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吉本荒野

21521浏览    358参与
悠央 yuhiro
最近出沒的三人組 小径被包圍w...

最近出沒的三人組

小径被包圍w

💜💙❤️

最近出沒的三人組

小径被包圍w

💜💙❤️

秦叔叔。

老师和狗崽

发一个睡前极限短打上来当更新表示自己还活着。(屯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没弄完,忙完这一阵就填填…


总之是个我/吉本荒野。(可以随便代x

大量暴力行为预警!!!有点怪,会很雷,揍老师和老师揍人都有。

打的很快也没复查,大家看看当个乐子。


这个password是剧的播出年份。


老师,老师。 


(姑且就放在这个合集里好了……

没了,大家少骂我两句。跑了跑了。

发一个睡前极限短打上来当更新表示自己还活着。(屯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没弄完,忙完这一阵就填填…



总之是个我/吉本荒野。(可以随便代x

大量暴力行为预警!!!有点怪,会很雷,揍老师和老师揍人都有。

打的很快也没复查,大家看看当个乐子。


这个password是剧的播出年份。


老师,老师。 


(姑且就放在这个合集里好了……

没了,大家少骂我两句。跑了跑了。

T-liz
【吉神翔水仙注意】 第一次正式...

【吉神翔水仙注意】

第一次正式恋爱的亲密接触模拟www

突然翻出了一张涂鸦,正好除除草w

等最后的备考期过了就开始画条漫啦!

【吉神翔水仙注意】

第一次正式恋爱的亲密接触模拟www

突然翻出了一张涂鸦,正好除除草w

等最后的备考期过了就开始画条漫啦!

AOI
昨晚随意摸的(上色都是乱糊),...

昨晚随意摸的(上色都是乱糊),想把笔递给写文太太,我画不出我的想法呜呜呜呜呜,我想看俩老师边上网课边谈恋爱

昨晚随意摸的(上色都是乱糊),想把笔递给写文太太,我画不出我的想法呜呜呜呜呜,我想看俩老师边上网课边谈恋爱

R洛叶
是吉本三三!! 因为不知道能不...

是吉本三三!!

因为不知道能不能画完

所以屯一下草稿(

是吉本三三!!

因为不知道能不能画完

所以屯一下草稿(

f

[家族游戏/慎吉]再会那天的相谈

阅读注意:

好像也没什么好注意的,就无脑甜轻喜剧,交往前三秒的恋爱攻防战

硬要说的话有一点点病损描写

随便看看就好


沼田慎一下定决心要去见吉本荒野,已经是多次往返这个城市的几个月后了。他安置好行李,从酒店出来,游移的视线望见林立高楼间的病院,脚步又变得徘徊不定起来。

至沼田家的摧毁与重生已过了八年,沼田家的长男与次子在知晓温柔与坚强的基础上逐渐变得成熟。在事件发生前慎一便是社交性强的孩子,与人交流面不改色侃侃而谈,像现在这样需要提前想好说辞的情况几乎未出现过。

在长椅上又坐了半晌,慎一放弃般地叹了口气,上前与护士站里的值班人员搭话。对方拿手里的资料与他的面容相比对,确认无误...

阅读注意:

好像也没什么好注意的,就无脑甜轻喜剧,交往前三秒的恋爱攻防战

硬要说的话有一点点病损描写

随便看看就好



沼田慎一下定决心要去见吉本荒野,已经是多次往返这个城市的几个月后了。他安置好行李,从酒店出来,游移的视线望见林立高楼间的病院,脚步又变得徘徊不定起来。

至沼田家的摧毁与重生已过了八年,沼田家的长男与次子在知晓温柔与坚强的基础上逐渐变得成熟。在事件发生前慎一便是社交性强的孩子,与人交流面不改色侃侃而谈,像现在这样需要提前想好说辞的情况几乎未出现过。

在长椅上又坐了半晌,慎一放弃般地叹了口气,上前与护士站里的值班人员搭话。对方拿手里的资料与他的面容相比对,确认无误后才放行。他当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按吉本那惹是生非又处事谨慎的烂性子,八成是把预防工作提前跟工作人员交代好了。况且他也已经在前几次旅途中了解到吉本在这座城市工作的基本情况,现在正是最鸡飞狗跳的时段,要类比的话大概就是八年前慎一本人誓让吉本提头来见一般的状况吧。

一想到八年前的此时老师应在夏威夷快活,此时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慎一的呼吸停滞了一下。他无意识推开房门,心跳还没来得及加速,雪白床上一团隆起便映入眼帘。他暂时松了一口气,转身安静地掩上门。

慎一凑近一看,只见吉本身体的大部分都藏在被子里,只露出脸和与吊针相连的左手。他的颈部及下巴都埋在下边,鼻尖微微蹭着被单边缘,夕阳在睫毛上镀上一层蜂蜜色的光。要慎一来说,吉本的脸本身就有点婴儿肥,睡着的老师停止散发出恶意,就像是天使和小孩那样可爱。

这样想着,他用手背轻轻碰了一下吉本的脸颊,指腹扫过老师蜷曲的发尾。正当他离吉本距离最近、内心最无防备的一瞬间,吉本忽然怒张双眼瞪过来,嘴里发出嘶嘶的笑声。他愕然与老师四目相对。

“不错呢,你刚刚那个表情。真想拿手机拍下来。”

“...老师是什么时候醒的?”

“谁知道?大概在你把该摸的地方都摸完了之后吧?”

听了这话,慎一浑身紧绷的肌肉反倒疲软下来。既然八年前他连一次行动都没法超出吉本的预期,八年后他就不该妄想着能从这个人的手中夺回主导权。他叹了口气,静息等待老师的下文。

“好香啊,你是不是给我带了晚饭?”

慎一皱着眉头上下打量老师:“先提这个?我们这么久没见,不该先寒暄一下?”他有些激动地大手一挥,示意从天花板前缘到后角的病房轮廓,“或者我早该想到老师没有为人师表的社交礼节,那总该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

“好了好了,先冷静一点。我之后会和你解释的。”吉本无辜地冲他眨眨眼,边侧伏身体在床底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掏出来一盒苹果汁,“喝这个消消气。”

慎一看向吉本朝他摊开的手,眯起眼。那是沼田家一直都习惯在家囤积的牌子,这说明老师早就知道他要来。

“快收下啦,这是给乖孩子的奖励。”

慎一压下心头浮起的又一个疑问,不忿道:“...好廉价的奖励。”

吉本看着他的脸呵呵笑起来。慎一瞪他一眼,弯腰从包里拿出了便携式饭盒。

“让我看看,是什么是什么?哇,是蔬菜粥耶——”吉本顿时整个人都焉了下来,“慎一君,我想吃肉。想吃妈妈做的炸猪排。”

“您一个病人在说什么啊。”

“我记得马路对面那家甜品店的蜂巢蛋糕很好吃呢,能不能烦劳慎一君帮我跑一趟——”

慎一忍无可忍,抓起汤匙往吉本嘴里就是一顿塞。吉本这回倒是不说话了,一时间空气中只回荡着蔬菜根茎被咬断的沙沙声。他打开收在一侧的折叠桌,饭盒往桌上一放,“爱吃吃不吃滚”的意味不言自明。

“难道说,慎一是嫉妒了?好不容易做一次饭辛辛苦苦从列车上背过来,老师却抱怨想吃妈妈做的炸猪排什么的——嗯,确实是会生气呢。”

慎一额角跳了跳,冲吉本一笑:“老师长多大了都这么死性不改呢。”

吉本也回他一个夸张过头的璀璨笑容:“说来真是难以启齿,这留置针打得我手都肿了,现在手腕一动就特别痛,慎一君可以喂我吃吗。”

两人维持着笑容安静地对视,彼此都知道吉本的话大多都是一时兴起的胡言乱语。慎一觉得这样与他胡闹下去也没有意义,让老师吃完饭赶紧开始正题才是上策。他调整了一下折叠椅的位置,坐的离吉本近一些,伸出一匙递到他嘴边。吉本乖乖张嘴喝了下去。

 “爱吃甜食和肉是真的吗?我还以为那一定是演技呢,知道我们在看才装出来的。没想到真正的老师也没个大人样。”

“这个嘛,到底是不是呢。”

“您一提到自己的事情就开始含糊其辞。”

“啊——粥溢出来了。慎一君真是不会照顾人啊。”

慎一不动声色地用汤匙边缘在吉本嘴角边刮了刮:“要你啰嗦。话说老师自己吃饭还不是吃相难看,菜汁米饭搞得满嘴都是,溢出来也没差吧。”

“那个啊,大口吃饭是对生活积极向上的人才有的特权哦。”

“像小学生一样走路也是?”

“噢——你很懂嘛。”

什么积极向上啊。慎一在心里轻声抱怨,嘴上却也没再反驳。正因为老师是这样的个性,追问才显得徒劳无功。反观从前的自己,一样从不对任何人敞开心扉,老师对此就毫无办法了吗?这话放到现在也是相同的道理,吉本不说,慎一就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吗?老师能看穿他的演技,那他也应当能看穿老师的演技才是。

不,话也不能这么说。大概就连老师自身,也没法区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演技了。对慎一来说,这才是最令他困扰的难题。

慎一思考着这些问题,从盥洗室回到病房,将清洗好的饭盒装回包内。吉本将胳膊支在方才打开的折叠桌上,手背抵着脸,目光紧随着像这样若有所思的、他的学生。慎一走近病床,两人又眼神交汇。他居高临下地一挑眉:“怎样?老师现在可以开始说明情况了吗?”

“嗯,我想想哦。简单说来,就是急性心肌梗死送过来抢救成功了啦。既然人还在这里,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吧?”

“您说我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呢?老师饮食这样不健康,成天疯疯癫癫,晚上是不是还经常熬夜?您忙着找教室四处乱嚎,要不就是写一些奇奇怪怪的剧本和日记,哪里还有时间睡觉。不知道老师还记不记得您在我房间发神经,那时您心绞痛发作了吧?我倒还奇怪您竟然还能苟活到今天与我再见一面呢。”

似乎是读懂了慎一的言下之意,吉本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慎一看着那假笑逐渐散去的表情,喉头动了动,继续道:“...我最担心的倒也不是老师的身体,是精神状态。您的求生欲很弱吧。从真田宗多逝世的那一天起,您就不再为自己而活了。一个只为学生而活的人,当他发现自己工作力不从心时,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一想到这里,我无论如何都——”

他说不下去了。吉本安静地坐在那里,慎一读不懂他眼神中的感情。

“慎一君也太操心了。你知道的吧?老师的体能比你还好,每天的广播体操也不是白做的。要是体能与精力支持不了工作,我也会很困扰。人是都会死的,说不定到最后我活得比慎一君还久呢?”

“...创造奇迹的人往往都英年早逝。”慎一低垂下眼,最后说。“就算忽略心肌梗死这事吧,我们可以谈谈别的。”他突然前倾上身,手拨开吉本身上宽松的病号服,胸膛与腹腔上几块色泽成熟的淤青袒露出来,“八年前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制服我和茂之的老师,如今却挨了学生的打,这便是您开始力不从心的最好证明。”

说到这里,吉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意外的神情。

“...真不错。八年过去了,至少慎一君的STK技术大有进步呢。你是不是还录了像?”

“那倒没有。我还没有老师这么丧心病狂。”

吉本笑了,倒也没说什么。他慵懒地舒展脖颈,蜷曲发尾蹭上床板,双眼半瞇着朝慎一望过来,不知道在盘算什么。正当衣襟边缘因重心改变快要从肩膀上下落时,吉本忽然直起身来,迅速越过正常社交安全距离,伸出没插针管的那只手,掌心准确无误地抵上慎一左胸上部的薄衬衫。慎一的呼吸在一瞬间静止了。

“你的心跳好快呢。在紧张吗?”

慎一难以置信地看向对方,手不自觉地抚上刚被低音炮近距离轰炸过的耳朵。重新靠上床板的吉本意有所指地拢了拢衣襟,抱胸看着他。

见慎一一副气到无语凝噎的模样,吉本这才敛了敛笑容:“那我换个问法好了。慎一君这几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得出答案了吗?”

这回倒是轮到慎一愣了一愣。他当然知道吉本已经发现了他的感情,所以他才会在老师拿这一点开玩笑时那么愤怒。但他没料到老师对人心的体察能细致入微到这一地步。想到这里,慎一也释然了。他从来都没必要在老师面前掩藏什么,一开始就不该选择那样的交谈方式。因为吉本总能一眼看穿他。

“...我一直都怀疑自己有没有爱人的能力。自小以来,我便很难体会到感情的重量,即使老师给予我不去伤害他人的能力,我却仍没有体会过主观感情上的爱。您曾说,对未知的事物,人对其抱有一种恐惧。对无条件利他的爱、对四处宣扬这种概念的社会、对无法体会这种事物的自己...我怀抱一种恐惧。我抱有过一种侥幸心理,接受老师的教导、知晓了如何去建立家人间羁绊的自己,应当有资格去恋爱、去结婚,有资格去爱自己的孩子——但最后果然还是不行。我终究还是幸运的人。即使最终让我体会到这种感情的人是我难以触手可及的存在...”

说到这里,慎一闭了闭眼:“我直面了内心的感情。所以我对自己做出的决定并不后悔。”

四周安静了一瞬。慎一闭上双眼的这一时间,五感中只剩映在眼睑上朦胧温暖的光与盛夏昼夜不息的蝉鸣。他再度睁开眼,只见吉本正温柔地注视着他。这是老师属于田子雄大的一部分。温柔——即使目睹过老师的怒容与泪水,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能用这个词来形容这个人。

“这一次老师可以给慎一君的答案打95分呢。”

“我可只能给老师打5分。说实话,我的事情怎么样都好,只有老师这种舍弃自我的做法我怎样都不能认同。教会我去直面生活教会我爱的老师,自己却没法直面生活没法去爱,这也太奇怪了吧!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我——”

慎一猛地低下头来,话音也截然而止。视野中只剩下被褥上晕染开来的泪渍,还有冰冷的床栏上紧握着的双手。看不见的地方传来布料摩挲的沙沙声,老师的右手闯入眼帘,紧接着是从手背朝躯体传递过来宽厚的温热——老师握住了他的手。

“...你又为雄大而哭了呢。”

感觉到眼泪逐渐止住,慎一才抬头瞪了他一眼:“才不是这样。对我们来说,老师就是老师啊。”

吉本抓了抓头发,神色竟然显得有些犹疑:“那个,我可能做了很不好的事情...”

“?都说了老师没必要——”

“你停一停啦。先听我说。”吉本又把手伸出来捂住他的嘴。于是慎一安静地等待他的下文。

在再次开口说话前,吉本又东张西望了一阵,调整了几次坐姿,整个人离慎一又近了一些,连左侧的滑轮吊瓶都被他的动作扯得往前晃了晃。慎一不由得皱眉朝对面望去。

“那个啊,慎一君。”慎一被这一声唤回注意力,才发觉老师已经离他近得连相互的吐息都能清楚感知得到。他的脑海中闪过八年前似曾相识的画面:老师扯着他的头发威胁他、把他逼到墙角质问他——但他隐约感觉到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对我来说,你的事情才不是怎么样都好。明白吗?”吉本轻轻吻了吻他脸颊上的痣,“我也喜欢你。”

慎一看着近在咫尺、被夕阳染成漆红的璀璨双眼,一时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回应,也没来得及感动,那双眼睛中的真诚与柔软又被替换成了戏谑的调笑:“不过那种事现在确实不重要!”说着,吉本哐地一声滚下床,从床底掏出来两张纸,丢到慎一面前,“你看看这是什么。”

慎一定睛一看:“去夏威夷的机票?时间是...今晚八点??等等,你在搞什么鬼——”

“不错呢,你这表情。”吉本嘴里发出似曾相识、诡异的笑声,一手把固定在手背的假针头拆开,一手从床底拽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行李箱。他绕过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慎一,把行李箱从窗口丢了下去,紧接着自己也光着脚跳了下去。

等慎一做好心理建设跟着跳下来,吉本已经穿戴整齐了。他冲到路边叫了辆车,便把慎一推搡着塞进了后座里。

“麻烦你先载我们去本岛酒店拿行李,再去机场。”

听到吉本向司机准确报出他入住的酒店,慎一反倒镇静了下来。他按着吉本的肩咬牙切齿道:“可别告诉我你病都是装的。”

“噢,不错嘛,慎一君比八年前好像更聪明了一点。那个啊,最近实在没办法啊,外面都是红着眼追杀我的人,实在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真要说就都怪慎一君动作太慢啦。害我在这里等了你半天。”

“老师随便偷几本杂志,关进派出所里躲躲不就好了?”

“那可不行。毕竟医院里刚好有可以用的人,而且...”吉本顿了顿,缓缓朝他露齿一笑,“那样就看不见慎一君精彩的表情了。下定决心和未婚妻分手,却得知喜欢的人进了医院...是不是啊?”

“呵呵,我倒是很期待老师的表情呢。被学生揍得满地找牙、慌不择路躲进医院,紧接着又要面对优秀长子被世代仇敌抢走一家人的追杀,会很辛苦吧。”

“不不不,慎一君在说什么不吉利的话?茂之、一茂和佳代子都想我想得不得了吧?”

“这个嘛,谁知道呢。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在家庭纪念日给你发邀请函,你不是鸟都不鸟我们一下?爸爸妈妈可是气的脸都红了。”

吉本严肃地看向慎一的侧脸:“...也好,优秀的长子跟我这种坏人老师有学有样,不被追着杀一杀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慎一忍住笑,凑过去亲了亲恋人的嘴唇。

夕阳终于沉入地底,出租车朝地平线缓缓驶去。

END



虽然慎吉这两人的性格要犯病可以犯得很病,但我个人相信如果是原作那样充满希望的结局,他们应当是可以通过成熟而平等的对谈来解决问题的。

虽然是随便写写,不严谨又玩烂梗,因为太想吃糖节奏也有些问题,如果你能看到这里我还是非常开心。和冷坑战友隔空握个手。

犯病的慎吉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很想写写。那么就下次再见啦。


不点灯
王子的吻会唤醒怪物吗

王子的吻会唤醒怪物吗

王子的吻会唤醒怪物吗

尼苦丁

【慎吉】烟瘾

  • 沼田慎一x吉本荒野

  • 家族游戏时间线两年后,沼田慎一一个人租房住


有个中转站

  • 沼田慎一x吉本荒野

  • 家族游戏时间线两年后,沼田慎一一个人租房住



有个中转站

soooooo

吉本荒野bg

【看文之前要知道的事情】

1、自嗨写个爽,没文笔

2、ooc,ooc,ooc

3、少许在街边站着和暴力因素,没有颜色,我写成甜饼了,是吉本老师和女学生

是吉本荒野和女学生

是吉本荒野和女学生

4、不喜欢就点叉号,别骂我,我骂不过你

以上,感谢阅读


这种地方向来睡的早,尤其是城里,电灯早早熄了。陆地沉下来,天上反而亮了,碧蓝的天,下面房子黑黢黢的,是沉淀物,人声窸窸窣窣,也跟着一起沉下去。亮敞的只有不时掠过天空的轰炸机的嗡鸣,带着忽明忽暗的光,拐着弯儿的气音直直地掉下来,砸进人的脑子里。

街上就他一个,踉踉跄跄地走着。吉本荒野在这儿混迹了有些日子,这样那样的事情一多,钱也散...

【看文之前要知道的事情】

1、自嗨写个爽,没文笔

2、ooc,ooc,ooc

3、少许在街边站着和暴力因素,没有颜色,我写成甜饼了,是吉本老师和女学生

是吉本荒野和女学生

是吉本荒野和女学生

4、不喜欢就点叉号,别骂我,我骂不过你

以上,感谢阅读


这种地方向来睡的早,尤其是城里,电灯早早熄了。陆地沉下来,天上反而亮了,碧蓝的天,下面房子黑黢黢的,是沉淀物,人声窸窸窣窣,也跟着一起沉下去。亮敞的只有不时掠过天空的轰炸机的嗡鸣,带着忽明忽暗的光,拐着弯儿的气音直直地掉下来,砸进人的脑子里。

街上就他一个,踉踉跄跄地走着。吉本荒野在这儿混迹了有些日子,这样那样的事情一多,钱也散的七七八八。这种地方弄钱的法子多的是,这也成了为数不多值得他高兴的事。他希望前面出现个好说话的倒霉蛋——能不用暴力就不用嘛,至少他本质上还是个和平主义者。

吉本荒野矮着身子,尽可能的压着墙根走,脚边散落着空罐、杂志和色情广告单,还有乱七八糟的边角料。路走得深一脚浅一脚,偶尔不知道踩到什么,脚下“咕叽”一声。走了会儿,他听见有人说“滚蛋”,是一个低沉而粗鲁地男声。有三个男人,两个面对着一个站着,开口的是站着的男人之一。他的肩膀很宽,头发剃得很短,毛刺刺的。

“回去。”他对着吉本荒野挥手,动作像是在赶一只狗。

吉本荒野估量着两个人的体格,继续前进。走近些才看清地上那个男人仰面躺着,鼻口都是血,大腿光裸着露在外面,白生生的。

这是我从吉本荒野那儿听来的。姐姐在忙手里的论文,恰巧吉本荒野有相应的素材,而这两个人都不介意房间里多一个旁听者,这也是我现在坐在姐姐房间的软垫上的原因。

吉本荒野是我的家庭教师。相较于一路高歌猛进,顺利拿下各所名流大学入取通知的姐姐,我却费尽心思也挤不进班级的中游。

“你我都清楚,垮掉的女孩儿和富人家垮掉的女孩儿是两码事。”吉本荒野提出这个论点时眼睛亮了一下,他脸上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兴奋,“显然,你们属于后者。”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将姐姐称为“垮掉的女孩儿”,姐姐却完全不在意,依旧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手指搅在一起。看上去,比起吉本荒野的话,她更在意自己刚做的指甲。

“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忧虑自然和平常人不一样。”他说这话的时候歪头看了我一眼,”那个时候我需要钱回国。“

吉本荒野说,在那种地方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假装看不到就行了,没人愿意多生事端,即使对方是个小个子亚洲人。

他走过去有一会儿,身后才传来男人挨打的闷哼,细碎的咒骂混杂着说不清的嘈杂钻进他的耳朵里。他或多或少受了些启发,吉本荒野脚步顿了顿,拐进另一条街。这条街上有个车站,鱼龙混杂。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流民,性工作者,还有和他一样,想找倒霉蛋碰运气的。

东方人在这里总有特殊的优势,吉本荒野矮小的身材和稍稍嫌短嫌宽的脸,加之过长的额发和那双水润的眼,这是猎奇者们最喜爱的东方情调。他不去和那群专业人士混到一起,同在一个区域,他自己孤零零的站着。比起他们,他的年龄要大许多。这类孩子几乎找不到二十岁之上的。他们大都十八岁脱发,十九岁落牙,到了二十岁,两只眼睛就已经混沌模糊,脑袋不清醒了,即便是活着,也和死了没什么两样。有的女孩儿赤诚地袒露着白花花的胸脯,像蚊子叮起的两个肿块,慷慨地展示给每个过路人。这种已经不值钱了。

“这是从出生就决定的,抗争不来。”说到这儿,吉本荒野抬头看向姐姐。姐姐顶烦这些决定论,但她对吉本荒野表现了绝对的宽容,包括容许他坐在她的床上。姐姐一只胳膊架在桌子上,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不知从哪儿拾了笔,夹在指尖转得飞快。

这是她没耐心时隐晦的暗号,姐姐兴许是犯了烟瘾,那这也是她最没耐心的时候。姐姐每次的动作都不同,我观察了许久才得出结论。爸妈都不知道,似乎姐姐身边很多人也都不知道。我见过明明是很熟悉的,被称之为姐姐的朋友的人在姐姐身边叽叽喳喳,却完全没注意到姐姐微笑的脸下面,手指已经搅在一起,不安分地扯着衣摆。

我在地上坐久了,一条腿盘的发木,血液都堵塞在那条腿上,脑袋也开始木浆浆的。这属于体循环?完蛋,又不记得了。这么想着,姐姐突然朝我看了一眼。我想她一定是瞧见了我这副蠢样子。她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她的眼睛硕大分明,眼白不加丝毫浑浊,瞳孔呈现几近完美的圆形,像是电视上常出现的枪口。被她那双冷淡的眼直勾勾盯着,和让人拿枪指着没什么两样。人会为了让那双眼睛多上一丝情意而付出一切,但她的好心情向来只由她自己定。显然她妹妹没有这个殊荣,姐姐只喜欢她喜欢的人。她看着我,嘴唇动了动,看这情况,从那两片里出来的横竖不会是好话。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先一步跑出去。

“这个给你。”吉本荒野突然朝姐姐伸出手,他的手悬在我眼前,一个崭新的烟盒躺在他手心里,白色的烟盒上绘了一圈精致的标志,眼熟得紧。

姐姐的注意力被他引过去,刚刚想对我说的话,这会儿估计也被她抛在脑后。她周围像是有什么东西,倏地软下来,层层叠叠地收缩,最后缩进她那双暖洋洋的眼睛里。

姐姐探着手指从吉本荒野手中捞过烟盒,指尖不经意似地在他掌心摩挲了下。

他俩的手离我太近了,近到我应当看见吉本荒野在与姐姐相触时,宽大的指节微微发颤。因为太近,看得太真,反倒生出些不该有的荒诞,以至于一瞬间怀疑这是真的假的。回过神来,两人的手都好端端地摆在自己身前,姐姐叼着烟,却没点燃。吉本荒野端正的坐姿让我更确定与其纠结那两只手,不如继续纠结体循环的流通途径。

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不过显然体循环理论对我更重要。

两人半点儿不在乎我未成年的身份,事情讲到吉本荒野和某个高大的白种男人——吉本荒野称之为看上去有钱又好骗,长得像柴犬,恰巧唤醒了他沉睡的思乡之情的倒霉蛋——两人进了车站的卫生间时,我“蹭”地站起来,麻木的腿一时间没站稳,姐姐比吉本荒野快一步扶住我的胳膊。

“怎么了?”姐姐显然没意识到两人现在谈的东西不太适合我这个年纪,甚至还有些不满我把这段故事打断。

“那个,我突然想回去查查体循环是什么意思。”这句话说完,屋子里凭空升起如有实质的尴尬。我的脸烫得吓人,兴许是温度从脑袋传到胳膊,姐姐松开扶着我的手,身子前倾着站在我旁边。

“不听故事了?你不是最喜欢听他讲故事。”姐姐的声音从我耳边炸开。姐姐离我太近了。这么想着,脸更热了。

“不听了,我还小。”羞耻感几乎要从鼓动的心跳中蹦出来。我飞快地瞟了眼姐姐,模糊中看到她弯着唇,眼珠转了转才看向我,像是刚注意到似的。

她刚刚没有看我。脸的温度把混僵僵的脑袋烧开,我难得灵光了一瞬。

“我又不会讲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吉本荒野这会儿塌拉着肩膀,垂着脑袋,“等下就是最精彩的部分了,走了多可惜。”

“她想学习呢,比起听故事,体循环更重要不是?”姐姐的尾音扬起个小小的弧度,她毫不掩饰此时的好心情。

“等吉本老师讲完故事我们一起回去好了!吉本老师也能再给我讲一遍体循环。”我被姐姐的好心情感染了,嘴比脑快,先一步说出心里话。我喜欢姐姐,尤其是心情好的姐姐。爱美之心人皆有,从小到大我都是姐姐的小尾巴,我喜欢尽可能的和姐姐多呆一会。

姐姐干脆地转身让我一瞬间以为她的好心情是因为我打算离开,而不是我原本想的,她被吉本老师的故事逗乐了。

吉本荒野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几乎是小隔间的门刚锁死,他拳头就已经抡到柴犬的下巴上。柴犬高大的身子重重撞向隔间挡板,挡板簌簌抖起来。他被吉本荒野猝然的一拳打懵了,而精明的老师不会放过学生任何一个漏洞。下一拳,吉本荒野选择落在柴犬的口鼻上。

我不太能想象整天笑嘻嘻,没个正经样子的老师动手打人的场面。不过姐姐倒是听得饶有兴致,甚至对吉本荒野口中的一些夸张描写格外捧场。

两人话头你来我往,聊得风雨不透。我听了会儿,没品出半点儿意思。他俩也不看我,只顾说自己的。我等得顶无聊,找了个空隙插嘴,刚开话腔,两人的脸一齐“唰”得扭向我,四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吓得我还未出声,先被自己的吐沫呛得咳了个昏天黑地。

“你去喝点儿水,我问吉本老师点儿事情,等下他再过去教你体循环。”姐姐笑着拍了拍我,这回我是半点儿不想在姐姐面前呆了,丢脸丢大发了。

门将将和死,缝隙里透出点儿吉本荒野的声音。

“然后就把他的钱摸走,拍拍屁股回国喽。”

“他肯定拍你屁股了,啧,真嫉妒啊。”

门“咔”得和死,一起关在里面的是姐姐有些轻浮的笑声。

我想起之前忘的是什么了,那个银色标志,是姐姐最惯抽的牌子。

T-liz
【翔水仙预警】 【吉本荒野x神...

【翔水仙预警】

【吉本荒野x神山悟预警】

是 @LopezzzD蓝桑 太太的《明月与花》,我cp的绝美爱情,欢迎食用w

离上一次画我cp已经过了好久了,但我永远爱他们❤

【翔水仙预警】

【吉本荒野x神山悟预警】

是 @LopezzzD蓝桑 太太的《明月与花》,我cp的绝美爱情,欢迎食用w

离上一次画我cp已经过了好久了,但我永远爱他们❤

七寒 よあけ
今天難得有手感畫出來了✨✨ 這...

今天難得有手感畫出來了✨✨

這能算個系列嗎…((?????

今天難得有手感畫出來了✨✨

這能算個系列嗎…((?????

uwu-UU
试着画了一下吉本老师,家族游戏...

试着画了一下吉本老师,家族游戏太好看了sho酱演的太好了呜呜呜呜呜……

试着画了一下吉本老师,家族游戏太好看了sho酱演的太好了呜呜呜呜呜……

T-liz

【吉神注意】

迷惑,不知道为什么屏蔽这条,申诉无效,试试能不能重发

【吉神注意】

迷惑,不知道为什么屏蔽这条,申诉无效,试试能不能重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