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吉零

1025浏览    8参与
。

人间不值得,唯愿你值得06

「雾隐绿岛」


自水源白银祭司陨灭后,吉美便一直忙于揭穿风源白银祭司的阴谋,鲜少回岛,若不是麒零时常过来打点,这雾隐绿岛怕是要染上不少尘埃。


他将虚弱的麒零轻放在自己的床上,为他凝聚一个结界,缓缓的注入雾隐绿岛中纯净的黄金灵雾。看着麒零惨白的面容有了一丝血色,吉美心中的大石这才放了下来。他这才有闲心来关注其他事务,看着满屋熟悉却又带点陌生的装饰,吉美无奈又宠溺的笑了起来。


他执一壶清酒,细嗅它所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酒香,他知道,这是麒零平日最喜欢的樱花糯米酒,看来,他是想让自己也来评评这酒的醇香。吉美想着,便轻抿了一口,入口如饮甘露,幽雅细腻,再评余韵悠长,算的上是美酒佳酿了。吉美...

「雾隐绿岛」


自水源白银祭司陨灭后,吉美便一直忙于揭穿风源白银祭司的阴谋,鲜少回岛,若不是麒零时常过来打点,这雾隐绿岛怕是要染上不少尘埃。


他将虚弱的麒零轻放在自己的床上,为他凝聚一个结界,缓缓的注入雾隐绿岛中纯净的黄金灵雾。看着麒零惨白的面容有了一丝血色,吉美心中的大石这才放了下来。他这才有闲心来关注其他事务,看着满屋熟悉却又带点陌生的装饰,吉美无奈又宠溺的笑了起来。


他执一壶清酒,细嗅它所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酒香,他知道,这是麒零平日最喜欢的樱花糯米酒,看来,他是想让自己也来评评这酒的醇香。吉美想着,便轻抿了一口,入口如饮甘露,幽雅细腻,再评余韵悠长,算的上是美酒佳酿了。吉美看着床上安静修养的麒零,满目柔情。


“银尘——”


麒零大叫着,浑身都是虚汗,似是入了梦魇。


“麒零”


“麒零,醒醒。”


吉美放下手中的酒具,匆匆走到床侧,握住了那双惊慌无措的手,他替麒零擦拭掉额头的汗渍,轻轻唤着他的名字,想将他从可怕的梦魇中拉回。


吉美的到来突然让梦魇中的麒零有了依靠,加上吉美身上那似有似无的熟悉的酒香,更让麒零放下了戒心。麒零渐渐的,从梦魇的惊慌中平复了下来,陷入了熟睡。而吉美,则在床侧守着麒零整整一夜。


「白色炼狱」


银尘的状况似是惊动了白银祭司,此刻,白色炼狱中的鬼面女之发在白银祭司的操控下蔓延开来,形成了一道天罗地网,包裹住了困住银尘的结界。只见鬼面女之发之内金光涌起,“咔嚓”几声,结界便碎裂成一地残渣,鬼面女之发紧缩的更加严重,牢牢地困住奄奄一息的银尘。


银尘早已没了意识,只剩下从伤口蔓延出来的血液还能证明他还有一丝性命。这些鲜红的血液一沾染上鬼面女之发,便被鬼面女之发吸收殆尽,原本还是银白色的藤球,在沾染血液之后瞬间变得红艳透明,还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


「玄沧」


漫无目的闲逛的修川地藏早已感受到了鬼面女之发的异状,起初他只感觉自己体内的热源越来越大,紧接着他便发觉他的灵力越发强盛,甚至可以说是即将到达巅峰。他心下一沉,身影如风一般一扫而过,消失在了玄沧地界。


「白色炼狱」


修川地藏如疾风一般回到了白色炼狱,可白色炼狱早已物是人非。他看着鬼面女之发吸收着银尘的血液,而银尘,早已没有了知觉。修川地藏仿佛被雷击中一般无法动弹,他明知银尘深受重伤却仍是离他而去,就为了那该死的任务,就为了那该死的心情!


修川地藏正欲摧动灵力毁掉鬼面女之发,白银祭司幽灵般的声音却响彻整个炼狱。


“修川地藏,可有完成任务?”


面对着冰冷的白银祭司,修川地藏只觉得头皮发麻,一下僵住了步伐。


“没有。”


修川地藏如实回答道,等待着白银祭司的惩罚。

“再过一会儿,银尘的魂力便会悉数传到你的体内,届时你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带回零度王爵。”


白银祭司的话仿佛一把利剑,一下刺中修川地藏内心最柔软的部位。他怎会不知白银祭司的打算?怕是银尘魂力耗尽之时,便也是银尘命丧之时!为了零度王爵,他们甚至不惜牺牲银尘的性命来助他们一臂之力!他攥着拳头,浑身因愤怒而不可抑制的颤抖,紧咬着的嘴唇也变得十分惨白。


待白银祭司消失以后,修川地藏毫不犹豫的凝聚灵力毁掉了鬼面女之发对银尘魂力的吸收。没了结界,没了鬼面女之发的束缚,银尘宛若纸片人一般,虚弱的躺在那里。修川地藏抱起银尘,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白色炼狱,哪怕等待他的将是白银祭司无止尽的折磨,他也不曾犹豫过。


「玄沧帝都心脏」


修川地藏无处可去,唯一能去的只有玄沧,他只好将银尘放在帝都心脏里,吸取了大量的黄金灵雾渡送给银尘,但是看起来似乎是杯水车薪,丝毫没有起色。修川地藏只好汇聚魂力,将自己的魂力一点点的输送给银尘,渡送魂力耗力巨大,没一会儿修川地藏便累得气喘吁吁,站都站不起来。他抱着银尘咬牙坚持着不知多久,银尘苍白的脸庞才总算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修川地藏眼见着有了成效,便加快了魂力的输送。功夫不负有心人,银尘的紧闭地双眼微微颤抖着,有了苏醒的迹象。


只见银尘的双眼微启,茫然的望着眼前的人,那双本是澄澈透明,可以盈满漫天星辰的双眸,如今却变得浑浊不堪。


“银尘!”


修川地藏欣喜的唤着银尘,却没得到任何回应。他摇了摇银尘,却发现他就如同一根木头一般毫无生机。修川地藏这才看见银尘眼眶中那失去亮光的双瞳,一瞬间汗毛颤栗,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个没有任何情感的傀儡。他一下子慌了起来。是自己哪里出错了?为什么银尘会变成那样?修川地藏盯着银尘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与自我怀疑之中,他绝望的笑着,面容狰狞可怕……


ps:😂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溜了溜了

。

人间不值得,唯愿你值得05

「玄沧」


自修川地藏陨灭后,这是修川地藏第一次重回玄沧。看着玄沧一派欣欣向荣,竟让修川地藏新生一股陌生之感。


“玄沧,我回来了。”修川地藏伫立在玄沧的顶峰,眼里交杂着各种情绪。与银尘一别,修川地藏便觉得十分无趣,再思及银尘的请求,修川地藏只觉得内心酸涩无比,再美好的事物都变得黯淡无关。


看着这陌生的世界,修川地藏脑海里浮现着银尘的种种回忆,那回忆里,有银尘的笑容,银尘的愁绪,银尘的悲伤……那些丰富的情感吸引着修川地藏。修川本就内心苦闷,索性放下白银祭司的任务,去往帝都体验一把普通人的生活。


帝都街市上,车水马龙,充满了喧嚣,可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种笑容,是...


「玄沧」


自修川地藏陨灭后,这是修川地藏第一次重回玄沧。看着玄沧一派欣欣向荣,竟让修川地藏新生一股陌生之感。


“玄沧,我回来了。”修川地藏伫立在玄沧的顶峰,眼里交杂着各种情绪。与银尘一别,修川地藏便觉得十分无趣,再思及银尘的请求,修川地藏只觉得内心酸涩无比,再美好的事物都变得黯淡无关。


看着这陌生的世界,修川地藏脑海里浮现着银尘的种种回忆,那回忆里,有银尘的笑容,银尘的愁绪,银尘的悲伤……那些丰富的情感吸引着修川地藏。修川本就内心苦闷,索性放下白银祭司的任务,去往帝都体验一把普通人的生活。


帝都街市上,车水马龙,充满了喧嚣,可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种笑容,是修川所未尝体验过的。他尝试着学习,但他的笑容,却只觉得十分诡异。修川地藏漫无目的地闲逛,一会儿看到有小孩拿着一串红色的东西吃的喜笑颜开,一会儿看到两人相互依偎,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着碗里的食物,他们笑容灿烂。他不懂,为何一顿饭要吃的如此复杂,一串不知名的东西怎会让那群小孩如此高兴?因此他抢来孩童的糖葫芦,尝试着吃了,却只感觉到一股又酸又甜的味道,他恐吓摆摊老板给他一碗馄炖,口感却丝毫不如皇室御用的美食,他不懂,为何这些平民如此高兴?修川地藏还未搞清楚,便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人人纷纷议论他,指责他。修川地藏十分不悦,扭转灵力将他们击倒在地,帝都街市一下子骚乱起来,一下子便传到帝都王室及其天格。


面对修川地藏的回归,特蕾雅无比震惊,她至今仍未忘记,他曾一瞬之间便差点了杀了她的的那可怕的窒息能力。“他不是死了嘛?我明明看着他死于死灵镜面投射的自己手下,怎么会?”特蕾雅紧张的屏住了呼吸,芊细的脖颈因紧张导致青筋暴起,她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双瞳变得血红。


“蕾雅,你怎么了?”凑巧来天格寻找蕾雅的幽冥看到这幅景象微微有些惊鄂,他迅速控制住蕾雅,凝聚灵力汇聚到蕾雅的爵印之中,蕾雅这才平复下来,瘫倒下去,好在幽冥及时抱住了她。


“幽冥,他……他回来了!”蕾雅半昏半醒之际,虚弱的,短短续续的将所见告知幽冥。


幽冥这才知道蕾雅为何如此恐惧,那个比吉美都要令人恐惧的无情的杀手,幽冥当机立断,四散白讯召回所有王爵,包括远在风源的吉美。


「永生岛上」


“修川地藏?他不是已经当着我们的面烟消云散了嘛?”莲泉打开幽冥的白讯告知麒零。


对此麒零也想不通,究竟修川地藏是如何复生的?莲泉和麒零商议后决定还是回帝都一趟。毕竟修川地藏的可怕天赋他们都见识过,单凭幽冥蕾雅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玄沧也不能再让他破坏去了。


「帝都心脏」


修川地藏街市一闹,导致繁华的街市瞬间变得凄清无比,毫无趣味可言。无趣的修川回到了最初的据点,那个诞生他的地方——心脏。


心脏因失了白银祭司,早已变成颓垣败壁。修川地藏望着空荡荡的水晶,紧握拳头,他转动双手探测体内白银祭司为制衡他留下的精神浸染。只见修川地藏的心脏中央,一道道如同丝线般的金色回路缠绕在一块,束缚着修川地藏,但那发散着金光的浸染回路却仿佛在逐渐黯淡,修川地藏满意的收起灵力,随意找了个地方休息浅眠。还未捂热地方,修川地藏便感受到了猎物的味道。


“好久不见,我的猎物。”修川地藏邪魅一笑,执剑站立在心脏门口,等候猎物上门。他如瀑般的墨发和玄青色的衣摆在空中飞扬,那跋扈张扬的感觉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阳光微斜,拉长了修川地藏的影子,竟又生出了一股孤独之感。


只见麒零,莲泉与幽冥蕾雅他们一同踏入修川地藏的眼眸之中,修川地藏看着其他王爵,更加热血沸腾,他扭扭头,活动了一下筋骨,便与他们缠抖在一起。他本可以瞬间结束战斗,可他沉寂了多年,实在太无趣了,因此他只使出一半的灵力来对付他们,折磨他们,体会着他们给予他的快感,体会着他们的恐惧。修川地藏一边听着他们倒地的声音,笑容越发灿烂,直至只剩下麒零最后一人。


“麒零,你身上的灵力可真好闻。那本应该是银尘的,可惜你没使出它的真正力量。”修川发动窒息天赋,阻断了麒零的灵力运用,让他动弹不得,形如木头,却又勾画着他的脸部轮廓刺激着他。


修川地藏的话深深刺痛着麒零,是呀,他这身灵力都是他的王爵用命换来的,麒零心生悲戚。看着狂妄自大的修川地藏,麒零的悲戚逐渐变为愤怒。愤怒迫使麒零凝聚力量强行汇聚那稀薄的灵力,突破了修川地藏的控制,再次与他对峙起来。


修川地藏收手抖了抖肩上的灰尘,不羁的神情瞬间变得可怖起来,只见他原本还有些光亮的双眼突然变得灰暗死寂,他的周身开始散发出黑色的气息,仿佛地狱的使者,几轮比试下来,麒零便再无任何力量支撑修川地藏的攻击。只见修川地藏的剑身瞬间就要刺入麒零体内,却在剑身刺破衣服的瞬间停了下来。


“修川,可不可以看在我的份上,放过麒零一次?”银尘的请求不断浮现在盛怒的修川脑海之中,及时制止了修川地藏。果然,他还是放不下银尘,那个与自己模样一致,却又充满未知的吸引力的冰雪王爵。


“你走吧,我答应过他放你一次,下次不要再让我抓到。”修川地藏苦涩的收起灵器,消失在了虚空中。


修川地藏消失后,麒零的危险才彻底解除,没了戒备的麒零一瞬间没了气力,跪倒在地上,喷溅出无数血液。他的意识,也在不断唤散开来,他只觉得越发困倦,眼皮越发沉重……


“麒零——”


一声强烈的呼唤震醒了即将昏睡的麒零,麒零顶着沉重的眼皮朝呼声望去,只见一片刺眼的光芒中,闪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副俊美的面孔,是谁呢?明明很熟悉的……


“麒零,你怎么样了?”吉美终是晚到了一步,他担忧的抱住即将昏迷过去的麒零,为他注入自己的魂力,来减少麒零的痛苦。他轻轻的拍打着麒零的脸颊,希望麒零能有一丝回应。


“吉美,原来——原来是你——是你呀。”虚弱的麒零睁开眼皮去看清眼前人。


“我——我没事。你看我——我还能……”麒零看着吉美担忧的神情,竭尽全力的回应着,安慰着吉美,可他还没说完,便又吐了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PS:被封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重发一遍了








。

人间不值得,唯愿你值得04

惊讶之余的修川地藏灵力波动很大,一瞬间,结界震颤的更加严重,银尘一个重心不稳,跌到了修川地藏的身上。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修川地藏一瞬间慌了神,灵力瞬间停滞了下来。“呃”银尘毫无准备,一下跌入修川地藏的怀里,高挺的鼻梁磕在修川地藏的肩上,吃痛的叫了出声。“你没事吧?”修川地藏听到银尘的呻吟,误以为是银尘被“窒息”天赋影响,紧张的搂着银尘的双肩,小心翼翼地问道。彼时结界上,一丝细小的裂缝正闪烁着迷人的光芒,一边是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一边是怀里不知道是否受伤的银尘,修川地藏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修川地藏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那道裂缝便有了愈合的痕迹,可他却未曾挪动脚步,修川地藏知道,身体是...


惊讶之余的修川地藏灵力波动很大,一瞬间,结界震颤的更加严重,银尘一个重心不稳,跌到了修川地藏的身上。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修川地藏一瞬间慌了神,灵力瞬间停滞了下来。“呃”银尘毫无准备,一下跌入修川地藏的怀里,高挺的鼻梁磕在修川地藏的肩上,吃痛的叫了出声。“你没事吧?”修川地藏听到银尘的呻吟,误以为是银尘被“窒息”天赋影响,紧张的搂着银尘的双肩,小心翼翼地问道。彼时结界上,一丝细小的裂缝正闪烁着迷人的光芒,一边是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一边是怀里不知道是否受伤的银尘,修川地藏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修川地藏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那道裂缝便有了愈合的痕迹,可他却未曾挪动脚步,修川地藏知道,身体是诚实的,自己内心深处其实已经作出了选择,他无奈的的笑着,看着那道裂缝逐渐消失。“你快走!”反应过来的银尘用仅有的灵力将最后一丝的裂缝撑住,将纹丝不动的修川地藏推出结界外。银尘帮助修川地藏逃出后,结界顷刻间恢复了原样,丝毫不给银尘逃窜的机会。结界上的白色闪电汇聚在上方,直降下来惩戒着银尘,银尘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着自己的骨头,这锥心的疼痛使得银尘脸色苍白,跌坐在地上,呕出浓稠的的黑红色血液来。“银尘!”反应过来的修川地藏用灵力击打着结界,试图进入查看银尘的伤势,可结界却没有任何影响。而且非但没有减弱对银尘的惩戒,反而还加重了惩戒的力道,银尘疼的蜷缩在地上。这使得修川地藏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结界外无力的看着银尘受惩罚。不甘的他握紧拳头,手上的青筋暴起,掌心的血液一滴滴的流淌下来。“我没事,就是疼了点。”银尘看着修川安慰到。“修川,我知道,白银祭司命令不可抗,但是,可不可以看在我的份上,放过麒零一次?”银尘用虚弱的语气同修川地藏交涉着,他知道,修川地藏看似无情,其实他的情感比任何人都要细腻丰富,只是他从来没体验过,便缺乏了对情感的理解与表达。“你推我出来,就只为了这个?”修川地藏只感觉胸上被压了一块巨石般难受。他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麒零与银尘的回忆,是呀,银尘自始自终最珍惜的人都是麒零!可为什么自己心里会有些酸涩?修川地藏隐匿起情绪,冰冷的回应道:“好,但他若再被我抓到,我便不会再放了他。”修川说完,便转身忍痛离去,他无法再留在那里,他感觉自己被一种情感所牵制住,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他担心自己看到银尘那副虚弱的样子自己会忍不住再闯进去,若被白银祭司感应到,那么他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就白费了,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他就能摆脱精神浸染的控制。到那时候,他便能毫无顾忌的救出银尘……


修川地藏离开白色炼狱后,结界之中的银尘便苦涩的笑了起来,“再见了修川地藏,只希望你早日摆脱白银祭司,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的人。”银尘用仅有的意识与修川地藏作了告别,是的,他欺骗了修川地藏,其实他的身体早已支撑不住结界的惩戒力度,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几乎耗光,他的心脏正在逐渐停止跳动。这一次,他怕是真正的要陷入永眠的状态了。


「永生岛」


永生岛上,一切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有那永生的力量,麒零看着繁花锦簇中凋零衰败的残花,不由得心生悲悯。缺失了永生灵力的永生岛,要如何才能进入白色炼狱?麒零的预感一向很准,他能感应到银尘的气息,分明就在这永生岛上,可这永生岛却成了麒零拯救银尘最大的难题,而且最近他越发难以感应银尘的气息,这不由的让他担忧起了银尘。偏偏吉美此时让自己不要靠近风源,等他回来。吉美那边怕是又发生了什么变故?想到这,麒零的眉头皱的更深了。麒零站在海岸线上,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倒显得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


莲泉自大战后,便带着幽花来到了他父亲曾经呆过的地方,或许在她父亲生活过的地方,她能更快的复生吧。这个寂静的海岛已经许久没有人来了,所以麒零的到来一下便惊动了莲泉,莲泉十分欣喜,前去寻找麒零。看着余晖下的麒零,那个曾经的那个少年,早已没了天真活泼,或许也是这些年来跟随吉美的缘故吧,现在的麒零变得更加成熟与稳重。“麒零,好久不见。”莲泉空灵的嗓音拉回了麒零的思绪。“好久不见,莲泉。”麒零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小伙伴,愁绪自然而然也就淡了不少。“吉美呢?为何不在你身边?”在莲泉的印象里,银尘逝去以后,多亏了吉美的陪伴,才让麒零不至于颓废下去,可如今竟不在他身边,倒让她有些疑惑。“吉美他,去风源处理一下事情。”麒零看着疑惑的莲泉,笑着回答道。莲泉看着麒零嘴角那抹难得的笑容,果然,只有吉美,还能让她久违的看到那个开朗的少年。“吉美,应该要回来了吧。”麒零看着远方想到,眼里不同于之前那般落寞,而是闪着希望的光芒。

PS:时隔许久的一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