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同人|小说

10962浏览    183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29 08:50
今天不吃肉☁️

【博君一肖】奶狗乖乖,把门开开(2)

【勿上升真人】

【年下小狼狗vs温润教师赞】

【主甜、ooc预警】

[图片]

白衬衫的老师


后来,肖战就算是跟王家认识了,王妈妈当天还特别不好意思的把人请到家里来吃晚饭。


“小战啊,让你见笑了啊,这个臭小子实在不让人省心。”王妈妈瞪了一眼在客厅罚站的王一博,转头冲肖战笑了笑。


“妈……好歹当着客人……能不能给我留点脸子……”王一博撇撇嘴满脸的不情愿,明明是在罚站,却硬生生站出了一种酒吧看台子的感觉,嘴巴鼓鼓的,一只手无聊的扣着墙壁。


“你给我闭嘴!站直了!”王妈妈没好气的瞪他,厉声道。


“切……”金发的少年撇过头,嘟囔着跺了跺脚。


肖战手...

【勿上升真人】

【年下小狼狗vs温润教师赞】

【主甜、ooc预警】

白衬衫的老师





后来,肖战就算是跟王家认识了,王妈妈当天还特别不好意思的把人请到家里来吃晚饭。


“小战啊,让你见笑了啊,这个臭小子实在不让人省心。”王妈妈瞪了一眼在客厅罚站的王一博,转头冲肖战笑了笑。


“妈……好歹当着客人……能不能给我留点脸子……”王一博撇撇嘴满脸的不情愿,明明是在罚站,却硬生生站出了一种酒吧看台子的感觉,嘴巴鼓鼓的,一只手无聊的扣着墙壁。


“你给我闭嘴!站直了!”王妈妈没好气的瞪他,厉声道。


“切……”金发的少年撇过头,嘟囔着跺了跺脚。


肖战手里捧着茶杯,有些尴尬的干笑几声道:“王阿姨您太客气了,以后就都是邻居了。”


“小战啊,你刚刚说你是来我们这当实习老师的啊?”王妈妈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是越看越喜欢,反观自己家那个,王妈妈暗自叹了口气,咋就差别那么大呢……


“嗯,就在一博那个学校,说不定还能分到他们班。”肖战点点头,轻笑一声,温声回道。


“真的啊?”王妈妈惊喜的拔高了声音,肖战捧着茶杯的手抖了抖,眨巴眨巴眼睛不解得看着异常惊喜的妇女和站在墙边……满脸怨气的少年。


“妈!你别想!我死都不会答应的!”王一博跟个炸毛的狮子一样,呲牙咧嘴的冲过来喊道。


“臭小子,你要是再给我考个倒数回来,我就让你体会体会什么叫悲惨!”王妈妈叉着腰对着少年的脑袋就是一掌:“你的那些什么玩具,老娘我给你直接打包扔垃圾站去!”


“妈你法西斯!”

“法西斯你个头!我还秦始皇呢!”

……

肖战扯着嘴角僵硬的看着眼前吵个不停的母子,缩了缩脖可怜巴巴的被夹在中间,他感觉,他就不该来的……

“那个……王阿姨。”


半响,肖战实在忍不住,弱弱的出声打断了他们的争吵,王妈妈立马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跟个母夜叉似的,转头看向肖战的时候,笑眯眯的一点看不出刚刚还在发火的痕迹:


“小战啊,你看你能不能,就是,帮我们一博补补课?价钱好商量。”


王妈妈拉着肖战的手拍了拍,随后拉着一旁噘着嘴的少年坐下:


“这孩子,成绩一直上不去,之前找了好几个家教,都没用,你看看你有没有时间,这个……”


“王阿姨,”肖战闻言明了了,眉眼弯弯的笑了笑:“您放心吧,一博看起来那么聪明,以后每天放学我都会来给他补课的。”


肖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或许是因为……眼前这个奶包似的少年,合他的眼缘吧。


/


“真的啊?太谢谢了小战!一博,还不快谢谢人家!”王妈妈高兴的不得了,倒是站在她身边的王一博,看着肖战的眼神充满了怨气……

本来嘛,他还觉得,这个邻居哥哥,好看又温柔……结果……他妈的……王一博想骂街了!


“你这孩子,哑巴了不是?”


见王一博不吭声,王妈妈冲他使了个眼色。


“没事阿姨,孩子还小,认生很正常。”


肖战见王一博倔强的咬着嘴,无奈的耸耸肩,出声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气氛,王妈妈这才罢休,起身嘱咐王一博好好招待肖战,去了厨房准备午饭去了。


“你。”


王妈妈一走,王一博就恢复了他校园小霸王的霸道样儿,对着肖战恶狠狠的呲牙。


“我?我怎么了?”肖战知道小孩心里肯定埋怨自己,可看着少年奶凶奶凶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笑。


“我告诉你,别惹我,我不好惹!你最好主动跟我妈说清楚!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一博鼓着奶膘举着拳头在肖战面前晃了晃。


“噗…”


肖战一个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


王一博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笑的那样好看,好看到,让人忍不住去呵护他……

十六七岁的少年啊,觉得自己碰到了妖精。


那个妖精的笑容,勾魂摄魄
























夏不离(王弋肖)

将军在上5

私设如山!


谢允虽然挨了打,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皇上极其维护他,前两天他安安分分在言冰云的寝殿抹着上好的药膏,他内力深厚伤不到内里,四五天这人就又活蹦乱跳了,成日里穿着他的小貂皮毛领披风在城里四处溜达。


十日转眼就过去了九日,谢允是个心思很敏感的人,这点言冰云也一样,一点点不同他都能敏锐地察觉出来。


早在谢允挨打的饭桌上,他知道言冰云把雨王做监军的事告诉皇后就是为了让两人见一面。


明天就要出发了,谢允的行李简单,去打仗又不是去旅游,反倒是言冰云,只药就带了几大箱,搞得谢允才像是个闲人,而言冰云明日才是上阵的那一个。


第九日晚...



私设如山!






谢允虽然挨了打,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皇上极其维护他,前两天他安安分分在言冰云的寝殿抹着上好的药膏,他内力深厚伤不到内里,四五天这人就又活蹦乱跳了,成日里穿着他的小貂皮毛领披风在城里四处溜达。



十日转眼就过去了九日,谢允是个心思很敏感的人,这点言冰云也一样,一点点不同他都能敏锐地察觉出来。



早在谢允挨打的饭桌上,他知道言冰云把雨王做监军的事告诉皇后就是为了让两人见一面。



明天就要出发了,谢允的行李简单,去打仗又不是去旅游,反倒是言冰云,只药就带了几大箱,搞得谢允才像是个闲人,而言冰云明日才是上阵的那一个。



第九日晚,谢允在言冰云的寝殿,看着某人忙来忙去,没来由的烦躁,“我出去溜达溜达”说完就直接仗着轻功好就飞走了。



谢允武功博杂,但最出色的是腰间软剑和“推云掌”,再就是他那风过无痕的轻功。




此刻他拿着从言冰云那顺来的一壶酒,坐在皇宫最高的房顶上,猛灌了一口酒,看着将近圆满的月亮,突然想作诗一首,但是他又觉得那诗的酸气不太适合自己,突然耳朵跳动,他的耳力向来极好,此刻有风,




“爹 ,你为什么要举荐他去做监军,你知道的,他只会纸上谈兵,武功又平平,如何在凶险的战场上生存...”



听声音,是皇后娘娘,这个地方离皇后的宫殿不远,空中留下一道残影,谢允以极快的速度落在不远的一棵树上,



“婉儿,你还不明白吗,皇上眼里根本就没有你,”是沈重。



这个老不死的,现在果然是一肚子坏水儿,



“爹,他是君,你是臣,纵然他无意于我,可是他待我也是极好的,我是女子,知道国事为大,父亲大人三朝为臣,岂能不知?”沈婉儿字字见血。



“哼,你懂什么,一国皇帝,整日与谢允厮混,成何体统,有愧列祖列宗,正因为我三朝为臣,当以正国风,不能为皇室开枝散叶就是他的错,雨王也属正统,我何错之有?”沈重一脸义正言辞。



“爹,你是要联合他一起谋反啊,爹,爹你醒醒吧!”沈婉儿急切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皇后娘娘,这是在干什么?”月光下又来了一个人,是言冰雨。



谢允坐在一个枝桠上,好整以暇得看一出好戏。



“雨王也来了”沈重当然想让沈婉儿和雨王单独在一起,以后雨王爷登基,凭着他对婉儿的爱,婉儿依旧可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当下就告了退。



......



深宫后院,孤男寡女,小叔子和皇嫂,谢允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又下意识的赶紧捂住嘴,“言冰云你名义上的皇后娘娘,在你头上正踏着青呢。”哎要是有把瓜子就好了!



沈婉儿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转过身,“听闻雨王也要随大军出征。”



“是...”这言冰雨倒是个痴情种。



“那...那...雨王爷一路顺风”沈婉儿像是累极。转身就要进屋,



可是偏偏这个雨王爷是个听不懂话的主儿,也跟了进去,



谢允这戏看不了顶台,很是不爽,只好又做上了“梁上君子”



这谢允刚找个僻静的地方蹲好,这雨王爷就强势的把皇后搂在怀里,



“婉儿此一去生死难料,我只恨......我恨...”



自古离别最伤情,本来就担心的沈婉儿瞬间就软了心,“刀剑无眼,王爷一定要保重......还有,希望王爷不要与家父为伍...”



谢允一听,这沈婉儿倒是个明事理的。



言冰雨一把松开沈婉儿,“婉儿,你反对,可是,你知道你本来应该是我的,是言冰云他...”



“王爷不信任陛下,难道不信任我吗,我的人和心一直都是你的,但是,你万不可做造反之人,我不想,不想...”像是下了多大决心,沈婉儿说了如此多而且充满情意的话。



言冰雨再次揽上她的肩,“婉儿,我相信你,你放心,我有分寸...”言冰雨心里一团乱麻,如今他还有什么退路呢,她的母妃已经要把他逼疯了...



夜色撩人啊,晚风轻吹,谢允能看清言冰雨的纠结,情到浓时,家国之外,一对儿女像甜蜜的恋人一样腻歪。直把谢允看的捂着眼就慌忙逃也似的跑了。




。。。。。。



‘砰’窗子被暴力闯开,一阵凉凉的夜风吹的正在收拾的言冰云一个激灵,一抬头就看见谢允狼狈的模样,



“谢允,你还真把贼的习性完美的保留下来了,好好的门不走,非翻窗...”



"快快快,别收拾了,我要洗眼睛”谢允捂着眼睛,搞得自己像受了极重的伤。



“怎么了,怎么了”言冰云赶紧扶着他坐下,拿起湿毛巾就擦,“你干什么了,这眼睛没事儿啊”



谢允真开眼,看着言冰云一脸着急,突然心满满的,“没事,看到了不该看的”



言冰云一听把毛巾一把呼他脸上,其的转身就走,却又被人来回来,还大力的被按在那人的腿上,顿时脸上起了颜色....



“你说,你在这一直收拾,我到想给你安另一个身份...”



"什么身份?”言冰云挣扎半天无果,这人的蛮力他从小就领教过,索性放弃了。



“你说,你像不像...像不像...家里为丈夫临行前操碎了心的妻子...”



“哎哟”谢允嗷了一声,胸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言冰云正待好好教育教育这人整日满嘴跑火车的德行,



谢允却一反常态,圆圆的眼珠子在白衣的映衬下更透亮,此时还带着深情,自己刚打人的手此刻还被捏着放在那人的胸口,



“其实,我刚刚看见了言冰雨和沈婉儿,我突然就觉得造化弄人...现在,我觉得一起不易,更应该珍惜,云儿,我想...我想...”谢允还没说完,嘴就被捂上了,



“你不想,夜深了,你该回去了...”



“云儿,我今天能不走吗,明天我就要出发了,都不一定能回得来...”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你肯定能回来...”



“那有什么好彩头吗,你看你的好弟弟去了皇后娘娘那里就得了好彩头...”谢允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言冰云垂下的头发绕圈圈。



若不是穿着里衣,怕是连脖子的红都藏不住了,言冰云结巴着,“什么彩头?送你块儿大师开过光的玉,如何?能保平安...”



“哼,我要那些破玉做什么,”谢允一把把那人的头拉近,声音隐忍,“你明明知道我在说什么,装什么装...”



“我...”言冰云一个我字刚出口,身体就被临空架起,扔到了柔软的锦被里,随即被人压住,



“大家都说你和我厮混,不坐实了,都感觉对不起那些狗嘴...你说对不对......”



“啊...什么坐实...”



“算了,当我没说,我要先讨点儿彩头了...”



言冰云脑子一翁,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嘴被人封住了,而那个人明天就要为了庆国,为了他出征了,



当谢允本就松散的衣服被彻底扯去,言冰云抱着他后背的手触摸到了一条条凸起的疤痕,那是打仗留下来的伤,痕迹却永远消不下去,白净的胸膛上还有一道箭刺伤的痕迹,与他秀气不同的,都在他身上,他才是最勇敢的人。



言冰云不在忸怩,他躬身抬头,吻上那一道道狰狞的痕迹,“谢允,谢谢你,还有,我等你回来”



.......



下周见!


都看到这了,留下你来过的痕迹呗,小红心♥️和小赞赞👍随便点一个呗,爱你们哟,biubiubiu……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