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吉林

44633浏览    14655参与
壹加壹汽车
吉林大哥喜提大路虎!试问,这样的生活谁不喜欢?
吉林大哥喜提大路虎!试问,这样的生活谁不喜欢?
张煜宸

三位兄长

东三省大概是中国的长子吧。

众人提起他都喜欢加上一个老字。

东北老工业基地呀!老重工业基地呀!

而这里大概以黑龙江为代表,算是东北的老大哥。

不过我感觉年龄大概代表着穷。

这次东北算是砸锅卖铁了吧。

辽宁在明明过节团圆的日子,却又召集了1000多名医护人员赶赴武汉。

这三兄弟总共召集的医护人员达到了全国的1/5。

连他们送的东西其实也很朴实无华,甚至是很稀松平常。

大米,白菜。

普普通通的。

但是这对于东北来说,都是过年的东西都是...救命的东西。

东北是粮食大省,我们能拿出来最好的其实就是大米。

当年让我们渡过困苦与寒冷,活下去的,是白菜。

这么多年过去,很多弟弟...

东三省大概是中国的长子吧。

众人提起他都喜欢加上一个老字。

东北老工业基地呀!老重工业基地呀!

而这里大概以黑龙江为代表,算是东北的老大哥。

不过我感觉年龄大概代表着穷。

这次东北算是砸锅卖铁了吧。

辽宁在明明过节团圆的日子,却又召集了1000多名医护人员赶赴武汉。

这三兄弟总共召集的医护人员达到了全国的1/5。

连他们送的东西其实也很朴实无华,甚至是很稀松平常。

大米,白菜。

普普通通的。

但是这对于东北来说,都是过年的东西都是...救命的东西。

东北是粮食大省,我们能拿出来最好的其实就是大米。

当年让我们渡过困苦与寒冷,活下去的,是白菜。

这么多年过去,很多弟弟妹妹过得都比这些大哥们要好,而且这两年也有不少的嫌弃这三个大哥,首当其冲的应该是黑龙江。

无数的网络暴力铺天盖地,黑心药厂一类层出不穷,网络暴力,黑龙江一次都没有赢过。

但是。

家国大义,家国有难,他没有一次不冲在前面,他没有落下过任何一场。

没输过任何一次。

被弟弟们妹妹们嫌弃和说坏话,东三省其实都很生气,但是骂骂咧咧的有没有什么办法,如今弟弟妹妹们有困难了,三个大哥也不好过,所有的人差不多都生病了,东三省算是一边打着喷嚏流鼻涕,一边把家底儿都掏出去了去帮忙,然后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

现在除了武汉以外,最严重的莫过于黑龙江了,毕竟他本身就穷,医疗设备也不全,如今药厂更是倾尽全力驰援武汉,我们这边急诊就只能靠120和紧急医护人员,开点儿药几乎就开不下来了,而且大批的药不生产,都是靠药店自己留的那些药维持继续的。

但是东北的三个大哥又说什么呢,只能骂骂咧咧的说“能咋办?再特么气也是一家人。”

离神山火神山在说东北话

因为太多的网络暴力,19年,黑龙江的药厂盈利降低90%,沈阳和吉林也没有太好,但是这一次,东三省却又哪个不是咬紧牙关倾囊相助。

你要问他们吃得消吗?他们顶多是摸着头,傻乎乎的笑着“都是我们的弟弟妹妹们,他们有困难,我们这些当大哥的怎么能不帮忙呢?”

从最开始捐钱,东拼西凑几个亿,到物资,成吨成吨的白菜大米,到把设备拿出去捐赠。

吉二医的医生专家们带着设备驰援武汉,已经告急的黑龙江,依然在闷声不吭的捐物资,捐口罩,不惜五个医用换一个N95,就因为一句武汉有需要, 甚至买下工厂去专门生产。

有困难打掉牙齿和血吞,只想要一个人努力把大梁挑起来,让弟弟妹妹轻松些。

当年东北还是很小的时候,是哥哥弟弟妹妹们一起帮助当哥哥的一步步成长起来,后来哥哥长大了有能力了,底下的人才纷纷的交给各位弟弟妹妹们,生产的粮食也养活了不少人。

如今当哥哥们的穷了,不像最开始那么有钱了,但他们对这个家对弟弟妹妹们的心一直没有变过。

在负面新闻上或者是负面热搜上东北一次一次榜上有名,但他们不在意,就默默地实诚的干好每一件事情,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算力所不能及,那也拼尽全力。

这就是东北。

这就是中国长子。

叫一声大哥,他们就会为你扛起一片天。

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他们顶多就是笑笑,说一句你还小不懂事。

她还小不懂事,这句话本来是一个让人很反胃的话,但是对于这三个大哥,他们愿意永远把你当做弟弟妹妹,包容你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永远肯把肩膀给你,让你靠着,永远可以在你走不动的时候把你背起来,永远愿意蹲下,让你踩在他的肩膀上,看更高更远的地方。

这就是东三省。

最全特色吉林小吃
今儿了解一下这吉林独一份的鱼生!
今儿了解一下这吉林独一份的鱼生!
最全特色吉林小吃
五百块搁吉林畅吃一年麻辣烫你觉得值不值?
五百块搁吉林畅吃一年麻辣烫你觉得值不值?
最全特色吉林小吃
他家的烤鸡爪堪称吉林一绝
他家的烤鸡爪堪称吉林一绝
珞珞如石

凛冬将至

原创:珞珞如石


第一束光照亮了冰封如镜的江海

第一声钟回荡在峰峦绵延的白皑

在如此辽阔的天地里 

赐予我最寥廓的胸怀

心底烧灼的火种 

不曾被凛冬掩埋


我干下一碗烈酒 

把肺腑冰雪都化开

融进那沃野千里的黑土地 

汇一江凝重的澎湃

在北国翻涌的稻浪中

我看见了莹白

本该倚桌而坐的人 

都在关外


早忘却纷飞的彩衣 

与生俱来的豪迈

只记得半边天的浓烟 

把机器的轰鸣声覆盖

我看那灰暗的空山 

抽干了最后的血脉

却好像与那盛世相隔山海


我曾见第一朵花开 ...


原创:珞珞如石


第一束光照亮了冰封如镜的江海

第一声钟回荡在峰峦绵延的白皑

在如此辽阔的天地里 

赐予我最寥廓的胸怀

心底烧灼的火种 

不曾被凛冬掩埋


我干下一碗烈酒 

把肺腑冰雪都化开

融进那沃野千里的黑土地 

汇一江凝重的澎湃

在北国翻涌的稻浪中

我看见了莹白

本该倚桌而坐的人 

都在关外


早忘却纷飞的彩衣 

与生俱来的豪迈

只记得半边天的浓烟 

把机器的轰鸣声覆盖

我看那灰暗的空山 

抽干了最后的血脉

却好像与那盛世相隔山海


我曾见第一朵花开 第一只鸟低徊

从远古蹒跚着走来

我曾见幽云好风光 盛京龙腾气派

悲喜交织的兴衰

我本是燕赵多慷慨

何时零落在宁古台

困守时间最深处 满身历史的尘埃


我把那莽原的荒 辟成了丰盈的仓

抽尽了金色的浆 炼作了坚毅的钢

撑起了一方的天 担在了颤抖的肩

苦信着慷慨的言 等来了倾覆的瞬间


我看那大好江山 毫不留情的白

我本是绝处逢生到此间来

锣鼓唢呐奏响 千门万户洞开

嘲笑我粗笨地唤同侪

拼死抗争十四载从无愧家国大义

输出了移山心力 感谢着感怀

大厦坍塌 扬尘起 我扑倒在地

是谁杀死了我在这新的时代


苟利国家生死以

北风雨雪恨难裁

西南东北竞无际

不拘一格降人才


漫天飞雪是历史的留白

是威虎山凛凛高怀

是天池的澄明

铁西区的尘霾



或许是地域的原因,我觉得我似乎更能和与北地相关的事物共情。凛冽、辽阔、苍凉的意境是我的底色。这或许也是人文地理的奇妙之处。

我期待着所谓的“东北文艺复兴”。但不是因为短视频上的自嘲、笨拙模仿的口音,而是评书、高跷、二人转、重金属音乐甚至是二手玫瑰,是这一地区独特的坦荡洒脱的文化。

陶

我的愤怒be like

我不会画画

p2是@天作隔岸愁 的冀

我的愤怒be like

我不会画画

p2是@天作隔岸愁 的冀

爷碳碳子

一个,意义不明且没有完成的脑洞……

画了这么久不舍得删也不舍的扔就挺纠结

看着乐呵乐呵就行


一个,意义不明且没有完成的脑洞……

画了这么久不舍得删也不舍的扔就挺纠结

看着乐呵乐呵就行


小洋老师爱画画
大吉林下雪了,这会不会是春天里的最后一场雪呢
大吉林下雪了,这会不会是春天里的最后一场雪呢
千枝伏藏
李乘骑着马走到松花江边,马不肯...

李乘骑着马走到松花江边,马不肯往前行,于是他下马步行过江面,墨色的冰面上有白色的裂痕往江心去,巨大的雾凇矗立在孤岛上,枝条静静垂悬,银月亮彻,堆琼砌雪。有人坐在树下,膝上横卧一张古琴。

李乘抱着刀听了一会,走到汀上去,在徐岭对面坐下,双手按上琴弦。他也不知道自己弹了什么,但他猜徐岭是和自己很相似的理想主义者,琴音共鸣,发自肺腑。

一曲终了,徐岭慢慢睁开眼,银白色的瞳仁熠熠,恍若盛满天边那轮银月的辉光。李乘再回头看,松花江涛涛潺潺,不为之静,不为之停。


@火烧鹤翅膀 的约稿,讲的是李乘和徐岭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就算打了白山组应该也没人get到毕竟陕吉是什么冷cp)...

李乘骑着马走到松花江边,马不肯往前行,于是他下马步行过江面,墨色的冰面上有白色的裂痕往江心去,巨大的雾凇矗立在孤岛上,枝条静静垂悬,银月亮彻,堆琼砌雪。有人坐在树下,膝上横卧一张古琴。

李乘抱着刀听了一会,走到汀上去,在徐岭对面坐下,双手按上琴弦。他也不知道自己弹了什么,但他猜徐岭是和自己很相似的理想主义者,琴音共鸣,发自肺腑。

一曲终了,徐岭慢慢睁开眼,银白色的瞳仁熠熠,恍若盛满天边那轮银月的辉光。李乘再回头看,松花江涛涛潺潺,不为之静,不为之停。




@火烧鹤翅膀 的约稿,讲的是李乘和徐岭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就算打了白山组应该也没人get到毕竟陕吉是什么冷cp)

磕点理想主义友情,或者友情之上。

山东掌管网络的神
吉林 白松 身高:172.83...

吉林

白松

身高:172.83cm

左眼角有颗泪痣(长白山天池)

衣服上其实是雾凇()

如果闲下来的话会和兄弟们去长白山玩或者是去挖药材(bushi)

唉可恶 大半夜翻资料翻到吉林特色小吃了草 饿死了呜呜吉哥赔偿(?)

还有茶某人 你完全不会光影透视和人体比例是吧

想带点从上到下的透视 大失败

吉林

白松

身高:172.83cm

左眼角有颗泪痣(长白山天池)

衣服上其实是雾凇()

如果闲下来的话会和兄弟们去长白山玩或者是去挖药材(bushi)

唉可恶 大半夜翻资料翻到吉林特色小吃了草 饿死了呜呜吉哥赔偿(?)

还有茶某人 你完全不会光影透视和人体比例是吧

想带点从上到下的透视 大失败

萱茗

——气蒸松花泽,波撼临江城。


东北的松花江上

有蒸腾而起的迷蒙雾气

东北的松花江边

有玲珑剔透的雾凇银花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只是没有拍出来,哈)


——气蒸松花泽,波撼临江城。


东北的松花江上

有蒸腾而起的迷蒙雾气

东北的松花江边

有玲珑剔透的雾凇银花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只是没有拍出来,哈)


无羡人

华胥【双羡】⑦

原创    禁私转

有事私聊,看到一定回

不喜勿入!勿扰!

避雷:拆官配    人物ooc   微all羡

玄羽羡x老祖羡

(玄羽羡:魏无羡;老祖羡:魏婴)

私设:玄羽羡和老祖羡一样高。


正文:


魏无羡在门外一呆就是小半个时辰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用这么长时间。”他倚着门试图听出些东西,但什么也没听到。


以他的能力,绝不会不知道屋内设了结界,他也不明白为何做出这种幼稚的举动,像个离不开大人的孩子,看不到他就心慌。


开门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

原创    禁私转

有事私聊,看到一定回

不喜勿入!勿扰!

避雷:拆官配    人物ooc   微all羡

玄羽羡x老祖羡

(玄羽羡:魏无羡;老祖羡:魏婴)

私设:玄羽羡和老祖羡一样高。


正文:


魏无羡在门外一呆就是小半个时辰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用这么长时间。”他倚着门试图听出些东西,但什么也没听到。


以他的能力,绝不会不知道屋内设了结界,他也不明白为何做出这种幼稚的举动,像个离不开大人的孩子,看不到他就心慌。



开门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魏婴从客房走出来,脸比之前红了,好像还有点黑,嘴抿成了一条直线,看都没看魏无羡一眼径直回了房间。


这一顿操作搞得魏无羡云里雾里,去问另一个,脸比魏婴还红,耳朵、脖子等等只要是露出的地方都红了个遍。视线往下走,他看到聂怀桑下身部位鼓出了一个小“帐篷”。(别误会!啥事都没发生!纯纯是因为聂导意致不坚定,扛不住诱惑!)


聂怀桑察觉到他的视线尴尬的笑了笑,扇子不停摇着好像这样就能把脸上的潮红吹散一样。



送走了聂怀桑他快步走向魏婴的客房,却在他门前突然停住。


他是了解自己的,虽然他现在脾气好多了,但也不可能为了几条线索做出出卖肉身这种事,更何况是以前的他。而且如果用刚硬的态度去问,不但什么也问不出来,还有可能会挨打。


他深呼吸了几次,强行将内心的愤怒压回去。你问他为什么生气?他也不知道。看到聂怀桑那副样子他就感觉像是他最爱的玩具被人弄脏了一样。有愤怒、震惊还有他自己也没查觉到的不甘。


他屈指在门上叩了叩说:“是我,能进来吗?”里面的人迟疑了几秒才应声让他进来。


进来后关上房门,抬眼望去,就这么一眼便让他脑中一片空白。


屏风是半透明的材质,隔着他能看见魏婴光滑的脊背,屋内水汽氤氲,墨发落在水面,热气蒸得皮肤透红。他从浴桶中走出,接着是一阵窸窣声响,等他穿好了衣服后便从屏风中走出。


魏婴散着湿发,衣带半系不解得拴在腰间,发丝间的水珠滴落停留在锁骨上,一动便沿着胸口滑下,没入衣内。


魏无羡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副场景,他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直到魏婴站在他面前,他才回过神。


“你发烧了?脸这么红。”可能是刚沐浴过的原因,魏婴的声音比平常更有磁性更加低沉,他这不问还好,一问魏无羡的脸又红了点。


“没,没什么,就是有点热。”说话磕磕绊绊,眼神飘忽不定,哪有个说真话的样子。不过魏婴懒得管他,反正和自己没关系。


他坐下倒了杯水放在自己对面,看了魏无羡一眼示意他坐下。


“你,和聂怀桑聊的怎么样,问出什么了?”


魏婴把玩瓷杯的手一顿,眼神深沉的吓人,嘴唇微动几下,只说了今后的去向和吃人堡的历史。


“没了?”魏无羡问道。


“没了。”


魏无羡看着魏婴的眼睛,这人说话的时候就没看过他,他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你确定没有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你们只谈了这些?”


“我说没了就是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累了。”说完放下杯子,转身回了里室。


他看着会阴的背影,与他渐行渐远,压抑了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发。


“没什么,没什么能一聊就是小半个时辰,没什么你要下隔音结界!”奈何他喊得再大声,魏婴都像没听见一样,已经撩起了床边的帷帐,看这样子是真打算就寝了。


见魏婴仍是这种爱搭不理的态度,他确实有些急了,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强迫他看着自己。


魏婴本就没什么耐心,被他这么一弄也有些生气。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况且他还不是兔子?


“你干什么,放手!”如果眼前的人不是魏无羡的话,他早就将对方掀飞出去了。


他心里烦躁挣扎的越发用力,可魏无羡明摆着不想放过他,所以他越是挣扎手腕的束缚就越紧。



魏无羡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还有点委屈:自己只不过想弄清事情原委,可眼前这人非要对他一避再避,支支吾吾绝不提重点,这半个时辰里肯定出了什么事儿,和聂怀桑也脱不了关系。想到这儿,更是气盛加气,看着眼前乱扑腾的人终于忍不住,一把将他摁匚匚匚在床上。


可能是力使的有些大把人弄疼了,眼里有水光漫过,鼻尖微微耸动还有些发红,好像一掐就能哭出来。面对这样一张脸,再铁石心肠的人心里也会软上几分,可魏无羡正在气头上,没心思去怜香惜玉。


“魏婴,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你和聂怀桑到底做了什么。”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名,没想到竟然是用来治问。


魏无羡没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可落在魏婴的耳朵里就硬声声变了个味儿。他眼神逐渐冰冷,语气也更加生硬:


“我也再说最后一遍,我与他什么也没有。”


冥顽不灵!


抓着魏婴手腕的力气逐渐变大,表情有些狰狞,说的话带上了几分嘲讽:


“呵,没什么,没什么,聂怀桑那一副思春的样子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记得我以前有这么饥不择食!”


说完这句话的下一刻,他整个人就被掀飞了出去“砰”得一声砸在了墙上,嘴角溢出几丝鲜血,他慢慢撑起身子,看到一双裸足立在他面前。

(打是亲骂是爱,打是亲骂是爱,表骂我😣😖)


不懂他说什么,魏婴又是一脚将他踢倒,一只脚踩在他的胸膛上,瞳孔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上空骤然聚起一团黑雾,一阵阴森的鬼气围绕在他身边。


魏无羡自然不会被这副场景吓到,可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言语间有些不妥,魏婴是真的生气了。



生气?他现在何止是生气,这是对他的侮辱!


他面上还是一片漠然,只有胸口剧烈起伏才能彰显他的怒火,殷红的薄唇一张一合,说出的是比刀子还扎人的话:


“魏无羡,你给我听清楚,别以为我们是同一个人,你就可以臆想我的想法,这不是你在我面前大放厥词的资本!”他停了一下,之后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冰冷,话也更加无情。


“而且,就算我与聂怀桑有什么又与你何干,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说完转身就走,红色的发带在魏无羡眼前甩过,抬手却抓了个空。


他愣了许久想说些什么,但他发现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就坐在那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一动不动宛如一尊雕像。


突然,他笑了,先是压抑的低笑,后来逐渐变得放肆癫狂。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呢……


















君刀一丘

【省拟】辽哥转性

又是一个安静和平的夜晚,辽宁此时看着一本去年的总结,​又翻开一本大册子,省的工作就是这么忙,看着看着辽宁喝了口水,之后趴在桌子上睡了,第二天,天没亮,辽宁就被吵醒了,闹铃响了,突然觉得不对劲,怎么自己有长发了

开灯一看,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站在镜子前,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穿的,呼口气自言自语“还好衣服有点大,​就是这头发……等等我变声了?”外面一阵敲门“辽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才4点”

辽宁抓狂起来,自己从来都不留长发外面的还是吉林,这时门被推开,吉林愣住了开口笑着问道“你是……这衣服……辽哥!?”

“嗯,是我,阿林我……”​吉林此时心里想“好美!”然后往下移,辽宁冷冷清清,说“你往哪看呢,如...

又是一个安静和平的夜晚,辽宁此时看着一本去年的总结,​又翻开一本大册子,省的工作就是这么忙,看着看着辽宁喝了口水,之后趴在桌子上睡了,第二天,天没亮,辽宁就被吵醒了,闹铃响了,突然觉得不对劲,怎么自己有长发了

开灯一看,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站在镜子前,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穿的,呼口气自言自语“还好衣服有点大,​就是这头发……等等我变声了?”外面一阵敲门“辽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才4点”

辽宁抓狂起来,自己从来都不留长发外面的还是吉林,这时门被推开,吉林愣住了开口笑着问道“你是……这衣服……辽哥!?”

“嗯,是我,阿林我……”​吉林此时心里想“好美!”然后往下移,辽宁冷冷清清,说“你往哪看呢,如果不是我你还敢看吗”辽宁露出一个眼神杀,吉林突然急了

“不敢不敢,辽哥……这跟上次你变小……”黑龙江走进来,囔囔道“你俩干啥呢,不工作了……我去…”

辽宁一脸茫然“龙江……”

“哥?你是……辽哥?吉哥……他……他”黑龙江磕巴起来“这还是上次的?莫名其妙的变了?”吉林思考了一下“哥,你有没有吃了啥或者……”

“没有”辽宁也不懂这是为什么“你们家有没有啥女孩穿的衣服”

“哈哈哈,辽哥,你信不信你变女生就一天时间”黑龙江没忍住不笑,辽宁看向桌子上的水,吉林推了推黑龙江小声的说“行了,你看你,往杯里下药了吧,你说一天就一天?走走出去”

黑龙江哈哈大笑说“哈哈,辽哥变辽姐……哎,吉哥你别推……”话没说完黑龙江就被推出去了,吉林关上门……

————————————

作者:后面你们懂!

吉:(一板砖呼过去)给老子写!

作者:好嘞(捂脸)

————————————

辽宁看着他那纤细的手和腿,随后问“你把龙江推出去干啥?”

“就他那样……辽哥……”吉林自行拉住辽宁“咋了,我不就转性了吗,又不去泰国。”

“我怀疑龙江那小崽子真下药了……”门外突然打了个喷嚏,吉林走去推开门,黑龙江搓了搓鼻子“哎,吉哥,你继续,我走……”吉林一把抓住,关门,只听门内“哎哎哎,吉哥辽哥,你俩捆我干啥……”“把他放椅子上”“真的要这样审问?”辽宁虽说转性了,但性格也温柔了“今天晚上就盯着你,哥,我要看看你如何变的”吉林捻住下巴思考……

又一个第二天

辽宁伸了个懒腰,看了下自己的身体“变回来了?阿林……”吉林趴在床上睡着,辽宁摸了摸头,看向躺在椅子上的黑龙江“都说了,看不了……”

“……”



好家伙,又水了


长安范儿——人文地理
大漠边塞之旅,巴丹吉林·沙漠环线。胡杨千年的等待,只为与你
大漠边塞之旅,巴丹吉林·沙漠环线。胡杨千年的等待,只为与你
Roysu
142吉林全犬种比赛有你喜欢的品种吗?
142吉林全犬种比赛有你喜欢的品种吗?
凌霜QWQ热爱辽辽

这周看来出不了视频了,因为下周我就要初二考试了(啊你没听错,我是初二的|・ω・`)

所以我就发点在学校画的吧!P1-P4里的人物带的耳环,上面写的字就代表他是哪个省(没错,这就是我家的省拟人)

将整一个很棒的搞笑视频(´。・v・。`)看到P5你应该就明白了

P6是我拿模板画的辽o(*^▽^*)o

P7,是我家辽的人设(´∇`)

这周看来出不了视频了,因为下周我就要初二考试了(啊你没听错,我是初二的|・ω・`)

所以我就发点在学校画的吧!P1-P4里的人物带的耳环,上面写的字就代表他是哪个省(没错,这就是我家的省拟人)

将整一个很棒的搞笑视频(´。・v・。`)看到P5你应该就明白了

P6是我拿模板画的辽o(*^▽^*)o

P7,是我家辽的人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