

就在行路半天,借着翠绿的竹林遮蔽了慢慢压近的正午日光时,蒙莫兰希便在竹林中一块大石后坐下歇脚。从附近的町出来,又走过一段泥浆糊地的野路,此时他的靴上的层层泥水已经干结,他就那样坐于叠叠的竹叶上休憩。

 

混混沌沌不得一会,便听见有人哄哄热闹,木屐跺地的声音也吱吱喳喳响起来。

 

听得有儿童聒噪:“你上回说过带两把金平糖,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要说这金平糖,原是从葡人那来的。把米粉加糖水酒水炒制,在砂糖价高时,还曾被喜好洋物的京都人用于替代方糖加入咖啡,花花绿绿一盘,如同濑户内捞上来的珊瑚碎。要说他们是图新鲜一快,但在规模不甚大的聚居地外,单单一把糖,已经值得小孩子们闹个不可开交。蒙莫兰希也遇到过,离电车站不远的地方,和果子店门口除了打阳伞的公子小姐外,也有麻布和服光脚穿木屐的小孩,张望他们。

 

又听见一男声:“啊呀,我忘了,幸好还有。”接着一会窸窣,“喏,这下够了吧。”

 

“够了就好,免得你贪我一把,我就记得你上次说给我两把哩。”清脆的童声。

 

“我怎么会贪你的糖呢?”

 

他本来是要休息片刻,有这一来一回吵闹,竹林清闲也破了,不禁从大石阴影后转头一望,正是一个穿梅鼠色麻布和服,光着脚蹬着木屐哒哒响的男孩,绕着一人跳着脚。如是他口袋里有几个虎屋的果子,一定交出去换个安静。

 

再一晃眼,看见那孩子围着一顶红软帽下的黑影打转,倒是和万里外,仏国里,围着圣诞树要平安夜礼物的小孩别无二致。仔细一打量,哪里是红软帽,只见一个头发发红发橙的青年,眨着灰黑眼睛,从朝颜花色的衣服里掏着什么,大半估计,孩子杵着不走,便是为了多要几块点心。因为这样的举动,同时蒙莫兰希又有教养,就也觉得不至于计较,反而看青年温善和气起来。

 

“我今天出门匆忙,没带多少糖,你这时有空不如也去我家玩耍,我准备茶点招待你。”

 

一见青年如此说话,男童连呼好好,于是随着离开了。竹林中重新平静下来,好像石子投入水面的涟漪,片刻后消散了似的。


亿万个结局
吉尔与普勒拉蒂 袍子修改自Ca...

吉尔与普勒拉蒂

袍子修改自Caster的长袍设计

吉尔与普勒拉蒂

袍子修改自Caster的长袍设计

陆樾。

(我想象中的大正李庄(((

昨天早上睡回笼觉梦到龙之介和剑元帅的梗,就是大正年间的。龙之介是一个诱拐儿童并用他们的()作画的画师,剑元帅作为一个来日旅行的歪果仁撞见了龙之介的犯罪现场但被他的画震撼了所以没能下手,旁观了一段时间(并选择报警)(何)
结局是龙之介想用剑元帅来搞大作收尾没成,剑元帅醒悟过来反杀,死前龙之介对着自己和剑元帅和大作(是和还是或我忘记了)感叹道哇这才是艺术品啊然后挂掉了(他的血迹污迹溅到剑元帅身上和画作上,画作好像是用岩彩和孩子们画的所以不怕血反而干了之后更斑驳诡异,报警来的人看到都我伙呆了)
那个大作我记得是五六扇一联屏风,画的佛陀罗汉夜叉鬼面巫女伥虎红鸟居针地狱拔舌阿鼻...

(我想象中的大正李庄(((

昨天早上睡回笼觉梦到龙之介和剑元帅的梗,就是大正年间的。龙之介是一个诱拐儿童并用他们的()作画的画师,剑元帅作为一个来日旅行的歪果仁撞见了龙之介的犯罪现场但被他的画震撼了所以没能下手,旁观了一段时间(并选择报警)(何)
结局是龙之介想用剑元帅来搞大作收尾没成,剑元帅醒悟过来反杀,死前龙之介对着自己和剑元帅和大作(是和还是或我忘记了)感叹道哇这才是艺术品啊然后挂掉了(他的血迹污迹溅到剑元帅身上和画作上,画作好像是用岩彩和孩子们画的所以不怕血反而干了之后更斑驳诡异,报警来的人看到都我伙呆了)
那个大作我记得是五六扇一联屏风,画的佛陀罗汉夜叉鬼面巫女伥虎红鸟居针地狱拔舌阿鼻之类,红褐打底金赤点缀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还有楠木框框
至于龙之介怎么搞到的这些钱,没告诉我(¦3[▓▓]
剑元帅和洋折衷行灯袴小皮靴黑披风真好看就是我画不出来(¦3[▓▓]

我是不是看了《地狱变》做噩梦了,都叫龙之介,《竹林中》《蜘蛛丝》《罗生门》的梗也都有,难道是要我写出来吗(¦3[▓▓]

亿万个结局
老头乐 给我整俩教授(哭

老头乐

给我整俩教授(哭

老头乐

给我整俩教授(哭

亿万个结局

不画了不画了,可以把我B掉了

不画了不画了,可以把我B掉了

亿万个结局

Les quarantines

在法国开始了隔离生活才发现我还挺喜欢迫害色男与玩文字游戏的

所有参考来源于某法国人体结构教学书

Les quarantines

在法国开始了隔离生活才发现我还挺喜欢迫害色男与玩文字游戏的

所有参考来源于某法国人体结构教学书

亿万个结局

龙之介召唤了剑吉尔的if

两个人相性好差

p2是可爱的阳光男孩

龙之介召唤了剑吉尔的if

两个人相性好差

p2是可爱的阳光男孩

Wa.Mch

再次写雷文

虽说是龙之介左但可能不太明显……

很ooc,很ooc


是白情的贺文,结果拖到今天才写完,鸽子本质暴露

还是要多看点书,不然一直写的都是这种流水账似的文,苦恼


我的私心:3.14在🇯🇵是男方回礼给心动的女生的时候,不过文中两个人其实不清楚这个(((

写的也不像恋爱


再次写雷文

虽说是龙之介左但可能不太明显……

很ooc,很ooc


是白情的贺文,结果拖到今天才写完,鸽子本质暴露

还是要多看点书,不然一直写的都是这种流水账似的文,苦恼


我的私心:3.14在🇯🇵是男方回礼给心动的女生的时候,不过文中两个人其实不清楚这个(((

写的也不像恋爱


亿万个结局

⚠簧图接受无能的朋友请不要点开⚠

无露出预警

酷爱欺负老实人(

⚠簧图接受无能的朋友请不要点开⚠

无露出预警

酷爱欺负老实人(

某只走失的提速狗

最近的一些摸鱼


防雷:cp向吉贞(黑贞多)

ooc警告.jpg

白情元帅出场了,巨开心555看到好多大佬画的新的元帅,乐


以下是碎碎念(巨多)↓


p1:世 界 线 变 更

白情元帅和fz海报的完全是两个两个风格,fz那个太谐了我爆笑,生草创作(?)


p2-3

是空间看到的衣服于是连着画了p3

p2比例崩了()贞穿的是ob11那个芙芙娃衣……!超可爱

想买两个贞的手办……(突然)


p4-6

看fgo街机有感,选了元帅后面一般选贞,元帅退场,贞就出来了(我磕到了(?)

c元帅那一场换了黑贞之后,黑贞暴揍(?)玛尔...

最近的一些摸鱼


防雷:cp向吉贞(黑贞多)

ooc警告.jpg

白情元帅出场了,巨开心555看到好多大佬画的新的元帅,乐


以下是碎碎念(巨多)↓


p1:世 界 线 变 更

白情元帅和fz海报的完全是两个两个风格,fz那个太谐了我爆笑,生草创作(?)


p2-3

是空间看到的衣服于是连着画了p3

p2比例崩了()贞穿的是ob11那个芙芙娃衣……!超可爱

想买两个贞的手办……(突然)


p4-6

看fgo街机有感,选了元帅后面一般选贞,元帅退场,贞就出来了(我磕到了(?)

c元帅那一场换了黑贞之后,黑贞暴揍(?)玛尔达美杜莎,tql

有一说一,满破c元帅移动方式真的魔性

玩s元帅的都好大佬(?)看了一个元帅无双的,tql,技术力高


p7

早想画的ooc场面,然而现实是呆毛王暴揍元帅然后在吃海魔(?)迫害呆毛王我错了


p8

情人节的贺图,咕了

海盗au下的黑贞元帅(来源是abo信息素测试,代餐+1)


p9-10

s元帅摸鱼

发现我真的不会画元帅,dbq!!!!(流泪)

虽然但是,白情元帅好好看……



某只走失的提速狗

原曲:愛して愛して愛して


防雷:cp向龍キャス(虽然不明显)

目前差不多是坑了(dbq懒癌发作……!)这个半成品还是发出来凑数一下

其实本来也只打算搞到间奏233

原曲:愛して愛して愛して


防雷:cp向龍キャス(虽然不明显)

目前差不多是坑了(dbq懒癌发作……!)这个半成品还是发出来凑数一下

其实本来也只打算搞到间奏233

亿万个结局

那啥情人节活动(今年我终于狙中了(去年都在捞薄绿🍫

P2是正在上色(可能大概坑掉了

那啥情人节活动(今年我终于狙中了(去年都在捞薄绿🍫

P2是正在上色(可能大概坑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