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吉田松阴

290浏览    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10 23:02
asakusa

高杉晋作x吉田松阴 银魂历史同人

(一)

三月,松下村塾。

院子里的浅葱樱已经泛红了,片片花瓣飘落,青黄带粉,洒落在庭院点点泛绿的地面上。

一人婉转而有力的朗诵声,从那简陋的草堂中传出。细看,是一袭长衫,手捧书本的瘦高身影。那身影之下,是十几个半大不小的乡野顽童。这帮蓬头跣足的孩子一改往日的撒泼打野,竟端端正正、纹丝不动地盯着正在读书的人。

晋作着手托腮,目光投向离自己最远的吉田老师。虽说是老师,其实更像是大哥哥,毕竟只年长自己十岁,脸上的学生气还没褪干净呢。他可真高啊,眼神和声音又那么温柔。听说他是从江户城来的,年纪轻轻就很有才华,可是他为什么要到这种乡下地方來教我们这些野孩子呢?

吉田老师的声音还历历在耳,可讲的...

(一)

三月,松下村塾。

院子里的浅葱樱已经泛红了,片片花瓣飘落,青黄带粉,洒落在庭院点点泛绿的地面上。

一人婉转而有力的朗诵声,从那简陋的草堂中传出。细看,是一袭长衫,手捧书本的瘦高身影。那身影之下,是十几个半大不小的乡野顽童。这帮蓬头跣足的孩子一改往日的撒泼打野,竟端端正正、纹丝不动地盯着正在读书的人。

晋作着手托腮,目光投向离自己最远的吉田老师。虽说是老师,其实更像是大哥哥,毕竟只年长自己十岁,脸上的学生气还没褪干净呢。他可真高啊,眼神和声音又那么温柔。听说他是从江户城来的,年纪轻轻就很有才华,可是他为什么要到这种乡下地方來教我们这些野孩子呢?

吉田老师的声音还历历在耳,可讲的内容是什么却已经模糊不清了。微风拂起,樱瓣飞舞,一片红透的浅葱樱透过窗户飘落至晋作鼻尖。晋作捏起花瓣,注意力转向了窗外。

樱花也好温柔,和吉田老师一模一样。

不知何时,瘦高的身影已经踱至晋作身边,合上书本,右手轻拍晋作望向窗外的脑袋:“讲书的时候要集中精力哦。”

晋作慌忙转头,低头避开吉田老师的目光,在心中悄悄更正:

错了,是吉田老师温柔得像樱花。

 

(二)

十月,小塚原刑场。

秋风萧瑟,落叶纷零,方圆十里寸草不生。

一袭白衣,散发凌乱,依旧是高大的身影,此刻却更加瘦骨嶙峋。面容憔悴,眼窝深陷,目光却坚定如火炬。

这火光一旦迸发,燎原之势定不可避免。

他已经无感知了,四肢躯干、双耳、双目都已僵劲麻痹。感受不到温度,听不见幕府走狗的咆哮,目光触及到的既不是荒芜的刑场,也不是西方极乐世界,而是这个国家——江户遥远的黎明。

他已经无惧了。二十天前,同僚桥本已命丧此地,他还是自己的后辈,享年二十六岁。

井伊的“安正大狱”,谁都逃不了。“尊攘派”“一桥派”,只要跟攘夷有一点关系的,都格杀勿论。

不、不……还有人在,还有他的学生们,松下村塾的玄瑞、小五郎,还有晋作。还有他们在。

双膝已跪在刑台前,纸墨供上,这是生前最后一次作诗的机会了。

吉田松阴挥墨纸上,一气呵成。

“此身朽灭武藏野,留世不朽大和魂。”

笔不及砚,屠刀落下。

 

 

 

(三)

二月,江户城,樱田门外。

时近早春。此地却反常地下起大雪,今天是大名进城的日子。

井伊直弼坐在轿中,随行人员身披蓑衣,将刀剑収于布包之中以防风雪。

轿子抵达樱田门外,突然一人,村夫打扮,冲至路中央拦轿鸣冤。

刹那间,火枪声响,子弹贯穿轿子,躲在暗处的浪人武士拔剑跳出,轿夫一哄而散,护卫甚至来不及拔刀,只能用刀鞘抵抗。回过神,手指已不见一根。

刀光剑影中,一人手握长刀,接近轿子,砍倒护卫后揪着头发拉出了这位“赤鬼”的脑袋,眼中火光闪烁:

“代我向老师问好。”

银光乍现,干净利落,井伊直弼身首异处。

 

 

 

(四)

五月,樱山疗养地。

初夏,樱花几尽,独留翡翠满目。

高杉晋作步履蹒跚,踱至窗前,临栏极目远眺。

夏日正好,独我这枯柴之躯不合时宜!

 

一年前,亦值夏日,濑户内海,第二次征长战役。

“丙辰号”上,枪林弹雨中,总督的身影羸弱但坚毅。他镇定自若,指挥自如。见幕府舰队一一被击沉,胜利在望,他狂放不羁:

“赫赫东藩八万兵,袭来屯在浪华城。我曹快死果何日,笑待四邻闻炮声。”

 

再一年前,仍是夏天,高杉晋作将他的“草莽武装论”付诸实践,领导“奇兵队”以武力夺取了内乱的长州藩的政权。

可是在这些胜利之前,他的奇兵队也曾被幕府军重创,自己也曾以“脱藩罪”被关入下关监狱。历尽千辛万苦出狱后,得来的却是同窗至交久坂玄瑞在禁门之变中自刎的噩耗,还有自己尊敬的前辈佐九间象山被暗杀……

还有自己的恩师。

虽然已过去多年,但那失去最重要之人的痛依旧刻骨铭心。

他没有辜负老师,作为松阴门下最杰出的弟子,他终于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只是这副病入膏肓的腐躯……

 

胸中是撕裂的剧痛,一阵急嗽后,肺中仿佛要咳出千军万马。

隔壁有人闻声赶来,忙将快倒地的他扶到床上。

“畅夫,保重身体,好好休息。”

“是……小五郎吗?”他意识已模糊不清。

混沌之中,他仿佛又回到了松下村塾,在那破旧的草堂中,眼前是松阴老师,拿着讲书,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耳畔传来玄瑞、小五郎和大家在院子里捡拾樱瓣的嬉笑打闹声。那片红透的樱花又飞落他的鼻尖,松阴老师伸出手,温柔地将它捏起,放在掌心,轻轻地哈一口气,花瓣随着温暖的气流再次飞舞。松阴老师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他说道:

“让这无趣的世界变得有趣吧。”

晋作最后低语。

 

 

 

 

后记:

本作主人公高杉是日本明治维新前主张“尊王攘夷”的杰出倒幕志士(其实就是革命家啦),幕末思想家吉田松阴的弟子,其思想主张受吉田松阴的影响很大。

一至四篇记述描写的日本历史上存在或发生的事件依次是:

  1. 吉田松阴的松下村塾(1857-1858)
  2. “安政大狱”吉田松阴被处死(1859)
  3. 樱田门外之变,“安政大狱”幕后策划者、幕府大佬井伊直弼被“天诛”(1860)
  4. “大政奉还”尘埃落定时分,高杉晋作病逝(1867)

一年多前码在随笔上的,现在翻来看看还是哭哭哭。看银魂五年了,初中的时候喜欢银魂喜欢到去研究明治维新历史,上下两册书翻来翻去看了两遍,感觉是沉在银魂的原型里了。结合我对银魂ed sanagi 和将军暗杀篇的印象和脑补,添上百分之七十的历史事实,写了这篇比较短小但沉重的文(呜呜呜)

 脑补源图——








光也「翻译文学bot」

[翻译][吉田松阴]辞世句

身はたとひ 武蔵の野辺に 朽ちぬとも 留め置かまし 大和魂

(平水韵)
身若成枯骨,留于武藏原。
悠悠天地间,明鉴大和魂。

身はたとひ 武蔵の野辺に 朽ちぬとも 留め置かまし 大和魂

(平水韵)
身若成枯骨,留于武藏原。
悠悠天地间,明鉴大和魂。

镡上云雾

日记两段

Thereafter, a multitude of changes transpired in the nation. In 1858, the Year of the Horse, the young samurai who were partisans of the cause, including Takasugi and Kusaka, were concerned lest misfortune might befall Master Shoin; and they gave me the mission in the Kantoof protecting him against...

Thereafter, a multitude of changes transpired in the nation. In 1858, the Year of the Horse, the young samurai who were partisans of the cause, including Takasugi and Kusaka, were concerned lest misfortune might befall Master Shoin; and they gave me the mission in the Kantoof protecting him against Bakufu suspicion even in disobedience to his own will. They explained that they wanted to prepare a grand strategy for implementation later; and I agreed with them. Having consented, on my return home to Choshu I often deterred Master Shoin from sending his letters deploring the times to his friends in other provinces. Master Shoin, who was open in all his dealings, did not worry in the slightest about falling under suspicion; therefore, he was indignant at my interference to protect him, and he scolded me vehemently several times.

 

After I returned home, having consented on behalf of those interested in the cause to protect the Mater against the government, I persisted in rejecting his approach so far as possible. Against his will, I cut off his communications with the outside; and Master Shoin felt quite aggrieved. We exchanged no letters after that.


不是同一天的内容。

安政年间,双璧请桂关照松阴以防不测(毕竟老师是长州熊孩子们作大死的领头羊)。桂同意了,由是切断了松阴的对外通讯,被大骂N通。

弟子们都在担心老师的口无遮拦,而本人却只在意言论自由。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一心作死的人是救不起来的……

在这一条世界线上,他们违背了老师的意愿,却也没能拯救老师。

为什么又吃我空格????

镡上云雾

松阴老师细思极恐二则

生序

漢有博士狄山言匈奴和親典。御史大夫張湯爭辯。孝武作色曰:“吾使生(狄山)居一郡,能無使虜入盜乎?”曰:“不能。”曰:“居一縣?”曰:“不能。”復曰:“居一鄣(關隘)間?”自度辯窮,且下吏,曰:“能。”於是遣山乘鄣。至月余,匈奴斬頭而去。吾讀史至于此,未嘗不掩卷慨然自嘆也。凡天下之事,通理勢為易,覈(通“核”)形器為難;画籌略為逸,奏工業為勞。聞其言論,洋洋滿耳;典之微職、任之瑣事,一敗塗地。為人笑者非獨狄山也。吾友五郎,武人也。遊方四年,一歸復行,行有期,致書告別。吾因書所以自嘆者,以贈之顧。

生武人,非昼(疑通“鯫”)生也。使之乘鄣,不至如狄山之失措審矣。雖然未必無省...

生序

漢有博士狄山言匈奴和親典。御史大夫張湯爭辯。孝武作色曰:“吾使生(狄山)居一郡,能無使虜入盜乎?”曰:“不能。”曰:“居一縣?”曰:“不能。”復曰:“居一鄣(關隘)間?”自度辯窮,且下吏,曰:“能。”於是遣山乘鄣。至月余,匈奴斬頭而去。吾讀史至于此,未嘗不掩卷慨然自嘆也。凡天下之事,通理勢為易,覈(通“核”)形器為難;画籌略為逸,奏工業為勞。聞其言論,洋洋滿耳;典之微職、任之瑣事,一敗塗地。為人笑者非獨狄山也。吾友五郎,武人也。遊方四年,一歸復行,行有期,致書告別。吾因書所以自嘆者,以贈之顧。

生武人,非昼(疑通“鯫”)生也。使之乘鄣,不至如狄山之失措審矣。雖然未必無省于此也。

吉田矩方撰并錄

 安政二年四月公疾を以て萩に歸りしが、癒ゆるに及び、再び藩許を請ひ將に江戶に赴かんとす、會吉田松陰米艦投入の罪によりて獄中に在りしが、之を聞き此の序を作りて公を送り、以て其行を壯にせり。



——载《木戸孝允公伝》




(前略)……予曰:“某少而無賴,好擊剑,期為一箇之武人。年甫十九,謁先師二十一回猛士,始聞讀書行道之理。親炙先師,纔一周星。去游東國時我藩俗論大行,遂至使先師再囚于東獄。某亦在江戶,為師往來狱中。師示某言曰:‘汝蓄妻為吏,任父母之心而可也;若得就官于君側,則正論抗議、惟道惟行。然則必可為贬黜恬迟之人,而後讀書鍊心。十年之後,有大可為者矣。’今思之,言猶在耳,而師已遠去,隔今將十歲。而余之所行,與先師之言真如合符節。因憶:予今日之幽囚,先師所謂貶黜恬退之時。某豈可不勉强讀書乎?”





——载《東行先生遗文》

灰鸽子

故乡

“我的故乡在荻州。那是一座温暖的南方小镇,一年四季都有着湿润的泥土气息,枫叶落的时候家家户户门前的树上都会结满澄黄的小橘子,空气里整个秋天都会飘着那种又涩又甜的味道。”
  

“我的故乡在荻州。那是一座温暖的南方小镇,一年四季都有着湿润的泥土气息,枫叶落的时候家家户户门前的树上都会结满澄黄的小橘子,空气里整个秋天都会飘着那种又涩又甜的味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